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一初恋 ~吉野千秋の場合~

世界一初恋 ~吉野千秋の場合~

世界一初恋~吉野千秋的场合mini ドラマ

キャスト:
吉野千秋:立花慎之介
羽鳥芳雪:中村悠一

翻译:kirina
校对:火焰鸢尾

Track 01

吉野千秋:呼唔……
羽鳥芳雪:(校稿工作结束后的晨归,我对这家伙的这点真的是非常生气!)
[闹钟响]
吉野千秋:啊!嗯……咦……?阿鸟~我说你啊看不懂这便签纸上写的什么么?我不是写着在我醒过来之前别吵醒我嘛!
羽鳥芳雪:在看不看得懂之前,不要随随便便睡在别人家的床上啊。
吉野千秋:嗯……啊?
羽鳥芳雪:(不知为何吉野从以前开始就喜欢睡在我的床上。)
吉野千秋:因为啊,截稿日终于过了,我真的很想睡。我真要睡的话如果不是这张床就睡不着啦。
羽鳥芳雪:那算是什么?好了啦赶快给我起来。我去泡咖啡,你要喝么?
吉野千秋:啊~嗯。你才是到了早上才回来,真是过着悠闲的生活呢。
羽鳥芳雪:(悠闲?)不知道是哪位一直拖着稿子,害的我要一个劲儿地到处向各位相关者低头道歉,你居然说已经72小时不眠不休的我悠闲?
吉野千秋:啊……不……那是……
羽鳥芳雪:别逃!
吉野千秋:啊啊……对不起……
羽鳥芳雪:你想睡的话回自己家睡。前阵子不是刚买了一个KING SIZE的床么?
吉野千秋:不,虽然那个也很不错啦,总觉得哪儿有点不一样呢。啊……是哪里不一样呢?是弹性么?幅度是否合适我呢?
羽鳥芳雪:(吉野的这种行为并非意有所指,喜欢睡在我的床上,所以就来睡而已。)
吉野千秋:算了,虽然不是很清楚,总之啊只要在鸟的床上睡,就能睡很香。
羽鳥芳雪:(所以才麻烦。)
吉野千秋:啊,对了。借我浴室一用,实际上我已经五天没洗澡了。
羽鳥芳雪:我说你,一般来说会这样钻进人家被窝么?
吉野千秋:还有,不好意思,什么都行借我件衣服穿吧。
羽鳥芳雪:唉,好好。对了,香皂用完了,我去拿新的出来。
吉野千秋:嗯,知道了。
羽鳥芳雪:(吉野,你,完全不明白吧。)
吉野千秋:哇!肚脐上还沾着网点的纸屑……
羽鳥芳雪:我不是一直说不要在这里脱衣服么?
吉野千秋:是是~
羽鳥芳雪:(无意识是一种罪过。)
吉野千秋:哇~~~洗完澡过后喝一杯真是超好喝~
羽鳥芳雪:这一堆罐装啤酒是什么?
吉野千秋:啊~那是手信~不过话说回来啊,这套衫是怎么回事啊,也太宽大了吧?你什么时候长这么高大了啊?
羽鳥芳雪:是你矮小吧?
吉野千秋:我这是标准身材!下摆居然长了这是最气人的呢。明明不久之前还是我比较高呢。
羽鳥芳雪:有那种时候么?
吉野千秋:有过的~
羽鳥芳雪:什么时候啊?
吉野千秋:咦?呃……那个……到小学二年级为止?
羽鳥芳雪:这么久远之前的事情早忘了。对了,难得你在这里,给我去工作!
吉野千秋:咦!!?
羽鳥芳雪:下回附录的确认,以及漫画彩稿的核对。另外关于情节……
吉野千秋:什么啊!就今天让我从工作中解放解放有什么关系!
羽鳥芳雪:你想要解放的话就给我去工作。本来就已经拖稿了。
吉野千秋:我不要~
羽鳥芳雪:去干活!
吉野千秋:嗯……呐,鸟。
羽鳥芳雪:别废话赶快……
吉野千秋:我们两个的话题只有工作了呢。
羽鳥芳雪:你不满么?
吉野千秋:并没有。只是,察觉到的时候不知何时已经变成那样了。
羽鳥芳雪:你的生活基本上100%都充斥着工作,这也没办法吧。
吉野千秋:嗯,不,话虽如此。就是有种‘怎么了呢’的感觉。
羽鳥芳雪:给!
吉野千秋:嗯?那个是什么?票?啊!这是!不是我想要去的那个嘛!《THE★汉》的世界巡展。
羽鳥芳雪:这个工作结束过后,就让你去。
吉野千秋:我干活我干活~哎~真亏你能弄到手呢~这个完全是预约制的呢。
羽鳥芳雪:偶尔公司去不了的人将票让给我了。
吉野千秋:是这样啊?阿鸟你还真一如既往的了解我呢~我真的好开心~谢谢!
羽鳥芳雪:(一直想在他身边,想待在吉野的身边。才选择了编辑这个职业,并没有出于什么不纯的动机。将原本是其它出版社作者的吉野拉拢过来,如愿以偿的成为了他的担当编辑。明明觉得距离拉近了……)
(吉野千秋:我们两个的话题只有工作了呢。)
羽鳥芳雪:(身体只交合了两次,在吉野的意识当中我只是他28年来的青梅竹马,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改变的。我明白这并不是那么单纯,所以我也只有等待。因为我不想被你讨厌。不知何时,我们就相距如此遥远了,明明近在咫尺。)
吉野千秋:啊~这彩稿就这样可以了吧?
羽鳥芳雪:别那么敷衍了事。皮肤用这个颜色可以么?应该更加接近原作比较好吧?
吉野千秋:是么?我觉得怎样都无所谓啊?
羽鳥芳雪:我说你,这可是你自己的书啊!
吉野千秋:咦~但是啊~
羽鳥芳雪:我知道了。总之我这里就标上红字交回去,如果有什么的话等再校的时候再核对吧。
吉野千秋:啊~嗯,帮大忙了~呐,我今天可以住下来么?
羽鳥芳雪:咦?为什么?
吉野千秋:还问为什么,展览会不是一起去么?所以比起等来等去的,一起出门不是更好?
羽鳥芳雪:你又要睡我床上么?
吉野千秋:嗯~就委屈阿鸟你睡地上吧~
羽鳥芳雪:……我说你啊!
吉野千秋:我再去拿灌啤酒~啊对了,我是不是真该去买一个靠枕啊~
羽鳥芳雪:咦?
吉野千秋:明天可以顺便去店里看看么?
羽鳥芳雪:(就是这样!)你去买枕头是想怎样?
吉野千秋:啊~这样的话,那我就可以毫无顾虑地睡在这里啊。
羽鳥芳雪:(让人不爽。)
吉野千秋:下次我要来的时候会先发邮件给你的。
羽鳥芳雪:(你绝对不明白吧!)吉野!
吉野千秋:什么?
羽鳥芳雪:总之我先问你一句,你不至于忘了我向你告白过这件事吧?
吉野千秋:哎?不,那个……我当然还记得。
羽鳥芳雪:那请你想象一下,自己喜欢的人,虽说是无意识的,好几次好几次好几次多得都快数不清了,有时候仅仅穿着一条内裤窝在自己床上爆睡的时候,我该作何感想?
吉野千秋:咦?那是什么?
羽鳥芳雪:[叹气]
吉野千秋:你为什么要瞪我啊?那……那个……确实呢。那个……啊……嗯?等等一下……你居然在想那种事啊!咦!你这只色狼!
羽鳥芳雪:唉……

羽鳥芳雪:嗯,是的,我明白了。那么就约在星期一。是我半夜叨扰不好意思。失礼了。嗯?你坐在床上是想干嘛?不是睡我的床比较香么?
吉野千秋:啊啊……嗯。是工作?
羽鳥芳雪:嗯。赶快睡觉,明天不是要早出门么?
吉野千秋:那个……
羽鳥芳雪:放心吧,我在沙发上睡。床就你一个人享用吧。晚安。
吉野千秋:阿……阿鸟,对不起。
羽鳥芳雪:什么?
吉野千秋:那个,我的一无所知……应该说……我虽然并没有那么不谙世故,但是因为对象是阿鸟,所以该怎么说,与其说我疏忽了,不如说我没有想到你在想那些。就是这样。可以的话,你睡我边上吧。
羽鳥芳雪:我说啊。
吉野千秋:什么?
羽鳥芳雪:说到底那个本来就是我的床。
吉野千秋:嗯?

羽鳥芳雪:(狭窄的床上窝着两个大男人。背靠着背。吉野的背很明显的是在紧张。)闹钟设好了么?
吉野千秋:啊,还没有。是在哪里?
羽鳥芳雪:不是在你旁边么?
吉野千秋:咦?哪里?没有啦。
羽鳥芳雪:在的啦。
吉野千秋:都说没有啦。
羽鳥芳雪:看啊,不是在这里么?
吉野千秋:等一下,好重!别压上来。啊!
羽鳥芳雪:啊!
吉野千秋:不设好闹钟的话…
羽鳥芳雪:吉野……
吉野千秋:你在摸哪里?
羽鳥芳雪:(从交叠的身体,交握的手传递来吉野的体温。我的悸动能传递给他多少?)吉野。
吉野千秋:什……什么?
羽鳥芳雪:你要再胖一点。
吉野千秋:啊?
羽鳥芳雪:要是每截一次稿你就会变瘦一点,我可困扰了。
吉野千秋:啊~因为工作中全神贯注,不过马上就会恢复的没关系。
羽鳥芳雪:我就是因为不觉得没关系才说的吧?
吉野千秋:没关系的啦。因为我有阿鸟你在啊。
羽鳥芳雪:(看啊,又来了。)吉野?
吉野千秋:咦?什么?[亲吻]
羽鳥芳雪:吉野,你那里立起来了。我想再多摸摸你,可以么?
吉野千秋:嗯……不要一个个都问我啊!
羽鳥芳雪:我想听你亲口说。(因为我不想被你讨厌。)
吉野千秋:鸟你太狡猾了。
羽鳥芳雪:嗯?
吉野千秋:我话说在前面。要是被除了你之外的人做了这种事,我绝对会杀了那人。
羽鳥芳雪:(狡猾的是你啊。就是这种毫无意识说出口的话将我紧紧牵制住。)
吉野千秋:啊……阿鸟?
羽鳥芳雪:明天我们两个都只字不提工作,就像以前那样,尽说些傻傻的无聊的话题。
吉野千秋:嗯。
羽鳥芳雪:(一点一点慢慢来就好,我想要接近千秋。一点一点慢慢来就好,希望他能来接近我。)
[电视:晚上好,现在是6点整点新闻。]
吉野千秋:啊啊啊啊!!为什么啊,为什么你没有起床啊!明明都设了闹钟了!已经6点了啊,展览会已经结束了!啊~~~我真的很想去的啊!
羽鳥芳雪:唉……干活吧?


Track 02

立花慎之介:好~收录辛苦了。
中村悠一:辛苦了。
立花慎之介:这张DRAMA CD是CIEL三月号刊载的《世界一初恋~小野寺律篇~》的特别附录,并且由于得到广大读者的好评,应大家的要求,为大家送上了吉野千秋篇。就是这样。
中村悠一:是。
立花慎之介:我是扮演吉野千秋的立花慎之介。以及……
中村悠一:羽鸟芳雪的中村悠一。
立花慎之介:总之作为附加轨,先来说下感想吧。
中村悠一:确实呢,要说感想的话,因为这个角色的故事也算是告一个段落了吧。
立花慎之介:啊,在本篇里面。
中村悠一:所以这里算是一种新的相互之间的关系呢~就是这样呢。
立花慎之介:这个很日常化的生活对我来说,像这样悠闲地进行的气氛我非常喜欢呢。
中村悠一:总觉得虽说是DRAMA,所描绘的事情却是任何人都有过的吧。
立花慎之介:嗯,那个我感觉非常好呢。
中村悠一:如果能够表现出很日常生活化的感觉的话就好了。那个到最后羽鸟不是没起床么?
立花慎之介:没起床?
中村悠一:明明预定要出门的……
立花慎之介:哦哦哦哦~对对。
中村悠一:不是没爬起来嘛,然后吉野他叫嚷着为什么没有起床啊,但是我觉得羽鸟其实是醒过来的呢。虽然醒过来了,却没叫醒他。
立花慎之介:我也觉得肯定是这样的。
中村悠一:就是呢。
立花慎之介:羽鸟他不肯叫醒他呢。
中村悠一:我觉得他肯定是醒着的呢。那里呢……
立花慎之介:很有趣。
中村悠一:那个……就看听的各位怎么想了……这样的形式。
立花慎之介:怎么想了。有很多可以想象的地方。
中村悠一:是的,有很多这样的地方。
立花慎之介:好,有话题,DRAMA中有提到换了枕头的话,关于枕头的话题,到底买不买枕头呢那样的。
中村悠一:确实呢。
立花慎之介:有这样的事情呢。两位是换了枕头过后就睡不着的类型么?还是完全无所谓都能睡着的类型?或者是关于安眠的方法什么的,在睡前有没有一定会做的事情等等,来聊聊这样的话题。怎样?换了枕头的话能睡着么?
中村悠一:我能睡着。
立花慎之介:咦?你能睡着?
中村悠一:因为我本来就对枕头不纠结的。
立花慎之介:啊,是么?那么去旅行的时候呢?
中村悠一:去旅行的时候就有什么就枕什么,或者说我是没枕头也能睡着的。
立花慎之介:那么你会在意枕头的高度和肩高的么?
中村悠一:啊,那完全没关系。或者说不用枕头的话我更容易入睡呢。
立花慎之介:哦,就窝在被窝里面?
中村悠一:对对对。就那么躺地上睡也没关系。
立花慎之介:真的假的?
中村悠一:用枕头的时候一般不是躺着的而是在干些什么的时候。比如说,在睡觉之前钻进被窝了过后一定要再确认一次明天怎么乘电车过去啊,或者说摆弄手机啊,或者说在睡前看看书啊。那种时候还是有个枕头比较好的。
立花慎之介:哦~~~
中村悠一:但是一般来说躺下来的话,和身体保持一个高度就好。
立花慎之介:脖子……
中村悠一:头不置于高的地方比较好。
立花慎之介:这样比较好啊?脖子不累么?不在意高度的话……
中村悠一:不在意呢。
立花慎之介:好厉害,是这样啊?
中村悠一:嗯。
立花慎之介:我是怎样呢?难以入睡……出去旅行难以入睡的时候还是有的,稍有不同的是,我比较喜欢比较矮的枕头。如果枕头太高的话就不行呢。
中村悠一:啊,是是,我能明白呢。
立花慎之介:奇怪的是,如果是高的枕头的话,我宁愿就窝被窝里面睡。
中村悠一:还是不用比较好。
立花慎之介:不用比较好。就是这样的感觉。对了,不是单指家里的枕头,会用比如荞麦皮制枕头或者泰普尔材料的枕头的么?
中村悠一:完全没有,就是薄薄的靠垫那样的。
立花慎之介:真的完全不考究呢。
中村悠一:所以在老家睡可是睡坐垫上的哦。
立花慎之介:真的么?
中村悠一:将坐垫叠一下不是就这样了么?然后就把头靠这上面,那个因为直接睡地上比较痛。
立花慎之介:好厉害啊,这样还能睡着啊。
中村悠一:确实呢。
立花慎之介:大家是怎样的呢?大家的感想也请一定要告诉我们。那么,有什么安眠方法么?
中村悠一:并没有什么安眠方法。
立花慎之介:你是马上能睡着的么?
中村悠一:我……啊有一个安眠的方法哦。那个,就是直到困为止都醒着。
立花慎之介:不懂什么意思。
中村悠一:这就是安眠的方法呢。
立花慎之介:那是什么呢?看看电视什么的么?一直。
中村悠一:闭着眼睛躺着不动挺难受的吧。我会那样做哦。
立花慎之介:咦?假寐那样的?
中村悠一:是的,就是在睡不着的时候,想着既然睡不着就不睡也行啊,总之如果不把眼睛闭着的话会计较累,就把眼睛闭着,像这样……
立花慎之介:躺着不动。
中村悠一:想想事情,躺着不动。一想“啊,都六点了啊。”昨天啊,我通宵工作了。
立花慎之介:真的啊?
中村悠一:我本来还以为这样肯定不行了,但是出乎意料却没事,那之后呢,一般……那个啊,是从前天开始一直通宵到昨天早上为止,然后早上又去工作,然后再回到家,我以为肯定回到家狂睡,却出乎意料的很精神。
立花慎之介:好厉害啊。
中村悠一:然后,我自己也很吃惊哦。然后到了几点呢?到了一点我觉得差不多该睡了就去睡了。
立花慎之介:是觉得该去睡了……
中村悠一:是该去睡才去的,当时还能继续撑下去的呢。
立花慎之介:好厉害啊。
中村悠一:总觉得自己在三十岁之前终于顿悟了。虽然不太明白。
立花慎之介:还能撑。
中村悠一:如果撑下去的话也许今天在这里那状态就相当够呛了。
立花慎之介:可能在进行这个TALK的时候都精疲力尽了。
中村悠一:我觉得可能会更加过分呢。
立花慎之介:唉,是这样啊。因为不睡的话会不会自然而然产生幻觉啊?
中村悠一:我不会的呢。
立花慎之介:真的么?
中村悠一:因为这很平常啊。
立花慎之介:好厉害啊,这样啊。是呢,该说什么,那个,在想要睡之前都不睡。
中村悠一:这是我大体上一直以来使用的安眠方法呢。到一定要睡为止。
立花慎之介:说安眠……虽然能睡着,可是完全不明白。
中村悠一:虽然很难理解呢。
立花慎之介:呃,我的话呢,做做伸展运动让身体动动呢。
中村悠一:这样不是让自己更加清醒么?热身的话。
立花慎之介:啊,那个啊,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了。确实在刚开始这么做的时候……
中村悠一:这样做会相对的加速血液循环。
立花慎之介:肌肉,肌肉什么的会让脑细胞都很清醒,是不行的呢。
中村悠一:确实呢。
立花慎之介:但是坚持反复锻炼个一周两周,身体就会记住在伸展运动过后就能睡着。然后身体一旦记住过后就能安然入眠了。
中村悠一:在睡觉之前……
立花慎之介:过程都是相同的。
中村悠一:固定好一套动作就行了呢。
立花慎之介:即便不是伸展运动也行。
中村悠一:比如说在睡前洗个澡就能安然入睡那样。
立花慎之介:啊啊啊~
中村悠一:但是我是属于去洗了澡就更清醒了。就是到了一躺下去就能睡着的那种状态了,然后想着洗个澡睡觉吧就去洗澡了,洗完就精神了。然后就看看书……
立花慎之介:让自己重新振作了呢。
中村悠一:重新振作了呢。偶尔还会看看书就到早上了。
立花慎之介:唉?你在那个情况下面看书不会觉得困的么?
中村悠一:不会的呢。
立花慎之介:不会的么?反而沉迷其中了?
中村悠一:嗯。
立花慎之介:我倒是听说看很难懂的书会让人想睡觉的呢。
中村悠一:该怎么说呢,我在电车里面看的话马上就能睡着。
立花慎之介:啊,我明白。
中村悠一:电车里面能睡着呢,但是在家里却完全睡不着。
立花慎之介:我觉得站着睡着挺危险的呢。
中村悠一:确实呢。
立花慎之介:“哐当”一下的话……首先……
中村悠一:会跌倒呢。
立花慎之介:我会很在意周围人的眼光呢。
中村悠一:那人摇摇欲坠呢。
立花慎之介:对对。是呢,各位睡觉是很重要的呢。要加油呢,和中村君那样。
中村悠一:我的推荐就是在睡之前都醒着。
立花慎之介:我想这样的话就能连续努力三十到四十个小时了呢。好就是这样,感谢大家的收听。顺便一提,吉野千秋篇DRAMA CD的本篇也在大好评发售中,这里也拜托大家了。
中村悠一:是。
立花慎之介:好,期待再相逢。再见。
中村悠一:再见。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6 | 2018/07 | 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