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 ―ZE― 4

是 ―ZE― 4

作者 志水ゆき

キャスト 近衛:中井和哉、琴葉:緑川 光
月斗:中村悠一、星司:鈴木達央
初陽:梶 裕貴、彰伊:森川智之
阿沙利:千葉進歩、和記:一条和矢、他

発売 新書館

内容 !コミコミオリジナル初回特典付!
大人気『是 ―ZE―』シリーズの第4弾が発売決定!
第4弾は、近衛×琴葉篇が登場。
近衛×琴葉篇に、志水ゆき先生書き下ろしシナリオによる双子×初陽のミニドラマを加えた、聞き応えたっぷりの内容です!
★初回特典:描き下ろしプチコミックス付き
★CD2枚組

翻译:yuukitsuzuki 三月兔 青缨 nancyhime 火焰鸢尾 nihong 飞短流长
校对:ursula_cc

Disc 01
Track01
近卫:(人说白了不过也就是动物。)琴叶,过来,起来吃饭了。给你,奶油面包。(看到琴叶,我深刻的体会到这一点。困了就去睡觉,肚子饿了就吃东西,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也在吃,就算觉得不好吃也会先吃了再说,这家伙最近嘴变刁了啊。)我说琴叶,别把里面的奶油弄得滴滴答答到处都是。那个,我没有要你舔啦……(不好的预感……)
琴叶:近卫……小JJ……肿起来了。
近卫:(填饱肚子的怪兽,毫无预兆地发情……)[亲]
琴叶:近卫,握住它,摩擦…把它弄得湿乎乎的……近卫……
近卫:(平常明明不怎么爱说话,现在却说着这么淫荡的台词……)
琴叶:要出来了……
近卫:没关系的,射吧。
琴叶:不要……近卫的小JJ……插到我的后面……
近卫:等等,你冷静点,琴叶。
琴叶:近卫,进来……
近卫:(他说着那不祥却又甜美的言灵……)
琴叶:近卫……近卫……抱紧……
近卫:(只有在自身的欲望得到满足的时候,琴叶的话才会变得多起来。)你真是太坏心了……(他的话语就是烈性药……)
近卫:(又做了……他绝对是明明知道还用了言灵的!他最近怎么学会了些怪怪的东西啊……话说为什么琴叶忽然变得这么色了。应该也怪我不该招惹他的,我最近是不是太宠着琴叶了?我不记得我把他教育得这么不检点……也许…真的有……)睡脸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啊……天气真好。(充满阳光,明亮而平静的世界,正因为如此我才会想起来那黑暗,没有声音没有感情的封闭的小世界的事情……)
近卫:女性的言灵师生下孩子之后就会把能力传给自己的孩子,而自己失去言灵的能力。那一天,三刀家的女当家,不仅失去了能力,还失去了生命,才生下了这个孩子。不被任何人期待的婴孩的哭声摧毁了宅邸,震憾着大地。婴儿被赋予的名字叫“琴叶”,真名写作“言叶”,他是最年轻却也是最强的言灵师。但是,直到我去侍奉他的那一天为止,我都没有意识到他的存在。“不要消失,活下去,守护他。”我被先代主人力一的遗言束缚,无法追随他而去,也无法化为白纸。只是荒废地度过每一天……
Track02
近卫:(杀气!)小刀!阿沙利,是你啊!
阿沙利:切,没打中。
近卫:你干什么啊,你这不是人的家伙。
阿沙利:你说什么废话啊。我当然不是人,是纸人。
近卫:我不是这个意思!(阿沙利最近心情比之前更糟了。)
[开门声]
近卫:和记!你想想办法管管阿沙利啊。
和记:啊,近卫。你来的正好,我正想找你去帮我送外卖呢。
近卫:啥?你不做人偶师改行卖荞麦面了吗?
和记:我想你去一趟下面琴叶那边。
近卫:琴叶?就是四年前千乃生下的那个孩子吗?,明明是个小孩子却有很强的言灵能力,我记得当时还争论不知道怎么处置他呢。
和记:嗯……说什么不要让小孩子出声,那怎么可能。贵光也是只照顾了两天小孩,耳膜就被震破了。
近卫:(先代三刀家的女当家,力一的独生女千乃,以及现任的代理当家,千乃的丈夫贵光。)
和记:最后还是千乃原来的纸人白波濑代为抚养琴叶。昨天我把她变成白纸,化成灰了。她一直被驱使,已经破败不堪了。能作为白波濑的“核”的“素”已经没有库存了。
近卫:(能够将说出的话变为现实的言灵师,他们说出的话只会给对方带来不幸。他们所使用的言灵越是能够使对方致死,作为代价言灵会变为伤口返还到他们身上。用来代替言灵师承受伤痛,保护言灵师生命的就是由人偶师制造出来的纸质人形,也就是纸人。白纸对纸人来说相当于死亡,要让我们纸人活着或者死去,这些都取决于人偶师和记。)
和记:事情就是这样,就拜托你照顾琴叶了,近卫。
近卫:我!?为什么?
和记:你不是很清闲吗,近卫。
近卫:那阿沙利呢?那家伙也悠闲地很吧?
(阿沙利:看小孩?打死我也不干!)
和记:他是这么说的。
近卫:(是这样啊,阿沙利不开心的原因就是这个啊。)
和记:贵光的内脏受伤正在住院,在三刀家没有任何一个人是站在那个小麻烦琴叶那边的。你要是不给他送饭的话他就要饿死了。啊,好可怜啊~~
近卫:(我才可怜!)
近卫:通往地下的悠长而黑暗的通道,在看似沉重的大门上还挂着界绳,就算是要把他关起来也要有个限度啊。
[开门声]
近卫:琴叶,吃饭了。(这是怎么回事啊,这个煞风景的房间,在白色的墙壁和隔扇围起来的三畳大小的阴暗的房间里只有一个衣箱。一个梳妆台和一套被褥。这根本不是人……不是小孩子住的地方……)琴叶?(我看见从被子里爬出来的琴叶的脸蛋,意识一瞬间飞回了过去。
[肚子叫]
近卫:啊,对了,你饿了吧。给你,吃吧。我说啊,从今天开始,不是白波濑而是我负责给你送饭了。(听我说完这些,琴叶睁大眼睛,呆滞着不动,他似乎想要说什么,动了动身体,结果还是什么也没说出口。第二天,往后的一天也是如此。)
近卫:(还以为他会哭或者撒撒娇什么的……)琴叶,今天的饭菜来了哦。咦?什么味道好臭。不会是……琴叶!啊~~画这么大个地图……没办法啊,你还是个孩子嘛。话说你是不是有点脏了啊?有没有好好洗澡…啊……[洗澡ing]也是啊,除了我没人能帮你洗澡了啊……好了,闭上眼睛。
琴叶:哈。
近卫:好了,干净喽。可以出来了。这是什么?项圈吗?绳子?怎么弄下来阿?拿不下来啊。算了,就带着吧。(是不是白波濑给他戴上的啊……)换洗的衣服在哪儿啊。这里吗?
琴叶:[拽JJ]
近卫:琴叶,不要拽JJ玩!要是回不去了怎么办!(看孩子丝毫不能怠慢啊。)
近卫:(完全不能动……竟然让他在我腿上睡着了……蜷缩着身子,好像猫咪一样呢。好温暖,小孩子的体温是比较高嘛。手还攥着,我貌似在哪儿听过小孩子的手会攥成拳头是因为手里攥着的是梦想啊……[打哈欠]将来的梦想啊……不管他有怎么样的梦想,琴叶的未来都是注定了的。最强的言灵师会成为三刀家的当家,可以把恶毒的话语变为现实,言灵师。明明都不怎么说话却是最强的言灵师啊……嗯?等等,话说琴叶貌似还一句话都没说过吧!而且连笑声都没听到过,那他一个人的时候……这种时候一定要用到和记制作的不可思议的道具,隐身蓑衣,用狐狸面具和白色蓑衣使自己消失在琴叶面前,悄悄观察他的行动吧。诶?他在看这边,明明应该看不见的,他却直直地看着这边。他是动物吗!?失败……既然这样……)琴叶。(挠痒痒试试。)来,挠挠,挠挠。(这个也失败……下一个,小孩子一定会喜欢的这个……)来,一二,哦~扔高高,扔高高。(啊,在颤动,他好像有点害怕。但是始终没有出声音,最后一招……用点心诱惑他!)给你,糯米馅饼哦,想吃吗?琴叶,想吃的话就说“给我吃”,不说我就不给你哦。
近卫:(他这么对着我又流口水又掉眼泪的……)我知道了,我错了,给你,吃吧。(一边哭一边吃……你到底有多喜欢甜食啊……我为什么这么拼命啊……)琴叶,你为什么不说话啊?其实一直以来我都没告诉你,我受到邪恶的恶魔的诅咒,如果不解开诅咒我就会死掉的。你明白什么叫死吗?就是我不能这么跟你说话,身体会变冷变硬不能动弹。死掉的话就会消失,不能再见到你了。但只要琴叶跟我说哪怕一句话,诅咒就会解开我就能得救……应该是这样的……我已经不行啦……我要死了!(开玩笑的,对于没有脉搏没有心跳的纸人来说装死真是太简单了。你要怎么办呢,琴叶?我死掉了哦。嗯?要去叫人吗?他都够不到隔扇的拉手啊,怎么办呢,琴叶。)
(白波濑:我们说定了哦,琴叶少爷,如果有一天白波濑不在了,也绝对,绝对不能开口说话……)
琴叶:啊……
近卫:琴叶?琴叶……琴叶,喂,这是怎么回事,绳子勒进琴叶的脖子了,难道是对琴叶的声音产生反应于是就勒紧了吗?(门上有结界?做到这种地步也要把他封闭在里面吗?可恶!)
近卫:和记!
和记:嗯?
近卫:现在就把系在琴叶脖子上的绳子解下来!你到底对那么小的孩子做了什么?
和记:那是在教育他。近卫。
近卫:他又不是猫猫狗狗的孩子。用疼痛和恐惧来使他听话那叫教育吗?
和记:正因为他是个力量强大的怪物,才必须从小时候就对他进行教育。关键是,制作那个绳子的人是我,但是说要给他系上那个绳子的是他的亲生父亲贵光哦。只要琴叶不开口说话就没问题。就算他说话了,绳子也会在一瞬间勒紧他的脖子,让他不能出声。当然并不会死掉。怪物要在人类的社会生存下去就要把他拴起来放进笼子里,不是吗?
近卫:开什么玩笑?不管他的力量多么强大,琴叶不过是个人类,是人类……而且他还那么小……
和记:哎呀哎呀,这么短的时间你就放不下他了啊。明明不久前都不记得琴叶的存在。
近卫:我不否认这一点,但是只要我看到他认识了他,就不能置之不理。
和记:如果解开绳子,琴叶就更不可能离开那个地方了哦。他会一直孤独地生存下去。
近卫:我会和他在一起。怎么能让那么小的孩子一个人生活。(“不要消失,活下去,守护他。”这是力一留下的最后的言灵,遗言。)遵从先代主人力一的命令,从现在开始我要作为琴叶的纸人生存下去。遵循使命,保护言灵师远离灾难。把琴叶的绳子解开,和记。拜托了,解开它。
Track 03
阿沙利:嗨,源氏君。你可要好好地把未来当家培养成若紫。你这色狼。
近卫:别说的这么难听,阿沙利。
阿沙利:我们的主人本来应该是力一的啊,你还真是轻易就认别人当主人了。
近卫:我只是遵从主人的命令而已。我再也不想等到失去才开始后悔了……
阿沙利:你背着这么大个铺盖卷,像个趁夜逃走的男人似的还耍帅,只会叫人发冷而已。
近卫:谁要你管。
阿沙利:给你。
近卫:这是什么?
阿沙利:饯别的礼物。好好努力吧。
近卫:香草冰淇淋……琴叶一定会喜欢的。(从停留了很久的地方再次出发,舍弃过去,走向未来……)
(近卫:我受到邪恶的恶魔的诅咒,如果不解开诅咒我就会死掉的。)
近卫:那原本只是我对小孩子开的一个玩笑而已。
(近卫:但只要琴叶跟我说哪怕一句话,诅咒就会解开我就能得救)
近卫:没想到事情会变成那样……
(琴叶:啊……)
近卫:(他应该很清楚,只要发出声音就会很痛苦,即使这样,琴叶还是叫了出来,为了用他幼小的身躯来保护我……所以,琴叶,这次让我来保护你!)
[抱住]
近卫:怎么啦,这可真是热烈的欢迎呢,琴叶。(我的幼小的新主人……)你脖子上的绳子我已经让和记解开了,以后你可以尽情说话了哦。来试试说点什么吧,琴叶。嗯?
琴叶:诅……诅咒……解……开了吗?不……不……会死……了吗?和我……在一起……吗?
近卫:琴叶……
(和记:纸人也有母性的本能啊……白波濑直到在琴叶面前再也动弹不得,一直陪在他身边……)
近卫:(他一直在看着那一切……但是……我到底为什么……)因为你拼命地叫出声音,诅咒什么的一下子就解开了,所以我不会死了,我会一直……一直陪着你。如果你感到疼痛,悲伤或者寂寞的时候就呼唤我,我的名字是近……[打喷嚏]卫。
琴叶:近?
近卫:嗯?
琴叶:近!
近卫:哟。
琴叶:近~
近卫:近就近吧!啊,糟了,冰淇淋……得赶紧在化掉之前吃了它。来,琴叶,啊~~
琴叶:啊~~
近卫:好吃吗,琴叶,喜欢冰淇淋吗?
琴叶:稀饭~~~~
近卫:(他笑了。不好,我要沉溺于照顾孩子之中了……)
琴叶:嘿嘿……(吃ing)
阿沙利:也是啊,给那么小的孩子吃掉三盒冰淇淋,肯定是要吃坏肚子的啊……
近卫:我就一小会儿没看着他,他就都吃掉了!
琴叶:唔……
近卫:好了赶紧把暖水袋给我。
阿沙利:让我跑腿代价可是很高的。近卫。
琴叶:唔……
近卫:好了琴叶,来把肚子弄热。
阿沙利:不用这么做吧,你给他治疗不就好了。你可是纸人啊。
近卫:嗯?对啊!
阿沙利:纸人代替主人承受伤痛,保护言灵师的生命。方法有两种,一种是用言灵转移伤痛,或者是……黏膜接触。
近卫:怎么样?肚子还疼吗?
阿沙利:萝莉控同性恋!
近卫:才不是,别说的这么难听!
阿沙利:你可亲了小孩子啊。
近卫:这是治疗!
近卫:(在那之后也许是因为有照顾过他的白波濑的影响也或者是有绳子的阴影,琴叶的话并没有变多,我也对他的将来感到不安,不能说话和不说话之前是有着很大区别的,现在只要维持现状也还好,总有一天即使他不愿意也要开口说话的,就在不久的将来……)琴叶起来了,吃饭喽。真是的,不管过多少年都这么喜欢睡懒觉……(一定会来的……)
琴叶:近……
近卫:(使用言灵的那一天……)
Track 04
和记:努力,牺牲,消失……如果想要得到新的一些事物,这些就是不可或缺的。对吧?
近卫:(文月(阴历七月),大暑不过是徒有其名,梅雨至今还没有停止。)琴叶,吃饭喽。
琴叶:近!
近卫:白痴,等……赶紧给我穿好衣服。话说之前先把身上擦干!浑身湿乎乎的,连我都被你弄湿了。不然吃完饭不给你冰淇淋哦。
琴叶:冰淇淋……
近卫:啊,糟糕,真是好难受……(虽然外表是人形,但我们纸人是百分百用纸做成的,对梅雨季节的湿气有强烈的反应,已经是七月的后期了,梅雨季赶快过去吧……)
琴叶:近。
近卫:嗯?衣服穿好了就赶快吃饭吧。怎么了,琴……
[亲]
琴叶:身体还不舒服吗?这是恢复精神的魔法,有效吗?
近卫:有效,有效。谢谢你。(恢复精神的魔法……琴叶小的时候每次他发烧或者受伤的时候,我就用纸人的能力——黏膜接触来治疗他的痛苦。嘴和嘴接触=恢复精神,琴叶一直对此深信不疑,也许是因为之前看到一直抚养自己的白波濑在自己面前死去带来的阴影,只要我表现出身体不舒服,琴叶就会对我使用恢复精神的魔法……他并不知道我不是人类,只是用纸制成的人形……只凭着纯粹的心爱之情……)
近卫:又钻进别人的被窝来……嘿咻……还拽着我的和服衣角,睡衣都敞开了……睡相还真是差啊。(这家伙还真是喜欢我啊……在这个封闭的小世界里只有我们两个人……蝴蝶使役,让我跟它走……是和记叫我吗?)
近卫:什么事啊,和记。(琴叶的父亲贵光还有哥哥彰伊……他们两个都在是……)
和记:这是代理当家贵光和彰伊,这些人聚在一起要说的只有一件事情吧,近卫。就是下任当家•琴叶的初次工作的事情。
近卫:那个……我觉得他那么小就让他用言灵有点太早了。
三刀彰伊:我在他那个年龄的时候已经在用言灵工作了。
三刀贵光:现在能工作的言灵师只有彰伊一个人,加上现在纸人也匮乏,只有一对在工作的话,负担实在太大了。
近卫:而且琴叶也不会念那些复杂的汉字和人名之类的,那个,我是有教过他啊……
三刀彰伊:给他注上音就好。
近卫:也是……
和记:如果是学识不够,我们还可以给他找个家庭教师哦。好像在分家有个和琴叶年龄相仿在学校念书的孩子,虽然言灵的能力很一般,但他最近会来本家接受纸人。一石二鸟,不是刚好吗?
近卫:和记……
和记:近卫,你是什么?你是纸人吧?纸人是依靠主人存在的,没有用处的纸人只能变回白纸,就算是你也不能例外哦。近卫。最强大的言灵师要成为当家,这是规定。明明比任何人的力量都强大,却不使用,这是不可能的吧。我也明白你要袒护自己的主人,你也要好好发挥作用哦,近卫。
近卫:只要我发挥作用就可以了吧?好啊,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发挥一下吧。让你好好看看我纸人的力量。
和记:呀,没想到你竟然自我牺牲到这种地步啊,真是敬佩啊,近卫。
(近卫:只要减轻彰伊和阿沙利的负担就好了吧?那我也一起承受伤痛。纸人变成两个,他们的负担也就可以减轻了吧。)
近卫:这样就可以再等一段时间,等琴叶再成大一点……这不算什么。
和记:为了表示同情,我给你多缠了很多的护身符哦。好了,你加油吧。
近卫:这次阿沙利不在真是太好了。
三刀彰伊:如果他当时在场,也不会是现在这结果。所以我才把他支开的。
近卫:你一开始就打算这么做的吗?阿沙利要是知道了肯定会生气的。
(阿沙利:诶,是么,只有我一个人不够用吗?你们是觉得我没用了吧?嗯?)
近卫:一定要对阿沙利保密。
三刀彰伊:我本来就是这么打算的。
近卫:(即使留有秘密……)
三刀彰伊:(如果这样能守护最重要的人……)接下来使用言灵所造成的伤害以及灾难,全部降临在纸人近卫身上。
近卫:(抚养照看琴叶十年来,琴叶的话语依然很少,明明拥有比任何人都强大的言灵的力量,偶尔会话说也是因为担心我或者是因为他心爱的冰淇淋。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在封闭的小世界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沐浴不到阳光,感受不到清风,雨的味道,鸟的啼鸣,雪的冰凉,天的湛蓝,他一无所知的真实世界……只是因为有强大的能力,就被封闭起来的,可怜的小孩……)起来了吗?琴叶。
琴叶:近。
近卫:(琴叶离开这里的方法只有一个,自己控制自己的力量,使用言灵。)嗯?[亲]好啦,不要总是随随便便亲来亲去的。我现在很有精神。干嘛?[咬]好疼,我说你,不许咬我手!(我想让他离开这里,但是这样一定会伤害到琴叶,是这样封闭起来守护着他?还是明知道会伤害到他仍旧放他出去?这是随着感情的释放而产生的矛盾……正确的答案究竟是……)
Track 5
星司:啊,手机在信号圈外啊。这到底是哪儿来的鬼地方啊?
月斗:而且还这么热。
星司:要说真的够麻烦的啊。
月斗:原来真的有本家存在啊?
星司:哇,你就是琴叶?好好相处吧?
月斗:下任当家大人~
星司:嗯?怎么了?未来的当家大人金口难开啊?
月斗:啊~是吓呆了吧?怎么办,星司?
星司:还用问么?月斗。
月斗:也是~那么,好好享受一下吧琴叶。
琴叶:近……近……
月斗:啊,万一被用言灵就不好了。
星司:啊有什么东西可以塞一下?
月斗:那就用腰带下面那个绳子似的东西吧……
星司:榻榻米上捆绑和服美人。还真是新鲜啊~
近卫:喂,和記,不是今天么?
和記:嗯?
近卫:之前说的那对双胞胎,要给他们新的纸人吧?不是说今天来么?
和記:果然很在意啊近卫,也对,那俩人毕竟算是你可爱的主人的家教呢。作为“父亲”的你当然会在意啦……
近卫:不要说阿沙利那种人才会说的话,我是纸人,不是什么“父亲”。
和記:好了啦,就算你不担心他们也能好好相处的吧——就在现在。
近卫:什么!?
星司:皮肤好白,乳头好小。
月斗:粉嫩嫩的,好可爱啊!
星司:真跟洋娃娃一样。
月斗:下面呢?
近卫:你们俩在干嘛!……喂!啊!?
月斗&星司:啊~
琴叶:近……
近卫:开玩笑也要知道限度!
星司:过~分~!对我们发火呢。
月斗:我们爹娘都没对我们发过火。
和記:哈哈哈哈~
近卫:不是什么好笑的事情!我不允许这种疯狗做我家孩子的家教!给我滚回去!0
星司:噗~噗~
月斗:但是,人家都说了让我们“陪”下任当家,我们自然会认为是用身体“安慰”他了。
近卫:怎么可能!你以为是哪儿的官能小说啊?
和記:那么,作为被害人的琴叶呢?
琴叶:虽然吓了一跳,但是我一叫……近就过来了。
星司:只是玩了一会儿而已对吧~琴叶?
月斗:好吃么……冰激凌?
近卫:不要用食物收买他!你也是,不要因为给点吃的就原谅人家!
琴叶:冰激凌……冰激凌……
星司:啊,你弄哭他了。
月斗:近卫好过分。
近卫:烦死了!你们俩也快点领了纸人回去!
琴叶:(抽泣)
月斗:琴叶。这个给你,很甜的哦~
近卫:你也是,快点过来。
月斗:拜拜~
琴叶:甜的……糖果……
星司:刚才你给琴叶的那颗糖,是那个吧?那个……小孩子应该不太吃得消吧?
月斗:有什么关系~就当作是相识的纪念吧~
星司:会很爽吧?
月斗:没错没错~
近卫:快点过来,别拖拖拉拉的!
月斗:你觉得他会怎么做?
星司:应该是……自己解决吧?
月斗:超~想看~呵呵~
月斗:(深山的宅邸、地下的结界、被禁闭的孩子……)
星司:(纸制的人形、不合常理、一字排开的鸟居尽头的、神的领域……)
近卫:正面的那扇门,和记在里面给你们准备纸人,快点去完成领受纸人仪式吧。
月斗:不想去。
星司:真的想回去。
琴叶:你们俩到底干嘛来的?真不愿意的话现在马上滚回去。
月斗:我说近啊。
星司:别看我们这样,其实是正经人。
近卫:你们不准叫我近!听好了,正经人是不会把初次见面而且还是同性的孩子推倒的,就算开玩笑也不会玩到这种程度的你们俩混蛋!给我向正经人道歉!
月斗:你真的不是人么?
琴叶:啊?
月斗:像终结者那样砍下个手臂证明给我们看~我们就相信你~
星司:切腹也行哦~
近卫:谁会做啊白痴,要我受苦除非为了琴叶。
星司:那个呆呆的洋娃娃竟然下任当家啊~
月斗:侍奉他的你也可以这么趾高气扬的啊~
近卫:这和地位能力什么的无关,那家伙能为了我拼上自己的性命,所以作为纸人,我会送任何灾祸中全力保护琴叶,仅此而已。
月斗:好帅啊~呵呵……不过与之相反,琴叶可是简单的就被我们偷袭了哦。
星司:刚才也是,走的时候明明给他下了药你却完全没发觉。
近卫:你们没资格说……!!等等,你刚刚说了什么?!
月斗:我们给他下了药~
(近卫飞奔)
星司&月斗:好快!
星司:喂,你觉得要给我们的纸人会是什么样的?
月斗:你觉得呢?我是没报什么期待。毕竟我们俩是半吊子的“废柴双胞胎”啊。
月斗:(唠唠叨叨又爱管闲事的老头老太们争执不休)
(老头:双胞胎?
亲戚A:双胞胎的话,言灵师的能力也是对一半一半?那么一个的话就毫无用处了呢。
亲戚B:不过半吊子的废材也被没有来得好……)
星司:(以与生俱来的言灵的能力,来决定优劣的扭曲的世界)
(和記:两人合在一起才能派上用场,只有这种程度的能力的话纸人也一个就够了。你们俩兄弟就和纸人好好相处吧——一人一半。你们就擅长这个吧?)
星司:(比任何事……)
月斗:(比任何人都无法信任……可疑的人形师)
星司:真是最糟,如果我们实在不中意,换一个行不行啊?
月斗:像应召女郎那样?
星司:因为我们没有拒绝的权利吧?反正非接受不可,要个性感小可爱不好?
月斗:我喜欢傲娇啊~
星司:因为月斗你是S嘛。
星司:(既然不能随心所欲……)
月斗:(全部摧毁不就好了……)
近卫:该死的……该死的!琴叶!
琴叶:……
近卫:琴叶!
琴叶:近……
近卫:怎么了?捂着肚子,很难受么?
琴叶:好疼……好疼……
近卫:疼?哪里疼?肚子么?
琴叶:鸡……鸡
近卫:哈?你说哪里?
琴叶:JJ疼。
近卫:(!!!!说下了药,原来是春药啊?!!那俩臭小子!!……看我掐死他们!绝对要掐死他们!!)
琴叶:呜……哈……
近卫:唉……只能退烧么?琴叶,还疼么?
琴叶:哈……不疼了……但是…黏黏的…停不下来……好痒……
近卫:(来人啊!!!)搓吧,搓到放出来就舒服了,以前也自己用手做过吧?
琴叶:……
近卫:这温室的花朵……是谁把他养这么大的啊?厄……是我么?是我的错么?
琴叶:近……
近卫:过来这里。
琴叶:恩……啊……近……近……出来了……要尿出来了……
近卫:好,没关系的。就这么放出来吧。
琴叶:啊……哈……
琴叶:Zzz
近卫:(多重巨大打击。孩子……应该说当做小动物一样养大的琴叶竟然那么……)
(琴叶:近……近……)
近卫:{我家孩子什么时候变成大人了啊……之类的……而且还用手帮自己儿子的“儿子”解决了…我真是…是我导致的么?不不不这是错觉!是错觉!!}
琴叶:ZZzzzz
近卫:总之,绝对要把那对双胞胎干掉!
Track06
近卫:(所谓人世,有圆就有缺,有人生就有人消亡,是这一切的反复……脱离人类的道路,脱离轮回,不能归于尘土,最终的归处只是那狭小的盒子……)
三刀彰伊:阿沙利现在在修缮,和记会帮忙缠住他,要做就趁现在。近卫。
近卫:是,是,好了,那么今晚也搞搞外遇吧。
三刀彰伊:你要是有功夫在工作之前说笑,看来今天不用缠护符了。还省去了很多麻烦,我也很乐意。
近卫:要是留下伤口会被怀疑的。别嫌麻烦,赶快给我缠好。(和记制造这个胶带可以保护纸人使其免受以“伤”为形式返回的灾难的折磨,很宝贵的护符。如果不缠上这个,伤口会太显眼,就会被琴叶和阿沙利察觉。)真是的,你从阿沙利那里就学会一样东西叫“腹黑”。
三刀彰伊:接下来使用言灵所造成的伤害以及灾难……
近卫:都说让你你等会儿了!
和记:阿沙利,这次的修缮已经结束,你可以回去了。
阿沙利:和记。
和记:嗯?
阿沙利:你说实话,到底怎么样?我的寿命还有多久?
和记:很遗憾,已经快要撑不住了。你要有所觉悟啊,阿沙利。
阿沙利:你真是个痞子。
近卫:(我瞒着阿沙利替彰伊承受伤害已经三年了,阿沙利自不必说,要隐瞒琴叶也差不多快要到极限了。)琴叶,吃完饭了吗?
星司:好啊。
月斗:好久不见了,近。
近卫:你们两个为什么在这?
星司:这么明摆着的事情你还问啊,是吧,月斗。
月斗:我们当然是来给我们可爱的纸人初阳来修缮的啊。对吧,星司。
近卫:那你们就在和记的别馆或者正屋的客房老老实实的等着就行了!
星司:啊,那样多无聊啊。
月斗:我们还想跟琴叶玩玩呢。
近卫:给我滚回去!
月斗:话说我们一年没见,琴叶又长大了不少啊。
星司:不过本质和我们刚见到他的时候一点都没变。
月斗:未来的三刀家当家琴叶大人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冰淇淋蛋糕和“近”啊……
近卫:我说过你们两个不许叫我“近”!
星司:不过我们要是叫你近卫他就会咬我们。
(星司:我都说了他其实叫……
琴叶:不对,他叫近。)
星司:就这样,咬了我的手臂。
月斗:主人连自己纸人真正的名字都不知道,真是糟糕啊。
近卫:没关系,叫近就好了。(总有一天即使不情愿,他也会叫我近卫……那一天的的确确越来越近了……)琴叶,有没有好好洗澡啊?
琴叶:近。
近卫:我说了你很多次了吧,好好把头发擦干,真是的,自己都不会照顾好自己,那就把头发剪掉啊。接下来你自己去浴室把头发弄干再回来。还有那个也……解决一下。
琴叶:近,做吧。
近卫:趁我铺被子,你快去快回。
(近卫:听好了琴叶,那里勃起是长大成人的证明,只要像我昨天做的那样摩擦它就会好了,下次再勃起的时候就去浴室或者厕所自己做吧,做的时候不要让别人看见哦。自己悄悄做。)
近卫:真是的,都说了好几次自己做了……
(琴叶:近。)
近卫:(拥抱着的体温让我深深地感觉到自己的寒冷,深深体会到自己并不是人类……)
初阳:笨蛋。
近卫:嗯?
初阳:在这种地方要干什么啊?要是有人来了……
星司:没事,没事,马上就好了。
初阳:不是这个问题。
月斗:只要把衣服解开一下就好了。好吗,初阳。
近卫:(那两只畜生……)你们几个,那种事情回家再做吧。话说你们怎么还在啊。
初阳:我都说了不要了,白痴!
星司:疼……
近卫:(初阳是三年前的那一天交给星司和月斗的纸人。)
星司:可是一想到我们宝贵的初阳被别的男人玩弄身体就……
月斗:果然还是必须要重新印上我们的记号才行啊。
初阳:那是修缮,别说的那么下流。回去了。
星司:那到车上再继续吧。
初阳:烦死了。
近卫:你们不要对初阳太过分了。
月斗:诶?那怎么可能。我们可是很疼爱他的,超爱惜的。他太可爱了,不禁想要做些色色的事情呢。近也是男人,你明白的吧?
近卫:我才不。我可是纸人。
月斗:诶?琴叶可是很可爱的啊。那下次我再给他吃一剂怎么样?
近卫:我宰了你!
月斗:你要是这么担心的话,禁止我们出入不就好了。真是不明白你啊。
近卫:就算是和你们这种邪恶的恶犬在一起琴叶的世界也可以变得宽广,只要是为了琴叶我都不会多嘴过问。但是如果你们真的对琴叶出手,我绝对除掉你们。
月斗:不会的,我们也是只要初阳一个,不会花心的。
近卫:(还没睡吗?我应该再多逛逛再回来的。)
琴叶:近……近……近……
近卫:把手给我。
琴叶:近……
近卫:(琴叶不会隐瞒自己的感情,他不停地说喜欢你,喜欢你,用眼神,用行动,用尽全力,奉献他的爱。
琴叶:近……喜欢……喜欢你……
近卫:琴叶……琴叶……非常非常珍惜你,比任何事任何人都重视你,只要你愿意,今后我都和你在一起。这样还不可以吗?不够吗?
琴叶:我喜欢你,喜欢……喜欢……
近卫:(你每次向我寻求和你同样的感情,但是我都不能回应你……)不要再说了,琴叶……(事实上,只要你愿意,我可以把身体给你,但这是不对的,我不希望你把这个世界上歪曲的事物看作是正确的,如果有一天你走在阳光下,我不希望你后悔,所以,不要再说你喜欢我了……不要说了……)
彰伊:阿沙利……
阿沙利:彰伊,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有跟我说?
彰伊:你是要我说“好爽”,“太棒了”这种做过之后的感想吗?
阿沙利:你要是说了我就宰了你。要想蒙混过去也找个更好的理由啊……白痴。
彰伊:阿沙利?
阿沙利:没事。
彰伊:(无论我有多么的不舍,时间总是残酷的流逝……)
和记:你到这个别馆来,站在这里发呆真是少见啊,贵光。
贵光:和记。(这个房间是言灵师们的墓表,代代言灵师的遗骨和遗发被放在小盒子里面,放在药柜的抽屉里。最终成为纸人的“核”,直到再次睁开双眼的那天为止……但是……不能使用言灵的我是不允许进入保管三刀家遗骨的这个地方的……没有能力的我连和她在一处长眠都做不到……我是不被允许的,我没有那个资格。)
和记:就算混进一两个那样的家伙,这些遗骨也不会有什么抱怨的。至少你最后的愿望我可以帮你实现,我没那么吝啬。
贵光:那请你一定要帮我。我先走了,和记。
和记:(在那之后的第二个星期的某个晴天,贵光被安放进药柜的抽屉里,听说他的胃一直不好……之后命运之日毫不留情地降临了,十七岁的冬天,琴叶正式成为三刀家的当家,谁也不知道这之后有什么在等待着他……)

Disc 02
TRACK 1
三刀彰伊:是,恩。所以我说过了请不要每次都跟我说一样的话。拥有最强大言灵力量的言灵师将成为三刀家下一届的当家。那注定是琴叶,而不是我。
男人:但是,彰伊君,我们————
三刀彰伊:如果您有什么不满的话,请直接去对人形师和记去说,我先挂了。
男人:彰伊君,等————
阿沙利:还有想要说服你的人?明知道再怎么抱怨都是无法挽回的事,真是太缠人了。你干脆就用言灵让他们都闭嘴吧。近卫那个笨蛋到底在做什么啊。
三刀彰伊:最近都会是这样的吧。和记那里来了通知。
近卫:新当家的宣布会?
吉原和記:以此为借口的评价会吧?至今为止未曾涉世、只有传闻说他越来越厉害的琴叶能否统帅一族和那些个性奇特的言灵师们吗,他们想亲眼确认一下吧。
近卫:什么时候?
吉原和記:五天后。
近卫:我知道了。(琴叶终于迎来了飞出鸟笼的日子。)
近卫:怎么,琴叶,你还没睡啊?我不是叫你先去睡的吗?好了,睡吧。
琴叶:(喜欢,喜欢。)
近卫:(把这句话封印起来后,他成了个乖孩子。吃饭的礼仪变得好了起来,不用我说他也会自觉地把头发吹干。)
琴叶:(表扬我,不要讨厌我,喜欢我,喜欢……)
近卫:(我能听见琴叶那无声的话语,但是,这样就好,这样就足够了。)
星司:哦,还挺像样的嘛,不过琴叶有点巫女COSPLAY的感觉呢。
月斗:与其说是巫女,不如说是神主呢,还是战国时代的。
星司:恩——怎么了?总觉得没什么精神呢。
近卫:怎么连你们也来了啊。
月斗:对我们来说,谁是当家都无所谓。
星司:我们只不过是为了看那些啰嗦的老头老太闭嘴而来的。基本上总发牢骚的都是那帮老朽吧?彰伊大哥都已经说了当家必然是琴叶,樱花姐妹好像对此也无所谓的样子。
月斗:玄间和已经脱离家里的隆成好像也没说什么?总之,琴叶,你就好好做吧。
近卫:好了!够了,你们先出去。去去。
月斗:是是。
近卫:我们也差不多该出发了。到外面去吧,琴叶,来吧。
琴叶:近……
近卫:怎么了?对到陌生的地方感到不安吗?你不是一个人啦,所以没关系的?
琴叶:近…你会一直会在我身边…?
近卫:恩。太好了呢,琴叶,今天的会议结束后,你就自由了。今后你可以凭自己的意志到任何地方去。
琴叶:近,很开心?
近卫:恩。(我终于能够让你看到外面光明的世界了。)你不开心吗,琴叶?
琴叶:很开心。
彰伊:大家已经都到齐了,快过来。
近卫:来,琴叶,跟着彰伊走。
琴叶:近……
近卫:没事的,昨晚教过你吧。去吧。(明天即使你看不到我,也不可以东张西望到处找我哦。即使你看不到我,我也一定会在你的身后。不用担心,专心看着前面好好坐着。剩下的事情,彰伊和和记会适当地为你处理好的。)
阿沙利:人要衣装啊。
近卫:阿沙利,你也在一边见证吗?
阿沙利;穿上隐身蓑,我好歹也是彰伊的纸人。而且…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近卫:你说什么?
阿沙利:好啦,你也快戴上狐狸面具,隐藏起身形,你得保护好琴叶的吧?

Track2
和记:终于轮到当家大人出场了啊
月斗:琴叶~耶~
亲戚A:他就是…和上代当家的母亲千乃,长得就像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啊
和记:琴叶,跟大家打招呼
琴叶:我是三刀…琴叶
亲戚B:这种连自己名字都说不清楚的小孩,真的能担任三刀家的当家吗
亲戚A:不仅要管理言灵师,还要给别人分配工作,工作上的交涉和处理等等这种棘手的事情,这孩子能办到吗?我倒是觉得这边的彰伊更适合做当家呢。
彰伊:按照惯例,不是应该力量最强的人来做当家吗,这也是为了避免像这样的纷争啊
亲戚A:你们一直说他强。但他真的有这么厉害的本事吗?不是说他到现在为止都没用过一次言灵吗?
和记:那现在就让琴叶自己用言灵来证明吧,现在、就在这里,靠琴叶自己。
近卫:(和记…)
和记:没事的,琴叶。你会读这里的文字吧?首先要这样说
彰伊:和记!
近卫:(虽然已经做好让他接受首次工作的觉悟了,但要这么突然吗?)
和记:琴叶,如果你努力的话,近也一定会高兴的
琴叶:(近,会高兴…如果努力,他就会喜欢我)
和记:首先要这么说,现在开始使用的言灵所带来的…
琴叶:现在开始使用的言灵所带来的伤害,以及灾难,将全部降临在纸人近卫身上。本田安清 48岁,死于脑内血管破裂。
近卫:啊…!
琴叶:(手臂?被切断了?是谁的啊,从哪儿来的…)近?近…啊啊啊!!!
阿沙利:彰伊!
彰伊:琴叶,睡吧。
和记:哎呀,真精彩。连胳膊带腿都华丽的断了呢。这就是让琴叶自由的代价,这是你的愿望吗?近卫
彰伊:这样你们明白他的力量是何等强大了吧。天就快黑了,请各位回去时候路上小心
星司:“请各位回去时候路上小心”这话~很微妙地在威胁咱们啊
月斗:嗯…是啊
(琴叶:近…啊啊啊!!!)
初阳:月斗,星司。真是的,你们要溜达到什么时候啊,快点过来,要回去了哦!
月斗:我说,星司,也许我们的言灵能力一般般倒是件好事呢
星司:这就不会担心让可爱的初阳受无用伤了
初阳:说什么呢
星司:没什么~
阿沙利:你要死到什么时候,快起来!
近卫:啊啊…!咳咳。混蛋,阿沙利!你突然要干嘛啊!啊…对了!琴叶呢!
阿沙利:看到你的断手断脚,慌了神,暴走了
近卫:琴叶…
(阿沙利:为了不让他乱用言灵,和记又给琴叶系了上那个项圈,布下了结界,把他关在屋里了)
近卫:琴叶!啊…!好疼
(Kiss)
近卫:琴…琴叶。没事的,我没事的,所以…
琴叶:呜呜…呜呜
近卫:琴叶…对不起,琴叶,害怕了吧?对不起。琴叶,我不是人类,就算胳膊断了或者脚折了我都不会死。你看,虽然留了痕迹,但是还是按原样接上了是吧?嗯?
琴叶:…
近卫:脖子上又被系上绳子了啊。系着这个不能说话呢…真是的,和记那混蛋,给我们系上这种东西!…还是觉得有点累,不好意思啊琴叶,让我稍微躺一会儿…等我醒了就和你一起去和记那里…
(彰伊:琴叶,和你在一起的近不是人类,他是个名叫近卫的纸制的人,就是纸人。近卫替你承担了使用言灵而应承受的伤,结果就是那样的惨状。你记得自己做了什么吗?
((琴叶:以下由言灵造成的伤害,以及罪恶,全部降临到纸人近卫身上))
彰伊:今后,每当你使用言灵,近卫就会像今天一样受伤。这是绝对无法避免的,言灵师与纸人之间的规则)
和记:打搅喽~
和记:那么,在这个塔里的话就不会有人来打搅了。封口绳也摘掉了。琴叶,我们来谈谈工作的事吧
琴叶:…
和记:这是三刀家当家的任务。嗯?怎么了,琴叶?
琴叶:我不要用言灵…
和记:你不愿用言灵吗?
琴叶:用言灵的话,近就会受伤,我不要近疼
和记:不想用言灵对吧?你不愿意的话也行。但是,这样的话近卫就得消失
琴叶:…!
和记:如果这样可以的话,你也可以拒绝。
近卫:琴叶…琴叶!
Track03
和记:纸人的存在意义,就是保护主人免受伤害和灾难。也就是说如果你不使用言灵的话,近卫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不被使用的纸人,回归为白纸也是理所当然的。我说的意思你明白吗?也就是说,‘如果琴叶不使用言灵的话,你的近就会死去,灰飞烟灭了哦~’的意思。
琴叶:使用言灵的话就会伤到近,但是我们可以相处在一起。如果不使用言灵的话,近虽然不必遭受伤痛……但是,近却会消失离世。我喜欢近,最喜欢他了…所以……【现在开始使用的言灵所带来的灾厄,不会降临到任何地方…】
近卫:琴叶!!
琴叶:【全部都原原本本地回归到施术者本人身上。前官三次,五十六岁,死于脑内血管破裂。】
近卫:琴叶!琴叶!!(住手!不要带他走!仅仅靠嘴内轻微粘膜接触无法治愈,难道是伤口太深了吗?快点回来!琴叶!不要死!不准死!琴叶!)不准死!琴叶!
琴叶:咳咳…
近卫:琴叶!?琴叶?琴叶你振作一点!
琴叶:近…为什么近的身上又布满了伤痕?……为什么?
近卫:我点伤根本无关紧要,因为我是纸人啊!就算是手撕裂也好,腿断落也好,只要核安然无恙的话,就不会死!我比其他的任何纸人都来得要结实啊!
琴叶:不行…我不要让近痛……
近卫:我不要紧的啊!无论受多少伤都没有事的,我正是为此而存在的啊!为了保护你而存在的啊!别开玩笑了,你知道我有多重视你吗?(自从你拼死救我的那一天起,我就将你视为最重要、最重要的人了。)然而你却如此地伤害自己,不要糟蹋我最珍的、最小心翼翼地去守护的东西啊!不要为了我这种纸人去伤害自己啊!
琴叶:我不管……与其让近那么痛苦那么难受,还不如我自己受伤!近才是最重要的!我不要你消失,不要你灰飞烟灭!近?
近卫:不要再说了。
琴叶:近……
近卫:(原来从很早开始我们就视对方为最最重要的人,比任何人都要重要,甚至远甚于自己。如果你愿意为我这种纸人献出身体、心理,甚至是生命的话,我便必无所求了,我会将我的全部都奉献给你,依照你的期望,以你希望的形式,为了琴叶你——我最重要的言灵师。
琴叶:近?
近卫:嗯?这样一来伤口基本都治好了哦。嗯?呵呵~ 好痒~ 我的伤口和你的不一样,即使舔了也不会治好的啦。不好意思,可能稍微还有点勉强呢,我也该退出来了。
琴叶:我不要,就一直这样挺好,近的一直在我体内就好。
近卫:你啊真是的……不要再说话了。
琴叶:近,你平时总是要我多开口,好好说话的。
近卫:这和平时那是两码事!
和记:辛苦了~
近卫:你来干什么啊,和记?
和记:纸人专用伤药,你没这个会很伤脑筋的吧。
近卫:那还真是多谢了。
琴叶:近?
近卫:你醒了啊,琴叶。
和记:琴叶~昨晚真是辛苦你了。
近卫:琴叶?
和记:哈哈哈~ 想从我这里保护近卫?放心吧琴叶,就算你不那么瞪我,我也不会对你重要的近做些什么的,不过只是我哦。
近卫:那么先去洗澡,还要帮你准备饭菜。
琴叶:近。
近卫:嗯?
琴叶:我还得工作不可吗?
近卫:是啊,只要你是三刀家的当家,就必须比任何人都要频繁地去使用言灵工作呢。已经不想再用言灵了吗?
琴叶:只要近不会觉得痛的话…就用。
近卫:(你真是……)琴叶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有什么想吃的东西也可以告诉我。既然已经你已经公开地成为了当家,一切都可以如你所愿。你想做什么?你想要什么?
琴叶:什么都可以吗?
近卫:当然。
琴叶:近。
近卫:我早就是你的东西了哦。
琴叶:我想到不会让近受伤的地方去。当家什么的我才不要。我不想当。只要有近在就好,我想永远和近在一起。(即使吃不到最喜欢的冰淇凌也好,住在黑漆漆的房子里也好。只要能够保护近的话,那就行了。)只要近能一直和我在一起,那样就行了。
近卫:好,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的。(如果那是你的愿望的话,无论发生什么事,即便是与任何人为敌……)
和记:那么,你说要和我郑重商谈的事情是什么啊?近卫?
近卫:我想和琴叶两人一起脱离三刀家。
和记:和琴叶两人一起?就凭不懂人事的小孩子和身为纸人的你打算如何生活?
近卫:彰伊和阿沙利那时候的情况不也差不多?
和记:琴叶可是三刀家的当家哦,即便如此你们仍然要执意离开吗?
近卫:当家的位子我们会放弃。
和记:即便为此要面对刀山火海?
近卫:甘愿赴往。(只要是为了琴叶,无论与谁为敌都无所谓。)辞去当家之位,同时从三刀家独立,踏出这里的大门之后便不再使用言灵。这就是作为三刀家当家的琴叶的愿望。
彰伊:在我看来这只是一种任性罢了。
琴叶:近!
近卫:琴叶,你没被彰伊捉弄吧?
和记:然后呢?这么一来你要接任琴叶之职成为三刀家的当家了吗?彰伊?
彰伊:……
和记:为了让琴叶得到那些年长者的承认,你明明还特地举办了宴会呢。才过了三天就变成这样还真是一场闹剧啊,让人笑也笑不出来呢。
(彰伊:然后呢,你们抛弃了一切,就得到了自由?别开玩笑了,近卫。
近卫:你的话也能明白,我知道不会白白地就这么成全我们的。就如同字面上的一样,我会用我的身体付出代价。你代替琴叶使用的那部分言灵给阿沙利带来的多余负担由我来承受。就像为了延迟琴叶的初次工作工作而秘密进行的那次一样,我会代替阿沙利来承受伤害。这样觉得如何?)
彰伊:‘当家的决定是绝对的’这是铁则。即使是闹剧也必须奉陪到底。虽然并非我所愿。
和记:‘非你所愿’ 吗?我倒是深深感受到了你本想隐藏的野心哦。在这方面你和你的父亲真的是如出一辙啊。
彰伊:……
和记:不过,既然琴叶这么不想工作的话,这也不是没办法的不是吗?想从这里出去的话,随你们的便。不过,对于无用武之地的近卫,必须回归白纸才行呢。
琴叶:(不行!)
彰伊:!近卫!
近卫:琴叶!冷静下来,不要每次都中和记的挑拨。你也是!和记!捉弄别人不懂得轻重的话,真的会被人讨厌的哦。
和记:哎~?这明明是我这种寂寞的老年人仅存的一点儿乐趣啊~
彰伊:近卫,你到底服侍琴叶多少年了!不要让他每次都为这种事情暴走!
近卫:我说,这是我的错吗?
彰伊:和记。
和记:嗯~?
彰伊:我代替琴叶成为当家这件事,你真的认可了吗?
和记:算是吧,谁叫大家本来就不对琴叶抱有任何期待呢,这样不是挺好吗?
彰伊:我知道了。那么从即刻起,让我开始行驶三刀家当家的权力吧。琴叶,你想让近卫待在你的身边吗?你想和近卫在一起吗?
琴叶:想!我想一直和近在一起!
彰伊:那么我便以当家之名命令你。我要你现在在这里用言灵来证实你需要近卫这个事实。一次便够,来完成你最后的工作吧。如果你能完成的话,接下来要去哪里都是你的自由。
琴叶:……
彰伊: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琴叶。
(彰伊:纸人的存在价值就是要保护他的言灵师。承受主人的伤痛,治愈主人是纸人的使命。即使负伤之后手脚破碎成碎片,只要有人偶师的伤药,就能轻而易举的再生。
琴叶:但是…我不要近痛,我不要使用会让近遭受疼痛的语言。
彰伊:琴叶,对于我们言灵师来说,语言既是凶器亦是武器。但是,武器可以根据其使用方法来称为保护自己的武器。不仅如此,我们所念出的语言中还包含着保护纸人的力量。
琴叶:我能够保护近?
彰伊:好好斟酌,琴叶。好好选择你要说出的言灵。)
琴叶:……
近卫:琴叶,使用言灵吧。你不是想一直和我在一起吗?
(彰伊:我们所念出的语言中还包含着保护纸人的力量。)
琴叶:(守护近!)
(彰伊:好好斟酌,好好选择你要说出的言灵。回避直接关系到‘死亡’的语言。)
琴叶:【现在开始使用的言灵所带来的伤痛以及灾难,将全部降临到纸人近卫身上……】
(彰伊:血液的流动,心脏的跳动。只要它们的速度变慢,人类也会简单地死亡,比如……)
琴叶:【高木正一,五十二岁,其身体的温度将慢慢下降,血液也会变冷,逐渐凝固,不再流动。】近!
近卫:虽然到处都有伤口,不过都很浅,没事的。
琴叶:近!
和记:好啦~好啦~ 真让人腻烦,如果要卿卿我我的话,就快点给我出去~
近卫:再见。
彰伊:请允许我也先行告退。
和记:啊~ 走吧走吧。啊……拉门也拉不上了,破破烂烂的。这件房间可怎么办呐…
彰伊:‘琴叶因为精神失常而被幽闭。今后也不会露面,其人本由三刀家照顾。由身为兄长的彰伊我代替愚弟接任当家。’……就是这样了。不立一套说法的话,长辈们又要啰嗦了呢。其实他们两个人是准备离开本家之后,搬到玄间准备好的房子里去住。
阿沙利:是吗…说起来,玄间他是做房地产的啊……
彰伊:还有阿沙利,我想今后减少言灵师的工作。
阿沙利:嗯……
彰伊:这是我作为当家要想说的话。
track 04
月斗:哟!
星司:哟!
琴叶:月……星……
月斗:给,搬家贺礼。
琴叶:啊……
星司:啊,琴叶穿着洋服!穿洋服的琴叶我还是头一次见。毕竟一直以来都只是白色和服呢。
近卫:月斗!星司!
月斗:呀,近卫,头发剪短了!好土!
近卫:你们两个来干什么?
月斗:对新家
星司:和琴叶
月斗:来捣乱?呵呵……
星司:来捣乱?呵呵……
近卫:回去!立刻回去!立刻!
月斗:好啦……好啦……【饮料瓶】
琴叶:啊……果汁……
星司:话说回来,这里就两个人住,不嫌大了些吗?
近卫:唉……
月斗:近卫?
和记:呀,住的别馆不知道被什么人给破坏了的说……
近卫:呃……其实是很不情愿的啊……修理时期的借住……差不多就是这样吧……
星司:差不多该回去了吧,月斗。
月斗:也是呢。毕竟初阳还在家里等着呢。
星司:那么再见,近卫加油!
月斗:那么再见,近卫加油!
近卫:谢谢您二位啊!赶紧给我滚!!
琴叶:【喝】
近卫:(没想到连和记都跟来了。意想不到……算了,也无所谓了,反正琴叶已经自由了。)
琴叶:【打嗝】
近卫:等下!你,在喝什么?CASSIS CACETATL?酒?
琴叶:是月给我的。果汁【打嗝】
近卫:……啊!已经空了一瓶!这可不是果汁!对你来说太早了!
琴叶:【打嗝】
近卫:嗯……呃……琴叶,就算吃我,也不好吃噢。好了,不要闹了,好好睡了。
琴叶:嗯。睡。
近卫:呃!等下!!为什么要脱衣服!?不是那个意思的睡!还有你到底在哪里学的这些?
琴叶:嗯……月斗和星司……给我看了很多。
近卫:BOY’S LOVE?……这些全是两个男人抱在一起的漫画是什么东西啊?
琴叶:“腰在动呢,你这个淫乱的家伙”【打嗝】“想要这个想要的不行吧?”“嗯……不行了……”【打嗝】“赶紧,插进来!!”
近卫:呃——!!(那对双胞胎!!移动的淫兽们!!)
琴叶:【打嗝】近……
近卫:呃?哇……
琴叶:不能把JJ伸进来吗?
近卫:不要突然直接说这么色情的台词!
琴叶:说了,不行吗?会被讨厌吗?
近卫:唉,不会讨厌你的……【抱】
琴叶:嗯……
近卫:突然从你嘴里听到色情的话,让人害怕。
琴叶:讨厌?
近卫:我说过,不会讨厌的。
琴叶:近……近……近卫。
近卫:啊……
琴叶:喜欢……近卫……
近卫:你……在这里那个可是违规的说!哎……可恶!我喜欢你!你比一切都重要!
【KISS】
琴叶:啊……啊……近……
近卫:嗯?痛吗?
琴叶:手指……不要。近卫就好!近卫的……插进来!
近卫:笨蛋。现在才插进去一根指头。不进一步扩张的话,可是进不去的。
琴叶:那么……这样……更多……满满的……近卫……
近卫:笨蛋!不要撩拨我!!
琴叶:嗯……啊……近!近卫!!嗯……近卫……
近卫:(一直都在恐惧,自己被叫做近卫的日子的到来。)
琴叶:近卫……
近卫:(但是现在,被那样呼唤竟然是如此的喜悦……和舒心……)
琴叶:(近卫……)
近卫:(所以再更多的呼唤我吧!琴叶……)
琴叶:(近卫……)
近卫:(永远……都在光明之中。)
琴叶:近卫,近卫,近卫。
近卫:呃……琴叶?(啊,很久没梦到过去了呢。刚来到这里的时候……)啊……跟着我也睡着了。
琴叶:近卫。
近卫:怎么了?
琴叶:我想吃甜的东西。
近卫:呃?哈哈……你真是除了吃就是睡呢。有冰激凌。要吃吗?
琴叶:嗯,要吃。
近卫:(为了今后,琴叶能永远保持着笑容……快乐的……快乐的……充满着阳光……充满着阳光……)
附赠
DISC 2 TRACK 5 双胞胎的广播DJ版
初阳/三刀月斗/三刀星司:附赠的小故事。
广播:那么今晚的节目就到这里。明天同一时间,我们Global News中再会。
初阳:唉……说是说去庆功会喝酒的,可月斗和星司也太慢了吧。真是的,马上就要到凌晨了。(我照顾的言灵师是双胞胎坏小子。虽然过去曾有过例外,然而通常是由一个纸人跟随一位言灵师。可是由于是双胞胎,月斗和星司的能力要比其他言灵师来得弱,跟随他们的就只有我。两个人加起来总算能顶一个人了。尽管他们俩嘴上不说,能力不及其他言灵师这件事却是他们心里的一大症结。从这一点来看,他们仍然是小孩子。我跟双胞胎相遇已有数年,在此期间,我曾跟他们许下唯一的约定。那是我作为双胞胎的纸人觉醒之后不久许下的约定。)呃,他们俩的广播开始了。(他们俩的职业是声优。用星司的话来说,就是灵活运用自己天生的美声,为了养活我而日日奋进。)
三刀星司:[广播] BL作品的题目,有些是一眼就能看出属于哪个门类,也有些光看题目是完全想象不出内容的。于是,下面就是“光凭题目猜测这本小说的内容是什么”的新环节。
初阳:(我觉得他们最近的工作内容好像偏向BL为主了。)
三刀月斗:[广播] 哎?光凭题目?不可以看插图吗?
三刀星司:[广播] 真的?哎?还得回答是什么类型的受或攻?哇!什么什么?还有惩罚游戏?这都什么嘛!
三刀月斗:[广播] 哎?猜错了就得喝这个吗?好像味道很不好闻啊。
三刀星司:[广播] 呃……既然别人催我们开始,那我们就先来了。呃……首先是这个题目——当!《沉溺的朱唇》。
三刀月斗:[广播] 又是这种模棱两可的题目。
三刀星司:[广播] 哎——?沉溺的朱唇、沉溺的朱唇、沉溺的……啊——?
三刀月斗:[广播] 怎么说呢,“沉溺”这一点,是因为年轻,还是相反是因为成熟呢?
[提示音]
三刀星司:[广播] 哎?已经非回答不可了吗?呃,那么……年下废柴攻和女王受!
三刀月斗:[广播] 那么我猜讲的是医生的故事,而且两个都是攻。
[提示音]
三刀星司:[广播] 搞不清楚喂!
三刀月斗:[广播] 正确答案?貌似是……儿时伙伴的黑道攻和酒吧招待受。
三刀星司:[广播] 唉,就不能起个像“白衣天使”或是“新娘”之类简单易懂的题目吗?
三刀月斗:[广播] 要这样的话,就没有去猜测的意义了。好了,星司!
[把饮料给他]
三刀星司:[广播] 呃!真得喝吗?哎哟——
三刀月斗:[广播] 那我喝了。
[喝饮料声、咳嗽]
三刀月斗:[广播] 好像很像那种液体的味道。
三刀星司:[广播] 哦——!呃啊——!这是一部分男人肯定不会喝的、会粘在喉咙里的液体。
三刀月斗:[广播] 呃——我们这个环节也向听众们征集大家想要被猜的作品题目。呵,我们等候着简单易懂的题目。
三刀星司:[广播] 好,又到本周与您说再见的时候了。哇——喉咙里还有不舒服的感觉。
三刀月斗:[广播] 呵,等等,会影响你今后工作的……
三刀星司:[广播] 呵呵。哎——最后,本周“倾诉、迷醉、低语”的道别语环节,我们应住在千叶县的chakichaki小姐的要求,为您送上“超S管家的甜蜜道别语”。那么……小姐,到您就寝的时间了。来,请到床上去吧。您还不想睡觉?真是不听话的小姐呢。[亲吻] 您瞧,睁着眼睛可没法接吻哦。[轻笑] 嗯, 乖孩子,晚安,我可爱的小姐。
三刀月斗:[广播] 晚安,小姐。您说要我陪在您身边,直到您睡着?您在说什么孩子气的话嘛!您说您不是小孩子了?我是说正因为您不是小孩子了,所以请您早点入睡。您这么毫无防备地躺着,我还没有绅士到可以老老实实地待在您身边哦。您说我从来都不像绅士,而像暴君?[笑] 那就让您看看我的真面目吧!真是乖孩子!晚安,小姐。[亲吻]
三刀星司/三刀月斗:[广播] 那我们下周再会!
三刀星司:[广播] 本节目由《新书馆 Dear + Entervenue》为您播出。
[开门关门声]
三刀星司:我们回来了!
三刀月斗:初阳!
初阳:嗯——
[开门声]
三刀星司:哦!初阳正睡在沙发上呢。初阳,我们回来了!
初阳:(是星司的声音。)
三刀月斗:初阳,我们回来了!
初阳:(这是月斗。)嗯。欢迎回来。你们俩回来太晚了。
三刀星司:啊,眼睛睁开了。
三刀月斗:抱歉吵醒你了,初阳。
初阳:嗯。因为我们约好了啊。(跟他们俩许下的唯一的约定。)
(三刀星司:我说初阳,我们俩叫你的时候,你得立刻醒过来,睁开眼睛。)
(初阳:就算我睡熟了也得立刻醒来吗?)
(三刀月斗:嗯,立刻醒过来。不要在我们俩之前睡,别让我们看到你的睡脸。)
(初阳:嗯。真是的,不晓得哪来的大男子主义!知道了,即便我在睡觉,只要一听到你们俩叫我的声音,也会立刻醒过来。)
(三刀星司:真的?)
(初阳:是真的。)
(三刀星司:跟我们做个约定吧。)
(初阳:约好了。)
初阳:(将自己获得的纸人唤醒的,是主人的声音。主人在对纸人的称呼里注入力量,赋予纸人偶与人类相近的形态,将其唤醒。)
(三刀星司:初阳。)
(三刀月斗:初阳。)
(三刀星司:初阳。)
(三刀月斗:初阳。)
(三刀星司/三刀月斗:初阳。)
初阳:(在我觉醒之前,曾有多少次被你们呼唤过名字呢?曾有多少次让你们呼唤过呢?)
(三刀星司:我们俩叫你的时候,你就立刻醒过来。)
(三刀月斗:别让我们看见你的睡脸。)
初阳:因为我跟你们约好了啊。
三刀星司:初阳![亲吻]
初阳:哎!一股酒味!到底喝了多少啊?!
三刀星司:嗯,差不多喝了两瓶白酒吧。庆功会搞得很热闹哦。
三刀月斗:初阳,我呢?
初阳:嗯!真是的。
三刀月斗:初阳。[亲吻]
初阳:啊——!酒气冲天的!这下我也会醉的!
三刀星司:嗯,那不也很好吗?你也来醉一醉嘛!初阳,你喜欢很舒服的事情吧?
初阳:我可没你们那么喜欢!
三刀月斗:又来了又来了!明明是个很喜欢H的孩子。
初阳:啊?!
三刀星司:好啦,你就被我们俩陶醉吧,初阳!
初阳:呃,笨蛋!啊……等等……啊……你们这两头野兽!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10 | 2018/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