ただ一人の男

ただ一人の男

原 作:火崎勇
イラスト:亜樹良のりかず
(心交社「ショコラノベルス」刊)
価 格:3,000円(税込)
品 番:FACA-0052
発売・販売:フィフスアベニュー
如月巳波:石川英郎
尾崎一雅:森川智之
篠塚:三宅健太

幼い頃のトラウマから、人間を『もの』としか見ることができなくなった如月巳波。
そんな彼が悪夢で目覚めた朝に求めるものは、同居人である尾崎一雅の肉体の熱だった。
父親から受け継いだ組を解散し、今は不動産会社を経営する元極道の尾崎は、成熟した雄の魅力をすべて持ち、男女構わずベッドに連れ込むような男だが、如月に対してセックスを求めることはない。
そして如月も、尾崎の熱が悪夢に凍える自分を溶かしてくれはするものの、それ以上の関係を結ぶつもりはなかった。
―――そう、あの日までは。

翻译:青缨 icc
校对:icc

TRACK01

父亲:巳波,听好了,待在这里,绝对不要动!也不可以发出声音!
如月巳波:嗯。
父亲:孩子他妈,我们报警吧。
母亲:……嗯。啊!不要!
如月巳波:爸爸?爸爸?妈妈?爸……(那东西就在那里——那些一动不动的肉块。奇怪的是我却丝毫不觉得害怕。只记得视野渐渐变黑,身体慢慢变得冰冷起来。)

尾崎一雅:VAGUE LABEL,火崎勇原作。
如月巳波:《唯一的男人》

如月巳波:!可恶,又是那个梦吗。身体冰凉,好冷。尾崎,抱歉……
尾崎一雅:怎么了,如月?
如月巳波:不,抱歉,打扰了。
尾崎一雅:如月。
如月巳波:没办法,喝点酒吧。完全没用。
尾崎一雅:如月。
如月巳波:尾崎。
尾崎一雅:你又做那个梦了吗?
如月巳波:嗯。
尾崎一雅:过来,我来温暖你。
如月巳波:嗯。对不起。(温柔的男人,尽管我所需要的并不是你,而只是能够温暖这具身体的东西而已。)
尾崎一雅:没关系,我在这里,你也在这里。
如月巳波:嗯。
尾崎一雅:没事了。
如月巳波:(即使知道这点,你仍旧像这样抱着我。)她呢?回去了吗?
尾崎一雅:睡着了吧,否则的话就是在洗澡。
如月巳波:呵呵,你再这样的话,当心被刺杀哦。
尾崎一雅:我只选择那些不会让我有这种担心的人。
如月巳波:你还真是谁都可以啊。
尾崎一雅:也不是,我只会和有那种感觉的对象XX。
如月巳波:谁知道呢,在我眼里,你就是和谁都无所谓。
尾崎一雅:这是你的错觉,我只会邀请自己想抱一次的人。
如月巳波:一次……啊。
尾崎一雅:嗯。
如月巳波:谢谢,没关系了,我已经平静下来了。
尾崎一雅:真的?
如月巳波:嗯。你看,手也不再颤抖。我差不多该准备去店里了。
尾崎一雅:真可惜,我还想再抱你一会儿呢。
如月巳波:再这样抱下去,我害怕自己会怀孕啊。(我和尾崎之间没有性行为也没有爱情。我只是借助尾崎的温柔,为了让自己继续生存下去而利用了他的温柔,仅此而已。)

如月巳波:(和尾崎相识是在2年前,在我工作的酒吧里,尾崎恰巧是个常客。虽然马上就听说了他的传闻,但因为那些事和我没关系,所以很随意地一直给他上酒。不献媚,也不害怕。不知道是不是这一点让他很中意,我们渐渐开始交谈起来,很快就亲密如朋友一般。)
客人:那么,如月先生,你和尾崎先生其实并没有在交往咯?
如月巳波:没有啊。
客人:但是,你们住在一起吧?
如月巳波:嗯,同居中,但是床分开睡。
客人:即使尾崎是三年前解散的前前尾崎组老大的独生儿子?
如月巳波:跟那个没关系。
客人:但是——
宮川:哈哈哈哈。
如月巳波:宮川先生,有什么事吗?
宮川:没没,请再给我一杯Highball。
如月巳波:是。(我们之间关系的转变,是在去年的圣诞节。那天难得喝醉的他出现在酒吧中,向我抱怨说本该和他一起生活的女人离他而去。而且,还醉倒在吧台前。将这样的他送回家的时候——回到尾崎的家里,将他抬上床后,我坐在他家的起居室里,不知不觉睡着了。然后,做了那个梦。)
尾崎一雅:如月!喂,如月!你没事吧,振作一点!
如月巳波:尾崎?
尾崎一雅:对,是我,睁开眼睛。能说话吗?等着,我现在去叫救护车。
如月巳波:等等,不用叫救护车,我不过是睡着了而已。
尾崎一雅:别动,你身体冰冷,你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舒服的?
如月巳波:没关系,真的没什么,一直都是这样。
尾崎一雅:一直都是这样?
如月巳波:做恶梦后,一直都是这样。
尾崎一雅:这是怎么回事?宿疾吗?
如月巳波:不是的,只是有点心理创伤而已。
尾崎一雅:心理创伤?那为什么你的身体会这么冰冷?应该是哪里不舒服吧?
如月巳波:真的没有哪里不舒服,只是……
尾崎一雅:只是?
如月巳波:我只是回想起双亲去世时候的情景。我在梦中回想起了那时候的事情,然后,醒来时身体就会变得冰冷。虽然有去看过医生,但是他们说这并不是病。
尾崎一雅:再说得详细一点行么?
如月巳波:也不是什么值得说的事……
尾崎一雅:快告诉我!
如月巳波:小时候,双亲被入室抢劫的强盗给杀了。父亲立刻察觉到家里有人入侵,把我藏进了壁橱里,我才逃过一劫,但是双亲都死了。我从壁橱里走出来后,看见刚才还对我那么好的双亲倒在血泊中痉挛着。看着看着,他们就变成了不会动的东西。从那时候开始,在我眼中,人只不过是“东西”而已。
尾崎一雅:“东西”?
如月巳波:就算是人,只要关掉开关,就不过是个不会动的物体而已。所以,只要梦到那个时候的事情,自己就像被关掉开关似的,身体变得冰冷起来。事情就是这样而已。
尾崎一雅:而已?
如月巳波:而且也不是一直都会做这个梦,真的是偶尔梦见。
尾崎一雅:你有接受治疗吗?
如月巳波:有啊。很长时间一直接受心理治疗。但是,他们帮不了我。你把这些都忘记吧。
尾崎一雅:怎么可能忘得掉呢!
如月巳波:尾崎?
尾崎一雅:既然我知道了,我就不会坐视不管。如果你因为这个而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责备自己为什么那个时候不曾更关心你。有什么好笑的?
如月巳波:不,我原以为你是个更为无情的人。
尾崎一雅:我和我老爸很像,感觉仍停留在昭和几年。
如月巳波:自己说自己啊?
尾崎一雅:谁都不会对我说这种话,因为他们怕我。
如月巳波:哦,是吗。
尾崎一雅:你还真是个奇怪的男人啊。
如月巳波:谢谢。我已经不发抖了,放开我吧。
尾崎一雅:明明还那么冰冷。
如月巳波:体温这么快就恢复还是第一次呢,或许是因为你的体温比较高的关系吧。
尾崎一雅:你平时是怎么恢复体温的?
如月巳波:洗澡或者喝酒,即使如此也要花上30分钟左右。
尾崎一雅:这次是因为我抱着你的关系吗?
如月巳波:不知道,即使是因为被人抱着的关系,应该也不是因为抱着我的人是你的原因。我觉得你是个好人,但是我对你没有爱情之类的特殊感情。因为我已经变了。
尾崎一雅:什么意思?
如月巳波:我说过,在我的眼里,人不过是个“东西”吧,所以活着的人,我只觉得他们是人偶而已。即使喜欢人偶,我也不会爱上它们。
尾崎一雅:如月……
如月巳波:你不喜欢这样吧?对你来说,XX可能是为了得到快感,但是毕竟还是有感情在里面。但是,我是没有感情的。我回去了,今天谢谢你了。
尾崎一雅:你现在,一个人住对吧?
如月巳波:诶?嗯。
尾崎一雅:那么,从明天开始住到这里来。
如月巳波:啊?
尾崎一雅:不用房租和伙食费。
如月巳波:你在说什么蠢话?
尾崎一雅:不知道的话就算了,但我现在已经知道了。在你陷入那种状态的时候,我会尽全力帮你的。
如月巳波:我既不喜欢你,也没把你当做人看啊?!
尾崎一雅:没关系,因为我中意你,把你当人看待。
如月巳波:你想让我做你的床伴吗?
尾崎一雅:没有,我从来没有强迫过对方,我也从没想过要强迫一个没有那个意思的人和我做。
如月巳波:尾崎……
尾崎一雅:就这样了。
如月巳波:(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我,才让我留在你身边吗?如果是他的话,或许和至今为止那些用怜悯的眼神看待一尘不变的我而最终疲惫离去的人们不一样吧。也好,如果感到厌烦的话,离开这里就行了吧。)好吧,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如月巳波:(住在一起之后,也曾有几次做到那个梦,这时他就会抱禁我,给我温暖。但是除此之外,不用担心别的事,所以觉得很轻松,就一直同居到现在。)
客人:但是你觉得尾崎先生很帅吧?
如月巳波:的确很帅。五官端正,又具有野性魅力,整齐地梳理起来的前刘海在他醒来的时候散乱在前额的样子非常地性感哦。
客人:果然。
如月巳波:所以,你就自己亲眼证实一下怎么样?
客人:诶?
如月巳波:欢迎光临,尾崎先生,请坐这里。
尾崎一雅:哦。你刚才在赞美我吗?
如月巳波:这位客人表示如果你有空的话,可否和他一起喝一杯。
尾崎一雅:你有空吗?
客人:呃…嗯…
尾崎一雅:之前也有几次在这里遇到过你呢。
客人:您还记得我吗?
尾崎一雅:是啊,我觉得你很可爱。
客人:哪里。但是您和我说话,如月先生不会不高兴吗?
尾崎一雅:如月?为什么?
如月巳波:他好像以为我是你的恋人呢。
尾崎一雅:哈哈哈哈哈哈……这样的话,如月就太可怜了,他还是处男呢。
如月巳波:尾崎先生!
尾崎一雅:这个家伙的帐算我头上。来,一起去玩玩吗?
客人:是。
如月巳波:唉……
宮川:哈哈哈哈……
如月巳波:哪里很好笑吗?
宮川:你不吃醋吗?
如月巳波:不吃醋啊,他又不是我的恋人。
宮川:我还觉得你们一定是一对呢。
如月巳波:我们不是一对。
宮川:但是那个尾崎会把你一直留在自己家里,一定有什么原因吧?
如月巳波:原因有两个。一是他想要一个私人调酒师,另一个是因为他可怜我举目无亲。
宮川:你没有家人吗?
如月巳波:因为事故,以前就都去世了。说到这个事情的时候,他说我很可怜,所以就把我留在了身边。
宮川:诶……还是和以前一样一脸伪善者的样子啊。
如月巳波:如果因为那份伪善,自己能活得轻松的话,我会去依靠那份伪善。
宮川:这样的话,你还是快点离开他比较好哦。尾崎组的确已经消失了,那家伙之后建立起了房地产公司,现在只是一个社长而已。
如月巳波:嗯,我知道啊。
宮川:但是不论再怎么装正经,他毕竟还是黑道中人,留在那个家伙的身边,会牵连到你的哦?在那之前,快点离开他比较好。
如月巳波:牵连啊……(就算是宫川先生,也总有一天会死去,会停止呼吸,不论是留在尾崎身边还是离开他,我也有迎来终结的那一刻。那样的话,还不如留在他身边,过轻松的生活,又能让他温暖我。我只要这样而已,但是大家都误会了我……)


TRACK 02

篠塚:欢迎光临!
如月巳波:篠塚,好久不见。(经营着拉面店的篠塚,是我唯一亲密的前尾崎组成员,在组织解散的时候,这个男人没有选择做房产生意,而是依己所愿选择了开一家饮食店。)
篠塚:哟,好久不见啊,还好吗?
如月巳波:嗯。篠塚,我有件事情想问你。
篠塚:什么?
如月巳波:关于尾崎的工作,你有听说过什么传闻吗?
篠塚:你说少当家?
如月巳波:他最近有点奇怪,看上去很忙的样子,几乎不太回家,不在的时候还会打好几次电话回来,有时好像还在沉思着什么事情。我有点担心,因为这一点都不像他的作风。
篠塚:电话?……难道他是为了高田的事情?
如月巳波:高田?
篠塚:嗯,在电车前面两站附近徘徊的新兴势力组织。
如月巳波:尾崎已经洗手不干了吧?
篠塚:是啊,解散的文件也交给了警察,他现在可是一身清廉啊。但是也有人不这么想啊。
如月巳波:比如宫川先生?
篠塚:那个大叔啊。他当警察那会儿,我们还是暴力团伙,所以看我们不顺眼吧。
如月巳波:嗯……那么高田是怎么回事呢?
篠塚:你知道街道外围的那个工厂吗?
如月巳波:嗯,曾经是工厂,但现在只剩下仓库的那个吧?那里怎么了?
篠塚:都内还能有这么大一块空地,大家都盯着这块在地呢。高田组的家伙打算在那里造幢公寓,大赚一笔呢。
如月巳波:那里是属于谁的地?
篠塚:虽说是尾崎握有所有权,但因为被扣押着,所以银行那里也握有抵押权。然后再加上各种小额的债款,高田正在计划将那些都买下。
如月巳波:想尽办法要夺走所有权吗。
篠塚:其实仔细想想,握有最大权利的银行总会想点办法的吧,良好的销售计划好像也在推进中。
如月巳波:那不就没问题了?
篠塚:谁说得准呢。对那些家伙来说,或许是想完全吞掉金盆洗手的尾崎吧。这样的话,就不能断言不危险了。
如月巳波:还真是麻烦呢。
篠塚:万一出什么事情的话,你去投靠酒吧老板那里就行了,我这里也无所谓,不过我也算是尾崎的一员呢。
如月巳波:你以为我会怕你刚才说的话吗?
篠塚:难道不是吗?
如月巳波:不害怕。不过,要我装作害怕也可以。
篠塚:胆子还真是大啊,看上去明明是个这么柔弱的男人。
如月巳波:柔弱的男人?
篠塚:是啊,大家都这么说哦?“因为如月长得漂亮,所以少当家舍不得放你走。”
如月巳波:你当然有帮我否定吧?
篠塚:嗯~我说“因为有他在少当家就不用担心老被人纠缠”。
如月巳波:这种理由啊。篠塚,不要告诉尾崎我在这里打听过他的事。我不想给他添麻烦。
篠塚:我知道啦。我不会让少当家操心的。

如月巳波:喂?
尾崎一雅:如月吗?是我。
如月巳波:哦,怎么了?
尾崎一雅:你差不多快下班了吧?抱歉,能不能过来接我一下?
如月巳波:可以,你现在在哪里?
尾崎一雅:在车站北面的一家叫枫的餐馆里,我有点喝多了。
如月巳波:会稍微花上一点时间哦。
尾崎一雅:嗯,没关系。几点都无所谓,我坐在这里等你。
如月巳波:等我?那里已经关门了吧,你打算在大街上等我吗?
尾崎一雅:是啊,我今天心情很好。
如月巳波:你是笨蛋吗?
尾崎一雅:不行的话,我就叫别人了。
如月巳波:好吧,我现在就去。你可别睡着了啊,等着我。
尾崎一雅:嗯,拜托了。

如月巳波:尾崎?尾崎?你不在吗?难得我还买了瓶水来,他到哪里去了?尾崎?尾……(诶——为什么?那个东西会在这里?为什么……尾崎会变成那个东西?躺倒在血泊中的尾崎,和那个时候一样。)尾…崎……(他的开关被关掉了,至今为止一直温暖我的东西渐渐变得冰冷起来。)
篠塚:少当家!可恶!
如月巳波:(呼唤着我的人们,都变成了毫无生命的物体。他也一样,对,大家到最后,都变成了毫不动弹的东西。)
篠塚:如月!你傻愣在哪里干什么!喂!!
如月巳波:……(拥抱过我的臂弯,戏弄我的声音,会变换表情的脸庞,一切都结束了。)
篠塚:少当家,振作一点!少当家!!
如月巳波:(他已经不会再动了。看,不管是谁触碰,他都丝毫不动弹。尾崎已经不是他,已经变成那个东西了。)
尾崎一雅:放…放开我…
篠塚:少当家!
尾崎一雅:如月……我没事的。
如月巳波:为什么?
尾崎一雅:到这里来。
如月巳波:为什么?(为什么你还能动?)
尾崎一雅:我没事的。
如月巳波:(被关上开关的身体,只会变得越来越冷吧?我最后触碰过的那两个人就是这样的。)
尾崎一雅:如月……
如月巳波:(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你的手会如此的炙热?)
尾崎一雅:我没事的,如月……
如月巳波:尾…崎……
尾崎一雅:嗯。
如月巳波:(他回来了,温暖的东西又回来了。从他的身体中流出来的血,温暖了我那冰冷的身体。)啊——啊————
尾崎一雅:如月!
如月巳波:(我只记得他捂住了我声嘶力竭叫喊的嘴,但是那之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只是……)
尾崎一雅:如月。
如月巳波:(在渐渐模糊的意识中,唯有尾崎呼唤我的声音清晰地回响着。)

篠塚:你已经可以起来了吗?
尾崎一雅:嗯。对了,如月呢?
篠塚:他还睡着呢。呃……少当家,我可以问一下如月的事情吗?
尾崎一雅:在如月还是孩子的时候,双亲被入室强盗杀了。
篠塚:诶?
尾崎一雅:他愣在那里不动不是见死不救,而是回忆起了那个时候的事情吧。他的父亲把他藏了起来,等他出来的时候,看到了倒在血泊中双亲的尸体。
篠塚:全部看到了吗?
尾崎一雅:从他们痉挛的时候开始。
篠塚:那时他几岁?
尾崎一雅:我没问,但他说是他很小的时候,整整一晚都在那里。
篠塚:所以才会那样惨叫吗?
尾崎一雅:或许因为是回想起当时的情景了吧。
篠塚:所以少当家才会对着那个家伙说“没事”啊。我还是觉得你们俩在交往啊,濒死的状态下你还护着那个家伙。
尾崎一雅:也没有濒死,因为喝了点酒,所以血流得很厉害,但伤口并不大。
篠塚:才不是这样呢!如果我不是接到你的电话赶过去的话,如月就那么愣在你面前,你就可能真的就死掉了啊!
尾崎一雅:不会的。
篠塚:会把这个家伙放在身边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吗,你是在可怜他吧?我听说你小的时候,因为组员的死曾经消沉过一阵子。
尾崎一雅:不要重提上小学之前的事情,而且我过了一个晚上就完全恢复了。
篠塚:所以才会觉得受伤的那个家伙很可怜吧?
尾崎一雅:睡着的时候在哭泣。
篠塚:诶?
尾崎一雅:如月。

尾崎一雅:(没事的,在这里,我在这里,你也在这里。)
如月巳波:(我听到了尾崎的声音,只有这个男人又一次动了起来,只有他一个人又回到了我的身边。在冰冷的,最终一切都消失的世界中,只有尾崎一个人活着。)
尾崎一雅:醒了吗?
如月巳波:尾崎。
尾崎一雅:你睡了整整一天了。没事吧?
如月巳波:没事,你的伤呢?
尾崎一雅:遇到了很多事,不过已经没关系了,和银行间的协议也达成了。
如月巳波:是吗。(为什么我会觉得这个男人好可怕?)
尾崎一雅:银行扣押了工厂的地皮,由我的房产公司管理。高田虽然不是个好人,但也不是笨蛋,应该不会和大银行正面冲突的吧。
如月巳波:刺伤你的人是……
尾崎一雅:高田的人在哪里打听出我要去那里和银行谈协议,在那里伏击我的吧。
如月巳波:是吗。
尾崎一雅:对不起,让你回忆起了不愉快的过去。
如月巳波:没事。(温暖的手,虽然这样的触碰以前也有过,但是现在却让我紧张。)
尾崎一雅:再睡一会儿吧,等你回复精神后,还得麻烦你照料一下两三天的伙食。
如月巳波:(双亲去世时,泪水和悲伤的心情,一切的一切都应该被冰封起来的。可是一想到尾崎又回来了,冰封的这些感情都融化满溢。担心、不安,至今为止没有对任何人有过的感觉,只因着他倾泻而出。)可恶。我该怎么办?脑海中想的全都是尾崎。(我害怕,害怕那些感情为他而满溢,害怕自己就要为他而沉迷。)


TRACK 03

如月巳波从尾崎被刺的那天起,我就不再做那个梦了。本来就不是经常会做那个梦。原来只要一做那个梦,尾崎就会飞奔到我身边,为我取暖,可是……
[门铃]
如月巳波来了。
尾崎一雅如月!
如月巳波尾崎?你怎么一身泥啊?难道……你又……
尾崎一雅我没事。不好意思,先让我进去。
如月巳波嗯?哦……不好意思。进来吧。受伤了吗?
尾崎一雅嗯,不过没被割伤。你帮我看看背上有没有淤血。
如月巳波(……尾崎的身体。)怎么回事?
尾崎一雅只不过跟小喽啰干了一架。他们现在大概还在医院里后悔吧。怎么样?有没有留下乌青?
如月巳波有点红,但看起来不严重。
尾崎一雅哪里?
如月巳波这里。(温暖肌肤的触感。)帮你冰敷一下吧。
尾崎一雅没那么严重。
如月巳波是被埋伏的吗?
尾崎一雅没有,只是些小混混罢了。
如月巳波尾崎!(好害怕。)
尾崎一雅别逃啊,真冷漠。
如月巳波放开我。
尾崎一雅一下下有什么关系。
如月巳波放开我!(我害怕他的温暖,把我改变。)
尾崎一雅对伤员多少温柔一点……怎么?莫非你有感觉了?
如月巳波……
尾崎一雅硬了哦。你不会对我……
如月巳波怎么可能!要有早就有了,怎会等到现在?只不过一个人寂寞,看了会儿AV而已。
尾崎一雅AV?
如月巳波嗯,是啊。
尾崎一雅AV啊~
如月巳波行了,别说了。
尾崎一雅别害羞啊。是男人都会看嘛。我反而放心了,性情淡泊的你原来也会有性欲。
如月巳波……你、你干什么?
尾崎一雅你都这样了不难受吗?
如月巳波住手!尾崎!(从尾崎起死回生的那一天起,心里对他的爱便开始满溢。)
尾崎一雅简直像是在诱惑我。
如月巳波谁诱惑你了!别碰我!
尾崎一雅有什么关系,只是勃起的时候帮你一把。
如月巳波嗯……呃!
尾崎一雅没关系的,虽然跟男人我是第一次,不过都到这个地步了,任谁都不会停手的。
如月巳波住手,嗯!(此刻感到的欲望,是那无法抗拒的洪流。)
尾崎一雅你这表情真棒啊,很性感哦。
如月巳波尾崎……住手……
尾崎一雅声音真好听。
如月巳波快停下……啊……嗯……
尾崎一雅你把我点燃了。
如月巳波尾崎?
尾崎一雅你若已不是童贞了,那么至少让我上一次吧。我已经忍不住了。
如月巳波混蛋!跟男人……
尾崎一雅我也已经……这个状态了。我们彼此彼此。帮我一把吧。
如月巳波嗯……尾……崎……
尾崎一雅不会弄痛你的,尽量。
如月巳波…呃…
尾崎一雅其实我很早就想跟你做了。从后面比较容易进吧。
如月巳波不要……住手!
尾崎一雅别闹!
如月巳波嗯……啊……
尾崎一雅腰……再抬起来一点!
如月巳波啊……
尾崎一雅如月……
如月巳波啊……停下……尾崎!
尾崎一雅和我做,很舒服吧?
如月巳波不要……
尾崎一雅放松!
如月巳波啊……
尾崎一雅啊……

如月巳波这里是……尾崎的房间。尾崎他……出去了吗?呵呵……(说不定,在我把尾崎当做一个人来看待之前,我就已经喜欢上他了。只是,当时那些微的思慕,因为他的起死回生,变得那么真实。)我偏偏……会为了那样的男人动心……呵……(尾崎就算XX,也不会是认真的,如果对他说什么“我喜欢你“,一定会被他从这里赶出去的吧。如果因此而与他断了关系,那么我宁愿痛苦也要留在他身边。为了他……)尾崎?
尾崎一雅如月……你醒了吗?你没事吧?
如月巳波有事。
尾崎一雅……
如月巳波我可不想再被你那样蹂躏了。要是碰上某些处男,那你就是XX啊。
尾崎一雅对不起。
如月巳波你呆在那儿。我现在要起来。
尾崎一雅现在就起来吗?
如月巳波我肚子饿了。
尾崎一雅我帮你拿吃的过来。还有……这花给你。
如月巳波花?
尾崎一雅探望人一般都送花不是吗。
如月巳波你送我个男人花算什么呢?
尾崎一雅我想不出还能送什么。
如月巳波哈哈……(忘了吧。那只是一个恶劣的巧合。从今以后,还是过回同住人之间平静的生活吧。我的心,不可以再为他所动了。)

篠冢哟,如月!
如月巳波生意挺好的嘛。
篠冢还好,零星有点人吧。对了,你身体不要紧吧?
如月巳波呃……嗯。
篠冢对不起啊。那个时候,我不知道你有那样的过去,净是吼你。
如月巳波没什么啦。说实话我也不记得了。也不喜欢别人在我面前提起。
篠冢是吗。少当家也叫我什么都不要跟你讲。
如月巳波尾崎?
篠冢别告诉他哦。不过呢,这样一来我也能理解他为什么那么珍惜你了。
如月巳波(为什么那么珍惜我……)
篠冢别这副表情啦。之前都是我在胡乱猜忌,对不起了。
如月巳波没什么。你胡乱猜测了吗?
篠冢有吧。突然就跟一个正经人一起住,除了这两个人有一腿我想不出别的可能了啊。
如月巳波有一腿……啊。
篠冢你应该知道,高田那伙人还不安分,一个人在外面的时候小心点。
如月巳波你什么意思?
篠冢你没听说吗?
如月巳波银行把整件事都接管了,不是应该已经了结了吗?
篠冢嗯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总觉得他们好像还在暗地里搞什么勾当……少当家每天都出门吧?
如月巳波他说是别的事情……
篠冢是嘛,那当我没说过。我听说的也不一定准确。吃拉面吗?
如月巳波不用了,我只是来坐坐。以后再来。
篠冢哦,那回见。


TRACK 04

如月巳波那,我走了。
尾崎一雅今天还是在家休息吧。
如月巳波为什么?
尾崎一雅因为我昨天太乱来了……还很疼吧?
如月巳波你还好意思说。
尾崎一雅我是担心你。不要闲逛,马上就回来哦。
如月巳波我干嘛要听你的啊?
尾崎一雅会有很多麻烦。
如月巳波如果你不告诉我是什么麻烦……
尾崎一雅你希望我告诉你吗?
如月巳波随便你。
尾崎一雅如月!
如月巳波放开我!要迟到了。
尾崎一雅答应我,结束了马上回来。否则……
如月巳波会有麻烦的,你已经说过了。我从篠冢那儿也听到了点风声。我会回来的,这样行了吧?行了,放开我。
尾崎一雅麻烦…吗……如月,你……从这里搬出去好吗?
如月巳波什么?
尾崎一雅我帮你找新的住处……
如月巳波别在人家要出门的时候商量事情,有话等我回来再讲。
尾崎一雅我是认真的。
如月巳波认真的话更要等会儿再讲。
尾崎一雅等等!如月!
如月巳波(因为和别人发生纠纷,就要疏远我吗?我知道总有一天要搬出这间房子,可是,也不一定非要现在啊。在找回心,喜欢上你,被你抱过之后的现在。)
男:如月先生?
如月巳波什么事?
男:你是如月巳波先生吧?跟我们走一趟吧。
如月巳波我拒绝呢?
男:那可不会有好果子吃。
如月巳波好吧。
男:那边角落里停着辆车,上去。
[摔]
男1:我还以为只是谣言呢,看来是真的啊。
男2:尾崎那小子,好像是男是女都能上啊。
男1:怎么了?害怕得话都说不出了?还是说,你真的是尾崎的男人?
如月巳波很可惜,我可不是尾崎的男人。为什么把我带到这种地方来?
男1:你还挺够胆的嘛。一般人被我们绑起来团团围住,都会陷入半失常的状态哦。
如月巳波我可一点也不怕哎。
男2:哼哼哼……我倒要看看你能虚张声势到什么时候。你知不知道这里是哪里?
如月巳波尾崎和你们高田发生纠纷的工厂是吧?
男2:没错,而且现在这里是那家伙的地盘。
如月巳波摄像机??
[踢]
如月巳波干什么?
男1:我们要用这个摄像机,拍下你最美丽的画面哦。尾崎他们一伙儿大概也想不到,在自己的地盘上,会有人对你做那样的事吧。
男2:我们会把拍下来的片子寄给尾崎。哼…那家伙要是肯拿你跟这工厂交换就最好了。
如月巳波我看他不会吧。我说过了,我又不是他的恋人,什么也不是。
男1:要恨你就去恨他吧。不管你们有没有那马子事儿,只要住一起你们就是一条路上的。尾崎那家伙,对自己人不是都很好的么!不管你怎么狡辩,我们可是好好调查过才行动的,你就别硬撑了。喂,快拍!小心点别把我们的人拍进去!
男2:是。一开始先对你温柔点吧。凡事都要循序渐进嘛。
如月巳波(没有任何…感觉。这些人不是尾崎,所以对我来说,只是人偶而已。被人偶不管怎么看,都无所谓。)
男:哈哈哈……
如月巳波(可是,拍出来的影像被送到尾崎那里去的话,他一定会痛苦吧?想到这个,心就好痛。)

如月巳波(强盗事件发生之后,心理咨询师曾经这么说。)
(心理咨询师:巳波君,你爸爸妈妈去世,你一定觉得很悲伤吧,所以就把自己的心关起来了。把你的心门打开,回到我们的世界来吧。)
如月巳波(不是这样的。不管我如何悲伤、如何恐惧,躺在黑暗中的双亲,都没有再看我一眼。所以,我只有放弃。可是,尾崎却回来了。)
(尾崎一雅我没事的。)
如月巳波(于是我开始期待,如果是他,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白白结束。所以,尾崎对我来说,是特别的。)

[摔]
男2:睁开眼睛!真顽固!居然吭都不吭一声!
如月巳波你拍完了没?
男1:拍得不满意,还没完。看来光是欺负你没办法让你屈服嘛。我正在想要不要让别的男人来抱你呢。
如月巳波我已经烦了。
[啪]
男1:你小子一点也不可爱!
男2:这个如何?
如月巳波啊……
男1:果然还是让赛点东西比较来劲啊!
如月巳波嗯……
[撞门]
警察1:不许动!现在以绑架伤害嫌疑现场逮捕你们!
警察2:全部蹲在角落不许动!
尾崎一雅如月!
如月巳波尾崎……
[殴打]
警察1:尾崎!住手!
[继续打]
警察2:尾崎!
尾崎一雅如月!没事了,已经没事了。
如月巳波(尾崎……来救我了?)
尾崎一雅可怜的如月……让你遇到这种事……
如月巳波(可怜?啊……是吗)
尾崎一雅我要把他送去医院。
警察1:哦,好啊。后面的事就交给我们吧。还好你来找我们商量,没有单枪匹马就闯进来。
尾崎一雅想要做个了结只有如此。否则……
警察1:别说下去了!
尾崎一雅如果你不能就此把这些家伙抓进班房,那可别怪我做些你不爱看的事了。走吧,如月。
如月巳波(尾崎之所以来救我,之所以会抱我,不是因为我这个人,只是在可怜一个遭遇不幸的受害者而已。只是因为我可怜……)

如月巳波(告诉尾崎我被劫走的,是高田他们。是篠冢跟踪高田的手下,才发现了我的所在。事件之后,我被送进了医院,但很快就出院了。)尾崎。
尾崎一雅嗯?
如月巳波给我温暖。
尾崎一雅如月……
如月巳波我做那个梦了。
尾崎一雅过来。
如月巳波尾崎……
尾崎一雅如月……
如月巳波好…冷。
尾崎一雅没关系的,你在这里,我也在这里。这样拥抱着,就好像世界上只剩下你和我两个人一样啊。
如月巳波(如果真是这样,那该有多好啊。)
尾崎一雅今晚就睡在这里吧。
如月巳波不用了,身体暖了之后我就回去。
尾崎一雅行了,睡这里。我不会再对你起欲念了。
如月巳波是……啊。身体暖起来之前睡着的话,就睡这里吧。(对我好,是因为我可怜;抱我,是因为想XX。换成谁都无所谓。既然意识到了这个事实,那么,我已经无法再留在尾崎身边了。)


TRACK 05

尾崎一雅如月!我听说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如月巳波嗯?
尾崎一雅听说你在找房子?你要从这里搬出去吗?
如月巳波哦,租房合同已经签好了。有什么好奇怪的。你之前不也这么说的?
尾崎一雅那是因为……可是为什么不来找我商量?跟我说一声的话,我可以帮你找更好的……
如月巳波我不想再找你帮忙了!
尾崎一雅如月……
如月巳波那种事……我不想再遇到了。经你介绍房子,我到时候又要被人当成尾崎一路的人了。
尾崎一雅那是……
如月巳波警察叫我注意高田的余党。让别人以为我跟你吵架搬出来,那不挺好吗。
尾崎一雅不再见面了吗?
如月巳波我又没打算换工作,来店里不就能见着吗。
尾崎一雅是吗。如果又做了那个梦,不管什么时候我都随叫随到。
如月巳波不会再做了。
尾崎一雅如月……
如月巳波一定不会了。而且,就算我做了那个梦,也跟你没关系。以前没你我也能熬过来。下个礼拜我就会搬出去。
尾崎一雅如月……
如月巳波再见了。
尾崎一雅别说什么“再见”!反正我们住一个城市,不久就会再次相见的吧。
如月巳波是啊。
尾崎一雅生活上要提高警惕啊。
如月巳波哦。
尾崎一雅如果有什么事我马上过来!就算没有做那个梦也……
如月巳波我是成年男人!出此之外我还需要你做什么?
尾崎一雅什么都行!答应我!需要我的时候一定要叫我!
如月巳波好吧。有需要的话会叫你。
尾崎一雅嗯。

如月巳波(日子一如既往地过。醒来,吃饭,工作,睡觉。如此循环往复。)欢迎光临!
篠冢如月!
如月巳波篠冢先生。好久不见啊。篠冢先生……怎么了?
篠冢好好听着,如月!少当家遇刺了!
如月巳波咦?
篠冢是高田的余党。刚才被送进医院了。
如月巳波骗人……
篠冢和你住院时同一间病房。这次可能不行了……求你了!去看看他吧!
如月巳波你骗人!
篠冢只要你肯原谅他,只要你有一点点喜欢他……求求你了!去看看他吧!
如月巳波尾崎他……(那个时候,他回来了。他向我伸出了手。那么,这次呢……)
[飞奔]
篠冢如月!从后门进医院啊!跟你同一间病房!
如月巳波(如果是报仇,那么尾崎也一定会是目标之一!我只想到自己有可能会被埋伏,却没有想到那个人的处境!)尾崎!别死!
[进门]
如月巳波尾崎!尾崎!……尾崎!喂!回答我啊!为什么一动不动啊!尾崎!不要……睁开眼啊!这不是真的……(那个时候,没能说出口,太孩子气,看着东西远去,却没能伸出双手夺回来。但是,现在我说得出来:“不要走”,“不要留下我一个人”,“因为我爱你”,“因为我要你活下去”,“不要让我失去那份温暖”。)尾崎……我这么无数次地叫你,我需要你啊!不是说好叫了你,你就会飞奔过来的吗!?……尾崎!
尾崎一雅这次,是在醒着的时候哭了呀。
如月巳波尾崎?
尾崎一雅别哭啊。你的泪眼太诱人了。
如月巳波诶?
尾崎一雅没事。我在这儿好好的。没事的。
如月巳波你……活着……
尾崎一雅喝了药睡过去了而已。你声音太大,会把护士引过来哦。
如月巳波别乱动!伤口裂开来怎么办?
尾崎一雅伤口?
如月巳波他们说你被刺,这次可能不行了……
尾崎一雅等一下,你不会以为我遇刺身亡了吧?
如月巳波篠冢来店里告诉我的……
尾崎一雅那个混蛋啊。
如月巳波混蛋?骗局?
尾崎一雅我之所以会在这里,是因为轻微胃溃疡突然倒下。
如月巳波你说什么……
尾崎一雅你以为我死了才哭的吗?
如月巳波当然了!听说你不行了,叫你名字又没反应,我以为你这次真的回不来了……
尾崎一雅我会回来的,不管多少次。
如月巳波那怎么可能呢。
尾崎一雅可是我这次不是又起来抱你了吗。
如月巳波干什么?
尾崎一雅担心我?
如月巳波不需要问那么多遍吧…
尾崎一雅呵……担心到一听到我的消息马上赶过来?大声地叫我名字为我哭泣?
如月巳波……
尾崎一雅不要逃!
如月巳波放开我!
尾崎一雅我还以为,你不会为任何人担心呢。
如月巳波什么担心……
尾崎一雅因为你说你的心始终冰冷,对谁都不会有感觉啊。我还以为你对我也一点也无所谓呢。
如月巳波……
尾崎一雅我好开心。你那么喜欢我吗?
如月巳波我……
尾崎一雅哭喊着需要我吗?说啊。
如月巳波放开我,尾崎!
尾崎一雅说!回答我的问题!
如月巳波我……我们在一起住那么久,会担心也……
尾崎一雅如月,我看起来像人类对吗?
如月巳波啊……
尾崎一雅我,一直一直都很喜欢你啊。
如月巳波你说……什么……
尾崎一雅从你住到我这里之前开始,就一直喜欢这你。
如月巳波你……骗人。
尾崎一雅我没有。我被你那清冽无畏的侧脸,和那隐藏着寂寞的双眼所深深吸引。所以装作喝醉把你带回了家,接近你想要侵犯你时,发现了被梦魇折磨的你。
如月巳波可是你说我可怜……
尾崎一雅正因为我爱你,所以才怜惜你不是吗?你说你对什么都没感觉,人类对你来说也只是人偶是的时候,我的心好痛。就算不是我,我也希望有人能教会你如何去爱。当然,那个人如果是我的话最好了。
如月巳波可你明明一次都没有对我出过手……
尾崎一雅出手啊……
如月巳波你想说什么?
尾崎一雅去抱一个心不属于自己的人,只会感到空虚。而且,我也并非一次都没有出过手吧?明明对我没有那样的兴趣,看AV却能看到勃起,一想到这里,我就再也忍不住了。
如月巳波你这是狡辩。你以前不是也带回来好几个人吗?
尾崎一雅既然不能跟自己喜欢的人做,那总要找地方发泄吧。高潮的时候我脑子里想的可都是你的脸哦。
如月巳波你又……说这种话……
尾崎一雅下流吗?字斟句酌又有何用?我喜欢你,想要抱你疼你把你爱到神魂颠倒。
如月巳波尾崎……
尾崎一雅如果依你所愿用高雅的词汇来说的话,我想温暖、想支持那个,连自己受了伤都不曾发觉的你——我就是这么喜欢你。
如月巳波尾崎……
尾崎一雅你是不是喜欢我喜欢到哭泣呢?
[kISS]
尾崎一雅说出来,求你。
如月巳波……欢
尾崎一雅……什么?
如月巳波我喜欢你……
尾崎一雅什么时候开始?
如月巳波从你回来的那一天开始。
尾崎一雅回来……从哪里?
如月巳波那个时候,我以为你死了。只有你,回到了我的身边。叫着我的名字……触碰着我……说“没事的”……
尾崎一雅我们这不就要睡了吗?
如月巳波只有你……没有死。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尾崎一雅那……那一次算是两情相悦咯?你是因为我才射的吧?
如月巳波……你还说!
尾崎一雅那我们干嘛还在床上大眼瞪小眼的呢?
如月巳波嗯?
尾崎一雅还有很多其他事情可以做吧?
如月巳波嗯……
尾崎一雅其实那个时候我也有反省哦。我知道被一个不喜欢的男人侵犯一定很痛苦,但是我以为我的机会可能就只有那么一次,所以没有手下留情。这一次,我会温柔一点,只要我能控制得住自己。
如月巳波不用勉强。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
尾崎一雅你?
如月巳波我又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性冷感啊……
尾崎一雅你是在诱惑我吗?
如月巳波如果用言语就能诱惑到你,多少句我都说给你听。我只对你一个人,有感觉。如果是其他人,连跟你的十分之一都感觉不到。
尾崎一雅别说这样的话。
如月巳波别介意。我没有受伤。
尾崎一雅我介意。
如月巳波哦……你是不是想到了我要是被别人侵犯了……
尾崎一雅笨蛋……自己喜欢的男人被别人侵犯,有哪个人还能无动于衷呢?记住,为了我,在有人碰你之前,一定要逃。
如月巳波尾崎……嗯……
尾崎一雅嗯……

如月巳波嗯……
尾崎一雅就是在这间房间吧?
如月巳波尾……崎……
尾崎一雅舒服吗?
如月巳波好了……快来……
尾崎一雅再等一下。
如月巳波为……什么?
尾崎一雅今天我想从前面进去,因为我要看着你的脸。比从后面更吃力吧,得慢慢来,让你慢慢习惯。
如月巳波啊……尾崎……
尾崎一雅还没好。
如月巳波可以了,快……
尾崎一雅真拿你没办法。
如月巳波尾崎……我喜欢你……啊……我没有被弄坏……我只是明白了……只有最珍惜的人才最特别……嗯……全世界,只有你……才是我唯一的……男人……啊……
尾崎一雅不要说这么可爱的话呀。妈的!我忍不住了!
如月巳波啊……
尾崎一雅巳波……我喜欢你!
如月巳波啊……
尾崎一雅啊……

篠冢不过呢,多多少少我是感觉得到的哦,少当家对你是特别待遇。
如月巳波篠冢……
篠冢再说一般人,被女人甩了会跑去喝个酩酊大醉吗?我听你说的时候,还真是吃了一惊呢。有种不好的预感,心想居然有这样的女人?不过,如月你可是个好人。
如月巳波哦。
篠冢所以说,他一开始把你带回来那会儿,我好几次都有问他:“你是因为他可怜才收留他的吧?”“是不是可怜他才把他留在身边?”可是他没有回我哦。
如月巳波是……吗?
篠冢他没回我的话哦。不过啊,一听到你被掳走之后他就暴跳如雷,救回来之后又每天不停抽烟,脾气暴躁,怪自己不好。
如月巳波我……住院的时候?
篠冢嗯。然后这次你又要搬出去,他这不,又因为胃溃疡倒下了。于是我就赌了一把。如果你毫不犹豫就飞奔到少当家那儿去,那么就是两情相悦,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如月巳波连我自己也觉得,当时不够冷静。你明明都说尾崎已经快要死了,就不可能再有闲情我什么跟我一个病房,还叫我从后门走。
篠冢嘿嘿,我演技很赞吧?呵呵……好了,我要去店里了。
如月巳波篠冢。
篠冢嗯?
如月巳波谢谢你。
篠冢我们家少当家,就交给你了。
如月巳波(我正在一点一点改变。对篠冢,我也渐渐变得温和、有人情味了。在原本只有我一个人的世界里,尾崎来了。是他,开启了我心中所有的门。)
尾崎一雅篠冢?
如月巳波回店里去了。
尾崎一雅很好。
如月巳波为什么?
尾崎一雅我们才甜甜蜜蜜的,新居里有第三者总是碍事嘛。行李就这些了吗?
如月巳波嗯。……笨手笨脚!这里面可是CD啊。手脚轻点!
尾崎一雅摔坏了再给你买就是。与其说这个……
如月巳波啊……干什么啊你。
尾崎一雅干什么啊……“洞房花烛”的时候,当然是要“公主抱”呀。
如月巳波你的这种小可爱,我好喜欢。大傻瓜!(不久,我也许就能把所有的人都当成活生生的人来看待了吧。就算这个男人不再是世界上唯一的人类了,我也有自信可以说,只有尾崎……是我今生唯一的恋人。)


TRACK 06 CAST TALK

石川英郎:我是出演如月巳波的石川英郎。各位觉得如何呢?我是演唱会的总彩排第二天来录的,很累。觉得……嗯,还可以吧,呵。做受真的很难呀,好久没有受了。嗯……我大概……就此隐退了吧。谢谢各位抽出宝贵的时间,谢谢。

森川智之:我是演尾崎一雅的森川智之。《唯一的男人》。世界上如果只有一个男人的话,呃……一定很受欢迎吧。不得不受欢迎。对吧,哈哈哈……我想一定像置身天堂一样不过身体可能受不了吧。这种感觉……尾崎呢,原是黑社会老大的儿子,现在在经营房地产公司。如果是尾崎经营的房地产公司的话,也许会有不错的房子吧。如果有便宜的房子,请介绍给我吧!我说完了。

三宅健太:大家好,我是出演拉面店店主即篠冢的三宅健太。“拉面篠冢”,上午10点至下午3点、夜里6点至22点营业,请大家一定来坐坐。顺便一提,这个……地址嘛,我想在Fifth Avenue(第五街)的主页上大概有写,大家去看看,我在这里恭候各位的光临。最后,谢谢大家!

BK小说

二人生活

“能够安定下来真是太好了呀。”等到一切结束之后,如月又一次回到了尾崎身边。对此,篠塚很坦率地表达了自己愉快的心情。
尽管他已经通过来帮忙搬家来表达这份心情,但是像这样面对面听他说出来,总觉得让人有点坐立不安。
“如月的行李还真少啊,一直都是只有那么点东西吗?”
“差不多吧,我对东西并不执著。”
“但是,从今以后可是二人生活,新生活所需要的东西应该有很多吧?”
“别说什么新生活,和之前的也没有什么很大的区别。”
篠塚闻言微笑道。
“这可是值得庆贺的事情呢,作为搬家的贺礼,我买点什么送给你吧?”
“谢谢你,但是我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
“好啦好啦,不用客气,情侣衫怎么样?”
“啊?开玩笑,这种东西你送我,我也不会穿。”
“那么,睡衣。睡衣的话能在家里穿,所以也不用觉得害羞了吧?”
“我说过我不会穿的。”
“夫妻碗呢?”
“不用。”
“反正是新婚,不是挺好的吗。”
说到这里,如月终于意识到篠塚是在调侃自己。
前组员篠塚至今仍然敬畏着前黑帮组长尾崎,可如月自己,他大概怎么样都无所谓吧。
“好吧,那么这贺礼我就要了。不过,你刚才的建议,我会先和尾崎商量一下。”
“喂喂,我是开玩笑的啦。”
看,果然害怕被尾崎知道吧。
“不,你的心意我非常地感激。我会一字不落地全部转告他的。”
“如月。”
“现在尾崎差不多也该回家了,我就先回去了。”
“告诉他,这些都是我开玩笑的啊!”
冲着头也不回离开拉面店的如月,篠塚又强调了一遍,但是如月没有答复他。
新婚?
说什么啊。
自己和尾崎的关系才不是那么简单呢。
自己是喜欢他,但是那和这种甜蜜的感情不一样。
首先,自己和尾崎之间差距如此之大,有什么是可以配成一对的呢。
如果世间允许二人拥有相同的东西,那么他就不会觉得,和那个男人在一起是那么得不真实。
但是,他觉得那个男人似乎不适合这种东西。
也许他会说那些东西很无聊而嗤之以鼻,抑或是因它们表现出来的昭然若揭的占有欲而心生不快。
篠塚其实也是明白的。
尾崎是头自由的野兽,谁都无法束缚住他,自己当然也一样。
徒步十分钟左右,如月回到了他们的公寓,尾崎已经在房间里了。
“你回来了啊。”
在玄关处看见了他的鞋子,如月边说边进入了房间。
穿着顶级黑色西装的尾崎,正好在拨乱他那原本梳理整齐的头发。
他还是那么帅气,正因为如此,不论男女都对他趋之若鹜。
可尾崎的优点明明不仅是他的外貌而已。
“今天你休息吧,到哪里去闲逛了?”自然又不经意似地伸过来的手臂环上了如月的腰部。
“篠塚那里,我去吃晚饭的。你也是吃完了再回来的吧?”
“一尘不变的饭局啊。”
话虽如此,他今天去参加的是婚礼。虽然没有问对方和他是什么关系,不过他既然亲自出席,想必也不是什么关系平平的朋友吧。
料理一定是高级的全套晚宴,而将那称为“一成不变”,是因为吃惯了高级料理吧。
“如果你肚子还饿着的话,我给你做点什么好吗?只要你不介意简单点,我马上就去做。”
“不,今天就算了。”
凑近的脸。
即便知道他的优点并不只是他的外貌,不过正因为他长得也很英俊,所以自己才会被魅惑。
“今天,比起食物,我更想吃你。”
所以,要逃离那想要接吻而逼近的唇,还是慢了一拍。
嘴唇交叠,心怦怦直跳。
像这样心情无法平静下来,只有在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
“嗯…”
尽管世界上的一切对自己来说是“无所谓”,但只有这个男人是特别的。
只有这个男人,想和他一直在一起。就算没有证明也可以,只要能够在他的身边,就够了。
“…有香烟的味道。”
“因为我抽过了,你不喜欢吗?”
“不太喜欢。”
“习惯它吧。今后只要我继续抽烟,我的吻就一直会有香烟的味道。”
“…和别人接吻的话,会不会是其他的味道呢。”
“你以为我会允许我自己这么做吗?”
他放开了如月。
一瞬间,如月以为他生气了,但是在他的臂弯离开之前,沁着香烟味道的唇又一次靠了上来。
“我去换衣服。婚宴上拿回来的礼物在那里,有什么想要的,你就拿掉吧。”
离开一个人会让自己有如此恋恋不舍的心情的,也只有这个男人而已。
“我没什么想要的东西。”
他重复着对篠塚说过的话。
这不是客套,而是自己真的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
只有一个人,除了这个男人以外。
一边对着不在意自己目光就当场开始脱衣服的男人苦笑着,如月一边打开放在桌子上的盒子以打发等待他回来的时间。
为什么婚礼的礼物都是这种华而不实的东西呢。
相框、蕾丝布等等,该把这些放在家里的哪里呢?
但是当他打开第三个盒子的时候,如月轻轻瘪了瘪嘴。
“…尾崎,这个能用吗?”
“嗯?”
听到如月的话,尾崎回过身看了看礼物,露出了“啊,是这个啊”的表情。
但是他并没有意识到如月问题的意图。
“想用的话就用吧,你喜欢这个吗?”
“…嗯,设计很漂亮。”
一边回答着,如月将礼品从盒子里取出来并排放在了桌子上。
那是一对边缘镶着金线的白色马克对杯。
“二人”在这里生活的证明。
“…反正这不是我买的。”
这借口也并非是要说给谁听,只是为了掩饰自己对那一份期望所感到的小小羞耻,但说话的本人却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他也没有注意到,尾崎对二人使用成对物品的允许,竟让他如此喜悦。

《二人生活》完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8 | 2018/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