誘惑 -temptation-

誘惑 -temptation-

原作:藤代 葎 
イラスト:奈良千春 大洋図書 
発売日:2009 年 9 月 25 日
価格:3,150円(税込)

CAST
咲坂諒一:遊佐浩二
柳瀬芳成:安元洋貴
篠尾:花輪英司
添嶋:鈴木智晴
及川:乃村健次
新垣:矢部雅史
川村:陶山章央  

STORY
日本有数の警護会社HSC(ハデスセキュリティカンパニー)に勤める
警護員・咲坂諒一。
怜悧な美貌と冷静な頭脳の持ち主である咲坂のペースを乱す男が現れた。
容姿・能力に恵まれた不遜な男、柳瀬芳成だ。
建設会社の社長である柳瀬宛に送られてくる脅迫状……
それを心配した秘書がHSCに警護を依頼してきた。
秘書を装い警護についた咲坂を、なにかと挑発してくる柳瀬に苛立つ咲坂だが
ある夜、柳瀬の第一秘書が何者かに襲われて……!?

http://www.fluorite-cd.com/work03/work03.html

翻译:yuukitsuzuki nihong
校对:hzyuye

Track01

咲坂谅一:我们回来了。
筱尾 添嶋:我们回来了。
及川:辛苦了,看来没有什么问题吧。

咲坂谅一:(哈迪斯安保公司,通称HSC,是一家以设施安保和贴身保镖为工作内容的安保公司。正式职员有45人,其中像我们这样要派到现场去的安保人员,也就说所谓的保镖有16人。这些人都是武术的高段位者,而且还具备出色的运动能力,反射神经和自救能力和分析能力,还必须在面对突发状况时冷静地作出正确判断的能力。职员都是过关斩将才进入公司的能人。)

及川:我们直接说说下次工作吧,是贴身保镖任务。被保护者是柳濑建设公司的社长,柳濑芳成,32岁。
筱尾:柳濑建设,那可是日本屈指可数的大型建筑公司啊。
添嶋:说起来去年有个柳濑建设旗下的篮球运动员加入美国NBA了,还一时间成为大家谈论的话题呢。
及川:这次是他的秘书委托我们的,说有恐吓信寄到了他们的社长那里。这个男人看起来很帅吧。这张是刊登在经济杂志上的照片。咲坂,你就是这次工作的负责人。明天开始你就和筱尾还有添嶋开始工作,有必要的时候再增加人员。
咲坂谅一:是。

添嶋:居然收到恐吓信,看来他的日子也不平静啊。
咲坂谅一:那是一家急速壮大起来的建筑公司,估计也有不少的死对头吧。
筱尾:他又长得这么帅气,说不定是被他甩了的女人寄来的恐吓信呢。
添嶋:真不错,我好羡慕这种受欢迎的男人啊。我也想甩个女人之后被她怨恨啊
咲坂谅一:添嶋,就算是开玩笑,也不要这么说。
添嶋:对……对不起。

咲坂谅一:(柳濑建设是现任社长•柳濑的爷爷战后白手起家,一手创办起来的公司,柳濑芳成是公司的第三代管理者。他父亲掌管公司的时候,在全国各地开设了分公司,到了第三代的现在,公司的规模进一步扩大,年收入也飞速增长。柳濑既有商业才能有相貌英俊,男人都会羡慕他,女人也都会仰慕他吧。

咲坂谅一:柳濑芳成么……

Fluorite CD Collection,藤代律原作 诱惑。


Track02

[敲门声]
新垣:打扰了。[关门声]社长,前几天我说过的几位安保公司的客人到了。
柳濑芳成:嗯。
咲坂谅一:(这个男人就是柳濑芳成,高大而协调的体格和不凡的容貌,还有那种只是站在那里就可以感觉到的自信,这些是只有成功人士才具备的。)我是哈迪斯安保公司的咲坂。
柳濑芳成:劳烦你们特意跑一趟,只是因为我秘书的一些无谓的担心就害你们白跑一趟,我向你们道歉。
新垣:可是社长,既然有人寄来恐吓信,我就不能置之不理……
柳濑芳成:新垣,我说过没必要。因为这种恐吓信就雇用保镖,正中了对方下怀。说不定这会对方正嘲笑我们呢。
咲坂谅一:(在委托人和被保护人不是同一人的情况下,虽然比较少见,但有时候被保护人会拒绝接受保护,看来柳濑社长认为这次的恐吓信只是恶作剧而已。)可以让我看看恐吓信吗?(是说想看就要我自己过去拿吗?)失礼了。(没有花纹等装饰,是到处都能买到的白色信纸。上面写着:“现在开始懊恼也为时已晚,你一定会受到上天的惩罚。”)在这之前还有收到过恐吓信吗?
柳濑芳成:说起来是有过。不过我觉得这种东西太愚蠢了,就扔掉了。
新垣:那个……这是扔在废纸篓里面的东西,我想着以防万一,就收起来了。抱歉。
咲坂谅一:给我看看。(“我绝对不能原谅你所做过的事情。”信纸和刚才的一样,字体也是一样的。)关于发信人你们有什么线索吗?
柳濑芳成:要说线索的话,那真是一只手都数不过来。虽然不知道是谁,不过我没时间也没义务陪他们闹。
咲坂谅一:柳濑社长,拒绝接受保护是您的自由,但是万一你有什么事,受伤害的不止你一个人。至少秘书新垣先生就会责怪自己为什么没有强迫您接受保护。
柳濑芳成:我知道了,那就看在新垣的面子上接受保护吧。
新垣:社长。
柳濑芳成:不过我有条件。如果社长周围跟着一群严肃粗暴的男子,会让职员感到不安,保护我的人只要你一个。
筱尾:只要咲坂一个人吗?这可办不到,我们一向都是小组行动的。这也关系到我们和被保护者摆脱危险的问题,不管是多出色的SP都不可能一个人完成贴身保镖的工作。
柳濑芳成:既然这样,那这件事就算了吧。
筱尾:但是柳濑先生……
柳濑芳成:我刚才说过了,我也有自己的立场,不管你们的意见多么合理,只有这一点我不能让步。如果是他的话看起来也不会不像是秘书……最重要的是,他很美……
咲坂谅一:(他是想说我不像是一个保镖,并不期待我的工作表现吗……我最讨厌别人仅凭外表判断我的能力,虽然一直以来都没有对工作对象怀有好感或者厌恶感,但是这个男人……)我知道了。
添嶋:咲坂!
新垣:咲坂先生。
咲坂谅一:但是我也有个条件。就算只有我一个人在你身边也没关系,但是不管你在家还是在公司,或者是移动中,24小时都由小组在远处进行保护。当然我们不会让别人察觉。
柳濑芳成:好吧。
咲坂谅一:谢谢合作。
柳濑芳成:你是叫咲坂吧?后面的名字呢?
咲坂谅一:谅一。
柳濑芳成:年龄呢?
咲坂谅一:28岁。
柳濑芳成:很年轻嘛。为什么非要做这种危险的工作?还是说你平时是做交通警备的?
咲坂谅一:(面对他这种不客气的说话,我一时无语。那些自信的人说话总是毫不客气,还有他那种评估一般的视线,如果他真是个有内涵的人就好了……)

咲坂谅一:(这一天,柳濑建设要召开总公司和分公司的要职人员参加的例会,我作为新秘书随行,这是记住要职人员的姓名和相貌的好机会。)
(柳濑芳成:最觉得我碍眼的应该是在名古屋分公司做社长的叔叔,柳濑浩二。在要职人员当中有不少人都是站在他那边的。在我就任社长的时候,把那些暗中勾结的公司扫清,对此他们一直怀恨在心。
咲坂谅一:那么担任名古屋副社长的柳濑孝文呢?他也是你的亲戚吧?
柳濑芳成:孝文是柳濑浩二的儿子,是我的表兄弟。是个任凭父亲摆布的无用之徒。直到现在他对工作都没什么热情,他的秘书川村倒是不错。)
咲坂谅一:(并不是说就认定他们是犯人,但既然柳濑认为他们值得怀疑,就有必要把他的叔叔浩二和其子孝文放进最有可能的备选名单中。)

咲坂谅一:新垣先生知道有没有什么人对社长有私人恩怨的?
新垣:如果送恐吓信的是浩二分社长我倒觉得安心,现在如果社长出事,那么对柳濑建设是相当不利的,这一点作为亲戚的浩二分社长心里应该最明白。其实,那是两个月之前的事情了,我们发现从上代开始就和我们有来往的承包公司田岛建筑公司,把材料偷偷换成廉价货,结果就终止了和他们的一切合同。田岛建筑公司是靠承包我们的工作才得以成立的公司,恐怕今后的日子不好过了吧。
咲坂谅一:(终止合同?这不是像叔叔觉得他碍眼这种程度的事情……)
新垣:咲坂先生,这里就是秘书室了。我和其他董事的秘书都用这个秘书室,这边是复印室,里面的是水房。啊,川村先生,您辛苦了。
川村:辛苦了。
新垣:您跟我说一下,我就帮您准备饮料了。
川村:不用了。
新垣:川村先生,这位是新来的柳濑社长的秘书,叫咲坂。
咲坂谅一:我叫咲坂,请多关照。
川村:我叫川村。
新垣:川村先生直到三年前都是在总公司工作的。现在被浩二分社长调去名古屋分公司了,他可是我的前辈呢。
咲坂谅一:(柳濑浩二的秘书……看起来像是个胆小怕事的人。)
川村:那么我就先告辞了。


Track03

柳濑芳成:我马上就回来,新垣你在这等我就行了。没必要三个人都出面吧。
新垣:是,我明白了。
咲坂谅一:(例会结束之后,柳濑立刻换上工作服到施工现场去了。新垣先生说过,他年轻的时候在工地工作过。原本整洁的头发变得凌乱,和刚才那种自信满满骄傲自大的印象完全不同。比起在公司的时候显得更有活力。)
柳濑芳成:咲坂。
咲坂谅一:是。
柳濑芳成:工地很危险的,戴上安全帽。
咲坂谅一:是。
柴田:货架要过来了,小心后面。
柳濑芳成:柴田先生,辛苦了。
柴田:少爷,又来了啊。当社长这么清闲啊。
柳濑芳成:你说什么呢,我只是常常来监督一下,让你们这些上了年纪的不要勉强胡来。
柴田:说什么啊,谁上了年纪了啊?
柳濑芳成:啊,对了,柴田先生,这是新来的秘书咲坂。
咲坂谅一:我叫咲坂,请多关照。
柴田:你好,我叫柴田。哟,他这相貌当男人真是浪费了啊。
柳濑芳成:是吧。他今后也会经常来这露面的,你可要看好了那些年轻人,别让他们随便对他出手啊。
柴田:这可难了,不管怎么说我们这的家伙们和少爷你不一样,尽是些没有女人缘、欲求不满的家伙。
柳濑芳成:这样啊,那我不能把咲坂带到这个工地来了,是吧,咲坂。
咲坂谅一:(他们没有想到身边会有和自己性向不同的人在,所以才能坦然地说出这种玩笑。对于把女人排除在恋爱对象之外的我来说,这可不是玩笑话,不过也不像十几岁那时会觉得受伤害。说是变得从容了,倒不如说是放弃。眼神对上了。刚才那是怎么回事?)

咲坂谅一:(在回公司的车上,柳濑邀请我和他一起吃晚餐,而且不包括新垣先生,只有我们两个人。说实话,工作之外邀请我,对我来说是件麻烦事。)这次我和你一起吃饭,不过以后不要再做这种事情了。我希望可以尽量避免私下外出。外出的话遇到危险的机会也就增加了。
柳濑芳成:别说的这么过分,要是因为一些不愉快的信件就躲在家里,那就什么都干不成了。
咲坂谅一:可是……
柳濑芳成:咲坂。
咲坂谅一:对不起。
柳濑芳成:刘海上还有混凝土的碎屑,是戴安全帽的时候弄上去的吧。
咲坂谅一:(做了蠢事,虽然事出突然,但是不过只是被触摸到刘海……)
[电梯声]
咲坂谅一:(那天晚上一边喝酒柳濑一边露出笑容,那种笑容很有魅力,让我觉得展现在工作对象面前有些可惜。我对会有这种想法的自己产生了动摇。我知道自己最受不了别人展现出落差,但没想到自己会对柳濑有兴趣。白天在工地看到他丰富的知识和对工作的热情,作为社长带领着整个公司,还有本事和工地众多粗野男人相处的很好。也就是说他并不只是个傲慢的人……)从明天开始我开车负责接送你。请你和现在的司机解释一下。然后回到房间之后不要让任何再进去。除了家人,就算是亲戚也不行。
柳濑芳成:你把这些看得还挺严重的。
咲坂谅一:要是真的出事就晚了。明天我几点来接你合适?
柳濑芳成:九点来吧。咲坂,要不要进来坐坐?
咲坂谅一:嗯?
柳濑芳成:才十点,现在睡觉还太早了。
咲坂谅一:不用了。
柳濑芳成:你在戒备我吗?我没有什么奇怪的兴趣哦。你是同性恋吧。
咲坂谅一:(为什么……为什么他会知道……知道我性向的人只有及川先生和筱尾而已。我连添嶋都没告诉过……)
柳濑芳成:你的表情似乎在问我为什么会知道。是直觉。得到确信是在你把我的手拨开的时候。如果不是对男人有感觉的人是不会那么做的。对不对?
咲坂谅一:你忘了我说过的话吗?除了家人不要让任何人进去,我刚才应该警告过你了。
柳濑芳成:你另当别论吧。
咲坂谅一:没有例外可言。告辞了。
柳濑芳成:你其实对我也有兴趣吧?我对这种视线很敏感。虽然大多是来自女人,不过我也不是没被男人搭讪过。还是说你的男朋友在等你?
咲坂谅一:你指什么?
柳濑芳成:今天和你一起来的那个男人,叫什么来的……你的同事……他看起来似乎对你特别关照。
咲坂谅一:告辞了。
柳濑芳成:不玩玩再走吗?
咲坂谅一:不玩。
柳濑芳成:哼。

筱尾:辛苦了。
添嶋:啊,咲坂先生要不要吃包子?
咲坂谅一:不用了,我不吃。今天真是不好意思,我自作主张答应了对方的条件。
筱尾:没办法啊,这是被保护对象的要求啊。
咲坂谅一:社长怎么说?
筱尾:说就交给你了。你是个很优秀的保镖,我没意见。不过这种安保方式我可不想再有第二次了。
咲坂谅一:抱歉。关于田岛建筑公司查到什么了吗?
筱尾:听说他们社长田岛被柳濑终止合同之后,因为操劳过度住院了。现在出院在家疗养。另外他有个叫祥子的独生女,不过大家都说他没有能力接管父亲的工作。现在店里是开店休业的状态,在为筹措资金而费神。
咲坂谅一:就算田岛憎恨柳濑也不奇怪。他比觉得他碍事的叔叔更有明确动机。
添嶋:不过,现在的田岛貌似没什么精力去搞这些。他女儿看起来也不像是会那么做的人。当然也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性。但是也没有什么确凿的证据。
筱尾:也有可能是恋爱纠纷,稍微调查了一下,结果发现从女公关到酒吧女,名字多的两只手都数不过来。不过他没对良家妇女下手也就算是不错了。
(柳濑芳成:不玩玩再走吗?)
咲坂谅一:(也就是说对女人厌倦了吗……如果不是工作对象,也许他是玩一玩的好对象,但是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令人生气的男人,柳濑只是在玩弄对他有兴趣的人而已吧。)
筱尾:小心点,你要是出什么事,我就没脸见你的父亲了。
咲坂谅一:筱尾?
筱尾:这是社长让我带给你的话。


Track04

咲坂谅一:(第二天早上,为了接柳濑,我来到柳濑的公寓,直接进到了他的房间。这次有恐吓信直接寄到了他的家里。)
柳濑芳成:就是这个了,我还没打开。
咲坂谅一:我来确认一下内容。(信封上写的收信人姓名的字体和之前的两封相同都是印刷体,没有寄件人地址和姓名,对方知道柳濑的住址……不,要查的话谁都可以。信纸和文字字体大小都和之前的两封一样……)
柳濑芳成:怎么样,有什么值得在意的地方吗?
咲坂谅一:没有。
柳濑芳成:算了,要是真的想把我怎么样的话,就不会寄这些东西,而是直接来袭击我了。
咲坂谅一:这个我也会拿去进行调查。
[电话铃声]
柳濑芳成:是秘书打来的。怎么了?嗯?通知他的父母,我马上到医院去。
咲坂谅一:发生什么事了?
柳濑芳成:新垣……
咲坂谅一:嗯?
柳濑芳成:有人撞倒新垣后逃逸了……

咲坂谅一:抱歉,让你们久等了。
柳濑芳成:咲坂。
咲坂谅一:我已经找人保护新垣先生了。(新垣先生是昨晚十点左右出事的,幸好只有左大腿腿骨骨折,没有生命危险,现在似乎因为打了麻药而在昏睡中。)还有其他值得担心的人吗?
柳濑芳成:如果你是问我有没有关系亲近的人,那我的回答是NO。工作的事情基本上都交给新垣去办的,至于我私下交往的那些人……反正你都已经调查过了吧。正如你们所说,那些恐吓信不是说着玩的。
咲坂谅一:在询问新垣先生之前,还不能下定论。
柳濑芳成:到底是谁干的!
咲坂谅一:你没事吧?
柳濑芳成:新垣的话没事……
咲坂谅一:我不是说新垣先生,我说你。
柳濑芳成:我……没事……
咲坂谅一:是吗……(柳濑的态度似乎在这么诉说着,新垣先生发生这种事情责任在他。)
柳濑芳成:我们也去公司吧。
咲坂谅一:是。

咲坂谅一:柳濑先生,我想问你一些关于田岛先生的事情。可以吗?
柳濑芳成:田岛?田岛建筑公司的事情吗?如果你们怀疑田岛先生的话那我看是找错对象了,而且田岛先生现在还在疗养。
咲坂谅一:我听说他用了和原来不同的隔热材料。
柳濑芳成:我们公司的人中途察觉到,都换了新的。在建筑上一次失误也是不允许的。不管是多么认真的人,只要错了一次就完了。任何理由都没有用。
咲坂谅一:是啊,在就算只犯了一次错误也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这点上,虽然职业不同,但是安保工作也是一样。
柳濑芳成:你为什么做这种工作?
咲坂谅一:我上学打工的时候做过事务工作,我之所以做安保,是因为没有别的想做的工作。
柳濑芳成:这种为了别人豁出自己性命的工作,你竟然说是因为没有其他想做的工作就做了……不是超级白痴,就是很想找死。不过你看起来都不是这两种……你没有恋人吗?
咲坂谅一:没有。做这种工作很难找到对象,这也是没办法的。
柳濑芳成:是吗?应该有不少人会喜欢上拼命保护自己的人吧。
咲坂谅一:我们是禁止和保护对象恋爱的。
柳濑芳成:工作结束之后不就行了?
咲坂谅一:工作结束之后对方也就冷淡了,本来这就好像假性恋爱一样。
柳濑芳成:真是可惜。有些事情不睡一次是不会知道的。
咲坂谅一:(“你之所以没有固定的恋人,是因为你想和不同的对象睡吗?”我差一点就这么问出口了……这种对话是没有意义的。)


Track05

咲坂谅一:(那天晚上,柳濑和客户会餐结束,说是想要再喝几杯,又坐回到了包间里。)新垣先生醒过来了,真是太好了。
柳濑芳成:嗯,我申请了明天一早去看他。麻烦你八点半来接我。
咲坂谅一:我知道了。
柳濑芳成:你不一起喝点酒么?
咲坂谅一:是,因为工作的关系,我不喝。
柳濑芳成:你真是顽固,就陪我喝一杯吧。回去的时候找代驾就好了。
咲坂谅一:抱歉。
柳濑芳成:那至少过来给我倒个酒吧。这总没关系吧。
咲坂谅一:我的工作内容不包括应酬。
柳濑芳成:被像你这种类型的人戒备,总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呢。
咲坂谅一:(是叫我到他旁边去吗?)
柳濑芳成:我也没想要吃了你。我喜欢,真是太有趣了。
咲坂谅一:请你适可……
柳濑芳成:我投降,放过我吧。
咲坂谅一:(他在干什么,我差点就打了保护对象。)对不起,不过……(亲)你要干什么?
柳濑芳成:尝尝味道。合同到期之前都不行的吧。所以现在就先这样忍一忍吧。
咲坂谅一:我不知道你说什么,合同结束之后我和你也就不再见面了。
柳濑芳成:意思很简单,我说过的吧,有些事情不睡过是不知道的。
咲坂谅一:那是对象是女人的情况吧。
柳濑芳成:我现在最想了解的是你。我不是说过之前有被男人搭讪过吗。我不是同性恋,所以当时没有半点意思,不过你似乎不一样,你觉得这是为什么?
咲坂谅一:你只是觉得有趣吧?
柳濑芳成:也许是这样,又也许不是。你不想知道其中的答案吗?
咲坂谅一:不想。对我来说你只是保护对象,没有其他任何关系。
柳濑芳成:你还真难搞定。不过要不是这样,也就没有攻陷的价值了。差不多该回去了。
咲坂谅一:(我知道自己对柳濑有一点兴趣,但是面对柳濑的傲慢又很气愤。他只是个令人生厌的男人而已吗,还是说偶尔展现出来的那些耿直才是他真实的样子?我开始想要知道柳濑芳成这个人的本质……)

柳濑芳成:到底是谁?(如果说送恐吓信来的人,我有数不清的人可以怀疑,但是会实际袭击的人又是另一回事。先在我要是出什么事,叔叔应该会很伤脑筋。咲坂似乎在怀疑田岛先生,但那不可能。田岛先生是真心对自己做的事情感到后悔,他也认为我的决定是理所应当的,并接受了这一点。恋爱纠纷……哼,要是年轻的时候还有可能,现在实在无法想象。下次会是谁?还是说下次就会袭击我?)要袭击的话就来找我好了!
(咲坂谅一:你没事吧?)
柳濑芳成:(咲坂彻底颠覆了我对保镖的印象,长相引人注目,内在却固执的让人惊讶。开始只是对这种意外性感到有趣,却不知不觉对他产生了兴趣。当我试图碰触他的头发,但手却被他拨开的瞬间,明显产生动摇的咲坂的表情……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我想要知道平时不怎么把感情表现在脸上的咲坂的那张冷漠而美丽的脸在什么时候会怎样扭曲……)我这还真是恶趣味。


Track06

[电话]
田岛祥子:你好,这里是田岛家。啊,我是祥子。嗯,父亲还是老样子。就算我想给他鼓劲,他也只是一味的责备自己。公司变成这样,并不是柳濑先生的错,这些我其实都明白。但是,一想到如果是前任社长的话,因为他十分信赖父亲,肯定能再给父亲一次机会吧?哎?300万(日元)的汇款?对不起。老是得到你的帮助,真的非常感谢。因为你的援助,我和父亲不知道得到了多大的帮助。但是,没问题吗?也是呢。对不起。不,不可以的。在父亲痛苦的时候跟你见面,让自己一人渡过幸福的时间,这种事情我做不到。但是,我也想见你。近期,一定能见面吧?不要这样!我……并不想让谁痛苦!嗯,嗯,愿意……爱我吗?我好开心。

新垣:十分抱歉,社长,让您担心了。
柳濑芳成:利用这个机会好好疗养吧。等回来后,我会再狠狠使唤你的。
新垣:肯定的。左腿的骨头好像折的很彻底,听说反而恢复的比较快,所以我很快就会出院了。到时候,接听个电话之类的还是能做到的。
柳濑芳成:新垣,我可是说要好好疗养的。真是服了,到这种时候你也还是一点没变呢。
新垣:那是自然。我的目标,可是要让你说出“没我就不行”呢。
柳濑芳成:呵呵……

咲坂諒一:新垣先生,比想象的还要精神,真是太好了。
柳濑芳成:啊。但是关于犯人的线索,好像还是没有啊。到底是什么样的车,在那种情况下没看到也是正常的吧。
咲坂諒一:(根据新垣先生的说法,好像是从便利店里出来时,突然被车灯晃到了。这就代表着,对方知道新垣先生的情况,并特意埋伏在那里的。果然不是偶然的事故,而是有所预谋的犯罪。这也就是说……)车辆,恐怕是白色的面包车(ONE BOX CAR)。
柳濑芳成:为什么?
咲坂諒一:昨夜,我也被袭击了。
柳濑芳成:唔……
咲坂諒一:(昨夜,在我返回自家公寓,正准备朝正门口走去时,突然被车灯晃到了。前方一辆白色的面包车以非常快的速度冲过来,差一点就被撞飞了。)我那时的情况,和新垣先生是完全一样的。
柳濑芳成:为什么不早点说!?竟然连你都被盯上了……
咲坂諒一:现在已经说了。而且如你所见,我浑身上下连一个擦伤都没有。
柳濑芳成:不是这个问题!
咲坂諒一:柳濑先生……
柳濑芳成:啊……真是不干脆的家伙,不直接攻击我,而光是攻击我身边的人!因为我身边有保镖,所以才盯上四周的人吗?
咲坂諒一:我是保镖的事情,除了新垣先生外没人知道吧。对方的目的从一开始就是攻击你身边的人,让你感到痛苦。恐怕,你会是最后一个。
柳濑芳成:可恶!!


Track07

[关门]
及川:突然打扰,十分抱歉。我是哈迪斯安保公司的代表,及川。
柳濑芳成:昨夜,他被袭击了。犯人是和让新垣受伤的同一人吧。
及川:嗯。好像是那样的。
柳濑芳成:好像是那样的?弄错一步的话,就跟新垣一样……不,如果运气不好的话,也许会变成更严重的后果。这样你也依然能冷静吗?
及川:柳濑先生,咲坂是专业人士。因为危险就后退的话,是无法担任警卫工作的。
柳濑芳成:但是,我无法沉默的看着他代替我受伤。
咲坂諒一:(柳濑先生……)
及川:自然,在这点上我们也是一样的。通过对恐吓信的调查,虽然用肉眼无法分辨,但发现打印这份文件的打印机,在某个字体的一部分上有略微不清晰的特征。以防万一我们进行点检排查,通过对贵公司的打印机进行确认,我们发现秘书室的一台打印机有同样的特征。
柳濑芳成:那是说……啊!也就是说犯人是我公司的员工吗?
及川:是可能性的问题。
柳濑芳成:嗯……
及川:假设是外部人员因私人怨恨而采取行动,并通过袭击四周人员来使你感到痛苦的话,我想最合适的对象应该是具有血缘关系、并且是身为这家公司董事的你的叔父柳瀬浩二吧。但实际被盯上的却是一直在你身边的新垣先生。这也就是说对方知道浩二叔父和你关系不合的事实。再加上,明明还有其他长期在你身边的人在,却为什么选择仅仅上任才两天的咲坂呢?
柳濑芳成:因为碍事……吗?
及川:正是如此。到目前为止,全部交给新垣先生的你,却突然雇用了一名新的秘书。甚至连接送都交给了那名秘书,所以对方可能疑神疑鬼的考虑这当中是否有什么特殊的缘由吧。
柳濑芳成:把咲坂作为秘书而对外介绍的,是在前几天召开的董事会上。还有秘书室内的人以及现场的监督。现场监督应该可以排除,他进入本公司也是在不知道多少年前的事情了。在刚刚列举的名单中,最符合你的推理的人物是叔父、以及叔父的秘书川村、表兄弟的孝文,以及跟随叔父的董事们和他们的秘书。
及川:嗯。但是厌恶你的对象,也许不一定仅限于员工。
柳濑芳成:嗯?
及川:田岛建筑公司的田岛先生。田岛先生确实有一名叫作祥子的女儿吧。
柳濑芳成: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和田岛先生吃过几次饭的时候,她也一同参加过。
及川:两人是否单独吃过饭?
柳濑芳成:我没有和她两人单独吃饭的理由吧?更何况是工作对象的家人,更是不可能。虽然被邀请过一两次,但均用“很忙”的理由拒绝了。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及川:是这样吗?
柳濑芳成:你是说和祥子小姐有关系?
及川:在恐吓信的信纸上,留有手写的笔迹。经过调查,发现了和祥子小姐名字同样的“祥”字以及万字。接下来才是重要的。
柳濑芳成:唔……
及川:你叔父的秘书川村先生,上个月有两次和好像田岛祥子的年轻女性见过面。同时,也发现川村先生现在背负有借款,尽管他自身过着十分俭朴的生活。
柳濑芳成:难道说……是川村?被田岛的女儿拜托,将新垣……
及川:这一点还不明了。归根结底还是一个可能性的问题。而且祥字也不一定就是代表祥子小姐。犯人在袭击新垣先生之后,立刻又袭击了咲坂。两次均以失败告终,所以恐怕现在焦急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吧。
柳濑芳成:也就是说很快又会……去袭击什么人。
及川:从我的经验判断来看,恐怕下一个就要瞄准真正的目标了。
柳濑芳成:那样才最好不过。
咲坂諒一:(我也认为,恐怕下一个就要瞄准柳濑先生了。对方在不停的失败。带着下一次必定要成功的念头,恐怕接下来会比以往更加卖力。)及川先生,将柳濑先生的警卫变成三人吧。
柳濑芳成:不,关于这点请等一等。给我点考虑时间。
咲坂諒一:柳濑先生!?
及川:我们可等不了那么久哦。
柳濑芳成:嗯。我知道。
及川:嗯,那么我就告辞了。
咲坂諒一:请等一下。
及川:咲坂……
咲坂諒一:说要考虑,到底有什么需要考虑的?现在可不是慢条斯理的时候吧?
及川:并不是慢条斯理。只不过就算着急也无济于事而已。
咲坂諒一:但是,对方可不会等的。应该立刻换为三人警卫。
及川:唔,怎么了?你会这么激动,可是十分少见的呢。
咲坂諒一:那个是……
及川:总之,先冷静下来。急躁是禁忌。
咲坂諒一:及川先生……
咲坂諒一:(我知道就算着急也没有用。但是连接下来的对策都不考虑就搁置一旁,就要另当别论了。为什么没办法冷静下来?理由我并不想考虑……)
柳濑芳成:咲坂,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咲坂諒一:柳濑先生?

柳濑芳成:及川先生,我有话要说。
及川:请讲。
柳濑芳成:能将他……能将咲坂从我的警卫上换下来吗?
及川:对咲坂不满吗?我听说是你指名的咲坂。
柳濑芳成:那个时候的情况和现在不同了。
及川:你是说,不想咲坂因为自己而遇到危险吗?
柳濑芳成:正是如此。
及川:但那正是咲坂的工作。
柳濑芳成:那种事情我很清楚。正因为明白,才希望能换掉他。
及川:那……是个人感情的问题吗?
柳濑芳成:嗯。大概。
及川:原来如此。很容易让人明白。也就是说对咲坂个人很感兴趣。
柳濑芳成:他是个魅力的男人。咲坂和其他人完全不同。呵,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的。
及川:呵呵……
柳濑芳成:不阻止吗?
及川:不会阻止的。毕竟恋爱是自由的。
柳濑芳成:如果不是恋爱的话?
及川:肉欲吗?那更自由了。如果双方都认可的话。
柳濑芳成:呵呵……那是牵制吗?
及川:要这么考虑也无所谓。打算玩火的话,自身也请做好被烧伤的觉悟。咲坂可是很难应付的。
柳濑芳成:偷听可不是什么好兴趣。
咲坂諒一:因为我不能离开要保护的对象。
柳濑芳成:哼。
咲坂諒一:说起来,柳濑先生你所说的话前后矛盾了。明明希望我一人的保护,一旦到了紧急情况就打算换掉。你在耍我吗?
柳濑芳成:我并没有耍你。只不过不想把你当作盾牌而已。
咲坂諒一:成为盾牌,就是我的工作。
柳濑芳成:代替毫无关系的人死掉也无所谓吗?
咲坂諒一:没有关系。
柳濑芳成:为什么能这么想?
咲坂諒一:因为是工作。
柳濑芳成:你这个人……哎!竟然如此不通事理!
咲坂諒一:哼。
及川:以前,有个人说过一样的话。
柳濑芳成:嗯?
及川:咲坂的父亲是我的朋友。虽然是个优秀的SP,却为了保护某个重要人物,而去世了。当时在我这里做事务工作的咲坂,因为自己父亲的死,而提出自己也要成为警卫的要求。
咲坂諒一:及川先生……
及川:如果他父亲知道的话,恐怕会责怪我为什么没有阻止你吧。在有骨气这点上,真的是非常相似的父子呢。看到咲坂,就仿佛看到了他年轻时的父亲。
柳濑芳成:既然如此那为什么?
及川:就算被问到为什么,我也只能回答说那是咲坂本人的希望。对于顽固的他的儿子,我可没有能够阻止的自信。
咲坂諒一:(及川先生是第一次提起这些事。在提出想要成为警卫人员时,因为并没有被特别反对,所以才没问过及川先生的心情。)
及川:就算是柳濑先生,想让咲坂屈服,我想恐怕也是做不到的。那我就告辞了。
柳濑芳成:啊……
咲坂諒一:柳濑先生,我是不会让步的。
柳濑芳成:唔……[抓]
咲坂諒一:啊……柳濑先生?
[开门]
咲坂諒一:柳濑先……
[kiss]
咲坂諒一:请住手!你在想什么啊?
柳濑芳成:也许什么都没有想吧。只要你在身边,我就会想抱紧你、亲吻你。只是如此而已。
咲坂諒一:请……请不要说蠢话了。我会打飞你的。
柳濑芳成:不,你不会那么做的。
[kiss]
柳濑芳成:怎么能让不分场合想要做出这种行为的对象来保护自己?
咲坂諒一:啊……(这种事情,从来没有过。自己竟然如此的……)
柳濑芳成:可恶!去能上锁的房间里就好了。去其它房间吧。
咲坂諒一:我不会去的。
柳濑芳成:为什么?
咲坂諒一:因为不想去。
柳濑芳成:既然这样,那今晚就住我家!
咲坂諒一:我不要。今晚,我回自己家。
柳濑芳成:那么,在你床上也行。
咲坂諒一:(不行了。不想再两人在单独相处了。)[离开]
柳濑芳成:你在开玩笑吧?咲坂。
咲坂諒一:很不巧,我讨厌开玩笑。回去工作吧。(离开公司两人独处的话会变成怎样,我已经明白了。一定会无法拒绝的。输给欲望,和保护对象做那样的……绝对不可以发生的事情。作为警卫,我真是失职。)真的,不正常了。

咲坂諒一:(那之后,及川先生和柳濑先生电话商谈的结果,还是一如既往由我一个人担任柳濑先生的警卫工作。理由果然是对员工的顾虑。柳濑先生没有放弃不要任何护卫、自己一人当诱饵能更快解决问题的想法。一旦拖长,不论是对柳濑先生还是对公司,都是不利的。而柳濑先生,就仿佛前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般,变得冷淡了。如果是对我失去兴趣的话,倒是不错。但当时那个快要失去理性的亲吻,却让我无法忘怀。我快要因为自我厌恶而发狂了。)


Track08

川村:(两个月之前,因为定期召开的董事会议而来到本公司。从这里的秘书室里,偶然看到了伫立在公司前面的祥子。以往是完全不会留意的,但那个时候却感觉到了什么,突然走了出去。)
(祥子:那个……请问是柳濑建设公司的人吗?)
川村:(祥子的黑色秀发随风飘舞,比任何一位女性都要美丽。在眼睛对上的瞬间,我感到了仿佛被雷击中一般的冲击,只要是为了这位女性,自己做什么都可以。但是,那个男人,只因为祥子父亲仅仅一次的失误,就夺去了她的一切!)柳濑!(柳濑芳成!让祥子不幸的男人!追求完美的家伙没有一个好人!只不过是通过打压他人来满足自己的欲望而已!这次是第四封恐吓信。原本就是独裁主义的人,现在肯定将周围的人都当作敌人了。变得疑神疑鬼,比现在更孤立吧!!那种男人,垮台也是理所应当的!)为了祥子能做到的,我都会去做。让柳濑变成和祥子的父亲一样!!不!要让他更痛苦![拿出]呵呵……(当接到这第四封时,柳濑将显露出怎样的动摇呢?啊!唔?啊!!那封信,请还给我。
咲坂諒一:川村先生,结束这一切吧。
川村:(是谁?这个戴墨镜的男人!啊!!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你……你在说什么啊?我的名字才不是川村什么的……到底是什么人,你们?
咲坂諒一:……
川村:你是……确实是在柳濑旁边的……
咲坂諒一:我是秘书,咲坂。
篠尾:当然这只是表面身份。
添嶋:哼!实际上则是哈迪斯安保公司的超级保镖。
咲坂諒一:添嶋。
添嶋:呵呵……
篠尾:不好意思。
川村:(柳濑他雇用专家了吗?)
咲坂諒一:这个是寄给柳濑社长的恐吓信吧。
川村:啊……
咲坂諒一:是为了田岛祥子吧。
川村:我……我不认识。
咲坂諒一:是这样吗?但你并没有直接憎恨柳濑先生的理由。难道不是被祥子小姐拜托才这么做的吗?你好像有借款吧。那也是为了交给祥子小姐吧。
川村:不是的。和祥子没有任何关系。
咲坂諒一:川村先生,请跟我们一起来吧。
川村:打算带我到什么地方去?
篠尾:自然是田岛建筑公司了。
川村:我不是说了不知道的吗?什……住手!

咲坂諒一:(前天,根据篠尾的调查,发现田岛祥子的生活比以往更加奢华了。明明家族产业处于危机状态,却购置了公寓。甚至还付清了首付的500万。也就是说,及川给田岛祥子至少是这个数字。而且还不仅是借款,好像连公司的公款都挪用了。带着坚持主张毫不认识的及川,一起去见了田岛祥子。但是……)
(祥子:向柳濑先生复仇?及川先生竟然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来……父亲倒下之后,我明明一直把你作为什么都可以商量的另一个父亲一样尊重着!!)
(及川:祥子……)
(祥子:我现在的心情就像被背叛了一样。已经……已经不想再见到你了。也请不要再给我寄信了。)
篠尾:男人真是痛苦啊啊。看到在警察局满脸绝望的及川,我都难受起来了。感觉能够理解他的心情。虽然犯下的罪行不会得到原谅,但却丝毫不责备她而是将所有错都归结在自己身上,这不是一个好男人吗?
咲坂諒一:就算被恋人哀求,伤害他人也是绝对不可以做的行为。一旦犯错,就必须要接受相应的惩罚。就算是没有触犯法律也一样。
添嶋:嘛,话虽如此,我还是觉得好难啊。不是靠理性,而是靠本能行动。
咲坂諒一:(不是理性,而靠本能……吗?也许自己也是这样的吧。只要柳濑出现在眼前,到目前为止筑成自己的一切都会飞走。无论是理性、还是任何一切。)

及川:大家辛苦了。在等你们回来的时候,正好柳濑先生也过来了。
篠尾:是这样子吗?
添嶋:这里可是一切顺利。
咲坂諒一:(在得知川村挪用公款时,柳濑受到了很大的打击。然后判断出来一刻都不能再犹豫,希望我们能以最快的速度解决。从目前为止一共寄来三封恐吓信的间隔时间来看,及川先生分析认为不出一两天内就会寄来第四封信。因此决定由我和添嶋负责在川村附近监视,篠尾负责柳濑先生的警卫工作。然后及川先生的预测完全正确,在几天之内及川行动了。)我们在及川打算寄出恐吓信的现场抓到了他,和田岛祥子的关系已经确认完毕。虽然及川从头到尾都坚持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柳濑芳成:我们这边也迅速开始调查名古屋分公司的公款挪用情况。说实话真的很震惊。一方面是对及川和祥子的交往,另一方面是明明认真又胆小的他,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咲坂諒一:(恐怕在警察那里,川村也不会说出祥子的名字吧。就算被冷冷抛弃了,也坚决不会说出让她不利的事情。说愚蠢的话,确实是愚蠢。不过也反过来说明他有那么的一心一意。)
柳濑芳成:虽然还留有善后的工作,但不管怎么说能够解决真是太好了。非常感谢。
及川:嗯。恐怕近期之内会有跟警察的交流,那个时候再见吧。
柳濑芳成:好的。哎,话说回来……
咲坂諒一:啊……
柳濑芳成:抱歉这么唐突,可以把他借给我吗?
咲坂諒一:什……
及川:无所谓啊。
柳濑芳成:许可批下来了。我们走。
咲坂諒一:柳濑先生!……柳濑先生!柳濑先生!!到底有什么事情?我的工作已经结束了。
柳濑芳成:不是答应了结束后让我做的吗?
咲坂諒一:啊……(毫无羞耻和犹豫,干脆到了让人憎恨的地步。柳濑甚至没有等待我回复的打算。到底是个怎样的男人啊?)我没有答应过那种事情。
柳濑芳成:事到如今还说什么啊。[开门]过来!

[开车门]
咲坂諒一:啊……
[关车门]
咲坂諒一:(停车场上,有柳濑的私家车,而我被一语不发的他强迫带上车。这之后肯定是被带到柳濑的家里吧。如果打算拒绝的话,应该可以用武力来做到的。但之所以没有这么做……是因为自己也在如此希望着吗?)
[开车门]
柳濑芳成:怎么了?在这种地方?
咲坂諒一:唔?(那个人是……柳濑的表兄弟,孝文。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且样子很奇怪。)
孝文:哈……哈……
柳濑芳成:(孝文?)
咲坂諒一:啊!请赶紧上车!
柳濑芳成:啊?
咲坂諒一:柳濑先生!赶快!!啊——!柳濑先生!
孝文:呃……
咲坂諒一:(刀子?)
孝文:哇啊——!
咲坂諒一:唔!逮捕!!
孝文:呃!!

咲坂諒一:柳濑先生,没关系吗?
柳濑芳成:好像被刺到了。
咲坂諒一:啊!?请保持那个样子不要动![电话](太大意了。没想到柳濑先生竟然会被刺伤!赶快!赶快来人啊!!)

咲坂諒一:(从我的电话中察觉到异状的及川先生,带着数名警卫人员来到停车场。篠尾将被我按住的孝文拖出来,并将手脚捆绑了起来。)
[走近]
咲坂諒一:柳濑先生!
篠尾:没关系的。只是上衣被刺到了。
柳濑芳成:一瞬间,还真以为自己被刺到了。
咲坂諒一:啊……柳濑先生。
柳濑芳成:哼。一想到到嘴边的鸭子又暂时吃不到了,就浑身发颤呢。
咲坂諒一:真是白担心你了。
柳濑芳成:哼。是担心我的身体?
咲坂諒一:那不是废话吗?
柳濑芳成:就算不担心身体也是毫发无损。会让你满足的!
咲坂諒一:你这个人……(可恶!手的颤抖依然停不下来。)

[警车]
柳濑芳成:孝文,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要这么做?
孝文:你竟然说是为什么?明明让祥子如此痛苦!
咲坂諒一:(又是田岛祥子……)
孝文:祥子品尝到的痛苦,原封不动送给你也是当然的,毫不留情的抛弃了他。周围人作为自己的替身牺牲掉的话,就算是你也也会内疚吧?
柳濑芳成:……
孝文:新垣那次虽然失败了,芳成,原本打算至少把你收拾掉的!
柳濑芳成:盯上咲坂的理由呢?
孝文:咲坂?啊,那家伙吗?那家伙只不过是顺带而已,原本就很碍事。
咲坂諒一:袭击柳濑先生,是被祥子拜托才做的吗?
孝文:怎么可能。祥子是温柔的女性,无论受到多么过分的对待,也不是会伤害他人的人!
咲坂諒一:你有给过她钱吗?
孝文:挪用公款的事情被发现了吗?但是,那又怎样?那是慰问金!慰问金!我先声明,并不是祥子的要我给的。是我强迫她收下的。
柳濑芳成:唔!
咲坂諒一:(川村说是以自己一个人的意思,寄出了恐吓信。实际上,他仅仅只是寄出了恐吓信而已。让新垣先生受伤、盯上我、并袭击柳濑的,做出实际伤害行为的,全部都是孝文。也就是这么一回事吗?)
(柳濑芳成:如果真心打算将我怎样的话,就不会寄来这种信,而是直接袭击过来了。)
咲坂諒一:(柳濑先生的话是正确的。也许祥子真的什么都没有想吧。什么都不知道,只不过是单纯的对关心他的人稍微抱怨两句,然后接受给自己的钱而已。就算问祥子,恐怕也会是如此解释吧。而孝文一定也会采取和川村一样的态度吧。为祥子着想的强烈心情,最终彻底颠覆了两个男人的人生。)


Track09

柳濑芳成:(孝文被警察带走。而我因为要做笔录,和咲坂他们一起到了警察局。提问从惯例问题到我并不打算回答的牵涉到孝文隐私的问题都有。我并没有提起田岛祥子的名字,咲坂他们恐怕也不会自己说出来吧。孝文要不要说,那要由他自己决定。被查明仅是寄出恐吓信的川村,因为我的不控告,而最终以不起诉的方式处置。但是,孝文却不可能如此。暂且不提我自身的情况,新垣确实是受了伤。)唉……到底从什么时候起变这么僵的?(父亲尽了最大的努力想要亲近作为弟弟的浩二。但叔父一边对父亲展现出亲切的姿态,却一边无论什么情况都将我和孝文相对比,然后不断抱怨。在那样的叔父身边,孝文是不可能对我抱有好感的。毫不犹豫对我动手,哼,就算契机是祥子,恐怕也是受到了从小到大不断积累起来的对我的怨恨的影响吧。)
[开门]
篠尾:让您久等了。
柳濑芳成:咲坂还没好吗?
篠尾:嗯。他们在向咲坂询问他被差点被车撞到的事情。
柳濑芳成:啊,原来如此。
篠尾:柳濑先生,请问您对咲坂是怎么想的?柳濑先生应该不是GAY吧。而且看起来也不缺女人。
柳濑芳成:是呢。我既不是GAY,也不愁没有对象这一点我承认。
篠尾:既然如此,为什么要纠缠咲坂?是打算来场改变趣味的游戏吗?如果只是因为兴趣的话,就请在这份工作结后收手吧。
柳濑芳成:你呢?你是他的什么?
篠尾:重要的朋友,工作上可以性命相交的伙伴。
柳濑芳成:是吗?也是呢。伙伴啊。
篠尾:还有,是其他人完全无法相比的特殊存在。
柳濑芳成:(简直就是宣战公告呢。)关于刚刚的回答,收手我可做不到呢。
篠尾:也许对你来说那样也无所谓,但请考虑一下咲坂。
柳濑芳成:(管它是游戏,还是感兴趣呢,自己强烈地被咲坂吸引是不争的事实,我也知道咲坂对我有兴趣。现在这样就足够了。)咲坂的事情,由咲坂自己来考虑就够了。而我……只是忠于自己的欲望而已。
篠尾:那种任性的……
[开车门]
咲坂諒一:让你久等了。
篠尾::唔……
咲坂諒一:嗯?回去吗?
柳濑芳成:咲坂。
咲坂諒一:我坐公司的车回去。
柳濑芳成:我已经得到及川先生的许可“要借走你”了,我可不允许你说约定是无效的。
咲坂諒一:啊……
篠尾:咲坂。
柳濑芳成:咲坂!就不能快点吗?否则在到家之前我就把你的裤子……
咲坂諒一:篠尾,看样子柳濑先生有什么事情。我坐这边的车回去。
[关车门]
柳濑芳成:哼。那么,就告辞了。
篠尾:唔!

[关门]
[kiss]
咲坂諒一:柳濑先生……请……等一下!
柳濑芳成:还想……继续吊我胃口吗?
咲坂諒一:不是的……(在到达柳濑家的同时,便被性急的亲吻了。跟柳濑走的话会怎样我早就想到了,还有自己的理性已经无法再坚持的事实。)
柳濑芳成:去卧室吧。

[kiss]
柳濑芳成:好像在插进去之前,就要射了。
咲坂諒一:嗯……
柳濑芳成:啊,这是什么?
咲坂諒一:……防弹衣。
柳濑芳成:啊……脱不下来啊。
咲坂諒一:稍微……等我一下。[脱]
柳濑芳成:呵呵……
咲坂諒一:啊……稍等……
柳濑芳成:事到如今就不要抵抗了。我可是被吊胃口到了无法忍耐的地步。已经不会再等了。
[kiss]
柳濑芳成:老实呆着不要动。真想赶紧进入这个身体!
咲坂諒一:啊!那是……
柳濑芳成:这个?啊,是说润滑油吗?两三天前买的。
咲坂諒一:啊……为了我?
柳濑芳成:除此之外你说还有谁?
咲坂諒一:啊……因为想和我做……
柳濑芳成:所以我不是这么说了吗?
咲坂諒一:唔……啊……柳濑先生……啊……
柳濑芳成:从前面和从后面,想要哪一种?最初可以让你选。但是,从第二次开始可就随我喜欢了。
咲坂諒一:从……前面……
柳濑芳成:呵呵……知道了。嗯!
咲坂諒一:啊——!!
柳濑芳成:真紧啊。都没怎么用吗?
咲坂諒一:啊?啊……
柳濑芳成:呵呵……很好的反应。
咲坂諒一:啊……等……柳濑先生……
柳濑芳成:乳头也很敏感呢。
咲坂諒一:啊……
柳濑芳成:这身体比想象的还要好。嗯!
咲坂諒一:啊……
柳濑芳成:是这里吗?
咲坂諒一:不要……
柳濑芳成:哼!不要?是“舒服”的口误吧。
咲坂諒一:啊……好舒服……
柳濑芳成:有多舒服?
咲坂諒一:哈……哈……我不知道。啊……这样子……好奇怪……
柳濑芳成:呵,我早就变的奇怪了。啊……
咲坂諒一:啊!……

咲坂諒一:(浓密的,动物一般的行为。昨夜,在性急结束第一次之后,能尝试的全部都尝试了。散在床下的用后的安全套,多到了让人数都不想数。)柳濑先生,说谎了吧。
柳濑芳成:是指什么?
咲坂諒一:柳濑先生不是直人吧?
柳濑芳成:谁知道呢。到昨天为止应该是的,但从今天起可是没自信了。
咲坂諒一:(原本估计着睡过一次,就该满足了。但看样子是做不到了。柳濑的坚定超乎想象。而我自己,感觉也无法轻易离开他了。)
柳濑芳成:好了,怎样都无所谓,不是吗?
咲坂諒一:一点都不好。
柳濑芳成:那就当我是GAY好了。
咲坂諒一:啊……
柳濑芳成:只要你负起让我变成GAY的责任就行了。
咲坂諒一:啊……我不喜欢和别人分享一个人。也无法忍耐像你一直以来交往的女性中的一个一样被对待。
柳濑芳成:哼。那么就把我连骨髓一起榨干吧。
咲坂諒一:啊……
柳濑芳成:只要能让我抱到满意,你一个人就够了。
咲坂諒一:(傲慢的告白。虽然有些不爽,但却没有反驳。如果柳濑这么打算,那我也一样,把柳濑榨干为止就好,让他没有心思再对其他人出手。)
柳濑芳成:咲坂……
[kiss]
咲坂諒一:(这种时候,身体以外的东西可以之后再考虑。我和柳濑到底谁先开口?如果是和这个男人的话,一定能充分享受这个过程。)


Track10 FT

安元洋贵:yes,诱惑收录到此结束。
遊佐浩二:是的,我是咲坂諒一的饰演者遊佐浩二。
安元洋贵:辛苦了。
遊佐浩二:辛苦了。
安元洋贵:我也介绍吗?
遊佐浩二:是的。
安元洋贵:我是。
遊佐浩二:柳濑。
安元洋贵:同样含义的柳濑。
遊佐浩二:那个被害人D……
安元洋贵:哈哈……我是饰演柳濑的安全洋贵,辛苦了。
遊佐浩二:辛苦了。也就是说,结束了呢。
安元洋贵:结束了。
遊佐浩二:感觉如何呢?
安元洋贵:嗯,饰演被保镖保护的重要人物,不过作为保镖的配音曾经有过几次,而被保护的角色还是头一次。
遊佐浩二:啊,被保护啊。而我作为保护者的角色也没怎么经历过。
安元洋贵:角色颠倒的意思吗?
遊佐浩二:不不。不过也努力工作了。
安元洋贵:哈哈……
遊佐浩二:也有秘书的角色。
安元洋贵:秘书。
遊佐浩二:努力营造像秘书一般的感觉。
安元洋贵:用来掩饰的身份。
遊佐浩二:不过田岛……
安元洋贵:田岛祥子。
遊佐浩二:田岛祥子。
安元洋贵:那家伙最差劲了。
遊佐浩二:那真是吓了一跳。说什么“得到援助真是非常感谢,我还要公寓之类的”。
安元洋贵:哈哈哈。非常过分的。
遊佐浩二:还有一点就是川村到底为什么而借款?
安元洋贵:川村完全是自己误会了。
遊佐浩二:川村只是自己借款了吧。
安元洋贵:是的。
遊佐浩二:大家都觉得,川村……
安元洋贵:很可怜的一个人。
遊佐浩二:虽然可怜,但让人有种“这人怎么回事”的感觉。
安元洋贵:想要骂“你是笨蛋吗”。
遊佐浩二:川村和田岛祥子,请大家多多指教。
安元洋贵:那两个人真的是非常过分。
遊佐浩二:总之辛苦了。
安元洋贵:辛苦了。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11 | 2018/12 | 01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