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HERE

NOW HERE

原作:木原音瀬
イラスト:鈴木ツタ
出版社:蒼竜社 Holly NOVELS
発売日:9月25日(予定)
初回特典:フリートークCD(予定)
価格:¥ 4,725

【キャスト】
仁賀奈正敏:飛田展男さん
福山智:鳥海浩輔さん
レヴィ:三宅健太さん
市ノ瀬隆:立花慎之介さん

【あらすじ】
朝目覚めると、福山の隣で冴えない中年男が眠っていた。
酒に酔った流れで男をお持ち帰りしたらしい…。
みずぼらしい男は福山が勤める会社の経理部の部長・仁賀奈だった。
50歳の今まで誰とも付き合ったことのないという仁賀奈が新鮮で
「年下の可愛い恋人」として付き合い始めた福山だったが―!?

翻译:tomobian 青缨 rai 飞短流长 三月兔
BK小说:yuukitsuzuki
校对:messiaaah

Disc01

Track 01

福山智:嗯……早晨了吗……唔!头好痛…昨天喝多了呢……嗯?啊!!??(躺在旁边的这人是谁啊?!该不会是我把这大叔带回家的吧。)[翻垃圾桶](啊,糟透了~ 里面丢着使用完的保险套,但我却什么也想不起来。嗯?等一下,这张脸好像在哪儿见过啊。啊!那不是我们公司会计部的部长吗!名字叫……啊,不行,记不起来。唉……总之先去冲个澡吧。)

福山智:(二次聚会的印象几乎是空白,但怎么说还是回到自己家了吧。啊,名字想起来了,是叫“仁贺奈”吧。好像和社长是同年,那年龄应该是50岁吧。把那种上了年纪的大叔,而且还是其他部门的上司给‘吃了’,我还真是霉到极点了啊~)

福山智:(啊~醒了啊~)
仁贺奈正敏:早上……好……福山君。
福山智:……您好。
仁贺奈正敏:那,那个,我的……眼镜在哪里,您知道吗?
福山智:在边桌上。
仁贺奈正敏:桌子上……,啊~是这边吧……啊~我的眼镜!啊!!
福山智:没,没事吧?
仁贺奈正敏:没,没事。
福山智:是么。给,你的眼镜。
仁贺奈正敏:对,对不起。
福山智:(戴上眼镜后就低着头突然僵在那里了,而且还在发抖!难道是在害羞?觉得有点恶心。不过,这些话我当面也说不出口。这个暂且不谈,这个人难道没闻到自己身上的汗臭味吗?)方便的话,去冲一下澡怎么样?
仁贺奈正敏:诶?那个……
福山智:与其这样穿着衣服,不如去冲一下澡感觉会清爽好多哦,出门右拐就是浴室。
仁贺奈正敏:……这样啊……
福山智:你到底是去洗还是不洗?难道说是站不起来?
仁贺奈正敏:不,不是。我没事。给您添了这么多麻烦,真是抱歉。那,那就承蒙您所言,借用一下您家的浴室。
福山智:真是的,令人火大的家伙。(尽管如此,那大叔是同性恋我之前都没察觉到呢,本以为自己在这方面的嗅觉挺灵敏的呢。)

仁贺奈正敏:谢谢您能借我浴室。
福山智:没事,不用客气。别在那种地方站着,坐下来怎么样?
仁贺奈正敏:啊,好的。
福山智:说实话,昨天的事我是一点也不记得了。不好意思,能不能请你告诉我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的经过呢?
仁贺奈正敏:诶?那个……
福山智:(都说了把经过告诉我了,怎么就默不作声呢,这个大叔!)唉,就是说,喝醉了的我被你偷袭了,然后就让你美美地饱餐了一顿,是这样吧?
仁贺奈正敏:不,不是这样的!!
福山智:哪里不对了?
仁贺奈正敏:那是……昨天,在庆祝公司创立15周年的宴会后,我又和大家去喝了第二轮,在那里坐在我旁边的就是福山君你。那时候,你……那个……,对我……说了,喜…喜欢我!
福山智:(这样啊~吊男人时的坏习惯又犯了……)
仁贺奈正敏:你说,喜欢我……想,想和我做。所以就来府上打扰了……
福山智:仁贺奈先生是同性恋吧。
仁贺奈正敏:不,不是的!!!
福山智:诶?!但是你和我做了,那就是同性恋吧?
仁贺奈正敏:不是这样的!我是……,可能是我太轻率了吧……
福山智:轻率啊……。如果不是同性恋的话,在被要求和自己发生关系时,一般都会拒绝才是。
仁贺奈正敏:是这样没错,当时拒绝的话会比较好吧。我从以前开始,面对这种场合就很难应付。
福山智:我是无所谓的。但是仁贺奈先生既然不是同性恋,又与男人发生关系,感觉舒服吗?
仁贺奈正敏:很,很痛!那个……还没到舒服那种地步。
福山智:尽管如此,你还是将自己给了我。也就是说,仁贺奈先生对男人之间的性事多少还是有点兴趣的吧。
仁贺奈正敏:也并不是这样的……
福山智:唉,仁贺奈先生果然也是同性恋!
仁贺奈正敏:不,不是的!
福山智:那么,为什么和我睡了啊?!如果有别的原因的话,就请好好的告诉我吧!
仁贺奈正敏:被,被告白了……很,很感动……
福山智:(啊~难道我诱惑了一个普通男人,真是伤脑筋啊,这可真是棘手的类型啊!如果被要求交往的话,那可就头大了!对了,这家伙如果结婚了的话,就不会和我纠缠太深了吧。)
仁贺奈正敏:那个……福山君?
福山智:仁贺奈先生有太太的吧。
仁贺奈正敏:我还单身。
福山智:这样啊,那女朋友应该有的吧。
仁贺奈正敏:我至今为止都没和任何人交往过。
福山智:那个,问这个问题可能会有些冒犯,您不会还是处男吧?
仁贺奈正敏:别说和女性了,和男性也是第一次。说同衾的话会不会比较好啊。我不太清楚顺序。有让您困扰的地方真是抱歉。
福山智:啊,这样啊。

[GayBar]
里维:给,久等了。福山酱~
福山智:谢谢,里维。[喝酒]你不觉得今天店里男人的质量很高吗?
里维:嗯哼,都是些好身材、好脸蛋的gay,看得你眼花缭乱了吧。有感兴趣的我给你介绍哦~嗯哼哼。哦,对了,前阵子新一君来过哦。
福山智:哦~然后呢?
里维:他不是你上个月还一起同居的前男友嘛,你不介意吗?
福山智:不会,完全不介意。那家伙做 爱都一个模式,床上功夫也差得不行,我很快就厌倦了。
里维:哈!还真是薄情的男人。但就是这种冷漠很吸引人。
福山智:那就好。里维和处的做过没?
里维:这倒没有……
福山智:前天啊,和一个跟男的女的都没做过的处的做了。
里维:诶?讨厌,羡慕死我了~
福山智:不是你想的那么好的事哦,而且不在我喜欢的范畴内,可以说是大气圈外的?
里维:那算什么啊~好过分哦~。既然没那个意思,就不应该对人家出手的嘛。虽然是处男,但会伤人家心的哦~
福山智:呵呵,你觉得那男的多大?告诉你一定会大吃一惊的哦~从各种意义上都是哦~
里维:嗯……处男是吧?那应该是20多岁吧?
福山智:50岁!
里维:诶?!
福山智:呵呵,都那把年纪了,还是处的。都过了半世纪了,不觉得可怕吗?
里维:等,等,等一下,那是真的吗?
福山智:说“初次”啦什么的,都是自己爆的料,说谎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那家伙可真是蠢到一定境界了。算了,那种事怎么样都行,与我无关。[点烟]呼~
里维:我说,福山酱~。如果那是真的,责任可就重大了哦。到了50岁还是处男的大叔,和年纪都可以做自己儿子的人发生关系,那可是勇气可嘉啊。正因为如此,才会发生宛如飞跃清水寺舞台的这类事情。福山酱你长得帅又很受欢迎,不想和大叔交往也是可以理解的。
福山智:我最近也不行了。和20岁的时候没法比了,果然到了30岁,来搭讪的男人的质量明显下降了……
里维:那可是没办法的事。是自然地规律嘛。但是呢,随着年龄的增长,还是会有不同的恋爱形式的。在甩掉那个处男大叔时,一点点就好,说得温柔点吧。这是我•的•请•求。
福山智:温柔点,是吧……这种东西,我一时还不太明白……


Track02

福山智:市之瀬,把这张发票送到会计部。
市之瀬隆:知道了。咦?这张过期了,需要本人的印章才行啊。接待处的人可是很恐怖的。真是的,福山先生,请你自己去交吧。
福山智:别这么说嘛~给,带着我的印章去不就行了嘛。
市之瀬隆:啊!都这个时间了,不快点的话,和客户的约定就要迟到了……
福山智:啊,真是的,至少听听前辈说的话嘛……(在这一星期里,一步也没踏进过会计部,因为不想和仁贺奈部长接触。话说回来,还以为对方会有所行动,但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怎么回事啊?算了,对我来说,问题就这样自然解决的话反倒轻松。)
[仁贺奈正敏:那么,关于这个问题……]
福山智:(呜哇!!仁贺奈部长!啥时候到经营部来了?完全没注意到!啊~~土里土气的西装,而且还在用不属于这个时代的袖套)
[仁贺奈正敏:知道了,那就请多关照了]
福山智:(糟了!往这边来了!若是他洋洋得意的朝我搭话,我该怎么办啊~)
福山智:(被无视了!虽然那时喝醉了,但向他告白的毕竟是我,难道是这让他有了优越感?就这样置我于不顾,该不会认为我会欲求不满而缠上他吧。明明是一副穷酸的大叔相,还跟我玩这种低俗的伎俩,真是火大!唉,若是那样的话,就照你希望的,由我来主动搭话。)仁贺奈部长!
仁贺奈正敏:啊,你好……
福山智:这张便条,待会儿请看一下。
仁贺奈正敏:好,好的。

[咖啡厅]
福山智:(“今晚七点,我在车站前的广场那里等你。”便条上这样写道。在大楼二层的这间咖啡厅,广场一览无遗。来了来了,那个大叔!正到处张望呢,是在找我吧!真是可惜,暂时就让你像小狗那样转转吧~)[服务生走来]
服务生:给您来杯酒吧?
福山智:嗯,好的。(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大叔只是坐在椅子上。仔细想来,都到那把年纪了还是处男,对他来说恋爱策略这种,门槛可能太高了吧。对方没来联系的话,应该会不知所措的吧。难道不向我搭话,只是因为没注意到我?怎么也得戴老光眼睛的吧~唉……)

[车站前的广场]
福山智:抱歉,来晚了,仁贺奈先生。
仁贺奈正敏:啊,没事……
福山智:因为工作比较多。明天不是定期休息日嘛,做不完的话不能回家的……
仁贺奈正敏:那可真是有够呛的。
福山智:想要和您联系,但您又没告诉我手机号码……
仁贺奈正敏:我没手机。
福山智:诶?
仁贺奈正敏:我不用手机的。只要有家里的电话,那就足够了。
福山智:这样啊,在这个年代,还真是少见啊。总之,让您等了这么久,作为道歉,我来请客。我有个经常去的居酒屋,到那里可以吗?
仁贺奈正敏:啊,好的,我随便什么地方都可以……

[居酒屋]
服务生:欢迎光临。这是湿巾。
仁贺奈正敏:有劳您了。
福山智:请先来点啤酒,仁贺奈先生,和我一样的可以吗?
仁贺奈正敏:好的。
福山智:那么,请拿两个杯子来。
服务生:知道了。[服务生离开]
仁贺奈正敏:[用湿巾擦脸]哈~
福山智:用湿巾擦脸吗?
仁贺奈正敏:什么?
福山智:呵呵,那个有点像大叔哦~
仁贺奈正敏:或许是这样的吧。不过,我也已经觉得自己是个大叔了。
福山智:(脸红了都,真是丢人啊。唉,不管怎么看都是副上了年纪的外表。和这家伙发生关系,至今都难以置信。)[服务生走来]
服务生:让您久等了。
福山智:仁贺奈先生,请用啤酒。
仁贺奈正敏:啊,有劳您了。
福山智:(50岁,和半世纪发生关系啊,当时是什么情况啊?我印象中应该有嗯啊地呻吟、扭动腰肢等场景吧。唉,能想起来那该多好啊,肯定很有趣。话说回来,应该还会在求我做一次的场景吧,就算是大叔,被年轻的小伙子抱了,也会欲求不满吧。总之吃个饭,再做一次,在适当的时机用“性格不合”来甩掉他,假装成恋爱过了的样子,不就可以完美地了结这件事了嘛。对,这就是里维所说的温柔的分手吧。)[离开居酒屋]
服务生:多谢光临。
仁贺奈正敏:真是不好意思,多谢您的款待了。
福山智:呵呵,请别在意。这是我迟到的补偿。
仁贺奈正敏:不胜惶恐。
福山智:那个,我想去仁贺奈先生的家里。
仁贺奈正敏:那个,有点……
福山智:是和父母住一起吗?
仁贺奈正敏:不是的,我自己一人住公寓……
福山智:那就不用介意了。
仁贺奈正敏:诶?我房间还没整理过……不好意思……
福山智:我不在意的。我自己也很乱的。
仁贺奈正敏:但是,今天还是……
福山智:仁贺奈先生,我迟到了一个半小时左右,您生气了吧。这么坚决地不让我去你家,是在刁难我吧。
仁贺奈正敏:不,不是的!
福山智:不!绝对是这样!
仁贺奈正敏:你误会了!我绝对没有生气!
福山智:要是没生气的话,就带我去你家吧。
仁贺奈正敏:……稍微有点远……,不要紧吧?


Track03

仁贺奈正敏:请进,地方有些小,真不好意思。
福山智:打扰了哦~
仁贺奈正敏:请随便。现在我去跟你泡点咖啡来。
福山智:(还真是没什么的东西的房间啊。钢管床外加彩色储物柜,一副穷酸相。内部装潢还真是索然无味啊。说到其他东西的话,关于鸟类的书、双筒望远镜、连相框里的照片都是鸟类啊。哦~~)
仁贺奈正敏:请用。
福山智:仁贺奈先生,很喜欢鸟类吗?
仁贺奈正敏:啊,是的。
福山智:喜欢什么种类的鸟呢?
仁贺奈正敏:说是什么种类,不如说是喜欢看野鸟。
福山智:那就是“观鸟”这类吗?
仁贺奈正敏:是的。休息日,经常外出去看。
福山智:原来如此。下次我也想去看看呢……[扑倒]
仁贺奈正敏:福山君!那个,在这里做吗?
福山智:我是打算这样的。怎么了?不想做吗?
仁贺奈正敏:不,不是。我想你大概只是来看看,所以没准备……
福山智:套子的话,我有带。
仁贺奈正敏:但是……
福山智:润滑油也带了,不会让你感到痛的。如果是怕弄脏床单的话,要射的时候就跟我说,我会用手或是嘴帮你解决的。
仁贺奈正敏:不,不是的。那种事……[被强吻]
福山智:嗯……做到一半竟然睡着了,这还是第一次啊。心情太过放松了。
仁贺奈正敏:福山君,硬的……碰到了……
福山智:嗯哼……我想进到你里面……
仁贺奈正敏:啊!
福山智:(怎么说呢,简直太爽了。对方是大叔,装装样子也是难免的,反正只有我自己知道,随便应付下也可以。但是,虽然皮肤不紧绷,但是全身柔软,摸起来手感也不错。)嗯……
仁贺奈正敏:那个!等一下……
福山智:怎么了?
仁贺奈正敏:现在几点了?
福山智:时间?嗯……可能刚过了夜里0点吧……
仁贺奈正敏:这样啊……
福山智:在意……时•间•吗!!
仁贺奈正敏:呃啊!
福山智:我打电话问过末班电车的时间喽,想让我回去吗?
仁贺奈正敏:啊!不是……这个……原因……
福山智:那就是想快点结束?
仁贺奈正敏:不是的。那个……
福山智:那么,直到早晨,都可以在你里面,可以吧?
仁贺奈正敏:那,那个,今,今天是,我,我的,生日……
福山智:呃,生日?
仁贺奈正敏:是的,都这个年纪了,其实也没什么生日不生日的了……
福山智:这样啊~这里含着男人的XX,就这样从50岁到了51岁。
仁贺奈正敏:是,是的。
福山智:直到之前都还是处男,真是不知羞耻啊~……嗯啊……
仁贺奈正敏:……哈啊……
福山智:乳头这么快就挺起来了啊。
仁贺奈正敏:……哈啊……
福山智:这里也快点勃起呀,一直在“流泪”,很无趣啊。
仁贺奈正敏:对不起!!真的是,非常抱歉!!
福山智:这把年纪的,再怎么休息,想多做几次还是不行啊。一副快哭出来、不断道歉的表情,还真是够诱人的。应该还没意识到,可能只是欺负他,看他着急,我就会很开心。


Track04

[GayBar]
里维:哎呀呀,还以为是谁呢,这不是福山酱嘛~好久不见啊。人家好寂寞哦~呵呵。
福山智:最近,工作很忙啊。快开始营业了吧,随便弄点吃的就行了。
里维:遵命~。喂~你说工作很忙吧,事实上不只这样吧?
福山智:呵呵,你知道啊?
里维:当然知道啦~,因为你表情很温柔啊,皮肤也很光滑,是不是恋爱了啊?快告诉我啦~是我认识的?
福山智:呼~正所谓一不做二不休。
里维:是么意思?
福山智:之前跟你说的那个“半世纪”,和我正在交往中。
里维:不是吧!!!!呃,你这是吹的什么风啊?福山酱你不是那种专情的人吧?难道是那种能让你都认真起来的好人?
福山智:因为里维的说教不起作用。
里维:突然就这样,怎么回事啊?
福山智:说是交往,和他只是玩玩而已,他好像是当真了,但我肯定是玩玩的。
里维:福山酱!!
福山智:但我可是很温柔地待他的哦,就在前些日子,他过生日我还给买了个手机作为礼物送他呢。然后哦……

(柜台小姐:这种手机是最新机型,在买家中大受好评。[电话铃]啊,真是抱歉,我稍微失陪一会儿。
仁贺奈正敏:那个,福山君,我还是觉得自己用不到手机,你花钱买这个送我当做礼物,真是抱歉……
福山智:但我想要你带着手机。要联系仁贺奈先生时,又不能用公司的内线,内部邮箱么,你又不会用。再说了,有了手机,即使有像上次那种迟到的事情,也能马上取得联系,是吧~
柜台小姐:觉得怎么样啊?有没有中意的机型呢?
福山智:比起最新机型,这个不错啊,邮件的字体很大、功能也很单一,用起来也很上手。
仁贺奈正敏:那,就麻烦您拿这个吧。
柜台小姐:好的。这位是您儿子吗?
仁贺奈正敏:诶?
柜台小姐:居然买手机作为礼物送给父亲您,真是个温柔的儿子,是吧。
仁贺奈正敏:什么?!!
福山智:哈哈哈,受打击喽~,算了,会被这么认为也是没办法的,毕竟就是这种年龄的差距嘛。

[路上]
仁贺奈正敏:今天,那个,送我手机,谢谢。
福山智:不用客气。对了,我的生日是下下个月,10月26日。不用为我做些什么,那天晚上的时间希望你能为我空出来。
仁贺奈正敏:啊,好的。
福山智:哦,对了,手机的邮箱地址不设定的话……,使用方法我来教你吧。现在就去你的公寓,可以吗?
仁贺奈正敏:那个,这么问可能会有些冒犯,今天也想做那种事吗?
福山智:那种事是指?
仁贺奈正敏:那个,就是一直做的那个……
福山智:是指做 爱吧?
仁贺奈正敏:额……是吧……
福山智:老实说,是有想做的念头。不行吗?
仁贺奈正敏:啊……
福山智:呵呵,总之,走着去你公寓吧。不管行不行,今天就想先帮你设一下邮箱地址。
仁贺奈正敏:这,这之前可能你也知道,做完之后,身体就不怎么能动。明天还要上班,若是影响到工作的话会很麻烦。
福山智:也有让你不会累的做法哦。
仁贺奈正敏:诶?
福山智:有很多做法哦。算了,虽然我喜欢那种激烈的方式,如果仁贺奈先生说很痛苦的话,今天就试试不会累的做法吧,不会影响到明天的工作的哦~
仁贺奈正敏:哦……

[公寓房间内]
福山智:我说仁贺奈先生,你是迟泄?
仁贺奈正敏:我不太清楚,可能是迟吧,非常抱歉。
福山智:我是不要紧。相反的,时间上倒很容易同步,爸~爸~
仁贺奈正敏:[倒吸一口凉气]
福山智:不要勒得我那么紧啊,怎么了?叫你爸爸,有感觉了?还真是怪人啊~
仁贺奈正敏:不不不,不是的!
福山智:说实话,我也觉得蛮复杂的,但是,被看成是父子俩也并非不可思议的吧。如果仁贺奈先生的这里!
仁贺奈正敏:额……
福山智:年轻时候用的话,要有我这么大的儿子,也不足为奇。
仁贺奈正敏:别,别说了。爸爸这件事别说了。
福山智:抱歉抱歉,我不会再说了。
[轰——床塌了]
福山智:啊!!!
仁贺奈正敏:啊!!!没事吧?
福山智:啊,嗯,没事。
仁贺奈正敏:没想到,床板居然会断掉,虽然确实是很旧的东西了……
福山智:噗,难以置信。呵呵,真的假的啊!哈哈……)

[GayBar]
福山智:因为我做得太激烈,把床给搞坏了,所以就想买个床去道歉。于是就约好明天一起去室内装潢店看看。顺便把桌子啊、书柜什么的统统换掉,我打算凭我的品味把那个土里土气的房间好好改造一番。
里维:福山酱~这不就是一般的恋爱嘛~
福山智:怎么可能!和那种大叔谈恋爱什么的,那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
里维:是这样吗?听福山酱你的描述,只觉得你现在正迷恋着这个大叔。
福山智:温柔地甩掉他,这话不是你里维说的嘛~,既然要甩掉他,就给他留点和年轻男人的回忆吧,我觉得这样会比较好吧。算了,反正是像志愿者那样的吧。
里维:呵呵,还真是令人操心的家伙啊。

[公寓]
搬家人员:请问这个书柜放在哪里?
福山智:啊,放在靠墙的那里。
搬家人员:好的。那么,行李就这么多了,我们就先失陪了。
仁贺奈正敏:谢谢,真是劳驾您了。
福山智:这下房间感觉不错了呢。
仁贺奈正敏:哈啊……总觉得家具太过齐全了,都不像自己房间了。
福山智:不喜欢吗?
仁贺奈正敏:不,不是的,并不是这个意思。为我买了床,又买了书柜和桌子之类的真是万分感谢!
福山智:话说书,少了很多呢。
仁贺奈正敏:为了放进书柜,稍微整理了下。
福山智:嗯……只留下了关于鸟类的书籍。啊,这个和相框里的鸟应该是同一种类的吧?
仁贺奈正敏:是说“翠鸟”吧。
福山智:喜欢吗?就把这个装饰起来吧。
仁贺奈正敏:别人表扬说,那张照片拍得很好。但我喜欢的是“伯劳”,经常在村庄附近的山林里出没。你等一下,我去替你弄些喝的。
福山智:这样啊~ 啊,“伯劳”是指这个吧。真是土气的鸟啊。倒是蛮像仁贺奈先生的。啊?在书柜里发现相册了!呜哇~,好年轻!是仁贺奈先生大学时期的吧,嗯?一起照的这个人好像在哪儿见过……
仁贺奈正敏:你在看什么啊?!
福山智:年轻时真可爱呢~
仁贺奈正敏:别,别看了!
福山智:这有什么关系~就让我看看啦~。唉,这个是我们社长吧?
仁贺奈正敏:是的。
福山智:果然~~,说起来站在仁贺奈先生旁边的女的,真是个美人呢。
仁贺奈正敏:那是利子小姐,她比我小一岁,是社长的夫人。那两人在大学时开始交往,一毕业就结婚了。
福山智:还真是俊男美女呢。
仁贺奈正敏:咖啡要凉了。啊!
福山智:我说,不想试试新买的床吗?
仁贺奈正敏:现在还是日上三更啊……
福山智:没有规定白天不准做的吧。
仁贺奈正敏:话是这么说没错……
福山智:会让你很舒服的……


Track 05

福山智:(觉得生日很讨厌,是从过了25岁后开始,因为一年比一年更不受欢迎的日子一点都不有趣。但是今年不一样,就算我是出于玩玩的心态,对仁賀奈先生来说,这可是他有生以来第一个恋人的生日。他会为我准备些什么呢?)已经4点了吗,差不多也该联系我了啊,不过那个家伙很迟钝。
市ノ瀬隆:福山先生。
福山智:什么?
市ノ瀬隆:大家在讨论今天晚上是不是去喝一杯,你也一起来吗?
福山智:啊,我……
市ノ瀬隆:已经有约了吗?
福山智:恩,算是吧。
市ノ瀬隆:福山先生最近交女朋友了?
福山智:为什么?
市ノ瀬隆:大家都这么说哦?最近心情一直很好,有时候还会连着两天戴着同一条领带来上班。
福山智:哦?
市ノ瀬隆:福山先生那么帅,但从没听说你有女朋友的事情,大家都很好奇呢。到底怎么样啦?
福山智:谁知道呢~
市ノ瀬隆:真可疑。
福山智:你好,这里是溝渕建设。啊,长岛先生!我是福岛。恩,关于那件事……

福山智:(虽然那之后直到7点,我都留在公司里,但是仁賀奈先生完全没有来联系我。可是如果我主动告诉他“今天可是我的生日哦”的话,光听就觉得很逊。于是就只能干等着他的电话。)
电视:现在是11点,现在开始播放地区新闻……
福山智:那个大叔,看来是彻底忘记了啊。真是的,我可是连饭都没吃一直都等着啊!

店员:谢谢光临。
福山智:(便利店的小菜和罐装啤酒的独自一人的生日吗,太凄凉了。早知如此还不如到里维的店里去呢。恩?那个背影是?)仁賀奈先生!
仁賀奈正敏:啊、那个、对不起……
福山智:你这么急匆匆的是怎么了?
仁賀奈正敏:我、那个……咳咳咳……那个、我完全忘记了今天是福山的生日……咳咳咳咳……前面刚刚想起来,连礼物都没准备,非、非常抱歉!
福山智:啊……哦。
仁賀奈正敏:想至少把这个送给你,车站前的花店还开着,礼物我下次会好好准备后再送给你。
福山智:橘色的花,很可爱的花束呢。
仁賀奈正敏:福山给我的感觉很精神,所以就拜托店员准备了有这种感觉的花。
福山智:我很喜欢,谢谢你。
仁賀奈正敏:太好了。
福山智:(啊,笑了。笑的时候线条柔顺了很多,好可爱。明明是个五十多的大叔,太犯规了。)到我家来坐坐吧。

福山智:因为没有花瓶,所以就试着放在了马克杯里。怎么样?
仁賀奈正敏:恩。比起那个……这个不觉得很奇怪吗?
福山智:还好啊,非常适合你哦。
仁賀奈正敏:这样总让我觉得很不安。
福山智:(我把绑在花束上的淡蓝色丝带系在了仁賀奈先生的手腕上,看着不安地玩弄着丝带的他,自己渐渐无法忍耐起来。)仁賀奈先生,请给我礼物。
仁賀奈正敏:你想要什么?下次遇到你之前,我先准备起来。
福山智:请把仁賀奈先生给我。
仁賀奈正敏:诶?
福山智:既然都系上了丝带,请仁賀奈先生对我说:请享用我吧。
仁賀奈正敏:不…这…这种……
福山智:这是我现在最想要的东西。能够给我吗?
仁賀奈正敏:但是……
福山智:不行吗?
仁賀奈正敏:……请……请……享用我吧。
福山智:对不起,很疼吗?不过没有裂开来哦,因为这里已经习惯了我的大小,有好好地扩张开来。能感觉到我在抚摸它吗?张开嘴,让我吻你。我动的话会很难受吗?流眼泪了,不过请再忍耐一下。仁賀奈先生,你好可爱,超级可爱。不要害羞,让我看你的脸。吻我。

福山智:(和里维说的一样,我迷上了仁賀奈先生,虽然他看上去完全就是个大叔,但是我就是想待在他的身边,想和他做 爱,对那干瘪的身体就是异常地兴奋。连自己也不明白那是为什么。)
仁賀奈正敏:福山君……那个……
福山智:牵牵手而已,没关系吧?在这种山林里只有鸟而已。
仁賀奈正敏:嘘,在右边有只五十雀。
福山智:哪里?那只蓝色的吗?啊,蓝色的鸟真漂亮啊。
仁賀奈正敏:看着颜色鲜艳的野鸟,心里也觉得非常高兴呢。
福山智:既然这么喜欢看鸟,在公寓里养一只怎么样?
仁賀奈正敏:我不喜欢这样。
福山智:但是那样的话就不用特地跑这么远,回家的话每天都能看了不是吗?
仁賀奈正敏:小时候我曾经养过只绣眼鸟。
福山智:绣眼鸟?
仁賀奈正敏:背部是茶绿色腹部是白色的小鸟。用简单的陷阱抓住它后,放在鸟笼里养着。连名字都起了,非常地疼爱它,但是半年后它就死了。我把鸟埋在了河岸边,那天天气非常地好,心里想着天空好蓝啊,自己不知不觉哭了出来。
福山智:看到天空后哭了吗?
仁賀奈正敏:我饲养绣眼鸟的鸟笼非常地小,与之相比,天空却是广袤到我张开双手都无法触碰到。那只绣眼鸟抱着什么样的心情呢?想到或许它是非常想在天空中飞翔的吧,就觉得非常对不起它。那之后,我就无法再饲养鸟类。以前我对社长和利子也说到过这件事情。
福山智:利子是————
仁賀奈正敏:社长的妻子,社长说,虽然在鸟笼中会失去自由,但是不用担心被敌人袭击还有人给饲料,不是挺好的吗。但是利子说,她即使会被鹰吃掉,也宁愿在外面飞翔。
福山智:虽然我也比较喜欢在外面飞翔,不过如果能和仁賀奈先生在一起的话,就算被关在笼子里也无所谓。我说————
仁賀奈正敏:怎么了?
福山智:作为鸟的替代品,你能饲养我吗?
仁賀奈正敏:诶?
福山智:我啊,上个星期和这个星期,每个星期都有五天在仁賀奈先生的家里。
仁賀奈正敏:是吗?
福山智:恩,所以我懒得回自己家去,可以和你一起住在你家里吗?你不喜欢我一直在你身边吗?
仁賀奈正敏:不……那个……
福山智:有什么事情不方便在我在你身边的时候做吗?
仁賀奈正敏:这个……
福山智:请说清楚,让我听你的真心话,这样我也有退路可走。
仁賀奈正敏:福山…你和我在一起高兴吗…?
福山智:很高兴哦,因为我没有能够和不喜欢的人一直待五天的忍耐力。我觉得如果是仁賀奈先生的话,住在一起的话或许会很愉快。
仁賀奈正敏:我不是个有趣的人,除了鸟之外没有别的兴趣。
福山智:但是在说到鸟的话题的时候,你的表情很可爱哦。
仁賀奈正敏:……你不是在看着别的人吧……


Track 06

福山智:(仁賀奈先生对我提议的同居一事并没有表示出同意或者是否定。因为他平时总是那么优柔寡断,所以从那天开始,我就擅自住进了仁賀奈先生的公寓里。)回来得还真晚呢。部署里的饭局适当做个了结快点回来不就好了。啊,他回来了!
仁賀奈正敏:我回来了,对不起回来晚了。
福山智:欢迎回来,饭局怎么样?
仁賀奈正敏:…没什么…特别的事。
福山智:遇到什么不愉快的事了吗?
仁賀奈正敏:没什么。
福山智:你回来得那么晚,我还以为你们谈得愉快忘记了时间呢。
仁賀奈正敏:因为也不都是些愉快的事。
福山智:要告诉我吗?或许心情会变得好一些。
仁賀奈正敏:因为有关别人的私生活,对不起……
福山智:(仁賀奈先生在那之后就完全沉默了下来,尽管他也不是很消沉的样子,可是我非常地在意饭局上他到底遇到了什么事。)

福山智:喂,市ノ瀬,你的女朋友和会计部的笹木很熟吧?
市ノ瀬隆:恩,还行。
福山智:其实啊,我的朋友里有个家伙对笹木有点意思,能不能帮我问出点情报来啊?
市ノ瀬隆:笹木是个美人呢,可以啊。啊,我正好打算和女朋友一起吃午饭,福山先生你也一起吧?

福山智:诶,社长也去了饭局?
鮎川めぐみ:恩,会计部里有的能见先生和仁賀奈先生这样的老员工在,所以社长偶尔会来。仁賀奈先生一直和社长在说话,一次会后和社长二人不知道到哪里又去喝了。
市ノ瀬隆:说起来,小鮎,社长最近和他太太处得不好?
鮎川めぐみ:有点吧。
福山智: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个?
鮎川めぐみ:不要告诉任何人哦?社长的秘书是我的朋友,无意中听到社长和他太太电话里吵架说要离婚什么的,社长最近好像一直住在旅馆里,没有回家过呢。
福山智:(仁賀奈先生说过他和社长以及社长太太是大学时的同学,或许他们找他商量过离婚的事情吧。这样的话的确是事关私事,不方便对我说。)
鮎川めぐみ:福山先生,喜欢笹木的是谁啊?
福山智:啊,我不能说出他的名字,那家伙很害羞。
鮎川めぐみ:那个,或许不太方便在这里说,笹木好像喜欢的人是福山先生哦?
福山智:啊,对不起,能不能当做我没听到过这句话?我有在交往的人了。

仁賀奈正敏:福山君,等等,对不起…手机…
福山智:诶?这种时候,谁打来的啊?
仁賀奈正敏:你好,利子,怎么了?恩,恩。
福山智:(社长太太打来的吗?就算是朋友,三更半夜地打电话来也太没常识了吧?)突然间穿好衣服,要去做什么?
仁賀奈正敏:稍微出去一下。
福山智:出去?已经凌晨1点了啊。
仁賀奈正敏:我担心她,不能放她一个人在那里。
福山智:等等,我开车送你。
仁賀奈正敏:没关系,我叫出租车去。

福山智:(自从那天之后,仁賀奈先生一直频繁收到社长以及社长太太打来的电话。和他们说话的时候,就把我扔在一边长达2、3个小时。一点都不好玩。)
仁賀奈正敏:恩,恩,是这样啊。那么没事吧?是吗,那就好了。再见。
福山智:不要再这样了!
仁賀奈正敏:怎么了,福山君?
福山智:那两个家伙每天每晚都打来算什么啊!你不是专属于社长夫妇的咨询师啊。夫妇之间的问题交给他们自己去处理不就好了?
仁賀奈正敏:请不要说“那两个家伙”,他们都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福山智:这个我知道,但是凡事也得有个限度啊。
仁賀奈正敏:他们二人都在烦恼着痛苦着,所以才会来找我商量,我不会坐视最重要的朋友而不管!
福山智:(那么把我这个恋人晾在一边就没关系咯?可恶,那对夫妇可不可以快点离婚啊,这样的话,就不会再打电话过来了。)


Track 07

市ノ瀬隆:抱歉,福山先生,借一下打火机行吗?
福山智:恩,给。
市ノ瀬隆:谢谢。啊,对了,有些事希望你不要告诉别人,之前小鮎不是有说过吗?社长和他妻子不开心,好像终于离婚了哦。
福山智:真的?!
市ノ瀬隆:好像是真的。
福山智:(这样的话,仁賀奈先生就能从二人的商谈对象中解放出来,他们终于不会再打电话过来了。)
市ノ瀬隆:离婚的原因好像是性格不合,社长这么帅,也没有绯闻,在我看来简直就是个没有缺点的男人。
福山智:夫妇间的问题嘛,只有夫妇才明白吧。
女职员:福山先生,事先预约过的西原先生来了。
福山智:恩,我马上就来。

福山智:(因为今天工作留到很晚,所以我发了封邮件,让仁賀奈先生先回家。因为如果工作结束的时间一样的话,就会在车站见面一起回家。没想到,很稀奇地仁賀奈先生马上回了我一封信:“我知道了,等一会儿有事情要对你说”。是什么事情呢?之前有说过去看冬季的鸟,或许是这个事情吧?要去的话就不用当天回来,在旅馆里住上一夜,悠闲一下也不错啊。)我回来了。今天回来的时候很冷吧?
仁賀奈正敏:恩。
福山智:风又那么大,晚上或许会下雪吧。啊,你有吃过什么东西吗?
仁賀奈正敏:不,还没。
福山智:去附近的居酒屋————便利店也行……怎么了?
仁賀奈正敏:我之前就有考虑过了,不是一时决定下来的事。
福山智:决定?什么事?
仁賀奈正敏:能不能请你离开我家呢?
福山智:诶?你突然间说什么?
仁賀奈正敏:请你和我分手吧。你无法带回去的行李,我会帮你寄过去的。
福山智:我……我说……突然间说什么分手啦,离开啦之类的,我完全摸不着头脑。总有什么理由的吧?难道被公司里的人知道了?别沉默不语啊。说不出口的话,肚子饿了,先吃饭吧?仁賀奈先生也没吃过吧?不想出去的话,我叫外卖,披萨怎么样?
仁賀奈正敏:请你听我说!
福山智:谁都没有说过不听啊。有事情要说却不说出口的人不是仁賀奈先生吗?说要分手,其实不是因为你讨厌我吧?我问你是不是讨厌我!别不出声,回答我啊!
仁賀奈正敏:我…有喜欢的人…
福山智:啊?
仁賀奈正敏:我在和福山认识之前,尽管没有交往过,但是我有喜欢的人,虽然一直都只是我的单相思。那个人现在非常地伤心,我想在她身边支持着她。
福山智:(伤心?难道是离婚了的社长?!)
仁賀奈正敏:求求你了,请和我分手吧。
福山智:那家伙说离婚后和你交往吗?
仁賀奈正敏:她没说过,也不知道我喜欢她。
福山智:不管你有多么喜欢他,那个社长绝对抱不了男人!
仁賀奈正敏:?社长?
福山智:诶?不是社长吗?其他还有谁?难道!……是女的那个……?
仁賀奈正敏:我……从以前开始就很内向,口才也不好,因为想要改变这样的自己,大学的时候进入了滑雪部,社长也在同一个社团里,说老实话,我有点不擅长应付他。尽管他对我其实很真诚,但该怎么说呢,表面上看来,总有被他俯视的感觉,或许是我太钻牛角尖了。利子和社长不一样,站在平等的地位上接触着我,在知道她和我一样不喜欢被关在鸟笼中的鸟时,我非常地高兴。曾经有一次,社长、她还有我一起去看鸟,对着我拍的翠鸟的照片,她称赞着说非常漂亮。
福山智:(难道就是那张被放出来的照片吗?)
仁賀奈正敏:我喜欢上了她,多少次想向她告白,但是因为对自己没有自信,无法说出喜欢你这句话。在我烦恼的时候,她开始和社长交往,并结了婚。想着自己必须放弃她,多少次跑去相亲,结果都以失败告终。我怎样都无法忘记她。
福山智:(第一次看到他如此亢奋的表情。)
仁賀奈正敏:尽管我说我想支持她,可我没有奢望能和她恋爱结婚,只想成为她困扰时能成为她商量的对象,能够帮上她的存在而已。
福山智:只是想成为商谈对象的话,没必要和我分手吧?不用说这么多漂亮话,直接说出来不就好了?!因为想和那个女人交往做 爱,所以我是个障碍!那个女人不知道你那能接受男人安抚的本质吧?需要我向她挑明一切吗?你是个后穴被男根插进去后就会感受到快感的淫乱之人?!
仁賀奈正敏:你、你拿我的手机做什么?
福山智:我要告诉那个女人,你是个能和男人做 爱的变态。溝渕利子,就是这个吧。
仁賀奈正敏:住、住手!住手……
福山智:喂,把手机交出来!
仁賀奈正敏:不要!绝对不要!如此不堪入目的事情,唯有利子,我死也不想让她知道!
福山智:什么不堪入目啊!那么不堪入目的事情,不是你一直让我这么做的吗!
仁賀奈正敏:我…不想做的…
福山智:说谎!我不过邀请了一下你,明明是个处男,你却轻易地张开了双腿!男人女人都可以,是你自己想做的吧?!
仁賀奈正敏:不是的……不是的!
福山智:你想和我做,做色色的事情,做舒服的事情!你就认了吧!
仁賀奈正敏:不是的!啊!
福山智:对、对不起,我不想打你的!
仁賀奈正敏:请不要碰我!
福山智:我、我…那个…我喜欢仁賀奈先生啊,因为喜欢你所以不想分手。
仁賀奈正敏:我并不喜欢你,福山君。
福山智:这不是很奇怪吗!刚开始的时候,是因为喜欢我所以才和我睡的吧?
仁賀奈正敏:我不是因为喜欢你所以才和你做 爱的。那天晚上,福山君你对我说,从很久以前就很喜欢我。
福山智:那是……
仁賀奈正敏:我无法对喜欢的人表明心意,明明有这么多次表明心意的机会,但因为害怕被甩掉,所以什么都做不到。但是福山你对着年长20岁而且还是同性的我告白,想到你需要多么大的勇气,苦恼了多么久,就觉得很同情你,所以觉得只有一次也无所谓,就和你上了床。
福山智:这算什么啊?
仁賀奈正敏:但是,第二天,福山君你什么都不记得,和之前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对这件事很生气的样子,我终于发现那只不过是酒醉后的戏言而已。但是那之后被你叫出来,还被你抱,我一直觉得你在对我开玩笑,但是又觉得如果问你你是真心的还是玩玩的话,自己又会受伤,所以就什么也没说,把关系拖拖拉拉持续到了现在。
福山智:的确,最初是玩玩的,这点我不否认,但是现在我喜欢你,真心喜欢你!或许你无法相信,请你相信我啊!
仁賀奈正敏:我也想过,这样下去的话也可以,在福山君对我厌倦之前,只是肉体关系也可以,奉陪到底。但是,果然不行,我可以容忍福山君的只有身体,心里容不下你,我的心无法欺骗自己。求求你,和我分手吧!求求你了。福山君年轻又帅气,马上就能找到下一个恋人的吧。这样的话,你马上就能忘记年长、不擅长说话、又没有品位的无聊的我。所以,求求你,求求你,求求你!
福山智:(因为我不说和他分手,仁賀奈先生无数次跪在地上求着我。他并不喜欢我,所以我也无从挽留他,也无法缠着他不放。我只能和他分手了吗?)

Disc02

Track 01

福山智:(被甩了…这样的我…居然被那个大叔?开玩笑的吧?我喜欢他的啊,是真心的,还那么重视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喂,走路长点眼睛啊!
男人:对、对不起!

福山智:痛……可恶!我在做什么啊,就算把怨气发泄在东西上也没用吧?啊,邮件,是仁賀奈先生发来的。
仁賀奈正敏:福山君留在我家里的行李,我明天叫快递给你送去。这样我们就算是真的结束了。拜托你了。
福山智:我要的不是这样的结局。我会动真心的对象是更为年轻、漂亮、做 爱老练的恋人,我马上就会找到的……

福山智:(第二天,仁賀奈先生那里的行李被送到了我家。其中有西装、平时穿的衣服、牙刷、收银条……我留在那个房间里的一切,包括这种小东西,都装在了里面。)

福山智:(那天晚上,我难得去了里维的店里,正巧遇上每个月一次的单身派对。)
男人:我还要更多……福山……太舒服了。
福山智:一般般吧。
男人:真坏心眼。我说,离开这里去旅馆吧?以前开始我就觉得福山很帅呢,如果不介意的话,请和我交往……
福山智:都是你吵着说要做,我才陪你玩玩,说什么啰嗦的事情啊。
男人:做完就丢吗,真讨厌!

福山智:恩……派对呢?
里维:早就结束了哦。福山酱,你没事吧?给,水。
福山智:谢谢。
里维:你有点喝过头了吧,偶尔放松一下是没问题啦,太晚的话,LOVELOVE同居中的男友可是会担心的哦?
福山智:我和大叔已经结束了。
里维:诶?!你不是很迷恋他吗?!为什么要抛弃他?!
福山智:果然厌倦了,尽管对方一边说着“不要抛弃我”一边死缠着我,粘人得我都要担心他是不是会变成跟踪狂了。早知道这么麻烦我就不和他交往了。那把年纪,我肯跟他交往他就该谢天谢地了。
里维:不可以这么说!让他喜欢上你的是福山你吧?人不论年纪多大都会坠入爱河,不论年纪多大都会受伤啊。
福山智:是是。(如果事情是那样的话,该有多好啊。我讨厌他,抛弃他的话。)里维,我是个好男人吗?
里维:虽然是个好男人,但是今晚看上去却像个恶魔。


Track02

福山智:你好,这里是溝渕建设……啊!前两天谢谢您啦。哪里哪里,我们才是受您关照了。(在公司里一直表现得很开朗,工作也积极对待,就算在公司里与仁賀奈先生擦身而过,也绝对不想让他看见我因为被甩而失落的表情。)如果您的朋友中有对这次改建有任何意见,请务必告知本社。好的,麻烦您了。那么就这样。
市ノ瀬隆:福山先生,别太拼命哟~这样我更您就差更多了。
福山智:你要是这么想的话就快工作,给!
市ノ瀬隆:这……不是要提交给会计的文件嘛?
福山智:把它拿去有小鲇在的总务那边吧,我可是特意帮你制造见她的借口哦。要感谢我哦。
市ノ瀬隆:真是没办法啊~那我就去啦~
福山智:(被赶出仁賀奈先生家之后,我一次都没去过会计部,非递交不可的文件全部拜托给人家,因为实在不想看见他。)工作结束之后,每晚都会去里维的店里,喝酒、胡闹、逮到感觉不错的男人就带出店里,重复着这样的日子。
男:呐,你真帅~
福山智:谢谢~如果你乐意的话,今晚如何?
男:……怎么办呐……里维,我也要走了这里收拾掉吧。
里维:福山,你不会是钓了那个学生仔吧?他可是出了名的破货哟~
福山智:你别吃醋嘛~
里维:才不是呢~我已经厌了。好像地拉网捕鱼一样。

福山智:(完事之后,对身边温存的对象突然感觉到厌烦。如果是仁賀奈先生的话,即使他想从床上逃离,也一定会把他抓住锁紧在双臂之中。)
男:刚才好舒服……
福山智:这种话你是跟谁都说的吧。
男:是真的!今后我们也能经常这样见面吗?
福山智:哈?我可不喜欢你。
男:厄……啊……你做什么?好痛!啊!
福山智:这里都这么松了,因为自我感觉很好,用太多了吧?
男:放……放开我。
福山智:啊!
(男逃走。)
福山智:哈哈哈哈……(对向自己示好的对象说出“我根本不喜欢你”这样无情的话。就像仁賀奈先生对我做的一样……但是对偶然钓来的男人做这种事情又能如何?这种事情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啊……太无聊了……)

福山智:整栋楼的电梯竟然都在检修,有没有搞错啊……这里是会计那层楼啊……哎,一下子没劲儿了。(真想把和仁賀奈先生交往的记忆清空,要是用钱能消除它的话花多少我都愿意。然后我就能像以前一样,不考虑这些乱七八糟的,自由地享受鱼水之欢了吧……)啊……仁賀奈先生……
仁賀奈正敏:您好。(逃)
福山智:(不至于逃这么快吧?好像看见了讨厌的东西一样。一起去看鸟的时候显得那么开心,就算是在床上不是也有很有快感的时候么?那全是在演戏?是在骗我么?和我交往尽是些痛苦的回忆么?难道就没有一点点美好的回忆么?就算想问他,已经不可能问得到了。)

福山智:(两个月、三个月过去了,我的心情还是没有好转,不知不觉到了年末。)
OL1:那是真的么?
OL2:真的~你看他们俩关系多好啊,
福山智:(最近来吸烟室的女生多了啊。)
OL1:但是他们离婚才三个月啊。竟然这么快就再婚了也太可疑了。
OL2:离婚的原因果然是搞外遇吧?
福山智:离婚?难道是说社长?
OL1:才不是呢,社长的再婚对象就是和他离婚的夫人,破镜重圆了。
OL2:什么嘛,这么快就复婚一开始不要离就好了嘛。
OL1:话是这么说啦。但不也是挺好的么?

福山智:市ノ瀬你过来一下。
市ノ瀬隆:突然干嘛啊?
福山智:过来就是了。你知道社长复婚的事情么?
市ノ瀬隆:诶!我头一回听到。
福山智:让你家小鲇的朋友去打听一下。
市ノ瀬隆:没问题是没问题啦,为什么你这么关心社长的事情啊?
福山智:啊,我认识的人之中有看上社长的。想要告白前却听到这样的传闻,挺失落的。总之得先确认一下事实。
市ノ瀬隆:是这样啊。我知道了,午休的时候我去问问小鲇。说来福山先生你经常被人当做恋爱问题的谈话对象啊。

福山智:辛苦了。
市ノ瀬隆:您也辛苦了,福山先生。
福山智:市ノ瀬,到底怎样?中午说的社长的那件事。
市ノ瀬隆:复婚的事情果然是真的。社长很开心,一问他那件事他就说不停。好像会计部的仁贺奈先生在之间牵线的呢。
福山智:(他是傻瓜么?不管他们就好了。为什么还要帮他们复合?一定是伤心的社长夫人拜托他说果然还是那个人好,他无奈之下才牵线搭桥的吧。那个人的话很有这种可能。不管发生什么,仁賀奈都是被甩了变回单身了。活该!)
市ノ瀬隆:虽然那个喜欢社长的女孩子挺可怜的。
福山智:那也是没办法了,谢谢你啦。麻烦你做了情报员,今天这顿我请啦,敞开肚子喝吧。
市ノ瀬隆:真的可以么?那我不客气啦……不好意思,再来一杯生啤!
福山智:我也是。
老板:好嘞~
福山智:好!再干一杯!
市ノ瀬隆:好的好的~怎么好像挺开心的嘛?


Track 03

福山智:(从听到社长复婚的消息那天起,我的手机就一刻都没有离开手边——为了能够随时回应那个因为受伤而来寻求安慰的男人。但是过了两三天依旧没有任何联络。应该是很想被安慰,很想被温柔对待的才对,但是为什么……就是不联络呢?是觉得“就算再寂寞,弄到如今这么尴尬的局面,也不能再来求助于那个‘被自己甩掉的男人’了”吗……以那个人的性格来说,也不是不可能……真是,好棘手啊……)
市之濑隆:福山先生,我这会要送文件到会计部,有什么需要我帮您带过去的吗?
福山智:有是有,不过算了,我自己去送就好。
市之濑隆:诶……啊……您怎么了,(自己去送文件)好难得啊……
福山智:是份有点麻烦的东西。干脆,顺便也把你的带过去吧!
市之濑隆:……哦……那……那就拜托您了。

福山智:打扰了!
仁贺奈正敏:请进!……啊!
福山智:(仁贺奈先生很慌张呢……这会到处找接待处的笹木小姐也是没用的哟,过来之前就确认过她已经去了吸烟室了。)
仁贺奈正敏:啊……请问有何贵干?
福山智:麻烦您处理一下这些文件。
仁贺奈正敏:……啊……市之濑先生的文件没有盖章,这里……
福山智:啊……真是不好意思,我拿去盖了再来。
仁贺奈正敏:慢慢来也没关系的,可以先把文件放在这里。请转告市之濑先生,五点之前到这里来盖章。
福山智:我明白了。
仁贺奈正敏:……那……那个……我要把文件放起来……请松手……
福山智:我从别人那里听说了,社长复婚的事。
仁贺奈正敏:……!
福山智:那之后一直很在意,仁贺奈先生,你还好吗?要是觉得很痛苦、无法忍受的话,随时都可以打我手机联络我……
笹木瑞希:啊~福山先生,请问是有什么事吗?
福山智:啊,我已经拜托给仁贺奈部长了。
笹木瑞希:……是吗,这样啊……福山先生会来会计部真是好难得啊。
福山智:是吗?……那么,仁贺奈部长,拜托您了。

福山智:(今晚他一定会打电话来了吧~会不会哭着向我道歉呢?虽然还是有点不爽,还是笑着原谅他好了~这次回到我身边的话,就绝对不会让他再离开了……我要把那个男人彻底调教到完全不想跟女人做、只能由我来满足的程度……)

[电视机声]
福山智:……喝!唉……嗯!给我适可而止啊,都已经一星期了……那个大叔,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啊!我都已经做了这么大的让步了……啊……真是火大!果然还是,非得我给他发邮件不成吗?
[电话铃声]
福山智:……!来了!……你好,我是福山。
仁贺奈正敏:晚上好,我是仁贺奈……这么晚还来打扰,十分抱歉。
福山智:没关系,我什么时候都方便的。
仁贺奈正敏:非常感谢您之前对我的关心。其实我是有事想问福山君,所以今天才会打电话过来的。
福山智:见了面再谈怎么样?我到你那里去,反正也花不到二十分钟。
仁贺奈正敏:啊不……电话里就可以了……那……那个,福山先生现在有恋人吗?
福山智:没有啊,怎么可能会有?
仁贺奈正敏:是这样吗……那么,您觉得会计部的接待笹木瑞希小姐怎么样呢?
福山智:怎么样……没什么啊……
仁贺奈正敏:其实今天,有个为年度末离职职员办的送别会。席间笹木小姐问我是不是跟福山君很熟,说是之前见过我和福山君一起吃饭。我说是朋友,她就说想让我帮忙问问您有没有交往的对象。
福山智:……你在说什么啊?
仁贺奈正敏:如果福山君不介意的话,我很乐意当两位的媒人……
福山智: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吧?就算是玩笑也太过分了吧……我一直都喜欢着你,你是真的不明白吗?
仁贺奈正敏:那……那是……
福山智:你该不会是……明明知道还来问我的吧?
仁贺奈正敏:……啊……啊……说实话……福山君的心意,那个……实在是很感谢。但是我现在还不想跟任何人交往。笹木小姐既年轻又可爱,我觉得她跟福山君非常般配。
福山智:我是彻头彻尾的同性恋,对方不是男人就硬不起来!我跟哪边都可以没节操的你不一样,介绍女人也只是给我添麻烦!
仁贺奈正敏:那个……我、我不知道。实在是非常抱歉……!
福山智:你对我就那么没兴趣?
仁贺奈正敏:诶?
福山智:为什么我会对你有欲望,为什么要说喜欢你,同性恋是什么样的人……你甚至连想都没想过吗?
仁贺奈正敏:对不……
福山智:少开玩笑!别再打来了!……居然把别人当傻瓜……呜……


Track 04

福山智:(到了四月,随着新入社员的加入,办公室一度热闹起来。然而我至今还是迟迟没从仁贺奈先生带来的羞耻后遗症里恢复过来。)嗯……啊咧?糟了,这份发票的提交期限是今天啊……市之濑因为感冒请假了……超过期限会变得很麻烦,真是头疼……没办法了。(只要不去看仁贺奈先生就好了,又不能一辈子不去会计部。把收据交给接待的笹木小姐以后就速速返回吧。)

福山智:打扰了。……啊咧,笹木小姐今天休息吗?
女职员:她昨天开始就去了研修。
福山智:……这样啊。能拜托你处理一下这些发票吗?
女职员:可以哦。请稍微等一下,我马上核对。
福山智:(不行啊……都决定了不去看他了,视线却在自动搜寻仁贺奈先生的身影。但是……不在?)仁贺奈部长没来吗?
女职员:部长昨天就请了病假。他说有急事的话,就打他家里的电话或者手机。
福山智:病假?他那里不舒服吗?
女职员:听说是感冒。但是好像明天就能来上班了。
福山智:(……感冒……那个人有好好吃饭吗?好像偶尔也曾因为嫌麻烦连饭都不吃就去睡了。该不会在家里晕倒了吧?……我这么担心又有什么用啊,那人也不是小孩子了,到了那种情况总会自己叫救护车的吧。)

收银员:欢迎光临!
福山智:不好意思,请问有营养又好消化的食物都有哪些?
收银员:这样啊……蒸鸡蛋羹(茶碗蒸し)之类或者里面有芜菁(かぶ)的食物会比较容易入口哦。
福山智:啊,那么两种都请帮我拿一份。
收银员:多谢惠顾!

福山智:我果然还是没那么容易死心的啊。
[按门铃]
仁贺奈正敏:来了。……啊!
福山智:好久不见,仁贺奈先生。
仁贺奈正敏:福山……咳咳咳咳!!!
福山智:听说你请假了,就想着不要紧吧……
仁贺奈正敏:啊……只不过是感冒,加上发了点烧……给大家添麻烦了真是不好意思。
福山智:想到你一个人也不会好好吃饭了,就给你带了这个。
仁贺奈正敏:啊,不用了……那个……我不能收。
福山智:我买的东西连收下都觉得讨厌吗?
仁贺奈正敏:也并非是那样……那个……
福山智:我进来了哦。
仁贺奈正敏:福山君……那个……
福山智:嗯……额头好烫。还在发高烧吧?睡一会吧,我去随便做点什么。
仁贺奈正敏:多谢关心,但是我没有什么食欲……
福山智:不吃的话会没有体力的。交给我,你去躺着吧。

福山智:请用。
仁贺奈正敏:哈……
福山智:再不吃的话粥要凉了。还是……不想吃我做的东西?
仁贺奈正敏:也、也不是那样……
富含之:那就快吃吧。
福山智:那个,好吃吗?……其实也就是把现成的热了热罢了。
仁贺奈正敏:……很好吃。
福山智:要是仁贺奈先生想要我做饭的话,我每天都会过来做饭的。我一定会珍惜你,绝不会做些乱来的事的,也不会欺负你……啊……
仁贺奈正敏:请不要这样……
福山智:跟社长夫人已经不可能了吧,他们都已经复婚了。有跟她说过“喜欢”吗?
仁贺奈正敏:……
福山智:没说啊。你打算从今以后都只靠那点“喜欢”的回忆活下去吗?那样不寂寞吗?
仁贺奈正敏:……
福山智: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如果你打算一直孤身一人,让我在你身边不也挺好吗?
[吻]
仁贺奈正敏:嗯……
[门铃]
仁贺奈正敏:……!!
福山智:啊……!啧……我去开门就行了,仁贺奈先生继续吃吧。
沟渊利子:啊啦?这里不是仁贺奈先生的家吗?
福山智:(这大妈是谁啊?好像在哪里见过……)
仁贺奈正敏:啊!利子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福山智:(啊!这女人就是社长夫人啊!)
沟渊利子:我从我先生那里听说你感冒请假了。心想你一个人住,大概也不会好好吃饭吧。这位是?
福山智:我是营业课的福山,在公司受了仁贺奈先生很多照顾(于是特地过来看望他的)。
沟渊利子:是这样啊。
仁贺奈正敏:但是他很快就要回去了~
福山智:嗯……仁贺奈先生!也不用因为来个位美人就要把我赶回去啊!
沟渊利子:呵呵……福山先生真是个有趣的人。可以打扰一下吗?
仁贺奈正敏:啊,是,请进!
沟渊利子:我还以为一个男人住的房子会搞得乱七八糟的呢,但这个房间还真漂亮,就像样品房一样。
仁贺奈正敏:啊,过奖了。
福山智:(你害羞个什么劲啊!布置这房间的不是我吗?!)
沟渊利子:啊,这张照片!好怀念~这是大学的时候拍的吧,我也有呢,不知道还在不在相册里呢?对了,你吃过晚饭了吗?
福山智:刚才我做了饭,已经让他吃了。
沟渊利子:是吗。仁贺奈先生,有位细心可靠的后辈真是太好了。我也准备了很多不同的食物,应该能保存几天,我先放到冰箱里去吧。
仁贺奈正敏:啊,这怎么可以……麻烦你特地为我准备真是不好意思!
沟渊利子:顺便再去泡个茶吧。
仁贺奈正敏:啊不用了,我去倒吧!利子小姐你请坐!
沟渊利子:要是被我先生知道的话我会被他责备的哦。会说“明明是去探病却让病人给你倒茶,你到底是去干什么的?”
仁贺奈正敏:福……福山君!请你回去吧!
福山智:为什么要我回去?!是我先来的吧?
仁贺奈正敏:利子小姐是第一次来我家……所以,可以让我跟她独处吗?
福山智:你想要两个人独处干什么啊?跟别人已经复婚的老婆表白吗?
仁贺奈正敏:我没想过要做那种亏心的事!只是想要跟她两个人独处的时间而已。她是因为担心我才来的,所以……
福山智:那我不也是吗?
沟渊利子:茶泡好了哦。
仁贺奈正敏:十……十分抱歉!
福山智:您跟仁贺奈先生是大学时代就认识了吧?
沟渊利子:没错,当时我先生跟仁贺奈先生还有我都是同一个社团的。
福山智:其实仁贺奈先生他年轻时好像有喜欢过您啊。
仁贺奈正敏:……!!!
沟渊利子:诶?!是真的吗,仁贺奈先生?
仁贺奈正敏:啊……嗯……那、那是……
沟渊利子:那我也说出来好了,其实啊,在最初相遇的时候,比起我先生来更喜欢仁贺奈先生呢。
福山智:诶?!
沟渊利子:我先生他非常地积极,于是后来就被他得手了。本来是两情相悦的,还真有点遗憾呢。
仁贺奈正敏:……
福山智:仁贺奈先生现在也有喜欢的人了哦,好像还是比他小了一轮多的。
沟渊利子:难道说,是公司里的人吗?
福山智:没错!而且我觉得那个人也完全被仁贺奈先生给迷住了!
沟渊利子:那不是很好吗,仁贺奈先生!不要太在乎年龄哦,有可能的话就快快出手吧。

福山智:(大约坐了三十分钟左右,社长夫人终于起身准备回去了。)
沟渊利子:那么,我也差不多该告辞了。仁贺奈先生,请多保重。如果有什么困扰的事请不要客气,尽管联系我。
仁贺奈正敏:利子小姐,让你特地赶来,真是十分感谢。

福山智:诶~那个人总算回去了。啊,仁贺奈先生也赶快躺到床上去,累了吧。
仁贺奈正敏:……
福山智:(一直捏着空杯子,在干什么呢?……啊,杯沿上还沾着唇膏……是那个女人用的那只杯子吗?!)……!
仁贺奈正敏:……啊!诶!……请、请还给我!
福山智:我要拿去洗了。
仁贺奈正敏:不用洗了!
福山智:那个女人用过的杯子你打算就这么一辈子都放那不洗吗?你真是恶心!
仁贺奈正敏:……
福山智:原来曾经是两情相悦的呢,真是可惜啊!现在也没办法了,什么都没说出口的可是仁贺奈先生你自己。
仁贺奈正敏:……为什么……为什么要告诉她……?我喜欢她这件事,我一直一直最珍惜的思念,为什么要由你来对她说啊!
福山智:还不是因为你自己不说?!看到了自己的立场不是更好吗?对那个女人来说你只不过是个普通朋友,可没把你当成男人!
仁贺奈正敏:那种事我一开始就知道了!为什么一定要由你说出来!不管我做什么都已经无法挽回了这种事,为什么要由你来提醒我?!
福山智:唉……你啊,你不会是觉得没有肉体关系只有思念的心情就是干净又纯粹的?让我说的话你那只不过是自我陶醉罢了,真是恶心。
仁贺奈正敏:……对我来说,恶心的是你才对!我已经说过不喜欢你了却还把自己的爱强加在我身上,跟你说过会给我添麻烦你也不听……你这个人一直、一直都只考虑你自己!我已经后悔过不知多少次,但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后悔过!要是那一天没觉得向我表白的你可怜就好了!我一辈子都不想跟像你这样的人扯上关系!……请回吧!
福山智:那个……
仁贺奈正敏:你滚啊!!!

福山智:(说那像亡灵一样的爱情恶心哪里不对了?!本来就是事实不是吗?不想再对那样的男人抱有期待了,不想再为了他努力了……可是,就算那样还是想要……想要那个男人……快对这样的自己想想办法吧……)


Track 05

市之濑隆:啊,福山先生!你果然在吸烟室里啊!
福山智:哎,你啊,病才刚好,烟还是先放着吧!
市之濑隆:福山先生你才是脸色不好呢。没事吧?
福山智:还不是昨晚没睡的缘故。
市之濑隆:还是注意点吧。天气忽冷忽热的,像我一样身体弄坏的人不少,据说会计部最终还有人住院了。
福山智:哎?住院?谁?
市之濑隆:是仁贺奈部长哦。似乎从昨天起就病休了,不过听说夜里紧急住院了。
福山智:喂!有那么严重么?
市之濑隆:具体情况并不清楚,不过好像听说是得了肺炎。小鲇说,下班后会计部好像有几个人要合计着一起去探望他。
福山智:啊,是这、样啊。

福山智:我竟然捧着鲜花跑到医院来了!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仁贺奈正敏:跟你这种男人,我一辈子都不想扯上关系!)
福山智:都被他说出那种话了,正常情况下他是不会见我的吧。还是回去吧。
沟渊利子:哎?你是?
福山智:(嗯?是社长夫人!)
沟渊利子:昨天在仁贺奈先生家里见过面的,是福山先生吧?你也是来探望仁贺奈先生的吗?
福山智:啊,我是……来是来了,可是时间不够,就不去病房了。
沟渊利子:是嘛。你工作很忙吧?
福山智:呃,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帮我把这束花送给仁贺奈先生?
沟渊利子:好的。
福山智:还有,希望您不要告诉他是我送的。
沟渊利子:哎?为什么?
福山智:呃,其实在您走后我俩吵架了,见面有点尴尬……
沟渊利子:既然这样,不是反而告诉他是你送的更好吗?
福山智:啊,我想他肯定还在生气。
沟渊利子:竟然跟人吵架。那个人也有意外的不成熟的地方呢。
福山智:拜托您了!
沟渊利子:啊!掉地上了!
福山智:啊!没事吧?我来捡!(袋子里是男用内衣和牙刷啊!)
沟渊利子:呵,谢谢!
福山智:这是仁贺奈先生的换洗衣物吧?
沟渊利子:是的。他啊,双亲都去世了,也没有兄弟姐妹,孤零零的吧?也没有人帮他做这些琐碎的事情。我倒是想还是通知他女朋友为好,可是问他他也不告诉我。
福山智:(你还真是占着不少好处呢:被他盼望着来探病;照顾他他就会打心眼里感激你;就算什么也不做,光是站在那,他也会思念着你……)
沟渊利子:我受了他很多关照,而且他是个很知趣的人,要不是我提出来,他才不会要人照顾呢!
福山智:是啊!那我先告辞了。(仁贺奈先生如果以为那束花也是社长夫人送的话,会很高兴吧。就算花谢了,他也不会扔掉。那束花会比我更受他的喜爱,会被他珍惜,肯定。)

福山智:(第二天、第三天,我都把探病的礼物交给了同时来到医院的利子夫人。最初送的是一束花,第二天是与鸟儿有关的书,第三天是他说很喜欢的日式甜品,然后第四天……)
沟渊利子:福山先生,是不是可以去见见他了?他也不是什么记恨的人哦。
福山智:呃……不用了。我再找机会吧。
沟渊利子:他明天要出院了。
福山智:哎?
沟渊利子:刚开始连呼吸都很困难,不过现在好像好多了,烧也退了。
福山智:这……太好了!
沟渊利子:不去见他不要紧么?
福山智:哎![喷嚏] 嗯……啊!对不起!
沟渊利子:没事吧?要注意身体哦!
福山智:(他要出院啦?我已经没什么能送给他了。这样一来,我跟仁贺奈先生就彻底拜拜了。)

里维:哎?福山酱?店还没开门呢!
福山智:别说得这么死板嘛,里维!让我稍微休息一下。
里维:哎……真拿你没办法呢。哎?你怎么了?没精打采的。
福山智:没什么。[喷嚏]
里维:讨厌!你真没事么?脸好红哦!
福山智:啊——是你眼花了吧?
里维:你看起来很痛苦啊!我去给你做饭,吃完了马上就回去睡觉!
福山智:嗯,晓得了。

福山智:嗯……啊!哎……好没劲啊,身上好烫……这下完完全全感冒了呀!哎……可是今天得跟客户会面商谈,不想休息啊。

市之濑隆:福山先生,你不要紧吧?
福山智:啊——好像挺严重的。下午一点的商谈结束了就立刻回家。
市之濑隆:我马上要出去办事,要不要给你买点中饭回来?
福山智:啊,不用了。我去抽根烟。
市之濑隆:等下,这,还是别……
福山智:啊!
市之濑隆:啊!哇!福山先生,你身上好烫!还是快点回去吧!你病得挺重的!

福山智:(我立马就从公司早退,去附近的诊所找医生检查了一下。发烧发到39度,无疑是感冒了,就从医生那拿了退烧药水和感冒药,打车回到家里。)啊……我……不会就这么死了吧……[咳嗽]啊——还是吃点东西为好吧。啊,可是,好累啊!不想动。啊——

[手机铃声]
福山智:啊——喂——
市之濑隆:喂——我是市之濑!
福山智:哦。
市之濑隆:昨天看你那副样子,有点担心。你没事吧?
福山智:好多了。
市之濑隆:我之前不是感冒了嘛,就一直心想是不是我传染你的。
福山智:呃——别在意。病好了去公司,会还给你十倍的。
市之濑隆:就算是骗人,也请说“不是你的错”嘛!啊,对了,昨天傍晚,会计部的仁贺奈部长跑来问福山先生你在不在来着,他有东西要给你,我贴了便条放在你办公桌上了。
福山智:有东西要给我?
市之濑隆:好像是祝贺病愈的礼物哦。你是不是去探望过仁贺奈部长?不过,公司这边的事情就不要放在心上,好好休息吧。保重!
福山智:(那个人,他知道花啊书啊都是谁送来的探病礼物啦?我送给他的东西肯定不会让他高兴。就算是扔掉也好——竟然全还给我,糟透了!)


Track 06

[门铃声]
福山智:咳咳……真是的!谁啊?!要是跑来推销报纸的,我一定杀了他!喂——
里维:嗨——是我呀!
福山智:哎?里维?!哼!你突然跑来干嘛?
里维:白天的时候给福山酱你发短信,请你去派对玩,你不是回信说感冒卧床的嘛!
福山智:啊——这么说来……
里维:嗯,叨扰了!平时福山酱你是不会示弱的吧?所以我很担心啊!嗯,好像还在发烧呢。啊,来来,给我躺下!
福山智:啊!
里维:呵呵!嗯哼~病弱的男人真的好可爱啊!真是的,都想抱你了!
福山智:喂!你这是犯规了吧!
里维:开玩笑啦!我可不想被福山酱你讨厌哦!你可是这世上继我家亲爱的之后我第二喜欢的人啊!
福山智:哎——你不是对谁都这么说吗?
里维:我说的是真的哦!没有人会去自己认定只是客人的男人家里探病的嘛!啊对了!我给你带水果来了!不是说发高烧的时候吃水果好吗?另外,还有能让你精神倍增的礼物哦!当当~!
福山智:里维——
里维:这些GV,很适合你的口味,每部都是有美人的新作哦!光是睡觉很无聊吧,就用这些来保养眼睛和那里吧!
福山智:哎——
[门铃声]
里维:哎?有人来了吗?
福山智:肯定又是来推销报纸啥的吧。
里维:我去开门!来了!……福山酱,你们公司叫仁贺奈的人你认识吗?
福山智:哎?仁贺奈?
里维:四十过半的年纪吧。他说想把探病的东西给你,要不要叫他进屋来?
福山智:哎?这个……
里维:嗯,那我跟他说你在睡觉,叫他回去?
福山智:呃,这也等等……
里维:啊!难道那个人,就是你以前交往过的那个年纪大的叔叔?
福山智:这……嗯……可以这么说吧……
里维:嗯!你说过分手的时候他像跟踪狂一样执著吧?我就装作是你的恋人,把他赶走!
福山智:喂——我去跟他说!这种事,还是由当事人双方来说吧。
里维:哦,话是这么说……可是,福山酱,你爬起来不要紧么?

仁贺奈正敏:我身体不好,休息了几天,然后从营业部的人那听说了你的事。我想可能会给你添麻烦,可是还是来打扰了。
福山智:啊——是这样啊。
里维:劳您照顾了!啊,福山酱,我去泡咖啡了哦!
仁贺奈正敏:呃,你看起来好像很精神呢!
福山智:(你到底是从哪看出来、这么说的啊?!我明明很累,连坐着也很勉强啊!)啊——你来干什么?
仁贺奈正敏:呃,来探望你……
里维:嗨!让你们久等了!请用咖啡!
仁贺奈正敏:啊,谢谢!
里维:嗯——喂,福山酱,这种DVD一个人看很无聊,过会一道看吧!呵呵!
福山智:呃!啊!
里维:哎呀!真丢人——!不可以在客人面前拿出这么色色的东西来哦!对——不——起!
仁贺奈正敏:呃……我能冒昧地问一下,您跟福山君正在交往吗?
里维:讨厌,别平白无故地问这个嘛。
仁贺奈正敏:是——啊。啊!我不会察言观色,对不起!啊——我、我回去了!你身体不适的时候我冒昧登门,对不起!
里维:哎?这么快就回去了吗?
仁贺奈正敏:是的!
里维:明明可以再坐一会的嘛。
仁贺奈正敏:啊!不、不用了!我这就回去!这就回去!打扰了!打扰了!
里维:哎——很平常的大叔嘛。
福山智:我之前不就这么说了吗?
里维:因为你说他像跟踪狂一样执著,我就想象成是那种长了很多肥肉、油光闪亮的中年男人了……不过,他这么干脆地撤退了不也很好吗?我觉得你一直心存留恋并不好。那个叔叔,真的喜欢福山酱你呢。
福山智:那家伙,对我一点意思都没有。
里维:不是吧?
福山智:你刚见过他,怎么会知道他喜欢我呢?
里维:因为那个人,在我说我是你的恋人以后,一直在发抖呢。难道不是因为很震惊吗?他听说你身体不好,前来探望你,是因为他仍然喜欢你吧?还有,他明明说想把探病的东西给你的,却什么也没留下就回去了。哎?这是什么?
福山智:哎?是仁贺奈先生的包!
里维:探病的礼物带回去了,相反倒是把自己的包忘在这了,真是冒失鬼呢!
福山智:嗯。
里维:等等,你去哪?你这么晃晃悠悠的,路都走不好喂!叔叔忘拿的东西,我去送给他。
福山智:嗯,不用了,我自己去。
里维:等等!福山酱!

福山智:咳咳……
仁贺奈正敏:到了车站,发现忘拿包了。你身体不好,却特地把包拿给我,对不起!……走到户外来不要紧吗?
福山智:怎么可能不要紧呢?!
仁贺奈正敏:对不起!
福山智:你干嘛要跑到我家来?!
仁贺奈正敏:啊!呃……是去探病的……
福山智:根本不是吧?!
仁贺奈正敏:啊,是真的!对了,忘了给你探病的礼物了!请收下,虽然是些不值钱的东西……
福山智:啊——!
仁贺奈正敏:啊!
福山智:你是来干嘛的,到底想干嘛,快说!
仁贺奈正敏:我已经说过好几遍是来探病的,是福山君你自己不能理解吧?
福山智:你是因为对我在意才跑来的吧?
仁贺奈正敏:听说你身体不适休息在家,谁都会担心的!
福山智:别尽列举一些所谓的原则!你根本很少说实话!
仁贺奈正敏:没这种事……
福山智:快说实话!现在就在这里说出来!
仁贺奈正敏:我不想说!就算说了也没用……我不想说!
福山智:仁贺奈先生……
仁贺奈正敏:我……我总是后知后觉,所以这回心想一定不能后悔。可是已经没用了,这下真的要结束了。对不起!
福山智:这算什么啊?!
仁贺奈正敏:啊!
里维:福山酱,住手吧!
福山智:不要一个人随随便便地结束啊!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就这样我能理解吗?!
仁贺奈正敏:什么事情都没有也好。就像你以前批评我的一样,我的人生也许就是很寂寞,尽管这样,我也觉得没关系。从今以后,就算没有你,我肯定照样能活得好好的。
福山智:我明明就在这里,你却还说出这样的话!我明明就在这里,你却说没有我也能活得好好的!该死!你到底把别人当成什么啊?!
仁贺奈正敏:福山君,你还是回屋去为好……
福山智:不要!坚决不要!我要死在这里!
仁贺奈正敏:福山君……
里维:真是的!真拿你这孩子没办法!吭哟喂!
福山智:啊!里维!你这家伙!放我下去!
里维:福山酱,回去吧!
福山智:等等!喂!里维!哎!放我下去!喂!
里维:这位叔叔,能不能跟我们一道回去?这个傻瓜冷静下来之前,想请你看着他。马上到我该回店里的时间了。


Track 07

福山智:(我就这么被里维扛着,带回了家里。因为突然跑动的缘故,再加上在外头吹了冷风,头疼得厉害。由于全身太过无力,一步都动不了了。)啊——仁贺奈先生!仁贺奈先生!
仁贺奈正敏:嗯!
福山智:你要是不在我身边,我会死的。
仁贺奈正敏:别说这种话!我会待在这里的。
福山智:(每当睁开眼睛,便去寻找仁贺奈先生的身影。握着他温暖的右手,感到心安,再度闭上眼睛。同样的动作反复了许多次后,在温柔地拨开刘海的手指的触感中,我从睡眠中被唤醒过来。睁开眼睛后,仁贺奈先生仿佛很慌张地把手指抽了回去。)

仁贺奈正敏:你醒了吗?
福山智:你从社长夫人那听说了吧?
仁贺奈正敏:听说了什么?
福山智:你住院的时候,我送去了这样那样的东西。
仁贺奈正敏:利子夫人什么也没说。
福山智:那你怎么知道是我送的?
仁贺奈正敏:我从窗户外头看到的。
福山智:哎?窗户?
仁贺奈正敏:我的病房面朝大门这一侧,所以我总是看着窗户外头。
福山智:那是因为你满心盼望那个女的去看你吧?
仁贺奈正敏:呃——
福山智:哼!被我说中了吧?
仁贺奈正敏:是在住院后的第二天,我看到窗外福山君你来了,然后利子夫人也来了,你们俩好像在一起说了些话。利子夫人到病房里来后,我问她跟你说了些什么,她只说跟你是偶然碰上的,什么也没告诉我。可是第二天、第三天,福山君你都来到了医院前面,却不进到里面来就回去了。我一直在想到底是什么原因。想着想着,我发觉了因为我对你说过——呃——不想跟你扯上关系这句话。那时,虽说是一时头脑发热,我却仍然对你说了很过分的话,实在是对不起!
福山智:嗯。
仁贺奈正敏:我对福山君你说过,我不喜欢不正常的肉体关系,可是——呃——如果说完全没有愉悦的部分的话,那是骗人,这一点我已经不否认了。
福山智:嗯。
仁贺奈正敏:福山君你说只有思念之情的恋爱并不美好,指责我的恋爱观时,我觉得自己一直珍藏在心里的东西被贬低了,感到很痛苦。你擅自把我的感情透露给利子夫人的时候,我的心情仿佛陷入了世界末日。可是第二天,当利子夫人仍如平常一样对待我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拼命压抑埋藏的感情虽然被暴露了,却什么变化都没有。每天送来的福山君你对我的关心,令我很高兴。我想向你道歉,说自己说了很过分的话。我曾说一个人并不寂寞,可是一个人到底还是很寂寞。我不想再重犯当初在利子夫人的事情上犯过的错误,所以,我才来到这里。因为我想借探病的理由,求你与我复合。可是,已经迟了……
福山智:你是喜欢我的啊!过来,吻我!
仁贺奈正敏:呃!不要!
福山智:为什么?你喜欢我吧?
仁贺奈正敏:尽管我喜欢你,可是福山先生你现在不是有交往对象吗?
福山智:你是说里维吗?我跟他没在交往呀!只不过是开玩笑装成恋人罢了。假如我真的在跟他交往的话,他就不会让我的前男友陪在我身边,而自己去上班吧?
仁贺奈正敏:呃!可是……
福山智:我现在没跟任何人交往。虽然被你甩了之后,跟很多男人睡过,但是我喜欢的,一直只有仁贺奈先生你一个!所以,再靠近点吧!我问你,你喜欢我吗?现在你就在这里回答我,你到底对我是怎么想的?好好回答!
仁贺奈正敏:我喜欢你。
福山智:这下不是好好说出来了嘛。对喜欢的人说喜欢,自己亲口说。
仁贺奈正敏:[哭]
仁贺奈正敏:啊!
福山智:呃,怎么了?
仁贺奈正敏:好热,福山先生你的嘴里好热!
福山智:啊,因为我太喜欢仁贺奈先生你了,于是热度又上升了。
[接吻]
福山智:啊,口干了。
仁贺奈正敏:我去给你倒水。
福山智:我想喝仁贺奈先生的……我想舔你那里,好想好想!
仁贺奈正敏:不、不干净啊!我先去冲个澡……
福山智:我就要不干净的,我喜欢仁贺奈先生你的气味。你自己把裤子脱掉,露给我看。
仁贺奈正敏:这样没关系吗?
福山智:再靠近我的脸一点!
仁贺奈正敏:这、这样吗?
福山智:呵——
仁贺奈正敏:啊、啊!
福山智:这里,小小的,好可爱。因为接吻而兴奋起来了吗?有点变硬了。
仁贺奈正敏:啊!
福山智:快点变大,好让我吞进嘴里。
仁贺奈正敏:对——不起!不怎么变得大……
福山智:不再来点刺激就不行吗?
仁贺奈正敏:啊……
福山智:后面很舒服吧?变大了!快点,快点释放出来!
仁贺奈正敏:啊……
福山智:让我喝下那浓浓的液体……
仁贺奈正敏:啊,对不起,对不起!啊……
[接吻]
福山智:我今天可能没法勃起,虽然没法跟你做,可是我想一直就这样待着,想和仁贺奈先生一起入睡。
仁贺奈正敏:好的!

[酒吧]
店员:里维店长!
里维:什么事?要是想涨小时工资的话我可不会听哦。
店员:呵,不是钱的事。我听三村先生说,昨天福山先生到店里来了,是真的吗?呃,听说跟年纪很大的恋人一道?
里维:是的哦。
店员:两人是在真心交往吗?三村先生说不会是他的财主吧。
里维:怎么可能呢。两人可都是非常认真的哦。
店员:听说对方比他大了一轮多呢!年龄相差这么多,能长久吗?
里维:啊哈——你说过福山酱很不错的是吧?难道准备等他们分手?还是说想把他抢过来?这么麻烦的事就不要干了,还是去找别的男人吧。
店员:哎!果然不行是吗?
里维:好好想一想吧。福山酱可不是凭着年龄啊相貌啊这种喜好去跟他交往的哦,你想靠什么去竞争呢?嗨嗨嗨——好啦,马上就要开店了哦!快点忘掉已经心有所属的男人吧!今晚也要努力工作哦!

特典CD

鳥海浩輔:《Now Here》特典freetalk~
众:yeah~~~
鳥海浩輔:那么现在是freetalk的环节。由我来担任主持,我是扮演福山智的鳥海浩輔。
飛田展男:yeah~哔里巴啦~边上还有扮演仁賀奈部长的飛田展男和——
立花慎之介:我是扮演市ノ瀬隆的立花慎之介。
飛田展男:部长、部下和前辈,这儿完全是办公室里的故事了。事实上市ノ瀬和三角恋之类的没什么瓜葛呢。
立花慎之介:我的角色其实是最正常的。
鳥海浩輔:还有女朋友呢。
飛田展男:是说呢。在这个层面上的话。
鳥海浩輔:小胖墩系~
立花慎之介:不知道为什么设定成小胖墩了。
鳥海浩輔:那么写着说说收录后的感受。一开始拿到剧本的时候,其实我一开始没怎么注意看设定。吃了一惊。
飛田展男:50岁和30岁。
鳥海浩輔:是啊,当时就想到底是怎样一个故事呢。
飛田展男:一开始从事务所接到通知的时候,说明的时候大家都“噗”了。
鳥海浩輔:碰到这种时候确实会“噗”。
飛田展男:当时觉得一定是喜剧,读过剧本之后发现这不是相当正经的纯爱题材嘛?
鳥海浩輔:当然也有喜剧因素在里面了。
立花慎之介:那个人很厉害呢。那个角色很强大。(健太的妈妈桑=W=)
鳥海浩輔:虽然他现在人不在这里。
飛田展男:为什么不在这儿呢?(三人笑)在这种BL的类型中……
鳥海浩輔:BL类型中啊……
飛田展男:虽然也会把自己的感情带入,自己扮演的角色说过的话,这次的对象福山,在Disk1的最后会感觉“喂大叔,你在说啥啊。你大人家20岁,话不是这种说法的吧?”忍不住想要吐槽。会很有感触,可爱的老爷子啊。
鳥海浩輔:虽然已经50岁了,从人生经验的层面上看大概是不怎么丰富的那种。虽然一般生活常识是有的,在人际交往方面的话还没成熟的感觉。
飛田展男:两个人都给人这种感觉呢。
鳥海浩輔:我扮演的这个角色也30岁了,相反到目前为止过的都一路顺风,没有遇到过什么挫折的生活,不管是恋爱还是工作都很顺。正因为如此也有那种因为“不知道失败的滋味”而不成熟的地方,虽然有些地方还是很出色的。
飛田展男:不过现在50岁的人也不会这么哑啦。
鳥海浩輔:我现在还记得很清楚——当然这是废话,本来就是刚刚的事情。最开始不是有试音么?决定角色的时候,被说“请再哑一点!”了。
飛田展男:是啊……试音的时候我还想是不是太做作了,却被说“再哑一点”。
鳥海浩輔:才50岁啊,应该还听年轻的。
立花慎之介:还很年轻呢,
飛田展男:看看现在身边的50岁,尽是些精力十足的人。
立花慎之介:我记得disk1里面他有一个跑了很长一段路的场景,我当时在想“要不要紧。会不会出人命啊?”
飛田展男:那个时候——又说那个时候了,也就是刚才——到现在喉咙还在痛呢。
鳥海浩輔:跑过之后第一句可是我的台词啊。
飛田展男:是啊……不好意思啊~
鳥海浩輔:说着“无论如何……”“无论如何……”哑得不行了。
飛田展男:声音越来越高,已经变成某料理漫画里面的XX部长了“了~解~~~”这样的声音。
立花慎之介:啊确实!
鳥海浩輔:“这个东坡肉完全是在乱搞,你回去,回去吧”真的是很有意思。市ノ瀬的感觉呢,有意识自己是小胖墩么?
立花慎之介:完全没有。(众人笑)一开始写着设定是有点胖的,想是不是声音显得胖一点比较好,不过试音的时候还是想先用普通的声音试试看。试过之后,发现没必要对胖子这个设定特别在意也可以。
鳥海浩輔:被说太帅了吧?
飛田展男:是啊是啊……
立花慎之介:被说“再过一点”之后又演得太过了。在和小鲇说话的时候太可爱了。
鳥海浩輔:挺难把握平衡的一个角色呢。
立花慎之介:确实如此,所以总体来说不太笨拙也不特别聪明的年轻人的感觉。
鳥海浩輔:现在常有的类型。
立花慎之介:和三人——这里的两位和那位不在这儿的“浓厚”的那位比起来,应该是比较普通的角色,用这种感觉来扮演的。
飛田展男:是挺普通一人。
鳥海浩輔:哎,当然。
飛田展男:相当普通。
鳥海浩輔:其他人都是“那边”的呢。
立花慎之介:到底是什么公司啊。
鳥海浩輔:还有这么多女职员呢。真的是从各种角度看都很开心。那么,刚刚也提到了——一个50岁一个30岁,20岁年龄差的恋爱。大家——也就是在这里的我们三人——如果被年纪相差20岁的人告白了怎么办?这样的话题。我要是小20岁的话就是犯罪了呢。
立花慎之介:我的话绝对是犯罪了。
鳥海浩輔:我现在36。
飛田展男:我的话在法律层面完全都ok。但是其实年龄其实没什么关系呢。也不是说一定要同年代的人才好。但是要是加上20岁的话,从现实层面考虑会有些问题,好像会被告上法庭了。
鳥海浩輔:不知道瞄准对方的什么了。
飛田展男:这样想就有点微妙了。真的事实上年龄其实是之后才会考虑的问题,如果喜欢上一个人的话……但是如果是被告白的话,自己如果没有那种感情,可能比较困难吧。我是这么想的。
鳥海浩輔:我要是大20岁的话是56岁,小的话是16岁。
立花慎之介:16岁的话已经可以结婚了。
鳥海浩輔:反过来考虑的话。
立花慎之介:不行么?
鳥海浩輔:法律层面上可以。但是……16岁啊……
飛田展男:但是最近的16岁什么样的都有哦~
鳥海浩輔:不过工作的时候,也常常会碰到16岁左右的女生……
立花慎之介:是啊是啊,确实会挺开心的呢。
鳥海浩輔:不是会有这种机会么?果然还是……
立花慎之介:不行?
鳥海浩輔:真的那时候感觉自己上了年纪啊……(三人笑)
立花慎之介:哎?是这样么?
鳥海浩輔:不是那种大哥的感觉,而是作老爹的感觉。
飛田展男:身在监护人的立场上了。我能明白。
鳥海浩輔:所以事实上,没法抱着那种想法看对方吧……
飛田展男:确实。不过如果是对方主动表白的话。
鳥海浩輔:那么就在等四年!
飛田展男:啊原来如此。
立花慎之介:总之先等到20岁。
鳥海浩輔:40和20的话还是有可能的,如果是45和25的话感觉应该不错。
立花慎之介:这样完全可以接受呢。
鳥海浩輔:对她说“稍微等等”“我们结婚吧!”
飛田展男:不是交往而是结婚。
鳥海浩輔:“结婚吧!”“稍微再等几年。”“现在如果和你一起在街上走的话可能会被剥夺某些权利的。”“就算你再喜欢我……”“我们都家里见面吧!”
飛田展男:要冒风险呢。
鳥海浩輔:吃饭也会有点小问题。我喜欢喝酒,但是不能带她去喝酒的地方。
立花慎之介:啊……这方面。
鳥海浩輔:为什么我总在说年下的。可能擅自认为大20岁时不可能的了。
立花慎之介:大20的话就是56了。
鳥海浩輔:56的话……觉得和爸妈差不了多少了。
立花慎之介:啊确实呢。
鳥海浩輔:爹妈差不多是62。这样一考虑的话……
飛田展男:原来如此呢……现在听众之中如果有这样的妙龄少女可能会想“原来偶不行啊”。
鳥海浩輔:这种事情不见上一面不好说的嘛。
立花慎之介:高!不愧是鸟桑。
鳥海浩輔:我认为,爱是能跨越年龄的界限的哟~立花呢?
立花慎之介:我么?我今年31,向下的话就是11岁,那可是小学生啊。
鳥海浩輔:还是孩子呢。
立花慎之介:就算被小学生说喜欢,大概也只能说“嗯,乖~乖~”的感觉呢。
鳥海浩輔:“我喜欢哥哥哦~”的感觉。
飛田展男:可以扩宽一下取向范围。
立花慎之介:那方面?
鳥海浩輔:等十年吧!
立花慎之介:十年太长啦~我忍耐能力不是这么好的啊。
飛田展男:那大20岁完全ok?
立花慎之介:大20是41么(应该是51吧=_=|||||||)
鳥海浩輔:有可能的吧。
立花慎之介:对我来说只要有共同语言的话。但是从话题这个方面考虑,差了20岁,确实也很难有共同语言了。如果能有的话,大概年龄差也没什么关系吧。
鳥海浩輔:先试试看嘛。
立花慎之介:是……啊。
飛田展男:40啊50啊都没什么关系。
鳥海浩輔:反正自己也会到那个岁数的。
立花慎之介:当然会啊,无可奈何呢。
鳥海浩輔:不过确实可能价值观会有所不同吧。
立花慎之介:年龄其实不是第一要素呢。
飛田展男:只是约会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呢。
鳥海浩輔:有一次这样的经历也不错。
立花慎之介:啊……确实如此。
鳥海浩輔:确实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总会有各种各样的事情。以前在日本职业棒球界,巨人队活跃过的Petagine选手和自己同学的朋友妈妈结婚了。
立花慎之介:诶有这种事情?
鳥海浩輔:跟自己妈妈差不多年龄的人结婚了。(相差25岁)
飛田展男:诶~~~~~
鳥海浩輔:情不自禁喜欢上了。
立花慎之介:这么看来现实上是完全可能的嘛。
鳥海浩輔:要说可不可能的话其实是可能的。喜欢上了也是没有办法。
立花慎之介:没办法……这都是没办法的……
鳥海浩輔:没办法,这也是Now here……
飛田展男:现在、就在这里、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了……
鳥海浩輔:仁賀奈部长也是没办法……喜欢上了。
飛田展男:是啊,真的是这样。
鳥海浩輔:果然被那样猛烈地追求……确实会产生那样的感情。因为那份火热的感情传达到对方心里了。
飛田展男:嘴上说这讨厌讨厌却慢慢喜欢上对方,每天晚上打电话觉得烦,但是突然有一天不打来就会觉得“啊呀,怎么了?今天没打来啊……发生什么了”,会这么想。
鳥海浩輔:确实有可能是这样呢。这么说大家一定要放手去追求真爱啊。
立花慎之介:紧追不放。
鳥海浩輔:不要胆怯。有想法就要付诸行动。(三人笑)当然也有可能真的被厌烦呢。这个还是要小心。
飛田展男:平衡很重要。
鳥海浩輔:需要策略。不过首先还是要表达出自己的想法。否则恋爱就无法开始。仁賀奈部长也是对社长夫人一直在单恋。
飛田展男:学生时代的。
鳥海浩輔:事实上那个时候是彼此喜欢的。难道大家没这种经历么?小学的同学会时候“那个时候我喜欢你哦”“啊真的啊?我也……啊真是的……”
立花慎之介:以前会有呢,初中的时候……
鳥海浩輔:还没说出口就已经结束的感情。
飛田展男:在同学会的时候说“其实啊……”
立花慎之介:会说“那你那个时候说出来啊!”
鳥海浩輔:“那时候为什么不说啊?”“你不是也没说么?”“是说呢……”
飛田展男:好现实啊……
鳥海浩輔:大概大家也会有这样的经历,从这样的角度来听这个作品,可能意外地对这种年龄差的考虑上感到很现实的部分。
立花慎之介:确实,在BL的故事中,这么大的年龄差,可能是至今为止都没有吧?
飛田展男:而且还不是正处于黄金时代的成功中年人,如果那样的50还是可能的。
鳥海浩輔:是啊。
飛田展男:那种西装笔挺,发出小杉十郎太的低音的完美中年人的话。可能会有这样的设定。
鳥海浩輔:不过这次完全是……
飛田展男:完全是个干瘪老头呢。还戴着那种黑色的护袖,就是那种事务员经常戴的黑色护袖(众人笑),当代会计。
鳥海浩輔:从这个层面上看还挺有意思的。我演完之后才有的感觉,我们经常是一边看一遍念的,这次的台词很好说呢。
立花慎之介:确实如此。
鳥海浩輔:应该说是口语化的语言。
飛田展男:有那种1页2页连续的长对话——当然说话对象也会偶尔有一两句——回过头去看真的没感觉自己说了这么长一段……
鳥海浩輔:意外地没有出错。
飛田展男:一开始说,就很顺利地下来了,感情也能融入其中,觉得很了不起。
立花慎之介:可以说台词的节奏很好。
鳥海浩輔:应该说很好演。虽然是两枚组,却没有很辛苦的感觉。虽然也配了这么大的量。
飛田展男:之前还有试音很认真地来过一遍。再是正式录音,配了两次。
鳥海浩輔:却没有什么疲劳感。
飛田展男:这点我也觉得很意外。
鳥海浩輔:觉得这一点听众们大概也能感受到。当然也有完全游刃有余的家伙在里面。
飛田展男:是啊~
立花慎之介:还在麦克风前面摆pose呢。
鳥海浩輔:是啊,一直盯着我念台词呢。
飛田展男:在想谁来演这个角色的时候,果然脑子里第一个浮现出的就是他的名字呢。和想的一样。
鳥海浩輔:因为他也是个大块头。那个角色也是大块头。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张碟。大家应该没有先听这张吧?
立花慎之介:应该是吧。
鳥海浩輔:已经是最后了。请大家一个个说一下给听众们的留言。
立花慎之介:那我先说,鸟来总结吧。
鳥海浩輔:做不了总结么?
立花慎之介:干嘛要我来总结啊?慎之介先说了,大家应该都听过了……
鳥海浩輔:慎之介……真的和我的弟弟同名呢。
立花慎之介:诶真的?
鳥海浩輔:字不一样。
立花慎之介:那么我就是鸟海的弟弟,听完这个Freetalk之后大概会从新的方面品味这张作品。请大家回到Disk1,重新听一遍这张CD,那样我会很高兴的。
鳥海浩輔:那接下来飛田先生。
飛田展男:是啊……有触动人心弦的部分,也有让人忍不住想吐槽的地方。这些地方真的很有听的价值,也有娱乐性很强的场面。真的自己本身也觉得很辛苦的场面,但是就是这样混杂着各种感受,让这张碟使我印象深刻。请大家——虽然不知道多少人听了——请大家再仔细品味一下这个作品。
鳥海浩輔:我是鸟海。我这次录完音的感觉是会有很多一边说话一边做动作,脑中很容易浮现出画面。所以各位听众——这是只有声音的Drama——是不是也能浮现出这样的场景呢。画面啊、动作啊、距离感之类的,所以从这种地方,如果可能的话请再听一遍,能够体会这样的感受就好了。
飛田展男:顺便一提能听到我的真声的只有这个freetalk。
鳥海浩輔:真的!正篇一次都没有。
飛田展男: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希望这也是一个听的价值。
鳥海浩輔:您表现出色得让人都忘记掉这点了。那么谢谢大家听到最后,大家再见~
立花慎之介&飛田展男:再见。

BK小说

Love Nest
仁贺奈久违地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因为只有需要回家加班的时候才会用到,所以电脑都是放在架子上,上面已经落了薄薄一层尘土。
连接上网络,输入关键字。于是屏幕上出现上百万的搜索项目,他顿时感到晕眩。可以邮购的网站数目繁多,一时也不知道究竟该在哪一家买。随意点击一个项目,便进入了一个装点漂亮的主页。虽然犹豫了一阵,但事物总要尝试,于是就注册了账号。
因为没有在网上购物的经验,也就不清楚具体情况,不管做什么都花费了不少时间。当他看到“已经接受您的请求”这句话的时候,不禁放松下来,深呼一口气。
收好电脑,他决定去刷牙,于是横穿过客厅。他觉得房间出奇地宽敞,之所以会这样觉得,也许是因为和他同居的福山已经出差5天的缘故吧。
仁贺奈工作的那家建筑改造公司为了扩张关西地区的业务,首先在大阪开了分店。而营业部的福山,被派到新店铺去对社员进行培训。
“我并不适合教育别人,我自己都是随便做做而已。”
虽然他本人这么说,但是却听营业部长说过,“他面相看起来温存沉稳,语调柔和,很受客户欢迎。”
说起来,福山出差前的那个周末,他说“不能做”,但两个人还是一整天都沉浸在贪欲中。虽然能够感觉到快感,可是体力却有些跟不上了,不禁希望周一赶快到来。……虽然这样想很对不起福山。
刷完牙,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从十八岁离开父母之后,就一直独自生活。虽然应该早就已经习惯了安静的生活,但是长时间两个人在一起生活,也开始觉得一个人的时候会寂寞。于是想着要不要养一只猫,也因此和福山商量过,“会向仁贺奈先生撒娇的只要我一个就够了”福山这样说着坚决否定了这个建议,所以也就没能实现。
仁贺奈去年买了一间公寓。之前长年居住的住宅因为已经很老旧了,于是被拆掉了,正想着要搬去哪里的时候,福山说“现在买公寓很划算哦”,还拿来了像小山一样高的一摞宣传手册。
单身一人,兴趣只有谈鸟,对穿着也不是那么讲究,所以要买一间公寓还是很轻松的,即使买了公寓还能剩下点钱。很迷茫。
就在尚未决定是买公寓还是租房子,松松散散度日的时候,仁贺奈被福山强制性地带去公寓看房。房子离公司很近,交通便利而且清静。地理条件无可挑剔,价钱也合适。
看房子回来的那个晚上,福山对仁贺奈说“我出一半的钱,我们以共同名义买下它吧”。仁贺奈拒绝说:“不,我自己买吧。”福山又说:“我也要住在一起的。”原来同居是这事儿的前提……虽然在本人面前不太好说出口……但是仁贺奈确实感到惊讶。当时两个人就是同居状态,如果要买公寓自然这种情况也很有可能,但是在仁贺奈的头脑中却没有想到这一点。
结果,还是仁贺奈自己买了公寓。虽然福山说过“我也出钱”,但是他本身就没有什么存款,于是仁贺奈便说“不想跟银行贷款”让福山作罢了。坦白说如果万一两个人分手了,共同名义购买的东西反而会成为麻烦。
即使自己到了六十岁,福山也不过只有四十。他还可以重来。仁贺奈明白他是真心爱着自己,也正是因为明白这一点才更觉得不可思议。会想自己到底哪里好。
仁贺奈也直率地问过福山,他回到说“什么地方,当然是全部都喜欢啊”,这样一来反而搞得仁贺奈无话可说。
躺在客厅的沙发上,闻到一股古龙水的残香。他的恋人身上总是带有香气。开始觉得他是个讨厌的男人,习惯之后开始觉得闻到这种味道会感到安心。
意识到福山身上的味道的同时,仁贺奈也开始在意自己的……老龄体臭。他也学着福山的样子偷偷喷过古龙水,但是很快就会被发现,之后福山会说“不可以喷”把古龙水没收。“这种东西不适合仁贺奈先生。”
坦白地告诉福山说自己在意体臭的时候,福山一脸男子汉的表情说“我很喜欢啊”之后微微地一笑。
“但是你不是有喷吗?”仁贺奈反抗说。
“我没关系,那是我身体的一部分。”福山说。确实,如果没有那股味道简直就无法想象那是福山,年轻的身体很适合这种香气。
在想着福山的事情的时候,不知为何觉得无法定下心来,于是便走向寝室,钻进被窝,可是这里也都是福山的味道,胸口不禁一阵疼痛。
只有相思的恋爱持续了很长时间。和那种思想无法传达的,停留在表面的寂寞不同,现在感受到的寂寞是如此深刻。好累。
如果现在福山说要分手,自己会是一种什么心情呢……这种可能性相当之大,但也正因为如此他更不想主动去考虑。

周末的晚上八点多,福山回来了。因为他还没有吃晚饭,所以两个人一起出去吃饭,回来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本来以为他出差回来会很累,结果却听他说“我们做吧”。
仁贺奈让福山先去洗澡,而自己在那之后去洗。穿上浴衣回到卧室,却看到福山盘腿坐在床上手里拿着那个东西,他惊讶地差点跳起来。
“哇”
他慌慌张张地跑到床边,从恋人手里拿过那个小瓶子,抱在胸前。
“那个怎么回事?”
“没什么啦。”
那是昨天才刚送到的,一直藏在衣柜里,没想到却被他发现了。
“那个Viagra是要给我喝的吗?”
“不、不是。”
“那~就是留给你自己喝的咯。”
福山眯起眼睛,抓住仁贺奈的浴衣下摆。
“到这来。”
漫布全身的甜美声音,即使想要后退,但是福山抓着自己的衣摆,也无法逃避。无意间被他用力一拽,便趴倒在了床上。小瓶子从手里掉下去,滚到了墙角。
他沿着自己的背部压过来,虽然刚洗过澡,但那种闻惯了的福山的味道还是扑面而来,心脏顿时加速跳起来。福山沿着浴衣的边角好不客气地摸索到两腿中间,因为这种触感,仁贺奈的中心一下一下的颤动。
“啊。”
原来拨弄前面的手指滑到后部,伸进身体的里面。
“好柔软。……原来你在浴室已经都做好准备了啊。”
听到他这样开心的低语,自己也变得格外开心。福山前后交错地拨弄着,仁贺奈的那里也完全向上立起来。
福山的手指抽出来,让仁贺奈仰面躺着。两只脚被左右分开,那个被宠爱着的证明微微颤抖,前段流出淫荡的泪水。
“其实不喝药也没问题吧?很有感觉啊。
仁贺奈俯卧着,低语道:
“因为我的第二次比较慢……”
“那是因为年龄的原因吧。没办法的啊。”
“但是你每次都会说快点勃起,我只要射过一次接下来就……”
“慢一点没关系的。”
“诶?”
“就算你不勃起我也没关系哦,不起来也很可爱。”
“那你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仁贺奈先生为难的样子很可爱啊。眼泪汪汪地说对不起,这样会让我很有感觉,我说些H的话,你感到害羞的样子也不错,你发觉了吗?只要每次一害羞,就会感觉很好。”
仁贺奈的脸像点燃一样炽热。福山温柔地一笑,用手抚摸他的脸颊。
“不用勉强的,我很喜欢现在的仁贺奈先生,绝对不要想返老还童什么的哦。”
“不过还是年轻一点……”
“如果你跑去找女人就糟了,还是现在的年龄比较好,如果没有那么多人喜欢,就只属于我一个人了。”
说得好过分,虽然过分还是却觉得开心。在一阵漫长的舌吻之后,福山撒娇说:“让我看看你淫荡的一面吧。”
仁贺奈在羞耻心和期待的夹缝中,把两腿打开,抱住膝盖,把自己的羞耻暴露出来。明明害羞得要死,但全身被麻痹的感觉充斥着。但是过了很久他都没有过来抚摸自己,他战战兢兢地窥视自己恋人的表情,和他那双充满热情的色色的双眼对上。
“真是不管怎么做都这么可爱。”
这个年轻的男人好奇怪。自己已经开始衰老,一点也不可爱不美丽。即使这样还是有人渴望自己、给自己幸福,自己已经无法后退。好难看,就算在别人看来是很丑陋的,就算总有一天会被抛弃……仁贺奈还是无法停止沉迷于年轻而美丽的恋人。
END

后记
大家好。我是作者木原音濑。感谢大家这次购买《NOW HERE》这张大叔万岁的CD。让我来简单地说明一下内容,年下的男人喜欢上年上的男人,是一部身心沉溺其中的纯爱故事。最开始制作公司说要把这个故事制作成CD的时候,我就想这种完全出自个人兴趣的故事真的可以出CD吗?而因此犹豫过,但我个人来讲还是很开心的。可以听到大叔的声音啊……。
饰演主人公的鸟海浩辅先生,把明明是个很帅的个GAY,却喜欢上大叔的青年•福山,按照原作原原本本地演绎出来。福山的性格上有一点别扭,所以最开始就算被大家讨厌,但是只要到后来可以让大家觉得他是个很可怜的人就可以了。没想到鸟海先生真的这样演绎出来了。因为大叔无心的言语而受到伤害,每次听到因为精神伤害而无精打采的福山的声音就会心跳不已。
之后是仁贺奈,可以说这个故事和这个舞台都是为了他而存在的,这样说一点也不为过。飞田展男先生把瘦小的大叔仁贺奈完美绝伦地演绎了出来。比最初试音的那个声音更加有瘦小的感觉,仿佛那个寒酸可怜的大叔就在眼前一般,真是太精彩了。在气喘吁吁的那个场景,就好像听者也会感到呼吸困难一样,给人一种真实年龄的感觉。
饰演故事中的关键人物里维(レヴィ)的三宅健太先生,很喜剧化地演绎了这个人妖男(女?)。在录制现场也是还带着动作,很热情地诠释了这个角色,我在旁边看着也觉得很有趣。扮演市之濑的立花慎之介先生很真实地表现了那个倦怠型后辈。
听了这个故事的各位,是怎样看待这个年龄差距很大的爱情故事的呢,是如何想象其中的场景的呢,忽然很想看看大家的脑内影像。
最后,对要把这个大叔故事制作成CD的大气量的制作公司,还有制作这张CD的所有工作人员表示感谢。谢谢大家。
木原音濑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8 | 2018/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