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賊と人魚

海賊と人魚

2009年10月28日発売
cast:
緋水:代永翼
イクタ:小西克幸
レオンハルト=クロイツェル:浪川大輔

世界は未だ未開に溢れ、帆船が大海を駆ける時代。
美しく希少価値のある「人魚」の一人・緋水は、鑑賞の対象として領主に飼われていた。
そんな彼を海賊・イクタが強奪。自由を得た緋水はイクタの船に乗り、共に旅を始めるが…!?

翻译:rai 飞短流长
特典FT:飞短流长
校对:messiaaah

本篇

# TRACK 1

緋水:……[跑]……啊
士兵1:怎么了!
士兵2:西面的仓库发生爆炸!!
士兵3:有贼!有贼入侵了!!
士兵4:别让他们逃出去!把所有的大门都封锁起来!
绯水:(我要的并不是靠献媚得来的寝室,也不是靠下跪求来的片刻安宁。我想要的东西……只有一样……所以,我想这正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跑]
士兵1:全员整装!进入紧急部署!
士兵:是!
绯水:(被发现就完了。好!现在应该还可以翻过墙逃到外面去!)
[脚步声,杂乱的喘息声]
吉恩:啊~~~都怪老大啦!说什么好久没在陆地上大干一票了,结果就是搞成这样啊啊!!
伊克达:我不是道过歉了嘛!
多姆:而且东西连见都没见到,真是亏大了!居然连可以偷的宝贝都没有~!!
伊克达:都说对不起了嘛~总之,现在先分头撤退,大家船上集合!就酱啦~~><
多姆:啊!喂……老大!!!!
伊克达:……真是的~我也没法子啊!因为在可能的地方都找不到要的东西嘛~我也好想看一眼啊……
绯水:……哈……哈……[爬栏杆]
伊克达:嗯?
绯水:让开——![跳]
伊克达:哈?……白色的头发……哎哟!
绯水:啊!
士兵1:找到了吗?在哪里?
士兵2:无论如何都要抓住他!那可是很贵重的……
伊克达:……啊~~~~~~~~摔得太重屁股都要裂成两半了|||搞什么鬼啊……突然从上面掉下来……嗯……啊!(雪白的……头发!)……找到了!没看错……这家伙,不就是“人鱼”吗?

小西:ネージュレーベル(Neige Label),木内たつや原作,
代永:海盗和人鱼。

绯水:(人鱼,那是仿造童话故事来命名的,在人间极为稀有的生物——亚人的俗称。他们身上并没有美丽的鳞片,却拥有在陆地上时是白色,一浸到海水就会变回原来发色的头发。)
(领主:过来!不用害怕哦~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人[or玩偶]了。)
绯水:(有时候,依据个人发色为准,他们会被当作领主、贵族们鉴赏玩弄用,或者被放到黑市上以高价贩售……)
(领主:哦~~~真是美丽啊……!像这样打扮起来,不管是什么样的珠宝都会相形失色呢!虽然不打扮也很漂亮,但是你果然,很适合大海——)

绯水:嗯……啊……(在摇晃……还有海浪声……是船吗?可是,我是什么时候上的船……?)……[起身]唔……
伊克达:嗯~~~
绯水:嗯?……诶?!
伊克达:嗯~~~啊……!你醒啦?你昨晚应该蛮累的,睡得还好么……?
绯水:啊!——嗯![殴]
伊克达:呜……痛!你……你……你怎么可以对把你捡回来的人做这种事……偶的腰~~
绯水:别把人说得像流浪猫狗一样!再说到底是谁更莫名其妙啊!你是谁?!这里又是哪啊?!
伊克达:嘛,总之我不叫“你”,我叫“伊克达”。还有,你现在是在我的船上,虽然还停在港口里就是了。
绯水:果然……开什么玩笑!现在马上放我下船!
伊克达:啊,我劝你还是不要去城里比较好哦。因为昨晚领主的宅邸遭贼入侵,现在大街上到处都是士兵呢。
绯水:……又不关我的事。
伊克达:是么?听说那位领主大人因为被偷走了相当宝贝的东西正在大动肝火呢~被偷走的好像是……他最最中意的人鱼……
绯水:啊……
伊克达:正确来说应该不是偷的,是捡到的才对……
绯水:……你到底是什么人?
伊克达:那个嘛……
[脚步声,门被撞开了]
吉恩:老、老大!刚刚我们听到老响一声来着!!!
多姆:是敌袭吗???!!!
伍德:哦!哦!哦!居然敢袭击海盗的船还真是不知死活的家伙啊混蛋!
[三人卡在门口|||||]
三人:哦~哦哦!!/ 啊啊~啊~~ / 哦~诶哟~痛![一团乱|||]
多姆:你们这两个笨蛋!
吉恩:快让开啊重死了!
绯水:……啊
伊克达:没事~只是刚刚被人从床上踢下来而已啦。
绯水:(刚才他们说了什么?船,还有刀……)那……难道昨晚的贼……就是你们这些海盗……?
伊克达:没错。
绯水:……!

绯水:(真是不走运。本想说好不容易逃出来了,没想到又落到海盗手中……这么一来不就跟昨天没什么两样么……?)
伊克达:所以啦!总之先告诉我你名字啊~名字!要叫你的时候不方便总不太好嘛!
绯水:(这是什么状况啊?)
多姆:哈哈哈~老大~你这简直就像是森林里的阿熊仔在诱拐小女孩啊!
伊克达:啊?!吵死了!谁是熊吉啊!!
绯水:(那之后,他们还关心我饿不饿,还细心地为我包扎了伤口。而且允许我在船上自由行动。真是搞不懂……)
伊克达:呐,告诉我你的名字嘛。
绯水:反正你们很快又要把我抓去黑市卖掉,名字什么的根本没必要知道吧。
伊克达:嗯?我才不会做咧~!卖人来赚钱的勾当会让人良心不安的,我们平常就只是专偷珠宝啦!
绯水:这好像不是现在抓了人的人该说的话啊。
伊克达:也是,但是大家都没打算卖……
绯水:所有人一开始说的都一样!
伊克达:诶?
[打水]
绯水:都只是嘴上说得好听,结果还不是被金钱冲昏了头,把我送去给那些贵族玩无聊的人偶游戏……
伊克达:干嘛要打海水啊?
绯水:你不是想知道我的名字么?那么还是这样来告诉你比较直接。
[浇]
伊克达:啊!
绯水:即使是在被称为人鱼的人当中,好像这种发色也是很罕见的。(那是只有海水才能够染出的颜色……)
伊克达:红……色……
绯水:没错,所以我的名字是“红色的水”的意思——绯水。
伊克达:……
绯水:如果把我卖到奴隶市场去的话,应该能比你们那些烂石子赚得多多了。怎么样?是不是很想把我卖掉了啊?还是说海盗们也跟那些贵族们一样——
伊克达:好厉害!!!
绯水:呃!!等……什么……好痛!
伊克达:哇~虽然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人鱼,没想到是这么漂亮的啊!不管别人出多少钱我都不打算卖掉这么漂亮的人鱼!啊!太好了!之前听说这个岛上有人买卖人鱼,特地跑一趟来真是大•正•解啊!!
绯水:……
伊克达:你叫绯水是吧?绯水……好!我记住了。这名字很适合你!
绯水:(冒失地碰触着我的、带着海水味道的手指,少根筋似的笑容,还有他说的话……不可思议地,为什么我都不觉得讨厌呢?)

伊克达:对吧?
多姆:哈哈哈!那还真不错呢,老大!
绯水:唉。我说你们,难道就不能处理一下吗——那堆垃圾!
伊克达&多姆:诶?什么?
绯水:[拿扫帚戳地板]什么你个头啊!你没看见这寝室都已经有蜘蛛网了吗?!真亏你们到现在还没窒息而死啊!嗯……啊!啊~~~这里也有垃圾~算了,我来打扫!
伊克达&多姆:噢、噢……
[关门]
绯水:真是的!怎么回事啊这艘垃圾船!就算是只有男人生活的地方,一般来讲至少也会把要和不要的东西分类一下的吧!……我干嘛要做这种事啊……(而且,不知为什么今天也还呆在这里,要是习惯了的话……果然还是不太好吧……毕竟是海盗船。还是尽快下船比较好。)
(领主:在哪里?)
绯水:咦?
[锁链声]
绯水:(手铐和……锁链?)
[心跳声]
绯水:(什么啊……这是?)
(领主:村长很乐意地把你让给我了哦。)
绯水:我现在应该已经是自由身了才对。因为这里已经不是那间牢笼了!
(领主:除了这里,你还有地方可去吗?你已经再也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了哦。)
绯水:不对!我已经——!
(领主:你再也没办法逃脱这个牢笼了哦。)
[铁门关闭声]
绯水:——!!
伊克达:绯水?
绯水:啊!
伊克达:你没事吧?什么嘛,你只是在发呆啊!我以为你睡着了呢……还在想居然能在这垃圾山里睡觉来的……
绯水:啊……
伊克达:怎么了?是不是晕船了啊?
绯水:(为什么?为什么在这种时候,这个男人……)
伊克达:我在想这里晚上很冷要盖点东西,就给你把毛毯拿来了。
[抓]
绯水:就一会儿……像这样待在这里……
伊克达:呵……可以哦。
绯水:……我以前待的那个村子离海很近,是个又小又穷的村子。在那里,就算是像我这样的人也没有人会注意的。(但是在半年前……突然来了一个自称是这个城镇领主派来的人。
(来人:如何啊?可不可以把那个人鱼让给我呢?)
绯水:诶?!
村人1:你在说什么啊!
村人2:没错!绯水可是这个村子里的人!
来人:各位,你们知道所谓的人鱼是多么珍贵的存在吗?
村人1:珍贵?
来人:因为近年来水患不断,有很多人都生活不下去。
村人2:跟那种事情无关吧?
来人:领主说,只要能把人鱼带到城堡里,不管你们出多少金额都没问题。看起来各位的生活过得也并不是很宽裕啊。
村人2:……!
绯水:大家……
村人1:没事的,我们才不会做那种事的……那种事……)
绯水:一开始,他们还答应了绝不会那么做的……
(村长:绯水,过来。
绯水:……为什么?
村人1:什么啊,你只要稍微忍耐一下,就可以过上比现在舒服得多的日子了!
村长:绯水,这可是……为了整个村子啊。)
绯水:(即便如此,他们也全都被收买了……)他们说的没错,村民们得到了很多钱,而我就在那宽敞的宅邸里……被穿上名贵的衣物,被戴上见都不曾见过的珠宝跟花朵,当然也有食物。的确是不用再愁怎么生活下去,但是……
伊克达:但是?
绯水:呜……一直被关在那牢笼里,哪里有什么体面的生活啊?怎么会有这种屈辱!呜——!好恶心……好讨厌!所以我才会逃走的……可是……可是,我终于发现,自己可以回去,可以依靠的地方,已经没有了……连今后该怎么走下去也不知道了……
伊克达:好了。
[抱]
绯水:诶……?
伊克达:已经没事了。这里可是连一个会让你想起痛苦回忆的人都没有哦~
绯水:……嗯。
伊克达:再说,老回想些痛苦的事情只会让自己更难过,你就学我好了~把不想回想起来的事全都抛掉就好了哇!哇哈哈哈哈~!!
绯水:啊……(可以听到伊克达的心跳……那干燥粗糙的手指的温度,让我觉得十分地安心。)
伊克达:呐,如果你真的没地方去的话,就暂时像这样被我抓住怎么样?
绯水:诶?啊……是、是让我也要当海盗吗?
伊克达:哦!好啊!那也不错哦~!可以随性地在全世界跑来跑去很开心的哦~虽然有时候也会吃点苦头就是了……
绯水:不,喂……
伊克达:好,那就这么定了!
绯水:都说了……
伊克达:暂时把这里当成你的容身之处不也挺不错的么!对吧?
绯水:我的……容身之处?(这简直就像是个粗陋的陷阱,明显的牢笼还有毫不掩饰的言语诱饵……肯定不会有人上当的。但是,这个男人说的话,还有他的温度……比我至今遇见过的任何人的还要甜美……更舒服……)呵……
伊克达:哦,怎么啦?
绯水:真是个奇怪的海盗!


# TRACK 2

伊克达:下一个目标选哪里好呢?
多姆:这个嘛~我想应该有人想回家一趟吧?
绯水:马上就要起航了吗……?嗯?
路人:嗯!小心点啊老太婆!
老婆婆:啊~糟了~
绯水:(喂喂,行李都打翻了,不要紧吧?真是没办法……)嗯……(稍微一会儿,只是离开船一会儿应该没关系的吧?只要不给士兵发现……对了,把披肩围在头上……)来,我来帮您!
老婆婆:啊啦,真是太谢谢你了!都没有人肯理我这个老太婆呢!
绯水:哪里……
老婆婆:啊,谢谢你!
绯水:这是最后一个了。
老婆婆:……啊!你是……
绯水:那我走了。
老婆婆:等、等一下!
绯水:?
老婆婆:可不可以耽误你一点时间?我想要给你点谢礼……
绯水:(怎么了,突然……)
老婆婆:只要一会儿就好。
绯水:啊,不用了。
老婆婆:拜托你了!就一会儿……
绯水:痛!啊……真的不用了。老婆婆……
老婆婆:你……白色的头发好漂亮啊!
绯水:……!
老婆婆:呵!
绯水——!!呜~呜呜——!呜……嗯……
[倒]

绯水:啊……(啊……那之后,我在小路里被捂住嘴巴,然后昏过去了吗?这里是……?)
领主:喔~你醒啦?
绯水:!你!!嗯!啊……[锁链声]
领主:嘿嘿嘿……把消息流给那些下等人真是做对了。那些家伙就算只是为了一点小钱都会很拼命呢。欢迎回来,绯水!真是的,才稍微不注意一下你就不见人影了。这阵子你躲到哪里去了?!
绯水:跟你没关系吧!呜!
领主:你到底有没有搞清楚自己的立场?你可是我用钱买来的人偶啊,既然这样,你给我有点人偶的样子,乖乖地待在展示柜里就够了。
绯水:不……
领主:那样的话,不管是美食、华丽的衣服还是佩戴的宝石花朵,我都可以给你。所以,你只要像之前那样好好地取悦我就够了——
绯水:不![撞]
领主:呜啊!你、你在做什么?!
绯水:(那家伙一次都没有把我当做玩偶对待,也不会像这样把我铐起来……从一开始就直视着我,对我微笑……)我不需要……我从来没有奢求过那些东西!
领主: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
[爆破声]
领主:发生什么事了?
士兵1:不好了!武器库发生爆炸!
领主:爆炸?!
士兵1:在那附近发现可疑人物,有几名入侵到了城里,现在正朝我们这里……呜!
绯水:啊!
伊克达:果然,想要的东西就要用强硬点的手段去弄到手才是海盗的作风啊。
绯水:你……为什么……?
伊克达:我不是说过了吗绯水,你的容身之处就是我们的船。所以,他我可就带走了!
领主:你这混蛋!那么说之前的……可恶!居然敢一而再地……尽管杀了这些贼人!快动手!
士兵:是——!
[打斗]
伊克达:下一个!
士兵1:你这个——!
绯水:(这个男人真是狡猾。但是,我一直渴望的东西是……)
士兵1:啊——!!!
绯水:伊克达!快把我偷走!
伊克达:遵命!
[爆炸]
伊克达:走了哦,绯水。
绯水:嗯。
士兵2:他们逃走了,快追!
绯水:(我要的并不是靠献媚得来的寝室,也不是靠下跪求来的片刻安宁。我想要的是……有力的,又有点野蛮,却能容许我为所欲为,把我带到外面世界的……这双臂膀!)

绯水:伊克达,喂,放我下来吧……我自己能走。
伊克达:怎们能让伤患自己走路啊,再说,还是我背你走比较快。
绯水:我说,这里跟码头不是相反方向吗?
伊克达:我把船转移到其他地方了。要是我们要撤离的时候码头被封锁了不就动不了了么~我想他们也差不多该起疑了。
绯水:哦……呐……对不起哦,我擅自下船,给你们添麻烦了……
伊克达:呃?
绯水:那个……谢谢。
伊克达:哦,不用谢。
绯水:诶……就、就只有这样?!真是的……
伊克达:呐,像这样抓着别人的衣服是你的习惯么?
绯水:啊……啊!抱歉!都弄皱了……
伊克达:啊,我貌似还满喜欢人这么抓着我的衣服的。
绯水:……?
伊克达:最初见到你的时候即使是昏过去了还拼命地抓着我的衣服不放来着~简直就像是被你索求着一样。
绯水:你这个变态。
伊克达:好过分!哈~哈哈哈~
绯水:呵呵,哈哈哈~

[汽笛声]
伊克达:好!起航!!!
水手们:是——!
绯水:(虽然完全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
伊克达:绯水!
绯水:嗯?
伊克达:虽然做我们这行性命没什么保障,不过我可以担保绝对很有意思!以后请多关照啦!
绯水:(我还是不讨厌那偶尔会有点呛人的海水的味道,还有在触手可及的距离里笑着呼唤我的那个声音和表情……)呵……嗯,请多关照!(一定会是个很棒的未来!)


# TRACK 3

伊克达:绯水绯水~!
绯水:嗯?
伊克达:戴上试试,这个。
绯水:呃……啊!
伍德:哦哦~很合适很合适~长发真好看。
多姆:哎呀~一时兴起买回来的宴会用假发总算派上用场了,虽然是女式的就是了。
绯水:嗯……我说……是海盗就别一时兴起去买什么假发啊!!![甩]喂,伊克达!为什么我非得戴上这种东西不可啊!
伊克达:要是你还想试试别的话还有这种哦~看!金发!
绯水:那不是反倒变得更显眼了啊!
多姆:那这样的捏?
绯水:那是秃头假发吧[注:就是那种戴上以后看上去像秃头的……OTL]!话说这些搞笑道具是哪来的啊!
伊克达:大家一时兴起嘛~
绯水:不需要啊!
伊克达:但是啊,绯水。我想在到达陆地之前,你最好先考虑一下怎么办比较好……总不能一直顶着你那头白发到处晃悠吧?
绯水:……嗯。
伊克达:要怎么办捏?要是到了城镇里又被诱拐了的话……
绯水:才、才不会啊……
伊克达:听说最近光是人鱼头发就很值钱了啊~~搞不好就会被人家从后面喀嚓喀嚓……
绯水:唔啊啊啊~~就算是这样,能选的都是些奇怪的东西也太可笑了吧!
伊克达:好啦,嘛,俗话说小心驶得万年船嘛~
手下:老大!能稍微过来一下吗~?
伊克达:哦!来了!绯水,一会见啦。
绯水:我也要帮忙!
伊克达:不~行~绯水不用做什么危险的事也没关系。嘿咻~那么假发就拜托你啦~
绯水:什么啊……待在船上都已经十多天了,干嘛还一副对待客人的架势嘛。还是因为我能做的事太少了吧……嗯?那是什么?刚才在海浪之间……是浮木么?……啊!是人!海里有人在漂!嗯……
多姆:等……喂!
绯水:嘿……[入水]
多姆:绯水!啊~~~~
伊克达:哦~~等,做什么……危险!
绯水:哈……这里有人!
伊克达:啊?
绯水:有人被水冲过来了!……!
伊克达:啊、喂!
绯水:……啊,有了!好、好重!总之不快点上船的话……嗯……
里奥:红色的……花?

伍德:哦,绯水你戴上假发了啊……有那样的假发么?
绯水:我把女用的剪短了。别老盯着看啊。话说回来,他怎么样了?
伍德:没什么大碍,虽然现在很虚弱,休养一段时间就会恢复了,就快醒了吧。
绯水:谢谢。
里奥:嗯……
绯水:啊,醒了。那个,他们叫我来给你换绷带……
里奥:嗯……多谢。这里是?
绯水:在船上哦,呃……是商船。发现你被海浪冲过来就把你带上船了。
里奥:哦……我不小心脚滑掉进海里了。
绯水:嗯……能问你叫什么吗?
里奥:里奥。
绯水:(他会搭船,也就是说……是海盗?看起来又不像……也不会是渔夫吧……怎么说呢,长得也很端正。对了……)
里奥:我不大喜欢被人一直盯着看。
绯水:啊……啊~~~抱歉!因、因为这船上没有像你这样的人啦。
里奥: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人鱼。
绯水:这样啊~不过伤不是很严重真是太好了……诶……?
[伸手摘掉假发]
里奥:啊,果然。
绯水:诶、诶诶诶诶诶诶~~~~~~这、这个是……那个……
里奥:假发,歪掉了。
绯水:咦?不会吧……
里奥:骗你的。
绯水:(这家伙……= =+)
里奥:我有在海里见到你,虽然那时候发色不一样。救了我的人,是你吧?谢谢。
绯水:哦、哦……(什么啊,意外地不是个坏家伙呢……)
里奥: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绯水:啊,对哦,我叫……
伊克达:绯水!
绯水:啊,伊克达。
伊克达:我帮你把干了的衣服拿过来了……
绯水:3Q~
伊克达:你把假发拿下来了,也就是说已经被发现啦?
绯水:啊……
伊克达:嘛,虽然我也没想过那招会真的管用。
绯水:诶?
伊克达:没什么~你先出去一下,我有话跟他说。
绯水:……嗯。
伊克达:嘿嘿,在童话故事里,这种时候救了王子不都该能拿到一大笔赏金的吗?
里奥:我可没听过这种事。
伊克达:你被救上来的时候,我还真是吃了一惊。没想到我们会以这种形式见面。
里奥:……

水手们:更改航线?!
伍德:没错!目的地改为凯德鲁斯。拜托了。
水手1:凯德鲁斯不就是那个阿尔巴迪亚帝国的领地吗?
水手2:传闻说几天前在那附近海域海军和走私船发生激战,很危险诶!
绯水:凯德鲁斯?阿尔……什么来着?
吉恩:阿尔巴迪亚。
绯水:?
伍德:那大陆跟我们出身的大陆分别分隔在大海的东西两头。然后,支配着东边大陆的就是阿尔巴迪亚帝国了。
绯水:哦~~~~~~
伍德:我们从海港出发所要去的目的地是属于西边大陆的贝勒维斯国,不过……
吉恩:阿尔巴迪亚不仅抓海盗抓得很严,而且跟我们所属国的关系也很恶劣。
绯水:那为什么还要去那里……?
多姆:昨天救回来的客人好像是那里的人嘛。
伊克达:我们的船还从来都没被发现过,只是速速地把他送回去然后撤离应该不会有事的啦!
伍德:啊!出现了!老大那少根筋的个性……
伊克达:嗯,那就拜托啦~
绯水:(啊咧?那个……难道……似乎是我害的?因为不小心就把他救上来了……不对,一般人都会去救的吧?不过想想也是,海盗是在被追捕的立场的啊,不是永远都能这么悠闲地出航的……我还真是不了解这个世界的事啊……说起来,昨天伊克达的样子怪怪的,该不会是因为他知道那个叫里奥的家伙是阿尔巴迪亚人吧?)[浪]呜啊!
里奥:!很危险啊。
绯水:里奥!
里奥:你太轻了,小心被风吹下去。
绯水:你已经能走了啊。
里奥:这点小事不算什么的。
绯水:我可是听说你有一根肋骨都骨裂了诶……嘛,算了,还是要谢……
里奥:你看起来就是这船上的包袱嘛。不想被甩掉的话最好还是乖乖呆着。
绯水:……!居然踩别人的痛处……
里奥:你后悔救了我吗?
绯水:诶?
里奥:你听船长说过了吧?就算把我送回去对你们也没什么好处,更何况,搞不好你还会更后悔……
绯水:不会!
里奥:嗯?
绯水:嘛,有是有那么一点点啦……不过我还有很多事情不明白,也做不了除了打杂以外的事……就算这样,我不想自己连救人这种事情都感到后悔!
里奥:……
绯水:就是这样了![跑开]还有,刚才,谢谢你!
里奥:刚才?
绯水:因为都没好好跟你道谢!
里奥:哦~
绯水:(没错,我不想后悔。所以,首先要……让他们别再把我当成客人!因为,我得变得跟他们同等才行……跟他们一样能干才行……不那样的话……)

绯水:嗯……啊,都晚上了啊~(感觉好像是在全速空转一样……搬个东西不是掉了就是自己摔倒;拉个绳子还把自己缠住了,手也很快就长满血泡了……但是,不变得跟大家一样的话,一定会……我已经不想再次尝到被一起生活的同伴背叛,被当成东西对待的滋味了……)
伊克达:绯水!
绯水:……!
伊克达:在上面,上面!
绯水:伊克达!
伊克达:你睡不着吗?
绯水:呃……
伊克达:嗯,现在的话没关系哦,上来吧。
绯水:可以么?
伊克达:嗯!
[爬绳梯]
伊克达:慢慢来,一步一步地。
绯水:嗯。
伊克达:对。小心点。
绯水:嘿咻!
伊克达:好,做得不错。
绯水:之前明明都说不行的……
伊克达:当然啦,穿在航行的时候不止晃得厉害,还有风啊。要是掉到甲板上可是会粉身碎骨的哦!
绯水:呜……||||
伊克达:所以现在是例外。啊~啊~啊~啊~你这手是怎么回事啊全是水泡~
绯水:啊,这是……
伊克达:谁叫你硬要做那种体力活嘛~
绯水:因为……
伊克达:真是的,明明不用那么逞强也没关系的……
绯水:可是……要是我不跟大家做一样的事的话,这艘船……根本就不需要我吧?
伊克达:啊?
绯水:我上船都已经十多天了,却连一点忙都帮不上……(每到这种时候,我就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呆在这里……)呜……(那双将我带出黑暗牢笼的双手,要是明天就放开我的话……要是有一天,他说不需要我的话……我好害怕会有那么一天……)
伊克达:唉……[敲]
绯水:痛!
伊克达:你别把人说得那么没人性好不好!我看起来很像那种人吗?
绯水:因为……
伊克达:比起那个,来,送你个礼物。
绯水:诶?……短刀?
伊克达:所谓的匕首啦。果然当海盗还是要有件好东西防身的吧~
绯水:……嗯
伊克达:其实我也不希望你去挥那种危险的玩意啦~当做是护身符一样的就好。虽然有点晚了,就当是祝贺你上船的贺礼吧。
绯水:……谢谢!
伊克达:不客气~哦,差不多到时间了吧。
绯水:诶?什么?
伊克达:没啥,每次我当班(值夜)的时候最期待的就是这个了。
绯水:是什么?
伊克达:还真是有点让人感动哦~
绯水:呜……哇啊……好厉害……是日出……
伊克达:很美吧?在陆地上可见不到这么漂亮的景色哦。
绯水:……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伊克达:哈哈,以后你想看就能看了。
绯水:好厉害……
伊克达:呐,绯水,你不用跟大家一样能干也没关系。
绯水:诶……?
伊克达:不是“已经十天”而是“才十天”,以后你很快就会学会很多东西的。不用担心!
绯水:……伊克达……
伊克达:再说,现在不就有很多只有你才能做的事嘛~打扫啦洗衣服啦做饭啦……
绯水:那只是些杂活……
伊克达:我可是打算未来的一百年里都不放开你的哦~
绯水:好吓人!一百年人都死了啊!
伊克达:因为是好不容易才抓到你的嘛!嘛,总之,在你后悔搭上这船之前我都不会放你走就是了。
绯水:……(为什么这个人总是能这么坦诚地看着别人,说出让人安心的甜蜜约定呢……?)
伊克达:打起精神来了?
绯水:……哼!


# TRACK 4

[嘈杂声]
多姆:那就是凯德鲁斯了。
绯水:……是个很普通的城镇嘛。
吉恩:哈哈哈~没错!好,那就在这附近靠岸吧。
绯水:不进港口么?
吉恩:因为万一发生什么事就麻烦了啊~
绯水:嗯~~~~~
里奥:今天你很安分嘛。
绯水:啊,里奥!因为会打扰到大家嘛……
里奥:很明智。
绯水:啊,能顺利到达真是太好了!能让你的同伴看到你精神的样子就好了。……里奥?
里奥:……真是太天真了。
绯水:诶?啊、啊——!(伊克达送我的短刀……)呜、呜呜——
里奥:给我老实点别动。
伊克达:绯水!
里奥:都不许动!到此为止了,海盗们。
绯水:(咦?啊咧?等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啊!)
里奥:你们乖乖束手就擒的话,我保证不会伤害其余的人。首先把船停进码头,然后我们会扣留船只并拘捕船长。
绯水:噗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里奥!怎么突然……
里奥:不对吧。只不过是你们不知道而已。
绯水:知道什么……?
伊克达:克罗伊兹,这可跟我们说好的不一样!
绯水:诶?
伊克达:放开绯水!
里奥:只要你乖乖听话的话……
绯水:(伊克达……?)

多姆:帝国海军上尉,雷恩哈特•克罗伊兹。他的名字我都快听厌了,但没想到竟然是那么年轻的家伙……目前一半的帝国海域都好似他们的游乐场,不少海盗都被捕了。
伍德:话说回来,大副(航海长)……我们要怎么办啊?
吉恩:然后……会被怎样啊?老大也被带走了~~T T
多姆:谁知道啊!反正老大没平安回来的话我们也别想活命就是了!
绯水:可恶!……!
多姆:喂,绯水!
绯水:喂!等一下!
伊克达:绯水!!啊咧,绳子捏?
绯水:那样的很容易就能挣脱啦!
伊克达:哦~~真是想不到的才能啊~
绯水:比起这个,里奥!为什么要带走伊克达!
士兵:喂,你……!
绯水:伊克达他什么也没做,甚至还救了你不是吗?!
里奥:因为他是海盗。
绯水:……!
里奥:不管差异有多小,海盗就是海盗,而抓捕海盗就是我们军人的职责。
绯水:……(里奥的眼神好可怕……冰冷、黑暗……)可是,即使知道你是军人,伊克达他……
里奥:看起来你很喜欢这个卑劣的海盗呢。你……又对这个男人了解多少?
绯水:诶……?
里奥:反正他也不过是个沦为盗贼的人,会说好听的话,也会很轻易就背叛他人。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跟他在一起的,如果只是为了好玩的话,我劝你还是放弃的好。不然的话,总有一天你会遍体鳞伤的。如果这样你还是想救他的话,那就交赎金吧。海盗可是有这个价值的……不过,本来你就什么忙都帮不上就是了。
绯水:……
里奥:这短刀是你的,擅自借用了真是抱歉。带走!
士兵:是!
绯水:(没错,的确……我对那家伙以前的事一无所知……)
伊克达:我拧~
绯水:呜呜~~~
伊克达:干嘛愁眉苦脸的啊~
绯水:伊克达?
伊克达:我没事的啦。我没有前科,很快就能出来的。
士兵:喂!你这家伙……!
伊克达:是~是~我就过去!绯水,别苦着张脸啦,我很快就回来。
士兵:走!
绯水:(什么都不了解……不对,并不是什么都不了解,我很清楚,我……)等一下!只要是赎金,就算是实物也可以吧?
士兵;你在说什么啊……[绯水拔刀]喂,你到底要干什么……
绯水:的确如你所说,我对他的过去一无所知。
伊克达:等……绯水!
绯水:可是![割]可是,我还是有了解的地方的!
伊克达:……绯水……
绯水:给你,人鱼的头发!把伊克达还给我!我需要这个你口中的卑劣的海盗!(我很清楚伊克达的双手究竟有多温暖,现在只要那样就足够了……光是那样,我就可以相信他……)
里奥:这些不够哦。
绯水:哈??!!
里奥:光是人鱼的头发的话,大概只够七成吧。
绯水:……喂,那种事你干嘛不早说!诚心害我丢脸啊!
里奥:是你手太快了。
绯水:啊!真是的!!!
里奥:唉……算了。放了他。
士兵:是……可是……
里奥:没关系。我本就欠这孩子一个人情,这样一来就算扯平了。
绯水:里奥?
伊克达:……克罗伊兹。
里奥:“绝不能伤害你的伙伴,作为交换你就把我送回本国”,原来如此,的确像是你会定出来的交换条件。
伊克达:我没想到军人会毁约啊。
里奥:因为教会我正义并不见得就是诚实这个道理的人,就是你。
士兵:就这么放那些贼走了真的好吗?
里奥:那些只不过是小喽啰而已,这样一来估计他们暂时也会安分点了。
士兵:哦……不过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人鱼!那孩子会是什么颜色的呢?
里奥:红……
士兵:诶?
里奥:(就好像是……一朵红花……)



TRACK 5
绯水:起床了,伊克塔!马上到城里了,要上岸了!
伊克塔:嗯……什么?
绯水:所以我才叫你快点准备靠岸啊!航海长在叫你呢!
伊克塔:让我再睡五分钟。
绯水:哼!你一个船长睡什么懒觉啊!
伊克塔:好疼!你叫我起来的时候就不能温柔点吗?脑子会坏掉的。
绯水:你在说什么啊!怎么都起不来,是你不好吧?还有,我们并不是直接进入那镇子的海港,而是要从靠岸地再走五公里才能到城里。还是让身体先活动起来吧。
伊克塔:[伸懒腰]
绯水:嗯。不过,你不要紧吧?
伊克塔:啊?
绯水:因为今天要去的那个镇子也是阿尔巴迪亚的领地吧?据说跟这条船的母国关系并不好。
伊克塔:啊,的确是这样。不过这里已经是阿尔巴迪亚的外围了,去买点东西总不要紧吧?
绯水:说得真轻松啊。
伊克塔:[大笑] 还有啊……
绯水:嗯,怎么了?
伊克塔:啊,没什么。到了镇上你就明白了。
绯水:嗯——?
多姆:老大!
伊克塔:哦!什么事?
多姆:是船的靠岸地的事……
伊克塔:是啊……
绯水:(不知怎的,最近伊克塔看起来好像无精打采的。他跟上回的那个里奥之间,从前似乎发生过什么。可是伊克塔并不是阿尔巴迪亚的人啊。难道这就是原因吗?要是我能做点什么就好了。)
多姆:哎呀,下了船以后走一个小时的山路,目的地是阿尔巴迪亚的教会管辖的港口小镇马尔斯![众笑]
绯水:[笑] 好棒啊!这难道是在过什么节日吗?
伊克塔:是一年一度祈祷渔业丰收的节日,就是向海神说“今年多谢恩赐,来年求神继续保佑”的感觉吧。
绯水:哎——?
伊克塔:怎么样?
绯水:好棒啊!我原先待的村子可没有这么热闹的事情发生哦。眼前陈列着好多我从未见过的东西。
伊克塔:[笑]
绯水:呃!
伊克塔: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绕下远路看来是正确的。
绯水:嗯?
伊克塔:还有,你为了我把头发剪短了,我这么做也算是赔礼吧。
绯水:啊——难道你是对这事过意不去吗?
伊克塔:这个嘛,是吧。
多姆:要是没有绯水的话,不光是老大,就连我们也都翘辫子了。
吉恩:偶尔到敌国来闲逛也很好啊!这可是老大的提案。
绯水:(那今天到这来……是为了我?)
伊克塔:绯水?
绯水:别看我,笨蛋!
伊克塔:啊?
绯水:别凑过来看啊![敲打]
伊克塔:哎哟!
绯水:(我好高兴!啊,这是为什么?那家伙是不是一直只盯着我看啊!)
多姆:[笑] 还真是太平啊!
吉恩:这时候要是有军队开过来,那也太不知趣了。
多姆:这么说是没错啊。
绯水:(我该怎么做,才能把这份心意回报给这个男人呢?有了!)
伊克塔:绯水,你去哪?
绯水:我去趟城里。
伊克塔:那我也去!
绯水:别跟来!
伊克塔:哎?
绯水:听好了,绝对不能跟来哦![跑走]
伊克塔:喂!
绯水:(不过,说是说要回报他,可我该怎么办才好呢?没有能力去买高价的东西,况且我也不知道他想要什么。要送最好还是送符合海盗风格的东西吧。)
老婆:欢迎光临!
绯水:这是什么?是石头吗?
老婆:[笑] 这是人鱼的鳞片哦。
绯水:人鱼?
老婆:这附近捡到的鳞片贝壳都是这么称呼的。
绯水:哦,是贝壳啊。
老婆:是的,因为形状看起来像鳞片,就叫作“鳞片贝壳”。被称作“人鱼的鳞片”可是有原因的。这种贝壳并不光是白色的……
绯水:(“人鱼的鳞片”……啊!就是它!)呃……
老婆:嗯?
绯水: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捡到这种贝壳?
老婆:你去海边或许就能发现了吧。从这一直朝南走,很快就到了。
绯水:谢谢!
老婆:啊!加油哦!
绯水:这不是很棒吗?用不着花钱,需要的就只是点劳动力。好!我要全力以赴好好找!
兵士:喂!站住!(这几个兵士分不清谁是谁。)
绯水:啊!你们干嘛!
兵士:哼!不想干嘛。哥哥们手头正缺点钱花。
绯水:你们这是勒索!
兵士:真是的,被你说得这么明白,听起来还真奇怪。
兵士:就是这样啦。你最好配合一下。[打]
绯水:啊!
[利刃声]
兵士:啊!疼死了!
里奥:真是的,人一多麻烦事也多起来了。我可并不欢迎这样的事情发生。
兵士:喂,你没事吧?
兵士:该死!是海军的人啊![逃走]
绯水:里奥?
里奥:即便是这种乡下小镇,每年这个时候也会有坏人出来为非作歹。这回我也是接受请求前来的,可说实话,没想到你会在这里,而且还被人勒索了。
绯水:呃!要你多嘴!
里奥:你好歹也算是海盗的一员吧。
绯水:我不过是偶然路过这里,然后偶然被他们纠缠上罢了!
里奥:嗯。其他人呢?为什么你会一个人在这里?
绯水:我会告诉你吗?!你绝对是想抓住他们吧!我不会再回答你了!
里奥:那好,我明白了。
绯水:哎?
里奥:原来如此。所以你是为了道谢而跑到海边来找贝壳的啊。
绯水:难道不行吗?这可是我的一片心意。我说,你干嘛要跟上来?我已经把理由告诉你了,你可别把大伙都抓起来哦!
里奥:哦!
绯水:啊!可是你之前并没有遵守跟伊克塔的约定!
里奥:你放心,要是对方很容易抓到,就算追起来也没意思。
绯水:“很容易”?你刚才说的话可是大有问题哦。
里奥:还有,跟你约好的事我会遵守的。因为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绯水:啊!哦——!(怎么回事,明明他应该算是我的敌人,可是我对他却恨不起来。)
里奥:那你到底在找什么样的贝壳呢?
绯水:什么样的啊?呃……
里奥:你胡乱在这里找可不行,得先根据目标物的特征试着找找……
绯水:啊!
里奥:呃?
绯水:找到了![奔跑]
里奥:呃!
绯水:就是这个就是这个!太好了!真的找到了!你看!
里奥:呃!是鳞片贝壳啊。
绯水:是的。听说这片海滩上捡到的鳞片贝壳是白色的,很罕见。
里奥:啊!于是就叫“人鱼的鳞片”啊。
绯水:不对!不光是这样,还有更重要的理由。好,再找找!
里奥:呵,你啊,真是的!
绯水:什么?
里奥:眼前站着一个军人,你却还这么悠哉游哉的。而且这个人有一回还曾把刀刃对着你。
绯水:这么说来,是这样的。
里奥:啊!我说啊……
绯水:或许真的是这样,可是怎么说呢,摆出一副军人表情的你是很可怕,不过现在的你一点也不可怕。
里奥:哎?
绯水:我说,你也会在意这种事啊。好像挺奇怪的。你会遵守跟我的约定吧?
里奥:呃!
绯水:还有……里奥,怎么了?

里奥:(你还真是不可思议啊!)
绯水:你笑了!
里奥:你好像动物一样。
绯水:呃!我说,你刚才是在取笑我么?
里奥:呃!
绯水:怎么了?
里奥:没什么。
绯水:嗯,有件事我一直很在意……
里奥:嗯?
绯水:你为什么要恨伊克塔呢?
里奥:嗯……
绯水:之前你说过“因为他是海盗”,可我总觉得不是这个理由。因为你明明能这么平常地跟我交谈,对我微笑啊。当时你跟伊克塔两人好像都有什么痛苦之处……啊!
里奥:之前我就说过,抓捕海盗是军人的职责。
绯水:里奥!
里奥:再加上一个理由的话,那就是:抛弃过去的一切、逍遥自在地活着的那个男人,我饶不了他!
绯水:哎?伊克塔?里奥!伊克塔,刚才的话……
伊克塔:没什么。太阳快下山了,回去吧。
绯水:哎?哦。(伊克塔的样子跟平常不一样。)
伊克塔:你怎么会跟那家伙在一道的?
绯水:你问为什么?走出小镇以后……
伊克塔:你说什么?
绯水:就是我被人缠上了,然后被他搭救了!就是这样!
伊克塔:是嘛。可是,就算你跟他再熟,搭乘海盗船的人跟军人在一起,这我可不欢迎。你能明白吧?
绯水:呃!对不起。可是……
伊克塔:不过就算不是这样,绯水你也很容易被乱七八糟的人纠缠上啊,而且还不怎么懂人情世故。看着都替你担心。
绯水:啊!你在说什么啊?!虽然我可能就像你说的那样,可你也没必要把我当小孩子吧?
伊克塔:别人看你好欺负才会缠上你。
绯水:呃。你这个粗鲁的男人![朝他扔贝壳]
伊克塔:啊!喂,绯水,你干嘛!啊?贝壳?
绯水:你把我保护过头啦!啊,不管了,我先回去了!
伊克塔:路你认得吗?
绯水:这点路我还是认得的!(笨蛋!白痴!瞧不起人!的确,话还没说就先动手这一点并不好,这我知道,而且找到的贝壳都被我砸到他身上了。我原本是想好好把贝壳给他的呀。)哎?怎么了?
兵士:[奸笑] 我们找到你了,小鬼!
绯水:是你们![挣扎]

TRACK 6
兵士:白天被那个军人搞出了洋相,要找他算账,不过把这小鬼抓来倒也好。
绯水:放开我!啊——![咬]
兵士:疼死了!你个混蛋咬什么咬啊![掀巴掌] 还真没法让他不动弹。这家伙也太有精神劲了吧!
绯水:我不是说我跟军队没关系吗?!而且我也不是这个国家的人!你们这算什么啊?!
兵士:可是有人看见你跟海军的人在一道。
绯水:我不是说你们搞错了吗?!
兵士:不过你只要当我们的人质就好了。老老实实待着,我们就不会要你的小命。
绯水:[咳嗽]
兵士:所以你就老实点吧。
绯水:(我好不甘!跟那家伙说的一样,我只是个孩子,一个人就什么事也干不成。因为事实上现在也是……)
兵士:可是咱能成功吗?
兵士:总会有办法的。还有啊,要是军队看着一个小孩子不管的话,那也太丢脸了。
[利刃声]
兵士:啊——!
兵士:怎么了?
兵士:我的手!
里奥:果然白天放你们走,是我的一大失误。把孩子交给我!
绯水:里奥!
兵士:你果真来了啊!听到通知以后就拼命起来了啊!这还真是……
里奥:我不知道你在胡乱猜测什么,这孩子……不是我的人!
兵士:哎?呃!啊——!
伊克塔:我不晓得是哪出错了,让这孩子成了别人的人,可我总得好好纠正纠正吧!他是我的人!
绯水:伊克塔!
伊克塔:绯水!
绯水:(其实我太想叫他的名字了。任何时候,这个男人都会把手伸向我。我想叫他的名字!)[逃走]
兵士:你个家伙!
伊克塔:你要对付的人是我![利刃声]
兵士:呃——!
伊克塔:绯水,你没事吧?
绯水:伊克塔!你怎么会在这?
伊克塔:好像是军队那边收到了这帮家伙说抓到一个小孩的通知。克罗伊兹怀疑可能是你,就来到了船上。
绯水:里奥?可是他那么讨厌你……
里奥:别搞错了,叫这个男人来,只不过是为了把你交给他。这回的事件,我有也责任。还有,我没法眼睁睁地看着一条人鱼被人杀死。
绯水:可是……
里奥:除此之外,我并没有跟海盗套近乎的打算。你们赶在其他军人到达之前离开这里吧。
绯水:里奥!
里奥:[对伊克塔] 这回就放过你,下回可就不会了!
伊克塔:呵。绯水,走吧!快离开这个小镇。
绯水:呃?嗯。可是……里奥!谢谢你!
里奥:竟然对敌人道谢!还真是个不可思议的孩子。
绯水:喂,直到跑出森林还都好好的,可为什么我们要跳进海里呢?
伊克塔:谁知道刚出森林就是悬崖呢?乱跑一通之后就顺势一个猛子扎下来了。
绯水:你不认得路么?
伊克塔:我也是没办法啊!跑步的时候拼命地喘气,哪还有空去记什么路啊!
绯水:说什么“拼命”?(这么说来,他来救我的时候,是上气不接下气的吧?)啊!谢谢你!
伊克塔:对了,这个还给你。是你的东西吧?
绯水:这是……
伊克塔:什么?我听说这是可以当护身符的贝壳,可是朝人乱扔可是会遭报应的哦!而且还砸得我疼死了!
绯水:你放在身上了啊。
伊克塔:嗯,当时也是我不对嘛。
绯水:伊克塔!
伊克塔:啊?
绯水:我听店里的人说,这种贝壳被称作“人鱼的鳞片”,并不仅仅因为它是白色的。像这样,把贝壳浸到水里,让它受到光的照射,你看,它就会像宝石一样闪闪发亮。据说这才是它名字的由来。
伊克塔:哎?
绯水:童话里说,人鱼救了人是吧?所以把“即使在海上遇难,也希望一定能够回到陆上”的愿望许到贝壳里,交给乘船的人,据说起源是这样的。
伊克塔:也就是说祈祷在海上航行能够平安无事是吗?原来如此。于是你为了寻找这种贝壳而去了海边是吗?
绯水:是的。不过,也不对。这不是我的贝壳,而是你的。
伊克塔:哎?
绯水:呃,我很高兴,今天你带我到镇上来,刚才还救了我,所以想要用什么东西答谢你。我想,护身符不碍事,挺好的,于是就……(我该怎样告诉他呢?想说声“谢谢”。我该怎样让他感到高兴呢?)
伊克塔:啊,好像人鱼给我很有人鱼样的东西,感觉好奇怪。
绯水:你在说什么啊?!该死!
伊克塔:绯水,谢谢你!我会珍惜的。
绯水:呃?
伊克塔:我会小心不弄丢的。
绯水:呵。什么嘛!
伊克塔:我们还是快走吧。大家都在担心呢。
绯水:嗯!
[汽笛声]
吉恩:好!出港!
[众欢呼]
伊克塔:绯水,抱歉啊。
绯水:抱歉什么?
伊克塔:克罗伊兹的事情,让你担心了。
绯水:呵。没必要再说这件事的。
伊克塔:还有,你的头发明明那么漂亮,却也剪得短短的,抱歉。
绯水:我又不是女的,而且头发今后总是会长长的嘛。再说也是我自己剪的。
伊克塔:嗯。我好高兴!
绯水:呃?
伊克塔:那个时候,你说你需要我,我很高兴。
绯水:呃!啊!那是顺着当时的情况随口说的,或是说……因为我以为你会不在了。
伊克塔:没有啊,我不讨厌你这么说啊。
绯水:啊,说是这么说……(世界上有很多事我还不知道,可是只要从今以后一点一点地认识就行。)
(伊克塔:今后一百年我都不会放开你哦。)
绯水:(我并不知道伊克塔之前是如何生活的,不过,这个男人的身旁令人很安心,所以我想待在这里,待在这个男人所在的地方。)伊克塔,希望有一天我能了解你的事情。不是现在也没关系,所以……
伊克塔:啊?
绯水:所以在今后的一百年之内,你告诉我吧。
伊克塔:[笑]
绯水:你笑什么笑啊!
伊克塔:明白!
绯水:(从今以后,我能有多少次再见到那个时候看到的朝霞呢?倘若是数不清的次数就好了。因为故事现在才刚刚开始。)

TRACK 7(FT)
代永翼:我是为绯水配音的代永翼。大家辛苦了!嗯,说了好多话。这是部很出色很美好的作品——您点头是什么意思?啊,前辈好讨厌!现在这里有两个前辈。他们脸上是一副“嗯?”的表情,不过在这种环境下,我很努力地表演了,我觉得我们演出了一部很棒的作品,请大家愉快地欣赏。谢谢!
小西克幸:你说“在这种环境下很努力地表演”,可是我想听众肯定会想“在说什么啊?啊!哦——哦!”嗯,大家好,我是为伊克塔配音的小西克幸。这回我扮演的是个名叫伊克塔的海盗,他性格中有飘然、悠闲的一面,跟我非常相像。不过我想说到我的话,还是用“随便”这个词最贴切吧!对不起,好像很敷衍了事的感觉。不过这回的语言,伊克塔说的话挺难的,我在家里读剧本试演的时候,总感觉不是很流畅,可以说这一点是这回我演得最辛苦的地方吧。挺有趣的,所以请一定要听到最后,中途停下来可不行哦,请听到最后。拜托了!好,下一位。
浪川大辅:大家好,我是为里奥配音的浪川大辅。各位听众朋友,*@^#%$(注:您就是不想让我们听吧OTL)。[代永翼:没这回事。] 怎么说呢,这张碟让我有了新的发现。特别是小西先生说方言这一点,我以前没怎么听到过。你们俩干嘛发愣啊?想让大家感受到我们这的气氛。代永君好可爱啊!还是那么可爱。就是这样,我自己听着也很开心。如果大家也能很愉快地倾听,我觉得很高兴。非常感谢大家购买这张碟。
代永翼:那么,听众朋友,再会!再会!大家辛苦了!再会!白白!
小西克幸:同一句话说了两遍!
众:再见!谢谢!白白!

FTCD

浪川大辅:大家好,这里是《海賊と人魚》送给Fifth Avenue网站购物者的——赠品谈话CD。现在谈话开始——
小西克幸:哇,你吃螺丝了!
代永翼:[笑] 吃螺丝了!
浪川大辅:我没吃!
小西克幸:一上来就吃螺丝了!
代永翼:你吃了哦!
浪川大辅:我根本就没吃!
代永翼:骗人!搞错了吗?
小西克幸:真是的,本想纠住这点不放的。
浪川大辅:而我是担任主持的——
小西克幸:[笑]
代永翼:被他狡猾地应付过去了呢!
浪川大辅:——为里奥配音的浪川大辅。各位请多关照!
代永翼/小西克幸:请多关照!
浪川大辅:然后呢,今天这里请来了两位豪华的——嘉宾……
小西克幸:我难道是嘉宾吗?这么说我们是在浪川家里呢!
浪川大辅:那么,请来了嘉宾,我们就要开始谈话啰。先请两位自我介绍一下。
代永翼:好的。大家好,我是为绯水配音的代永翼。
众:辛苦了!请多指教。
小西克幸:好的。而我是伊克塔配音的小西克幸,请多指教。
众:请多指教。
浪川大辅:就是这样。我们的谈话啊,好像是要回答问题的。
小西克幸:哎?不错哎!
浪川大辅:嗯。代永君,你最好少说点黄色笑话哦!
代永翼:我不会说的。
小西克幸:代永君啊真是的——不好意思——就会说黄色笑话。
浪川大辅:真的,就会说黄色笑话。
代永翼:这两位前辈这么说真讨厌啊!他们想干嘛啊!
小西克幸:导演会头大的,编辑起来很麻烦。
浪川大辅:是啊。编辑……黄色笑话真是……
小西克幸:你就别说了,真的。今天稍微——
代永翼:什么?什么?
小西克幸:——控制一点。
浪川大辅:控制一点。
代永翼:哦!我明白了,我会尽量比平时少说。
浪川大辅:好的。那么可以先从第一个问题开始吗?
小西克幸:好的,你问吧。
浪川大辅: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小西克幸:啊,你就尽管问吧。
代永翼:没关系。
浪川大辅:那我就问了。
代永翼:没关系。
浪川大辅:那我就问了。当当!绯水把人鱼的鳞片当作护身符送给了伊克塔,各位有没有当作护身符的东西,或是从前就一直随身携带的重要的东西呢?问题就是这样。
小西克幸:我啊……
浪川大辅:你有?
小西克幸:嗯。昨天工作很累,回去后就立刻睡得死死的,睡到今天中午以后才起来。
代永翼:这、这是想说什么?
小西克幸:什么?
代永翼:哎?不是在说护身符吗?
小西克幸:你等一下!
代永翼:你却突然跑上来说……
小西克幸:我让你们头脑混乱了吧。
浪川大辅:你在干什么啊!你在说什么啊?!
代永翼:怎么了?
小西克幸:因为啊,问什么就答什么不是太一般了嘛。
浪川大辅:啊,是啊,的确是的。
小西克幸:要让人觉得“不可能”。
浪川大辅:啊,你在这炫耀自己是可以……
代永翼:浪川先生你快点主持吧。
小西克幸:啊,晓得了!我认真回答就是。我啊,可以算是护身符吧,我现在戴着某个神社的真水晶做的项链,那里有的卖。我听人说这是好东西,就去买来一直戴着。不过要是不戴的话,果然心情会变消沉,心想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这个不能算是护身符,也不能说是许愿物吧,不过就是那种想要点力量的感觉。拿下来以后……
浪川大辅:是啊,会突然变得不安呢,要是拿下来的话。
小西克幸:是啊。
浪川大辅:很不可思议啊。小西先生是B型血吗?
小西克幸:是B型。
浪川大辅:代永君会像这样不安吗?
代永翼:我是A型血。
浪川大辅:你不会不安吗?
代永翼:我也会不安。
浪川大辅:你会不安?
代永翼:会不安的。不戴在身上就会很不安。
小西克幸:B型血啊。B型血会因为一点小事而立刻感到不安。
浪川大辅:是啊,非常执著。
代永翼:啊,是嘛?
小西克幸:会想 “要不要戴着这个去洗澡”。
浪川大辅:是的。
代永翼:[笑]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小西克幸:真是这样。
浪川大辅:你洗香熏浴么?
小西克幸:不洗。
浪川大辅:这又是B型血的可怕之处。
代永翼:是啊,要净化自己呢。
小西克幸:可是怎么说呢,只要稍微有什么不好的事,就会想这东西是不是不太好保养啊。
浪川大辅:是啊。
小西克幸:朋友问我这东西怎样,然后我再拿来用,有过这种事情。送我盐什么的。
浪川大辅:是啊。
小西克幸:是的。
浪川大辅:可是却不知道该怎么用。
小西克幸:就是这样!
浪川大辅:不知道会很麻烦啊。
代永翼:是啊。根据石头的含义,有些事情就不能做。
浪川大辅:是啊。被牵着鼻子走。
小西克幸:是的。
代永翼:好像是这样呢。
浪川大辅:代永君有戴什么东西吗?
代永翼:我啊……
浪川大辅:啊,你不是正戴着吗?
代永翼:是的。
小西克幸:这东西是用来干嘛的?
代永翼:这个啊……千叶县有座庙,那里卖的石头上附有诞生石,从前我们全家就把它当作是一种吉利的兆头,家里每个人过生日的时候都会戴上这种石头。
小西克幸:啊,是这样啊。有什么好事发生了吗?
代永翼:是有好事哦!譬如说戴着石头,试音就被录用了……
浪川大辅:哎——?
小西克幸:有没戴的时候吗?
代永翼:没戴的时候啊……果然尽是碰到不好的事呢。
浪川大辅:啊,还真有这种事情呢。
代永翼:就真的会失败,譬如在配音的时候会失败。
小西克幸:可能是我的错觉吧,不过果然还是会去依靠它吧?
代永翼:是啊。果然是会心神不安。
浪川大辅:是的。
小西克幸:是吧?是会这样吧?
浪川大辅:所以就越戴越多。
小西克幸:身上好像咣当咣当响呢。[众笑]
代永翼:我可不想拿下来。
浪川大辅:不过,有没有眼前遇到危险的时候“啪”地破掉这种事?
小西克幸:我啊,曾经戴上石头还没多久,就突然啪地断掉了,石头全部掉了下来了,就在排练的时候。
浪川大辅:哦,这就是在保护你啊。这说明它有话对你说。
小西克幸:是啊。我还买了一个预备的放在家里。
浪川大辅:你到底有多不放心啊?
小西克幸:这个是家用的。家用就是请它保佑我的家。
浪川大辅:哦,原来如此。
代永翼:哎——?
小西克幸:从前去冲绳的时候,有一种用纸粘土做的狮子像。是用纸粘土做的,上面写着什么字,用手去摸,粘土会脱落,我心想粘在手上真讨厌,觉得好失败。不过又想反正是能保护自己家的东西,就放在家里,然后买来念珠放在上面。这样就是想让它保护我的家,我觉得有它真好。
浪川大辅:啊,你把念珠放上去了啊。
小西克幸:是的。做了点改动。
代永翼:哦,原来如此。好厉害。
浪川大辅:那你家现在全是破绽啊?
小西克幸:破绽百出。
浪川大辅:[笑] 那太危险了!
代永翼:情况好危险!
浪川大辅:各位要想动手的话就趁现在。
代永翼:[笑] 要动手趁现在。
浪川大辅:去破坏小西家。
小西克幸:朋友送给我好多保佑我家的东西。
浪川大辅:啊,原来如此。
小西克幸:说什么这东西对房子有好处。
代永翼/浪川大辅:哎——?
小西克幸:收了好多这类东西。偶尔我也会送人。
浪川大辅:你经常送给别人这类东西啊。
代永翼:很信这些东西呢。
小西克幸:我是会送人。
代永翼:说“会送人”。
小西克幸:我信这种东西。
浪川大辅:你真信?白痴啊?
小西克幸:我信哦。
代永翼:[笑] 真奇怪!你表情真奇怪!
小西克幸:浪先生你呢?浪先生你就只戴这个念珠——这个像牧师戴的那种?
浪川大辅:我这个坏掉好多了。每回喝酒回来的时候就会破掉。
小西克幸:喝酒?不过就是喝酒的时候发酒疯吧,浪川先生?
代永翼:好多地方磕磕碰碰的。
浪川大辅:我这珠子还挺漂亮的。
小西克幸:顺便问一下,这有啥用?
浪川大辅:我啊,用了这个,表现力就会……[众笑] 你们明白吧?明白吧?还有就是希望能得到工作。这东西啊,有很糟糕的一点——既可以说糟糕,也可以说它很棒——这个不是颜色不同意思也不一样么?就希望能跟人和睦相处……
小西克幸:这样啊。别人做了送给我的时候,对工作的希望跟你一样,对表现力也是,还有就是希望我能对人和善一点。[众笑]
浪川大辅:就是这样啊。
代永翼:很切实的愿望啊。
小西克幸:的确如此。很重要!很重要哦!
浪川大辅:是很重要哦。
代永翼:是啊。
小西克幸:长大以后就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哦。
代永翼:[笑]
浪川大辅:变得想要依靠什么,变得会寂寞,过了三十岁的话。
小西克幸:可能说得有点寂寞了,我们看下一个问题吧。下一个问题。
浪川大辅:好的。也就是说我们三个人都很依赖石头呢。
小西克幸:是的。
浪川大辅:那我们看下一个问题吧。
小西克幸:好!
浪川大辅:各位喜欢交通工具(注:直译是可以乘坐的东西)吗?请告诉大家你们喜欢的交通工具、讨厌的交通工具,还有跟乘坐交通工具有关的往事。问题就是这样,不过代永君请小心点。
代永翼:嗯?
浪川大辅:不能说黄色笑话哦。
代永翼:喂喂,“乘坐”是这方面的意思吗?
小西克幸:什么?你刚才说什么了?
代永翼:没什么。“乘坐”——不对,说的是交通工具吧?交通工具……好,请继续说下去,请说下去。够了。
浪川大辅:哎——?主角啊,这本漫画可是《花与梦》上面的。(注:《花与梦》是白泉社出的非常有名的少女漫画杂志。)
小西克幸:会被吓跑的。已经没有梦想了。
浪川大辅:没有梦想了,这样的绯水。
小西克幸:会把人吓跑的。我可是很喜欢《花与梦》的。你就不要再说了。我以前可是看过《花与梦》的。
浪川大辅:是啊,我也非常喜欢《花与梦》。
小西克幸:我姐姐一直看《花与梦》的,在我上小学的时候。所以那个时候她不断地买这本杂志。姐姐她先到东京来的,因为她老看漫画,《花与梦》多到要用箱子装起来,我就在家里看这本杂志,反正也没书看。很好看哦。
浪川大辅:是很好看,《花与梦》。这下被代永君玷污了。
小西克幸:是啊,我们好失望啊!
代永翼:什么嘛!不是你先提了我才那么说的吗?什么嘛,这啥叫《花与梦》的。
浪川大辅:生气了。
代永翼:真受打击!
浪川大辅:那我们就谈交通工具……
代永翼:小西先生请别看我!
浪川大辅:——就说说交通工具吧。
代永翼:好的,是说交通工具吧?
浪川大辅:是说交通工具。小西先生不是非常喜欢交通工具么?
小西克幸:没有啊。
浪川大辅:喂!
代永翼:你坐下来吧。
小西克幸:我啊……
代永翼:明明他都把话题抛给你了。
小西克幸:哎呀呀,你都引来这个话题了,真抱歉。
浪川大辅:没关系。
小西克幸:基本上,交通工具或是说轿车我平时是经常坐的。我很喜欢轿车。不过电车不就坐不了了么?因为主要是开车嘛。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浪川大辅:真好啊,这种名人常说的话。
代永翼:我也想说啊。
小西克幸:不是的,我又不是名人。[众笑] 跟人撞上,跟人撞上不是会疼么,会很累。
浪川大辅:可是小西先生你个头很高啊,又不是像我跟代永君这种会被淹没的类型。
小西克幸:不是的。个子高的话,跟人碰上的时候,别人的头就会撞到我脸上。
浪川大辅:啊,原来如此。
代永翼:这样反而不好呢。头发什么的就会……
小西克幸:是的。
浪川大辅:头发会扎上来。
代永翼:会扎到脸上。
小西克幸:长头发的人就会一头头发都掀到我脸上。
浪川大辅:啊,反而是会这样呢。
小西克幸:还有,譬如有时会流行感冒什么的,会有各种各样的情况吧?想到这些,就觉得虽然开车也挺麻烦,不过这样也有利于身体健康吧。
浪川大辅:哦——堵车可就惨了。
小西克幸:堵车是挺麻烦,这也是可以预见的。要是感冒不就完了吗?要是患了流感,不就没法去片场配音了吗?
浪川大辅:是啊,会传给别人的。
小西克幸:是的。想到这些,就觉得……
浪川大辅:是啊。那开车也行。
小西克幸:不过说到怕坐的交通工具,大概就是游乐场里那些可以坐的东西。像是过山车、摩天轮之类。
浪川大辅:哎——?
代永翼:感觉你很强悍啊!
小西克幸:不是不是,笨蛋!不是你说的那样。要是螺丝什么的掉了的话,立马就会死翘翘的。
代永翼:人命关天啊!
浪川大辅:你对世上的事到底有多不放心啊?
代永翼:还没坐上去呢!
小西克幸:摩天轮感觉好像蛮有趣的。
浪川大辅:嗯,好像童话一样。
小西克幸:那上头的螺丝要是掉了一颗的话,就会咣啷咣啷地散架。[众笑] 人就会“呜哇”地翘辫子。[众笑] 一想到这个就不敢坐了,很多地方的可以乘坐的东西,尤其是游乐场里的。
浪川大辅:是说能信的就只有自己吗?
小西克幸:就是这样。
浪川大辅:啊,原来如此。
小西克幸:不是超级安全的交通工具就不坐。
浪川大辅:原来如此,就算是在地上跑的?
小西克幸:是的。
浪川大辅:原来如此。代永君你呢?你坐车吗?你有驾照吗?
代永翼:没有。自己没有驾照,倒是很喜欢坐有驾照的人的车。因为不要钱。
浪川大辅:又是黄色笑话?
代永翼:我没说啊!你们干嘛不说话啊!不是的![笑] 这个谈话好讨厌啊!
小西克幸:你有什么怕坐的交通工具么?
代永翼:我没什么不敢坐的交通工具。我喜欢交通工具。
浪川大辅:过山车这类有点危险的也不怕?
代永翼:完全不要紧。
小西克幸:船和飞机之类的也不要紧?
代永翼:一点都没事。没什么害怕的东西。
浪川大辅:你不想以后考个驾照么?
代永翼:我是想考驾照。
小西克幸:考汽车的还是摩托车的?
代永翼:我想开汽车。
小西克幸:你想坐什么?
代永翼:什么?之前根本没问这么直白吧?
浪川大辅:好快,已经是第四次(提到黄色笑话了)!
小西克幸:四个轮子的也有好多种类啊,像是家庭型汽车啊,还有跑车什么的。
代永翼:家庭型啊。家庭型的很好啊。
浪川大辅:等一下!一个人的时候……譬如说一个人开车出去的时候……
代永翼:一个人开车出去的时候……
浪川大辅:也要坐家庭型的?
代永翼:我现在在老家跟父母住在一起。
浪川大辅:啊,原来如此。于是想开家庭型的啊。
代永翼:是的。在老家要是没有车子就没法去什么地方。
小西克幸:汽车很有用啊。
代永翼:是的。
浪川大辅:是嘛是嘛。是这样啊。
代永翼:在这个意义上,我想要开家庭型汽车。
浪川大辅:啊,汽车。那你基本上就没什么怕坐的东西了?
代永翼:完全没有。
浪川大辅:哎——?我现在很想坐的是……
小西克幸:什么?
浪川大辅:赛格威。(注:segway,又译“思维车”,是美国人发明的具有很好平衡性的新型二轮直立电动运输工具。)
代永翼:这……这车是自动的。
浪川大辅:那东西是叫赛格威吧?(注:他说的是重音上的区别)我刚才是想这么叫它的。
代永翼:哎?不是叫对了吗?
浪川大辅:觉得那车好棒啊!
小西克幸:大家都想坐赛格威嘛。
浪川大辅:好棒啊!不是有地方可以坐那车么?
小西克幸:是有地方可以坐,现在。
浪川大辅:是有是有。
代永翼:哎——?
浪川大辅:几个月前我去那玩来着,可是没坐车就回来了。
小西克幸:啊,你去那就行了,去那……去那个录音室就行了。
代永翼:在哪?
小西克幸:在代官山。
浪川大辅:哎——?赛格威?
小西克幸:代官山的赛格威……
浪川大辅:你坐过么?
小西克幸:事务所的社长买了赛格威,他说想坐的话就可以坐。
浪川大辅:哎——?
小西克幸:我没坐。虽然他说可以坐,可是我心想要是坐上去以后撞到哪可不好。
浪川大辅:哦。那你碰过那车没有?
小西克幸:碰是碰过了。不过还是会想,这种车人坐上去真能跑起来吗?那车本身又不怎么大。
浪川大辅:车不大啊。那重不重呢?
小西克幸:啊,没有拎起来过。
浪川大辅:那车没法走楼梯吧?
小西克幸:嗯,不行吧,阶梯之间有落差的。
浪川大辅:赛格威你知道吗?
代永翼:我知道。
浪川大辅:跑起来的时候嗡嗡的。又是黄色笑话?
代永翼:怎么了?我不是什么也没说嘛。
浪川大辅:我想坐坐赛格威。你怎么了,小西先生?突然情绪低落下去了。
小西克幸:被别人说是黄色笑话,情绪是会低下去的吧?明明是《花与梦》上的故事……
代永翼:大家把这一段从头开始听吧,从这个话题的开头听起。
小西克幸:说的是赛格威哦。
浪川大辅:是赛格威。
小西克幸:赛格威。
浪川大辅:赛格威。
代永翼:这是在干嘛?
小西克幸:那车在转弯的时候车身会倒下来一点点吧?然后才能转弯。
浪川大辅:抱歉我不明白。
小西克幸:往前倾斜就会加速。
浪川大辅:啊,想去坐坐。那车我也想要啊。
小西克幸:可是那车没地方行驶哦。
浪川大辅:是啊。也没地方放。
小西克幸:是啊。光是坐上去玩玩还可以。
浪川大辅:要是附近有的话,想坐一坐。
小西克幸:是的。还有,怎么说呢,譬如说从自己家去便利店或超市……
代永翼:去家附近的。
小西克幸:没有斜坡的地方,那就可以坐赛格威去。
浪川大辅:啊。是啊,也有可能没法爬坡啊。
小西克幸:是的。不晓得那车到底藏有多少动力。
浪川大辅:的确是这样。我想也不会有多少动力。啊,原来如此。那么假如说要开车出去兜风的话,小西先生你想带人去哪?
小西克幸:开车兜风?
浪川大辅:我们也得说点女孩子喜欢的、有点童话色彩的话啊。
小西克幸:开车兜风啊。
浪川大辅:要是去开车兜风的话……
小西克幸:开车兜风去哪呢?我不出去兜风啊。要说开车去兜风,我还不如在家里玩游戏。
代永翼:梦想啊……
小西克幸:这可是有梦想的。
代永翼:是啊。
浪川大辅:是有梦想。很了不起的梦想在膨胀呢。
小西克幸:是有梦想的。
浪川大辅:要是膨胀得太厉害的话,就会掉头发。
小西克幸:头发掉光才好。
浪川大辅:掉光了。
小西克幸:太碍事了。
浪川大辅:代永君要是有人带你去兜风的话……
代永翼:要是有人带我去的话……
浪川大辅:坐到副驾驶座上,说“想去这里”这样。不过现在有导航仪啊地图什么的……
小西克幸:譬如去可以看美丽夜景的地方。
浪川大辅:是的。说“想去那里”,“要是有车的话就想去那里”。
代永翼:哦——我想去横滨。
小西克幸:哦?横滨哪?横滨说起来也是挺大的。
代永翼:横滨……想去横滨中华街那一带。
小西克幸:哦。去干嘛?
代永翼:吃中餐……
小西克幸:去干嘛?
代永翼:去干嘛?
小西克幸:去干嘛?
代永翼:去干嘛?你肯定是想说那啥吧?
小西克幸:哎?我有说去干嘛吗?嗯,干嘛?
代永翼:真奇怪!我不行了。
浪川大辅:喂——《花与梦》……
小西克幸:是啊,《花与梦》。
浪川大辅:这可是《花与梦》啊。
代永翼:好险!
浪川大辅:你说去横滨的话要去中华街。
代永翼:想去横滨的中华街吃中餐。
浪川大辅:原来如此。那回来呢?
代永翼:回来?回来的路上想去趟八景島Sea Paradaise(注:横滨的一个水族馆)。怎么了,你们干嘛这么沉默?真奇怪。真奇怪。 
小西克幸:八景島Sea Paradaise不是就只开到五点么?
代永翼:晚上……
小西克幸:好像不能待多晚啊。
代永翼:好像晚上也有开放的地方。
浪川大辅:那说起来你还是想去夜里的游乐场。
代永翼:夜里的游乐场。
小西克幸:想去夜里的游乐场?
代永翼:想去夜里的游乐场。
浪川大辅:夜里的游乐场。
代永翼:想去夜里的游乐场。(注:他故意把“夜里”说得有点像“女人”。)
浪川大辅:啊,原来如此。
小西克幸:浪川先生你也想去?
浪川大辅:其实我也是想待在家里。
小西克幸:如果开车去兜风的话。
浪川大辅:开车兜风……如果开车去兜风的话,我最近没去远门,想去远点的地方呢。想跟大家一道去。
代永翼:啊。很开心呢。
小西克幸:我不想跑那么远。停车区行么?去高速公路的服务区。
浪川大辅:服务区,好啊。
代永翼:现在的服务区很不错啊。
小西克幸:有很多东西呢。
浪川大辅:是的。因为服务区啊……好像光是去服务区就可以坠入爱河哦。
小西克幸:嗯?什么意思?
代永翼:啊?哦?会坠入爱河?
小西克幸:什么意思?可以深入谈谈么?
浪川大辅:不行啦,时间快到了。[众笑] 唉,很遗憾,我们到第二卷接着谈吧。
小西克幸:服务区发生的爱情故事。
浪川大辅:大家彼此讲讲爱情故事多好啊。
小西克幸:我想这会写到问题里的。
代永翼:很期待呢。
小西克幸:“限浪川先生回答”。服务区发生的爱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浪川大辅:要是有下回的话,大家再谈吧。
代永翼:一定要谈。
小西克幸:这就结束了吗?
浪川大辅:是的。问题就是这两问。
小西克幸:原来如此。
浪川大辅:我们的谈话就到这里了。
小西克幸:好,知道了。
浪川大辅:你们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代永翼:没了。
小西克幸:大家听了这张碟,也看了原作,希望大家能支持这部广播剧。
浪川大辅:好的。果然是大哥。
小西克幸:我想说的就是这个。
浪川大辅:虽然感觉有点怪里怪气的……
代永翼:好像看出什么来了。
浪川大辅:可是没想到我们也是这种心情。
代永翼:是我们的心情。
浪川大辅:就是这样。感谢大家听到最后。
众:谢谢!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11 | 2018/12 | 01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