執事様のお気に入り1

執事様のお気に入り1

商品番号: MMCC-7048
メディア: アルバムCD
組枚数: 1
発売日: 2008/06/25
価格: 2800円(税込)

アーティスト/ キャスト
折笠富美子 (アーティスト) 櫻井孝宏 (アーティスト) 
神谷浩史 (アーティスト) 小野大輔 (アーティスト) 
平川大輔 (アーティスト) 今野宏美 (アーティスト) 
鈴木千尋 (アーティスト) 浅倉杏美 (アーティスト) 
川野剛稔 (アーティスト) 小田久史 (アーティスト) 
本多陽子 (アーティスト) 永田依子 (アーティスト) 


内容
『別冊花とゆめ』にて超絶ヒット連載中の「執事様のお気に入り」が、ドラマCDになって堂々の登場!! 超豪華キャスト集結!! ――両親を亡くし、元名家の祖父母に引き取られた良は、超セレブ校の双星館学園に通うことに。家柄&財力重視の『L (LOAD&LADY)クラス』へ編入早々、良は名門の御曹司ながら執事養成のための『B (BUTLER)クラス』に通う伯王と偶然の出会いを果たす。『Bクラス』は、男子のみの完全実力主義(エリートコース)。良は、そんな『Bクラス』内でも一際人気を誇る伯王と、とある事件をきっかけに専属執事契約を結ぶが???!? 伯王に仕える隼斗と庵、執事サイボーグの仙堂など、魅力的な執事満載の学園ラブコメディ。シナリオはストーリー原案の津山冬による書き下ろし! 伊沢玲の美麗描き下ろしジャケットが目印。原作第4話にオリジナルエピソードを大幅加筆したメインドラマと、オリジナルのミニドラマを収録。

特製香りつきポストカード封入

収録曲
1. プロローグ ~執事様とのティータイム~/ 折笠富美子
2. 初めての創立祭 ~お嬢様、食欲もほどほどに…~/ 折笠富美子
3. ダンス?レッスン ~隠された真実~/ 折笠富美子
4. パーティーの幕開け ~ひとりぼっちのシンデレラ~/ 折笠富美子
5. もうひとつの舞踏会 ~Shall We Dance?~/ 折笠富美子
6. ボーナストラック『a storm in a teacup』 次期寮長は誰だ!?/ 平川大輔
7. ボーナストラック『a storm in a teacup』 王子とサイボーグの共同戦線/ 折笠富美子
8. ボーナストラック『a storm in a teacup』 勝敗の行方は…!?/ 折笠富美子
9. 音声特典 キャストコメント/ 折笠富美子

翻译:南山碧、玲夜、淋漓
校对:茶茶草、kirina

執事様のお気に入り1

Track 01序幕~与执事一起的TEA TIME~

氷村良:(弥漫玫瑰香气的树荫,被绿色所环绕的白色瓦环校舍。我,氷村良,因为家庭关系,转学到了双星馆学园。说到双星馆,是全寄宿制的名校。然而,不仅仅是这样,怎么说呢,在这所高中……)

众执事:早上好,小姐

氷村良:(有执事的存在。)




作品 伊沢玲 故事构成 津山冬

DRAMA CD 執事様のお気に入り




仙堂征贵:小姐们,红茶如何?今天准备的是混合了薰衣草的Earl Grey。

氷村良:多……多谢。

朝宫熏子:谢谢。那么我开动了。[倒茶声]啊~B班的学生们果然很优秀呢。你说呢,小良?

氷村良:熏子真是很喜欢这些呢。

仙堂征贵:请。

氷村良:(虽说是执事,但正确来讲,还只是见习的。他们是学校引以为傲的执事养成班级,通称B班的学生。)

朝宫熏子:果然不愧是闯关竞争入学的精英集团呢。和单凭财力与家世入学的我们L班不同呢。

氷村良:(随便一提,这个是同班的朝宫熏子。我们,虽然很不好意思,是属于绅士淑女养成班,通称L班。)单凭财力和家世……这个好像也很了不起了吧。

朝宫熏子:哎呀,小良不也是L班的。

氷村良: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是混进来的,完完全全就是个平民出生。

仙堂征贵:小姐,蛋糕也是分盛么?

氷村良:啊,我自己做。因为想拿很多……

仙堂征贵:小姐,一切都由我来做。小姐什么都不需要做,只要坐着就好了。

氷村良:是。让我一直坐着,什么都不做……真是不习惯这种感觉啊。而且被称呼为“小姐”不是会很不好意思嘛。

朝宫熏子:在说什么呢?如今成为校园话题的仙蒂里拉。

氷村良:仙蒂里拉?什么啊?

朝宫熏子:是指小良啊。不管怎么说,和那个神泽伯王……

氷村良:伯王的话,马上就要来了哦。

朝宫熏子:啊,约好了吗?

氷村良:嗯。

仙堂征贵:蛋糕准备好了。从右边的盘子开始……

神泽伯王:这里开始就换我来吧。嗯,从右边开始是:Tarte fruit,Praline noisette,Roule aux fraises请品尝。

氷村良:伯王。

神泽伯王:久等了呢,氷村。

氷村良:没有,我一直在和熏子聊天呢。是吧?

朝宫熏子:是呢。

仙堂征贵:虽说要换,今天不是你当班吧?

神泽伯王:虽然不是我当班,但我是这家伙的专属执事。再说了,有不能代理当班这种规矩吗?

仙堂征贵:[叹气声]那么,小姐们,我先退下了。

神泽伯王:真是死板呢,仙堂那家伙。

氷村良:呐,伯王,这样对刚才的执事先生好吗?

神泽伯王:没关系的,你的专属执事是我啊。忘记那个时候的誓言了吗?(回忆)选择我,说出誓言吧。

[回忆中]

氷村良:嗯,在双星的名下,向我起誓你的忠诚。

神泽伯王:向你奉献我所拥有的一切,小姐。

[回忆]

氷村良:(所谓专属,是指B班的学生和L班的学生之间,一对一地……互相缔结独占契约。交换学园流传下来的誓言,伯王成为了我的专属执事。)这个,虽然没有忘记……

神泽伯王:那么,就什么都不要在意了,微笑就好了。

朝宫熏子:啊~

神泽伯王:看,难得的蛋糕,这个Roule aux fraises应该很合你的口味,来,朝宫小姐也是。

朝宫熏子:是。一起吃吧,小良。

氷村良:恩。[吃蛋糕声]好吃,我喜欢这个。

神泽伯王:是吧?我就知道。

氷村良:我觉得伯王也会喜欢呢。呐,一起吃吧。

神泽伯王:不,我就……

氷村良:好啦好啦,坐下来。来,请~你不吃的话,我也不会吃哦。

神泽伯王:知道了……你真是的……

朝宫熏子:小良果然很了不起啊。

神泽伯王:[吃蛋糕声]嗯……

氷村良:怎么样?

神泽伯王:好吃。

氷村良:是吧?这边的馅饼上也有很多水果。

鹿糠隼人:啊~伯王在吃蛋糕呢。

神泽伯王:啊。

鹿糠隼人:看吧,就像我说的一样,他在氷村这吧。

道家庵:说在茶室的是我吧。

神泽伯王:你们很吵啊。

道家庵:把我和隼人讲成一样,真是意外啊。

鹿糠隼人:庵,你啊……

氷村良:啊啊,庵和隼人也一起吃嘛。

神泽伯王:氷村,不要太惯他们了。

道家庵:[装哭声]啊,从小时候开始12年了,一直侍奉伯王到了最后却被这样对待……我们原来不被爱着啊,是吧,隼人?

鹿糠隼人:庵,看来我只能回老家……

氷村良:折扇?从哪冒出来的?

神泽伯王:一眼就能看穿的演戏还是免了吧。而且,侍奉不侍奉什么的……

道家庵:知道,讨厌是吧?

鹿糠隼人:我们三人怎么说也算是从小一块儿长大的。

神泽伯王:那么,就不要说这种事了。

鹿糠隼人:就算你这么说……怎么说,反正庵家和我们家都是代代侍奉神泽家的。

道家庵:伯王就是主人没错。

氷村良:是的,伯王是天下第一的神泽家的公子。庵和隼人就是伯王的……随从?

道家庵:不是随从哦。

鹿糠隼人:你刚刚是在跟谁说话?

道家庵:总而言之,我们是不会不管伯王的。所以说,这个要没收。

神泽伯王:做什么啊……我的蛋糕。

道家庵:伯王,刚刚吃午饭的时候,你偷偷把蔬菜拼盘剩下了吧。

鹿糠隼人:牛油胡萝卜吧?在吃蛋糕之前,有应该要吃的东西吧。

神泽伯王:牛油胡萝卜的话……我吃了两口啊。

道家庵、鹿糠隼人:不准找借口。

[笑声]

神泽伯王:有什么好笑的?

氷村良:三个人关系真好啊。

朝宫熏子:真的,逗人发笑。

神泽伯王:你们是怎么从刚刚的情况里得出这种感想的啊。

氷村良:因为……

朝宫熏子:是啊。

[笑声]

氷村良:(就像这样,在学园的新生活每天都很热闹。此间,双星馆的一大活动校庆到了。)




Track 02 初次的校庆~小姐,食欲也要适合而止点…~

氷村良:校内的装饰工作进展得很快嘛。本来就很豪华了,现在更是越来越华丽了。

朝宫熏子:是啊,小良,校庆马上就到了。我们也要准备万全才行啊。

氷村良:是啊,熏子。那么,有心理准备了么?

朝宫熏子:可以了。

氷村良:那么,请。

朝宫熏子:诶。

氷村良:结果怎么样?

朝宫熏子:这个体重秤,没有坏吧?

氷村良:应该没有。

朝宫熏子:不好,不再减二公斤的话,就穿不上晚会用的裙子了!难得新买的啊……

氷村良:买了新的?就因为校庆特意去买的?

朝宫熏子:是啊,大家都是这样的啊。

氷村良:大家?

朝宫熏子:这个怎么说都是一年一度的校庆啊。据前辈们讲,校庆的晚会是很隆重的。啊,对了,最后还有在中庭的水晶餐桌上的点灯仪式,据说一起看到了那个的两个人就会幸福,还是不幸福什么的……

氷村良:到底是哪边?

朝宫熏子:啊啦,跑题了。总之,就是这么特别的活动,大家都是干劲十足地精心打扮呢。新的裙子应该是必需的吧。

氷村良:不愧是贵族学校啊。我就用现有的裙子好了。

朝宫熏子:是吗?很难得的啊,鼓起干劲才有意思啊……

氷村良:但是太浪费了啊,我没有钱嘛。比起这个,说到节日,肯定有食物吧!烤章鱼包,炒面,杂样煎饼……啊,好期待~

朝宫熏子:那个,小良,你想象的那个大概是庙会吧?

神泽伯王:不是文化祭哦。

氷村良:伯王。

神泽伯王:再说了,即使是文化祭,双星馆也不会有摊铺的。

氷村良:但是,有吃的吧?

神泽伯王;料理是有的,像这样。晚会会场的冷餐会。

氷村良:哇~这是菜单?看上去很好吃。

朝宫熏子:这么说起来,伯王同学是料理筹备的负责人吧?

氷村良:只看着照片都快要流口水了。

神泽伯王:喂……哎,当天,全世界的美食都会摆上。就为了这个可是特地从海外叫来了主厨呢。值得期待哦。

氷村良:真的吗?太好了!

神泽伯王:说起来,氷村,你有跳舞的经验吗?

氷村良:跳舞?这么突然……

神泽伯王:好了,回答我。

氷村良:民间舞和创作舞的话,中学的体育课上学过……

神泽伯王:和预想的一样呢。总之,看来舞蹈课是需要的啊。

朝宫熏子:看起来是需要呢。

氷村良:欸?什么什么?

神泽伯王:在晚会上,最起码得跳一曲舞的。

氷村良:……跳舞……难道是……

神泽伯王、朝宫熏子:当然是交际舞。

氷村良:不不,这个就……

神泽伯王:不跳的话,就吃不到豪华大餐了。

氷村良:呃……

朝宫熏子:是呢,而且,好像不跳舞的话连进场都不行呢。

氷村良:呃……但是……虽然大家好像都很习惯社交舞了,但是我又没跳过。

神泽伯王:所以要练习啊。跟我过来。

氷村良:现在就开始?

朝宫熏子:加油哦,小良。在舞会上,仙蒂里拉得发挥本领才行呀。

氷村良:仙蒂里拉啊……真是搞不明白有钱人的命名神经。

神泽伯王:楼梯。把手给我,小姐。

氷村良:嗯。(但是,被这样对待,也会有干劲的吧。)







Track 03 - 舞蹈课~被隐藏的真相~




[开门声]

神泽伯王:距离校庆已经没多少时间了,练习还是以实战为主进行,没问题吧?

冰村良:是!

神泽伯王:你哪来那股子干劲啊?

冰村良:因为不会跳舞,也就不能吃好东西了啊~对吧?

神泽伯王:好吧,不管你的动机是什么,有干劲就好。

鹿糠隼斗:哟~我进来咯。

道家庵:我和隼人会交替着来担任你的舞蹈课程陪练哦.

冰村良:庵和隼人?原来不是伯王你教我呀。

神泽伯王:啊啊~虽然我是打算自己来教你的,但是这两个家伙……

道家庵:我们不能让你这么个初学者去踩我们最重要的伯王的脚啊。

鹿糠隼斗:我们威胁他,如果不同意的话就每天给他吃青椒便当。终于让他妥协啦。

神泽伯王:给我闭嘴。

冰村良:不过这样就太好啦~~~我可以没有顾忌放手去练习了啊。谢谢。

鹿糠隼斗:哎?已经决定要踩个够了??

神泽伯王:别浪费时间,开始了。先摆好姿势看看。做的到吗?

冰村良:摆姿势?

神泽伯王:简单来说,就是搂住舞伴的姿势

冰村良:什么呀,只是这种程度的话没问题~

道家庵:我先来陪你练,过来吧。

冰村良:好。搂住舞伴……搂住舞伴……那个……是要这种感觉吗?咦?哎?这、这样?咦……

神泽伯王:好像抓到什么的小猴子一样……

冰村良:咦?

道家庵:要这个样子喔~右手给我。没错。然后,左手这样放我身上。嗯没错,就放在这里。

冰村良:哇~~~我做到了~好有社交舞的味道!

鹿糠隼斗:看来还有很长段路要走啊。




神泽伯王:基本上,只要跟着对方的带领去跳应该就没什么问题,因为我们学校的男学生对跳舞都很熟悉了。首先要把姿势和舞步给记住了。

冰村良:嗯。

神泽伯王:那么现在我和隼人先来做个示范。隼人~。

鹿糠隼斗:哦~。

神泽伯王:冰村,好好看着哦。

[伯王隼人跳舞中]

冰村良:(哇~~两个人都跳得好棒啊~。)

神泽伯王:这就是基本舞步,记住了吗?来跳跳看。

冰村良:哎?????

道家庵:那么,开始咯。1~2~3~

冰村良:唔哇……

[舞步声]

道家庵:注意要把头抬起来。一直看着脚下,反而会跳得不好。

冰村良:是。

道家庵:1~2~3~ 1~2~3~

冰村良:(哇啊~~庵的动作真的好优雅喔~。)

道家庵:1~啊…呃…

鹿糠隼斗:干净利落的一踩。

冰村良:对不起!

道家庵:没关系,我已经有所觉悟了。改变下心情,再来一次吧。跨出右脚,转弯,左脚跟上。

冰村良:跨出去,转弯,跟……

道家庵:啊!

冰村良:啊啊~对不起!

鹿糠隼斗:噢!失败了又一脚。

[舞步声]

神泽伯王:那里,跳错了。

道家庵:呃……

冰村良:对不起!

道家庵:我的衣服……你会不会抓得太紧了……

冰村良:呃,嗯。

道家庵:[庵被踩、被踩、被踩]嗯呃……呃啊……嗯……

冰村良:对不起。

道家庵:不要紧啦,我的感觉已经麻木了。

神泽伯王:我就说了换人的。换班了,隼人!

鹿糠隼斗:好的~好的~[击掌声]换人咯~

神泽伯王:冰村,你才学没多久会这样也很正常,别太在意了。

冰村良:嗯……

鹿糠隼斗:这一次,就不要去顾及那些细节,随心地跳就好。[隼人陪练开始]派对上想吃点什么料理啊?冰村小姐。

冰村良:啊?那个……啊!鲜火腿甜瓜!

鹿糠隼斗:噢!鲜火腿呀~那可是会那种场合拿出来表演刀工特技的啊。不用说一定是最高级的……

冰村良:啊啊~我知道!烟熏酱菜猪!

鹿糠隼斗:烟熏乳猪吧。

冰村良:是是是!啊~~~真是期待啊!

神泽伯王:烟熏酱菜猪……

道家庵:应该是秋田特产的酱菜吧。

鹿糠隼斗:怎么样,有没有觉得肩膀放松很多?

冰村良:嗯~好像是吧。

鹿糠隼斗:很好!接下去就只剩下好好让身体记住这种感觉!跟着我来!

冰村良:好!!!

神泽伯王:到此为止。

鹿糠隼斗:哎?

道家庵:隼人的教学方法太离谱了。

神泽伯王:你就负责休息转换吧。

鹿糠隼斗:是这样吗……




冰村良:(之后,练习也一直在继续着……)




神泽伯王:好,差不多该配合曲子来练习了。

冰村良:(我能不能跳得好啊……)

道家庵:冰村小姐,深呼吸一下。

冰村良:好。

[舞步声]

冰村良:咦?!好像不知不觉跳得轻松了。

道家庵:噢!跳得不错啊。

冰村良:哈啊~感觉挺有趣的啊。也许我找到窍门了?!

神泽伯王:是啊,这跳得好很多不是吗。

冰村良:嗯嗯!这样下去说不定宴会上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啊。

道家庵:千万别搞错咯,这可是我带的好。

冰村良:嗯!这点我很认同。谢谢你!

道家庵:呃……喔……

冰村良:咦?庵?

神泽伯王:你啊,一旦人家认真夸夸你,你就不知道怎么办了,这算是什么性格啊。

道家庵:要不要我现在让你吃青椒啊?伯王。

鹿糠隼斗:你看他那个样子就是在害羞呢。[被揍]呃啊~~

道家庵:那边那个,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鹿糠隼斗:呃……好痛、痛。这人还真是相当的凶暴啊……

道家庵:啊呀?!这地方竟然有胶带呀……贴哪里好呢?你说呢隼人?贴你那张嘴上好不好啊?

鹿糠隼斗:那、那什么~趁着现在状态好,合着曲子再跳个十次吧。跳舞也是很需要体力的喔!

冰村良:是!!!

道家庵:隼人逃掉了啊。

神泽伯王:今天是第一天,别跳得太过了喔。

冰村良:没事没事~

[舞步声]

冰村良:哇啊~~我做到了!

鹿糠隼斗:冰村很努力啊。

神泽伯王:是啊。




冰村良:呜哈~~痛、痛、痛……浑身肌肉都在疼。

神泽伯王:昨天一口气跳得太多了啊。

冰村良:你看,手抖成这样红茶都没法喝了。

神泽伯王:你想吃那些料理想到这种地步吗?

冰村良:那还用说~不过跳舞也很有趣啊,我现在很期待在校庆上跳舞呀。有钱人的学校也能学到很多东西啊。虽然以前我完全没兴趣的,不过现在看了这些书。

神泽伯王:那是什么书啊?

冰村良:嘿嘿嘿~~你看喔~~《让你吃到饱!宴会礼仪大全》

神泽伯王:(完全是看书名选的书啊…)

冰村良:果然礼仪什么的还是要学一下的比较好啊。难得的机会,我们一起来做一个宴会预演吧。

神泽伯王:预演?

冰村良:恩……啊~这个刚好,第十三课,《邀请别人跳舞的时候》。来来~演演看看。

神泽伯王: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演?

冰村良:这也可以成为我被别人邀请时要如何的练习嘛~或者说……其实是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感觉。

神泽伯王:唉,真是的。[邀请开始]是否有荣幸能请你跳一支舞呢?

冰村良:哇~~~好厉害。呐呐~~再来一次好不?

神泽伯王:又不是耍猴戏。

冰村良:哎??!好吧。那我就为了到时也让伯王这么对我发出邀请而努力!

神泽伯王:哎?

冰村良:我是说,跳舞。我会视那个为目标。把练习的成果在派对上展示出来的。所以你要等着看喔!啊!对了,大餐也是!我们一起称霸餐桌吧!哈哈~啊~~~好期待啊。

神泽伯王:嗯…是啊。比起这个,记得当天派对开始前两小时来集合。

冰村良:好早!为什么?

神泽伯王:换礼服啦,还有其它的一些准备要提前做好。

冰村良:礼服?我准备穿自己原来的连衣裙去的说。

神泽伯王:那也不是个跳舞的样子吧。再说了,那样对别的出席者也是很失礼的。

冰村良:哎?可是……

神泽伯王:你就别操心了,交给我吧。听好了冰村。

冰村良:嗯?

神泽伯王:你要知道,这种时候打扮得漂亮得体就是你的工作。还有就是,将你以最漂亮的姿态送出去,是我最大的期望。你不好好配合我的话可不行喔。

冰村良:我会试着努力的。

神泽伯王:好!

冰村良:(咦?不过“送出去”这话……)

[预备铃声]

神泽伯王:啊,预备铃。那么,学习也加油喔。

冰村良:嗯……




[脚步声]

仙堂征贵:不告诉你主人事情的真相吗?

神泽伯王:仙堂……你偷听了吗?没想到你这么闲啊。

仙堂征贵:那么大的声音,想不听到也很难啊。你让她有了那种无谓的期待,只可惜派对我们是去不……

神泽伯王:不用你多管闲事。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

仙堂征贵:我倒是不认为你很明白啊,不过这事和我也没关系。




冰村良:(在我不知道有那么一段谈话内容的情况下,练习还在继续着……)哇哈,鞋跟好高呀。

道家庵:没事吧?[被踩]呃啊!别问我是不是被高跟鞋踩了……[又被踩]呃啊!

冰村良:对不起!

道家庵:没关系,今天还只是第三次。[踩]呃啊![再踩]哈呃!

冰村良:(终于,到了校庆当天……)







Track 04 - 派对开幕~孤身一人的仙蒂里拉~




冰村良:哇啊~礼服和鞋子的尺寸竟然都刚刚好……伯王真是恐怖。

神泽伯王:嗯!很合适啊。因为是我挑的,合适也是当然的事。

冰村良:鞋跟这么细,能跳得成吗?结果,我直到最后还一直在踩庵他们的脚……

神泽伯王:怎么了?在紧张吗?

冰村良:哎?嗯……那个……是的……毕竟穿这样的礼服,跳社交舞,都是第一次啊。

神泽伯王:是你的话,一定可以的。来,这是最后一步了。

冰村良:项链?哇哈~好漂亮!

神泽伯王:给你的护身符。你一定可以跳得很好的。

冰村良:嗯。

神泽伯王:那么,让我们去会场吧,小姐。

冰村良:嗯!(是啊,我一定可以的。只要伯王在我的身边。)




[感叹声]

女学生:哇~那女生好漂亮啊。

女学生:是谁啊?

女学生:在她身边的不是B班的……

女学生:哎?那,她不就是那个……

冰村良:伯王……

神泽伯王:怎么了?

冰村良:感觉大家好像都在盯着这边看……是我的错觉?

神泽伯王:不用在意,抬头挺胸就好。

冰村良:嗯……[过了一会]熏子还没到吗?约好见面的地方是在入口前面吧。

朝宫熏子:让你久等了,真是非常抱歉。

冰村良:熏子!

朝宫熏子:咦?啊呀啊呀啊呀啊呀~~~

冰村良:怎、怎么了?

朝宫熏子:啊~真漂亮!你真是太漂亮了,小良!不愧是仙蒂里拉呀。

冰村良:不、所以说……这种称谓就……

朝宫熏子:这样的你一定会夺走所有人的目光的!

冰村良:啊哈~谢谢你!

神泽伯王:所以我不是说了嘛,一定没问题的。

冰村良:嗯。

朝宫熏子:我们走吧,接待已经开始了喔。

冰村良:(是啊,没问题的。只要伯王在我身边,无论什么事都……)咦?伯王?快点走吧。

神泽伯王:执事的任务就到这里了。

冰村良:哎?

接待:接待处请到这边。

冰村良:不、那个……他也一起……

接待:哎?B班的学生是不可以进入会场的喔。

冰村良:啊?这是为什么?!

接待:您这么问,我也……因为派对是只限定L班的学生才可以参加的,B班学生必须在这里止步了。您知道的吧?

神泽伯王:是的。

朝宫熏子:那么我们一会再见了,伯王同学。

冰村良:怎么这样……(竟然不能一起跳舞也不能陪我……)

(神泽伯王:将你以最漂亮的姿态送出去,是我最大的期望。你不好好配合我的话可不行喔。)冰村良:怪不得那个时候会说那样的话……

神泽伯王:美味的大餐可以让你大吃特吃喔。开心点去吧。

朝宫熏子:我们走吧小良。大餐在等着你喔。

冰村良:嗯……

神泽伯王:唉……走吧。




[派对会场内]

冰村良:会场也好豪华呀,好像在电影里一样……

朝宫熏子:不愧是校庆的派对呢。

女学生:舞会开始了。

朝宫熏子:小良,你看,有人来了喔。

男生:是否可以赏光与我们跳一支舞呢?

朝宫熏子:嗯~

冰村良:[犹豫一下]好。




神泽伯王:[叹气]哎……

鹿糠隼人:你好像一脸提不起劲的样子嘛。

神泽伯王:什么呀,隼人啊。

鹿糠隼人:我给您送咖啡了。

神泽伯王:是卡布奇诺吧?

鹿糠隼人:当然。那个,难道你是因为和冰村小姐分开了觉得寂寞吗?

神泽伯王:没有啊。我只是有点担心她在派对上是不是顺利而已。

鹿糠隼人:啊啊~冰村小姐一定很失望吧。

道家庵:谁让某人事前不把情况说清楚呢。

神泽伯王:庵……你从哪里冒出来的。

鹿糠隼人:看着冰村小姐一脸的期待,就说不出来了吧。

道家庵:她这会儿怎么样了呢。

神泽伯王:什么啊,不用你们瞎操心。那家伙的话一定没问题的。你们以为她是为了什么才努力到今天的啊。

鹿糠隼人:你要去哪里啊?伯王。

神泽伯王:有你们两个人在就静不下来。

道家庵:逃走……了啊……

鹿糠隼人:在担心的明明是他自己不是吗。[脚步声]

道家庵:真是不坦率啊。[脚步声]咦?刚刚那个是……







Track 05 另一个舞会 ~Shall We Dance?~




神泽伯王:[脚步声](那两个家伙真是的,净说些有的没的。派对这会应该是最沸腾的时候了吧……恩?)

冰村良:[跑步声]伯王~!

神泽伯王:噢啊?!

冰村良:原来你在这里呀。

神泽伯王:冰村……你……

冰村良:我看到你爬上钟塔,就追过来啦。

神泽伯王:追过来……穿着高跟鞋?不是、比起这个,现在派对还没结束呢。你就这么溜出来了?!

冰村良:恩!不过我有好好跳完规定曲目才出来的喔!

神泽伯王:可是……你不是一直很期待大餐和跳舞什么的嘛?

冰村良:啊?恩……是这样没错,可是我觉得伯王在的话,我会更加开心的……

神泽伯王:哈……

冰村良:所以……锵锵~我把好吃的装了满满一盘偷出来啦!

神泽伯王:偷出来……

冰村良:啊~~肚子好饿呀。我想和你一起吃,所以忍到现在呢。伯王你也坐下来坐下来!于是乎……先吃哪个呢~~?

神泽伯王:你啊……

冰村良:呐~你想吃什么?烟熏乳猪也有喔!

神泽伯王:噗……哈哈哈哈哈~带着一大盘吃的溜出会场……你还真是闻所未闻啊!

冰村良:哎?不会吧……我做了很糟糕的事吗?

神泽伯王:哈哈哈哈哈……真是拿你没辙啊。

冰村良:呃……我被嘲笑了。

神泽伯王:哈哈哈哈哈哈哈

冰村良:呃……哈哈哈~哈哈哈~

神泽伯王、冰村良:哈哈哈哈

神泽伯王:好了,来,站起来。

冰村良:哎?

神泽伯王:你所期待的应该不只是大餐吧?给我展示下,你练习的成果吧。

冰村良:啊哈哈~那我就给你展示下吧!

神泽伯王:那么小姐,现在舞会开始。

冰村良:恩!(咦?我在紧张?)

神泽伯王:配合我的呼吸。

冰村良:恩!(没错!我是以与伯王一起跳舞为目标努力到现在的呀。)

神泽伯王:听好咯,要以成为全宇宙跳得最棒的人,这样的心情来跳。

冰村良:啊呵呵~。

神泽伯王:你进步很大喔。带着你跳已经觉得很轻松了。

冰村良:真的?我也……好像有种想一直这样跳下去的感觉。(果然……只要有伯王在,就会好开心。)咦?音乐停下来了……[钟声]哇!呃……钟声?!

神泽伯王:冰村,你看下面。

冰村良:哇啊~好漂亮!!!

神泽伯王:全部是水晶玻璃做的烛台喔。

冰村良:啊!点灯式的。

神泽伯王:没错,派对结束的同时,这些将会被一下子全部点亮。

冰村良:好厉害……

神泽伯王:是很不错的风景吧。

道家庵:想要看更好的风景,无疑要去钟塔的最顶层咯。

鹿糠隼斗:觉得怎么样呀,两位?

冰村良:庵,隼人~。

神泽伯王:你们两个……好像在哪里都会冒出来啊。

鹿糠隼斗:顶层的门钥匙在这里,但是,要给你们的话得答应我们一个条件。

道家庵:就是必须让我们两个陪同不可。

神泽伯王:这种条件……怎么可能答应!

鹿糠隼斗:哇噢!!!钥匙!!!!

道家庵:喂,隼人!你在干什么呢!?

神泽伯王:准备逃咯~!

冰村良:哇啊啊……

鹿糠隼斗:呃啊啊啊啊啊……

道家庵:唉,算了,我们就放过他们吧……

鹿糠隼斗:那接下来我们两个看看风……

道家庵:我可不要。

鹿糠隼斗:拒绝的真干脆……




神泽伯王:这风真舒服啊。

冰村良:等一下伯王,这样好吗?把庵和隼人给留在……

神泽伯王:没关系啦,现在开始才是正式开始喔。

冰村良:嗯?

神泽伯王:是否有荣幸能够再请你跳一支舞呢?小姐。

冰村良:呵呵~我很乐意!(在星辰与灯火的照耀下,舞会才刚刚开始……)咦?

神泽伯王:怎么了?

冰村良:奇怪,鞋少了一只……

神泽伯王:哈?你怎么弄丢的啊?

冰村良:恩……怎么弄丢的呀?

神泽伯王:别来问我啊!

冰村良:会不会在爬楼梯的时候掉了的呀。

神泽伯王:唉~不管了。来。

冰村良:来……来干嘛呀,你手放成那样干嘛?

神泽伯王:我抱你下去。

冰村良:不、不用啦~!反正刚才也一直没发觉。

神泽伯王:你准备就那样光着脚下楼吗?好啦来吧~

[伯王抱起良]

冰村良:哇!

神泽伯王:别把另一只鞋也弄丢了,拿在手里吧。

冰村良:好。

神泽伯王:还有……

冰村良:什么?

神泽伯王:好好抓着我。

冰村良:恩……

[下楼中]

鹿糠隼斗:噢噢噢~~~关系真是好啊!

神泽伯王:你们两个又来……

道家庵: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抱公主呢。

鹿糠隼斗:好不正经喔~~~

神泽伯王:什么啊!?

道家庵:来,冰村小姐。你遗落的玻璃鞋在这里喔。

冰村良:啊~在这里呀。

神泽伯王:既然捡到了就给我送上来啊!!!

冰村良:好啦~有什么关系嘛伯王。

神泽伯王:你别说话……

鹿糠隼斗:明明是你不让我们一起上去,还抢走钥匙逃跑……

道家庵:亏你还能说这样的话呢~

神泽伯王:真啰嗦!

冰村良:啊~吃的东西也拿来这里了呀。

道家庵:是啊,你突然就把盘子拉在这里了,吓了我们一跳。

冰村良:对啦~难得的机会,我们大家一起吃吧!

神泽伯王:哎?

鹿糠隼斗:这可是冰村小姐说的哟~。

道家庵:没问题吧~伯王?

神泽伯王:这算什么呀你们这些家伙……啊啊~~真是的,好啦!四个人一起吃吧!

道家庵、冰村良、鹿糠隼斗:耶~~~~

道家庵:既然是难得的机会,拿到能看到烛台的长凳上吃吧。

神泽伯王:隼人,你别狼吞虎咽的好不好。

鹿糠隼斗:好好吃喔这个。

冰村良:真的?我也来吃吧。嗯~~好好吃!

神泽伯王:喂!连你也这样……

冰村良:伯王你也来吃嘛~!

神泽伯王:不要,我就算了吧。

冰村良:(没错,这样欢乐的派对,也才刚刚开始……)







Track 06 下届宿舍长是谁?!




神泽伯王:要选下一个宿舍长吗?

道家庵:嗯,现在的三年级学生也快要引退了嘛。

鹿糠隼斗:前阵子校庆才刚刚结束,活动真是一个接一个啊~

神泽伯王:说活动什么的,不就选宿舍长吗?

鹿糠隼斗:这样啊,伯王是第一次吧。

道家庵:当然啦,因为是一年级学生嘛。

鹿糠隼斗:切,我知道!

神泽伯王:不管怎么说,那事儿跟我没关系。新宿舍长是从现在的二年级里选的吧。

鹿糠隼斗:哎呀~那个么…

道家庵:大体上是三年生以外全员参加吧。

神泽伯王:诶?

宿舍长:接下来,进行我们B班黑燕馆的下届宿舍长的选举。

神泽伯王:啊,现任宿舍长。

鹿糠隼斗:啊,庵,那个事情,我想还是说出来比较好吧。

道家庵:原则上是规定不能说的呢。

神泽伯王:你们偷偷摸摸地说什么啊。

鹿糠隼斗、道家庵:没有啦~

宿舍长:像高年级学生所熟知的,按照黑燕馆传统的方式决定宿舍长人选。

神泽伯王:传统的做法?

道家庵:对宿舍来说“传统”是必不可少的呢。

鹿糠隼斗:搬出“传统”,学生就没法违抗了啊。

宿舍长:宿舍长需要具备很好智力、体力和统率力,不过在场的大家都充分具备这些条件。那么,如何从你们当中挑选出宿舍长——第一关:黑燕馆狂热是非问答!

神泽伯王:啊?

宿舍长:马上开始第一问!主厨的尼娜小姐的最喜欢的是俄罗斯酸奶牛肉,是对是错?

神泽伯王:……长时间犹豫的结果是是非问答吗!

道家庵:是宿舍内狂热是非问答哦。

神泽伯王:一回事!重要的是居然是问答大赛!

鹿糠隼斗:貌似就是这样的传统。

神泽伯王:出现了,传统……而且……

学生1:对吗?

学生2:错吗?不对,也有可能是陷阱。

学生3:什么陷阱啊——

神泽伯王:都干劲十足……就那么相当宿舍长么?

道家庵:我倒是想当呢,我想不想当的人应该也不多吧。

鹿糠隼斗:提到B班,就像是竞争意识强的人的集合。倒并不因为宿舍长,纯粹对比赛很热心啦。

神泽伯王:就为这点事热血沸腾,真是孩子气。

[撞]

神泽伯王:呃!

仙堂征貴:挡道了。

神泽伯王:仙堂……

仙堂征貴:不想获胜的话,就在角落里乖乖蹲着。

神泽伯王:呃!你说谁不想获胜的?

仙堂征貴:我说的是那个大厅中央跟根棒一样呆立着的家伙。

神泽伯王:傻走个不停的家伙也有问题吧!

仙堂征貴:希望你别跟着我。

神泽伯王:但目的地是同一个。

仙堂征貴:是吗。

神泽伯王:是啊!

道家庵:一下子就热血沸腾起来了呢。

鹿糠隼斗:他俩真是合不来得非常绝妙~




道家庵:然后,关系友好的你们两个不仅一起完成了是非问答,连之后的抢答题也比个不相上下?

神泽伯王:输给那家伙我可火大了。

道家庵:到头来,还是伯王最不服输啊~

神泽伯王:啰嗦!你们不是一路晋级至此么。

道家庵:话说,晋级到现在的只剩我们四人了呢。

鹿糠隼斗:被是非问答里疯狂过头的题目一下子淘汰了很多人。

道家庵:然后在接下去的抢答比赛里晋级的就只剩四个——

宿舍长:总是留那么多人不淘汰也不行,重点是选出宿舍长的适合人选就可以了。

鹿糠隼斗:那倒也是。

某学生:喂隼斗,我赌你赢,加油啊!

鹿糠隼斗:哦!

宿舍长:这种话还是小点声讲吧~

[众人笑]

宿舍长:接下来一关是小组赛,这里剩下的四位参赛者,分为两人一组。

仙堂征貴:分组——?

宿舍长:这里有四个纯银的汤勺,勺柄部分的设计分成两种,拿到同样汤勺的两个人就是一组,好吗?

鹿糠隼斗:来吧!

道家庵:好~

四人:准备——[拿勺子]啊……

神泽伯王:居然这样……

仙堂征貴:和你一组还真是……神泽啊。

道家庵:我们是恒常不变的组合呢。

鹿糠隼斗:还真是~

仙堂征貴:神泽如果不和平时那两个监护人一起的话,就心慌了么?

神泽伯王:那样的家伙就算不在也没有任何问题。

道家庵:怎么能这么说——!伯王!

鹿糠隼斗:不至于吧~我们每天满怀情感地——

神泽伯王:闭嘴!

鹿糠隼斗、道家庵:啊!

宿舍长:那么,接下来请每个小组以“二人三脚”(注:绑腿赛跑)的方式前往地下二层。

神泽伯王:“二人三脚”……么?

道家庵:刚才已经说得很明了了呢。

宿舍长:大门的钥匙会交给你们,你们去各自的房间找红茶罐,从找到的罐子当中只选一个,拿到中庭来。先答对罐子里问题的小组获胜。只不过——

鹿糠隼斗:只不过?

宿舍长:一半以上的里面是白纸,就是不中。

神泽伯王:原来是这样啊。

仙堂征貴:那我们也有胜算啊。

神泽伯王:的确。团队合作的不足用运气弥补就行了。

道家庵:感觉杀气腾腾啊。

宿舍长:嗯~看来准备好了嘛,那么,Start!

仙堂征貴:小心点!

神泽伯王:你才是!

鹿糠隼斗:抱歉啦,伯王,这也是比赛!

道家庵:我们先一步喽~

神泽伯王:喂仙堂,我们也去吧,怎么能输给他们!

仙堂征貴:不用你说!

学生:宿舍长,哪组会赢?道家鹿糠组看起来很领先呢~

宿舍长:是呢~我们也打个赌吧。但是,总之,神泽仙堂组……







Track 07王子和机器人的共同战线




仙堂征貴:喂,神泽,步伐小一点!

神泽伯王:我拒绝。那样就赶不上了。他们领先很多了啊。

仙堂征貴:你就不知道“欲速则不达”么?这种时候应该采取谨慎确凿的方针。

神泽伯王:谨慎过头导致失败了的话就没有任何意义了!此时此刻被远远地甩在后面,就应该大胆前进——呃!啊!

仙堂征貴:哇——!

神泽伯王:呼

仙堂征貴:好险啊。

道家庵:刚才的声音是?[飞奔]

鹿糠隼斗:伯王,没事吧——?!

仙堂征貴:一点都不像是“二人三脚”的速度……

鹿糠隼斗:没受伤吧?

道家庵:痛不痛?

神泽伯王:又不是雪山遇难,只是绊了一下而已。

仙堂征貴:比起这个,前辈们,不要在走廊上跑——

鹿糠隼斗:在伯王危急的时候,管得了那么多吗——!

神泽伯王:吵死了![打]

鹿糠隼斗:啊!

神泽伯王:我没有危急什么事都没有!不如说要有什么事的是仙堂,连能扶的墙壁都没有。

道家庵:仙堂君,没受伤吧?[冷淡]

仙堂征貴:我平时常常锻炼所以没关系。比起这个,继续比赛吧。

神泽伯王:是啊,还是比赛中!走开!走开!

道家庵:嘛,伯王没事的话……走吧。

鹿糠隼斗:哦!

神泽伯王:我们要反超啊!

仙堂征貴:都说了,用不着你说!




神泽伯王:这里也没有……

仙堂征貴:这里也没有吗。

神泽伯王:哦,找到一个。

仙堂征貴:姑且扔着吧,放的位置太好找了。

神泽伯王:仙堂想当宿舍长吗?

仙堂征貴:至少想整顿下学校的纪律。

神泽伯王:原来如此。(小声)这家伙要是当了宿舍长会很啰嗦哦。

仙堂征貴:我听到了。

神泽伯王:不过,挺适合的不是吗。喂,那里——那里,书架的一部分隔板颜色看起来不太一样吧?

仙堂征貴:的确。

[搬动]

神泽伯王:动了!

仙堂征貴:是双重隔板么?

神泽伯王:找到了,罐子!这个制作厂家,好像是宿舍长喜欢的……

仙堂征貴:是啊,名品啊。类似职业病一样。

神泽伯王:拜执事教育所赐吗?那么,怎么办?

仙堂征貴:还用说,答案不是明摆着么。







Track 08胜负的究竟是…!?




鹿糠隼斗:庵,这个呢?

道家庵:不对,是不是这个啊?

神泽伯王:这个声音……他们还在里面吗?搞什么啊。

仙堂征貴:那么,趁现在快点——呃!

神泽伯王:脚怎么了——刚才的台阶(扭伤的)?

仙堂征貴:只是稍微开始有点疼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神泽伯王:仙堂,把重心靠到我身上。

仙堂征貴:我拒绝。不想欠人你情……呃。。!

神泽伯王:那用我最喜欢吃的七花亭的葡萄干夹心饼(注:日本有家著名的贩卖此物的店叫六花亭)作交换怎么样?那样就谁也不欠谁了。还是说你想在这里逞强、拖我的后腿?

仙堂征貴:成交……

神泽伯王:嗯~




众人:加油~

神泽伯王:就差一点了,挺住啊。

仙堂征貴:我知道。——神泽,你想当宿舍长吗?

神泽伯王:不,我只是想帮助定下专属契约的对方。

仙堂征貴:那就算赢了——

神泽伯王:到了哦!

宿舍长:GOAL~你们先到么。

神泽伯王:给您。

宿舍长:嗯~[打开里面的纸条]是空白的。

神泽伯王、仙堂征貴:啊?

宿舍长:罐子里面没有问题,也就是要重来~

仙堂征貴:——找到这个罐子的是你吧?!

神泽伯王:决定是这个罐子的是你吧!

鹿糠隼斗:到了!

神泽伯王、仙堂征貴:哦!

道家庵:隼斗HIGH过头了,跟我说“把整个房间的罐子都找出来吧”,害我陪着他折腾得够呛。

鹿糠隼斗:嘿,像寻宝一样很有趣吧?——给,宿舍长!经过筛选最终挑选出来的罐子。

宿舍长:[打开]问题:从前英国的一个管家每天早上都要熨的东西是?

两人:报纸!

宿舍长:正确!那么第三关的胜者就是道家鹿糠组~

神泽伯王:……这问题也太简单了吧!是只看团队合作和运气么?

仙堂征貴:我一开始是反对选那个罐的……

神泽伯王:事到如今你来说什么,当时我还觉得奇怪——

宿舍长:算了算了~你们是输是赢跟当宿舍长没有任何关系。

神泽伯王:啊?

宿舍长:不过~对一年级学生来说要成为宿舍长是违例的呢。

仙堂征貴:那是怎么回事——

宿舍长:现届二年级学生,也就是只有下届新三年级学生有资格成为宿舍长啦~

仙堂征貴:那为什么我们一年级生也参加了宿舍长争夺赛。。

宿舍长:这也是,黑燕馆的传统~

神泽伯王:出现了!

仙堂征貴:放杀手锏啊。。

宿舍长:不过多亏你们,比得兴致高涨吧~

众:哈哈哈~

鹿糠隼斗:因为我们去年也上当了呢。

道家庵:真是令人愉快的回忆啊。

鹿糠隼斗:那个时候明明真的气死了~

道家庵:说不该说的话的,是这张嘴吧~[扯]

鹿糠隼斗:啊。。痛。。

宿舍长:咳,咳。那么做个了结吧。最后的比试用公平且谁都看得一清二楚的方法——

神泽伯王:有种不好的预感啊……

宿舍长:猜拳~

仙堂征貴:……无聊。

神泽伯王:一开始用猜拳决定不就好了。

鹿糠隼斗:活动什么的,无聊地热闹一通就是了~

神泽伯王:也是啊……

道家庵:决一胜负吧,隼斗。

两人:一、二——出拳!




神泽伯王:哦,新宿舍长~马上就工作了吗?

道家庵:嗯。哎,隼斗,猜拳你故意输的吧?

鹿糠隼斗:你的习惯我一清二楚啦。是有惯招的。

道家庵:为什么这么做——

神泽伯王:庵,是因为你说想当宿舍长嘛。

道家庵:嗯?

鹿糠隼斗:我当不当都无所谓啦~

道家庵:唉,怎么有种输了的感觉……

鹿糠隼斗:啊那作为交换条件就在我违纪的时候包庇一下——

道家庵:不予接受!

神泽伯王:呵,笨蛋。啊,对了庵,为什么想当宿舍长?

道家庵:因为能住单人间——怎么?

神泽伯王:……

鹿糠隼斗:哼!







Track 09 Cast Comment




樱井孝宏:现在是DRAMA CD《執事様のお気に入り》的FREETALK环节,小姐,就是这样,收录辛苦,大家辛苦了~

众:辛苦了~

樱井孝宏:嗯那什么,接下来就由主要演员送上美好的TALK。首先是饰演冰村良的折笠富美子小姐,由请~

折笠富美子:大家辛苦了,我是饰演氷村良的折笠富美子富美子。那个,年轻真是够呛的啊,嗯,学校,说到我自己上过的学校所举行过的比赛活动……嗯,在到了高三,肯定会在运动会上面跳《こきりこ節》的舞(注:日本古老民谣)。嗯,这是就传统,谢谢。

小野大辅:请跳一下。

折笠富美子:不要![众笑]

樱井孝宏:谢谢~嗯,接下来是饰演道家庵的卡米扬~

神谷浩史:我是饰演道家庵的卡米扬!大家辛苦了,你们开心吗?我很开心哦。后会有期啊~再见!

樱井孝宏:这个。是有主题的。

神谷浩史:什么主题?说来听听!

樱井孝宏:“本篇中举行了校庆,如果您自己在学生时代参加过什么有特色的活动传统的话请说说”——

神谷浩史:没有啊!

樱井孝宏:啊——啊?

神谷浩史:再见!

樱井孝宏:啊~谢谢~嗯。接下来是鹿糠,很难读啊,有请饰演鹿糠隼斗的小野D。

小野大辅:哟,久等了?我是小野D~

神谷浩史:好恶心~

小野大辅:别说,别说啦~我是扮演鹿糠的小野大輔,大家辛苦了~嗯,很开心。嗯,果然年轻够呛的啊,我尽力了。嗯,学校的回忆啊,我的学校主题颜色是胭脂色哦,就是现在这里这个地毯?就是这个颜色。

樱井孝宏:主题颜色?

小野大辅:就是主题颜色那样的……

折笠富美子:现在看不见的啦。

小野大辅:确实呢。

折笠富美子:感觉像红豆的颜色。

小野大辅:感觉像红豆的颜色呢,对。是胭脂色胭脂色。算了都无所谓。那个颜色我很喜欢。入学之后,我这个年级的体育服是青绿色的,是青绿色的,是青绿色的啊,是青绿色的体育服啊,是稍微有点郁闷的回忆。说完了,我是小野D。ByeBye~

樱井孝宏:谢谢~嗯。饰演仙堂征貴的平川前辈~

平川大辅:别这样,我不是前辈~嗯。。我是饰演仙堂征贵的平川大輔,大家辛苦了~嗯。。别人都很开心地笑着,只有我好像在生气还是说太认真或者死板……想多笑笑啊,下次是不是就能笑了呢,我期待着~

某女:好寂寞~?[众笑]

樱井孝宏:好悲情,好悲情,好悲情。

平川大辅:好悲情啊~(笑)“笑吧~我笑吧~”[众笑]嗯。初中的时候,我们中学,为了选所谓的学生会长吗?会进行正式选举,开展了的大选活动,就是一般的传统啦。开始由竞选演说开始,最后会从那个市议会……到选举箱,借来真的选举用的选举箱,每年都进行选举。地方新闻电视台还来采访。那啥,各候选者带着白手套说“请多指教”,把老师惹火了,实在有点不妙吧~就是那样有点逐步白热化的强大的竞选活动,而我完全是旁观者,嘿嘿。大致就是这样~

樱井孝宏:以上是白热化的大辅桑。接下来是饰演朝宮薫子的宏美大人~请。

今野宏美:啊。咳。 [众:]咳咳……那个……我听着大家讲,在等的时候非常紧张——我是饰演朝宮薫子的今野宏美。大家辛苦了~呼。因为是大小姐角色,非常紧张。

樱井孝宏:声音颤抖呢,没事吧?

今野宏美:嗯。然后,学校的活动有行走滑雪比赛活动,

樱井孝宏:——行走?滑雪?

今野宏美:是的!滑雪!嗯,怎么说呢,在夜晚,像Cross-country(注:越野滑雪)那样的大赛。

折笠富美子:你是北海道的么?

神谷:北海道啊~

今野宏美:啊,是的。在雪中划完之后,去喝猪肉汤。

小野大辅:不错呢,非常棒。

今野宏美:就是这样。说完了~

樱井孝宏:谢谢~辛苦了。然后是我,饰演神泽伯王的樱井孝宏。大家辛苦了~

神谷浩史:第一次听说呢……

小野大辅:是青绿色的青绿色的。

樱井孝宏:那个,不是伯爵,演出的是管家这个角色呢。那个,怎么说呢,我并不是出身那么好的家庭,稍一不注意就会行差踏错的,那个有特别注意呢。愉快地演绎了这个角色。然后……有特色的比赛或传统活动……呃……小学的时候有那什么柔软体操,很盛行,说错,很流行的,整个学校都软塌塌地[众笑]——很柔软啦,比如劈叉、下腰之类,大家都能做到,在小学里。然后像平川桑说的正式选举,我们学校是因为大家都很“软塌塌”而来了采访的——“不是吧你们?”、“还真是呢,不亚于传说中的柔韧啊”,被特写了呢。而到了小学六年级,就变成了健美操那样的舞蹈,大家都很不情愿,但是还是不得不合着“呼呼——”那个音乐节奏舞动,弄得大家都心理阴影了“原来那个不是挺好的”——就是这样的回忆。就是这样~

神谷浩史:樱井桑身体很柔软么?

樱井孝宏:我不行的。

神谷浩史:啊,不行的啊。

樱井孝宏:身体像钢一样。

神谷浩史:钢之樱井孝宏啊。

樱井孝宏:是的,钢之樱井孝宏。

小野大辅:钢樱~

樱井孝宏:是钢樱。——那么,就是这样,《執事様のお気に入り》要是出第二弹的话我很高兴,拜托大家支持。谢谢大家,再见~

小野大辅:好,你就独角戏吧。

众[笑]:再见~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12 | 2019/01 | 02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