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代わり王子の纯爱

身代わり王子の純愛

作者 剛しいら 
イラストレータ  周防佑未 
発売  コミックハウス/ascolto 
発売日  2009/10/28 
 
キャスト   
羽多野 渉(星月広夢)、柿原徹也(ヒカル) 
近藤 隆(イーシュダット王子)、安元洋貴(チヤベス少将) 
平川大輔(ムライ次官)、他 
 
内容   偽者の王子がみつけた本当の恋―― 
天才的な声帯模写の持ち主・星月広夢は、小国の王子にそっくりなヒカルと共に、行方不明の王子の代役をすることになるが……。 
 
★特典:小冊子付き 
小冊子には、剛しいら先生書き下ろしショートストーリーを収録予定です! 
 
翻译:青缨  sz070408   
校对:火焰鸢尾  
 
Track 01
 
朋友:辛苦了,星月,今天也是模仿得一摸一样呢。
星月广梦:是,谢谢你。
朋友:有这副好嗓子的话,一生都不愁没工作,不过你得认真准备好话题哦。
星月广梦:(只要是听过一次的声音,无论是什么声音我大致都能够完全再现出来,这就是我的特技———作为口技演员的武器。特别是人的声音,只要抓住说话方式的特征,就能很简单地模仿出来。)
朋友:刚才事务所打电话过来说有工作。具体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上面人下的命令,总之让你空一个月的日程出来。
星月广梦:一个月?要去外地工作吗?
朋友:要说是外地,也可以算是外地吧,好像是外国哦。星月,你有护照吗?
星月广梦:嗯,我有。外国?
朋友:对,接下来到钻石饭店去,对方是在1815室的名叫萨姆拉的人。
 
星月广梦:打扰了。我是星月广梦,多谢您能召唤我来这里。
德意诺・萨姆拉:欢迎你来,我是加瑞(Garai)王国的驻日本大使,德意诺・萨姆拉。他是本国王室内务省的内务官佐雷・穆莱。
星月广梦:初次见面。
佐雷・穆莱:你好。我的父亲是日本人,我则毕业于日本的大学,萨姆拉大使的日语也很流利,但是根据不同情况,我会担当翻译。你先坐下吧。星月先生,你会说英语或者法语吗?
星月广梦:我很擅长记外语,日常对话或者模仿的话,我多少都能说一点。
德意诺・萨姆拉:是吗,加瑞王国的贯通语是加瑞语和法语,地位高的人还会说英语。接下来的话是绝对不可以外传的事情,如果对别人提起的话,希望你做好受到相应制裁的觉悟。
星月广梦:啊?
德意诺・萨姆拉:出于特别的情况,我们想请你去加瑞一次,报酬是日币一千万。
星月广梦:一、一千万…吗?!
德意诺・萨姆拉:我们国家虽然是刚刚独立的小国家,但是一个充满自然资源的富裕王国。既能够保证你作为国宾待遇的招待,在滞留期间也不会让你感到任何的不自由。
星月广梦: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大使居然会亲自接见身为艺人的我?这该不会是什么危险的工作吧。)真是让人犹豫啊,连自己要做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我实在无法做出回答。
德意诺・萨姆拉:这也是人之常情。那么,我就相信你,把事情都告诉你吧。我希望你模仿加瑞王国的王子,伊休达特王子的声音。
星月广梦:王子的声音?
德意诺・萨姆拉:你不用担心会卷入什么犯罪事件,说出来实在是丑闻一桩,王子和男性法国家庭教师一起私奔了。
星月广梦:(私奔?和男人?)知道王子现在在哪里吗?
佐雷・穆莱:机密搜查中。殿下是第一王位继承人,绝对不可以让这桩丑闻被外界知晓。所以,在我们把殿下带回来之前,找了一个替身。虽然是个和殿下长得非常相似的男孩子,声音却一点儿都不像。
德意诺・萨姆拉:正在我们到技术开发先进的日本寻找高超的变声器的时候,得知了什么声音都能模仿的你的事情,于是就提出了委托。
佐雷・穆莱:请你看一下这盘DVD。
伊休达特王子:亲爱的加瑞王国的诸位,列强诸国把我国称为发展中国家,但是这个国家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文化,以及勤勉的国民和丰富的资源。如果要说缺少了什么的话,恐怕就只有人民的意识了……
星月广梦:(这就是伊休达特殿下吗,是个眉目清秀的美少年呢,发音很标准,非常好听。)这位王子殿下很受人民欢迎吧。
德意诺・萨姆拉:的确。我们每天都会通过电视在国民的前展现王子的身影。
星月广梦:现在怎么办呢?
德意诺・萨姆拉:对外声称王子生病了,把之前拍摄的录像再编辑后播放。
佐雷・穆莱:如果可以的话,请你模仿一下吧。
星月广梦:亲爱的加瑞王国的诸位,列强诸国把我国称为发展中国家————
德意诺・萨姆拉:太完美了!星月先生,这件工作务必拜托你了!
星月广梦:啊…是…
佐雷・穆莱:那么,星月先生,你作为日本家庭教师兼保镖,一直和假王子一同行动。啊,还有一件事,为了让他看上去更像殿下,能否请你教育一下假王子呢?
星月广梦:诶?
佐雷・穆莱:假王子面对我们总是显得很害怕呢,接下来,不要浪费时间,请立刻和我一起去拿护照吧。
星月广梦:请等一下,我还得准备一下行李什么的呢。
佐雷・穆莱:什么都不需要,我们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比起这个,请你先学习一下加瑞语。
星月广梦:啊…嗯…说的也是呢。
德意诺・萨姆拉:今晚就请住在这个房间吧,祝你出师顺利,星月先生。
星月广梦:是,我会努力的。(话虽这么说,但是这之后的真地会进展顺利吗?)
 
光:我还是没有习惯这软绵绵的床。(被带到这个宫殿已经过了3天了吗。)
佐雷・穆莱:伊休达特殿下,您感觉如何?喂,已经没有旁人在了,快点从床上下来。
光:穆、穆莱先生,那个人是……警察?
佐雷・穆莱:他是演出你声音的MR.星月。他身上一直藏着发声装置,配合着你的声音来演戏。在装置完成之前,你先和星月先生好好谈谈。
星月广梦:我是来自日本的星月广梦,请叫我广梦。
光:你、你好。你知道我的事情?
星月广梦:你是王子的替身吧?不用害怕,我也是因为这次的事情才被雇来的。我将成为你的、殿下的声音。看来我们二人得共同演出一个人呢。
光:诶!伊休达特殿下的声音!真厉害!非常像!
星月广梦:你的声音的确不太像呢,脸长得像的话,声音应该也会很相像啊,难道是说话方式的问题?
光:我出身的地方并不好,但是我的爸爸也是日本人哦,坐到这里来,好好聊聊吧。床很大哦。
星月广梦:你的爸爸在这个国家吗?
光:在我出生之前就回到了日本,虽然给我取了个男孩子女孩子都能用的名字——光(hikaru),但在这个国家,身份低贱的人是不可以取超过2个音节以上的名字的。伊休达特殿下的名字会那么长,好像是因为他身份最高贵呢。
星月广梦:诶,这我倒是不知道。
光:因为我是舞蹈家,身为艺人无法取光(hikaru)这样3个音节的名字,所以就叫自己菲卡・路(hika・ru),本名是光・木下・纳维,纳维是母亲一族的姓氏。
星月广梦:是吗,我就叫你光吧,行吗?
光:…嗯……这个才是广梦真正的声音?
星月广梦:是啊,我不仅能模仿人声,鸟鸣模仿得也很像哦。[译注:wa的特技就是模仿鸟啼]
光:哇,好厉害!
星月广梦:我在日本是模仿艺人哦。
光:呵呵,和我一样是艺人啊。
阿瑞奇・奥尔加:你们两个,到吃饭的时间了。
星月广梦:谢谢你,MR.……
阿瑞奇・奥尔加:我是内务省的武官,阿瑞奇・奥尔加中将,负责你们的贴身护卫工作。快点跟我来。
光:(这个宫殿里的人都看不起我,好痛苦,但是广梦很温柔,和他在一起让我觉得很安心。)哇,快看,广梦!好丰盛的菜肴啊!我肚子都饿扁了~~
星月广梦:光,冷静一下,王子是不会自己去盛菜的,来练习一下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展示的王子该有的举止吧。还有,不要说什么“好厉害”之类的话,虽然我喜欢那样的光,但现在是在工作中。
光:啊,说的也是呢。
星月广梦:坐下,我来做侍者。
光:啊……广梦虽然和我同为艺人,但是能像王族一样使用刀叉呢。
星月广梦:我其实也不太明白王族的吃饭方式,等一会儿让穆莱先生给我看一下王子用餐时候的录像。
光:(他能和那些人普通地交谈啊,我因为太害怕了所以完全说不上话。)
星月广梦:光是什么时候被带到这里来的?
光:三天前。我在店里模仿伊休达特殿下,因为被人说犯了不敬之罪,还以为自己是被逮捕了呢。
星月广梦:你模仿过王子啊。
光:嗯,其实我是出于颂扬王子之心的。广梦呢?不会逃回日本吧?
星月广梦:我不会逃走的,因为这是正式签下合约的工作。
光:工作?(过世的母亲经常说呢,父亲因为工作关系来到加瑞,回到日本后就音信全无。)广梦如果能一直留在我的身边就好了。
星月广梦:我会在你身边的,所以你就放心吧。
光:(光是听到广梦那强有力的声音,心情就变得愉快起来。我想和广梦再多说点话,想让他喜欢上我。)
 
星月广梦:光,别动,我帮你装上发声装置。
光:呵呵,好痒。
星月广梦:听好了,说话的时候尽量径直看向前方,像跳舞的时候一样,抬头挺胸。这样的话,就能流畅地发声,看上去更像王子。啊,穆莱先生,不多教教光如何表现得更像王子的话,感觉他完全没有王子的威严感。
佐雷・穆莱:最初开始不是就把教育他的事情拜托给你了吗?对我们来说,没有时间来教育像这样愚蠢的又出身低贱的男孩子。总之,请你快一点。装置能够用的话,为了录制明天的节目,马上就会让电视台的人正式拍摄。
星月广梦:我明白了。光,那么我们先来商量一下吧。
光:嗯,我知道了。
星月广梦:(居然如此明显地显露态度的差别。这份工作结束后,身为外国人的我自是不用说,光能平安地回去吗?)
 
光:啊——,电视台的录制能平安结束真是太好了。
星月广梦:嗯,你很努力哦。明天去打篮球吧。明天见。
光:等、等等!你要走了吗?求求你,广梦,能一直留在这个房间里。这里的浴室很宽敞哦,床也很大。
星月广梦:许可会下来吗?和我分开,你就这么不安吗?
光:嗯,我害怕。伊休达特殿下什么时候会回来?今后必须得做很多事不是吗?我能够做到吗?失败的话,好像会被扔进监狱,我害怕得无法自已。
星月广梦:不用感到害怕,我明白了,现在就去请求准许。
光:真的吗?你会留在我身边吗?
星月广梦:嗯,等着我。
 
光:(广梦手脚纤长是肌肉系呢。在店里近距离看舞者的半裸都没什么感觉的,但现在总觉得心怦怦直跳,无法直视广梦。)
星月广梦:今天累死了。这种时候从龙头里放出来的水真是太舒服了。
光:我一直只冲淋浴。
星月广梦:日本人特别喜欢盆浴呢。
光:广梦,日本是个什么样的国家?我也想到外国去看看。在国内虽然也有因为表演而四处走动过,但是从没去过别的国家呢。
星月广梦:有机会的话就来吧。住我家里也可以,虽然是个只有王子的壁橱大小的小房间。
光:呵呵,比起我的房间来说宽敞多了呢。咦?怎么有点头晕……
星月广梦:光?泡得时间太长,晕汤了吧,快点出来比较好。
 
星月广梦:没事吧,稍微休息一下吧。
光:对不起。
星月广梦:没关系。身体还湿着呢,我帮你擦干。
光:啊…那个…我……
星月广梦:不用在意,这是精神满满的证明呢。在这种地方,紧张得都没有好好释放过吧?我再去冲个澡,你就让身体轻松一下吧。
光:(广梦,回来,我想让你抚摸我,吻我。如果是广梦的话,不论被怎么样也无所谓。被广梦看着,心头怦怦直跳,如果他是我的恋人就好了,能喜欢上某个人,是多么愉快啊,我还是第一次有这种心情。)
 
 
Track02
 
光:我说,广梦,这个该怎么吃?能用手抓吗?
星月广梦:不可以,得用刀叉。听好了,起床后马上就得进入角色,如果是王子的话,该怎么吃?从生下来开始就拿着刀叉的人,会用手抓着吃饭吗?
光:呵呵,也是呢,广梦是个好老师。
星月广梦:(早饭的食物是西洋式,王子是向往这种生活才和法国的老师逃走的吗?宁可放弃地位也要保住爱情吗?如果是我的话,我也会选择爱情,光又会选择什么呢?)光,你有恋人吗?
光:才没有啊,广梦呢?肯定有吧,突然间跑到这个国家来,她不会担心吗?
星月广梦:现在没有哦。
光:但是,爸爸妈妈在身边吧?我把身边的好友当做家人,但是可能已经回不去了吧。
星月广梦:(在这个现在依旧保留有不敬之罪的国家里,我无法简单地回答他‘你可以回去的哦’。)如果光愿意的话,等这个工作结束后,要和我一起去日本吗?签劳务签证。
光:去日本?
星月广梦:嗯,一起去吧。光,怎么了?我说了什么不好的话吗?
光:我第一次明白了妈妈的心情,妈妈一定很希望爸爸什么时候也能说出带她去日本的话吧,如果她能听到的话,就像现在的我一样高兴吧。
星月广梦:我不会说谎的,虽然在舞台上一直模仿着别人总是在说谎,但是我不会对生活说谎。我会带光去日本的。
光:为什么对我这个刚遇到的人如此温柔?
星月广梦:(为什么?只是出于单纯的喜欢不可以吗?不,或许我对光的感情超出了友情之上。说出这种话的话,他会动摇的吧。)因为我喜欢孤身一人却拼命想要生活下去的光。来,快点吃完去打篮球吧。
光:嗯,明天是纪念典礼的观阅式吧,为什么在这么重要的工作之前,伊休达特殿下还不回来呢?
星月广梦:是啊,如果他能快点回来就好了。(契约期限是一个月,在此期间,王子真的会回来吗?该不会永远都不回来了吧。)
 
 
光:太好了,球进了!
星月广梦:打得不错哦,接下来是运球前进。你知道徒手自卫的规则吧?
光:嗯。(和广梦在一起很高兴,但是现在奥尔加中将一直监视着我们。咦?是谁?那个穿着军装的人。)广梦,有人过来了,该怎么办?
星月广梦:不要慌张,没问题的。
阿瑞奇・奥尔加:奇亚贝斯少将,请退下。伊休达特殿下正在享用私人时间做运动呢。
玛尼艾拉・奇亚贝斯:在他生病的时候,都不允许我去探望他,甚至不允许打电话探望,所以我才直接来问候他。伊休达特殿下,好久不见。
光:(哇,该怎么办……总之,现在只能相信广梦了。)现在是私人时间,麻烦你长话短说。
玛尼艾拉・奇亚贝斯:请允许我再走近一些。
光:那个日本人家庭教师还不太明白加瑞语,被他听到也没关系。
玛尼艾拉・奇亚贝斯:那么,请让奥尔加中将退下。
光:我明白了。奥尔加中将你可以退下了。
阿瑞奇・奥尔加:是。
玛尼艾拉・奇亚贝斯:发生了什么事吗?内务省好像在监视着殿下的样子,难道他们独自拿到了反对派的情报?
光:这种谣言是从哪里听来的?(他在说什么?)
玛尼艾拉・奇亚贝斯:关于这件事,我今晚可以到殿下的房间里来商量吗?
光:不行。
玛尼艾拉・奇亚贝斯:难道您的宠爱已经转移到那个日本人身上了吗?
光:表面上说是生病,但是为什么内务省的人会监视着我,你仔细考虑一下吧。(反对派,宠爱什么的,我完全无法理解。但是广梦果然好厉害,很难的话题也能顺利地对应下去。)
玛尼艾拉・奇亚贝斯:果然反对派的行动已经深入内务省了呢。观阅式上不论发生什么事,我们一定会保护好殿下。所以先撇开内务省的监视才是明智之举,殿下的安危由我们亲卫队来保护。
光:近卫队也认为在观阅式上会发生什么事情吗?
玛尼艾拉・奇亚贝斯:反对派加剧了他们的行动这是事实!
佐雷・穆莱:玛尼艾拉・奇亚贝斯少将,非常抱歉,伊休达特殿下大病初愈,请您不要在未得许可的情况下接近殿下。
玛尼艾拉・奇亚贝斯:你是内务官穆莱吗,哼,竟然支开我们亲卫队,这不是内务省的越权行为吗?
佐雷・穆莱:因为伊休达特殿下的身体情况比什么都重要。您请回吧。
玛尼艾拉・奇亚贝斯:哼,法国人之后是日本人吗,伊休达特殿下,请您务必不要忘记,忠诚的仆人们就在您的身边。
光:广梦,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星月广梦:嘘,等会儿再说。
 
佐雷・穆莱:星月先生,刚才还真是感谢你的临机应变呢。奇亚贝斯少将对你们说了什么?
星月广梦:不清楚,他说什么要从反对派手里保护殿下之类的。既然有被卷入危险的可能性,我希望你能早点告知我。我们不应该只是在电视台和观阅式上模仿殿下就可以了吗?反对派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瑞奇・奥尔加:那是反对伊休达特殿下想要推进的军事强化路线的乌合之众。
佐雷・穆莱:奥尔加中将,没有必要把那些都说出来吧?
阿瑞奇・奥尔加:不,有必要。这两个人反正是外人,如果误被反对派抓住的话,为了保身,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都会一字不漏地说出去吧。
光:也就是说有人瞄准了伊休达特殿下吗?
星月广梦:穆莱先生,这和当初听到的情况完全不一样吧?
佐雷・穆莱:也没什么大问题吧,你们出席观阅式,作为伊休达特殿下的替身发表讲话,那之后在电视公演上,演出日常生活就可以了,仅此而已。
星月广梦:请等一下,穆莱先生!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阿瑞奇・奥尔加:不要探究得太深,你们只要做好艺人的本分,把交给你们的角色扮演好就行。你也想平安地回到日本吧?
星月广梦:锁上了房门?!
光:广梦,教我如何才能模仿出伊休达特殿下的声音,怎样才能像个王族一样高雅地说话?
星月广梦:光?
光:如果当初我能好好说的话,他们就不会找来广梦。所以如果我能自己说话的话,广梦就能回日本了!(广梦回到日本后,我又是孤单一人,但是我不可以让最喜欢的广梦再继续出演这危险的角色了。)我会努力变得更像伊休达特殿下的,不通过这个机器让广梦为我说话也可以,所以,去拜托穆莱先生,让他放你回日本吧。(生平第一次真心喜欢上一个人,但是广梦只是出于正义感才想要救助我。广梦是个不轻言放弃的人,那么就强制性地分开会更好……)
星月广梦:你说什么傻话,我没有独自一人回去的打算。
光:广梦……我现在非常幸福,因为广梦很珍惜我,我喜欢广梦,所以,不想再给广梦添麻烦。
星月广梦:我从没认为这是麻烦,虽然我是把它当做工作而接受下来的,但是现在是真的很担心光。
光:我只要变得像伊休达特殿下的话,广梦的工作就结束了吧?广梦,我们马上开始练习吧,我会让广梦得到自由的。
星月广梦:不要说出这么悲伤的话。我们不是说好了要二人一起去日本的吗?我一定会带光去的。
光:(广梦抱着我,记住这具身体吧,这样的话就能把广梦的身影印刻在我的心里。但是,如果再也见不到的话,我希望能留下最美的回忆。)那个,让我为你做吧?
星月广梦:那个是什么?
光:虽然我是男的,但是用嘴做的话你一定不会讨厌的,让我为你做吧。
星月广梦:别这样,做这种服务在这个国家很普通吗?还是你被客人要求过做这种服务呢?
光:不是的!我至今没有和任何人交合过。我喜欢广梦,但是,我现在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个。我只是想让广梦感觉舒服而已。
星月广梦:抱歉,我并不打算伤害光,谢谢你能喜欢上我。我很高兴,但是因为第一次收到男孩子的告白,所以有点迷惑。
光:我明白,我最喜欢像这样被广梦拥抱了,如果你不讨厌的话,能吻我吗?这样就能成为我美好的回忆了。(如果广梦能吻我的话,直到离世我也不会忘记这份幸福的感觉。)广梦,我喜欢你,最喜欢你了。(真正的吻,能模仿任何声音的魔法之唇,它仅被用来和我接吻。)
星月广梦:光,你是认真的吗?
光:我不知道,我还是生来第一次像这样喜欢上一个人,看着广梦,我就觉得心怦怦直跳。(不可以,他好不容易才吻了我,这样下去,我好像会说出不得了的话来。)
星月广梦:怎么了?把脸藏起来。你在哭吗?
光:不,因为我又想让你吻我了。
星月广梦:我说,如果我也想做的话,你会怎么办?
光:诶?我好奇怪,想做更多。对不起,广梦。
星月广梦:你不用道歉,没有勇气的人是我才对。我到底在害怕什么呢,明明那么想回应光的心意。
光:一定是因为我是男人的关系吧。
星月广梦:不是这样的,因为我不想让光伤心,犹豫着可不可以做超越现在所做的事情。
光:我不会伤心的,你稍微喜欢上我了吧?仅是如此,我就很高兴了。
星月广梦:但是……怎么了?
光:有着这么好的一张床,不用它实在是太浪费了。
星月广梦:是吗,的确呢。
 
星月广梦:不用那么着急,你是第一次吧?
光:成为、成为我的恋人吧,就算是逢场做戏也无所谓,在你回到日本前这段时间也可以,我想成为广梦的恋人。
星月广梦:不仅在我回到日本前的这段时间,之后我们也继续下去吧。或许会有点痛,你能忍耐一下吗?
光:不论被你做什么我都没关系,因为我们是恋人。
星月广梦:这里看来很紧啊。
光:不痛,我没关系的,广梦的手指插进去了吧。
星月广梦:其实我是想把这个插进去的,你能忍受得了吗?痛吗?
光:不,不是的。(这就是被爱的感觉吗?)进来了,广梦的正在渐渐进来。
星月广梦:男人的身体还真是诚实呢,你有感觉了吧。光的里面很舒服哦,很温暖。
光:广梦,抱紧我,不要到任何地方去。(我想让广梦回到日本,但是,我果然还是不想失去他。)广梦!
 
 
Track 03
 
光:亲爱的诸位加瑞王国的士兵们,我出生于建国的城市,与王国军的成立同龄。现在加瑞王国军已经成为了毫不逊色于列强诸国的真正的王国军了!今后,我军一定会取得更大的发展。军队的历史会成为这个国家的历史!
星月广梦:(穿着正装的光美得让人想不到他是替身,没有了一开始战战兢兢的样子。光尽他的努力,完美地表演出了威严的态度,所以谁都没有怀疑他是假的。光,现在你是真正的王子。我认为伊休达特殿下是个相当有才干的人。这种男人会私奔?他应该不会那么愚蠢吧。果然暗地里正在进行着什么。也许是为了使王子万一在阅兵式上被反对派击中也没关系,穆莱才让光做替身。或者说,是将光作为诱饵,将反对派引诱出来。总之,平安地结束真是太好了。)
佐雷・穆莱:真了不起,你的教育很有用啊。非常感谢。
星月广梦:不用谢。
佐雷・穆莱:那个舞者虽然是个平民,但是希望你也能在签约期内改进的举止。如果是你的话,应该做得到吧?
星月广梦:(开什么玩笑,他们打算就这样把光当作王子的替身吗?如果去日本的话,光就可以自由地生活。我想让他幸福。)
 
星月广梦:让我过去!我是伊休达特殿下的保镖!
警卫兵:我们会保护伊休达特殿下回房,退下!
星月广梦:(怎么回事?这些警卫兵不让我接近光。他们不是普通的警卫兵。这种时候奥尔加中将去哪里了?)殿下!伊休达特殿下!
光:把星月带过来。
警卫兵:殿下!请离开这个人!
星月广梦:你们知道自己用枪指着谁吗?
警卫兵:请原谅我们的鲁莽之举。伊休达特殿下,希望您能放弃增兵计划。因为征兵,农村和矿山的年轻的劳动力正在减少。因为这个,老人、女人和孩子成为了牺牲品。
星月广梦:(这就是军事扩张计划的反对派吗?)
光:你们不怕犯不敬罪吗?
警卫兵:我们已经有觉悟了!如果没有人告诉殿下的话,这样下去百姓就会挨饿。请再看看国内的现状!
玛尼艾拉・奇亚贝斯:你们在那里干什么?!
星月广梦:啊,奇亚贝斯少将。
光:广梦,拜托你,让他们逃走吧。……没事。我身体不太舒服,所以停在这里的期间进入了警戒状态。
玛尼艾拉・奇亚贝斯:殿下,是真的吗?不是警卫兵做了什么奇怪的事吗?
光:我不是说了没事吗?警卫兵,幸苦了。以后警卫就交给近卫队了,你们立刻回到所属的部队。
警卫兵:伊休达特殿下……
光:虽然病刚好,但出席了阅兵式真是太好了。真是很有意义的阅兵式。
 
光:刚才那些人真可怜。我明明不是伊休达特殿下。要怎样才能将那些人的呼吁传达给伊休达特殿下呢?(广梦让那些人逃走真是太好了。如果在那里闹大了,上诉的警卫兵们一定会直接被逮捕吧?果然广梦是可以相信的,不论发生什么事……我喜欢广梦。)
佐雷・穆莱:真的什么都没发生吗?冒冒失失地隐瞒的话,你也会被连带定罪的。
星月广梦:没有。只是我扶住了身体不舒服的光,他们以为我做了什么而用枪指着我,但很快就明白了是误会。但这是怎么回事?你的口气简直就像是从一开始就知道会发生什么。说好了会保护光的奥尔加中将也刚好休息。
佐雷・穆莱:他连着工作了好几天,完全没有休息。因为阅兵式期间由警卫队保护殿下,所以我让他休息了。
星月广梦:因为有警卫兵在所以你很安心吗?既然如此为什么又如此怀疑警卫兵?穆莱先生,请不要隐瞒,告诉我吧。
佐雷・穆莱:我没有隐瞒什么。相信你也没有。
光:广梦……
星月广梦:让你久等了。怕不怕?
光:嗯,没关系。啊……
星月广梦:光,你很努力啊,简直就像是真正的王子一样。可是由于表演的太出色了,穆莱先生似乎开始考虑一些奇怪的事了。
光:什么事?
星月广梦:他可能打算让光就这样成为王子的替身。光也不想一辈子当王子的替身吧?
光:嗯。
星月广梦:很奇怪吧?刚才明明那么紧张,我现在非常的兴奋。也许是因为既然有可能会死,所以为了不后悔,要趁现在把想做的事做了吧。
光:是啊。嗯……啊……广梦……啊……
星月广梦:你有感觉了呢,想出来?不用忍耐。
光:啊……好舒服……
星月广梦:出来吧,就这样……
光:嗯……啊……
星月广梦:啊……我还想做好多,就算两个人被一起关起来了,这样的话也不会心理崩溃呢。
 
星月广梦:光,不多吃点的话,体力会不够哦。
光:嗯。
星月广梦:(自从那次阅兵式以来已经一个星期了,不管是餐桌礼仪还是平时的举止,光都在切实接近真正的王子。可是,食欲却显着下降了。)
佐雷・穆莱:抱歉在吃饭的时候打扰了。明天的预定变了。中东的马赛•贾哈拉希要来拜访。因为不是正式访问,晚上直接到这里,所以星月先生,请你在那期间暂时离开。
星月广梦:待在休息室就行了吗?要谈些什么呢?
佐雷・穆莱:明天用不着你。呵,你真是非常好的教育担任人,帮了我们很大的忙。
星月广梦:什么意思?
佐雷・穆莱:贾哈拉希是为我国提供了巨额贷款的珍贵的人。明天晚上只要将房间的灯关了,用身体对话就行了。
星月广梦:身体…你们在想什么?!你们打算让光代替王子和别人上床吗?
佐雷・穆莱: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吧?你以为我们为什么会同意你和他住在同一间房间?即使是替身,每天睡在伊休达特殿下的床上,原本是不能原谅的事。
星月广梦:那、那只是……你们打算为了钱把王子送出去吗?
佐雷・穆莱:因为那是伊休达特殿下的意思。
星月广梦:骗人!……不,是吗……你们从一开始就打算什么事都让光做。(不是因为王子私奔了才急忙选中了光,而是因为有光在,才把他当作高明的手段叫来的。)
佐雷・穆莱:别再装作正义的伙伴了,那个时候反对派说了什么?那对我们来说是唯一一次一举逮捕主谋的机会。
星月广梦:就说我什么都没听到。比起这个,要是那个人知道了对方是冒牌货,事后会变成大问题。光的生命也会很危险,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佐雷・穆莱:是啊,很危险。不管怎么说他都知道太多秘密了。如果你想让那个舞者活下去的话,就停止那没用的正义感吧。你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幸好他也差不多一个人也行了。你也开始做回国的准备比较好。听好了,如果你不想让MR.星月白白受伤,明天晚上之前不准出去。啊,星月先生,贾哈拉希从以前开始就很迷恋殿下。这是秘密的交易,即使被他知道是替身,他也是无法抗议的。
星月广梦:你们用这样拿到的钱来扩大军力吗?
佐雷・穆莱:有什么不好?又不是用国民的苛税。那么,我走了。
星月广梦:真是个肮脏到极点的家伙!
光:广梦……我……
星月广梦:别哭,我一定会救你的。(光如果待在这里的话,今后一定会一次次的遭遇危险。不论怎样都要把他带走。)演出差不多可以落下帷幕了。居然说什么为了钱而出卖身体的蠢话。要赌一赌吗?
光:赌?
星月广梦:只有一个办法。光,你像平时一样赤裸着在床上等我。
光:这种时候还要抱我吗?
星月广梦:对。我喜欢光的心情是不会变的。
 
光:广梦,我好喜欢你,请不要忘了我。(这也许是最后一次了。好像永远这样被他爱着,只有广梦……啊,有人在!虽然房间很暗看不清,谁?!)
玛尼艾拉・奇亚贝斯:伊休达特殿下,您这玩笑也开得太过分了!您特地邀请我到您和家庭教师幽会的现场吗?我不明白殿下卖弄这种场面的意图!我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处分这个侮辱殿下的用心险恶的人。
光:等一下,不是的!
星月广梦:不用惊慌,光。是我叫他来的。奇亚贝斯少将,很抱歉在这种时间用殿下的名义把你叫来,但我只能想到你一个能够依靠的人。
玛尼艾拉・奇亚贝斯:依靠?莫非你想和殿下私奔吗?
星月广梦:奇亚贝斯少将,你还不明白吗?
玛尼艾拉・奇亚贝斯:什么?你模仿伊休达特殿下的嗓音……
星月广梦:我们被雇用来当殿下的替身。
玛尼艾拉・奇亚贝斯:你不会想说在那边的不是殿下吧?
星月广梦:没错。如果你觉得我再说谎,就请再仔细地看看他。
玛尼艾拉・奇亚贝斯:[开灯]这是……确实不一样。虽然脸很像,但身体不一样。但是,为什么你们要对我这个秘密?你们是被内务省雇用的吧?
星月广梦:我们无法相信内务省。我爱光,所以我想救他。
玛尼艾拉・奇亚贝斯:快把衣服穿上,详情到隔壁房间再说。
光:广梦,你为什么要叫那个人来?
星月广梦:因为我觉得他是最正经的,虽然我赌了他有多爱伊休达特殿下。来,快穿上衣服,和他谈谈吧。
 
星月广梦:明天晚上,由于内务省的斡旋,会有客人从中东来。他不知道伊休达特殿下是别人仿冒的,要抱他。
玛尼艾拉・奇亚贝斯:什么?!
星月广梦:奇亚贝斯少将,这个国家需要钱到要出卖殿下的身体吗?
玛尼艾拉・奇亚贝斯:殿下不能做这种事。
星月广梦:虽然我不了解这个国家的国情,但从到现在为止的情况来看,我只能认为是和内务省有关的人在教唆殿下。
玛尼艾拉・奇亚贝斯:是啊。殿下仍旧无法克制欲望,确实会成为弱点。或者说,也许是被人骗了。我明白了。我并不愚蠢,我想我已经了解情况了。比起这个,你们想要什么?
星月广梦:我希望你能给光护照和军服。然后请你给我们2个人到日本的机票。还有,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能保障我们乘上飞机为止的安全。
玛尼艾拉・奇亚贝斯:呵,你要求还真多。
星月广梦:作为回报,明天我会在不损害殿下的名誉的基础上把那个中东的有钱人赶回去。
玛尼艾拉・奇亚贝斯:这种事你做得到吗?!
星月广梦:你以为我连这种事都做不到吗?
玛尼艾拉・奇亚贝斯:你…模仿我的声音?!
星月广梦:这是我唯一的武器。虽然我任何声音都能模仿,但我只想用它来使人快乐。
玛尼艾拉・奇亚贝斯:我明白了,我会满足你的要求的。只是,为了伊休达特殿下的名誉,绝对不准泄露我们在这里见过面的事。
星月广梦:说好了。我们依靠你是正确的,万分感谢。
 
 
Track 04
 
光:(那个叫贾哈拉的人快来了吧。就像广梦说的,居然让伊休达特殿下做这种事,果然是穆莱先生他们太奇怪了。殿下也是,和不喜欢的男人上床很高兴吗?奇亚贝斯少将太出色了,王子被那样的人爱慕还……来了!)
贾哈拉希:唔……
光:啊……唔……等……(不要,我爱的人只有广梦,我不想被别的男人抱。可是,这样下去……)
国王:你们在干什么?谁在这里?
贾哈拉希:噢,不!
国王:你虽说是我的儿子却恬不知耻,作为王子居然让异国的男人进入你的卧室!
光:(哎?这声音……国王陛下!)
贾哈拉希:为什么国王陛下会来这里?
国王:外国人,你竟然做出这种事,你也必须受惩罚!
贾哈拉希:噢,不是我的错!上帝啊!
国王:很好的觉悟,大使。订到了明天早上第一班到羽田机场的飞机。这男人离开后,立刻穿上准备好的军装,然后去后门。
光:(哎?虽然看得到身形,但这是广梦!这个叫贾哈拉的男人一定只听得懂英语。他以为自己被国王发现了,在一个人害怕。)
国王:奥尔加中将由于冒牌穆莱的命令现在不在附近。趁这个机会出去。立刻离开这个房间,外国人!
贾哈拉希:对不起,对不起……
护卫:请,贾哈拉先生。
贾哈拉希:好,好……
国王:去准备,我们没多少时间。
 
星月广梦:终于要登机了,好紧张。
光:嗯。广梦,我还是无法相信。
星月广梦:是啊,你现在去的是谁都可以按自己想要的长度取名字的国家,今后你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告诉别人你叫光•木下•纳维了。
佐雷・穆莱:很抱歉,我不会让你们乘上飞机的。
星月广梦:穆莱先生……(果然追来了吗?强行突破……不行吧。即使通过了门,也只会让飞机停下。)
光:穆莱先生,让广梦走吧!我会留下的。
佐雷・穆莱:呵,不行。带他们走。
士兵:对不起,您现在方便吗?
佐雷・穆莱:你们是谁?我是内务省的穆莱次官,这是内务省的问题,你们帮忙也是没用的。你们听不到吗?我是内务省的穆莱。
士兵:穆莱次官,你被判对王室不敬罪,已经发出了逮捕证。
佐雷・穆莱:什么?
士兵:请立刻跟我们走。
佐雷・穆莱:这是怎么回事?
星月广梦:这个国家也是有神的。走吧,光!
光:啊,啊啊,广梦……
星月广梦:今后我绝不会再接可疑的工作了。
 
光:啊,日本的街道真厉害,有好多高楼!父亲会不会从那些高楼的某处看着这边呢?(总觉得还是没有实感。不但来到了日本,还可以见到父亲。)
星月广梦:是的,我们现在在新宿的宾馆。我想应该离你们的工作地点也很近。好,那么一会儿见,房间号码是……
光:(明明那么辛苦才离开了加瑞王国,一到日本,广梦又开始为了我而操劳了。可是,为什么穆莱会在机场被逮捕?虽然广梦说最好不要管……)
星月广梦:听说你父亲会在工作结束后来这里,我不在会比较好吧?
光:我希望你留在这里。我还是很不安。
星月广梦:我明白了。离你父亲来还有些时间。过来,洗个澡,再吃点午饭。你一定累了吧?
光:嗯。
星月广梦:浴室到底还是没法和王宫里的相比啊。
光:没这种事。不会再有人追来了吧?穆莱先生怎么样了?
星月广梦:一定是奇亚贝斯少将向国王告密了。
光:向真正的国王陛下?
星月广梦:[国王的声音]被那种外国男人压是什么感觉,伊休达特?你没有看男人的眼光吗?虽然日本人里也有很多好男人,我可是很担心你啊。
光:哈哈,广梦真是的。
星月广梦:[国王的声音]这个国家没有不敬罪,可以随便说王室的坏话。
光:我才不会说坏话,因为我觉得每个人都是非常出色的人。
星月广梦:是啊,坏的只有教唆愚蠢的王子的内务省的家伙们。来,进去吧,虽然有点窄。光,你现在想要什么?
光:嗯……我想快点能熟练地说日语。
星月广梦:什么嘛,为什么不要一些不同的东西?
光:那……广梦。
星月广梦:呵,你还真是无欲无求呢。
光:啊……(其实我想要的东西只有一个,就是可以当做自己的家的地方。但这必须从现在开始和广梦一起寻找。)
星月广梦:光,请你永远像这样不要改变。日本并不是看上去那么好的国家,因为有很多无法抑制欲望的人。
光:广梦也一直这样就好了。
星月广梦:我不会变的。
光:啊……明明有床,不用吗?
星月广梦:我现在就等不及了。来,让身体浮起来。
光:啊……好像要进去了……嗯……
星月广梦:不是做得很好吗?再稍稍努力沉下去……
光:啊……
星月广梦:就这样,很舒服,再动得厉害点。
光:嗯……好舒服。
星月广梦:感觉到了吗?不管被怎样的男人邀请,都不准跟去哦。
光:哎?
星月广梦:因为现在的光好性感,我担心会被抢走。
光:我已经……被抢走了啊,被广梦……嗯……
星月广梦:光。
[门铃声]
星月广梦:哎?糟了!已经到了。请稍、稍等等一下!
光:啊……广梦……
 
星月广梦:木下先生,初次见面。我是星月广梦,这是光。
光:你好,父亲。我是木下光。
木下努:光,你和你母亲真像,已经长成这么出色的大人了……
星月广梦:木下先生,请和光两个人好好地谈谈。我会待在楼下的门厅。
 
星月广梦:(木下先生对自己从加瑞回到日本后以自己的工作优先,没有和光的母亲联络感到很后悔,现在好像是一个人住。如果他说想要把光带回去的话怎么办?我喜欢光的纯真,不想伤害纯朴的他。可是,我一个人无法保护他。干脆带他回家,就说带回了外国的新娘吧?)
木下努:星月先生,多谢你照顾光。
星月广梦:(他们好像关系还不错,这样有可能会被夺走吧?)
木下努:他真是个好孩子。如果方便的话,一起吃晚饭吧?
星月广梦:不用了,我从明天开始就要工作了。
木下努:既然如此,在这家宾馆里吃怎么样?以后光一直要受你照顾。
星月广梦:哎?
木下努:至少今天一起……
星月广梦:那是光的意思……?
木下努:是啊。即使如此,偶尔也能见面,我觉得很高兴。
星月广梦:可是,木下先生,你不想和光一起生活吗?
木下努:我没有脸要求这种事。而且,他似乎希望今后能学很多东西,到外国工作。有我在的话,会拖累他的吧。你应该会一直在光身边吧?他似乎很信赖你。
星月广梦:(木下先生是个好人,让我放心了。我一定会让光幸福的,让他不会想回国。)
 
光:(那之后过了一个月,我现在住在广梦的老家。)妈妈,蔬菜切好了。
广梦的母亲:啊,小光很擅长切菜啊。真是什么都做得好啊。所以身材才会那么好呢。
光:呵呵,我很喜欢咖喱,在我们国家经常吃。可是总是用便宜的肉做,蔬菜也很少。(在日本的生活非常快乐。广梦的妈妈和爸爸都很温柔。最重要的是广梦还是一如既往地非常爱惜我。)
广梦的母亲:小光,手机响了哦。
光:啊,来了![接听]你好,我是光。
星月广梦:光?
光:广梦?怎么了?
星月广梦:你能到我们第一天住的宾馆来吗?你可以叫出租车,马上过来。我在最上层的VIP房间等你。
光:哎?啊,我知道了,马上过去。(VIP房间?莫非……)
 
星月广梦:光,我被人委托了一件可怕的打工。
光:奇亚贝斯少将和……
伊休达特王子:你就是我的替身?确实很像。
光:怎么会……是正牌的伊休达特殿下!
伊休达特王子:我这次来是正式访问,但我还想看看很多日本的东西。你明白我的意思吧?我允许你作为我的代理出席正式事务。
光:哎?
伊休达特王子:我停止了增兵,我们要探讨今后要在教育上投入,引进高科技产业。为了这个,我想更切身的了解日本。
光:啊……是。(又是替身……)
伊休达特王子:三天,很短的。可是,穆莱比我想象的更愚蠢。我原以为他毕业于日本的一流大学,应该相当能干的。可是星月很好用。虽然我希望你能在我身边工作,但你似乎没有这种打算。我允许你这次作为日文翻译与我同行。
光:那个……穆莱先生他们会怎么样?
玛尼艾拉・奇亚贝斯:不要问多余的事。
伊休达特王子:不,没关系,奇亚贝斯少将。虽说是他做得太过分了,但穆莱做的事我也有责任。我不会将他枪决的,你放心吧。那么星月,待会儿就拜托你了。
星月广梦:是。
伊休达特王子:还有,我先说明一下,让中东的男人进入我的卧室不是我的主意。我没那么愚蠢。可是日本真是个好国家,如果要留学一年左右的话也行。奇亚贝斯少将。
玛尼艾拉・奇亚贝斯:是。
伊休达特王子:走吧。
光:为什么?为什么广梦要接受这种工作?
星月广梦:对不起,光。他威胁要取消你的签证,把你强制遣送回国。我只能接受了。虽然很年轻,但伊休达特殿下不是普通人。他挑拨穆莱又让他失败,似乎成功地削弱了内务省的权力。殿下的目标似乎从一开始就是这个。国王为人温厚,似乎无法采取那么大胆的行动。
光:我不太明白这种困难的话。
星月广梦:不明白也没关系。法国的家庭教师也只是被殿下利用了而已,就像我们一样。可是,我又接受了这种工作,真的很抱歉。
光:没关系。可是,只希望他不要在日本留学啊。日本的苹果真好吃,我很喜欢。
星月广梦:希望殿下不要也这么想啊。
光:为了苹果留学?
星月广梦:嗯。那个殿下看起来什么借口都会考虑。
光:嗯……殿下打算去哪里呢?秋叶原?
星月广梦:谁知到。我们是不是在做傻事?
光:呵,呵呵,也许吧。
星月广梦:呵呵。
 
 
Track 05
 
柿原彻也:大家好。
羽多野渉:这里是身代わり王子の純愛。我是饰演星月广梦的羽多野渉,还有————
柿原徹也:饰演光的柿原徹也为大家献上这张DRAMA。
羽多野渉:好久没有共演了。
柿原彻也:嗯,合作得非常愉快呢。
羽多野渉:很愉快呢。
柿原彻也:不过这个愉快的现场中还有很多优秀的演员们在。
羽多野渉:对,不仅仅只有我们2个人。让我来介绍一下吧。
柿原彻也:拜托你了。
羽多野渉:先有请平川桑。
柿原徹也:平川桑!
平川大輔:我是饰演佐雷・穆莱的平川大輔。
羽多野渉&柿原彻也:辛苦了!
平川大辅:大家辛苦了!
柿原彻也:这次还想和你演对手戏呢。
平川大辅:没演成呢。
柿原彻也:本以为会有对手戏的,结果一读台本才发现没有呢。
平川大辅:就是,我总是在和广梦说话。
羽多野渉:对,还真是这样呢。
柿原彻也:真的呢。
平川大辅:因为是口技演员,所以有很多人的,有很多的声优……
柿原彻也:不,是羽多野君自己全部配的。[明显是假的Orz,这里就是后面Y元所说的掀起波涛的地方。]
平川大辅:诶,是这样啊。
柿原彻也:那个也是羽多野君自己配的。
平川大辅:诶,抱歉了啊。
柿原彻也:这样可不行哦。
羽多野渉:不过那个还被人家说和真人一摸一样。
柿原彻也:羽多野君不当声优也不错啊。
平川大輔:那么,羽多野君,来演出一下穆莱吧。
柿原徹也:我也想听穆莱的声音,开始!
羽多野渉:我是…穆莱。
柿原徹也:真不亏是羽多野。
羽多野渉:不对,绝对不是这个声音!平川,真的很抱歉。
平川大辅:真的是很像呢。
羽多野渉:啊,真的不要再说了~~~
平川大辅:这次很愉快,谢谢大家!
柿原彻也:谢谢你。
羽多野渉:接下来是近藤桑。
近藤隆:我是饰演伊休达特的近藤隆,大家辛苦了。
羽多野渉:哇,王子的感觉。
近藤隆:羽多野最后的实在是太棒了,最后几乎没有我需要出场的地方了。
柿原彻也:是啊,从最初开始就错过了呢。
近藤隆:是啊,这次超级轻松呢。
柿原彻也:哎呀哎呀,这还真是的。
近藤隆:另外,个人比较喜欢柿子后半部分的外国人讲的日本语。
羽多野渉:原来他配外国人讲的日本语能配的这么出色啊。
近藤隆:让我稍微感叹了一下。
柿原彻也:真的?别开玩笑了!
近藤隆:虽然之前的都是随便配配的。
柿原彻也:前辈别开玩笑了!
羽多野渉:安元,能做一个华丽的结尾吗?
安元洋貴:呀~我是饰演奇亚贝斯的安元,听过这轨FT之后,大家多少都应该已经察觉了,由柿原所引发的汹涌波涛,把很多东西(真相)都被吞没了。不过大家都辛苦了。
羽多野渉:努力过了。
安元洋贵:说老实话最后碟做出来是什么样子大家都不知道吧。
羽多野渉:就是啊!
安元洋贵:我们听得很愉快,大家也能听得很愉快的话,那就太好了。完美地做了个结尾。
羽多野渉:非常感谢你!
柿原彻也:相信大家所创造出的是完美作品。
羽多野渉:很感谢大家听完了这张碟。
柿原彻也:谢谢大家。
羽多野渉:下次再见吧!
柿原彻也:谢谢大家,再见。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8 | 2018/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