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味しいカラダ

美味しいカラダ

作者 藤崎都
イラストレータ   陸裕千景子
発売 ムービック
発売日 2009/10/23

キャスト  
麻倉佳久:森川智之、真田隼人:檜山修之
麻倉伊吹:杉山紀彰、他

内容  
「いい体してると思ってな。さすがパティシエだ」
亡き父の店を弟と二人で切り盛りしているパティシエの麻倉佳久のもとに、ある日松嶋屋百貨店の御曹司・真田隼人が出店の話を持ちかけてきた。
デパート嫌いの佳久は話も聞かず断ったのだが、真田はそんな佳久の店を閉店の危機から自らの財力で助けてくれたのだ。
真田の真意が分からず何か裏があるのではないかと疑った佳久は、店を売らない保証を得るために自分の体を差し出すと言ってしまい…!?
御曹司・真田×パティシエ・佳久の美味しくて甘くてエロい(!?)ラブ・レシピがドラマCD化!

★封入特典:
キャストサイン付き一言コメント+写真が掲載された豪華ブックレット
★外付け特典:小冊子付
※藤崎都先生書き下ろしショートショート、キャストインタビューを収録!
※特典小冊子は、発売元メーカー・ムービック様の通販での特典と同じものです

翻译:wxzr yumemi
校对:suoxii

Track01 进驻百货商场

麻仓佳久:我不想听!我们杏儿糕点房不会进驻百货商场的。你快给我滚!
真田隼人:我明白了。那么,我今天就此告辞。麻仓先生,我希望把您所制作的西式糕点的美味传达给更多的人。日后我会再来拜访。如果您哪天有空的话,麻烦您按照我刚才给的名片上的联系方式跟我联系。
麻仓佳久:你来多少次都一样!
真田隼人:那么,我告辞了。
麻仓佳久:不用再来了!……混蛋!

LUBY CD Collection 藤崎都原作 《美味身体》

麻仓佳久:伊吹,拿盐过来!在那边吧?
麻仓伊吹:哎?盐?哥,今天送过来的这种盐很贵的,真的要用这个撒吗?
麻仓佳久:呃……那,用糖也行!快点拿来!
麻仓伊吹:但是,用糖的话,店门口会招来蚂蚁,还是别撒为好吧?
麻仓佳久:可恶!我知道啦!

麻仓佳久:记住,伊吹!那家伙要是再来,别再让他进店里!
麻仓伊吹:呵~好好,我知道了。不过,刚才那位……真田先生?看上去不是挺诚实的吗?而且松岛屋百货商场也是家老商场了。
麻仓佳久:不行!我们店绝不会再进驻百货商场做承租商铺。只要有去世的父母亲留下的这家店铺就足够了。常客自然不用说,现在还有些客人因为口碑而远道而来购买我们的糕点。
麻仓伊吹:所以才说啊!自从老爸死了以后,你就自己去学习糕点技术,还把歇了业的这家店铺经营起来,一直努力到现在。差不多是时候……让更多的人品尝到你的糕点……
麻仓佳久:正因为这样,如果进驻百货商场,肯定又要吃苦头了!
麻仓伊吹:那时是因为急着要把店扶上正轨,而且我们一点商业知识也没有。但是现在我在大学也学了一点经济学知识,一定会顺利的。
麻仓佳久:我绝对不相信百货商场。你还记得那个时候的事吧?又是说什么“味道是次要的,这可是帅哥兄弟开的西点房,你们只要到店里露个脸就行了”,又是要我们没命地推出新作,最后不得不雇佣本不必雇佣的人手,经营状况一下子恶化到极点!
麻仓伊吹:知道了啦!真是的,跟老爸一样顽固。
麻仓佳久:你说什么?
麻仓伊吹:没什么~我去收拾厨房。反正已经打烊了,哥,你到办公室休息一下吧。
麻仓佳久:真是的!

麻仓佳久:(那次承租店铺经营失败,并不只是因为商业知识的缺乏,而是因为负责人对我进行了近似于威胁的XX。我反击他说要去告他,结果他背后做了很多手脚,故意挑我的刺,单方面地中止了合同。最后我们剩下的,只有不快的回忆、一落千丈的风评,还有赤字。)

麻仓佳久:(寄信人不明的这些信……多亏了这个人,我才能作为糕点师走到今天。第一封信是在老爸去世,我迷茫无措的时候,跟丧事礼金一起寄来的。这个自称在老爸生前曾受过他照顾的人,在信中写道,自己被老爸的蛋糕拯救了。那之后,他不时就会给我写信。我在糕点大赛获奖的时候,还有从专科学校毕业的时候,他都寄来了祝贺的卡片。这家店重新开业的时候,他也送了花束。他到底是谁呢……?真想好好地向他道一声谢。)

野坂大辉:哟,佳久!你在办公室里干什么呢?
麻仓佳久:大辉?你才是,干嘛到我店里来啊?我不是说过了吗?那种不懂别人的心情,跳槽到百货商场里的人,我要跟他绝交!但你还是每周都笑嘻嘻地到我店里露一次脸!
野坂大辉:有什么关系嘛!我们是从小的朋友吧?呵呵,我心想,差不多是你推出新作品的时候了。哦!对了,松岛屋的真田隼人来过你这里吧?
麻仓佳久:哎?你认识那个家伙?
野坂大辉:果然来过啊。我在过来的路上跟他擦肩而过。我还在想“长得好像啊”,原来就是本人。真田在我们业界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名人。我也听过不少关于他的传闻。
麻仓佳久:他是个什么样的家伙?
野坂大辉:他也是创业族的一员。他不单单是个公子哥儿,而是一个相当能干的人。貌似他加入以后,企业的经营状态就变好了。但是听说也有社员觉得他不太好,因为他太重视数字,为了推进事务而不择手段。
麻仓佳久:是吗……
野坂大辉:据传言说,有些店被他弄至破产,或是吞并了。你也要小心一点哦!
麻仓佳久:我有什么好小心的。话说回来,你今天是干嘛来了?
野坂大辉:呃?呵呵。你……要不要进驻我们百货商场?我是负责人,所以不会向你提无理要求,租金也会适当地给你通融的。
麻仓佳久:什……!?你明知道我讨厌百货商场,还要来跟我说这种事!这样的话,你给我出去!
野坂大辉:等、等……至少听我把话说……
麻仓佳久:出去!
野坂大辉:等……咳,知道啦。
麻仓佳久:(我要靠这一家店,踏踏实实地干下去!)


Track02 杏儿糕点房的危机!?

麻仓佳久:哎?!也就是说,你要涨房租,竹村先生?
竹村:这里也是很老的建筑了。所以,必须进行抗震施工什么的。
麻仓佳久:抗震施工?但是,突然之间要涨两成,还是有点……能不能先只涨一成?
竹村:嗯……虽然你那样说,但是我也有我的难处啊。你要是付不起的话,那只有请你搬到别处了。
麻仓佳久:怎、怎么这样?
竹村:明年三月份就要续签租约了吧?所以麻烦你在那之前解决好。那就这样,我先走了。
[出门]
麻仓佳久:不是吧……?
[进门]
饭田:佳久君,真是不妙呢?
麻仓佳久:啊,饭田太太,欢迎光临!
饭田:肯定也来过竹村先生家里了吧。
麻仓佳久:来过?是怎么回事?
饭田:有公司计划在这一带开发高级公寓,正在到处活动,说要高价买下这一带的土地。
麻仓佳久:我一点消息都没听到……
饭田:听说房东木村先生那里也有人去过。大概他们也去游说过竹村先生,让他把地皮卖给他们。
麻仓佳久:这种情……(也就是说,为了抗震施工而涨房租什么的,只是场面话。实际上是想让我搬走吧。)

麻仓佳久:多谢光临!(咳……真犯愁啊。是接受暴利的房租,还是去找一家新的店面?但是,前段时间才刚给伊吹交了学费,手头也没有一整笔现钱。干脆,把这家店关掉,到别家店里打工。等把钱存下来之后,再到别处找新的店面重新开张,才是现实的做法?)啊!我在说什么丧气话!
[进门]
麻仓佳久:欢迎光临!……啊?
真田隼人:打扰了。麻仓先生,现在方便吗?
麻仓佳久:我不是叫你别再来了吗?我很忙!
真田隼人:拜托了,请跟我谈一谈吧。我只是想让更多的人能品尝到您的手艺而已。
麻仓佳久:你那是多管闲事!
[进门]
麻仓佳久:欢、欢迎光临!请慢慢看。[小声]喂,你碍着我的生意了。过这边来!
真田隼人:请不必在意我。在客人离开以前,您让我在这儿等候就行了。
麻仓佳久:你要是能现在马上走,我就谢天谢地了。
[摄像头快门声]
麻仓佳久:哎?
女生甲:这里真的有个美型糕点师哎~回去把照片上传到博客里。
女生乙:跟他在一起的那个人也好帅啊~
麻仓佳久:(喂喂,不看蛋糕,却来看我的脸?而且刚才说博客……?真头疼。)
真田隼人:你们两个,请删掉刚才拍的照片。
女生甲:干、干嘛啊,突然之间?
真田隼人:这句话该我说才对。为什么擅自拍我们照片?
女生乙:有什么不可以啊?只不过照张相而已。
女生甲:就是嘛,反正这个人也上过杂志,所以没问题吧?
真田隼人:这跟是不是名人没有关系。你就算被控告侵犯肖像权也无话可说,这样你也没问题?
女生甲:这……
真田隼人:你明白的话,就把手机给我。
女生甲:……好吧。
[删除]
真田隼人:注意以后不要再做这种事。知道了吗?
女生甲:知道了啦。
[出门]
真田隼人:不好意思,我多管闲事了。那种行为,我实在看不惯。
麻仓佳久:不,你帮我忙了。我没法对客人说重话,那个……谢谢你!……你要跟我谈什么,我听听也可以。不过,只限今天。
真田隼人:真的吗?
麻仓佳久:不过,你那说话口气能不能改改?你比我年长吧?我不喜欢被年长者用敬语。
真田隼人:知道了,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麻仓佳久:但是,我真的无意进驻百货商场。以前我吃过苦头。因为知道那里不适合自己,所以我决定踏踏实实地经营这家小店。
真田隼人:你是说以前进驻赛迪集团的事吗?
麻仓佳久:你怎么知道?
真田隼人:我稍微调查了一下当时数值。比起其他店铺来,你们还是卖的好的,但是这家店的商品利润过于微薄。另外,租金也被漫天要价了吧?
麻仓佳久:嗯,确实是那样……
真田隼人:那家百货本来广告就做得不好,而且他们的顾客层跟这家店的定位错开了吧?但是我们不一样,因为是我们主动要跟你合作的,所以不会让你吃亏。这一点我们可以保证。
麻仓佳久:就算你这么说,我现在没有那种闲工夫。经营状况也几近赤字。再说,这家店还能不能继续经营下去还是未知数呢……
真田隼人:怎么回事?
麻仓佳久:呃……没什么……
真田隼人:发生什么事了?
麻仓佳久:个体西点屋的经营本来就很艰难,这点你应该知道吧?
真田隼人:嗯。
麻仓佳久:虽然值得庆幸的是,商品的风评还不错,但是西点屋的利润本来就不高。而且我家还有欠债,再加上突然涨了房租。我可没心思再开展其他业务!
真田隼人:为什么事到如今会涨房租?这里的房龄已经将近三十年了吧?
麻仓佳久:有大型土地开发商瞄上这一带了。然后房东想要把我们兄弟俩赶出去,把这块地皮以高价卖掉。真变成那样的话,要去找一个新的店也很困难。恐怕只有让这家店关门了。(其实我丝毫没有关店的打算,我这么说的话,他就会放弃劝说我开承租铺子了吧?)
真田隼人:不好意思,我突然有点急事。今天就此告辞!
麻仓佳久:啊,等……喂!
[关门]
麻仓佳久:(哼,也是,对快倒闭的店,他也没话好说了。)

麻仓佳久:唉……
麻仓伊吹:哥,发生什么事啦?
麻仓佳久:哎?发生什么?怎么这么问?
麻仓伊吹:最近你样子怪怪的。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
麻仓佳久:我、我才没什么烦心事。硬要说的话,也只不过是在考虑新作品要怎么做而已。
麻仓伊吹:那我就暂且当做是那样吧。但是,如果你真有什么发愁的事,一定要好好地跟我商量啊。
麻仓佳久:呵呵。知道了,要是真有什么的话,我会依靠你的。
麻仓伊吹:那我上学去了。
麻仓佳久:嗯,路上小心。
[门铃]
麻仓佳久:是谁啊?这么早。
麻仓伊吹:啊,竹村先生。早上好!
竹村:哦,伊吹君。
麻仓佳久:伊吹,要迟到了。你快上学去。
麻仓伊吹:好好!那我先走了!
竹村:哦,哦。路上小心!
麻仓佳久:竹村先生……
竹村:佳久君,方便说话吗?
麻仓佳久:嗯。我也想再跟您谈谈。关于房租的问题……
竹村:啊,关于那件事,我已经决定不涨房租了。
麻仓佳久:哎?
竹村:我重新考虑过了。房体强化和修理本来就是我必须做的事,因为那部分费用而涨你的房租于理不合。
麻仓佳久:啊,哦……
竹村:对了,交房租的帐户改了。下个月开始你就存进这个账户里吧。
麻仓佳久:咦?这不是竹村先生名下的帐户?(有点奇怪啊,这突然转变的态度……是不是有什么内幕?)发生什么事了?
竹村:哎?
麻仓佳久:我听说了。有一个大型建筑公司要在这一带开发土地。竹村先生也被游说收购了吧?然后因为想让我们兄弟俩搬出去,所以才提出了那种不合理的涨价吧?
竹村:……没错,本来我想把这里卖给大河原建筑公司的。
麻仓佳久:那为什么又不涨价了呢?
竹村:因为有人比大河原建筑公司出了更高的价格。
麻仓佳久:但是我们的租约还没到期吧?你打算怎么办?
竹村:没关系吧?这里只要跟以前一样,你继续租下去就行了。租金也跟原来的一样。
麻仓佳久:对方是正经的公司吗?
竹村: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过来跟我谈的,是个穿着正派的人。
麻仓佳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竹村:我也不是很清楚啦。他只说立刻付款,只要把这里连房屋一起转让给他就行了。
麻仓佳久:……那这个帐户呢?
竹村:是这里的新房东,我只是帮他带口信而已。其实那个人叫我不要说出转让一事的,不过已经几乎全部说出来了。你要是想知道详细情况的话,就自己去问吧。这是那个人的名片。
麻仓佳久:真田……真田隼人!?
竹村:怎么,你认识啊?那就好说了嘛,详情你去问他吧。那我走了。
麻仓佳久:那个混蛋,在想什么啊?!


Track03 真田的意图

真田隼人:让你久等了。真没想到,你竟然会主动到我公司来。
麻仓佳久:你打算干什么?
真田隼人:干什么……?你指什么事?
麻仓佳久:别再装傻了。你想施恩于我,藉此当做把柄吗?
真田隼人:竹村告诉你了吗?
麻仓佳久:你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地皮和房屋一起买下来,你该不会说这仅仅是出于好意吧?
真田隼人:我希望你能够为了我们公司好好地发挥你的才能。我只不过是为了这个目的,采取了最好的办法。
麻仓佳久:我不能理解。仅仅为了这种目的,就动用了这样一笔大钱,这绝对不可能。你把公司的钱当成什么了?
真田隼人:对公司没有任何影响,因为我只动用了自己的个人资产。
麻仓佳久:啊?!
真田隼人:换句话说,那里已经是我的财产了。我并不想施恩于你。考虑到你可能会在意,所以才想暂时瞒住你。
麻仓佳久:就、就算你这样说,肯定也跟那个家伙一样吧!反正,百货商场的人,要不就是是别有居心,要不就是想利用别人!
真田隼人:那个家伙?你是说在赛迪时的事吗?你到底遇到了什么?
麻仓佳久:跟、跟你没关系吧?!(那种事,我怎么说得出口?那家伙发现了我不喜欢女性的性向,就以此来威胁我,说什么要我满足自己的欲望……)
真田隼人:你该不会是被人性 骚扰了吧?
麻仓佳久:……!当然是未遂啦!
真田隼人:不管是不是未遂,犯罪就是犯罪。你报警了吗?
麻仓佳久:你觉得我说得出口吗?男人差点被男人强 暴,根本就是个大笑话。
真田隼人:……
麻仓佳久:我的事情无所谓了!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真田隼人:你所推测的事情,我是一点也没想过。倒不如说,你最好再小心谨慎一点。你太没防备了。一个人来这种地方,万一遇到什么危险的事情,怎么办?
麻仓佳久:谁会……!?会说这种话,说明你跟那个家伙想法是一样的吧?还是说,目标是伊吹?
真田隼人:你究竟想说什么?
麻仓佳久:我是说,如果你不是别有用心,是不会拿巨款买下那块地皮的。
真田隼人:如果我说确实如此的话,你打算怎么办?
麻仓佳久:只要你能保证不出卖我家店铺的话,你要我干什么都行!为了保护那家店,什么都行!
真田隼人:你是说,哪怕是身体也可以献出来,是吗?
麻仓佳久:这种身体,给你多少次都行。随你喜欢!
[kiss]
麻仓佳久:(我好奇怪,对这家伙的吻不觉得讨厌。反而……感觉很好。)
真田隼人:你想继续下去吗?
麻仓佳久:我、我不是说随你喜欢了吗?
真田隼人:我再问你一次——真的变成怎样都没关系吗?
麻仓佳久:君……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真田隼人:我知道了。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回应你的期待吧。

麻仓佳久:啊……呃。
真田隼人:开始变湿了。
麻仓佳久:……!啊、呃……不……啊。(可恶,这家伙怎么这么拿手?)
真田隼人:露出那种表情,会让我更想欺负你的。
麻仓佳久:你说什么呢……啊!(糟了,是不是因为最近睡眠不足,开始发晕了……)呃、啊……唔。
真田隼人:这里舒服吗?
麻仓佳久:不……呃……啊、呃。
真田隼人:指甲别抓得那么狠……
麻仓佳久:啊……啊。
[kiss]
麻仓佳久:……啊……啊。
真田隼人:已经要射了吗?嗯……
麻仓佳久:呃……啊!
真田隼人:看来你积了很久嘛。
麻仓佳久:啰嗦……(可恶,真的好困……糟糕。)……
真田隼人:喂,麻仓。
麻仓佳久:……已经不行了……
真田隼人:不行了?你说什么呢?喂,麻仓、麻仓!

麻仓佳久:(啊,超舒服……这张床单。嗯?好亮。早上了?好久没有睡到这么亮才起床了。)
真田隼人:喂,麻仓。你差不多该起床了吧?
麻仓佳久:嗯,好冷~你干嘛?啊?咦?
真田隼人:早上好。你睡得真香啊。
麻仓佳久:什……?!为什么你会在这儿?你、对我做了什么?
真田隼人:我什么也没做。而且这里是我家。
麻仓佳久:为什么我会在你的家里啊?
真田隼人:你自己来找我的茬儿,又叫我对你出手。真的对你出了手,你自己高潮后就睡着了。你都不记得了吗?不管我怎么叫,你都不醒,没办法只好先把你带回家来。
麻仓佳久:(啊……好像确实是这样。我冲到这家伙的办公室去大声抗议,气势汹汹地去挑衅他。结果被他弄至高潮……)为什么要来你家啊?
真田隼人:总不能把酣睡中的你带回你自己家吧?要怎么向你弟弟解释?
麻仓佳久:那个……
真田隼人:不过,真没想到你竟然射了一次就昏睡过去了。
麻仓佳久:那、那是因为我累了。
真田隼人:你不是第一次被别人做那种事吧?
麻仓佳久:不是!
真田隼人:哦~这么说,你是被恋人做这做那的那一方?
麻仓佳久:你、你自己还不是一样,是同性恋!
真田隼人:我的事情无所谓吧?先跟你说清楚,我可没对你做过你记忆以外的事情。不好意思,我可不缺床伴。
麻仓佳久:哦,是吗!
真田隼人:好了,你要抱怨的话,我稍后慢慢再听。总之,你先去冲个凉清醒一下,收拾妥当就出门了。给你毛巾。
麻仓佳久:出门?去哪儿?
真田隼人:去你店里。
麻仓佳久:去我店里打算干什么?
真田隼人:我要去看看你的帐簿。商品明明那么热卖,经营却还是在赤字边缘。你的店里浪费太严重了吧。为了让你进驻我们百货,就必须重整你的经营方针才行。
麻仓佳久:为什么我要听你吩咐啊?
真田隼人:啊,对了,你的性向,你弟弟知道吗?
麻仓佳久:你……打算威胁我?
真田隼人:哦~你还没告诉他呢?这么一来,我就握住你的把柄了。
麻仓佳久:卑鄙的家伙!

麻仓佳久:我现在去给你拿帐簿,你在那边坐一下。
真田隼人:今天弟弟不在家?
麻仓佳久:他大学里有课,今天应该会晚些回来。给你,我店里的帐簿。
真田隼人:谢谢!
[翻阅]
真田隼人:嗯?这本糊涂账是怎么回事?再怎么说也太糟糕了!
麻仓佳久:我觉得没那么严重吧?
真田隼人:只是随便看一眼,就知道开支花费太多了。而且商品的单价是不是太便宜了?真是眼下我先帮你照看着,你给我去学习经营的基本知识。
麻仓佳久:为什么?
真田隼人:看了这种马虎的账簿,我还能放着不管吗?小学生的零花钱帐簿还比你的好多了。
麻仓佳久:零花钱帐簿……你不用说得那么夸张嘛。
真田隼人:首先要重新看一下采购方面,削减材料费。然后查一下电费和燃气费有没有浪费。看这样子,大概你还交了多余的税。
麻仓佳久:知道了……
真田隼人:虽然你身为糕点师的技术非常优秀,但是你经营常识的缺乏是致命的。我会拿一些简单易懂的书过来给你,你闲暇时好好学习学习。我的话,这样吧,每周过来检查一次。
麻仓佳久:那个,你要是忙的话,就不用勉强过来了。
真田隼人:你还真是不愿死心。就当作是为了店里好,你想开点吧。
[开门]
麻仓伊吹:我回来了。
麻仓佳久:你、你回来了。今天很早嘛。(糟糕,昨晚外宿的理由还没想好呢。)
麻仓伊吹:课休讲了。不过今天是做家教的日子,傍晚时分还要再出去。咦?有客人?
真田隼人:你好!打扰了。
麻仓伊吹:咦?你是上次的……好像是叫——真田先生?
真田隼人:看来你还记得我,真荣幸。
麻仓佳久:我心想,先听听他的话也可以……而且他说关于经营方面,还可以给我各种建议。
麻仓伊吹:太好了!哥你也终于积极地向前看了嘛。
麻仓佳久:还、还好。
麻仓伊吹:难道说你昨天是见真田先生去了?
麻仓佳久:呃……呃,是啊。跟他兴奋地谈了个通宵……
麻仓伊吹:这样啊。那个,我哥烦您照顾了。他突然登门,没给您添麻烦吧?
真田隼人:不,我也得以度过了有意义的一夜。请不要在意。
麻仓伊吹:那您慢慢坐。哥,我在二楼呆着。
麻仓佳久:呃、哦。
真田隼人:哼哼……兴奋的通宵啊。
麻仓佳久:我有什么办法?又不可能跟他说实话。
真田隼人:是啊,去找人的茬儿,反被人抚摸至高潮,结果还睡着了——这确实不能跟弟弟说呢。
麻仓佳久:绝对不准说!
真田隼人:知道啦。要是我说漏给你弟弟知道的话,你只管说,你是在我的公司里被我袭击了。这样条件就平等了。
麻仓佳久:啊?(对啊,我要是把昨天的事情告诉他上司的话,他的立场也会变得不保。但是,这种会让自己变得不利的条件,他竟然自己说出来……说不定,这家伙其实也不坏……)那个,今后,还请多多关照。
真田隼人:怎么啦?突然之间。
麻仓佳久:因为以后要麻烦你,所以现在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姑且态度要有些区别。
真田隼人:是啊。我才是,请多多关照!

真田隼人:明天的准备工作做好了吗?
麻仓佳久:嗯。我要泡咖啡,你喝不喝?
真田隼人:嗯,麻烦你。话说回来,亏你用这种胡来的经营方式还能撑到现在,没倒闭真是个奇迹了。
麻仓佳久:啰嗦!你才是,每周都过来,真是辛苦了。今天已经是第三次了吧?老是查看帐簿和电表,你也该腻了吧。
真田隼人:这样充满吐槽点的账簿,再看也不会腻。
麻仓佳久:呃……哦,对了。我有一个试作品,你要不要吃?
真田隼人:嗯?不,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不喜欢吃甜食。
麻仓佳久:啊?那你为什么会在地下百货分管西点商铺啊?
真田隼人:工作跟自己的喜好没有关系。而且我分管的是整个食品区。
麻仓佳久:哦。但是,如果你不喜欢的话,不就不知道哪家店比较好了吗?说起来,你到底是从哪里注意到我家店铺的?
真田隼人:你在国内糕点大赛获得冠军的时候……吧。
麻仓佳久:哎?
真田隼人:虽然你自己可能不知道,但是你在业界可是个相当有名的。而且你在世界大赛上也拿到过冠军。就算被全世界的同行瞩目,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麻仓佳久:可那都是以前的事了……
真田隼人:赛迪的人不也是看上你那个头衔吗?不过,他们可能只是看上头衔而已,我可不一样。你的才能应该获得更多人的承认,所以我才过来找你的。
麻仓佳久:那真是……谢谢了……哎?但是,不吃的话,你怎么知道蛋糕的味道啊?
真田隼人:那个……只要看吃蛋糕的人的脸,就知道了。而且我觉得那细致的设计也很棒。但是,你就是没有经验头脑。我给你的那些书,你认真看了吗?
麻仓佳久:正在看。
真田隼人:现在你重新审视店里,就可以看出成本的浪费了吧。
麻仓佳久:嗯,虽然每一项都只有少少的超支,但是加在一起确实让支出上涨了。我不懂的地方也让伊吹教我了。
真田隼人:那很好。
麻仓佳久:(话说回来,如果不是这家伙给了我很多建议,我也做不到这些改善。前段时间新进驻松岛屋的法国有名的巧克力专卖店,也是靠这家伙亲自登门游说拉来的。之前大辉所说的关于他的不好的传言,到底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麻仓佳久:喂,我有点事想问你。
真田隼人:什么?
麻仓佳久:我也是听别人说的,曾经有店铺因为你的原因而破产,或者是经营权被夺,是真的吗?
真田隼人:呵呵~你也听过这传闻啊?你认为是真的吗?
麻仓佳久:不……我觉得就算是你,也不会做得那么过分。
真田隼人:跟我有关系的店铺确实有过破产的,但并不是我做的。不过我确实好像被人怨恨了。
麻仓佳久:那经营权被夺又是怎么一回事?
真田隼人:曾经有店铺眼看就要歇业了,我出资帮他东山再起。大概是这件事被人误传了吧。
麻仓佳久:原来是这样。
真田隼人:你放心了?
麻仓佳久:嗯。虽然你爱多管闲事,但是不像是会弄垮或者霸占别人的店铺的人。
真田隼人:被你这么说,我很高兴。
麻仓佳久:[心跳]……我、我可不是在夸你。
真田隼人:哈哈哈~
麻仓佳久:[心跳](咦,我好奇怪。为什么我只是看到这家伙的笑脸,就这样心跳不止啊?)


Track04 示弱与安慰

麻仓佳久:(真田是怎么了?今天来得比以往晚好多。而且他看上去好像很累,不太有精神。)好了!
[推门]
麻仓佳久:给,吃吧。
真田隼人:哎?
麻仓佳久:摄取糖份能缓解疲劳。就算不喜欢甜食,吃个果馅饼应该没问题吧?也不大,糖份也比较少。我不知道你发生什么事了,但是你如果总是那幅表情的话,会觉得越来越累的。
真田隼人:谢谢!那我吃了。……真好吃。
麻仓佳久:太好了!其实那是试作品。我没有放砂糖,而是放了蜂蜜,然后又因为加了调味料……哎……?
真田隼人:……麻仓。
麻仓佳久:怎么了?突然抱住我……
真田隼人:对不起,就一会儿……
麻仓佳久:真田……发生什么事了吗?
真田隼人:嗯。因为家里的事,有一点混乱。
麻仓佳久:你有什么怨言,可以说给我听。有些事情说出来会轻松点,而且有时对不知内情的外人,反而更容易说出口的吧?
真田隼人:其实我……不是本家的亲生子。
麻仓佳久:哎?你是养子?
真田隼人:嗯。是远亲,所以也不算一点血缘关系也没有。我的养父母本来没有孩子,因为他们很想要一个继承人,所以我念初中的时候,就被他们选上了。呵呵,因为我很优秀嘛。
麻仓佳久:这种话就不要自己说了。
真田隼人:其实我也不想去当养子的。但是那时我们家经营状况不太好,需要资金援助。所以我劝服了想要拒绝的父母,自己决定去当养子。
麻仓佳久:是吗……
真田隼人:现在的养父母对我很体贴,跟我没有什么不和,也没有规定我不许去见亲生父母。还对我说,要是有什么别的事情想做的话,不用继承松岛屋也行。但是,我知道他们说的不是真心话。我也想回应他们的期待。但是,有的时候还是非常想逃避。
麻仓佳久:那就逃开好了。
真田隼人:哎?
麻仓佳久:虽说逃开,但也并非把工作全盘丢下不管,只是稍微翘一下班。只要你觉得偶尔还是可以逃班休息一下,心情就会变得轻松些。
真田隼人:我知道了,我会考虑的。……果然很像。
麻仓佳久:哎?
真田隼人:没什么,我在自言自语。让我再这么呆会儿,行吗?
麻仓佳久:嗯,行啊。
真田隼人:呵。
麻仓佳久:(不知怎么,这种好久没有感受到人的体温了,感觉好舒服。而且这家伙身上好香……咦?糟了,我怎么起反应了?等下等下,这可不行啊。)
真田隼人:你已经忍受不下去了吗?被我这种人抱住,还是……
麻仓佳久:不是,那个……
真田隼人:嗯?哦,原来受不了的是这里啊?
麻仓佳久:不是,我只是……那个,因为累了……
真田隼人:呵呵~已经变得很硬了。
麻仓佳久:喂喂!不要乱摸!
真田隼人:你都变成这样了,很难受吧?作为你安慰我的回礼,我帮你解决吧。
麻仓佳久:不用啦!我自己想办法。
真田隼人:别客气。上次不也感觉挺好的吗?
麻仓佳久:啊……
真田隼人:你只要闭上眼,很快就结束了。
麻仓佳久:不是这个问题……
真田隼人:你弟弟不是在楼上睡觉吗?你太吵的话,会把他吵醒的。
麻仓佳久:……啊……


Track05 幼时好友的背叛

麻仓佳久:(咦?为什么我会睡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我已经收拾好,材料也已经买好了吧。然后真田来了…啊!我想起来了!我和真田……)

(麻仓佳久:啊啊…
真田隼人:放松点。
麻仓佳久:啊啊……嗯!啊!
真田隼人:有点紧啊。
麻仓佳久:啊…傻瓜…是你的太大了。
真田隼人:呵,这是在夸我吗?
麻仓佳久:是在抱怨!啊啊…
真田隼人:全都进去了。
麻仓佳久:别特地和我汇报!
真田隼人:要动了哦。
麻仓佳久:所以说,别再说…啊!啊啊…啊啊……)

麻仓佳久:(我被真田上了。)啊啊!到底怎么办才好!(好想把一切都忘掉!让他也全部忘掉!)呃!对了!也只有忘掉一条路了!事到如今,只能两个人都当这事没发生过。对!虽然不小心顺着气氛做到了最后,但是没有什么深层意义。是这样吧!嗯!
野坂大辉:佳久!
麻仓佳久:啊?!
野坂大辉:现在方便吗?
麻仓佳久:呃…大辉?!唉,吓我一跳!
野坂大辉:我是为前段时间的事来道歉的。
麻仓佳久:这样啊。
野坂大辉:对不起啊,说了你不爱听的话。
麻仓佳久:不,我才是…
野坂大辉:呐,听说最近松岛屋的真田先生常出入这里,是真的吗?
麻仓佳久:嗯!真的。
野坂大辉:为什么?你不是信不过百货商场的人吗?!
麻仓佳久:嘛,发生了很多事情。
野坂大辉:要是在那里开店的话,还不如在我们这里!给你优待,我也在,一定会成功的!
麻仓佳久:你也真纠缠不休!再说我还没和松岛屋签合约呢。现在光是这家店,我就已经对付不过来了。
野坂大辉:啊,我求你了!我都说了已经经过你同意了!要是被知道是说谎,我的信誉会下降的!所以,帮帮我吧!
麻仓佳久:啊?你擅自做了什么事啊!?
野坂大辉:明明对真田笑脸相迎,为什么什么都不帮我?
麻仓佳久:这件事和那家伙没关系吧!
野坂大辉:难道你是被那张脸迷住了?那种类型是你会喜欢的呢!
麻仓佳久:大辉,你在说什么啊?
野坂大辉:你喜欢男人对吧。还以为我没有发觉吗?
麻仓佳久:呃!
野坂大辉:既然想要男人,那我不也挺好的吗?
麻仓佳久:啊?
野坂大辉:我在说,我来安慰你啊!
麻仓佳久:喂!大辉!你没疯吧?
野坂大辉:虽然和别人有点不可能,但如果是佳久的话,我想能行哦。
麻仓佳久:开什么玩笑!
野坂大辉:呃!佳、佳久?啊,那个…对不起!我…脑子一时…
麻仓佳久:闭嘴!
野坂大辉:呃…
麻仓佳久:你的工作可能是很辛苦,但是我不想这样被人利用!
野坂大辉:对不起…我不是想利用…
麻仓佳久:滚出去!再也不要踏进我家大门一步了!
野坂大辉:佳久?!
麻仓佳久:(大辉这个混蛋!从小我就一直被他拜托为他惹的祸善后,我把他当作幼时好友才会一直帮他!对他来说,原来我根本就不是什么朋友!不过是一个什么都听他的老好人,我不过只是这样的存在而已!)混蛋!


Track06 不可思议的感觉

麻仓佳久:唉…(大概是因为大辉的事对我打击过大,昨晚我一点都没睡着。结果今天完全没做出什么像样的商品,只好临时休业。)真是伤脑筋。(一点干劲都没有。)唉……[被拍]呃?啊,是真田啊。
真田隼人:我来打搅了。
(野坂大辉:难道你是被那张脸迷住了?那种类型是你会喜欢的呢!)
麻仓佳久:(伤脑筋啊,都怪大辉这么说,我才会格外在意。可恶!快把那种人的事忘了吧!)怎么了,不好意思,今天休业了。
真田隼人:你弟弟打电话给我了。
麻仓佳久:呃?为什么?
真田隼人:说哥哥有点奇怪,很担心你。
麻仓佳久:啊…
真田隼人:是我的错吗?
麻仓佳久:不是的。
真田隼人: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麻仓佳久:不能说,求你,让我一个人…
真田隼人:[抱住]
麻仓佳久:你做什么?放开我!
真田隼人:你这副表情,我怎么可能不管你,傻瓜!今天店里休息对吧。和我一起出去一趟,偶尔也需要转换一下心情。
麻仓佳久:喂,什么一起,去哪里啊!
真田隼人:马上就到,行了,跟我来。

麻仓佳久:呼呼…
真田隼人:麻仓!差不多该醒了。
麻仓佳久:嗯……咦?我…
真田隼人:一上高速你就睡着了,看来又是睡眠不足啊。
麻仓佳久:啊,现在几点?啊,都过两个小时了!这是哪里?
真田隼人:出来看看吧,空气很新鲜!
麻仓佳久:啊,真的!
真田隼人:走这边。别老闷在厨房里,偶尔也出门走走。都已经秋天了,你察觉到了吗?
麻仓佳久:哇,好厉害,一片红!是啊,都已经入秋了啊。
真田隼人:红叶很美吧。我想让你吃一惊,才没告诉你去哪儿的。
麻仓佳久:啊,真是太美了。你什么都不问吗?
真田隼人:要是你想让我问的话,我就问。如果不是的话,我就不问了。你想要我怎么样?
麻仓佳久:(“说出来会轻松点。”昨天的我跟真田这样说道。而真田也用同样的方式对待我。为什么这家伙会如此纵容我呢?)那就听我发发牢骚吧。
真田隼人:嗯!
麻仓佳久:我和朋友吵架了。不,不能说是吵架。说不定我们根本就不算朋友。虽然我一直当那家伙是朋友,后来知道了那家伙根本不是这样想的。仅此而已,但我却比自己想象中受到更大打击。呵,真丢人,都是大人了。
真田隼人:正因为是大人,才有痛苦的时候啊。扼杀感情,更是加倍痛苦。
麻仓佳久:是吗,也是啊。
真田隼人:具体的事我不是很清楚,不过,再给自己一点时间如何?对方也会冷静下来吧。
麻仓佳久:是啊,我再观察观察。那家伙可能也有自己的苦衷嘛。
真田隼人:要是真的遇到讨厌的事,就告诉我。我来帮你报仇!
麻仓佳久:哈哈,什么报仇,你以为你是小学生啊!
真田隼人:你好像打起精神来了。那我们走吧。还要走段距离,可以吧。
麻仓佳久:呃,还要去别的地方吗?
真田隼人:要说的话,接下来要去的地方才是目的地。
麻仓佳久:目的地?
真田隼人:是一个陈列有个人收藏的古董杂货的博物馆。地方不大,但是很有意思。还有很多装饰品,说不定能做蛋糕制作的参考。看完展品,我们就去2楼的咖啡馆吃午饭吧。
麻仓佳久:还有咖啡馆啊。
真田隼人:嗯,露台外的风光很值得一看。

麻仓佳久:那个,今天真的是太感谢了。
真田隼人:不客气。你看起来好像有点精神了,太好了。
麻仓佳久:多亏了那个博物馆,我想出了不少点子。谢谢啊!
真田隼人:我期待你的新作。
麻仓佳久:嗯,等做出来了就通知你,再见!
真田隼人:麻仓!
麻仓佳久:什么?
真田隼人:关于昨天的事…
麻仓佳久:呃……
真田隼人:能听我说那么多,我真的很高兴。多亏了你,我轻松了好多。不过,我觉得我不该那样向你撒娇。
麻仓佳久:(真田也在后悔,后悔和我发生了关系。)
真田隼人:那晚的事,我们还是都忘掉比较好。这样你也比较轻松吧。
麻仓佳久:啊,嗯!是啊!(是啊,我不也是这样想吗?但是为什么我会觉得很受打击?)
真田隼人:真的很抱歉。
麻仓佳久:(这种时候,我到底该怎样回话才好?)
真田隼人:那我回去了。能设计出新作品自然很好,不过今天还是早点休息吧。
麻仓佳久:(为什么我觉得如此痛苦呢?)

麻仓佳久:嗯?怎么了伊吹,一直盯着我看?
麻仓伊吹:我在想你脸色比早上好看多了。
麻仓佳久:抱歉让你担心了。其实,我和大辉吵架了。
麻仓伊吹:和野坂先生吵架不是常有的事吗?
麻仓佳久:和平时的不一样,这次情况不同,可能无法原谅他。关于这点,可能会给你添麻烦。对不起。
麻仓伊吹:哥你道什么歉啊!虽然我可能靠不住……
麻仓佳久:说什么傻话!我当然依靠你啊!
麻仓伊吹:这可是你第一次依靠我。好高兴!
麻仓佳久:是吗?
麻仓伊吹:对了,今天你和真田先生去哪儿了?
麻仓佳久:呃?啊,那个,是一个收集了很多西洋古董杂货的小博物馆,有很多稀奇的玩意,很有趣!
麻仓伊吹:哦……
麻仓佳久:(这么说来,分别时那种奇怪的感觉到底是什么?现在已经平静下来了。大概是因为他突然说起那种话题让我太紧张了吧。)
麻仓伊吹:话说回来,真田先生真是个好人啊!为什么他会待我们这么好呢?
麻仓佳久:是啊,最近连让我们去百货大楼地下层的事也不太说了。(真田到底是怎么看我的?而且,我……嗯?什么?这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麻仓伊吹:怎么了?你的表情很奇怪。
麻仓佳久:没、没什么!(我到底是怎么了!)


Track07 难以消散的心痛

麻仓佳久:(今天可是工作日啊!我只是想来侦查一下的……松岛屋的地下层一直都这么热闹吗?好厉害!糕点店也好,巧克力专卖店也好,哪家不都是名店吗!竟然想让我们的店开到这里来!真田是认真的吗?)咦?(说曹操,曹操就到啊!那家伙,今天也穿了高级西装啊!嗯?那家伙旁边的女人是谁?真漂亮!)
男职员1:啊,是真田先生呢。
男职员2:为什么这个点在地下啊?今天不是要开会的吗?
麻仓佳久:(这些人,是松岛屋的职员。)
男职员1:和他在一起的是东南银行行长的女儿吧。看来他们订婚的传言是真的。
麻仓佳久:(咦?!)
男职员2:都把人家带到这里了,看来是真的。比起开会,未婚妻比较重要吗?真田先生也不能小看呢。
男职员1:居然和我们公司主要合作银行行长的千金订婚,而且还是个大美人!
麻仓佳久:(未婚妻……他要结婚吗?)
男职员2:嘛,他毕竟是个养子,大概是想把后台搞硬一点吧。我们公司还是很重血缘关系的。
男职员1:会长的影响力再大,现在可是社长的天下了!不过,和我们这种小社员是没什么关系啦。
男职员2:是啊,呵呵呵。
麻仓佳久:(多可喜可贺的事啊!可为什么我会觉得这么难受?这种感觉,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想到那家伙就会心痛或者心跳,这就是……那个吧。)

麻仓佳久:(唉,为什么我会喜欢上他?明明是不可能顺利发展的人啊!那家伙接近我并没有算计什么这点我明白,不过这仅仅是他待人好而已,并不是对我个人抱有什么好感。)别胡思乱想了!我还有这家店!(真是的,现在可不是为恋爱神魂颠倒的时候!)对了,消沉的时候就要……!(这种时候,一定要读这些信。这么说来,这段时间都没有音讯了。往常的话一推出新作品他就会寄来感想的。)嗯?这字,好像!(真田自己学习时在经营的书上写了很多。)果然是这样,这字,错不了!写信的人,是真田啊!(这样我就全明白了。那家伙之所以会如此照顾这家店,是因为我父亲对他有恩,所以他对我也格外亲切。仅此而已。)呵呵,我真个是傻瓜!稍微一想就能明白的事,为什么我没有更早发现!(要是没遇到他该有多好!)


Track08 打破的誓言

麻仓佳久:唉…(那之后,真田就再没联系过我。连一封邮件都不发给我,看来是不想和我联系了。当然,他这样我也觉得轻松。因为我已经决定了,就和真田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过。为了忘掉一切,不见面是最好的方法。反正恋爱感情也不过是一时的错觉而已。)算一下营业额吧。1、2、3、4、5、6、7、8、9、10。1、2、3、4、5……
真田隼人:至少数钱的时候关好门上了锁吧。要是有强盗来了你要怎么办?
麻仓佳久:啊!真田?!
真田隼人:好久不见了,这段时间都来不了,对不起啊。
麻仓佳久:你没和我说今天要来啊。
真田隼人:终于抽出时间了。今天我是拿企划书来的。不是说让你马上就看,有空的时候看一下吧。
麻仓佳久:我知道了,放在那边吧,一会看。
真田隼人:你弟弟呢?
麻仓佳久:去朋友家了,说是要通宵写报告。
真田隼人:这样啊。怎么了,你脸色不太好。
麻仓佳久:没什么,嗯…大概有点累了。不好意思,今天先请回去吧。不如说,别再来了。
真田隼人:你说什么?
麻仓佳久:当然至今欠你的我会还,承租的事我会好好考虑的,那份企划书我也会认真看,如果你还有招商意愿的话……
真田隼人:你这样说我很高兴,真的没事吗?今天你真的有点奇怪。
麻仓佳久:倒不如说是至今为止比较奇怪吧!我发现自己对你太过依赖了。所以,请不要再来这里了!
真田隼人:喂!麻仓!
麻仓佳久:求你了!
真田隼人:那今天我就先回去了。不过,下次要和我好好谈谈。
麻仓佳久:呃……
真田隼人:今晚很凉,小心别感冒了。门窗也记得锁好。
麻仓佳久:真田……唉……嗯?(真田的围巾,是不小心掉了吗?还是追上去说个清楚吧!这样暧昧不清的状态下没法前进,还不如向他告白后被彻底甩掉来的畅快!)啊?大辉?
野坂大辉:你要出门吗?
麻仓佳久:和你没关系。让开,我有重要的事要办。
野坂大辉:我刚和真田擦肩而过了。
麻仓佳久:呃……
野坂大辉:都因为你,害我写了检讨书,而且还被调出了企划部。最近好不容易才进去的。
麻仓佳久:喂,这不是我的错吧。
野坂大辉:哼,为什么我就不行?我和那家伙到底哪里不一样了?
麻仓佳久:大辉,好难受!把手放开!
野坂大辉:明明是我先看上你的!怎么能让那种人玷污你?!你和那个男人做到什么地步了?这嘴唇也任由他摆布了吗?
麻仓佳久:(喘不过气来,浑身无力,混蛋,这样的话,只好攻击他要害了!)
野坂大辉:啊!
真田隼人:离开麻仓!
麻仓佳久:啊,咳咳咳!
野坂大辉:你…来干什么!呃!
麻仓佳久:真…真田……
真田隼人:没事吧,麻仓。
野坂大辉:你到底算什么!
真田隼人:让麻仓这么痛苦人是你吧!
野坂大辉:混蛋!要是你不出现的话,我们早就成了!结果你却……!
麻仓佳久:够了!滚出去!我已经不再当你是朋友了!今后也不要再在我面前出现!求你了,不要让我更加鄙视你!
野坂大辉:啊……对不起……

真田隼人:真过分,你脖子上留下了他的手指印。
麻仓佳久:呃,你怎么回来了?
真田隼人:来取围巾的。那个,现在你抓在手上的那个……
麻仓佳久:啊!
真田隼人:麻仓,就因为你露出这样的表情,才会被人盯上啊。
麻仓佳久:不要,你干什么…
真田隼人:消毒,还不够呢!
麻仓佳久:什么叫不够啊…你在想什么啊!
真田隼人:都说了是消毒。那家伙的感觉已经没有了吧?
麻仓佳久:啊!
真田隼人:刚刚的事,全都忘掉吧!
麻仓佳久:现在不是担心我的时候吧。你已经有恋人了不是吗!
真田隼人:恋人?怎么回事?
麻仓佳久:别装傻了!前段时间,我在松岛屋的地下层都看到了!你和一个漂亮的女人在一起!
真田隼人:啊……那时你来了啊。
麻仓佳久:职员都在传,说你们订婚了。
真田隼人:我是被要求去相亲了,不过我彻底拒绝了。那天她突然来了,让我没法回避。
麻仓佳久:为什么要回避啊!
真田隼人:因为我没有那个意思。而且我也知道她并不喜欢我,现在还有恋人。她想要的,不过是我的社会地位而已。和不喜欢的人交往,双方都不会幸福吧。
麻仓佳久:呃?为什么要和我说这话。
真田隼人:那你觉得为什么我会对你这么尽心尽力呢?
麻仓佳久:为什么?还不是因为想向我父亲报恩吗?
真田隼人:!?
麻仓佳久:也就是在前几天我才明白这点。就是你吧,一直给我写信的人。
真田隼人:唉……这样啊,所以刚才你才表现得那么奇怪啊。能听听我的故事吗?
麻仓佳久:什么?
真田隼人:我的老家就在这附近。走路大概也就20分钟吧。正好那个时候,我在为养子的事苦恼,麻仓先生——你的父亲帮我出主意了。
麻仓佳久:我父亲?
真田隼人:他说吃了甜食就会有精神,于是请我吃了刚做好的松糕。太好吃得惊人。那之后我们渐渐亲密起来。他和我说,这并不是换父母,只要想成是增加了新的父母不就好了吗?听了麻仓先生的这句话,我才决心要去做养子。他让我明白了,不用为这事过分烦恼。
麻仓佳久:有这样的事……
真田隼人:麻仓先生生生病的时候,我去看望过一次。我很想报答他的恩情,就问他,有什么想要的东西,有什么我可以做的事。
麻仓佳久:父亲说了什么?
真田隼人:他说,要是他死了,请帮他照看儿子们,如果他们有什么麻烦,请帮帮他们。所以,我决定一辈子都要在暗地里保护你们。
麻仓佳久:是这样啊。(果然还是报恩。)帮了我们这么多,真是谢谢你。
真田隼人:我的话还没说完,乖乖听到最后。现在才要进入重点。
麻仓佳久:哎?
真田隼人:我本想一辈子都不露面的。但是,我却渐渐被拼命奋斗的你所吸引。
麻仓佳久:你在说什么……
真田隼人:我本以为在一边看看就已经足够了,但是到底我还是打破了自己的誓言。
麻仓佳久:骗人!
真田隼人:我喜欢你!就算你不喜欢我也没关系。如果你不想见到我的话,我不会再来了。只是,请知道我的心意。
麻仓佳久:好狡猾,明明知道我的心意,不要说这样的话啊!混蛋,为什么我会喜欢上你这种人!
真田隼人:对不起。
麻仓佳久:不……我没有在生气。
真田隼人:真是的,就因为你这样,我才忍不住啊!
麻仓佳久:嗯?
真田隼人:别老露出这么可爱的表情,会让人想袭击你的!
麻仓佳久:啊…
真田隼人:佳久……
麻仓佳久:啊,喂,你干什么!
真田隼人:有股香草的气味。
麻仓佳久:啊啊……不要……
真田隼人:行了,让我吃了你吧,我已经忍不住了。
麻仓佳久:嗯…去楼上吗?
真田隼人:可以吗?
麻仓佳久:今天伊吹不在。


Track09 奶糖味的KISS

麻仓佳久:嗯嗯…啊…真田,已经可以了。
真田隼人:再忍耐一下,这样还有点紧。
麻仓佳久:行了,快点,进来!
真田隼人:啊……
麻仓佳久:啊!
真田隼人:没事吧,还是有点……
麻仓佳久:行了,快点动吧!别急人了!
真田隼人:我倒是希望你别太煽动我,要是我控制不住自己你也很困扰吧。
麻仓佳久:嗯嗯,你还挺从容的……嗯嗯!
真田隼人:啊!佳久!
麻仓佳久:都说别急人了!
真田隼人:我可不管!
麻仓佳久:啊…啊……
真田隼人:嗯!
麻仓佳久:呃?为什么抽出来?
真田隼人:嗯嗯,从这边……!
麻仓佳久:啊啊!
真田隼人:啊,果然更好,因为可以看到你的脸。
麻仓佳久:啊啊,傻瓜!
真田隼人:喂喂,别收得这么紧!
麻仓佳久:我不是有意的……啊!
真田隼人:啊…
麻仓佳久:真田……
真田隼人:我爱你,佳久。
麻仓佳久:嗯嗯…啊啊……我喜欢你!
真田隼人:嗯嗯!
麻仓佳久:啊啊……
真田隼人:佳久!

真田隼人:嗯嗯!
麻仓佳久:喂,你要吃几个才罢休啊!
真田隼人:啊,再让我吃一个嘛,最近都在克制,你就让我吃个够吧。
麻仓佳久:谁叫你要说自己不喜欢甜食的!
真田隼人:为了隐瞒我是写信人,我也很拼命啊•。
麻仓佳久:真是的,我是请你来尝试作品的,结果你要全吃完吗?胖了我可不管。
真田隼人:说起来,那家伙怎么样了?没有被记了仇,回来刁难你吧?
麻仓佳久:你说大辉啊?那之后我就没遇到他了,听说是被调到地方去了。工作定额很多他忙得不可开交,反而是件好事吧。
真田隼人:要是有什么麻烦,就和我说吧。
麻仓佳久:没关系的,另外,承租的事要怎么办?
真田隼人:承租?什么事?
麻仓佳久:所以说,不是说想让我们去地下开店吗?呃?不是这样吗?
真田隼人:你啊,根本没好好看我的企划书吧。我想让你做的,是茶室的策划啊。
麻仓佳久:啊?
真田隼人:如果能在店里吃的话,就可以看到客人的反映,我觉得挺好的。而且如果是策划这种形式的话,负担会比较小。我也能定期插手这事,就有了和你见面的名义了。我自己觉得是个好主意,不行吗?
麻仓佳久:不,不是不行!我觉得很好!我以前就想让客人在店里吃的!
真田隼人:看来你有了干劲呢,要是有什么要求的话,就告诉我。
麻仓佳久:知道了,我会好好考虑的。
真田隼人:对了,你那边的我可以吃吗?
麻仓佳久:你果然还要吃啊!喂,你嘴边沾了奶油!
真田隼人:嗯?这边吗?
麻仓佳久:不是,另一边!
真田隼人:唉?
麻仓佳久:哎呀,真是的!行了,别动。
真田隼人:你啊……
麻仓佳久:什么?
真田隼人:你居然会舔擦到手指上的奶油,你意外地会做这么大胆的事呢。
麻仓佳久:啊,不是,这是一不小心……习惯成自然……伊吹以前老把食物撒出来……
真田隼人:早知道这样,还不如直接舔掉呢!
麻仓佳久:别开玩笑了!
真田隼人:看,还沾的有吧。
麻仓佳久:已经没有了!
真田隼人:还有!
麻仓佳久:唉,我知道了!只是帮你把奶油弄掉而已!
真田隼人:是是。
麻仓佳久:真是的!
真田隼人:一周没见了。
麻仓佳久:有奶糖的味道。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8 | 2018/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