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nch↑2

Punch↑2

【原著】鹿乃 しうこ

【発売日】2009年9月18日
エリート建築家×型枠大工のニャンニャン同棲生活
建築家の牧は、型枠工の浩太との同棲を満喫★している。
面倒見のいい浩太は家事が得意だし、ナイトライフでは新たな発見の連続! 
猫も増えてまさにスイートホーム! そんな幸福の中、生まれて初めて覚えた嫉妬が、エリートで大人なはずの牧を揺るがして……!
本編に加え、浩太の過去を描いた番外長編『蜜月』も音声化!
ドラマCD限定の、鹿乃しうこ書き下ろしストーリーも収録して、大ボリュームの2枚組でお送りします!
ジャケットイラストは鹿乃しうこ描き下ろし!
■2枚組

【出演】
大木浩太:中村悠一/牧志青:子安武人
和久井久嗣:高橋広樹/菱谷忍:遊佐浩二
深津裕也:前野智昭/西賀勝利:堀江一眞
大木キヨト:岸尾だいすけ (他)

【マリン通販初回特典】
キャストトークCD

Disc 01

Track 01

大木浩太:呃……啊,找到了。志……
女A:你看那个戴眼镜的男人不错吧。
女B:嗯,一看就知道他很能干。
女A:看样子是在等人吧。
女B:是女朋友吧。
女A:真好啊,我也想和他那样的人交往啊。
牧志青:这个真不错啊~24岁的自由职业者啊……
大木浩太:《禁断的折页线装裸体BOOK——当代男性的性欲状况》
牧志青:(惊)
大木浩太:书掉了哦。真是的……还把这种下流的杂志夹在专业书籍里面看,你是中学生啊?
牧志青:不是这样的哦,浩太,这个是女性潮流杂志。
大木浩太: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你也不好伸手买吧?你只对折页线装裸体书感兴趣,这点太明显了。
牧志青:啊……那个,和这些模特比起来你的身体更诱人啦。没有人能媲美你那建筑工人必备的肉体美,嗯~我只不过是想确认一下而已……
大木浩太:我一点也不觉得高兴。真是的,我这么紧张,简直像白痴一样。
牧志青:紧张?
大木浩太:没什么。
牧志青:对了,要买的东西都买好了吗?
大木浩太:嗯,好像买的有点多。
牧志青:你买什么了?
大木浩太:有餐具,还有猫咪的香波、浴巾还有花盆,还有……
牧志青:都是家里要用的啊,你也给自己买点啊。
大木浩太:这些不也是自己的吗?志青你买什么了?
牧志青:衣服吧。那我们走吧。
大木浩太:嗯。
牧志青:啊,我拿那个,你拿这个。
大木浩太:诶?
牧志青:这是给你买的衣服。回去之后你给我来场走秀表演吧。
大木浩太:给我的?你还是给自己买东西吧。
牧志青:下次吧。

[猫叫声]
大木浩太:好啦,你们到那边去。都是因为你们经常打破我才买新的盘子来啊。
[手机震动]
牧志青:喂,浩太,你手机……
大木浩太:啊,笨蛋白痴,不能动毛巾啦,那个可是我今天才买的啊。
牧志青:我是看呢,还是不看呢?
大木浩太:小猫咪们,这样不行啦。
牧志青:喂,刚才你的手机响了。
大木浩太:诶?真的吗?
牧志青:你要去哪里?
大木浩太:我离开一下。

大木浩太:喂?不好意思,我知道你打了好几次电话给我,但是我一直在逛商店。诶?我又没答应让你见。这样我很为难的,他很忙,还是别这样了。没那回事……
[猫叫声]
牧志青:嘘……安静点。
大木浩太:我是说过,但是你要这么理解的话我以后就不跟你抱怨什么了,为什么这次你非要这么说啊?我们关系很好啊,行了,你别管了。
牧志青:哼。
大木浩太:志青?怎么躺下了,累了吗?
牧志青:你不想我听见你们说话?
大木浩太:不是那个意思……(他在闹别扭)这个是你给我买的衣服吗?这个T-shirt我也看到了,我就想要个这种颜色的,但是太贵了,最后还是没买。这个针织衫和毛衣也不错,谢谢你。还有啊?内裤?好低腰啊……这是男士的吗?刚好合适,搞不好会露出毛毛。
牧志青:我想不会露出来的。白板的浩太君。
大木浩太:真是的。

牧志青:你看,还没露出来呢。
大木浩太:嗯。
牧志青:放低到这里,咦,还是看不到呢。
大木浩太:可恶。
牧志青:不过这边貌似很想要出来呢,已经渗出来了。
大木浩太:喂……够了……
牧志青:想要脱掉吗?那就跟我说“帮我脱掉”啊。
大木浩太:真是的……不脱……也没关系。
牧志青:脱掉!
大木浩太:好了,你真是的。
牧志青:快脱。
大木浩太:不要!志青……啊……

牧志青:假期过的好爽~~
和久井久嗣:我说你怎么一大早精力过剩痴话连篇,原来是这样啊。
牧志青:精……过剩?
和久井久嗣:不要故意强调那几个字!反正你老说什么脱光了真棒啊,昨天也[哔——]在里面了之类的。
牧志青:大白天的你说些什么啊!不要用肮脏的眼神看待浩太。
和久井久嗣:诶——还不都是你天天没完没了的说。
牧志青:你想听吗?
和久井久嗣:我才不要!
牧志青:是3比6哦,我3次,浩太6次!
和久井久嗣:啊~~啊~~啊~~我拜托你了,麻烦你不要在员工和客户面前反复回味。
牧志青:你是嫉妒我年轻吗?
西贺胜利:你们是这里的人?
和久井久嗣:是的,您有什么事情吗?
西贺胜利:我在等一个叫牧的。
牧志青:就是我。你是?
西贺胜利:你觉得我是谁?
牧志青:总之先去一起吃个饭如何?
西贺胜利:你这只手在干嘛?
和久井久嗣:呃……

堀:你好,这里是凤来轩。
牧志青:堀君,今天也很帅哦~
堀:是吗,多谢夸奖。
牧志青:给,不用找了。
堀:谢啦。
牧志青:面要泡的不筋道了哦。
西贺胜利:啊……
牧志青:那个,你是谁啊?
西贺胜利:我叫西贺。
牧志青:西贺君啊,你几岁啦?
西贺胜利:19岁。
牧志青:19?诶……好成熟啊。
西贺胜利:和浩太比起来也许是这样。
牧志青:难道昨天的电话是你打的?
西贺胜利:你别误会,我只是他的朋友,中学开始我们就认识。
牧志青:这样啊,那家伙原来有朋友的啊,太好了。那家伙有时候不够坦率,眼神凶恶而且经常出手打人。
西贺胜利:哼,不过认识他几个月,就装出一副很了解他的样子。
牧志青:我可是知道浩太那些你不了解的一面哦。
西贺胜利:我不认为你这种人会认真和他交往。
牧志青:你是说我这种很受欢迎的男人吗?
西贺胜利:是大脑秀逗的大叔!
牧志青:啊,大脑秀逗的大叔迷恋上年轻男子这种事很常有的哦。
西贺胜利:别狡辩了,反正你肯定是为了他的身体吧。
牧志青:我可是很贪得无厌的哦。光是身体可不能满足我。
西贺胜利:你对他是认真的吗?
牧志青:我就是告诉你也没啥意义吧。而且,我很可能说谎哦。如果你不介意的话那我告诉你,我不打算把他让给你!你为什么动摇?
西贺胜利:因为你说话很奇怪啊!我……
牧志青:是担心浩太吗?那你就该接受我刚才说的话,之后回去。
西贺胜利:我怎么可能接受,你从没说你很珍惜浩太。
牧志青:没想到你这么敏锐。不过,要作出判断的是浩太。尽管这样,我认为我已经很努力了。
西贺胜利:我可没接受啊!
牧志青:安全帽忘记拿了啊……

牧志青:我回来了!
大木浩太:欢迎回来,我等你很久了!
牧志青:怎么啦?
大木浩太:你过来一下。你看。
牧志青:哇,这就是传说中的……
大木浩太:猫锅!我整理架子的时候,发现砂锅一直放着没用,就拿回来做猫窝了。怎么样,很可爱吧?
牧志青:嗯。
大木浩太:我想一定要给你看看,还用手机拍了视频,你能赶上太好了。最开始是小太他们先进去的,之后猫咪连饭都不吃就……[亲]真是……咦?这个头盔?
牧志青:啊,那个是西贺忘了拿的。
大木浩太:那家伙来过了?
牧志青:他可真是个好朋友。找你男人的茬是他的兴趣吗?
大木浩太:不是,他是第一次这么关心我的事情。为什么呢?
牧志青:不知道哦。可能是因为我是个大脑秀逗的大叔吧。喂,你说句话啊。
大木浩太:那家伙……是你喜欢的类型吗?
牧志青:啊,算是吧。
大木浩太:如果我说就是因为这样我不想让你们见面,你会照做吗?
牧志青:也就是说连你都不信任我吗?
大木浩太:怎么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牧志青:那个头盔你帮我还给他吧。
大木浩太:志青……


Track 02

和久井久嗣:你在干什么?
牧志青:做模型。
和久井久嗣:一看就知道了。不过你干嘛要做住宅模型?
牧志青:和久井你老实说,我缺的到底是什么?果然是爱吗?
和久井久嗣:哈?
牧志青:我这么好一个男人,为什么每次都被甩……
和久井久嗣:别一本正经地问我。啊,原来如此,最终还是连浩太君也……打起精神!啊,对了,我们指名幸田送批萨来吧。就是那个长发,身体健壮的那个,你不是说过很喜欢他的吗,幸田哦。
牧志青:浩太?
和久井久嗣:完了……
牧志青:为什么呢,我在他面前就说不出甜言蜜语,我怕总是把爱呀恋爱啊挂在嘴边会被他嘲笑。这是不是就是代沟啊?
和久井久嗣:这就是你以前总是轻易说这种话,说太多的报应。
牧志青:什么?
和久井久嗣:我真的要嫉妒你的年轻了。

大木浩太:你好,请问西贺在么?
西贺胜利:浩太!
大木浩太:现在是决定能不能参加锦标赛的时候,骑摩托车不戴安全帽可不太好吧?
西贺胜利:抱歉。
大木浩太:还跑到事务所去找他,你到底想干什么?干嘛非要管我的事情。
西贺胜利:我还想问你呢,我还奇怪你为什么不让我见他,没想到竟然是那种人。
大木浩太:那种人……
西贺胜利:自我中心又花心。不就和你以前说的一样吗?不过是机缘巧合同住,那家伙就对你动手动脚。以后他这种劣根性也是改不掉的,不是明摆着你要吃苦嘛。
大木浩太:但是,其实我不认为他是那么八面玲珑的人。
西贺胜利:哼,你每次喜欢上一个人就看不到对方的缺点。你也要吸取教训啊,跟他住在一起,可就顾不上别的事情了。
大木浩太:那个人不也是一样吗。
西贺胜利:你以为你们结婚了吗?他不会给你任何承诺的。
大木浩太:承诺算什么?结婚不过也就是那一张纸而已吧。
西贺胜利:别跟我抬杠。我知道你是喜欢上就不会变心的人,所以才对你说这些,才想让你好好挑一个对象。住在大厦的最高层,能吃山珍海味,这是那家伙的生活方式吧,不是你的啊,失去之后受到伤害的只有你一个人。
大木浩太:才没有那种事!他没有不行的……
西贺胜利:浩太!

牧志青:没有他吗……那简直就是不幸女人的陈腔滥调。
西贺胜利:他要是女人我也就不会这么在意了。不过就是付点分手费让你跟她分手就好了。
牧志青:你能不能帮我拿一下那边的喷雾剂?然后呢?你想说的话都想好了吗?
西贺胜利:啊?
牧志青:我搞不懂你想要说什么。不管我说对浩太是认真的还是玩玩,你貌似都不太满意。
西贺胜利:我只是不希望浩太不幸福而已。
牧志青:那你就来求我啊。说让我给浩太幸福,或者说让我放开他。你选哪一个?只要一个吻,我就实现你的要求哦。
西贺胜利:你说什么?
牧志青:这样看来你是决定要选择让我放开他了?不管你选哪个,只要你把今天的事情告诉他,浩太就会对我死心了吧。不过这样一来我未免太可怜了,所以至少……用吻向我发誓,你有夺走浩太的觉悟。
西贺胜利:什么变态理由……
牧志青:你对他不是单纯的友情吧。
西贺胜利:不是的……我……住手!
牧志青:办不到……我办不到啊……我也不想看见浩太哭泣。不管怎么说我都是爱他的。
西贺胜利: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牧志青:我本来是想探试一下你的,结果看来并非如此。不过,我也因此知道了一个吻到底有多少分量。你看,我手心里都是汗。
西贺胜利:你……
牧志青:我一直在想我到底哪里不好,只是想而已……但是……我是第一次如此害怕失去。你没必要担心,我把浩太看的比什么都重要,现在我深深地知道了。

[开门声]
大木浩太:欢迎回来,今天好晚啊。
牧志青:你还没睡啊,我做完这个才回来的。
大木浩太:这是……
牧志青:你之前见过的吧,我们新家的设计图,这就是那个模型了。你别挑三拣四的哦,我很不擅长做模型的。你不喜欢吗?
大木浩太:不是……谢谢你……
牧志青:那你就别哭啦,脸会变丑的。好啦,把鼻涕擦掉。
大木浩太:志青。
牧志青:浩太。
大木浩太:志青,我其实一直很在意西贺说的话。
牧志青:他?他跟你说什么了?
大木浩太:算了。
牧志青:不行,我会一直很在意的。
大木浩太:(这个新家的模型是最珍贵的承诺,就算你没有察觉到,我也很开心。)

牧志青:浩太,你能不能捏一下我的脸,或者用我眼前这条拍拍我……
大木浩太:你没做梦啦。
牧志青:那你就这样先别动,用这个姿势自慰给我看……[被抽]好疼……这不是模型的回礼吗?自己骑到我身上来,现在怎么又这样。
大木浩太:你要是什么都不做,我可以下去了。
牧志青:等一下,等一下,你要是想让我做的话就说嘛~~
大木浩太:废话……
牧志青:光是手指就已经先按捺不住了啊。什么眼泪啦,鼻涕啦,今天液体满满啊。
大木浩太:手指……再加一个。
牧志青:啊……
大木浩太:志青……我喜欢你……对不起……
牧志青:没事,我也射了。
大木浩太:诶?

牧志青:话说关于西贺君……
大木浩太:嗯?
牧志青:虽说他是你朋友,不过我还是很介意……
大木浩太:他有女朋友的。
牧志青:我怎么知道有啊!尽管你的腕力很强,但是因为对方是朋友会放松警惕啊。
大木浩太:我在练习拳击的时候KO过那家伙哦。
牧志青:拳击?你说啥?
大木浩太:不过志青你可千万不要被他揍哦,那家伙不管怎么说也是个A级职业拳击手。
牧志青:职业拳击……A级?
大木浩太:没事的,那家伙平时很温顺的。还是说你做了什么该打的事情?
牧志青:没没没,怎么会。你KO过他?
大木浩太:嗯,不过是练习的时候而已。
牧志青:我能活到现在真不容易……
大木浩太:你说什么?
牧志青:哈哈哈哈哈哈,没啥……


Track 03

牧志青:浩太。
大木浩太:什么?
牧志青:我可以把棉签放进你前面么?
[被揍]

菱谷忍:所以你就把他揍成那模样了?
牧志青:浩太,是我不对,浩太君~~~
菱谷忍:这样不搭理他好吗?
大木浩太:其实棉签……道具什么都没关系。
菱谷忍:不要紧吗?
大木浩太:只是……为什么每次都对我那样……
菱谷忍:那样?
大木浩太:故意说些奇怪的话,之后还一副很享受的样子,总是戏弄我。
菱谷忍:是不是在外面耍帅产生的反作用?所以说他那是用最真实的自己面对你。
大木浩太:但是,最关键的话他一次都没对我说过,感觉总是在强迫我说。
菱谷忍:比如呢?
大木浩太:喜欢什么的……
菱谷忍:这样啊。
大木浩太:我好羡慕忍啊。安芸先生那么认真,也不会花心。
菱谷忍:纯佑?怎么说呢?那个寡言少语的色鬼,要是给他棉签说不定赶出比牧更变态的事情。
大木浩太:他寡言少语的啊?
[电话铃声]
菱谷忍:说曹操曹操到,不好意思。喂。
大木浩太:还是少说点话的好啊……
末次勇:啊,吵死了,都没法睡觉。
大木浩太:末次?你一直在那吗?
末次勇:你干嘛冲我瞪眼睛啊。现在是午休时间,我要睡在哪里是我的自由吧。
大木浩太:下午灌车你可别偷懒。
末次勇:什么?你在教训谁啊?小鬼。
大木浩太:你不过大一岁而已没什么差别吧。
末次勇:当然有差别。我能喝酒,你就不能。
大木浩太:无聊!到底谁才是小鬼啊。
末次勇:混蛋!不过玩过点色情游戏拽什么啊。
大木浩太:我才没有!
男A:怎么,要打架啊?
男B:打啊,打啊。
牧志青:让一下。浩太……那个白痴。
末次勇:可恶,明明是个小鬼,天天和成熟女人鬼混。
大木浩太:没有!
末次勇:你太嚣张了!不过是个小鬼,还在前辈面前摆架子。
大木浩太:因为你这个新来的都不认真干活!
末次勇:轮不到你说!想要教训我等你下面毛长齐了再来吧!臭小子!
大木浩太:白板又怎么样!
末次勇:白板?
牧志青:喂,等……
[又被揍]
大木浩太:志青……
牧志青:又……出现了……
大木浩太:志青,你没事吧,坚持住啊!志青……

牧志青:呃……
大木浩太:志青,你醒了啊,没事吧?
牧志青:浩太……如果……
大木浩太:什么?
牧志青:如果……如果我以后必须带假牙的话,我一定全心全意用牙龈为你口[哔——]的。好疼。哎呀?你不担心我啦?
大木浩太:虽然你被打的满嘴是血,不过牙什么的都没掉,放心吧。我就不用说了,貌似末次也没使出全力。
牧志青:末次?
大木浩太:他也算是个职业拳击手了。去年的次中量级新人王。
牧志青:怎么又是拳击手……我是不是被诅咒了?为什么老碰上这种人。
大木浩太:因为犯规,所以被罚禁赛。上周包工头才让他在这里干活。
牧志青:这样啊。
大木浩太:你的眼镜坏了,我和末次会赔偿的。对不起。
牧志青:还好你没被那家伙打到。
大木浩太:志青。
牧志青:开玩笑啦。我是不是有点小帅?
大木浩太:麻烦你偶尔也认真一点。
牧志青:我一直都很认真啊。
大木浩太:那你起码少说两句吧。我难得这么高兴……
牧志青:浩太,你怎么……(亲)喂,你太大胆了吧,要是我在这地方有感觉了怎么办!你是不是因为打架意犹未尽进入某种模式了?就算打架很厉害也要有个限度啊,笨蛋。
大木浩太:志青……
牧志青:我还要开会。必须要走了。拜拜。
男C:我什么都没看见,工作,工作。
牧志青:抱歉。(刚才怎么回事,他竟然会主动……)

大木浩太:我看看,牙膏粉……牙膏粉……找到了。咦?医用棉签?
末次勇:哟,棉签真的这么爽吗?那个,白天真是抱歉了。感觉好像很对不住那个大叔。
大木浩太:末次……
末次勇:你和那家伙H吗?
大木浩太:嗯,我们俩住一起。
末次勇:那个……你不否认吗?
大木浩太:你这种家伙我早就习惯了。因为我哥哥是New Half(装扮成女人的男人),所以从小我就被人取笑。
末次勇:所以才开始练拳啊?蛮酷的嘛。
大木浩太:你不嘲笑我吗?
末次勇:为什么,这不是很帅吗?而且还傍上那么个大人物,听说那个大叔是建筑家啊?
大木浩太:傍?
末次勇:你不是他的情人吗?
大木浩太:小心我用棉签戳你。
末次勇:我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大木浩太:我似乎越来越贪心了……
末次勇:诶?

大木浩太:好慢啊,看来工作很辛苦啊。
大木浩太:(尽管如此,他每天都到我的工地来见我,那么温柔……)
(牧志青:你之前见过的吧,我们新家的设计图,这就是那个模型了。)
大木浩太:(我不应该有什么不满的……)哪怕一句也行,说他喜欢我就好……(用真实的语言表达,那样的话我……)
[开门声]
牧志青:浩太?你在家啊。要睡觉的话去床上睡吧
大木浩太:欢迎回来。你的脸还疼吗?
牧志青:还好,不过客户刚好喜欢拳击,这到成了不错的话题。而且已经消肿了,不要紧。
大木浩太:这样啊,太好了。
牧志青:怎么了?一直发呆,看起来很困的样子。
大木浩太:志青……
牧志青:浩太……

牧志青:浩太最近太色了,大事不妙。我的天使要变成淫魔了。
菱谷忍:这就又开始炫耀了……你的小淫魔和末次出去采购了哦。
牧志青:啥?他们俩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菱谷忍:谁知道,末次一直很缠着他呢。你要是不多疼他一点,可就要被别人抢走了哦。
牧志青:我已经被榨的一滴都射不出来了。昨晚也是……
菱谷忍:不是,我不是说这个。应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吧。
牧志青:重要的事情?
菱谷忍:你还没跟他说过吧,当年你跟一夜情的我说了很多次的那句话啊。
牧志青:啥话?
菱谷忍:你真够绝情的,就是喜欢啦,爱啦这些,你当时不是说的很起劲吗。
牧志青:呀,我们当年还年轻啊。
菱谷忍:大叔,我现在也很年轻!
牧志青:不是,我拼命努力想要忘记你的事情,因为报应是很可怕的。
菱谷忍:报应?
牧志青:那个叫安芸的可怕鬼神……
菱谷忍:哈哈,他确实很可怕。
大木浩太:志青。
末次勇:咦,你们俩干嘛集体脸红?明明每天晚上都做,这样太奇怪了吧。
菱谷忍:好了好了,别说多余的话,乖小孩就跟我来吧。真是的,就是这样所以你还是处男。
末次勇:我不是处男!?

牧志青:他知道我们的关系?
大木浩太:好像是。但是没关系的,他是个不错的家伙。
牧志青:昨天明明才打过架,好吃醋啊。
大木浩太:胡说!
牧志青:怎么了?你这段时间有点奇怪啊。
大木浩太:没什么,不奇怪啊。我一直都是这样的,贪得无厌的讨厌鬼。
牧志青:浩太?
大木浩太:(我总是期待的太多,慢慢变成你的负担。迟早会被你厌恶……越是认真就越是……)午休已经结束了,我要走了,拜拜。
牧志青:是我的错吗?
(大木浩太:麻烦你偶尔也认真一点。)
牧志青:喜欢和爱吗……说起来,我真的都没说过。(果然是因为这个吗……)

牧志青:浩太,够了。那你能就这样喝下去吗?
大木浩太:嗯……咳咳……
牧志青:你这样付出他们就会说“我喜欢你“吗?之前的那些男人。我喜欢你,我是认真的喜欢你,就算你不这样做……你真是白痴,居然因为一句话……
大木浩太:但是……志青太狡猾了,只有我一个人一直觉得不安。
牧志青:难道我看上去很心安理得吗?
大木浩太:嗯。
牧志青:那也许我真的很狡猾吧……我只是比较会隐藏而已,因为我是大人嘛。
大木浩太:志青。
牧志青:不过唯独这里我不会隐藏的。又有感觉了,怎么办?
大木浩太:做吧。
牧志青:浩太……腰不要动了,再动下去就糟了……
大木浩太:不是我……
牧志青:那是谁啊……
大木浩太:志青……你要射了吗……可以哦。
牧志青:怎么能先射两次!
大木浩太:啊……(他和之前的人都不一样,有时候像小孩子一样,很邪恶,但是却很温柔,很欢乐,很成熟的男人。这样的我真的可以吗?我想永远和他在一起,永远……)


Track 04

大木浩太:(哇,好多人。啊,不行了,好恶心。)啊!
深津裕也:你没事吧?
大木浩太:对不起。
深津裕也:浩……太?
大木浩太:(裕也先生……)

牧志青:久嗣,今晚跟我吃饭吧。
和久井久嗣:怎么了,你又被浩太君讨厌了啊?终于连饭都不管了啊?
牧志青:不是,他最近要被调到远点的工地去帮忙,结果今天车又出了问题,可能会更晚了。
和久井久嗣:所以你才在闹别扭啊。不过你好浩太在一起也差不多有半年了吧?真是难得坚持这么长时间啊。
牧志青:你羡慕吗?
和久井久嗣:我只是很吃惊。说什么对小鬼没兴趣,你光是和那个十几岁的小孩交往我就够吃惊的了。
牧志青:别把浩太和那些小鬼相提并论哦,浩太可是……
和久井久嗣:是是,家务干的漂亮,床上功夫过硬,而且很会害羞,对吧?不过外表真是看不出来阿,床上功夫那么好啊……那孩子经验这么丰富啊?
牧志青:唔……
和久井久嗣:那个……原来你这么在意啊。
牧志青:没有!
和久井久嗣:不过我能理解,他那方面很活跃嘛。过一段时间觉得你这个大叔无法满足他,搞一两个小外遇……
牧志青:浩太绝对不会!

深津裕也:给你,水。
大木浩太:谢谢。不好意思,害的你也中途下车了。
深津裕也:你这样晕车,每天也够辛苦的。一直都坐这趟车吗?
大木浩太:不是的,今天刚好公司的车坏了……我没怎么坐过高峰时间的电车,可能是看见这么多人觉得晕……
深津裕也:你长高了呢,不过一点没变啊,我一眼就看出是你了。
大木浩太:因为我跟哥哥很像。
深津裕也:キヨト还好吗?
大木浩太:不知道,现在没住在一起。
深津裕也:看你那身衣服,是在做建筑相关的工作吗?是高处作业吗?
大木浩太:是模具木匠。
深津裕也:是体力劳动吧,要一直做下去吗?
大木浩太:我已经做了四年了。
深津裕也:你果然是没去念高中啊。
大木浩太:嗯。
深津裕也:你不问问我的事情吗?
大木浩太:就算问了也没什么意义。
深津裕也:我在做料理,还是老样子。
大木浩太:厨子?
深津裕也:是主厨!我已经不是见习生了。
大木浩太:这样啊。
深津裕也:有喜欢的人了吗?
大木浩太:有啊。是个男人……
深津裕也:这样啊。
站内广播:二号线列车马上就要进站了,请退到白线后面等车。
大木浩太:我坐出租车回去了,不然可能又晕车。
深津裕也:有钱吗?
大木浩太:有啦。我毕竟是大人。
深津裕也:是吗?
大木浩太:法国土司。
深津裕也:啊?
大木浩太:你教我的,我有时候会自己做。
深津裕也:是吗。
车内广播:车门就要关闭了,请小心。
深津裕也:再见了,浩太。
站内广播:二号线车门即将关闭,请小心。
大木浩太:再见……是什么时候啊……

大木浩太:我回来了。
牧志青:欢迎回来。你回来的真是时候,难道我有超能力?
大木浩太:诶?这是怎么回事?
牧志青:当然是做的。
大木浩太:你做的?
牧志青:我还是会做一两道菜的!但是,只限意大利面。
大木浩太:我知道了,是为了靠漂亮的菜式诱惑男人吧。不然就是之前的男人是意大利人什么的。
牧志青:小浩太……
大木浩太:我开动了!这个不是冷冻或者半成品包装的吧?
牧志青:你就老老实实说好吃吧。
大木浩太:很好吃,说不定比你之前带我去吃的还好吃。
牧志青:有必要哭吗?真是的,明明是个四肢发达的家伙,竟然还会哭,这次又是因为什么事啊。
大木浩太:我在想,志青真是长大了啊。
牧志青:啊?
大木浩太:骗你的,骗你的。因为很久没有人做饭给我吃了,我父母在我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就去世了。在十五岁之前一直照顾我的哥哥也不会做菜。他明明是个New Half,像女人一样,只有这点很像个男人……
牧志青:诶……
大木浩太:你不吃惊吗?
牧志青:我吃惊啊。现在才第一次听说这件事。
大木浩太:你也没问我啊。
牧志青:大家彼此彼此吧。
大木浩太:我可以问你吗?
牧志青:双亲健在,住在札幌,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是专职主妇。我有一个比我小三岁的妹妹,不过已经嫁人了,没什么特别可说的。
大木浩太:志青为什么会到东京来?在北海道也能当建筑师吧?
牧志青:为什么呢……是为了和你相遇吧?
大木浩太:诶?我可以笑吗?
牧志青:等你咽了再说!
大木浩太:(连耳朵都红了,简直就是小孩子嘛。我还是喜欢他,很喜欢。)

牧志青:浩太。
大木浩太:嗯?
牧志青:这是什么?
大木浩太:棉签。
牧志青:正确!而且是医用的,医用棉签!
大木浩太:那样很疼,我不要。
牧志青:你总是这么说的话,怎么会习惯呢。
大木浩太:我为什么要习惯啊。都说不要了,志青……
牧志青:这么期待,这里一张一合的。你根本就不讨厌这样嘛。
大木浩太:才没一张一合……
牧志青:我放进去了哦。
大木浩太:好热……
牧志青:很热吗?你没和别人这么做过吗?
大木浩太:当然啦。
牧志青:原来如此,是第一次啊。
大木浩太:(他看起来好开心,原来还有这层意思啊……我还以为他就是个变态呢……)
牧志青:好厉害,好像节拍器一样。
大木浩太:(果然就是个变态!)可以拔出来了吗?
牧志青:嗯。
大木浩太:比起这个,赶快……
牧志青:浩太……
大木浩太:进来了。
牧志青:等等,稍微休息一下,我兴奋起来了。
大木浩太:志青……(志青的味道,声音,头发的触感,我都好喜欢。)
牧志青:浩太。
大木浩太:我喜欢你,志青。(可是为什么会想起来呢,我本以为不会再见面了……我第一次的那个人……)

牧志青:果然是法国土司啊。
大木浩太:起的真早,你可以再睡一会的。
牧志青:我闻到香味睡不着了。有我的分吗?
大木浩太:志青。
牧志青:啊?
大木浩太:我十五岁的时候第一次和喜欢的男人上床了,他是哥哥的男人,有一段时间我们住在一起……我背叛了哥哥,结果那个人离开了,但是我并没有后悔,后来我遇到很多次很过分的人但依然想要恋爱,我想也是因为那个人。所以……才能遇到志青。
牧志青:怎么忽然说这些。
大木浩太:是昨天的继续,我想让你知道。
牧志青:我知道了。你好像想太多了,我的第一次是女人。
大木浩太:诶?
牧志青:你第一次的男人是个好人,我姑且这么想吧。
大木浩太:志青……

和久井久嗣:你干嘛焦躁不安的。
牧志青:没什么。
和久井久嗣:你看上去可不像没事的。
牧志青:我出去一趟。
和久井久嗣:你去哪儿啊?三点要去公寓施工现场,你没忘吧?今天客户也会来啊。
牧志青:在那之前我就回来了。
和久井久嗣:还有上次那个娱乐设施的实施计划也快到期了。
牧志青:我知道,烦死了。

西贺胜利:浩太的第一个男人?我怎么会知道。
牧志青:他说是十五岁的时候,你不是跟他很熟的吗。
西贺胜利: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偷偷摸摸的,这样很娘娘腔诶!
牧志青:那你还不是瞒着浩太偷偷摸摸来牵制我吗?
西贺胜利:我才没有偷偷摸摸!
牧志青:那家伙现在还住在附近吗?
西贺胜利:不会,他貌似是个神秘的人,应该不在吧。
牧志青:神秘?
西贺胜利:他之前在这条路上的西餐厅做过一段时间的见习生,我也只是远远地看过他几次而已,具体的也不知道,可能就是那个人吧。按照餐厅大叔的说法,之前是个混混。
牧志青:混混?
西贺胜利:就是黑道。他身上有个纹身,还藏着。不过好像是认识浩太的哥哥,对他很照顾。
牧志青:哼,你调查的很仔细嘛,偷偷摸摸的。
西贺胜利:烦死了,我是偶然听到的。浩太在店里准备好之前总是在这里消磨时间,不过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一看到那家伙出来,就像小狗一样跟着回去了。不过那也只有几周而已。
牧志青:他们很快就分手了吗?
西贺胜利:哼,有时候不是时间越短越留恋吗。算了,打起精神来,大叔。
牧志青:我很有精神。我不用拔出来就能让浩太连射三次。
西贺胜利:我又没问你,色大叔。
牧志青:下次也拜托了,情报屋。
西贺胜利:喂!(哼,还硬装。)


Track 05

工人:幸苦了!
老板:大木!你再慢腾腾的车就要开了!
大木浩太:那个,我今天……

大木浩太:我在干什么啊,又不是车坏了,又来坐满员电车。(又来了,好难受……至少到门边……)啊!
深津裕也:真的又见面了呢。
大木浩太:不会吧。
深津裕也:车呢?又坏了?
大木浩太:别跟我说话。我被推着,要挤到你身上了。
深津裕也:挤上来啊。
车内广播:马上就要转弯了,请小心安全。
大木浩太:啊!抱歉。
深津裕也:看看窗外吧,不然会晕车哦。
大木浩太:可是……(不行,别想起来!我不知道这臂弯,我已经忘记了!)那个,厨师果然是做西餐的?
深津裕也:嗯?说些话会比较轻松?
大木浩太:嗯。
深津裕也:我现在在餐厅的厨房工作。这次我要掌管一家店了。昨天和今天都在忙于店铺的确认和装修的预定。
大木浩太:是吗?好厉害。
深津裕也:开门了的话要来吃哦。
大木浩太:嗯。……但还是不行。
深津裕也:有人会吃醋?
大木浩太:大概吧。
深津裕也:哈哈,大概是什么意思?是你昨天说的那家伙?
大木浩太:嗯。
深津裕也:是什么样的人?
大木浩太:年纪比我大,长得很高,戴眼镜。
深津裕也:戴眼镜?是很认真的人吗?
大木浩太:不知道。有点奇怪,但是是很有趣的人。
深津裕也:会总是让你笑吗?
大木浩太:哎?嗯。
深津裕也:那就好,我原本还很担心。

和久井久嗣:啊,连这个时候也好拥挤啊。
牧志青:啊。
和久井久嗣:咦?那不是浩太君吗?和他在一起的是谁啊?看起来不像是工作上的同伴啊。
牧志青:走吧!
和久井久嗣:哎?和浩太君一起回去不好吗?
牧志青:反正也要加班。娱乐设施的实施设计不是快要到期限了吗?
和久井久嗣:哎?嗯。

大木浩太:志青,我拿夜宵来了。我差不多要睡了。
牧志青:放在那边的桌子上吧。
大木浩太:知道了。
牧志青:回来的车很堵吧?听说国道傍晚因为事故堵得很厉害?
大木浩太:嗯?啊,嗯,好像是。我睡着了所以不太清楚。怎么了?
牧志青:傍晚我在车站的站台看到你了……和另外一个人在一起。
大木浩太:啊……
牧志青:为什么?为什么要说谎?
大木浩太:啊……
牧志青:连着两天车都出故障了吗?
大木浩太:今天……路上想去买东西,所以……
牧志青:够了,你出去吧。
大木浩太:不是的,志青!我……我……(没有错,因为我是去见他的。同一时刻的同一辆电车,也许能再见到那个人……如果能再见到,我……)这次,我想对他说再见,因为还没有说过。
牧志青:你说了吗?
大木浩太:嗯。
牧志青:那就好,别再说谎了。请不要再说谎了。
大木浩太:对不起,志青。(我伤害他有多重,在语言上、态度上让我看到就好了。因为我很单纯,如果知道了,会比现在更珍惜你。)唔……
牧志青:哈……哈……
大木浩太:唔……志青?志青……说些奇怪的话吧。
牧志青:奇怪的话?
大木浩太:你沉默着的话,总觉得不踏实。
牧志青:你不是总是叫我闭嘴吗?
大木浩太:你今天说什么都行哦。
牧志青:真的?
大木浩太:嗯。
牧志青:那么,我爱你。
大木浩太:啊……
牧志青:我爱你,浩太。你在听吗?喂!
大木浩太:(因为,这种话,让人太吃惊了,已经弄不清楚了……)嗯……痛……
牧志青:只用口水润滑很痛?
大木浩太:嗯……
牧志青:像第一次一样?
大木浩太:你会在意这种事?
牧志青:果然很奇怪吗?我也这么觉得。
大木浩太:嗯……啊……
牧志青:不甘心啊,我好不甘心。
大木浩太:嗯……(志青……在吃醋?)嗯……啊……抱歉……我完全……不是第一次……
牧志青:浩太……
大木浩太:嗯……啊……
牧志青:呃,你射了?
大木浩太:因为……(我好高兴,好高兴,身体被填满了,就像和那个人度过的,那个时候一样。)啊……还要……更多……
牧志青:哈……哈……浩太……我爱你……啊……
大木浩太:嗯……啊……
牧志青:啊……
大木浩太:(我喜欢志青。和那个时候的心情一样,甚至更强烈。所以,我已经可以忘记那个人了。再见,裕也先生。)

菱谷忍:怎么了,大木?一副愉快的表情。和牧发生了什么好事吗?
大木浩太:哎?什么都没有!
菱谷忍:你的脖子……你今天可别在别人面前低头哦。
大木浩太:啊?
末次勇:哇,好多肿块啊,大木!和狗摔跤了吗?
大木浩太:肿块?
菱谷忍:比起狗,更像猫吧?喂,你看过猫交尾吗,末次?是咬着脖子做的哦。
末次勇:哎?大木,你……和猫H吗?
大木浩太:你是白痴吗?
菱谷忍:啊,传说中的猫咪登场了!
牧志青:浩太!
大木浩太:志青!
末次勇:啊!猫是指这家伙吗?好下流。
牧志青:你想干什么?和这家伙怎么了?你才是不要用下流的眼神看着浩太啊!
末次勇:什么下流的眼神啊!
大木浩太:你没有对着浩太吃冰淇淋的样子想象是[哔——]、把浩太的毛巾那回家做“哈……哈……”的事吧?
大木浩太:这种事真说得出口啊。
菱谷忍:说起来,我的毛巾前一阵不见了啊。
大木浩太:嗯?
牧志青:啊,不、不是我哦。我已经不会再做“忍君~”这种事了。
大木浩太:君?
西贺胜利:啊,这条毛巾是我混在一起带回去了,忍。
菱谷忍:什么嘛,原来是你啊。
牧志青:你会被安芸杀了的。
西贺胜利:应该说,那边从刚才开始就有杀气……
菱谷忍:啊,纯佑~
牧志青:你这条毛巾5000元让给我吧?
西贺胜利:哎?
大木浩太:志青!
牧志青:啊,我开玩笑的。
大木浩太:少啰嗦!
牧志青:这是误会!我们好好谈谈,怎么样?啊——!

Disc 02

Track 01

大木浩太:《蜜月》

大木キヨト:喂,不要,裕也。别舔那种地方。
深津裕也:那你就不要勃起啊。唔……
大木キヨト:嗯……啊……
深津裕也:还是要舔里面?嗯?キヨト
大木キヨト:嗯……都好……嗯……啊!浩太?你醒着?
大木浩太:我口渴了。怎么不继续?
深津裕也:因为……[亲]
大木キヨト:真是的!等一下,浩太。你三方面谈的事为什么瞒着我?老师打电话来,说是初三重要的面谈。
大木浩太:你不用来,反正我既不升学也不就职。
大木キヨト:我就说高中的学费我会……
大木浩太:你别以女装的样子来学校,老师以为是我哥哥来。
深津裕也:要我去吗?
大木キヨト:等……裕也,你说什么傻话。
深津裕也:如果是我的话看上去就像哥哥了吧?比起这个人。
大木キヨト:什么嘛。
大木浩太:晚安。
深津裕也:被无视了。
大木キヨト:笨蛋!

大木浩太:(头发……变长了,好想剪掉。)
男生A:喂,看哪,人妖。
[下课铃声]
老师: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好好抄笔记哦!
女生:起立!行礼!
男生B:喂,大木!明天的面谈,你家谁会来?
男生C:谁会来?这家伙家里只有哥哥啊。
男生B:哎?哥哥?应该是姐姐吧?
男生C:不是,是像姐姐一样的哥哥。
男生B:什么啊这是?人妖?
男生C:对对,就是这个!
大木浩太:谁都不会来。
男生B:声音太轻了!
男生C:听不清啊,小子!
西贺胜利:头发好长啊,像女人一样。
大木浩太:别碰我。
西贺胜利:莫非你也是人妖?
[揍]
男生B:西、西贺!
西贺胜利:痛……
男生C:血、流血了啊!
西贺胜利:别吵,只是鼻血而已。
男生C:嘴也破了啊!
西贺胜利:喂,突然袭击太卑鄙了吧!
大木浩太:三对一就不卑鄙了吗?
男生B:大木!你!
西贺胜利:哎,是啊。抱歉了。
男生B:西贺!
西贺胜利:你明明那么小,出拳很重啊,很有效。
大木浩太:去保健室吧。
西贺胜利:哼,长相就给人说闲话的把柄,把头发剪了吧。

大木浩太:哥哥。
大木キヨト:怎么了?要零花钱?
大木浩太:没什么。这把剪刀,能剪吗?
深津裕也:喂!要我帮你剪吗?你想剪头发吧?
大木浩太:别随便进来。
深津裕也:那我给你钱去剪头发。你刚才想和哥哥说这个吧?给!
大木浩太:反正也是从哥哥那里拿的吧?
深津裕也:才不是呢,我明天开始就要工作了。所以,给。
大木浩太:不要。
深津裕也:是吗?
大木浩太:我都说要你出去了。
深津裕也:我很擅长剪头发哦,曾上过理发学校。你想剪什么样的发型?
大木浩太:很短的。
深津裕也:多短?
大木浩太:不会遮住脖子。
深津裕也:这样?
大木浩太:啊!嗯。
深津裕也:你哥哥出去工作了,借他的梳妆台用一下。比在这里剪好。

深津裕也:怎么样?好吗?你头发很软,要这样用发蜡把发尾定型。
大木浩太:啊……
深津裕也:你喜欢?
大木浩太:嗯。……怎么了?
深津裕也:没什么,你在笑啊。
大木浩太:哎?
深津裕也:我来这里一周,你一句话都没跟我说过。
大木浩太:就算关系好也没用。
深津裕也:为什么?
大木浩太:反正你也不会一直在这里。而且,我也不想让哥哥误会。
深津裕也:误会?什么?
大木浩太:我对哥哥的男人抛媚眼。
深津裕也:哈?噗……哈哈哈……
大木浩太:笑什么?
深津裕也:笑什么?你……不行了……哈哈哈……
大木浩太:之前的男人,想和我做。
深津裕也:啊?做了吗?
大木浩太:没有!我把他打晕了。
深津裕也:好厉害。那要是我的话也要揍我哦。
大木浩太:哎?
深津裕也:开玩笑的。抛媚眼之前记得先培养魅力哦,比如把头发打理一下。
大木浩太:嗯。

西贺胜利:大木,你剪头发了?
大木浩太:西贺……
某男生:喂,西贺……
西贺胜利:呵,发尾翘起来了。你有用发蜡?真好看。
大木浩太:那些人都瞪着这边。没关系吗?跟我这种人在一起。
西贺胜利:别管他们。我是两年级结束的时候搬来这边的,没有什么朋友,和他们一起玩而已。所以也不太知道你的事,那个……不好意思。
大木浩太:那些人说的是真的,我的哥哥是在Gay Bar工作的New Half。
西贺胜利:哎?可、可是,你是男的啊。
大木浩太:什么啊,那是当然的。
西贺胜利:啊哈哈。对了,你放学后有空吗?
大木浩太:什么事?
西贺胜利:我家开拳击场,你要不要来看看?
大木浩太:(每个人每个人,都把我和哥哥看成一类人……)

西贺胜利:谢谢你陪我到那么晚。
大木浩太:没什么。
西贺胜利:你拳击很好啊,有兴趣的话随时都可以来玩哦,我也会再邀请你来。再见!
大木浩太:嗯。
深津裕也:浩太!
大木浩太:嗯?
深津裕也:喂喂,已经十点了啊,不良少年。
大木浩太:你怎么这副打扮?
深津裕也:看不出来吗?
大木浩太:厨子。
深津裕也:是主厨。
大木浩太:深津!还有盘子啊!
深津裕也:知道了!我10分钟内收拾完,等我一下!
大木浩太:哎?
深津裕也:别走哦!

大木浩太:我还以为你的工作是美发师。
深津裕也:啊,因为替你剪头发?其实我只在理发学校上过一个月。
大木浩太:哎?
深津裕也:很厉害吧?我做菜也很厉害哦。我在Gay Bar的厨房工作,在那里认识了你哥哥。
大木浩太:哎……
深津裕也:那边的常客中有一个西餐厅的老板,他说要开2号店,让我去工作。
大木浩太:嗯~
深津裕也:你这表情是不相信我?回去做超好吃的汉堡给你吃!
大木浩太:嗯。
深津裕也:我还想让你笑。
大木浩太:哎?
深津裕也:你笑起来超可爱的。
大木浩太:呃……
深津裕也:喂,炖牛肉怎么样?你喜欢吗?
大木浩太:哎?啊……不讨厌。
深津裕也:好!下次就做炖牛肉。一定会让你喜欢的。
大木浩太:啊……

大木浩太:(睡不着。因为头发变短了,一定是不习惯。)
大木キヨト:啊……裕也……
深津裕也:唔……欢迎回来。
大木キヨト:唔……啊……

深津裕也:早上好!
大木浩太:早上好。
深津裕也:这是早饭。
大木浩太:这是什么?煎蛋?
深津裕也:是法国土司。行了,别说话,吃吃看吧。给,啊~
大木浩太:好吃。
深津裕也:嘿嘿。还有这个,用昨天的剩菜做的便当。
大木浩太:便当?给我?
深津裕也:嗯。这边的这盘是キヨト的。
大木浩太:啊……
深津裕也:沙拉放在冰箱里,因为那家伙不怎么吃蔬菜。
大木浩太:嗯。
深津裕也:啊,糟糕。我再不走就不行了。再见。
大木キヨト:那家伙出门了?
大木浩太:嗯,早上好。
大木キヨト:呵,真厉害,裕也那家伙,唠唠叨叨的抱怨早上要早起,还是起得来的。
大木浩太:哥哥的沙拉在冰箱里,那家伙叫你也要吃蔬菜。
大木キヨト:嗯?浩太?
大木浩太:(怎么了?心里很难受。这种心情,我不了解。)


Track 02

田川:喂,小鬼!最近常常见到你啊!
大木浩太:啊……
田川:不要输给欺负哦。
大木浩太:哈?
田川:拳击是即使是你这样的小鬼也能取得天下的世界啊。
大木浩太:哈……
田川:不行,手臂还很细。真细啊,手套可是很重的。身体怎么样呢?啊?
大木浩太:啊!
田川:哦?虽然是小鬼但胸肌不错嘛?啊啊,肌肉的质量不错呢。
大木浩太:你干什么![揍]
西贺胜利:啊,田川大叔!
田川:唔……啊啊啊,我的照相机——!
西贺胜利:哈哈,当然会被打啦,大叔。
田川:才没有呢,胜利!
西贺胜利:不要每次都摸新人的胸部啊!而且这个人是我带来的,只是来玩的啊!
田川:照相机~我的生命啊——
西贺胜利:抱歉,浩太。他是个热衷于发掘新人的记者。
大木浩太:嗯。啊!
西贺胜利:嗯?怎么了?外面有什么吗?
大木浩太:我回去了。
西贺胜利:喂!浩太!

深津裕也:浩太!哈哈,你打算就这样回去?
大木浩太:哎?
深津裕也:左手还戴着手套。
大木浩太:啊……
深津裕也:哈哈,算了,明天还回去就行了。
大木浩太:嗯。
深津裕也:走吧。我帮你拿包。右手伸出来。
大木浩太:哎?啊,等一下……
深津裕也:呵,有什么在意的事吗?女孩子什么的?
大木浩太:啊……没有。
深津裕也:我有点累了,晚饭吃蛋包饭怎么样?你能帮忙吗?
大木浩太:嗯。

深津裕也:这个搅拌均匀。
大木浩太:嗯。打到发泡?
深津裕也:哦,挺了解的嘛。
大木浩太:嘿。

大木浩太:唔,好吃。
深津裕也:那当然。
大木浩太:做菜真有趣。
深津裕也:是吗?
大木浩太:你常常做给我吃的像布丁一样的面包,是怎么做的?
深津裕也:法国土司?虽然很简单,但不告诉你。
大木浩太:为什么?
深津裕也:你自己能做的话,我的乐趣就没有了。
大木浩太:哈?
深津裕也:你吃那个的时候看起来非常幸福,所以我才会做。
大木浩太:啊……我现在也很幸福,可是……
深津裕也:浩太?
大木浩太:不要和哥哥H了。
深津裕也:浩太……

深津裕也:唔……
大木浩太:唔……嗯……
深津裕也:喂,你那么可爱让良心不安啊。自己都觉得自己是坏大叔了。
大木浩太:啊……
深津裕也:剥下来很痛?你自己不怎么玩吧?
大木浩太:啊……不要……
深津裕也:唔……
大木浩太:那种地方……啊……
深津裕也:手指插进去了,疼吗?
大木浩太:啊……虽然……疼……啊……啊……不行,不行……要出来了……啊……
深津裕也:放松,我不会乱来的。
大木浩太:唔……
深津裕也:好紧,果然不行吗?
大木浩太:没事,没事的。
深津裕也:不可能吧?不做了不做了!我在干什么啊……
大木浩太:啊……唔……
深津裕也:浩太?浩太,笨蛋,住手……
大木浩太:唔……
深津裕也:喂……啊……浩太……啊……
大木浩太:好苦。
深津裕也:笨蛋。
大木浩太:(很不可思议的,并不觉得是H过了。像吃饭一样重要的事,重要的人。)我想做到最后的……
深津裕也:会很痛哦,估计你哥哥一开始也……
大木浩太:不要说有关哥哥的话!到哥哥不知道的地方,做到最后。
深津裕也:浩太……

[下课铃声]
西贺胜利:浩太!今天……
大木浩太:抱歉,今天不去了。
西贺胜利:喂,浩太!
(深津裕也:今天放学后在车站等我。是很便宜的旅馆,别太期待哦。)
大木浩太:哈、哈……

大木浩太:啊,痛……
深津裕也:很痛?
大木浩太:还行。啊……啊……好厉害,进来了……
深津裕也:色小鬼!
大木浩太:因为……很高兴嘛。
深津裕也:可以动了吗?
大木浩太:嗯。唔……啊……

大木浩太:爱情旅馆的浴室好大啊。为什么不洗呢?
深津裕也:啊?
大木浩太:很舒服的。
深津裕也:你明明很痛还是很从容嘛。
大木浩太:因为很高兴嘛。
深津裕也:嗯……我还是先回一下店里。还要做准备工作。
大木浩太:哎?嗯。
深津裕也:你身上有股肥皂味,跟你哥哥说是在拳击场冲过澡了。
大木浩太:哎?嗯。
深津裕也:再见。
大木浩太:(我虽然也觉得对不起哥哥,但是……)

大木浩太:我回来了。
大木キヨト:欢迎回来!你知不知道裕也去哪了?
大木浩太:不知道。我去了西贺的拳击场。
大木キヨト:白天店长打电话来说那家伙突然翘班了。现在是决定是否正式录用的重要时期,他在想什么啊。
大木浩太:哥哥?
大木キヨト:嗯?
大木浩太:你对那个人,是认真的吗?
大木キヨト:怎么了?
大木浩太:没什么,我在想他会不会一直在这里。
大木キヨト:谁知道。你们最近关系似乎很好。别对那家伙移情比较好哦。
大木浩太:哥哥……
大木キヨト:那么,今天我要陪客人,会早点出门。
大木浩太:(在镜子里映出的我的脸,和哥哥这么像吗?)

大木キヨト:你要差劲到什么程度?!
大木浩太:唔……哥哥……
大木キヨト:居然对那样的孩子出手!
大木浩太:啊,难道……是我的事?
深津裕也:现在这也不是什么罕见的是吧?我又没有XX他。
大木キヨト:你居然这么说?!那孩子只是个普通的男孩,而且还是我弟弟啊!
深津裕也:声音太响了,会把他吵醒的。
大木キヨト: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深津裕也:和你没关系吧?
大木キヨト:哈?
深津裕也:这是他和我之间的问题吧?
大木キヨト:难道你是认真的?
深津裕也:怎么可能?和你一样,他想让我抱我才抱的。
大木キヨト:让他有这种想法的是你吧?!那孩子是认真的!他和我不同,是个认真的孩子。他不是你可以抱的孩子,你应该知道吧?!
深津裕也:我知道……
大木キヨト:出去!现在立刻离开!
深津裕也:我知道了。
大木浩太:不要!裕也先生!
大木キヨト:浩太?!

大木浩太:裕也先生!等一下!我也要和你一起走……
深津裕也:说什么傻话。
大木浩太:你对我不是认真的也没关系,所以,让我和你一起。
深津裕也:浩太……
大木浩太:呜……
深津裕也:掀开我的背后看看吧。
大木浩太:哎?啊……
深津裕也:纹身,而且还是未完成的。你没见过纹身吧?中途而废真是差劲。我的人生就像这个。
大木浩太:黑道?
深津裕也:虽然已经被开除了。我的工作就是找能挣钱的女人,对她们及其温柔让她们爱上我,最后让她们进风俗店。让2个人自杀后,我也干不下去了。你说很美味的料理,只是让女人掉入陷阱的工具。我的话听上去像是甜言蜜语,只是职业病。明白了吗?
大木浩太:可是,对我温柔也得不到什么吧?全都是谎话什么的,是骗我的吧!?
深津裕也:闭嘴揍我一顿吧,然后饶了我吧。
大木浩太:不要!
深津裕也:让你揍我!
大木浩太:裕也先生!
大木キヨト:浩太!住手吧。
大木浩太:哥哥……等一下!裕也先生!
大木キヨト:浩太!
大木浩太:不要,放开我,哥哥!我……对那个人……
大木キヨト:浩太!
大木浩太:哥哥……哥哥,对不起,对不起。(哥哥哭泣的原因,大概也和我一样。还有一点,是因为我的背叛。)

(大木キヨト:那个人,如果是和你的话,就可以做像纯爱一样的事了,即使只有一瞬间是认真的。真是傻瓜。)
大木浩太:(然而我被原谅,是因为我是个孩子,是因为我没有资格和那个人结合。)

店员:深津的去向?因为很突然,没有听说啊。
大木浩太:是吗……
店员:啊,对了,他说如果有人来找他的话,把这个交给那个人,给。
大木浩太:信?
店员:不,是菜单之类的东西。法式土司的。
大木浩太:哎?
店员:哎?喂,等一下……
大木浩太:(但是,我并不后悔,不觉得如果没有恋爱就好了。因为当时很高兴、很高兴,胸中仿佛被填满了,真的……很幸福。)


Track 03

菱谷忍:《令人遗憾的王子》

建築家:做不到?做不到是怎么回事?
親方:你还真是什么也不懂呢~即便你把那用电脑作出来的漂亮的图纸拿来了,我都说了这样是无法进展下去的!
建築家:为什么啊?你那样也算是专业的么?
親方:所以说我倒要问问你放样要怎么放啊!

菱谷忍:怎么了怎么了トメ先生,那不是建筑师么?他和工头在吵什么啊?
トメさん:就只给个长短边的尺寸就让做个平台哦。
大木浩太:那个建筑师总是把活都推出去说话大言不惭的啦,前阵子也为了同样的事情吵过。
シバさん:不过也没有办法吧。该说是一切就看工头如何打算了。
トメさん:但是啊,问题是那家伙的态度啦!工头很讨厌那家伙吧~
大木浩太:啊,志青。
牧志青:浩太!啊~你好你好,工头~
親方:哦,怎么了你,在这里干嘛呢?
建築家:啊,你是牧先生吧?正好,你能不能帮我和这个人说说呢?
牧志青:说什么?
親方:唉……
牧志青:能稍微让我看一下图纸么?嗯……照着这个随便做做么?
建築家:能做到的吧?应该做得到的吧!在你的建筑工地上可是完成了比这个还要复杂的设计的这个人居然对我说他做不到!太不讲理了吧!他是看给什么人干什么活的!
牧志青:那是当然会看的啊。你不看的么?你既然清楚我的工地的话那么他的实力你也应该清楚的。
建築家:那个……
牧志青:你没按照规矩办事,这是能不能之前的问题。
建築家:呃……嗯……
牧志青:长宽的尺寸就保持这样,调整三十度角的幅度,责任会有这个人来负责的。
建築家:怎么能这么随随便便的!
牧志青:喂!这比起你把活都推出去要好多了吧?你要是没有坚定的觉悟的话,像这样子雄伟的建筑把它置于空想之中就行了。否则,就不得不要会多撒娇一点,是吧,老爹?
親方:嗯。你是太会撒娇了!
菱谷忍:什么啊,已经解决掉了么?不愧是牧先生!
トメさん:话说那个叫牧的是前一个工地的设计师吧?说实话我从以前就觉得很不可思议啊,在午休的时候那家伙一直跑过来干什么啊?
大木浩太:呃……
菱谷忍:啊啊啊~因为大木现在寄住在人家家里,所以大概有些要事找他吧。
トメさん:我虽然知道啦但是也很怪啊!他是什么人啊,大木?
大木浩太:啊……嗯……要说怎样的话……
菱谷忍:哈哈哈,工头说他是个怪人呢~
トメさん:笨蛋,工头口中的怪人是在称赞人家是天才啦!
菱谷忍:咦?是这样的么?
シバさん:真的假的,トメ先生?我还真是搞不懂工头的想法呢。
トメさん:好像他从学生时代起就被叫涉泽还是叫什么的有名的建筑师相中,把他当成左右手一般从设计和监督开始一路成长而来的。虽然很年轻但是已经经验丰富,是个很厉害的人哦。
大木浩太:啊,原来如此,我第一次听说呢。
トメさん:话说,大木,你傻笑什么啊?
大木浩太:咦?我才没有傻笑呢!

[工人:辛苦了……]
菱谷忍:大木!トメ先生他们问去不去喝一杯?你怎样?
大木浩太:嗯……我可是未成年人啊。
菱谷忍:那么喝茶啊橙汁的凑个热闹就行了哦。我会照顾大叔们的。好吧?去吧?
大木浩太:但是我还要做晚饭……
菱谷忍:你干嘛说的话跟主妇一样啊。话说你是不是让牧先生对你撒娇过头了啊?偶尔也该让他知道你也是有应酬的啊。
大木浩太:啊……但是……
菱谷忍:比起资格较老的你,反而是我和大叔们关系更好。这样不是很奇怪嘛?大叔们也想和你搞好关系哦。呵呵,最近你不是常常笑么?シバ先生有说最近大木很可爱呢。
大木浩太:呵呵呵……

シバさん:大木!你杯子里的酒一直没动哦!给!喝呀喝呀!连我的一起喝了吧!
大木浩太:哇!等一下!
菱谷 忍:啊!シバ先生,他杯子里的是乌龙茶啊!不要和扎啤混在一起啦。
トメさん:喂!那边那个原NO.1 Host,给我斟酒给我斟酒!这里的トメ先生指名你了。那个,我要那个粉色的香槟,那个,叫什么来着的?DON……DON PERI?
菱谷忍:好好~真是,受不了呢,这样子下去连不胜酒力的我也没空喝醉了。
大木浩太:呵呵呵。
シバさん:咦~笑了呢~大木。小孩子啊一定要多笑笑才是啊~不是俗话说微笑会带来幸福么?是吧?
大木浩太:呵呵呵,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啦。[手机震动]啊……手机……(是志青啊。)
シバさん:唉……是这个么这个,女人么?真有你的~真受欢迎呢。
大木浩太:什么?你过会过来?
トメさん:大木的女朋友要来么?是怎样的女孩子?嗯?
菱谷忍:带着眼镜身材高挑很帅气的人呢。
大木浩太:呃……等一下,忍哥!
シバさん:秋叶原那种感觉的么?萌么?很萌么?
菱谷忍:是啊是啊,非常适合穿女仆装长得超可爱的!
(牧志青:欢迎回来,我的主人~)[喵~]
大木浩太:呕…………[大口喝酒]哈啊……
菱谷忍:啊?那个……这个……是我的荔枝鸡尾酒。
大木浩太:咦?

菱谷忍:大木?
大木浩太:呵呵……我喝了……
シバさん:好~要玩女仆游戏么~咕咕……
トメさん:啊……喝不下了……
菱谷忍:啊~哎呀哎呀~这一群啊~
店家:欢迎光临。
菱谷忍:哦!来了来了!得救了~牧先生,这里这里!那么我乘出租车送这两个回去,大木就拜托你了。
シバさん:呃啊!要压扁了~~~~
トメさん:好恶心……
牧志青:你一个人没问题吧?
菱谷 忍:你在说什么啊~我虽然看上去如此可是很会照顾人的哦。我都习惯了哦。话说回来,大木才是呢,喝了一大杯鸡尾酒好像变成未知的生物了哦。
大木浩太:我……我一定要回去!放开我啦!
牧志青:呃,嗯,好好~未知的生物呢~
大木浩太:呵呵呵~眼镜~
牧志青:这个可爱的生物是怎么回事啊~
菱谷忍:是是~哦~出租车来了!再见了,牧先生!可不要对喝醉的孩子乱来哦~嘿咻,好了上车了上车了。
牧志青:呃,浩太?那么,我们回去吧~要我背么?
大木浩太:是的!
牧 志青:呃,哎呀,果然很重呢!即便很纤细但是都是肌肉呢。好啦,不要玩我的眼镜啦,这样我看不见前面了啦。
大木浩太:嗯……我喜欢眼镜。
牧 志青:呃,为什么?
大木浩太:因为我喜欢戴着眼镜的人。
牧 志青:戴着眼镜的那个人是谁?
大木浩太:是个变态。
牧 志青:变态?
大木浩太:但是他今天有点帅呢……
牧 志青:有点……帅?
大木浩太:呵呵呵……说是工头称赞我的志青是天才!
牧 志青:呃……我的志青?
大木浩太:嗯?你有意见啊?
牧 志青:没有!!再走个两站路吧……浩太。
大木浩太:呃……好恶心……
牧志青:等等等等等等!忍到车站!

牧志青:呵呵……看来即便你成年了也不能放你在人前喝酒呢。[喵~]怎么了喵太,就你一个人在啊,小太还真是薄情呢。没关系哦,他只是有点醉了而已。
大木浩太:嗯嗯……志青……[喵呜喵!]
牧志青:呃,你是要喝水么?我现在……
大木浩太:嗯……
牧志青:浩太?
大木浩太:是主人!
牧志青:主人?
大木浩太:呵呵呵呵,该说欢迎回来,我的主人吧?
牧志青:咦?什么?是要玩这个?
大木浩太:帮我脱衣服!
牧志青:好!可以从袜子开始脱起么?我……我的主人。
大木浩太:嗯。
牧志青:接下来呢?
大木浩太:全部脱掉啦!
牧志青:好!主人!志青我兴奋了!
大木浩太:嗯?
牧志青:这轻率的粗物是多么的耀眼啊。
大木浩太:嗯……
牧志青:不愧是我的主人,即便醉了,也十分敏感。
大木浩太:嗯……
牧志青:请原谅我主人,像这样子为其清理也是我志青作为管家应尽的义务。
大木浩太:变态!
牧志青:能受您赞赏我不甚欣喜。
大木浩太:啊……那里不行。
牧 志青:您在说什么啊!
大木浩太:因为会想要做。
牧志青:浩太殿下!没有关系,在下早有此意也!
大木浩太:也?啊……等下……志青?哇!好痛!
牧志青:这不是很好么。
大木浩太:一点不好~等一下,志青,住手!
牧志青:太太,太太,是你不好!
大木浩太:居然叫太太?呃……要出来了要出来了!
牧志青:浩太!
大木浩太:给我放开!让我出来!!
牧志青:啊……厕……厕所?原来您还在睡梦之中啊。

菱谷忍:但是你还真是不吸取教训呢。
牧志青:什么?
菱谷忍:什么为什么啊?你那个青块可不是什么时髦啊,难道说你是被虐狂么?
牧志青:你果然是这么认为的么?其实我也正觉得我自己的这一可能性是不是觉醒了……
大木浩太:不需要这种可能性!
牧志青:啊,主人!
菱谷忍:主人?
大木浩太:唔……说到底这本来就是忍哥的错啊!
シバさん:哦?怎么了?难得看到大木在发飙啊?
トメさん:昨天喝醉了真遗憾呢。都没有见到大木的女朋友呢。
牧志青:哎呀哎呀,一直以来我家的主人给各位添麻烦了。
シバさん:什么?你怎么又来了啊?话说,主人是什么?
牧志青:我是浩太老爷的管家……
大木浩太:啊啊啊啊!!
トメさん:大木?你除了女仆,连管家都有啊?真了不起啊。
大木浩太:啊!被听到了……
トメさん:话说,管家的话你……
牧 志青:是的,基本上是照顾他晚上的……
菱谷忍:哦,我的王子来了。
シバさん、トメさん:王子?
牧志青:王子啊,王子也难以割舍呢。
大木浩太:什么王子啊?你个棉签……
シバさん、トメさん:棉签?
牧志青:为什么你们两个要一起看着我的股间?
トメさん:不是要比牙签强么?
シバさん:果然俗话说的好,上天是公平的啊。
トメさん:这样啊~嗯~这样的啊。
牧志青:喂!人家对你的王子有了个不得了的误会啊!跟他们说我很雄伟!
大木浩太:好吧,我回去工作吧。
牧 志青:啊!浩太……等等我~

特典CD Free Talk

中村悠一:感谢大家购买《Punch II》,特典CD由我,饰演大木浩太的中村悠一和——
子安武人:饰演牧志青的子安武人和——
高橋広樹:饰演和久井久嗣的高橋広樹和——
遊佐浩二:饰演菱谷忍的遊佐浩二。
中村悠一:好滴就是我们四个人来进行。
子安武人:不是要慢慢来的吗?为啥要催。
中村悠一:我可没在催哦。这里写着要谈20分钟以上哦!
子安武人:这种事情不用说出来。
中村悠一:就是这样,收录刚刚结束,真的就是刚刚呢。
子安武人:终于结束了啊。
中村悠一:不到十分钟呢。
子安武人:还热腾腾地。
中村悠一:刚刚录音结束,大家有什么感受?
子安武人:应该说中村君辛苦了啊。
遊佐浩二:演了初中生。
子安武人:那可是初中生啊!变化大么?
中村悠一:我觉得没啥变化呢。果然事情都是有限度的。如果大家想着初中生的形象来听的话听起来也会像初中生吧?想用这种微妙的说法忽悠一下,被编导用眼神投诉了。
遊佐浩二:没这种事情。嘛,心里纯洁的人听起来会像初中生吧?
中村悠一:是啊是啊是啊,在那里挑毛病的人大概听不到了,只能听到近30岁大叔的声音。
高橋広樹:皇帝的新衣里没穿衣服的国王一样的。
中村悠一:大家是不是听到了呢?
子安武人:但是声音和初中时期应该没多大变化吧?
中村悠一:谁?我吗?
子安武人:音质。你自己的。
中村悠一:变了呢。
子安武人:不一样么?
中村悠一:与其说初中的时候……应该说来到东京后,18岁左右在养成所的时候录的卡带,几年前搬家时拿出来听过,觉得和那时相比声音响亮多了。
遊佐浩二:这个不是身体变化的原因吧?
子安武人:只是年纪大了而已吧?
中村悠一:不是滴不是滴。
遊佐浩二:和初中能差这么多么?变声期之后不会有多少变化吧。
中村悠一:子安桑和初中时候比起来……
子安武人:确实觉得那个时候应该不是这种声音。但是在接受培训之前和之后会有区别。只是这方面的问题吧?
遊佐浩二:发音技巧方面的。
子安武人:是啊是啊。
遊佐浩二:在这种地方就不要太纠结了。
中村悠一:可能是这样。
子安武人:不过真的是一场持久战。
中村悠一:今天确实够呛,花了一整天,已经晚上了。
高橋広樹:两枚组啊。
中村悠一:两枚组呢。
遊佐浩二:已经是深夜了。
中村悠一:外面的世界已经陷入寂静了。这个作品已经时隔一年多了。
子安武人:是啊是啊。
中村悠一:上一部是7月发售的。
高橋広樹:这个几月出呢?
中村悠一:差不多也要7月吧。不知道,(问stuff)这个什么时候出?
遊佐浩二:不知道什么时候。
中村悠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大概要相隔一年。
子安武人:感觉很久之前的事情。
中村悠一:是啊,不过和遊佐桑在这期间有录过吧?别的故事中。忍做主角的故事。
子安武人:原来如此。
中村悠一:在场的其他人都没出场呢。
遊佐浩二:是呢,没出场。
中村悠一:只有森川桑。
遊佐浩二:只有森川桑吧,不过有很多配角,基本上是我在做建筑工的时候,回去牛郎店兼职。
中村悠一:啊……以那里为主要舞台,这边的故事不太出现。
子安武人:那边也是搞笑的。
遊佐浩二:好像不那么搞笑。有很多竞争关系啊。
子安武人:还是挺正经的。
遊佐浩二:还是挺正经的。
子安武人:《Punch》这里好像偏搞笑呢。
遊佐浩二:本来就是搞笑的。这个大概是因为有子安在。
子安武人:是我啊?我怎么了啊?
遊佐浩二:我是说阿牧是那种……
子安武人:是啊。
遊佐浩二:是个笨蛋。
子安武人:我本身是很认真的在演的。还是有一种“哎呀,被拉过去了。”
中村悠一:被角色拉过去了。子安桑给人是会把人拉过去的。
子安武人:没这种事情,我可不想听自己的笑话。会让人感觉“啊这个人没救了。”
遊佐浩二:不过是因为台词就是这样,大家注意这可不是子安桑的即兴表演啊。
子安武人:当然不是啦!(暴走,乱成一团)等一下啦,不要太露骨啦 ,真的没有任何即兴成分啦,别这么说啦,这样说了真的会被认为是我的发挥啦。
中村悠一:那个也不能称为番外篇的故事,刚才也提到,是关于浩太初中时候的故事,本篇里也出场的西贺和裕也也是那个时候就有关联的人物,哥哥的キヨト在前面的故事里没出场,在过去的故事里出场,岸尾扮演的。我在家里看剧本的时候,觉得哥哥大体都是用女性口吻的。这个角色有男生来演,过了一点的话就会变得很搞笑。
子安武人:是啊。
中村悠一:全由扮演者把握。而且还有那种发火的场面和哭的场面,弄不好会变得很搞笑不是么?
子安武人:何况还是岸尾来演。
中村悠一:岸尾的话搞不好真的会很搞笑。会想到底会变成什么样。结果还真是很出色地完成了啊。
遊佐浩二:确实很细腻感人的故事啊。
中村悠一:完全没有搞笑的成分。
遊佐浩二:是一个让人很在意的角色。大木キヨト。
中村悠一:大木キヨト,名字比较难念。
遊佐浩二:很难念,不过谁都没念过全名。
中村悠一:没人叫过他全名。
子安武人:你干嘛一个人在那里嘀嘀咕咕啊?
高橋広樹:啊对不起。
中村悠一:在练习啊。
遊佐浩二:和久井也来我们这儿就好了。好像不怎么到工地去。
高橋広樹:诶?故事里的现场么?你在说哪里?
遊佐浩二:故事里我们的工地现场,只有牧先生会经常来。
高橋広樹:我算什么呢?
中村悠一:牧先生和我们关系比较好。
高橋広樹:我这次大概只有和牧的对话。
中村悠一:这次是这样。
遊佐浩二:是牧先生的老朋友?
高橋広樹:诶?难道不是同事么?
遊佐浩二:同事啊?牧志青事务所的人吧?
高橋広樹:是这样的吧。(众人笑)
遊佐浩二:喂,录音都已经结束了才明白啊。但是,人不错哦。
高橋広樹:是啊。今天录音前有人对我说今天广树你不用怎么用嗓子了。
子安武人:哈哈……啥意思?
高橋広樹:说“今天可以少消耗一点卡路里了。”想着“啊,对啊。”注意力挺集中的。和子安桑的对话挺有意思,仅此而已。
遊佐浩二:在这个层面上确实。好搭档的感觉。
子安武人:感觉有点像。
高橋広樹:稍微有点像。是我不对么?
子安武人:同一个事务所的关系——作品中。
中村悠一:不是指我们的声优事务所。不过两个的关系融洽,场景的节奏感很好。
高橋広樹:啊是么?
中村悠一:也有很多笑料。
遊佐浩二:确实多。
中村悠一:(和久井)是那种吐槽的角色。
高橋広樹:吐槽人家确实开心啊。
中村悠一:平时总是被吐槽的么?
高橋広樹:倒也不是。有包袱可扔的时候总有背上生了翅膀的感觉。
子安武人:是这样啊,你喜欢搞笑啊。
高橋広樹:被人说“请演得帅一点”的时候,感觉手脚都被束缚住了。
遊佐浩二:但是你平时生活中倒也不是那种负责吐槽的人。
高橋広樹:这个就要随机应变了,因场合而异。不过被吐槽的场合比较多。
遊佐浩二:我看到你被吐槽的时候比较多。
高橋広樹:很多时候反而是被吐槽的引人注目呢。不过今天确实很开心。
遊佐浩二:我们这边也想这样呢,シバ和トメ这两个人一直在搞笑。
中村悠一:这里附录上有写着シバ和トメ是两个给人深刻印象的角色。
子安武人:啊我看到了。
遊佐浩二:那两个人真是烦啊。
中村悠一:就是这样的角色。
遊佐浩二:当然也不光是烦人,还是很开心的两个角色。
中村悠一:而且叫这两个人的时候不知道那个是シバ这点比较麻烦。两个人都很烦。
遊佐浩二:我还是分得出来的。很难分么?
中村悠一:我分不出来,这点比较困扰。那么关于《Punch》的对话就到这里。
遊佐浩二:已经完了?
中村悠一:结束了。已经说了将近10分钟了,这里开始呢……
子安武人:这里开始?
中村悠一:说说其他的问题。
子安武人:啊是这样啊。
中村悠一:是这样的,来谈谈别的问题。
子安武人:要说私生活?
中村悠一:来听听各位私生活的故事。
子安武人:有点不好意思啊~~
高橋広樹:是啊~
中村悠一:“浩太、裕也、牧都是会做菜的男人”——牧的设定写着“只会意大利面”——那么“大家平时做菜么?有拿手菜或者说做的特别好吃的料理么?”“还有有什么想做的料理么?”来听听大家关于料理有什么话题。
子安武人:在我们这些人中有做菜特别拿手的人么?
中村悠一:做菜拿手的人……
遊佐&高橋:说不上拿手啊……
中村悠一:平时会做菜么?
遊佐&高橋:做还是做的。
中村&子安:啊啦~
高橋広樹:阿勒?子安桑不做么?
子安武人:我碰都没碰过。
高橋広樹:碰都没碰过?
子安武人:食材之类的碰都么碰过。
高橋広樹:真幸福啊。
子安武人:很幸福么?(当然幸福啦家里有贤内助家事全包=W=)
高橋広樹:很幸福啊。没有切洋葱的经历么?
子安武人:没有啊。我前段时间在超市因为久违地看到了活鱼而感动了。
中村悠一:那种还没被处理的鱼。
子安武人:是啊,看到后感到“啊,原来鱼是这样的啊!”
高橋広樹:“还没被料理掉啊~”
遊佐浩二:还是活在水中时候的状态。
子安武人:很久没有见过立刻就被感动一直盯着看了很久。
中村悠一:有点恶心呢~(不愧是悠……真、真直接=_=|||||||)
子安武人:“哇~好厉害”“是啊、鱼原来是这样啊”这么想。
高橋広樹:啊是这样啊……
中村悠一:确实不怎么见到呢。
子安武人:肉这类的东西也是,肉的话生肉确实有点……
中村悠一:生肉确实有点遗憾的感觉……(日本的平民咋都跟贵族一样囧)
子安武人:蔬菜也是——啊,青菜原来长这样啊,青菜真伟大。
遊佐浩二:青菜的间隙还是挺多的。
高橋広樹:西兰花之类的看到了会失望呢。看到是这么大一个吃的时候只有那么一点。
子安武人:这方面确实不行呢。
遊佐浩二:中村也不做菜?
中村悠一:不做啊,我家灶头上放着漫画呢。
遊佐浩二:诶?!
中村悠一:看完的就杂志就放在上面。
高橋広樹:用灶头销毁么?
中村悠一:那可不行!用哪个销毁可不行!
遊佐浩二:要是烧起来了怎么办?
中村悠一:要是烧起来了就销毁了呢。
遊佐浩二:已经不是销毁的问题了,会引起火灾的。
中村悠一:没关系的,我家是电磁炉,电源拔了就没关系。
遊佐浩二:是电磁炉啊,我以为是燃气灶。
中村悠一:不是燃气灶。
遊佐浩二:啊那不要紧了。
子安武人:不过说明真的不下厨呢。
中村悠一:不下厨啊,不下厨是我的志向。
子安武人:啥志向呀这是。
中村悠一:我积极向上的动力就是不用下厨。
众:诶~~~~
遊佐浩二:没有什么想要做做看的东西么?
中村悠一:想做做看的东西啊。
遊佐浩二:如果会做的话,“如果我能做菜的话……”
中村悠一:我以前在咖啡店打工的时候,有稍微做过点东西——那个时候做过“三明治套餐”,那个时候自己做的三明治还挺好吃的。
子安武人:有料理的才能嘛。
中村悠一:大概还是有这方面才能的吧。
子安武人:我觉得你应该是有的哦。
高橋広樹:只不过是把别人做的食材都夹起来而已吧?
中村悠一:才不是嘞。
高橋広樹:煎鸡蛋还是要点功夫的。
中村悠一:鸡蛋我不管咋说还是会处理滴。(众:不管咋说……)还要在面包边上涂蛋黄酱,左边和右边涂的是不同的酱,右边是蛋黄酱,左边是芥末蛋黄酱。这里的手法——嘛……不管怎么样还是……
子安武人:说嘛,怎么感觉会失败的样子。在家里自己做就好了嘛。
中村悠一:感觉自己还是比较拿手的。作为三明治达人的话。
遊佐浩二:广树觉得如何?听了刚才的对话一定觉得完全是不会做菜的人的对话了。
高橋広樹:完全是不会做菜的人的对话呢。
子安武人:是么?从今天开始做的话,说不定会能干起来呢?
遊佐浩二:两位是不会料理的人这点我们倒是可以理解了。
子安武人:这样么?我还以为“中村料理还真是拿手啊”这样呢!
高橋広樹:只是涂一下夹一下而已吧?
遊佐浩二:让谁涂都没问题吧。
中村悠一:涂的时候的量可是很微妙的,涂多了就黏糊糊的了。
遊佐浩二:你是做好了买给顾客不是么?你自己没尝过吧?
中村悠一:偶尔自己做了吃。
遊佐浩二:那是你自己感觉而已吧?
中村悠一:边上也要切掉,我每次都觉得自己还是挺厉害的。
高橋広樹:那个叫面包边吧?
子安武人:好厉害出现专业术语了。面包边啊!
遊佐浩二:真是废材一般的成年人啊。
中村悠一:虽然觉得自己应该挺会做的,不过没有付诸行动过。子安桑好像……
子安武人:我啊……是根本上不行吧?
中村悠一:也不想做。
子安武人:诶,不想做……
中村悠一:有没有想做料理的心呢?
遊佐浩二:如果生得一副能够料理的身体……
子安武人:能够料理的身体……这个提问有点奇怪吧?能做的身体的话那当然做啦!但是不知道应该做什么呢,没有这方面的知识。不知道能做什么,就算告诉我西餐或者和食,我也不清楚和食里面有些什么。你看我连鱼都是最近才第一次见到。
中村悠一:不是第一次吧。
子安武人:虽然不是第一次不过很久没看到了。每次都是看到已经变成切片的状态。
中村悠一:是啊。寿司之类的。
子安武人:要不就是刚刚翻白眼死掉那种。
中村悠一:好可怕啊~
遊佐浩二:不过确实是这样,不是有土豆炖肉么,最有代表性的?
子安武人:土豆炖肉?我好像从来没有吃过土豆炖肉的印象呢。(众:诶?!)
中村悠一:肯定有的啦。
子安武人:确实没有啊。
中村悠一:为什么会这样?
子安武人:不知道啊。我在土豆炖肉上感觉不到什么浪漫呢。
遊佐浩二:诶这样么?
高橋広樹:也不是不能理解。
遊佐浩二:我也感觉不到什么,不过对于女生来说好像……
子安武人:就是想做土豆炖肉。
遊佐浩二:拿手菜里写上“土豆炖肉”好像就很什么一样。
高橋広樹:跟男生说自己会烧土豆烧肉感觉会留下好印象。
遊佐浩二:感觉会这么说,在其中能感觉到女生的小心计所以感觉不到浪漫。
中村悠一:稍微有点杂烩的感觉,见有家庭料理和杂煮的风格。
高橋広樹:土豆炖肉又超级好做。
遊佐浩二:最多就是最后放些四季豆啊豌豆在上面点缀一下。
子安武人:等等,四季豆?豌豆?
中村悠一:那是专业术语了。
子安武人:是嘛……好厉害啊!
中村悠一:那么料理无能组已经够了,料理拿手组继续。(又乱成一团了Orz)说什么呐快点快点~~
高橋広樹:说什么啊?只是普通会做菜而已,并不拿手啊。
中村悠一:经常做什么菜?
高橋広樹:经常烤鱼。
子安武人:一条保持完整体态的那种鱼?
高橋広樹:秋刀鱼之类的。
遊佐浩二:子安桑为什么提到这个会特别兴奋?
子安武人:感觉很厉害嘛?
中村悠一:为什么会这么兴致高涨?烤鱼啊。
高橋広樹:经常会做秋刀鱼,味道不错。
中村悠一:下酒。
高橋広樹:是啊,做下酒菜。
中村悠一:不错啊。
高橋広樹:家庭用的烤架。
中村悠一:啊有那种。
高橋広樹:可以放3条,把鱼对半分,抹上盐用保鲜膜包好,放上一会儿可以去腥。之后再烤。尾巴裹上锡纸烤,就不会烤焦。
子安武人:内脏不拿出来么?
高橋広樹:秋刀鱼的话不处理的。
子安武人:诶?
高橋広樹:秋刀鱼不是有苦味和酸味么?那个就是内脏的味道。
遊佐浩二:秋刀鱼是没有胃袋的。
子安武人:就那样子烧么?
中村悠一:秋刀鱼有吃过吧?
子安武人:傻呀你,当然吃过啦!
中村悠一:去店里吃的时候都是挺干净的。感觉是刚钓上来就拿来烤了。
子安武人:我那时候就想“你们有没有搞错啊,不要偷懒啊!”。
中村悠一:啊,因为这个地方时要给客人吃的……
子安武人:“这个应该拿掉吧”“你这菜鸟!”
中村悠一:说出这种话的才是菜鸟。
子安武人:原来是这样啊,我原来不知道呢。
中村悠一:有人就喜欢那种东西呢。
子安武人:我肯定会去掉的。
中村悠一:我也吃不了那种东西。大家都喜欢吧?
高橋広樹:就是那种地方才好吃啊。如果没有那些东西的话就没有烤完整一条秋刀鱼的意义了。
子安武人:这样啊。
中村悠一:原来如此。
子安武人:不愧是“秋刀鱼通”啊。
中村悠一:“秋刀鱼狂人”的聚会啊。那么YUSA桑呢?做些什么料理呢?
遊佐浩二:我不会参考什么,随便地用自己喜欢的调味有啥做啥。
中村悠一:即兴?
遊佐浩二:要这么说的话确实是即兴。但是要说想做的东西的话,或者说想要研究一下,想要查查看的是罗宋汤。
中村悠一:光听名字完全无法想象是什么料理。
高橋広樹:俄罗斯料理呢。
遊佐浩二:红色的浓汤,我小学之后就没吃过罗宋汤。小学食堂里吃过的罗宋汤实在是太难吃了,如果自己能做的话——如果不做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想知道为什么会那么难吃。
中村悠一:说不定那种本来觉得难吃的就是它的味道,自己的味觉提升之后说不定会有所改观。
遊佐浩二:说不定是甜菜的原因。
子安武人:啥?刚才你说的那是啥?
遊佐浩二:汤里面放了那种叫甜菜的红色萝卜所以汤是红色的,我不知道是因为那个东西难吃或者不和我的口味,还是因为其他原因导致它不和我口味,还是真的做得好就会很好吃。
中村悠一:可能因为做法不对。
遊佐浩二:在这点上很想了解清楚。
高橋広樹:有的时候学校食堂煮的东西真的很难吃啊,那种叫做蔬菜炖肉的东西真的是难吃得要死。
遊佐浩二:那个到底是怎么作出来的啊。
高橋広樹:说道食堂放,你们那儿有调味奶么?
遊佐浩二:我们那块地方没调味奶。
中村悠一:我也没有。
遊佐浩二:牛奶就纯的牛奶。
高橋広樹:那真好,我也是。好像和我同年代的人会因为调味奶的话题说着“好怀旧啊” 聊得很热,为此我超级不甘心,为啥我家那块就没有呢?
遊佐浩二:我们那儿连炸面包都没有。
高橋&中村:炸面包?
中村悠一:在孩子们之中超有人气的炸面包?
遊佐浩二:子安桑那时候有么?
子安武人:(此人面对一群料理达人已经沉默很久了=_=)有啊,当然有。
遊佐浩二:“当然有”啊,调味奶么?
子安武人:调味奶也没有呢。调味奶可能是再早一个年代的事情吧?
遊佐浩二:可能还是比较迟的吧?
高橋広樹:大概是我这个年代的事情。
子安武人:就像现在大家突然开始热衷于Hoppy一样?(类似于兑水的烧酒的低浓度酒精饮料,70年代买不起啤酒时作为啤酒的代用品,最近以低糖低热无添加的健康饮品为卖点而再次走俏。)
遊佐浩二:好象不是同一回事。
中村悠一:搞得好像怀旧热潮的感觉。
遊佐浩二:我们那个时代好像煮面时代。
中村悠一:煮面加调味奶。
遊佐浩二:煮面加调味奶热潮。原来如此。
中村悠一:还真是说了不少啊。(子安不知为何又抽了||||||)一开始为这么长的时间感到不安,不过相当轻松地过来了。
遊佐浩二:要被人说“快点结束”了。
中村悠一:这边的信号灯已经在闪了,差不多该总结了。那么还有一个环节哦——给听众们留言。
子安武人:不要说得这么随便啊!
遊佐浩二:已经从《Punch》偏题很远了。
中村悠一:再回到主题上去,那么中村桑先说啦。我是中村!已经要结束了,听了两张正篇、听到现在的各位听众……
遊佐浩二:稍微等下?
中村悠一:诶?
遊佐浩二:从“中村桑”开始说的话,难道要我总结么?
中村悠一:拜托您啦~
遊佐浩二:这可不行。
中村悠一:为什么嘛~为什么嘛~(撒娇了o(>﹏<)o)我已经说一半了让我继续吧。那个……啥来着,啊对了!这次是两张CD,对听完了全部故事最后又听了这张碟的各位我实在是很感激。各位听众听了这么长时间辛苦了。谢谢大家。有大家支持才有了这次的双CD,诶,下次出续篇的时候说不定又回到单CD了,说不定是2枚,搞不到会是3枚或者4枚,不得了的5枚……现在这个年代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的,大家请做好心理准备,耐心等待。期待再次相会的日子,大家再见。下面就交给子安桑了。
子安武人:刚才那些话都总结掉了嘛。我是子安,那个我这样到底行不行啊?
中村悠一:都已经这个时候了。
子安武人:还是挺担心,那个……如果还有续的话希望能够一点点变得正常。
中村悠一:阿牧其实已经说得差不多了。
子安武人:还有的话……如果老师觉得“阿牧已经没啥可写的了”的话,我可能就没机会在大家面前再次出场了,好消极啊。
中村悠一:话题好悲凉啊。
子安武人:希望为了不变成那样,觉得阿牧可以再加把劲的。希望靠大家的力量,写信来支持。拜托大家~我会加油的!接下来广树。
高橋広樹:好的,谢谢。我是扮演和久井久嗣的高橋広樹。牧先生其实啊真的很努力,如果大家不多多支持阿牧的话大概和久井也没有出场机会了。
子安武人:哪里哪里说不定你会单独出现。
高橋広樹:没这种事,因为漫画的的最后写着 “在和久井身上感觉不到任何性感的成分” 这样的话,在BL方面貌似没有任何开展的可能了。所以希望阿牧一定要加油。希望大家都写信来支持阿牧。还有就是做咖喱的时候,有人有把放巧克力或者咖啡作为秘密调料的心得。用现成的咖喱酱做咖喱的时候,那里面已经放进土豆洋葱萝卜肉啊之类的东西。煮过之后,汤汁里面已经充满了甜酸咸鲜各种味道,在这个已经算好的东西再加些多余的东西可能反而会变得难吃,电视里有介绍过。所以大家先试着按照配料做一次看,味觉的世界说不定会拓宽。那么希望大家能品尝到美味的咖喱。
中村悠一:以上是“咖喱高桥”。那么——
遊佐浩二:好的,高桥老师的咖喱教室,大家感觉如何?下节课是土豆炖肉……希望下次《Punch 3》的时候大家能够围绕土豆炖肉的话题好好聊一聊。我是扮演菱谷忍的遊佐浩二。我在《Punch》里是建筑工的角色,在《PBB》里面基本上在做牛郎相关的工作。
子安武人:好厉害啊,兼职。
遊佐浩二:希望和这里的故事能够和和睦睦地一起进行下去。很遗憾与和久井都没什么交集,下次《Punch 3》的时候大概新居已经开始造了吧?希望那个时候我们的施工队一伙人能打入新居,与和久井擦出点火花,希望大家能期待我们在《Punch 3》里面的活跃,我是菱谷忍。
中村悠一:非常感谢,那么期待和大家再次相见,再见~~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8 | 2018/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