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書育成中。

秘書育成中。

作者 サクラサクヤ
発売日 2009年10月26日
発売 ランティス

キャスト   
鍛冶宗嵩:黒田崇矢、安岐一弥:阿部敦
鷹羽総一朗:近藤隆、鍛冶宗晃:成田剣 

内容
会社の負債2億円を背負うハメになってしまった安岐!
払えなければ「男に奉仕する手段を覚えろ」と、超S社長・鍛冶に迫られ、秘書兼愛人にされてしまう!
超S社長と天然秘書の調教オフィス・ラブ

翻译:suyuki tomobian rai
校对:kirina

Track 01秘書育成中。1

安岐一弥:这是……怎么回事……?(连休结束后的星期一,今天天气晴朗。像往常一样来上班,但是公司就像被暴风雨肆虐过一样的光景……)小偷?啊,不,不会吧……
锻冶宗嵩:可恶,居然被逃掉了……没办法,鹰羽,帮我联络一下公司。
鹰羽总一郎:是。
锻冶宗嵩:啊。然后调查也麻烦你了。
鹰羽总一郎:我明白了。
安岐一弥:(怎……怎么回事?这些穿西装的一脸凶相的人?高利贷?黑社会?)
锻冶宗嵩:喂,那边那人。你是在这打工的吗?叫什么?
安岐一弥:啊……我是员……员工……
锻冶宗嵩:说,你叫什么?
安岐一弥:安岐……我叫安岐一弥……(这……这这该不会是所谓的……)
鹰羽总一郎:社长,安岐一弥的确是今年刚进公司的员工。
锻冶宗嵩:哦……就是说只剩下一个笨蛋员工吗……
安岐一弥:啊啊啊,手……请放开我的手……
锻冶宗嵩:顺便告诉你,我是锻冶金融公司的董事锻冶宗嵩,给我好好记住。
安岐一弥:(呜……这可是危……危急状况……)
锻冶宗嵩:在那里坐下。
安岐一弥:是、是……
锻冶宗嵩:鹰羽,把情况说给他听。
鹰羽总一郎:我们公司是针对企业做融资以及投资的公司,不过我们的客户……也就是贵公司“M系统公司”长期以来都滞纳还款。然后今天实际到现场去确认之后,居然根本就是连夜卷铺盖跑路了……
安岐一弥:(还以为违抗他们会很可怕所以就跟来了……但是,貌似其实是个普通的公司……?这些人……不是放高利贷的么……?)那……那个,我们公司真的做了那种事情吗?
鹰羽总一郎:是啊,我们本来是打算好好处理这件事情的……但现在这种情况,也只好将现有的东西物尽其用别无他法了。总欠债金额大概是两亿元左右。
安岐一弥:那么多……我也还不出来啊……
锻冶宗嵩:嗯……我们受到损失这件事是事实,违反合约的是你们公司……知道吧。
安岐一弥:嗯……
锻冶宗嵩:鹰羽,我想跟这小子单独谈谈,你先出去。
鹰羽总一郎:我明白了。
[关门]
锻冶宗嵩:接下来,我们来想想该怎么让你还债好了……一只眼睛,一片肺,一个肾,就算拿掉了这些,应该也可以活得下去吧……
安岐一弥:哈?在说……什么?
锻冶宗嵩:不懂吗?我在跟你谈卖器官啦。我可以帮你跟中间商谈好价钱哦。
安岐一弥:什什什什么??你是说真的?你们真的是放高利贷的?还是流氓?你这样逼像我这种人也没用啊,我什么都没有啊……!
锻冶宗嵩:真的是这样么?
安岐一弥:啊……
锻冶宗嵩:至少你不仅年轻,脸也长得不错。对了……
安岐一弥:(啊?为什么脱我的衣服……?)
锻冶宗嵩:干脆试着把你卖给某国的大富豪好了……
安岐一弥:诶?
锻冶宗嵩:嘴唇真柔软……哈哈哈,或者把你卖给有恋童癖的社长当爱人也不错……只要学会伺候男人,就会被疼爱哦。
安岐一弥:伺候?哇……干什么……摸我的胸……啊……
锻冶宗嵩:但是,绝对不能淫乱。保持刚刚好的纯情会更惹人怜爱……
安岐一弥:(真……真的假的——!)

安岐一弥:呃……痛……啊……已经……不要咬……停下……
锻冶宗嵩:花点时间就会适应了,只要弄乳头就能让你达到高潮哦。
安岐一弥:啊……
锻冶宗嵩:再来就是知道后面的滋味就无可挑剔了呢。
安岐一弥:……后面?……不要……不要……什么?
锻冶宗嵩:就是说,使用这里去吃定男人哦。
安岐一弥:啊……呃……不要……好不舒服……饶了我吧……
锻冶宗嵩:好紧啊……用手指都这样了,进入正题估计还比较勉强呢。
安岐一弥:啊……不要……我什么都愿意做……啊……
锻冶宗嵩:什么都愿意……吗?现在你除了这个还能做什么?两亿,你打算怎么还?
安岐一弥:啊……
锻冶宗嵩:呵呵,是这里吧……好好记住现在的感觉,然后好好地求饶哦。
安岐一弥:(脑髓都要麻痹了……我到底怎么了……)
锻冶宗嵩:呐,要我来调教你的话也可以哦。
安岐一弥:什么……
锻冶宗嵩:表现真不错,我挺喜欢的。
安岐一弥:(为什么……我会遇到这种事……但是被他这样对待的时候,居然觉得很舒服……)不……不要……要死了……
锻冶宗嵩:呵呵呵,真可爱。怎么了你,舒服到感觉要死掉了吗?
安岐一弥:不要……
锻冶宗嵩:这时候……应该要说“好棒”才对哦……
安岐一弥:啊……!

锻冶宗嵩:虽然西装是拿现成尺寸的来临时凑和的……还算比较像样吧。我叫了理发师,等会给你剪头发,这样总算是像模像样了。
安岐一弥:诶……?
锻冶宗嵩:就是说,先安排你在公司的秘书科工作。我会好好培养你的,所以你就先努力当我的情人看看吧。
安岐一弥:(情人?什么是情人?)
鹰羽总一郎:安岐君,不好意思,现在才自我介绍,我是社长特助兼秘书科室长的鹰羽总一郎。今天开始你要在我们公司的秘书科工作,作为见习在我底下做事。
安岐一弥:是……(太好了,这个人虽然可怕,但是好像比较正常……)
鹰羽总一郎:我会好好鞭策你让你从骨子里记住什么叫做秘书的奥义……
安岐一弥:(哇啊啊啊……!?)
锻冶宗嵩:但是就算穿了西装,也看起来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小牛郎罢了。啊,对了,先跟你说好了……
安岐一弥:哇……你在摸哪里……
锻冶宗嵩:西装什么的费用,也要用这个屁股来支付哦……
安岐一弥:(情……情情情……情人……情人原来是写成“爱人”的那个情人吗!)
锻冶宗嵩:好了,回去工作吧。鹰羽,我们去洽谈生意吧。
鹰羽总一郎:是。
锻冶宗嵩:安岐,你也一起来。不来的话就要惩罚你哦。
安岐一弥:(呜……该怎么说呢,人世间真是充满恶魔啊?!)


Track 02秘書育成中。2

安岐一弥:(我们公司的社长,留下债务逃跑了。负债金额大约有两亿。我安岐一弥,为了要偿还负债,目前作为雇主融资公司的锻冶社长的见习秘书兼情人,每天都在努力着……但是,为什么呢……)
(锻冶宗嵩:今天声音也很可爱呢,来,这是奖励之吻……)
安岐一弥:(明明知道那只是调教,为什么有时候还会觉得心动呢……)哇……疼……(上班高峰真难受,后面的人老是往前挤……咦,挤……)呜哇!(屁股被狠狠抓了一把……难道是我错觉吗?!不不不,有谁会去摸男人的屁股……咦,居然把手指伸进屁股中间来了……!怎么办?动不了……还有三站……总之忍耐一下吧……还有三站……还有三站……我要忍住……我要加油……别认输啊我……)啊……
城户笃史:你没事吧?
安岐一弥:呃……
城户笃史:怎样做?抓住他交给车站管理员吗?
安岐一弥:那个……不用了……
城户笃史:你到这边来……不好意思请借过。来,抓住吊环吧。男生也是要注意啊,奇怪的人可不少哦。
安岐一弥:那个……谢谢你……多亏了你……[肚子咕咕叫]啊……(好丢人啊!)早上睡过头了,所以没吃早饭……
城户笃史:哈哈,这样啊……不知道这个可不可以填饱肚子,不嫌弃的话这牛奶糖你拿去吧。
安岐一弥:可以吗?
城户笃史:别客气,拿去吧,我还有很多。

鹰羽总一郎:今晚要接待的对象是社长的熟人,你就当做是训练,学学在日式酒家的规矩吧。你一定要好好学哦。
安岐一弥:是!
锻冶宗嵩:安岐,失败了可是要惩罚的哦,知道吧?
安岐一弥:呃……
鹰羽总一郎:咳咳。那么,我们走吧。

鹰羽总一郎:失礼了。
锻冶宗嵩:好久没见,城户先生。不好意思,明明是我们邀请您来的,却要您在此久候。
城户笃史:哪里哪里,宗嵩君的邀请我很乐意应邀……咦,你不是今天早上的……?
安岐一弥:您是……梅尔格食品的……城户先生?那,今天早上给我的那个糖果……
城户笃史:那是我们公司的产品哦。我常把敝公司产品带身上的。然后只要有机会就会将它派送给像你这的人……
锻冶宗嵩:不好意思,城户先生。您和本公司的安岐到底是如何认识的……?
城户笃史:啊……今天早上遇到点小小麻烦呢……
锻冶宗嵩:小小麻烦……呢。
城户笃史:我看他肚子很饿,就给了他我们公司的产品。
安岐一弥:啊哈哈真厉害……第一次看到这样的!
锻冶宗嵩:原来如此……
安岐一弥:啊,这个啊,哈哈哈哈……
城户笃史:但是……嘛,宗嵩君,你们公司的秘书真是年轻啊~二十岁吧?二十岁!那根本就是别样的生物嘛!粉嫩嫩的……
安岐一弥:味道真好!
锻冶宗嵩:为什么这么幼稚坐立不安的!是啊,我们公司也遇到了不少事……不少事……
城户笃史:哦,不少事吗……安岐君,今天是第一次接待吧?对这家店有何感想?
安岐一弥:很美味!但是比起想象中,出乎意料地只是很普通的餐馆的感觉呢……我还以为日式酒家是那种……
(锻冶宗嵩:有何不可有何不可!
安岐一弥:啊——呀——)
安岐一弥:那样的世界……
城户笃史:哈哈哈……那样的当然也有哦,还可以叫艺妓来。今天可是只有安岐君一个人来喊“啊——呀——”了哦,可以吗。
安岐一弥:咦?
锻冶宗嵩:城户先生……
安岐一弥:咦?
锻冶宗嵩:安岐,嘴边有饭粒,在客人面前这样很失礼哦。来,这里哦。
安岐一弥:[舔]
城户笃史:哎呀呀……
鹰羽总一郎:咳咳。
锻冶宗嵩:做得非常好。

安岐一弥:啊……锻冶先生,我头发还没干……
锻冶宗嵩:不要紧。
(锻冶宗嵩:安岐,今晚在宾馆加班哦。)
安岐一弥:(话虽如此,加班其实就是情人的工作吗……)
锻冶宗嵩:老实跟我说,你跟城户先生究竟是怎样认识的?
安岐一弥:咦?(怎么办?总不能告诉他我遇到色狼了吧?太难为情了说不出口……)啊,那个……是因为……很多事情啦,很多事情……
锻冶宗嵩:你是不是在耍我啊?虽然城户先生是信得过的人,但你该不会被他做过什么吧……
安岐一弥:不是!他只是帮了我而已……我在电车上遇到色狼了……所以城户先生没有错……呃……咦?
锻冶宗嵩:色狼?你说色狼?居然让我以外的人摸到你?你这笨蛋,真是的……我是充分了解你浑身上下都是破绽这件事了![KISS]这个身体是谁的?告诉我……
安岐一弥:是……锻冶先生的……
锻冶宗嵩:你很清楚嘛……决不能让其他人碰你哦……
安岐一弥:(为什么……他会有这样的表情?只有我一个人心动不已,整个脑子里都是锻冶先生的事情……)
锻冶宗嵩:今天可要让你哭叫个够……做好觉悟……
安岐一弥:锻冶先生……
锻冶宗嵩:你真是……让人受不了呢……
安岐一弥:(这种心情……到底是什么……?)

城户笃史:咦,今天电车很空嘛。安岐君!今天又同车了,真巧……
锻冶宗嵩:城户先生,早上好。搭上同一趟车,真是巧啊。
安岐一弥:呜呜呜……
城户笃史:宗嵩君?你不是有专车接送上下班的吗……(所以车子今天这么空吗……周围的乘客都吓得避开一边了……)
锻冶宗嵩:据说我们的秘书遇到色狼了,所以我过来帮他看着。
安岐一弥:啊……
锻冶宗嵩:因为保护员工的安全也是身为社长我的职责嘛。[抱紧]
安岐一弥:好辛苦……
城户笃史:诶……(安岐君,遇到色狼的事情被发现啦……)
安岐一弥:(但是……)
鹰羽总一郎:社长!请你想想自己的立场!这样很丢脸!
安岐一弥:(因为鹰羽的话,锻冶先生的同车上班也仅限于这一天。)


Track 03秘書育成中。3

锻冶宗晃:宗嵩,我进来了哦。哦呀,这还真是……(这么可爱的生物怎么会在社长室里面……)
安岐一弥:恩……
锻冶宗晃:(哈哈,这就是传说中的秘书君吗……)
鹰羽总一郎:安岐君,洽谈的时间快到了,快起来……
锻冶宗晃:好啊~
鹰羽总一郎:宗晃先生……请问有什么事……(这是我鹰羽总一郎一生最大的疏忽!居然让这个人进入了社长的领域!)
锻冶宗晃:真是的,鹰羽,这么久没见,一见面就这样跟我说话啊?
鹰羽总一郎:……
安岐一弥:谁……
锻冶宗晃:我是宗嵩的哥哥锻冶宗晃哦,你没听他说过?
安岐一弥:哇~第一次听说,你是社长的哥哥啊,怪不得长这么像呢。
鹰羽总一郎:(没办法,只有设法把他牵制住了……)
锻冶宗晃:有多少年没跟鹰羽这样两个人用晚餐了……不过气氛似乎不怎么愉快……
鹰羽总一郎:您已经发现就不用我多费口舌了。就算对您做什么忠告都是没用的吧。
锻冶宗晃:忠告?
鹰羽总一郎:希望您的好奇心有所节制。如果你要找宗嵩先生的麻烦的话,就等于是与我为敌。
锻冶宗嵩:我们三个明明就是同一锅米养大的嘛,真是冷淡……你对宗嵩真是偏心呢……
鹰羽总一郎:我并没有讨厌宗晃先生哦。只不过,您实在是很难懂的人而已。
锻冶宗晃:是么……[捏]真遗憾啊……
鹰羽总一郎:(为什么要捏我!!!)
锻冶宗晃:哈哈哈,不痛吗……哈哈哈,鹰羽真是会忍痛啊,哈哈哈……
鹰羽总一郎:(一点都不成熟!)

安岐一弥:啊,今天也很累啊。(我当上见习秘书兼情人已有几个月。锻冶先生仍然是生气起来很可怕,色色的事情也做了不少……)
(安岐一弥:锻冶先生……亲我……
锻冶宗嵩:哈哈哈……安岐真喜欢KISS呢……好啊,我会不停地亲你直到你高潮哦……)安岐一弥:(最近,每当被锻冶先生触碰就会心跳加速,会希望被更温柔地对待……)感觉现在脑子里全是锻冶先生的事情……
锻冶宗晃:安岐一弥君?
安岐一弥:咦?
锻冶宗晃:好啊,一同去用晚餐如何?

锻冶宗晃:安岐君,看了艺妓有什么感想啊?
安岐一弥:没想到能亲眼看她们唱歌跳舞啊~
锻冶宗晃:呵呵,因为日式酒家有很多种呢。待会儿还有更有趣的东西给你看哦。
安岐一弥:啊哈哈,真期待!
锻冶宗晃:说起来,安岐君之前的公司负债有两亿是吧?那种金额不是以一己之力特别是像你这样的年轻人还得出来的。
安岐一弥:啊……
锻冶宗晃:宗嵩打算用这个绑住你多久呢……从衣领处看到了哦,吻痕……宗嵩做的吧?
安岐一弥:呃……
锻冶宗晃:可以的话我来承担吧?这样的话你就不用担心钱的问题,宗嵩也不能对你为所欲为了。
安岐一弥:那……要怎么做呢……
锻冶宗晃:呵呵,是啊……我对你非常有兴趣……
安岐一弥:咦?那个……
锻冶宗晃:好啦好啦,你不用慌张……
安岐一弥:但是,那个……
锻冶宗晃:啧……
安岐一弥:什么?
锻冶宗晃:怎么这么快就来了啊……
锻冶宗嵩:哥哥,你闹够了没有!
安岐一弥:锻冶先生?
锻冶宗嵩:这家伙是我的人,我把他带回去了。
锻冶宗晃:我的人啊……你不是一直都对安岐君为所欲为的吗。要他当情人还真是过分啊。
安岐一弥:(情人……)
锻冶宗晃:一事论一事,我愿意连同负债一起接收他哦。
安岐一弥:(对啊,我是为了还债而成为锻冶先生的情人的……)
锻冶宗晃:我并不打算强求他。安岐,你是怎么想的?
安岐一弥:(一开始的确是因为钱……但是……)不要……我除了锻冶先生谁都不要……
锻冶宗嵩:安岐……
安岐一弥:除了锻冶先生谁都不要……(只有一个人,只要锻冶先生就够了……)
锻冶宗嵩:我知道了,不要再哭了。真拿你没办法……
锻冶宗晃:好吧我明白了。既然你们是这样的话我也没话可说。宗嵩,安岐君,这房间就给你们用吧。
安岐一弥:呜哇……
锻冶宗嵩:唉……
安岐一弥:(被子是鲜红的……)
锻冶宗嵩:低级趣味……
锻冶宗晃:我就先失礼了。宗嵩,要一直缠绵到早上哦~
锻冶宗嵩:你还敢说!原本你就是怀着不轨之心定下这间房间的吧!好了出去,快出去!
锻冶宗晃:是是,明白啦……

锻冶宗嵩:唉。真是的,老哥虽然是那样,但是安岐,你也要有分寸哦。
安岐一弥:咦?啊……
锻冶宗嵩:亏我那么珍惜你,你还到处乱跑……[KISS]做好觉悟哦,今晚会做到最后……
安岐一弥:啊……锻冶先生……
锻冶宗嵩:呵呵,无论摸你哪里都很舒服的样子啊……
安岐一弥:不要!
锻冶宗嵩:大腿用咬的也很有感觉吗……
安岐一弥:啊……
锻冶宗嵩:其实我还想用吸的,但看你都已经快到极限了呢……
安岐一弥:锻冶先生……里面……
锻冶宗嵩:怎么了……是不是搔痒难耐啊……怎么了?忘了怎么求饶了吗?
安岐一弥:里面……请戳刺我里面……呃……
锻冶宗嵩:居然变得这么松弛了……像平时一样,放松,我会慢慢进去的……
安岐一弥:啊……不要……
锻冶宗嵩:看,最难进去的部分都已经进去了……感觉自己小心翼翼的珍惜你真是吃大亏了……这么紧却又这么黏糊糊的,真厉害……早知道就早点吃掉你了……
安岐一弥:锻冶先生……
锻冶宗嵩:摆出一副这么舒服的表情……这么丢脸的样子可别给别人看到哦……
安岐一弥:(我根本就不愿意……和其他人做这样的事……只有锻冶先生……)如果一直做的话……
锻冶宗嵩:恩?
安岐一弥:两亿元……做完之后就会结束吗?
锻冶宗嵩:你希望结束吗?
安岐一弥:不,不希望!
锻冶宗嵩:安岐……
安岐一弥:我说过的……除了锻冶先生,我谁都不要……
锻冶宗嵩:没问题……如果超过两亿,我会加倍奉还的……
安岐一弥:啊……(他既强势又爱使坏……但是也有得非常温柔的时候……就是因为这样的锻冶先生,我才喜欢上了他……)啊……!

锻冶宗晃:唉哟~昨天干得如何?有没有缠缠绵绵轰轰烈烈啊~
安岐一弥:啊……
锻冶宗嵩:真下流……
锻冶宗晃:哎呀,两位是怎么了?怎么不接话啊……不过没关系,哼哼……
锻冶宗嵩:什么啊……
锻冶宗晃:对了,宗嵩,我有个好提案,下次我们三人来玩3P吧,怎样……
锻冶宗嵩:什……?!
锻冶宗晃:哈哈哈哈……对我来说宗嵩和安岐君都一样可爱啊,真想尝尝什么味道呢~你们俩一起放马过来吧!哥哥我会加油的哦!
安岐一弥:啊?
锻冶宗嵩:……
安岐一弥:那个……锻冶先生?
锻冶宗嵩:那个笨蛋老哥……鹰羽!撒盐巴!
鹰羽总一郎:是……是!


Track 04秘書育成中。4

[奔跑声]
安岐一弥:还有20分钟会议就要开始了。再不快点回去的话……
锻冶宗路:哎呀。
安岐一弥:[停下脚步]嗯?
锻冶宗路:啊,原来是纸袋破了啊。这可怎么办啊。哎呀,真是的……
安岐一弥:那个,老爷爷,您没事吧?
锻冶宗路:哦?
安岐一弥:这边也掉了些。[拾书]给。
锻冶宗路:哦,呵呵。孩子,真是谢谢了。看来袋子是勾到招牌被弄破了呢。
安岐一弥:是这样啊。哦,对了。那个,[拉拉链声]老爷爷,这个,给你。
锻冶宗路:嗯?
安岐一弥:是我随身带的购物袋,不介意的话,请用吧。
锻冶宗路:呵呵,可以吗?但是你没有这个会不会不方便啊?
安岐一弥:不会的,我还有其他的。您就收下吧。
锻冶宗路:呵呵,那谢谢了。方便的话,这之后我想好好谢谢你,能不能把你的通讯地址……
安岐一弥:啊!老爷爷,我还要开会,我要走了。回家时请注意安全哦。
锻冶宗路:啊,呵呵。

(锻冶宗嵩:你,对庙会感兴趣吗?
安岐一弥:庙会?
锻冶宗嵩:我祖父全权负责夜间的店铺呢。有棉花糖还有烤乌贼哦。
安岐一弥:要去!)
安岐一弥:(事情就是这样。就决定周末庙会的那天,去锻冶先生的老家。怎么回事啊?这里,院墙都连在一起,是城堡什么的吧。)锻冶先生~您老家就在这一带吗?
锻冶宗嵩:不如说是在这些院墙之中吧。
安岐一弥:诶?
锻冶宗嵩:看,那边是大门。
安岐一弥:诶?!

[拉门声]
锻冶宗嵩:我回来了。
鹭沼弘人:欢迎您回来,宗嵩先生。
安岐一弥:[惊吓状]
石川健司:宗嵩哥,好久不见。
松本靖史:等你好久了,宗嵩先生。
鹭沼弘人:那边那位小个子的就您带来的是新来的秘书吗?
安岐一弥:锻冶先生,他们是谁啊?
锻冶宗嵩:喂,你们几个,给我安静点。这都吓到安岐了不是。
鹭沼弘人&松本靖史&石川健司:遵命!
松本靖史:这真是,万分抱歉。总之先喝口茶,休息一下。
锻冶宗嵩:说起来,祖父呢?
松本靖史:他老人家……
[脚步声+拉门声]
锻冶宗路:哦~宗嵩,回来啦。
鹰羽总一郎:啊,安岐君也来了啊。
安岐一弥:诶?前些日子的老爷爷?鹰羽先生怎么也……
锻冶宗路:哦呀,孩子你是……
锻冶宗嵩:嗯?你们认识?
锻冶宗路:是啊。没什么,就是前不久受这孩子照顾了呢,之后也没来得及问他要联络方式。能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那时多亏了你,帮大忙了。谢谢了!
安岐一弥:啊,没什么的。那个,鹰羽先生是因为公事来这里的吗?
鹰羽先生:嗯?哦,对了。宗嵩先生?
锻冶宗嵩:嗯。安岐,我家情况稍稍有些特别。以前是挂着东升会系黑帮的招牌做买卖的。在祖父这一代解散了团体,现在通过和房地产还有摊贩打交道来维持生计。鹰羽家还有其他人都是当时黑帮时期家里住客的后代,所以就住在一起了。
安岐一弥:咦?那锻冶先生的父母呢?
锻冶宗嵩:哦,我的双亲吗,他们在我很小的时候,为了建设好锻冶金融公司可是非常繁忙的呢。我从小学起就被寄宿在祖父家。鹰羽的父母也是如此。我们俩从那时就有往来了。
安岐一弥:那么,老爷爷您是老大?
锻冶宗路:那是已是前任的了,孩子,你怕黑社会吗?
安岐一弥:不会啊,不怕,不怕的。
锻冶宗嵩:安岐……
桐岛映:喂,你是说宗嵩回来了?宗嵩我来啦~~
锻冶宗嵩:唉,来了……[跑步声]
鹰羽总一郎:确实来了呢……
[跑步声]
桐岛映:你这个薄情的家伙,终于回来了呢。
锻冶宗嵩:映啊~
桐岛映:宗嵩,让我好好看看你的脸。
锻冶宗嵩:喂!
桐岛映:啊!!真是的,越来越有男人味了!
锻冶宗嵩:快放开,你这个怪力男。
安岐一弥:那个,锻冶先生?
桐岛映:嘻嘻,有什么好害羞的。
锻冶宗嵩:快放开……
安岐一弥:(什么嘛?怎么回事啊,这个人。)
桐岛映:嗯?这小不点是谁啊?
安岐一弥:[抓住宗嵩手臂]
桐岛映:嗯~不管你是谁,能否请你放开宗嵩的手臂呢?
安岐一弥:不~要~[拉扯中]
锻冶宗嵩:该放手的是你吧,映。
桐岛映:不准说这么无情的话!
安岐一弥:不~要~
桐岛映:再让我摸摸啦。
锻冶宗路&鹰羽总一郎:真是看不下去了。
锻冶宗嵩:放开!安岐,暂且给你介绍下。这家伙是桐岛映,是附近和服店的继承人,我俩从小学开始就来往了。
桐岛映:多指教!
安岐一弥:请多指教。(这两人也是青梅竹马吗?)

锻冶宗嵩:浴衣的长度就这样没关系吧,紧吗?
安岐一弥:正好。
锻冶宗嵩:嗯~虽然你又瘦又小的,这样一看,还真不错。
安岐一弥:嗯?锻冶先生。
锻冶宗嵩:在老家原本还想克制一下的,但俗话说得好,送上门的哪有不吃的道理……
安岐一弥:嗯~
锻冶宗嵩:放心吧,只是稍微碰下而已。

石川健司:哇啊~鹰羽先生!从宗嵩哥的房间里怎么传来奇怪的声音啊?各种各样的。我偷看下不要紧吧?
鹭沼弘人:我也想看!
鹰羽总一郎:随你们的便吧。被打了我可就不管了。
桐岛映:那我也去看看吧~
鹰羽总一郎:映,你就不要去了。
桐岛映:你嘴上说不准我去,但鹰羽你却一次也没能阻止我,不是吗?
鹰羽总一郎:[语塞]
桐岛映:那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
石川健司:还在想宗嵩先生为什么会带个风格迥异的男孩子回来呢……
鹭沼弘人:原来如此啊……[被打]
石川健司:映先生!
鹭沼弘人:映先生,还是不要看了……
桐岛映:少废话!给我滚开!
石川健司&鹭沼弘人:呃……

桐岛映:早上好啊~安岐君~
安岐一弥:哦,早上好。映先生。
桐岛映:看到了哦,吻痕。
安岐一弥:诶?
桐岛映:昨晚很疯狂嘛。
安岐一弥:嗯?你干什么?
桐岛映:哼!什么啊,你这寒酸的身体。反正是偷腥玩玩的。别太得意了。

锻冶宗嵩:安岐?怎么了?
安岐一弥:没什么。(怎么办,映先生的话在脑中怎么也挥之不去。果然是玩玩的吧。一次也没对我说过喜欢我,但我想更多的了解锻冶先生的心情却与日俱增。但是,我只是情人。)
(桐岛映:反正是偷腥玩玩的。别太得意了。)
锻冶宗嵩:安岐。今天样子一直很不对劲啊,发生什么事了?
安岐一弥:……我在想,锻冶先生和我这样的人在一起会觉得好玩吗……
锻冶宗嵩:你在说什么啊?这么突然。[叹气声]我先走了,不要迷路哦。
安岐一弥:啊,锻冶先生……(至今为止,他从来没有说过像刚才那样仿佛甩掉我一般的话。是因为我说了那样的话,他才不高兴的。怎么办……)[抽泣声]


Track 05秘書育成中。5

锻冶宗嵩:唉……
桐岛映:哎呀?宗嵩?
锻冶宗嵩:是映吗?
桐岛映:怎么,你一个人?是叫……安岐吧,那孩子人呢?
锻冶宗嵩:啊……有点事。
桐岛映:我说宗嵩你啊,那孩子只算是偷腥的吧?别在跟那迟钝的小鬼在一起了,跟我交往吧,我不是早跟你这么说了么?
锻冶宗嵩:映!
[掐]
锻冶宗嵩:你这家伙……你对他说了什么?
桐岛映:哈啊……

锻冶宗路:哎呀,孩子是你啊,你怎么了?还以为你跟宗嵩在一起的,是在来社务所的途中走散了吗?
安岐一弥:爷爷……呜……爷爷……爷爷~~
锻冶宗路:噢噢……这可不得了,来来过来这里。(是不是跟宗嵩吵架了啊……)
安岐一弥:呜……

锻冶宗路:冷静下来了吗?
安岐一弥:嗯……
锻冶宗路:是不是宗嵩对你说了什么?
安岐一弥:……诶……
锻冶宗路:(说中了啊。)宗嵩就是脾气硬又有点没耐性,有时候完全不会听别人说话……但是也不是很难相处的人喔。不要顾虑只要好好把你想说的话传达给他就行了。
安岐一弥:(我想……跟他说的话……?)
锻冶宗路:本来宗嵩就只会把中意的人留在身边,所以你说的话他也一定听得进去的。
安岐一弥:爷爷……
锻冶宗路:看吧,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安岐一弥:锻冶先生!
锻冶宗嵩:安岐,回去了。
安岐一弥:呃……
锻冶宗路:安岐君,跟他去吧。老夫跟家里的小伙子们约了碰头,还要在这里等一会儿。
安岐一弥:爷爷……谢谢您!
锻冶宗路:哎~~宗嵩,你可得好好忍着脾气听人家把话说完啊。
锻冶宗嵩:啊……我明白。麻烦你了,爷爷。
安岐一弥:啊……

锻冶宗嵩:安岐,抱歉,丢下你一个人。
安岐一弥:那是因为我说了奇怪的话。
锻冶宗嵩:不,不是那样的。那是因为我……
(锻冶宗路:不要顾虑只要好好把你想说的话传达给他就行了。)
安岐一弥:锻……锻冶先生!
锻冶宗嵩:嗯?
安岐一弥:虽然我一直觉得是我们是因为钱……因为负债而建立的关系……可是,我做不到……如果不是因为喜欢锻冶先生,我是绝对没办法做那种事的!
[抱、亲]
锻冶宗嵩:安岐,明天再来逛夜市怎么样?
安岐一弥:嗯……?
锻冶宗嵩:我们回家。
[扯走]
安岐一弥:呃啊……(锻冶先生……锻冶先生——)

锻冶宗嵩:嗯……安岐……你喜欢我吗?
安岐一弥:喜欢……最喜欢了!
[亲]
安岐一弥:虽然……有时候锻冶先生很欺负人……但是……绝对不会对我做我讨厌跟害怕的事……其实,每次被抚摸的时候,我都会心跳不已……很开心……
锻冶宗嵩:安岐……
[亲]
安岐一弥:那……锻冶先生呢?你是怎么看我的?
锻冶宗嵩:老实说,你跟我的口味差得很远。但是,你很有趣,也很可爱……看着你也不会觉得腻……我放不下你……
安岐一弥:就只是这样……?!
锻冶宗嵩:喂……让我把话说完。
安岐一弥:嗯……
锻冶宗嵩:当你对我说“把我这样的人当对象很有趣吗”的时候,我的大脑变得一片空白……毕竟是以那样的方式相遇,还一直持续一直到今天这个地步了啊……因为我是么都没有对你说才会让你这么不安……真是的……对这样的自己气到不行!
安岐一弥:锻冶先生……
锻冶宗嵩:你以为我会只因为“偷腥”就抱你那么多次吗?刚才在爷爷面前也哭了吧……眼睛都红了。
安岐一弥:呜……
锻冶宗嵩:安岐……我喜欢你。
安岐一弥:呜……
锻冶宗嵩:别哭了。
[吻]
安岐一弥:嗯……嗯……
锻冶宗嵩:真是的,喜欢撒娇又是个爱哭鬼,而且还喜欢到处乱跑……不好好抓紧你的话,我都不知道自己会因为担心你变成什么样子了……所以,你要乖乖地让我抓住啊。
安岐一弥:锻冶先生……

安岐一弥:嗯……啊……嗯嗯……
锻冶宗嵩:你的身体好烫……
安岐一弥:哈……哈啊……!嗯……啊……
锻冶宗嵩:……连下面也已经如此湿润了……嗯……
安岐一弥:呃、嗯啊……
锻冶宗嵩:前面也好后面也好,我都会好好舔弄的哦……来,把脚张开。
安岐一弥:嗯……嗯啊……嗯……嗯……不要……啊,那样的话……会出来的……
锻冶宗嵩:不用忍着……来,还有……
安岐一弥:哼嗯……啊……不……不要!啊……
锻冶宗嵩:后面也好柔软呢。想要地一颤一颤的……马上就会给你……嗯!
安岐一弥:嗯……啊……嗯啊
锻冶宗嵩:嗯……!
安岐一弥:锻……冶……先生……锻冶先生!嗯……
锻冶宗嵩:嗯……里面……好热……好紧……
安岐一弥:嗯……哈……哈……嗯……锻冶……先生……喜欢……我喜欢你……最喜欢了……嗯……
锻冶宗嵩:我知道……!
安岐一弥:呃啊……嗯……嗯……哈啊……哈啊……
锻冶宗嵩:可恶……本来想对你温柔一点的……果然还是不行……
安岐一弥:哼嗯……啊……啊……
锻冶宗嵩:安岐,听好了……
安岐一弥:嗯……嗯……
锻冶宗嵩:今天我会一直让你哭叫到早上的。所以……你要好好的抓紧我……
安岐一弥:啊……嗯……嗯……啊唔……

松本靖史:哎呀……昨晚……啊不,是一直做到早上吗……怎么说呢……
锻冶宗路:不要再说了。大家也都别乱说哟。
鹰羽总一朗、手下:安岐小弟的声音……好厉害……
鹭沼弘人:(大哥真是精力绝伦啊~~)
石川健司:(好燃烧啊~)
锻冶宗路:咳哼——!
桐岛映:切……
锻冶宗嵩:不好意思,我们迟到了。不小心洗澡洗过头了……
安岐一弥:早上好……
众:(安岐小弟的脸……泛着粉色……昨晚做过了的证据啊啊……)
锻冶宗路:(我们家的宗嵩居然对他那小小的PP这样那样这样那样的……!)
锻冶宗嵩:映,你过来一下。
桐岛映:……喔。
锻冶宗嵩:映……可把力气全都集中在你的丹田——!!
[揍]
桐岛映:咳咳咳……
锻冶宗嵩:哼~这样昨天的事情就算扯平了。没意见吧?
桐岛映:啊……肚子好痛……
安岐一弥:锻冶先生~~你不吃早饭了么?
锻冶宗嵩:啊,马上就来~~听着,映,没有下次了。
桐岛映:我知道了……

桐岛映:啊~~可恶!我绝对不会放弃的!宗嵩那个家伙……总有一天我要让他躺在我的身下双脚交缠着我“啊~啊~”的哭叫啊啊啊~~~
锻冶宗晃:我也是我也是~我也想让他“啊~啊~”的哭叫~~
鹰羽总一朗:话说回来,宗晃先生你是么时候来这里的?
锻冶宗嵩:呃~~~
安岐一弥:[吃吃吃]锻冶先生你怎么了?
锻冶宗嵩:没事……(刚才怎么……好像感觉到一阵奇怪的恶寒,是错觉?嗯,就当是错觉好了……)


Track 06 附赠短剧 1

鹰羽总一朗:这里有一个很根本的问题要问锻冶先生。
锻冶宗嵩:啊?安岐的债务清算?当然有在让他好好还啊。我可是公司的董事长哦,只要跟钱相关都会严肃处理的。
安岐一弥:哇哈哈~这是在锻冶金融的第一份薪水啊~呜哇!特别津贴有……1、2、3……7位数?!好厉害~~我好能干啊~~哈哈哈哈~~嗯嗯~去买什么好呢……
锻冶宗嵩:哼哼,所有借出去的东西都要一分不差地讨回来,这是我的座右铭。
安岐一弥:那个一半的钱存起来,还有后一半……那个衣服我很想要呢,然后去京都转转再去冲绳转转……
鹰羽总一朗:话说……那边那个色情狂,光是特别津贴就超过100万是怎么回事~?!安岐君也是,打进去的钱全部要归还的,你别高兴的太早了?
安岐一弥:诶?


Track 07 附赠短剧 2

鹰羽总一朗:社长,向您请教一件无关紧要的事……安岐君的特别津贴项目,到底……
锻冶宗嵩:啊?
鹰羽总一朗:该不会是随随便便定下的吧?
锻冶宗嵩:别说傻话,我可不是那种天真的人。是积分制。
鹰羽总一朗:积分制?
锻冶宗嵩:一点算100日元。亲嘴的话算5点,亲在其他地方上就算3点……
鹰羽总一朗:(唉……………………总觉得好没劲啊,就是说,真的是一直在不停做做做啊……)

黑田崇矢:我是饰演锻冶宗嵩的黑田崇矢。今天跟阿部君第一次演了对手戏,真是非常舒服~
阿部敦:我是饰演安岐一弥的阿部敦~那个……今天第一次,跟黑田桑演了对手戏,嗯……感觉自己闪闪发光了~呵……以上。
[后方:呵呵~~]
近藤隆:我是扮演鹰羽总一朗的近藤隆。好想演鹰羽君正在教育安岐君的样子啊~~谢谢。
成田剑:我是饰演锻冶宗晃的成田剑,大家辛苦了。今天演了黑田桑的哥哥……就我来说的话,锻冶祖父装傻的样子非常好笑。
利根健太朗:我是饰演城户笃史的利根健太朗,大家辛苦了。我把安岐君从色狼们的魔爪里拯救出来了……大家也要小心防范色狼哦~
辻亲八:我是饰演锻冶祖父的辻亲八。我今天都没有被调戏到,真是寂寞的一天啊。下回也想调戏调戏别人再被别人调戏调戏呢。各位辛苦了~
杉山大:我是饰演桐岛映的杉山大。稀溜溜~多谢款待~
龟山雄慈:我是饰演鹭沼弘人的龟山雄慈~今天从隔间的外面仔细拜见了安岐小弟跟锻冶大哥的OOXX,咿呀……燃了~大家辛苦了。
杉本昴大:诶,我是饰演石川健司的杉本昴大,各位辛苦了~BL真是好东西啊~好像……要上瘾了~谢谢!
结城俊和:我是饰演松本靖史的结城俊和。哎,今天出演了BL作品,觉得很萌,真是太好了。谢谢~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10 | 2018/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