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の王子さま

星の王子さま

原作:アントワーヌ・ド・サン=テグジュペリ イラスト:ミギー
【キャスト】
僕:杉田智和、王子様:梶裕貴
バラ:野中藍、ヘビ:野島裕史
キツネ:中井和哉

世界で愛され続けるサン=テグジュペリの「星の王子さま」が、ドラマCD化!

【あらすじ】
飛行機の操縦士である「ぼく」は、サハラ砂漠に不時着。
一週間分の水しかなく、周囲1000マイル以内に誰もいないであろう孤独で不安な夜を過ごした「ぼく」は、翌日、

一人の少年と出会う。
話すうちに、「ぼく」は少年がある小惑星からやってきた王子であることを知る――。

★初回封入特典:フリートークCD
(本編CD+トークCDの2枚組仕様になります)

=====================

1.出会い
2.バオバブ
3.赤いバラのこと
4.星めぐり
5.キツネの教え
6.砂漠の井戸
7.星のプレゼント
8.星空を見ると……
9.キャストコール
10.ボーナストラック
   ☆キャストコメント

=====================


翻译:飞短流长 ネタマナー
FT特典:icc
校对:icc

本篇

小王子
圣•埃克苏佩里

TRACK 01
我:(六岁时,我在一本名叫《真实的故事》的书里,看到一幅画,画上时一种叫做蟒的大蛇,正在吞食动物。书上这样写道:“蟒蛇不经咀嚼便把猎物吞进肚里,然后用六个月的时间一动不动地消化。”看了之后,我也用彩色铅笔画了一条蟒蛇,一条蟒蛇正在吞食一只大象。我立刻把画拿给大人们看,问他们:“喂,可怕吗?”可大人们却回答说:“这帽子到底哪里可怕啊?别管这个了,你还是去学习吧。”由于这个原因,我放弃了要成为画家的梦想,而决定去干别的职业。飞机飞行员——这就是我选择的职业,满世界飞来飞去的很开心。可是,看了我的第一号作品后,明白我画的是蛇的人,一个也没有。就是这样的我,与他相遇是在六年前,迫降在撒哈拉沙漠时的事。安东尼•德•圣埃克苏佩里著,《小王子》。)

我:这个样子,要修理的话得花好多时间啊。饮用水,够喝四天啊。这下麻烦了!
[脚步声]
我:嗯?啊!
小王子:呃——晚上好!
我:你、从哪来的?(眼前站着一个不可思议的男孩子。头发是金色的,身穿肩部缀有星星图案的红绿色袍子。这个孩子到底是……?)
小王子:请你,帮我画一只羊吧!
我:哎?
小王子:好不好?请帮我画一只羊吧!
我:对不起,我不会画画啊。我没什么画画的天分,也没学过画画呀。
小王子:没关系。请帮我画一只羊!
我:(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得抓紧时间把飞机修好啊。没办法,我只好把自己会画的两幅画当中的一幅画了出来。)好了,给。我就只会画这个。
小王子:我不要这个。我可不要吞食了大象的蟒蛇啊。
我:咦?你能看出来这是蟒蛇?
小王子:嗯!可是我不要。蟒蛇是危险的动物,大象又占很多地方。我想要的是羊,所以请给我画一只羊!
我:那,这只怎么样?
小王子:这只也不对,好像生病了一样。再画一只吧!
我:再画一只?可是我……
小王子:好不好,求求你!
我:真是的!那,这只!
小王子:这只啊,因为长着角,是公羊。你不会画一般的羊吗?
我:那,这只!
小王子:这只是上了年纪的羊。我要的是能长寿的羊。
我:(真是的,好任性啊!我想其他的羊我也不会画了,就画了一只木箱子。)好啦,给,是木箱子!小羊就住在里面,还有窗户呢。
小王子:啊,好棒!就是这个,我要的就是这个!
我:是、是嘛?
小王子:喂,这只羊会吃很多草吗?
我:当然啦,因为是健壮又年轻的羊啊。
小王子:这可麻烦了。
我:为什么?
小王子:因为我住的地方可小呢。
我:没关系的,因为我画给你的是很小的羊哦。
小王子:是嘛……可是我觉得并不小啊。啊,睡着了!小羊好像睡得很香甜呢!
我:哎?你能看见箱子里头吗?
小王子:嗯!你看不见吗?
我:嗯——(可是这个孩子……由于他那不同寻常的外表,我便把这个男孩子叫做“小王子”。“小王子”啊,好像跟这个孩子很合衬呢!)

小王子:喂,这是什么?
我:咦?你不认识飞机吗?
小王子:飞机?
我:在天上飞的。在天上飞很舒畅哦!
小王子:那么你也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我:嗯,可以这么说吧。
小王子:哈哈,这太好了!哈哈。
我:这没什么好笑的吧?
小王子:那么你是从哪颗星星上来的呢?
我:星星?
小王子:是啊,你不可能是从别的星星上来的呀。因为你是乘着这么笨重的东西来的啊。
我:呃……你在说什么?你是从哪来的?刚才你说“掉下来”……
小王子:你画的木箱子,晚上可以当作小羊的家,真好!
我:是啊。那你是从哪来的?我说啊,要是你告诉我你是从哪来的话,我就给你画白天拴住小羊的绳子和木桩哦。
小王子:拴住小羊?呵呵,你说话真奇怪呢。
我:因为要是不拴住的话,它会跑掉啊?
小王子:这个不用担心,我住的地方可小呢。
我:(小王子不怎么爱提自己事儿,不过在跟他的交谈中,我还是知道了他是从某颗星星上来的,而且这颗星星也就比一般的民宅稍微大一点儿。)嗯,这么说来……你住的星星或许就是B612吧。
小王子:B612?
我:土耳其的天文学者发现的小行星。
小王子:我不懂。你好像大人一样!
我:大人?
小王子:嗯,什么东西都要标上数字。
我:数字?哦!(听小王子这么一说,我想起了从前的事。有一天,我跟大人说:“我看见一幢用玫瑰色的砖头造的房子哦,窗户边上有好多开了花的天竺葵,屋檐上还停着鸽子呢。”但大人们却什么反应也没有。可当我再说:“我看见一幢价值十万法郎的房子!”大人们这才终于感叹道:“好华丽的房子啊!”所谓的大人真无聊,没有丁点想象力。然而我也有多少算是大人了,因为我给小王子的星星取了个“B612”的名字,而且木箱子里的小羊,我也看不见了。)


TRACK 02
我:(于是几天后,我知道了更多有关小王子的事情。事情的起因是有关小羊的事,小王子突然问我——)
小王子:小羊会吃小树苗吗?
我:嗯,吃的。
小王子:啊,太好了!那么猴面包树也吃吧?
我:这就不知道了。因为猴面包树可有教堂那么大呢,就算带一群大象来也吃不完。
小王子:呵呵,一群大象……真有意思!可是猴面包树在长大之前也是小小的吧?
我:话是这么说。可是你为什么想让小羊吃猴面包树呢?
小王子: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嘛!植物也分好的植物和坏的植物啊。假如落到星星上来的植物是像小萝卜或玫瑰一样的有益植物还好,可要是像猴面包树一样的植物的话,根须就会不断伸展,使星星破裂的。
我:这的确很可怕呢!所以你才想让小羊把小猴面包树吃掉呀。
小王子:嗯。不过也没这么可怕哦,只要每天都拔掉就行了。
我:每天?
小王子:早上起来以后,在整颗星星上转一圈,把猴面包树的茎拔出来。因为猴面包树跟玫瑰长得差不多,得十分小心,不过习惯以后也不是什么难事。
我:原来如此啊。
小王子:不过也有人不会干这事情哦。有一颗星星上,住着一个懒惰的伯伯,竟然让星星上长出了三棵好大好大的猴面包树!星星上满是猴面包树,都快不行了!喂,你把这画出来吧,我想把猴面包树的可怕之处告诉别人。
我:啊、哦!好的。(尽管我不喜欢说教别人,但我觉得这事得尽快告诉别人,于是便花了点工夫画了出来,一边画一边在心里呼喊:“孩子们,要小心猴面包树哦!”这幅画是我画的所有画当中,画得相当好的一幅。)这幅画怎么样?
小王子:谢谢!画得好棒啊!
我:不用谢。
小王子:喂,我喜欢看日落,我们去看日落吧!
我:跑去看?那可不行。还是等着吧,等等就会到日落时间的。
小王子:等?
我:太阳是从东边出来、西边落下的吧?只要等到它落下的时间就行了。
小王子:是这样吗?是啊!不行,我还以为是在自己住的星星上呢!
我:你住的星星?
小王子:我住的星星很小很小。
我:哦~是嘛。(这样一来小王子说的话就可以理解了。譬如说,在地球上,当美国是正午的时候,法国则是太阳落下的时刻。也就是说,美国人想看落日的话,就必须到法国来。可是,在小王子那小小的星球上,只需走几步就行。)真好啊,想看落日的时候就能看到。
小王子:我曾经一天之内看过四十四回日落哦!
我:四十四回?为什么?
小王子:因为有时我会很想看日落呀。特别是悲伤的时候。
我:这么说,那时候你很悲伤是吗?到底为什么会悲伤呢?(小王子陷入了沉默。)

我:(我知道小王子悲伤的理由,是第五天的事情了。那时我正在修理飞机,心里有点烦躁。)
小王子:喂,小羊花也会吃吗?
我:嗯!眼前的东西它都会吃哦。这个螺栓好紧啊!
小王子:有刺的花也吃吗?
我:当然了。
小王子:可是花有刺哦!被刺到会很痛,不就吃不下去了吗?
我:刺对羊来说一点作用也没有啊!
小王子:那么为什么要长刺呢?
我:那是为了恶作剧才长的。
小王子:恶作剧?我才不信呢!花儿可是很脆弱的呀!虽然不怎么懂事,却拼命地保护自己,以为只要有刺,别人就都会怕她。
我:(管它有没有刺呢!发动机修不好的话,可是会死的!)
小王子:喂,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认为花儿很坏心眼……
我:不对不对,我什么都没想,不过是随口说说罢了。我这里有重要的事正忙着呢!
小王子:重要的事?很忙?你说话还是跟大人一样啊!
我:咦?
小王子:你错了!我知道有一颗星星上,有一个满脸通红的伯伯。他不但没有闻过玫瑰的芳香,也没有见过星星,更没有爱过什么人!然后,他一边算算数,一边不停地说:“我可忙着呢!因为我是非常重要的人啊!”他这样根本不能算是人,是蘑菇!
我:是啊,你说的话我明白。
小王子:不不~你根本就不明白。“重要的事”是什么?思考花儿为什么几百万年前就长出了刺,难道不重要吗?比起红脸伯伯,羊和花的斗争难道就不重要吗?
我:小王子!
小王子:我住的星星上有长着刺的世上唯一的一朵花。
我:是吗?
小王子:嗯,很漂亮的一朵花。可是假如有天早上,小羊把这朵花吃掉的话,那不是很伤心、很痛苦的事吗?如果有人望着星空,想到其中的一颗星星上开着自己心爱的一朵花,这个人只要看看星空就会感到很幸福。可是,假如小羊把花吃掉的话,对这个人来说,就意味着所有的星星都消失了。这是很重要的事情不是吗?
[哭]
我:小王子……没事的,你的花没事的,我给你画给小羊戴的口套,在花儿周围画上栅栏就是了。(笨拙的我,不知道怎样才能把话语传达给小王子,怎样才能让他重新绽放笑容。小王子似乎想起了花儿的事。小王子与花儿的故事是这样的,这是他仍住在自己的星星上的时候发生的事。)


TRACK 03
小王子:咦?这里长出芽来了!没见过,是新品种的猴面包树吗?
我:(小王子并没有把芽摘掉,而是决定暂时先观察观察。渐渐的,芽长大了,长出了花蕾,准备开花。)
小王子:好大的花蕾啊!会开出什么样的花呢?可是这朵花已经好几天都只是花蕾的样子,没有一点要开花的样子,一直待在绿色的小房子里。啊,肯定是很爱漂亮的花!精心挑选适合自己的衣裙,不想顶着一副皱巴巴的样子出来,为此正在端整衣裙呢!
我:(然后,一天早上……)
花:[打哈欠]
小王子:啊!
花:哎呀,真抱歉!我刚刚才睁开眼睛。啊,真讨厌,头发乱糟糟的!
小王子:啊!呃,你真漂亮!
花:这是理所当然的啦!因为我是跟太阳公公一道出生的!喂,我肚子饿了,有没有早饭给我吃?
小王子:啊!对不起,没注意到!我马上就去准备!
我:(小王子心想:“这朵花好像不是很客气啊!”可是比这个缺点更引人注目的是,这朵花非常漂亮。于是小王子取来了干净的水,灌进喷水壶里,给花儿浇上。)
花:啊!好好吃!
小王子:太好了!多吃点哦!
花:那能不能再来一点?
小王子:嗯,我这就去灌!
我:(可是这之后,花儿继续把小王子搞得很头疼。)
花:我可是很强大的哦,因为我有四根刺呢!就算老虎来了也不怕!
小王子:我住的星星上可没有老虎哦!而且老虎也不吃草。
花:真没礼貌!我又不是草!
小王子:啊,对不起!
花:可是呢,我虽然不怕老虎,却受不了冷风,你有没有类似于屏风的东西呢?
小王子:受不了风的植物啊……
花:你说什么?
小王子:没什么。
花:还有,晚上最好有玻璃瓶罩住我,因为你住的星星好冷的。我以前待过的星星啊……
小王子:嗯?
我:(以种子的形态来到这里的花儿,不可能知道其他星星的事情。不知是不是以为自己撒的谎被看穿了,花儿忽然闭了嘴,然后为了糊弄过去,便咳嗽起来。)
花:[咳嗽] 那屏风呢?
小王子:我刚想去找,你就跟我说话来着……
花:这是在找借口吗?
小王子:对不起。我马上就去准备。
花:真是的,一点都不机灵![咳嗽]
我:(小王子跟花儿在一起的时候,越来越不开心。因为想看到花儿愉悦的笑脸,而非常努力地做事,可是却总被她坏心眼地讽刺挖苦。于是,有一天……)
花:喂,你干嘛看着那些候鸟?
小王子:没什么。候鸟好漂亮啊!
花:比我还漂亮?
小王子:不过还是比不上你。
花:就是嘛就是嘛!啊,冷起来了。能不能给我罩上玻璃瓶?
小王子:嗯,好的!
花:喂,你在干嘛?
小王子:我在扫火山灰。
花:为什么突然想起来打扫呢?
小王子:为了不让它喷发哦。
花:这种炉灶一样的小火山,才不可怕呢。
小王子:那是因为你没碰上过火山喷发。对了,死火山那边也扫一下吧。说不定它会醒过来的。
花:真是的!你还真喜欢瞎操心呢!
小王子:好了!
花:喂,你干嘛把猴面包树的芽拔掉?
小王子:你问我为什么?每天都做的呀!
花:可是平时你都没这么仔细呀?
小王子:也许吧。
花:不过,你多拔掉点吧。我讨厌猴面包树。
小王子:嗯,好的。
我:(于是到了启程的早晨。)
小王子:吃早饭了!
花:好好吃!今天的早饭比平时还要好吃呢!
小王子:太好了。
花:可是……
小王子:再见了!
花:哎?
小王子:再见了!
花:[咳嗽]
小王子:你没事吧?对了,我把这玻璃瓶……
花:我不要!这种东西我不要!
小王子:可是……
花:我真傻!总是挖苦你,对不起!所以……所以……你一定要幸福啊……
我:(花儿似乎其实是想说“别走”。)
花:喂,你说点什么吧?
小王子:呃……
花:是啊,我,是爱着你的,我爱你!
小王子:咦?
花:你不知道吧?我的确是有错,可是没有察觉到这一点,你也有错呀!
小王子:是啊。
花:不过已经都无所谓了。这个玻璃瓶我已经不需要了!
小王子:可是有冷风……
花:没事的,那些风不算什么,夜里的风对身体也有好处,更关键的,因为我是花儿嘛!
小王子:可要是毛毛虫来了……
花:要是想跟蝴蝶做朋友的话,毛毛虫什么的就得忍着点嘛。蝴蝶很漂亮吧?好期待啊!我决定了,要交各种各样的朋友,所以要是不把玻璃瓶拿走,就没人会来跟我玩了啊。
小王子:可是,假如有大动物来了……
花:我一点也不害怕!因为我有这刺啊!而且有四根呢!好啦,你快走吧!你已经决定要走了对吗?
我:(这便是小王子与玫瑰的故事。小王子把眼泪擦掉,接着说——)
小王子:我什么都不懂!甜甜的香气、美丽的身形——光凭这些,花儿就让我的心情明亮起来,我不应该逃避啊!我本该明白的!花儿的性格是矛盾的,她那些话语的背后其实隐藏着对我深深的爱啊!我还是个小孩子,不懂得如何去爱别人啊。
我:小王子……


TRACK 04
我:(然后,小王子便跟我讲了到达地球之前路过的各个星星的事情。首先是国王的星星。国王身穿紫色的衣服和缀有白点的长袍,坐在宝座上。)
国王:哦——!爱卿,你总算来了!
小王子:陛下您明明从来没见过我,却叫我“爱卿”,真奇怪!
国王:来,再上前一点!好久没见到爱卿了,朕甚为欣慰!
小王子:是![打哈欠]
国王:嗯?竟在朕的面前打哈欠,太不像话了!禁止打哈欠!
小王子:对不起!长时间旅行,一直都没有睡……
国王:哦。说起来,朕有好几年没看到别人打哈欠了。那么,朕命你,打哈欠!再打一次哈欠!
小王子:这不是想打就能打的!
国王:嗯。那么,朕命你,时而打哈欠。
我:(对于国王来说,不遵照他的命令,就意味着有损其威严,是无法容忍的。)
小王子:请问,我可以坐下吗?
国王:嗯?噢,朕命你,坐下!朕的星星比较小,朕把长袍抽回来一点,给你留个能坐的地方。好啦!
小王子:谢谢陛下!
国王:嗯。
小王子:请问,国王陛下,我可以问您一个问题吗?
国王:朕命你,提问!
小王子:国王陛下您到底在统治什么呢?
国王:一切!
小王子:一切?那也包括这周围的星星吗?
国王:是的。
小王子:那么所有的星星,都听从陛下您的命令是吗?
国王:那是当然。朕不允许有人反抗。
小王子:那么,我想看落日,陛下能不能命令太阳落下去呢?
国王:嗯?啊——行倒是行,可是在万事俱备之前,先等一会吧。
小王子:要等?得等多久呢?
国王:嗯?呃……从这份日历看来,等到七点四十分左右。
小王子:那就不用了。我就要准备出发了。
国王:慢、慢着!别走!对了,让你当朕的大臣吧!
小王子:大臣?什么大臣?
国王:这个……司法大臣如何?
小王子:这颗星星上的居民只有陛下您一人,所以没有人能受法律审判呀。
国王:那么就审判你自己吧。这可是很困难的哦。不是贤者做不来的。
小王子:这的确是很困难的事,可是就算不在这颗星星上我也能做到呀。
国王:那么,这颗星星的某个地方,有一只上了年纪的老鼠。你去审判它吧!它半夜总是弄出声响来,所以给它的判决是死刑!只是,老鼠只有这一只,所以每次可都得赦免它哦。
小王子:我可不想向谁宣告死刑,我还是走吧!
国王:不行,别走!
小王子:嗯……这下麻烦了。那么,国王陛下,请下命令吧!请命令我一分钟之内出发!
国王:嗯?这倒是个好主意,而且朕的威严也保住了。朕任命你为大使!
小王子:大使吗?
国王:对,这是命令!你可以启程了!
小王子:是——

我:(小王子一边心想“大人们好奇怪啊”,一边离开了国王所在的星星。到达的第二颗星星上,有一个戴着帽子的自恋者。)
自恋者:啊!我的崇拜者来了!
小王子:你好!你的帽子很好看呢!
自恋者:这是别人夸赞我的时候戴的帽子呀。能不能来点掌声?
小王子:鼓掌是吗?
自恋者:是的,快点!
小王子:那——[鼓掌]
自恋者:来,再拍响点,叫出声音来!
小王子:哇!好漂亮的帽子!好棒,好棒!
自恋者:多谢!多谢!谢谢大家!
我:(看着自恋者不停把帽子戴上又摘下,小王子觉得这里比国王那儿要有趣。然而——)
自恋者:再给我更多的赞美声,让我心情愉快吧!来吧,我的相貌、衣着、聪慧的头脑……可以赞美的地方有很多吧?
我:(被他这么一说,小王子突然觉得无聊起来。因为他心想,一旦他离开的话,这个人肯定又会在这颗星星上过起孤零零的、无人夸奖的无聊日子了。)

我:(第三颗星星是醉鬼所在的星星。)
醉鬼:[喝酒]
小王子:你到底在干嘛?
醉鬼:我在喝酒啊。
小王子:为什么要喝酒呢?
醉鬼:为了忘掉啊。
小王子:你想忘掉什么呢?
醉鬼:羞耻的事情。
小王子:有什么事很羞耻呢?
醉鬼:我在喝酒这事。

我:(第四颗星是商人所在的星星。)
商人:三加二等于五,五加七等于十二,十二加三等于十五。好!这样就有五亿零一百六十二万两千七百三十一了!
小王子:请问,到底什么东西有五亿了?
商人:哎?吵死了!不要打扰我工作!我是很重要的人,没工夫陪你。
我:(听了这话,我想起了小王子生气时候的事。商人数的似乎是星星的数目。他的工作是清点星星的数目,成为其所有人,并存到银行里。跟商人拉扯了一番之后,小王子最后说道——)
小王子:在我自己的星星上,有一朵花,我每天都给她浇水。小小的火山有三座——尽管其中一座是休眠火山——我给它们打扫灰尘。所以我对花儿和火山是有用的。可是您的工作对星星一点用处也没有。

我:(第五颗星是仅有一盏煤气灯的点灯人所在的星星。)
小王子:啊,多么好的工作啊!这个人的工作是有意义的。点亮煤气灯,就有一颗星诞生;熄灭煤气灯,就有一颗星入眠。他的工作是有用的!你好!
点灯人:啊,你好!
小王子:你刚刚为什么把煤气灯熄灭了呢?
点灯人:呵,因为是规定啊。
小王子:规定?
点灯人:时啊,别人叫我这么做的。啊,已经到点了!嗯,晚上好!
小王子:为什么又点亮了呢?
点灯人:因为是规定啊。
我:(点灯人忙着不停地把煤气灯点亮又熄灭。因为他的工作就是到早上把煤气灯熄灭,到晚上再点亮。而现在这颗星星的自转变快了,他不得不每隔三十秒就把灯点亮或熄灭。)
小王子:不可思议!一天竟然只有一分钟!
点灯人:你在说什么啊?就因为这样,我可是忙得不可开交啊!啊,早上好!
小王子:嗯,要不要我告诉伯伯您可以休息的办法?
点灯人:有这种办法吗?
小王子:伯伯您的星星很小,所以走三步就可以绕一周了。只要不停地走动,就可以什么时候都是中午哦!
点灯人:啊,这可不行。
小王子:为什么?
点灯人:因为我这辈子最想做的是睡觉!啊,晚上好!
我:(小王子一边想,“要是待在这颗星星上,二十四小时之内可以看到一千四百四十回落日呢”,一边前往下一颗星星。)

我:(第六颗星星是有点灯人所在的星星十倍大的地理学者所在的星星。)
地理学者:哦!探险家来啦!
小王子:这颗星星好美啊!有大海吧!
地理学者:不晓得,我没见过。
小王子:那……山呢?
地理学者:不晓得。
小王子:那城镇、河流、沙漠呢?
地理学者:谁知道呢。
小王子:您明明是地理学者,为什么都没见过呢?
地理学者:因为我并不是探险家啊。勘查城镇啊河流啊海洋啥的是探险家的工作,不是我干的活。
小王子:呃——自己去探索这样那样的事物,不是很快乐吗?
地理学者:我的工作很重要,所以没有工夫跑东跑西的。我听取来访的探险家的介绍,把他们说的话记录下来。对了,能不能跟我说说你那颗星星的事?
小王子:可是我住的地方很小,没什么好说的……
地理学者:没关系。
小王子:呃……我住的地方有三座火山,其中一座是死火山。
地理学者:嗯,这挺有意思的。
小王子:然后,还开着一朵花。
地理学者:花的事就不用说了。
小王子:为什么?那可是很漂亮的一朵花啊!
地理学者:因为花是无常的啊。
小王子:无常?无常是什么意思?
地理学者:就是说你过不久就会失去她。
小王子:会失去她?怎么会?为了保护自己,花儿只有四根刺啊。
我:(这时,小王子似乎头一次后悔自己独自离开而抛下了花儿孤零零一个人。)
小王子:她没事吧?果然我还是应该给她罩上罩子的。可是从这里没法回去,而且就算我回去了,心里也肯定不会好受。
我:(小王子一边这么自言自语,一边前往下一颗星星。而他到达的,则是这颗星——地球。)


TRACK 05
小王子:好大的星星啊!但周围全都是沙子。嗯?那是?
我:(无意间,小王子看到沙子中,有一个月色的环正在移动。那是一条蛇。)
小王子:晚上好!
蛇:晚上好!
小王子:请问,这里没有人吗?
蛇:这里没有哦。这里是非洲的沙漠。你为什么来这里?
小王子:我跟花儿闹得不开心。喂!快看!我的星星正好就在这里的正上方哦!
蛇:星星太多了。不知道是哪个啊。
小王子:是……这样呢。不过,你真是个奇怪的动物呀!像手指一样细。
蛇:但我可比国王陛下的手指还要有力。
小王子:那还真是看不出来。而且你也没有脚,也不能旅行。
蛇:但我能带你走很远哦。
小王子:怎么回事?
蛇:我只要碰你一下,就能将你送回到你原来生活的地方。
小王子:真的吗?我还以为我太重了不行呢。
蛇:不,你很纯洁。就资格来说是足够了。要是你想回去了,跟我说吧。
小王子:嗯!好的!谢谢你!
我:(小王子一边疑惑地思考着蛇说的话,一边继续着沙漠旅行。但是路上只遇到了一支花,连个人影都没见着。于是,他觉得,从高处看的话,也许能发现人,就爬上了高高的山。)
小王子:就算从这里看,也看不到人。周围全是沙子。对了,试着打声招呼吧。你好——!
回音:你好——!……你好——!
小王子:啊!回答我了!你在哪里呢?喂!你是谁?
回音:喂!你是谁?……喂!你是谁?
小王子:我想跟你做朋友啊。我是一个人啊!
回音:我是一个人啊!……我是一个人啊!
小王子:多么奇怪的星星啊!这个星星上的人只会重复别人说过的话,没有一丁点儿想象力。花儿就一直会来与我攀谈,虽然都只是些惹人生气的话,但是,花儿一定会来与我攀谈的。
我:(这样的小王子,与许多许多的花儿相遇了。那是在他穿过沙漠,穿过岩石,穿过积雪之后,徘徊在某条小路上时的事。)
花AB:你好!
小王子:啊!有好多与我星球上一模一样的花儿呀。你们是谁啊?
花A:我们是玫瑰哦!
小王子:玫瑰?
我:(小王子很吃惊,他曾以为世上独一无二的花儿,竟然有这么多。然后他想到了,这样的事。)
小王子:那朵花儿要是看到了他们,一定会感到难堪吧!为了不被其他的花儿嘲笑,她会再三的咳嗽,装得自己奄奄一息吧。要是我不理她,不去看护她,她一定会想办法要带给我痛苦的回忆,或许真的会因此而死掉。
我:(另一方面,他也想到了这样的事。)
小王子:因为拥有她,我曾认为自己很富有。但她实际上只是一支很常见的花儿。我虽然有三座火山,但都很小,也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我,根本就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哭]
我:(说完,小王子趴在草丛中哭了。但这个时候,他出现了。)
狐狸:你好!
小王子:你好。你是谁?
狐狸:我是狐狸。
小王子:狐狸?……喂,跟我一起玩好吗?我现在……很悲伤……
狐狸:那可不行。因为你并没有驯养我啊。【注:原文是飼い馴らす。在日文中的原意是驯养动物,使其听话。但也有引申意思就是说照顾别人,而使别人听自己的话。所以一般用于上级对下级。这里更倾向于引申含义。这里姑且翻译成“驯养”。在track10的freetalk中出现的也是这个词。】
小王子:驯养?驯养是什么意思?
狐狸:就是建立羁绊。
小王子:建立羁绊?
狐狸:听好了,现在的你对我来说,只不过是这个星球上十万少年中的一个。没了你我也无所谓,而你也一样吧。但是,如果你驯养了我,你与我就再也不能失去对方。比如说,我听到你的脚步声,就会欢欣雀跃;看到麦田,我就会想到你金黄色的头发。你对于我来说就变成了无法或缺的存在。所以,请你驯养我吧!
小王子:变成无法或缺的存在?这倒是很棒的事。但我……没有多少时间。因为我要与很多人相遇,向他们学习。
狐狸:除了驯养还有什么是更值得学习的?人类不愿意花时间来驯服对方。只是在商店买成品。可是朋友在商店里是买不到的。想交朋友就要先驯养对方。
小王子:想要朋友就要先驯服他?那么,我该怎么做好呢?
狐狸:首先要学会忍耐。[脚步声]像这样走过来稍微拉开些距离坐下,这时只是偶尔互相看看,不要说话。因为语言会带来误解。然后,每天都渐渐靠近一点。
小王子:嗯,我明白了。
我:(小王子按狐狸的话做了。第二天到同一个地方一看,狐狸对他说了这样的话。)
狐狸:可以的话,同一个时间来比较好。比如说,如果我知道你下午四点要来的话,到了三点的时候,我就会期待得心扑通扑通地直跳。这就是所谓的幸福啊!
我:(就这样,小王子一点一点的缩短距离,渐渐驯养了狐狸。然后,两个人成了无可替代的朋友。)
狐狸:嗯?你与玫瑰之间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啊。你还是个孩子呀!
小王子:那种事我知道。所以才开始旅行啊。为了成为大人。但是,至今为止遇到的大人,都好奇怪。
狐狸:没有必要逼自己变成一个大人呀!我就很喜欢现在这样的你哦。
小王子:是吗?谢谢。我好高兴!我也喜欢你!
我:(但过不多久,小王子踏上旅途的时刻还是到来了。)
狐狸:你要走了吗?眼泪要流出来了。
小王子:都是因为你啊。说什么请驯养我吧。驯养什么的一点也不好,净是些悲伤的事。
狐狸:没有那种事啊!多亏你驯养了我,我一看到麦田,就能想到你金黄色的头发。
小王子:是吗?也是呢。
狐狸:踏上旅途前,再去见一见那些玫瑰吧。你一定会发现一些很重要的事情。
小王子:重要的事?
狐狸:嗯。然后再回来一次吧。送别前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小王子:嗯,好的。
我:(按照狐狸说的那样,小王子去了玫瑰园。)
玫瑰AB:你好!
小王子:你们好!
玫瑰A:听说在你的星星上,也有与我们一样的玫瑰?
小王子:是啊。
玫瑰B:有几根刺?
小王子:四根。
玫瑰A:哇哈哈!好少!我可有七根呢!
玫瑰B:我也有七根。一定是弱小寒碜的玫瑰吧!
小王子:才不是呢!她很漂亮的!
玫瑰A:啊?是这样吗?
玫瑰B:与我们相比也不逊色?
小王子:你们与我的玫瑰完全不一样!我没有驯养你们所以你们对我来说什么也不是。可是,我的玫瑰比你们全部加在一起还要重要!因为我给她浇水,给她罩上玻璃瓶,还帮她消灭了毛虫!因为我会听她所有的牢骚和抱怨!
玫瑰A: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玫瑰B:怪人。
玫瑰AB:哈哈哈……哈哈哈……
小王子:算了,谢谢!多亏了你们,我明白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狐狸:去过了吗?
小王子:嗯。
狐狸:看来你总算明白了吧。正因为你在玫瑰身上花了好多好多时间,所以玫瑰才成为了无可替代的东西。
小王子:是啊。因为我驯养了玫瑰啊!
狐狸:是的。人类总是很快会忘记驯养这种事。不怎么花费时间去建立羁绊。
小王子:嗯,你说的,我明白。
狐狸:然后关于这件事,还有一点。对你驯养的东西你是有责任的。你对你的玫瑰是有责任的。
小王子:我,对我的玫瑰负有责任?
狐狸:来吧!告诉你一个秘密。
小王子:对了,你说过要告诉我一个秘密的。是什么呢?
狐狸:很简单。世间万物都要用心去看,真正宝贵的东西,用眼睛是看不到的。
小王子:世间万物都要用心去看,真正宝贵的东西,用眼睛是看不到的……


TRACK 06
我:(经历了这样的旅程,小王子来到了我身边。小王子讲完他的故事,正好是迫降后的第八天。)
我:你的故事很有趣。但是,水壶里没水了。必须去找口井。
小王子:那个……我朋友狐狸说……
我:别再谈狐狸的事了啦。这样下去的话,你和我都会因为口太渴死掉的。
小王子:就算立刻死了,有朋友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能和狐狸成为朋友,我非常开心。
我:那真是太好了。但是,我与狐狸又不是朋友,与你也……(话未说完,我犹豫了。我与小王子到底算是朋友吗?八天来一直听他说话,我们之间算是建立起羁绊了吗?)
小王子:我也口渴了,去找井吧。
我:(小王子真是悠闲啊!不可能那么简单就能找到井啊。我边这么想着,边与小王子一起走在夜晚的沙漠上。)
小王子:星星真漂亮!
我:是啊。
小王子:星星这么漂亮,是因为有一支花儿在什么地方盛开着。
我:什么意思?你是在说你星星上的那朵花儿吗?
小王子:沙漠真美啊!
我:是啊。我也喜欢沙漠。明明只有沙子。什么也没有,为什么我会喜欢呢?
小王子:那是因为,在这沙漠的某个地方藏着井啊!
我:藏着?井?
小王子:一想到这个沙漠里有井,你不觉得兴奋吗?
我:啊……
我:(这时,我想起了小时候居住过的那栋很老的房子。那里有这样一种传说,说是在房子里有宝物。我曾经这样向大人们说过:“你们说你们说……宝物会在哪里呢?我觉得这房子肯定有一间秘密地下室!”大人们完全不理我,但我还是记得,那时心扑通直跳的感觉。)是吗?家啊,星星啊,沙漠啊,之所以美丽,是因为那里隐藏着什么呀。
小王子:嗯。我好高兴,你与狐狸想法一样呢。
我:(不久夜深了,在坐着休息时,小王子累了,睡着了。)
[鼾声]
我:小王子,睡了吗?太阳出来天就会热起来了。趁着夜晚行动吧。
我:(我抱起了小王子。)呵呵,睡得真香呀。(怀里的小王子仿佛是一件易碎的宝物。月亮光照亮了他苍白的额头,他闭着双眼,发梢随风飘动。这些,都像是小王子的空壳一般。但是,在这个身体里,有着一颗一心一意爱着一朵花儿的心灵。玫瑰的模样,仿佛油灯的火苗一般摇曳闪烁。他到底在做什么样的梦呢?在给玫瑰喂早饭的梦吗?世间万物都要用心去看……吗?)

我:(黎明时,我发现了一口井。那并不是在沙子中掘出来的井。而是在法国的城镇乡村中常有的砌得很漂亮的井。)
小王子:你发现井了?
我:嗯,我走着走着偶然发现的。嗯……这口井真不可思议呀,滑轮,桶,绳子全都备齐了。
小王子:你听到了吗?井睁开了眼睛,在唱歌呢!好!我来拉!
我:行了,对你来说太重了。我来吧。
小王子:是吗?
我:嗨啾……
小王子:哇,好厉害好厉害!
我:一般般吧。(小王子看着正拉着水桶的我,双眼熠熠发光。看着那双眼睛,我拉水桶的双臂渐渐变得轻松了。)
我:好了!来,喝吧。
小王子:我,一直很想喝这水啊。我喝了!
我:(小王子大口大口地喝着水。)
小王子:啊啊,啊!
我:(这水与一般水不同,是我们在夜空下行走,听过滑车吱吱作响,通过自己的努力得来的水。所以闪烁了心灵之光。圣诞节礼物啊,圣诞树啊,音乐啊,正是因为有大家温柔的笑脸,才会变得闪闪发光。)
小王子:啊!太好喝了,来!你也喝吧。
我:嗯!啊!好喝!
小王子:地球上的人们在庭院里种了五千支玫瑰,但却找不到自己要找的东西。可他们要找的东西,明明就在这一支玫瑰,这一滴清水之中。
我:是啊。
小王子:所以,用眼睛是什么也看不到的。不用心去看是看不到的。
我:是啊。
小王子:喂!你,还记得与我的约定吗?
我:约定?什么来着?
小王子:你不是说过要给我的羊画口套的吗?因为我对那朵花有责任啊!
我:对不起,我忘记了。那么……
我:(我从口袋里取出纸笔。然后,将之前听着小王子的描述画出的画也一并拿了出来。)
小王子:咦?你画的猴面包树像卷心菜啊!
我:有吗?我画的时候,你还说我画得好棒呢!
小王子:那时我是那么想的啦,但……哈,这张狐狸的画,哈哈,耳朵像角一样。哈哈……
我:好了,别笑了。我之前都只画过蟒蛇的外面和里面啊。
小王子:诶?不过,你的画没关系的。小孩子们能看得懂的。要有自信哦!
我:是吗?
小王子:那,口套就拜托了!
我:好。给。
小王子:谢谢!这样一来,我就……
我:嗯?刚才你说什么?
小王子:没什么。嗯……我说过我是掉到地球上的对吧。到明天刚好是一年。
我:是吗?
小王子:地点呢,也离这里不远。
我:我说……你怎么了?你到底在想什么?
小王子:好了,回去吧!
我:诶?
小王子:你还有事要做不是吗?
我:有事要做?
小王子:修理飞机啊。我在这里等着,明天晚上来这里哦!
我:哦……嗯嗯。(这个时侯,不知为什么,我想到了小王子与狐狸的事。驯服了之后将不得不经历悲伤。我想起了这件事。)


TRACK 07
[发动机声]
我:嘿。太好了!成功了!成功了!(第二天傍晚,飞机的发动机终于修好了。)啊!已经是傍晚了啊!得赶快去见小王子……(我到了约定好的地点,看见小王子正在与什么东西说话。)
小王子:就是一年前我和你遇见的地方,请在那里等我。我今晚会去。
蛇:好的。
我:他到底……在跟谁在说话呢?
小王子:你的毒是很剧烈的毒吧。我不会痛苦太长时间吧。
蛇:是啊。只要一瞬间。
我:(毒到底是指……)啊?!(我一看,发现一条30秒就能致人于死地的黄色毒蛇,正向小王子扬起镰刀似的脖子。)危险!
蛇:哎呀。
我:你没事吧!没有被咬吧?到底怎么回事?刚才你和蛇说话来着吧!
小王子:你……看到了?
我:(我跑到脸色苍白的小王子跟前。解下了他金色的围巾。)来!喝水!
小王子:谢谢……
我:平静下来了吗?
小王子:嗯……
我:还要喝吗?
小王子:咳咳……
我:啊……(这时,小王子突然抱紧了我的脖子。)你没事吧?蛇很可怕对吗。
[心跳声]
我:(从小王子的身体里传来了扑通扑通的、像小鸟一般的心跳声。)
小王子:飞机修好了对吗!我好高兴!这样你就能回家了对吗。
我:你怎么……知道?
小王子:我今天也要回家了。因为很远,所以很难。
我:很难是指?喂!刚才的蛇是怎么回事?难道……难道!(我忽然明白了小王子想要做什么。但是我不忍目睹。)
小王子:到今晚刚好是一年。在这里的正上方,我的星星会经过。
我:不要啊!那种事!就算是你,也会害怕吧。
小王子:没关系,我有你画的羊,还有木箱子和羊的口套。
我:小王子!
小王子:真正宝贵的东西,用眼睛是看不到的……
我:我知道。
小王子:这与花儿的事是一样的。如果你爱上了一朵不知生长在哪颗星星上的花,遥望夜空就会变成一件快乐的事。就好像所有的星星都开着花儿一般。
我:是啊。
小王子:水的事情也是一样啊。正是因为那是你吱嘎吱嘎地转动滑轮,打上来的水,那水才会像音乐一样,甘美可口。
我:是啊。
小王子:真的很好喝呀!那水。呵呵……呵呵呵……
我:你的那笑声,我很喜欢。
小王子:我,要送给你礼物。
我:礼物?
小王子:嗯。星星的礼物。不同的人,对他们来说,星星的意义也不同。对旅人来说,星星是指路人;对学者来说,星星是研究对象;对商人来说,星星是金钱。但是,无论哪颗星星都不会主动来找你说话。我要给你一颗,谁也不曾拥有过的星星。
我:谁也不曾拥有过……星星?
小王子:嗯。如果你仰望夜空,你一定会这样想吧:在那一个星球上,有我生活着。在那个星球上笑着。这样一来你一看星星就会想要欢笑,就会变得快乐。我要把这颗星星送给你。
我:小王子……
小王子:呵……今晚别过来哦。
我:不要。我不会离开你身边。
小王子:我的样子看起来会很痛苦。会像死掉了一样。那个样子你不要看。因为没有意义。
我:不要!
小王子:而且,蛇很坏心眼的。说不定他会开玩笑地咬你一口!你要是被咬了,我会伤心的。
我:我不要!我们永远在一起!
小王子:好疼……不要那么用力地抱我。
我:可是!
小王子:真头疼啊!不过,对了!据说蛇咬人第二口时,已经没有足够的毒了。
我:小王子!

我:(夜里,小王子走向了与蛇约定的地方。他走的时候,没有发出声响,所以正熟睡的我没有立刻注意到。)啊……呃……小王子?嗯?咦!哈……哈……等等!等等!
小王子:咦!你来了啊?
我:别去!
小王子:不要那么悲伤。我虽然可能看上去像死掉了一样,实际上不是那样的。只是把躯壳脱掉而已。因为我的星星好远好远,而我的身体又太重了。
我:但是!
小王子:你要知道,我对那朵花儿有责任。因为那朵花儿真的很脆弱,又不知人世间的险恶。拼命要自己保护自己,却只有四根刺而已。
我:那种事我知道!但……
小王子:我们永远在一起啊!只要看着星星,你就会想起我的笑声吧,我也会记起你给我打来的水。这样就足够了!
我:小王子……
小王子:好了,从这里开始,让我一个人去吧。
我:(我无法迈出一步。在行走着的小王子的脚步声中,一道黄色的光一闪而过。一瞬间,小王子就那样伫立着,终于,就像树木倾倒一般,缓缓地倒下了。)
我:小王子!小王子!小王子!


TRACK 08
我:(那之后过了6年。现在,悲伤渐渐淡去。我知道小王子安然无事地回去了。因为第二天早上,沙漠中没有发现他的身体。那身体,一定并不是那么沉重!那之后我变得非常喜欢仰望星空。每当一看到星空,他的笑声就仿佛银铃一般,在耳边回荡。)
(小王子:哈哈哈……哈哈)
我:(但是有一件事,我始终无法释怀。羊的口套上我忘记画上皮绳了。那样羊就没法带上口套了。或许,花会被羊吃了。我急忙打消了这种想法。没关系的,因为王子每天晚上都会给花罩上玻璃瓶子,白天都会看守着羊。这样我就会开心起来,觉得所有的星星仿佛都在向我微笑。但是,有时心里又会掠过这样的不安:如果小王子忘记了罩玻璃瓶子,如果羊在夜里悄悄地溜出来的话……这样一来夜空中的星星,全部都会变得悲伤。我的世界,会因为羊有没有把花儿吃掉而改变。这样的我,大人们会笑话吧。会说我不可理解吧。那么大家呢?我希望大家去仰望夜空。希望大家考虑一下,羊究竟有没有把花儿吃掉。如果你也觉得,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那么,你也应该能遇见小王子。如果你见到了小王子,我希望你能寄一封信告诉我:他,回来了。


TRACK 09
杉田智和:安东尼•德•圣埃克苏佩里著著,《小王子》。“我”,杉田智和。
梶裕貴:小王子,梶裕貴。
野中藍:玫瑰,野中藍。
野島裕史:蛇,野島裕史。
中井和哉:狐狸,中井和哉。
花田光:国王,花田光。
本田裕之:点灯人, 本田裕之。
小野友樹:地理学家,小野友樹。
田中由香:玫瑰A,田中由香。
井口祐一:玫瑰B,井口祐一。

TRACK 10
杉田智和:沙漠剧场DRAMA CD《小王子》。这里是角色评论单元。现在录制顺利结束了。大家辛苦了!
众:辛苦了!
杉田智和:为全世界人所钟爱的童话《小王子》。您觉得怎么样呢?那么请说出所演的角色名和本名,用简短的几句话,来谈一谈对作品的感想和收录中的轶事![众笑]第一个,国王!国王!
花田光:我是出演国王的花田光,辛苦了!
众:辛苦了!辛苦了!
花田光:“世间万物都要用心去看,真正宝贵的东西,用眼睛是看不到的。”有这么一句话吧。呃……我联想到的是,“我们的工作就是把眼睛看不到的东西变成看得到的东西。”是作家还是画家说的我不太记得了。不过呢,这部作品,不是也被我们,变成声音了吗?是吧……抱歉……对不起……
杉田智和:没事没事。[众笑]之后要说的就请大家用心灵的眼睛和耳朵来感受吧!谢谢!辛苦了!
花田光:谢谢!辛苦了!
杉田智和:下一个,狐狸!
中井和哉:是!我是饰演狐狸的中井和哉。大家辛苦了。那个《小王子》呢。我小学的时候,图书室里有借这个,我就把它借回来读了,还自我感觉很有型。但是,读了一点,觉得“咦……里面说什么我不太懂!”就没怎么读,还回去了。那之后我就再也没有碰过这个故事,就这么,长大了。这次以这种方式重新了解了这个故事。该怎么说呢……给了我很多启示。很深刻呀!在世上有几部死之前最好读一遍的文学作品。我想这应该称得上是其中之一吧。因此,大家也一定要读读看原作。那……大家已经读过了吧。那个,对不起。谢谢。十分感谢您的收听。
杉田智和:好的,狐狸。谢谢,辛苦了!
野島裕史:没想到呢!
梶裕貴:吃了一惊。
杉田智和:好厉害!因为这回的狐狸不会突然飞出一把刀来啊。[众笑](注:这里恶搞O贼王里的某三刀流知名剑客。)
梶裕貴:哈哈,小心四面八方。[众笑]
杉田智和:是啊是啊。下一个,蛇,那个很重的蛇。(注:ヘビーな蛇。ヘビー=heavy)!
野島裕史:我是很重的蛇野島裕史!大家辛苦了!
众 :辛苦了!
野島裕史:杉田,你好像很开心啊。
杉田智和:是啊,我觉得那个运小哥的角色很有趣。
野島裕史:真的吗?
杉田智和:还演了那个自恋狂?
野島裕史:嗯。我还演了那个自恋狂。演得很开心。我就是那种,用眼睛看的人。
众:哈哈!
野島裕史:辛苦了!
众:辛苦了。
杉田智和:蛇要是不咬,而用缠的,一点一点勒死你那可怎么办啊?喂喂!我要是太多话,夜里做梦时会被圣埃克压上身的啊!【注:杉田指的是一种格斗技, 一个人平躺着,另一个人骑在其腹部偏上或是胸部的位置。被压的人由于被压得位置偏上,所以无法对头部采取任何防御,相当于被骑在上方的人肆意欺负。所以再下一句中,杉田的话是,描述了一下他被原作者以这种姿势狠狠地狂揍一顿时的场景。另,特典CD中杉田又提到了这个。】
梶裕貴:圣埃克?
杉田智和:圣埃克会说“你怎么回事!杉田!”然后我说“圣埃克我好疼啊!”就是这样。我的发言很让人受不了吧啊哈哈!下一个!玫瑰!玫瑰!可爱的玫瑰!
野中藍:是!啊,谢谢!我是饰演可爱的玫瑰的野中藍!大家辛苦了!
众:辛苦了!
野中藍:辛苦了!我是那种很认生的人,今后我想我要好好地去“驯养”朋友!
众:[笑]
野中藍:所以,大家一定要让我好好驯养啊!谢谢!
众:谢谢!辛苦了!
杉田智和:要是野中用她的声音跟我说什么,我都会原谅的吧。我是不是被骗了?
梶裕貴:被驯养了吧。
杉田智和:不过,这样才好!下一个!王子!
梶裕貴:是!我是饰演小王子的梶裕貴。辛苦了!
众:辛苦了!
梶裕貴:呀,像这样将过去的名著,嗯……通过声优这个职业,像这样把它重现出来,而自己能得以参加进去,真的是很开心的一件事。这个企划真出色啊![众笑]我还想一个接一个的做下去。
杉田智和:真的呢。
梶裕貴:是啊!然后,因为我演的是王子。我自己,因为有着一颗不纯洁的心,演着演着我就被治愈了……
杉田智和:你说什么呢?[众笑]别把自己想的那么坏啊?
梶裕貴:好的。大家请一定来驯养我吧!辛苦了!
众:辛苦了!
杉田智和:好的。谢谢。
梶裕贵:然后!
杉田智和:演“我”的我。
梶裕贵:“我”。
杉田智和:这或许是指作者本人吧。我在边读原著的时候,边想,这应该就是圣埃克本人吧。好的,我是演“我”的杉田智和。
梶裕貴:辛苦了!
杉田智和:就像“小王子”【注:日文的译名是“星星的小王子”】一样,夜里仰望星空看到许多星星,有很多作家画家也一样,在这里面倾注了各种各样的愿望,在星星里。
梶裕貴:在星星里呢。
杉田智和:比如,星星中存在灵魂啊,人死了变成星星之类的。
梶裕貴:嗯,有各种各样的呢。
杉田智和:比如,“啊!那颗星星消失了!他会死吗?”之类的。
梶裕貴:那个,哈哈,稍微有些危险。
杉田智和:这样,形形色色的作家都赋予了星星各种各样的意义不是吗?
梶裕貴:是啊!颂歌啊!是啊!
杉田智和:这样一看,这回的《小王子》,结局小王子真的变成星星了。所以我就想,究竟小王子代表了什么呢?
梶裕貴:是啊!
杉田智和:真让我想了很多,非常多!好!圣埃克先生,我演的怎么样呢?
梶裕貴:我变成星星了!
杉田智和:是啊。我演的怎么样呢?我演的没关系吧。要是演得不好,您会入我的梦里来,把我压倒吧!【注:刚才的格斗技再一次出现。】
梶裕貴:当心啊你!
杉田智和:一边压着我一边还问:“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众笑]我就不停喊“疼啊疼啊!”。好了,最后让我们一起说声“大家辛苦了”吧!
众:好的!
杉田智和:大家准备好了吗?开始咯!一!二!三!
众:大家辛苦了!

特典 FT

杉田智和:《小王子》初回特典,二人FREE TALK!《小王子》的录制刚才圆满结束了。那么接下来由我们——出演小王子的梶君,和出演“我”的杉田……
梶裕贵:演“我”的杉田……
杉田智和:角色名称叫“我”嘛。
梶裕贵:“我”,对,“我”是杉田桑。
杉田智和:开始闲聊~请多关照!
梶裕贵:请多多关照!
杉田智和:那么,梶君。
梶裕贵:是,怎么……
杉田智和:《小王子》,是世界闻名的儿童文学。
梶裕贵:没错,我当然知道。
杉田智和:不过资料上写,这部作品虽然是儿童文学,但深层的内容却充满了对那些失去童心的大人们的……这怎么念来着?
梶裕贵:哪…哪儿?
杉田智和:这里,这里。
梶裕贵:呃……“启示”。
杉田智和:“启示”。
梶裕贵:启示。
杉田智和:哦,念得很好。
梶裕贵:启示。
杉田智和:充满了启示。
梶裕贵:不知道念得对不对。
杉田智和:没错没错。
梶裕贵:启示启示。
杉田智和:嗯。里面有一些箴言似的句子吧。
梶裕贵:哦……对了,这里写是给“那些失去童心的大人们”的,嗯……不过,原作我也买来读了,最开始的前言里,作者写这本书是献给他的朋友的。
杉田智和:哦,真的?圣埃克写的吗?
梶裕贵:给圣埃克的朋友,里昂。
杉田智和:“给里昂•维德”。
梶裕贵:对。
杉田智和:“我希望所有的孩子能原谅我,把这本书献给一个大人”……
梶裕贵:圣埃克是这声音吗?
杉田智和:说不定他出人意料得魁梧强壮呢。
梶裕贵:很难懂啊。
杉田智和:因为他必须一个人开飞机啊,说不定是个顽强的硬汉……
梶裕贵:有点魁梧坚强的。
杉田智和:比如救急小刀的刀鞘里面藏着钓钩和钓线什么的。
梶裕贵:哈哈,藏在里面啊。
杉田智和:“有了这个,掉进丛林里也死不了啦!大家好大家好大家好。”
梶裕贵:哈哈哈,你这样圣埃克要生气了。
杉田智和:“是,对不起,对不起。”
梶裕贵:那人是谁我知道哦。
杉田智和:圣埃克的台词不小心被定型了。并非如此!
梶裕贵:并非如此!
杉田智和:刚才说台词的是那人我。
梶裕贵:这是个关于梦想的故事。
杉田智和:对,关于梦想的故事。确实。不过呢,我小时候,其实好像看到过这本书……是在语文教科书还是什么上面……
梶裕贵:啊,语文书吗?
杉田智和:有一篇课文讲到这本《小王子》的故事……
梶裕贵:哦~
杉田智和:好像有这个印象。
梶裕贵:哦不过确实有这种,并非故事本身……
杉田智和:还有呢就是,我从事这个工作之后,我有一个演员朋友,那个时候隶属于某剧团。他们有一次要演一个以《小王子》为蓝本改编的现代剧,把我叫去看。
梶裕贵:哦,不是按照原来的演,而是……
杉田智和:对对对,
梶裕贵:把它改编成现代风格的……
杉田智和:对对对对。
梶裕贵:哦~
杉田智和:所以我就去看了。
梶裕贵:确实,动画啊、话剧啊、音乐剧什么的演绎过这部作品的艺术形式非常多呢,也不是衍伸作品,这些都不算是衍伸作品吧?
杉田智和:我想这部《小王子》中所包含的东西,就是这个……呃呃……怎么说呢,忘记了纯真童心的大人啊这种,心情,其他也有好多人,比如“我也好想对全世界说出来”,像这样,有好多人也怀有这样的心情和感触吧。
梶裕贵:哦~确实,确实。那么读了这部作品也会有好多人产生共鸣吧。
杉田智和:我觉得有好多哦。因为这部作品为世界上那么多人所钟爱嘛。
梶裕贵:嗯,读起来真的非常有意思啊。
杉田智和:梶君,你看过《小王子》吗?小的时候。
梶裕贵:啊,这个……那个时候还非常小,只记得好像是读懂了,还有,我想因为自己是个小孩子,可能能够从一个小孩子的角度去理解,觉得,哦,很有意思,但其真谛却很难体会到。不过这次有机会出演小王子这个角色,又重新去阅读了这部作品,觉得可以得到小时候阅读时所得不到的领悟。所以,很希望那些读过的,抑或是听说过这部作品的各位听者,一定要再去读一遍。
杉田智和:嗯,然后呢,除了《小王子》以外,还有其他的许许多多儿童文学。
梶裕贵:是是是。
杉田智和:这里有个问题问,小时候有没有什么非常喜欢的书?有什么想法?
梶裕贵:哦~
杉田智和:读过的书。
梶裕贵:我读过不少呢……这个……像日本的古代传说什么的,比一般书小一圈的那种,不是有卖吗。
杉田智和:对对对。
梶裕贵:我记得那种书我爸妈经常会买回来然后和我一起读……还有什么呢?杉田桑,你有没有什么那样的书?
杉田智和:我啊,几乎不怎么读书。不过呢,小学的时候,图书馆里有排着装帧很好看的宫泽贤治全集。那个我读了好多。
梶裕贵:读宫泽贤治长大的。
杉田智和:不如这么说,那个时候去图书馆,想找一些资料以外的东西来读,想读一些故事什么的。
梶裕贵:哦~
杉田智和:宫泽贤治的作品,怎么说,非常好读。
梶裕贵:是是是是。
杉田智和:有名的有《银河铁道之夜》。
梶裕贵:是是。
杉田智和:像《大提琴手高修》,还编进了教科书。
梶裕贵:还有《要求特别多的餐厅》……
杉田智和:《要求特别多的餐厅》什么的,有好多好多。
梶裕贵:对对对对。是啊,名作。
杉田智和:还有什么呢……不过最近不管读什么感觉都差不多。
梶裕贵:最近……像《哈里•波特》什么的吗?
杉田智和:咦?那个能算是儿童文学吗?
梶裕贵:随着时间的推移吧。
杉田智和:不过作者在作品里包含了不少对成人对社会的讽刺啊。
梶裕贵:啊哈哈哈。说不定圣艾修伯里也有暗示这些东西啊。
杉田智和:圣埃克里?呵呵,说得我们好像是熟人一样。
梶裕贵:苏佩里。
杉田智和:苏佩里也写了……可能有吧,不管怎么说人在这世上,也有话想说吧。
梶裕贵:确实是有的。
杉田智和:怎么说呢,把那些想说的话借孩子们也能理解的方式说出来。
梶裕贵:对。其实而且,本篇里面也有提到,并非是用眼睛去看,而是要用心去感受。
杉田智和:对对,就像李小龙说的。
梶裕贵:呵呵。说用心感受很重要。正是如此,真的是这样啊。想把它也传达给大人们。
杉田智和:哦…我们已经是大人了啊。
梶裕贵:是啊。
杉田智和:不过仅仅是年龄增长也不能说明就是大人了。
梶裕贵:对,不仅仅是年龄的问题。
杉田智和:对,我们不得不面对各种各样的数字。
梶裕贵:还有经验……
杉田智和:梶君,你血糖值什么的正常吧?
梶裕贵:血糖值?你……那么突然就变成大人的话题了啊。
杉田智和:还有血压之类的正常吗?
梶裕贵:我血压算低的哦。
杉田智和:低?
梶裕贵:早上会出现精神恍惚的症状……
杉田智和:真的?
梶裕贵:真的。
杉田智和:没关系吧,还有血糖值啊、脂肪什么的,没问题吧?
梶裕贵:脂肪的话,这个……前辈们很宽容地放任我自由生长……哈哈。
杉田智和:你,你没关系吧?
梶裕贵:我现在胖胖的哦。
杉田智和:不要说伴伴。【注:日文里panpan除了有鼓鼓的胖胖的意思之外,还有一个同音词意思是二战之后向美军提供卖淫服务的伴伴女郎】。
梶裕贵:是胖胖。
杉田智和:不要说伴伴。
梶裕贵:我没说伴伴没说伴伴。
杉田智和:你在说什么呀。
梶裕贵:哈哈。
杉田智和:运动运动不就没事了。
梶裕贵:我有运动哦。
杉田智和:脂肪都会转化成肌肉的。
梶裕贵:前一阵子去打乒乓了。
杉田智和:乒乓?
梶裕贵:下次要去打羽毛球。
杉田智和:羽毛球?
梶裕贵:是。
杉田智和:哦~
梶裕贵:杉田桑也去运动运动呀。
杉田智和:运动?我啊……有。走路时在自己身上加压。
梶裕贵:啊哈哈哈。像机器人一样重?
杉田智和:对对对。不是有那种负重训练器具的吗,像衣服一样穿在身上的。
梶裕贵:哦哦,有的有的。
杉田智和:那个其实我平时在衣服下面穿了好重的。
梶裕贵:哈哈。外面脱掉就露出来了。
杉田智和:就像某珠【注:他大概想说龙珠】的主角那样,扑通!吓人家一跳:“原来你穿那么重的东西啊!”之类的,“原来你给自己身体加了那么重的压力啊!”什么的。
梶裕贵:哎呀跟《小王子》完全没关系了。有点……
杉田智和:把梦给忘了。哈哈,那继续咯。
梶裕贵:好好。
杉田智和:这个……“小王子在小小的星球上,和山羊呀拥有可爱声音的玫瑰生活在一起,请问你们俩人如果变成生活在小小星球上的小王子的话,想要和什么东西一起生活呢?”这个问题。发邮件来问的问题。
梶裕贵:邮件里的问题啊。
杉田智和:是谁想出来的?
梶裕贵:哈哈哈哈。寄邮件来的朋友的代表。
杉田智和:总裁?天真无邪的人?剧作家?冲浪手?
梶裕贵:谢谢,发邮件来的朋友。
杉田智和:谢谢。
梶裕贵:我的话……我也想跟玫瑰生活呢。
杉田智和:玫瑰……不过,野中小姐【注:本篇玫瑰的声优】的声音,听着会比较兴奋吧。
梶裕贵:嗯,我被她驯服了。
杉田智和:你在说什么啊。
梶裕贵:哈哈哈。
杉田智和:不过,我也不否认。
梶裕贵:特别傲娇,那朵玫瑰。
杉田智和:啊~原来这个词流行之前圣埃克就已经把这种要素写进去了呀。
梶裕贵:对,早好多。
杉田智和:先驱者啊!
梶裕贵:哈哈。写傲娇玫瑰。
杉田智和:哇~这真是太了不起了。
梶裕贵:这样没关系吧,这么天马行空。
杉田智和:当然没关系咯。
梶裕贵:没关系吗?
杉田智和:我们不就在谈在星星上想和谁一起住这个问题嘛。
梶裕贵:是哦。
杉田智和:所以我们说了想一起住的东西不就好了嘛。
梶裕贵:啊哈哈哈。那么我要和可爱的玫瑰一起。
杉田智和:是啊,就这么来嘛。
梶裕贵:杉田桑呢?
杉田智和:我?我要跟什么住呢?什么都没有最好了。
梶裕贵:一个人吗?
杉田智和:把地方空出来给我睡。
梶裕贵:那不就不是星星了吗?
杉田智和:什么星星不星星的啥都不是。
梶裕贵:不行哦,星星的小王子嘛,所以……
杉田智和:是嘛。
梶裕贵:如果自己是小王子的话。
杉田智和:自称是王族,会有好大压力呀。
梶裕贵:哈哈。
杉田智和:是这样吧。
梶裕贵:不过,小王子也没说自己是“小王子”啊。
杉田智和:哦是没说。
梶裕贵:是“我”自作主张把他叫做“小王子”的。
杉田智和:哦对,是一开始的时候,我想,“这人大概是王子吧”。对吧。
梶裕贵:是啊。
杉田智和:万一那个时候“我”给他起了别的什么绰号那就有点糟糕了。
梶裕贵:就完全变成另外一个故事了。《小XX》。
杉田智和:变成《小XX》了。不是这样的!……下一个问题,题目中出现“星星”【注:《小王子》的日文译名是《星星的小王子》】这个词。
梶裕贵:对,出现了。
杉田智和:“听到星星会想到什么?”
梶裕贵:哦。
杉田智和:上面还说“STAR也行”。
梶裕贵:STAR也行?
杉田智和:STAR。
梶裕贵:说到STAR的话,会想到WARS吧?
杉田智和:咦?哦!电影吧?
梶裕贵:电影,电影。有这部电影吧,STAR WARS(星球大战)。还有……星星……
杉田智和:星星。
梶裕贵:总觉得,脑子里全是杉田桑哎。
杉田智和:在说什么呢。
梶裕贵:哈哈哈。
杉田智和:不过不要紧吗?我猜大家听不懂吧。
梶裕贵:咦?你平时都用这么怪的说法吗?【注:前面一句杉田把わかんない说成了わかんなり,我猜是某地方言,所以梶裕贵说他说法很怪】
杉田智和:谁怪了?不要藐视少数派。真是。
梶裕贵:哈哈。
杉田智和:没,不好意思。星星啊~
梶裕贵:星星。这里,写了好多有代表性的例子。歌里面也有好多写到星星的呢。
杉田智和:是啊。也有好多名曲。
梶裕贵:嗯。
杉田智和:大家都会把愿望寄托在人人举目可见的星星上面吧。
梶裕贵:毕竟又很浪漫……
杉田智和:对对对对。
梶裕贵:感觉很容易就会拿什么东西比做星星呢。
杉田智和:确实。嗯。
梶裕贵:嗯。所以文学也好、歌曲也好、动画片也好、电影也好……
杉田智和:我以前喊“是流星!”的那一刻,因为流星落地前不是要把自己的愿望喊上三遍吗?【注:传说流星落地前把愿望喊上三遍就能实现。】你猜我爸妈在旁边说了什么?
梶裕贵:说了什么?
杉田智和:“智和,这个时候要喊,‘钱钱钱!’”
梶裕贵:啊哈哈哈。这词儿很短嘛所以可以喊得完吧。
杉田智和:我就想了,老爸老妈到底在想些啥啊。
梶裕贵:哈哈哈。这个FREE TALK跟本篇完全没联系了……
杉田智和:对。是老爸说的还是老妈说的?是谁说的呢?超——没梦想的话题哦。
梶裕贵:随便谁说的啦。
杉田智和:然后我就回答说“你快给我变成流星!”
梶裕贵:啊哈哈哈!好恶劣!好恶劣!
杉田智和:等会儿回去之后搞不好圣埃克在梦里显灵,要骑到我身上来了。
梶裕贵:哈哈哈。听起来好像你想被他骑似的。
杉田智和:嘴里骂着一边“你这家伙怎么搞的啊?”一边来堵截我。
梶裕贵:人家安东尼•圣埃克苏佩里是个很稳重的人,一定。
杉田智和:是呢,不会骑到人家身上去的对吧。
梶裕贵:不会的。
杉田智和:不会开着飞机撞进我家里来吧?
梶裕贵:不会的。
杉田智和:端着机关枪抵着我的脑袋……
梶裕贵:请不要妄想了!
杉田智和:好厉害的那种……
梶裕贵:人家是有梦的人。
杉田智和:对不起。
梶裕贵:是这样哦。
杉田智和:对不起。
梶裕贵:我们也应该,向圣埃克苏佩里的心灵学习,成为更纯粹……
杉田智和:是啊。“我要用针把你扎成马蜂窝!”
梶裕贵:喂,别恶搞了啦。哈哈。
杉田智和:“大家好,大家好,大家好”。
梶裕贵:这Talk能用吗?没关系吧?
杉田智和:是我不好。
梶裕贵:哈哈哈。接下来……
杉田智和:接下来……“小王子旅行经过了各种各样的星球,请问二位现在想去哪里、哪个国家旅游?星球也可以。”
梶裕贵:哦……
杉田智和:对,有没有?
梶裕贵:我的话……有好多想去的地方。
杉田智和:哪里?
梶裕贵:圣家族大教堂(西班牙巴塞罗那),首先。
杉田智和:哦哦哦哦,哦!
梶裕贵:还有圣米歇尔山(法国诺曼底和布列塔尼间)。
杉田智和:哦!
梶裕贵:卡帕多奇亚(土耳其中部)。
杉田智和:哦哦哦。
梶裕贵:怎么说呢,我很喜欢这一类的地方。
杉田智和:遗迹啊,自然形成的文化遗产啊什么的?
梶裕贵:是。那些生机勃勃的城市,当然有人工的成分,我也挺喜欢的。怎么说呢,这种人工的东西我也喜欢。
杉田智和:类似神祇那样的东西……建筑物吧?
梶裕贵:啊……算是跟神祇相关吧。
杉田智和:要分类的话。
梶裕贵:教堂之类的地方……嗯。对,我喜欢那种类型的。真的,很想去旅行。
杉田智和:旅行。
梶裕贵:想出去旅行。
杉田智和:旅行。哦~
梶裕贵:想去看看的地方真的有好多好多。我对世界…对海外特别有兴趣,不过没出去过。
杉田智和:啊,没出过国啊?
梶裕贵:是啊。最近就想出国玩玩。
杉田智和:做我们这一行的,偶尔会有机会出国。
梶裕贵:偶尔是会有呢。
杉田智和:我开始做这个工作以后也有去过国外哦。
梶裕贵:哦,去了哪里?是去做什么工作?
杉田智和:第一次是因为一个活动去了台湾。
梶裕贵:台湾?
杉田智和:台湾。
梶裕贵:怎么样?料理好吃吗?
杉田智和:啊去之前一直担心国外好可怕好可怕。
梶裕贵:哦~也是呢,有成见呢。
杉田智和:去了之后发现,啊原来有这样的地方啊!无论如何都想再去一次。
梶裕贵:哦~那到现在为止都去过哪些国家?
杉田智和:呃……今年,什么时候结束的说不定网站上有写。我今年是和我们事务所的关智一一起去韩国参加活动。
梶裕贵:哦!
杉田智和:这是我第二次出国。
梶裕贵:哦哦,韩国。
杉田智和:呀……最初去的台湾印象最深刻。
梶裕贵:非常好。
杉田智和:好得不得了!
梶裕贵:哦~
杉田智和:什么东西都好吃。
梶裕贵:台湾给人是一种什么感觉呢?我一时好像想象不出。
杉田智和:非常安稳的感觉。
梶裕贵:哦~
杉田智和:怎么说呢,让我产生一种错觉,好像是回到了我故乡琦玉县的乡村一样。
梶裕贵:呵……景色那么叫人怀念吗?
杉田智和:因为非常安稳,安静。
梶裕贵:咦~
杉田智和:大家好像,怎么说呢,都不那么贪欲,很善良很温柔。
梶裕贵:哦~不那么咄咄逼人。
杉田智和:对就是这样。
梶裕贵:哦~确实。然后就是韩国是吗?
杉田智和:是的。
梶裕贵:欧洲怎么样?
杉田智和:欧洲?欧洲啊……觉得很难抽得出时间去啊。
梶裕贵:是哦,现在的话不多玩个几天也许也玩不尽兴。
杉田智和:不过东西绝对好吃吧,像意大利啊什么的地方对吧?
梶裕贵:啊~是啊。哦,法国也是,法国才是……法国的话题,法国的人对吧。法国怎么样呢?
杉田智和:法国。
梶裕贵:法国。有一种高级的感觉。
杉田智和:怎么说呢,法国的印象是什么样的呢?
梶裕贵:还是料理吧?
杉田智和:哦~
梶裕贵:法国料理。
杉田智和:会倒好多调味酱的国家。
梶裕贵:哈哈,口味很重的感觉吗?
杉田智和:也不是,感觉他们就是用基本调味料来调味的吧。
梶裕贵:哦~你很了解法国嘛。
杉田智和:没有没有,我就会看一些料理漫画。
梶裕贵:啊哈哈,从那里得来的知识对吗?
杉田智和:还有德国的知识全都是从柿子那里听来的。
梶裕贵:哈哈。
杉田智和:“信我的没错”,这样。
梶裕贵:不过都是正确的信息哦。人家就在那里生活过嘛。
杉田智和:接下来……这样可以了吧?
梶裕贵:怎么样呢。
杉田智和:差不多结束了吧。
梶裕贵:结束掉吗?
杉田智和:是是是。那么最后“请对fans们说两句”。我先来?那小王子先?
梶裕贵:我先来吧。
杉田智和:那梶君开始,好。
梶裕贵:好。嗯……收在本篇后面的Talk里我也有说到一点。像这样,包括《小王子》在内,有数量庞大的优秀文学作品、在历史上留下痕迹的作品。这样的作品,我长大之后能够有幸出演,而且像现在这样录制成CD,让那些没读过书的朋友们也有机会能听到,我觉得真的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能参与这部作品的演出我真的非常高兴。听到要自己去演的时候,心里就想:太好了,终于能演了!这样。在这里面《小王子》这部作品,呃……我有过,像障碍很大啊、压力很大啊之类形形色色的担心,而且各位听众的心目中肯定也有属于自己的小王子的形象,但我努力演了属于我的风格的小王子,有些不可思议,但还是很柔和的小王子,如果大家也能有这种感觉那就太好了。请大家一定一定要多多听,希望大家能够体会到《小王子》真正的魅力。敬请欣赏。谢谢大家。接着,杉田桑。
杉田智和:大家好,我是演“我”的杉田。嗯……我想反而可能有朋友是通过这部DRAMA CD才知道有《小王子》这部作品的。
梶裕贵:哦~是哦,可能有。是。
杉田智和:然后呢,书的话,原作的书也有许多版本。
梶裕贵:是呢。
杉田智和:其实根据出版社的不同会有一些地方不同。
梶裕贵:翻译啊什么的不同……
杉田智和:对对对。是的。从这个意义上讲呢,如果大家书也能阅读一下的话就更好了。
梶裕贵:双倍的享受。
杉田智和:对对对。还有像我一开始所说的,以《小王子》为底本创作的其他艺术形式的作品其他也有很多。
梶裕贵:是是是,有的有的。
杉田智和:在这方面的作品也去欣赏一下……
梶裕贵:带着兴趣……对。
杉田智和:也许也能体会到其中的乐趣吧。
梶裕贵:真好。
杉田智和:《小王子》这么长时间以来为世人所钟爱的原因,我今天也深深地体会到了。那么,各位,如果有星星的指引的话……说不定真有呢。
梶裕贵:对。
杉田智和:听完这个TALK之后再听一遍CD也无妨啊。
梶裕贵:对,请用心去感觉。
杉田智和:对,那么全部《小王子》二人FREE TALK就到此结束了!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8 | 2018/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