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液型男子。』キャラクタードラマCD O型

『血液型男子。』キャラクタードラマCD O型

血液型男子。

アニメの総合情報サイト「アニメイトTV」発の女性向けオリジナル企画「男子。」シリーズの第2弾『血液型男子。』のドラマCD第3巻が、2009年10月21日に発売される。
 『血液型男子。』は、血液型をモチーフとし、A型・B型・O型・AB型、各血液型の性格的特徴を持ったキャラクターが活躍するユーザー参加型のバラエティストーリーで、各巻ともドラマに加えキャラクターが話しかけるメッセージを収録予定という乙女にとっては必聴の内容!
 第1巻「キャラクタードラマCD A型」は8月に発売され、9月には第2巻「キャラクタードラマCD B型」が発売予定と、全4巻が11月まで毎月発売される予定になっている。

今回は、10月発売予定の「キャラクタードラマCD O型」から鈴木達央さん(白河里央役)、櫻井孝宏さん(蒼馬英一郎役)、中村悠一さん(赤羽響生役)、柿原徹也さん(黒崎雅役)にインタビュー。第3巻目を迎えての感想や聞き所について改めて伺った。

翻译:tomobian
校对:ursula_cc

血液型男子。

Track 1.自我介绍

白河里央:你好!久等了,不好意思。那么,之前说找我,有什么事呢?诶?自我介绍?嗯!知道了!那么听好喽。我是白河里央,在爱里艾斯学院上学,二年三班。加入的社团呢,是料理研究会。怎么说呢,就像是点心同好会那样的。就是大家一起做点心,然后品尝的社团。前阵子做了水果蛋糕呢,做得很好吃,真想让你也尝一尝呢。血型是O型,据说是心胸开阔、善于社交的类型,你觉得我怎么样呢?确实,朋友多一点的话可能会比较好,因为,与其吵架还不如好好相处来得开心,不是吗?特别是要好好珍惜女孩子。这么想来,我和女生相处的时间比较多呢。比如说,我头发不是很卷嘛,虽然自己也有打理,但女生对这种事很在行,所以经常在学校帮我重新打理。这个发卡也是班里的女生给我的呢。她说很适合里央,就请戴上吧。小花的形状,很可爱吧?诶?你问给我发卡的女孩子怎么样?……这个嘛,不太记得了,反正也是以前的事了。但是,一定是个温柔的人吧。不仅是那个女孩子,所有女孩子都很可爱也很温柔呢,呵呵。话说不久前,我没在自己家,而在其他地方生活。被学校的理事长叫去,说是希望我参加什么实验的。怎么说呢,简单说来,就是和班里三个男生住在一起了。对于这个实验,我很期待哦。反正我也不是不喜欢和别人住在一起,我有信心能和他们很好的相处。就是用开阔的胸襟,试着配合对方这种感觉吧。只要有这份心情,无论和谁一起,都没问题,就是这样哦。我的自我介绍就到这里了,那么待会儿见喽。

Track 2

「血液型男子」,角色Drama CD,O型。白河里央的绅士风度。

[下课铃]
赤羽響生:啊~今天的课终于结束了。接下来~回家回家~嗯?那边坐在长椅上的是雅吧?喂~雅~
黑崎雅:響生。
赤羽響生:你在做什么啊?在这院子里发呆,不回去吗?
黑崎雅:那个,看见了。
赤羽響生:哦?那个?哪个?
黑崎雅:[指]
赤羽響生:什么也没有嘛?
黑崎雅:唉……響你是看不见的。
赤羽響生:诶?是那种不祥的东西?
黑崎雅:谁知道呢……
赤羽響生:诶?那、那个突然有点发冷的说……哦呵呵,你可别以为我在怕这种东西哦。就这点,你可别、别误会哦。
黑崎雅:啊!
赤羽響生:诶?这次又怎么了?
黑崎雅:那个,里央?
赤羽響生:诶?里央?喂,里央怎么了吗?
黑崎雅:那个…在树的另一边…和女孩子…在一起…
赤羽響生:女,女孩子?

[树下]
白河里央:你说有事找我商量,是什么事呢?还要到这个没人的地方,是害怕被别人听到的事情?
美咲:嗯,与其说是商量,那个,里央君。
白河里央:怎么了?
美咲:里央君有女朋友吗?
白河里央:不,没有。
美咲:那么我怎么样?如果可以的话,能和我交往吗?
白河里央:呵呵,能被你这么可爱的女孩要求交往,我好开心呢。可以的话,我很乐意哦。
美咲:真的吗?谢谢你,里央君。
赤羽響生:他说什么?!!!!

赤羽響生:事情就是这样,话说真的吓了我一跳的说!
黑崎雅:突然就到了——告白~时间~
苍马英一郎:唉,为什么特地跑来告诉我?这事关里央的隐私吧,而且还是这么敏感的事情。我说響生,你还真是一如既往地趟浑水啊,这毛病可以改改了。
赤羽響生:你这家伙不骂我两句会死啊?
苍马英一郎:嘛,听到了就不能不管。只要本人不主动说,这种话题不是我们可以无止尽地猜测下去的。明白了吗?
赤羽響生:真是的。对,明白明白。想跟你说这个的我真是个笨蛋。
苍马英一郎:接下来,快要到看新闻的时间了。能否请你从电视机前面移开呢?
赤羽響生:什么?傻啊你?我呢,可是要看「超级现场,日本流行音乐」才来客厅的。从现在开始的两个小时,这个电视机是我的!
苍马英一郎:什,以往的这个时间不都规定是我看新闻的吗?
赤羽響生:那种事情我才不管呢~快看,节目时间快开始了呢。你回房间去学习啊,做什么都行。
苍马英一郎:凭什么随随便便的就……我就是赖也要赖在这里。
黑崎雅:喂~我说,「猫狗王国」的特集开始了。
苍马英一郎:管我P事啊!
赤羽響生:你也插一脚啊!
[开门声]
白河里央:我回来了。咦?大家都在啊,怎么了吗?
苍马英一郎:啊,里、里央。你、你回来啦。真晚啊。
白河里央:嗯,放学后稍微玩了会儿。晚饭也吃过了。
黑崎雅:是约会?
苍马英一郎:啊!雅,太过直接了!!
白河里央:约会?呵呵,也对哦,和女孩子一起玩,确实像约会的感觉?
赤羽響生:那,也就是说,和今天的那个她一起回来的?
黑崎雅:就是今天…向里央告白的…那个女孩。
白河里央:呃,啊~果然是……那个时候在偷听的原来是小雅和響生啊。看到小小的银发和大大的金发,还在想会不会是你们呢。唉,这可不行哦,人家在说重要事情时,偷听的话……对人家女孩子很失礼不是吗?
赤羽響生:哼!偷听什么的传出去多难听啊,那只是偶尔听到,就顺着听下去了而已。再说是坐着的!
苍马英一郎:就算坐着也叫偷听!咳咳,那个里央,不管怎样你被女生告白的事我们已经完全了解了,那我是不是可以说你有了恋人呢?
赤羽響生:什么嘛,你刚才不是说不准猜测别人的事情吗?
苍马英一郎:那,那是因为,话题一旦展开,完全不涉及的话,我担心那是否会很失礼……
白河里央: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嗯,也就是说我有了女朋友了,对吧?
苍马英一郎:是,是吗。你们是两厢情愿啊,那应该是值得高兴地事。恭喜你了,里央。那下次该煮红豆饭了吧。
白河里央:呵呵,英一郎你还真是夸张啊。而且,与其说是两厢情愿,不如说……因为你想啊,人家女孩子向你告白,拒绝的话不太好吧?
苍马英一郎:诶?
白河里央:啊,比起这个,今天有我想看的连续剧呢。赶快,开电视开电视。
赤羽響生:啊!我的「超级现场,日本流行音乐」!!
苍马英一郎: 还有我每天必看的新闻也……
黑崎雅:「猫狗王国」的特集……
白河里央:怎么了?你们三个人?快点,一起看连续剧吧,好吗?
苍马英一郎&赤羽響生&黑崎雅:呃……

Track 3

黑崎雅:英一郎~
苍马英一郎:是雅啊。有事吗?
黑崎雅:这个,还给你。
苍马英一郎:哦,是前阵子借给你的书。觉得怎么样?是本非常有趣的小说吧?它在新闻的书评栏里也广受好评呢。
黑崎雅:插图,很漂亮。
苍马英一郎:插,插图?
黑崎雅:只是哗啦哗啦地把插图翻看了遍。
苍马英一郎:这样啊。
赤羽響生:[打呼噜]
苍马英一郎:響生还在睡午觉吗?反正肯定是打工啊,乐队啊,忙得累死了吧。真是的,一点进步也没有。而且,他怎么那么大的鼾声啊。难道那家伙没有羞耻心吗?
小爱:呵呵,然后哦,里央……
白河里央:嗯,什么?
小爱:昨天的连续剧,看了没?
白河里央:嗯,看了哦。
苍马英一郎:里央是在和女生说话吗?看上去很亲密呢,那女孩就是传说中的女朋友吗?
黑崎雅:不是…的。
苍马英一郎:诶?不是吗?
[轰!开门声]
美咲:里央君!
黑崎雅:啊!
苍马英一郎:发生什么事了吗?
黑崎雅:刚才…进教室的…那个女孩…就是里央的…女朋友。
白河里央:啊,美咲,怎么了?都找到我教室里了,有什么急事吗?
美咲:里央君,昨天放学后你去哪里了?
白河里央:嗯……说到昨天,去唱卡拉OK了。因为昨天美咲不是说有社团活动,不能一起回家了嘛,所以就应邀去了。
美咲:你为什么要那么做啊?
白河里央:那个~抱歉了。
美咲:你刚才道的是什么歉?
白河里央:当然是因为你生气了呀。
美咲:里央君这个笨蛋!
白河里央:啊!
赤羽響生:啊?什么声音?
美咲:里央君什么的最讨厌了!我要和你分手!
赤羽響生:怎,怎么回事?喂,里央。你的脸都通红了!发生什么事了?
黑崎雅:啊~吓我一跳。
苍马英一郎:不要紧吧,里央?看起来,那好像是很强烈的一击……
黑崎雅:漂亮的,一巴掌。
赤羽響生:一巴掌?!诶?你被狠狠抽了一巴掌?啊?难道是被刚才跑出去的那女人?真的假的啊?看起来超疼的呢。
白河里央:呵呵,没事的。就是有点难为情。我说,英一郎?
苍马英一郎:什,什么?
白河里央:为什么她要如此生气啊?
苍马英一郎:诶?那是因为……

[寝室]
苍马英一郎:很好,三人都聚齐了。
赤羽響生:喂喂,这次又怎么了?一回来就说要在客厅集合,还强拉硬拽的,我可是很忙的。
苍马英一郎:你在家里所谓的忙,不过就是一个人的卡拉OK大会电视游戏之类而已。今天可是为了里央的事情来和大家商量的,偶尔也给我配合点。
白河里央:诶?为了我?
苍马英一郎:没。白天时你也问过我的吧,问我她为什么会生气。那之后我尽我所能想了下。我认为,让女性火得抬手甩巴掌是否意味着里央你是不是有什么过错。因此,今天在这里,就里央的交际我们要认真地思考下。弄清原因并进行分析,以防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赤羽響生:喂,我说这是不是太猥琐了啊?
黑崎雅:英一郎,出乎意料,是个好色的人。
苍马英一郎:我,我才没有抱着这种邪念。我纯粹是为了里央着想的!
白河里央:呵呵,英一郎原来这么关心我啊。明明不用管我的,你还真是认真呢。哎,但是,真的一点线索都没有呢。交往不过一周而已,放学一起回家,一起玩。休息天约会,就这点事。
苍马英一郎:约会吗?这对于正在交往的男女来说是个大型活动。那里可能有什么隐情也说不定。
黑崎雅:那,就围绕约会来想一下吧。
赤羽響生:哈啊?约会?为什么我们要积极讨论别人的约会啊!
苍马英一郎:不,那可能是个好主意。再现约会场景,再加以讨论就能找到问题点。嗯!就像回顾考试一样,是个不错的方法。
白河里央:嗯~听起来很有趣哦。我是无所谓的啦。
赤羽響生:喂喂~说什么有趣啊?你就是人太好了,里央。这种傻得要死的事情,应该说「开什么玩笑」拒绝掉的哦。
黑崎雅:下个,双休日,有空。
苍马英一郎:是吗。我正好也没事。很好,那么就在下个星期日,就去现场勘察里央的约会。希望你们各位都用心参加。
白河里央:好的。
黑崎雅:哦~
赤羽響生:喂,我说你们几个,好好听我说话!

Track 4

黑崎雅:就是这样。于是到了星期日……

[车站前]
苍马英一郎:接下来,里央。数据显示是从这里,车站前开始是吧?
白河里央:嗯。我们当时约好在这个钟塔下见面的。
赤羽響生:[小声嘀咕]该~死的。为什么我也必须参加这种意思不明的事情啊。里央他被甩,明明是他自己的事……
苍马英一郎:喂,我说響生,你嘀嘀咕咕地在说些什么啊?还不快点给我做?
赤羽響生:啊?你说做?做什么?
苍马英一郎:所以刚才不是说了嘛。约会再现时,你是扮演女朋友的角色的。
赤羽響生:哈,哈啊?!为什么要我演?为什么那个是我演?
苍马英一郎:那么,我可以认为你是在想原因吗?
赤羽響生:那个……
苍马英一郎:听好了!听说他女朋友比约定时间稍稍晚到了些,是从对面跑过来的。好了,快点照做。要以女朋友的身份好好做哦。
黑崎雅:用说…是不行的。
赤羽響生:好了好了,知道了。照做就行了吧,照做!话说真是不应该跟过来啊!不应该!

[约会场景再现之车站见面篇]
赤羽響生:喂~里央~[被打]
苍马英一郎:不对!
赤羽響生:痛!干嘛要打我头啊?
苍马英一郎:我前面再三强调要以女朋友的身份来演的吧。再说,她不是叫里央,之前听到是叫里央君的。这种细节也给我完美地重现出来!
白河里央:呵呵,英一郎你还真是干劲十足呢。我说響生啊,貌似还是赶快放弃的好哦,加油哦~
赤羽響生:你们这群家伙!
黑崎雅:那么接下来…第二次…

[约会场景再现之车站见面篇×2]
赤羽響生:里央君~抱歉让你久等了?
白河里央:没有~我也刚到。啊,一直都只见过你穿校服,突然看到穿自己的衣服的你感觉很新鲜呢。很适合你哦,很可爱~
赤羽響生:诶~好高兴哦~
黑崎雅:好,cut!
苍马英一郎:用宽阔的胸襟原谅了因迟到很担心的女朋友,并且说了一句讨女孩子欢心的话。嗯,表现的真是不错呢,里央。相反的,響生明知有约会还迟到,不成体统!
赤羽響生:这是按照角色来演的,不是我好不好?
黑崎雅:那么,下一个场景……

[电影院]
苍马英一郎:之后他们去了电影院。看的是感人的爱情电影,那我们也实际去观赏一下,对内容进行一下勘察。
赤羽響生:切~一听就让人提不起兴致呢。比起这个,我倒是比较想看动作片。
白河里央:久等了,给,我买了爆米花和可乐。爆米花还是牛奶味的比较好吧,一起吃吧。
赤羽響生:哦!你这家伙蛮机灵的嘛~(苍马英一郎:咳咳)啊不是,里央君~谢谢了~
白河里央:呵呵,不客气。
苍马英一郎:拥有男性该有的体贴,还有闪亮的笑容。嗯!到这里为止,都是身为男朋友该有的举动!里央。
赤羽響生:[小声嘀咕]啊~该死,傻死了![吸可乐声]
苍马英一郎:喂,響生!吸的时候不准发出声音!没教养!
赤羽響生:要你管!
黑崎雅:爆米花,好吃!

[电影结束的路上]
苍马英一郎:还真是,令人动容的一部电影啊。特别是女主角对男主角说的那段话,最后的那个场景。
白河里央:英一郎你,还真是容易感动的类型啊。在这种时候都能不经意地流泪,证明你一定很温柔呢。手帕,要吗?
苍马英一郎:不用了,没关系,我带着呢。
赤羽響生:[打哈欠]真是令人发困的情节,后半段我都睡过去了。
黑崎雅:拍摄地,很漂亮。
苍马英一郎:接,接下来,里央。你们去了哪里?
白河里央:好像去了意大利咖啡店,吃了午餐吧。从这里走十分钟左右就到了哦,要去吗?
赤羽響生:对哦~肚子正好饿了。很好,就去那里吃饭吧。

[咖啡店]
赤羽響生:不觉得,这家店女的太多了吗喂~
白河里央:对哦。当时觉得这家店能让女孩子吃饭时放松点,就进去了。对我们几个大男生来说可能稍稍有点头大了。
赤羽響生:话说回来,满眼都是女人,放松不下来的说。
苍马英一郎:里央,你女朋友点了什么料理?
白河里央:我记得好像是,淑女套餐哦。量偏少、外加甜品和色拉的那个。
苍马英一郎:很好!那么響生你,你就定这个套餐了。
赤羽響生:等一下。我想吃这个大碗辣味的!
苍马英一郎:我说过是再现的吧?顺带说一下,我就要这个A套餐了。价格是最便宜的,量看起来也很适中。
黑崎雅:黑胡椒培根意大利面。
苍马英一郎:尽管如此,到现在为止,没发现里央有做过不合适的举动呢。倒不如说,作为约会中的男朋友,给人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白河里央:嗯~我也不记得有什么事惹她生气到要甩我一巴掌的程度呢。约会那天,她看起来很开心的,我觉得气氛一直都不错。
黑崎雅:但是,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就会有个陷阱。
苍马英一郎:说得对!这之后也一定不能放松警惕,继续勘察吧。那么,就点单吧。不好意思,我们点菜~
赤羽響生:还说这之后?也就是说,我还要继续扮演女朋友角色啊?
黑崎雅:当然啦。
赤羽響生:不是吧……

[离开咖啡店]
苍马英一郎:嗯,真是家不错的店。
赤羽響生:再也不想吃了……
白河里央:这之后,又回到了车站前,去逛了饰品店。在那里,买了个戒指当礼物送给了她。
苍马英一郎:戒,你说戒指?怎么会这样?已经到了谈那种事情的阶段吗?然后和关系亲密的对方决裂这种事,身为男人这可是责任的问题,不是吗?
白河里央:英一郎,不以结婚为前提的话,我觉得也可以送个戒指什么的。因为不是那么贵重的东西。
苍马英一郎:是,是那种东西吗?
赤羽響生:喂,你们几个,别磨磨蹭蹭的了,快点去那家店啦。
黑崎雅:響生,有了干劲?
赤羽響生:不是的!!我只是想尽快结束回去的说!!

[饰品店]
苍马英一郎:到这家店了,那我们尽快重现当时的情景吧。響生?你明白的吧?
赤羽響生:喂,里央,这里是最后一个地方了吧?到这里绝对再没有后续了吧?
白河里央:呵呵,用不着说两遍啦。嗯,出了这家店,在车站前就分别了,在这里就结束了哦~
黑崎雅:那么,重现……开始!

[约会场景再现之饰品店篇]
赤羽響生:啊~呐~我说里央君,这里的戒指真漂亮~
白河里央:是啊。挑你喜欢的试试看怎么样?
赤羽響生:诶~~是粉红的好还是蓝色的好,很犹豫呢。哪个好呢?
白河里央:不管哪个都很适合你哦,但要配今天的衣服的话,粉红的比较好吧,小花的形状很可爱呢。
赤羽響生:那我就戴戴看喽~怎么样?
白河里央:嗯,超可爱的。那个,就当做礼物送给你可以吗?下次见面时,要戴哦。
赤羽響生:嗯,谢谢你了,里央君~
赤羽響生:喂里央。
白河里央:怎么了?
赤羽響生:从刚才开始,就感到一股很强烈的视线……
白河里央:那是因为,这里都是女孩子和恋人来的店铺,两个男人这样一来一去的,当然会很显眼的嘛。
赤羽響生:明白的话,就别演了!我可是被超奇怪的视线注视着呢!啊~~~~
黑崎雅:啊,響生,逃跑了……

[车站前]
苍马英一郎:这里,是早晨集合的地方吧。又转回来了啊。
赤羽響生:这里,真的!是最后了吧!!
白河里央:对的,我们在这里说了byebye就分开了。
苍马英一郎:怎么?你没送她回家吗?和女孩子约会的话,要好好送到家门口,这是该有的程序吧。
白河里央:嗯~和英一郎交往的女孩真是不容易啊。
赤羽響生:就是。死板得要死的家伙。
黑崎雅:那么,搞清楚,什么了吗?
苍马英一郎:是啊,我也一直在想,但是我觉得里央对女性的态度没什么特别的问题。
赤羽響生:哈啊?让我做了那么多丢人的事,就得出这么个结果?!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把我今天这一天还给我!
白河里央:算了算了,響生。我可是很开心的呢。四个人一起出门还是第一次呢,难得住在一起,像这样的偶尔出来一次也不错啊。[电话铃]啊,不好意思,是邮件。
苍马英一郎:是谁发的?
白河里央:是朋友,女孩子。对了对了,被女友抽了那巴掌的前一天,和这个女孩单独去了卡拉OK了呢。她说一个人回家不如去哪里玩会儿吧。啊这么说起来,我记得女友生气地冲进教室那会儿,好像被问到过这件事……
苍马英一郎&赤羽響生:就是那个!!
白河里央:嗯?
苍马英一郎:里央!这可是身为男友极其失礼的事情!你女友怒上心头也不是没道理的。用对方的话来说,你这就是花心啊?
白河里央:花心?就因为这种事?可是女孩子都邀请我了,我也没什么事,如果因为你不是我女朋友这种理由拒绝人家,会很失礼吧?
赤羽響生:笨蛋,一旦决定交往了,就不可以老看其他女孩子了。否则,你不就是那种到处拈花惹草的花心大萝卜了吗?
苍马英一郎:虽然響生这个说法我不太赞成,但事实确实是这样的!所谓恋爱,就是要把彼此当作唯一,互相扶持着成长起来的。我是这样认为的。让属于你的特别的人伤心,这种事是绝对不能做的。
白河里央:特别?嗯…总觉得不是很明白。和大家都好好相处,不是好事吗?
苍马英一郎:并不只是这样……
黑崎雅:英一郎……
苍马英一郎:嗯?怎么了?雅。
黑崎雅:再这么…说下去…可能…也没用…
苍马英一郎:你说,没用?
黑崎雅:里央…大概…不会明白的…

Track 5

白河里央:(今天社团活动时做的蛋糕,烤的不错呢。裱花时大家也一起很好地完成了,说到女孩子,果然是喜欢好吃的可爱的东西呢。)[喵~]咦?是猫啊,怎么会在学校这种地方?没戴颈圈,大概是野猫吧。是迷路了吧~
黑崎雅:里央。
白河里央:小雅,诶?不是找我,是找小猫有事吧?呵呵,那么热衷地在找,你很喜欢猫吧。说起来,你好像养猫的吧,不是……这只吧。
黑崎雅:这小家伙…有时…会来这里…是野猫。我家那只…是katze(德语:猫)。
白河里央:katze……什么意思?
黑崎雅:是猫的意思。是爷爷的国家的语言。
白河里央:爷爷的、国家?
黑崎雅:德国。
白河里央:诶?那,小雅是混血儿?诶~有点意外呢,不过感觉可以接受啦……把混血儿叫做coater最近艺人们也常说呢。感觉很有型。
黑崎雅:哦。[喵~]
白河里央:话说回来,上次四人一起出去玩,真的很开心呢。刚住在一起那会儿,无法想象四人一起活动,还在想能不能和大家和睦相处呢。
黑崎雅:英一郎和響生,可能稍稍有点变了。
白河里央:对哦,话说英一郎他啊,本人可能还没有意识到,不过他生气的次数减少了呢。还为我们做饭,而且把大家都照顾的很好。有那种想的周到的人,真是帮大忙了呢。而響生,上次居然能和我们一起出去,让我还真有点吃惊呢。響生他不是说过只会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花时间嘛,然而虽然心不甘情不愿地,但还是一直跟着我们,还扮演了我的女朋友。呵呵,最后虽然逃掉了,但这也是很大的改变!啊,难道这就是理事长所说的化学反应?
黑崎雅:那里央你呢?
白河里央:诶?我?
黑崎雅:里央你,改变了吗?
白河里央:我嘛,不是和以前一样吗?原本就喜欢和人好好相处。英一郎和響生我都喜欢哦,当然,也包括小雅哦。在试验结束前,让我们好好相处吧。
黑崎雅:只在…实验…这段时间……[喵~]啊!
白河里央:逃跑了呢。怎么了吗?是不是肚子饿了呀?不去追它,不要紧吗?
黑崎雅:野猫是自由的,随它去就行了。但是…一定能再次…相见的。
白河里央:这样啊。
黑崎雅:但是…katze…逃跑的话…绝对…会去追!
白河里央:是啊,是自己养的猫嘛~我没养过小动物不太明白这种心情。
黑崎雅:猫虽然有很多…但是katze在这世界上只有一只…它是特别的。
白河里央:特别的?
黑崎雅:对于喜欢里央的女孩子来说…里央是特别的。所以对里央你来说…如果那女孩子不是特别的…她会感觉很伤心吧。
白河里央:我说小雅啊,这件事就别提了吧。你想啊,对女孩子用喜欢的程度来差别对待的话,不好的吧。不仅仅是对女孩子,朋友也是如此。对大家喜欢的程度都一样。这不是挺好的?啊,抱歉,我较真了。破坏气氛了吗?
黑崎雅:没什么……
白河里央:呵呵,从前我就在想,总是无法看出小雅你想些什么。开心的、难过的、是说不太表现出来,还是……对了,就像刚才的猫一样。
黑崎雅:没有,那回事。
白河里央:是吗?
黑崎雅:猫,有很好的表达自己的心情。只要你想去了解它就一定会了解的。
白河里央:是这样吗?不知不觉就说了这么久呢。时间不早了,回去吧。
黑崎雅:今天,晚上有社团活动。
白河里央:诶~天文部晚上还搞活动啊。是观测行星什么的吧。呵呵,还好天气晴朗哦。那么,再见喽。
黑崎雅:嗯。
白河里央:(那种话,我还是第一次被人家说呢。而且我做梦都没想到,会是小雅跟我说的。感觉他很出人意料的一面?话说回来,特别?嗯~搞不太明白。算了,不去想它,就行了吧。)

Track 6

白河里央:接下来,今天没社团活动,就随便逛逛回家吧。说起来,车站前好像新开了家甜品店,去视察看看吧。咦?英一郎?那么认真的在写什么啊?英一郎~写什么呐?
苍马英一郎:哦,是里央啊。这个是……啊!都已经这个时候了啊,不行了!学生会的会议要迟到了。那么,里央,我先行一步了。
白河里央:嗯,再见。我也走吧~
小爱:里央~你现在要回去了吗?
白河里央:是啊。对了,小爱和我是同一个车站吧,一起走吧?
小爱:比起这个,我有话对你说。
白河里央:诶?什么事?
小爱:里央你,和女朋友分手对吧?
白河里央:在你面前被打了呢。怎么了?
小爱:那、那个、实际上我,从很早以前开始就喜欢里央了,所以……
白河里央:诶?是这样吗?能被小爱你喜欢,我好高兴哦。我也喜……呃,那个、那就是说我对你来说是特别的?
小爱:诶?嗯。是这样的。
白河里央:啊,抱歉,问了奇怪的问题。那个,我也很喜欢小爱你,但是,肯定和你所指的特别有所不同。怎么说呢,说不太清楚……
小爱:……
白河里央:喜欢小爱,是真的。今后也想和你一起玩,但是,如果就这么和你交往的话,总觉得对你做了不好的事。
小爱:嗯,我明白了。
白河里央:抱歉,我这是在说些什么啊?可能我这么说太随便了,但我今后也想和你一直做朋友。
小爱:嗯,那是当然。抱歉了,里央,对你说了奇怪的话。还有,你认真地回答了我,谢谢你。下次再一起去玩吧。
白河里央:嗯。(我是不是伤害到她了啊,明明可以像先前对待那个女孩那样答应她的。但总觉得这样是不行的。居然会想到这种事情,我究竟是怎么了?感觉自己被自己吓了一跳。哈哈,可是难得被女孩子告白了呢,还说自己是特别的存在。)
(黑崎雅:对里央你来说…如果那女孩子不是特别的…她会感觉很伤心吧。)
白河里央:特别……吗?(最近英一郎和響生都有些稍稍的改变,难道说,我也有所改变了吗?由于和那三人一起生活,我也起了化学反应,然后也……)嘿嘿,什么嘛。居然想这些奇怪的事情,今天就不逛了,直接回家吧!

Track 7

苍马英一郎:里央,在吗?是我。
白河里央:英一郎?你回来啦,学生会开得怎么样?
苍马英一郎:啊,没问题。比起这个,我有东西要给你。就是这个
白河里央:报告纸?看起来有好几张。诶……题目是《关于纯粹正统的男女交往的建议》?
苍马英一郎:没错。我尽可能地收集了学生中比较有用的男女交往信息,试着归纳了下较为正确的并能起到作用的信息。另外,也将我的些想法作为参考添加了进去。
白河里央:啊,原来是这样啊。今天放学后在教室里你写的就是这个啊~我看看。第一点,告白是种要互相体谅的事情。第二点,在交往时,首先应从交换日记开始。呵呵,这东西读起来好像挺费时间的呢。
苍马英一郎:连我都觉得这是力作呢。不过,我也不会逼你看的,你自己看着办吧。但是我觉得会对你有所帮助的,至少不会再被甩嘴巴。
白河里央:那个……我说英一郎,你为什么要为我做到这个地步?今天也是直到学生会的会议快开始前都在拼命写这个不是吗?为什么要做到这个地步?
苍马英一郎:也没什么深层次的意思。硬要说的话,大概是想到了你说过的话吧。难得住在一起,你说过的吧?
白河里央:啊~好像是说过这样的话……
苍马英一郎:说实话,刚开始和你们一起生活,我很痛苦。特别是和響生,一见面就吵个不停。但是,你缓和了我和響生之间的吵架,还让我意识到我们共同生活的这个事实。先前的排斥感也消失了。倒不如说,逐渐觉得像这样的生活,那个,也不是那么差啦。就因为如此我很感谢你。所以也想助你一臂之力。
白河里央:英一郎……
赤羽響生:这不是英一郎和里央吗?站在走廊里在干什么呢?
白河里央:響生,你回来啦。欢迎回来。
赤羽響生:啊,对了里央。你下周六晚上有空吗?
白河里央:下周?我想应该没事吧……
赤羽響生:那么,这个就给你了。我打工的「live house」要开演唱会。这个是门票,是我强烈推荐的乐队哦,一定要去哦!!
白河里央:谢谢。但是,你怎么突然给我这个呢?
赤羽響生:嘿嘿,前阵子你不是帮我打工了嘛,这是谢礼。其实,是我们店长要给你的。他说「来了个帮手,真是帮大忙了。」对了,演唱会那天我是工作人员,饮料什么的可以偷偷请你喝哦。所以啊,一定要来哦。
白河里央:唔,哦。(以前从不会主动找我搭话的英一郎,为我费了很多神。看起来一点不在意其他人的響生,特地为我送来了票子。其实不管是谁,和他们交往并不是什么难事。因为我不在乎他们是什么态度。)我说,你们俩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东西吗?
赤羽響生:哈啊?怎么了?突然间……说到我特别喜欢的,当然是乐队了。
苍马英一郎:我啊,让我想想。比,比如说,大概是弟弟妹妹他们吧。
赤羽響生:总算见到了,你这个「弟控」+「妹控」!
苍马英一郎:喜欢弟妹,有什么不好吗?啊,雅,你回来啦。很晚了呢。是社团活动了吗?
黑崎雅:是…的
赤羽響生:我记得好像是看星星的社团吧?话说,像我们这种城市,根本看不到星座什么的吧。
黑崎雅:用望远镜…看的话…就可以了。今晚是观测月亮…月龄14.6,是满月。
白河里央:(对小雅来说最特别的是猫吧。虽然喜欢,但是也分为,即便逃走也不去追的野猫和一旦逃跑绝对要追回来的——特别的katze。但我呢,好想没有什么想要去追的东西吧,原来如此,我喜欢大家的程度都一样,因为都喜欢所以就没有特别的了。我没有一旦被甩就会很伤心的女孩。也没有让我想为他特别做点什么的朋友。)那样的我,稍稍有点,寂寞呢。
苍马英一郎:嗯?里央,你说了什么吗?
赤羽響生:怎么了嘛~真是少有的跟不上节奏呢。你头疼吗?
苍马英一郎:这可不行,得快点去床上躺好。我马上拿药给你,对了,比起这个是不是应该叫救护车呢?
赤羽響生:你的行动还真是极端啊!
苍马英一郎:只有你,我不想被你这么说。
黑崎雅:里央?
白河里央:我说小雅……
黑崎雅:嗯?
白河里央:那时候想说的,就是指这个吧?我总算是弄明白了。果然,我也改变了呢。呵呵,虽说是改变,可能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吧。吶~英一郎和響生是怎么认为的呢?
赤羽響生:哈啊?你突然间说什么奇怪的话啦?
苍马英一郎:虽然搞不懂你说的,但如果是改善的话,我认为是件好事。
白河里央:也对哦。对了響生,演唱会的票子能再给我两张吗?
赤羽響生:嗯?哦,知道了。不管怎样都会帮你弄到的。
白河里央:谢谢了。事情就这么定了,英一郎和小雅把下周六的时间空出来吧,一起去響生强烈推荐的演唱会吧。
赤羽響生:搞什么啊?你这家伙,要和这些家伙一起去啊?爱管闲事的人。
苍马英一郎:这样的你真是没礼貌的家伙啊。算了,暂且不论響生你打工的地方,既然里央邀请我,我也没理由拒绝。是下周对吧,明白了,我会空出来。
黑崎雅:我也…没什么事,可以去。
白河里央:啊,对了,下次想见见katze呢。
赤羽響生:那是什么?那个katze的?话说还真是难念的名字啊!
黑崎雅:我家的…猫咪。
白河里央:没错,就是对小雅来说最特别的猫咪。就像对英一郎来说的手足、对響生来说的乐队一样。对我来说……现在还没有。但如果有一天,能有这样的一位就好了。哈哈,开玩笑的啦~那么,我们一起在客厅看会儿电视吧,今天会放在班级里引起话题的连续剧呢。
赤羽響生:啊!!今天不是放「晚间摇滚大游行」的日子吗?我要看电视啊!
苍马英一郎:但我应该过,这段时间是我每日必看的新闻的时间吧!
黑崎雅:「隔壁的宠物•大集合」已经到点了。
苍马英一郎&赤羽響生:果然你也要来插一脚啊?!!
白河里央:真拿你们没办法。那么,来猜拳吧?
赤羽響生:很~好~。绝不会输的!!
苍马英一郎:正合我意。
黑崎雅:临时抱佛脚。
白河里央:那开始了哦~石头、剪刀、布!
合:石头、剪刀、布!……石头、剪刀、布!……石头、剪刀、布!……

Track 8

黑崎雅:月亮的自转和公转…周期是一样的。所以从地球上看到的月亮…总是它是表面。但是,即便是月亮,也有背面。下回,血型男子,角色Drama CD,AB型。黑崎雅的自我单一性。和我一起去看月亮的背面吧?Bisbal~


Track 9

[游乐园]
白河里央:早上好!刚好是约定好的时间呢。啊,难道你头发稍微修剪过了?说到这个发型,碎发蓬松松的很可爱呢。和今天的衣服也很相称。那,我们走吧。啊,要牵手吗?呵呵,逗你的啦,还是很害羞吧。先坐什么呢?说到游乐园,就是过山车吧。嗯?摩天轮?啊~这里的摩天轮据说景色不错,很受好评呢。能和你单独二人欣赏,好期待哦。嗯,要不还是先坐过山车吧,可以吗?我无所谓的哦,那就这么定了哦。啊~真好玩,和你一起来真是太好了。你想啊,以前你不是说过想来这里的吗?所以啊,我就想一定要在你和别人来之前先邀你来,还好之前没来过。呵呵,你应该有点走累了吧?那里有个长椅,去那里休息一下吧。吶~接下来去哪里逛呢?去你喜欢的地方吧。诶?你问我觉得哪里好?我啊……其实啦,我随便怎么都行啦,你想去的地方就是我想去的。你觉得好的地方,那我肯定也会认为是好的。男孩子嘛,就应该尊重女孩子的意见呢~我是这么觉得的~咦?怎么会~不是随便说说啦。但是,被你认为是这样的话,我道歉,好吗?我完全没有想要扫你兴的打算,也没对你抱有敷衍的态度。所以,不要露出这种生气的表情呀,让你露出这种表情的话,我会不知所措的。对不起,原谅我啦~拜托啦,看我这边啦,生气的话,不要看我以外的其他地方啦~难得两人一起出来玩的说,吵架的话,很煞风景的啦。而且,我想对你做的事情,真的说出来的话,你一定会困扰的。我…总是在想要珍惜你,温柔地对你甚至宠溺你。偶尔也有想过,让你露出这种稍稍吃了一惊的表情呢,因为我是男人嘛。逗你玩儿啦!咦?吓到啦?抱歉喽,开玩笑的啦,开玩笑。所以啊,别放在心上。那么,赶快去下一个地方吧,边走边想去哪里吧。而且啊,和你在一起的话,即便是是边走边聊就已经很开心了。还有啊,我们还是手牵手走吧,这是我现在最想做的事~嘿嘿~

Track 10

白河里央:广播剧呀,信息啊都完成了。大家辛苦了。我做了布丁,过会儿一起吃吧。那接下来,诶?響生?为什么蹲在那里一付沮丧样啊?
赤羽響生:完全没有我单独出场的份,而且出场的都是些傻得要死的场面。
苍马英一郎:还在纠结约会时的事情啊?真是没肚量的男人。
赤羽響生:那你倒是自己去演演看啊~真的是很丢人的说!
黑崎雅:虽然你这么说,我看倒是乐在其中……
赤羽響生:绝对!没有!!
苍马英一郎:那么接下来,我们不管在一边发飙的響生,里央,给我们念念理事长发来的邮件。
白河里央:OK~信上是这样写的,亲爱的实验品的各位,广播剧的成品觉得怎么样?接下来,这次的题目是,就「对自己来说,无法替代的特别的东西」,做一次与众不同的完美的谈话。以上!就是这样。
黑崎雅:那么,特别的主题谈话,开始~

樱井孝宏:大家好,我是为英一郎配音的樱井孝宏。大家辛苦了。
众:辛苦了。
樱井孝宏:题目是「对自己来说,无法替代的特别的东西」。这不能说的吧,哈哈,说不出啦,说什么嘛,不能说啊。
柿原徹也:那么就说说位于第二的特别的东西吧。
樱井孝宏:第二位的?
柿原徹也:第二位的,不说你最特别的那个也可以。
樱井孝宏:啊~这样啊。是什么呢?
柿原徹也:一般被这样问到的话,都会考虑下的吧。
樱井孝宏:那个,我啊,除去精神上的东西以外,相对的对物质有着强烈的追求。比如说,类似于对我而言很重要的东西,其实我有很多,但仅仅是对我来说,在旁观者眼里,可能就是垃圾。但对我自身而言,它是像钻石那样的珍贵。
中村悠一:嗯,有道理。
樱井孝宏:我确实有像这样的东西的。但问到那是什么的话,就请不要让我说了。
柿原徹也:不要逼你说是吧?我明白了。
樱井孝宏:那里会涉及到个人隐私,强行逼问的话我会挥拳头的哦,猛挥好几下的哦。
柿原徹也:哈哈……但是大家会想听啊,怎么办啊?从现在开始,接下来……
樱井孝宏:哈哈。对的对的,所以一开始我就说,这个是不能揭露的底牌啦。接下来呢…
中村悠一:啊,你说完啦。这样啊,我是为赤羽響生配音的中村悠一。(声音好好听)无法替代的东西,老实说对于这个题目我不是很明白啦。
樱井孝宏:那就指那个人的……
中村悠一:到底是想让我说什么呢?想问我什么?
樱井孝宏:大概是像那种平时不太能听到的。
中村悠一:平时不太能听到的?
樱井孝宏:对自己来说,无法替代的特别的东西?只要是特别的东西就行了吧。
中村悠一:我没有对东西的执念。
柿原徹也:完全相反啊,你没有呢。
樱井孝宏:咦?这是在向我挑衅吗?
中村悠一:我基本只要到手的东西就直接得到满足了。
樱井孝宏:直奔顶峰?
中村悠一:对,直奔顶峰!入手的那瞬间,会“啊!!!!”的叫出来。然后当把它放到家里那一刻就“嗯……”也这样子了。这种事经常发生呢,而且很多。所以也就没有什么所谓的无可替代了。到手之时便是追寻下一个的开始了。
樱井孝宏:啊~是这样啊。真贪心呢。
中村悠一:就算是贪心吧。
樱井孝宏:还总是这么做呢
中村悠一:是啊是啊,所以说,其实没有这样啦~
柿原徹也:什么啊~那是……
樱井孝宏:怎么会进行成这样……,所以,到底无法替代的是?
中村悠一:是父母吧。父母是无可代替的吧。
樱井孝宏:哦!这真是令人欣慰的答案啊。
中村悠一:谢谢大家了。那么接下来就请听达央的发言吧。
铃木达央:大家好,我是为白河里央配音的铃木达央。对自己来说是无法替代的特别的东西。是什么呢?想了好多,还是没想到。说到无法替代,特别的东西,应该是声音吧,如果我的声音变了的话,我肯定会很排斥的,相对的对于物品我没什么执念,所以可能很少有那样特别的东西,就是这样,大家辛苦了。
柿原徹也:就是这样。
樱井孝宏:录音棚先生的,达央先生的发言。
柿原徹也:达央的发言啊~大家好,我是为黑崎雅配音的柿原徹也。辛苦了。题目是无法替代的特别的东西,我是有强烈物质欲望的人。
樱井孝宏:哦,是么?
柿原徹也:那个,可能,我想孝宏先生,当然悠一先生也是一旦想要的东西就会立刻买下的吧。
中村悠一:会买的。
柿原徹也:而我是,在买之前,刚有这种想要的心情涌现时,就已经想到下一个新的想要的东西了。然后之前想要的那个东西,我就会不买就那么过去了。所以对自己买的东西很吃惊。
樱井孝宏:诶?你是笨蛋吗?很难理解你啊,
中村悠一:是啊,那家伙明明想要穿裤子,结果突然想吃白面包了,就裤子也不穿的去吃面包了。已经把裤子的事情完全忘了。
柿原徹也:那会被抓住的吧。
樱井孝宏:就是这个意思吧
柿原徹也:不是这个意思啦
樱井孝宏:但是你刚刚的解释就是这么回事啊。
柿原徹也:因为不是要说无法替代的东西吗
樱井孝宏:就是由必要的和不可或缺的啊。
柿原徹也:所以有举个例子不是吗?像工作这种,绝对是必需的吧。
铃木达央:想要这只蜜瓜面包~
柿原徹也:在说什么啦
中村悠一:想要想要~结果就已经把前面的都忘了。
柿原徹也:真是的,你们这些前辈们都是笨蛋吗。
中村悠一:在动画片的检查录影带时,手里拿着剧本,但在拿到录影带脑子里只有录影带的事情,结果剧本已经没了。
樱井孝宏:真有意思啊~
柿原徹也:都说不是这样的啦。其实啦,说道性格这方面呢,比如说在工作时从别人那里得到的东西,像是胸章啦,DVD那种,还有手办等等,这些东西在家里堆得满满的。我都没有扔掉,全部收着!虽然都用不到。但是像那种自己买的特别的对自己来说很珍贵的东西,在到手之前就有其他的东西打动我心了。然后就觉得也就是那么回事吧。
樱井孝宏:你到底在说什么?
柿原徹也:我在说什么…在说特别的东西啦,我有各种各样自己喜欢的东西。
樱井孝宏:哦~进入收尾部分了。
柿原徹也:我希望呢,这些话如果都能深入人心就好了。就是这样。

苍马英一郎:下次终于是最终回了。是雅为主角的drama啊~
黑崎雅:我是主角~
赤羽響生:交给这种迷糊蛋,没关系吗?算了,里央,收尾就交给你了。
苍马英一郎:拜托了。
黑崎雅:拜托了。
白河里央:好的~谢谢大家收听「血液型男子O型」广播剧CD。下回是AB型,是小雅的故事哦~。今后也请继续支持「血液型男子」,多关照哦。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10 | 2018/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