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確かなシルエット

不確かなシルエット

著 者: きたざわ尋子
イラスト: 緒田涼歌

キャスト:
立花慎之介【増宮巧真】
森川智之 【武村亘晟】
諏訪部順一【加勢原怜司】
小田久史 【斎木陸矢】

増宮巧真の新しいバイトは、気鋭のデザイナー・武村亘晟の秘書。
仕事は完璧で心地よい気配をまとう巧真は亘晟の日常にすぐ馴染み、二人の関係は順調にスタートした―はずだった。
ある日、創作上の行きづまりを感じた亘晟の、自己流“退行催眠”がうっかり成功してしまう。
しかも中身だけが19歳に戻った亘晟は、巧真に「一目惚れした」と迫り…。

特典:きたざわ尋子先生書き下ろしショートストーリーを収録した小冊子
★ドラマCDをご購入いただいたかた限定★
「不確かなシルエット」は、フリートークを、ascolto公式webにて公開いたします。

翻译:suoxii 名治 kirina 火焰鸢尾
特典小册子:花比叶先开
校对:火焰鸢尾

Track01

店员:欢迎光临!
客人:有人约我在这儿。
店员:好的,我明白了,请稍等。
加势原怜司:啊,巧真。我在这边!你这么快就找到这家店了啊。
増宫巧真:是的,怜司先生。
加势原怜司:先坐下吧。
増宫巧真:好的。
加势原怜司:喝混合咖啡行吗?
増宫巧真:好的。
加势原怜司:服务员,给他一杯混合咖啡,我们俩再要两杯和原来一样的。亘晟,他就是增宫巧真,我的远亲,正在上大学。这位是武村亘晟,ZEM的设计师。
増宫巧真:(理念团队ZEM,是加势原怜司任代表一职的创作团体。对于接受的委托,都会进行彻底的市场调查,提出理念,最后使之实现或者商品化。)
武村亘晟:你好。
加势原怜司:其实他很厉害的。矿泉水水瓶、bexide的新标志等都是他设计的。哦,你拿的手机也是他的设计。
増宫巧真:真的吗?!
加势原怜司:那进入正题吧。虽然他很有才能,但却不会管理日程和整理东西。简直是毁灭性的。但要给他配个女秘书,肯定会引起纠纷。
増宫巧真:难道……是要我做他的秘书?
加势原怜司:对对。他太任性了,说长得不好就不愿意带在身边,还要年轻能干的,还必须会做饭等等。
増宫巧真:哦…
加势原怜司:而你满足了他所有要求…所以能拜托你吗?一周干五天,日薪一万日元。
増宫巧真:那么多?
加势原怜司:这差事不错吧。
増宫巧真:呃…我明天开始春假,就春假期间干行吗?
加势原怜司:哎呀,可以的话希望你能干一年。不过这样的话,你必须休学一年。那除了给你这一年的工资,剩下两年的学费我们也给你出了,你觉得如何?
増宫巧真:这……
加势原怜司:求你了。至今为止都是我替他打理的,但我已经到了极限。帮帮我吧。
増宫巧真:(不管怎么说他开的条件也太好了。工资也很高。但是,无论怎么说我没法拒绝啊,怜司先生那么照顾我,他的请求我不好不听…)我明白了,我干。但是只付给我工资就好了。
加势原怜司:哦,是吗。好,日薪一万元。第一周是临时合同,细节你和亘晟商量决定。
増宫巧真:但是他本人看起来好像不太乐意……(刚才开始他就一脸不情愿地默不作声。)
加势原怜司:哦,没事没事,别看他这样,其实是同意了,对吧?那就这样了,我还有约,就先走了。
増宫巧真:哎?啊…怜司先生!呃……
武村亘晟:本以为不会有同时符合我那么多要求的…他竟然真给我带来一个。要是当时要求必须是女人就好了。
増宫巧真:真不好意思,被带来了。你不想要秘书吗?
武村亘晟:很烦人啊。我不想让别人进入我的地盘。
増宫巧真:那你自己管好自己不就行了吗?
武村亘晟:你说话还真直。算了,事已至此就请你为我工作吧。
増宫巧真:现在就开始吗?
武村亘晟:比起口头说明,实际指挥更易懂。反正我家就在这附近。

増宫巧真:办公街后面还有这种公寓啊。
武村亘晟:对。现在我给你说明工作要求。再上11点过来,那之前我都在睡觉,不要早来。来了先叫醒我,我起来要洗澡,在那期间给我准备好饭。还有我工作的确认和各种联络。打扫清洗等我开始工作后再做。吸尘器太吵,所以不准用。晚饭我不出去的话,你要给我做。剩下的时间你随意支配。
増宫巧真:随意……是说每天都不一样吗?
武村亘晟:是“没事做的话,你可以干你想干的事”的意思。只要保持安静随便做什么都行。外出也可以。还有什么问题?
増宫巧真:呃……你讨厌的食物是什么?还有,有过敏的食物吗?
武村亘晟:没什么过敏的。讨厌青椒、青豌豆、苦瓜、生番茄。
増宫巧真:典型的小孩讨厌的食物。
武村亘晟:如果做了我会老实吃掉的。你看看我家少什么,然后买回来。那明天起请多关照了。
増宫巧真:工作听起来很简单,关键是能不能和他好好相处下去。

増宫巧真:怜司先生,今天真是不好意思。您还特意来看我。
加势原怜司:哪里,你毕竟是我介绍的。怎么样?亘晟那家伙,很多事都满不在乎吧。
増宫巧真:好像是吧。
加势原怜司:那家伙最近工作很不上心。
増宫巧真:是吗?
加势原怜司:嗯,问他原因他也只说是心情问题。真是如此的话倒好……你能不能替我观察一下他的情况?如果可能,最好替我问出原因。
増宫巧真:我明白了。但是不要太期待,我不擅长这种事。
加势原怜司:不好意思,我有份工作想让亘晟做所以…拜托你了。
増宫巧真:(虽然说不出“交给我吧”,但我会努力问的。)

加势原怜司:喂。
武村亘晟:现在方便吗?上次你介绍的人…正式定下他吧。
加势原怜司:这么快?今天才第三天啊。
武村亘晟:三天足够了解一个人了。他做得很完美,我工作起来也方便多了。(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很安静。他长得很漂亮,要是以前的我早跟他求爱了。他的存在让我很舒心。可以说是我的身心镇定剂。不,该说是舒缓道具吧。)
加势原怜司:那巧真就拜托你了。不过不要过度使用他哦,他觉得我家对他有恩,所以不会拒绝。
武村亘晟:什么恩?
加势原怜司:巧真的母亲是单身妈妈。虽然已经去世了,生下他之后经常卧病在床,而我家出面照顾了他们母子。因为我母亲觉得他母亲就像自己的妹妹一样。因为有这些过去,巧真才会这样。
増宫巧真:那让他当我秘书不太好吧。你的请求他就是不愿意也没法拒绝啊。
加势原怜司:我不想让他大学退学。虽然有奖学金,但那个孩子身体本来就不怎么健壮,学业和打工让他很辛苦。我多次提出要给他生活费,但都被他顽固地拒绝了。
増宫巧真:所以你就设计成你为难需要他帮助的情况?
加势原怜司:是的。就是这样,请多关照了。那我挂了。
増宫巧真:原来如此。加势原先生的态度让我以为……原来他比我想像得更苦。不过现在我也没那个空闲去担心别人。(不对,这设计有什么地方不对……还少些什么……我心里很清楚却怎么也想不到。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我也有过废寝忘食埋头工作的时期……可恶!但是,现在环境没有问题了,集中精神工作吧。接下来,只要能脱离这段迷途……)

増宫巧真:(正式被雇佣后过了一周,我感觉可以做下去。我们交谈的机会也变多了一点。不如说武村先生从工作室出来的次数变多了。但这和怜司先生说的事有关系吗?我听说武村先生一开始工作就不会出房间了。)啊,武村先生,早上好。你这会就醒了还真少见。
武村亘晟:啊,没什么。
増宫巧真:我马上给你准备饭菜。你去洗澡吧。
武村亘晟:那个……你……
増宫巧真:哎?
武村亘晟:啊不,没什么。我去洗澡。
増宫巧真:(真奇怪……居然直接叫我“你”[注:omae是第二人称“你”,如果对不熟的人用会显得失礼。]至今为止都是叫的“你”[注:kimi,也是第二人称“你”,一般上级对下级、长辈对晚辈用。]他心情不好吗?)请问……餐具我可以整理了吗?
武村亘晟:啊,可以。
増宫巧真:(番茄剩下了,我知道他讨厌,但是以前只要做他就吃的……)喂!你做什么!
武村亘晟:对不起!小小的恶作剧!哈哈……
増宫巧真:(他居然突然抱住我……武村先生果然有些奇怪。)

増宫巧真:我进去了。怜司先生打来了电话,说昨晚送去的logo设计得很好,离提交还有段时间,他想让你再多设计几个方案,以防万一。
武村亘晟:哦。我有话对你说。
増宫巧真:哦……
武村亘晟:就是这个,我觉得我是19岁,不可能是别的。但是冷静点考虑的话,应该是29岁?
増宫巧真:什么?(暗示退行催眠?[注:是指在深度催眠状况下,被催眠的人的意识状况会退行到过去某一个生活阶段]这都是关于催眠术的书,不会吧…怎么会做这种傻事……)你不会说你自己给自己催眠了吧?然后你觉得你自己19岁?
武村亘晟:不…不是觉得……刚才也说了我就是19岁,刚刚考完下半学期的考试,太棒了。
増宫巧真:等等……
武村亘晟:也不知道这是哪里,怎么想都是十年后啊。刚才看了邮件上的地址,知道这儿是兜町。你是谁?
増宫巧真:我也很混乱!你给我安静一会!
武村亘晟:啊是,对不起。
増宫巧真:(这算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増宫巧真:请喝咖啡。刚才你说的是真的吗?
武村亘晟:废话!说这种慌我有什么好处!
増宫巧真:虽然我不太了解,但是催眠术不是这么施的吧。心理学教授说过。
武村亘晟:我都说我不知道!那你说我这是怎么回事!
増宫巧真:好,那我换个问题,就以武村先生说的是事实为前提来提问。
武村亘晟:……
増宫巧真:你认识加势原怜司先生吗?因为怜司先生的介绍,我做了你的秘书,管理这个家和你的日程。
武村亘晟:哦,你是前辈的朋友啊。我还以为我们在交往呢。
増宫巧真:啊?
武村亘晟:你看你有我家备用钥匙,给我做饭,还打扫清洗,所以我抱了你一下,但你反应太奇怪了,我就觉得不对……
増宫巧真:(你到底是什么思考回路啊!的确他的每个反应都很孩子气。)现在你的感觉应该停留在进入大学一年级一两个月时吧。之后的事你都不记得吗?
武村亘晟:对我而言那都是未来啊!我怎么知道!
増宫巧真:为什么要干这种傻事!
武村亘晟:别对我说!又不是我做的!…啊,虽然是我,但不是我。真是我在说什么!
増宫巧真:你去请专家看看比较好吧。总不能这么下去。
武村亘晟:太丢人了,不要!别管我,早晚会好的。
増宫巧真:那么随便……
武村亘晟:我是设计师吧?和前辈一起工作吗?一会要学习设计吗?
増宫巧真:对。这个,这手机也是你设计的。
武村亘晟:毫无实感。催眠解开了就结束了吧。不知道现在的记忆还会不会留下,不管如何,那都不会是现在的我的未来。
増宫巧真:要是解不开的话呢?
武村亘晟:那不就是“设计师武村亘晟”消失吗?现在的我哪做得了那么厉害的工作。你要打电话给什么人吗?
増宫巧真:给怜司先生打电话,商量要怎么办……
武村亘晟:不要!这么丢人的事对前辈可说不出口!
増宫巧真:我说,现在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吧。怜司先生让你在一个月之内设计出别的方案。
武村亘晟:那这么办吧。要是3周内我还不回复,就去找专家看。那之前先观察情况。行吗?拜托了。
増宫巧真:要是3周还不回复你就死心是吗?
武村亘晟:对。你要是跟前辈告发了就完了。
増宫巧真:说我告发真是让人心寒。我被拜托负责管理你的日程的照顾你的生活。所以就算我跟他说也是“报告”而已。
武村亘晟:好好,我明白了。脸这么可爱,还真危险。
増宫巧真:怜司先生偶尔会来的。
武村亘晟:哇,无处可逃啊。我又回不了老家。
増宫巧真:(“回不了老家”是指……发生了什么么。说起来,我对他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武村亘晟:咦?等等。过了十年对吧,情况变了吗?我和哥哥和解了吗?
増宫巧真:这些事我都不知道。你有哥哥吗?
武村亘晟:要是没死的话。算了,反正我也没兴趣知道。不说这了,在这里呆着的话,前辈会来啊,你知不知道什么好的藏身所,别墅什么的。
増宫巧真:你这么说我也不知道啊。
武村亘晟:可我完全搞不清楚现状啊。
増宫巧真:那就对怜司先生说你工作遇到瓶颈,暂时不想见工作相关的人,然后问他有没有什么好地方让你修养。
武村亘晟:你肯定也跟我一起对吧。
増宫巧真:唉,合同时效期间,我会的。
武村亘晟:太好了!
増宫巧真:(还不容易懂了怎么和他接触,又不行了。)


Track02

武村亘晟:这别墅太棒了。3LDK还带温泉!真能免费住这里啊!
増宫巧真:听说是的。(那之后我跟怜司先生联络,让他准备了这座位于九州的别墅,真是个好地方。既宽敞又没有邻居。听说这是ZEM赞助商的房产。)
武村亘晟:怎么了,你不太激动嘛。该说你基本都没什么情绪起伏,一直都这样吗?
増宫巧真:我不是来玩的。请喝咖啡。
武村亘晟:就是这个,你那种说话方式,能不能改改?别用敬语。
増宫巧真:但是……
武村亘晟:在我看来,你比我大一岁,你这样我安不下心啊。
増宫巧真:我明白了。这样可以吗?
武村亘晟:OK。叫我时也叫“亘晟”,我也可以直呼你的名字吗?
増宫巧真:可以。(只能把他当做看来有点老成的同龄人了。但是,他真能恢复吗?来这的途中,我跟他谈了很多,可一点没有恢复的迹象。)
武村亘晟:这样真感觉不出过了十年啊。
増宫巧真:不安吗?
武村亘晟:反正是外行人施下的催眠术,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恢复了吧。话说,巧真是前辈的恋人或者情人吗?
増宫巧真:啊?
武村亘晟:不是吗?那有交往的人吗?
増宫巧真:没有……
武村亘晟:那和我交往吧!
増宫巧真:你说什么……
武村亘晟:我对你一见钟情了。有考虑的余地吗?你对我的态度也不像是觉得我恶心或者麻烦。你应该觉得我这人还不错吧?
増宫巧真:(的确我并不觉得同性爱是禁忌,也对他有好感。还觉得没法这样扔下他。但是……)我不否认对你有好感。但是,我不想回答你。
武村亘晟:为什么?
増宫巧真:想想你现在是什么状况。要是恢复后不记得这事了……
武村亘晟:我绝对记得,我发誓。
増宫巧真:别发那种不负责任的誓。好,话说完了。
武村亘晟:我一定要攻陷你。
増宫巧真:只要是正攻法,随便你。
武村亘晟:我可没有XX和威胁的兴趣。再说,就算那么做了,也不算攻陷你啊。
増宫巧真:(怎么,想法很正经啊。)
武村亘晟:但是接个吻不要紧吧。
増宫巧真:啊?
武村亘晟:接吻不算XX吧。那先定好防线。
増宫巧真:你打算如何定位?
武村亘晟:只要你不讨厌,做什么都可以,这样吧?
増宫巧真:就是说只要我不愿意,你也不会吻我?
武村亘晟: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没有意见的话就这么定了。
増宫巧真:(外表快30了,口气却像十几岁。真让人混乱,但是……这种感觉……怎么说呢,心乱如麻。是什么预感吗……)

増宫巧真:(来到别墅5天了。也许是为了了解十年后的自己,亘晟经常拿着黑色记录本出去素描。)
武村亘晟:我回来了!那番茄是午饭?
増宫巧真:我连晚饭的份一起煮了。中午是没有土豆的三明治和汤。你不喜欢生的吧。(简直就像被孩子缠着的父母。)
武村亘晟:我帮你做点什么吧。
増宫巧真:你这应该是妨碍我吧。你缠在我腰上的手能不能拿开?
武村亘晟:看到你呆在厨房,我心里就蠢蠢欲动啊。巧真你太诱人了。
増宫巧真:不要把错推到别人头上。
武村亘晟:我超级想做。已经5天了,你也该让我做一次了吧。
増宫巧真:这和几天没有关系,好了,放开我!小心我把你和番茄一起削了。
武村亘晟:哎?用那张可爱的脸说这话啊。
増宫巧真:(真是,一有机会就想碰我。不停地说喜欢我。晚上,还想钻进我的床。只是在闹着玩吗?)
武村亘晟:真古板。因为还是处男?
増宫巧真:所有男人都这样吧。再说,你就是单纯的想做而已,我才不干。
武村亘晟:不是的,我真的喜欢你。外貌和性格都是我喜欢的类型。要不是单纯的只想做,那就可以了?
増宫巧真:别净往对自己有利的方向解释!没那么简单!
武村亘晟:什么意思?
増宫巧真:很多方面。
武村亘晟:什么?
増宫巧真:烦死了!
武村亘晟:我先出去一会吧。
増宫巧真:唉。(伤脑筋,真把他当做比我小的人了,现在的亘晟一切都很含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会从19岁恢复到29岁。但是在院里画画的他,眼神中流露出丰富的感情,让我印象深刻。而且,他凝视我、叫我的名字、说喜欢我,这些都是那么的舒心……)

増宫巧真:亘晟。
武村亘晟:这么快就吃午饭了啊。
増宫巧真:我想在这边吃就带过来了。是不是不这么做比较好?
武村亘晟:你说天气?没事,在这边吃就像野餐一样,很愉快嘛。哦,三明治看起来很好吃!
増宫巧真:先擦手。还是说你想让我管你吗?
武村亘晟:说中了。你太冷淡了。
増宫巧真:这是哪儿来的怕寂寞的孩子啊。不说这个,刚才我跟怜司先生打电话,问了你哥哥的事。据说你们现在已经和解了。
武村亘晟:我也成熟了啊。你问详细情形了吗?
増宫巧真:那倒没有。可以问吗?
武村亘晟:这事也用不着隐瞒。虽然我和哥哥相差8岁,2年前围绕一个女人变成三角关系,她本来是跟我交往的,后来被哥哥夺走,最后他们奉子成婚。动摇了?
増宫巧真:只是有点吃惊而已。
武村亘晟:说实话嘛。听了我的恋爱故事心情变差了么。
増宫巧真:没变差。面包放着会变干的,快吃。(干嘛啊,像是窥探我的反应一样……虽说气氛尴尬,口气却这么轻浮。是在逞强吗?还是说已经从中振作了?)但是亘晟心里还没和好吧?
武村亘晟:直到最近还很在意,但对你一见钟情后就觉得无所谓了。
増宫巧真:像要下雨,我去把晒的衣服收进来。剩下的你收拾吧。(心情摇摆不定,就算是在一天内…中午比早上、晚上比中午更没有信心拒绝亘晟。他肯定也注意到了。他一直对我投以诚挚的眼神,我无法逃离……)
武村亘晟:巧真!你发什么呆!下雨了啊。过来。那床单先晾车库里,扯根绳子就好了。
増宫巧真:啊,是啊。

武村亘晟:这样两人一起晒床单,好像新婚夫妇一样呢。咦,你不像平时那样骂我“傻瓜”“无聊”吗?刚才开始你的态度,就让我很想期待啊。
増宫巧真:是啊。
武村亘晟:只会暧昧应答……说明我猜中了?
増宫巧真:啊。
武村亘晟:怎么了?你不逃吗?真不像你。
増宫巧真:嗯。
武村亘晟:你承认你喜欢我吗?
増宫巧真:(不行了……不能再逃了……)
武村亘晟:承认现在的我。
増宫巧真:只要你跟我发誓。
武村亘晟:咦?
増宫巧真:发誓就算恢复记忆,也会继续喜欢我。
武村亘晟:那肯定了,我可是相当执着的。
増宫巧真:(就算这关系只能维持刹那,我也想接受他。)

武村亘晟:你的表情真诱人……太棒了……
増宫巧真:好热……
武村亘晟:你太色了……不行了……到极限了……
増宫巧真:啊……
武村亘晟:还好吗……
増宫巧真:应该还好……
武村亘晟:我会温柔点的……可以动吗?
増宫巧真:啊……
武村亘晟:巧真……非常棒……
増宫巧真:啊……
武村亘晟:巧真……

増宫巧真:(那之后的几天,都怪某人不分地点地发情,生活不分昼夜。稍微也得整理下。)你在用电脑干嘛?
武村亘晟:嘿嘿,买东西。
増宫巧真:哎?买电脑吗?都有笔记本了。
武村亘晟:还只是在摸索,考虑适当地买些什么。恢复记忆时,给那个我留下出人意料的数据,让他大吃一惊。
増宫巧真:对自己恶作剧吗?
武村亘晟:是啊。这种是很少有机会做的。
増宫巧真:(恢复记忆时啊……那时我觉得就算这关系只能维持刹那我也知足了,但是……想到要失去他还是会害怕。现在的亘晟究竟能做我的亘晟多久?)

武村亘晟:行李送到了。巧真,过来!
増宫巧真:我现在很忙。(这次又买了什么……)
武村亘晟:看!这么多冷冻食品,这样我也能做饭了,你也能省点事不是吗?
増宫巧真:那真是让你费心了。
武村亘晟:什么啊,你真是一点不激动啊。难得我想减轻你负担的。
増宫巧真:减轻负担……让我多出空闲干什么?你的企图太露骨了,我高兴不起来。
武村亘晟:果然暴露了啊。
増宫巧真:那肯定。你思想太简单了。
武村亘晟:不好吗。
増宫巧真:很可爱没什么不好。
武村亘晟:一会我会把你弄哭的。先出去一趟。
増宫巧真:(别墅的滞留时间也只剩下几天了,说不定……亘晟也有不安?明明自己自信满满地说一定会记住,要是不会恢复记忆的话就好了……)

増宫巧真:亘晟,我端柚子茶过来了。你睡着了吗?亘晟。
武村亘晟:膝枕到手!
増宫巧真:喂!
武村亘晟:就这样睡着吧。恋人的膝枕真不错。
増宫巧真:在这院子里……被别人看到怎么办。
武村亘晟:出门不怕丢丑嘛。而且离得这么远,看不到的。晚安。
増宫巧真:喂。(真睡啊。咦,那是谁?刚才在院子对面的路上,有人看着这边。男高中生?但是亘晟说得对,离得远看不到。对方也是吧。)亘晟。(只要亘晟说得对就好,这里的事过后能笑着谈论就好,希望你能信守诺言。)


Track03

武村亘晟:今天天气很晴朗,飞机应该能按时起飞吧。巧真,能起来吗?
増宮巧真:啊……
武村亘晟:什么嘛,昨天再多做做就好了啊……并不是说昨天就是最后一次哦,只是感觉没做够。
増宮巧真:(现在的我已经明白了,亘晟也不是对未来自信到可以随口说说的程度。即使如此,他也尽量不把这当做是我们最后的早晨)起来吧,回东京以后必须准时到预约好的心理治疗师那儿。
武村亘晟:是啊……我们约定好了的呢。

増宮巧真:(从别墅到机场的时间,在机场大厅等待的时间,还有在飞机上的时间,一切都过得那么快。明明还想说些什么的,两个人却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从羽田机场出来坐上计程车后,亘晟看着前方突然握住了我的手,我也没有转过头回握住了他的手,我们感受着彼此的温暖,直到路途的终点。我不想松开这只手。)
司机:到医院了。
増宮巧真:(因为司机的话,我们自然地松开了握着的手。)亘晟……
武村亘晟:嗯?
増宮巧真:我先回公寓了。
武村亘晟:是吗。
増宮巧真:我等着你……
武村亘晟:啊……我爱你。
増宮巧真:那……一会儿见。

増宮巧真:(时隔3个多星期,我又回到了亘晟的公寓。因为房间里积下了些灰尘,所以我一直在打扫。亘晟会记得直到今天发生过的所有事吗?如果不记得了,就不用准备自己的那份晚饭了。)要做好心理准备……
武村亘晟:嗯……?我回来了。
増宮巧真:啊……(啊!这个人……不对,不是那种眼神。以前都是用满含热情到让人无所适从的眼神看着我的,那种视线……已经消失了。)
武村亘晟:好像给你添了很多麻烦吧。
増宮巧真:没关系。既然这么容易就恢复了,一开始时过去就好了。
武村亘晟:可能吧……但是为什么会想成是19岁,又为什么如此轻易就恢复了,专家也不清楚原因。还有……为什么要等三个星期这么久?
増宮巧真:是武村先生说太丢人了所以不想让怜司先生知道,而且定下三个星期的期限的。
武村亘晟:原来如此啊,那这台电脑是怎么回事?
増宮巧真:是在那边买的,一会你也看看吧,变成19岁的武村先生想试着做和现在的你同样的工作,去尝试了很多有趣的东西。
武村亘晟:是吗。
増宮巧真:咖啡,请喝吧……我先告辞了,辛苦您了,下周再见。
武村亘晟:好,再见,辛苦了。
増宮巧真:(没事的,我可以变回原来的样子的,因为那个人不是我爱着的亘晟,只要把他当成别人就可以了,我爱过的人已经消失了……骗子!)

加勢原怜司:怎么会去想起去搞什么催眠啊?
武村亘晟:就是总觉得不喜欢自己的工作,进入了瓶颈期,然后就想起以前的自己应该更有激情一点吧……
加勢原怜司:真是既幼稚又古怪的想法啊。要好好反省自己给大家造成的麻烦,特别是对巧真……他可是整整陪了你三个星期
武村亘晟:我知道了(空白的三个星期吗……从那以后,对工作的感觉又回复正常,从这个角度看可以说是结局圆满了,但我好像有种感觉……自己做过什么,如果是十年前的我的话一定会出手的,因为巧真是我极其中意向的类型。如果不是加勢原先生介绍过来的,我一定会对他纠缠不休的。)
加勢原怜司:亘晟,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干嘛一直盯着巧真?
武村亘晟:没……就是觉得给他添了很多麻烦,我在反省啊。(巧真这家伙,明明听见了却没一点反应,而且他还总是态度僵硬,紧张兮兮的……果然很奇怪。)

武村亘晟:那个……巧真。
増宮巧真:……是。
武村亘晟:我对你做了什么吗?在那边的时候,比如说像XX之类的……
増宮巧真:什么都没有。
武村亘晟:(想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吗?为什么?难道我被他讨厌了?有点受打击……)我去工作了
増宮巧真:好的,等会我会端咖啡进去。
武村亘晟:真是的……到底发生过什么?(在别墅画的素描,这个人……应该是巧真吧,只有部分的手或是腿,怎么看都很色情啊……手的特写是指尖紧抓着床单的,脖子又是透着艳丽感觉的角度,是自己的想象还是真的看到了?不管怎么说,19岁的我一定对巧真动了情欲。有些平静不下来,这令人眷恋的感觉……简直就是爱情。虽然知道自己想要怎么样,但真的行动还需要慎重考虑。)
増宮巧真:请喝咖啡。
武村亘晟:巧真,有件事想问你。
増宮巧真:是。
武村亘晟:你不是加勢原先生的恋人或是情人吧?
増宮巧真:啊!
武村亘晟:(为什么会那么震惊?咦……之前好像也……)
増宮巧真:不是的,你用同样的语气问过同样的问题……肯定会让人吃惊的吧。
武村亘晟:同样的?
増宮巧真:我还要去买东西,再见。
武村亘晟:(我之前也问过同样的问题吗,原来19岁的我在追求巧真,不……说不定还做了更加过分的……发生那种事的可能性非常高,那我要怎么办啊?)巧真……

(増宮巧真:啊……啊……亘晟……啊,亘晟!)
武村亘晟:(梦?这是梦……在什么不知道的地方和巧真相爱着的梦……手指抓着床单的样子,微微向前倾的脖子,都和那些画一模一样。)
増宮巧真:武村先生……武村先生……
武村亘晟:(巧真?为什么不叫我的名字?)
増宮巧真:武村先生……武村先生,早上好……哎?你要干什么?唔……!不行!
武村亘晟:啊……对不起,有点睡糊涂了。(骗人的吧,刚开始还以为是梦在继续,从中途开始就是自己主动去吻了。)果然之前也做过是吧?这种事……
増宮巧真:我都习惯了,没关系。
武村亘晟:你说什么?
増宮巧真:啊……我并不是说被你强吻惯了,而因为我有过同性的恋人,所以……算是‘也有过这种事’的意思吧。
武村亘晟:你说有过恋人?
増宮巧真:嗯……但是现在已经不在了,明明说过一定会回来的,却没有回来……我去准备早餐。
武村亘晟:(没有回来是因为背叛吗?还是死亡?但就算他有忘不掉的恋人,由我来让他忘掉就好!既然被挑起了这份情欲就不应该逃避吧……大概,所以不能继续顾虑下去了。)

武村亘晟: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
増宮巧真:请放开我。
武村亘晟:刚才你是说自己现在是单身对吧,那就和我交往吧,我非常想要你,我喜欢上你了。
増宮巧真:!!…不是的,唔……不行!
武村亘晟:刚才也是这样,说着不行其实并不讨厌。
増宮巧真:不要。
武村亘晟:已经迟了……巧真,我爱你。
増宮巧真:……不要……
武村亘晟:(为什么要哭?你透过我在看着谁?看着我啊!叫我的名字啊!)

武村亘晟:(已经三天了,我不让他回自己家,不知道抱了他多少回。)
増宮巧真:亘晟……
武村亘晟:(虽然是如我所愿的叫着我的名字,却觉得很空虚。他会有这样的笑……也只是像刚才那样没睡醒时或在快感中失去理智的时,只要一恢复清醒,巧真总是转开视线不说话,现在也是。)再多睡会吧。
増宮巧真:你想让我不工作多长时间?
武村亘晟:(比之前还要生硬的态度,也许强行把他压倒是做错了?)我可以再问你一次吗?我19岁的时候……是不是,侵犯你了?(抱过巧真以后,有种说不清楚的感觉在我心中盘踞不去,我了解这身体,巧真的身体,不是在这间房子里,那是什么时候?在哪?)
増宮巧真:真是个没神经的问题呢……怎么可能有那种事!
武村亘晟:但是,你很吸引我,对于那时的我来说不会不动手的。
増宮巧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今晚要回去。
武村亘晟:啊……(是再不要骚扰他了的意思吧,真是的……我真心的爱情为什么会如此问题多多呢?)

増宮巧真:(从没想过自己会被他告白,本以为那三个星期的事都被他忘掉了,看来是没有忘。明明没有忘,亘晟还会抱我、说爱我。)这是犯规吧!用同样的脸对我说同样的话!(无法拒绝,因为就是同一个人啊,只要被那个人说喜欢,就行了吗?虽然这么想着……可内心还在反抗,好怀念那三个星期。)

増宮巧真:请喝咖啡。
武村亘晟:等等,在这坐一下。
増宮巧真:我要准备晚饭。
武村亘晟:出去吃或者叫外卖都可以,总之先坐下……你心里是怎么想我的?
増宮巧真:哎?
武村亘晟:你喜欢我吧?
増宮巧真:你跟我喜欢过的人实在是太像了,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办……
武村亘晟:把我当成他不就行了?我会很快让你忘记他的。
増宮巧真:忘记?
武村亘晟:啊,对已经不在的人,忘掉了也没关系吧。
増宮巧真:你竟然让我也忘掉吗!?
武村亘晟:巧真……
増宮巧真:(其实,可能总有一天会忘掉,但如果忘记了,就什么都没了,我爱着的亘晟,还有那三个星期的时间,所有的!)不要……不要!我不会忘!我绝对不会忘掉亘晟!
武村亘晟:冷静点!你在说什么啊……我不想对你动粗啊……冷静下来了?
増宮巧真:是……对不起,今天可以让我回去吗?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武村亘晟:好吧。

増宮巧真:怜司先生吗?我有话想跟你说……


Track 04

加勢原怜司:就是这样,巧真什么时候恢复工作还未定。
武村亘晟:就是这样是怎么回事?加勢原先生。
加勢原怜司:我还想问你呢。亘晟,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他才那么想不开的?你记得么?
武村亘晟:好像有又好像没有。
加勢原怜司:亘晟。
武村亘晟:他现在在哪里?
加勢原怜司:那可无可奉告啊。只要原因是出在你身上的,告诉你他的所在可是非常危险的呢。不过如果你想要坦白一切的话,就来自首吧。
武村亘晟:(我到底搞错了什么?他那个时候确实说了自己是绝对不会忘记的吧?我明白他对之前的男人还无法忘怀,但是为什么要如此拒绝?啊,可恶!)

加勢原怜司:你居然这么爽快得就来自首了呢~你受到的打击真的如此之大么。那样子的亘晟不过是被个秘书逃跑而已……
武村亘晟:并不单单只是个秘书而已,所以才会这么不知所措的。我喜欢他,也抱过他好几次了。
加勢原怜司:嗯……
武村亘晟:啊,不是,大致上是我强上的。
加勢原怜司:你是指你们在交往么?
武村亘晟:我已经表达了自己的感情,虽然没有强人所难,但是巧真他未至可否,总觉得他就只是接受了这样的身体关系……
加勢原怜司:因为是工作对象所以没法违逆吧?
武村亘晟:那……那是……(我曾以为我是被巧真所喜欢着的,但是我却无法否认加势原先生的话。即便不是如此,最近我的脑中也是一片混乱,我所不知道的表情丰富的巧真却出现在了我的记忆里,仿佛热恋我一般的看着我的巧真,也是我的记忆吧?如果是我的妄想的话该如何是好啊。)
加勢原怜司:唉说实话啊,对会让那个巧真抛下工作逃开的亘晟我完全信任不起来。即便都是男人,如果是能够让他幸福的人的话,那我也无可奈何。但是,让他露出那样的表情却又不解决的话,事情就没法谈下去。
武村亘晟:啊……啊,不……
斎木陸矢:啊,是亘晟啊,好久不见!
加勢原怜司:陆矢,我不是跟你说不要随随便便就闯进来么?
斎木陸矢:我才没随随便便呢,我有敲过门了哦。
武村亘晟:(他叫作斋木陆矢,16岁便从祖父那里继承了庞大的遗产,是理念团队ZEM的赞助人。)
斎木陸矢:呐,亘晟,你病治好了么?你被人休了吧?跑了的是那个吧,是在那里的感觉非常漂亮的人。
武村亘晟:啊?
加勢原怜司:等一下陆矢,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知道巧真?
斎木陸矢:我只是从远处稍微望了一下而已。那个别墅是我的嘛。我只是偷偷得跑去看了一下情况,然后就看见院子里面亘晟枕在那位美人膝盖上睡着了。
武村亘晟:什么时候?
斎木陸矢:超不好意思的~甜甜蜜蜜的恋人的感觉啊~明明那之后就没过多久嘛,已经被逃走了啊~啊哈哈,但是哎呀,确实在那里的时候的亘晟是……
武村亘晟:啊,说实话,我基本上都不记得了。
斎木陸矢:哇!所以啦,你太过分了。这样的话确实会生气呢。因为你们那个时候感觉那么相爱,你居然忘记了?如果是我的话绝对会揍你的。
武村亘晟:啊!
斎木陸矢:啊,因为,怜司你听到了吧?这家伙还真是笨呢。
加勢原怜司:不,因为亘晟是只有在创意这个方面还比较敏锐的人。
武村亘晟:(信口雌黄,但是,是这样啊?巧真所难以忘怀的男人是我么?我是在自己嫉妒自己啊!)
斎木陸矢:你准备怎样?
加勢原怜司:你准备怎么做?
武村亘晟:不想起来的话,就没法继续呢。
加勢原怜司:那么你要是想起来的话再过来吧,到那时我告诉你他的所在。
斎木陸矢:BYEBYE~

武村亘晟:(唉……有什么线索……嗯?写在这素描上面的小字……?其他页上面也有,是猜什么谜啊?是什么的文件名么?)有了!文件被锁住了。(不,等一下,这是给我看的东西吧?那么就应该是只有我才知道的密码。是T-A-K-U-M-A吧?出来了,是影像?这个录影是在别墅拍的吧?)
(武村亘晟:可以了啦,就吃我买的披萨好了。
増宮巧真:如果不做个沙拉的话,营养会不平衡的吧?
武村亘晟:有那个闲工夫做这个的话,还不如多做几次呢。
増宮巧真:笨蛋!呐……请遵守约定?亘晟。)
武村亘晟:(啊?约定?)
(武村亘晟:没事的啦。我绝对会记得的。
増宮巧真:亘晟……
武村亘晟:29岁的我也会爱着巧真,绝对……)
武村亘晟:不会放手的。(确实同一个人告白同样的话,心情挺复杂的呢。是的,我与巧真约定好的,如果不遵守的话便会伤害到巧真的约定。现在的话我全都可以想起来,一起生活的三周时间,全部。对不起啊,我是一个过分的男人,真是的。这次一定要回到他的身边,他内心深处一定还在等着我吧。我绝对不会放手的啊。)


Track 05

[车站广播:二号线9点开往京都的特快列车即将到站……]
増宮巧真:(怜司先生的老家在北陆最大的城市里,以前在这里曾经被他们当做家人般对待。怜司先生拜托我来这里帮忙,这项任务也已经完成了。马上回去东京的话有点心情沉重呢,我短期内稍微到处逛逛吧。)
武村亘晟:巧真。
増宮巧真:(啊……)

増宮巧真:这个房间是你特地定的吧?
武村亘晟:是的,坐到那边的椅子上去吧。
増宮巧真:我在这里你是听怜司先生说的么?
武村亘晟:是的,我是昨天到的。巧真……我回来了。
増宮巧真:呃……啊……
武村亘晟:你不明白么?我是想要遵守那个时候的约定,才来到这里的啊。
増宮巧真:约…定?
武村亘晟:是的,你知道的吧?我说了好几次呢?说我绝对会记着的的。到别墅后的第一天也是,第一次抱了巧真的那天也是,在回来之前的两天也是。
増宮巧真:啊……
武村亘晟:无论是19岁的我还是29岁的我,都爱着巧真。我绝对不会放手的啊。
増宮巧真:(这是在别墅抱着我时轻声低语的话语,但是虽然是一样的却又感觉有所不同,那个时候的他与现在的他融合在了一起,就在这里。)
武村亘晟:我来迟了,对不起。
増宮巧真:真的太晚了。(明明想要说的话有千言万语,却无从说起。但是,我最想说的话,就是……)亘晟先生。
武村亘晟:你是第一次那样叫我。
増宮巧真:呵呵,欢迎回来。
武村亘晟:你是第一次主动亲吻我呢。
増宮巧真:呃。
武村亘晟:再来一次。
増宮巧真:(虽然温柔却又很激烈的亲吻。仿佛要分享体温一般的深切的,甘甜的吻。)
武村亘晟:你果然很漂亮呢,我喜欢在明亮的地方看着你的身体。
増宮巧真:啊!窗帘!
武村亘晟:从外面是看不见的啦。看着的就只有我。
増宮巧真:啊啊……不要……
武村亘晟:你看上去很舒服呢。
増宮巧真:啊……不行了……
武村亘晟:什么?
増宮巧真:已经……可以了……让我沦陷吧……
武村亘晟:你可别后悔啊,只要一碰到你,我和19岁的时候就完全没有两样啊。
増宮巧真:啊啊……
武村亘晟:好热啊,仿佛要融化掉一般。
増宮巧真:(我喜欢这个人,他与19岁的时候还是有所不同的。但是无论是哪个我都爱。)我喜欢你……
武村亘晟:你明天可出不了这个房门了啊。
増宮巧真:可以哦,随亘晟你喜欢就好。
武村亘晟:我已经到极限了。
増宮巧真:啊……
武村亘晟:舒服么?
増宮巧真:嗯。舒服……亘晟……(无论多少次,只要你喜欢就好。给我打上烙印,毁了我吧。)

増宮巧真:(从背后环住我的亘晟的臂膀,关节分明纤长漂亮的手指,他是用这样的手指将我……)
武村亘晟:你终于醒了啊?
増宮巧真:亘……亘晟?我以为你还在睡。
武村亘晟:我比你稍稍早醒了一会儿。你啊,连我和加势原先生打电话,你动都不动一下呢。
増宮巧真:哎呀,怜司先生知道我们的事么?
武村亘晟:是啊,不知不觉的说话的时候顺其自然的就让他知道了。
増宮巧真:是……么?啊,怜司先生对我们之间的事有说什么吗?
武村亘晟:说什么啊……就说如果我让你哭的话绝对不饶我啊。不过又让你哭了呢。
増宮巧真:最近可能常常哭呢。虽然好几年都不曾这样了。
武村亘晟:我也想抱着你哭啊。回到东京,在医院前和你分开的时候,因为不想让你看到我失魂落魄的样子,相当故作冷静。
増宮巧真:你要是对我说的话,我就和你一起哭了嘛。
武村亘晟:不过这应该叫作歪打正着吧?
増宮巧真:什么?
武村亘晟:我是在说我做的这个蠢事啦。如果我一直都是29岁的话,应该就不会对你出手了,可能。
増宮巧真:但是那样的事情不要再来一次了。
武村亘晟:不会再有第二次的,也不会再和你分开了哦。
増宮巧真:嗯。(我现在正深刻的感觉到,我们彼此的怀中便是对方的归处。)

FreeTalk

森川智之:这里是Drama CD«模糊的剪影»的crosstalk环节。
立花慎之介:是这样吗?是吗?
森川智之:是噢。
諏訪部順一:既然他这么说就说明很自由啦。
森川智之:是Freetalk 环节,就如大家所知道的那样。这样就没问题了吧?那么,我是出演亘晟的森川智之。
立花&諏訪部:辛苦了。
森川智之:辛苦了,谢谢。这次呢虽然是crosstalk,但是谈话的主题已经决定好了。“有没有和角色之间的共同点和相异点?”和“亘晟在工作上遇到瓶颈时,用了暗示退行催眠。大家在工作上遇到瓶颈的对应措施是什么?”
諏訪部順一:原来如此。
森川智之:然后,还有一个问题,“如果突然之间被刮到十年之后的话……”
諏訪部順一:哦。
森川智之:啊不是被吹飞过去的哦,被刮到十年后。这真是最让人不愿意的呢。“如果你突然穿越到了十年之后的话,你能对应么?还有,你觉得自己十年后会变得怎么样呢?”一共有三个主题。这次的crosstalk我们就来谈谈这些。那么最先开始的人是小田君。
小田久史:是,从我开始。
立花慎之介:从那边开始啊,好有冲劲。
小田久史:我是出演在全篇的最后悄悄登场的斋木陆矢的小田久史。其实我是第一次参加这类CD的freetalk,稍稍有些紧张……
諏訪部順一:真的?
森川智之:没关系,你再挨得紧一点就不紧张了。
小田久史:这怎么行!
立花慎之介:那样岂不是很不正常啊。
小田久史:一边感受的前辈的温柔一边进行这次的主题内容。嗯,和角色的共同点。嗯,虽然这次本篇中没有什么登场的场面,但是在稍稍读了同系列的其他作品之后……嗯。首先,我先说一下和本篇中人物的差异之处吧。就是财力。
諏訪部順一:财力?
小田久史:陆矢他非常的有钱。
諏訪部順一:您也是吗?
小田久史:我没有这么富有啊!
立花慎之介:不是共同点是相异点。
小田久史:是的,是相异点。
諏訪部順一:相异点?不好意思我没听到。
小田久史:作为相异点的话确实如此,还有虽然陆矢的双亲似乎都已经离世了,我的父母还都建在。一家幸幸福福的真是太好了。
森川智之:不像角色真是太好了。
立花慎之介:这算是吐嘈吗。
小田久史:嗯,遇到瓶颈时的对应方法,你们有听吗?
立花慎之介:啊,抱歉抱歉。
森川智之:没关系的,即使我们没在听,听众们也会听得。
小田久史:是呢,这个对话是为了各位听众们进行的呢。
立花慎之介:各位听众都在听呢。
小田久史:我遇到瓶颈时候的对应方法是,睡觉和喝酒,我想会这么做的人也比较多。
森川智之:什么方面?
小田久史:喝酒,我最喜欢啤酒了。
諏訪部順一:啤酒。
小田久史:是的,喝完酒之后再蒙头大睡。等到了第二天,一切不顺心的东西都会忘记了。
森川智之:你已经过了20岁了?
小田久史:当然过了。
諏訪部順一:他年纪也不小了。
小田久史:年龄也不小了,諏訪部桑?
諏訪部順一:今年贵庚了?
小田久史:有28了。
森川智之:看不出来呢。
諏訪部順一:看上去很年轻呢,小田桑。
小田久史:真的是难以启齿呢。于是这样的我如果穿越到十年之后的话……
森川智之:38?
小田久史:38岁,真是的~ 是的,有38岁了。38岁的我一定已经结婚了,在东京的郊外买下一间小屋子。
諏訪部順一:你就不要拍背了嘛,很真实的话题呢。
小田久史:和头胎女儿二胎男一起生活着的话,即使穿越过去了我也可以接受。
諏訪部順一:是去那儿偷偷窥伺呢?还是自己直接附上去了?
小田久史:是现在28岁的我的意识附到那个38岁的我身上的话。
立花慎之介:原来如此。
小田久史:我会觉得我真的努力了呢。
森川智之:有那样的家庭确实不错呢。
諏訪部順一:是呢。
小田久史:能享受到10年后那样的家庭。
森川智之:那时估计已经陷入了贷款的地狱之中了。
立花慎之介:非常的现实呢。
森川智之:穿越过去的瞬间就背负着30年左右的贷款了。
諏訪部順一:是实实在在的贷款。
小田久史:虽然必须背负起贷款,但是我还是祈祷自己的未来会幸福,到此结束,谢谢!
立花慎之介:谢谢。
森川智之:谢谢。
諏訪部順一:十年后可是消费税遍布全世界的年代啊。
森川智之:确实如此。
立花慎之介:真是够呛。
森川智之:那么,諏訪部。
諏訪部順一:有。
立花慎之介:直呼其名了啊。
諏訪部順一:虽然是二话不说就被甩开了,那个,我是出演笠原(kasahara)怜司的,啊不是念kasahara,而是kasehara,我是出演加势原(kasehara)怜司的諏訪部順一。大家辛苦了!
众:辛苦了!
諏訪部順一:谢谢先前的指正。嗯,我和角色之前的共同点?这么一提的话,首先相同的是双方都是男性这是共同点,除此之外呢,非常的难找呢,为人方面呢……嗯,是呢……嗯,总觉得作为领头人的那种感觉和位置。
森川智之:首领~
諏訪部順一:感觉作为领头人的那种感觉和位置而留下了非常难熬的记忆这部分非常的相似。
森川智之:总是随身带着电脑。
諏訪部順一:是的,确实一直携带着电脑。
森川智之:包总是很重。
諏訪部順一:我的包可是业界少有的重啊,包也坏得很快。立花君也经常这样不是吗?我听说你非常善长电脑方面的。嗯……还有什么来着?
立花慎之介:进入瓶颈的时候。
諏訪部順一:我在进程不顺的时候呢,会换做其它的事情。还有晚上在家里工作时,思维枯竭的时候呢,会去烧菜。
众:哎~~~
諏訪部順一:在(煮詰まった)思维枯竭的时候,回去做一些(煮詰める)浓炖的菜。
森川智之:炖菜。
諏訪部順一:是,比方说做做咖喱。就像这样,经常用作菜来转换心情。但是做完时候……
森川智之:已经到凌晨了呢。
諏訪部順一:所以经常做些当天不吃的,或者不是即刻就要吃掉的菜。如果做菜的途中,心结解开了或者是有了什么不错的灵感的时候,又会立刻返回工作。这样的情况比较多。不好意思接下去还有什么?
立花慎之介:嗯,十年后。
諏訪部順一:十年后啊!
立花慎之介:如果穿越过去的话。
諏訪部順一:十年后,啊不好意思偏离麦克了。如果穿越到十年后的话,会怎么样呢?我想到时自己一定能想办法渡过的,实际一定会这样的。也不会非常的惊慌,‘哇~我该怎么办?’这种应该不会的,不好意思,我只能做出这种普通的回答。这到底该如何是好呢,是不是换个问题比较好呢?但是,可能是现在暂时无法想象吧,10年啊,真的是……5年,不,即使是明天到底会如何也不知道的工作呢。‘努力过好每一天’我的想法就是那么的单调啦,谢谢大家!抱歉。
森川智之:那么,立花君。有劳~
立花慎之介:有劳~我是出演増宮巧真的立花慎之介,大家辛苦了~
众:辛苦了~
立花慎之介:是呢,巧真和慎之介的共同点…共同点吗……非常的,总觉得…怎么说呢,以乖僻的眼光来看待社会这种感觉吧,喜欢非常安静的地方,非常的安静?……[众笑]
諏訪部順一:这不是在自问自答么。
立花慎之介:非常安静的人呢。但是,觉得自己是那种不怎么外泄感情的人,这点和巧真有点像。就相异之处的话,我并不喜欢男性。这个是相异点呢,果然要比较的话还是喜欢女孩子呢。
諏訪部順一:要比较的话?
立花慎之介:啊不,是女孩子,女孩子。
森川智之:有犹豫呢。
立花慎之介:没有犹豫啊 ~不,请不要再继续下去了。啊,工作进入瓶颈的时候。是呢,我也和諏訪部桑一样在家里经常用电脑……说起来在家的时候基本都开着电脑。还喜欢做各种各样的设计,但是那个时候还是会碰到瓶颈呢。进程不顺的时候会运动一下身体或者是打打游戏,就是这样。总觉得怎么说呢,如果运动一下的话就能舒缓心情,感觉非常不错,回去户外跑跑步什么的。还有……
森川智之:好厉害呢。
立花慎之介:常有的哦,还有么就是挥挥木刀之类的。
森川智之:在室外?
立花慎之介:[笑]对,在室外。
諏訪部順一:会被警察抓起来的哦。如果你半夜在公园里这么做的话,毫无疑问会被抓起来的。
立花慎之介:是的,确实如此。
森川智之:会被逮捕的哦。
立花慎之介:哎呀?那我会小心的。那么就在家里挥挥算了。还有就是人,果然人做的,用别人制作的东西来作游戏会觉得非常的解闷。像这样放松一下的话就会冒出新的点子,我就是经常这么来应付的。嗯,‘如果突然穿越到十年后的话,你能够应付吗?’啊……这个很难说不是吗?这个就像諏訪部桑说的那样,这份工作是明天会如何都不知道的工作。正因为如此,嗯,可能10年后就不从事这份工作了也说不定。[笑]可能在做其他的工作也说不定,可能去做设计的工作也说不定,可能在完全不同的地方普普通通地工作也说不定。不过确实呢,突然穿越过去的话,还是会像森川桑说的那样,那样的家庭果然让人非常的开心。嗯,如果突然穿越到十年后的话,我也希望有那样的家庭,就此打住。那么最后请森川桑来结尾。
森川智之:好的,谢谢!我是森川。和角色之间的共同点……男人!嗯,对吧,都是男人。男人都是孩子。[笑]是吧,无论何时,无论活到几岁都是孩子呢,就是这样的感觉。那么下一个问题,工作遇到瓶颈时的对应法。基本上我遇到不顺畅的时候,说道‘这样不行’的时候,首先会给对方发短信。[笑]
立花慎之介:这个方面?竟然是这样的!
諏訪部順一:已经来不及了!
森川智之:能不能稍微,稍微再延长一点时间呢?在发出那条短信之后,我会休息片刻。
諏訪部順一:确实。
森川智之:这样不是非常有现实感的吗。
諏訪部順一:你这样是在考虑怎么找借口吧?
森川智之:[笑]算是吧。
立花慎之介:首先先让内心屈服。
森川智之:之后作为对策呢。会在晚上做些放松恢复的运动。像不顺畅或者是疲劳的时候,会为我家的爱犬清理一下眼屎呀,或者是清理耳朵之类的。或者是去除一下肉球的异味什么的。这样子做的话稍稍得到了点治愈呢。諏訪部也是呢。
諏訪部順一:我也是呢,狗狗确实能治愈心灵呢,这点让我给忘了。
森川智之:忘了?
立花慎之介:明明都和它呆在一起啊。
森川智之:突然穿越到10年后。嗯,10年后呢,我到了10年后的话就是52岁了呢。不妙了呢。有没有在好好工作呢?
諏訪部順一:如果可能的话,你会不会去看看自己10年后的样子?
森川智之:啊,当然会去。嗯,估计会受打击吧。总有这样的感觉。啊,可能不会去看。如果自己突然来到10年后的话,我会立刻去看望諏訪部。
諏訪部順一:为什么啊!为啥啊!
森川智之:会去看别人。
諏訪部順一:去看其他人啊。
森川智之:去看小田君的话估计没什么意思。因为你估计没什么变化。
諏訪部順一:他看上去是不太会老呢。
森川智之:立花应该也不会变太多。諏訪部呢以现在的阶段来看是超长发呢。
諏訪部順一:现在确实如此,头发挺长的。
森川智之:这个啊,大概突然飞跃到10年后的话。大概变化会很大呢。
諏訪部順一:确实呢。估计还是一副不太清爽的样子,我祈祷这样。
森川智之:于是我的回答就是‘去看望其他人。’好了,以上就是«模糊的剪影»的crosstalk/freetalk环节。如果还有续作的话,如果各位还能仔细地再听一次的话我们会非常高兴的。谢谢大家!
諏訪部順一:辛苦了!
森川智之:大家辛苦了,再会~

特典小册子小说

重迭的剪影

率先提出‘再去一次的吧’人是亘晟。
我连想都没有想到,之前他不眠不休地持续工作到让人不禁担心的地步,好不容易换来的一周休假竟然是为了去‘那栋别墅’。
自己也不是不想去,只是有一点复杂的想法。
不过看来抱有同样心情的人还有亘晟。
一将包放在起居室,亘晟就迅速的环视起了屋里。自打看见别墅起就开始沉默起来他终于以夹杂着叹息的口气说道“总觉有一种非常怀念的、但是又并非如此的感觉……”
“我不是很明白,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十年前的感觉很强烈,但是又有种就在最近的感觉,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心里很不舒服。”
坐在沙发上的亘晟露出了极度困惑的表情。也许就是因为这样他才来这儿的吧。
是准备填补记忆吗……嗯,不该这么说,其实他并没有缺失那段记忆。
“你来是不是想再次确认一下?”
“不……不能说是确认。所有的事情我都清楚的记着……啊,所以说呢,要说感觉还是十年前的,不过因为记得太细了,好像有一点不协调。”
“实际上那不过是三个月前的事情啊。”
“我以为要是来了这里,那种微妙的不协调感就会消失。”
“又是一时兴起,你差不多也该给我适可而止……”
虽然已经习惯了他这样不着边际,但是我还是会忍不住地想叹气。亘晟的想法有时候会突然跃出常规,自己曾经认为他是个设计师所以非同寻常,但是熟知他的人也通常会因为这么一句话而点头默许,以怜司的话来说就是“古怪并单纯着”。虽然这句话形容的人是亘晟,但是自己听到后也是即可默许了。虽然亘晟不是刻意而为,但是他做出都是通常人不会去做的举动,而且这次可以说是相当的过火。
“反正早晚我都会来一次的,无所谓吧。”
“是吗?”
“我想作为二十九岁的我再和你一起来这里,局外人会很不甘心吧?”
“你是说……你在嫉妒十九岁的自己?”
“不行吗。”
自己也是最近才意识到,对于突然正色的成年人是束手无策的,而且对方还是出乎意料的恶劣性子。
不过那也没有办法,这样的男人就是武村亘晟,我所喜欢的武村亘晟。
察觉到这一点的自己,不自觉的勾出一抹微笑。
“还真一如既往的是个的怪人呢。”
“你说什么?”
“你的想法跟行为都那么与众不同不是吗?说实话,我是完全不能理解。”
“说这么不可爱的话小心我侵犯你哦。”还是如同平常一样调侃的口气。
觉得没有必要没有字字句句都回应他,我在亘晟身边坐了下来。
“那,你打算要在这里做些什么呢?”
“也没什么特别要做的,就和之前的一样咯。吃吃饭,读读书,画个画什么的,还有做 爱……”
“最后那项有点问题。”
“以前不是也做过吗,话说回来,反正不管在哪都会做吧。”
“我是指最后那项如果作为我们来这儿的目的话有点问题。不过从结果上来看最终还是会变成这样,再说之前来这儿的时候也不是为了那个。”
我终于还是叹了气,不过非常轻声。事到如今,不管亘晟说出什么话气氛都不会变得凝重。之前来这儿的时候,随着离回去的日子越来越近,我不安得无以复加,那时我第一次产生了‘如果时间能就此停止就好了’的想法。
不过现在已经没关系了,那痛彻骨髓的苦闷,已经尘封为过去的情感,即使回想起来也不会觉得难受了。
“总之,这次不是工作,好好的放松吧。”
“放松……还是有点勉强吧。因为和我在一起的人可是超级让人劳神费心的。”
“你是说我吗?”
“除了你还有别人在么?甚至比之更过分了,你都没点自觉了么?衣服脱完也不放好了,拿出来的书啊DVD碟啊也不收拾,用完的餐具也……我不说你就一直那样。挑食也变得更严重了。你以前就算不爱吃也会吃下去的。”
“没有改变的必要啦,我这就叫浑然天成。”
“自由散漫跟天生的可不是一码事儿吧,还有,都这个年纪了还不愿意吃甜椒啊青豆之类的了,多丢人啊。”
“在外面的时候我可有把它们好好吃下去噢。”
这个时候的他简直跟个孩子一样,虽然也不是特别的孩子气,不过我觉得跟那个被众人极度赞扬的武村亘晟根本就是不同的两个人。他有着与二十几岁人不相符的沉着稳重,家里的装饰也一定是很新潮的。一想到别人被他的外表所欺骗我就不得不忍住别笑出来。基本来说还是个挺像样儿的成年人。
“笑什么呢。”
“没什么。话说回来,你真的不打算出门了么?明明已经来过两次了,却还完全都没有观光过啊,太可惜了。你不是设计师吗?多走走看看也可以激发你的创作灵感。”
“还是和你做比较刺激。”
“笨蛋,好不容易到这儿了,照你的说法,在哪里都一样,我们也就白来了。”
“在这儿的话,就不会有人进来妨碍我们了,我跟陆矢也提前说好了。在这一个星期里,我要只看着你一个人度过。就这么定了。”
“……那,我一个人去观光了哟。”
“喂。”
“亘晟你要一个人看家么?”
“谁要留下来看家啊,你要是打算这么做的话,我就让你出不了门。是被我监禁一星期,还是做的你举步维艰,哪个比较好呢?”
“哪个都不好。”
“那你就给我老实一点吧。不管什么时候都要在我目所能及的范围哦。”
搞什么呀,这个总是以自我为中心的男人。不过我却不生气,他的举动在自己眼里既算不上蛮横无理,也称不上肆意妄为。自己这么偏爱他算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但是也有部分是因为他正是这种性格的缘故。
“你要是无论如何都想去玩的话,我和你一起去总可以吧。”
听起来有点不负责任的口气,大概是在掩饰他的难为情吧。真不率直啊……其实我也是。
没办法,跟他妥协吧。也不是“无论如何都要去玩”,像亘晟说的那样,轻轻松松的好好休养一段日子也不是挺好的么。
“那么就在回去的那天,稍微出去玩一下吧。反正也要准备送行李的,况且这次还得带特产回去。”
“是啊。之前还顾不上做这些事呢。”
想起了那时候的事情,亘晟脸上浮现出略有苦痛的表情。他和我不一样,心里一定后悔吧,后悔他那次打破了约定。
“你什么都不愿意说呢。以防万一再问你一次,即使到了这里也没有关系吗?”
“这种问题,应该不是等人家来了之后才问的吧?明明之前完全都没有征求我的意见。”
“因为没看你露出不情愿的表情,所以我觉得来了也不错。所以我说了是以防万一了,如何呢?”
“我没事,完全没问题,哪里都不会痛了。”
“那就好。”
亘晟一股脑儿的躺了下来,把头枕在我的膝盖上。都这么大的人了,这家伙还真会撒娇。最初也许是喜欢借肌肤之亲与人交流,但跟其他人他好像没做过这样的事。这一点我很高兴,不过对亘晟是保密的。如果说了的话他一定会得意忘形的。
亘晟几乎是从正下方直直的盯着我看,那饱含炽热的视线与十九岁时的他一样,就算现在也未曾改变。
“我要不要安安稳稳的和亘晟交往下去呢。”
“就这么办吧。在我这里,你也能稍展羽翼了吧。”
他这么说着,原来是在担心我。我想亘晟是真心想在这里生活的,好像也想让我好好的休息一下。
大人成熟的部分与不可思议的孩子气的部分都能毫不冲突地同时在这个人身上显现,而这样的他在我眼里既帅又可爱。
我慢慢的俯下身,与亘晟轻轻地双唇相覆。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6 | 2018/07 | 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