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SEXUAL / SEXY EFFECT 96 3

LOVE SEXUAL SEXY EFFECT 96 3

原 作:真山ジュン
(新書館「ディアプラス・コミックス」刊)
価 格:3,000円(税込)
(C)真山ジュン/新書館
発売・販売:フィフスアベニュー

【出演】
桐埜幸四郎:小西克幸
洲田秀一:森川智之
仲原譲:阿部敦

直情刑事の桐埜と、知性派検事の洲田は恋人同士。
捜査一課に異動した桐埜は、それを機に、洲田の父につきあいを認めてもらうべく挨拶へ行く。
指輪まで買った桐埜だが、洲田の従兄弟で桐埜の上司・柴本に猛反対されてしまう。そんな中起きた殺人事件が、かつて洲田を襲った事件と酷似していて……。
刑事と検事のワケありコンビネーション、第三弾!

翻译:sz070408 猫咪5462
特典CD:kirina
校对:ayumi_me

本篇

Track 01

被害人:嗯……
千种:说。
被害人:对不起……对不起……饶了我……别杀我……饶了我……
千种:呵……

BUG LABEL 真山ジュン原作 SEXY EFFECT 96 LOVE SEXUAL

课长:恭喜,桐埜幸四郎警部补,正如你一直希望的,下个月开始你将被分配到本厅搜查一课。
桐埜幸四郎:是!(终、终于来了——)

桐埜幸四郎:现在那边也应该是午休吧。
洲田秀一:你好,我是洲田。
桐埜幸四郎:我是桐埜,你现在有空吗?
洲田秀一:啊,我现在在休息。什么事?
桐埜幸四郎:那个,虽然有些突然,今晚我们能见面吗?我有些事想向你报告。
洲田秀一:报告?
桐埜幸四郎:啊,详情等见面了再说。
洲田秀一:我明白了。那么10点怎么样?
桐埜幸四郎:行,那么再见。

桐埜幸四郎:(我——桐埜幸四郎和被称为“东京地检的冰山美人”的洲田秀一先生,虽然都是男人,但却是世人所说的恋人关系。我为了能成为与能干的检察官的那个人并肩的男人而一直奋斗着,终于要被调到梦寐以求的搜查一课了!这样的话,也许就能靠近洲田先生一点了。)

女刑事:我听说了哦,桐埜君。恭喜你调到热门的部门。
贵赖川:一课的家伙们的自尊心可是很高的,你会很辛苦哦。加油!
桐埜幸四郎:是,谢谢!
仲原让:呜哇——带我一起去一课吧~没有了前辈,我……
桐埜幸四郎:别瞎说啦!放开我!喂!
女刑事:得决定送别会的地点呢。
贵赖川:是啊,要盛大地把你送走,一定要让你号啕大哭啊。
仲原让:我会哭的啊~
桐埜幸四郎:喂,仲原,去调查了!
仲原让:啊,是!

仲原让:嗯……根据地图上画的应该是在这里吧?真难懂啊。啊,前辈,是结婚用品的展销会!
桐埜幸四郎:啊?
仲原让:结婚真好啊~我也想有一天……哇,这个戒指好贵啊!
桐埜幸四郎:啊……
(桐埜幸四郎:好像求婚一样。
洲田秀一:不是好像,我就是这么打算的,幸四郎。)
桐埜幸四郎:(我和那个人都是男人,当然是没法结婚的,但还是要理清一下关系。)
仲原让:前辈!好像是这里!
桐埜幸四郎:啊,哦!

[门铃声]
桐埜幸四郎:(好像来的太早了吧。)
柴本一真:你好,请问是哪位?
桐埜幸四郎:(是洲田先生以外的男人的声音?)那、那个……我是桐埜。
柴本一真:请稍等。
[开门]
桐埜幸四郎:(哎?这是谁?)
柴本一真:秀一!有客人!
桐埜幸四郎:(直、直呼名字?这男人是谁啊?)

洲田秀一:桐埜警部补,这位是我父亲那边的堂兄,柴本一真先生。
柴本一真:请多指教。
桐埜幸四郎:我是桐埜幸四郎,请多指教。
柴本一真:与其说是堂兄弟,秀一的母亲很早就过世了,那之后他常常寄住在我家,我们就像兄弟一样。
洲田秀一:是啊。
桐埜幸四郎:(是青梅竹马的堂兄弟啊,怪不得那么亲密。)
洲田秀一:一真先生这次要从警察厅调到搜查一课担任管理官是吧?
柴本一真:是啊。
桐埜幸四郎:(哇,是晋升组的!?为什么洲田先生的周围都是这种精英的俊男美女们?)
洲田秀一:我和你说起过几次桐埜警部补的事吧?
柴本一真:啊,嗯?桐埜?莫非这次被调到搜查一课的“桐埜”就是你?
桐埜幸四郎:啊,是的,请多指教!(啊,被他先说了……)
洲田秀一:哎?真厉害啊,恭喜你!
桐埜幸四郎:啊,谢谢。
柴本一真:我就觉得这名字在哪里听过,你在秀一的事件那次尽力逮捕犯人,谢谢。
桐埜幸四郎:啊,不,没什么……(连洲田先生的那次事件都知道,真的很亲密啊。)
柴本一真:还有一课没能让他招供的那个久坂律师,你让他招供了,在一课很有名哦。
桐埜幸四郎:哎?那并不是我让他招供的……
柴本一真:总之,请多指教。我很期待你的活跃表现哦。
桐埜幸四郎:是!请多指教!
柴本一真:那我也差不多要走了。我只是顺路来看看你而已。
桐埜幸四郎:是,下次见!

洲田秀一:呵呵,原来如此。你原本想报告的是被调到一课的事,却被他先说了啊。
桐埜幸四郎:虽然电话里也能说,但我想当着洲田先生的面告诉你。
洲田秀一:呵,再次恭喜你,桐埜警部补。你是个很棒的刑警,到哪里都没问题的,加油!
桐埜幸四郎:谢、谢谢。那、那个,还有……其实,我还有一件事想跟你说。
洲田秀一:嗯?
桐埜幸四郎:那个,我考虑了一下,觉得我们之间的事,应该趁现在说清楚。可以让我向副厅长——洲田先生的父亲打个招呼吗?
洲田秀一:桐埜……
桐埜幸四郎:当然我知道他不会那么简单就允许的。但是,我想让你的父亲认可我会一辈子珍惜洲田先生。
洲田秀一:啊……
桐埜幸四郎:啊,对不起,果然很困扰吧?但我是认真的……啊,那、那个,洲田先生?
洲田秀一:我家只有父亲和我一个孩子,可能会遭到强烈的反对,这样也没关系吗?
桐埜幸四郎:我有心理准备。
洲田秀一:[吻]
桐埜幸四郎:唔,洲田先生……
洲田秀一:嗯……嗯……
桐埜幸四郎:洲田先生,坐到这边来。
洲田秀一:嗯……
桐埜幸四郎:没事的,来……
洲田秀一:啊……
桐埜幸四郎:你不讨厌吧?
洲田秀一:嗯……啊……
桐埜幸四郎:能动吗?
洲田秀一:唔……啊……
桐埜幸四郎:洲田先生,手放到这边……
洲田秀一:嗯……
桐埜幸四郎:(手指真漂亮。)
洲田秀一:桐埜……我已经……
桐埜幸四郎:洲田先生……我也……已经…要射了……啊……
洲田秀一:嗯……啊……
(洲田秀一:没有爱一辈子的心理准备的话,没法和你这样爱情表达浓烈的男人交往吧?)
桐埜幸四郎:(洲田先生,我也是,这辈子不论今后会发生什么都不想放开,你的手指……)


Track 02

署长:我听说你很有前途,桐埜君。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搜查一课的精英了,加油干。
桐埜幸四郎:是。
署长:然后这是你的搭档……
伊集院:我是伊集院,请多指教。
桐埜幸四郎:请多指教。
柴本一真:桐埜警部补!对了,你也是今天上任啊。
桐埜幸四郎:柴本先生!?
柴本一真:再次请多关照。
桐埜幸四郎:是!请多关照!
警官A:看到了吗?他和柴本刑事特别亲密啊。
警官B:那个箭猪头和柴本刑事是什么关系?
警官C:久坂的那件事好像是真的啊。
桐埜幸四郎:那、那个……伊集院先生,大家好像……
伊集院:啊,你很受瞩目呢~
桐埜幸四郎:啊?
伊集院:一课对久坂律师束手无策,没法让他招供,但他见到了辖区刑警的你以后就立刻开始招供了呢。所以你被调到了一课。
桐埜幸四郎:又是这个?我真的什么都……
伊集院:我们问他为什么突然想说了,你猜他说什么?他说去问城央署的桐埜就行了。
桐埜幸四郎:(久坂先生说了这话……?)
伊集院:因此,大家才半是嫉妒地注意你啊。另外,对外宣布是我们课长逮捕了久坂,但我想应该是你吧。
桐埜幸四郎:(这个人真敏锐啊。因为是我和与事件没有关系的洲田检察官一起行动时的逮捕,为了不让我显得太招摇,洲田先生疏通了很多关系。)
伊集院:因此,仅仅是这样你就倍受瞩目了,又和那个柴本警视很亲密,所以大家才反应很大。柴本一真非常能干,大家都说他最后能做到警视厅厅长呢。
桐埜幸四郎:(他是那么厉害的人吗?我刚知道……)你知道的真详细啊,伊集院先生。
伊集院:其实我和他是同期啊。但是你也太孤陋寡闻了,这种事大家都知道吧。
桐埜幸四郎:可是,就算不知道也可以调查案子啊。
伊集院:啊……嗯……这样啊……说的也是。
桐埜幸四郎:(我越发地觉得洲田检察官的身边都是能干的人呢。这样的话仅仅是调到一课根本没什么好兴奋的,但总有一天我会像柴本先生一样,成为能够和洲田先生直呼名字的人。)
[想象]
(洲田秀一:幸四郎。
桐埜幸四郎:秀一。)
(桐埜幸四郎:应该是秀一先生吧,我年龄比较小。)
伊集院:桐埜警部补!去现场了哦!
桐埜幸四郎:啊……是!(现在不是妄想的时候,周末还要去向副厅长打招呼。首先要努力工作啊!)

洲田直熙:我明白了。既然你们已经有了这样的觉悟,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洲田秀一:父亲……
桐埜幸四郎:说实话我非常震惊,但看了你们以后我明白你们是认真的。更重要的是,既然是秀一选择的人,那就不会错的,对吧?
桐埜幸四郎:谢谢!
洲田秀一:谢谢!
桐埜幸四郎:(太好了~没有变成严重的事件~)
洲田直熙:对了,阿一阿一~
洲田秀一:哎?
洲田直熙:虽然只有我们三个人,但还是举办仪式吧?和爸爸一起走过处女之路吧~
洲田秀一:啊?
桐埜幸四郎:(我原本打算等副厅长承认之后再给洲田先生的戒指,没想到今天就能给他呢,我可花了不少代价呢。)那、那个……洲田先生!这个……
[开门]
柴田一真:这是怎么回事,秀一!?
桐埜幸四郎:哎?柴本管理官!?
洲田秀一:一真先生?!父亲!
洲田直熙:啊,这么说的话他是说过,就任了管理官要来打招呼呢,我完全忘记了。居然偷听别人说话,小真好坏啊~
柴田一真:我是因为太过震惊石化了才出场晚了!叔叔你太天真!太天真了!可爱的秀一要被男人夺走了啊!
洲田直熙:哎?不好吗?他们两个人幸福就好了啊。
洲田秀一:一真先生,你冷静一点。
柴田一真:秀一你闭嘴!两个都是男人还说认真什么的,叔叔你坐下来听就是个错误啊!
桐埜幸四郎:那个……柴本先生,我……
柴田一真:桐埜,你就是元凶的变态!反正一定是你强迫不情愿的秀一,XX了他吧?!
桐埜幸四郎:XX?!
洲田秀一:一真先生,不是这样的,我……
桐埜幸四郎:那个,柴本先,虽然确实是我单方面迷恋洲田先生,但现在……
柴田一真:变态说的话我一点都不想听!总之,今后你不准接近秀一!就算叔叔同意了我也绝不会同意的!
洲田秀一:哎……
桐埜幸四郎:变成严重的事件了!


Track 03

[梦中]
(洲田秀一:啊……嗯…等一下,桐埜警部补……我还没洗澡……啊……啊……
桐埜幸四郎:对不起,但我喜欢洲田先生的气味。
洲田秀一:啊……我也……我也喜欢桐埜警部补的气味……)

桐埜幸四郎:啊……洲田先生……这么做的话热水会……热水会进……
[闹钟铃声]
桐埜幸四郎:是梦啊……为什么我总是这样……
(柴田一真:总之,今后你不准接近秀一!)
桐埜幸四郎:(那之后已经过了三周,正如柴本先生的宣言,即使我去找洲田先生也一直见不到,柴本先生搬到洲田先生家去了……)
洲田秀一:因此,我暂时没法让他搬出去。最近总是让你有不好的回忆,真是对不起。
桐埜幸四郎:不,如果我再争气一点的话……
洲田秀一:一真先生虽然不是坏人,但很顽固……
桐埜幸四郎:呵呵,这点有点像洲田先生……
柴田一真:我那么顽固真是抱歉啊!
桐埜幸四郎:唔……
洲田秀一:这样你就没法来见秀一了吧!明白的话就别再……啊,秀一!住手……等一下,秀一……喂……
洲田秀一:总之,着急也没用,好好花点时间让他承认吧。
桐埜幸四郎:是。
洲田秀一:我也会试着说服他的。
桐埜幸四郎:对不起,我也会努力的。
洲田秀一:对了,你工作没问题吗?柴田先生是你的上司,会不会很难办?
桐埜幸四郎:啊,不,完全没问题。
洲田秀一:真的?
桐埜幸四郎:真的,别担心了。再见![挂断](对,没问题,完全没问题……)

柴田一真:桐埜!之前的文件怎么样了?!
桐埜幸四郎:对不起,我马上……
柴田一真:还有另一个事件的证据搜查!要向所有有关系的人询问,明天之前要交出报告书!
桐埜幸四郎:但这有五十多个人啊……明天?
柴田一真:怎么?你有什么意见吗?
桐埜幸四郎:不,没有。(很有问题……)
柴田一真:还有开车载我去城央署的搜查本部!
桐埜幸四郎:是。
伊集院:你没事吧?最近到底怎么了?柴本管理官的态度大转变。这种任意驱使不算是厚爱吧?
桐埜幸四郎:哈哈哈,没事,一点都没事,那我走了~

柴田一真:我要回本厅,开车。
桐埜幸四郎:啊,是。
柴田一真:你没有背着我见秀一吧?
桐埜幸四郎:啊……我要怎么见到他啊?!我最近几乎都住在办公室啊。
柴田一真:那就好。今后你要是再兴起要见秀一的念头的话,我就让你忙得像拉车的马一样。哼哼哼哼哼……
桐埜幸四郎:好认真的眼神……
柴田一真:但是,真是无法理解。秀一为什么会和男人……你到底哪里好?
桐埜幸四郎:啊,这件事我也没怎么追问过他。
柴田一真:不要说着秀一脸红!
桐埜幸四郎:只是脸红而已,有什么不好?
柴田一真:秀一从小就无论做什么都是完美的。不仅以第一名进入T大又以第一名毕业,而且在学期间还通过了司法考试,总有一天一定会进入特搜组的。
桐埜幸四郎:柴田先生真的很喜欢洲田先生呢。是令人骄傲的弟弟这种感觉吗?
柴田一真:因此,从以前开始秀一的朋友都是和他一样出类拔萃的人。很明显你不是这种人吧。
桐埜幸四郎:唔……
柴田一真:又不是特别地精英,西装皱皱巴巴头发又乱糟糟的,你就不能注意以下仪表吗?!长相的话仔细看还挺有男子气概的但长得像猩猩,即使不考虑你们都是男人的事,你也和秀一不般配!
桐埜幸四郎:(每条都太正确了没法反驳……哎,真是觉得没办法啊,这样下去,柴田先生真的会有一天承认我们吗?)
(洲田秀一:好好花点时间让他承认吧。)
桐埜幸四郎:(不对不对,现在不是灰心丧气的时候!明明是被身边的人反对的洲田先生比较痛苦。)
(柴田一真:你不是这种人吧。)
桐埜幸四郎:(但是,我心里很清楚的事被别人说出来,总觉得……很不爽。)

邮递员:洲田检察官,这是今天的信件。
洲田秀一:啊,谢谢。(嗯?没有寄件人?MD?)

桐埜幸四郎:伊集院先生!
伊集院:哎!这边这边!是豪华套间里年轻男子的尸体。嗯,死因是被勒死,有好几条勒痕,应该不是一次就勒死的。
桐埜幸四郎:(手脚被绑缚着绑在床上,脖子上有好几条勒痕……)
伊集院:怎么了?表情那么吓人。
桐埜幸四郎:啊,没什么。
伊集院:但确实很过分呢,似乎被绑了很长时间。
桐埜幸四郎:(是偶然吗?我没有真的看到现场,但这具尸体……和洲田先生的事件似乎很像……嗯……不知为什么有点担心,要向柴本先生报告吗?)
柴田一真:桐埜!
桐埜幸四郎:啊,管理官!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柴田一真:刚好,我也有话要对你说。到会议室来。
桐埜幸四郎:咦?
柴田一真:我并不想让你进去,但秀一一定要叫你。
桐埜幸四郎:哎?
洲田秀一:桐埜警部补。
桐埜幸四郎:洲田检察官为什么会……?(莫非这次的事件果然……)
柴田一真:总之坐下吧,我来说明一下情况。
桐埜幸四郎:是。
被害人:……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饶了我,别杀我,饶了我……
桐埜幸四郎:不是洲田检察官的声音,但和那次事件一样……
柴田一真:和洲田检察官的那次事件一样,这样没完没了地反复持续了5个半小时。MD是在今天上午10点30分寄到地检的。经过鉴定,上面有在皇家宾馆的受害者的指纹。虽然犯罪方式和上次的事件有很多相似点,但根据那次事件对当时采集的犯人矢荻雅彦的体液的鉴定结果,可以排除当时抓错人的可能性。
桐埜幸四郎:洲田先生,你没事吧?脸色好苍白啊。
柴田一真:秀一,你要不要到别的房间休息一下?
洲田秀一:不用,我没事。请继续吧,柴本警视。
柴田一真:既然犯人对上次的事件了解到可以模仿的程度,嫌疑人很有可能是警察和检察官内部的极少一部分人,不过这个结论排除了情报的泄露和矢荻有同犯的可能性。
桐埜幸四郎:(可恶,为什么又出这种事?不赶快抓住犯人的话洲田先生又会辛苦了……)
柴田一真:因此,由我来指挥搜查。桐埜,你不要参与这次的搜查。
桐埜幸四郎:请等一下,为什么……
柴田一真:非要我明说你才明白吗?因为我不想让你再和秀一扯上关系。
桐埜幸四郎:这两件事没有关系!
柴田一真:还有别的理由。你参与了秀一那次事件的搜查,也是嫌疑人之一。
桐埜幸四郎:不管怎么说这也太过分了吧?!为什么我……?!
柴田一真:总之,这件事已经决定了,你快出去!
洲田秀一:柴田警视,我认为有必要让桐埜警部补参与搜查。
柴田一真:秀一……?
洲田秀一:现在我们还不了解犯人的目的,如果不赶快抓住犯人的话可能会出现下一个牺牲者。他和我那次事件有很深的关系,有他在的话对犯罪手法的比较研究的精确度也会增加吧。如果希望早点解决事件的话,把他排除在外不是个好办法。而且,我可以用我的检察官的身份担保他的清白。
桐埜幸四郎:洲田先生……
柴田一真:要是你敢扯后腿的话,我就把你赶出搜查本部。
桐埜幸四郎:是。
柴田一真:然后秀一,我让我的部下来保护你。即便如此,你也尽量不要一个人单独行动。
洲田秀一:是。
桐埜幸四郎:那个,柴本管理官,关于刚才的缩小嫌疑人范围的事,犯人矢荻接受了精神鉴定是吗?不仅是警察和检察官内部的人,担任精神鉴定的精神科医生也有嫌疑呢。
洲田秀一:嗯。
柴田一真:这种事你不说我也知道。
桐埜幸四郎:啊……是!说的也是,对不起。
洲田秀一:一真先生,我也有一条建议。虽然我不太想怀疑他,但请把那次事件后替我做心理咨询的精神科医生也列入嫌疑对象,他是替矢荻做精神鉴定的医生介绍来的。
柴田一真:我明白了。秀一,我让人送你回地检,在这里等一会儿。
洲田秀一:谢谢。
桐埜幸四郎:那个,刚才谢谢你为我辩护。
洲田秀一:没什么,我只是说出了事实而已。
桐埜幸四郎:还有,怎么说呢……那个……
洲田秀一:呵呵,别露出那么担心的表情。我也以为会像上次那样在精神上受不了,但却没有这样。一定是因为有你在。
桐埜幸四郎:啊……
洲田秀一: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你能再对我说一次“别认输”吗?
桐埜幸四郎:别认输,我会保护你的。
洲田秀一:呵呵……那就拜托你连我的那份一起搜查了,桐埜警部补。
桐埜幸四郎:(是吗……洲田先生,其实是想自己调查的啊……)是。
洲田秀一:这么说来,一真先生怎么还没回来?我去看看……桐埜?
桐埜幸四郎:对不起,我忍不住了……只是接吻也不行吗?
洲田秀一:哎?在这里?
桐埜幸四郎:只是轻轻的吻一下,就一下……
柴田一真:你打算……
桐埜幸四郎:哎?
柴田一真:干什么啊你这家伙!!
桐埜幸四郎:哇!
柴田一真:我突然想到一不小心就让你们两个独处了,慌忙回来一看……你这禽兽!快去调查!!
桐埜幸四郎:是!(哇……被看到了……)
(洲田秀一:一定是因为有你在。)
桐埜幸四郎:(没问题。在把戒指交给你的那天之前,我绝不会认输的。不论是多困难的工作还是什么,如果是为了洲田先生,我一定什么都做得到!)


Track 04

蜷川广元:高木啊,说实话我几乎不太记得他呢。他是个给人印象很浅的学生,又不认真的上课,几个月前还提出了退学申请。千种,你呢?
千种:对不起,蜷川教授,我也不太……
蜷川广元:也是哦。
桐埜幸四郎:(受害者是私立大学的大学生高木裕也,20岁。一个人生活,又没有亲近的朋友,搜查申请是最近刚发出的。搜查总部觉得可疑的是高木所在的探讨小组的教授和副教授——蜷川和千种。对矢荻作精神鉴定的是蜷川,帮洲田作心理咨询的是千种.....太过可疑,反倒看起来像是清白的。我来套套他们的话吧。)高木长着一张端正的脸呢,在女生中很有人气吧?
蜷川广元:嗯,是啊。他长了一张漂亮的脸呢,但要说有人气的话有点……
伊集院:不好意思,走形式的问一下,28号您在哪里?
蜷川广元:那天一早就要上课,中午以后因为学会……
桐埜幸四郎:(犯人是对洲田的案件很熟悉的家伙么……)
伊集院:明明是印象不深,却记得高木有着张漂亮的脸呢。越来越觉得教授可疑了吧?
桐埜幸四郎:但是之后,我说这件事和洲田检察官的案件很像,想套他的话,他却没有上钩呢。还有去外地出差的不在场证明……没有不在场证明的千种也有些奇怪……
洲田秀一:桐埜警部补。啊,果然是。
桐埜幸四郎:咦,洲田检察官?为什么?
洲田秀一:搜查进行的怎么样?
桐埜幸四郎:已经逐渐的搜小了犯罪嫌疑人的范围。话说洲田检察官来做什么……
洲田秀一:我来问蜷川教授关于犯罪嫌疑人精神鉴定的意见。我没和你说过么?有时候会过来。这次的搜查,我说过就交给你了吧。
桐埜幸四郎:(呜哇,再一次感到被他依靠,超开心~~~)那就好,你真的要当心点哦。
洲田秀一:嗯,谢谢。
千种:洲田,好久不见!
洲田秀一:千种老师。
千种:因为你突然就不来心理咨询了,我很担心呢。
洲田秀一:之前承蒙你的照顾了。
千种:没什么,看见你现在这么有精神真是太好了。
洲田秀一:嗯,谢谢。
千种:教授在等着你哦,请跟我来。刑警先生,那我们先告辞了。
桐埜幸四郎:再见。
洲田秀一:那桐埜警部补,再见。
桐埜幸四郎:再见。啊,对不起,伊集院先生,让你久等……咦,不见了。

女生A:啊,好厉害~竟然真的把樱桃梗给打了结。
女生B:你是怎么在嘴里做成这件事的?
伊集院:这是秘密。
女生A:我说啊,刑警先生的工作很辛苦吧~
伊集院:是啊是啊。在那种全是无能男人的职场太辛苦了。所以啊,你们要不要报考明年的警察录取考试试试?
女生B:啊~怎么办呢~~~
桐埜幸四郎:咦?喂!伊集院先生!
伊集院:啊,无能的人在叫我,我得走了。
女生们:byebye~
伊集院:byebye~
桐埜幸四郎:那个,伊集院你究竟在做什么……
伊集院:做什么?当然是在打听情况啊。
桐埜幸四郎:看起来你超级开心的。
伊集院:嗯,因为我最喜欢女大学生了。先不说这个,把耳朵靠过来点。
桐埜幸四郎:嗯?
伊集院:有传言说那个教授是同性恋,似乎曾对高木出手过。你不觉得越来越可疑了么?
桐埜幸四郎:啊……

桐埜幸四郎:哎,果然还是小睡一下比较好。不好意思,伊集院先生,我小睡10分钟。
伊集院:再多休息一会儿?最近你完全没回过家吧?
桐埜幸四郎:不了,没关系。不好意思,10分钟后我就回来。
柴本一真:伊集院。
伊集院:在~啊,是柴木管理官啊。有什么事么?
柴本一真:这种无紧张感的说话方式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呢。
伊集院:咦,是么~
柴本一真:那个……怎么样?帮得上忙么?
伊集院:啊?那个?哦,是说桐埜警部补?
柴本一真:嗯,我想要是他没用的话就把他从总部赶出去。
伊集院:呜哇,你对他还是一样的严格呢。嗯,是啊。该怎么说他呢……为什么至今都没调来一课真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呢。他可是搜查一开始就不眠不休的家伙哦。似乎和我分开后,也一个人四处打听情报。应该说他并非是只有健壮身体这一个优点的块头派呢,不但明白搜查现场的节奏,也很机灵。
柴本一真:唔……
伊集院:还有一点虽然和搜查没什么关系,他可是让男人为之痴迷的类型呢。
柴本一真:让男人为之痴迷???
伊集院:我并没带什么奇怪的意思。他啊,完全不知道柴本你被称作“未来的警视厅厅长”,我说:“你是不是太不关心周边情况了?”,他回答说:“就算不知道,也能进行搜查。”要是平时像这样被人否定这种有些势利的事,不是会觉得“干嘛搞得这样直率啊,这个混蛋!”么?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说的话让人觉得很天然很轻易就认同了。就因为这样,一开始因为被嫉妒而备受瞩目的他,不知何时已经和一课的人非常熟了。
桐埜幸四郎:哟。
刑警A:辛苦了。
桐埜幸四郎:辛苦了。
伊集院:哎呀,他已经回来了。真是身体健壮的人啊。不管怎么说,我觉得他是个相当不错的男人哦。

[开门声]
伊集院:啊,桐埜警部补,我先走了哦。
桐埜幸四郎:好,你辛苦了。
[关门声]
桐埜幸四郎:(明明已经缩小了犯罪嫌疑人的范围……致命一击却一直找不到呢。(洲田秀一:连同我的那份一起,搜查就拜托你了。)真想快点抓住犯人,让他安心啊。啊,糟糕!一想到洲田先生,就超想和他接吻。太久没有碰触他了呢。)
[开门声]
桐埜幸四郎:(柴本!怎、怎么办……要离开么?不,这样做太明显了。果然不行,我出去吧。)
柴本一真:等等,听说你不好好睡觉,四处打听情报。我事先和你打个招呼,就算你让我看到你的表现,我也绝不承认你和秀一的事。
桐埜幸四郎:我并没有那样想!我是代替洲田先生做这份工作的,我只是觉得自己必须连同洲田先生的那一份一起好好做。
柴本一真:洲田、洲田啊……至今为止,秀一一次也没为了和你之间的事来说服我哦。
桐埜幸四郎:咦?
柴本一真:说不定秀一是想以这次为契机和你分手?
(洲田秀一:我也会去说服他的。)
桐埜幸四郎:(咦?什么?为什么啊?一次也没……)洲田先生他有自己的考虑。
柴本一真:哼。不过,该怎么说……
桐埜幸四郎:哦?
柴本一真:跟你说这样的话并非我的本意……
桐埜幸四郎:你想说什么啊?
柴本一真:你是一名好刑警,这一点我大概明白了。
桐埜幸四郎:咦?
柴本一真:正因为如此,我更不能认可你们的事。
桐埜幸四郎:柴本……
柴本:你啊,有没有实际考虑过你们交往的风险?
桐埜幸四郎:当然有做好心理准备,我想洲田先生也是同样的心情……
柴本一真:只要彼此心意相通无论什么样的困难都能跨越,这是理想论。你知道这段时间秀一负责的是什么案件么?是政治家的受贿案件。我打个比方,如果政治家的律师察觉到他和你的事情,将其透露给媒体会怎么样?半真半假的写一些有的没的事情,他肯定会被诽谤中伤的。你真的明白秀一是在和这样的敌人战斗着么?
桐埜幸四郎:这些我明白……
柴本一真:身为警察的你也是一样,桐埜,别特意给别人创造乘虚的机会。
桐埜幸四郎:(柴本先生说的可能是正确的,但是……)柴本先生,但是我……
柴本一真:我之前也说过,秀一总有一天会进入特别搜查组,你也在拼命的往上爬。总有一天,你们会觉得彼此只是沉重的负担。
桐埜幸四郎:对不起,但是……即便如此,我还是……
柴本一真:还不如不知道你们的关系更好。你们应该能不要叔叔的认可,隐藏一辈子的。为什么不这样做呢?
桐埜幸四郎:那是……因为我想按照我的做法,把一辈子珍惜洲田先生这样件事整理清楚。
柴本一真:你并不是想要整理清楚,而是只考虑自己的心情,桐埜。
桐埜幸四郎:不是的!我并没这打算……
柴本一真:你只不过是想让家里人认同,从而把男同志这样一件事正当化,从而自我满足吧。叔叔他就算嘴上说承认你们,心里肯定还是希望秀一有个正常的家庭。只考虑自己的心情可能能让你得到满足,还有因此被耍的团团转、受尽伤害的人这种事,你完全不明白。
桐埜幸四郎:柴本!!你听我说……
柴本一真:拜托了!你要是珍惜秀一的话,就离开他。
桐埜幸四郎:柴本先生……(柴本先生竟然向我低下了头。今后无论如何也要珍惜洲田先生的心理准备,在同样珍惜他的人看来,像是理想论啊……)
[电话震动]
桐埜幸四郎:洲田先生?喂,我是桐埜。
洲田秀一:我是洲田,现在方便说话么?
桐埜幸四郎:是,没关系。
洲田秀一:怎样?在加油?虽然我觉得以你的性格是没办法的事,还是希望你偶然能好好的睡觉和吃饭。
桐埜幸四郎:是,没事的,我会好好的。
洲田秀一:真的没事么?你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奇怪。
桐埜幸四郎: 啊……(不行,一听到声音就……现在好想见他……明知道是不可能的。)真的没问题,别担心……
洲田秀一:是么?那我回去了。
桐埜幸四郎:咦…….
洲田秀一:搜查辛苦了。
桐埜幸四郎:洲田先生!

桐埜幸四郎:总之在这里,我想不会有人来的。
洲田秀一:嗯。因为来这边的所辖有事就顺便过来了。真的没事么?看起来你的脸色不好。
桐埜幸四郎:啊,哈哈。很久没有两人独处了,我可能在紧张。(我这是怎么了,明明想见的不得了,超无精打采,就好像吞了铅似得。)
洲田秀一:发生什么事了?难不成又被一真说了什么?
桐埜幸四郎:唔……
(柴本一真:你并不是想要整理清楚,而是只考虑自己的心情。)
桐埜幸四郎:(至少希望能被他的父亲认可,难道只是我的自私么?)
洲田秀一:唔…… 桐埜。
桐埜幸四郎:洲田先生。
(柴本一真:拜托了。)
洲田秀一:桐埜?
桐埜幸四郎:对不起,在这种地方不可以的吧。警卫在等着你吧,我送你到大门。
洲田秀一:啊,谢谢。
桐埜幸四郎:(我在做什么啊?真是没精打采……)
洲田秀一:桐埜警部补。
桐埜幸四郎:咦?
洲田秀一:暂时我们不要单独相见了吧。
桐埜幸四郎:洲田先生?
洲田秀一:我大概能想象到一真对你说了什么。如果珍惜我的话就离开我,之类的话对吧?
桐埜幸四郎:但是我……
洲田秀一:像这样两人相见的话,对如今的你来说似乎非常的痛苦。
桐埜幸四郎:(洲田先生……我还站在这儿干什么……再不追上去的话……但是,脚一步也挪不动……)


Track 05

伊集院:桐埜警部补。
桐埜幸四郎:啊,是。我们是0点的时候去蜷川家换岗对吧。
伊集院:嗯。刚才主任说让我去别的案件的现场,由所辖的年轻人代替我去,好好疼爱他哦。
桐埜幸四郎:啊,好。
警员A:请多多关照。
桐埜幸四郎:多多关照。
警员A:桐埜警部补,给您咖啡。
桐埜幸四郎:哦,thank you。
(洲田秀一:暂时我们不要单独相见了吧。)
桐埜幸四郎:(洲田先生发觉了我的犹豫,所以才那样说的。)
(柴本一真:总有一天,你们会觉得彼此只是沉重的负担。)
桐埜幸四郎:(虽然我因为不想身为恋人的洲田先生后悔而苦恼并不是第一次了,但是被和自己一样珍惜那个人的人说了后觉得更沉重了,洲田先生的表情很痛苦呢。咦,等等、等等。洲田先生该不会误会我对于迷恋他的感情有了动摇吧!不,虽然因为柴本管理官的话觉得犹豫是真的,但那最多也就是对于自己身为洲田先生的恋人究竟合适不合适。呜哇,我觉得超不安,必须好好的告诉洲田先生对他的迷恋完全没有改变。)
警员A:不好意思,我去下厕所。
桐埜幸四郎:嗯。
[开车门]
桐埜幸四郎:(有火灾?)
警员B:但是我一个人忙不过来啊。
警员A:可是就算你这么说……
桐埜幸四郎:(喂、喂,那家伙在干什么?该不会是被盘问了吧?)喂,怎么了?
警员A:啊,这家伙是之前我所在的派出所的新人。
警员B:对不起,在这附近有点小火灾,因为起哄的人围在那里,让我维持秩序。拜托了,前辈!现在只有我一个人,请在援助到来之前帮帮忙!
警员A:我说了不行了!
桐埜幸四郎:你去吧。
警员A:咦,但是?
桐埜幸四郎:这里我一个人也没问题。
警员A:对不起,谢谢您。
桐埜幸四郎:(话说引起太大骚动的话,有刑警在监视这件事被暴露了的话更糟糕。)
警员B:啊,有前辈监视真是帮大忙了。
桐埜幸四郎:你声音太大了!
警员B:对、对不起……
蜷川广元:监视?
桐埜幸四郎:蜷川?

柴本一真:你这个混蛋,做了什么啊!在监视蜷川的动静时,竟然被他发觉你要怎么办!
桐埜幸四郎:非常抱歉!
柴本一真:在犯罪嫌疑人的决定性证据还未被掌握的情况下,就被蜷川警戒。你知道这将给搜查带来多恶劣的影响吗!?
桐埜幸四郎:(确实让他去是我太大意了,找不到借口……)
柴本一真:如果扯后腿的话就将你从搜查总部踢出去。我之前应该和你说过吧。
桐埜幸四郎:柴本刑警。
柴本一真:你在家里好好冷静一下,回来后去参加别的案件的搜查。
桐埜幸四郎:请等一下!但是我对洲田先生……
柴本一真:那件涉及秀一的案件,你能断言自己不缺少冷静的判断力么?

桐埜幸四郎:哎……(闷在家里已经三天了啊。被从搜查里除名,也见不了洲田先生。可恶,真是可怜,就算想见也没有见他的脸了,该不会就这样再也见不到了吧。)
[门铃声]
桐埜幸四郎:(嗯,这种时间会是谁?该不会、该不会是洲田先生?)
仲原让:呜呜,前辈!
桐埜幸四郎:仲原?
仲原让:我、我已经不行了!
桐埜幸四郎:知道了,我知道了!总之先进来吧。
[关门声]
仲原让:关于我现在所负责的案件,和旁边的所辖发生了冲突,负责的检察官还说“再找些物证”不让我起诉,而且现在加入的是精英组,总觉得他们都把我当傻瓜耍,我已经没有做刑警的信心了,呜呜~~
桐埜幸四郎:啊,没事啦。你的着眼点还是很好的。来,别哭了。(我现在是帮人商量的时候么……)
仲原让:但是我老是在判断的时候就迷惑了。
桐埜幸四郎:啊,所以说啊,不管是别的所辖还是检察官说了什么。刑警都应该是为了受害人而工作的吧!犹豫的时候,首先去考虑自己能认同的事情。
(洲田秀一:在为为什么犹豫的时候,我觉得应该选择自己能够认同的才不会后悔。)
桐埜幸四郎:(这不是照搬洲田的现学现卖么。那个人好像要比我料想的,更深的存在于我的内心。)
仲原让:啊,对了。我差点忘记了!这么说来,这个是暂存在我这里的,洲田检察官给前辈的信。
桐埜幸四郎:(干吗不先把这个拿出来……)
仲原让:给你。咦,你为什么在颤抖?
桐埜幸四郎:好了,快点给我!
仲原让:那我差不多该走了。
桐埜幸四郎:哦。
仲原让:谢谢。我觉得心里舒畅多了。我会加油的!
桐埜幸四郎:嗯,加油吧。
[关门声]
桐埜幸四郎:(洲田先生给我的信。好隽秀的字。话说,这是什么?该不会是绝情信?
(洲田秀一:桐埜幸四郎先生,我听一真说了你闭门思过的事,虽然我也有想过直接见面来鼓励你,因为自己说了“别见面了”,不管是来见你还是发消息都有些不好,所以寄来了信。我之前也说过,你真的是个好刑警,没问题的。)
桐埜幸四郎:(呜哇,好鼓励我……糟了,眼泪要留下来了。)
(洲田秀一:然后最后……我明白的哦。)
桐埜幸四郎:(嗯?明白什么?)
(洲田秀一:因为一真的话,你似乎在动摇和我在一起是否合适。你对于我的爱恋完全没有动摇这一点,我明白的,你放心吧。)
桐埜幸四郎:(洲田他……明白我的。我最希望他明白的事情,他是明白的。是否会成为对方的重负这种往后的事情我不知道,但是因为对方是洲田,所以我才这么的犹豫和痛苦。即便如此,也想留在他的身边。)
(洲田秀一:我明白的。)
桐埜幸四郎:(都被自己爱的人这么说了,我才不能这样老实的闷在家里呢!)


Track 06

司机:到了哦,检察官。
洲田秀一:是,谢谢。
司机:嗯?
警卫A:什么?怎么了?
司机:那里有辆车停在路边。以防万一,我过去看看。
警卫B:嗯。
洲田秀一:(信已经送到他手上了吧。果然还是直接去见他比较好?不,见了面似乎又会让他为难。)
警卫A:怎么了?唔……
千种:呵呵呵呵。
洲田秀一:唔……

桐埜幸四郎:柴本管理官!
柴本一真:你来做什么?
桐埜幸四郎:对不起,但是……要说现在的我能为洲田先生做些什么,就只有搜查了!
柴本一真:没必要。
桐埜幸四郎:柴本管理官。
柴本一真:现在已经知道蜷川是伪造的不在场证明了,现在伊集院他们去请他同行了。蜷川就是疑犯,你已经没有搜查的必要了。
刑警B:柴本管理官!
柴本一真:什么事?
刑警B:刚来的电话,说洲田检察官在自家门口被人绑架了,担任警卫的两名刑警都受了重伤,现在在医院……
桐埜幸四郎:什么……
柴本一真:准备盘问,然后联系伊集院。
刑警B:是!
桐埜幸四郎:请等等!我也……
柴本一真:我应该说过了不需要你!
桐埜幸四郎:可恶!(在做这种事的时候洲田先生他……在哪里……被绑架到哪里了……啊!)

桐埜幸四郎:(洲田先生曾被监禁过的废医院,犯人似乎对洲田先生的案件异常的执着。那个人要是选择地方的话,我觉得只有这里了。之前洲田先生是被监禁在三楼的……可恶,眼睛看不清了……站不起来了……洲田先生……洲田先生……)

洲田秀一:这里是……这面墙……床……废医院……(在车里被人打晕,究竟是谁……)
[开门声]
洲田秀一:蜷川教授!教授……
蜷川广元:快点逃!从对面的门!
洲田秀一:打不开!铁门锈了……教授!
千种:摆出绅士模样的这个男人,兴趣是少年买春呢。想着万一之时可以让他来做替罪羊,监禁高木时也威胁了他帮我的忙,胆小者真是不能用呢。
洲田秀一:千种……老师……(是用那块石头砸的么?冷静下来,总之拖延时间,伺机逃跑。)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千种:没什么深层的意思。只是想看见你坏掉的样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发现自己觉得坏掉的人特别有魅力。但是啊,让我想要亲手毁掉一个人,你是第一个哦。至今为止,虽然给很多人做过心理咨询,但在见到你的时候我的身体在颤抖哦。对自己要求严格,比任何人都清廉的你至今还因为崩溃的精神状态而痛苦的样子,让我蛊惑的不得了。
洲田秀一:为了从精神上摧毁我所以模仿了案件?为了这种理由就将毫无关系的人……
千种:嗯,但是因为不管我对与你无关的人怎么做,你都不让我见到那个坏掉的你,那我只能直接的毁你了呢。而且,这也是为了你哦。检察官这种工作,总是在充满杀机的世界里劳神,倒不如坏掉更加快乐吧。就是这样,秀一,快点坏掉吧。
洲田秀一:哼,辜负你的期待真是很抱歉,不管是劳神还是充满杀机,我对于检察官这份工作非常的喜欢。而且……
[破门声]
桐埜幸四郎:洲田先生!
洲田秀一:拜他所赐,就算想要坏掉也坏不掉了。
桐埜幸四郎:洲田先生,请退后。受伤了么?
洲田秀一:我没事,比起这个,你……
桐埜幸四郎:我没事,只是因为眼皮破了,所以看上去血流得很多而已。千种,我刚才已经和搜查总部联系了,警察很快就会赶过来,你已经无路可逃了。你可别小瞧日本的警察!
千种:这个!
桐埜幸四郎:洲田先生,你在那里别动!等等!(竟然往楼顶逃,这家伙想做什么!)
[厮打声]
桐埜幸四郎:(打了他的头所以昏倒了么,趁现在用手铐……因为正在思过期,没有手铐……真没办法,用领带……糟了,头好晕……啊,要掉下去了……)
洲田秀一:桐埜!
桐埜幸四郎:洲田先生!
洲田秀一:没事的,我现在就拉你上来,抓紧我。
千种:呵呵,事情好像变得有趣了嘛。
洲田秀一:千种……啊,桐埜,别松开!
桐埜幸四郎:洲田先生!放开……
洲田秀一:少废话!闭上嘴抓紧我!我绝对要救……
[踩]
洲田秀一:啊!
桐埜幸四郎:洲田先生!
千种:你真是个纯洁的人呢,让我越来越想看见你坏掉的样子。
桐埜幸四郎:住手!千种!
洲田秀一:没事的,我绝对要救你。
千种:啊,对了。警察就快要赶到了呢,差不多该结束这件事了吧。
桐埜幸四郎:洲田先生!放开我!
洲田秀一:桐埜!
柴本一真:就到这里了!逮捕!
刑警:你给我老实点!
千种:可恶!
伊集院:没事吧!
柴本一真:秀一!
桐埜幸四郎:洲田先生,没事……
洲田秀一:你为什么要松手!
桐埜幸四郎:洲田先生……
洲田秀一:我说过要救你的,为什么……为什么……
千种:呵呵,真可惜。就差一点就能毁你了,像你这样的人绝对是毁了以后更幸福。
柴本一真:混蛋!
千种:其实你也想毁坏的吧。
柴本一真:闭嘴!要不是身份所限,我真想替秀一打你一拳……
洲田秀一:桐埜!
千种:真是过分啊,这样没关系么?警察竟然殴打没有抵抗能力的犯罪嫌疑人。
桐埜幸四郎:非常抱歉,我愿意接受惩罚。
柴本一真: 你在说什么?
桐埜幸四郎:咦……
柴本一真: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千种:啊?开什么玩笑,你们这群人都在看着吧?这个男人打了我……
洲田秀一:不好意思,我的眼镜掉了,什么都看不清楚。
柴本一真:伊集院。
伊集院:我们也被飞来的大甲虫吸引了什么也没看见。好了,走吧。
柴本一真:快点走。
桐埜幸四郎:谢谢。


Track 07

洲田秀一:辛苦了,一真。
柴本一真:啊,你也来了。那个怎样了?
洲田秀一:桐埜警部补现在在那边的诊察室里,据说今天就能出院了。
柴本一真:啊?就是昨天的这个时候才受伤的啊!他的身体到底有多健壮啊。
洲田秀一:是啊,医生也吓了一跳。
柴本一真:话说回来,我真是完全不能理解。那个男人真是乱来一通。不管再怎么忍不住,也不能在那种状态下殴打犯罪嫌疑人吧!就算做人直接也该有个度吧。
洲田秀一:哈哈,虽然一真你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舒畅多了吧。
柴本一真:唔……
[开门声]
桐埜幸四郎:咦,洲田先生?
洲田秀一:我正是因为他是这样一个男人才迷恋上他的。他超越了自己的地位啊、身为男人这种事,迷恋上我。做人直接,有时也会乱来,这一点反而让我觉得可以依赖。所谓一生珍惜我的话语也因为是他说的,所以我相信。如果不是他的话,我一定不会想着告诉父亲自己的恋人是同性,对此产生的风险也不会做好心理准备。所以,迷恋着他、一辈子不想松开他的手的人是我。
桐埜幸四郎:(洲田先生……)
柴本一真:要是对方让你迷恋到这种地步的话,为什么没有试着来说服我?
洲田秀一:啊,我有这么想过。但是我想,在一起的话,就算在怎么样你也会发现他是一个好男人的。
桐埜幸四郎:那、那个……洲田先生。
柴本一真:桐埜警部补!
桐埜幸四郎:咦,在!
柴本一真:负起责任送秀一回家,就是这些。今天可以直接回去。
桐埜幸四郎:是!咦?怎么回事?
洲田秀一:他是说“祝你们幸福”哦。

桐埜幸四郎:啊,柴本先生……
洲田秀一:坐吧,我给你泡咖啡。
桐埜幸四郎:啊,谢谢。
(洲田秀一:我正因为他是这样一个男人才迷恋上他的。)
桐埜幸四郎:(至今为止,我一直不明白他究竟爱上我哪一点,原来他是那样看我的……)
洲田秀一:桐埜……
桐埜幸四郎:洲田先生……
洲田秀一:不行。
桐埜幸四郎:咦,柴本先生他不在吧?
洲田秀一:不在。我还有点生气哦,关于你想放开手的事。
桐埜幸四郎:啊……对不起。但那是因为洲田先生你很危险,而且……
洲田秀一:之前,你对我说过最后保护的人是我太好了。我也是抱着相同的心理准备迷恋上你的,这些你一定要记住。
桐埜幸四郎:是。
洲田秀一:桐……
[kiss]
洲田秀一:桐埜…..
桐埜幸四郎:洲田先生……洲田先生你也来摸我的……
洲田秀一:唔……啊……等、桐埜……今天就做到这里……你的伤……才刚出院……唔……等等……今天真的不妙……啊……
桐埜幸四郎:我被你这样索求着,怎么可能到此为止。
洲田秀一:唔……啊……
桐埜幸四郎:洲田先生……
洲田秀一:嗯啊……桐埜……
桐埜幸四郎:(要是真的再也见不到的话,我会怎么样呢……)洲田先生……吻我……(不可能松开你的,像这样的十指紧扣。)
洲田秀一:桐埜……
桐埜幸四郎:洲田先生……我喜欢你……
洲田秀一:唔……啊……

桐埜幸四郎:不好意思,我去抽根烟。
伊集院:好~
桐埜幸四郎:(那时还以为事情会演变成怎样,现在柴本似乎也认可我们了,我也回归工作了,感觉好像了结了一桩心事。对了,之后把戒指给洲……没了!不是吧!掉到哪里去了?该不会是在废医院里打斗的时候……糟了!今天下班后去找……)
刑警C:听说了没?刚才所辖来的电话,说发生之前那个案件的废医院,发生了沙土崩塌,几乎坍塌了。
刑警D:啊,那里很危险的呢。
桐埜幸四郎:(坍、坍塌?去、去重买吧……啊,我花了大价钱的呢……)
洲田秀一:桐埜警部补。
桐埜幸四郎:啊,洲田检察官,辛苦了。是搜查指示么?
洲田秀一:嗯,去一真那里碰头。啊,你的脸色有点差吧。没事吧?
桐埜幸四郎:啊,没什么。
洲田秀一:啊,那是什么!
桐埜幸四郎:咦,什么?什么也没有吧……手指紧了一下……什么?戒指?咦?为什么?我买的戒指戴在我的手上……
洲田秀一:要让那边做一模一样的东西花了不少时间呢。这里你买的这个,谢谢,我收下咯。
桐埜幸四郎:哦,右手的无名指……洲田先生……两人独处的时候,你会把它带在左手的吧?
洲田秀一:咦,是啊。


Track 08

小西克幸:大家好,我是扮演桐埜幸四郎的小西克幸,听完这张CD、这个系列的各位,非常感谢你们。拜大家所赐,这个系列能顺利结束,虽然觉得有些寂寞,但我觉得有大家的支持,一定会再次相会。请多多关照。拜托了哦。
森川智之:我是扮演洲田秀一的森川智之,这个系列能顺利结束,您觉得如何?果然是大甲虫啊,才能够获救,这就是王道。不是铜花金龟子真是太好了。今后让我们在何处再相会吧。
阿部敦:咦?哈哈,我是扮演仲原让的阿部敦。是啊,终于完结了,前辈,桐埜前辈去了搜查一课,变成孤身一人,是孤身一人么?还不清楚呢,不过觉得有些寂寞的仲原君今后也还要继续努力。大甲虫果然很好呢,现在偶尔看到我也会很激动。
川原庆久:大家好,我是扮演柴本一真的川原庆久。怎么说呢,第1,第2部之后众望所归的第3部,恋情圆满之后真是舒畅啊。然后还有大家都提到了,大甲虫,要是独角仙就太浪费了。真的太好了,那么,再见。
羽多野渉:大家辛苦了,我演了千种……
森川智之:请更认真些。
羽多野渉,是,我是羽多野渉。大甲虫!我也想看看!谢谢。
森川智之:对你演的角色说两句吧。
羽多野渉:啊,是个奇怪的人,谢谢。
森川智之:这算是什么啊~

特典FTCD

阿部敦:呃~大家好,那个……
小西克幸:气氛都跑了啊~
森川智之:你跑上来就在那边“哎呀?那个?”那样子的……
小西克幸:气氛就渐渐跑没了……你啊,整个给人整部都在被人上的感觉!
阿部敦:不不。
小西克幸:要继续下去啊,你到底干什么去了?
阿部敦:没有没有,没干什么。
森川智之:感觉太平淡了呢?
阿部敦:我刚才原本打算好好干的,那么我再来一次,那个……大家好~这里是「SEXY EFFECT 96」的「HOT STYLE」以及这次的「LOVE SEXUAL」的通贩的呢……那个连?嗯?通贩连续购入的捆绑特典TALK CD。那个,有很多问题想要询问各位主要演员,首先呢,请大家先介绍一下自己的角色名和名字以及收录的感想。因为是系列作品的完结篇,所以也希望谈一下关于那边的感想呢,那个,小西桑,有请了。
小西克幸:好,我是扮演桐埜的小西克幸,请多关照了。
阿部敦:请多关照了。
小西克幸:要说什么?
阿部敦:呵呵呵,说什么……
小西克幸:我首先要说什么?
阿部敦:首先是请介绍一下自己的角色名和名字。
小西克幸:好,那个,我已经说过了。
阿部敦:啊……是么……
小西克幸:我是扮演桐埜的小西克幸。
阿部敦:啊,确实呢确实呢。
小西克幸:我是扮演桐埜的小西克幸,全名是桐埜幸四郎。请多关照了。
阿部敦:因为是系列完结篇,想要问一下关于收录这部作品的感想。
小西克幸:最开始录这个系列作品的时候,因为演对手戏的森川桑,想着“啊!我没问题吧,对方居然是帝王!没问题吧!”,森川桑给人感觉真是非常可爱~
阿部敦:确实呢~都很可爱呢。
小西克幸:然后三部作品的录制过程中,我渐渐喜欢上了森川桑了呢。之前虽然森川桑作为我的前辈非常喜欢他,现在是有点……
森川智之:放不下。
小西克幸:放不下的感觉,“那家伙啊~”那样子的,“那个家伙~”那样的感觉。但是系列作品顺利收录完成了,我想是托了各位听众的福。
阿部敦:确实呢~
小西克幸:但是仲原君真是相当遗憾呢?
阿部敦:什么?
小西克幸:桐野不知跑哪里去了,“我出场的机会是不是有所减少了?”这样的话你不是在收录的时候说了好多次么?
阿部敦:我没说我没说我才没说那种话。
小西克幸:你不是说过么?
阿部敦:感觉上一次好像有说过点……
小西克幸:但是情况也没能好转……
阿部敦:确实呢。
小西克幸:肯定呢,我想有很多人听了这个之后,会想要给仲原君来一段艳遇呢。
阿部敦:确实呢~
小西克幸:然后老师肯定就会有所行动了。
阿部敦:仲原会有什么外传什么的么?啊,真的么?
小西克幸:老师说OK了!会画衍生作品的啦。
阿部敦:OK了么?
小西克幸:仲原君肯定会有好事发生的。
阿部敦:那么我会加油的!
小西克幸:非常感谢老师同意了。
阿部敦:非常感谢。好,这位是小西桑。
众:哈哈哈哈哈
小西克幸:太强了!
阿部敦:怎么了怎么了?
小西克幸:好像冷眼旁观的感觉。
阿部敦:不不不,我会加油的。那个,接下来有请森川桑。
森川智之:好,我是扮演洲田秀一的森川智之。
阿部敦:辛苦了。
森川智之:辛苦了。
阿部敦:对于这部作品收录的感想如何呢?
小西克幸:声音都抖了!阿部君~加油!
阿部敦:没关系没关系。我会加油的。
森川智之:那个呢,切入点和上一次感觉有所不同。
阿部敦:啊,是的。不不不~
森川智之:你从哪儿学来的?
阿部敦:没没没……没哪里啦。
小西克幸:因为他很受欢迎啦,出演了很多呢。
森川智之:啊~很多地方啊~
阿部敦:没有啦没有啦。
小西克幸:做主持什么的……
森川智之:倍受期待呢。
阿部敦:没有啦。
小西克幸:就大有进步了。
森川智之:轻而易举那样的感觉呢?
阿部敦:才没有轻而易举呢,和羽多野君比起来差远了。
森川智之:这部系列作品呢,托大家的福,多亏了大家的支持,终于完结了。最后迎来了HAPPY END真是太好了,这次这部作品呢,和我演出对手戏的这位是我养成所的后辈。
阿部敦:啊,是么?这位?
小西克幸:是这样啊~
森川智之:这位小西克幸后辈。
羽多野涉:好厉害。
森川智之:我还想着该如何是好呢,这次呢,演出的这部系列作品中,好像和他站在了相反的立场上了,好像每次自己遇到麻烦或者不顺利的时候,都能够依赖小西旦。
小西克幸:不是小西了,是小西旦了。都用昵称来叫我了。这可是至今为止从没有过的。
阿部敦:原来如此。通过录制三部作品,关系变得更为亲密了。
森川智之:是的呢,多亏了这部「SEXY EFFECT」呢。
小西克幸:在我们那个养成所里面,前辈后辈之间的应对相处是很严格的。至今为止我和他之间的关系都有障碍呢。
阿部敦:哦~
小西克幸:通过这部CD DRAMA呢,障碍被一一扫除了。
森川智之:被扫除了。
羽多野涉:好厉害。
阿部敦:很厉害呢。
森川智之:很厉害哦,是个传说哦。
小西克幸:是个智之(注:都市和森川智之的智读音相同,此处便拿此谐音。)传说呢~
阿部敦:都市传说?
森川智之:因为我叫做智之呢。
小西克幸:不知道大家是不是相信呢。
森川智之:可能不相信呢。好好。
阿部敦:原来如此。
森川智之:就是这样,非常感谢。
阿部敦:非常感谢。啊好,接下来是我呢?
小西克幸:还有羽多野桑在呢。
羽多野涉:那我就排在阿部君后面好了。
阿部敦:那么……那么就那样……
小西克幸:羽多野君说一下你的感想。
羽多野涉:我先说可以么?
阿部敦:那么就这样吧。
羽多野涉:阿部君,真不好意思。
小西克幸:阿部桑是主持没关系的。
羽多野涉:啊,不好意思,多谢了。
阿部敦:不不不,有请了。
羽多野涉:我是这次扮演千种的羽多野涉。非常感谢,辛苦了。
阿部敦:辛苦了。
羽多野涉:那个,是要说感想么?
阿部敦:要说感想。
小西克幸:羽多野君不好意思,你好像离麦克风太远了,能不能凑近一点。
阿部敦:怎么了……
羽多野涉:我这次是第一次参演呢,感觉是非常无拘无束的现场。
阿部敦:啊,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谢谢。
羽多野涉:因为我的角色是那样一个角色嘛。
阿部敦:确实呢。
羽多野涉:为了不和大家相处得太和睦,我尽量,在自己不用出场的时候就跑外面去了。
森川智之:真是个借口。
羽多野涉:不是的,这不是借口。正因为相处很和睦……
小西克幸:收录之前在走廊碰到羽多野君,他跟我说“好困……”。
羽多野涉:我没说!!!我没说我没说!
小西克幸:因为他没出场的时候肯定是去睡了。
羽多野涉:没有说啦。我没睡!
森川智之:或者是在看台本呢,比如说看明天要出演的台本。
羽多野涉:我没有啦。我真的没那样做啦。
阿部敦:真过分啊,羽多野君。
羽多野涉:我真的没那么做啦,阿部桑。真的真的。
小西克幸:羽多野君你进入这个业界多少个年头了?
羽多野涉:六年了。
小西克幸:那么阿部君呢?
阿部敦:我是三年。
小西克幸:你在过个三年也会是他这样子的。
阿部敦:啊啊啊,会变成这个样子的么?
羽多野涉:真是不好意思。
森川智之:头发会染成茶色吧。
阿部敦:茶色头发啊……
羽多野涉:茶色头发和这个没关系的啦。那个真不好意思,就是这样演绎下来了。
阿部敦:就是这样,由我来说说吧。
羽多野涉:好。那么,让大家久等了,接下来有请阿部桑。多多关照了。
阿部敦:请多关照了。我是扮演仲原让的阿部敦。那个,这三部作品终于迎来了完结呢,虽然仲原这个角色有种被丢下了的感觉。
羽多野涉:仲原君是从第一部就出场的角色吧?
阿部敦:一直都有出场呢。那个该怎么说,就作品来说,是作为润滑剂一样的角色。
羽多野涉:很可爱的感觉呢。
阿部敦:确实呢,感觉这家伙能做警察么。相对的呢,森川桑和小西桑这两位呢是担当比较一本正经的角色,以及相亲相爱的角色,我在此之间算是个相对普通的角色。那个该怎么说呢,我觉得桐野相当的帅,比如让人折服的那些方面啊……
羽多野涉:很帅呢。
阿部敦:很帅呢,总觉得如果是男人就想成为那个样子呢。
羽多野涉:小西桑,你为什么躲在后面笑啊?请说点话。
阿部敦:要说什么?
小西克幸:羽多野君的随声附和实在是太恰到好处了。
羽多野涉:不不不,我这次可是第一次出场,所以除了这次的事我就什么也不懂啊。
小西克幸:再问一点逼近内心的问题?
羽多野涉:逼近内心的问题?
小西克幸:仲原君的那个呢……
羽多野涉:确实呢,纵观在三部作品中演绎了仲原这个角色……
小西克幸:家庭构成等很多很多方面……
阿部敦:家庭构成?老师,请告诉我他的家庭构成?
羽多野涉:家庭构成。那个,感觉如何呢?在三部作品汇总出演了仲原这个角色有何收获呢?
阿部敦:收获?
森川智之:收获让人很难想象呢。
小西克幸:很深奥呢。
羽多野涉:很深奥呢。
小西克幸:羽多野桑。
羽多野涉:与角色的接触,与角色的深入接触中所收获到的东西。
森川智之:那个与我们扯上关系的时候,是丢弃了很多东西呢。
阿部敦:丢弃?啊!也许是这样也说不定呢。
森川智之:也许在这部作品中与我们相遇之前,是截然不同的呢,他呢。
羽多野涉:阿部桑的人生就因此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了呢。
阿部敦:改变了很多呢。
小西克幸:之前的FREETALK基本都不说话呢?
阿部敦:不,啊,算是吧。
羽多野涉:那已经算是令人惊异的变化了。
小西克幸:以前都好像是强迫他说话的。说“你给我多说点”那样子的话,真是很过分呢,前辈们。
阿部敦:确实呢,第一部作品的时候,是三个人呢,小西桑,森川桑以及我三个人一起参加的呢。该怎么收,不知为何那个麦克风呢,虽然并排着四个,用上的是其中的三个,不知为何我就很郁闷的夹在了中间。
小西克幸:让人觉得很不安的感觉呢。
阿部敦:确实呢。
羽多野涉:感觉到了相当大的压力。
阿部敦:就那样子了。
羽多野涉:我这次不是第一次参演么,完全感觉不出来,融入的相当融洽呢。
阿部敦:哈哈。
羽多野涉:就好像从一开始就是如此那样的呢,很努力呢。
阿部敦:不不不不,和羽多野桑比起来可差远了。
羽多野涉:不不不,在说什么啊,这可不是那个什么会啊,今天。请不要这么说真的。也就是说这是一部能够窥探到阿部桑巨大进步的CD呢。
阿部敦:也许是这样子的呢。我想就是这样吧,非常感谢。
羽多野涉:非常感谢。
阿部敦:非常感谢。
羽多野涉:好像有很多话题的样子呢?
阿部敦:啊,确实呢。有是有呢。
小西克幸:谢谢。
阿部敦:我是想着一个一个来吧?
羽多野涉:按照顺序一个一个来么?
阿部敦:我想那样子比较好吧?这样可以么?不好意思。
羽多野涉:那么,阿部桑,有劳了。
阿部敦:好,那么就让我们进入到第二个问题。那个,桐野经常做很妄想的梦呢,大家经常做梦么?请说一下各位睡觉或者做梦发生的小插曲吧。小西桑,你感觉如何呢?你有做过什么梦,比如说很妄想的梦么?
小西克幸:要在这里说么?
阿部敦:是的,在这里。
小西克幸:我第一个说没关系么?
阿部敦:哎呀?确实呢……
小西克幸:那个……
羽多野涉:居然还说哎呀!
阿部敦:那么就换一下顺序吧。
小西克幸:没关系没关系。
阿部敦:顺序换一下吧,对不起。
小西克幸:这个是有先后顺序的呢。我的台本里面小西君可是排在第二个的……
阿部敦:是的呢是的呢。
小西克幸:啊!对不起,阿部君的台本上面小西是排在第一个的。看啊,我是排在第一个的。
阿部敦:啊,是真的呢。
森川智之:啊,真的呢!
小西克幸:那没办法了。
阿部敦:真的呢真的呢。
小西克幸:是我们的失误。
羽多野涉:不好意思,误会你了。
小西克幸:说到梦的话呢,小西我呢,基本上是不太做梦的呢。我想做大概还是做的,就是起床过后就忘了吧。
阿部敦:啊,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小西克幸:和完全不做梦还是有区别的呢。不过我真的不太做梦,但是唯一记住的一个的话呢,以前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游戏的关系,那个,说了“什么炸弹发射!”的梦话。
阿部敦:战斗相当激烈呢。
小西克幸:因为是BOY SCOUT,所以是要野营的。然后在野营的时候,钻进睡袋里面睡觉的时候,就说了“什么炸弹发射”。不是有个叫“FANTASY ZONE”(注:SEGA1986年于FC上开发的射击类游戏。)的游戏的么?然后叫了一声那个游戏当中攻击用的炸弹的名字,梦话里面。我完全都不记得呢。啊,又想起来一个,这次又跟游戏有点关系的梦,在罗森的后面有个楼梯,那里聚集了五个左右的人在说话,说什么话我已经不记得了,然后我从那里的门出去过后,那边变成了悬崖断壁的那种状态,那边出现了很多骷髅一样的东西,然后我就用从罗森里面拿出来的菜刀进行战斗。我做了这样的梦。那个到底怎么回事我不记得了,就那些我还记得。
阿部敦:敌人是幻想的武器是真实的那个感觉呢。
小西克幸:是的,拿着菜刀在战斗呢。
羽多野涉:菜刀。
小西克幸:就实际上存在的那种菜刀去战斗了。
森川智之:菜刀的话不是罗森是JASON吧?
阿部敦:说得好!
羽多野涉:森川桑,你太搞笑了!我好喜欢这样啊~
小西克幸:前辈,让我见识到了您的可怕之处。
森川智之:做到了呢~
小西克幸:那接下来是怎样,要继续下一个么?
阿部敦:那么就接下去有请下一位吧。
小西克幸:下一位?
阿部敦:那么小西桑过后有请森川桑吧,非常感谢。
森川智之:做梦?
阿部敦:好,森川桑,有请了。
森川智之:好,我是森川智之,说到梦的话我常常做呢。
阿部敦:是么?
森川智之:做了相当多的梦呢。
阿部敦:是怎样的梦呢?
森川智之:呃,今天早上做了关于狗的梦呢。
阿部敦:关于狗的梦?啊……确实呢。
小西克幸:森川桑喜欢狗呢。
森川智之:我最喜欢狗了呢。那个,久违得打扫了下房间,发现了以前拍的录像带。找到了我们家狗小时候的录像。
阿部敦:啊,原来如此。
森川智之:相隔八年出现了,然后就想着看看吧。然后就打开电视机看了,那之后就一直看哦。然后果然好可爱啊,现在看来。然后就那样子睡着了后,那个影像就一直回旋在脑子里面。
小西克幸:好厉害。
阿部敦:一直?
森川智之:一直在脑子里面。
阿部敦:就是说好像一直在看着那个影像的感觉?
森川智之:是的。
阿部敦:好厉害呢。
森川智之:做了这样的梦。
阿部敦:原来如此。
森川智之:另外我经常做吃的东西的梦呢。
阿部敦:原来如此,是做在吃着什么的梦么?
森川智之:不是,前阵子,也不是前阵子,是说做梦呢?我在做紫菜卷寿司呢。
阿部敦:哦哦哦。
森川智之:我在梦境当中做紫菜卷寿司呢。
羽多野涉:在梦里面做紫菜卷寿司?
森川智之:用小竹帘做着紫菜卷寿司呢。
阿部敦:原来如此。
小西克幸:馅儿放了什么呢?
森川智之:馅儿呢,葫芦条和……很普通的呢,还有鸡蛋什么的……还有黄瓜什么的。
小西克幸:很普通的呢。
森川智之:就是各位再家里面能做出来的东西。就做了那个。
阿部敦:原来如此。
羽多野涉:好好吃的样子。
森川智之:做了紫菜卷寿司过后,然后用菜刀切开的时候,不知怎么的就突然出现了一只手。
羽多野涉:咦咦?
小西克幸:从哪儿伸出来的?
羽多野涉:好可怕。
森川智之:不,就从黑暗之中。
阿部敦:从黑暗之中?啊,原来如此。
森川智之:然后就把我的紫菜卷寿司给拿走了,还吃掉了哦!
小西克幸:小孩子啊?
阿部敦:好不容易拼命作出来的。
森川智之:是啊,醒过来的时候满身冷汗呢。
阿部敦:紫菜卷寿司被抢走了呢。
森川智之:被抢走了呢。
小西克幸:那个黑暗是哪里来的?是森川桑的周身么?
森川智之:是是是。
小西克幸:你就像是在聚光灯照着的地方做寿司卷呢。
森川智之:是是是。
羽多野涉:啊,原来如此。
森川智之:就是那样的感觉呢。
阿部敦:哦~恐怖以及紫菜卷寿司被抢走的打击之中醒来了呢。
森川智之:我做了这样的梦呢。
阿部敦:原来如此。谢谢。
森川智之:谢谢。
小西克幸:那接下来是羽多野桑。
阿部敦:好,羽多野桑。
羽多野涉:好,我是羽多野。说到做梦的话,到现在为止还无法忘怀的是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呢,正式对于男女关系初有觉醒的时候,比如喜欢谁谁谁什么的……
小西克幸:请不要开黄腔!
羽多野涉:不是黄腔啦!这个不是黄腔啦!不是黄腔啦。
小西克幸:这可不是那种CD。
羽多野涉:不是的啦。
小西克幸:禁止开黄腔。
羽多野涉:小西桑,我说的不是黄腔。
小西克幸:不要说什么鸡鸡啊。
羽多野涉:不不不不,是小西桑你在说吧。
小西克幸:不要说胸部什么的啊。
羽多野涉:不不不。
森川智之:BL的段子……
羽多野涉:也不是关于BL的,我不是说不说的嘛,况且这张CD还是BLCD。
阿部敦:啊,原来如此,那么请开黄腔吧。
羽多野涉:不是黄腔哦。那个时候不是萌生初恋的时候么?是会产生意识的那个时期,我睡醒来所记得的梦是,一头金色长发的女孩子……
阿部敦:金发的女孩子。
羽多野涉:出现在了梦里,是和她一起去冒险的梦。
阿部敦:哦,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羽多野涉:直到现在,我还想会不会遇到那个人,想着在视线的所及之处是否会在,在大街当中会看呢。
阿部敦:平时就会去找金发的女孩子。
羽多野涉:平时看见金发的女孩子的话,就会想会不会就是那个人。
小西克幸:不过就是行为可疑吧?
羽多野涉:不不,像这样的事情是不可能的嘛,以前做梦梦到的女孩子……
阿部敦:原来如此。
小西克幸:可能会的呢。
阿部敦:刚才小西桑的眼神非常迷乱呢。
羽多野涉:小西桑,非常感谢。
阿部敦:好,非常感谢。
羽多野涉:就是那样的感觉,我的梦就是那样的感觉的呢。阿部桑是怎样的呢?
阿部敦:啊,我啊,我做梦倒是偶尔会做。经常做的梦是和一堆僵尸战斗的梦,常常做呢。
小西克幸:那不是和我一样呢。你不是和僵尸么?
羽多野涉:是梦见在战斗呢?
阿部敦:你是骷髅吧?
小西克幸:我是骨头呢~
阿部敦:我在骨头外面还是有肉的。
羽多野涉:小西桑是拿菜刀战斗,那么阿部桑呢?
阿部敦:我就是拿着金属球棒。
羽多野涉:你拿着金属球棒去打僵尸?
阿部敦:相对来说大家做那些个被追赶的梦的时候,被什么追赶然后输掉的。
羽多野涉:确实呢。
阿部敦:嗯,我相对来说是赢的哦。
羽多野涉:哦,是么?你是一个人战斗的么?
阿部敦:我一个人哇哇大叫的拿着球棒应战,救助他人收了徒弟一类的梦。
羽多野涉:徒弟?
小西克幸:徒弟?
羽多野涉:徒弟?
阿部敦:就是被僵尸袭击,然后说着“完了”的人,然后跟他说“你一定会没事的!只要努力就会没事的”这样。
小西克幸:相当不错呢。
羽多野涉:是指“请让我做你的徒弟吧”那样的话么?
阿部敦:是的。我想对来说是做这样的成长的……
小西克幸:做徒弟的话你教什么?
阿部敦:比如用球棒打倒僵尸的方法什么的。
羽多野涉:好普通。那个不是只有打这一选择么?
阿部敦:好像有更加那个的梦呢,比如说战斗机一类的,在梦里面制作炸弹那样的人?然后我去告诉他们“这样能行!”这样的话。
羽多野涉:在梦里面?
阿部敦:相对来说,对战僵尸的时候我比较厉害!
羽多野涉:总觉得想和你对战一次……
小西克幸:谁对战僵尸比较厉害……虽然还想要继续问下去,但是你们话实在是太多了,差不多可以结束座谈了。
阿部敦:确实如此呢。
小西克幸:真的虽然还想再说点什么的,但是遗憾的是无可奈何了呢,时间呢已经到了。
阿部敦:不好意思。
小西克幸:那最后,阿部桑来结尾一下。
阿部敦:不好意思,谢谢。就是这样呢,那个……哎呀?那个……这里是通贩连续购入「SEXY EFFECT 96 HOT STYLE」以及「SEXY EFFECT 96 LOVE SEXUAL」的特典TALK CD。不好意思,就是这样的,至今将三部作品全部听下来的各位真的非常感谢,老师答应说如果各位继续支持的话,也许会有什么新的举动也……说不定的吧?如果将来有一天这部作品,这部「SEXY EFFECT 96」还有其他作品推出的话,希望能与大家再相逢。非常感谢。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10 | 2018/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