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乗な恋の駆け引き

2乗な恋の駆け引き

作者 みなみ遥
発売 リブレ出版
発売日 2009/10/28

キャスト  
優人&カイト:平川大輔、瑞紀:水島大宙、他

内容  
愛しい人の隠された秘密――!?ミステリアス・エロティック・ラブ
同棲初夜に現れた恋人・優人のもう一つの顔・カイト。
その闇に触れてしまった瑞紀。
戸惑いの夜が始まる!?
愛しい人の隠された秘密――。
暴かれたその時、運命が動き出す!
ミステリアス・エロティック・ラブv
キャストフリートークも収録予定。

翻译:clampyukito piece666 kirina
校对:hzyuye

Track 1

齐园寺优人:其实我有些话想跟你说,瑞纪。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也差不多了,你愿意和我一起住吗?
一乃濑瑞纪:诶?优人,那是……
齐园寺优人:啊,那当然是指你不讨厌的话啦。我不会急着要你回答的,所以能不能稍微考虑一下呢?
一乃濑瑞纪:啊!我想和优人一起生活!
齐园寺优人:瑞纪……真的吗?这里面可是包含了以后也一直和我在一起的意思哦。呵,你这么快就答应,之后不会后悔吗?
一乃濑瑞纪:才不会后悔呢!我会这么地喜欢一个人,优人是第一个哦。你说想要和我一起生活,让我现在有多高兴,真想原原本本的传达给你啊。
齐园寺优人:瑞纪……呵,我好高兴啊。我也是和你一样。
一乃濑瑞纪:优人……嗯……
齐园寺优人:嗯……瑞纪……
一乃濑瑞纪:啊……优人……
齐园寺优人:再一次让我进到瑞纪里面可以吗?
一乃濑瑞纪:啊……直到深处,我都想要优人……
齐园寺优人:瑞纪……
一乃濑瑞纪:啊……
齐园寺优人:我喜欢你……瑞纪。
一乃濑瑞纪:优人……我也是……

Cue Egg Label,みなみ遥原作,2乗な恋の駆け引き

一乃濑瑞纪:(我,一乃濑瑞纪,和优人相识是在5个月前。我的工作是对餐厅或是咖啡厅的菜单进行设计的食物调剂师。那天也是到工作地点和对方会面……)在食材方面可多用些季节性的东西,做出有益健康的菜式。
老板:嗯,我很期待。啊,对了,一乃濑君,你现在有空吗?
一乃濑瑞纪:是的,有什么事吗?
老板:其实是这样的,有位一直光顾本店的客人,希望一乃濑君务必帮他设计员工食堂的菜单。
一乃濑瑞纪:员工食堂啊?

老板:让你久等了,齐园寺先生。他就是那位食物调剂师。
齐园寺优人:真是有等待的价值啊。他就是一乃濑君?
一乃濑瑞纪:(啊……)
齐园寺优人:初次见面,我是齐园寺优人。请多指教。
一乃濑瑞纪:(真是一个超级帅气的人啊……)啊,我是一乃濑瑞纪。我也是,请多多指教。(我对他一见钟情了。)
老板:一乃濑君,你还没吃晚饭吧?不如和齐园寺先生边吃边谈吧?我请客。
一乃濑瑞纪:诶?可是……
齐园寺优人:我也拜托你了。如果能一起吃饭的话,我会很高兴。
老板:好吗,一乃濑?
一乃濑瑞纪:啊……好吧。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齐园寺优人:对不起,我这么强硬地要别人介绍你给我,还把你留了下来。你不赶时间吧?
一乃濑瑞纪:是的,不要紧。我是单身,时间都很自由。
齐园寺优人:诶~单身啊,真厉害呢。
一乃濑瑞纪:厉害的是齐园寺先生才对啊。听老板说,你还是社长的儿子吧?
齐园寺优人:哈哈,社长的儿子也不是什么好事情哦。有很多的限制,叫人很讨厌。
一乃濑瑞纪:是吗?
齐园寺优人:呵呵,不过的确多少可以按照自己想要的来进行。例如拜托你工作之类的。
一乃濑瑞纪:啊,对了,是要设计员工食堂的菜单吧?能请你详细地说明一下吗?
齐园寺优人:其实我想也差不多是时候要对食堂的午餐菜单大规模地更新一次了。
一乃濑瑞纪:那个更新的任务要交给我吗?
齐园寺优人:嗯,请你务必接受。我是你所搭配的菜式的fan啊。
一乃濑瑞纪:诶?
齐园寺优人:我原本就是因为喜欢这家店的菜式才常常来光顾的,不过从某个时候开始,菜式突然改变了。该怎么说呢,从一直以来的奢华美味变成结合季节性的食材,对身体有益的温和的美味了。让人感觉到是有认真去考虑吃的人的需要而制作出来的。
一乃濑瑞纪:(这个人……对我所重视的事情,竟然都注意到了。怎么办?我超高兴!)
齐园寺优人:然后我有些在意,问了老板后才知道原来是拜托了食物调剂师调整了菜单。那之后,我就想如果公司的食堂也能吃到这么好的菜式的话就好了。更新菜单这件事,不知你能不能答应呢?
一乃濑瑞纪:当然答应!请让我来做!
齐园寺优人:真的?我好高兴啊。呵呵~
一乃濑瑞纪:嗯?那个,齐园寺先生……
齐园寺优人:我一直在想你到底会是个怎样的人,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么楚楚动人的美人。其实从刚才开始我就被你迷倒了,都移不开视线。
一乃濑瑞纪:啊……齐园寺先生……(从那天起,为了商量更新菜单的事而好几次和他见面,我们渐渐相互吸引,在相识一个月后的晚上,我和优人第一次在身体上结合了。那之后过了四个月——)
齐园寺优人:呼……
一乃濑瑞纪:(同居啊……为了喜欢我所设计的料理的优人,每天都饱含着爱为他做饭吧。让一起居住的家对两人来说,成为最舒心的地方。)
齐园寺优人:呼……
一乃濑瑞纪:优人……我好喜欢你哦。(睡前先去上个厕所吧……)
解人:一乃濑瑞纪吗?呵呵……


Track 2

一乃濑瑞纪:(搬家的联络也告一段落了,新的生活用品也准备妥当了。大后天就可以开始同居了~啊~怎么办,现在开始就心跳个不停了呢!)
解人:让你久等了。
一乃濑瑞纪:诶?(刚刚好像听到优人的声音……诶?那是……)优人?(不,可能不是吧……虽然长得一模一样,但他戴着眼镜,而且感觉也像是另一个人。在这样深夜的街道上,抱着女人的肩膀走路,怎么想也不可能啊……)

一乃濑瑞纪:(那时我以为只是自己的错觉,很快就忘记了。然后很快就到了同居的第一天,和优人一起的生活开始了。一转眼就度过了甜蜜的一天到了深夜。)呼……唔……嗯?优人?
解人:呵。
一乃濑瑞纪:还想做吗?已经是半夜了哦,还是明天再继续……啊!好痛!啊……啊……(这种爱抚的方式,优人从没有对我这样做过。不管是触摸的方式还是舔舐的方式,都不是优人!)不要,住手!
解人:唔!
一乃濑瑞纪:你是谁啊?到底在做什么?
解人:呵呵。
一乃濑瑞纪:(什么?是优人?但是……)优人在哪里?
解人:不就在这里吗?就在你眼前。我可是你所爱慕的优人哦,瑞纪。
一乃濑瑞纪:啊……优人?怎么可能……(的确脸是一样的,但是……不过,两人的感觉差太多了。)
解人:不要怕得身体都僵硬了啊。我真的是优人啊,只是,只有身体而已。
一乃濑瑞纪:诶?
解人:优人的意识现在正在沉睡着。我是解人,是优人体内的另一个人格——应该这样说吧。不过优人并不知道有我的存在。
一乃濑瑞纪:啊?是优人的另一个人格?怎么可能有那种事……(对了,前一阵子在夜晚的街上看到的那个和优人长的一模一样的人……那么,那个人是这个名叫解人的人格的优人?)
解人: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呢,唔。
一乃濑瑞纪:啊!
解人:先不管你相信还是不相信,我觉得你很碍事。一乃濑瑞纪。
一乃濑瑞纪:诶!?
解人:怎么说主人格都是优人,只有当优人的意识进入深层休眠、也就是睡着了的时候,我才能出现。但是,优人对你极为沉迷,没想到竟然还开始同居。托你的福,我连那少许的自由都被剥夺了。真是很麻烦啊。变成这样也就没办法了,只好请你多多帮忙让我行动起来方便一些了。
一乃濑瑞纪:(如果是我所认识的优人的话,绝对不会说我碍事的。现在出现在我眼前的真的是只是身体一样的完全不同的人。)
解人:不要摆出一副想哭的表情啊,瑞纪。如果你能乖乖听我的话,我是不会破坏你和优人的生活的。好吧?
一乃濑瑞纪:啊!啊……你在做什么啊?住手!
解人:呵呵,你一被玩弄耳朵就会很有感觉吧?然后如果舔舐你的乳头,吸允它,舔弄它,你就差不多要射了吧?
一乃濑瑞纪:啊……
解人:我可是对优人所做的事情知道得一清二楚哦。
一乃濑瑞纪:啊……
解人:包括你们一直以来都是怎么做的呢。今晚他让你的这里射了两次吧,瑞纪。
一乃濑瑞纪:哎……啊……
解人:看吧,又这么湿润了……
一乃濑瑞纪:住、住手!
解人:痛!
一乃濑瑞纪:啊……
解人:因为瑞纪太粗鲁了,让深爱的优人身体受伤了呢。
一乃濑瑞纪:啊!(对了,就算里面是完全不同的人,但身体还是优人本身的。我都做了什么啊……)
解人:这样你就明白了吧?伤害我的话,优人也会受伤。所以答应我,绝对不要把我的事情告诉优人或是其它人。可以吧?如果你想让我消失而叫优人去做心理治疗的话,我就将自己杀了。
一乃濑瑞纪:你这样太过分了!
解人:呵呵,不希望这样的话就老老实实地协助我吧,瑞纪。从现在到黎明,我要出去一下。你先睡吧。
一乃濑瑞纪:呜……竟然突然说有另一个人格,还说我很碍眼,还有不听话就自杀什么的,用优人的样子说这些可怕的话,脑子里一团混乱,根本就睡不着啊。优人……

一乃濑瑞纪:唉……(没想到打心底喜欢的恋人竟然有双重人格。对于解人的存在,说真的我感到很恐惧。可是……)
(齐园寺优人:我是你所搭配的菜式的fan啊。)
一乃濑瑞纪:(优人……)
(齐园寺优人:我喜欢你,瑞纪。)
一乃濑瑞纪:(对啊,我是绝对不会和优人分手的!虽然解人的事令我感到不安,但是今后我也想一直留在优人身边!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优人的人格会分裂成两个呢?)

齐园寺优人:欢迎回来,瑞纪。工作辛苦了。
一乃濑瑞纪:(是我的优人。)今天优人比较早呢。
齐园寺优人:其实我是拼了命把工作赶完,才能提早回来的。今天早上睡过头了,都没有和瑞纪好好地接吻就去上班了。所以我想在晚上把那份也全部都补回来。
一乃濑瑞纪:(我虽然是优人的恋人,但是相识之前的他我完全不了解。所以才更想知道。)优人……
齐园寺优人:唔?
一乃濑瑞纪:(为了对我说今后都想一直在一起的优人,不管是怎样的事情我都会接受的。)
齐园寺优人:怎么了,瑞纪?
一乃濑瑞纪:能像这样和优人回到共同的家里,我真的好高兴。
齐园寺优人:呵,说了那么可爱的话来撒娇,我会忍不住的啊。
一乃濑瑞纪:……啊……
齐园寺优人:瑞纪……
一乃濑瑞纪:啊……还要……优人……啊……
(解人:我可是对优人所做的事情知道得一清二楚哦。)
一乃濑瑞纪:吶,就这样插进来吧……优人……(我才管不了那么多!在睡觉的时间来临之前,他都是只属于我的优人。)


Track 3

一乃濑瑞纪:对不起,优人,你肚子饿了吧?我马上就做晚饭,优人也去洗个澡吧……
解人:哟,瑞纪,一回来就急急忙忙在玄关来了一次啊?
一乃濑瑞纪:唔……解、解人!?
解人:我借一下优人的身体哦。
一乃濑瑞纪:呃……
解人:什么啊,瑞纪?一副见到鬼的表情。不用介意我的事情,去煮饭吧。
一乃濑瑞纪:为什么解人会……不是在夜晚睡觉的时候才会出来吗?
解人:在你去洗澡的时候,优人小睡了一下。我就趁机交换过来了。虽然抱歉打扰了你们的亲热时间,但我今晚还有些工作要完成。一旦交换过来没有两三个小时是变不回优人的,你就放弃吧。
一乃濑瑞纪:诶?工作?优人的?
解人:才不是,我的工作是情报中介,和优人的工作不同啦。
一乃濑瑞纪:(啊……虽然两人共享一个身体,但和优人却截然不同。总觉得反差太大了跟不上……而且……)
解人:嗯?干什么一直盯着我看啊?
一乃濑瑞纪:香烟……优人根本不抽的。
解人:别啰嗦了,我抽的。
一乃濑瑞纪:话不能这样说,虽然人格可能是不同,但身体还是优人的啊。吸烟对身体一点好处都没有。
解人:啊?
一乃濑瑞纪:唔。
解人:唉,真是的,不要这样战战兢兢的啊。真是麻烦。好了,这样就可以了吧?在瑞纪面前不会抽啦,好吧?
一乃濑瑞纪:嗯……谢谢你。
解人:所以,你过来这里一下。
一乃濑瑞纪:呃……等,什么?好痛!
解人:呵呵。
一乃濑瑞纪:(难道……)不要,解人!你开什么玩笑……
解人:要习惯我最快的方法就是这个吧?你要是像这样一直讨厌我的话,我或许会因为寂寞而伤害优人的身体哦?
一乃濑瑞纪:(那是我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啊……
解人:嗯……
一乃濑瑞纪:啊……不……啊……
解人:这边已经硬起来了……
一乃濑瑞纪:不要……不要那么用力……
解人:优人那家伙一直都是按着你希望的方式来XX的吧?不过,很可惜,我的喜好刚好相反。让对方来服侍我会让我觉得兴奋。
一乃濑瑞纪:啊……
解人:舔吧,被你弄伤的伤痕。
一乃濑瑞纪:啊……嗯……
解人:对,做得很好嘛。总是看着你们做也很无趣啊。今晚就让我来好好享受吧,瑞纪。
一乃濑瑞纪:嗯……(和优人同样的脸,同样的声音,同样的触感。即使想着是优人,却也无法很好做到。突然被这样对待,我的心理准备……)啊!啊……
解人:怎么了,瑞纪?腰已经发软了吗?现在才刚开始吧?还是说……
一乃濑瑞纪:啊!
解人:想把这个放到嘴里吗?好啊,来吧。
一乃濑瑞纪:不、不是的……啊……
解人:才没有不是吧?
一乃濑瑞纪:嗯……
解人:这可是你深爱的优人的哦。
一乃濑瑞纪:啊……嗯……
解人:再用力点吸允啊,瑞纪。只是含着的话,我可无法满足哦。
一乃濑瑞纪:唔……唔……啊……咳咳……(解人的人格真是太差劲了。)
解人:唔。
一乃濑瑞纪:啊!
解人:嘴巴的技巧还真是逊啊,平时多找优人练习一下嘛,不要只是光舔前端啊。
一乃濑瑞纪:啊……手指……不要突然……啊……
解人:吶,瑞纪,你知道我的名字解人是什么意思吗?
一乃濑瑞纪:我怎么可能知道……
解人:也对,你什么都不知道就好。只看着优人就可以了。
一乃濑瑞纪:啊……你做什么啊?别老是么粗暴……
解人:用双手将后面掰开扩大啊,就这么趴着。
一乃濑瑞纪:诶!?
解人:到底是怎样淫乱的洞,一边仔细看着一边插进去也不错呢。优人的话大多都是光看着你的脸,或是亲吻着你摩擦吧?
一乃濑瑞纪:呜……
解人:好了,赶快做啊。别浪费时间了。
一乃濑瑞纪:唔……(被和所爱的人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像这样说出这么过分的说话,竟然是这么伤人的事情,我从来没有想过……)唔……这样可以了吗?
解人:真是非常淫靡,很棒的观景啊,瑞纪。叫人想插进去想得不得了。无法让优人看见真是有些可惜啊。进去了哦。
一乃濑瑞纪:嗯……啊……
解人:嗯……
一乃濑瑞纪:啊……

一乃濑瑞纪:(真的和我的优人相差太多了,解人这种性格……)
解人:刚才叫了这么久,一定口渴了吧?喝吧。
一乃濑瑞纪:(比起可怕,我更憎恨他了。)我非常的重视和深爱优人。虽然也明白解人也是优人人格的一部份,但却好像无法喜欢上解人。
解人:看来刚才的事情让瑞纪彻底讨厌我了呢。但是,比起见到我就战战兢兢的要好的多了。我觉得这样也无所谓哦。
一乃濑瑞纪:或许解人你是觉得无所谓,但我可不行。所以,认真地回答我的问题。解人像这样在优人的体内作为另一个人格存在的理由是什么?我想知道为什么优人会有双重人格。
解人:唔。
一乃濑瑞纪:变成这样的原因是在于过去吧?我希望你能把这原因,把优人的事情告诉我。
解人:想不到你说话这么干脆。不过,不好意思,我没有回答你的义务。
一乃濑瑞纪:我是认真的爱着优人的,所以……
解人:那跟我没有关系。不管你和优人做什么,到底有多相爱都可以。只是,我和优人的事情,你绝不要再提了。我再说一次,那和你没有关系。
一乃濑瑞纪:啊……
解人:知道吗?我只是为了优人而存在的,对我来说重要的,只有优人而已。所以,瑞纪的心情和爱都不是我需要在意的。
一乃濑瑞纪:(啊……解人只是为了优人而存在的?我还以为完全相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解人:切!今后我会尽量不妨碍你和优人的生活,使用身体也尽量在瑞纪睡觉的时候。
一乃濑瑞纪:解人!
解人:差不多到了把身体还给优人的时候了。再见了,瑞纪。
一乃濑瑞纪:(从那以来,解人就真的很少出现在我面前了。和优人的同居生活顺利又甜蜜地进展着。)

齐园寺优人:我回来了,瑞纪。我带手信回来了。
一乃濑瑞纪:欢迎回来,优人!我爱你,优人。
齐园寺优人:我也是,瑞纪。
一乃濑瑞纪:优人,你肚子饿了吧?我都已经准备好了,马上就能吃晚饭了。今晚稍微多做了一点,是为下一次工作设计的菜单所试做的。
齐园寺优人:真的?我很欢迎啊。竟然能第一个吃到试做食品,真是最棒的奢侈啊。
一乃濑瑞纪:优人……
齐园寺优人:不知为什么,瑞纪的料理有着让我想起非常怀念的味道的温暖。
一乃濑瑞纪:诶?
齐园寺优人:虽然朴素,但却是想着吃的人所做出来的倾注爱意的食物。小时候吃过的妈妈作的料理也和那个一样温暖。只是,做咖喱的时候就让我挺伤脑筋的,明明只有母子两人,却有做一大锅的习惯,结果一段时间内每天都光吃咖喱。
一乃濑瑞纪:母子两人?咦?优人的家人这么少的吗?
齐园寺优人:唔!啊……对不起,其实,我生下来之后不是一直都在齐园寺家里的。因为我是养子。
一乃濑瑞纪:诶!?那么那位给你做料理的母亲是?
齐园寺优人:不好意思啊,瑞纪,这件事就说到这里吧?
一乃濑瑞纪:啊……嗯。我知道了。那么差不多该吃晚饭了,优人。菜都要凉掉了。
齐园寺优人:那就糟了。

一乃濑瑞纪:(优人家里的事情,我一点都不知道。现在不是考虑解人的事情,讨厌这讨厌那的时候。作为恋人我应该努力让优人什么都能对我倾诉,更对我敞开心扉才行。)
齐园寺优人:是,是。没有问题。
一乃濑瑞纪:(诶?优人?在打电话……)
齐园寺优人:嗯,我明白了。我会照预定抽出时间来的。
一乃濑瑞纪:(讲电话的声音好像非常僵硬呢?是工作吗?)
齐园寺优人:那么近期我会回一次家里的,爸爸。
一乃濑瑞纪:(原来是在和家人说话。虽然站在这里偷听不太好,但对优人家里的事情我还是很在意。)
齐园寺优人:接下来的事就等回到家后再谈吧。那么,再见。唉……
一乃濑瑞纪:(啊!那冷淡的视线是……解人!?不对,不是那样的。虽然很像是解人的表情,但却更加的冷酷……这是优人。)


Track 4

一乃濑瑞纪:(昨天完全睡不着,优人跟父亲通电话时的表情,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齐园寺优人:早,瑞纪。今天起得真早啊。
一乃濑瑞纪:呃,啊!优人,早。因为工作,今天要推出新菜,所以,有点紧张。
齐园寺优人:瑞纪你绝对没问题的。昨天晚饭的试吃菜式非常好吃哦。
一乃濑瑞纪:啊……
齐园寺优人:所以不用担心啦,瑞纪的菜是最棒的。
一乃濑瑞纪:优人……嗯,谢谢,有干劲多了。
齐园寺优人:嗯!
一乃濑瑞纪:(笑)(和平时一样的我最喜欢的温柔的优人,总是让我的心情变得无比温暖、幸福的优人的笑容。可是现在,那笑容却让我觉得有些伤感,优人只会让我看到他的笑容。) 对了,差点忘了。早上好,优人。(kiss)(真正的优人紧紧的禁闭在我所碰触不到的地方,看不见。)

一乃濑瑞纪:(啊……不行。我以为形成双重人格的原因肯定跟齐园寺集团有关,于是以自己的方式在图书馆和网上查找资料,却都找不到优人的信息。说只为了优人而存在的解人,我根本没法比得上。嗯,不对,不是那样的。解人这么了解优人,是因为他和优人在一起的时间比我长得多……不,也不是,解人他……)
齐园寺优人:(打呼)
一乃濑瑞纪:解人,喂,解人。听得到我说话吗?听得见的话,请出来见我。求你了,解人。解人?
解人:什么事,瑞纪?你竟然主动来找我,今天吹的是什么风啊。虽然我是优人人格的一部分,但你不是不可能喜欢上我么。
一乃濑瑞纪:现在,是没法喜欢我自己了。
解人:哈?搞什么啊这么突然。
一乃濑瑞纪:对不起,解人,我第一次知道你的存在的时候吓了一跳,不敢相信,觉得你和优人完全不是一个人,很害怕。所以对解人说了很多过分的话。一周前的事还记得吗?优人对我说他是齐园寺集团养子的那晚。
解人:啊。
一乃濑瑞纪:那之后,我偶然看到优人和父亲通电话。第一次听到优人的声音这么压抑生硬,那时的优人,表情就好像解人一样,冰冷,阴沉。
解人:优人这笨蛋,被瑞纪看到那种样子。
一乃濑瑞纪:我想了很久,终于明白了,解人不是我所爱的优人的一部分,而是和优人一样,就是优人本人。
解人:……
一乃濑瑞纪:如果要接受优人的一切,那么,也要爱解人。我今天终于明白这件事了。
解人:你认真的么,瑞纪。
一乃濑瑞纪:当然是认真的。
解人:你不是害怕我么。
一乃濑瑞纪:已经不怕了。解人对我来说也是很重要的存在。所以,请接受我。我无论如何都想知道,优人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是什么让他露出那种表情。我现在能够依靠的,只有是解人时的优人。
解人:你所说的我会理解成这种意思哦,我会和优人一样,把你做为恋人对待。
一乃濑瑞纪:嗯,没关系。用你喜欢的方式抱我。
一乃濑瑞纪:(和我的优人一样的体温和味道,如果好好注视他的话明明能发现的,我真是个笨蛋!)
解人:你真的打算接受我存在的理由吗,瑞纪?一会知道之后又说果然无法接受,我可不负责任啊。
一乃濑瑞纪:就算那样也没关系,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来吧,解人。啊……解人……啊……解人也已经……这么热了……
解人:你从刚才开始就在一个劲的撩拨我,虽然你自己不知道。
一乃濑瑞纪:啊……别离开……啊……不行,那里……一下子进来……
解人:我再也等不了了,现在就想要你。
一乃濑瑞纪:啊,解人。……解人……解人……这么激烈的话,我……我会不行的……
解人:是你让我这么激烈的,我是多么的……
一乃濑瑞纪:啊……
解人:瑞纪,喂!你没事吧。
一乃濑瑞纪:唔,嗯……
解人:瑞纪。(kiss)其实本来没想和瑞纪纠结的如此深的。因为,反正我只是……
一乃濑瑞纪:(好难为情,因为太有感觉而失去意识了……解人,好像和最初那个欺负人的解人不同,刚才非常的……
解人:干嘛,盯着我看。
一乃濑瑞纪:啊……还有,那个……能告诉我原因吗?解人。
解人:……可以,全都告诉你。优人是以养子的身份进齐园寺家的,但其实,和父亲是有血缘关系的。我们的母亲,当时是父亲的秘书。父亲是到处对公司的年轻职员出手的差劲男人。
一乃濑瑞纪:啊……
解人:然后,妈妈怀了我们,父亲想让她立刻打胎,但母亲拒绝了,保护了优人,最后被公司开除了。未婚先孕的妈妈被家里断绝关系赶了出来,一个人生下了优人。
一乃濑瑞纪:怎么这样……
解人:但是优人和母亲两个人的生活却很幸福愉快。生活虽然艰苦朴素,却充满了爱。可是幸福的生活也只持续了六年,一直没有儿子的父亲,硬是将优人抢了回去做继承人。只有六岁的优人,幼小的心灵极度混乱,开始拒绝现实。
一乃濑瑞纪:解人就是那个时候……
解人:嗯。不过那时还不是解人。
一乃濑瑞纪:哎?
解人:优人一直相信“不听话会给妈妈添麻烦”,所以一直在齐园寺家忍耐着。偶尔背着父亲溜出家门去见妈妈,是他最大的心灵支柱。然而有一天,母亲那间小小的租房突然消失了,只留下一片空地,从那以后母亲就再无音信了。这似乎是父亲指使的。
一乃濑瑞纪:怎么会这样……
解人:母亲被夺走,优人心中燃起对齐园寺的仇恨时,我也最终成为了解人。事先声明,就算是瑞纪,也别想插手。我会毁掉一切束缚优人的东西。齐园寺家,和他们的公司。还有,现在的生活。
一乃濑瑞纪:啊……解人,这是什么意思?
解人:就是字面意思。解人这名字的意思,就是破坏一切。其它也无需多说了,本来就是和你无关的事。
一乃濑瑞纪:解……解人……确实是这样没错,可是,你究竟想干什么?你想把优人怎么样?
解人:话就说到这里,之前也说过了,我和优人的事不要你多嘴。
一乃濑瑞纪:可、可是……
解人:瑞纪。你说过会接受我存在的理由吧?瑞纪,现在可不能说无法接受哦。再我的工作完成之前要乖乖听话哦。嗯?(kiss)
一乃濑瑞纪:解人……
解人:不用担心,瑞纪。不管发生什么,优人爱你的心都是不会变的。
一乃濑瑞纪:解人……(解人的确就是另一个优人,可是却有一个决定性的不同,解人只会考虑优人的事。可是,到底怎么回事,总觉得解人的行为有哪里不对劲,与我所认识的优人相差太远了。)


Track 5

齐园寺优人:我现在感觉非常非常幸福。刚才的H,瑞纪为我做这做那的……
一乃濑瑞纪:太夸张了,优人……只、只是在上面而已的话随时都可以……
齐园寺优人:才没有夸张呢,我是真心这么觉得的。能遇见瑞纪,像这样在一起,很幸福。之前和你说过我是齐园寺的养子吧。小时候我非常讨厌这样的自己和周围的人。
一乃濑瑞纪:优人……
齐园寺优人:虽然做齐园寺家的人绝对不是我想要走的路,但是自那以后已经过了20年,我也成了大人了。现在已经是齐园寺的公司的专务,管理着众多职员的生活,而且最重要的是,我现在有了瑞纪。与瑞纪相爱、一起生活,才终于开始这么想了。比起被过去禁锢着,不停地否定周遭,更想要珍惜眼下重要的东西。
一乃濑瑞纪:(哭)
齐园寺优人:啊,瑞纪,怎么了?
一乃濑瑞纪:(哭)我……能听到优人这样说,我……太高兴了……
齐园寺优人:瑞纪……
一乃濑瑞纪:(果然,这才是我所认识的,现在的优人。)我也是,能和优人在一起,非常地幸福。
齐园寺优人:啊……瑞纪……
一乃濑瑞纪:啊~~~不行了~~优人~~~我爱你~~~~(和父亲通电话时冰冷的表情,还有解人,或许的确是优人心里阴暗的部分。但是,优人自身所拥有的绝不止是这些,真诚,能体贴别人的坚强,也都是他的一部分。现在在这里的优人,正想要努力跨越过去,乐观地前行。可是,解人他……)

一乃濑瑞纪:会议提前结束,太好了。晚上上班之前在家休息吧。
(解人:我会毁掉一切束缚优人的东西。)(那晚之后,我怎么叫解人都不出来了。想跟他好好谈一次的……昨天听了优人的话,终于明白解人是哪里不对劲了,被齐园寺家束缚的,不是优人……咦?家门口有辆出租车?优人?为什么这个时间回家。啊!戴、戴着眼镜,那,那个是……解人?)
解人:哼,把这资料散布到网上,齐园寺集团也就玩完了。
一乃濑瑞纪:那是什么意思?
解人:啊……
一乃濑瑞纪:解人。
解人:瑞纪……你……
一乃濑瑞纪:你到底想要散布什么?
解人:我不是说了么,要毁掉一切。只要齐园寺集团消失了,优人也就没必要继承家业了。我要捏造不法经营的证据,让齐园寺集团垮台。
一乃濑瑞纪:啊……不行!解人!
解人:我们说好的吧,在我的工作完成之前都老实呆着。瑞纪。
一乃濑瑞纪:解人,你知道你现在要做的事,会造成多严重的后果吗?不只是齐园寺家,所有的职员都会被卷进去……
解人:那你还有别的办法吗?解放我和优人的方法!
一乃濑瑞纪:但是,优人是不可能选择这种方法的!齐园寺家的父亲的确很过分,但是,就因为自己的感情,连职员和他们的家人的生活都被破坏,优人绝对不会希望这种事发生的!
解人:你以为你了解我们什么?不要妨碍我。
一乃濑瑞纪:解人你错了!那不是为了优人,是解人一直放不下,幼年的优人所受的精神伤害。直到现在还被齐园寺家束缚着的不是优人,一直被束缚着的,是解人。解人,就算用这样的方式摧毁了齐园寺家,也……
解人:不要一副什么都明白的口气!就算像你说的那样,不是为了优人,那又怎样?与你无关吧!
一乃濑瑞纪:解人……(对齐园寺的憎恨,是解人所背负的伤痛的发泄之处。代替优人,一直这样……但是,像现在这样发展下去,解人也只会痛苦而已,那样一点都不好。)
解人:这不是优人,而是我的问题。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会改变想法。不要再插嘴了。
一乃濑瑞纪:等一下、别走。解人,就听我说几句。
解人:你到底还想说什么?还想继续说教吗?!如果是的话我拒绝。
一乃濑瑞纪:不,不是的。
解人:反正对你而言,我只不过是打扰你和优人生活的烦人家伙吧。恋人有双重人格,只会觉得麻烦吧。肯定希望我赶快从优人体内消失……
一乃濑瑞纪:我才没有这么想!我怎么可能这么想!
解人:瑞纪?
一乃濑瑞纪:不是那样的,解人……因为有解人,一直替优人承受着伤痛,才会有我所深爱的,现在的他。如果优人是一个人的话,一定会被痛苦的回忆击垮,也许连重要的东西都一并毁掉了。优人能够战胜各种事情,战胜眼前的现实,是因为有解人在身边保护着他!
解人:可是我,嘴上说着是为了优人,却做着完全相反的事。我的存在,只会拖累优人。
一乃濑瑞纪:我的确说过,解人的做法是不对的。但那是因为觉得不只是对优人,而是对解人也是不对的。
解人:哎?
一乃濑瑞纪:因为仇恨而毁了齐园寺的公司,解人肯定也只会更痛苦。
解人:我才不……
一乃濑瑞纪:因为解人就是优人啊,和母亲满怀爱心所起的名字一样,是非常温柔的人。解人是不会因为伤害别人,连累别人而高兴的人,绝对不是!
解人:你到底想让我怎样?瑞纪。我只不过是优人体内不为人所知的,不真实的存在而已。如果没有了对齐园寺的仇恨,就什么都没了。这样的我……
一乃濑瑞纪:解人好好地在这里,不会什么都没有的,不要再一个人担负优人的感情了,让我也来分担。要抱怨要牢骚都没关系,只要能让解人的伤痛减轻哪怕一点点,我什么都愿意做!我就在解人身边。
解人:瑞纪……
一乃濑瑞纪:现在起,不要考虑优人,想想解人自己的愿望吧。解人只要找到解人自己想做的事就行了。
解人:我想做的事……
一乃濑瑞纪:嗯。只要有一点能让解人感到幸福的事,什么都行。如果喜欢欺负我,我会很高兴地让你欺负哦。
解人:(笑)真是的,果然敌不过你啊。总之,这件事就先搁一搁吧。再不回公司,优人会很麻烦。
一乃濑瑞纪:啊……
解人:我先声明,那些捏造的文件我还没打算删除。
一乃濑瑞纪:解、解人……
解人:下次,想和你吃个饭什么的。我还从来没和谁一起吃过。
一乃濑瑞纪:哈……嗯!当然!我会做很多解人喜欢的菜,一起吃吧。明天周六怎么样?
解人:你决定吧。
一乃濑瑞纪:(解人虽然还没有完全放弃计划,但我相信解人心中也有为别人着想的温柔,因为他是我的重要的另一个优人。)


Track 6

解人:今天真的打算就这样跟我室内约会么?
一乃濑瑞纪:嗯。你想吃什么?解人。
解人:那……我要放足料的超辣咖喱。
一乃濑瑞纪:哎?解人喜欢超级辣的咖喱吗?优人的话,微辣以上就完全无法接受了。
解人:不要老是拿我跟优人比较啦。
一乃濑瑞纪:也不是那意思啦……只是觉得明明是同一个身体,喜好却差这么多……
解人:顺便说一句,我更喜欢味道浓的。
一乃濑瑞纪:呃、啊!从昨天熬到现在的汤,放这么多盐,都糟蹋了啦!(这样没什么意义的对话也好,什么都好,想要尽可能多了解解人一点,解人的想法、愿望……什么都想听。)
解人:怎么样……啊,真美味。
一乃濑瑞纪:啊……你这样子,我怎么能让解人你一个人吃饭呢。又抽烟,又爱吃超辣的和很咸的,尽是些对身体不好的。优人一直都很珍惜自己的身体……
解人:都说了不要老是拿我跟优人比。
一乃濑瑞纪:啊……对、对不起……我也担心解人的身体啊,忍不住就……啊,解人?
解人:吃过饭以后,我还想吃你。
一乃濑瑞纪:啊……解人……啊……
解人:瑞纪……
一乃濑瑞纪:解人……
解人:怎么了,特别积极嘛,瑞纪。你是在顾虑我吗?
一乃濑瑞纪:笨蛋,才不是。只是想和解人做而已。
解人:瑞纪……
一乃濑瑞纪:啊……解人……啊……解人……啊……
解人:瑞纪……
一乃濑瑞纪:那个,解人的触感虽然和优人一样,但是癖好什么的,果然有些不一样。
解人:不喜欢吗?
一乃濑瑞纪:不~完全不讨厌。我爱你,解人。下个礼拜六,再一起吃饭吧。
解人:啊……
一乃濑瑞纪:说好了……啊……
解人:瑞纪?

[电话铃]
一乃濑瑞纪:啊,优人打来的。喂?优人?什么事?
解人:(笑)抱歉,不是优人哦。瑞纪。
一乃濑瑞纪:啊,解人?
解人:没错。
一乃濑瑞纪:没错……现在这时间不是还在公司吗?在那里跟优人互换,解人,你难道……
解人:捏造的资料,刚才全部删除了。
一乃濑瑞纪:哎?那、那解人,已经对齐园寺公司……
解人:嗯,我已经放弃了。因为某人太罗嗦了。而且我本来就不是为了破坏公司而做情报中介的。
一乃濑瑞纪:啊……(太好了,解人他果然……)
解人:我现在心情很好哦。瑞纪,本以为丢掉了对齐园寺的憎恨我就什么也没有了,其实不是的。放下了许多东西,感觉很轻松。
一乃濑瑞纪:啊,解人?
解人:都是因为瑞纪多管闲事吧。
一乃濑瑞纪:总觉得,跟平时不太一样。
解人:这肯定是,最后一次和瑞纪说话吧。
一乃濑瑞纪:啊……哎?你刚刚说什么?解人?
解人:你应该高兴,我终于能回到优人里面了。
一乃濑瑞纪:啊……
解人:虽然我没想过自己消失时会怎么样,但是,能够感觉到。意识渐渐变得透明了,所以肯定很快就……
一乃濑瑞纪:为什么?解人,隔着电话突然说那种话,我怎么可能会高兴呢。
解人:笨蛋,面对面会更依依不舍吧?还是这样比较好。而且,你已经给了我,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东西。(一乃濑瑞纪:我也爱你,解人。)我是优人的一部分,所以喜好也和他一样,从一开始,我就喜欢上瑞纪了。优人和我,两人都对你一见钟情了哦。
一乃濑瑞纪:解人……解人!
解人:再见,瑞纪。
一乃濑瑞纪:等一下!
解人:永别了。
一乃濑瑞纪:(哭)(最后留下那些话就走了,太过分了,解人。这样我不是会更寂寞吗。那天之后解人就真的消失了,优人终于回复了单一人格。)

齐园寺优人:哎?经济刺激引导餐饮业证券行情高涨?
一乃濑瑞纪:(不,解人并不是消失了,现在也在优人之中吧。)
齐园寺优人:嗯?怎么了瑞纪?那样盯着我看。
一乃濑瑞纪:没什么,什么也没有。(kiss)(解人的份也一起。)(kiss)
齐园寺优人:嗯?
一乃濑瑞纪:(不过,果然还是有点寂寞……)说起来,今天有你的邮件。
齐园寺优人:啊?没有寄信人的地址。啊……
一乃濑瑞纪:优人?怎么了?
齐园寺优人:瑞纪,这信上写着妈妈现在的住址。到底是谁寄的……
(解人:而且我本来就不是为了破坏公司而做情报中介的。)
一乃濑瑞纪:(啊!寄信的人,是解人。是这样啊,是为了寻找优人母亲的住址啊,解人。)
齐园寺优人:可是,连寄信人的信息都不知道,怎么能马上相信啊。
一乃濑瑞纪:现在就去吧,没问题的,优人。
齐园寺优人:哎?瑞纪……现在就去……已经晚上了啊,况且……
一乃濑瑞纪:是不是真的直接去确认不就行了。如果是真的,那么你妈妈就真的在那里啊。这一刻你妈妈肯定也在想着优人呢。
齐园寺优人:大概……吧……瑞纪说得对,与其想这么多不如直接去。
一乃濑瑞纪:嗯。
齐园寺优人:啊,瑞纪?
一乃濑瑞纪:(解人,谢谢。我会永远想念优人之中的解人的。)
齐园寺优人:和妈妈二十几年没见了。都不知道见了面该说什么呢,瑞纪和我一起去行吗。
一乃濑瑞纪:哎?可是……可以吗?
齐园寺优人:瑞纪也一起去的话,就算没见到,也不用一个人垂头丧气地回来啦。
一乃濑瑞纪:那,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然后,为了不让你的心再分成两半,我会一直全力爱着你。)


Track 7

水岛大宙:好就是这样,到刚才为止收录刚刚结束了。
平川大辅:是的。
水岛大宙:是「2乗な恋の駆け引き」这部作品。
平川大辅:辛苦了。
水岛大宙:辛苦了。我是扮演一乃濑瑞纪的水岛大宙。
平川大辅:然后我是扮演斋园寺优人以及解人的平川大辅。
水岛大宙:好,今天感觉如何?是不是觉得很够呛啊?
平川大辅:哎呀,是呢。所谓双重人格不是有很多种么?
水岛大宙:是的呢。
平川大辅:其中也有性格完全不同的类型。
水岛大宙:这个完全已经可以认为是……
平川大辅:可以认为是另一个人了。这次却不能说是完全不同的人。
水岛大宙:确实呢。基本上相对来说还是有相近的地方。
平川大辅:就像大宙所说过的“不管是外表还是声音,明明所有的一切都是一样的”。
水岛大宙:确实哦。就是的呢。
平川大辅:所以啊,稍微有点难对付呢。然后,出乎意料外的解人这人,和我想象之中的,就是在家里面建立的角色形象稍微有所不同的样子。
水岛大宙:啊~确实在试录的时候确实给人一种很令人讨厌的感觉呢。
平川大辅:确实呢。我试着往那个方向演绎了……好像有点演过头了。出乎意料根据不同的情况有时是个很平稳的角色,我才恍然大悟。
水岛大宙:这么说来真的与其说是角色设定上就分得很清楚,不如说是分别演绎出内在有所不同之处,我听着觉得演起来挺费力的呢。
平川大辅:不过就各种意义上来说,感慨他是放弃了很多事情的人吧。在试录结束过后探讨的时候,然后有种“啊,原来如此”的感觉。
水岛大宙:啊,原来如此。
平川大辅:就我来说有这样一个感觉呢。哎呀,大宙你感觉如何?
水岛大宙:我的话,确实呢,相当物理性的,台词和独白常常在一起,或者说是混杂在一起比较多。然后明明是独白我却当成是台词说了,那个虽然很难掌握呢。但是瑞纪他的心胸相当宽广呢,相当容易接受或者说相当的积极向上呢。
平川大辅:就是说呢。
水岛大宙:想要再多守护解人一点的态度,我看着觉得很厉害呢,然后是叫做整理么?就是作为角色的整理让自己深入理解这个角色,该说是相当的辛苦,或者说是领会它花了相当多的时间,也有这样的感觉呢。
平川大辅:这样啊这样啊。
水岛大宙:我觉得挺难掌握的呢。总觉得演绎起来,那个不是和解人有在室内约会一整天的么?那个时候的“哇啊~呀啊~”的交谈总觉得那边是演起来心胸最最放开的时候。
平川大辅:哈哈哈,确实。
水岛大宙:有种很奔放的感觉。和优人在一起的时候就是“啊,好幸福,好幸福”这样,所以那样非常开心,我觉得他真的是喜欢解人这个角色的呢。
平川大辅:今后……不应该说今后也是,解人会存在于优人的内心。
水岛大宙:是呢,变得更加那个一点。
平川大辅:存在着的呢。
水岛大宙:希望更加奔放一点呢。
平川大辅:也许会变成更加讨瑞纪喜欢的优人的吧。
水岛大宙:啊,不错呢。
平川大辅:我是这样觉得的。
水岛大宙:总觉得在BL的作品当中,基本上都是以永不分别为结尾的吧?这之后这两个人会不会有因为吵架而分开这样子的发展呢?
平川大辅:等一下等一下,不要想这种事情!
水岛大宙:不不不,就现实来讲有点不可置信,但是能有个好的结局不是很好嘛。
平川大辅:大宙你真是的。
水岛大宙:这世上不就是这样的么?
平川大辅:喂,我们可是担任着给人们带来梦想的工作的。
水岛大宙:不,梦想是梦想,但是现实就是那么回事吧。
平川大辅:好,停止,不能进行这样的TALK。
水岛大宙:啊,已经要结束了么?
平川大辅:就是啊,都是你的错!
水岛大宙:骗人!我原本打算发表重要发言来着的。
平川大辅:就是呢,是由我们两个人为大家送出的。今后角色们也会相亲相爱的过着每一天吧。
水岛大宙:永远。永远都相亲相爱的。
平川大辅:是,也许还会有续篇也说不定。
水岛大宙:哦?
平川大辅:因为……
水岛大宙:也许会有其它人出现。
平川大辅:也许会出现。
水岛大宙:好麻烦啊。
平川大辅:因为出乎意料的,瑞纪是个万人迷。
水岛大宙:啊,你是说会有别人闯入么?
平川大辅:也许会有别人闯入,也许那时解人会复活也说不定。
水岛大宙: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平川大辅:是的。会有怎样的展开还不知道呢,请大家一定要支持,如果你们来信写说“希望有续篇”的话,也许会有什么好事发生哦。
水岛大宙:说不定哦。
平川大辅:就是这样,FREETALK环节到此结束。
水岛大宙:好非常感谢。
平川大辅:非常感谢。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6 | 2018/07 | 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