お仕事ください!

お仕事ください!

作者 音理雄
イラストレータ 花本安嗣
発売 インター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ズ
発売日 2009/10/25

キャスト  
羽多野 渉(藤咲慎一)、楠 大典(黒川勇次)、
梶裕貴(富永弘都)、勝杏里(星野 晃)、
高木涉(中田勘吉)、水岛大宙(紫堂大辅)

内容  
就職活動中の藤咲は、下町のレトロな印刷所「黒川印刷」の面接に訪れる。
そこには、パンチパーマ&金髪の子分社員の皆さんと、三代目社長の「若頭」こと黒川がいた。
元ヤクザが経営するこの印刷所で、営業社員として働くことになった藤咲。
ある日、黒川と美少年のキスシーンを見てしまい―!?

★初回封入特典:フリートークCD
※初回版仕様(本編CD+フリートークCD付き)となります。

翻译:nancyhime 夜の蘭
特典CD:夜の蘭
BK小说:火焰鸢尾
校对:火焰鸢尾

Track01

黑川勇次:藤咲慎一,26岁。长这样一副傻样吗?
中田勘吉:哦,老大,这个小鬼很狂妄,是大学毕业的啊。
星野 晃:真的啊!而且还是相当有名的大学哦。
藤咲慎一:(穿着可怕的黑西装的男人,短卷发的大叔,还有金发的青年……是,是黑社会啊。我只是来接受中途雇用的面试而已啊,为什么……)那,那个……各位是……?
黑川勇次:我是黑川印刷的第三代当家,黑川勇次。两边这些小喽罗们是我的蠢职员们。喂,勘吉,倒茶。
中田勘吉:是,明白了。我这就去泡茶来~
藤咲慎一:(别,别开玩笑了。怎么会是这种商业街的黑社会印刷厂啊。)
中田勘吉:嘿嘿嘿,来了,给你倒得满满的。啊!烫烫烫~
星野 晃:哈哈,你在干嘛呢,勘吉。还是这么笨手笨脚的。
中田勘吉:嘿嘿。
藤咲慎一:你没事吗?赶快去冷敷一下比较好吧,我带着药呢。

藤咲慎一:这个软膏非常管用的,要是疼了你就说啊。
中田勘吉:这点伤算啥啊~
藤咲慎一:(虽然嘴上很凶,但是是个很好亲近的大叔呢。而且……)真是一副老练帅气手啊。
黑川勇次:真是胆子不小啊,竟说他的手帅?
藤咲慎一:因为很粗糙,我觉得是不是干过很多苦活呢。唉?这个小指怎么了?夹到印刷机里过吗?
星野 晃:老大,这家伙真是很单纯啊。
黑川勇次:不是有句话叫‘傻人用好了同样起作用’吗?我不讨厌傻人。
藤咲慎一:(啊,难,难道说这是在任侠电影中常见的,割断小指吗?!)对不起,这次的应聘的事就当没发生过行吗?我本来不知道的……这里是,那个……真是对不起!!
黑川勇次:喂,夹在你胯间的东西是什么,是风铃吗?
藤咲慎一:唉?
黑川勇次:一个大男人,点头哈腰的。估计你在以前的制药公司里也总是这样低着头吧。真是个没出息的男人。
藤咲慎一:那是……(让他说中了,为了能够保住职位,走到哪里都对人低头。即便那样,营业成绩也没有好转,所以我被解雇了。)
黑川勇次:听好,别以为靠这一张履历就能判断一个人生活方式。我真正想要知道的是,慎一。
藤咲慎一:啊,在。
黑川勇次:是你作为一个男人的价值。还有,鉴定这一点的人,就是我。
藤咲慎一:啊……
黑川勇次: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们的一员了。要是你明天不来的话,我就把你连你公寓一起烧掉,懂了吧。
藤咲慎一:啊……是。

藤咲慎一:(这下不好办了啊,因为害怕,一大早就出来了,但是谁都没来,只好扫走廊了。)
夜乃:我说你,是昨天从黑川先生那里走出来的人吗?
藤咲慎一:哦,早上好。
夜乃:我不会害你的,你可不要和黑川印刷扯上关系啊。那儿的小子原来可是黑社会哦。
藤咲慎一:原来是黑社会?就是说,现在不是黑社会了?
夜乃:呵呵,反正都一样的。虽然好像开始继承本家做生意了,但你可不要小看买卖啊。
藤咲慎一:(据豆腐店的夜乃大婶所说,黑川先生在中学的时候与父亲大吵了一架,离家出走了。他母亲在他小时候就因离婚不在了,父亲在半年前因为癌症去逝了。自后离开了黑道的黑川先生便回到这个镇上继承家业了。)

中田勘吉:今天这个做得真好啊
藤咲慎一:那个,两位都不用工作吗?
中田勘吉:啊?说什么呢,怎么会有什么工作呢!
藤咲慎一:啊?没有工作吗?
星野 晃:虽然有时候还是会有的,但是今天是没有的。
藤咲慎一:(这个公司,真的没问题吗……)
黑川勇次:喂,我要出门了,慎一。
藤咲慎一:哦,是!社长,什么事?
黑川勇次:嗯!?被你一叫社长,我都想吐酸水了。
藤咲慎一:唉?
黑川勇次:你就那么怕被烧吗?
藤咲慎一:(好,好可怕……难道他只是在耍我吗?)那个,两位是为什么在这里工作的呢?
星野 晃:我和勘吉都崇拜老大的男人气概,他又有恩于我们,就擅自跟着他了,虽然老大不愿意。
藤咲慎一:(比我小2岁的这个阿晃——星野晃,和勘吉——中田勘吉,据说在组里的时候就是拖后腿的小弟,即便如此黑川也帮助照顾了他们,他俩现在也是从心里崇敬他。)
星野 晃:也许我本来就不适合混黑道。发生冲突的时候,不知道想了多少改邪归正呢,是吧,勘吉。
中田勘吉:啊??哦……
藤咲慎一:(他们比我想象得更像普通人,太好了。这样的话,也许我能干下去的。)咦?这个电脑是在工作时候用的吗?
星野 晃:哎呀……虽然是这么打算的,但谁都不会用软件。
中田勘吉:嘿嘿嘿~
藤咲慎一:要是可以的话,我来管理业务吧?
星野 晃:唉?真的吗?
中田勘吉:小伙子,你懂账本什么的吗?
藤咲慎一:嗯,懂一点吧。
星野晃&中田勘吉:啊哈哈,太好了!

黑川勇次:谁让你做这些多余的事了!嗯?!做账本是他们的活儿吧。
藤咲慎一:啊……那个,因为我也想帮点什么忙……
黑川勇次:要是你有这闲工夫的话,就去联系工作吧。你是负责营业的吧。但是,低头哈腰地找来工作的工作都是渣,我只接受你挺胸抬头地找来的工作!唉,真无聊。去打弹珠吧。
藤咲慎一:(挺胸抬头地找工作,到底让我怎么做,做些什么啊。但是我这样等着工作也不会送上门来,对了,做些宣传用广告单怎么样呢……)星野,打搅你一下,能不能告诉我我们涉及的商品和价格呢?
星野 晃:我们是做名片或者明信片之类的,总之这些零碎的东西基本对都做。
藤咲慎一:(零碎东西?)

藤咲慎一:唉?名片要这么贵吗?一般的话应该更……
中田勘吉:这是用手抄和纸做的,当然了。
星野 晃:很费功夫呢,价格从上一代就没变过。
藤咲慎一:这样啊(即便如此,我也从没听说过这么贵的名片。这还要不点头哈腰地去联系工作……)

藤咲慎一:唉……
中田勘吉:所以这里的赊销就要这样……嗯?
星野 晃:哎呀勘吉,那里我刚刚确认过的啊。
中田勘吉:这样啊?
藤咲慎一:(被黑川先生盯着改账本啊……但是,我也没有同情他们的余力了。我来到这个印刷厂一周了,还没联系到一份工作,我也必须要努力了。)
黑川勇次:喂!勘吉!
中田勘吉:啊好疼!
黑川勇次:不许睡!
中田勘吉:好疼好疼,老大,我每干三分钟,心里的定时器就……
黑川勇次:那你现在就别干了,去监狱吧。
中田勘吉:不要啊……
黑川勇次:像你这样的老头,要是在别处,一分钱也别想得到,想要养老金的话就快干活!
藤咲慎一:(难道说,黑川先生是为这两个没耐性的人的前途着想才故意让他们做账本的工作的。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就不单单只是个专横的人了。)

中田勘吉:真是,真是,让老大狠狠揍了呢。
藤咲慎一:那个,黑川先生为什么进的黑道呢,是不是有什么原因才踏进那个圈子呢。
中田勘吉:哦,这个啊,是因为组长看中了他的身手,被选进去的。
藤咲慎一:被组长?
星野 晃:我们也是听其他人说的。
藤咲慎一:(照星野所说,离家之后在繁华街上游荡的黑川先生,被紫虎组组长——紫藤虎之助看上,做了组长儿子的照看人,而那个儿子大辅是个狂妄的少年,似乎黑川有点被藐视了。但是,听说他打过大辅一次。)
(紫藤大辅:唉,为什么我家是黑道呢。太逊了,落后于时代,老爸是组长也不能拿来显摆。
黑川勇次:不要说老爹的坏话。
紫藤大辅:什么啊,和勇次你没关系吧,行了,你快点回自己家去吧。
黑川勇次:我没有家。
紫藤大辅:啊?估计是无聊的家吧?也是,勇次的父母,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人……啊!!你打我!我要杀了你!)

藤咲慎一:(虽然组长问起了打架的原因,但黑川先生好像没有说出事实。之后,升格为领头的黑川,与对立组织抗争时为了保护组长而中过弹。正是因为欠了他这样的人情,组长才默许了黑川先生离开。)


Track02

中田勘吉:唉,真治愈啊。果然日本人就要吃苦煎茶和煎脆饼啊,对吧?
星野 晃:最,最后一块!
藤咲慎一:黑川先生今天有事出门,是去见客户吗?
中田勘吉:噢噢,这个很好吃啊。
星野 晃:嗯,是业主换代的拜访吧。
藤咲慎一:原来他也有认真地去拜访别人啊……唉,这是什么声音!?这些骑摩托车的人是什么人啊?!和黑川先生有什么关系吗?
中田勘吉:你们这些小鬼,在这儿干什么!
藤咲慎一:中田先生,不要接近他们,多危险啊~
黑川勇次:还说是谁这么吵,原来是你啊,弘都,怎么不上学?
藤咲慎一:(黑川先生?那副打扮是……)
富永弘都:好久不见了,黑川先生,怎么啦,穿着和服,去参加继承仪式了吗?最近你都不陪我玩,我就来找你凑热闹了
黑川勇次:哼,是大辅指示你来的吧。你们什么时候这么要好了
富永弘都:先不说那个,黑川先生,听说你在做名片,真的?是说你真的觉得自己金盆洗手了?开玩笑的吧。
黑川勇次:原来如此,你不爽的理由就是因为我一句话不说离开组织啊。行了,给你点犒劳,快走吧。[亲]
藤咲慎一:(啊,接吻了?)
富永弘都:可,可恶,别突然做奇怪的事!白痴!
黑川勇次:啊?你装什么纯真啊,你不是总……
富永弘都:烦死啦!够了,不理你了!

藤咲慎一:(摩托车队走了以后,不祥的骚动总算是平安解决了。但是,事情并没有这样结束,商店街的人们变了脸色,蜂拥到印刷厂来了。)
市民:你们难道还率领着暴走族吗?我们算是不能忍了,都因为你们这些黑道的人,这个商店街都乱套了!
中田勘吉:什么?你们算老几啊!
星野 晃:就是就是,正经人有什么了不起的。
藤咲慎一:你们两个,不要这样啊。吵架可不好啊。小岛先生也冷静些啊,对了,我们谈谈吧。
市民:别说笑了,要是谈话能解决,还要警察干什么。黑川的儿子回来后,给大家添了多少麻烦,快点滚吧。
其他市民:快滚!快滚!
藤咲慎一:(惨了,这样下去真的要见警察了。这种时候,为什么黑川先生不出来呢)那个……你们说添了麻烦,黑川先生做了什么啊?大家为什么这么讨厌黑川印刷呢?
市民:一堆相貌凶恶的人光是在这儿走来走去就是添麻烦了。
藤咲慎一:(这不是信口胡说吗,就因为以前是黑道,就不许他们做正常的工作吗?太奇怪了。)
市民:这里是我们的镇子,不是你们这些外来的黑社会呆的地方。
藤咲慎一:请你们等等,黑川先生可是在这个镇上长大的啊,不是外人。而且继承家业是了不起的事情!
市民:什,什么?
藤咲慎一:黑川先生已经不是黑道的人了,他是我们的社长!不要说社长的坏话!
夜乃:小慎,我非常理解你想说的。
藤咲慎一:夜乃阿姨。
夜乃:那我们就退一百步,当他不是黑道的,就当是正经人。那么,他为什么一副黑道的打扮!
市民:就是啊!
藤咲慎一:那个……因为,是时装!是时装啊!
夜乃:啊?
藤咲慎一:不是有什么涉谷休闲装,美式休闲装的吗?和那个一样,也有黑道休闲装吧?就是这种时装!
夜乃:噗,这还真是杰作啊。哈哈哈!怎么觉得搞得这么傻呢,我回去了。没事了,不好吗?
市民:喂,夜乃大妈,还没完呢!切,今天我们就先撤了,各位,走吧。

藤咲慎一:啊,黑川先生。
黑川:吵得我都睡不了午觉了,去散步吧,唉。慎一
藤咲慎一:是!
黑川:我想黑道休闲装是不会流行的。
藤咲慎一:(黑川被说了坏话竟然都不生气,而且反而好像心情很好。真搞不懂啊。)

藤咲慎一:真的吗?夜乃阿姨?
夜乃:嗯,但是你也不要这么高兴,无论那个男人手艺多好,小岛先生也有挑毛病的胆量的。
藤咲慎一:不,即使如此也帮了我们大忙了。谢谢您!
夜乃:虽然大家嘴上不说,但是想法似乎都是一致的呢。但是商业街的人的伙伴意识很强,不可能突然改变的。
藤咲慎一:嗯,我明白的。那么我走了,要赶快跟黑川先生报告。

藤咲慎一:(太好了,有工作了!是合作社的委托,做商店街岁末促销的介绍明信片,虽然数量不多,但也是工作。黑川作为印刷工,手艺有多好……吗?话说回来,我还一次都没有见过印刷工序是怎样的呢。)

星野 晃:唉,真是的,商店街那帮人,竟然让咱们照着这么糟糕手绘原稿做,真会故意找茬啊。
藤咲慎一:因为小岛先生说他是在味噌桶上画的,我用电脑从新排一下吧。
星野 晃:不能改图哦,我们从以前开始就一直是活版印刷的。不过,只要交给老大一定会有办法的
藤咲慎一:活版印刷?
中田勘吉:哎呀,小伙子,你不知道活版吗。好,我给你看看我以前在组里的名片吧。给~
藤咲慎一:啊,真的,跟普通的看上去完全不一样呢。
中田勘吉:是吧?
藤咲慎一:是因为用的和纸吗?
中田勘吉:是吧?
藤咲慎一:有质感,手感也好。
中田勘吉:嗯~
藤咲慎一:啊,字是凹凸不平的。
星野 晃:对,这就是活版的特征。把铅字一个一个组好再印刷,这可是个相当让人头痛的工作呢
藤咲慎一:铅字吗,真有手工的味道,然人很难忘啊。
星野 晃:但是呢,这个名片其实是个失败作。最后还是老大重新印了。
中田勘吉:等等等等!哔——哔,不要说多余的话。
藤咲慎一:(这个是失败的?完全看不出哪儿不好。黑川印的名片到底有什么不同呢?)
星野 晃:嘿嘿,这个是我们的顾客名单,看了可不要惊讶哦。
藤咲慎一:唉?……啊,这个公司名……这里面列的都是超一流的企业啊!
星野 晃:嗯嗯,本来黑川印刷就是从老大的爷爷那一代开始的,作为这一行标榜的非常知名的印刷厂哦。连媒体都有报道呢。
藤咲慎一:是这样啊(我还以为只是家快要倒闭的商店街印刷厂呢,没想到是家有拥有杰出传统技艺的印刷厂啊。这种兴奋的感觉是什么呢,真想早点看到黑川先生在印刷时候的样子啊。)

藤咲慎一:(真是惊人啊。难道黑川先生是为了不让这代代相传的印刷技术断绝才回来的吗?)咦?二楼有声音,明明应该没人在的啊。难道是小偷!

富永弘都:啊,啊!那里……那里好棒!
黑川勇次:那就把屁股再抬高点,这就能到更里面了吧……
富永弘都:黑川,我不行了……
藤咲慎一:(唉?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在这种地方……)
富永弘都:我要去了……啊!
藤咲慎一:(啊,糟了!)
[瓶子碎了]
黑川勇次:嗯?什么啊,是你啊。你喜欢偷看啊。
藤咲慎一:对不起!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

藤咲慎一:(他们俩,是恋人吧。即便是两个男人,只要相互喜欢也是可以的。但是,为什么我的心情会变得这么阴暗呢……忘了吧,回去还得跟他谈论工作呢。)

黑川勇次:就是说,你要让我印这个是吗?
藤咲慎一:那个……是的。
黑川勇次:和豆腐店的老太婆偷偷摸摸的……你稍微想想好不好,你以为我会印这种东西吗?
藤咲慎一:拜托了。
黑川勇次:嗯?
藤咲慎一:这,这是我联系到的第一份工作。虽然不是知道算不算是挺胸抬头地找到的,但我跟夜乃阿姨说好会做好的,所,所以……我希望黑川先生能印它。
黑川勇次:你这家伙,果然是个白痴啊。
藤咲慎一:(唉?他抚摸了我的头。)
黑川勇次:不是说了不许你低头的吗。无论对方是谁,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堂堂地向前看!如果总是低头的话,作为一个男人就完了哦。
藤咲慎一:(黑川先生……)
星野 晃:就算慎一你不去拜托他,老大也会好好印的。他就是这样,一边埋怨着,也会认真完成接受的工作的。
藤咲慎一:但是,没有原稿的话不就印不了了吗。
星野 晃:啊,那是因为他已经在脑子里记住了吧。
藤咲慎一:唉?看过一次,就把这些都……
中田勘吉:老大可是拥有超越常人的神一样的记忆力哦~

夜乃:哎呀,小慎,已经做出来了吗?我看看……哎呀,真棒啊~
藤咲慎一:嗯,说实话我也很惊讶。
夜乃:是啊。这样的话,大家也都会认可了,还是活版好啊,感觉字都是活的,和以前一样呢。
藤咲慎一:那个,夜乃阿姨知道吗?黑川先生离家出走的理由。
夜乃:谁知道呢,是不是因为他爹是个酗酒的老头呢,动手打家人那就是家常便饭,骂人的声音连邻居都听得见,那小子会去混黑道也许不只是他自己的错呢。
藤咲慎一:这样啊……

藤咲慎一:我回来了。
黑川勇次:哦,总算回来了。喂,我正要给你印名片呢,在边上看着吧。
藤咲慎一:唉?!(真的吗?黑川先生要给我印名片!)
黑川勇次:你也差不多要成为正式的了,该有个名片了吧。
藤咲慎一:是!谢谢!

黑川勇次:这次我特别给你用手制的,这是从爷爷那一代传下来的。
藤咲慎一:(好厉害,一会儿就把字印摆好了。黑川先生的手的动作是那么灵活,熟练到让人看得入迷。)

黑川勇次:给你,墨水还没干,不要碰字。
藤咲慎一:啊,是。哇,虽然以前中田给我看的也很有味道,但是这个的印字真的是很漂亮啊。
黑川勇次:哼,那样的失败作哪儿会有味道啊。
藤咲慎一:因为,文字上有擦痕,不是活版才有的优点吗?
黑川勇次:我说啊,真正的活版印刷,是不会有墨水晕染和擦痕的。如果说到活版的优势,那就要看手艺人的干劲,而不是字的擦痕。你懂吗!
藤咲慎一:(这是怎么回事呢,我觉得黑川先生非常帅。好奇怪,心跳不止,这简直就是……)黑川先生,你有这样的手艺,之前应该多跟商店街的人们辩论一下才对啊。
黑川勇次:也不知道是被哪个白痴害得,让我没机会去说呢。
藤咲慎一:唉?
黑川勇次:想说的人就让他们去说吧,我听不到杂音的,能听到的只有同伴的声音。所以你不用介意。
藤咲慎一:那个……为什么黑川先生会放弃黑道而回到这个镇来继承印刷厂呢?
黑川勇次:你啊,还真是不要命的家伙啊。
藤咲慎一:对,对不起!但是,我……想知道黑川先生的事情(这是我第一次这样强烈主张自己的意愿,也是我第一次被一个人深深吸引。没错,我想要知道,知道更多关于这个人的事情。)
黑川勇次:真是的。我们厂边上不是有个便利店吗,在那个十字路口,很早以前,江户时代时,那里架着一座桥,我回到这里,就是为了渡过那座桥去对岸。
藤咲慎一:那个……不是不可能的吗?因为已经没有了啊?
黑川勇次:慎一,你不怕黑道吗?
藤咲慎一:唉?虽然我害怕黑道,但是不怕黑川先生。
黑川勇次:如果我杀了人,你也会这么说吗?
藤咲慎一:唉?(他刚刚说什么?黑川先生,杀过人?)
黑川勇次:怎么了,慎一?别不说话啊,看着我的眼睛回答。
藤咲慎一:黑川先生……(包覆着我脸颊的黑川先生的手,好温暖啊。无论过去发生过什么,现在我的皮肤所感受到的黑川先生就是黑川先生,所以……)不害怕。
[亲]
藤咲慎一:(他亲了我?)

藤咲慎一:(后来我调查到,黑川先生说的那座桥的名字,叫做“泪桥”。似乎是江户时代,被带去刑场的罪人们所经过的桥。到了对岸,就是刑场了吧。难道黑川先生是为了被裁决而回到这个镇上来的吗?)


Track03

藤咲慎一:(过了一个礼拜后,在我制作的主页上,免费样品得到了超出想象的好评,订货的数目也渐渐增加了。虽然有工作是好事,但也许是因为忙,黑川先生一直心情不好。不过,那个吻,那时候为什么黑川会吻我呢)啊,这个声音……
星野 晃:啊,吵死了!那帮家伙还不长教训,又来了!
中田勘吉:混蛋……你们这帮家伙!……什么啊,只有小弘啊,找老大的话,他今天下午才来。
富永弘都:我不是找他的。你,是叫藤咲慎一吗?能跟我聊聊吗?
藤咲慎一:唉?我吗……

藤咲慎一:那个……你有什么事?
富永弘都:我希望你啊,辞了在黑川印刷的工作。你太碍眼了。
藤咲慎一:唉……啊!上次真对不起,我不会再偷看了……我不想辞职。
富永弘都:啊?真的跟黑川说得一样,跟白痴说话让人上火。我不是在说那件事,我说让你别勾引黑川!!
藤咲慎一:啊!
富永弘都:他是我的人!你给我滚蛋!
藤咲慎一:(这么认真的表情,他是真心喜欢黑川先生的。但是黑川印刷对现在的我来说是个重要的地方,我不能失去它。)也许我很碍眼,但我不会辞职的。我想和黑川先生他们一起工作。
富永弘都:真火大……那你就真的去死吧!
[按到水里]
藤咲慎一:啊!!(不是吧,无法呼吸了,好难受……)嗯嗯!啊……咳咳!
黑川勇次:喂,站得起来吗?
藤咲慎一:黑川……先生……
黑川勇次:弘都,咬紧牙。
[狠狠一拳]
富永弘都:啊!!
藤咲慎一:也不用打人啊……
黑川勇次:你什么意思!给我解释清楚,弘都!
富永弘都:我是在代替某人,告诉他黑道的可怕。自从这家伙来了以后,你就变得很奇怪。
黑川勇次:这样啊,你就这么想惹我生气吗?
藤咲慎一:(不是的,他只是想引起黑川先生的注意而已。)
黑川勇次:我不会再找你这种没用处的小孩了,慎一,我们走吧。
藤咲慎一:那个……
黑川勇次:弘,我跟你玩的过家家已经结束了,别再让我看见你了。
富永弘都:我知道的!你和这家伙……你不是说过不会对正经人出手的吗!我……我一直对你……
黑川勇次:我说过抱你只是玩玩而已,你找别人去吧。

黑川勇次:给你,换的衣服。换好衣服,今天就给我回家去。然后从明天开始就别来了。
藤咲慎一:嗯,是……嗯?那,那是什么意思?!
黑川勇次:你被解雇了。你太傻了,总给我添麻烦。为什么一个人傻呵呵地跟他去了!嗯!搞不好你就死了!
藤咲慎一:怎么会……太夸张了。
黑川勇次:听好,人是很容易死亡、被杀的,要伤害也是非常简单的。
藤咲慎一:啊……黑川先生,干什么?
黑川勇次:我早就想让你改变这种单纯想法了,这个机会正好,让我来告诉你吧。
藤咲慎一:啊啊,好疼……你要干什么,黑川先生?
黑川勇次:我来让你尝尝,你所不了解的男人的滋味吧。
藤咲慎一:啊啊……啊,黑川!那个地方……啊!不要!请住手!啊啊……(之后的时间,就像是拷问一样的,黑川先生毫不留情地侵犯了我,那只是暴力。)

黑川勇次:慎一,我是黑道的人,和你不一样。如果你不想再受伤的话,就别再接近我了。
藤咲慎一:呜呜,呜呜……(为什么,为什么会这么悲伤呢,但是,我不想逃,不想输,如果就这样放弃的话,就和在以前的公司的时候一样了。我想被那个人承认,我想与黑川先生肩并肩一起工作。)

黑川勇次:什么?你不想辞职!?身为社长的我都说解雇你了,你装没听见吗?你什么时候变这么了不起了,嗯?
藤咲慎一:我,我不会遵从这种不正当的解雇的。让我白干活也行,我想留在这里!
黑川勇次:你啊,还不长记性吗?还是说那种程度根本是不疼不痒吗?
藤咲慎一:那个,当然很疼……但是,黑川先生你应该也受伤了,我觉得你和我一样痛苦。我再也不会自己逃跑了,所以黑川先生你也不要逃了!
黑川勇次:呵呵,慎一……
藤咲慎一:啊……
黑川勇次:什么啊,明明是个胆小鬼,别装模作样的,大白痴。

藤咲慎一:黑川先生……又在印谁的名片呢?

黑川勇次:喂,你干嘛红着张脸在那儿傻站着干嘛,发烧了吗?今天就快回去吧。
藤咲慎一:黑川先生……没事的,我还能工作。
黑川勇次:看你一副站都站不稳的样,我都分心得没法工作了。今天休息吧,明天再来。
藤咲慎一:唉……可以吗?
黑川勇次:啊?不是你刚刚说就算白干也要在这儿工作的吗,傻瓜!
藤咲慎一:啊……是啊……啊,哎呀?
黑川勇次:喂,怎么了,干嘛哭啊。
藤咲慎一:(我也不知道,明明是高兴,为什么眼泪会自己流出来呢。太好了,我能留在这里了,我还没有被抛弃。)啊……
黑川勇次:你真是个麻烦的家伙,明明我一靠近就会害怕,勉强什么。
藤咲慎一:我没勉强。因为,这是第一次,有人为我而真的生气,又温柔地对我。在黑川先生身边,即使害怕也觉得安心。
黑川勇次:慎一。你懂不懂啊,我什么时候温柔过了!
藤咲慎一:但是……你担心我的身体啊(这是为什么啊,只是和黑川先生对视,胸口就这么难受。)
黑川勇次:慎一
藤咲慎一:(他又要吻我了……)
中田勘吉:老大,我回来啦!
黑川勇次:嘁。你今天就去上面睡觉吧,知道了吗?[揍了勘吉一拳]你这家伙!
中田勘吉:痛痛,干,干嘛啊。老大,为啥打我啊……
黑川勇次:少废话!
中田勘吉:啊!等等……老大……
黑川勇次:你给我滚!
中田勘吉:啊!搞不懂……


Track04

藤咲慎一:(今天的商谈进行的很顺利,黑川先生会高兴的吧~不过,他还是一直心情很不好啊……哎呀?在河边的那个人,不是黑川先生吗?)
黑川勇次:嗯?什么啊,是你啊!
藤咲慎一:啊……那个,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黑川勇次:啊?!当然是看河啦!河!难道说这里会有人鱼吗?!
藤咲慎一:(吓!并平时杀气还要重啊……也用不着这么生气的啊……)那个……和我说话,让你这么不爽吗?我听弘都君说了,和傻瓜说话的话,就会很来火……
黑川勇次:是啊。如果是和你说话的话,确实是比较来火。因为会变得很慌乱。倒是你,为什么最近这么消沉。
藤咲慎一:消沉?
黑川勇次:你不是一直战战兢兢地看我的脸色吗?还那么害怕吗?!
藤咲慎一:啊……不不,没有。我都已经忘了。
黑川勇次:忘了?!算、算了……那你就别整天臭着个脸,用像以前那样单纯的蠢相主动来跟我说话!
藤咲慎一:(莫非黑川先生,是因为在意我,所以才这么烦躁的吗?如果真的是这样,我真的超开心!)
黑川勇次:慎一,你知道我为什么录取了你吗?因为你看到勘吉的手,说是很好的手。如果你真的是个胆小鬼的话,是不会说出这种话的。
藤咲慎一:真正的?
黑川勇次:那是肉眼看不出来的你的本质。常识在傻瓜身上是行不通的啊。听好,你要为自己是个傻瓜而感到自豪。
藤咲慎一:诶?
黑川勇次:还有,我并不讨厌傻瓜。爱说话的傻瓜,在很多时候都很方便啊。下次要不要用这里的“嘴”,试一试啊?
藤咲慎一:啊……黑、黑川先生……
黑川勇次:开玩笑的~耍你玩真的是什么时候都不腻啊~
藤咲慎一:(黑川先生,又在望着远方了。看着,河的对岸……难道他在想‘泪桥’的事?!)黑川先生!不行!不要看那边!请看着我!不可以看向那边!
黑川勇次:嗯?你说啥胡话呢?!
藤咲慎一:之前黑川先生说道的那座桥……我不想黑川先生穿过那座桥!我觉得就算不那样,你也是一个很好的人!不要去那边!请一直留在我的身边工作!
黑川勇次:你这家伙……
藤咲慎一:啊!我、我……又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了吗……
黑川勇次:慎一!你这家伙真是够迟钝的!明明是个小鬼,别在那思想跳跃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藤咲慎一:啊!对不起……那个……我……
黑川勇次:不是跟你说了不要马上就道歉嘛!这个傻蛋!
藤咲慎一:对不起……
黑川勇次:可恶!
藤咲慎一:为、为什么……为什么黑川先生要吻我啊……
黑川勇次:因为你在那一副傻样地诱惑我啊!我是为了堵上你那喋喋不休的嘴啊。切……喂!干什么。啊?!什么?!我知道了,现在就过去!大辅你这混蛋!给我等着!
藤咲慎一:(大辅……难道是组长的儿子,紫堂大辅?从关系不好的对方那里打来的电话,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黑川勇次:那个混蛋!居然敢小瞧我们!
藤咲慎一:黑川先生,你现在要去见紫堂大辅吗?
黑川勇次:不要摆出这么一副表情,后续留着下次再做。知道了吗?
藤咲慎一:是……


Track05

星野 晃:全世界的……
中田勘吉:啊~今天的茶也很赞啊~
星野 晃:校正是什么意思啊?
中田勘吉:啊?这种玩意别来问我啦!
藤咲慎一:黑川先生,真的不要紧吗?他不来公司,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啊!
星野 晃:慎一啊,老大的话,完全不用担心啦~八成是陪组长说话来不了吧~
中田勘吉:没错~组长他喜欢热闹,肯定这会儿还在银座疯呢~
藤咲慎一:怎么会?!银座……(接了那个电话之后,黑川先生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如果黑川先生遇到什么不测……我不想失去黑川先生!绝对不想做失去他之后再后悔的事情。如果这样的话!)

男:别磨蹭!快点进去!
紫堂大辅:啊?你谁啊?
藤咲慎一:(这个人就是组长的儿子,大辅……)我、我是在黑川印刷公司工作的藤咲。我是来找黑川先生的。
紫堂大辅:哦~你还真有胆子啊~你是勇次的新凯子吧?电话里稍微提了一下你的事情,那家伙立刻就奔过来了。
藤咲慎一: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是黑川印刷公司的社员。请把我们的社长还回来!
紫堂大辅:社、你说社长?社长?!哈哈哈哈哈!太搞笑了!什么啊?
藤咲慎一:黑川先生,不论是对公司还是对我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人!如果他不在了的话我们会很为难!拜托你了!请告诉我他在哪里!
紫堂大辅:我不知道,和我没关系!
藤咲慎一:但是,黑川先生他!
紫堂大辅:每个人都这样,那家伙就这么好吗?他不就是个黑社会吗?你知道他都干了些什么坏事吗?
藤咲慎一:即使这样,我也觉得他是个能够理解他人的苦痛的人。
紫堂大辅:哈啊?!
藤咲慎一:就算伤害了谁,也是有背负那个人的伤痛的觉悟的人。所以他身边才会聚集着那么多人。你其实并不讨厌黑川先生的吧?
紫堂大辅: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来如此,你,是来送死的吧?
藤咲慎一:!!唉?
紫堂大辅:我先把话说在前面,这枪可是真玩意儿哦~怎么样?害怕吗?害怕的话就跪下!这样的话就放你走!
藤咲慎一:我、我不要。
紫堂大辅:你说什么?!
藤咲慎一:因、因为我没有必要向你低头。
紫堂大辅:你这家伙!是傻瓜吧?!你是想我放勇次回去吧?既然这样给我下跪很简单的吧!?
藤咲慎一:(我知道我很傻,但是黑川先生跟我说要为自己是个傻瓜而感到自豪。所以就算我是傻瓜也好。)我很想让你把黑川先生还给我们。但是,如果为了这件事想你低头的话,黑川先生他一定会伤心的,所以我绝对不会向你低头的!
紫堂大辅:哦~那你就去死吧!
男:大、大辅先生!这样不好吧!
黑川勇次:啊~是啊!嗯?慎一?!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藤咲慎一:黑川先生!你没事啊!我还以为你被软禁了呢!
黑川勇次:啊?!你这家伙在说什么啊?!
紫堂虎之助:大辅,你也是,拿着枪干什么呢。
紫堂大辅:老、老、老爸……
黑川勇次:老爹,这里就交给我处理吧。能不能让我们三个人聊一聊。
紫堂虎之助:哈……既然勇次这么说了,就交给你吧。喂,走了。
男:是!
黑川勇次:大辅,你先把枪拿给我吧。
紫堂大辅:你不会打我的吧!
黑川勇次:你傻啊?!如果在这里开枪的话,条子肯定会寻着枪声过来的吧!?
紫堂大辅:我知道了!
黑川勇次:你真的是不管到了什么时候都这么天真啊~
紫堂大辅:什么?!你不是说不开枪的吗?
藤咲慎一:黑川先生!不可以!
黑川勇次:喂!我不是跟你说过很多次了吗?!如果你对这家伙出手的话决对饶不了你!你没明白什么意思吗?!啊?!
紫堂大辅:是他自己闯进来挑衅的!所以!
黑川勇次:嗯?嘛,难得有这么个机会,这次我们就像个黑道的样子,堵上仁义,来做个游戏吧。
紫堂大辅:诶?
黑川勇次:枪膛里只有一发子弹。我们来一次俄罗斯轮盘赌(Russian roulette)吧?不用说明规则吧?如果中途害怕了的话,随时可以退出。[校注:俄罗斯轮盘赌,与其他使用扑克、色子等赌具的赌博不同的是,俄罗斯轮盘赌的赌具是左轮手枪和人的性命。俄罗斯轮盘赌的规则很简单:在左轮手枪的六个弹槽中放入一颗或多颗子弹,任意旋转转轮之后,关上转轮。游戏的参加者轮流把手枪对着自己的头,扣动板机;中枪的当然是自动退出,怯场的也为输,坚持到最后的就是胜者。旁观的赌博者,则对参加者的性命压赌注。]
藤咲慎一:黑、黑川先生?你是认真的吗?!
黑川勇次:你给我退到后面去。听好了,大辅!如果你在这个游戏里输了的话,今后不许再对慎一出手!接着,大辅!轮到你了!你拖拖拉拉的是不会结束的哦!
紫堂大辅:你真是啰嗦!我玩就是了!我……
黑川勇次:哈!哈哈~什么啊~你这不是也能做到的吗?
紫堂大辅:该、该该勇次了!
藤咲慎一:等一下!黑…!
黑川勇次:只剩三发了啊,慎一,你也来试试吗?
藤咲慎一:诶?
黑川勇次:是啊,你是没必要参战的啊。那么,这次是替慎一的。
藤咲慎一:不要啊!!!求你了!快停下来!慎一!我啊,只要你在我身边的话,干什么都不会输的。所以不要哭。抬起头来,像平时样,笑一笑。
藤咲慎一:黑川先生!
黑川勇次:傻瓜笑着的时候,肯定一切都能顺利进行的。
紫堂大辅:啊啊!
黑川勇次:怎么了大辅~吓得腿软了吗?还没结束哦!
紫堂大辅:不、不、我不玩了!是、是我输了。
黑川勇次:我知道了。那么就游戏就到此为止了。慎一,我们回去吧。
藤咲慎一:嗯!
黑川勇次:大辅,你还是退出黑道吧。比起拿枪比划,你还是比较适合去和女人玩。
紫堂大辅:我!我不会退出的!我是不会退出黑道的!!!
黑川勇次:这样啊。那就随你便吧。既然这样,你不能中途逃走啊!不要像我这样。知道了吗?

黑川勇次:好了,解决了一件事,接下来就是你了。
[耳光]
藤咲慎一:呃!黑川先生……
黑川勇次:你总是这样子!为什么总是这么乱来?!嗯?!
藤咲慎一:对不起……可是……黑川先生……
黑川勇次:没有什么可是!居然一个人跑过去!你以为我是为了谁才干这些的!
藤咲慎一:(听黑川先生说,其实本来那天,大辅已经在武力上输给了暴走的黑川先生,本来都已经决定退出了。可是因为我做了多余的事情,让事态变得更严重了。)真的非常抱歉!可是,既然这样的,你为什么一直不回公司来呢?我一直很在意……
黑川勇次:我被组长抓住了。
藤咲慎一:不、不会是?真的和组长吃喝玩乐去了吧?你去哪里,做什么去了?是些很下流的事情吗……?
黑川勇次:我说啊……你给我适可而止!都因为你,我可是积了很多啊!很美味的饵料在我身边晃来晃去,我可是一直忍着没出手,埋头工作来着!
藤咲慎一:那个……很美味的饵料是什么意思?是说我吗?那就请把我吃掉吧!不要突然从我面前消失!
黑川勇次:慎一……
藤咲慎一:我到底有多么担心,黑川先生根本不知道!我一直非常不安……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所以我很担心……
黑川勇次:喂!我知道了!别哭了!
藤咲慎一:呜呜呜!黑川先生!
黑川勇次:真是拿你没办法!你是小鬼吗?![吻] 慎一!今天晚上你就做好觉悟吧!我要彻彻底底的把你吃干净。

藤咲慎一:哈……嗯啊……黑川先生……
黑川勇次:把脚抬起来!今天我来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sex。
藤咲慎一:啊……啊……干什么……不……不要……啊……呃啊……
黑川勇次:才插进了一根手指而已。先让你这里放松,哪里比较有感觉?嗯?
藤咲慎一:怎么这样……啊……等!……不要!那里……很奇怪……啊……!
黑川勇次:慎一!深呼吸!我要进去了!
藤咲慎一:啊……!
黑川勇次:之前我是强行的进入的啊,可能你只觉得很痛苦了。接下来,你要感受在你身体里的我。可以吗?
藤咲慎一:啊……嗯啊……嗯啊……
黑川勇次:喂!要是觉得舒服的话,就露出舒服表情,发出声音来啊!怎么样啊!
藤咲慎一:啊……
黑川勇次:我不是在抱假人!也给我晃晃腰啊!
藤咲慎一:嗯啊……
黑川勇次:你听见了没有啊!
藤咲慎一:啊……!嗯啊……呃啊……
黑川勇次:怎么了?为什么哭?
藤咲慎一:黑川先生,太欺负人了……
黑川勇次:啊?
藤咲慎一:我很不好意思……非常害羞……这种事,我一点都不习惯的……一下子就让我做这做那的……我做不到……
黑川勇次:这么回事啊。呐,慎一,我只是想看到你很舒服的表情。怎么样?不舒服吗?还是很好?到底是哪个?
藤咲慎一:非常得舒服……
黑川勇次:那就没有任何问题了。就把身体交给快感吧。像你平时一样,做个傻瓜!
藤咲慎一:是!
黑川勇次:那么,哼,好好的享受我哦~
藤咲慎一:嗯……啊……啊啊……很……很好……
黑川勇次:啊!我就是个爱欺负人的男人。
藤咲慎一:啊……嗯啊……要高潮了……
黑川勇次:很好吧!我也来陪你!
藤咲慎一:好舒服……再多些……啊啊……啊……

藤咲慎一:那个……黑川先生,你背上的刺青,只有这边的腋下,有一小块没有颜色呢。
黑川勇次:啊,那个是退路。黑道的人,都是特意留出画的一小块不纹出来的。暗示着有退路,就是个迷信兆头而已。
藤咲慎一:诶~原来是这样啊。
黑川勇次:不过,这已经没有必要了。
藤咲慎一:是啊~都已经不再是黑社会了。
黑川勇次:你还是不明白啊。
藤咲慎一:黑川先生,真的夺走过他人的生命吗?
黑川勇次:这世上,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为好。
藤咲慎一:虽然是这样!看着黑川先生,有时候会觉得很伤心。有时候看起来像是觉得什么时候死都无所谓的样子。那是因为,你背负的东西太过沉重了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也和你一起承担!
黑川勇次:哼!就凭你这贫弱的身体,不会被压垮吗?
藤咲慎一:没事的!那个时侯就匍匐前进!
黑川勇次:那是什么啊?!就像你说的,我确实杀过人。我杀掉的,是我老爹。
藤咲慎一:诶?(离开家,15年之后再会的父亲。黑川先生说,他摘掉了已经是癌症晚期的毫无意识的父亲的生命维持装置。说是自己亲手断掉了父亲的呼吸。)原、原来是这样啊……
黑川勇次:变成皮包骨了的老爹,和已经死了没什么两样。就算那个样子不管他,估计过不了几分钟,也照样是去那个世界了吧。
藤咲慎一:即然这样,为什么要做那种事情呢?
黑川勇次:因为即使那样,他也是活着的。用人工呼吸机,强制性的把氧气输到他身体里,每当这时,老爹的身体就在床上乱弹。
藤咲慎一:(怎么这样……黑川先生,是因为看不下去父亲痛苦的样子才……)
黑川勇次:我退出黑道的真正的理由,是因为我知道自己其实是个弱小的人。我没有做黑道的资格!
藤咲慎一:我、我不这样认为!如果是很弱小的人的话,是不会说出这么痛苦的过去的,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黑川勇次:你这家伙……
藤咲慎一:我现在,接过了黑川先生的一半担子。啊,不……说一半有点太夸张了。不过我觉得多少还是分担了一些。
黑川勇次:慎一!今天晚上就破例告诉你。不是因为我退出了黑道,所以不需要退路了。是因为,我有了新的退路。
藤咲慎一:是这样吗?这真是太好了呢。
黑川勇次:你傻啊?!是你啦!你就是我的退路!
藤咲慎一:诶?
黑川勇次:切,你跟我说了吧?在河边。不要看桥的那边,要我看着你!所以,我已经不再看也不过桥了。我已经决定留在你身边了。
藤咲慎一:黑川先生!
黑川勇次:做为交换,你要好好的负起责任啊!今后不准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许离开我啊!你是我的!我这一辈子,堵上性命也要保护你!知道了吗?
藤咲慎一:我知道了!请一生都保护我!不过,不要堵上生命!
黑川勇次:什么?
藤咲慎一:你的生命,请为了你自己好好的保护着。不可以死掉!虽然可能会有些痛苦,请你活着,一生都留在我的身边。
黑川勇次:慎一……让我再抱你一次吧!
藤咲慎一:嗯!


Track06

黑川勇次:喂!慎一!这个炖菜是哪来的?
藤咲慎一:啊啊,那是开炖菜馆的草津先生说让我们尝尝味道送给我们的。啊,还有这个是夜乃大婶给我们的抽奖券。
黑川勇次:哦!你这家伙,最近总是收到商店街的老头老太太的们的礼啊!你就那么想被大家疼爱吗?啊?!只有我一个人不够吗?这个家伙!
藤咲慎一:黑川先生!不要这样啦!
星野 晃:没想到老大这么爱吃醋啊~
中田勘吉:我们完全不知道啊。
富永弘都:啊!大白天的干什么呢啊!那边的两个!给我分开!
黑川勇次:弘都?为什么你会在这?我不是说过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了吗?
富永弘都:因为学校开始放寒假了,所以想到这来打工~我决定来搅和你们俩了!
黑川勇次:啊?!你这家伙!我们家有一个傻瓜就够了,快点给我消失!
富永弘都:傻瓜?!谁是傻瓜啊!
黑川勇次:啊,对了,勘吉,我昨天跟你说的夕阳建筑的排版,已经搞定了吧?
中田勘吉:诶?啊啊啊啊!
藤咲慎一:糟糕!彻底忘记了!老大……
黑川勇次:你说什么?!可恶!为什么老子身边全是蠢货啊!
富永弘都:那是因为黑川先生是傻……
中田勘吉:嘘嘘嘘!
黑川勇次:喂,什么?弘都?你刚才要说什么吗?啊?!你给我说清楚!
星野 晃:啊啊!勘吉你没事吧?
中田勘吉:不该是我挨打吧?
星野 晃:不该的……
中田勘吉:为啥是俺?
藤咲慎一:(这是我们约好的生活,有很多开心的事情,也有很多难过的事情。人和城市总有一天会改变,如果说不会改变的东西,那是……)真是个好天气啊~(站在商业街仰望的天空,今天也是那么的蔚蓝。)

特典CD

羽多野涉:大家好!
众:大家好!
羽多野涉:这里是「お仕事ください!」!
高木涉:真的,请给我工作吧!
羽多野涉:请真的给我工作吧!我到底在干啥啊!我没想到一下子就变成crosstalk了……
楠大典:都分不清谁是谁了。
羽多野涉:那么,先自我介绍吧。那么,首先,我是饰演这个故事的主人公,藤咲慎一的羽多野涉,大家辛苦了~[一片鬼叫啊= =]接着,大典桑,请!
高木涉:哟!涉!
楠大典:吵死了!另一个涉好吵!我是饰演黑川勇次的楠大典。
高木涉:大典!
羽多野涉:辛苦啦!
高木涉:大~典~YEAH!COME ON哦~!大典!
羽多野涉:接下来,梶君!
梶裕贵:我是饰演富永弘都的梶裕贵。
高木涉:梶!呀呼!咔叽咔叽!咔叽咔叽!
羽多野涉:高木桑请。
高木涉:咔————!
梶裕贵:居然说CUT!
羽多野涉:拜托了。
高木涉:啊啊!我啊。我是饰演中田勘吉的高木涉。
众:涉!涉!
高木涉:再喊再喊!
众:涉!涉!
胜杏里:喝茶!喝茶!
高木涉:杏里!
胜杏里:诶?还没叫我呢啊,还没叫呢……我是出演星野晃的胜杏里。
高木涉:杏~里!
众:杏里!杏里!
胜杏里:再多说些!
高木涉:杏~
羽多野涉:我根本没法做这些成员的主持啊!
梶裕贵:这个确实难度很高啊~
羽多野涉:太厉害了!嘛,总之首先呢,现在收录刚刚结束,请大家每个人都来说一下收录的感想……
[后面一片混乱]
楠大典:根本听不清在说什么啦!
梶裕贵:有点太交杂了。
羽多野涉:请大家每个人都来说一下收录的感想。大典桑,拜托啦!
楠大典:啊!从我开始吗?
羽多野涉:是的。
楠大典:好的。我是楠大典。嗯,感想吗?
羽多野涉:是的。
楠大典:嗯,非常的,那个,感觉,虽然是BL题材的作品,不过让我笑出来的次数非常得多呢。嗯,怎么说呢,这个地方,我觉得很有意思啊。嗯~~~
羽多野涉:非常感谢!嗯嗯,非常好呢!说的非常好。那么接下来,啊,最终会交给高木桑压轴的。接下来是我羽多野。嗯,这次呢,我基本上没怎么演过这种比较弱气的角色呢。
胜杏里:诶?是吗?
羽多野涉:是的。所以觉得非常开心。[被嘲笑]真的是这样的!
高木涉:因为我们看你好像很困扰的样子,所以我们也想把你很温暖地包围起来呢。
胜杏里:我们刚才已经包围着你了吧?呐,刚才也是。
楠大典:没错没没错。 
羽多野涉:我确实是被围起来了呢。
楠大典:有点做过头了啊。
羽多野涉:被围的太、紧了呢。谢谢大家。那么,梶君觉得怎么样呢?
梶裕贵:那个,我才是,像这种暴走族的角色……
羽多野涉:大家的角色都很有新鲜感呢。
梶裕贵:和我相差实在是太悬殊的一个角色……
楠大典:他演暴走族非常合适啊~
胜杏里:超级帅呢!
高木涉:明明声音这么可爱的啊~
梶裕贵:是说我很像暴走族吗?
羽多野涉:好像不能温暖的包围起来他。
胜杏里:刚才不是围了吗!?
梶裕贵:不过在收录过程中确实有种被温暖的包围着的感觉。真的非常开心。
羽多野涉:胜桑觉得怎么样呢?
胜杏里:啊,我呢,和勘吉呢,是一对搭档。
高木涉:没错,是搭档呢~
胜杏里:和勘吉哈~
高木涉:呐~一直在喝茶呢~
胜杏里:呐~
楠大典:涉君[指高木],你好烦啊。
胜杏里:真是不知道他到底要这样到什么时候……
高木涉:得要温暖的包围他啊!不过啊,他块头好大啊!好像包不起来呢~
胜杏里:是啊,那我再努力变小点啊!非常开心!
羽多野涉:为什么要用人妖腔!那么接下来请高木涉。
高木涉:不用了不用了,我已经说了半天了。
胜杏里:确实是。
高木涉:虽说光捣乱了吧。
楠大典:不是想让你说这些啦!来点像是感想的。
高木涉:勘吉啊,不过呢,我和杏里君啊,就是那啥,负责搞笑的哈。
胜杏里:没错!
高木涉: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完全是。
羽多野涉:高木桑,总是在别人的台词的缝缝里,插一些自创的台词。那个真的是好厉害啊!
高木涉:哪里哪里!那就是做为声优的本事吧?
楠大典:那个就是声优的本领,两人那一搭一唱的。
高木涉:涉君很也厉害的。
胜杏里:你是在夸自己吗?
高木涉:说来还真是啊。
楠大典:都叫涉嘛~
高木涉:确实是。不过真的非常开心。现在是刚刚收录完毕呢。都冒蒸气了。大家全~都冒热气了。
胜杏里:眼镜上都是水气了。
楠大典:你快摘了擦一擦啊,真是的。乃根本没戴眼镜啊!
梶裕贵:根本没有戴啦!
高木涉:请给我工作吧!
羽多野涉:非常感谢!那么刚才呢也说过了,题目是“请给我工作吧!”如果大家,要说“请给我○○吧!”会向谁,还有就是请求些什么呢?这么一个题目。想要展开这么一个主题谈。
高木涉:好难啊。这个是最近最难的了。
羽多野涉:大典桑,怎么样?
楠大典:我?我啊,我呀,就是那个吧~
高木涉:要什么呢?
楠大典:我正在说呢,喂!要想的话在你们心里想!不要说出来!
梶裕贵:好激烈……好激烈……
楠大典:现在,现在是该我回答!该我回答。
高木涉:大典~
胜杏里:哟!哟!
楠大典:吵死了!吵死了!你们一搭一唱的也得挑个时机啊!歌舞伎什么也不会出来的,如果时机不对的话。
高木涉:楠!
楠大典:吵死啦!我没法说了!照这么下去结束不了了!
高木涉:我就知道他肯定会这么说的!
楠大典:你再这么闹这话题就传不下去了!都已经过了十分钟了!我呢……
高木涉:五十~
楠大典:所以说,我呢,要什么呢~那个,我想要神,啊,是超越人类的,神一般的记忆力。
高木涉:你向谁要啊!
楠大典:向神,神要。勘吉偶尔也会说些有建设性的话嘛。我没有记忆力的。
梶裕贵:没有记忆力吗?
楠大典:会消失的。我不是干了啥危险地事情啊。就是很普通地生活,渐渐的就忘了早上吃的什么了。
高木涉:我和你一样的!
梶裕贵:哎?!
羽多野涉:这很不妙吧?!
高木涉:眼前都看不见食物了。
梶裕贵:这和记忆力没关系的吧?是视力吧!
楠大典:为什么会变成显摆我早衰了啊?!
高木涉:这个黄色的物体是啥?稍微离远点一看,啊啊~煎蛋啊。[老花眼了么Orz]
楠大典:等下!我是在吃饭的时候,就忘了我刚才点的是啥了,所以不知道自己在吃啥。
高木涉:你眼睛出问题了。戴个眼镜吧。
楠大典:剩下的就是想要高木桑的穿改、篡改台词的能力了。
胜杏里:咬词了。
高木涉:穿改是啥?!穿改是啥?你咬词了吧?
楠大典:自添台词。
羽多野涉:原来如此。这个真的是很想要呢。我,羽多野呢,我想要不输给高木涉桑的自创台词的精神啊。
梶裕贵:啊啊~今天也被涮了呢。
高木涉:涉君的受很棒啊。
羽多野涉:不不,没有的事。
楠大典:涉组~
羽多野涉:我必须要在高木涉改的台词后面认真的念独白的。
楠大典:是啊,那个很烦人啊。
羽多野涉:是的,因为是独白,所以隐藏不了啊。所以,那个,结果还是给笑场了。
胜杏里:水里的那个场景,嘟噜嘟噜嘟噜的~
楠大典:人家好像给了你电池?
高木涉:喘不过气来了!
羽多野涉:虽然,虽然高木涉桑给了我电池,但是,编揪、编辑跟我说,还是不要太搞笑……
楠大典:原本给跟你电池就很诡异。
高木涉:你刚才说啥编揪?!
胜杏里:这个用的上吗?是在这里用的吗?
羽多野涉:不好意思!真的非常抱歉!
高木涉:编揪!
楠大典:编揪!怎么好像是啥吃的东西啊。换下一个人吧!
羽多野涉:已经可以了。不好意思,梶君~
梶裕贵:啊!好厉害!
楠大典:梶君!
高木涉:梶君!
梶裕贵:真的是乱七八糟的啊。我呢,会说,请给我饭吃吧!
高木涉:饭!
梶裕贵:嗯,我想要饭。
高木涉:我也想要!
胜杏里:我也要!
楠大典:向谁要?
梶裕贵:那个,我要跟前辈要!
楠大典:为什么是饭啊~
梶裕贵:是啊。
楠大典:你想吃米饭吗?
梶裕贵:是啊,想要吃白米饭呢。
高木涉:米饭!
胜杏里:米饭!
梶裕贵: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吗?!
楠大典:为什么你想要米饭啊?
羽多野涉:不过,你不是经常有人请吗,我很羡慕的呢。
梶裕贵:不过……
羽多野涉:还是,不够?
梶裕贵:因为我现在饿了。
高木涉:我也是只米虫。
梶裕贵:那么一定……
高木涉:下次,梶君,我请客,大典君付账。
楠大典:什么?!
梶裕贵:这就不知道是谁请客了吧。
高木涉:请客就只是嘴上说说啊。
梶裕贵:啊,我知道了。不过,是大典桑付账的吧?
高木涉:付账的是大典桑。
羽多野涉:不好意思!请一定也带上我!
楠大典:那这样的话,我就说是我请客!为啥我只付钱啊。
羽多野涉:为什么中场又转回去了。
楠大典:条件是大家都去吃拉面。
梶裕贵:不是米饭吗?
楠大典:那不行,我只请吃拉面。我是非拉面不请客主义。
高木涉:你这是啥自尊啊。
楠大典:因为我想请吃拉面啊。
梶裕贵:原来有这种意愿啊。
胜杏里:还有别的什么呢吧。
羽多野涉:真有趣。原来如此。非常感谢。接下来,胜桑~
胜杏里:啊,我啊~请给我美味的啤酒!现在,现在就想要!
羽多野涉:想喝啊~向编揪!
胜杏里:请编揪给我来一杯啤酒啊,没有它感觉就提不起神来。真的是最棒的啊!
高木涉;不过啊,我啊,现在想说,“我话说太多了,请给我一杯水”。
梶裕贵:真现实啊。
羽多野涉:声音确实有些沙哑了呢。
高木涉:声音已经沙哑了。
胜杏里:录制本篇的时候还没事呢。
高木涉:那会儿还没事呢。
梶裕贵:因为这个FT!
羽多野涉:因为FT结果把嗓子搞哑了!
高木涉:不过这会儿啤酒也不错。我也来一杯!
胜杏里:是啊。可能稍微有点早啊。
高木涉:果然我们这个组合,还是来啤酒吧。
羽多野涉:啤酒~
胜杏里:请给我杯啤酒!
羽多野涉:编揪,麻烦你了!请给我们准备些啤酒。好的。那么到了最后了。请对听了这张CD的各位朋友们说一句话~那么请大典桑先开始吧~
楠大典:这个啊~
胜杏里:这里得要认真考虑下呢。
高木涉:没错。
楠大典:吵死了!你们让我好好说话!这里是认真讲话的环节啊!
高木涉:我们也得进入认真的状态了啊。
楠大典:嗯,这个啊。
高木涉:这张CD……
楠大典:这张CD……吵死了!吵死了!你们真的好吵!给我出去!给我出去—————!!!!!!
梶裕贵:发出超级厉害的声音了。
高木涉:我就不出去!!!
羽多野涉: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大典桑的这种声音呢。
胜杏里:这个是在现场听不到的呢。
梶裕贵:听不到的。
楠大典:嗯。
高木涉:认真的来说吧!
楠大典:是!楠大典要认真的说了!
高木涉:各位,他要认真的说了哦!
楠大典:首先呢,眼前……
高木涉:楠大典……
楠大典:吵啊!!!真是的!吵死了!吵死了—————!!!!!!
梶裕贵:已经停不下来了!
楠大典:去死!给我去死——!!!!!!
梶裕贵:真的是暴走的好厉害啊!
羽多野涉:好厉害……
楠大典:估计刚才的那些基本上都会被剪掉的吧。
高木涉:我刚刚生命受到威胁呢!趁现在,马上就要被搞死了,趁现在……
楠大典:对,听了这张CD的朋友们说一句话?
羽多野涉:是的。
楠大典:嗯,请多听几遍,无论听多少次都请保持愉快的心情吧。
高木涉:说的好短啊。
楠大典:都说让说一句话啊。
羽多野涉:非常感谢。
楠大典:我都不知道自己要说啥了!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
羽多野涉:那么就借着这个气势。
楠大典:刚才的那些,我全都忘了。我现在脑子里就只有拉面了。[猪骨汤拉面么Orz]
胜杏里:这个倒是记住了。
羽多野涉:不过虽然这是FT,不过今天收录过程中基本上就一直是这种感觉呢。
梶裕贵:是啊~
羽多野涉:所以希望大家呢,也能享受这个气氛。请一定要多听几次!谢谢大家!嗯,那么接下来请梶君~
胜杏里:刚才的是羽多野涉君啊~
羽多野涉:是的,是羽多野涉的发言。
梶裕贵:是羽多野君还是涉君哈~
胜杏里:都忘记了是在录FT了。
楠大典:接下来,米梶君!
高木涉:米梶君!
梶裕贵:嗯,我是米梶!先不说本篇,我觉得FT很值得一听。不论是哪个,请一定要多听几遍,多笑几次!
楠大典:涉君不要在那里打棒球!
梶裕贵:一定要多听听我的声音哦!
高木涉:我没意思嘛~
楠大典:你的后辈在很努力的发言呢,你在那打什么棒球啊!
梶裕贵:为什么……
楠大典:台词本上啥也没写!!!
梶裕贵:现在还是工作中哦!
楠大典:什么都没有哦~!
梶裕贵:嘛,总之,请一定要听哦!已经可以了!
高木涉:梶君!梶君!
羽多野涉:胜、胜桑,拜托了。
高木涉:我可爱的后辈!梶君!
梶裕贵:为什么是你说啊!胜桑,请!
高木涉:胜!
胜杏里:来了来了,我是胜啤酒。
梶裕贵:胜啤酒~
高木涉:胜!胜!
胜杏里:我也得喊,从刚才开始就要一直是两个人一起的。
楠大典:胜!
高木涉:胜!
羽多野涉:这个气氛真的是太厉害了。
楠大典:胜————————!
胜杏里:大典桑崩坏了!
羽多野涉:老爹们的情绪好奇怪啊!
胜杏里:总之,请用很大的声音,不论是很细的地方也好,还是很让你在意的地方也好,总之请听这张CD吧!然后,请笑出来吧!接下来~
羽多野涉:接下来,让你久等了,请高木涉桑!
高木涉:是~我一直都在考虑呢,到底说什么好?
楠大典:你不要闹了,要好好说几句。
高木涉:不过,为什么我是最后一个?
楠大典:你不是我们的主持么?
高木涉:收尾的话应该是羽多野涉君来做的吧?
楠大典:是不是啥大作战之类的?第5名的位置。
高木涉:为啥?!不过算了,因为都叫涉么,所以我们关系很好的。嘛,代替涉君,由我涉,来对大家说,请一定不断地不断地听这张CD~
楠大典:喂!你说的都一样吧?!都一样的吧?!
高木涉:难不成要说上几次就是不一样的台词了?
楠大典:你那不成了心里暗示了!
梶裕贵:那样好恐怖!
楠大典:那样不成的吧?!
高木涉:这话我可没说啊!说不定真的会变成那样啊!
梶裕贵:好险好险!
高木涉:是吧?所以,各位朋友们一定要好好享受,希望能再有机会,和大家见面。
楠大典:为啥你在这总结啊?!
高木涉:如果大家能支持我们的话,这个还要持续十分钟的吧?
梶裕贵:没这好事吧。
楠大典:好长!那就成了ザザエ桑了![译注:是一部动画,好多年了……不过具体哪个台几点播不记得了囧]
高木涉:请大家一定要支持我们。走红的节目。
梶裕贵:走红的节目。
羽多野涉:真的是这样。这个只是第一回而已啊。接下来会继续出的。请一定要继续支持我们。
高木涉:每周一集!
羽多野涉:每周?!
梶裕贵:成正式节目了吗?
羽多野涉:每周都是这个气势啊……
楠大典:虽然每周都会录一集,不过只有FT要聊2个小时。
梶裕贵:不过这个稍微有点长啊。
高木涉:太长了。
羽多野涉:不过这个真的,真的是要看给位朋友们的支持了。
楠大典:一会儿,和编揪说说看。
梶裕贵:想要编辑编揪一下啊~
羽多野涉:编揪桑真对不起!都怪我,结果事情发展成这个样子了……就是这样,真的非常感谢各位!请一定要支持我们,希望这个故事可以出2!3!请给我们,工作吧!!
梶裕贵:噗~
楠大典:很好啊,说的很好!
高木涉:刚才那个说的很好~好厉害!
梶裕贵:快结束了,快把这个结束了吧!真的很好啦~
高木涉:刚才的那个真的说的很妙啊!
羽多野涉:表说了~表说了~
楠大典:好了,回家吧~回家~

BK小说

请给我爱吧!

人生真是前途莫测。
随意躺在床上的藤咲一边眺望着天花板一边呆呆地这么想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也不清楚。
还是小学生的时候,自己想做的是巴士的驾驶员。进入中学后开始憧憬成为运动选手。但是高中时便看清了事实。
自己能够办到的,不过尔尔。藤咲当然不可能会有特殊能力,自己只不过是个是一个连潜藏在心中的梦想呀目标都没有的、土里土气、行动机械的男人而已。
进入平凡的公司,平凡地结婚,组建平凡的家庭,过完平凡的晚年。让人觉得几近无聊的人生。
自己明明是这么认为的———。
如今,藤咲的身边躺着一个与平凡这个词可以说是沾不上边的男人,他正背对着自己睡着。而且这个男人的背上刺着一幅颜色鲜艳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刺青,真是让人难以置信的现实啊。
“……喂,你目不转睛地在看些什么啊。”
男人口中发出的低沉的美声在昏暗的室内响起。
“醒过来了吗。我以为你还睡着呢……”
“我可是觉察到你的视线才醒过来的。” 翻身脸朝上后,黑川以毫无防备的姿势打了稍微带点老头子味道的哈欠。
“因为有些在意就醒过来了———,一般来说是根本觉察不到的吧。难道黑川先生就连睡觉的时候都紧绷着神经吗?以前也是这样的吧?”
如果称赞断言即便是睡着了也能测察觉到他人的气息的黑川像杀手的话,便会遭到他无情的殴打。
在即使发生了地震都不会醒来的藤咲看来,黑川的那份警觉确实可以作为一种向别人自夸的特技,但是一想到这种体质是从过去的经历中培养出来的,胸口便有一些郁郁不欢。
“请问……,有没有在熟睡的时候被人袭击之类的经历?”
“哈啊?真是的,你和幼儿园的小孩真是半斤八两呢,这么追根问底的,很烦啊。”
懒洋洋地起身后,黑川将手伸向了放在枕边的烟,毫不知羞地光着身子倚靠在床头抽了起来。让藤咲都不知道该往哪里看才好。
体格匀称的充满野性的身体。这具不知几经生死的肉体有着让人看得入迷的柔韧线条。
虽然自己并不是拘泥于黑川的过去,但是还是想问一下过去的他到底过着什么样的日子。
“话说回来,若要是说有的话,确实有过。”
“……哎?”
“是我还在组长的家里受他照顾的时候,曾经遭遇过夜袭。在半夜睁开眼睛的时候,有个白痴在我头上挥舞着日本刀,简直就像漫画一样。”
“怎么会,竟然说像漫画……”
明明不是笑着能说出来的经历,但是黑川却觉得当时发生的事情即让人怀念又非常的有趣。
这个男人有以疯狂举动为乐趣的坏习惯,这点自己是亲身体验过的。黑川一定过着和自己完全不同,又砍又打的生活直到现在吧。
藤咲就这么趴在床上,抱着复杂的心情仰视着吐着白烟的黑川。
“我啊———时常会有种黑川先生和自己相隔甚远的感觉。”
“哈啊?你突然说些什么呀?不明白你的意思。”
“明明像这样肌肤相亲了好几次了,一但做完了之后你似乎又变成一个让我无法触及的人了……总觉得让人有些寂寞。”
“我说你啊!”,黑川摆出一幅明显很不高兴的表情继续说道
“你是不是想说我做完之后就不把你当一回事啊?也就是说要我用手臂来当你的枕头,你才会满足吗,嗯?”
“不、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如果能那样的话自己会很高兴也说不定,虽然藤咲的脸泛起了红晕,但是立刻闭上了嘴巴改口说道
“虽然黑川先生已经把自己的担子分了一点给我……,但是我觉得你还是想一个人把所有的东西都背负起来。实际上——,你对谁都没有放松警惕不是吗……”
听完藤咲越说越轻的话的同时黑川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你啊,看来是真的不了解我呢。”
黑川的视线从正上方压下来,两人的视线重合到了一起。仿佛在再三考虑某件事一般的严峻表情,自己是不是又惹他生气了呢。
“我啊,虽然决定留在你的身边,但是却没有打算要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我还是照我想过得方式过,你也按照自己希望的那样生活就行了。”
真是任性的说法。但是喜欢上这样的黑川的人正是自己,所以藤咲对此也作了相当的心理准备。
“我知道,我只要能呆在黑川先生的身边就满足了。但是,自己时常也会想——黑川先生对我这种人,难道就没有什么不满吗……”
“喂!你真的很啰嗦啊。明明是个男人在那里支支吾吾的,你是不是想被我侵犯啊,瞧你!”
“哇!对,对不起!”
感觉到黑川的头向自己顶了过来,藤咲慌忙跳起来逃到了床脚。虽然因为吃惊而正座着,但是觉察到自己的下半身是完全暴露的状态后,便一点一点地将毛毯向自己的下腹部拉过来。
看到藤咲的丢人的样子后,黑川好似得意洋洋般的‘哼’用鼻子嘲笑着他。真是不能理解。眼前这个男人的感情起伏,藤咲至今仍不知道如何去把握。
“不要为了这种无聊事情浪费脑细胞,既然有那种空闲,还不如给我好好的磨练磨练你的床技。”
“是…是”
至今为止已经习惯被痛骂了,自己甚至从中产生了许些快感,这让藤咲有些难以应对。
“慎一,我能这么随心所欲的生活,都是因为有你在。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回到你的身边。所以你就不要多操心了,闭上嘴看着我就行了。”
“黑川先生———”
经由墙壁反射的光映照出的躺在床上的身影,散发着威风堂堂的自信和独特的风格。自己无法拥有的东西,这个男人全都具备了。
“喂,到这边来。”黑川勾着食指呼唤道,藤咲便拽着毛毯像忠犬一般向他靠过去。
“又不是什么值得藏的东西,我早就看腻了。”
“也…也是呢。”
就在藤咲呵呵呵地傻笑着来遮掩自己的害羞时,眼前突然落入了一片黑影。感觉到要被亲吻而自然地闭上了眼睛。但是迎面而来的却是一大口浓厚的香草气息。看来自己是被对方喷了一口烟。
“真是个傻瓜,上当了吧。”
“好,好过分哎~”藤咲一边咳咳咳地呛着一边泪汪汪地吐诉道,黑川却以一幅满不在乎的样子勾起了嘴角。
“黑川先生,欺负我就这么让你高兴吗?”
“因为你的每一个反应都很有趣啊。”
虽然自己也是多次亲身体验到这个男人像小学生一样爱恶作剧的性子,但是偶尔也希望这个人能有一些让人全身陶醉的甘美的爱情表现。
“真是太爱捉弄人了……”
“最先挑逗的人不是我吧。一看着你啊,男人就会坐立不安哦。想用自己的家伙捅进你那张诱人的嘴里然后射在你的脸上。”
因为对方爆出了非常不得了的发言,就连藤咲也是一瞬无言以对,以一幅呆然的表情楞在那里。
“——你啊,最近,太阳晒得很多嘛。”
“哎,哎?”
“脸比起以前来要黑了很多么。”
由于外勤的次数增加,自己苍白的皮肤或许也变成了和社会上的业务员一样健康的肤色了吧。
“啊……那个,或许变得稍微健壮了一点呢。”
藤咲满面羞红,抱着期待的心情等着黑川的回答。
“是呢……,现在的你和那个很像。”
“那个?”
虽然在面试的时候藤咲曾经被黑川称之为‘白化六角恐龙’,看来黑川的脑中又浮现了其他形容藤咲的生物。
“土俑。”
“……哈…土俑!?”
“什么嘛,明明是大学里出来的连土俑都不知道啊。”
“不…不是,土俑我是知道的。古坟时代的素烧制品对吧。但是,说我像土俑有点……”
“哈啊?谁要你显摆自己的肚子里那点墨水啦。是土俑也好还是裸露的股间也好,我才不管呢!”
明明是黑川先说出口的东西,最后却引得他自己不高兴。但是比起土俑来,藤咲还是觉得白化六角恐龙来的好点。因为至少那还算是活物。
“是吗…我是土俑啊……”
“你也用不着这么消沉吧。土俑也很可爱哦。下一次好好看看它们的脸,和你真是一模一样。”
“不,即使你说一模一样…所以说啦……唔”
黑川的脸突然抬起来朝着自己压了过来,后头部一被他抓住自己的嘴巴就被粗暴的堵上了,男人性急的舌头潜入了嘴中。
“……嗯,唔……!”
口腔内部被激烈地侵犯着,这种感觉与甘美相差甚远。藤咲任由黑川摆布,一边呼吸困难地咽着喉咙。
反射性地推搡着黑川的胸口时,手腕被一把抓住。对方仿佛是要展示两人的力量差距一般啃咬着自己的舌头,最后则是不留余韵地猛地放开了自己的身体。
“……哈”
嘴唇离开的瞬间,被夺去的气息瞬间回到了肺里。
自己一直不习惯单方面索求的亲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黑川却以很难的地表情凝视着自己。
虽然自己被看得不好意思而移开了视线,但是黑川灼热的视线仿佛尾随一般地缠绕着自己不放。
“请、请不要那样…盯着我看……”
“你的眼睛仿佛就像是洞穴一样。”
“洞穴?”
“人啊,就是只要有开着的洞就会想要去窥伺里面的物种。想要去探究,在那浓重的黑暗中究竟有些什么。”
“……黑川先生…”
“一定聚集了很多,非常有趣的东西吧”黑川仿佛在用舌头尝味般地说着,细眯起眼睛来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慎一,能让我混乱的人只有你一个哦。你有没有考虑过一个围着土俑团团转的男人的立场啊,嗯?”
“那是——……”
这算是黑川才有的甜言蜜语吧。
这个男人虽然很少显露温柔,但是确实是怀抱着爱意来接触自己的。只不过,自己对这些没有形态的东西会觉得胆怯,有时正是因为动了真情的缘故。
藤咲重整了自己的决意、仿佛将其烙在内心那般深呼吸后,凛凛地开口道
“黑川先生,只有一个字也好,你能给我一个字吗?”
“哈?字?那是什么?”
“活字。啊…但是实际上是我也不可能收下呢。我只是想通过这个活字,知道黑川先生到底对我是怎么想的。在我困惑不安的时候,我会回忆起这个字然后笑着去面对。”
黑川很快地眯起了眼睛,豪爽地开了口。
“是吗,那么我就给你吧。活字棚的中间棚架从上往下数第二格,从左开始数第三十八个字。”
“哎!你记得放的位置啊……”
“理所当然的咯,你以为我是谁啊!”
藤咲带着惊呆的表情转念一想,这绝对不是理所当然的。熟练的文撰工都靠现在所说的“盲打”的方式来输入文字,根本没有必要把所有的活字的位置都数下来记住。难道这只是黑川的随口胡言,是用来唬弄自己的吗?
看到半信半疑的藤咲,黑川又以引人入胜的声音添了一句。
“要知道我是怎么想的,等你找到那个字就明白了。”
在征得黑川首肯后,藤咲瞬间恢复了自我。
“我明白了,那么那个字,我就收下了。”
仿佛为了回应黑川认真的视线那样,藤咲深深地点了头。

次日,藤咲满怀激动地比谁都要早到公司。
踏入寂静无声的工作室后,藤咲转向了紧密地排列在墙边的活字棚。
眼前是已经变成暗黄色木框箱。在这箱子里装载的活字依照字体和大小分别排列着。
依照黑川所说的,从前活版印刷厂里活字的排列方式是基本是全国统一的,也就是说由于文字的编号被确定下来的缘故,就出现了“递字人”这一活版工人做的职业。他们要是心血来潮外出旅行的话,无论在哪里的印刷厂都可以工作。
倘若黑川出生在那个时代的话,即使离家出走了之后也不会进入黑社会,或许会成为一名活版工人也说不定。这么一想后,藤咲不禁对他的话深有感触。
“中间棚架从上往下第二格……,从左往右第三十八个……”
藤咲嘴里边念着边在寻找到的棚架前确认,光是找到黑川所讲的位置就花了不少时间。
手指轻轻取出的铅制的汉字是个“变”字。
[注:‘变’在日语中有‘变化、改变’和‘奇怪、古怪、异常’的意思]
“……变,哎——!变,是变……,这是怎么回事!?”
刚开始的一瞬,自己还认为那个铅字是“恋”,但是当自己仔细凝视之后才发现下面的部分有一些微妙的差异。虽然两个字很相像,但是‘变’和‘恋’的意思却是大相径庭。
“也就是说,黑川先生觉得我是个奇怪的人吗?骗人~ 怎么会这样…”
从昨晚开始不断幻想、不停期待的那个一个字,瞬间就这么幻灭了。说实话,真的是相当地受打击。
虽然自己不奢望黑川能给自己“爱”这个字。但是不是还有其他带点梦想和浪漫的字嘛。
“……哎呀?这个是什么?”
落入藤咲低垂的视线中的是白色的纸片。它夹在了装“变”这个字的第二格的箱子的角落里。
轻而易举地抽出之后,藤咲展开了那张被叠得小小的白纸。上面有一串字迹十分流畅的笔迹,如此写道
———不要说只要一个字这种小鸡肚肠的话,这里面的活字你要多少就给你多少。就算是上万个字也好,我随时都会帮你组出你喜欢听的话。
也就是说,只要自己希望,无论是怎样的爱的话语黑川都会为自己清晰的加印出来的意思。
真是有黑川作风的庸俗做法。其实自己即使不要铅字,就凭这么一张字条也就足够了。
藤咲站在被活字包围的房间里捧腹大笑。

fin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6 | 2018/07 | 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