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花嫁4~剣と水の舞~

少年花嫁4~剣と水の舞~

作者 岡野麻里安
イラスト 穂波ゆきね

発売 サイバーフェイズ

キャスト
鈴村健一 : 松浦 忍
小西克幸 : 鏡野綾人
羽多野渉 : 三郎
鳥海浩輔 : 御剣香司
堀内賢雄 : 鏡野継彦
中村悠一 : 黄泉

“女に見える呪い”を解いてもらうため、御剣家に住み込み、香司の婚約者として過ごす忍。百日百夜続けなければならない清めの儀が無事に済むまでは――。御剣家の窮屈な家風も、厳しい躾も、そして何かにつけて迫ってくる香司との関係も、ひたすら我慢!と日々を送っていた忍。だが気がつけば、香司のそばにいたいと思うように――。

“清めの儀”のため諦めていた、応援団の夏期合宿が、香司の計らいで参加できるようになり大喜びの忍。合宿先は、寸又峡温泉。だが宿泊先の旅館で忍を出迎えたのは、なんと旅館ごと買収した香司と御剣家の使用人たちだった! そのうえ、クラスメイトの五十嵐、桜田門、優樹も乱入。珍騒動にも近い、賑やかで楽しい合宿になる――はずだったが、あるとき河童の化身に襲われ、五十嵐たちが連れ去られてしまう!
背後に見え隠れするのは、鏡野家を追われた継彦の影。
忍に呪いをかけた龍神が関わりを持つ大井川。そこに集った忍、香司、綾人。
彼らが持つ、夜の世界の三種の神器を手に入れようと、動き出す妖しい気配――。はたして、継彦の次なる攻撃とは!?

『俺が命を賭けて守る』

【封入特典】
★出演声優フリートーク収録!!
★ジャケット描き下ろし!!

官网: http://www.cyberphase.jp/cp_label_html/1105.html

翻译:clampyukito yuukisuzuki nihong
校对:火焰鸢尾

Track 01 暑假兼新娘修行

女生1:哇~能够住在这种深山里面的温泉旅馆里,真是太棒了!
女生2:但只有三天两夜真是太短了!对吧,松浦前辈?
松浦忍:啊,嗯。(我是松浦忍,这次借由应援团的暑假合宿来到了静冈县的寸又峡温泉。部员全部有10人,因为男生部员一个接一个地退出了,所以现在男生只有3人,剩下的全都是女生。团长是内田里绪,她是个在女生当中很有人气的女孩子。今年,我们就住在团长的祖父经营的名为‘玉兔庄’的旅馆里。听说因为快要休业了,所以价格很便宜。不过,我合宿过来这里没问题吗?“祓除仪式”不知会怎样呢?已经失败三次了。)
(御剑香司:祓除仪式我会想办法的,所以去吧。)
松浦忍:(虽然香司说得很轻松,但如果这次又失败了的话,会被老妈杀死的!自从蝶子回来了,总觉别人都希望自己快点离开这个家,突然态度冷淡了很多。)
男生1:噢~感觉不错嘛!
女生1:好华丽啊~
松浦忍:诶~这就是团长亲戚的旅馆啊?
女生2:团长,这不是感觉挺高级的旅馆吗?休业太可惜了。
内田里绪:唔……是这样子的吗?我上一次来是在小学的时候,印象中是有点土的旅馆来的。
佐藤:欢迎光临,紫文学园应援团的各位。我们恭候多时了。
女生1:是执事啊!
女生2:为什么在这种深山野岭的旅馆里出现?
松浦忍:(啊~为什么!?今天送我出门的佐藤先生为什么会在这里?)
佐佐木凉子:欢迎各位来临,请让我来带路吧。
男生1:这次是女仆啊!
女生1:为什么?!
松浦忍:(诶!?女仆的佐佐木小姐!?)
内田里绪:那个,不好意思,这里应该是我亲戚所经营的旅馆……
佐藤:内田小姐的亲戚们啊,其实……
御剑香司:佐藤,由我来说明吧。
佐藤:是。
松浦忍:(咦?刚才的声音是……出现了!!!香司!?)
男生1:那是谁啊?
女生1:什么人啊?
女生2:喂喂,你觉得像不像偶像啊?
松浦忍:(香司!戴着那副超傻气的黑框眼镜,是打算变装吗?)
御剑香司:看来太突然了吓到你们了,真抱歉。这间旅馆昨天已经被家父买下了,我是馆主代理的长嶋定春,请多多指教。
松浦忍:(啊!?长嶋定春?那是什么化名啊?你是棒球发烧友吗?)
内田里绪:那么我的祖父母呢?
里绪祖母:里绪,你终于来了啊。应援团的各位,欢迎光临啊。
内田里绪:奶奶!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里绪祖母:对不起啊,我应该先通知你的。新馆主的御……长嶋先生家是我以前侍奉过的家族,不用担心的,我和爷爷还是会像以前一样工作的。
内田里绪:那样的话就好。
松浦忍:(香司,还说会想办法!这家伙想的都是些奇怪的主意!)
佐藤:总之请大家先进来吧。我会为大家准备茶点的。
部员们:是~走吧走吧~
松浦忍:你啊,让伯父买这么贵的东西吗?
御剑香司:文件上我是借用父亲的名义,但实际上出钱的人是我。虽然是有点贵,但我的零花钱还是够的。
松浦忍:诶!?用零花钱买的?(明明这么有钱,平时给我买的总是便利店的面包。我真的被他爱着吗……)
御剑香司:你在想什么?
松浦忍:呃,什么也没有啦。
御剑香司:算了,之后再慢慢让你坦白吧。晚上到我的房里来。
松浦忍:开什么玩笑!我是来合宿的。不准做奇怪的事情啊!
御剑香司:笨蛋!晚上要做祓除吧?你觉得,只要和你独处我就会做些蛮不讲理的事情吗?那是你的愿望吗?
松浦忍:才不是啦!你在说什么啊!混蛋!
御剑香司:可爱的家伙。
松浦忍:唔,你真烦啊。你绝对不能说出去哦。我是你的婚约者的事情和住在你家的事情……
御剑香司:哦~你用这样的语气来求我好啊?我要说出去哦。
松浦忍:(唔!你这个恶魔!)
御剑香司:呵,看来会是个愉快的暑假啊。
松浦忍:对不起,请你不要说出去,拜托了!
御剑香司:对了,这就对了。

松浦忍:为什么一床被子上会有两个枕头啊!?
御剑香司:这又怎么了?
松浦忍:被认识的人发现了不是很糟糕吗!而且,其他人都在本馆,只有我一个人分开住也很奇怪。这么做的话,别人都没法进屋了。
御剑香司:哦?你打算要让谁进来吗?
松浦忍:什么啊,别想些奇怪的事啦。
御剑香司:唔!
松浦忍:不行啊!
御剑香司:好香……久违了。
松浦忍:香司……
御剑香司:晚饭之前还有时间哦。
松浦忍:我,现在要和大家开会……啊……住手啊……
佐佐木凉子:不可以过去,那边的客人!
片仓优树:忍~你在哪里啊?
松浦忍:(诶?这个声音,难道是……)啊!等等!香司……不好了!
御剑香司:别去管啦。
松浦忍:不行啊!我会讨厌你哦。
佐藤:香司少爷,打扰了。稍微发生了一些问题。
松浦忍:(诶!?佐藤先生!?什么时候在那里的啊!)
御剑香司:什么啊?
佐藤:其实是有客人过来了这边……
御剑香司:打发他回去。
佐藤:但是,香司少爷……
御剑香司:我明白了,让我来打发他吧。
松浦忍:(诶?优树要过来了?糟了!)
佐藤:客人,请等一等……
五十岚浩平:忍~
片仓优树:啊,在这里!
樱田门春彦:我们过来了。
松浦忍:(呃,连五十岚和樱田门都来了!?因为怕说了合宿的事情会被担心“祓除仪式”怎么办,所以明明没有告诉他们的啊?!)你们……
五十岚浩平:没事吧?
片仓优树:有我们在!可以放心了!
樱田门春彦:难道我们打扰你了吗?
御剑香司:要说打扰的话的确是打扰了啊。
五十岚浩平:不要碰忍啊!走开啦,御剑!
片仓优树:喂……
御剑香司:他是我的婚约者。你们好像忘记了呢。
五十岚浩平:那种事我才不承认!只要我们在,你就休得碰忍一根指头!
松浦忍:呃……比起那些,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樱田门春彦:我父亲的,警察的搜查能力是不能小看的哦,忍。这几天,因为你的样子有些奇怪,我就去调查了一下。
松浦忍:唉……但是五十岚的话,现在不是足球最重要的时期吗?俱乐部的夏季合宿怎么办啊?
五十岚浩平:没事的!只要我确认了你安全回到东京的话,马上会赶去参加选拔的合宿的。
松浦忍:(真是的,明明香司的事情就已经够麻烦了。就当我拜托你们了,一定要老实乖乖的啊。)

户隐:松浦忍和御剑香司,到了寸又峡。
镜野继彦:淹没在水坝中的人麻吕村的调查吗… 的确,那个村子里存在着玉川家的东西。好像是松浦忍的直系先祖吧。
户隐:松浦忍因为应援团的合宿,现在正住在玉兔庄。御剑香司应该是松浦忍的护卫吧。
镜野继彦:是吗?户隐,那些小喽啰怎样了?
户隐:虽然也有反抗的部份,但大多数都归顺我方了。剩下的就只有等待继彦大人的命令了。
镜野继彦:是吗,做得好。那么,把小喽啰们的王叫出来吧。
户隐:是,我明白了。
镜野继彦:松浦忍,离开了御剑家你就没那么好运了。夜之世界的三种神器看来终于要到我手里了。来了啊。
男:是。
镜野继彦:袭击玉兔庄,把松浦忍的同伴给我抓来。多少人都没所谓,但是不能杀死了。是很重要的人质。
男:我知道了。镜野大人。
镜野继彦:去吧。
男:是。


Track 02 仲夏夜之梦

松浦忍:果然温泉好舒服啊~(真是的,虽然我说我有事而逃脱出来了,但在这种露宿的地方讲灵异故事,如果真的有幽灵出现怎么办啊!妖怪可是真实存在的啊。天狐啊,龙神之类的。)啊~好舒服~啊!什么!?刚才有什么摸了我的屁股!?啊!!缠着我的脚啦!
御剑香司:忍!
松浦忍:香司!
御剑香司:稻荷符!急急如律令!
松浦忍:好了!松开了!
御剑香司:没事吧?
松浦忍:嗯。
妖怪:嘿嘿嘿!
松浦忍:出现了!孩子模样的妖怪!
御剑香司:介虫,是属于水性的妖怪。气味是朽,数字是六,味道是咸,声音是羽调。根据土克水的原则,在土性的符咒面前会现出真身。看见了,你是在夜晚专门舔舐澡堂污垢的妖怪,食垢妖。通常在清洁澡堂的时候才会出现。但现在别说污垢了,竟然舔忍的屁股!?不能原谅!要收伏你!急急如律令!
松浦忍:逃走了。
御剑香司:没事吧?
松浦忍:啊,嗯。(呀!糟了!我还光溜溜的!)
御剑香司:忍……
松浦忍:不行啊……香司……嗯……嗯……
御剑香司:好美……嗯……
松浦忍:啊……都说不行了……
御剑香司:讨厌吗?
松浦忍:虽然不讨厌……
御剑香司:不讨厌对吧。
松浦忍:但在这种地方……啊……啊……
御剑香司:真不巧,我已经停不下来了。
松浦忍:香司……
御剑香司:来吧,忍。

松浦忍:混蛋,一晚两次太多啦。
御剑香司:两次?啊~是我的次数啊,你才不止两次呢。
松浦忍:香司……
御剑香司:不需要害羞啊,对恋人来说这是平常的事情。不要摆出那样的表情啦,我又会想做了。
松浦忍:(这个变态混蛋!)
女生们:啊啊啊!!!
松浦忍:什么!?(这股妖气,是妖怪吗?)香司!
御剑香司:嗯,走吧。发生什么事了?
女生1:馆主……
片仓优树:忍!
松浦忍: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还有人哭了。
五十岚浩平:说起怪谈来,突然窗户就咔嗒咔嗒地响。
樱田门春彦:不知道谁说忽然被什么东西抓住了脚。
松浦忍:什么东西?
樱田门春彦:我也不清楚。那之后认真观察了一下,发现榻榻米上有很多湿润的小小的脚印。
松浦忍:真的?不要说啦,怪吓人的。
片仓优树:是真的!确实有脚印留下来了。就在那边里面。你看看吧。
松浦忍:不要不要不要!不看也没关系!
片仓优树:你看,就在那里!
松浦忍:呃……好恐怖啊。香……啊不,长嶋先生。你看明白什么了吗?
御剑香司:不是人类的脚印。
女生1:骗人!
女生2:我不要啊!
松浦忍:啊!妖气!
御剑香司:那里啊!稻荷符!急急如律令!
女生1:啊啊!有什么黑色的影子出现了!
女生们:啊啊啊!!!
松浦忍:(骗人!那是……)
片仓优树:有什么在那里啊?忍!
樱田门春彦:我只看到小小的像是人影的东西。
五十岚浩平:你到底看见了什么啊?忍!
佐佐木凉子:你们也到快到外面,这里危险!
五十岚浩平:呃……等等……
御剑香司:佐佐木,不能让他们进来啊。
佐佐木凉子:是,少爷!
御剑香司: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妖怪:呜呜呜~
御剑香司:介虫,是属于水性的妖怪。气味是朽,数字是六,味道是咸,声音是羽调。根据土克水的原则,在土性的符咒面前会现出真身。看见了,你是水唐,是水里面的妖怪。栖息于河川中,将马扯入水中,也称之为牵马妖。也会加害于离水边较近的人们。喜欢的食物是黄瓜、西条柿,讨厌铁。所以,你的真正身份其实是河童!
松浦忍:河童!?
御剑香司:我也是第一次看见真的。一只河童来做什么啊?
妖怪:镜和玉还有剑!交给我!
松浦忍:诶?那是指八握剑、生玉和边津镜吗?
御剑香司:夜之世界的三种神器吗?想要那些东西的人只有一个啊。
松浦忍:(镜野继彦。在之前那次事件中,听说已经被族人赶出家门了。竟然还在觊觎着我们啊!?)
御剑香司:河童为什么和大蛇的人合作了?
妖怪:不要废话,闭嘴!
御剑香司:要来了,忍,退后一点!稻荷符!急急如律令!
妖怪:呀呀呀~
御剑香司:稻荷,追!
松浦忍:唉……
御剑香司:等一下换好衣服来我房间。
松浦忍:啊,香司!

松浦忍:在这种地方会有河童吗?就在水坝附近啊。
御剑香司:稻荷在指引着,不会错的。说起来你知道吗,忍,你的先祖所居住的人麻吕村就在这附近哦。虽然现在已经沉在水坝底了。
松浦忍:诶?是吗?
御剑香司:好像在那边啊。
松浦忍:喂,要小心啊!
御剑香司:唔!
妖怪:啊!
鲇子:请停手,御剑大人!
松浦忍:哇!出现了!
御剑香司:嗯?
松浦忍:(女人?什么啊,这像迷你裙一样的和服!乳沟全部都露出来了!而且,胸部超大!)
(镜野绫人:香司喜欢大乳的女人。蝶子小姐就是喜欢的类型。)
松浦忍:(完全是香司喜欢的类型嘛。)
御剑香司:你知道我就是御剑啊?看样子是那只河童的同伴啊。
鲇子:真不愧是御剑大人。我是住在这条河里的河童,叫作鲇子。
松浦忍:(这家伙,不要诱惑我的香司啊!)
鲇子:其实我是想请求御剑大人的救助,才斗胆叫住你的。提起御剑大人,都说是锄强扶弱的人。关于舍己顾全的制裁的传言,我也常有耳闻。
松浦忍:喂,你家什么时候开始成为秉公断案的明镜啦?
御剑香司:那种事情当然没有啊。看来人间界的情报以一种相当‘形象’的形式而传开去了啊。那么想我帮忙的事情是?
鲇子:是。其实在很早之前,因为人们整修水利,我们河里的龙神大人就不见踪影了。那以来,就没有一件好事发生。前几天,有人想令沉睡在附近居住了许多妖怪的河里的邪恶之物苏醒。想去阻止的同伴们也个个音讯全无,大部分都被对方操纵了神智。袭击御剑大人的也是我可怜的同伴之一。至少如果龙神大人在的话……
松浦忍:(龙神?难道是对我下了诅咒的那家伙吗?)
御剑香司:沉睡在池底的邪恶之物?
鲇子:是的。是鲶的妖怪。如果那个醒来的话,骏河、甲斐、信浓可能会一个个地毁坏。
御剑香司:引发地震吗?那不能让他苏醒啊。
松浦忍:那也就是说会发生大地震?
御剑香司:嗯。那个想唤醒鲶的家伙是个怎样的人啊?
鲇子:呃,那个啊……
御剑香司:大蛇吗?银发的。
鲇子:您还真清楚呢。
松浦忍:香司!
御剑香司:小心!
妖怪:小豆研……[校注:小豆研ぎ,妖怪之一,深夜里,一边筛选赤豆一边唱道“小豆研ぎましょか、人とって喰いましょか(来筛赤豆吧 来抓人吃吧)”的妖怪]
御剑香司:是小豆研吗?
松浦忍:小豆研?哇,怎么了啊它们?像是小孩子一样。
妖怪:来筛赤豆吧……来抓人吃吧……刷拉……刷拉……
鲇子:请赶快离开,御剑大人。这里就由我来处理。哈!
妖怪:去死吧去死吧!啊啊啊!
松浦忍:香司,数量太多了!糟糕!
镜野绫人:水之太刀!
松浦忍:诶?
妖怪:啊啊啊!
松浦忍:啊,消失了。变回赤豆了。


Track 03 大蛇的圈套

镜野绫人:刚才真是危险啊,香司、忍。
松浦忍:(他果然出现了。)
御剑香司:你来干什么,镜野。
镜野绫人:我来干什么?看你这话问的。你们两个才是,这大半夜的在这里干什么?还和身材火辣的小姐在一起。
鲇子:镜野绫人。
御剑香司:放心吧,这家伙和叔叔不一样,他对女人很娇宠。他应该不会伤害你的。
镜野绫人:你这话说的真难听,香司。我不光是对女人好,对漂亮的男生也很不错。
松浦忍:(啊,我要是在香司那里没说那些废话就好了。)
鲇子:既然御剑大人这么说的话……
松浦忍:镜野先生怎么会在这里?
镜野绫人:我当然是想追着美丽可爱的小忍公主过来,说是想这么说,不过这次很遗憾,我是为了叔叔的事情才来的。那个人好像想要收集夜世界的三种神器,得到比现在更强大的力量。不过你可以放心,忍,我不会让他动你一根汗毛的。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保护你的,即使是牺牲我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松浦忍:啊……
御剑香司:那要请你小心看好了,你的叔叔似乎想要唤醒这片地下的地震鲶。
镜野绫人:好像是这样没错。
御剑香司:既然当家的都已经到这里来了,难道它就在这附近?
镜野绫人:虽然还不知道确定的地点,不过应该就在这一带。我就住在扇屋旅馆,有什么事情就到那里找我吧。
御剑香司:你住在寸又峡温泉吗?
镜野绫人:我也不能每天都从东京跑过来吧,再说我也想泡泡温泉。
松浦忍:(诶,蛇也泡温泉啊……)
镜野绫人:那这位漂亮的小姐呢?
鲇子:我是大井川的鲇子。家主大人,您的叔叔威胁我们说要破坏我们一直小心保护的要石,操纵我的同伴。如果毁坏了要石,沉睡在地底的鲶就会苏醒。请您帮帮我们。
镜野绫人:既然是美丽小姐的请求,我就无法拒绝呢。御剑家和镜野家会负责帮你们想想办法的。
鲇子:谢谢。
松浦忍:(哇,别鞠躬啊,乳沟全都看见了啊。)
镜野绫人:没什么,不用客气,是吧,香司。你愿意帮忙是因为这个啊。
御剑香司:别拿我和你相提并论。
镜野绫人:哎呀哎呀,我可不想香司你那么喜欢巨乳MM,我喜欢像忍这样的纤细美女。
松浦忍:(香司果然是喜欢那种类型的啊……)
[手机铃声]
御剑香司:是我,你说什么?我知道了,马上就过去。
松浦忍:出什么事了吗?
御剑香司:宿馆被袭击了。你的三个朋友被妖怪带走了。
松浦忍:诶!?三个人是说……五十岚他们吗?
御剑香司:非常抱歉,我们先告辞了。走吧,忍。
松浦忍:啊,嗯。

松浦忍:(尽管香司彻夜搜查,但是依旧没有找到五十岚他们。听女仆佐佐木说,袭击过来的是化身成人的几只河童,五十岚他们为了保护女生而和他们打斗,后来被带走了。我怀揣着不安浅浅地入睡,黎明时分我梦到了他们几个。)
松浦忍:(这里是……湖里……我潜入了湖里。这是什么……祭典的奏乐和呼喊声……好可怕的声音……湖底有个破旧的房子。)
片仓优树:这里是什么地方?
藻吉:是布津里。
松浦忍:(啊,优树在那里。五十岚和樱田门也在。和他们在一起的那个大叔是什么人?)
藻吉:这里是河童的村落,就在人们所说的追河底部。
樱田门春彦:看来我们是被河童到抓了,优树。
片仓优树:又来了,春彦老是开玩笑。啊,屋子的外面有鱼在游。哇啊啊~
樱田门春彦:你冷静点,小优。
片仓优树:可是,有鱼……要被淹死了……
藻吉:真是吵闹。真是的,就因为这样我们才讨厌人类。我是奉大蛇大人的命令,在这里看守你们。因为他命令我不要杀你们,所以我不会要你们的命的。为了让你们不在水里淹死,我特别剥下来这个。
片仓优树:小珠子?河童的小珠子,难道……
樱田门春彦:这不会是腚子球吧。 [译注:传说淹死的人其肛门球已经被河童抠走。]
五十岚浩平:别说了樱田门,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
片仓优树:不是吧,我变成女生了吗?
樱田门春彦:不是的,优树,不是这个意思。
藻吉:吵死了,你们要是老实点,我就把这个还给你们。反正我们的目的也不是要你们的性命。
樱田门春彦:目的是指什么?
藻吉:大蛇大人是要拿你们当人质,逼玉川家的人夺取边津镜和八握剑。好像玉川家的后人和御剑家还有镜野家走的很近。
松浦忍:(诶?玉川家?是说我吗?)
片仓优树:大蛇大人难道是说镜野吗?
藻吉:没错,就是那个镜野大人。
樱田门春彦:你说的玉川家的后人难道就是母亲是玉川家人的忍吗?你是想让他去当小偷吗?
五十岚浩平:我不会让他那么做的!
藻吉:那你们就要死,没关系吗?话说在前面,我的同胞们即使没有被大蛇大人操纵,也不会偏袒你们的哦。
樱田门春彦:你们憎恨人类吗?你们果然是因为我们建造大坝的事情而生气呢吗?
藻吉:这片土地并不是只属于你们,我们的同伴也有不少在人工湖建造好之后就离开这里了。留下的只有代替龙神大人舍命保护要石的家伙了。
松浦忍:(龙神……就是那个对我下诅咒的家伙吧。要石?)
藻吉:龙神大人在的话,我也不用做这种事情了。
樱田门春彦:龙神是指这条河的龙神吗?
藻吉:嗯,他叫御灵丸,是一条强大的巨龙。他还经常化成人身,在陆地上行走。但是自从没有了玉鳞,他就失去了自我,也不能再使用原来的力量了。
松浦忍:(御灵丸?那就是那家伙的名字吗?)
樱田门春彦:逆鳞?
藻吉:写成‘玉’‘鳞’,长在龙的心脏上方,是龙身上最重要的一片鳞。
片仓优树:这些都无所谓啦,我饿死了。
五十岚浩平:要在这里待到什么时候啊?你们觉得会有人来救我们吗?
樱田门春彦:也可以靠自己的力量逃出去。
松浦忍:(等等啊,樱田门,对方可是妖怪啊,你要小心。)

松浦忍:是梦啊……妖气,房间里有什么。身体不能动了,是谁……
户隐:松浦忍,镜野继彦大人让我传话给你。
松浦忍:(这家伙,之前我被绑架的时候在镜野继彦那边的家伙……)
户隐:今天深夜时分,带上八握剑和边津镜到飞龙桥来。不来的话,那三个人就会没命。
松浦忍:(刚刚那些都不是梦吗……)飞龙桥……在什么地方?
户隐:在大井川的上流。寸又峡温泉那里有一条人类用的步行街。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把这件事告诉别人,他们三个就死定了。
松浦忍:等等啊,就算你说八握剑和边津镜……(八握剑和边津镜,这我怎么可能拿得到……怎么办,冷静点,仔细想想。)

松浦忍:怎么办……(到了晚上,我依然不知道五十岚他们在哪里。其他部员也都很担心,心力交瘁。香司说那个叫鲇子的河童说不定知道什么,就到镜野绫人那里去打听她的下落。)
(镜野绫人:如果忍穿着浴衣来找我,坐在我的腿上求我的话,我就告诉你们。)
松浦忍:(他这样说着,结果似乎也没告诉香司。香司从他那里回来,不仅疲惫不堪,而且似乎还很生气。已经没有时间了。必须要想想办法……如果我偷走了八握剑,那我和香司的关系也就完结了。但是如果他们几个死了,我……也不能和香司在一起了。不管他对我多么温柔,都没有用了。)我也是个男人,不会逃避的。一定要做点什么。(香司……我真是个没用的婚约者,什么忙都帮不上……对不起……)

[敲门声]
御剑香司:啊,是忍啊。
松浦忍:香司……
御剑香司:怎么了?进来吧。
松浦忍:(不行……我果然办不到。)
御剑香司:怎么了?没关系,我会想办法的。你别想太多了。
松浦忍:嗯。那个……能不能和我待一会。
御剑香司:当然可以。对了要先进行祓除仪式。
松浦忍:嗯,不过不用着急。
御剑香司:不行,如果不快点的话,我就要蒙头大睡了。我去准备一下,你喝杯茶等我一会。
松浦忍:嗯,你不用管我,我不喝茶。(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还对我这么好……)你之前都在干什么,香司?
御剑香司:我在翻看古老的文件,在找河童的住处。之后派出式神,去调查有没有地方的灵气失衡。但是因为大井川大坝的原因,四处都充满灵气,要寻找出现问题的地点需要些时间。
松浦忍:这样啊,你也不要太勉强自己。如果连你都累倒了……
御剑香司:不要紧的。我不会乱来让自己累倒的。

松浦忍:(睡着了吗?也许是因为太累了,香司在祓除仪式一结束,就躺在我腿上睡着了。八握剑……这是机会……还是说……)
(户隐:那三个人就死定了。)
松浦忍:(香司,我要怎么办……)


Track04 前往水底的邀请

松浦忍:还是来了,已经不能再回去了。(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手持八握剑,来到了镜野绫人所住的旅馆。我一心想要救他们几个……)他住在哪个房间啊……找到了。(镜野大人……肯定没错。门是开着的,他也太不小心了,拜托了,希望他已经睡着了。)
镜野绫人:进来吧,忍。
松浦忍:诶!?
镜野绫人:你不用逃,我不会做那些让你厌恶的事情的。
松浦忍:(是啊,事到如今也不能逃了。)
镜野绫人:你比我想象的要有勇气的多,你主动大半夜的来找我私通,我真是荣幸。
松浦忍:镜……镜野先生……
镜野绫人:如果真是半夜来找我私通,我会很高兴的,不过……
松浦忍:诶?
镜野绫人:你为什么会来找我,我想我已经猜到了。你想要的是这个吧?
松浦忍:啊……(边津镜。难道妖怪都会读心术……也对啊,他之所以没有锁门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啊,御剑家的婚约者为了边津镜而侵入别人的房间,这可真是条天大的丑闻啊,糟糕……)
镜野绫人:怎么了?拿去吧,忍。
松浦忍:诶?
镜野绫人:我知道你是因为某些原因才需要边津镜的。我不打算追问你其中的详情,我只想用自己的方法帮助你,不行吗?
松浦忍:但是,那是你的传家宝吧?
镜野绫人:如果都不能让自己最重要的人停止流泪,就算把传家宝看的多么重要也没有用了啊,你不这么认为吗?你拿走吧,忍。这是我对你的爱。
松浦忍:(这家伙为了让我把它拿走才故意这么说的吧?不,不会有这种内情的吧……这家伙是表里如一的人,但是不管怎么说,我都超级讨厌他……但是……可恶!)对不起,我收下了。(但是我可不需要你的爱。)
镜野绫人:小心点哦,忍。
松浦忍:可恶!

[关门声]
镜野绫人:好了,我也过去吧。
御剑香司:真是肮脏的手段啊。
镜野绫人:我倒是觉得比装睡好多了。
御剑香司:你卖给忍一个人情,打算怎么样?
镜野绫人:什么也不做啊,忍摆出那种厌恶的表情,只要看到他收下边津镜就够了。真是无法自拔啊,他的那种表情……我终于明白了,为了看他那种表情,你也有欺负他吧。
御剑香司:我没有欺负他。
镜野绫人:只是在宠爱他吗?因为太喜欢了,所以禁不住想要欺负他,之后自己再后悔,就是这样重复的吧?人类真是可爱的生物。走吗,香司。
御剑香司:当然,你可别拖后腿,镜野。
镜野绫人:真是的……

松浦忍:(找到了,吊桥……这里就是飞龙桥吗?好!边津镜已经藏在旅馆附近的地藏祠堂里面了,万一就算这个八握剑被抢走了,边津镜也没事。那是别人出于好意给我的,我必须完璧归赵才行。有妖怪,好强的妖气。)
镜野继彦:在这里,松浦忍。
松浦忍:啊……
镜野继彦:你还是来了,松浦忍。御剑家的婚约者真是勇敢。
松浦忍:(镜野继彦……那个龙神也在……)
镜野继彦:你看好了,还清楚了吗?边津镜。
松浦忍:不是吧,怎么会……
镜野继彦:你藏好之后我让户隐拿了来。
户隐:你貌似想了很久才藏起来,不过都白费了。我早就知道你会藏在祠堂里面了。
镜野继彦:过来吧,把八握剑交给我。
松浦忍:我不要。
镜野继彦:这里没有御剑家的人回来救你。你不过是毫无力量的人类的孩子,在这黑暗之中你还想干什么?
松浦忍:(不好,这样下去我会被他抓起来的。)
御剑香司:忍……
镜野绫人:现在还太早了。
御剑香司:我可不听你的指使。
镜野绫人:我可没有指使你。
镜野继彦:来吧,把八握剑交给我。
户隐:你逃不走的,松浦忍。
松浦忍:(吊桥的两边都被堵上了,已经无路可逃了吗?现在只有一条出路……对不起,香司,我这样做……但是,我不能把八握剑交给他们,绝不能给。对不起了,爸爸,妈妈。边津镜不能还给你真是对不住了,镜野先生。我想保护他们……)
御剑香司:忍——
镜野继彦:什么?
户隐:他跳下去了。
松浦忍:要掉下去了,啊——

户隐:要怎么做,继彦大人。
黄泉:太残忍了……
户隐:黄泉?
镜野继彦:怎么回事,黄泉为什么要擅自行事?他身上的咒符应该是完美的。
户隐:黄泉是大井川的龙神。也许是因为靠近河水,咒符松懈了。这样下去,他也许会带上执着的松浦忍逃走。
镜野继彦:你说什么?你应该早点说。
户隐:另外,有些棘手的家伙已经到附近来了。我们现在还是保护边津镜先离开比较好。贪多必失。
镜野继彦:用不着你说。

御剑香司:忍……
镜野绫人:真是意想不到,竟然会是龙神。
御剑香司:(忍,拜托了,你一定要平安无事。)
镜野绫人:好了。
御剑香司:你要去哪里?不去找边津镜吗?
镜野绫人:找忍比较重要吧。
御剑香司:那不是你们一族的传家宝吗?
镜野绫人:这是没错,不过我要去救忍。
御剑香司:忍是我的婚约者,我来救他。
镜野绫人:别这么说,有个妖怪在会方便很多。而且我作为忠诚的骑士一定要追寻美丽可爱的小忍公主。
御剑香司:哼。
镜野绫人:小心脚下别滑倒。好了,前面的路一定要入水了,怎么办?这样的话你没办法跟我一起走的。
御剑香司:你从一开始就是这么打算的吧,镜野。
镜野绫人:谁知道……
鲇子:镜野大人,御剑大人。
御剑香司:你居然在这里。
鲇子:他是我们这条河的龙神大人,他还活着。
御剑香司:龙神?大井川的?
鲇子:是的。是御灵丸大人,他没事太好了。
镜野绫人:不过好像被我叔叔施了咒符。
鲇子:咒符松懈了,他一进入水里就变回了龙的样子,带着忍大人去长岛大坝了。
御剑香司:长岛大坝?
鲇子:是的。从前流入人麻吕村的河流才是御灵丸大人的力量之源。他所居住的龙宫也在那条河底下,可是现在都沉没在大坝下面了。
镜野绫人:看来只能去那里了。但是走陆路的话比较费时间,这种时候人类还真是不方便啊。
御剑香司:你要怎么去?
镜野绫人:和龙神同样的路线。大蛇也是通水性的。通过水脉移动可是我拿手的。
御剑香司:把我也带上。
镜野绫人:人类不行。会被淹死的。
鲇子:你们要去龙宫吗?这简直太胡来了。现在那里四处都是瘴气,非常危险无法靠近。
御剑香司:那就没有办法了吗?我必须要救出忍。
鲇子:御剑大人,请拿上这个。
御剑香司:这是什么?
鲇子:这个叫游水玉,只要把这个放在嘴里,人类也可以在水中呼吸,只是不能说话。
镜野绫人:这简直就是人鱼公主的反向版,太有趣了。不知道你的脚会不会变成鱼鳍,说不定要变成鱼鳍还需要王子的热吻。
鲇子:如果您想要鱼鳍的话,我会想办法帮您准备。
御剑香司:不用了,不用准备,谢谢你,帮我不少忙。
镜野绫人:那我就为不能说话的你当翻译吧。

片仓优树:只有黄瓜吃都没有力气啊。
樱田门春彦:不要抱怨了,关键是能不能平安从这里出去。
五十岚浩平:不过用和我们体重相同的黄瓜就能放我们走,看来河童还真是喜欢黄瓜啊。
藻吉:喂,别废话了,赶紧走。
片仓优树:咦,是鸟居。不是河童的神社吧?
藻吉:那个神社是从前人类村落的遗迹,因为建造大坝,所以沉没了。
片仓优树:那个院子里的大石头上好像缠绕着什么东西。
樱田门春彦:喂,等一等。
五十岚浩平:优树,你要去哪儿?
藻吉:等一等,不能进去。太危险了。
片仓优树:这是一条蛇啊,是蛇。缠住了。
五十岚浩平:它动了。它还活着。
樱田门春彦:那条蛇怎么回事。
藻吉:那是镜野大人的式神。在要石上缠绕式神,他威胁说如果我们不听他的话他就弄碎要石。
樱田门春彦:如果碎了会怎么样?
藻吉:沉睡在地下的鲶就会复苏。长久以来御灵丸大人都在保护着要石,但是因为大坝的原因他的力量减弱,后来就消失不见踪影了。我决定在御灵丸大人回来之前都要保护要石,但是这也是有限度的。所以大蛇大人来的时候,我还有所期待。可是……
樱田门春彦:真是太过分了,那个叫大蛇的家伙。
五十岚浩平:没有办法把那条蛇从岩石上弄下来吗?
藻吉:没有。
男:站住,那边的四个人在做什么?
片仓优树:那是什么啊?鱼头人身?
藻吉:糟了,被发现了。
男:是藻吉大人啊。牵马妖一族的长老带着被捕之人在做什么?
藻吉:正如你所见,我们在散步。
男:这可不行。能不能让我检查一番?
藻吉:糟了,他们会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杀了你们的。
樱田门春彦:什么?
鲇子:不许对他们四人出手。
藻吉:鲇子。
男:看来你们都不要命了。


Track 05 沉默的婚约者

松浦忍:嗯……我……怎么回事,这里?我从桥上跳下,那之后到底怎么样了?啊!啊,太好了。八握剑还好好的握在手里。
黄泉:醒过来了吗?
松浦忍:啊?啊……(这家伙在这里就代表着,我被抓住了吗?啊!这家伙受了很严重的伤?)那个,还是不要动的比较好。胳膊上,血流的很厉害。
黄泉:从桥上掉下去时,护着你受的伤。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伤口。
松浦忍:嗯?(为什么这家伙要救我?)
黄泉:并不是你的错。河水中,埋伏着河童们。
松浦忍:那……伤口是河童造成的?
黄泉:嗯……不用担心。
松浦忍:但是,流了那么多血!总之,不赶紧包扎伤口的话……(啊!完蛋了!!生玉放在御剑家了。要是有那个在,明明就可以有什么办法了。)稍微等一下,我应该带着手帕的。这个,虽然起不到什么作用。
黄泉:呵……你真温柔呢。
松浦忍:温柔什么的……才没有呢。(总觉得这家伙的样子,并非是男是女,而是神圣的感觉,好漂亮。)
黄泉:你……真是美丽呢。
松浦忍:哈?我……才不美丽呢。(怎么回事,这家伙?让人搞不懂。)那个……这里是哪里?
黄泉:是水底之国。
松浦忍:水底?(那就是说,我来到水中世界了吗?)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里呢?打算夺走八握剑吗?
黄泉:不。我并没有那么做的打算。
松浦忍:那,为什么?
黄泉:为什么呢?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白滝:这不是御灵丸大人吗?您终于回来了。
松浦忍:是谁?真……真鳟!这家伙在说话……哇!变成人了!
黄泉:你是何人?
白滝:您忘记了吗?在下是白滝!是曾经侍奉御灵丸大人的。
黄泉:我并非是御灵丸。
白滝:您在说什么啊?这里不就是您的龙宫吗?
松浦忍:(难道说这一带就是人麻吕村吗?)
白滝:这里就是御灵丸大人您的家乡啊。曾经从信浓的群山到骏府的大海全部都是您的领地。然而却被那可恨的人造湖切断,您的力量也被削弱,富贵繁华的这座龙宫也悲惨的化成了一片废墟。
黄泉:我想不起来。这样的地方我不知道。
白滝:是这样吗……
松浦忍:啊?身体在逐渐消失。
黄泉:白滝?
白滝:我……只不过是个幻影。一直、一直都在等待着御灵丸大人您。我的身体早已经腐朽而散了。虽说是妖怪,真鳟的生命本来就十分的短暂。
松浦忍:白滝小姐!
白滝:人类殿下,如果是御灵丸大人带来的您,兴许能唤回这位大人的记忆吧。御灵丸大人……就拜托了……
松浦忍:啊?那个,稍等,等一下!
白滝:务必请将这条河……

松浦忍:本名……果然还是御灵丸吧?
黄泉:也有相貌相似的可能性。
松浦忍:(一般不可能认错自己河中的龙神吧?那只河童,也说了同样的话。)那个……如果你不讨厌的话,我想称你为御灵丸大人。不行吗?
黄泉:如果你想这么叫,也没有关系。
松浦忍:真的吗?
黄泉:你不害怕我吗?
松浦忍:啊?我想大概……不会害怕吧?
黄泉:是吗?[拥抱]
松浦忍:那个……
黄泉:一小会就可以了,能保持这样子吗?抱歉,一小会就可以了。
松浦忍:(难道说……在哭吗?没有……这种可能吧。)
黄泉:我……
镜野凌人:从忍的身边离开!大井川河的家伙!
松浦忍:啊?啊,香司!绫野先生!(来救我了!)[跑]
黄泉:[拉住]
松浦忍:啊!
黄泉:不会让你过去的。
镜野凌人:没有交出忍的打算吗?那个……是叫黄泉吧,还是御灵丸呢?跟传言一样的美男子呢。
黄泉:我不认识什么御灵丸。但如果你想那么称呼,就随便吧。
镜野凌人:那就允许我称呼你为御灵丸了。我是镜野凌人。你的主人镜野继彦,是我的叔父。这边这个全身炸毛的可爱小猫,是御剑香司,御剑家的下任当家。
御剑香司:嗯……
黄泉:不管来者是谁,都不会让出的!是要属于我的!
松浦忍:不要开玩笑了!请放开我!俺……不要忽视我个人的意愿!
黄泉:我和你是被命运紧紧相连的。就算反抗也没有用。
松浦忍:(这家伙,果然有什么地方怪怪的。)
御剑香司:嗯!![双手交叉否定]
镜野凌人:那个……“才不是什么命运!”“忍是我的!”大概是这个意思吧。开不了口,还真是诸多不便呢,香司君。
松浦忍:香司!出什么事了吗?没有关系吧?
镜野凌人:他口中含有叫做“游水玉”的河童宝玉,进入水中的。因为不这样做的话,就会溺水了。但直到出水为止,都无法开口说话。所以由我来负责翻译了,忍。
黄泉:人类在水中,就自认为能赢过龙神吗?能做到的话就试试看吧!人类!!
御剑香司:嗯!!
松浦忍:(啊!妖气改变了!)
镜野凌人:没关系吗,香司君?在水中既不能焚香,咒符湿了也发挥不了任何作用。
松浦忍:(香司,该怎么办?)
御剑香司:[拿出]
松浦忍:啊?试管?为什么要拿那种东西?
镜野凌人:里面装有焚香烧符的烟吗?有提前考虑过呢。
御剑香司:普贤三味耶、大金刚轮、外狮子、内狮子、外缚、内缚、智拳、日轮……
松浦忍:好厉害!光的文字一个个的浮现出来!
御剑香司:隐形!
黄泉:可恶!
松浦忍:啊!稻荷(狐狸式神)的身体!
镜野凌人:果然要在水中维持还是有些勉强呢。打持久战的话是十分危险的啊。
黄泉:就凭那种东西,就以为能够打倒我吗?
[试管破裂]
松浦忍:啊,稻荷化为巨大狐狸了!
黄泉:什么?唔——!!可恶的人类!!
松浦忍:啊,那是什么?那家伙的胸口上……有个痣?是鳞的形状。
镜野凌人:那个痣……莫非是……
黄泉:竟然敢……
[地震]
松浦忍:啊——!地震?
镜野凌人:小心些,忍!这不是普通的地震!是鲶鱼在翻身!
松浦忍:啊,鲶鱼!!
镜野凌人:糟糕了……因为鲶鱼的关系,使各处的空间产生了扭曲。呆在这里很危险,会被吸进去的!
松浦忍:吸进去!?香司,你没事吧?(脸色青白……体力被大量消耗着。糟糕了,这样下去的话……)香司——!!
黄泉:你……去吧。
松浦忍:啊?
黄泉:[推]
松浦忍:啊?!啊——!!
镜野凌人:忍!!
松浦忍:(龙神,救了我吗?为什么?)
黄泉:去吧——
松浦忍:(御灵丸被吸入缝隙中了……)

松浦忍:(还以为会死掉…… 这里,是哪里?有大坝。)
户隐:看样子醒过来了呢,松浦忍。
松浦忍:啊!?(糟了!太好了,八握剑没有被冲走。)
户隐:那么,就把八握剑交出来吧。
松浦忍:不要!绝对不会交出去的!
户隐:打算抵抗吗?白费力气。
松浦忍:怎么会白费!不要过来!靠近的话,我就刺了!
镜野继彦:你的朋友不论变成怎样都没有关系吗?
松浦忍:你说什么?
镜野继彦:哼哼……拖到这里来,然后按顺序一个个拧断他们的脖子如何?你能忍受几个人呢?
松浦忍:……
户隐:好了,把那把刀子交给我。
五十岚浩平:不要!
松浦忍:啊!!
五十岚浩平:忍,我们都没有事!
樱田门春彦:忍,快逃!我们都没有关系!
松浦忍:大家!!
户隐:可恶!![追]
松浦忍:啊——![滑倒]
御剑香司:忍!
户隐:什么?
松浦忍:香司……
御剑香司:太好了。
镜野凌人:水之太刀!
户隐:呜——!
镜野凌人:不会让你对忍下手的,叔父。
镜野继彦:来了吗,凌人、御剑香司!
松浦忍:对不起,香司。这个。
御剑香司:你平安无事,太好了。
松浦忍:香司……(镜野先生也是,对不起。边津镜被夺走了。)
御剑香司:把边津镜还来吧,那是属于镜野家家主的东西。背叛了一族的大蛇,连碰触它的资格都没有。
镜野继彦:闭嘴!边津镜是我的,由我来支配的。
御剑香司:那就只能战斗,然后抢过来了。
镜野继彦:不好意思,你们的对手并非我们。粉碎吧,要石!
镜野凌人:什么?让鲶自由了吗?
镜野继彦:接下来,要怎么办才好呢?哈哈哈哈……
御剑香司:忍,来这里!赶快!
松浦忍:那个是……
镜野凌人:是地底下的鲶鱼。去掉了要石,完全觉醒了。
御剑香司:不要离开我的身边,忍!
松浦忍:嗯!
御剑香司:来了!
鲶鱼:终于自!由!了!可喜可贺啊!
镜野凌人:看样子那就是鲶鱼精了。
松浦忍:鲶鱼精?那个略微肥胖的小老头?
镜野凌人:糟了,这样下去的话大坝会决堤的。
松浦忍:决堤?
镜野凌人:不用担心。我的美丽女神(Femme Fatale)!为了你,我会想办法的。
松浦忍:(呃……所以说,住手吧,不要那样啊……)
御剑香司:唔!有什么策略吗?
镜野凌人:那个鲶鱼精就交给香司君吧。只要你拼尽全力去削减它的力量,说不定会有什么办法吧。最后的一击我也会帮忙的。因为还要保护着大坝,所以不知道能帮多少呐。
御剑香司:帮忙吗?真的能保护住大坝吗?
镜野凌人:我会想办法的。即使拼上性命。
松浦忍:(肯定……会为我去勉强自己。)镜野先生……
镜野凌人:叫我凌人就可以了。
松浦忍:那个……请加油。但是,请不要勉强自己啊。
镜野凌人:呵呵,真是好难的要求呢,公主殿下。但是,你的声援让我有了百倍的勇气。谢谢,忍。
御剑香司:忍,不要太宠那个家伙!明明留有余地,却装作勉强的样子。
镜野凌人:真是严厉呢。忍,对香司君也说一声“加油”。男人是十分单纯的,只有这些就能拼上性命的。
松浦忍:……(我也是男人的说。)
御剑香司:那家伙说的,不用听也无所谓。
松浦忍:嗯。但是……(不要死!香司!)


Track 06 灰色的墓标

鲶鱼:可恨的人类!那边的家伙也是,不要妨碍我!
镜野凌人:向龙王之王水天祈愿![真言]Tadyatha. HuudhaHaadha-Bha.yMkhe-yMkhe.svaahaa!
松浦忍:(那是什么?小孩子,抱着一个葫芦!)
镜野凌人:动手!
松浦忍:(将葫芦口贴近水面,打算做什么?啊!水在减少!)
鲶鱼:混蛋!你做了什么?
镜野凌人:我只不过是按照木克土的五行,将干扰的水用木气的葫芦吸收了而已。有什么让您不满意的吗?
松浦忍:(虽然在笑着,但脸色却是苍白的。没关系吗?)
鲶鱼:你明明是妖怪却和人类联手!?到底是什么意思?
御剑香司:差不多该结束了吧。
鲶鱼:要是你能做到的话。嘿嘿,就试试看啊?
御剑香司:青龙符,急急如律令!
鲶鱼:白费力气!哈——!
松浦忍:啊——!
御剑香司:啊!
鲶鱼:怎么了?说的倒挺好听的。好了,下一击!
御剑香司:啊!!
松浦忍:(香司……为了我……是我偷了他的剑,自己必须要负起责任……)香司,住手吧!我没有关系的!
御剑香司:不行!不要离开我!
松浦忍:(啊!?有什么要过来了!是生玉!为我而来了吗?)
鲶鱼:啊?那光,是什么?
松浦忍:不会再让你伤害任何人了!不会再让人任意而为了!!
御剑香司:忍!嗯……鲶鱼,被封印在地底想必十分的愤怒吧,但身为御剑家怎可能让你自由!!
鲶鱼:哇——!让……开……住手!!好痛苦……
松浦忍:鲶鱼的动作,停下来了!
镜野凌人:趁现在可以将鲶鱼封印住。但是,光凭你们的力量根本不够。我也……稍微有些动不了了。
藻吉:御剑大人、镜野大人,接下来就给我吧!
片仓优树:老爷爷!
五十岚浩平:您打算做什么?
樱田门春彦:老爷爷?
河童a:跟着长老一起上!
河童b:把力量合在一起!
御剑香司:在要石被破坏时,河童们的咒缚看样子也一同解开了。
松浦忍:是这样吗?
鲶鱼:住手!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藻吉:好了各位,开始了哦!
河童:哦——!!
松浦忍:骗人!!!河童们在渐渐变成石头!
鲶鱼:打算将我封印吗?住手!住手啊!
五十岚浩平:老爷爷!!
藻吉:黄瓜已经吃光了呢。鲇子,这条河就拜托你了。
鲇子:是,父亲大人!
松浦忍:(原来,是父女吗?)
藻吉:御剑大人!
御剑香司:我答应你!我不会忘记你们的牺牲,会将要石永远保护下去的。就连住在这条河中的生物,也会一并放在心上的。
镜野令人:由镜野家作证。
藻吉:玉川大人[松浦忍母亲的原来姓氏]……龙神大人……请务必……
松浦忍:(就算叫我玉川……但是……)我知道了!御灵丸……大人的事情,俺……我会想办法的。一定会让他恢复正常,带他回到这条河。
藻吉:谢谢……您……了。
五十岚浩平:笨蛋——!老爷爷!!明明还没有痛痛快快的吃满一肚子黄瓜吗?

镜野凌人:嗯……河童们拼命保护要石,是因为这个的缘故吧。他们的父辈化为了石头,封印住了鲶鱼。那个要石,是他们的墓标。
松浦忍:(结果我什么都没能做到。为什么会如此无力呢?香司十分温柔,完全没有责备我。镜野先生也…… 感觉已经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能再这样放纵自己了……)
镜野凌人:忍……果然是命运吧。无论是香司君喜欢上了你,还是我喜欢上了你。
御剑香司:我并非因为忍是玉川家族的后裔才喜欢上他的。少说什么命运之类的无聊的话!明明是个妖怪。
镜野凌人:是吗?你真是坚强呢。接下来,不把水还回去可不行。真是够呛呢。啊。
松浦忍:镜野先生!
镜野凌人:啊……香司君!
松浦忍:香司?
御剑香司:就算是这家伙也该到极限了吧。毕竟一直防止大坝的决堤。你赶紧爬到安全的地方去。
松浦忍:嗯。

松浦忍:(第二天,我们返回了东京。因为边津镜被夺走,镜野先生和香司被凶狠的责备了。并且,御剑家发生了一件大事,致使我和香司陷入了更加窘迫的境地。蝶子,偷走了御剑家严密保管的反魂香。而且听说在偷窃时,还刺伤了香司的父亲。在不明原因的状态下蝶子逃走,父亲也住院了。而母亲为了提高御剑家的运势,要求尽快举行我和香司的婚礼。明明打算将我从这个家里赶出去的!)
御剑香司:听说典礼在下个月举行。十分紧急呢。
松浦忍:该怎么办啊?这样的,肯定不行啊。
御剑香司:啊,是不行。太危险了。
松浦忍:危险?
御剑香司:并不是单纯的结婚典礼,而是仪式。当天会设立结界唤出一族的守护神,恳求得到结婚的许可。因为是祈求御剑家与东京都繁荣的神圣仪式,想要妨碍的妖怪和怨灵们会来袭击。镜野继彦和那个龙神、御灵丸也肯定会出现的吧。我不打算举行仪式。不想让你面临危险。
松浦忍:(香司……如此地为我……)不过,要是说不举行仪式的话,我就变得无法留在这里了吧?
御剑香司:忍……
松浦忍:我……不能留在你身边吗?你是打算独自战斗吧?我要是退场了,那要谁陪在你的身边?……怎么了?
御剑香司:忍,我只说一次。前面的路上有危险在等待着。就算如此,你也会跟我一起吗?
松浦忍:这是……让我成为你的新娘吗?(莫非是……求婚?)
御剑香司:我会拼上性命保护你的。
松浦忍:但是……我可是男人啊。一旦解除了诅咒,就无法留在你身边了。就算是如此吗?
御剑香司:谎言也好幻影也罢,哪怕只有一天就行。想要堂堂正正的向世间宣布,你是我的新娘。
松浦忍:香司……真是个笨蛋呢。大笨蛋。真的是……
御剑香司:忍……我会珍视你的。
松浦忍:嗯……(现在的话能明白,我是被深爱着的。即使那是谎言也好、幻影也罢,香司……)


Track 07 BACKSTAGE TALK -Free Talk-

铃村健一:Drama cd ~剣と水の舞い~少年花嫁4 的收录结束了!大家辛苦了。我是出演松浦忍的铃村健一,那么接下来一个一个来发言吧,有请这位。
中村悠一:我是出演黄泉的中村悠一。
铃村健一:啊是呢,觉得怎样?
中村悠一:今天也是怎么说呢打斗的场面非常的帅,其他的场景也是迷题一个接着一个。台词字句间也包含着笑料。我演了之后真的是很开心。
铃村健一:非常开心咯。
中村悠一:是的。
铃村健一:综上所述,以上黄泉的发言,谢谢。
中村悠一:谢谢。
铃村健一:那么接下来的是这位!
堀内贤雄:我是出演镜野继彦的堀内贤雄。
铃村健一:堀内桑您辛苦了。波斯猫抚摸上去手感如何?
堀内贤雄:是呢。我在听得时候也是同感呢。台本上写着‘一边抚摸着波斯猫’呢。
铃村健一:确实,台本上是这样写的。
堀内贤雄:我想听过正片人应该会知道,有‘啊,这里完全就是在抚摸猫咪呢~’的台词呢。
铃村健一:啊,是吗?这句台词有念出来吗?[当然没有= =|||| 贤雄大叔在开玩笑呢]那个啥摸波斯猫?
堀内贤雄:有啊有啊~
铃村健一:确实有呢,原来如此,我明白了,那么今后也请多关照。
堀内贤雄:嗯 ,我是继彦。
铃村健一:非常感谢。那么那么~ 接下去的是这位!
小西克辛:大家好,我是出演镜野凌人的隶属于贤production的小西克辛,谢谢大家!我呢~这次是初次活跃呢。
铃村健一:是呢!以前总是突然出现,说句‘哼~ 把啥的交出来’然后又刷拉地回去了。
小西克辛:是呢我和羽多野两人都是这样呢。
铃村健一:感觉像使出必杀技一样。
小西克辛:所以能够活跃真的是太高兴了。
铃村健一:是呢,明白了,谢谢。
小西克辛:非常感谢。
铃村健一:那么接下来的是这位!
鸟海浩辅:我是出演御剑香司的Arts vision的鸟海浩辅。
铃村健一:嗯,这个系列呢,虽然我的名字排在最前面,但是实际情况常常让我想‘这有没有排错啊!’因为我的角色话最多。
鸟海浩辅:从说话的量来看,解释情节的台词比较长呢。
铃村健一:今天可是强敌云集啊。
鸟海浩辅:确实呢!真的是很危险啊!感觉都要赌上我的声优性命在来回奔波了。
铃村健一:是呢!而且是听点满载呢。
鸟海浩辅:满载呢,那么铃健桑有什么话要说呢?
铃村健一:我? 我呢,这个系列呢,基本上是都是反面角色呢。
鸟海浩辅:大家可以重听一遍。
铃村健一:是呢。‘啊呀!你是河童!’‘河童!?’之类的,‘啊是小豆研!’‘小豆研’!?之类的。
鸟海浩辅:听的各位一定会觉得非常的亲切。
铃村健一:对呢。忍基本上是代替了各位听众的视线呢。如果大家热情声源的话我们一定会觉得很开心的!
鸟海浩辅:拜托各位了。
铃村健一:今后也要有劳大家了,那么大家,让我们下次再见吧~ 再见~
众:拜拜~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12 | 2019/01 | 02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