たかが恋だろ

たかが恋だろ

作者 英田サキ
イラストレータ  山田ユギ
発売 ムービック
発売日 2009/10/23

キャスト  
倉田泉巳:日野 聡、高津戸真:遊佐浩二
椹木恭介:森川智之、他

内容   出逢った瞬間、嘘が始まる…!?
妻を亡くし、男手ひとつで息子を育てている倉田泉巳は、ある朝、思いがけない男に再会する。
中学時代、最悪の別れ方をした友人・高津戸真だ。
何事もなかったように振る舞う高津戸に困惑する泉巳だったが、さりげない高津戸の態度に昔の面影を重ねてしまう。
そんな折、泉巳は高津戸に抱き寄せられて…!?
不器用なひねくれ者・高津戸×今は真面目な元暴走族総長・泉巳――素直になれない二人の恋物語がドラマCD化!

★封入特典:
キャストサイン付き一言コメント+写真が掲載された豪華ブックレット

翻译:和服和伞 rai 三月兔
特典CD:三月兔
校对:suoxii

Track01

[过去]
仓田泉己:真,我们初中毕业后,也要像现在一样一起玩啊!
高津户真:我和你的关系就到初中为止了。
仓田泉己:咦?
高津户真:总算能和你分开,我还乐得轻松呢!
仓田泉己:啊……

Dramatic CD collection英田纱纪原作 山田靫插画《不过是场恋爱》

仓田泉己:现在竟然还在做那种梦……啊,糟了,都这个点了!再不快点去幼儿园就要迟到了!小诚抱歉了,我马上就给你做饭。
仓田诚:泉己,你昨天睡觉磨牙吵死了!
仓田泉己:真……真的吗?真是抱歉了。(仓田泉己:这些都怪他!我本以为不会再和他见面了,可昨天……)
仓田泉己:那我走了,今天也要乖乖的哦!不许和小朋友吵架!
仓田诚:泉己你真是爱操心。
仓田泉己:我说你啊……啊,早上好。
高津户真:你好。
仓田泉己:(总觉得在哪见过他……)
仓田诚:啊,小爱!早上好~~
原口爱:早上好啊,小诚!
仓田泉己:(这就是小诚喜欢的那个小爱啊,话说儿子啊,这态度的大转变是怎么回事?!)
仓田诚:嘿嘿,我们走吧!
原口爱:嗯。
仓田泉己:啊,你是小爱的爸爸吗?谢谢你家小爱一直配小诚玩,这家伙在家里也天天念叨着小爱呢,说什么想娶她当新娘,真早熟,哈哈哈……
高津户真:新娘?小爱可是男孩子。
仓田泉己:咦?……这样啊,真是抱歉了!(谁叫你取这么个混淆视听的名字!话说回来,这家伙态度也太差了吧?)
仓田泉己:我先失陪了。
高津户真:仓田?
仓田泉己:啊?
高津户真:你是仓田吧?!你没看出我是谁吗?
仓田泉己:啊?
高津户真:我是初中和你同班的高津户真。
(高津户真:总算能和你分开,我还乐得轻松呢!)
仓田泉己:高津户?
高津户真:好久不见了,快12年了吧?没想到你都已经当爸爸了。
仓田泉己:你不也结婚了吗?
高津户真:我还是独身。小爱是姐姐的孩子,暂时让我帮忙接送一下而已。嘛,请多关照了。

仓田泉己:(什么请多关照,难道那家伙不记得自己以前说过的话了吗?)
仓田诚:啊,是小爱!
仓田泉己:呃……
仓田诚:呵呵呵,今天也很可爱。
仓田泉己:我说小诚,他可是个男孩子!
仓田诚:我当然知道。
仓田泉己:既然知道就别再说要娶她!都是你害得我昨天在别人面前出丑了!
仓田诚:泉己你可真保守,就算都是男的也可以结婚哦!虽然没法入籍。
仓田泉己:你真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
仓田诚:呵呵呵,小爱~~~
原口爱:小诚~~
仓田诚:我们走吧。
高津户真:那孩子不像你,有两手嘛。
仓田泉己:要你管!
高津户真:一直都是你来接他吗?你老婆呢?
仓田泉己:不在了,生了小诚后就去世了。
高津户真:这样啊……你也很辛苦啊。
仓田泉己:哎?
高津户真:再见了。
仓田泉己:高津户……

客人:老板,味道不错,咖啡钱放这里了。
仓田泉己:谢谢光临。
(高津户真:你也很辛苦啊。)
仓田泉己:(什么嘛,还会说这种体恤人的话。看来他也成熟不少。)
椹木恭介:你心情不错嘛,泉己。
仓田泉己:啊,椹木哥,早上好。
椹木恭介:遇到什么好事了吗?
仓田泉己:没有。只是碰到了好久没见面的初中同学,有点高兴。
椹木恭介:哦,看来你们关系不错嘛。
仓田泉己:差不多吧。可是在毕业典礼那天对方单方面地和我断绝了关系。
椹木恭介:难道是那个叫做真(makoto)的男人?(注:真可以读shin也可以读makoto。诚也念makoto)
仓田泉己:是真(shin)。啊,也能读成真(makoto)呢。
椹木恭介:呵呵,原来读错了啊。
仓田泉己:什么?
椹木恭介:是千晶,她很好奇你相册里拿浆糊粘上的那两页,就撕开看了。然后看到你和一个陌生男人的合照,旁边还写着名字。你不记得了吗?
仓田泉己:哦。
(椹木千晶:泉己,这个人是?
仓田泉己:他啊,已经不在这世上了。)
仓田泉己:因为无意识地不愿想起他……
椹木恭介:千晶贸然认为这是你很重视的人,就给即将出生的孩子起了个汉字不同但是读音一样的名字——诚。
(仓田泉己:的确,她那时坚持说要是男孩子,就叫诚。)
仓田泉己:我一点不知道。
椹木恭介:她是个过度相信自己判断的女人。
仓田泉己:是啊,我老是被她的误解耍的团团转。
[过去]
椹木千晶:哥哥,我有男朋友了!
仓田泉己:咦,我们有在交往吗?
椹木恭介:你对千晶是认真的吗?
仓田泉己:啊,是!请让我和千晶交往吧!
椹木恭介:可不准惹我妹妹哭!

仓田泉己:其实那时我们只是一起玩过两三回罢了。不过,因为我喜欢她,所以也不介意。
椹木恭介:说起来你们结婚的时候也是……
[过去]
椹木千晶:哥哥,我怀孕了!
仓田泉己:咦,我怎么不知道?
椹木恭介:怀孕了?你小子想怎么样?
仓田泉己:我……我负责,我会娶千晶的!
椹木恭介:要敢让她不幸福,小心我做掉你!

椹木恭介:然后在你入籍后,她……
[过去]
椹木千晶:我好像没有怀孕呢……呵呵呵,不好意思……

仓田泉己:但是在那之后我们还是有了小诚啊。
椹木恭介:话说回来,这个能不能再麻烦你交给他?
仓田泉己:好,还是交给那个人——谷泽先生对吧?
椹木恭介:对。
仓田泉己:他还特意来订咖啡豆,看来真是很喜欢咖啡啊。
椹木恭介:因为这是很稀少的咖啡豆。那就拜托你了,我这段时间还会去你家的,正好也想看看小诚。
仓田泉己:好的。
(虽然椹木哥是黑社会,但是对我和小诚却很好。他说小诚还小想必我很辛苦,就让我当了这家咖啡店的店长。千晶去世的时候也是,没有他的话我就……)
椹木恭介:是叫真吧?上次的那个朋友。
仓田泉己:什么?
椹木恭介:你看上去很喜欢那家伙嘛。
仓田泉己:哪有啊,虽然留了照片,但是没什么特殊含义。
椹木恭介:你现在还喜欢他吗?
仓田泉己:咦?
(椹木哥?不,真的没什么特殊含义。那天的事是我喝醉才犯下的错误,绝不会再重演。那时千晶刚去世,我一个人借酒消愁。)
[过去]
椹木恭介:喂,泉己,起来!
仓田泉己:……椹木哥?
椹木恭介:别一大早就喝酒,到医院去看看!那么弱小的孩子都在保育箱里努力地活着!就算不能抱他至少也去看他一眼!
(医生:因为她得了妊娠中毒症,母子都处于危险状态。
……
医生:虽然早产,但还是平安生下来了。可是很遗憾,您的妻子……)
仓田泉己:我不要,我才不要孩子。我需要的不是孩子,是千晶……
椹木恭介:混蛋!那孩子是千晶用生命换来的,就是千晶的生命!泉己!拜托你了,连千晶的份一起去爱那孩子吧!困难的时候我会帮助你,我会在你的身边的。
仓田泉己:椹木哥,椹木哥……
椹木恭介:泉己。
仓田泉己:椹木哥……

仓田泉己:(只是因为失去了珍爱之人,我们才用身体安慰彼此。一直以来我们不都当做没发生过这事一样吗……)


Track02

[门铃]
仓田泉己:吵死了!谁啊?真是的!来了来了。咦,高津户?为什么你来了?
高津户真:小爱吵着说和小诚约好一起玩,非让我带他来。
仓田泉己:(那也别一声不吭就突然跑来啊!)
仓田诚:小爱!
原口爱:小诚!
仓田诚:我一直等着你呢,这边来。

高津户真:味道不错啊。
仓田泉己:我好歹也是咖啡店的店长啊。
高津户真:哪里的店?
仓田泉己:车站前一家叫蒙娜摩尔的店,红色屋顶的。
高津户真:这么说来还真是有一家,不过那不是家小酒馆吗?
仓田泉己:晚上是的,但白天是咖啡店。
高津户真:你没给小酒馆帮忙吗?
仓田泉己:没有,和妈妈桑交班后,就必须马上去接小诚。
高津户真:哦,不过蒙娜摩尔这名字起得还真有品位啊,好土。
仓田泉己:又不是我取的!是我过世的妻子的哥哥开的店!
高津户真:是吗。下次我能去吗?我常常去那边。
仓田泉己:咦?哦,随时欢迎,不过我可是要收钱的。
(这家伙怎么回事?不是很讨厌我吗?)
仓田诚:泉己,这个玩具坏掉了。
高津户真:哪个?我看看。
仓田诚:高津户能修好吗?
高津户真:嗯,真拿你没办法啊。
仓田泉己:(这句“真拿你没办法啊”是高津户的口头禅啊。)
[过去]
仓田泉己:好疼。
高津户真:真是拿你没办法啊。你太喜欢打架了。
仓田泉己:可是对方主动找碴,我只能上了。疼……
高津户真:难道你不知道“急性子吃亏”这句话吗?
仓田泉己:“狸猫有意思”?(注:这两句话发音相似)
高津户真:唉。
仓田泉己:什么啊,连你也把我当白痴吗?反正我就是个白痴,脑子不好使。
高津户真:别没完没了,白痴。我要回社团里了。
仓田泉己:啊,你说我白痴了!

仓田泉己:(虽然一直说话不好听,但是却看不出是个会说那种话的人。)
(高津户真:我和你到此为止了。)
高津户真:修好了,给。
仓田诚:谢谢啦。
仓田泉己:(事到如今他到底想怎样?难道是意识到自己说得太过分,在反省吗?)
高津户真:这是你妻子的照片?真是个美人啊。人怎么样?
仓田泉己:啊,长的漂亮,性格更好。总是很开朗很活泼,在背后温柔地支撑着我。那种好女人再也找不到了。
高津户真:真蠢。没有什么比听别人炫耀老婆更无聊的了。
仓田泉己:你说什么?!不是你先问的吗?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你到底想怎么样?难道你忘记初中时你对我说过的话了吗?
高津户真:小爱,我们回去了。
原口爱:不要,我不想回去!
仓田诚:小爱!不行!不准你把小爱带走!
椹木恭介:嗯?
仓田泉己:你再别来了。在幼儿园也别和我说话!
椹木恭介:朋友来了吗?我要不要先回避一下?
仓田泉己:不用了,这家伙反正也要回去了。这就是上次说的那家伙,高津户真。高津户,这是我妻子的哥哥。
高津户真:你好。
椹木恭介:你好,我是椹木。
高津户真:那我走了。
仓田诚:小爱~~~~~~~~~
椹木恭介:怎么了,小诚,你哭什么?
仓田诚:恭介,高津户太坏了!
高津户真:椹木……

仓田泉己:啊,欢迎光……
高津户真:我可是如约前来了。
仓田泉己:高津户,你还有脸来?这里没有给你喝的咖啡!
高津户真:为什么?要一杯混合咖啡。
仓田泉己:你翘班没问题吗?
高津户真:只要有业绩自然不会有人说我闲话。
仓田泉己:切。
谷泽:你好,老板。
仓田泉己:啊,谷泽先生。欢迎光临。
谷泽:我是来拿东西的。
仓田泉己:给,是这个吧?
谷泽:这种咖啡豆味道真不错。拜托你和椹木先生说下次也有劳他关照了。
仓田泉己:知道了。路上小心。
高津户真:椹木就是我前几天见到的你妻子的哥哥吧?他常来这家店吗?
仓田泉己:偶尔吧。
高津户真:你没有其他工作吗?
仓田泉己:哎?
高津户真:你还很年轻,肯找的话一定能找到。和黑社会走这么近没有好结果。为了小诚你也应该……
仓田泉己:闭嘴!我以前也在建设公司工作过,可是小孩子爱生病,老是早退缺勤……椹木哥看不下去了,才把这家店交给我。我现在能和小诚有这样的生活都是托他的福!什么都不知道就少做出一副了不起的样子说教!
高津户真:就算对你和小诚而言是好人,但黑社会就是黑社会,都是靠不干净的手段赚钱的。
仓田泉己:(可恶,我也不想和他吵架,为什么没说几句就会吵起来……)


Track03

店员:欢迎光临。
高津户真:干嘛啊,一副阴沉的表情?既然主动邀请别人出来,就别摆出一副让人不快的表情!啊,要一杯生啤。
店员:好的,来一杯生啤。
仓田泉己: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为什么没和你一起住,你却要去接小爱?
高津户真:呃,你见到我姐姐了吗?
仓田泉己:今天小诚住在小爱家了。啊,你姐姐还真是个美人。要是初中时见到她说不定会一时冲动去追她呢。
店员:让您久等了。
高津户真:别说傻话了。别小看她,她可是空手道初段。曾经因为老公有外遇而发火,把他打成骨折跑回娘家。那女人比我还厉害。
仓田泉己:啊,幸亏没有早见到她……可是没想到那种美女竟然会……

店员:谢谢惠顾。
高津户真:喂,你没事吧?
仓田泉己:好疼。
高津户真:没喝多少吧……你的酒量还真小。
仓田泉己:啊。
(高津户真:真拿你没办法啊。)
仓田泉己:(真……)你,你那时不是很讨厌我吗?
高津户真:哎?
仓田泉己:初中时你明明讨厌我,却一直忍耐着和我做朋友,是吗?
(高津户真:我和你的关系就到初中为止了。……总算能和你分开,我还乐得轻松呢!)
仓田泉己:(他在毕业典礼上说的那些话,像刺一样现在还扎在我的心中,好疼……)回答我!够了……

仓田泉己:(他连追也不追。我不管了,那种家伙。)
男:啊,仓田先生?
椹木恭介:啊,泉己。
仓田泉己:椹木哥。
椹木恭介:小诚呢?
仓田泉己:今天住在他朋友家。
男:仓田先生也一起来喝一杯吧?
仓田泉己:我还是算了。
男:有什么不好的嘛。
椹木恭介:怎么办,久违地去喝一杯?
仓田泉己:不了,今天已经喝了很多了。

女1:这店真不错,老板好帅!咦,那不是小诚的爸爸吗?

仓田泉己:下次吧。

女2:还真是,和他在一起的是黑社会的吧?
女1:讨厌,好可怕。
女3:还是别和他们扯上关系为好。


Track04

仓田泉己:小诚!回家了~怎么了,你脸上的伤……
老师:他跟裕也打架了。我也不知道原因,好像是小诚先动手的……明明平时那么要好……
仓田泉己:真的吗?!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小诚!
仓田诚:……
仓田泉己:小诚,跟裕也道歉!
仓田诚:不要。
仓田泉己:是你先动手的吧,快道歉!
仓田诚:我又没错我才不道歉!!
仓田泉己:小诚……?(他居然会这么生气,到底是怎么了?)那个……真是抱歉。
母亲1:还是不要跟他扯上关系比较好哦,仓田先生跟黑社会走得很近呢……
仓田泉己:……!
裕也母:就是说啊……听说他去世的妻子的哥哥是暴力团伙成员呢!生活环境不好也难怪小孩子会这么粗暴……
母亲1:就是……
高津户真:能请你们不要做出这么丢人的举动吗?聚在一起在孩子面前批评别人,对教育小孩不大好吧?
仓田泉己:……高津户?
高津户真:这家伙一直都在正正当当地努力工作,独自抚养孩子。你们什么都不了解,就凭流言就去判断一个人,我觉得不太合适。
母亲们:……
高津户真:回去了。
仓田泉己:咦?
高津户真:坐我的车,我送你们。
仓田泉己:高津户……


[驾驶中]
高津户真:不是小诚的错。
仓田泉己:哎?
高津户真:小爱都告诉我了。小诚是因为听到别人说你坏话才会冲去打那孩子的。
仓田泉己:真的吗,小诚?!
仓田诚:裕也那家伙说你是坏人,会被警察抓走……所以……我才……
仓田泉己:(小诚是为了我……而我却……)
仓田诚:呜呜……
小爱:小诚~~~
[哭]
高津户真:真是的,那群笨蛋妈妈,居然在孩子面前说那种无聊的话。唉……就一直开到他们哭够为止吧。

仓田泉己:哭累睡着了吗……我还真是个没用的父亲,都不理解小诚的心情……真是没有做父亲的资格。有我这样的父亲,小诚真是太可怜了……
高津户真:也未必吧?
仓田泉己:哎?
高津户真:我听姐姐说过,小爱刚进幼儿园的时候,因为名字太像女生经常被周围的孩子取笑,因为有小诚一直保护他,现在已经没有孩子会拿小爱的名字开玩笑了。他是个好孩子吧?那可是你养大的孩子啊……
仓田泉己:高津户……
高津户真:呵……连你也哭了要怎么办啊。[抱]
仓田泉己:可是……可是……(都是你的错!都是因为你的手太温柔了……因为你对我太温柔……)
高津户真:……
仓田泉己:啊……高津户……?
高津户真:别哭了。
仓田泉己:高……唔……!
[吻]
仓田泉己:唔……唔……嗯……啊!哈……哈……呃啊!唔嗯……嗯……(我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会跟高津户……接吻……)
[解皮带]
高津户真:……
仓田泉己:……啊!!高……高津户……!你做什么?!啊……嗯啊……住……住手……不要……
高津户真:嗯……
仓田泉己:啊……嗯……嗯……不要……混蛋……住手……在这种地方……呃……住手……啊……啊……啊……!!
高津户真:都是你的错,谁让你刚才吸我的舌头……
仓田泉己:我才没……啊……啊……
高津户真:泉己……不要再忍了,射出来吧……
仓田泉己:(刚才,他叫我……泉己……)唔……唔……
高津户真:……
仓田泉己:嗯……嗯……啊……!!!哈……哈……
仓田诚:这里是哪——?
仓田泉己:呃——!!![扯过诚]到我们家啦!走了!!
仓田诚:不~~~~要~~~
仓田泉己:从来没见过你这种变态!
[摔门。跑]
高津户真:……
[手机铃声]
高津户真:我是高津户。是,目前为止还没有异常情况。是,我会继续监视保护对象。


Track05

仓田泉己:浑身无力~不会是感冒了吧……啊!
高津户真:来杯混合咖啡。
仓田泉己:……
高津户真:怎么你没听到吗?一杯混合咖啡。
仓田泉己:在那之前你就没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高津户真:又没什么好说的。
仓田泉己:怎么会没有~!昨晚那到底算什么啊!
高津户真:啊那个啊,抱歉,一不小心犯了老毛病……
仓田泉己:老毛病?!你总是对坐你车的人毛手毛脚啊?!
高津户真:看到哭泣的女人,就去抱着安慰她是绅士该有的礼仪吧?
仓田泉己:那是哪里的礼仪啊~!!再说我又不是女人!
高津户真:你也不是一点都不情愿吧。
仓田泉己:……(被那样亲吻抚摸,我哪还能抵抗……)给!
高津户真:好喝。
(高津户真:别哭了。)
仓田泉己:……你没有女朋友吗?
高津户真:现在是没有。高二至今我已经跟十几个女人交往过了,但是不管哪个都不行,完全不能满足我。
仓田泉己:你这是炫耀啊!?切!
高津户真:本想女人不行的话就跟男人交往试试,但还是不行。
仓田泉己:哦~~~咦?!男人??!!你……你白痴啊?未免也太没节操了……
高津户真:不管找谁都不行……不管和多棒的女人上床,我都从未满足过。明明知道理由,却一直佯装不知。[抓手]
仓田泉己:(啊!手……)
高津户真:我的心依然停留在十五岁那年。泉己,我——
[店铃响]
仓田泉己:……啊!啊!欢迎光临!
顾客:你好!和一直点的一样。
仓田泉己:好的!
高津户真:……多谢款待。[离开]
仓田泉己:啊……(高津户……他到底想说什么……?)

高津户真:唉……我是笨蛋吗?嗯?
椹木恭介:你好啊。
高津户真:……!!
椹木恭介:你是来见泉己的?
高津户真:跟你没关系吧?
[抓]
椹木恭介:别再在泉己周围转来转去了,真碍眼。
高津户真:你还真是个保护过度的大舅子啊。
椹木恭介:你很可疑,各种迹象都表现出来。
高津户真:你在说什么?
椹木恭介:泉己身上有三颗形状很有趣的痣,你知道吗?
高津户真:……
椹木恭介:是三颗看起来像三角形的小痣,在大腿的根部……大概连泉己自己都不知道那里长了痣吧。
高津户真:……

椹木恭介:抱歉,突然把你叫来。你也来一杯吗?
仓田泉己:我有点感冒,还是算了吧。
椹木恭介:这样啊,注意身体。怎么了?一直东张西望的。
仓田泉己:!!啊,没事……只是觉得很稀奇……这里跟你以前住的公寓感觉完全两样呢……
椹木恭介:说起来,你还是第一次来这里。千晶还在世的时候我就邀请过你了。难道……你害怕跟我独处一室吗?不过,发生过那种事也难免这样。
仓田泉己:才没有,我怎么会怕椹木哥呢……
椹木恭介:是吗?……你,对当年那件事还记得多少?
仓田泉己:咦?
椹木恭介:你还记得跟我上床的时候,自己是什么样子吗?我可是全都记得……你的声音、体温,还有夹紧我时的那种触感……
仓田泉己:……请你住手!
椹木恭介:你想拒绝我吗?现在跟当时有什么区别?
仓田泉己:当然不一样……所有一切都……为什么到了现在你还……嗯!……啊!
椹木恭介:难不成,你已经把那时候的事给忘了?
仓田泉己:难道不可以忘吗?
椹木恭介:对,我希望你永远都记着。就算你跟其他男人上床……那家伙对你来说是很特别的存在吧?
仓田泉己:那家伙是……
椹木恭介:那家伙……你喜欢高津户吧?
仓田泉己:请不要胡说!他可是男人啊!
椹木恭介:那又怎样?被身为男人的我上的时候,你一点都没觉得讨厌吧?
仓田泉己:我……那是!当时情况不一样啊!椹木哥你明明知道……咳咳咳!!!!
椹木恭介:啊……泉己,你没事吧?没错,那不过是互舔伤口罢了,并不是代表你喜欢我。
仓田泉己:(为什么……?椹木哥…会露出这么悲伤的表情呢……?)我回去了……


Track06

[闹钟声]
仓田泉己:啊……三十七度六……降了好多了……(昨晚还以为会死掉……还好没开店~~)
[门铃]
仓田泉己:嗯~~~~(这种时候,是谁啊……装不在吧,装不在——!)
[门铃]
仓田泉己:……啊……真是的~~~!……!高津户!
高津户真:我在幼儿园听小诚说了,你感冒了?
仓田泉己:……已经没事了!啊,喂!别擅自进来啊!
高津户真:病人就给我乖乖躺着去!你还没吃午饭吧,我给你做点吃的。
仓田泉己:咦?
高津户真:记得把门锁好。

高津户真:能起来吗?来,做好了,吃吧。
仓田泉己:这个……是粥?!能吃么?
高津户真:哼,大概。
仓田泉己:大概是什么啊……(虽然味道不敢恭维,但是真是好久没人为我煮过东西了……)你……干嘛要来照顾我……不是讨厌我么?
(椹木恭介:那家伙……你喜欢高津户吧?)
仓田泉己:(才不是……因为这家伙什么都不说……)我完全搞不懂你在想什么,所以跟你在一起总是会觉得很急躁。(我不懂这家伙的真心……我不想再被这么耍下去了……)别再管我了!事到如今再摆出一副朋友嘴脸来接近我,只会让我很困扰!
(椹木恭介:在大腿的根部……)
高津户真:你……跟你妻子的哥哥睡过了吧?
仓田泉己:……!!干……干嘛啊,突然问这个……(难道……?为什么……为什么高津户会知道?)
高津户真:你不觉得对不起你妻子吗?
仓田泉己:我……我根椹木哥就是睡过也跟你无关吧?啰啰嗦嗦的烦死了!
高津户真:是吗……?你果然被他抱过了。
仓田泉己:……啊![被推倒]啊……高津户……!喂!住手!啊!
[揍]
高津户真:……!
仓田泉己:你……这算什么啊!明明是你单方面要跟我断绝关系的,现在又恬不知耻地出现在我面前……你到底要耍我耍到什么地步才满意啊?!我可不是你的玩具!
高津户真:不对吧,泉己。被耍得团团转的可是我啊……是你耍得我团团转。
仓田泉己:……什么意思?……啊!啊……哈……等……嗯……哈、哈……啊……
高津户真:你就是这种地方造孽啊……只不过被舔了几下就发出这么淫荡的声音。嗯……
仓田泉己:啊……啊……啊!不、不要……住手……!那种地方……不……啊……嘴,放开啊……
(椹木恭介:是三颗看起来像三角形的小痣……)
高津户真:(是这里吗?)嗯……!
仓田泉己:啊……!嗯啊……不行……都说了不行……!放开我!高津户!!
高津户真:跟以前一样,叫我的名字。
仓田泉己:……哈……哈……谁会叫啊……
高津户真:不叫的话就一直维持这个状态了哦。
仓田泉己:呃……啊……!呃……嗯……啊……!啊……可恶……真!
高津户真:再多叫几声。
仓田泉己:……真!快点……让我射……真!
高津户真:泉己……
[门铃]
仓田泉己:……啊!!
椹木恭介:泉己!泉己!是我,身体好点没有,没事吧?
仓田泉己:(好险……幸好有锁上门……)呵啊……啊!啊……啊……[捂嘴]唔……唔唔……!唔嗯……嗯……
椹木恭介:泉己!不在吗?泉己!
仓田泉己:唔……唔……!唔嗯……嗯……唔、唔——!唔……嗯……哈……哈……
高津户真:好像回去了。
[扇巴掌]
高津户真:——!
仓田泉己:你这种人……最惹人厌了!!!滚回去!别再来了!!
高津户真:我喜欢你。从以前开始一直喜欢着你。[离开]
仓田泉己:咦?
[起身追]
仓田泉己:高津户!!!……高津户……啊,感冒药和营养液……椹木哥……呜……


Track07

仓田泉己:(第二天,在准备开店的时候,高津户来了……)
高津户真:还记得我昨天说过的话吗?……我喜欢你!
仓田泉己:……我可不是同性恋。
高津户真:事到如今还说这话,都被我弄得高潮过两次了。
仓田泉己:啊……那、那是不可抗力!
高津户真:你不讨厌,对吧?
仓田泉己:……啊~~……你认真的?
高津户真:谁开玩笑会去向男人告白啊?
仓田泉己: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高津户真:初中。
仓田泉己:骗人!
高津户真:我没骗你。
仓田泉己:那、那为什么!要在毕业典礼那天说那种话……?
高津户真:因为喜欢上你这种笨蛋实在太丢脸了,我怎么都不想承认。
仓田泉己:你说啥?!
高津户真:开玩笑的,其实是我感觉背叛了你的友情,很痛苦……
仓田泉己:啊……!
高津户真:看着单纯地亲近我的你,觉得抱着这种龌龊心思的自己很讨厌。不想再装出朋友的嘴脸待在你身边……反正我就是个无药可救的小鬼……!不,现在也是一样……不过是场恋爱就被耍得团团转了。
仓田泉己:(什么啊……你为什么会这么笨拙啊……)
高津户真:……泉己。你是怎么看我的?
仓田泉己:我……没觉得……你有什么特别……
高津户真:你的耳朵红了哦。
仓田泉己:呜啊~
高津户真:算了。可我不是你就不行,过了十二年,我总算能正视自己的感情了。所以,你也给我一个答案吧……
仓田泉己:答案……
高津户真:跟椹木断绝关系。
仓田泉己:我跟椹木哥不是那种关系。
高津户真:但是你们睡过了吧?
仓田泉己:……只有一次。但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妻子刚刚过世,我的心情很糟……又喝了酒……就……
高津户真:……
[紧紧抓]
仓田泉己:啊……
高津户真:跟他撇清关系。……我会再来的。
仓田泉己:净自说自话……(难道他是在吃椹木哥的醋?他也蛮可爱的嘛~我究竟要怎样呢……想跟高津户变成什么样的关系……?两个大男人交往……)
椹木恭介:嗨!
仓田泉己:啊!椹木哥……
椹木恭介:看来你的感冒已经好了啊。
仓田泉己:啊,是的。谢谢你的药!
椹木恭介:这还是一直让你转交的东西,能拜托你吗?
仓田泉己:啊,是要交给谷泽先生的咖啡豆吧,我知道了。
椹木恭介:……!
[抓过]
椹木恭介:别跟那个男人说多余的话。
仓田泉己:哎?
椹木恭介:那个叫高津户的男人,是专门负责缉查毒品的便衣!他一定是想从你这里套出我的情报吧。你一直都被那家伙监视着。
仓田泉己:(啊!高津户他……是便衣刑警?怎么会……难道说?!每次交给谷泽先生的这些小包里……)……啊,这包白色的粉末是?!
椹木恭介:不准跟那个便衣说。就算你说自己不知情,警方也不会相信你的。因为你是我的亲戚……
仓田泉己:椹木哥!为什么……这是骗人的吧?(我……在无意中帮他们的毒品买卖搭了桥吗?)你以前不是跟我说过,绝对不会染指毒品的吗?
椹木恭介:这是商品,我并没有吸毒。
仓田泉己:可是……这是……!
椹木恭介:如果我跟你都进去了,谁来照顾小诚?
仓田泉己:……!
椹木恭介:就当你什么都没看见。
仓田泉己:(我居然被椹木哥利用了……高津户……你真的是为了得到情报才来接近我的吗?)

高津户真:泉己……?你怎么来了?是从我姐那里问到的地址吗……要是有事的话我去见你就好了……
仓田泉己:高津户。你……是刑警吗?
高津户真:……谁告诉你的?椹木吗?
仓田泉己:告诉我!是不是啊!
高津户真:没错……我是刑警。
仓田泉己:……你的目的是椹木哥吗?
高津户真:我们怀疑椹木的组织在进行毒品贩卖,就开始侦查。椹木的参与嫌疑很大,我接到上级指示,负责监视椹木的一举一动。然后,就发现了你。
仓田泉己:那么……那次见面不是偶然吗?接送小爱也只是为了接近我?!
高津户真:想从你这里搜集防卫严密的椹木的情报是事实没错……
仓田泉己:全部都为了调查……你骗了我!那……说喜欢我也是谎言?!只是为了得到我的信任……
高津户真:不是!为了调查而利用你的事我向你道歉,但是说喜欢你绝不是骗你的!只有这点请你相信我!一开始我也觉得自己已经下定决心,事到如今不会再因为当年的初恋而烦恼了……但是,我错了……跟呆你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我明白了,直到现在,我还是喜欢你!相信我,泉己!
仓田泉己:不可能……不可能的!!我不相信!我再也不相信任何人了!!!
高津户真:泉己!你要生气也好、要骂我也好,不过请你相信,我是真的喜欢你,泉己!
仓田泉己:我不要……我不相信……我再也不想见到你!我已经受够你了!!!
高津户真:泉己,等一下!
仓田泉己:放开!!!(什么恋爱……!尽是谎言……你不管什么时候都在伤害我……)
高津户真:不要再跟椹木见面了!
仓田泉己:少啰嗦!不要命令我!
高津户真:椹木就要被抓了。
仓田泉己:——!什么?
高津户真:他涉嫌贩卖毒品,逮捕令已经批下来了。现在搜查员应该已经带着命令书冲进椹木的住所了。……!泉己!
仓田泉己:放开我。
高津户真:就算你去了也没用。死心吧。他是奉了组长的命令在贩毒,也找到证据了,免不了会被判刑的。
仓田泉己:……(椹木哥——!!)


Track08

仓田泉己:哎……妈妈桑今天好晚啊……(到底怎么了,已经过了交班时间了。)
高津户真:妈妈桑来不了了,那个女人被逮捕了。
仓田泉己:!!
高津户真:她是椹木手下帮他贩毒的,把药卖给来这家店的客人。
仓田泉己:你连这家店也调查过了啊。所以才总是出入这里……
高津户真:……
仓田泉己:请你出去,要打烊了。
高津户真:泉已……椹木失踪了。
仓田泉己:什么?
高津户真:从昨天开始就不知行踪。大概他察觉到警方的动作,已经逃跑了。
仓田泉己:……(椹木哥他……)就算你在这监视我,我也不知道椹木哥的去向。
高津户真:我没有这个打算。
仓田泉己:那你是什么意思?
高津户真:我是担心你……这么说你也不会相信吧……
(高津户真:相信我,我喜欢你啊!泉已!)
仓田泉己:现在……相信这两个字让我害怕。不仅仅是你,椹木哥也背叛了我,但我还是没办法恨他。就算他利用我……
高津户真:利用?什么意思?
仓田泉己:他交给我的咖啡豆里装有白色粉末的小袋,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了他秘密贩毒的帮手。
高津户真:你是说给谷泽的咖啡豆吗?
仓田泉己:你已经知道了?
高津户真:谷泽是清白的,他只是喜欢咖啡,和毒品没有关系。我已经调查过了。
仓田泉己:但是,我打开昨天给我那袋咖啡之后看到里面有白粉……椹木哥说我也是共犯,让我闭嘴……如果谷泽先生和毒品没有关系的话,他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
高津户真:我倒是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仓田泉己:咦?[手机]椹木哥?!
椹木恭介:哟,泉已。
仓田泉己:你现在在哪儿啊?
椹木恭介:我在给千晶扫墓。以后短时间内恐怕是来不了了。泉已,我在这儿等你,你带着那警察一起过来。
仓田泉己:咦?椹木先……!
高津户真:椹木他说什么?
仓田泉己:他让我带你一块儿去。
高津户真:他在哪儿?
仓田泉己:(如果带他去……那椹木哥就……)……
高津户真:椹木已经决心自首才给你打电话的吧。带我过去。
仓田泉己:但是……
高津户真:泉已,你要体谅他的心情。
仓田泉己:椹木哥的心情?什么叫心情啊?你是说他希望在我眼前被你逮捕吗?!
高津户真:是的。这就是椹木给出的答案。
仓田泉己:(也许确实是这样……但是……)
高津户真:放开自己最重要的东西时,为了斩断留恋之情,需要这种清楚明了的诀别。换做我也是一样。
仓田泉己:哎?
高津户真:也许他和我在某种程度上是很像的。

仓田诚:是恭介!!
椹木恭介:哦~~小诚。
仓田诚:刚才在幼儿园看到了超大的蚯蚓,巨型蚯蚓!
椹木恭介:哈哈,是嘛。哟!
仓田诚:好高啊~~哈哈~~~
椹木恭介:要在这儿铐上吗?
高津户真:我要这么做,小诚会恨我一辈子的。
椹木恭介:那你就头疼了吧。不经过小诚这关你可没法和泉已交往。
仓田泉己&高津户真:……
椹木恭介:好了小诚,下来吧。泉已,那家店给你了。手续我拜托给认识的律师办了。你和小诚都保重。
仓田泉己:我会等的。我和小诚会一直等着椹木哥回来!我们等你!
椹木恭介:(泉已……)
(椹木恭介:泉已……你看,是小诚。你看看,他多像千晶啊。
仓田泉己:一点也不像。小小的,跟猴子一样。
椹木恭介:很快就会长大了。这孩子会成为你的命根子的。是你和千晶各给了小诚一半生命啊。你看。
仓田泉己:……笑了。
椹木恭介:他知道你是他父亲吧。)
仓田诚:泉已、泉已!!
仓田泉己:嗯?!
仓田诚:泉已……恭介要去什么地方吗?旅行?
仓田泉己:嗯,是啊。要去个很远的地方。
仓田诚:希望他能早点回来。
仓田泉己:嗯,是啊。

高津户真:你就招了吧,全部都是组长逼你做的。
椹木恭介:不能让我抽根烟吗?
高津户真:说实话,你怎么看泉已?
椹木恭介:问这个也是为了调查吗?
高津户真:是我个人的提问。
椹木恭介:泉已是我弟弟,仅此而已。
高津户真:哼……有什么想告诉他的,我帮你传达。
椹木恭介:快点忘了我。——就这么跟他说吧。
高津户真:这话我当做没听见。他说了要等你回去吧。
椹木恭介:呵,嫉妒啊?
高津户真:确实嫉妒。
椹木恭介:你在泉已周围转悠,与其说是为了搜查,更多的是担心他吧?那家伙知道吗?
高津户真:…………
椹木恭介:真没用。
高津户真:你没资格说我。
椹木恭介:呵,我从监狱出去的时候,小诚应该已经长大了吧……


Track09

仓田泉己:(之后不久,椹木哥被检察机关起诉,高津户也从我眼前消失了。只是因为忙呢,还是在躲避我?)
高津户真:泉已?
仓田泉己:你好。
高津户真:你怎么来了……
仓田泉己:小诚说要到小爱家留宿。我家的食材多出来一些。
高津户真:嗯……

仓田泉己:摆这么张臭脸,我做的饭这么难吃吗?
高津户真:……不知道。
仓田泉己:什么?!
高津户真:根本尝不出什么味道。有你在我眼前我就饱了。
仓田泉己:你、你傻了吧……别说这么不害臊的话。
高津户真:为什么要来。
仓田泉己:……不知为什么……疼!干嘛咬我耳朵……
高津户真:别做这种让我想歪的事情。为什么不放任我不管?你这样我会傻傻抱着期待。
仓田泉己:期待什么……
高津户真:你要让我说几遍?还不明白吗?我喜欢你啊。
仓田泉己:我才不知道!你的想法我完全搞不懂。你那样践踏我的感情,还凭什么叫我轻易原谅你做的事?
高津户真:那就快点回去。再也不要在我眼前出现。
仓田泉己:………………
(高津户真:我喜欢你啊!泉已!)
仓田泉己:(一旦踏出这个门,不是重演历史吗?我们俩像傻瓜一样绕着一个地方转圈……这样真的好吗?)……!!?
高津户真:不行。还是不能放你走。
仓田泉己:别说这么任性的话。那……为什么不来找我?总在不必要的事上耍帅……
高津户真:不是耍帅,我是害怕,怕被你拒绝……泉已,原谅我,别拒绝我。拜托了。
仓田泉己:(什么啊……摆出这么认真的表情,看到这样的表情……)
高津户真:泉已?
仓田泉己:(……叫我怎么受得了。)虽然现在没法原谅你做出的事,但大概会渐渐淡忘。但是对你……(是啊,从十五岁开始,我就一直没法忘记。)一不留神就想起你。明明看到你就会生气,但一分开却无比想念。(我是那么不甘心、那么生气,你却呆总在我心中的某个角落里……)
高津户真:我把这话理解为我希望听到的意思了哦。
仓田泉己:随你便。……啊……在这里做吗?
高津户真:想让我把你带到床上去吗?
仓田泉己:……要做的话……就好好做嘛。
高津户真:我真的……可以要你吗?
仓田泉己:来吧……我也……想要你。(想用不会说谎的身体相互确认,确认你的心意和自己的心意。)啊……啊……你要弄到什么时候?
高津户真:到足够柔软为止……还很硬呢。
仓田泉己:啊……已经……够了,快点…进来……
高津户真:你啊!难得人家对你温柔一点,这膝盖是想干什么啊?不要顶着那里刺激我!
仓田泉己:但是……我忍不住想射了……总是只有我……我想和你一起……
高津户真:该死!!说出这么可爱的话……
仓田泉己:高津户?
高津户真:等一下。你……和椹木睡的时候……后面也用了吗?
仓田泉己:哎?那种事情早就记不得了。那时醉得很厉害。
高津户真:骗人,有没有被插进去总还是记得的吧?
仓田泉己:都说了记不得……啊啊……
高津户真:被那家伙插进后面高潮了吗?可恶,太不爽了!
仓田泉己:你在吃醋吗,小鬼头?
高津户真:当然吃醋,对你痴迷得跟傻瓜一样。
仓田泉己:高津户……
高津户真:放松。
仓田泉己:啊啊啊!啊……高津户……
高津户真:泉已,我喜欢你……
仓田泉己:啊……啊……不是的……
高津户真:嗯?
仓田泉己:和椹木……不是这样的……我……和你是……真……真……啊……啊哈……嗯……真……已经……要射了……
高津户真:泉已……
仓田泉己:真……
(仓田泉己:真,真!!真啊!!听说你被二班的泽田告白啦?
高津户真:啊,那事啊?我拒绝了。
仓田泉己:咦?为什么?那么可爱的女孩太可惜了。
高津户真:我有喜欢的人了。
仓田泉己:哦……是么……那个,你不告白吗?
高津户真:因为知道是不可能的。
仓田泉己:才没这回事呢。被真告白的话,不管什么样的女孩都会开心的。
高津户真:不用了,我不想把心意说出来。
仓田泉己:真?)
仓田泉己:真……(原来是这样……这家伙从那时起就一直……)
高津户真:怎么了泉已?菊花疼吗?(被殴)
仓田泉己:你真破坏气氛!
高津户真:疼!
仓田泉己:真是……
高津户真:泉已,椹木有话传达给你。别去看判决,也别去探监,出狱之后他会马上去找你,在这之前让你等着他。
仓田泉己:哎——
高津户真:他不想你看到他落魄的样子吧。
仓田泉己:但是……
高津户真:他内心深处一定觉得你和小诚的完全信任是一种包袱吧。内心有愧的时候,这种无条件的信赖会让他感到痛苦。
仓田泉己:!!
(高津户真:我倒是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仓田泉己:我能等他吗?
高津户真:等着他吧。虽然不能代替椹木,我想以我的方式支持你。所以请让我像以前那样走在你的身边吧。
仓田泉己:[抽泣]
高津户真:我想从现在开始,挽回这绕了远路的十二年时间。


Track10

仓田泉己:(椹木哥,近来可好?时间过得真快,小诚已经要上小学了。随信寄去小诚入学仪式的照片,请一定看看。)你好~现在?现在正准备和小诚一起回家。哎?身后?
高津户真:哟~
仓田诚:是高津户!!!小诚飞踢!!
仓田泉己:在上班?
高津户真:不,已经下班了。很痛啊小诚。
仓田诚:嘿嘿~
仓田泉己:那一起回去吧?
仓田诚:高津户也一起?
仓田泉己:嗯,三个人一起回去吧。
仓田诚:高津户!荡秋千!
高津户真:真拿你没辙啊,抓紧了!
仓田诚:回家之后给你看新书包!
高津户真:哦,已经买了啊?嗯?你在看什么啊?
仓田泉己:呵呵,秘密~
高津户真:说嘛,这样我很在意啊。你笑什么?
仓田泉己:呵呵。(我也是一样吧。)
(高津户真:不过是段恋情,就像傻瓜似的被折腾得团团转……)
仓田泉己:(我也一直被他折腾得团团转……)
高津户真:喂!泉已!!
仓田泉己:(不过是场恋爱,可这场恋爱也不可小觑。)

特典CD

游佐浩二:这是《不过是场恋爱》初回特典谈话CD。
日野聪:是的。
游佐浩二:由我们两人送上。我是这次担任主持的,扮演高津户真的游佐浩二。
日野聪:我是仓田泉己的日野聪。游佐桑突然就被要求担任主持呢。
游佐浩二:刚刚才发现。
日野聪:真是热腾腾的状态呢。
游佐浩二:热腾腾的。事实上本篇的录音刚刚结束。万事俱备了。
日野聪:自己给自己加大难度啊。
游佐浩二:确实提高了难度啊。这次虽然是Freetalk却是有主题的谈话啊。
日野聪:是啊,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人准备了主题。
游佐浩二:准备好了主题。虽然是准备照着这个进行下去。大家要做好心理准备,到最后有可能成为一张无话可说的CD。要是变成那样了……嘛,虽然我们会照着话题讲但可能没法拓展得很宽。
日野聪:是啊,那就只能请大家见谅了。
游佐浩二:我们会尽量努力多谈一点别的。多多关照。那么开始第一个主题:录完音后一句话感想。“一句话”有难度啊。
日野聪:只能说一句啊。
游佐浩二:难度一下子提得好高啊。
日野聪:真的只能说一句话么?怎么办?那就只说一句?
游佐浩二:别就说一句话吧。就说说录音结束后的感想吧。
日野聪:那就说说感想吧。首先是各位工作人员辛苦了。
游佐浩二:哎?对工作人员说啊。
日野聪:首先要对工作人员说啊。
游佐浩二:把我撂一边?
日野聪:哪里哪里接下来就是了。
游佐浩二:我们现在是看不到外面各位工作人员的状态,说不定他们正在外面发火呢。
日野聪:哈哈……当然,这次一直在一起演绎这个故事的游佐桑。辛苦了。
游佐浩二:辛苦了。
日野聪:咱们两个真的说了好多台词啊。
游佐浩二:说了不少,这次登场人物不是那么多。
日野聪:是啊,而且是讲述日常生活的,和现实生活非常接近的故事。
游佐浩二:没有什么华丽的动作场景。没有那种“站住!!!!”的场景。
日野聪:是啊,没有什么战斗的场景。
游佐浩二:“噼里啪啦”的场景也没有。
日野聪:也没什么被击中死掉的场景呢。
游佐浩二:很平静地演绎了人物的心境。
日野聪:要说有什么吵闹的话那就是我家儿子了。
游佐浩二:是啊,真是个让人遗憾的儿子啊。
日野聪:哈哈……拿他没辙。
游佐浩二:我家侄女倒是比较乖。
日野聪:你家姐姐是不是也挺遗憾的呢?
游佐浩二:确实挺遗憾。不知道她和她老公是怎样的,希望大家也能支持。这次比较难得的是虽然出场人物不多但是男女平衡不错,男女比例几乎是一比一。
日野聪:男女人数的平衡不错。
游佐浩二:平衡不错但是会更紧张。
日野聪:反而会这样。这次我和游佐桑是……
游佐浩二:好像是第一次吧?和日野……组合?
日野聪:对手戏出演是第一次呢?感觉挺新鲜的。
游佐浩二:是啊……
日野聪:呵呵。稍微有点紧张。
游佐浩二:受你关照了。
日野聪:哪里哪里我才是。
游佐浩二:大家觉得如何呢?这张CD和本篇不是同一张,希望大家听完本篇再来听这张碟。
日野聪:我发现了!能同时听的方法!!
游佐浩二:噢?
日野聪:买两张!
游佐浩二:买两张?这和本篇本来就是两张CD没什么关系吧。
日野聪:啊!是这样啊!这和本篇是分开的啊。
游佐浩二:真厉害,还要叫人家再买两张啊?
日野聪:这样一模一样的两枚组CD。
游佐浩二:两张CD分别都是两张啊。不过如果现在还有没听过本篇的听众,请大家马上中止,先回去听本篇。
日野聪:是啊。
游佐浩二:然后再进行一遍同样的流程。听完本篇之后再听这张CD可以更加享受这张碟的乐趣。
日野聪:是啊。
游佐浩二:接下来是第二个话题:请说说对于对方饰演的角色的看法。是关于对方演绎的角色的评价。
日野聪:关于角色啊。首先是……高津户真。总之一句话总结就是笨拙的男人啊。
游佐浩二:跟我一样。
日野聪:是啊……哎?!好危险啊,我刚刚说着“是啊”好像认同了。好危险好危险。
游佐浩二:这个地方不用刻意搞笑哦。
日野聪:我听都没听说过。
游佐浩二:这又不是搞笑的CD。
日野聪:游佐桑笨拙我可是头一次听说。
游佐浩二:我是个笨拙的男人。
日野聪:“因为我是个笨拙的人。”
游佐浩二:觉得如何,他很让人着急吧。
日野聪:确实很着急,虽然着急,却也有觉得 “还是有点帅的嘛”的地方呢。
游佐浩二:噢~你那是什么表情,想说帅说帅就好了嘛。不用否定嘛。
日野聪:自己心中萌生了一种傲娇的感觉。
游佐浩二:原来如此。
日野聪:在幼儿园里,被几位妈妈说闲话的时候……
游佐浩二:“你们可不可以不要说了。”
日野聪:反驳那些妈妈们的场景,好像英雄救美的感觉。
游佐浩二:我在演绎这段的时候感觉有点困难呢,该演到什么程度。
日野聪:是啊。
游佐浩二:从真的角色性格上来说,不是那种会站出来说 “太丢人了,别再说了”这种话的人。
日野聪:不会站出来呢。
游佐浩二:因为是个笨拙的男人。不过他却在听了那些话之后,虽然心里有带着压力还是站了出来。
日野聪:还有一个让人很在意的地方。那些妈妈们为什么会在晚上喝酒的地方目击到他呢?
游佐浩二:应该是非常晚的时间了。有一个在幼儿园的孩子的妈妈,这么晚在那些娱乐场所出入到底是怎么回事。
日野聪:相反的……要是爸爸们的话,倒是可以相反地说,“我家孩子妈妈在那边,不要跟我说话比较好了啦”——刚刚好像有点人妖的语气。
游佐浩二:干嘛用“了啦”?我很想问“你们几位是在哪里目击到的?”
日野聪:确实想问问。
游佐浩二:“是在什么时间看到的?在哪里看到的?你们几位在那个时间到底在干什么?”
日野聪:而且还不是一个人。
游佐浩二:有三个人呢。一起去俱乐部玩了吧。
日野聪:啊!肯定去了。不过夫人们一定也积攒了不少压力吧。
游佐浩二:仔细听的话说不定能听到她们说,“今天AKIRA真是好棒啊~”
日野聪:“HIKARU真帅~”
游佐浩二:说不定会有这样的对话呢。
日野聪:“我们是共犯呢”
游佐浩二:请注意听。
日野聪:才不会,再怎么听也没有这段。说不定会在我们回去后重新录这段呢。
游佐浩二:啊,按照工作人员的意愿一会重录。
日野聪:说不定会觉得“啊,原来如此!”
游佐浩二:“这个想法我们收下啦!”
日野聪:绝对不可能!
游佐浩二:我们从哪儿开始跑题的?我来说的话,仓田泉己啊……是个软弱的人,精神上来说。遭到挫折的时候要是来个温柔的人就……。他夫人是个美人,性格也不错,但也有比较遗憾的地方。
日野聪:太早就……
游佐浩二:也是一个充满遗憾的人呢。
日野聪:喂!说我家老婆什么呐!
游佐浩二:不是不是。虽然作为我的角度不该说什么,不过事实上她是明知误会还将错就错吧。
日野聪:不过是个好妻子。
游佐浩二:小诚也是那样一个孩子不是么?有其母必有其子不是么?
日野聪:真是败给“小诚飞踢”了。
游佐浩二:高津户也被踢了。这样的家庭挺让人担心的。
日野聪:不过,最终结局来看还是不错的。
游佐浩二:这样的回答可以吗。那么就第三个话题:“此次几个角色都是因为恋爱被折腾得团团转”两位平时被什么折腾得团团转过呢?
日野聪:被折腾得团团转啊。
游佐浩二:我现在正被折腾得团团转。
日野聪:确实如此。先是游佐桑突然被要求做主持。
游佐浩二:就在刚才。……其实这个问题是昨天晚上刚刚拿到我这的,突然被要求做主持,就把内容看了一遍。只注意看了主题谈话的几个话题。
日野聪:不过我是松了一口气了。
游佐浩二:松了一口气了?
日野聪:游佐桑主持的话……
游佐浩二:这是1对1,必须相互圆对方的话。
日野聪:不过我的桌子上收到了“游佐桑拜托啦~”的来信。我就“OK”了。
游佐浩二:谁寄到BAOBAB那儿去的。
日野聪:没问题,我可是游佐桑的fan。
游佐浩二:不敢不敢,对这个问题怎么看?有没有被折腾得团团转的事?这之外。
日野聪:这之外么?这之外啊。我总是被老家的狗折腾得团团转呢。
游佐浩二:被咬脖子,老在周围蹦跶之类的?
日野聪:不是,每次我回老家的时候,都是它一个在看家。
游佐浩二:你父母呢?
日野聪:父母去工作了。
游佐浩二:啊,是白天的事情啊?
日野聪:白天。它会把桌上的东西都吃掉。
游佐浩二:为什么会把吃的放在那儿?
日野聪:它会上桌呢!
游佐浩二:不应该上桌这我当然知道。不过也不应该在桌上放吃的啊。
日野聪:是啊。然后不是只有我一个人么?它乱吃桌上的东西,这之中还有感冒药。
游佐浩二:为什么?那个,到底是怎么回事,跟我说实话。先不说你家狗狗的问题,说说你家是怎么回事吧?
日野聪:我家很普通啊。
游佐浩二:感冒药也随便放在桌子上。
日野聪:不是有桌子么?那边上有厨房的料理台。料理台上有感冒药之类的。
游佐浩二:哎?把感冒药放在料理台上么?
日野聪:是啊。
游佐浩二:为什么?想要能快点吃药么?
日野聪:为了能快点吃药。
游佐浩二:吃好饭马上吃药。
日野聪:我家老爹。
游佐浩二:去收拾干净!
日野聪:……狗把感冒药吃了。
游佐浩二:那可不行啊。
日野聪:之后就一直躁动不安。我就训斥它。它好像有点发作的感觉。
游佐浩二:那可危险了。不能对狗狗这样!不过做错事不立即骂它它就不懂了。过了一段时间再骂它就不懂了。
日野聪:我大概是训斥的方法不对,下次再回老家的时候。我开门,它就不来迎接我了。我以为它是去散步了,就到各个房间里找,结果发现它在我爸妈的寝室角落里发抖吓得浑身发抖。
游佐浩二:啊,因为你上次骂它了。
日野聪:骂过它了,那之后就一直在躲我。
游佐浩二:啊不行了,“那家伙骂过我”。
日野聪:“那家伙来了!”是这种感觉呢。
游佐浩二:你还住在父母家的时候就已经养它了吗?
日野聪:养了。
游佐浩二:噢,可分开一段时间就……
日野聪:大概是我的训斥方法不对吧。
游佐浩二:原来如此。
日野聪:游佐桑呢?
游佐浩二:我?我好像没什么……不过因为是这样的职业,会被各种角色折腾呢。不被折腾得情况反而比较少。
日野聪:是啊。
游佐浩二:总是想着该怎么演。
日野聪:总是在困扰呢。
游佐浩二:不能一心二用呢——因为我是个笨拙的男人。
日野聪:话又说得这么妙。明明不是笨拙的男人。时间已经差不多了。
游佐浩二:是么?那来谈谈最后一个问题吧:高津户的口头禅是“真拿你没办法啊”,请问两位都有什么口头禅?
日野聪:口头禅好像……我没注意到自己有什么,你有吗?不如决定一下以后的口头禅吧?
游佐浩二:要决定吗?那日野君就用“Hasta la vista”吧。(注:Hasta la vista是西班牙语,意为“后会有期”)
日野聪:那太奇怪了,话说到一半就突然“Hasta la vista”吗?
游佐浩二:不是挺好的吗?
日野聪:“早上好,Hasta la vista!”么?
游佐浩二:录音一开始就结束了,这样的口头禅如何呢。
日野聪:那就“Hasta la vista”?
游佐浩二:后面再接上Baby也不错。
日野聪:Baby……哎,那怎么办呢,游佐桑……
游佐浩二:听不懂的孩子多看看外国电影。
日野聪:哈哈……那游佐桑经常说的就是“因为我很笨拙。”
游佐浩二:啊……事到如今大家都知道了。
日野聪:才不知道。
游佐浩二:再特意拿来说感觉也很奇怪,你觉得呢?
日野聪:我今天可是头一次听说。
游佐浩二:是吗,那我就用用看吧。那么就这样,日野的口头禅就是“金枪鱼”了。
日野聪:变了!不是“Hasta la vista”么?变成“金枪鱼”了。
游佐浩二:就这样吧,不然挺麻烦的。惹某些大电影公司生气就不好了。
日野聪:说不定说“金枪鱼”也会有人生气的。
游佐浩二:是吗,那怎么办?换别的比较好吗?向大家征集一下吧。
日野聪:请大家寄到公司来。
游佐浩二:在《不过是场恋爱2》中收集大家的意见,拜托各位了。这张谈话CD是由扮演高津户真的游佐浩二和……
日野聪:扮演仓田泉己的日野聪送上的。
游佐浩二:那么各位……
日野聪:再见!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11 | 2018/12 | 01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