獣たちの…妄執。

獣たちの…妄執。

価格:4935円(税込)
【発売日】2009年9月18日
愛しています。たった一つの、私の輝(ひかり)--。
昼に見せる、熱きビジネスの戦い。夜に見せる、ピュアでアダルトな恋愛模様。

大企業藤堂グループの御曹司・藤堂一輝は、グループの敏腕秘書であり、一輝のお世話係でもある西條千春と恋人の仲。心も体も深く愛し合う2人にとって、何も怖いものは無いかに見えた。ところがある日、藤堂グループに『千春がグループの乗っ取りを企てている』という怪文書が届く。その差出人は、千春が隠してきた過去と深い関係のある人物だった……。千春の過去が暴かれたとき、2人の仲は最大の危機を迎える―――。

企業というフィールドの中で、時に火花を散らし、時に愛に翻弄されてゆく男たち。藤崎こう原作の大人気コミックス「獣」シリーズ、ドラマCD続編がついに発売決定! シリーズコミックス「獣は愛で、癒される。」「溺れる獣の恋人。」の内容を2枚組で収録予定。大郷×カオルも登場! 千春×一輝の獣のようにキケンでピュアなドラマティック・ラブ!!
■2枚組

【出演】
藤堂一輝:森久保祥太郎
西條千春:小杉十郎太
大郷幹壽:小西克幸
桐嶋カオル:緑川光
イアン・エヴァンス:三木眞一郎
真田学:寺島拓篤
陣:黒田崇矢
レオ:乃村健次
ジョン:杉山紀彰 (他)

【初回封入特典】
オリジナルイラストカード【在庫有】

翻译:wxzr 三月兔 ネタマナー clampyukito
特典CD:kirina
校对:laimu

Disc01

Track 01

西条千春:捷隆公司开始行动了吗……(捷隆公司……社长……)
藤堂一辉:薰那家伙,我才不管他是主任还是什么,还真是会彻底地使唤人啊。
( 桐嶋薰:那份资料下午要用,给我事先整理好。还要把跟我们有来往的客户公司的特征都记住,否则有需要的时候还要一一说明太麻烦了。另外……)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现在我的工作都要人家教我,要跟上别人的节奏已经很吃力了。
纯:第一秘书室管理部,我没记错吧?我觉得在那一课工作,能跟得上已经很了不起了。是吧,轰次郎。
藤堂一辉:嗯?
纯:我们彼此都是打工一族,真是辛苦呢。
藤堂一辉:你为什么会知道我?
纯:我听到女职员们的讨论,说是连正式员工都进不去的部门,竟然进来一个兼职的大学生。
藤堂一辉:你是谁?
纯:呵呵,正如你所见,我是常在贵公司走动的服务商 —— 小纯。
女职员甲:是西条先生!啊,果然很出色。
女职员乙:听说他业绩又涨了。好厉害喔!还有传闻说他是下任社长呢。
藤堂一辉:(咳……他还是一样很有迫力,一在公司就让人感觉到实力上的差距。)
纯:彻底地被人远远围观了,大家都难以轻易地接近他 —— 这个第一秘书室室长大人。
藤堂一辉:室长的事情你也知道啊?
纯:那个西条千春大人,即使是其他公司的人也知道的吧。因为他很显眼。
藤堂一辉:嗯,说的也是。
纯:私下告诉你,听说公司的女职员里有一半都跟他睡过。
藤堂一辉:咳咳咳……!
纯:呵呵呵,开玩笑的啦。就是说,能传出这种传言,说明他 “ 那方面 ” 似乎也很厉害。就连身为男人的我,都觉得如果是那个人的话,就算被他上也无所谓。
藤堂一辉:啊?!
纯:我都说是开玩笑的啦。也就是说,他是如此的有吸引力。不过,人家不是 传 说 他有 性感的美女 做 恋人了吗?大家都认为他有对象了。
藤堂一辉:哼~
桐嶋薰:轰!你要休息到什么时候?
藤堂一辉:啊,糟了!
桐嶋薰:你在干嘛呢?
藤堂一辉:不是,是这个家伙罗罗嗦嗦的……咦?不见了?刚刚有个莫名其妙的男人在这里……
桐嶋薰:莫名其妙的……你啊,虽然有警戒心,但是某些方面真的是很没防备。你要稍微保留一些自觉啊。
藤堂一辉:你想说什么?
桐嶋薰:你可别忘了,你是我们藤堂集团的贵公子喔,藤堂一辉 君 。
藤堂一辉:……!
桐嶋薰:好了,走吧。
藤堂一辉:(没错,我在公司里使用假名,隐藏了自己的真实身份。知道这件事的人,只有主任 —— 薰和他的上司,也就是室长 —— 西条千春 —— 12年间一直负责教育指导我的男人,而现在是……我的恋人。)

藤堂一辉:啊!全部……进去。嗯……啊,千春,等一下……
西条千春: 抱歉 ,我好像有点性急,弄疼你了吗?
藤堂一辉:不是的,我没事。(跟男人XX,这种事情我以前连想都没有想过。所以,对这种变化不知所措。)
西条千春:真的没事吗?
藤堂一辉:嗯。你啊,太 在乎我 了。
西条千春:因为我唯独不想被你讨厌。
藤堂一辉:呵呵,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会讨厌你?
西条千春:在跟你分开的时间里,我总是会觉得不安。唯有像这样,跟你合为一体的时候……嗯……才最让我感到安心。
藤堂一辉:嗯,啊……(最近,真的,很不妙……)千、千春 ……
西条千春:我们……继续做下去吧……
藤堂一辉:嗯。啊……嗯……唔……(我自己也是,千春这样跟我缠绵的时候也是我最安心的时候。是从那时开始的吗?我变得能够感觉到 “ 安心 ” …… )
(西条千春:一辉少爷,你在那里做什么?
藤堂一辉:谁都……谁都不在了。妈妈、爸爸、大哥,大家都丢下我不管了。
西条千春:没事的, 从今往后,我会陪在你身边。好吗?)
藤堂一辉:(从千春来担当我的教育负责人开始,我才变得不再是一个人。)

藤堂一辉:【鼾声】
西条千春:一辉……【电话振铃】喂,我是西条。社长,这么一大早打来,有什么事情吗?
藤堂社长:不好意思,你今早上班以后就立即到社长室来一趟。把一辉也一起带过来。
西条千春:知道了。

藤堂一辉:老爸,你能不能别再把我叫到这个社长室来了?我在公司的身份只是个兼职的工读生。这种人竟然能够进出社长室,不是很奇怪吗?
藤堂社长: 噢 ,说的也是 啊 !抱歉,抱歉。
藤堂一辉:(根本就没在真心觉得抱歉。他就是这种人……)
藤堂社长:你兼职做得怎么样?听说你是用假名在做兼职,还是一样别出心裁的想法。有好好地工作吗?
藤堂一辉:马马虎虎。
藤堂社长:我想也是。
藤堂一辉:……!
西条千春:一辉少爷的工作表现得非常的熟练。
藤堂社长:要跟你的成果比起来的话,一辉就像是到公司来玩的。不过,要拿来跟千春相比较的话,大概也有点苛刻了。
藤堂一辉:……
藤堂社长:千春的长年业绩都是非常漂亮的。他的活跃表现可是走到哪儿就被众人夸到哪儿。不过当中也有人对我说了些不太中听的话。
西条千春:那真是……不好意思。
藤堂社长:所以呢,有一封这样的信寄到了我这里。千春,你看看。内容很有意思喔 —— 写的是,西条千春企图搞垮并篡夺藤堂集团。
西条千春:哦……
藤堂一辉:那是什么?!简直是胡说八道!是谁寄来那种东西的!?
藤堂社长:好了好了,你冷静一点。虽然不清楚寄信人是谁,但无非是想要扰乱本公司的步调吧。千春,你有什么线索吗?
西条千春:没有。总之,我先去调查看看。那么,我先告辞了。
藤堂社长:嗯。
【关门】
藤堂社长:伤脑筋,表面上抵抗千春的人倒是没有,但他毕竟是树敌众多的男人。
藤堂一辉:你说千春?
藤堂社长:没错。他可是有名的处事方式危险的男人喔。
藤堂一辉: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听不懂。
藤堂社长:你是被千春教大的,不知道也是理所当然的。
藤堂一辉:老爸,难道你对千春担任我的教育负责人有什么意见吗?
藤堂社长:怎么可能有意见呢?对于千春能来担任你的教育负责人,我很感激。这是真话。
藤堂一辉:既然这样……
藤堂社长:但是,如果你正式进入公司,就会重新认识到那个男人的各个方面。
藤堂一辉:咦?
藤堂社长:重新认识到 —— 西条千春究竟是个怎样的男人。

纯:接下来, 我先回捷隆吧……

藤堂一辉:(真烦,睡不着。老爸那家伙,明明一点也不了解千春,竟然说他的坏话。 “ 千春是个 什么人 ” ?这种问题……当然是我的恋人啊!)
西条千春:收到你的报告了,辛苦了。【挂电话】
藤堂一辉:(千春每天都来这里,但是只在做过的那些天才会留下过夜。因为他是个 认真 的男人。)
【开门】
藤堂一辉:千春……
西条千春:不好意思,吵醒你了吗?
西条千春:因为那封匿名信,我的工作量又增加了。
藤堂一辉:(看这样子,我要是睡着的话,他肯定要回去的吧。)偏偏就是在这种日子……
西条千春:你睡不着吗?
藤堂一辉:是啊。你要是狠狠地跟我XX的话,说不定我就可以马上睡着哦。
西条千春:真是坏孩子。不要那么轻易地挑逗我,因为我会踩不住刹车的。
藤堂一辉:嗯……(不妙,好像已经要立起来了。)这样下去,我会忘记怎么跟女人XX了。
西条千春:不行,我不想再让其他人碰触到你的肌肤。
藤堂一辉:当然咯。(可以 和我做的人 只有千春一个。)啊!啊啊……(每次XX,感觉都会 更好 )啊……啊……啊! 你啊,刚刚不是才去了吗?怎么又……? 你快 ……拔出来了啦。
西条千春:对不起,今天……让我……呆在你身体里再久一点……
藤堂一辉:啊!啊……呀!知道了,千春……能不能等一下……再动……太激烈了……慢一点。(我……有一天会不会坏掉啊?)
西条千春:我会温柔一点的,所以请不要……拒绝我。
藤堂一辉:嗯。(千春带给我的快感……太强烈了。)


Track 02

藤堂一辉:(已经变成跟男人做很有感觉的身体了……也因此好好地睡了一觉。幸好打工是下午才开始。)哈啊~~千春还真厉害,一直XX到早上,竟然只冲了个澡就直接去公司上班了。
【电话铃声】
藤堂一辉:嗯?【接电话】干嘛啊,老爸。……什么?

桐嶋薰:这个要拜托第二秘书的女士吗?
秘书:那么我这就跟第二秘书联系。这边……!
桐嶋薰:难怪我觉得空气突然紧张了起来,原来是你,西条室长。真少见呢,你竟然会亲自过来这边。
西条千春:那个人怎么了?今天他是下午打工,应该已经来到这里了。
桐嶋薰:咦?你 居然 不知道吗?他来过电话,说是今天要请假。我心想原因应该问你就知道了,所以也没仔细问他。
西条千春:……

藤堂社长:一辉还很不成熟,让我伤透脑筋。
宴会客人:哪里哪里,不是很出色的公子吗?
藤堂一辉:(老爸那家伙,突然把我叫到这种宴会来……)
(藤堂一辉:公司里的人也会出席吧?我是社长的儿子这件事,不是会曝光吗?
藤堂社长:这次的招待会,来的只有我的直属部下。他们口风很紧,不用担心。差不多是时候该把你介绍给各界的干部了,如果你将来要做社长的话,这种事情是最起码的。现在已经算晚的了。因为千春总说还早,一直推掉这种事,所以现在怪你也没用。
藤堂一辉:那我跟千春商量过后再答复你。
藤堂社长:不要把我交代你的事情都跟千春商量,你自己来决定。如果你觉得自己已经不是 “ 小孩子 ” 了的话。
藤堂一辉: 他总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让我不甘心的是我没法反驳他。)
服务生(纯):需要饮料吗?
藤堂一辉:嗯?(那个家伙!不是那个什么 “ 公司的服务商 —— 小纯 ” 吗?为什么他会在这里?另一份兼职吗?)
纯:好的。那么,我这就去把您要的饮料给您送来。
太阳镜大叔:嗯。
藤堂一辉:(跟纯说话的那个戴太阳眼镜的大叔,好强的压迫感。哇!往这边来了!)
职员甲:喂, 是 敌对公司的头头嘛 。
职员乙:以前两家势均力敌,最近是藤堂集团的势头更劲些。
宴会客人:那……那么,藤堂社长,我先过那边……
藤堂一辉:(咦?刚才围在老爸身边的人都散了?)
太阳镜大叔:哎呀,真不愧是藤堂社长。不管是艾凡斯公司还是马吉利公司,我公司一旦开始要拉对方的生意,总是被贵公司后来居上,完全地抢了过去。
藤堂社长:有这种事吗?我不清楚哎。因为这些事情我全都交给一个……你也很熟悉的男人去做。
太阳镜大叔:西条千春吗?居然会采用那种男人,你也真让我吃惊。不过看来,似乎你把他驯服得很好。
藤堂一辉:(什么啊,这个大叔!)
藤堂社长:我可没有驯服过千春,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前,我都只是任由他去罢了。
太阳镜大叔: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是个乱来的社长。
藤堂社长:多谢夸奖。
藤堂一辉:(这个家伙,感觉超差……)
太阳镜大叔:那么,这边这位就是……藤堂一辉君,是吧?
藤堂一辉:……是。
太阳镜大叔:初次见面,我是捷隆公司的社长,里奥 西条。
藤堂一辉:西条?!
里奥 西条:我是西条千春的父亲。
藤堂一辉:啊?!(但是,千春说他没有父母……)
里奥 西条:前些天送到贵公司的文件,不知道可曾过目?
藤堂社长:哦……
藤堂一辉:啊!那是你……
里奥 西条:是的。在这里见到你真是太好了。其实那个文件还有下文,这个也请你务必看过。还 想 请你更多的了解那个男人的事情呢。下次见面的时候,还有其他更多关于他的事情可以告诉你哦。
藤堂一辉: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嗯?!
藤堂社长:一辉,怎么了?
藤堂一辉:老爸,那个大叔,真的是千春的老爸吗?
藤堂社长:是的。
藤堂一辉 :我先回去了。
藤堂社长:千春不想让一辉走上社交界的理由,大概就是担心一辉会跟他父亲碰面吧。但是不管是迟是早,这是都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藤堂一辉:(千春在短信里说,他已经回到这间公寓里了。)必须要问一问千春才行。千春!
西条千春:今天你好像没去公司。到哪儿去了?
藤堂一辉:跟老头一起去参加接待会了。
西条千春:为什么 , 没有跟我商量?
藤堂一辉:我碰到了你父亲。
西条千春: …… !
藤堂一辉:他还递给我这种东西。你看看。
(里奥 西条:西条千春是一个想要摧毁自己亲生父亲的公司的可怕男人。为了达到此目的,他潜入竞争对手的公司 —— 藤堂集团,企图霸占该公司。现在甚至已经爬到了成为社长左右手的地位。为了 得到 社长 的信任 ,担任了社长儿子的教育负责人。他非常巧妙地利用了社长的儿子……)
西条千春:……
藤堂一辉:千春,你有话要说吧?
西条千春:没有。
藤堂一辉:没有……?
西条千春:既然那个男人已经出现在你面前,我已经没有什么好反驳的了。
藤堂一辉:一定是哪里搞错了吧?
西条千春:这是真的,我利用了你。
藤堂一辉:(小时候,我最讨厌那些为了 讨好 老爸而接近我的大人。)
(男人甲:哼,真是个难相处的小孩。要不是因为他是社长的儿子,我才不会理这种小孩!
男人乙:嘘,会被他听见的。
藤堂一辉:反正我就是大家讨厌的对象。)
藤堂一辉:(难道说千春也跟他们一样吗?)千春,等一下,我还什么都没问……!
西条千春:因为我知道,你早就非常讨厌这种人了。
藤堂一辉:啊……!(但是,你至少也可以说,这是骗人的啊……)千春!!!

(里奥 西条:我是西条千春的父亲。
西条千春:是真的,我利用了你。)
藤堂一辉:啊!梦?……千春?……不在。这是现实……(从那以后,千春一直没有来这里。这是当然的吧……)睡得很浅,一睡下去很快就会做梦。【起身】去宾馆住吧。在这张床上,反倒更难睡着。
(藤堂一辉:啊……啊啊……
西条千春:啊……唔……)
藤堂一辉:(切!因为这是我跟千春在上面做了很多次的床。全身上下都已经渗入了他的气味,事到如今才被说是利用什么的,未免太悲惨了吧……)
(藤堂一辉:千春,要一直在一起喔!
西条千春:是,一辉少爷。)
藤堂一辉:(我们这12年算什么啊?我现在还是无法相信。为什么,千春……为什么啊!……不能再想了。再想下去,我会变得不正常。我会被撕成碎片……)

男社员甲:轰,德国R.R.B公司的资料收集如果很辛苦的话,我帮你吧。
藤堂一辉:那个的话,我已经收集好了。现在我正准备拿去事业部。
男社员甲:哦……那就好……真不愧是你,总是那么高效率。
藤堂一辉:因为只是单纯的操作而已。
男社员甲:哦,这样啊……
藤堂一辉:我赶时间,先走了。
男社员甲:最近他是怎么了?
男社员乙:因为比平时情绪低调些,反倒让人觉得很有迫力呢。

藤堂社长:总之,我暂且收下你的辞呈。你还是一样做事这么突然。不过在现在手头上的工作告一段落之前,还请你好好地工作。这样没关系吧?
西条千春:知道了。那么我先告辞了。
藤堂社长:千春,你辞掉这里之后打算干嘛?
西条千春:我认为我没有回答的义务。
藤堂社长:(如果可以的话,我真不想跟他敌对。看来只能顺其自然了。从让千春进入公司的时候开始,我就已经有心理准备了。千春利用我,我则利用他。彼此半斤八两。但是在对待一辉这件事上,倒是非常不像他的行事作风。就算是利用了一辉这件事被暴露,应该也不至于自动辞职。起码我所知道 “ 西条千春 ” 是这样的男人。)

西条千春: …… !(一辉……)
藤堂一辉:千春……!(也用不着无视我吧……糟糕,我快要哭出来了。)
纯:轰,你在干嘛呢?文件散了一地,还这么呆站着。
藤堂一辉:是你啊?
纯:你没事吧?脸色很差哦。
藤堂一辉:没什么。
纯:我帮你捡吧。
桐嶋薰:能不能请你不要碰那个文件?轰,你在这种地方干什么?这份文件要马上用了,必须快点拿去。
藤堂一辉:对,对不起。
桐嶋薰:你明白就好。另外,那边那一位是谁?
纯:我吗?我只是个跟贵公司有往来的服务商 —— 小纯。
桐嶋薰:这层楼是禁止一般服务商进入的,按规定货物应该是交到专用接待处的吧。
纯:是这样哦!这家公司太大了,所以马上就会迷路。那我立刻离开。
桐嶋薰:对现在的你……要提危机感什么的,看来也是没用。
藤堂一辉:什么啊?
桐嶋薰:不要轻易让外部人员接触公司资料!要是情报泄漏的话怎么办?
藤堂一辉:你是说那家伙是间谍?!
桐嶋薰:这个嘛,可能也只是个真正的服务商。但是这种事情可说不定。
藤堂一辉:(对了,那家伙,在前几天的那个招待会上也出现了。应该没那么巧找到的都是跟藤堂集团有关系的兼职打工机会的。那个时候,也有过跟捷隆公司社长瞬间的接触。我可能真的很疏忽!竟然没有丝毫的危机感,我真是……千春的事也是这样,一直以来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我又很害怕去问他……)
桐嶋薰:你消沉的原因是千春的辞呈吗?
藤堂一辉:咦?!
桐嶋薰:你也不知道吗?
藤堂一辉:……嗯。(我连该怎么办都不愿意去想,千春竟然已经往前迈了出去……留下我一个人,太狡猾了。)
桐嶋薰:真是的,你们这是怎么了?从社长那里听说的时候真是吓了一跳。社长也没告诉我原因,去问他本人也只是被他无视。我想你的话应该会知道吧。
藤堂一辉:可能是因为这个吧 —— 这是他老爸给我的。
桐嶋薰:嗯?
藤堂一辉:你怎么看?内容的真伪。
桐嶋薰:大概是真的。虽然对你来说是不太愿意相信的内容。
藤堂一辉:这样啊……
桐嶋薰:他跟他父亲之间的争执还在继续啊?这倒也是呢。
藤堂一辉:什么啊?你知道些什么吗?
桐嶋薰:不好意思。千春没有对你说的事情,我是不能告诉你的。如果被他知道是我告诉你的,那个后果可是很可怕的。
藤堂一辉:大家都害怕千春而不敢对我说任何事。
桐嶋薰:不怕他的人也只有你了。
藤堂一辉:但是他却不肯告诉我实情。 ( 到底什么是谎言什么是现实,我已经变得不明白了。这世上最不可信任的,就是那些要利用我的大人 —— 这是从小时候就开始束缚我的咒语。如果告诉我,千春跟那些人一样,我的思考会停止。明明有话要问千春,但是我又不敢问……)
桐嶋薰:没办法,这份文件我去送。你就当作转换一下心情,出去采购吧。现在也是管理部的那些人 饿肚子 的时间了。
藤堂一辉:知道了。
桐嶋薰:(叔父究竟在想些什么?做这种多余的事。对我来说,千春跟一辉分手这种事,就连想象都觉得很恐怖。)

便利店员:谢谢光临!
藤堂一辉:(全身黑衣的一群男人……)
黑衣人:藤堂一辉先生,对吧?
藤堂一辉:你们是什么人?
黑衣人:西条社长想见你。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藤堂一辉:(那个家伙?……那个溷蛋!)我如果说我拒绝的话……
黑衣人:即使要用武力……
藤堂一辉:这不就是所谓的绑架吗?
纯:喂!你们这帮人,在干什么?喂,轰。过来这边!(嗯?!他竟然故意甩开我?)糟糕!别开玩笑了,臭小子!
【摩托车引擎声】

西条千春:(一想到辞掉公司之后的情况,对自己就越来越腻味。)
桐嶋薰:突然来访,打扰了。
西条千春:谁说你可以进来了?
桐嶋薰:我本以为你会有什么线索,才过来找你。看样子,是一点消息也还没有呢。
西条千春:什么事?
桐嶋薰:我让一辉出去采购,但是他没有回来。我跟店家确认过情况,店家说他确实是到过店里,但是在店门口似乎被一群穿黑衣的男人围住,等店员注意到的时候,一辉跟那些黑衣人都不见了。我已经打了他的手机很多次,但是都没有接。一辉失踪了!


Track 03

里奥 西条:一副想要发牢骚的表情嘛。
藤堂一辉:拜你所赐,一切都被弄得一团糟。现在即使对你发牢骚……(虽然想抱怨两句,但是看到这家伙的脸,也只是让我火大。真是不该来!我来,也许只是想从认识千春的人口中问出些什么罢了。)
里奥 西条:哼,跟我所受到的侮辱比起来,你这根本算不了什么。我为了摧毁藤堂集团培育起来的儿子,竟然担任了藤堂的儿子的教育负责人!而那个儿子就是你。所以我一直想跟你好好地谈一次话。
藤堂一辉:我拒绝!我在被差遣的过程中就被你们给带过来了,是时候该回公司复命了。
里奥 西条:哎呀呀,这还真是……
藤堂一辉:什么啊?
里奥 西条:我还不知道,社长大人的公子,竟然还被当作打杂的摆布。千春教出来的孩子,竟然是这副德行,藤堂社长还真是可怜。
藤堂一辉:你想说什么?
里奥 西条:我本来对你的能力还抱有一点畏惧,看来也是我高估你了。千春的指导也不太行嘛。
藤堂一辉:(搞什么嘛,这家伙!真是不爽!)
里奥 西条:诡计被曝光了,公司里大概也呆不下去了吧,千春这回可失策了,哼哼。
藤堂一辉:亲生儿子明明正遭遇困境,你看上去却很高兴。
里奥 西条:那是当然的。自己的儿子充当藤堂的走狗这一耻辱终于得到因果报应了。
藤堂一辉:(真是火大!)不许侮辱千春,你这个臭大叔!
【挥棒声】
藤堂一辉:你想干什么?
里奥 西条:你那纹丝不动的姿态、反抗的眼神,简直就像看到了过去的千春,真是让我不愉快!你还没被好好地管教过。我这就亲自来纠正你的品行。
藤堂一辉:要管教人家也不需要手杖吧?
里奥 西条:对于那些反抗的孩子当然要施以铁拳。千春就是在多亏了这种棍棒教育,才具备了现在的能力。唯一的缺点就是至今没有将他那个爱抵抗的脾气改过来。
藤堂一辉:……!
里奥 西条:不管我怎么打他,他既不会道歉、也不会哭,只是一直瞪着我,真是个不可爱的孩子。
藤堂一辉:(千春小时候,一直遭受这种对待吗?不可原谅!)你,真是个糟糕透顶的父亲!
里奥 西条:你说什么?
藤堂一辉:(算我幸运,早早的就遇到了千春。但是,千春却……)就让我尝尝吧,你过去对千春进行的所谓"管教"!
里奥 西条:算你有胆!
【击打声】
西条千春:我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一辉!
藤堂一辉:千春!
里奥 西条:你明明是利用他的人,还说得出这种话?你这个伪善者!你还记得这个吧?
藤堂一辉:……!
里奥 西条:弄瞎了我的一只眼睛,还弄断了我几根肋骨,跑出了家。你这个忘恩负义之人!。
西条千春:那又怎么样?就那么点事。
里奥 西条:你之所以不被人送到少年管教所,还不是多亏了我。
西条千春:你那样做只是为了照顾自己的面子吧?因为惧怕我而避开我、把我赶出家门。你居然不记得这一点了,还大大方方地出现在我面前。事到如今,你还想怎么样?
里奥 西条:我可是你的亲生父亲。你现在的能力是拜谁所赐才学到手的?
西条千春:没错,我从你身上彻底学到了对人的疑心以及憎恨。所以我对你没有一丝的谢意。
里奥 西条:哼,就算现在这样逞强,你在藤堂集团也呆不长久了。要是你对至今的所作所为进行道歉的话,我倒是可以网开一面让你进入我们公司,来当我的部下。下跪吧!
藤堂一辉:你这家伙!【击打声】
里奥 西条:唔!
西条千春:一辉……!!
藤堂一辉:你在得意洋洋地说些什么?!千春是绝对不会回到你这里来的!你做梦吧!!! 千春,我们走。在这种地方再呆下去,心情都会变差。
里奥 西条:……是吗?我是在做梦吗?他绝不会再回来了……吗?

西条千春:那我这就告辞了。……一辉!
藤堂一辉:……对不起!
西条千春:为什么你要道歉?
藤堂一辉:因为,我对于你在遇到我之前的经历一点都不了解……我被你所拯救……但是,你小时候,却一直是……自己一个人奋战……对吧?事情……不该是这样的……不该是……这样的!(我因为遇到了他,所以变得会哭了。但是千春,却不能够哭。)
西条千春:我是个理所当然会被你讨厌的人。我没有你所想象的那种价值。
藤堂一辉:你利用了我,是吧?是为了打败那个老头吗?
西条千春:……是的。
藤堂一辉:那,我原谅你。如果你是为了金钱或者是地位而利用我的话,我绝不原谅。但你是为了复仇。只要是合法的事情,随便你做什么都行。因为我也很不爽那个老头子!(让我挂心的只有一件事……)你为什么不早一点打败他?你应该早已经成为藤堂的一把手了吧?
西条千春:因为发生了自己也想象不到的事情,所以就没有做到。
藤堂一辉:那是什么事?
西条千春:因为我爱上了……一辉。
藤堂一辉:……!
西条千春:因为我变得……会把你的幸福放在第一位来考虑。
藤堂一辉:我问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西条千春:在我见到你之后大概一年左右……从那以后,一直……
藤堂一辉:太好了……我一直没有自信确认你的感情,我觉得自己好丢脸!
西条千春:那是当然的。因为你从小就总是被人利用、被人伤害,所以总是自然地想到自己会被拒绝。而且,不管是什么理由,我是为了要利用你才接近你,这是事实。
藤堂一辉:你一直这样自责吗?
西条千春:什么时候被你讨厌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我是个无可救药的男人。
藤堂一辉:我不在意。而且,如果不是因为那个事实,我跟你也不会相识。难道说你后悔跟我相识吗?
西条千春:不,我很感激。
藤堂一辉:(这一次,我认识到了之前所不知道的千春的方方面面,但是,我现在知道了,真是太好了。)

藤堂一辉:啊……啊……嗯(跟平时一样,千春又在紧紧地抓住我了。虽然比平时还要执拗,但这也许正是不安的一种表现。但是我对这个行为还是有点无法接受!)
西条千春:一辉,你要干嘛?!
藤堂一辉:啰嗦,净是你在……我也想要你啊。
西条千春:哎……?啊……
藤堂一辉:嗯……(只会仇恨人的千春,爱上了我。)
西条千春:一辉!
藤堂一辉:嗯……嗯……啊!(真不可思议!千春看上去好脆弱,好让人怜爱……)
西条千春:唔……嗯…
藤堂一辉:呃…啊…(但是人们一定还是跟以前一样,觉得千春"很恐怖"……吧?)

【鸟鸣】
西条千春:(真是个了不起的人,他真的接受了我的全部。我不自觉地向他寻求了依赖……)
【电话振铃】
西条千春:什么事,纯?
纯:有话向你报告,捷隆公司的社长今天要回美国了。
西条千春:这样啊,辛苦你了。
纯:另外,一辉似乎并不需要保镖呢。当他自己坐上车的时候我真是急坏了,如果后来没有联系到你,真不知道后果会怎么样。
西条千春:我绝不会允许第二次失败,记好了!
纯:……明白了。
西条千春:我会把钱汇进原来的那个账户。
纯:谢谢!那我就回到往常的情报收集工作里去了。
西条千春:(虽然要赶快取消辞职报告,但是不是要休息几天呢……不过,我对自己真感到吃惊。)
藤堂一辉:千春……
西条千春:(我竟然想要把他带走软禁起来……)一辉,我爱你!只属于我的,唯一的光辉!


Track 04

女人甲:哎,快看那个人,是不是很帅?
女人乙:真的哎,好帅喔!
伊安 艾凡斯:哎呀呀,真是个漫长的旅程呢~

桐嶋薰:大郷……
大郷干寿:薰,你爱我吗?
桐嶋薰:你觉得我跟任何人都可以在一大清早做这种事吗?
大郷干寿:我没这么想。但是,因为你很受欢迎,所以如果我不好好确认一下你对我的感情,就会觉得不安。
桐嶋薰:要这么说的话,你才比较受欢迎吧?我只有跟特定的人才会做,而你则会看身边有谁就是谁吧?
大郷干寿:……那是过去的事了吧?
桐嶋薰:(不过,我不会否定你那份想要确认的心情。因为我能体会……)
大郷干寿:啊……可恶!你真的很拿手。到底是谁教你的?
桐嶋薰:是一个比我年长的男人。
大郷干寿:别说了!我不想听。
桐嶋薰:(表情真不错!我就是想更多地看到他这种表情。真叫人停不下来!)品尝你的味道就到这里吧,差不多该收尾了,快到出门上班的时间了。
大郷干寿:薰,等等!
桐嶋薰:大郷……
大郷干寿:……啊!

大郷干寿:那么,我的味道怎么样啊?
桐嶋薰:你的味道最棒了!
大郷干寿:……!糟糕,好像又要立起来了。真是的!真没想到,我竟然也会有被人夺去主导权,被随意摆布的这一天……
桐嶋薰:我可无意把主导权让给你。
大郷干寿:好、好,遵命!
【关门】
桐嶋薰:干脆地出门了……(主导权不在我手上可不行,因为我是个招人厌的人。)

桐嶋薰:你先请,大郷专务!
大郷干寿:桐嶋先生,今天是我前往贵公司拜访的日子,还请多多关照。那么我先走了!
桐嶋薰:(我的孩提时期充满了不愉快的回忆,成年自立了以后,也只是含含煳煳地活着。这样的我,现在竟然会结交到恋人,沉溺于恋爱之中。我至今仍不敢相信……)

【短信音】
桐嶋薰:大郷发过来的?
【大郷干寿:今晚不上酒店,而是到我家来,怎么样?要不,去你家也行。你还没有让我到你家去过。让我在你的房里狠狠地抱你!——大郷。】
桐嶋薰:呵呵。
藤堂一辉:真是可怕!
桐嶋薰:你说什么?
藤堂一辉:没什么。千春……不对,西条室长让你到室长办公室去一趟。
桐嶋薰:知道了。

【敲门】
桐嶋薰:打扰了。
伊安 艾凡斯:哟,好久不见了,薰!
桐嶋薰:——伊安?!
伊安 艾凡斯:【抱】嗯,薰的香味。这个触感也久违了。
桐嶋薰:等一下,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西条千春:最近跟我们接触的美国公司,是一家专门生产、销售医用化妆品的相当有价值的公司。因为开始进行产品在日本市场上的销售,要与我们公司进行业务往来。该公司的总经理——伊安 艾凡斯先生,亲自指名要你来负责他们公司的业务。
伊安 艾凡斯:怎么样,薰?
桐嶋薰:我现在负责着别家公司的业务,要我分身再负责贵公司的业务,这种半吊子的事,我很难办到。
西条千春:情况就是这样,您意下如何呢?伊安 艾凡斯先生。
伊安 艾凡斯:真是符合薰的做事风格。好吧,虽然很遗憾,但我接受。那么,就照最初商量的那样,由西条室长来负责本公司的业务,对吧?
西条千春:是的,请多关照!但是,真是意外。您竟然跟桐嶋是旧识!
伊安 艾凡斯:在美国时,我可是得到了薰非常"亲切"的对待。
西条千春:哦?这样啊?那么,就让桐嶋带您参观一下本公司吧?
伊安 艾凡斯:哇哦,那可真是感激不尽。
桐嶋薰:(千春他一定察觉到了,没办法)……明白了。

桐嶋薰:接下来,我带您参观我们的开发部。
伊安 艾凡斯:我问你,薰。
桐嶋薰:什么?
伊安 艾凡斯:那个西条千春,是你的男人吗?
桐嶋薰:请你不要开玩笑!
伊安 艾凡斯:你被猎头挖进这家公司不就是为了那个叫做西条千春的男人吗?
桐嶋薰:哦,那只不过因为我想过来看看这个怪人表哥罢了。
伊安 艾凡斯:表哥?!他是你的……?总觉得是个很有威慑力的男人。甚至让我不由自主地摆出了警备的姿态。你有个危险的亲戚啊。
桐嶋薰:真不愧是伊安,你竟然一眼就看出来了。看穿了他是一个疯狂的男人。
伊安 艾凡斯:那还真是,不留神不行呢。
桐嶋薰:然后呢?你是一个人过来的吗?我没看到你的部下。
伊安 艾凡斯:是啊。因为带着部下这样那样地会很啰嗦。我执意独自前来的。再说,我到日本来的最主要目的……是再次跟你在床上缠绵。
桐嶋薰:我跟你已经结束了。
伊安 艾凡斯:那只不过是因为你回日本,我们的关系才一度中断而已。
桐嶋薰:我记得对你来说,那样的对象多得不得了。
伊安 艾凡斯:我跟你不是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吗?那之后不管我跟谁交往,都没法长久。跟你在一起明明维持了两年之久。
桐嶋薰:我只不过是你众多交往对象中的一个而已。
伊安 艾凡斯:你还是那么冷酷。冷酷到只要求床上的关系而已。跟你共度的夜晚是最棒的,这一点,我一直到分开后才发现。
桐嶋薰:是吗?好了,说不定有人要从电梯出来。能不能请你放手?在公司内,还请你尽量回避多余的接触。
大郷干寿:哎,薰……!嗯?
桐嶋薰:大郷?
伊安 艾凡斯:嗯?
桐嶋薰:……不错的表情。
伊安 艾凡斯:你刚才说什么,薰?……哎哟!
大郷干寿:你对他做了什么?能不能请你注意一下场所?
伊安 艾凡斯:你是谁啊?
桐嶋薰:伊安,他只是认为我被你XX,所以过来解救我罢了。
伊安 艾凡斯:哦,呵呵,那还真是失礼。
大郷干寿:桐嶋先生,这位是你的熟人吗?
桐嶋薰:是啊,他叫伊安 艾凡斯,是美国艾凡斯公司的总经理,也是我过去的一个床伴。
大郷干寿:……!!!
伊安 艾凡斯:薰,对公司的人说得那么白不太好吧?
桐嶋薰:放心,他是不会向外说的。
伊安 艾凡斯:你怎么能断定?
桐嶋薰:因为他是我的恋人。
大郷干寿:……
伊安 艾凡斯:你有恋人?!哦……你是什么人?
大郷干寿:我是马吉利公司的大郷干寿。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跟你见面,艾凡斯总经理。我听到关于你的风风火火的传闻。
伊安.艾凡斯:哦!原来是那个马吉利专务、号称"年轻的狮子"。我倒是听说过你的传闻,在传统守旧的公司还能在27岁的年龄时得到特例的晋升,获得众人的瞩目。但是我有件事无法接受。
大郷干寿:是什么事呢?
伊安 艾凡斯:就是,你居然是薰的恋人这件事。
大郷干寿:我觉得这件事跟你这位"旧床伴"没关系吧?
伊安 艾凡斯:说的是。算了,请不要介意我。我这次来只不过是要跟薰重修旧好。你还是当心自己不要变成"前男友"就好了,小子!
大郷干寿:哼!多谢忠告!
桐嶋薰:(如果是伊安的话,倒是无可挑剔的。)


Track 05

(桐嶋薰:对我而言,恋爱这种麻醉剂带来的就是中毒的副作用,明明不得不去当心的,但是只要它能缓解我的不安,稍稍尝试后便让我停不下来,我还想要更多……)
伊安 艾凡斯:关于这件事啊,薰……
桐嶋薰:我不是说过让你不要在公司摸得这么亲热的吗?
伊安 艾凡斯:为了不暴露我们的关系我也摸其他的男职工,所以不要紧。
桐嶋薰:那只是你想摸吧?
大郷干寿:……
(桐嶋薰:就是这个表情!还想要……)
大郷干寿:桐嶋先生,你好。下午一点有个会谈吧。
桐嶋薰:嗯,待会见。
伊安 艾凡斯:(和之前完全是两个人……)

桐嶋薰:可能会就这样睡着……
大郷干寿:至少也要把绑着我的手的性欲操纵道具给解开吧?
桐嶋薰:哦,绳子啊~
大郷干寿:我说啊,你也偶尔让我好好抱抱嘛。
桐嶋薰:那样的话我两天都起不了床了,不要!明天我还要工作呢。
大郷干寿:我说,薰。
桐嶋薰:你最近变得纠缠了,好了放开我。快点去洗澡吧!
大郷干寿:唉……切,我知道了。
桐嶋薰:最近你看起来不太开心嘛。
大郷干寿:当然的啦,恋人以前的床伴出现了嘛,只要在公司你那家伙就会黏着你。
桐嶋薰:就算见到了伊安,但是在部下的面前也还是面不改色,真不愧是你啊。
大郷干寿:薰你不喜欢不能保持体面的男人吧?之前因为在公司里不分公私让你心情不好,我那时的下场多惨啊。那种事我可再也不会做了。
桐嶋薰:对了,我忘记说了。明晚开始,晚餐别在宾馆里吃了,去外面吃吧?怎么样?
大郷干寿:我没问题,怎么了?
桐嶋薰:伊安说每天都会请客。
大郷干寿:……
桐嶋薰:你要是不愿意的话不来也没关系。我一个人去。
大郷干寿:我也去。
桐嶋薰:(大郷因为嫉妒而愤怒的表情迷人得不行……)
大郷干寿:该死……【冲澡】

大郷干寿: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伊安 艾凡斯:啊哟,大郷君。看你满脸不悦,我做的菜不合胃口么?
大郷干寿:很美味哦,只是,你为什么会住在这里——薰的家里?
伊安 艾凡斯:我擅自登门请求,他可是很爽快地答应了。
大郷干寿:……!!
桐嶋薰:我平时几乎都住在宾馆,反正这儿也空着就答应了。
大郷干寿:说得可真够轻巧的。我可没想到会以这种形式到你家来。
伊安 艾凡斯:你是他男人,本就是这里的常客,偶尔让让我也没什么吧?
大郷干寿:今天是我第一天到薰家来。
伊安 艾凡斯:真的么?!
薰:大郷既不会烧菜又不会收拾床,我们一直都是在宾馆里见面的。
伊安 艾凡斯:哦嗬~这么说还是我先一步了?大郷君大受打击吧——明明是恋人。但是,我越来越无法认同了,“不谈恋爱”明明是薰的准则。床伴也没有年下的。他以前可是只以年长的成熟男性为床伴哦
大郷干寿:好像确实如此啊。
伊安 艾凡斯:你明明知道这些却不抱怀疑么?而且你知道自己这样究竟是什么情况吗?
大郷干寿:你想说什么?
伊安 艾凡斯:“方便的男人”。
大郷干寿:……!
伊安 艾凡斯:前任床伴回到身边,身为恋人的你无法接受,却未对薰提出任何不满。
大郷干寿:伊安先生,你是因为上了年纪才会这么啰嗦吧。
伊安 艾凡斯:我说薰啊,下次我们甩开大郷君两个人出去吧?我找到一家薰一定喜欢的红茶馆。
桐嶋薰:诶?不错啊。
大郷干寿:我明天还有工作,先告辞了。
伊安 艾凡斯:啊呀,这么早就走啦?
大郷干寿:是啊,多谢您款待了。薰,我们走。
桐嶋薰:伊安,谢谢你,菜做得不错。
伊安 艾凡斯:……真是搞不懂那两人的关系啊。

大郷干寿:薰,你到底清不清楚自己是谁的人?
桐嶋薰:是你的吧?不要在这种地方让我认真起来啊。回到宾馆再继续。(大郷比以往更加渴求我,让人情不自禁……)

西条千春:听说你不但住在桐嶋家,还天天和那两人共进晚餐?
伊安 艾凡斯:没错,每天都很愉快。
西条千春:是这样啊。是桐嶋在煽风点火啊。
伊安 艾凡斯:诶?
西条千春:那是个精神扭曲的傻男人啊……
伊安 艾凡斯:竟然说薰傻,您还真是会说笑……
西条千春:因为他是不知如何恋爱的男人。
伊安 艾凡斯:恩?
西条千春:现在的桐嶋,无异于不知分寸的孩子。
伊安 艾凡斯: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郷干寿:该死……
西条千春:(看来他精神上受到极大的考验啊。能与那个薰交往,大郷器量确实不小。能把这样的男人逼到这种境地的薰也真是无可救药了。……不过我也没有如此评价薰的权利吧)

伊安 艾凡斯:那么薰,晚餐也结束了,你看我们俩不如……
桐嶋薰:我可没这心情。
伊安 艾凡斯:让你产生那种心情就可以了吧?
桐嶋薰:不会有的,大郷一个就够让我痴狂了。
伊安 艾凡斯:我还是无法认同。一个比自己无能的家伙是你的恋人这一事实。
大郷干寿:我听到了哦。你说谁无能了?
伊安 艾凡斯:啊,你在啊?我就是在说你。
大郷干寿:你说什么?
伊安 艾凡斯:看吧,现在你和公司的你判若两人。公司里的你总是毕恭毕敬,应该说是“全副武装”吧?但是,你的那种表现只是在逃避吧?
大郷干寿:……!
伊安 艾凡斯:因为不想真正的自己受到伤害,干脆变成另外一个人。我只是想说这是弱者的表现而已。
大郷干寿:……
伊安 艾凡斯:看来我一句中的啊。
桐嶋薰:那也是没办法啊,大郷并不像伊安这么成熟啊。
大郷干寿:……!!真是对不起啊!我就是个孩子!!
桐嶋薰:怎么了?不要因为这种事情就闹别扭嘛。
大郷干寿:这么叫“这种事情”啊?你也玩够了吧?
桐嶋薰:(大郷的神态变了……)
大郷干寿:薰你从来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吧?
桐嶋薰:诶?
大郷干寿:我总是想着只要你愿意就随你,让这人随便在你身上乱摸说明了你对他的放纵吧。我可受不了噼腿的人。
桐嶋薰:说什么噼腿……你觉得我会做这种事情么?
大郷干寿:你现在实在是太轻浮了!
桐嶋薰:(“轻浮”……是啊,我知道这样的人,那个歇斯底里的女人……)
(薰母:想要就这么抛弃我?开什么玩笑?我没有做错什么,我不会和你分手的!)
桐嶋薰:(那个女人和我一样……是大郷让我忘记了她,却因为大郷让我又想起了她。)
大郷干寿:你觉得我不会受伤么?叫我怎么受得了你?!
桐嶋薰:大郷……等等……回来!看着我!大郷!大郷……(没有看我……我曾经好几次……经历这样的场景……)
(薰母:你给我站住,搞什么啊!?薰,你在看什么啊?)
桐嶋薰:(是那个女人每次被抛弃的场景……)
(薰母:都是因为你那些男人才会跑的,只会添麻烦的小子,真不应该生下你。)
桐嶋薰:(和那个时候一样,这次轮到我了……)怎么办,怎么办……?被大郷……抛弃了……
伊安 艾凡斯:喂……薰?
桐嶋薰: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
伊安 艾凡斯:薰……
桐嶋薰:(是我被大郷的温柔宠坏了……这种事情事到如今在察觉已是毫无意义了……我真是个无可救药的人……)


Track 06

职员:大郷专务,艾凡斯先生送来了宴会的请柬。
大郷干寿:艾凡斯送来的请柬?(又想在我面前卖弄了么?搞不清那两个人到底在想什么。既然对方有意,我奉陪到底。)

西条千春:听说周末你要举办宴会?还真是突然。
伊安 艾凡斯:为了对在日期间关照我的诸位表达感谢,希望大家能开心地聚一聚。这是请柬,请您也务必到场。
西条千春:啊,不胜感激。您可真是礼数周到。
藤堂一辉:啊……您好。
伊安 艾凡斯:你好,正跟西条氏谈到周末的宴会,薰,你也会到场吧?届时请允许我与你共舞一曲吧?
桐嶋薰:作为工作上关系我会去的,我还有事在身先告辞了。
伊安 艾凡斯:好的。
桐嶋薰:(一想起来就想要逃避,已经什么都不想考虑了……什么也……)
藤堂一辉:啊……那个……我也告辞了。
西条千春:部下们也发现薰的表现异于平常了。
伊安 艾凡斯:没想到惹怒大郷君会导致这种结果……薰,他完全没了精神……
西条千春:一般人不会变成那样的吧。因为桐嶋是个麻烦的男人。
伊安 艾凡斯:错都在我,薰那时哭喊的场景至今仍让我难以置信。确实他现在精神上非常不安定。
西条千春:是薰他自己把大郷逼到那一步的。您不必自责。以前他是一个靠着自我封闭保护自己的人,把表面暴露出来的他是脆弱的,所以他大概又想回到以前那种自闭的状态吧。
伊安 艾凡斯:唉……
西条千春:但是他太天真了,他不知道一旦开放了自己,就无法回到过去了。就如同一旦知道了太阳的温暖,就再也无法忍受孤独的严寒。

桐嶋薰:大郷的电话、短信都没有……我真的被抛弃了
(大郷干寿:你玩够了吧?叫我怎么还受得了你?!)
桐嶋薰:(不要再考虑了,忘记就好……应该能够得到解脱的……)

社员:书面请示的时间请再……
大郷干寿:没时间再拖下去了。
桐嶋薰:大郷……
大郷干寿:……
社员:专务?
大郷干寿:没事,我们走。
桐嶋薰:(不能再看他,就算不愿意也会被拖到……这残酷的现实……)
藤堂一辉:喂,要不要紧啊?
桐嶋薰:我不要紧。
藤堂一辉:但是你已经站不稳了。
桐嶋薰:别碰我,我不要紧……(明明想要快点解脱,为什么不让我解脱?)

伊安 艾凡斯:薰,真的不要紧么?脸色很难看啊。
桐嶋薰:没事。
伊安 艾凡斯:我去给你拿些喝的来吧。!!……大郷!
桐嶋薰:大郷……在他边上的是……女人……
伊安 艾凡斯:他不是一个人来的么……
大郷干寿:我去打声招呼。
女:好,我知道了。
桐嶋薰:(搂着她的腰……看上去好亲密……)
大郷干寿:晚上好,多谢您今晚的款待。你们两位也是一同出席啊,我也带了位愿意陪我的女士。
桐嶋薰:啊……
伊安 艾凡斯:大郷君,别说了!
大郷干寿:你说什么啊?
桐嶋薰:……不要……
大郷干寿:什么?
桐嶋薰:不要!你是我的、是我的、明明是我的……怎么可以成为别人的……我不要这样!
大郷干寿:喂!薰!你在说什么啊?
伊安 艾凡斯:大郷君,薰的情况又不对了。
大郷干寿:又?之前也有过么?薰!
桐嶋薰:我被抛弃了……我和母亲……和那个女人……是一样的……这也是没办法……
大郷干寿:薰,清醒一点啊!
桐嶋薰:绝对不要……和别的人……
大郷干寿:等等,听我说,刚才那个女人是……
桐嶋薰:我不想听!!我不要听你说什么分手!!
大郷干寿:薰,冷静下来。在这种地方不能失态啊!最不希望这样的是你自己啊!
桐嶋薰:不要!!我不要听!!
大郷干寿:该死!【打晕】
伊安 艾凡斯:大郷君!过头了吧!
大郷干寿:这也是没办法啊。薰死都不愿意的就是在别人面前表现失态。
西条千春:到底怎么了?大郷君,真是让人为难啊。我以前就说过吧,和薰交往需要相当的觉悟。
大郷干寿:我也为自己的幼稚感到无奈。对不起,我把薰带走了,麻烦您收拾残局了。
西条千春:鄙社的职员因为贫血昏倒了,很抱歉打扰了大家的兴致。
伊安 艾凡斯:……服了他们了。

大郷干寿:唉……因为被伊安看穿自己在逃避并一语揭穿而发怒……我也真是没用啊……想要反省,却像孩子一样自我封闭起来。但是,现在已经不是这么做的时候了。薰……你痩了啊……薰……
桐嶋薰:啊……是什么……好温暖……
大郷干寿:哟~
桐嶋薰:大……郷……?你在……做什么……?
大郷干寿:你可算是醒了。
桐嶋薰:为什么大郷你会在这里?是梦?啊……嗯……
大郷干寿:感觉我……薰……
桐嶋薰:啊……哈……嗯……(大郷他……大郷在我体内……)啊……
大郷干寿:薰……对不起……让你独自一人……
桐嶋薰:大郷……大郷……
大郷干寿:嗯?怎么了……薰?
桐嶋薰:吻我……啊……别离开我!
大郷干寿:别怕,只是换个体位。做个够吧,
桐嶋薰:啊……(大郷在我体内流动……好温暖……)

大郷干寿:肚子饿了啊……午饭怎么办?别裹在床单里了,差不多该出来了吧。已经醒了很久了吧?
桐嶋薰:烦死了。
大郷干寿:是的,是的。
桐嶋薰:大郷……
大郷干寿:怎么了?
桐嶋薰:对不起……。
大郷干寿:没关系。
桐嶋薰:(我赢不了这个男人。只是因为大郷很温柔,才把主导权让给我。因为若是不由我主导,我就会因为失去他的恐惧而崩溃。)

伊安 艾凡斯:真是的,竟然一晚就让薰痊愈了,你到底用了什么魔法?
大郷干寿:你就别问了。我只是花了整整一晚,让他彻底从身体深处感受我的存在而已。疼!!
桐嶋薰:对你采取那种暧昧的态度,给你添麻烦了。
伊安 艾凡斯:不,我才是,明明一开始就明白自己不是恋人,因为羡慕大郷君,才忍不住想要欺负他。
大郷干寿:喂!
伊安 艾凡斯:但是,看到了薰不曾让我见过的样子,也算值得了。
桐嶋薰:大郷会生气的。
伊安 艾凡斯:那么,下次作为朋友见面吧?我真的很喜欢你哦,薰。
桐嶋薰:我也喜欢你啊——作为朋友。
伊安 艾凡斯:是么,谢谢啦,这样结就全解开了。
桐嶋薰:先不要生气嘛……我会不安的……
大郷干寿:好的好的。不过我还是应该感谢伊安的。
桐嶋薰:为什么?
大郷干寿:因为你比以前更会对我撒娇了。
桐嶋薰:傻瓜!(我其实比你想象地……更加对你痴迷……)

Disc 02

Track 01

【电话声】
藤堂社长:抱歉,千春。深夜突然联系你。
西条千春:社长!没关系,我还没有睡。
藤堂社长:什么啊,你还在工作啊。你还是一如既往,是个爱工作的男人呢。
西条千春: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藤堂社长:从明天开始,与一部分公司洽谈时,你能带着一辉一起去办公地点吗?拜托了。
西条千春:社长,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
藤堂社长:诶?是吗?对不起,对不起。但已经决定了。
西条千春:我要怎么向对方介绍一辉少爷呢?是以集团头目儿子的身份吗。
藤堂社长:维持现状,就用假名轰次郎就行。要尊重一辉的想法。还有,这一部分的公司,你要挑选那种我从后方,无论如何都可以弥补失误的公司。
西条千春:我知道了。
藤堂社长:嗯?你好像有些不满呢。你不用在现场就手把手的去教一辉。不用管他。
西条千春:那样可以吗?
藤堂社长:那样的话,你不是也更方便吗。
西条千春:您这是什么意思?
藤堂社长:【大笑声】没什么别的意思啊。现在的一辉还是个不能独当一面的人啊。本来就带着个不会工作的人去。要是你还处处帮他打掩护,不是连你也不能好好工作了吗。你不这么认为吗?所以就轻松些,把一辉当作搬行李的就可以了。那么,拜托了。【忙音】
【挂电话声】
西条千春:还是和从前一样,是个不好对付的家伙呢。那个社长。真希望他不要再来打扰我宝贵的时间呢。
藤堂一辉:嗯……嗯……
【KISS声】
西条千春:还不够。事隔这么久,你才让我碰,不知不觉就变成了这样。正因为你无止境地接受我,我已经踩不了刹车了。
藤堂一辉:嗯……呃……
西条千春:一辉少爷,唯一能让我效命的人。

【汽车声】
藤堂一辉:什么啊。千春。说什么今天是和你一起行动的日子。这种事希望你早些通知我啊。
西条千春:我也是昨晚才听说啊。一辉,你也是,为什么没有立刻告诉我那件事已经决定下来了。
藤堂一辉:我也是昨天才刚被通知的啊。而且还以为你已经知道了呢。我的事不是一直由你做决定的吗。
西条千春:嗯。原本是这样的。
藤堂一辉:(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脸。真想不到是昨天那个对在sex时失去意识的我,还继续做了下去的男人呢。虽说让他不做完工作的赊账,就不跟他XX。禁欲解禁日的千春还真是厉害啊。现在屁股里还留有千春插进来的感觉啊。虽然清洗过了但“那个”还有一点没洗掉……好歹也带上套啊!真是的,好不容易能去现场参加工作的首日,却……还必须要努力啊……)

【关门声】
秘书:社长,西条出发去谈判了。您儿子也一同前往了。
藤堂社长:是么。
秘书:除了社长的亲信以外,谁也不知道那位实际上是社长的儿子。在公司内可是成为传言的焦点了啊。说是“顶多是个打工的学生,却跟那个西条千春一同工作”什么的。
藤堂社长:也是必然的吧。
秘书:因为他以打工仔的身份,却能自由进出只有一部分社员准许进入的有重要部署的经营管理干部楼层。好像既有人觉得这很有趣,也有人对此提出了批评。
藤堂社长: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无论从哪方面说,那孩子也是个引人注目的存在。
【电话声】
藤堂社长:啊,阵吗?是我。关于前些天拜托你的那件事……

【脚步声】
真田学:艾凡斯社长请快一些,不能让对方等我们。
伊安:学君,还有时间嘛。就算是西条来进行谈判,也不用这么警戒啊。学君你啊,对那个男人抱有太过强烈的棘手意识了。不习惯可不行。
真田学:那不可能。我无法习惯那种彷佛毫无人情味的冰冷的视线。因为我已经完全中了社长温和视线的毒了。
伊安:……呵……也是呢。诶?那个背影……多么有弹性的屁股!咳咳。我稍微……和他“交流”一下……
【跑走声】
真田学:等等!社长!坏习惯又出来了!

藤堂一辉:(啊,糟糕。这是哪里啊?一起行动第一天就迷路了,太糟糕了。为了找厕所转来转去还好,回来时却找不到千春等着的房间了。)呃呃?!【被袭了】(因为昨晚太激烈,屁股变得敏感起来了。不小心发出声音了!啊……是千春吗?来接我是很好,但在这种地方干什么哪!)
藤堂一辉:喂!千春,放手……啊?
伊安:是你?
藤堂一辉:你干什么哪!你这个变态外国人!
【抽人声】
真田学:啊!你没事吧!社长!【跑来声】
藤堂一辉:(这个变态外国人是社长?糟糕!)
伊安:疼……疼疼……
真田学:在公司里使用暴力是讨论范围之外呢。你不是这的工作人员呢。你是哪的人?
藤堂一辉:诶?啊……啊。
真田学:为什么不能马上回答?
藤堂一辉:(该怎么自报家门啊?只是以一个打工仔,还是……)哦!
西条千春:弊社的员工实在是太失礼了!
真田学:西条先生?这位是和您一起来的吗?您竟然带着这样会引起暴力事件的社员来吗?
西条千春:这都是我的责任。
藤堂一辉:不是,是我不好。我不是社员,只是学生在打工……
真田学:打工?怎么回事?在这么重要的会谈中?这是怎么回事。
藤堂一辉:啊……不是……(糟糕,火上浇油了。)
西条千春:万分抱歉。但是有什么问题的话请向我提。如果,您还有什么不满的话,虽然很遗憾,但也没有办法呢。
真田学:呃!?
伊安:算了吧,学君。本来就是我的错。把事闹大了,我们这边可是会造成很大的损害呢。能请您原谅我刚才的无礼吗?
藤堂一辉:啊……当然,我也是,太对不起了。
伊安:呵呵……太好了。

西条千春:那么,关于弊社与贵社的资源合作……
真田学:关于这一点,我们这边有一个提议……
藤堂一辉:(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会谈照常进行着。我所做的事只有看着而已。)
伊安:关于这一点,我没有异议。
藤堂一辉:(什么也做不成,理解谈话的内容已经是竭尽全力了。与千春共同行动知道的事只有一件,我原来是这样一个什么也做不到的废物。)

真田学:那个西条千春竟然会首先道歉,真是令人吃惊。我可是听说过他对部下的失败极为严厉冷酷的传闻呢。没想到竟然会庇护着打工的孩子?
伊安:那是当然的啊。那个孩子是藤堂集团头目的儿子。
真田学:什么?!
伊安:就在前些天召开的宴会上藤堂社长带着二儿子出席了。还成为话题了。我让出席的人给我看了照片,无意中记住了那张脸。调查了一下,吓了我一跳。长年担任二儿子教育主管的就是那个西条千春。厉害的孩子呢。与之背道而驰的是,由西条来担任下一届社长的呼声很高。最后会怎么样,还不太清楚呢。
真田学:我觉得那个西条会去照顾小孩子,实在是太惊人了。
伊安:哇哈哈哈……确实呢……

【开车门声】
藤堂一辉:(千春那家伙一整天都没有与我搭话。也不斥责我的失败。今天还真是深切感到自己的无能啊。)
藤堂一辉:不必用车送我的,你还有工作吧。
西条千春:没关系。
藤堂一辉:(果然还生着气呢。)

藤堂一辉:送到这就行了。谢谢。还有,今天在工作上拖后腿了,抱歉。
西条千春:啊,那件事的话,错全在对方。您不必在意。
藤堂一辉:但还是不好吧。我可是打人了。所以你今天才一直生气呢,不是嘛。
【半推倒】
西条千春:生气啊。为什么让那种男人碰您呢。平时的一辉不会跟人纠缠,会立刻避开的。
藤堂一辉:(问题居然出在这点吗?!)所以说,开始我以为是千春,大意了啊。回头才发现是个笑得恶心的外国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太恶心了,没经过大脑就出手了。
西条千春:现在没关系吗?
藤堂一辉:诶?这不是当然的嘛,因为是千春啊。
西条千春:【笑】【kiss】
藤堂一辉:嗯……嗯。
西条千春:一辉少爷太有魅力了。即使对方是男人,也请小心。
藤堂一辉:都说了没事了,不明事理的XX变态外国人已经不在了。
西条千春:那个男人可是很认真的严挑细选。而且,只要极上品的身体……
藤堂一辉:啊?什么?
西条千春:没有,没什么。
藤堂一辉:稍等一下……难道你……要在这里做吗?
西条千春:不行吗?
藤堂一辉:因为这里是玄关前面……地板弄得背很痛……再加上……
西条千春:我知道了。
【抱起声】
藤堂一辉:呃?
西条千春:在床上做吧。
藤堂一辉:诶?喂!我说了等一下!你还要回公司不是。说了不行。
西条千春:两小时之后回去就没问题。
藤堂一辉:都说了不是那个问题啊!
西条千春:拜托了。
藤堂一辉:算了,今天给你添麻烦了呢。只做一小下啊。因为昨天做过头了,菊花还火辣辣的呢。
西条千春:嗯。
西条千春:一辉少爷,请别再这么耀眼了。
藤堂一辉:你说……什么啊。

【起身声】
藤堂社长:再不快点行动的话,就来不及了啊。怎么办,一辉?西条千春可是很厉害的。


Track 02

社员A:那个IT业的大公司OZ被藤堂集团吞掉了的消息,昨天上电视新闻了。
社员B:从社会上来看,会感到威胁吧。属下公司突然多了起来呢。传说西条先生跟所有那些都有关呢。果然下届社长是他吧。
社员A:传说中,最近迅速的动作,这也是成为社长的准备。因为新事业集团的人好像全都是西条派呢。是个被人们认为可以举旗造反的人呢,西条先生。啊!西条先生。
西条千春:你们在这种地方做什么?
社员B:想麻烦您检查一下……文件。
西条千春:有时间闲聊的话,想必不是急件。明天重新交上来!
社员AB:是……
【脚步声】
社员A:果然可怕啊。
社员B:太有迫力了,呼息都停滞了。

【开门声】
社员C:轰君,文件整理就到差不多的地方就结束吧。
藤堂一辉:是。
藤堂一辉:(整理很早就结束了。但,单是想把握各系统就已经筋疲力尽了。唔……要是间更小一些的公司就好了。藤堂集团太大了。因为被称为,就算是社员,连对门的事业部门是做什么都不知道啊。唔啊啊……【伸懒腰】按这个做法,是龟速吧。算了,是自己选择决定的事。不是以藤堂一辉,而是以轰次郎的身份也是经历了形形色色的事啊……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啊。)
【电话声】
藤堂一辉:啊,短信。啊,千春发来的。
西条千春:辛苦了。今早曾听您说过20点会下班。但是……您还在公司吗?
藤堂一辉:糟糕了,20点早就过了。


藤堂一辉:(真是的,那家伙。最近对我的行动真是越来越啰嗦了。自从上次那件事以后,感觉跟原来的千春有些不一样呢。
社员D:喂,是那家伙呢!以打工仔的身份竟然斗胆出入经营管理干部楼层。
社员E:那个楼层是西条先生存在的圣域呢。
社员D:有时还和西条先生一起同行。虽说只是个拿行李的。
社员E:哈哈,那是当然的吧。
藤堂一辉:(可恶,故意说地让我听到呢。算了,倒也是坦率的反应。也没什么呢。这就是我现在的现实。这就是我的实力吧。)
阵京太郎:那就是藤堂一辉吗?原来如此。

【车水马龙】【停车开门声】
西条千春:请上车。
藤堂一辉:还是公司周边呢!别过来打招呼!我坐电车回去,没关系。
西条千春:因为您回去的时间太晚了。我送您。
藤堂一辉:刚21点啊!
西条千春:跟时间没关系。
藤堂一辉:(就说了糟糕了啊!)
【开门上车】
藤堂一辉:公司的家伙们又不知道我是藤堂集团老大的儿子。也不知道你是我小孩子时期开始的教育主管。所以被看到了就麻烦了。
西条千春:您今天一天,都做什么了?
藤堂一辉:(根本没在听。)
藤堂一辉:上午是大学,从午后开始在公司打工。
西条千春:在公司都做什么了?
藤堂一辉:主要是公司内的文件整理,还有就是帮忙出去买东西之类的杂活。
西条千春:是么。
藤堂一辉:(最近,每天都会来问我一天做了什么事。就算拒绝了,也会来接我。这就是说我有这么的不可靠啊!算了,反正我在千春面前永远都只是个孩子。所以不想被别人认为是个长在温室里的少爷。事到如今,还真觉得小时候真应该更认真的学学“帝王学”啊!)

(西条千春:所以就是这样。明白了吗?
藤堂一辉:不明白。千春你的教法太蹩脚了。
西条千春:那我就讲到底,知道您明白为止。
藤堂一辉:更不要了。实际上千春会又臭又长地说明不是嘛!偷工减料溷过去不就行了么。
西条千春:对一辉少爷我是不会偷工减料的。因为想要背负藤堂集团一般人是做不到的。我会将我所知道的一切都教给一辉少爷。
藤堂一辉:那不是有哥哥吗。跟我没有关系。
西条千春:不。有关系。您能独当一面成为社长,就是我现在的梦想。
藤堂一辉:啊?)

藤堂一辉:(那时我根本不想当社长,被强迫学习,逆反心理很强。遇到不顺心的事就胡闹,让人毫无办法又是个自以为是的臭小鬼。主管教育的家伙们除千春之外过了几个月都束手无策了。但千春已经做了11年了啊。)

【开门声】西条千春:一辉。
藤堂一辉:嗯?
藤堂一辉:(过去是健全的教务主管与社长儿子的关系但现在……是恋人。)
藤堂一辉:啊……停……停下……别摸我那里……嗯……突然……别刚回来就在玄关发情……
西条千春:如果谁也没有看着的话,我摸一辉也没关系吧。
藤堂一辉:这不是只摸摸吧,你不是干劲十足吗!
西条千春:讨厌吗?
藤堂一辉:现在这个样子的话,不要。我出去了,出汗了……
西条千春:虽然我完全不介意呢。我明白了,我等你。
藤堂一辉:啊啊……(你在这时候退缩的话,不就只有我主动才行了?)
【淋浴声】
藤堂一辉:(千春从不会做我真正讨厌的事。要是强迫我的话,我一定会很生气,今天就连一根手指也不会让他碰。真是的,那家伙若无其事的让我产生欲望,还真是高手。但是既然要那样,还是希望在淋浴后,让我变得想做啊。真想就这么忘记自我,被水冲走。先有了欲望再XX,会让人觉得害羞啊。)
西条千春:您洗完澡了吗?
藤堂一辉:(意识到了呢,从现在开始要被这个人抱。)
藤堂一辉:果然今天还是算了吧。
西条千春:不行。你已经跑不了。
藤堂一辉:也是啊。看看你就明白了。(你到底有多渴求我,只要看看那身体就明白了……)
西条千春:一辉,拜托了。
藤堂一辉:一开始就这么大吗?别给我看啊,会害怕的。
西条千春:对不起,不疼的。我会温柔的做。
藤堂一辉:啊……
西条千春:谢谢。
藤堂一辉:啊……吵死了,你这个色鬼。哈……嗯……(千春是改变了我的身体和心灵的男人。)啊啊……嗯啊

西条千春:是么,我知道了。【挂电话】到早上了啊。不快点结束的话……又会被一辉骂了。趁着他失去意识又抱了他好几次,还射在里面了。不在一辉的体内渗入我的所有的话,心情总是不能平息。我想一直留在你身体里。没有任何办法,无法忍耐。


Track 03

藤堂社长:一如既往的了不起啊。你所选的顾客计划产生了超过预计的利益。我要为千春作为胜负师的机敏脱帽致敬。
西条千春:谢谢。
藤堂社长:我让你自由行事,但为什么旗下的公司急速增加?是为了公司?还是为了你自己?
西条千春:可能是为了使没有自信的自己安心吧。
藤堂社长:你也会开玩笑啊。算了,咱们进入正题。一大清早就叫你来,是关于一辉的事。
西条千春:是。
藤堂社长:直率的说,从现在开始一辉在工作上的指导由我进行。
西条千春:嗯?!
藤堂社长:私生活方面,就像原来一样由你负责照顾。
西条千春:那工作上的事,是社长亲自指导吗?
藤堂社长:不。我准备交给这家伙做。你可以进来了。
【开关门声】
阵京太郎:打扰了。
西条千春:阵?是阵京太郎吗?
阵京太郎:就是这么回事。
藤堂社长:不愧是千春啊。我看你对阵来这里的事并不是很吃惊呢。你已经得到情报了吗?
西条千春:但是我没有察觉到你把他叫来的原因。
阵京太郎:西条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没有漏洞啊。
藤堂社长:一辉的指导就交给阵了。我原来也对你说过什么也不用做。如果叫你做的话,,你很早之前不就做了,不是吗?
西条千春:阵已经退职,并且是一个拥有自己公司的人了。将少爷交给社外人员好吗?
藤堂社长:知道一辉立场的社内我的亲信都很忙,没有让他们特意的给不定期来打工的孩子指导的闲暇。问题是这也关系到一直以来做一辉教育主管的千春你。这样一来,如果不是一个对千春也有免疫力的人的话,就太没意义了。所以,我才拜托了既可以自由地抽出时间,又是千春的同期兼好对手的阵。阵的话,对藤堂集团也很熟悉。
阵京太郎:我的公司是只接受藤堂集团的委托的,所谓的,小规模下属公司。日常业务交给属下就没问题了。而且直接从藤堂社长那里接受委托的话,也是工作。
藤堂社长:但我认为最终决定要等千春答应之后——作为一辉的教育主管的承诺。
西条千春:我……没有拒绝的理由。
藤堂社长:是么。那么一辉那里由你来说明情况。
西条千春:我知道了。那我告辞了。
藤堂社长:至今仍然让人无法预料的男人呢。这么简单的定下承诺,让人有些败兴呢。
阵京太郎:是啊。

西条千春:在脑中我深深明白。在脑中……

桐嶋薰:那孩子午后是在这里打工,然后傍晚再去你们那里的。所谓的指导,也不是只在总公司进行。
西条千春:是这样的呢。
桐嶋薰:你真的就托付给那边了。真意外啊。
西条千春:什么啊?
桐嶋薰:因为那是像你这样的男人放进宝物箱养大的孩子啊。竟然托付给别人,我连做梦也没想到过。算了,反正我不用再夹在你和社长之间了。帮我大忙了。那么,这个文件我拿走了哦。
【手机声】
藤堂一辉:(短信)别总是发短信来!现在还不清楚今天晚上几点能回去,但大概在21点。因为在车站附近,我坐电车回去。
西条千春:嗯……

藤堂一辉:(不是一周只有几次吗?居然每天都有指导,我根本就不知道这种事啊!到底为什么我非要来这家伙的办公室不可。这里的社员一看我来就立刻上别处去。谁也不和我打照面。要是千春没有许下承诺,我才不要被这种家伙教!看上去是个很能干的男人,但一直在试探人深浅的眼神让人不爽。)
阵京太郎:真意外啊。
藤堂一辉:什么啊?
阵京太郎:《中期计划与各商业联合各自的进行状况了解》虽然很粗略,但你确实大体地了解了呢。是谁教的吗?
藤堂一辉:没呀。整理文件呀,跟人一起参加谈判时看到了,就会明白的。关联公司的数据也大体记在脑子里了。
阵京太郎:就是说有预备知识,但经验不足吗吧。没想象中的那么傻啊。
藤堂一辉:(这个溷蛋从头到脚全部都惹人生气。)
藤堂一辉:为什么已经不是藤堂社员的你还要给我进行指导啊?
阵京太郎:相反,正因为不是社员才好。还有我跟西条曾经同期入社好像也是很重要的原因。
藤堂一辉:与千春是同期?
阵京太郎:时隔多年到了总公司,吓了我一跳啊,西条的崇拜者竟有这么多。
藤堂一辉:是啊。你连这都不知道吗。
阵京太郎:当我们还是新人的时候,上司他们很过分地打击西条。对于他来说,公司内曾满是敌人的啊。
藤堂一辉:那么严重吗?
阵京太郎:没办法啊。西条是竞争公司的贵公子。入社时据说当时的干部们也曾经大反对过。是因为藤堂社长的独断才得以进来。直到如今公司里的老古董们与西条的关系也是水火不容啊。
藤堂一辉:连这个你也知道啊
阵京太郎:我也只是知道从社长那里听到的程度。因为关于西条出身的问题在公司里一直被当作禁忌。只是现在西条身上被赋予了过多的权力。有这样的传言,说他在近期内即将谋反。如果别的社员知道他是敌对公司老板的儿子的话,很容易产生溷乱啊。
藤堂一辉:哼。明明是禁忌。你倒是说的挺多啊。
阵京太郎:社长曾吩咐过,也要告诉你一些公司内的摩擦。
藤堂一辉:切!(果然千春比我想象中还要多吃了更多苦。像这种牢骚,千春是不会在我面前说的呢。不,我没有事先发现真是无情啊。)
阵京太郎:今天的指导就到这。你可以回去了。
藤堂一辉:(今天想快点见到千春。)
阵京太郎:喂!笨蛋。没听见吗?今天你已经可以回去了。
藤堂一辉:呲!谁是傻瓜啊!别把你那令人不快的脸靠过来啊!大叔。
阵京太郎:顺便说一下,西条和我是同龄的。
藤堂一辉:关我什么事!
阵京太郎:怎么也跟你不是很投缘呢。这样指导也很难做下去啊。
藤堂一辉:那就,结束怎么样。
阵京太郎:哎。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连那个藤堂社长也觉得你很棘手了。听说小时候多数的教育主管都坚持不过几个月呢。
藤堂一辉:千春可是持续做了12年啊。
阵京太郎:好像是这样呢。那真了不起。
【电话声】
藤堂一辉:“在楼下等您”,是千春那家伙,竟然来接我了。
阵京太郎:又来了吗?真是过分的保护呢。适当的尝试下独立怎样?你也已经到年纪了。
藤堂一辉:闭嘴大叔!你太多嘴了,很吵诶。
阵京太郎:失礼了,请,慢走。
【勐站起声】【摔门声】
阵京太郎:啊……这是个多难伺候的臭小鬼啊!我接手了一份麻烦的工作呢。

西条千春:您辛苦了。今天怎么样?
藤堂一辉:你每天每天问一样的问题,有点缠人呢。说什么辅导,以基本为中心,没什么难的啊。只是一如既往,大叔很让人火大。
西条千春:这种时候,请毫不留情的对付阵。让他受伤,也没关系。
藤堂一辉:哈哈哈,那果然还是有些糟糕呢。千春你呢?自己的工作没关系吗?每天都来接我。
西条千春:嗯。
藤堂一辉:(明明绝对不会闲的,却……一点也好,向我发发牢骚也好啊。嗯?千春,这里不是家,是情人旅馆啊。)
西条千春:万分抱歉。因为我好像不能坚持到家了……
藤堂一辉:啊啊……所以就顺路去情人旅馆吗?!虽说,这样也无所谓……(还真是的,千春这个人话虽少行动却很大胆呢。算了,我这边也积了不少压力。和千春SEX是最能发泄的。)

【压倒声】
藤堂一辉:和千春来情人旅馆还是第一次呢。
西条千春:听您这口气是说和除我之外的人来过这里呢。
藤堂一辉:肯定有吧。再被你压之前,我可是很平常的和女人做呢。千春你不也是,旅馆的使用方法什么的不也是非常熟悉的吗?【kiss】没什么值得煳弄过去的事。我也并没有责备你。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只要你与过去有关系的人全部断了往来的话。
西条千春:我只有一辉您。
藤堂一辉:那是当然。
西条千春:我只想要你。今天一天都见不到你,我很不安。
藤堂一辉:诶?
西条千春:因为与一辉少爷分别的时间是那样漫长啊。
藤堂一辉:你说什么呢。只是打工的时间变成指导了而已,啊……啊嗯……
西条千春:完全不同了,因为不安,所以无法忍受。我……
藤堂一辉:太深了……会坏掉的……
西条千春:我该,怎么做才好……
藤堂一辉:啊……千春干什么?
西条千春:不,没什么。对不起,可以暂时就这样不动吗。
藤堂一辉:啊……嗯哈……慢慢的做……好……可以慢慢地,确认你……哈嗯……特别平静。
西条千春:啊,我也是。只有与一辉少爷紧紧连在一起时……啊……呃……才能安心。嗯……嗯……
藤堂一辉:啊……嗯……(果然千春也在公司遇到不顺心的事了。比起我那些事来在他面前还有很多更严重的事呢。而现在我能做的事,就只有这样……)

【脚步声】
阵京太郎:这不是,这不是西条第一秘书么。在这里碰到真是正好。西条你当那个少爷的教育主管一路走来做得很好啊。我真是敬佩你呢。
西条千春:这话怎么说?
阵京太郎:那个小少爷好像怎么也看我不顺眼。他一直威吓我,还真是让人头疼啊。
西条千春:原因是你身上那种形迹可疑的感觉吧。从小我就教一辉少爷一切的护身技能,你被无意识的警戒了吧。那个人对看不顺眼的人毫不留情,你已做好心理准备了吧。
阵京太郎:能让我束手无策,他还真是个了不得的孩子呢。那颗没有加工过的宝石要是经过打磨到底会怎么样呢?
西条千春:光是想想就觉得可怕。
阵京太郎:诶?你的意思是他会大变样吗?所以社长才想让他早日独当一面。把他从西条你身边拉开吧。
西条千春:…!社长那样说过吗?
阵京太郎:并没有。但看情况来说就是那样吧。从我这个角度来看,也是这样的。永远不让他离开父母,太过宠溺他了。从明天开始那个少爷好像要与社长同行一起出差。那之后那个孩子的日程也是社长决定。
西条千春:真是十万火急啊。
阵京太郎:社长可是说“这已经够晚的了”。
西条千春:是说一辉少爷完全处于社长一方的管理之下了吧。
阵京太郎:好像是啊。

(藤堂一辉:千春,永远和我在一起啊!
西条千春:当然了,一辉少爷。)
西条千春:那明明是最好的。我心里是明白的,可是……


Track 04

藤堂一辉:(刚离开千春的管理,就开始过着被时间追赶一般的生活。生活节奏都疯狂起来了,完全束手无策。昨天刚从上海回来,接下来又是名古屋吗?老爸那家伙,把人带着兜圈子也给我适合而止。)

(西条千春:我只想要你。)
藤堂一辉:(这不是又和千春擦肩而过了么。)
(西条千春:因为不安,所以我无法忍受。)
藤堂一辉:(虽说至今为止也有好几天无法见面的时候,但现在与那时不同,现在这种生活看不到尽头。到底这种生活还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开门声】
西条千春:一辉少爷发来的短信。
藤堂一辉:(短信)千春对不起,今天的日程又改为和老爸一起去名古屋参加会议了。后天就回来,今天好不容易是千春出差回来的日子,还会给你打电话。一辉。
西条千春:真头疼啊。

藤堂一辉:(与老爸同行各种各样的不愉快还真多。)
藤堂社长:一辉,你就不能再表现得友好一点吗?
藤堂一辉:反正没关系。对方可是在无视我啊。
藤堂社长:除一部分的干部之外,对大家介绍你时都是用的“见习生轰次郎”的身份。当然会有这种人,所以别那么明显地摆出一副不高兴的脸。至少也给我保持无表情。
藤堂一辉:没办法!那个大叔净说千春的坏话。你想让老爸接受那些坏话,简直就是个傻子。
藤堂社长:最近集团内流传着传言,说是千春正准备要篡位当我的继承人。让人头疼的是,相信那个传闻的人很多。
阵京太郎:可能是大家都从那里感受到了,西条就是那么危险的男人吧。一点人情味也没有,冷酷的人。被人怀疑在背地里做些什么也是理所当然吧。
【拳头声】【眼镜飞出】
阵京太郎:诶呀!
藤堂一辉:你很会躲闪啊。
阵京太郎:实施暴力可是不行的。
藤堂一辉:你要是想跟在我身边的话,就再也不要说千春的坏话!
阵京太郎:那真是,失礼了。
藤堂社长:一辉你是有段者(空手道段位),别不分轻重就用拳头。
藤堂一辉:那个大叔才没那么软弱。我也是看对手决定动不动手的。我先回旅馆了,晚饭我一个人解决,你们随便吧。
【离开】
藤堂社长:阵,一辉对你一直是这个样子吗?
阵京太郎:是的。原本就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人呢。虽说是以对付西条为目的把我叫来的,但对于我来说比起西条,反而是那孩子更棘手啊。
藤堂社长:那可真让人头疼。

藤堂一辉:没有什么难事啊。只有让人火大的家伙这种程度的小事罢了。
西条千春:不愧是一辉,与社长一起同行,也一点不会觉得胆怯。
藤堂一辉:因为没什么可怕的啊!比起那个,千春。你今天好像也加班啊。别太拼命了。
西条千春:嗯。
藤堂一辉:你果然还是累了吧!好像没什么精神呢?
西条千春:那是因为一辉不在身边啊。
藤堂一辉:啊,呵呵。什么啊,我都说了后天回去了。(为什么我和千春分开了呢?明明没有吵架,想见面的时候却无法见面。我还是无法习惯这么长时间千春不在身边啊。)
西条千春:那我后天去接您。
藤堂一辉:我知道了具体时间会通知你。
西条千春:请您快些回来。

西条千春:一辉请快些回来。
藤堂一辉:嗯。那我挂了。
西条千春:嗯……勉勉强强……快点,快点,回到我的臂弯里……

藤堂一辉:哼!返回延期了!是怎么回事啊!
藤堂社长:只是延了一点。大学那边,不去也没什么问题。没关系吧。比起回总公司,在这里直接出发可以减少时间的浪费。
藤堂一辉:切!我明白啦!溷蛋!(为什么又错过了,明明和千春约好了的。)

藤堂一辉:(短信)对不起千春,明天回不去了,又有变更了。回去的日期定了的话会再通知你。
西条千春:已经……不行了。

【飞机降落声】
藤堂社长:一辉,回去的话我送你到公寓。
藤堂一辉:我自己回去,怎么能受的了一直和你们一起行动。
藤堂社长:这可真是的,那再见吧。
藤堂一辉:接下来,千春那家伙会来接我了吗?预定延期后再也不能和他取得联系了呢。虽说我姑且将回来的日期和时间地点用短信发给了他,却没有收到回信。因为我没有守约。有可能正生着气呢。啊!千春!你来接我了!果然生气了吧。
西条千春:生气?为什么?欢迎回来。
藤堂一辉:嗯……
西条千春:嗯……
藤堂一辉:干……什么……嗯……嗯……啊啊。千春在这种地方不好。喂!我都说了,不行了。
西条千春:那我们走吧。去没有人能打扰的地方。

藤堂一辉:时隔那么久接吻弄得我心里咚咚直跳。真不服气啊。千春这家伙倒是很冷静啊。
西条千春:一辉少爷,今后同行的预定怎么样?
藤堂一辉:千春你不是也知道吗。说是让我出席集团支社长聚集的派对啊。
西条千春:不。我没听过。
藤堂一辉:是吗?我也是刚刚才被通知呢。诶?千春,这里的路与往家的方向正相反,走错了吧。
西条千春:没有走错呢。这条路。
藤堂一辉:千春?

藤堂社长:哎……事情变得麻烦了呢。和一辉失去联系已经三天了。
阵京太郎:手机电源关掉了。大学好像也请了假。好像也没有回公寓。
藤堂社长:千春,一辉没有联系你吗。
西条千春:没有。
藤堂社长:呃……是吗,变成很棘手的事了。阵,不好意思,能交给你个工作吗。给我把一辉找出来。
阵京太郎:我知道了。
藤堂社长:千春也顺着线索找一下。
西条千春:是。
藤堂社长:(叹气)拜托了。

【开门声】
西条千春:您在吗?
藤堂一辉:把我关在这里的可是你吧。说什么在不在的。你甚至使花招让玄关的门从里面打不开,手机也没收了。
西条千春:是这样的呢。大学的讲义笔记与您想要的游戏软件给您拿来了。
藤堂一辉:(今天的会议随行要放了老爸的鸽子呢。虽说,千春应该会好好地掩饰过去。有些糟糕呢。)
藤堂一辉:那么,我要在这待到什么时候啊?
西条千春:……
藤堂一辉:(真服了他了……只有对我想知道的事保持沉默……这事太让人受不了,我已经连生气都生不起来了……到底怎么了,一点也不像千春的风格……准备好逃离这里之前,我要问出这家伙的烦恼。不这样的话,就担心的根本无法采取行动。)
【压倒】
藤堂一辉:又来啊……我已经说过我不想做了。做的太过火了,小菊花还疼呢……
西条千春:那就让我整晚都为您舔您可爱的小花蕾吧。
藤堂一辉:嗯……哈啊……千春……怎么……了……
西条千春:我只是个愚蠢的人……已经无可救药了吧。
藤堂一辉:那算什么啊……我不懂啊……(完全答非所问的对话,像这样千春一整晚一整晚抱我的日子。这种事不应该一直持续下去。他快到忍耐极限了吧……千春想要进入我身体里呢,就算成了这个样子,我同意之前,他也不会胡乱的侵入进来。)
西条千春:我已经这样了……
藤堂一辉:是吗?那样的话……可以啊。千春的话,可以啊。
西条千春:嗯?
藤堂一辉:(当真正被人渴望时,只有这个男人,最终我一定会允许……即使是这样让人畏缩的情况……我明白……千春想要我……里面也好外面也好……)好热……啊啊……哈……嗯……
西条千春:一辉少爷……
藤堂一辉:啊……哈啊……(外面变亮了……天又要亮了啊。我也相当,沉迷呢……)

藤堂一辉:XX做到天亮,接着再睡觉到正午。这样的生活已经第几天了。我出不了门,睡到几点都无所谓。千春连一觉都没睡,就去公司了。就算再怎么强,也会倒下啊。那个,傻瓜。竟然把人关起来,这种做法也太不像千春的作风,完全能逃出去嘛。话说回来,阳台的那个,也是故意的吧……哎……我也是个傻瓜啊……


Track 05

藤堂社长:如果没发生什么事的话那还好,但若然有证据的话我就只好行动了。一辉行踪不明已经五天了,虽然不惊动外界派人寻找了,今天零时就会有最后的报告。不好意思,千春,你就只好留在这裡待命了。没问题吧?
西条千春:诶,没问题。
藤堂社长:是么。

藤堂一辉:千春那傢伙今天很慢呢,一向都是同一个时间来的啊。唉……真是太无聊了!大学的报告也写好了,游戏也全部通关了。
阵京太郎:什么啊,没锁门啊?
藤堂一辉:是你!?来这裡干什麽啊?
阵京太郎:喂喂,那是什么不客气的态度啊。我可是来救助被监禁的你哦。
藤堂一辉:监禁?救助?哈,爲什么会变成这样啊?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千春应该有好好地说明啊。
阵京太郎:说明?西条可是说他不知道你的行踪呢,我是从委託人那裡听来的。
藤堂一辉:那笨蛋,这样问题不是闹大了吗!?
阵京太郎:是啊,如果监禁的证据出来了,社长就会对西条处以不知怎样的处罚吧。我只要在零时前给他报告就可以了。
藤堂一辉:这不是事实!我才没有被剥夺自由!
阵京太郎:你在说什麽啊?明明五天都被监禁在这裡。
藤堂一辉:对于从小时候就被教导如何脱离危机的我来说,这种事情称不上是监禁啦。
阵京太郎:你要从那裡爬下去吗?挺高的哦。
藤堂一辉:这种低程度才不算什么呢!由我来跟老爸说明,你就那样闭嘴什么也不要说。明白了吧,阵?
阵京太郎:啊……
藤堂一辉:哎!哎!
阵京太郎:还真的轻鬆简单就下去了。真是个让人搞不懂的可恶小子啊!本以为有点脱线,却又是个敏锐的男人啊。我的事情也一下子就败露了。接下来,去追他吧。嗯……就算是有钱可赚,但却是接了个与麻烦的人们相关的工作呢。

西条千春:社长是否已经掌握了一辉的情况了呢?
藤堂社长:我可是在怀疑你哦。明明一辉行踪不明了,你却始终一副毫不惊慌的冷静模样啊。但也还不能就此断定。不管是谁搞的鬼,只要证据出来了就立刻处置。对吧?
西条千春:诶,那是最好的了。
藤堂社长:真是伤脑筋啊,可以的话,我不想处罚了那人导致自己四面是敌啊。做出这种强行事情的人是非常恐怖的人物呢,目的也不清楚。
西条千春:目的只有一个吧,那就是……
藤堂一辉:哎!失礼了。
西条千春:一辉!?
阵京太郎:我来迟了。
藤堂社长:一辉,你快说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了?
藤堂一辉:因为老爸的行动和阵的指导实在太过烦人了,所以逃掉去玩了。这件事我有对千春说过。
藤堂社长:哦~
藤堂一辉:从阵那裡听说千春什么也没有辩解,觉得不太妥所以出来了。想着要对老爸道个歉。
藤堂社长:阵,到底是怎样的?
阵京太郎:说是可以凭自己的意志自由出入的。
藤堂一辉:就是那麽回事。所以老爸,抱歉啦。
藤堂社长:是吗,我明白了。
藤堂一辉:那样的话,我还让的士等在外面,所以先回去了。
藤堂社长:呵,变成被一辉救了呢,那个人。不,被救的反而可能是我呢。哈,千春,你可以回去了。
西条千春:那我告辞了。(一辉已经不在了。不过也是当然啊。接下来就只剩下给愚蠢的梦收尾而已。)

西条千春:唔?
藤堂一辉:你这个笨蛋!竟然没有好好地瞒过老爸,你到底在干嘛啊!?不要做些会让自己的立场变糟糕的事情啊!
西条千春:唔!
藤堂一辉:什么啊?有在听别人说话吗?爲什么吃惊啊?
西条千春:不,因为没想到你竟然会回到被关起来的地方。
藤堂一辉:就算门口有多牢固,阳台也有缺口。对我来说,就像是自出自入一样啦。而不出去,那是我的意思。爲了能那样,从小就锻炼我,教导我的,千春,可是你哦。
西条千春:是呢。
藤堂一辉:所以我也明白千春并不是真的想监禁我。虽然目的我不清楚啦。
西条千春:想将一辉关起来,也是我的真心。
藤堂一辉:呃!
西条千春:虽然知道不可以这样做,但我却停不下来。之后只有靠一辉来阻止了,我想唯有那样才能停止。就算会被讨厌……
藤堂一辉:(爲什么要做到那样啊!?)我才不会因为这样就讨厌你吧?是恋人的话,想要独佔对方是很正常的啊。
西条千春:但伤脑筋的是我好像非常严重。不止在工作上,单是不能和一辉见面的日子持续着,就足够让我非常的忍受不了。
藤堂一辉:那是因为千春不直接指导我的缘故啊。如果你好好地教我的话不就没事了。
西条千春:那样的话就会像一直以来那样,变成总是束缚着你的状态了。
藤堂一辉:一直以来?
西条千春:是的。即使知道对你不好,但在社会这个世界裡,不想让任何人看见你,不让你对外露面,不让你做任何事,你就只在我的臂弯裡一直被我包围着。每日都被独佔欲所妨碍,我就连指导也做不好。
藤堂一辉:(糟了!)那麽,是因为自己已经做不来了,所以把我交给老爸了啊?
西条千春:是的……对一辉来说,未来什么最重要,明明脑子裡很清楚,但心裡却跟不上。所以才又想再次让你回到我身边。
藤堂一辉:(我果然是疯了。)
西条千春:以前的我的话明明可以做到自动退出的。
藤堂一辉:(这傢伙的说话越听心裡就越是……)
西条千春:现在却不行了。毫无办法地,就是想要一辉。
藤堂一辉:呵呵。(真受不了。)那样的话,千春,就索性按照你心裡所想的行动吧。
西条千春:不行!你再说这种原谅我的话,我就会放鬆警戒的。
藤堂一辉:诶~真想看看鬆懈的你呢。
西条千春:唔!请不要说这种傻话啊。只要知道了广阔的世界,就会发现在我身边时多麽的狭窄了吧?即使你现在留在这裡,终有一天会感到辛苦的。就趁着现在逃开吧……
藤堂一辉:喂!不要随便决定啊。呵,我被西条千春独佔,感觉很舒服啊。就算你叫我离开,我也会回到你的栅栏裡哦。今天也是,好好地回来了吧?
西条千春:你这个人真是的……会变成怎样我也不管了哦。
藤堂一辉:嗯。(虽然可能是不够谨慎,但看到为我着想而烦恼的千春,就不断地感觉到幸福的心情。)你真的是很喜欢我啊。
西条千春:诶,喜欢得无以复加。我爱你。一辉,我爱你。
藤堂一辉:嗯。啊……嗯……啊……(接受了千春的感情,感觉很好。)
西条千春:从头到脚……全部都是属于我的。
藤堂一辉:嗯……啊……啊……(可以对我为所欲为的,只有千春而已。对于千春,我越来越信任。)啊……啊……(如果老爸知道了的话,一定会说我错了吧?对于总是原谅这个男人的我……)

藤堂社长:啊,阵吗?千春来了消息,说一辉下周会回到公司了。还有就是,关于一辉的指导,说是想来这裡再次商谈一次。千春本身也有工作,会和阵你分担,拜託了啊。
阵京太郎:我明白了。对我来说,这样也比较好。那麽就这样。
藤堂社长:照顾一辉比想像中辛苦呢。就连阵也觉得束手无策啊。作为我的部下,总有一天要为一辉效力吧。如果千春好好地指导的话,就能帮上忙了。那就期待他们能够携手协力吧。


Track 06

大乡干寿:呼……(自从接手马吉利公司以来,被时间追着跑,被结果所左右,每日都过得索然无味。)
秘书:啊!大乡专务,原来你在这裡啊。会议将在10分钟后再开始,请回到会议室。还有,下午会有与RM社和KM社的负责人的会面。
大乡干寿:知道了。
秘书:傍晚时候,藤堂集团的桐嶋先生将会过来。
大乡干寿:嗯,我知道了。(最近却是相当刺激的生活,这也是托了那个人的福啊。)

桐嶋熏:这需要千春的审查啊。
大乡干寿:(桐嶋熏,28岁,藤堂集团本社第一秘书室管理部主任。)
女职员1:是桐嶋先生呢。
女职员2:能在这裡遇到真是幸运啊。
大乡干寿:(通称“美丽的贵公子”。虽然好像是女性职员开始这麽称呼的,但这也说明他在公司裡的评价很好。)
桐嶋熏:你们先请吧。
女职员1:不好意思啊。
女职员2:谢谢你。
女职员1:啊~果然很优秀呢。
女职员2:其他的男同事根本无法相比啊。
大乡干寿:(自然的女士优先,而且也不是别有用心的举动,所以很受女性的欢迎。)

西条千春:这麽随便的计画不能获得许可,给我从新做过。
职员们:对不起!
桐嶋熏:西条室长,这裡就由我来跟进吧。那样没问题了吧?
西条千春:嘛,那也可以。但是,要赶在期限内完成。
桐嶋熏:我明白了。
大乡干寿:(在男性职员中,他也得到绝对的信赖。是个能够团结大众的男人。与第一秘书室的头领西条千春能相抗衡,必要时会出手帮助部下。)
职员1:桐嶋先生,真的很抱歉。
桐嶋熏:没什麽的,不用介意。那麽,我先告辞了。
职员2:真的很谢谢你!
职员1:优雅又冷静,毫不犹豫,该决定时就决定。桐嶋先生果然很帅气啊!
职员2:真不愧是桐嶋先生啊!
大乡干寿:(虽然对藤堂集团的职员们感到抱歉,但那个桐嶋熏,就是我的恋人。)

桐嶋熏:嗯……嗯……
大乡干寿:啊!熏……(週末,从白天开始就是这样了。)熏,可以了吧?
桐嶋熏:还不可以射啊!如果要射的话就在我体内……
大乡干寿:(这不是平时的熏。)
桐嶋熏:嗯……啊!啊……嗯……
大乡干寿:唔!啊……今天,不绑我也可以吗?
桐嶋熏:可以……嗯……嗯……
大乡干寿:嗯……(原本应该是很少会让我双手自由地抱他的恋人……)不是才过了一星期吗?
桐嶋熏:我就是想要啊。想尽情地要你。
大乡干寿:(这时候的熏会让人感觉到危险,这是我最近才发现的。虽然这一个星期大部份好了一些。)
桐嶋熏:嗯……啊……啊……嗯……
大乡干寿:熏……(对熏来说,现在的XX就只是治疗恋爱。熏的内心有着什么像关键字一样的东西……)
桐嶋熏:啊……啊……啊……
大乡干寿:(前段时间和我的吵架作为契机,但什么是定时炸弹的开关我并不知道。)
桐嶋熏:啊……啊……
大乡干寿:(但是,熏受到了伤害却是事实。)
桐嶋熏:啊……大乡……好棒……嗯……啊……好棒……更多一些……大乡……啊……
大乡干寿:(爲了让他明白不用再担心什么,我就如他所愿地抱他。)
桐嶋熏:啊……啊……

大乡干寿:喂,熏。
桐嶋熏:呼……
大乡干寿:睡着了啊。(我可能是个狡猾的男人吧。看到熏受伤的样子,自己却觉得高兴。)
桐嶋熏:呼……
大乡干寿:唉……是宫本啊。是我,啊,诶?现在?应该可以吧。你们现在在哪裡?是QUEEN的五号桌吧?30分钟后和你们汇合。嗯,就这样啦。
桐嶋熏:唔……

宫本:大乡,很久不见了啊。
大乡干寿:是吧。好像很久没和你们一起喝酒了。
宫本:不是好像而是事实吧。刚才也是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也以为要不行了。
白石:不过这样好吗?连休的第一天就来这裡。你的恋人大人怎麽了?
大乡干寿:已经睡着了。所以才能过来啊。
宫本:现在才22点啊。不会太早了吗?
大乡干寿:因为今天从早上就开始XX的关係吧,应该累了。
宫本:你是那麽粘人的吗?你以前不是说过最受不了一直留在床上的女人吗?
大乡干寿:说起来……好像是呢。
宫本:什么啊,一副完全忘记了的样子。以前明明是个对女人很吃得开的男人。果然对恋人就是不同啊。
大乡干寿:唉……
宫本:真想让高中时的朋友看看啊,大乡被恋人缠上弄得精疲力尽的样子。进展得还好吧?
大乡干寿:算是吧。
宫本:但是,对方是那个熏先生,一定很辛苦吧?不是要很花心思吗?
大乡干寿:我并不觉得有多辛苦啦。和熏在一起,反而很轻鬆。(熏真厉害啊。)
宫本:轻鬆啊,真厉害呢。该说你豁达还是什么好呢,大乡从以前开始就是个贴心的傢伙啊。不过,也是个不好理解的男人啊。年级第一的成绩,却向老师们宣言要快速地就业。但是却突然改变志向,去了美国的大学。毫无音信了一段时间,再回到日本后,又进了那间有名的马吉利公司啊。真是叫人不停地惊讶啊。
大乡干寿:哈,也是吧。就连我自己也很吃惊。(只是想自由地生活,却被突然关进了笼子裡。虽然尽了最大努力,但也真的是累了。)在那间公司工作真的很辛苦啊。
宫本:哈哈,你在说什麽啊?对大乡来说完全没问题吧?明明是个比别人更有能力的人啊。
大乡干寿:(被那样认为也没有办法吧。)不过,也是托了你们常常找我出来喝酒的福,才有了那样的相遇啊。
桐嶋熏:大乡。
大乡干寿:呃!?
桐嶋熏:你在这裡做什么?
大乡干寿:爲什么你会在这裡?
桐嶋熏:我听到了你讲电话的内容。
大乡干寿:因为这样就……
桐嶋熏:爲什么把我留在家裡不管?
大乡干寿:诶?不是那麽回事吧?因为熏睡着了,而且也很久没和他们喝酒了。
宫本:晚上好,熏先生。
白石:很久不见了。
桐嶋熏:你们好。
宫本、白石:唔!
宫本:那个,我们到那边去喝。哈哈,你们请慢慢吧。
大乡干寿:喂,你们!啊……
桐嶋熏:唔……
大乡干寿:熏,怎麽了?
桐嶋熏:你不在我睡不着啊。
大乡干寿:唉,对不起。
桐嶋熏:我可能是个不应该谈恋爱的人……如果你不在了我会变成怎样,只是想像一下我就觉得很可怕。
大乡干寿:不要又擅自想像我会离开你啊。
桐嶋熏:我不明白人的感情啊。
大乡干寿:(恋爱是麻烦的东西。对熏来说,语言的效果很微弱。只有我的碰触才会让他感到安心。但是,我也不能说熏的什么。因为看到熏受伤不安的样子,我却感到安心。)
桐嶋熏:嗯……
大乡干寿:(因为这样才有他喜欢上我的实感。)
桐嶋熏:我的重症是来自血统问题吧……?
大乡干寿:诶?
桐嶋熏:但是比起表兄弟,比起那傢伙来说,要好很多。

西条千春:啊……一辉……一辉……
藤堂一辉:啊……啊……千春……我……已经到极限了……
西条千春:嗯……我爱你……

桐嶋熏:那麽这个计画就按照原定进行,没问题吧?
大乡干寿:(不知道如何去喜欢人的男人。)
西条千春:交给你了,不要鬆懈好好跟进下去。
大乡干寿:(只会憎恨别人的男人。他们的爱情,理智和疯狂溷杂着。)

特典 FTCD

小杉十郎太:就是这样。
森久保祥太郎:辛苦了!
小杉十郎太:辛苦了!收录刚刚完成还热气腾腾的感觉呢。
森久保祥太郎:是呢。那重新介绍壹下自己比较好呢。
小杉十郎太:嗯,重新介绍壹下比较好呢。
森久保祥太郎:那么,我是扮演藤堂壹辉的森久保祥太郎。
小杉十郎太:我是扮演西条千春的小杉十郎太。
森久保祥太郎:辛苦了。
小杉十郎太:辛苦了。今天呢……做了很多次呢……
森久保祥太郎:做了很多次呢!今天。今天真是做了很多次呢。
小杉十郎太:啊,真是的呢。感觉……感觉怎么样呢?
森久保祥太郎:什么?怎样是指什么?
小杉十郎太:实际上收录这个的时候关东这壹带还正值梅雨季节。
森久保祥太郎:是的呢。今天的天气也是壹会儿下壹会儿停的呢。
小杉十郎太:在这湿漉漉的天气里面……
森久保祥太郎:我们做了很湿漉漉的事情了呢。
小杉十郎太:不不不,我们是很干爽的呢。
森久保祥太郎:啊,干爽,我们很干爽么?
小杉十郎太:很干爽呢。
森久保祥太郎:原来如此。
小杉十郎太:嗯。
森久保祥太郎:那个啦,在职场里面的恋爱故事很够呛呢,本来就。
小杉十郎太:很够呛呢。
森久保祥太郎:因爲还要工作。
小杉十郎太:我那个变脸相当得够呛呢。
森久保祥太郎:是是。
小杉十郎太:平时说着“壹辉,我爱妳我爱妳”然后到了公司里面又变了壹张脸了呢。
森久保祥太郎:是的呢。
小杉十郎太:说着“给我重做!”那样的呢。刚才那个“给我重做!”重複了好几次呢……
森久保祥太郎:是的呢,大家都是这样进行着办公室恋爱的么?
小杉十郎太:是怎样呢~?
森久保祥太郎:我们不是从来没有在公司上班过嘛?
小杉十郎太:确实呢,都没有办公室恋爱的经验呢。
森久保祥太郎:因此,相当那个呢……
小杉十郎太:肯定相当辛苦呢。
森久保祥太郎:而且呢,还不是男女之间的。
小杉十郎太:还不是男女间的。
森久保祥太郎:就更加……
小杉十郎太:就更加~
森久保祥太郎:困难了呢。
小杉十郎太:而且这个还是壹流企业,非常厉害的公司的上层间的恋情呢。肯定很够呛呢。
森久保祥太郎:可以说是很令人着急呢?
小杉十郎太:令人着急呢。
森久保祥太郎:慌乱不定的……
小杉十郎太:而且啊,这次千春的父亲也登场了呢。
森久保祥太郎:出现了呢。
小杉十郎太:名字居然叫雷奥。
森久保祥太郎:不过西条雷奥的话,西条是母亲的姓氏么?
小杉十郎太:是母亲的姓氏么?
森久保祥太郎:不是这样的?第二代?是第二代呢。
小杉十郎太:那么也就是说千春是第三代呢?
森久保祥太郎:原来如此。
小杉十郎太:是第三代呢。原来如此。
森久保祥太郎:相对来说那位父亲的教育相当严厉呢。
小杉十郎太:父亲很厉害呢。怎么说来着的,“反抗的人就该被严厉的打!”雷奥爸爸有这么说过的呢。
森久保祥太郎:常常对千春施以暴力呢。
小杉十郎太:确实呢。不是被揍的非常惨么?父亲做了相当过分的事情呢。
森久保祥太郎:不过到最后来看父亲也是寂寞的呢。
小杉十郎太:最后确实如此呢。
森久保祥太郎:妳对那个父子关系感觉如何呢?
小杉十郎太:如何啊~应该说不管是壹辉的父亲还是千春的父亲总觉得有部分共通点。
森久保祥太郎:是什么呢?
小杉十郎太:总觉得说到社长的话,该怎么说,常常描绘出来的都不是什么好人。
森久保祥太郎:相对来说是的呢。职员越突出的话呢就越衬托出社长那暗黑的形象。
小杉十郎太:就是呢,而且公司越大越是这样呢。
森久保祥太郎:十郎太桑怎样呢?如果是社长的话。
小杉十郎太:社长么?
森久保祥太郎:如果成爲社长的话。
小杉十郎太:可能不太行呢。
森久保祥太郎:是么?
小杉十郎太:感觉我还是不太适合呢。
森久保祥太郎:是么?但是感觉上是那种拥有领袖的能力率领壹干部下作出决策呢。
小杉十郎太:是怎样呢,总之白天的时候在公司里面保持威严,指挥着人干这干那,然后放工过后就带着部下们去喝壹杯将壹切抛之脑后。
森久保祥太郎:绝对是会爲了交流感情而花费良多的公司呢。
小杉十郎太:确实呢。费用庞大的公司呢。
森久保祥太郎:费用庞大的公司呢。
小杉十郎太:即便白天的时候对部下非常的耀武扬威,只要喝了壹杯过后壹脸蠢相了。
森久保祥太郎:原来如此。
小杉十郎太:叫着“别介意,没关系啦~”
森久保祥太郎:变成那个样子了啊。变成那程度,变太多了吧。
小杉十郎太:就会变成那种样子呢。
森久保祥太郎:那么还是不要做比较好。
小杉十郎太:也许这样比较好呢。祥太郎君怎样呢?如果是社长的话。
森久保祥太郎:社长么?我完全不适合的。我啊,我觉得NO.2这个位置是最好的。
小杉十郎太:NO.2?
森久保祥太郎:是的,在壹人之下,然后就好像参谋壹样的支持着那人。
小杉十郎太:参谋啊,原来如此啊。
森久保祥太郎:我觉得这样是最适合的。
小杉十郎太:参谋森久保。
森久保祥太郎:不是翻车鱼(发音像),听上去跟翻车鱼壹样,不是的哦。
小杉十郎太:确实呢。
森久保祥太郎:我觉得NO.2这个位置呢是最适于自己工作的。
小杉十郎太:这样啊,妳真的很了解自己呢。
森久保祥太郎:总觉得我是站不了顶峰的呢。
小杉十郎太: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是NO.X。
森久保祥太郎:NO.X?
小杉十郎太:六合彩也从来没中过。(X和six谐音)
森久保祥太郎:六合彩也是?
小杉十郎太:是啊,那边完全就没中过……但是啊……
森久保祥太郎:但是啊?
小杉十郎太:不好意思突然变话题了,千春是辅导壹辉学习的呢。但是他是从壹辉几岁开始辅导了12年。是从几岁开始就开始辅导的?
森久保祥太郎:从10岁开始。
小杉十郎太:10岁吧?今天的台词里面也有,在开始辅导他到壹年半左右的时候就看上壹辉了。
森久保祥太郎:看上了。壹辉11岁的时候。
小杉十郎太:壹辉11岁半左右的时候呢,千春就已经看上他了。
森久保祥太郎:看上了呢。
小杉十郎太:太过分了哦。
森久保祥太郎:很厉害呢。
小杉十郎太:相当过分呢。
森久保祥太郎:相当过分呢。这次连那边都详细描述了呢。
小杉十郎太:确实呢。但是肯定是因爲作爲辅导别人的人,在那个10岁11岁那个时候呢,很多东西部询问老师的话是不知道的,大概连洗澡也是壹起洗的。
森久保祥太郎:作爲辅导呢。
小杉十郎太:作爲辅导呢。
森久保祥太郎:作爲辅导要壹起洗澡呢。
小杉十郎太:虽然如此,但是已经10岁11岁的孩子了,千春也许不会帮他洗澡了,但是也有可能会帮他洗的呢?
森久保祥太郎:那个基于辅导的话也许可能的呢。
小杉十郎太:壹辉可能会说“住手啦~千春~”。
森久保祥太郎:可能会的呢。但是那之后,壹辉和女性还是有交往的呢。
小杉十郎太:确实呢。
森久保祥太郎:也许千春看上他是在壹年半左右的时候,对他出手是再之后的事情了呢。
小杉十郎太:那确实是呢。
森久保祥太郎:看上去差不多都是最近的事情了呢?那期间很让人着急呢。
小杉十郎太:很让人焦急呢。
森久保祥太郎:对千春来说,壹辉知晓了女人的味道后,总觉得感觉有点奇怪,感觉“今天他好性感啊”那样子。虽然有没有很性感是不知道啦。
小杉十郎太:心想着“那个溷蛋!”。
森久保祥太郎:“那个溷蛋!”那样子的。
小杉十郎太:想着“这样性感的样子也对我展露啊!”
森久保祥太郎:“也对我展露!”那样的。然后突然就那样发展了呢。
小杉十郎太:突然那样发展了呢。果然被什么刺激了过后很可怕呢。
森久保祥太郎:很可怕呢。
小杉十郎太:很可怕呢。我们本打算是平澹的过壹生的,但是还是会被壹些事情刺激到呢。
森久保祥太郎:刺激很大呢。
小杉十郎太:在人生当中意想不到的时候。
森久保祥太郎:确实如此。以此反弹力……
小杉十郎太:反弹力……
森久保祥太郎:能够继续推出下壹部作品。
小杉十郎太:但是那个反弹力呢,可能会让事情发展得壹发不可收拾呢。
森久保祥太郎:可能会呢。
小杉十郎太:这样很麻烦呢。
森久保祥太郎:那么继续加油迎接下壹部作品。
小杉十郎太:继续加油。
森久保祥太郎:希望如此呢。
小杉十郎太:到下次爲止要充沛自己的体力和精神呢。
森久保祥太郎:希望如此呢。说是已经可以了。
小杉十郎太:是么?
森久保祥太郎:可以和大家告别了。
小杉十郎太:完全就没看向我这里呢。
森久保祥太郎:早就下指示了,说是可以了。
小杉十郎太:是么?
森久保祥太郎:就是这样,我是扮演藤堂壹辉的森久保祥太郎以及……
小杉十郎太:扮演西条千春的小杉十郎太。

绿川光:辛苦了。我是扮演桐岛熏的绿川光,应该可以说是久违了呢?总之这部作品呢,在衆多我出演的BL作品之中,也是印象深刻的呢。原因的其中之壹就是我和小西君对手戏的作品并不是很多,就这层意义上来说,令我印象深刻。那个呢,我绝对不是个纤弱的人,绿川光我呢,体格还是挺健壮的,这次作爲攻方的小西君,不管怎样相当的攻有攻样,比起我来体格更爲健壮,就人品来说也是能令人安心让其攻陷的感觉。声音也是呢,明明要比我年轻,却真的非常沉稳,虽然并不是那种很沉闷沉重的感觉,而是很轻松的,很帅气的声音,我从以前就这么认爲了。在这样的作品当中能够出演对手戏,我真的觉得非常开心。那个呢,这部作品当中并不只有我们壹对,其他对也肯定是这样子的,作爲攻方的人都是非常攻有攻样十分优雅的人,我很喜欢,然后最重要的,舞台是在办公室,因爲我高中毕业过后不多久就进入了声优养成所,对于大学校园的生活以及上班族的生活从未舔尝过,那个,该怎么说,在BL作品当中对于公司的情况不是描绘得都相当仔细么,所以,该怎么说,虽然我没有实际体验过,如果自己也在公司上班的话,就是这种感觉吧,虽说是这种感觉但不会朝着BL那方向发展。我觉得会是以这样子的感觉来度过每壹天的呢。不过如果每天这样还是不愿意的呢,还是比较喜欢做声优,但是那个啦,如果普普通通的生活的话,首先像我这个角色被统称爲是美丽的贵公子?好像是被女职员这么称呼的,首先我是称不上美丽的,基本上是不会有那样美丽的人的,而且还是贵公子哦,所以我真的觉得能作爲声优真是太好了。原作好像还没有完结,那个,刚才也有说过,就我个人来说是我出演的十分开心的壹部作品,如果还有机会的话我会非常开心。今后也请大家多多支持了。再见~

小西克幸:各位好,我是扮演大乡干寿的小西克幸,请大家多多指教了。就是这样,能够收听到这张CD的各位呢都是在marine邮购的呢,我也受到marine相当多的照顾呢,真的是非常感谢各位,请多关照了。因爲被告知是每个人要加油说三到五分锺,我可是准备要喋喋不休的说了哦。就是这样,这次的CD DRAMA呢,量真是非常的大呢,这可是个重点哦,各位首先的听点在这里,是吧,很多很多的DRAMA呢,是四个故事么?四个故事集中在壹张里面,真是的呢,所以内容真的是非常丰富,无论从哪里开始听都是可以的哦。如果可以的话呢,请从我和绿川桑的故事开始听呢。拜托大家了。好,就是这样呢,关于这次的收录呢,这个真的是相当久违了呢,感觉相隔了相当久了呢,所以事务所说,这个我演过的演过的,然后在接过剧本的时候发现原来我是大乡干寿啊!然后和绿川桑的对手戏还记忆犹新呢。我想绿川桑应该也说过了,基本上和绿川桑合作的作品比较少,所以我也记得非常清楚呢。好,好像绿川桑说了很多关于我的话,总觉得很狡猾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上面写着这次有好几个问题呢,从中自由选取几个稍作回答的,绿川桑好像壹个都没选呢?好像就说了我的样子呢?才没有那样的问题选项呢!关于这部作品的感想这个可是最重要的问题,除此之外还有三四个问题,然后再是从中选择啦,绿川桑!好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会跟他说的呢。首先是不断的勾起了我的回忆,那个该怎么说,关于演出自己这个的角色呢,被告知要演得再年轻壹点,再年轻壹点呢,然后想着“啊,这样啊,这个是要演绎的再年轻壹点的啊。”那之后我拼命努力了。所以无论如何请听多听几遍,很完美的!我真的觉得今天能来参加收录真是太好了。真的非常感谢。好,关于收录的感想就到此爲止,然后我来说明壹下有哪些问题哦。壹辉和千原……千春,不是千原,差点说成千原JUNIOR(注:搞笑艺人)了,是千春,大乡和熏,让人觉得焦急的壹对是哪壹对?这个问题以及这次登场的角色当中觉得哪个角色与自己最爲接近?这个问题以及如果自己是藤堂社长的话,会对壹辉,千春和熏有怎样的期待?就是从这三个问题当中呢,有所选择的回答哦。那么我就全部回答吧,虽然已经有三分锺已经到了的警示,但是我非常迷茫应该是结束还是继续,好,就是这样,让人焦急的壹对的话那当然是大乡和熏这对啦,怎么回事啊熏,我在读台本的时候也老是在想“喂,妳什么啊,这又是哪儿的谁啊!”那样的呢,“好好振作啦,他壹直陪着妳啦”会有那种感觉的吧?这样做会令人误会的吧?无论是谁碰到那样的事情都会的吧,大家呢也请壹定要生气呢,对着CD。然后,觉得与自己最接近的角色是……没有!才没有那么随便的角色呢,大家都是很能干的人,好,然后,如果是社长的话,对三人有怎样的期待,请壮大公司!好,就是这样,粗略得把问题回答掉了。就是这样,对于这张CD呢,感觉既十分怀念,收录的也非常开心,大家听过之后如果能乐在其中的话呢,我会非常开心的。然后,再见。

三木:我是扮演伊安 艾凡斯的三木真壹郎,好像有好多壹定要回答的呢。要说说看关于收录的感想呢,我非常开心哦,是的,非常开心,这上面写着对登场的角色说壹句话什么的,像我这样子的弱辈可什么也说不出口啊,嗯,这个是壹对对情侣呢?壹辉,千春,大乡和熏这两对呢,令人觉得焦急的是哪壹对?两对都是!这次登场的角色当中觉得与自己最爲相似的角色是哪个?咦?是哪个呢?那么,就是伊安了。自己如果是藤堂社长的话,对壹辉,千春和熏有怎样的期待?嗯,是什么呢,壹般来说因爲他们生活得都马马虎虎的,我也并不是没什么好期待的,那么,如果能够更加认真的对待生活的话就好了。最后是对这部作品的FAN说壹下感言,那个,说什么好呢,啊,这个录制成CD的话,大家是在听了本篇过后再听的吧?会有先听这个的人么?刚才在和工作人员交流期间,差点停止说话了,不好意思,我想各种各样的人都有吧,那么,如果大家能乐在其中的话就好了呢。大概有已经很欢乐了,以及继续期待以后的两种想法的人吧,能够乐在其中的话就好了,并且觉得欢乐的人呢,如果有朋友的话就向朋友推荐,如果有blog的话请在blog上面写上壹笔,然后因此宣传从而增加了可以壹起分享快乐的同伴的话就好了,希望如此呢。时间够了么?还没有啊?还要再说些什么啊?我要说些什么啊?我今天打算去吃汤面呢……好,还没到么?这附近呢,我看见有家看板上写着广岛风味汤面的店呢,我从以前就很喜欢呢,这个呢,如果不快壹点的话呢,他们就会进入午休了我就可能赶不上了呢。已经到时间了吧?还不行?简直跟地狱壹样,该怎么办啊这个!那个,算了呢……啊!非常感谢!

黑田崇矢:我是扮演阵京太郎的黑田崇矢。那个关于收录的感想,虽然是很开心啦,我真的就只有最后壹话出场了,我真的觉得有点伤心呢。我觉得要是出场机会再多点的话就好了呢。壹辉,千春,大乡和熏这两对呢,令人觉得焦急的是哪壹对?嗯,是呢,壹辉和千春虽然焦急是让人挺焦急的,每次碰到他们的时候,都挺相亲相爱的呢,该怎么说,虽然畏手畏脚的但是该做的都做了呢。然后,觉得真是年轻呢~我自己年轻的时候也不曾如此呢,应该说台本上面所描绘的角色,小杉桑说了那样的台词后,觉得小杉桑真是精力充沛呢。所以稍微令人觉得有点焦急的是壹辉和千春这对呢。这次登场的角色当中觉得与自己最爲相似的角色是哪个?这个又挺难回答的呢,没有呢。最接近的,因爲刚才三木桑说了自己的角色,所以我也说是阵京太郎了。然后,自己如果是藤堂社长的话,对壹辉,千春和熏有怎样的期待?所以下届社长果然是壹辉么?针对于他们之间的关系有反对……嗯,针对于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反对还是怎样……有什么关系呢,不管是怎样的关系,如果我是父亲的话,只要两人相爱,就没有关系,这样壹个心胸宽广的人。对这部作品的FAN说壹下感言。非常感谢大家听到了最后,这个会如何发展呢,阵京太郎是没有对象的呢,作爲壹部BL作品,我有点期待呢。想着如果能和谁来壹段的话就好了呢,这次就壹直觉得挺不爽快的,如果有各位的支持,阵京太郎今后会不会有那方面的发展,我是不知道啦,会怎样呢老师?阵京太郎今后会有什么豔遇么?啊,她好像点头了呢,大家如果支持的话可能会有所发展的样子,大家请多多支持,非常感谢!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11 | 2018/12 | 01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