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とおまわりさん。

犬とおまわりさん。

原作:霧島珠樹
価格:3,000円 (ディスク1枚)
発売:ATIS
発売日: 2009年9月28日発売

■ ストーリー
犬フェチの警官・深美を虜にした、ノラ犬(?)似の人気モデル・叶。
仲良くなるどころか、いっつも無視されていた深美だったが、 ある事件をきっかけに叶と急接近 ♥
ウブな二人の恋は無事に本懐達成できるのか!?

■ キャスト
柳田深美 : 平川大輔
篠原叶 : 鳥海浩輔
渡辺広大 : 川原慶久
柳田衛 : 鈴木達央
えい吉 : 若本規夫

翻译:clampyukito 青缨 kirina
特典CD:kirina
校对:哀凌

Track 01

柳田深美:(小时候曾经发生过第一次养的小狗被偷的事情。对那只小狗非常溺爱的我拼命寻找但也没有结果。被中途就放弃的大人们安慰时我觉得十分难过。但是……)
巡察:是它吧?能找到真是太好了!来。
小深美:纱织~嘻嘻~哈哈~
柳田深美:(在那之中一直不断寻找,最后帮我找到了小狗的是派出所的巡警先生。从那以后,巡察就成为我憧憬的英雄了。那之后大约20年的期间,虽然小狗纱织因为衰老而死亡了,但后来第二代的英吉被作为家人带回家,而我也成为了警察。实现了愿望,在派出所里工作。)

川村:通知就是这些了。柳田。
柳田深美:是!
川村:渡边。
渡边广大:是!
川村:之后就拜托你们了。
柳田深美:是!辛苦您了,川村先生。
川村:嗯。
柳田深美:啊~川村先生,还是那么不为名利束缚的高雅呢~
渡边广大:诶!?我才更可爱吧?深美前辈。
柳田深美:当然广大很可爱哦~庞大又结实。
渡边广大:(唔!果然还是将人用犬种来分类再加以识别啊!真不愧是爱狗迷!)
柳田深美:但是最可爱的果然还是我家的英吉呢~这个待机画面的英吉怎么这么lovely啊~啊~为什么工作中不能在一起呢?明明这么喜欢的说!
渡边广大:差不多又进入恋狗状态了啊,深美前辈。哎呀,也没什么啦,反正回家就能见到了。
柳田深美:也是啊。(我真是幸福的人啊。能和英吉一起生活,又当上了憧憬的巡警,负责的地区也有很多小狗。而且和同事的关系也很友好~我真的很开心啊。)
渡边广大:(出现了!前辈的闪亮笑容!果真是王子水平的啊!那个笑容,太棒了!)
柳田卫:在派出所忙碌的时候来打扰真抱歉啊。
渡边广大:啊,是柳田弟弟。
柳田卫:差不多也该去当刑警了吧,深美?我一直等着你在县警察本部那里和我一起工作哦。
柳田深美:不管你怎样劝我,我也不准备改变主意的哦。在派出所工作一直是我的梦想,这你也是知道的吧?话说回来,卫,你今天要当值的吧?
柳田卫:唔!
渡边广大:被哥哥批评了呢~恋兄控的小卫。
柳田卫:吵死了,广大!比我小的小鬼不要用叹气的语调说话啊!
渡边广大:不是才小你一岁嘛!
柳田卫:不要把那365天不当一回事啊!
柳田深美:那么我差不多到要去巡逻的时间了。我出去了~
柳田卫:啊!深美!
柳田深美:今天还没有来呢……
柳田卫:怎么了?刚才深美那表情……又发现了新的感兴趣的狗了吗?
渡边广大:说是狗吧,那又有点……最近他好像有在意的人哦。
柳田卫:什么!?是人啊!?
渡边广大:嗯,虽然好像不是“喜欢”那么回事。但总觉得他很在意啦。说是像野狗的感觉。

柳田深美:呵~好乖好乖~今天也活力充沛呢~(啊,有了,是野狗君啊!今天一定要打招呼!)啊!走掉了……还是仍然很难接近啊……虽然感觉好像有点对上视线了。(遇见他是在前一段时间,在派出所对面的便利店里。因为职业缘故,在负责的地区内所见过的脸都不会忘记。那时候也和往常一样,想将他以犬种来分类后记住。但不知为什么,却找不到适合的犬种。那之后,即使对上视线也不理会,我行我素的那种感觉,让我觉得和野狗很相似。)

渡边广大:深美前辈,差不多到午饭时间了,如果你不介意对面便利店的便当的话,我连你的份也一起买了吧?
柳田深美:那就拜托你了。记得换好衣服再去哦。
渡边广大:是~那么我出去了。
柳田深美:嗯?(广大那家伙,以为他老实地坐着,原来是在看杂志偷懒啊。唔,这个封面,不是野狗君吗!?果然,不会错的,是野狗君啊!名字是叫什么呢?是念叶(kanō)吧……)
渡边广大:我回来了!啊,那是念做叶(Kanae)哦。
柳田深美:嗯?
渡边广大:怎么,前辈喜欢那个模特儿吗?
柳田深美:唔。
渡边广大:因为在这里才说啦,他就住在我负责巡逻的公寓里。是在今年春天才搬过来的。
柳田深美:真好啊……说话了吧?和野狗君。
渡边广大:野狗君?
柳田深美:我之前提过的像野狗感觉的那个人,就是指叶。
渡边广大:诶!?(啊!我还告诉了他这么多!或许会成为对手的家伙的事情!)但是啊,感觉会像野狗吗?的确是挺冷淡的,不过也只是个普通的孩子哦。见到面打招呼也会有回应。
柳田深美:呃?骗人!那么叶连正眼也不看的就只有我?
渡边广大:诶?是这样的吗?
柳田深美:要称得上是喜欢狗只的名声,那就一定要让野狗亲近我才行!绝对会让他亲近我给你看的!
渡边广大:呃……那个,前辈?

柳田深美:唉……(不过,虽然是是打算先打个招呼看看,但变亲近的就只有这附近的小狗啊。已经是连日惨败了。果然值夜班后阳光总是非常刺眼啊……)我回来了。
英吉:汪汪!
柳田深美:我回来了,英吉。啊~真治愈啊~
柳田卫:你回来啦,深美。
柳田深美:啊,卫,我回来了。
柳田卫:睡觉之前要不要吃点什么?我给你做去。
柳田深美:不用了,我想洗个澡就睡觉。
柳田卫:(这只可恶的狗!)
柳田深美:顺便也给英吉洗个澡吧。
英吉:汪!
柳田卫:(什么!?怎能让你和英吉两个独处啊!)我也来帮忙!
柳田深美:那么积极啊,卫也很喜欢英吉呢~那么就拜托你帮它擦干身体吧。

柳田深美:英吉,真乖呢~就这样乖乖的哦~
英吉:汪!
柳田卫:我说啊,深美,你真的不想当刑警吗?警部也有推荐吧?
柳田深美:卫所属的组织犯罪对策室现在正追查的井山组,关于作为资金来源的新型毒品的情报,各个派出所都收集了然后上报吧?即使不在同一个地方工作,但卫所追查的事件,我也有稍微帮助到一点哦。而且,回到家里又能见面了。好了,英吉拜托你了哦。
柳田卫:切!真麻烦啊!(哇!竟然甩水!你这家伙,是故意这样做的吧!)
英吉:(哼!不用你来擦!)
柳田卫:(竟然小看人类……)
柳田深美:啊,卫,我后天又要值夜班了,能拜托你带英吉去散步吗?
柳田卫:哈~我很乐意~
英吉:(唉……)
柳田卫:(你这家伙,英吉!你在叹什么气啊!)
英吉:(唉……)
柳田深美:怎么了,卫?
柳田卫:不,没什么!


Track 02

叶的经理人:叶,今天的摄影辛苦了!
筱原叶:啊,经理人,辛苦了。
叶的经理人:下次的摄影是在十日后。在那之前的期间里,有奖项的试镜会,要参加吗?是英国的出名品牌……
陵:哟,叶,辛苦啦~
叶的经理人:啊,陵先生,辛苦了。
陵:什么啊,你很努力嘛。已经有个人的经理人啦?
陵的经理人:陵,差不多该回去了!
陵:啊,我和叶一起回去,你不用送我了。我们住得挺近的嘛。

陵:叶现在是大学生吧?有女朋友吗?
筱原叶:没有。
陵:诶?当模特儿还不受欢迎?我因为这缘故很吃香哦。
筱原叶:这没什么,我也不会特地去说。
陵:啊~所以你才总是一副无聊至极的样子啊。
筱原叶:诶?
陵:看到你就会想去欺负疼爱一下呢。
筱原叶:呃……(这家伙身上有一股甜腻的气味。是什么气味呢?)
陵:和我交往的话一定会给你很好的回忆哦。怎样?
筱原叶:唔!
陵:啊!
筱原叶:丑八怪。
陵:你说什么!?别人稍微客气一点,你不要自以为了不起啊!
筱原叶:啊!
陵:别以为这样就算了……
柳田深美:发生什么了吗?
陵:呃!
柳田深美:(是叶!?)
陵:糟了!
柳田深美:啊,你等等!那个,你没事吧?(会不会又被无视呢?)
筱原叶:啊……嗯。
柳田深美:(啊~第一次回话了!是野狗第一次自己走过来亲近时的感动啊!)刚才那人是认识的人吗?
筱原叶:嗯…算是吧,只是有点被缠上了。
柳田深美:现在是准备回家吗?那么我送你回去吧?
筱原叶:诶?但是……
柳田深美:以防万一啊。我稍微联络一下,等等我。
渡边广大:喂喂?
柳田深美:广大,我在巡逻的时候遇到叶被人缠上了,虽然没有受伤,但以防万一我打算送他回家。回去时可能会有些迟,那么拜托你了。
渡边广大:等等!前辈?
柳田深美:久等了,那么走吧?
筱原叶:嗯……
柳田深美:你家在哪里?
筱原叶:嗯,这边。那个,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柳田深美:啊哈,那个啊,是从同事的杂志中得知的。你是模特儿吧?很厉害呢。
筱原叶:没什么……
柳田深美:不,很厉害啊!叶因为脸非常漂亮,很适合正式系的礼服呢。
筱原叶:诶?
柳田深美:实际上,在杂志上看到之前我就知道你了。在派出所前面的便利店里,巡逻的时候见到你。虽然想和你变得熟络一点,但一直都错过谈话的机会呢。所以,今天能交谈,我真的很开心啊。
筱原叶:啊……
柳田深美:怎么了?不舒服吗?
筱原叶:不是,没什么。
柳田深美:呃……是吗?
筱原叶:嗯……啊,我的家就在这里。
柳田深美:啊……那个,叶,如果有什么烦恼的事情的话,我会尽力帮忙的,所以随时都可以来找我商量哦。
筱原叶:嗯,谢谢你,柳田先生。那么再见。
柳田深美:嗯,晚安。(呵呵~这实在是无法形容的感动啊!叶竟然对我微笑,那简直就像是野狗让我抚摸它的头的感觉啊!啊咧?我有告诉他我的名字吗?那暂且不管……)
英吉:汪!
柳田卫:啊,深美。
柳田深美:(为什么会这样心跳加速呢?不管是第一次养小狗的时候,还是第一次被女生告白然后交往的时候,也没有这样的……)啊!难道这份心跳是,恋爱!?
柳田卫、英吉:……你说什么!?


Track 03

柳田深美:(自从第一次与叶交谈的那天晚上以来,我们变得稍微能说上些话了。是因为习惯了吗?如果是的话我很高兴。)啊,叶,现在回家?
筱原叶:…嗯。
柳田深美:(虽然还不是很了解叶的事情,但他说话的时候如果露出笑容的话我就会很开心,也想更加了解他。那天晚上,对叶所感觉到的心跳果然不是错觉啊。这就是恋爱啊!)
筱原叶:那么再见了。
柳田深美:嗯,小心点。
柳田卫:深美……呜……
渡边广大:深美前辈……呜……
柳田卫:呜呜……深美大笨蛋!
柳田深美:咦?为什么卫会在这里?
渡边广大:(唉,深美前辈对狗以外的东西露出温柔的笑容,如果不是亲眼看见的就好了。唉,真讨厌啊。)

柳田卫:三崎先生,有报告说逮捕了的药物中毒者好像都是使用井山组的毒品。
三崎:也就是说有可能是与组里有关联的人啊?
柳田卫:不,听说是一个叫西田的普通大学生从卖方那里买来药物的。
三崎:那家伙的情况呢?能接受审问吗?
柳田卫:现在大概已经冷静下来了。
三崎:如果能找到抓住井山组尾巴的证据就好了。
西田:啊!啊!
警察1:喂,这样下去他会咬到舌头的,拿些东西来让他咬住吧。
西田:啊!
警察2:是!可恶!喂!西田!喂!
西田:啊!啊!
警察3:西田的情况突然发生转变了,不要说接下来进行审问啊,三崎先生。因为这毒品是还牵涉到毒品依存症的麻烦东西啊。
三崎:那就没办法了,我们出去吧。喂,柳田,回去了。
柳田卫:是。

英吉:汪汪!
柳田深美:(因为封面是叶,所以没有多想就买了下来。)杂志上的叶也很可爱呢~对吧,英吉?
英吉:汪!
柳田深美:唉……很想和叶再多说些话呢……啊,对了!邀他一起来带英吉去散步如何呢?但是工作的时候又不能约他。果然还是不行啊……英吉,我去洗澡哦。明天休息,可以整天休闲地散步呢。
英吉:汪!(这个封面的可恶家伙!竟然扰乱我最爱的主人的内心啊!本大爷可不会坐视不管哦!)
(柳田深美:明天可以整天休闲地散步呢。)
英吉:(哼!我才是第一被爱着的呢!I am winner!)
深美母亲:喂,英吉,你乱叫什么啊?

柳田深美:啊~真舒服~哦,你回来啦,卫。
柳田卫:啊,我回来了。
柳田深美: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柳田卫:今天对抓到的中毒者进行审问,结果又出现了毒品依存症啊……唔……
柳田深美:啊……(卫从小时候开始就对别人的痛苦寄予很大的同情。)
柳田卫:为什么吸毒的人都不会减少呢……明明只会更加痛苦而已啊。
柳田深美:虽然可能要花很长时间,但只要相信总有一天会减少的就好了啊。卫你们也已经在努力了,我们也会在地区里努力的。
柳田卫:也对啊。谢谢你,深美。

英吉:汪汪!
柳田深美:感觉很不错的店啊,这里的特制咖啡。呐,英吉?
英吉:汪!
柳田深美:英吉要什么好呢?
筱原叶:欢迎光临。
柳田深美:啊!叶!?吓了一跳,我没有想到能见面的。
筱原叶:…我在这里打工。
柳田深美:(这难道不是所谓的机会吗?)啊,那个,打工到几点结束?
筱原叶:今天到5点。
柳田深美:那么,一起回去可以吗?我等你。
筱原叶:…嗯……
柳田深美:那等一下见。英吉,刚才叶的表情,看见了吗?
英吉:汪!
柳田深美:非常可爱吧?满脸通红地说“嗯”啊~真想快点到5点啊~

柳田深美:说起来,叶要兼顾大学和打工还有模特儿的工作,不是很忙吗?
筱原叶:也不是啦。模特儿的工作也不是很多。
柳田深美:但是,经常会做杂志的封面呢。我看见的话都会买哦。
筱原叶:怎么……不用买啦……
柳田深美:话说回来,第一次和叶说话的时候,你就知道我的名字了,为什么?
筱原叶:因为你很有名啊。说是有个叫柳田的像王子一样的巡警先生在……
柳田深美:王子?那是什么啊?竟然被说了那么不好意思的事情啊……顺带一提,我的名字是深美,那样叫我就可以了。
筱原叶:诶?但是……
柳田深美:我也叫你叶啊。好吧?
筱原叶:嗯……
柳田深美:叶不常抬头看我呢,是给你添麻烦了吗?
筱原叶:不是!那是因为……那个……我……
柳田深美:啊!好了啦,我不是在责备你啊。
筱原叶:对不起……我对于自己的想法,到底要如何表达,总是不知道。我这么的无趣,真对不起。
柳田深美:呵。
筱原叶:啊……
柳田深美:即使不能很好地说出来也没关系啊。直到你的心意能够转变为语言为止,我会慢慢等待的。
筱原叶:嗯……
柳田深美:啊,那么我也把我所想的事情说出来吧。能牵手吗?
筱原叶:诶!?
柳田深美:我很向往啊,和喜欢的人牵手散步。哈哈,竟然说了喜欢的人……
筱原叶:是这样吗?
柳田深美:啊!
筱原叶:如果深美先生想牵手的话也没问题,我没关系的。
柳田深美:嗯。总觉得,有点害羞呢。
筱原叶:嗯……
柳田深美:(愿意和我牵手也就是说答案是OK吧?如果是的话真是太高兴了!)

筱原叶:(哇~怎么办啊!我和深美先生牵手了!不是和大家的王子柳田先生,而是深美先生!啊……真的很温柔啊,说话方式也好,笑的方式也好。)[电话铃声]喂?
陵:啊,叶,我是陵啦。前段时间真抱歉啊。不知怎么的就缠上了你。
筱原叶:算了,那也没什么。
陵:真的?作为赔罪我请客吧?我现在在南秋坂的Under Maria,要过来喝酒吗?
筱原叶:不好意思,我明天一早还有课。
陵:这样啊,真可惜。那下次再约啦。


Track 04

渡边广大:咦,这不是模特————陵吗?哎呀呀,我居然遇到了演艺圈的人。
陵:呵呵,在这家店可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哦,圈子里的人经常到这里来。对了,可以请问你的名字吗?
渡边广大:啊,抱歉,我叫广大。
陵:你第一次到这家店来吗?
渡边广大:是啊。有点儿怕生呢。突然想到没有认识的人的店里来喝一杯。
陵:失恋了?
渡边广大:呵呵,感觉真敏锐啊。我喜欢上了不适合我的人,不过对方也是朵高岭之花。这样的话,至少一次也好,真想和他做 爱啊。
陵:如果我说,我能够成为那样的对象的话,你会怎么做?想问问看吗?
渡边广大:别拿我开玩笑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情呢?
陵:这个,本来是属于范围外的东西,不过如果一次性大量服用的话,就有提炼过后的产物的功效哦。
渡边广大:……毒品?
陵:只是类似营养剂的东西啦。总之,要不要试试看?

柳田卫:三崎先生。
三崎:哦,是柳田啊。怎么样,有没有找到什么新的线索?
柳田卫:不,还没有什么新消息。不过,我倒是听到很多关于井山组在南秋坂一带贩卖毒品的传闻。看来之前被抓住的西田的供述并不完全是骗人的呢。根据听到传闻的人的说法,好像那个不是毒药,而是能够轻易到手的药品。
三崎:也是呢,价格便宜,效果轻微的话,年轻人会把它当成营养剂来使用。其实却是会让人上瘾的、一点点中毒的毒药。据说西田好像是个模特啊,真是太可惜了。为了减少像他那样的傻瓜,我们继续调查吧。一个小时后回到车里。
柳田卫:是。
三崎:别那么垂头丧气,我们的工作并没有白费。
柳田卫:…嗯。(西田那个家伙,快点从毒品依赖症中走出来就好了。那帮通过他人的痛苦来赚钱的混蛋们,我绝对不会原谅他们的!!一定会抓住你们的把柄————嗯?)哟,广大!你这家伙,我工作的时候,你居然在这里玩,胆子真够大的啊。
渡边广大:小卫,这算什么理由啊。
柳田卫:不准叫我小卫。话说,你经常到这一带来吗?
渡边广大:诶?怎么了?
柳田卫:我们在追踪的山组好像就是在这一带贩卖毒品的呢,所以我才会到这里来调查情况。你有知道些什么吗?
渡边广大:不知道,你还真是辛苦了呢。不过我也不是不可以理解那些服用毒品的人的心情。
柳田卫:你说什么?
渡边广大:(啊————真是的,看着这个家伙就想起了前辈,失恋的低落情绪又回来了。真讨厌!)如果啊,我说我用过了,你会怎么办?
柳田卫:骗人的吧!告诉我那是骗人的!!
渡边广大:(诶?干嘛露出这种表情啊。)你为什么觉得那是骗人的?你不是也被前辈甩了吗,那个时候难道不会想要用点药什么的吗?
柳田卫:我没被甩啊?
渡边广大:但是前辈不是和叶LOVELOVE……
柳田卫:那算什么理由啊!不管深美喜欢上什么人,他都是我的哥哥啊!
渡边广大:诶,难道你会对深美前辈执着,是出于兄弟爱中的独占欲?
柳田卫:你以为还有别的理由吗?
渡边广大:(那是什么啊!某种程度上,这不是和英吉一个水平吗!)
柳田卫:比起那个,你刚才说用药了,是骗人的吧!?
渡边广大:……嗯。
柳田卫:别让我瞎担心啊,笨蛋!……广大?为什么突然间抱住我?
渡边广大:我只是想这么做而已,失恋的事情是真的。
柳田卫:(总觉得像是只依赖人的狗,稍微有点……可爱?)

柳田深美:(昨天晚上想着叶的事情,完全没睡着。虽然他陪着我一起散步,还牵了手,但是我完全没有问叶的想法……倒不如说,是因为我还没有好好地告白过吧。总之,得先好好告白,申请让他和我交往!但是我是个男人,话说,该怎么向同性告白呢?)
渡边广大:(前辈一个人在那里做出好多表情,真是不可思议呢,我明明刚因为失恋而心情低落,但现在看着他,却不觉得有什么痛苦。还不如说,脑海里一直徘徊着小卫的脸。嗯?有点想吻他呢,糟糕了,我这么容易喜欢上别人吗?)
筱原叶:(啊,深美先生在警察亭里,去打个招呼应该没关系吧……)
渡边广大:前辈,可以问一下吗?你喜欢我吗?
柳田深美:嗯?嗯,喜欢啊。
渡边广大:我也喜欢你哦,深美前辈。
柳田卫:你在这里做什么?找警察有事情吗?
筱原叶:呃……
柳田深美:啊,叶!
渡边广大:这不是小卫吗!怎么怎么,是来见我的吗?
柳田卫:怎么可能呢!放开我!
渡边广大:好啦好啦,进来吧~
柳田卫:等等……
柳田深美:叶,等一下!那个……我想再一起散步一次,你有时间吗?
筱原叶:星、星期六的话,我有空……
柳田深美:那么星期六的下午2点行吗?我到你家去接你。
筱原叶:嗯。那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柳田深美:嗯、嗯……(叶他一次都没有看我,是怎么了?)

柳田卫:所以说!我只是和往常一样绕到这里来看深美而已!你只是附带!附带!!
渡边广大:就算是附带,你这不还是来看我了嘛~~(呵呵,在困扰,在困扰~)
柳田卫:是啊,我跑过来看你不可以吗!!
渡边广大:啊,态度突然转变了。
柳田卫:没办法啊,你昨天看上去很消沉,我有点担心。
渡边广大:刚才问前辈是不是喜欢我,他很干脆地回答说喜欢我。这个怎么看都是出于朋友的喜欢吧,所以我完全明白了。我可能喜欢上了你哦。果然,我好像喜欢你,否则不会想要吻男人呢。我其实是喜欢女生的,前辈是例外。
柳田卫:……广大你这个大笨蛋!!!!!!
渡边广大:呵呵呵呵呵呵,害羞的家伙。

叶的经纪人:叶,好消息哦,之前的选拔通过了呢,那个英国知名名牌的选拔!
筱原叶:哦…
叶的经纪人:怎么了?
筱原叶:不,没什么。对了,西田呢?今天的摄影,西田应该也参加的吧?
叶的经纪人:啊……他好像被警察逮捕了,因为染指了毒品。你也要多加小心哦,我们都很看重你。
筱原叶:…嗯。

柳田卫:唉———— 唉————
柳田深美:(怎么了,卫有点奇怪哦,被英吉咬、被踩后背,居然都不生气。)卫,你和广大吵架了吗?
柳田卫:没、没没没没没没有啊!
柳田深美:那就好。
柳田卫:唉————
英吉:(这就是恋爱的烦恼吗,真是让人头痛的小鬼呢。)
柳田深美:(话说,我自己为了叶的事情也伤透了脑筋呢。)


Track 05

柳田深美:(叶果然不看我,一脸忧郁。)你没事吧?你从之前看上去就没什么精神,身体不舒服吗?
筱原叶:没事。
柳田深美:稍微在公园里休息一下吧。
筱原叶:嗯。
柳田深美:我去买点喝的,你和英吉先坐在这里等我一会儿。
筱原叶:(深美先生会那么温柔是因为他是警察吧…所以和对其他人一样,对我也很温柔。真羡慕,英吉能够成为深美先生特别的存在。我也想成为一条狗呢,这样的话……)
柳田深美:来,请用。
筱原叶:谢谢。
柳田深美:叶,可以握住你的手吗?……你还记得吗?我说过自己的梦想是能够牵着喜欢的人一起散步。
筱原叶:嗯。
柳田深美:我喜欢你,叶,希望你能和我交往。
筱原叶:(但是之前深美先生对广大先生说————)
(柳田深美:我喜欢你哦。)
(渡边广大:我也喜欢你。)
柳田深美:我会等着你的回答,你可以考虑一下吗?
筱原叶:嗯。
滝本:哎呀,是柳田先生。和男孩子牵着手,他们在做什么?

筱原叶:(第一次见到深美先生,是考入大学后搬家到这里来之后。一见钟情,虽然我是后来才发现这点的,发现自己不是在羡慕那些和他说话的宠物饲主,而是羡慕那些狗们,幻想着自己被那样充满爱情的目光注视着。但我和他是同性,觉得会给他增添麻烦,所以只能装作对他不理不睬。但是————)
(柳田深美:我喜欢你,叶。)
筱原叶:(我很高兴,但是…他和广大先生是两情相悦吧…为什么要对我说那种话?深美先生很受大家的爱戴,所以明明决定好不可以说喜欢他的。在得不出回答就不见他的想法之下,都已经过了十天了。不快点的话————但是……我该怎么办才好?)
女人:呐,呐,你是当模特的叶吧?我是你的FAN!
筱原叶:……谢谢你。(咦?站在那里的人是深美先生。诶?刚才的确和深美先生眼神交汇了,难道我被讨厌了?因为我一直不给他回音?)
女人:怎么了,叶?你没事吧?
筱原叶:对不起,我该走了。(快点,不快点把回答告诉他的话……就算深美先生和广大先生是两情相悦也无所谓,我得好好地把自己的心情转告给他。)
渡边广大:我被小卫彻底避开了呢。
柳田深美:你们没吵架吧?
渡边广大:没吵架啊!
筱原叶:(啊,这个声音是————深美先生和广大先生。等、等我先冷静下来再找他说话吧。)

柳田深美:最近,卫的举止有点奇怪,我很担心他。或许其中也有还没有抓住井山组线索的关系,关于毒品本身的情报目前知道的仅有它和名为HK的药片很相像,服用的话会有很香的味道。
渡边广大:也就是说仅凭外表是无法辨别的吗,果然只有弄到真货一途啊。嗯?哦,电话电话。
滝本:那个,柳田先生。
柳田深美:滝本小姐和小拉比啊,怎么了?
滝本:那个…十天前,你和一个男孩子在公园里对吧?牵着手,看上去很亲密。你们在交往吗?
柳田深美:呃?(在叶仍旧没有给我回复的现在,我只想封杀掉这份感情。现在是他作为模特最重要的时期,不可以做出有害叶的事情。)呵呵,不,我现在没有和任何人交往的意思。
滝本:是、是吗。真遗憾。
柳田深美:叶?(好久没见到他了,很像野狗的叶,对我完全没有兴趣的样子。虽然从某种意义上,只不过是回到和以前一样而已,可是却感到非常地伤心。糟了,因为伤心过度,反而什么都感受不到了。)
筱原叶:果然,我被甩了啊。打击太大,哭都哭不出来。(虽然不再和深美先生交往,但是我果然还是很喜欢他。即使无法成为像英吉那样特别的存在,如果他能用和对待别人一样的视线来看着我的话……)已经不可能了吧,我已经被他厌恶了吧。

柳田卫:真是的,还要散步,真麻烦。如果不是被深美拜托的话,谁会去照顾这条臭狗啊!
英吉:(这句话,我原封不动地还给你,小鬼。)
柳田卫:对了,今天广大值夜班吧。啊!!那家伙的事怎么样都无所谓吧!!
英吉:(吵死了,真碍眼。)
柳田卫;可恶!为什么自从那个吻之后脑子里想的都是广大的事情!!话说,我这么光火,为什么不觉得讨厌广大?明明是个大男人,嘴唇还挺柔软的。又来了!!刚才的不算,刚才的不算!!!
英吉:(哦~~哎呀哎呀。)
柳田卫:总之,告白是他自己乐意的,凭什么本大爷非得避开他啊。
渡边广大:啊,小卫!
柳田卫:广、广广大?!你这家伙在这里做什么!
渡边广大:做什么?巡逻中啊。话说,还真是有点好久不见了呢。
柳田卫:(别、别那么开心地笑着啊。)
英吉:(真是青春啊,小鬼。呵。)
柳田卫:干嘛啊!这只臭狗!刚才你嘲笑我了对吧!
渡边广大:小卫,别总是在意英吉嘛,和我交往吧,如果你不讨厌我的话。
柳田卫:但是……我也不喜欢你。英吉,走了!
渡边广大:总之没有讨厌我吧,实在是太可爱了!嗯,为了让小卫开心,我得再努力一把。

手下:梶尾先生,那个警察是之前去过酒吧的人,和陵在一起。
梶尾:什么?
手下:陵那个家伙,不会向警察出卖……
梶尾:瘾君子是不会这么做的吧,不过————


Track 06

陵:可恶,手头的药越来越少了,快点给我啊。
梶尾:你这个月不是连一个客人都没有带进来吗。就因为你是中介的,所以我才没有完全断掉你药物的来源啊。
陵:我明白,有个家伙再推一把估计就成了,那时候就拜托你了,梶尾先生。
梶尾:我很期待哦。
陵:可恶!耍我!(总之,现在先得抓住新的客户。他好像说自己叫广大吧,那个家伙的话,应该再推上一把就成了。)
叶的经纪人:你最近怎么了,注意力完全不在工作上,这样的话,我们很困扰啊,叶。
筱原叶:嗯,对不起。
陵:(说起来,最近那个家伙情绪一直很低落的样子呢。)
叶的经纪人:啊,陵先生。
陵:经纪人,叶这么忙,会积累着很多压力的哦?对吧,叶?明天休息的话,换换心情,出去喝一杯吧?
筱原叶:(咦?这个香甜的味道,是和那个时候一样的味道。)
(陵:和我交往的话,我会让你有段美好回忆的哦。怎么样?)
筱原叶:(那时候他的确是吃过了些药片,难道那就是深美先生所说的毒品?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或许能帮上深美先生。这样的话,他或许又会看着我。为了这个————)
陵:怎么样,叶?
筱原叶:嗯,嗯去,去哪家店?
陵:嗯,嗯Under Maria怎么样?

柳田深美:英吉,还真是好久没有走到南秋坂来散步了呢。我有点伤心,想多走走……(嗯?嗯张脸好像在哪里见过,嫌疑犯名单里的……对了!是井山组的梶尾!我在组织犯罪应对科的资料里看到过他。咦?那不是广大吗?)
梶尾:喂,盯住那个家伙。
柳田深美:(梶尾派人盯梢广大?该不会是什么麻烦的事情吧?稍微再观察一下情形再说。)

陵:不要那么消沉嘛,大家都是这样,一旦变得繁忙就不在状态上。
筱原叶:嗯。对了,陵先生,那个盒子里装的药片是什么?我经常看到你吃呢。
陵:啊,营养剂之类的东西啦。该怎么说呢,放松精神用的。我给你一点吧,消沉的时候很有用哦。
筱原叶:嗯,嗯谢你。啊,但是我不喜欢吃药片,和着啤酒喝下去的话,会失效吗?
陵:不,反而更有效哦。
筱原叶:是吗。
渡边广大:啊,找到了找到了。陵,好久不见。
陵:哦,是广大啊。
渡边广大:诶?!叶?!
陵:怎么,认识吗?
渡边广大:啊、嗯。他是我妈妈那里的表弟嘛。说回来,陵,我果然还是想要那个。
梶尾:看来这里很热闹啊。能让我们也加入吗?嗯,警察先生?

客人:太过分了吧,突然间说关店什么的。他们把客人当做什么啊!
柳田深美:(诶,已经关店了吗?广大还没有出来,梶尾他们也是。难道发生什么了吗?)

手下:难得有机会能够揍条子啊,就让我揍个尽兴吧!嗯?真烦啊。是你的手机吗?拿来,看我不砸烂它。
渡边广大:糟糕,现在几点了?我和深美前辈约好一起去喝一杯的呢,不接电话可是会被怀疑的哦。
手下:那就请你回绝掉吧?你别想做奇怪的事情哦?
渡边广大:你好啊,前辈,对不起啦,明明跟你约好的,但现在有点要事处理。
柳田深美:(约好了?我们有约过吗?)广大,你现在在哪里?
渡边广大:那个啊,我无意中遇到了叶,被他抓住了呢。嗯,嗯,对,就是我表弟叶啊。所以啦,真的很抱歉,明明说过要找你谈谈关于小卫的事情。
柳田深美:(表弟?为什么要说谎?还有关于小卫的事情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和叶都被抓住了吗?!)哦,什么嘛,你要和我商量的是卫的事情啊,该怎么样才能得到手的那个甜蜜的事情吧?
渡边广大:嗯,等下次再商量吧。再见啦。
警察:你好,这里是110报警电话。
柳田深美:那个,在南秋坂有间叫Under Maria的店,山组那帮家伙因为毒品的事情在闹事呢,恩,嗯托你了,再见。接下来,我们去彻底毁了他们吧。
英吉:(虽然一直温柔的主人很厉害,狂野的主人也不错~~~~~让我与你同行吧,我的主人。)
柳田深美:英吉,我们走吧。

梶尾:差不多该到发作的时候了,这里不需要派不上用处的家伙。
陵:请等一下,我完全不知道广大是警察啊!
梶尾:所以才说你派不上用处啊!
筱原叶:(糟了,身体无法动弹。)
手下:哼,药起作用了吗?你现在的样子很不错哦,干脆在处理掉,让我先乐一乐吧?
筱原叶:放开我……
渡边广大:叶!
手下:梶尾先生,把这个家伙也处理掉没关系吧?
梶尾:嗯,随你处置。什么?!是谁!!
柳田深美:秘•密。

三崎:怎么回事,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不是举报说井山组的人在闹事吗?怎么人全部都倒下了?
柳田卫:广大!
渡边广大:小卫。
柳田卫:你怎么会在这里?
渡边广大:啊…这个…嗯…嗯……
柳田卫:为什么,为什么会受这么重的伤?
渡边广大:小卫,别露出这种表情啊,小卫看上去比我还痛呢。
柳田卫:啰嗦,那你就别受伤啊!咦?为什么英吉会在这里?
英吉:唉……主人和那个家伙走掉了……呜呜……


Track 07

筱原叶:深美先生,我不重吗?
柳田深美:没关系哦,你双脚还很无力吧?(叶,居然脸这么红,摇摇晃晃都无法正常走路,难道说被喂了药……)我可以问一下,你为什么会在那里么?
筱原叶:啊……这个,我想大概是毒品。前阵子我在派出所听到深美先生你们在谈论的毒品,感觉陵学长手上拿的也是那样子的,假装自己对违禁药有兴趣让他分我了点,假装用酒把药送了下去,但是我本来酒量就不太好。
柳田深美:你居然做了这么危险的事!如此乱来,如果你有个万一的话……
筱原叶:因为我被深美先生你讨厌了,没办法说上话,即使如此,我还是想帮上深美先生的忙。所以……
柳田深美:咦?被讨厌的不该是我么?向同性的你表白了的我……
筱原叶:我才不可能讨厌深美先生呢,因为我从很早以前就喜欢上你了。呃……啊……
柳田深美:好像因为交流不足,我们双方都有些误会呢。我喜欢你哦,叶。因为现在正值你的关键时刻,为了不成为你的困扰,我想要扼杀掉我的感情的。
筱原叶:但是,你和广大先生在交往吧?
柳田深美:谁说的?
筱原叶:因为之前你和广大先生在派出所里面互相说了喜欢了啊。所以我……
柳田深美:那个是作为朋友的喜欢哦。
筱原叶:咦?啊……哦……
柳田深美:啊,这个……总觉得,不好意思呢。
筱原叶:我最喜欢你了,深美先生。
柳田深美:我也是哦。呵呵,我好想看叶的脸啊。
筱原叶:呃,等回到家以后再说……
柳田深美:叶,你好可爱。
筱原叶:不要这样看着我。好难为情啊……啊啊……
柳田深美:有感觉很难为情么?我倒是挺高兴的呢。因为你能够感觉到我呢。所以再多感受感受我吧。
筱原叶:啊……啊……深美先生……我有点怪……啊……
柳田深美:叶……
筱原叶:啊……
柳田深美:叶……转过身来?
筱原叶:还……还是不行……
柳田深美:真是的,你这么煽动我是想怎样啊。我会更加喜欢你的哦。
筱原叶:我也,可以更加喜欢你么?
柳田深美:……当然可以啊。
筱原叶:啊……啊……深美先生,我已经……
柳田深美:叶,我喜欢你哦。叶……
筱原叶:我也……我也……最喜欢深美先生了。呃啊……
柳田深美:叶……啊……

渡边广大:前辈,听说在我住院期间,井山组的事情已经解决了?
柳田深美:是啊,好像叶提供的物证起到了作用的样子。
渡边广大:但是,那个好像当作是被小卫找到的了吧?
柳田深美:算是吧。因为就当我们两个人当时不在场的。
渡边广大:哎呀,不过真是很久没见到前辈那仿佛魔王降临般的样子呢。
柳田深美:比起这个,你比想象当中要早出院真是太好了呢。
渡边广大:哼……哼哼哼哼哼……那是多亏了小卫他充满爱意的照料啊。
柳田卫:哼,我才没有充满那玩意儿!
渡边广大:呵呵~你是充满着的吧?都在不当班的日子里特地跑来看我了。
柳田卫:我不过就是带这只可恶的狗散步而已。
筱原叶:那个,深美先生。
柳田深美:叶。
筱原叶:那个,这周日有空吗?我第一次走秀,和经纪人说想让恋人深美先生看之后,就帮我准备好了票了。你能收下吗?
柳田深美:我很开心哦。叶。
筱原叶:太好了。
渡边广大:卫,我们也去约会吧。
柳田卫:去,别过来!烦死了!
英吉:(唉……本大爷,那不可预见的春天,在何时又何地啊。英吉伤心一笔。)


Track 08

鸟海浩辅:这里是「犬とおまわりさん」卷末TALK的时间,作为主持的是我扮演筱原叶的鸟海大人。然后呢,这次的收录结束了,请大家一人一句的来说一下关于这次的感想。那么,首先有请平川大人。
平川大辅:好~大家好,我是扮演深美的平川大辅。辛苦了!
众:辛苦了。
平川大辅:那个,该怎么说,是个很喜欢狗的巡警,不管怎么说呢,我被若本大人称作是最爱的主人呢……
鸟海浩辅:因为你是饲主呢。
平川大辅:我感到十分的受宠若惊。另外呢,这两人笨拙的恋情也很不错,还有另外两个人今后会不会继续你来我往下去,两位那华丽丽的恋情也挺不错的嘛。就是这样的感觉。好非常感谢。
鸟海浩辅:谢谢。接下来有请川原大人。
川原庆久:好~我是扮演渡边广大的川原庆久。非常感谢。
鸟海浩辅:谢谢。
川原庆久:那个我所敬爱的平川桑和鸟海桑这一对的纯情模样啊真是……
鸟海浩辅:我都36了啊。
川原庆久:该怎么说,仿佛让我又感受了一次自己所没有经历过的青春的酸甜。听着真的觉得非常有趣。
鸟海浩辅:我觉得是你比较有趣。
川原庆久:饶了我吧。真的。
平川大辅:很有趣。
鸟海浩辅:不知道哪里会爆个笑点。
川原庆久:那个,回过神来感觉有点……有点变态呢。
鸟海浩辅:那才好啊。非常有存在感。
川原庆久:非常感谢。还有呢,因为若本桑演出的是一只狗,那个也请大家一定要当成一只狗来听哦。
鸟海浩辅:就是要觉得“我是狗啊!”这样的。
川原庆久:就是这样,大家请乐在其中哦。
鸟海浩辅:谢谢。接下来有请铃木大人,铃木大人。
铃木达央:好,我是扮演柳田卫的铃木达央,辛苦了。
鸟海浩辅:辛苦了!
平川大辅:辛苦了。
铃木达央:这次明明在场都是前辈我却演绎了一个年长的角色,这样的立场有点稀奇……
鸟海浩辅:我是年纪最小的。
铃木达央:就是啊,我觉得超级不可思议的。而且,还对若本大人大声呼喝骂骂咧咧的。感觉上真不是一个能成事的人……
鸟海浩辅:老是在吵架呢。
铃木达央:就是啊。在相当对等的立场上闹闹别扭,就我个人来说演绎的非常开心。我自己也想要再去听一下成品版呢。
鸟海浩辅:好。
铃木达央:非常感谢。
鸟海浩辅:谢谢。
平川大辅:然后然后~
鸟海浩辅:有请若本大人,若本大人。
若本规夫:今天我出演了英吉的声音。在美国的电影里有部叫八公犬的,《忠犬八公的故事》要上映了,我非常非常期待呢。因为我喜欢狗。在大约五年前呢,我的享年15岁零6个月的狗去世了,是只大型犬,是比利时牧羊犬呢,不是德国牧羊犬,身体很柔软呢,毛很长的牧羊犬呢。就大型犬来说是例外的活了很长时间的呢,虽然如此,那之后总而言之一年时间左右呢,我一直都没法接受,感觉就是不愿接触宠物了呢。终于在最近呢……但是它还是会出现在梦中呢,一年中会出现个几次。这只狗呢,该说是相当自傲呢,我是它的主人,能成为它的主人呢真的挺威风的。说到这只狗呢就想要说说它很有趣的小故事,它一看就不是日本犬呢,我相对来说以前很喜欢听演歌的呢,常常会听呢,我家的狗基本上是蹲在家里的,刚才还在睡觉呢,一放演歌,一旦放演歌的CD的话呢,就会从房间里出去呢。然后,一旦放古典音乐的话呢,它就仿佛露出一副很享受的表情在听呢,我是不知道西洋犬是不是有这样的DNA,但是它就是听不了演歌呢。这就是其中一个小故事。以上。
鸟海浩辅:不愧是若本先生,太棒了。我鸟海呢,是被称作为狗声优呢。
平川大辅:确实呢。
鸟海浩辅:以此驰名呢。
平川大辅:有养狗么?
鸟海浩辅:没有养呢。
平川大辅:没有养呢。
鸟海浩辅:这个稍微有点遗憾呢。
平川大辅:或者说是自己本身感觉像狗呢。
鸟海浩辅:就是啊。要说的话。刚开始接到剧本的时候,不是首先看到图的么?
平川大辅:确实呢。
鸟海浩辅:感觉有点傲娇呢。
平川大辅:啊,确实感觉到呢。
鸟海浩辅:很娇羞呢。
平川大辅:很娇羞呢。
鸟海浩辅:超级娇羞呢。
铃木达央:相当娇羞呢。
平川大辅:啊,真是,小鸟太可爱了。
鸟海浩辅:我很努力哦。
铃木达央:非常非常可爱哦。
鸟海浩辅:因为是19岁嘛~大家呢同心协力,制作出了一部非常欢乐的作品,大家请一定要乐在其中的……我想应该已经听过了吧?这都是卷末TALK了。
众:确实呢。应该是听过了呢。
铃木达央:怎么说这都是最后了呢。
平川大辅:大家如果今后再多多支持的话,也许会有续篇也说不定。
鸟海浩辅:确实呢。
平川大辅:续篇什么的。
鸟海浩辅:还有第二对呢。
平川大辅:还有呢。
铃木达央:虽然那两人挺麻烦的呢。
鸟海浩辅:然后我们俩就偶尔出场出场昵。
平川大辅:已经感觉相亲相爱了呢。确实呢。
鸟海浩辅:就是这样呢,感谢大家听到最后。
众:谢谢。
鸟海浩辅:就是呢,如果还有机会再相逢的话,到时再见吧~
众:再见~

特典Free Talk

平川大辅:这里是「犬とおまわりさん」特典FREETALK CD。我是担任主持的扮演柳田深美的平川大辅。那么那么,事不宜迟,让我们一一请出这次的出演者,从而非常热闹的进行下去。首先是这位,与我演出对手戏的这位……
鸟海浩辅:大家好,我是扮演筱原叶的鸟海浩辅。
平川大辅:哎呀哎呀,香……香水?阵阵飘香哦。
鸟海浩辅:因为那个,演的一身汗呢。
平川大辅:确实呢。
鸟海浩辅:非常开心的……
平川大辅:演绎下来了。
鸟海浩辅:虽然当中也挺够呛的,但是借用阿部监督的话来说呢,“大家都是很棒的人。”我就安心了。
平川大辅:哇~很让人奋进呢,从一开始就很和谐呢。
鸟海浩辅:是一次非常棒的收录呢。
平川大辅:然后然后是出演我的弟弟这个角色的这位。
铃木达央:好,我是扮演柳田卫的铃木达央。
平川大辅:好,辛苦了~
铃木达央:哎呀,辛苦了。这次出演了一个最喜欢哥哥的角色呢。
平川大辅:是的呢,都大声呼喊了呢。
铃木达央:喊了呢。然后和英吉的对手戏也好玩的不得了。
平川大辅:确实呢。
铃木达央:那个真的真的很有趣。最喜欢哥哥了,我也最喜欢平川桑了。
平川大辅:谢谢。
铃木达央:就是那样演绎下来的。然后和我演对手戏的对方,该怎么说,随着故事的发展,好像打破了一个又一个障碍。
川原庆久:角色越来越黑了。
铃木达央:就是啊。到了最后啊,有点,也许有可能也出于自己的真心,就变成那样对待了。就那样热情地演绎了。谢谢。
平川大辅:好,接下来有请出演那位问题多多的对象的这位……
川原庆久:问题多多的……那个我是扮演问题多多的对象的……不,不是的……我是扮演渡边广大的……不行,我刚才情绪太过高涨了不行了,我是扮演他的对象渡边广大的川原庆久。
平川大辅:辛苦了。
川原庆久:辛苦了。
平川大辅:那个呢,与其说是问题多多呢,应该说表现出了非常棒的……
川原庆久:谢谢。
平川大辅:坏掉了的样子。
铃木达央:不过这可是巡警呢。
平川大辅:是啊,真的呢。
鸟海浩辅:真的呢。
川原庆久:中途开始对卫君的爱就难以抑制了。真是的呢,太过喜欢的话人类不知会变成怎样呢。
平川大辅:非常棒的声音呢。总觉得在隔离外听起来呢,明白到广大没能堕落成变态,全有赖于川原桑那美妙的声音。
川原庆久:说起变态就觉得内心某处阵阵刺痛。
平川大辅:不是变态,不是变态。
川原庆久:不是的呢。
平川大辅:出于爱啦。
川原庆久:是出于爱。
平川大辅:非常棒。
川原庆久:得救了。非常感谢。
鸟海浩辅:不好意思,我有一个疑问。
平川大辅:是什么?
鸟海浩辅:开头的地方去便利店买便当的时候,不是要换了衣服再去么?警察是要这样的么?不能穿制服去……
川原庆久:那个啊,那个警察呢不能让市民们觉得他是在偷懒。
鸟海浩辅:买零食或者果汁什么的……
平川大辅:啊~~~~
铃木达央:是这样啊。
川原庆久:如果去买个香烟或者什么的话,好像有人会觉得“那家伙怎么回事啊,在执勤中居然买烟!”
平川大辅: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川原庆久:所以去便利店的时候会换成私服。
鸟海浩辅:帽子也拿掉。
川原庆久:帽子也拿掉。
鸟海浩辅:下装还保持原样?
川原庆久:对对对。让人感觉很清爽的就是附近的大哥哥那样的感觉比较好。
鸟海浩辅:学到了一样。
铃木达央:啊~你什么都懂呢。
平川大辅:好厉害。
川原庆久:我尽知道一些没用的东西。
铃木达央:好厉害。
平川大辅:不愧是呢。
鸟海浩辅:可以认为你是无所不知的吧?
铃木达央:无论问什么你都知道吧?
鸟海浩辅:无论问什么都可以吧?
平川大辅:问什么呢?
川原庆久:对不起,要适度适度。
铃木达央:要成为警察需要具备怎样的素质呢?
川原庆久:说到素质的话呢,果然是拥有小时候救助过小狗这样的回忆,并且不断的累积,可以温暖人心的这样的人。
平川大辅:接的好。
铃木达央:不愧是。
鸟海浩辅:原来如此呢。
平川大辅:不愧是呢。
川原庆久:这是基础呢。
铃木达央:换句话说这也是「犬とおまわりさん」呢。
川原庆久:这段没问题吧?
鸟海浩辅:这段的话……
铃木达央:算是一段落吧。在刚刚好的地方。
平川大辅:安全安全。
鸟海浩辅:反正这不是卖的。说起来这是特典呢。
平川大辅:是特典呢。是附赠的呢。
铃木达央:附赠的呢。
鸟海浩辅:不是卖的所以没关系。
平川大辅:没关系的。
铃木达央:服务周到呢。
平川大辅:就是由这四个人来为您送出FREETALK。不管怎样,已经说过感想了。介绍的各位已经说过了呢。那个是有话题的哦,也希望大家能够围绕那个稍微谈论一下。
众:好。
平川大辅:好。那个我所出演的深美将人比作狗来分门别类的。比如约克夏犬啊……
铃木达央:或者是秋田犬的……
平川大辅:秋田犬的……
鸟海浩辅:梶尾桑。
平川大辅:是的,梶尾桑。
鸟海浩辅:是因为梶尾桑长得难看么?
平川大辅:是吧。我觉得大概更多是因为发型的关系吧。
鸟海浩辅:约克夏犬相当可爱呢。
平川大辅:是呢,如果把头发剪了会是什么样子呢?
鸟海浩辅:无论怎样呢,虽然我没有直接叫过,在看台本的时候不知为何总是把梶尾读成栃尾。那个很好吃呢~
平川大辅:啊,我明白我明白。栃尾炸豆腐呢。这么说来的话大家不都是这样的么。叶君的名字不知为何总会读成KANOU,全部都注上音了。
鸟海浩辅:是的呢,深美桑我也都注上音了。
平川大辅:深美桑也会读成FUKAMI的呢。
鸟海浩辅:会的呢。不好意思扯远了。
平川大辅:但是会这样子的呢。要用狗或者其他动物来形容自己或者共演者中的某位的话,你觉得是什么呢?如果可以的话也请一并说出理由。
鸟海浩辅:啊~~动物啊。顺便一提以前很令人怀念的动物占卜我占卜出来是老虎呢。
平川大辅:啊~~有的呢!
铃木达央:曾经有的呢。
平川大辅:我的是什么呢?
铃木达央:我不记得了呢。是猴子还是什么吧。
平川大辅:感觉是中途动物占卜的动物突然多了起来呢。
鸟海浩辅:是的呢。
川原庆久:而且很明显的不是现实当中的动物多起来了呢。
平川大辅:多了呢多了呢。
鸟海浩辅:奇美拉那样的呢。
川原庆久:对对对对。怪兽那样的呢。
平川大辅:就像是“就算说像这个也难以想象”那样的感觉。
铃木达央:像是独角兽那样的呢……
鸟海浩辅:不懂啦。
平川大辅:是的是的,有的有的。有什么呢?比较明显的,或者是灵感也行。
铃木达央:我一直被说成像狗。
平川大辅:啊~~那个是因为外表?
铃木达央:不知道。
鸟海浩辅:大概是一副被抛弃了的小狗的感觉。
平川大辅:睁着双眼的。
铃木达央:请把我捡回去吧那样的感觉,请看我一眼那样的。
平川大辅:浑身颤抖的。
铃木达央:那个,挺符合的。
鸟海浩辅:我觉得有这感觉。
铃木达央:有这感觉的。
平川大辅:好,那么达央就是狗了。
铃木达央:是狗呢。
平川大辅:好,那么川原呢?
川原庆久:我的话被形容为动物真的是少之又少。
鸟海浩辅:那么被比作为什么呢?
平川大辅:是什么呢?
川原庆久:那个从性格上来说比较多呢。
铃木达央:又开始说无机质的东西了呢。比如说川原君看上去很像椅子那样的呢。
川原庆久:啊,从方向来说是那个方向的呢。
鸟海浩辅:方形木材什么的呢。
铃木达央:哈哈哈哈,方材。
平川大辅:方材……
川原庆久:对鸟海桑来说我是方材么?
鸟海浩辅:只是举个例子呢。
川原庆久:举个例子啊。
铃木达央:但是感觉还有点吻合的呢。
鸟海浩辅:出乎意料的挺吻合的呢。
川原庆久:达央你那么说的话我会说些不该说的话了。
平川大辅:啊,好好,克制住克制住。那么就是方材了。
川原庆久:就那样了啊?
鸟海浩辅:好上啊~方材!
铃木达央:哟!
鸟海浩辅:跟上来哦,方材!
川原庆久:很好,我要努力成为顶梁柱!
平川大辅:无论说到什么都能接下去。真的是……
铃木达央:好厉害啊,全部都能接的下去。
平川大辅:真是个很棒的人。
鸟海浩辅:如果是在警界里面人事调动的话,肯定是哪里的好材料呢。
川原庆久:哇,真是悲伤呢。
鸟海浩辅:上啊,方材!
川原庆久:我明白了。我会好好干的。
鸟海浩辅:BOSS。
平川大辅:但是如果成为了刑警的话,两个人就是搭档了呢。
铃木达央:确实呢。
川原庆久:确实呢。
鸟海浩辅:狗和方材。
川原庆久:等一下等一下。
鸟海浩辅:被丢弃了的狗和方材。
铃木达央:小狗和方材。
鸟海浩辅:野狗和方材。
川原庆久:和弃狗扯在一起不是很可怜么。
鸟海浩辅:但是这不是一个组合么。
平川大辅:啊,是组合呢。
川原庆久:如果是别称的话还成。
鸟海浩辅:紧紧相依,无法逃脱了。
川原庆久:那个方材的话题就这么过去吧。
铃木达央:平川桑的话是什么呢?
平川大辅:我的话呢,也许是脸型的问题,从以前开始就被人称为铅笔。
鸟海浩辅:铅笔,又是无机质的。
铃木达央:又来了又是无机质的了。
川原庆久:这么说来和我挺兄弟的感觉呢。
鸟海浩辅:归根究底的话,是同根生的呢。
平川大辅:那个,光光是脸的话是被称为铅笔。纵观整个身体的话就有了个“箭头”的外号。
鸟海浩辅:箭头?
铃木达央:好厉害。
平川大辅:如果站着的话就是朝上的箭头了。
铃木达央:完全就是个记号了。
平川大辅:别说人了,我连动物都称不上。
铃木达央:啊,无机质啊。如果是用无机质来形容的话,我有被说过像蜡烛。
鸟海浩辅:蜡烛?
平川大辅:不明白啦,那个。
铃木达央:因为我很白。
平川大辅:啊,因为肤色很白。
铃木达央:因为肤色很白。特别是在游泳,要进游泳池的课。就会被这么说呢。
鸟海浩辅:是蜡烛呢。
铃木达央:叫蜡烛呢,然后不是还会要戴泳帽的么?
平川大辅:会戴的。
鸟海浩辅:要是戴了个红色的帽子的话呢。
铃木达央:戴了那个的时候真的像是“啊,点着火了呢。”戴红白帽的时候是最够呛的了。
平川大辅:啊~~~
铃木达央:完全就没有好的回忆。
平川大辅:为什么要戴那个呢。
鸟海浩辅:我觉得自由选择戴比较好呢。蜡烛,方材……
平川大辅:就是这样呢,狗,方材,铅笔,蜡烛都出现了。
铃木达央:还有箭头。
平川大辅:这之中呢……
鸟海浩辅:我基本上没有被形容为什么动物呢。没有被形容成是什么呢。
平川大辅:原来如此。
鸟海浩辅:但是最近常常被人说像母亲一般。
平川大辅:啊~~但是这个非常能令人理解。
铃木达央:非常理解。
鸟海浩辅:这样呢,声优界的母亲一般。
铃木达央:这个包容力真是无以伦比啊。
平川大辅:啊,不是老妈,而是母亲啊~
铃木达央:是母亲啊,因为很温柔。
川原庆久:是指如昭和的母亲一般呢。
平川大辅:一直都笑脸盈盈的呢。
鸟海浩辅:呵呵呵,这样的呢。
平川大辅:有种被包容了的感觉。
铃木达央:嗯,虽然写着是包(TUTUMU)其实该念包(PAO)呢
鸟海浩辅:中国式的发音呢。
平川大辅:中国式的发音呢。
鸟海浩辅:生了么生了么?
铃木达央:用温暖的眼神注视着大家。
鸟海浩辅:我就是“包”呢。
平川大辅:总之呢,生物的话就是母亲和狗,无机质的就是方材和铅笔蜡烛了呢。
鸟海浩辅:行了呢。
平川大辅:行了呢。只要努力就行了。
铃木达央:这样可以么?
平川大辅:这样不就行了么?
鸟海浩辅:确实呢。
铃木达央:涉及的范围相当广哦。相反来说呢。
平川大辅:这个业界也正是因为聚集了各种各样的人才很有趣呢。
鸟海浩辅:就是呢。
平川大辅:就是这么回事呢。
铃木达央:一切都源于个性。
平川大辅:就是这样,然后接下去一个话题,深美和卫是关系非常好的一对兄弟,如果说,你的兄弟姐妹们,姐姐妹妹哥哥弟弟有很多呢,有和兄弟姐妹的回忆的话,或者说没有兄弟姐妹是独生子的话,想要怎样的兄弟姐妹呢?是想要哥哥呢还是想要妹妹呢?如果有这样的兄弟姐妹在的话,想要做些什么呢?请谈一下。
鸟海浩辅:原来如此。弃狗你呢?
铃木达央:啊,我……
平川大辅:等一下,不是说是狗么?
鸟海浩辅:是被抛弃了的……
铃木达央:是的,是被抛弃了的小狗。
平川大辅:“唔唔~~”的感觉么?
铃木达央:完全就是在撒娇呢。泪眼盈盈的。
平川大辅:啊~那么。
铃木达央:那样的弃狗呢,那个小时候呢,这个也许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我一直都很想要个姐姐。然后在小学三年级左右的时候呢,对着妈妈说“无论如何都想要个姐姐,给我生一个吧。”
鸟海浩辅:姐姐?姐姐?
铃木达央:有说过呢。是说生个姐姐哦。不是妹妹哦。那个时候还不是很懂呢。
平川大辅:确实呢。
铃木达央:说了“给我生一个姐姐”后,就被温柔得说明“生不出来的哦。”
鸟海浩辅:你想要个姐姐呢?
铃木达央:我想要个姐姐呢。
平川大辅:有个姐姐的话你想要跟姐姐做什么呢?
铃木达央:该怎么说呢,我想要被温柔对待呢。啊,我果然是弃狗啊。
川原庆久:你是对爱饥渴啊。
铃木达央:完全就不会变呢,结果还是那个样子。虽然中途有想要个妹妹过……
鸟海浩辅:就是说你想要个姐妹。
铃木达央:总觉得同性别的兄弟的话周围很多呢。
鸟海浩辅:达央你是独生子吧?
铃木达央:是的。
鸟海浩辅:这样啊这样啊。
铃木达央:我是独生子,真的感觉很寂寞呢,真的很想要一个姐妹呢,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和妈妈就好像兄弟的感觉呢。
平川大辅:啊,原来如此。
鸟海浩辅:这不是很好嘛。
平川大辅:不是很好嘛。如同朋友一般的母子呢。
铃木达央:仿佛兄弟一般的相处。
鸟海浩辅: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呢。
平川大辅:确实呢。
鸟海浩辅:太好了呢,能找到家。
铃木达央:是的,不会再有什么冰冷的回忆了。
平川大辅:你不寂寞哦。
铃木达央:好温暖。为什么会充满实感。
鸟海浩辅:就这么作为结尾也挺好的。
平川大辅:把这个留到最后就好了。
铃木达央:不不不,从现在开始会情绪高涨的哦,比较热衷于这个的是川原桑哦。
平川大辅:原来如此。
鸟海浩辅:那么方材就留待最后吧。
铃木达央:方材就放到最后吧。
川原庆久:就算吧方材放到最后也不会出来什么好笑的话题的哦。令人遗憾的是,我的闲聊毫无乐趣。
平川大辅:别人是这么觉得的呢,别人觉得相当的有趣呢。
川原庆久:令人遗憾的是一接触到这个话题我就已经脱离群众了。
平川大辅:为什么?
川原庆久:说到底我本来就没有兄弟姐妹的。然后我也没有想要过哥哥什么的,是在溺爱之中舒舒服服长大的独生子。
鸟海浩辅:啊,好幸福。
川原庆久:真的是很幸福,就是在小学升初中的时候,出乎意外的是男生和男生之间的交往会变多不是么?
铃木达央:确实呢。
川原庆久:感情深厚的那种感觉。
平川大辅:确实呢。
川原庆久:那个时候呢,同是初一的初一的同学,受到了很多来自哥哥的不良的入门教育。
鸟海浩辅:是不是还收到了BONTAN(注:裤腿很宽的不良少年穿的改装校裤)什么的?
铃木达央:总觉得有种传承的感觉呢。
平川大辅:传承的感觉呢。
铃木达央:确实呢。
川原庆久:这里稍微稍微这么来一下就会做出这么厉害的事哦这样想着。
鸟海浩辅:跟着哥哥我小学的时候就可以破处了哦这样的。就时代来说我们的话呢……
川原庆久:一直都,该怎么说,笑呵呵的看着杂志的男孩突然就开始做些有所争议的事情了。“腾——腾——”得气势汹汹的呢。
鸟海浩辅:是的呢,这样的人会很一本正经的说“好!”
川原庆久:那样子过后呢,会微妙得感觉到和自己的差距,经过一段时间后,就感觉到我需要的是一个哥哥啊,忽而一下子相通了。
鸟海浩辅:原来如此。
川原庆久:我在想如果我有个哥哥的话是不是可以在更早些时候接受到色情教育呢。
鸟海浩辅:没那回事吧。
川原庆久:没那回事啊。该怎么说,这就是没有兄弟姐妹的人所坚信的?
鸟海浩辅:嗯,原来如此呢。
平川大辅:你说的话相当有趣哦。
川原庆久:谢谢。
平川大辅:好,我平川呢,实际上家里有兄弟姐妹两人,我有一个姐姐的。
铃木达央:啊,真好呢。
川原庆久:好让人羡慕啊。
平川大辅:话虽如此吧?但是并不是什么好事哦。
铃木达央:但是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吧?
鸟海浩辅:差几岁?
平川大辅:差两岁。差两岁的话要说的话又是一个微妙的年龄差。
鸟海浩辅:直到初中为止都在一个学校呢。
平川大辅:是的,学校的话……
铃木达央:原来如此。
平川大辅:如果是在最高年级的话,我都是刚刚进入学校。比如初中的时候老姐是三年级的话我就是一年级。然后我姐姐在小学六年级快要毕业的时候我就是三年级左右的,要尊敬师长的感觉,是那样的呢。然后在学校里面偶尔遇见就会觉得有点厌烦的啊,那个时候双方也许都处在青春期,总觉得好尴尬好尴尬。感觉好像是“你扮作是陌生人”那样的感觉。“为什么你要走在这里啊!”那样的。
川原庆久:出乎意料得有点不讲道理呢。
平川大辅:我自己也会觉得“我要走在哪里是我的自由吧!”
铃木达央:反抗期啊。
平川大辅:是反抗期呢。
鸟海浩辅:要是你姐姐带男朋友回来的话该怎么办?
平川大辅:啊~~那个我姐已经很平常的嫁人了。总觉得那个呢,就是说不是有要去应酬的场合的么?那种时候很奇怪的我就被叫去做调解人了。而且还是正月左右呢,我当时在东京,我姐和父亲两个人先后打了两个电话过来。我说是打工很忙真的回不来,然后说着“那就没办法了。唉~~~”这样很平常的挂掉过后,然后就在几秒钟过后父亲就来电话了,“你在说什么啊你,给我回来!不要丢下爸爸一个人哦。”“不是还有妈妈在么……不不不不……”就是这样子的。情绪稍微有点高涨了呢。不过在长大过后呢一般来说就相处很好了呢。相反来说我想要一个哥哥呢,比起姐姐的话。如果是姐姐的话我想要一个年纪相差很多的姐姐呢。
川原庆久:嗯嗯嗯。总觉得年纪相差大的话就会来照顾自己呢。
平川大辅:就是那样的。
鸟海浩辅:感觉就像是父母一样了呢。
平川大辅:因为印象当中比起母亲还要好脾气呢。就是那样的感觉呢。小鸟呢?
鸟海浩辅:我有两个弟弟。
川原庆久:你是长男呢?
鸟海浩辅:是的。我们之间分别相差三岁,小学的时候,第二个弟弟还和我同校了三年,基本上初中和高中都是上三年的,就根本没得交集了。我家,任何人。妈妈不停地做便当做得太可怜了。
铃木达央:是的,啊~你母亲太伟大了。
平川大辅:刚好是隔了便当世代呢。
鸟海浩辅:是的是的,初中和高中都是带便当的,我觉得挺够呛的呢。
铃木达央:很够呛呢。
平川大辅:又是很能吃的时候。
鸟海浩辅:对对对,然后我弟弟又直到高中都在打棒球。
铃木达央:感觉好像能很轻松得作出简单美味的便当呢,短时间呢。
鸟海浩辅:以量取胜那样的感觉。茶色的!
平川大辅:这样如何?
铃木达央:好厉害啊。
平川大辅:你妈妈好辛苦啊。
鸟海浩辅:很辛苦哦。但是兄弟间感情很好呢。都没有吵过架呢。小时候相差三岁是很有力量上的差别的呢。
铃木达央:确实呢。
鸟海浩辅:那样也过去了呢。现在一般来说除了正月也见不到了,见面的话就混在一起在老家和老爸一起喝喝酒,然后也会给侄女压岁钱呢。
平川大辅:原来如此。
鸟海浩辅:还有在我弟弟的结婚典礼上呢,弟弟的朋友都是从初中,小学的时候开始一直交往到了现在,弟弟的结婚典礼后的第二摊是他朋友组织的呢,他从以前就认识我了,然后我弟弟的第二摊新娘新郎的入场曲不知为何是我的角色歌曲。
平川大辅:超郁闷的。
鸟海浩辅:他朋友跑过来跟我说“哥哥,不错哦!”我回他说“我不知道啦!”其他人都不知道那是什么歌。还有这么回事呢。
铃木达央:超级大惊喜呢。
平川大辅:这个实在太不好意思了。
鸟海浩辅:会这么觉得的吧?“这是什么啊!”这样的。
铃木达央:原来如此。
鸟海浩辅:但是直到现在关系都很好呢。
平川大辅:那个该怎么说,三兄弟的话,因为学校都不在一起,那么都会穿哥哥的旧衣服的么?
鸟海浩辅:但是啊,因为身体的尺寸都不一样的。
平川大辅:啊,这样啊这样啊,原来如此呢。
鸟海浩辅:我想大家都不太一样的吧。
平川大辅:那个不是感觉会穿旧衣服的么?
铃木达央:总觉得……
鸟海浩辅:不过这里没有一个人会有类似的经验呢。
众:没有呢。
鸟海浩辅:因为我是长男呢。
平川大辅:可能会有一点点小小的憧憬呢。
鸟海浩辅:确实呢。
平川大辅:也许会被告知实际并非如此的。好,到此为止,关于兄弟姐妹的话题以及将你自己比作为什么的话题已经热烈讨论结束了。然后这是不能忘记的,这可是「犬とおまわりさん」的FREETALK CD哦。
铃木达央:就是啊。
平川大辅:然后在临近分别之时,大家向收听的各位说一句感言吧。那么从达央开始。
铃木达央:我是弃狗。这次我的角色相当的喜欢哥哥呢。我插在各位之中,并且还是个相当年长的角色。
平川大辅:我是年纪最大的。
铃木达央:我非常紧张的演绎下来了。感觉非常新鲜呢,总觉得我演出的角色比鸟海桑还要年长呢。
鸟海浩辅:是的呢。
铃木达央:那个非常……
鸟海浩辅:实际年龄差了十岁呢。
铃木达央:是的呢是的呢。感觉好新鲜呢,就因为从事这种声音的工作……
鸟海浩辅:确实呢。
铃木达央:很充满乐趣呢。
鸟海浩辅:如果是要露脸的话就没有这种可能了呢。
铃木达央:做不到了呢。
平川大辅:就不可能了呢。
铃木达央:稍微感觉到了正因为我们这样的工作才能如此的仿佛真髓一般的感想。
鸟海浩辅:原来如此。
铃木达央:我非常开心了演绎了那个。非常感谢。
鸟海浩辅:我是母亲。汪!
平川大辅:好,那么最后还是让川原桑来结尾吧。
川原庆久:等等等等,请等一下……
鸟海浩辅:方材……
平川大辅:好大家好,我是扮演柳田深美的平川大辅,我扮演的是最喜欢狗狗的巡警,感觉上是两个笨拙的人的笨拙的恋爱,深美他说到底本来就是只喜欢狗的吧,那个是他第一次喜欢上了人,那之中就表现出了他的笨拙,这样也不错呢,我就是这么想着演绎下来的。大家感觉如何呢?
鸟海浩辅: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平川大辅:好,汪。那个今后如果继续支持的话呢,也许会以其他什么方式继续发展下去呢。请大家继续支持。
鸟海浩辅:拜托了。
平川大辅:谢谢,然后……
川原庆久:呃……我是方材。
铃木达央:哈哈,相当帅呢。
川原庆久:真的饶了我吧。真的听了各位非常棒的恋情,川原我忽而砰然心动了。该怎么说呢,恋爱真是不错呢。
平川大辅:是怎样的恋情?是相亲相爱还是浓烈的恋情?
川原庆久:是浓烈的恋情。
鸟海浩辅:浓厚的么?是浓厚的。
川原庆久:爱不是比喜欢更进一步么?
平川大辅:原来如此啊。
铃木达央:是深深的啊。
川原庆久:深爱比较好。
平川大辅:全部都接上了。
鸟海浩辅:所以才会岔开题的……
鸟海浩辅:对不起对不起。不说话了。
川原庆久:我乱说的乱说的。鸟海桑。
铃木达央:我们会安安静静的。
川原庆久:不要啦,这样真是平添紧张情绪啊。那个虽然有想过恋情是多么好的一回事情这个话题可以拓展到个什么程度,但是快要到结束的时间了。该怎么说,听过CD过后感觉啊不错的各位呢请各位反复听,鸟海桑和平川桑美丽的相遇之后的非常清纯的那段,如果能反复听反复听就好了。那个大概是已经上了年纪的我们可望而不可即的柏拉图似的恋爱了。就此失礼了。
平川大辅:好厉害啊。不管哪里都能接的上呢。真的是太强了。
川原庆久:对不起,真不好意思。
平川大辅:好,就是这样,非常开心的进行了FREETALK,到此想与大家道别。好~非常感谢各位。
川原庆久:谢谢!
平川大辅:辛苦了!再见~
铃木达央:拜尼~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6 | 2018/07 | 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