うちの巫女が言うことには

うちの巫女が言うことには

作者 神奈木智
イラストレータ 穂波ゆきね
発売 フィフスアベニュー
発売日 2009/10/28

キャスト  
麻績冬真:前野智昭、咲坂 葵:武内 健
咲坂 陽:梶 裕貴、咲坂木陰:代永 翼
矢吹信次:坪井智浩、配島蓮也:野島裕史

内容  
麻績冬真は、警視庁捜査一課の刑事。
連続殺人事件の被害者全員が同じおみくじを持っていたことから捜査のため、ある神社を訪れた。
そこの参道で煙草を吸い、禰宜・咲坂葵に厳しく注意される。
その最悪な出会いから二週間後、再び事件が起こり、麻績は葵の元へ。
麻績は、なぜか自分には厳しい葵に次第に惹かれていき……。

翻译:飞短流长 tomobian 青缨
校对+特典CD+BK小说:kirina

Track 01 最糟糕的相遇

麻绩冬真:明明到现在为止一直都不信神的,可是为什么又要跑到神社这来呢?[点烟] 啊,又活过来了!这里面就是前殿吗?
咲坂葵:神社里是禁烟的。
麻绩冬真:嗯?
咲坂葵:这里是神圣的地方。好了,快把香烟交出来。
麻绩冬真:呃?哎?放到你手上?
咲坂葵:别想得太复杂,把烟嘴朝向我递过来就是了。
麻绩冬真:啊,是这样啊。
咲坂葵:哼,就是因为抽烟才会变得这么笨的。
麻绩冬真:笨?难得承蒙您关照,我也是有所准备的。(便携烟灰缸我还是有的!)
咲坂葵:哼!
麻绩冬真:怎么了?
咲坂葵:原来如此。你因为抽烟而失去的并不是智慧,而是常识啊!
麻绩冬真:啊!
咲坂葵:参拜道是神要经过的道路,前来参拜的客人靠左边走是一种礼节。况且你竟然还叼着一根烟走在路上!
麻绩冬真:不巧我信的宗教派别并不是神道!
咲坂葵:这不是信仰的问题,而是审美观的问题!
麻绩冬真:啊!
咲坂木阴:葵哥哥!你在干什么?
咲坂阳:是你的朋友吗?法事的准备马上要开始了哦!(方除け:寺院借由方位风水等为信众祈求平安的法事。)
麻绩冬真:(双胞胎巫女?好漂亮的女孩子啊!才十三四岁吧?“葵”是这家伙的名字吗?)
咲坂木阴:怎么了?你们俩脸色都这么可怕!
咲坂阳:难不成你们是发生情感纠纷了?
咲坂葵:你们俩,“情感纠纷”这种话到底是什么时候学来的?
咲坂木阴:阳借来的漫画超有趣!
咲坂阳:葵哥哥你要不要也拿去看看?《男女的荒淫迷宫》和
咲坂木阴:——《实录:在哀愁中濡湿的夜晚》!呵呵,看得人心直跳哦!
咲坂葵:过会拿来给我,哥哥我会把它们处理掉的。
咲坂阳:哎——?
咲坂木阴:不要不要!
咲坂葵:拿来给我!
麻绩冬真:呵呵呵。
咲坂葵:有什么好笑的?
麻绩冬真:没什么。我是警视厅搜查一科的麻绩冬真。能不能问您几个问题?

Vague Label 神奈木智原著——うちの巫女が——
《うちの巫女が言うことには》(说起我家的巫女的话)。

麻绩冬真:(案件最早发生在一月八日早晨,东京N区发现了一具倒在树丛里的年轻女性的尸体。之后每隔两个月,仍是在N区,又发现了被害尸体。)由于这几起案件不仅杀人手法各不相同,而且各被害者也没有明显的共同点,看上去这是几起各自独立的案件。不过其实唯一的共同点还是有的。
咲坂葵:共同点?
麻绩冬真:是的。这是你们这间高清水神社出售的神签。
咲坂葵:你确定是我们神社的神签吗?
麻绩冬真:嗯!被害者手里拿着的都是上上签。这些神签的背面印有“高清水神社”的印,出售这种神签的神社,全国就只有你们这一家。
咲坂葵:嗯!
麻绩冬真:(他突然安静下来了,总觉得样子有点不对劲啊。)神签是怎么交给客人的?
咲坂葵:抽签的客人把写有号码的竹签从箱子里摇出来,神社事务所的人会把写有同样号码的神签交给他。
麻绩冬真:神社事务所的人交给他?
咲坂葵:当然把神签交给他的人,是知道对方是否抽到上上签的。也就是说,这样一来,作为被害者共同点的上上签的存在,只有犯人和我们神社的人知道呢。
麻绩冬真:哎呀,这我可没说。
咲坂葵:就算您嘴上不说,就从您刚才的态度和脸色我也能看出来。
麻绩冬真:啊!
咲坂葵:基本上您刚才跟猜拳时后出拳一样亮出警察证的行为,未免太卑鄙了。
麻绩冬真:那是因为你这家伙一上来就把我骂得狗血淋头啊!
咲坂葵:“你这家伙”?我可不记得有被警察以“你这家伙”称呼过!
麻绩冬真:(他情绪一激动起来,肤色就会晕红……怎么回事?感觉好……)你……
咲坂葵:怎么了?
麻绩冬真:没什么。(我才发现,这家伙虽然看起来很土,长相却挺好看的。)
咲坂葵:问题都问完了吗,警察先生?
麻绩冬真:啊?
咲坂葵:那您要把神签的实物带回去吗?
麻绩冬真:是啊,那就拜托您了。

麻绩冬真:说什么“放心吧,是下下签。”——切!那种冷冰冰的态度算什么嘛![开门、关门] 太好了,大家好像全都出去了。
矢吹信次:我说,麻绩!你去哪儿晃悠啦?!
麻绩冬真:哎!矢吹先生!您在啊?
矢吹信次:是啊,我在啊!我在不行吗?你这混蛋——
麻绩冬真:等、等一下!没法呼吸了——下下签立马就奏效了啊……
矢吹信次:你说什么?难道你去过高清水神社了?
麻绩冬真:去探听消息的话,我想我一个人也能行。
矢吹信次:你呀……
麻绩冬真:不过是间很普通的神社罢了。感觉好像没什么可疑的地方……
矢吹信次:别在那装模作样的分析!你这种经常被调职的精英真让人讨厌啊!
麻绩冬真:抱歉。
矢吹信次:那么高清水神社那边的反应如何?
麻绩冬真:那儿有对双胞胎巫女。
矢吹信次:什么?巫女就是那种外表看起来很清秀,胸部却很大,还有一头飘逸的黑发……
麻绩冬真:人家非但没有胸部,而且头发也是只到肩部的童花头。
矢吹信次:什么嘛!真没劲啊!
麻绩冬真:大概也就初中一二年级吧。不过很快就被哥哥赶走了,没怎么说得上话。
矢吹信次:你啊……
麻绩冬真:我跟那个哥哥说了几句话。遗憾的是,他在神签这件事上好像一点线索也没有。
矢吹信次:那神社里有没有雇什么打工的之类?
麻绩冬真:根据事前的调查,那里好像只有神社的神官一家在操持事务。
矢吹信次:那就是说神签上的指纹包括来自被害者,以及可能来自神社事务所的人这两种啊。以防万一,指纹采集的事……
麻绩冬真:如果需要长子的指纹,就请用我这张签。呵呵。
矢吹信次:怎么了,麻绩?你笑得好像想起来什么一样。你这家伙还真恶心。
麻绩冬真:咦?呵呵。抱歉,长子要是知道我采集了他的指纹,大概会怒气冲天吧。我一想就觉得很好笑。(不知是不是初次见面一上来就被他骂的原因,我对他挺在意。)
矢吹信次:不管怎么说,问题在于已经出现第四位被害者了。从目前的几起案件推算,下次就该是在七月份了,必须在那之前把犯人抓住,绝对不让新的牺牲者出现。
麻绩冬真:是啊。


Track 02 神签杀人事件

麻绩冬真:(警察这边的预想以最坏的形式落空了。很快,两周后便出现了第四位被害者。被害者手里紧握着一枚上上签。)
配岛莲也:啊,抱歉这么忙还叫你们出来,矢吹君、麻绩君。
矢吹信次:您找我们有何贵干,配岛科长?我们这里也就您这间屋子气氛仍旧这么优雅,真让人羡慕。
配岛莲也:矢吹君你总是要求这么严格呢。
矢吹信次:切!
配岛莲也:对了,找你们来是要说,我这里收到一份报告书,上面有从高清水神社的“祢宜”那采集来的指纹。
矢吹信次:“祢宜”?
配岛莲也:是指神官的助手。指纹的主人名叫咲坂葵,27岁,是咲坂家的长子,现在作为“祢宜”辅助作为神官的父亲。
麻绩冬真:(咲坂葵?看他长的那样,却比我还大一岁呐。)他的指纹是从我抽的签上采集的。科长您觉得有问题的是这一点吧?
配岛莲也:性格真差,是事先已经知道还这么做啊。不过我还是确认一下吧,这上面的指纹并没有经他本人同意吧?
麻绩冬真:对不起。
矢吹信次:喂——就是因为你这样满口歪理,案件才会乱七八糟没完没了的!
配岛莲也:这原本是作为指导者的矢吹君你应该注意的事哦。你明白了吧?
矢吹信次:该死!
配岛莲也:指纹的报告书就放在我这。麻绩君你今后要注意。
麻绩冬真:是!给您添麻烦了。
配岛莲也:还有,麻绩君你说过,你住的公寓在高清水神社附近是吧?最近有没有在那附近听到什么奇怪的传言?嗯,譬如说有形迹可疑的男人在那附近转来转去之类。
麻绩冬真:呃,没听说。
配岛莲也:是嘛,没听说就好。抱歉占用了你们的时间。

咲坂阳:啊!是上回的那个帅哥警察!
咲坂木阴:是葵哥哥的敌人!
麻绩冬真:呃,你们俩是……
矢吹信次:喂,麻绩!作为一个人来说,你首先要订正他们所说的“帅哥警察”,其他都在其次。
麻绩冬真:哎?为什么?
矢吹信次:你别这么一本正经地问我啊!
咲坂阳/咲坂木阴:哈哈哈。
麻绩冬真:(这两张脸——是上回见到的那俩巫女吗?竟然还真套上假发扮女装了!现在看起来只不过是很普通的初中男生嘛。)
咲坂木阴:阳,警察哥哥好像发现了哦。
咲坂阳:这也太慢了吧!他不是才刚发现嘛,木阴。
咲坂木阴:然后,他肯定在想,“既然是扮女装的话,比起看这种小鬼扮,我更想看葵的巫女装扮啊”。
麻绩冬真:还真抱歉,我跟你们的哥哥还没有关系好到可以亲切地叫他“葵”的程度。
咲坂木阴:哎?什么嘛,是这样啊。
矢吹信次:喂!
麻绩冬真:啊!那个,你们的哥哥今天在哪啊?
咲坂葵:抱歉,能不能别把我弟弟他们扯进来?他们还只是孩子。
麻绩冬真:葵……啊,不对,是咲坂先生。
咲坂葵:那边的那位,您也是警察吗?
矢吹信次:哎呀呀,幸会。
咲坂葵:今天也是为了那起案件来的?
矢吹信次:的确如此。今天早晨出现了第四位被害者。
咲坂葵:第四位?那个,要是可以的话,我不想让弟弟他们听到这事。不好意思,能不能请你们稍等一下?[转身] 喂,阳,木阴,你们去那边吧。
咲坂阳/咲坂木阴:不要!
咲坂葵:喂!
咲坂阳:我们也想跟警察哥哥说话!
麻绩冬真:那么就由我来询问你们俩吧。好不好,阳君、木阴君?
咲坂阳/咲坂木阴:好的——!
咲坂葵:喂!
麻绩冬真:矢吹先生,后面就拜托您了。
矢吹信次:哦。

麻绩冬真:(不过,即便是跟葵两人独处,作为胸部狂人的矢吹先生的话,也不会对他产生什么奇怪的兴趣。呃,话说“奇怪的兴趣”是什么啊!我才是有哪儿不对劲吧!)
咲坂阳:怎么了,帅哥警察?你停下来了哦!
咲坂木阴:我明白了!你在担心葵哥哥和那个警察大叔!阳,你知道吗?现在可是性格比长相更重要的时代哦!比起没有个性的帅哥,无精打采的大叔要更受欢迎哦!
咲坂阳:葵哥哥还没那么狂热呢,木阴!
咲坂木阴:可是班里的女生借给我的漫画里,就是美青年推倒大叔哦!是叫BL哦!
咲坂阳:真的?BL好棒啊!
麻绩冬真:啊!别再说了!快走![脚步声] 那幢建筑是干什么用的?不像是你们住的房子吧?
咲坂阳:那是弓道场,葵哥哥有时会用的。
咲坂木阴:阳,别多嘴。
麻绩冬真:“多嘴”?
咲坂木阴:因为葵哥哥已经不练箭了。麻绩哥哥要是不想被葵哥哥讨厌的话,就不可以跟他说弓道的事哦。
麻绩冬真:哎?“帅哥警察”已经叫烦了吗?
咲坂木阴:因为你其实是姓麻绩吧?
麻绩冬真:(只要一离开葵的视线,这俩小鬼就突然变成熟了。既不是巫女,也不是讨气鬼,而是另一张脸。)你们俩还真是坏心眼呢!
咲坂阳/咲坂木阴:要跟葵哥哥保密哦!
咲坂木阴:如果让我们插手来管的话,葵哥哥就用不着考虑多余的事了。
咲坂阳:是啊是啊。别看他那样,他可是很容易情绪低落的哦。现在也是,由于神签杀人案的缘故,他脸色正阴沉着呢。
麻绩冬真:“神签杀人案”?你们从哪听说的?
咲坂阳:已经被邻居们传来传去啦。说“抽到了我们神社的上上签,就会被杀人犯盯上”。是吧,木阴?
咲坂木阴:嗯!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最近根本没人来抽签,来参拜的客人也少了些呢。
麻绩冬真:这下头疼了。本是想竭力避免给神社添麻烦的。对不起。
咲坂阳:麻绩哥哥,难道你是受打击了?
咲坂木阴:什么嘛,你是个大好人嘛!因为葵哥哥生气了,我们以为你会是多无礼的人呢。
麻绩冬真:的确那时候是我不对,我并不清楚神社的礼节。对不起。
咲坂阳/咲坂木阴:没关系,别在意。
麻绩冬真:那么能不能替我向你们的哥哥道歉呢?
咲坂阳/咲坂木阴:呵,你还真精明呢。
麻绩冬真:你们刚才说了让人很在意的事吧?
咲坂阳:“让人很在意的事”?
麻绩冬真:说什么“葵哥哥就用不着考虑多余的事了”。
咲坂木阴:麻绩哥哥,你为什么这么想知道这些事呢?
咲坂阳:葵哥哥与这次的神签杀人案没有关系哦。因为所谓“多余的事”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咲坂木阴:阳!
咲坂阳:啊!哦——
麻绩冬真:(清正纯洁、似乎毫不迷惘的葵,曾经拥有怎样的过去呢?虽然很想问他,可是对方是警察的话,会让他心生戒备的吧?)我们该回去了吧?
咲坂阳/咲坂木阴:嗯!


Track 03 各自的过去

矢吹信次:哎——写报告书好烦啊!……老是弄些报告联络商谈……
麻绩冬真:(那之后,葵完全无视跟双胞胎一起回去的我转身离开了。被这种拒绝的态度所伤害而一蹶不振——然后这样的自己更令我大受打击。对着一个男人,我到底是怎么了?)没有个性的帅哥不如无精打采的大叔吗?
矢吹信次:啊?你在说什么?
麻绩冬真:葵倒是跟矢吹先生说了好多话啊!
矢吹信次:喂,根本没听见啊!
麻绩冬真:(如果情况能发生变化的话,我想做什么呢?要不干脆把烟戒了吧?)
矢吹信次:啊,该死!烦死了!今天一定要去小佳的店里晃一圈!所以我要加油!
麻绩冬真:小佳?
矢吹信次:是在我常去的居酒屋打工的男孩子哦。这样一来我就能心情舒畅地干活了!好,置于眼前的……
麻绩冬真:(我要不要也去一趟高清水神社呢?)

咲坂葵:我们这儿已经停止抽签很久了。你又来探听消息了吗?
麻绩冬真:我不是为了工作来的。今天纯粹是来参拜神社的。
咲坂葵:嗯。要参拜的话,首先要洁净身心。洗手,漱口,洗去身上的不洁之物,再前往参拜的前殿。
麻绩冬真:这我知道。参拜的时候要“二礼二拍手一礼”,横穿过参拜道时要行一礼,参拜时捐的香资不能随便扔到箱子里。
咲坂葵:的确是这样。到底是吹什么风了让你这样?
麻绩冬真:我学习了一下。上回被你骂了一通嘛!
记者:哎呀呀,咲坂先生,我又来叨扰了哦!
咲坂葵:您是……
记者:别这么露骨地摆出一副厌恶的表情嘛!
麻绩冬真:(是记者啊。)
咲坂葵:这里是神的领地,要是没有参拜的心意,就请回去!
记者:我说咲坂先生,迄今为止我们为你们说了多少话,您是很清楚的吧?
咲坂葵:竟然说你们是为我们说话?少胡说!明明你们在邻居中间散播神签杀人案的事,还凭空宣扬得好像我们真的参与了案件似的!
麻绩冬真:葵!别受他挑拨!
咲坂葵:呃!
记者:呃,你是谁啊?
麻绩冬真:在对别人吹毛求疵的时候,可别忘了自己也会遭到同样的报应!
记者:哼!你什么意思啊!
麻绩冬真:既然你是做这种买卖的,那么对你彻底调查的话应该也能找到一两个污点吧。我在警察局可是有人的。听好了,你要是再靠近这座神社的话,我们这边可就不客气了!
记者:哼!走着瞧啊!已经有四人被杀了!被害者都拿着这间神社的神签这事,已经在调查了!
咲坂葵:喂!你啊,刚才是警察该说的话吗?
麻绩冬真:喂,我说葵啊,就算我亮出自己的警察身分,叫那个男人小心点,可是这种正面攻击没法让那家伙退却,反而他会觉得“果然这里有警察出入”,而高兴得不得了。
咲坂葵:这……
麻绩冬真:哪天犯人给抓到了,你也能从这些烦心事里解放出来。用不了多久了,你再坚持一下吧。
咲坂葵:嗯。刚才我就在意了,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可以单叫我名字的?你也太把自己当熟人了吧!
麻绩冬真:(糟了!一不小心疏忽了。可是感觉他也不是很生气吧。)
咲坂葵:麻绩,怎么了?
麻绩冬真:哎?啊啊,是在叫我的名字?
咲坂葵:既然你单叫我的名字,那我效仿效仿你也没关系吧?
麻绩冬真:啊、啊!(这种对话竟然让我心怦怦直跳!我难道是小学生吗?!)
咲坂葵:虽然现在道谢有点迟了,不过刚才还是要谢谢你。说实话,我已经受不了那人了。
麻绩冬真:没事的,我们一定会抓到犯人。
咲坂葵:麻绩?
麻绩冬真:虽说要你回礼有点过分,不过案件破了之后,你跟我喝一杯吧。我没看到过葵你便装的样子呢。
咲坂葵:啊?男人的便装有什么好看的?
麻绩冬真:哎?啊,我说的不是这个啦。
咲坂葵:麻绩,你这人真有趣。
麻绩冬真:干嘛突然这么说?
咲坂葵:尽管有时会说些俗不可耐的话,不过就跟我弟弟他们说的一样,好像并不是个坏人。
麻绩冬真:我不觉得你是在夸奖我。再多说点好话嘛!
咲坂葵:好话?
麻绩冬真:“你要是女人的话,我就喜欢上你了”,或者“你可以抱我”之类。
咲坂葵:这就是你所谓的好话吗?
麻绩冬真:(不过得限定于是葵你说的哦。糟糕!我说不定真的很不对劲了!)

立花佳史:矢吹先生,欢迎光临!
矢吹信次:哟,小佳!这位是我的后辈麻绩。
麻绩冬真:幸会!
立花佳史:请多指教!
矢吹信次:啊,来两杯生啤。
立花佳史:好的!谢谢!
麻绩冬真:嗯,矢吹先生您说有话要说,是什么?
矢吹信次:喂,这话问得还真是没头没脑呢。
麻绩冬真:因为你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才请我来喝酒的吧?
立花佳史:让你们久等了,啤酒来了!矢吹先生带后辈来,还是头一回呢。为这值得纪念的第一号后辈干杯!
麻绩冬真:干、干杯!
立花佳史:那我干活去了。欢迎光临!
麻绩冬真:他还真忙碌呢。
矢吹信次:是啊。看到那家伙干活的劲头,就觉得自己不能输给他。其实那家伙,是被我的朋友抓住送到少年监狱里去的。
麻绩冬真:哎?
矢吹信次:去年年底出来了,现在处于监护察看中。不过,从小佳身上看不到半点痕迹吧?老老实实地悔过赎罪,想要过好崭新的人生。这样真的很令人欣慰啊!
麻绩冬真:是啊。
矢吹信次:我说麻绩,听说你最近经常去高清水神社?
麻绩冬真:呃,算是吧。(自从把记者赶走那件事以后,葵的戒心一下子就放松了。可是到现在我都没能把他的手机号要到。)
矢吹信次:其实有件事我一直很在意……
麻绩冬真:什么事?
矢吹信次:你迷恋上的那个咲坂葵是不是练箭来着?
麻绩冬真:嗯,好像是的。
矢吹信次:果然。两三年前我曾经陪同期的同事去参加弓道比赛,当时获胜的就是咲坂。他好像是经常参加全国大赛的挺有名的选手。
麻绩冬真:哎?
矢吹信次:当时咲坂在一家著名的律师事务所工作,恐怕他的目标是想当律师吧?
麻绩冬真:(葵曾志愿当律师?)
矢吹信次:喂喂,你摆出那么严肃的表情,弄得说这话的我都有点不安了。啊,小佳,来份鸡胗和盐烤牛舌。
立花佳史:好的!谢谢!
麻绩冬真:矢吹先生……
矢吹信次:呵呵呵。
麻绩冬真:什么嘛,突然笑起来!
矢吹信次:没什么,不好意思。只是头一回看到你因为别人的事变了脸色。
麻绩冬真:我可没怎么……
立花佳史:欢迎光临!
矢吹信次:感觉如何,小佳那亲切可人服务无微不至的态度?你在上班的地方要好好学学啊!不过你是精英嘛,在现在的部门里不会待多久吧。
麻绩冬真:这我可不清楚。因为我并不是为了当上警视总监(注:东京都警视厅的首长)而成为警察的。
矢吹信次:麻绩?
麻绩冬真:别看我这样我可是因为想当警察而成为警察的。我有个妹妹,名叫冬美,跟我年龄差了好多,还只是个初中生。
矢吹信次:然后呢?
麻绩冬真:那是我在成为警察之前进入的那家公司工作第一年发生的事情。冬美上的钢琴学习班的教室里闯进了一个手持锐器的男人,这个男人是钢琴教师的跟踪狂。
矢吹信次:这个我记得,是在S区发生的杀害钢琴教师的案子。
麻绩冬真:冬美不幸被这起案子牵连,背上被那男人刺了好几刀,脊椎被砍伤了。
矢吹信次:啊!
麻绩冬真:案子已经过去两年了,但现在冬美仍然得靠轮椅生活。因为这起案件,我认识到自己曾经信任的和平有多么脆弱。
矢吹信次:于是你就成了警察?
麻绩冬真:我并没有怀揣多么伟大的理想,我只是想知道,加害者与被害者并不是什么特殊的存在,任谁都有可能成为两者中的一员这事。
矢吹信次: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麻绩。
麻绩冬真:哎?
矢吹信次:的确是任谁都有可能,然而成为加害者的可能性,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使其无限地接近零;产生被害者的可能性,也可以通过警察这项职业尽可能地降低。
麻绩冬真:矢吹先生?
矢吹信次:我提到神社神官儿子的事时,你的表情相当有人情味啊!可能我不太会表达,不过,嗯,我觉得你是个好男人。
麻绩冬真:哎?
矢吹信次:麻绩,你因为妹妹的事情变得有点厌世,并不是无法理解,然而你要是继续做警察的话,有些感觉你是绝对不能忘记的。如果那个“祢宜”的存在能够让你想起这些感觉的话,那么那个人对你来说就是非常重要的人啊。
麻绩冬真:矢吹先生?
立花佳史:嘿,让你们久等了!你们要的鸡胗和盐烤牛舌。矢吹先生,难得见您在说教呢。
矢吹信次:你还真多嘴!
立花佳史:不过,高清水神社的那个年轻神官,拥有全国大赛三连霸的弓道实力,很厉害呢!
麻绩冬真:哎?
矢吹信次:怎么了,麻绩?露出这么奇怪的表情。
麻绩冬真:没什么。你也是神社的邻居吗?
立花佳史:嗯,是的。那里是个安静又舒服的好地方啊。
矢吹信次:你啊,客人在谈话你不要插嘴嘛。
立花佳史:知道了。对不起,矢吹先生。

[手机铃声]
咲坂葵:喂!
配岛莲也:是葵吗?我是配岛。
咲坂葵:呃?莲也先生,好久不联络了。您有何贵干?
配岛莲也:麻绩君好像受了你不少照顾。
咲坂葵:嗯……
配岛莲也:麻绩冬真,你认识的吧?他是我的部下。最近把N区弄得惊惶不安的连续杀人案,是我负责的哦。
咲坂葵:好像犯人还没抓到,调查难道没有一点进展吗?
配岛莲也:嗯,其实我就想跟你说这个。怎么样,咲坂君,希望你能冷静听我说。
咲坂葵:好。
配岛莲也:立花的弟弟就住在N区。
咲坂葵:呃?
配岛莲也:去年年底从少年监狱出来了。你还没听说吧?
咲坂葵:呃?这是真的吗?是追着我而来的?
配岛莲也:啊,这点我还不清楚。自从知道神签是从咲坂君你的老家流出来的,我就沿此线调查了一番。然后发现立花的弟弟被假释出狱之后,案件就发生了。
咲坂葵:啊!
配岛莲也:也许是偶然的巧合吧,不过稍微提防一下也无妨吧。所以……
咲坂葵:请不要再说了!因为首先,立花的弟弟要是来过神社的话,我是不可能没有发觉的吧?可是……啊!
配岛莲也:怎么了?
咲坂葵:嗯。不,没什么。抱歉让您担心了。再见!
配岛莲也:哎?喂,等等,咲坂君!
咲坂葵:(难道那是……?可是不对,明明还并不确定,不能随随便便地把情报透露给配岛先生!)


Track 04 一线维系

麻绩冬真:(神签连续杀人案件已出现了四名被害者,但是破案方面却完全没有进展。)我说……
矢吹信次:什么?
麻绩冬真:为什么矢吹先生你要跟着我跟到神社来啊?
矢吹信次:白天的时候,不是被配岛提醒去彻查神官一家的过去吗?
麻绩冬真:呃,是的。(对于毫无进展的调查,配岛先生下达了具体的调查指示。说是去查葵的过去。从以前开始我就有点抵触,但觉得事情既然发展到这个地步,已经是无法逃避了。)
矢吹信次:那样的话,我觉得还是再去见一下本人的话比较好吧。
麻绩冬真:啊!
矢吹信次:怎么了?冬真?别突然停下来呀!
麻绩冬真:(在那里的,是摘掉眼镜、一脸严肃并身着神官服的葵。)
矢吹信次:嗯……总觉得……很漂亮呢。
麻绩冬真:啊哈……
咲坂葵:嗯?冬真。
麻绩冬真:这之后是祭祀吗?这都傍晚了……
咲坂葵:嗯。为了配合这一氏族神区内的人们。话说你们才是,有什么事吗?还有事要问我们?
麻绩冬真:不是的。并不是这样的。(如果能将我想见你说出口就好了……)
咲坂葵:别老盯着我看,到底是什么事情?
麻绩冬真:会不会是犯人对你们心怀恨意?
咲坂葵:你指什么?说得没头没脑的……
麻绩冬真:喂!快告诉我,葵!如果犯人的目的是这里的话,别说你了,就连你家人都会有危险!
矢吹信次:麻绩!!你这家伙,别随便暴走!
麻绩冬真:矢吹先生……
矢吹信次:白白让案件相关者担惊受怕是想怎样?你脑子给我冷静下!
咲坂木阴:葵哥哥,时间快到了哦。
咲坂阳:怎么了?难道又有什么案件了吗?
咲坂木阴:葵哥哥,你没事吧,脸色很苍白啊。
咲坂阳:要不要让父亲替你去啊?
咲坂葵:我没事。抱歉,无需操心。
咲坂木阴:你说了些什么?帅哥警察?
麻绩冬真:诶?
咲坂阳:祭祀前必须要让心境平静和提高集中力!
麻绩冬真:是,是这样的吗?
咲坂木阴&咲坂阳:当然啦!因为要和神灵大人对话的!
麻绩冬真:哦。(振作点!要是偏重个人感情而失去客观的判断力的话,可能会因此有新的受害者出现也说不定。但是,葵要是有什么万一,若是再让我经历一次像冬美那样的回忆的话……不行!不是该考虑这个的时候吧。)
咲坂葵:麻绩!
麻绩冬真:啊……
咲坂葵:我不要紧的。别担心。
麻绩冬真:诶……
咲坂葵:不好意思我动摇了。你只是担心我的家人而已。
麻绩冬真:葵……
咲坂葵:谢谢了。
麻绩冬真:(好,好险啊!刚才一不留神就想去拥抱他了。)
矢吹信次:麻绩的事真是抱歉了。
咲坂葵:没关系。
咲坂阳:葵哥哥你没事吧?
麻绩冬真:(没关系,好像没有暴露的样子……)
咲坂葵:让你们担心了对不起。
咲坂木阴:嘿嘿,看到了出好戏。
麻绩冬真:诶,你是,木阴啊~别对葵说多余的话哦。
咲坂木阴:你可别小看了葵哥哥哦。刚才的,大概意识到了。
麻绩冬真:咦!!!
咲坂木阴:算了。反正你“未遂”,别放在心上了。再说葵哥哥,好不容易装出一副不知情的样子。
麻绩冬真:(就是那样我才更受伤啊!)好了,时间快到了吧。快去。
咲坂木阴:啊,不好。再不赶紧的话……咦?葵哥哥朝这边走过来了。[脚步声]
麻绩冬真:诶?
咲坂葵:木阴,你和阳先去大殿。我马上就到。
咲坂木阴:嗯。
咲坂葵:明天,还到这里来吗?
麻绩冬真:诶?
咲坂葵:我有话对你说。今晚因为祭祀,没时间了。明天,希望你能来。
麻绩冬真:有话是指?
咲坂葵:呵呵,别想些奇怪的事情。是与案件相关的事情。
麻绩冬真:案件?是指这次连续杀人案件吗?
咲坂葵:是的。
麻绩冬真:知道了。

[警局]
矢吹信次:喂,我弄明白了哦。咲坂葵是两年前一起伤害事件的受害者。
麻绩冬真:诶?
矢吹信次:貌似受了相当重的伤。好像弓道也因为那伤势而被迫引退了。
麻绩冬真:(葵,是受害者?)
矢吹信次:麻绩?
麻绩冬真:啊,对不起。矢吹先生,关于案件的详细情况,之后我可以去问他本人吗?总觉得有所关联。
矢吹信次:啊,是呢。我也觉得很有关系。
麻绩冬真:矢吹先生?
矢吹信次:麻绩,你一个人去行吗?
麻绩冬真:诶?
矢吹信次:我有个地方想去一下。我一处理完,就去神社,在那里和你会合。
麻绩冬真:明白了。矢吹先生?
矢吹信次:好了,快走吧。
麻绩冬真:哦,好的。
配岛莲也:矢吹君,调查两人一组是基本常识哦~
矢吹信次:配岛先生。
配岛莲也:呵呵,被你这么称呼还真是久违了呢。
矢吹信次:别跟我装傻。你这家伙,是不是早就察觉到了?神签杀人案件和咲坂的过去有关这件事。
配岛莲也:我也没有确凿证据。而且那也不是随随便便能够翻掘的过去。
矢吹信次:都事到如今了啊?我会尽量让嫌疑犯自愿跟我走的……
配岛莲也:嗯。拜托了。就是为了这个,才让你去的。


Track 05 被夺走的宝物

麻绩冬真:(平静的日常生活,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冷不防地落下帷幕。今天笑着和你说话的人,明天就可能会去到你伸手都无法触及的地方。正因为如此,才要和葵见面,和他说很多话,想让他露出更多各式各样的表情。)葵那家伙,到底到哪里去了?[声响]嗯?(葵……)
咲坂葵:[拉弓箭]呃……
麻绩冬真:(他拉不开弓。无端的不幸,从葵身上夺走了宝贵的东西。)
咲坂葵:谁?
麻绩冬真:啊……
咲坂葵:[拉开门]这不是麻绩吗。你在这种地方干嘛啊?
麻绩冬真:不是你叫我来的嘛。
咲坂葵:嗯?呵呵,对哦。
麻绩冬真:(虽然笑了……)[拥抱]
咲坂葵:呃,喂,麻绩。
麻绩冬真:吵死了呢……
咲坂葵:什么吵死了。
麻绩冬真:(想要得到葵,不想把他交给任何人。这种强烈的感情是什么呢?)
咲坂葵:嗯……
麻绩冬真:不推开我吗?
咲坂葵:若是讨厌的话,在你说之前我早就这么做了。和麻绩每次见面,都会有不同的印象呢。
麻绩冬真:是吗。
咲坂葵:最初觉得你是个不懂礼仪的让人讨厌的家伙,但奇怪地是,却有着坦率的一面。还以为你很傲慢,但却很笨拙。还和我弟弟们一下子就成了好朋友。麻绩,你好几次都想要触碰我吧。
麻绩冬真:那,那是因为……
咲坂葵:为什么想要碰触我呢?
麻绩冬真:呃!(像那样直接地问我,也就说明他丝毫没有异样的感情吧。)啊~那个,就是说……
咲坂葵:嗯。
麻绩冬真:这件事,稍微往后推一下吧?现在破案是头等大事,你不就是为了这个,今天才把我叫来的吗?
咲坂葵:嗯,是的呢。右手边有个入口,进来吧。

咲坂葵:关于神签连续杀人案件,有件事我很在意。
麻绩冬真:在意的事?
咲坂葵:嗯。并且,可能不得不谈到我的事情了吧。原本,我觉得警察早就应该调查过了,有配岛先生在,不可能什么都不做的。
麻绩冬真:诶?配岛先生?
咲坂葵:配岛先生是我大学时的前辈。我在成为祢宜前,曾在大型的律师事务所工作过。那里的律师是配岛先生的父亲。
麻绩冬真:是这样啊。
咲坂葵:我被卷入伤害事件的事情,知道吗?
麻绩冬真:嗯,就在刚才查了之后知道的。葵,你的那次事件和这次的有着怎样的联系?这样的关联,你是什么时候察觉到的?
咲坂葵:我开始怀疑,也是在不久之前。
麻绩冬真:这是什么?
咲坂葵:这是上周,将供奉的绘马的一部分,为了焚烧而集中放在一个地方。就在那时,看到了这个绘马。有四块。你看看。
麻绩冬真:因为已经得到了神的宽恕,所以为了哥哥,决定奉上贡品。
咲坂葵:再看看日期。是第一次案发前不久的事情。而且,所谓的宽恕,难不成是指抽到了神签的上上签?
麻绩冬真:那,贡品是指……
咲坂葵:就是这个案件的被害者,这不难想象吧?
麻绩冬真:(可能性相当的高啊。)但是,这个哥哥,是在指谁呢?
咲坂葵:这个的话。两年前,在律师事务所做助手时,我作为律师的代理,接受了一名因为丈夫的家庭暴力而感到困扰的女性的咨询。那段时间,丈夫的暴力与日俱增,妻子对我说她可能会被杀死。
麻绩冬真:家庭暴力严重到那种程度的话,不是应该被逮捕了吗?
咲坂葵:但是,立马就被释放了。就那样一直反复着。某天,前脚刚被释放的那位丈夫来到了我这里,只需一眼,就明白他精神状态有问题。
麻绩冬真:啊……
咲坂葵:那之后,我自己也记不太清了。醒来时,已经在医院里了。腹部和左臂有着很深的刀刺伤口。好像是为了阻止企图强逼妻子一同殉情的丈夫,而被刺伤的。听说她丈夫在刺伤了我之后逃逸,从附近的高楼上飞身跃下了。结果……
麻绩冬真:葵……
咲坂葵:结果,我什么忙也没有帮到。为了保护委托人拼尽全力,却把他的丈夫逼上了绝路。都是我的错,会被刺,是理所当然的。
麻绩冬真:听我说,葵。我觉得呢,你能够活下来,真是太好了。
咲坂葵:为什么?
麻绩冬真:嗯?
咲坂葵:和麻绩不是才认识吗?但你为什么要说那种话?别信口胡言。
麻绩冬真:我说你啊……(那不是明摆着因为喜欢你嘛。)
咲坂葵:嗯?痛。
麻绩冬真:但是,不恶心吧。嗯?
咲坂葵:嗯,不恶心。刺伤我的犯人——立花和彦,有一个比他小很多的弟弟。
麻绩冬真:弟弟?对了,所以是写“哥哥”啊。那么,写那个绘马的是他弟弟?
咲坂葵:估计是。事发后,给事务所打过好几次电话、寄了好几次信。说哥哥不是一个会对他人使用暴力的人啊,感觉上都是因为他是亲属才会为之伸张正义的内容。那之后,听说因为另外的伤害案件,被送入了少年监狱。
麻绩冬真:少年监狱?
咲坂葵:那次事件过后几个月,处理完收尾工作的我辞了职。没想到,两年后他又出现在这附近了。
麻绩冬真:慢着,葵,现在还不能确定是他弟弟所为。总之,必须先和矢吹先生取得联系。[打电话](嗯?好奇怪,工作专用的手机,矢吹先生居然会不接……)
咲坂葵:麻绩,总之先离开这里。我差不多也到打扫寺院的时间了。
麻绩冬真:哦。那个,他弟弟的名字,你还记得吗?
咲坂葵:是叫立花佳史,他嫂子叫他小佳。

咲坂阳:啊,葵哥哥!
咲坂木阴:帅哥警察。
咲坂阳:咦?
咲坂木阴:葵哥哥和帅哥警察,发生什么事了吗?
咲坂葵:什么发生什么了?
麻绩冬真:就是就是,什么发生什么啦。你倒是说说看。
咲坂阳&咲坂木阴:嗯……
咲坂葵:我去仓库拿扫帚过来。
咲坂阳:但是,葵哥哥怎么可能会在工作时做奇怪的事情。
咲坂木阴:确实如此。怎么可能会做那种,不纯洁的同XX往行为呢。
麻绩冬真:[打电话](果然还是不接!有种不好的预感。)葵,我先走了。过阵子再……葵?葵!
咲坂阳&咲坂木阴:葵哥哥!!
咲坂葵:别过来!
立花佳史:别动!
麻绩冬真:你们两个到我这边来。
咲坂阳&咲坂木阴:啊,嗯。
咲坂阳:那家伙,我见过!我,卖过好几次神签给他。
咲坂木阴:阳这是真的么?我卖给过他绘马的。
麻绩冬真:你们两个为什么不早点说啊!警察不是问了你们好几次有没有什么可疑人物来买过神签的嘛!
咲坂阳&咲坂木阴:因为他完全是普通人啊!
咲坂阳:不像是警察们口中的可疑人物啊!
咲坂木阴:是真的!是随处可见的普通人啊!
麻绩冬真:(现在,他从葵背后用左手制住葵,右手拿着匕首用刀锋抵着葵的喉头的青年,确实是一副随处可见的相貌。但只有一点,要是瞥见了他那慑人的眼神的话……)阳、木阴,你们能跑吧?
咲坂阳&咲坂木阴:诶?
麻绩冬真:若是有人来参拜的话,会连累他们的。你们去入口处阻挡那些来参拜的人。然后,尽快去报警。
咲坂阳&咲坂木阴:可是!
麻绩冬真:我一定会保护好葵的!所以,快去!
咲坂阳:麻绩先生……我们走吧,木阴。
咲坂葵:麻绩,抱歉了。
麻绩冬真:小佳,果然是你啊。
立花佳史:果然?你那是什么意思啊?麻绩先生?
麻绩冬真:我和矢吹先生在店里聊天的时候,你对我们说了吧。说是葵拥有全国三连霸的实力,很厉害。那时我就觉得很奇怪。矢吹先生明明只说了是有名的选手,但你怎么会知道三连霸这种事情?
立花佳史:原来如此。呵呵,你耳朵真尖呢。并不是徒有精英的虚名呢。
麻绩冬真:开什么玩笑!
立花佳史:就在刚才,矢吹先生到店里来了。
麻绩冬真:诶?
立花佳史:希望我自愿跟他去警局自首。我曾受到过矢吹先生的照顾,可以的话很想配合他。但这样,不是就搞不清我为什么要去杀人了嘛?我想要问话的就只有这个人。
麻绩冬真:你是指葵吗?
立花佳史:对。这个人,我明明给了他各种各样的提示,但他完全没注意到。
麻绩冬真:提示?
立花佳史:不管是绘马还是神签,都是提示。我原本想,直到这个人对我说实话为止,要一直持续下去。哥哥对嫂子使用暴力什么的,更别说什么企图强迫她一同殉情了,绝对不可能的!
麻绩冬真:那么,他为什么要刺伤葵!
立花佳史:那是因为……
麻绩冬真:都是因为你哥哥,害的葵不得不放弃很多东西。若是还要继续伤害他的话,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放开葵。
立花佳史:啊哈哈……你们对哥哥的事情,明明什么都不了解……
麻绩冬真:什么?
立花佳史:我们的父亲是个无可救药的男人。觉得我们碍眼,把我们打的很惨。我要是没有哥哥的庇护,肯定早被父亲给杀了。
麻绩冬真:你……
立花佳史:哥哥说娶到了貌美的妻子,接下来就是生个孩子了,笑得很幸福。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去打老婆!他可是比任何人都了解其中的痛苦的!难道不是吗?!!
麻绩冬真:(从小在家庭暴力的环境下成长的人,自己也会有做出相同的举动的倾向。正因为那最憎恨的行为成为了心理创伤,就会不自觉的重蹈覆辙。)
立花佳史:为了让他注意到和哥哥有关,一定要奉上贡品才行,因为这个人是神官吧。因为他是从事侍奉神灵的工作的,要是能够让所侍奉的神灵高兴的话,我肯定也会有善报的!神签上就是这么写的。所以,我就要……
麻绩冬真:佳史!快停手吧。
立花佳史:我这都是为了哥哥!
麻绩冬真:把刀给我扔了!
立花佳史:呀啊!!![推开葵]
咲坂葵:啊。
麻绩冬真:佳史!别把刀对着自己!你打算自杀吗?
立花佳史:已经,不行了。
麻绩冬真:你指什么啊?
立花佳史:已经无法拿到神签了。因为是神灵说可以杀,我才这么做的。若不是那样的话,那我岂不只是一个杀人犯而已?
麻绩冬真:佳史……(对了,因为现在高清水神社的神签没有在出售,所以没有出现第五名受害者。)
矢吹信次:小佳!!你在干什么!
立花佳史:矢吹先生……
[扭打中][刀刺中声]
矢吹信次:小佳!
咲坂葵:麻绩![跑过去]麻绩!麻绩你给我振作点!
麻绩冬真:……葵……
咲坂葵:我马上就叫救护车!没事的。你会没事的。
麻绩冬真:佳……史……呢?
矢吹信次:已经被逮捕了!麻绩,别担心这边了。
立花佳史:哇啊啊啊
麻绩冬真:抱歉,把你白衣弄得全都是血。
咲坂葵:够了,别说太多话。
麻绩冬真:葵……我喜欢上你了。
咲坂葵:什么!
麻绩冬真:这样,我想触碰你的理由,知道了吧?因为喜欢你……
咲坂葵:你这家伙,在这种时候……
麻绩冬真:就是因为在这种时候……才要说的吧。啊,好痛。
咲坂葵:你,没事吧!
麻绩冬真:没事……是不可能的。吻我……
咲坂葵:你别自暴自弃!
麻绩冬真:没自暴自弃啦。再不快点,救护车就到了。会被救护人员看到的哦。
咲坂葵:你这家伙,居然这样威胁我。
麻绩冬真:快点……
咲坂葵:你给我把眼闭上!麻绩。
麻绩冬真:呵呵,真像个男人……
咲坂葵:我说闭眼你就给我闭上!
麻绩冬真:[闭眼]
[kiss中]
麻绩冬真:(葵的身体变得很热。)葵……你的回答……
咲坂葵:诶?
麻绩冬真:我有说了喜欢你吧。所以,你的回答是……
咲坂葵:现在吗?
麻绩冬真:现……在……就……
咲坂葵:喂,麻绩!麻绩!!


Track 06 崭新的一步

麻绩冬真:佳史居然要被送去作精神鉴定,我真没想到那家伙会有问题。
矢吹信次:这次是真的是载了。都怪我太相信他改过自新了,结果别说你了,还将祢宜也卷入危险中呢。
麻绩冬真:但是,这也许也成了让佳史及时收手的紧急刹车吧。
矢吹信次:啊?
麻绩冬真:要是真的话,日常生活完全被打乱也不足为奇。是矢吹先生的信赖才让他好不容易勉强维持着的吧。
矢吹信次:麻绩……呵呵。
麻绩冬真:呵呵。
咲坂阳:啊!是帅哥警察!欢迎~
咲坂木阴:恭喜你出院了!
麻绩冬真:哦~矢吹先生,我稍微过去下可以吗?
矢吹信次:啊……好。
咲坂阳:啊~帅哥警察!怎么一副好像下了很大决心的表情呢。
咲坂木阴:那也就是说……终于要求婚了吧。
麻绩冬真:那个,我说,我是这么轻易就能读懂的人吗?
咲坂阳:因为葵哥哥也好久没这么开心过了。
麻绩冬真:呃,不是我,而是葵?
咲坂阳:葵哥哥在被帅哥警察你惹恼的时候,表情很是生动呢。
咲坂木阴:因为先前的那个事件,我们这些他的家人都对他小心翼翼的。呵呵,但是帅哥警察你从第一次见到他开始,就老是惹他生气吧。那个呢,我们稍稍有点开心呢。
咲坂阳:嗯,所以呢,我和木阴拼命给你们暗示。这次,无论是男人还是其他什么的,只要是能让葵哥哥生气的、让他露出笑容的都OK!
麻绩冬真:真,真是乱来啊。
咲坂阳&咲坂木阴:嘿嘿……
麻绩冬真:但是,我可以发誓,虽然对不住你们两个,但我的这份感情并不是什么暗示得来的。
咲坂阳&咲坂木阴:是这样吗?
麻绩冬真:嗯,我对于葵,早在他对我发火的瞬间就喜欢上了。

[扫地声]
麻绩冬真:葵,能打扰你一下吗?
咲坂葵:嗯?哦。
麻绩冬真:那个,下次有休假的话,去约会吧?
咲坂葵:唉,还真是直接呢。
麻绩冬真:诶?因为已经告白了啊。
咲坂葵:慢,你给我慢着!总觉得脑子里很混乱,无法理清头绪。
麻绩冬真:什么头绪啊。我只是说了约会……
咲坂葵:我说要理就是要理了嘛,如果不认真给你答复的话是不行的吧。你,被刺伤的时候,不是一直催促着我要我回答你吗?
麻绩冬真:葵……
咲坂葵:不管怎么说我也想了很多。
麻绩冬真:(俗话说,不会为了讨厌的人而烦恼的对吧。很好!)那么第一步,我有个请求。
咲坂葵:请求?
麻绩冬真:把手机号码和邮件地址,告诉我吧?
咲坂葵:诶?呵呵……
麻绩冬真:呵呵,终于说出口了!


Track 07 掩藏的情义

(麻绩冬真:葵,去约会吧。我听木阴他们说你明天休息?那么我们就在哪里见个面吧。)
咲坂葵:说什么约会啊,笨蛋。
咲坂阳:葵哥哥,明天你要出门吗?
咲坂木阴:是去和帅哥警察见面吧,对吧?
咲坂葵:我很早就想问你们了,为什么你们会对麻绩这么有好感?
咲坂阳:麻绩先生和葵哥哥有点像呢。
咲坂葵:诶?
咲坂木阴:对对,所以觉得他不是坏人。
咲坂葵:(很像?麻绩和我完全没有共同点,硬要说有共同点的话,也只是有被卷入犯罪事件的过去吧。我听说麻绩的妹妹被无端卷入残忍的犯罪事件是在他出院后。但即使因为这个而感同身受,我觉得这份感情也不是恋爱。)为什么是我呢。
咲坂阳:葵哥哥,你为什么想知道这种事呢?
咲坂木阴:会对这种事情在意,就是说葵哥哥也不是完全没有感觉呢。
咲坂葵:你们是不负责任地在一边看好戏,如果我真的和麻绩交往的话怎么办?
咲坂木阴:我其实也无所谓啦,阳,你会觉得困扰吗?
咲坂阳:嗯……我也无所谓,神社的话,我或者木阴娶个妻子继承就好。
咲坂葵:(认真问他们的自己是笨蛋……)

麻绩冬真:葵,这里!
咲坂葵:这么热的天,却特地选在室外见面。
侍者:欢迎光临。
咲坂葵:请给我一杯冰红茶。
侍者:好的。
咲坂葵:你不用烟灰缸吗?这里不是神社,你不用客气哦。
麻绩冬真:我已经戒烟了,没跟你说过吗?
咲坂葵:没听说过。
麻绩冬真:是吗,其实已经两个月了,因为我和葵只在神社见面,所以你不知道呢。
咲坂葵:你…戒烟了啊。(我真是一点都不了解麻绩呢。)
侍者:让您久等了,请用冰红茶。
咲坂葵:谢谢。
麻绩冬真:葵,你今天有点奇怪呢,难道你本来不想出来的?
咲坂葵:没、没那回事。只是…因为你说约会什么的…有点…那个…谁都会紧张的吧!
麻绩冬真:你别反过来生我气啊。
咲坂葵:如果麻绩是认真的话,我也必须得好好考虑,但是我……
麻绩冬真:不用那么急躁。被刺的时候因为想到自己或许会死掉,所以才逼着向你要答案。我也知道这答案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得出的,因为葵从来没想过会和男人谈恋爱吧?
咲坂葵:嗯。
麻绩冬真:老实说,我也一样,更何况我和葵对对方的第一印象都非常地糟糕。从那个情况来看,真亏我还能坠入爱河了呢。总觉得看着葵,我的心情就会变得很好。心头热热的,不知不觉表情就变得很柔和。
路美:哎呀,这不是麻绩先生吗,你怎么在这里?
麻绩冬真:诶?
咲坂葵:(麻绩的同事么?感觉好像不是警察呢。)
路美:好久不见,一起去联谊吧?
麻绩冬真:路美,抱歉,我今天又朋友在。
路美:啊,对不起。
咲坂葵:(可爱又美丽的女孩子,能呆在麻绩身边的一定不是像我这样平凡的男人,而是像这种……)
麻绩冬真:葵,你去哪里?
咲坂葵:啊,我去洗个手,马上就回来。真的马上就回来的啦。
侍者:多谢惠顾。
咲坂葵:(继续留在那里的话,脸上一定会显露出不愉快的表情。)我在做什么啊,为什么我得顾着他还跑回去呢。而且,哪儿有在事件发生混乱一片时告白的啊!他以为我有多么地担心他啊!
麻绩冬真:你担心我吗?
咲坂葵:那是当然的吧!腹部被刺了啊!不是那样的话,我又怎么会去吻男人啊!唉?麻绩!
麻绩冬真:我在找你,别随随便便就回家啊。不过,抱歉啦,她是总务科的,早知道我就快点把她赶回去了呢。
咲坂葵:你马上就追过来了吗?
麻绩冬真:你说话时稍微笑了一下吧?所以我很在意。
咲坂葵:为什么?
麻绩冬真:因为葵从来不强颜欢笑的。
咲坂葵:(几乎没有与我聊过私事的你,为什么会是那么一副非常了然的口气?简直就像完全了解我一样。)
麻绩冬真:刚才的,算是葵的回答吧?你不是说了吗,“我又怎么会去吻男人啊!”
咲坂葵:啊,那个是……
麻绩冬真:看来能够吻到你,我就该感到幸运了,还是不要对你的回答抱有期待比较好呢,况且你看上去也很困扰的样子。
咲坂葵:不是的,那不是麻绩的错,我只是……
麻绩冬真:反常的顾虑与强颜欢笑,我不想看到这样的葵。所以,算了。
咲坂葵:麻绩。
麻绩冬真:回去吧。买点冷饮,在神社里和双胞胎一起吃吧。没关系,就如你所见,我很受欢迎,能安慰我的人多得是……
咲坂葵:不可以!
麻绩冬真:葵?
咲坂葵:(现在不想点办法的话,我就会失去这个人,我不要这样!)不行,这样不行!
[KISS]
麻绩冬真:葵,我喜欢你。真是的,我好不容易这么一本正经的下决心,为什么一个吻而已就把一切都颠覆了呢。
咲坂葵:都是因为你说“算了”。
麻绩冬真:你不希望我退出吗?那个啊,葵,其实我也很犹豫,因为我不是能够发誓给你完美的爱的圣人君子。由于工作的关系,也不知道自己会遇到什么危险的情况。
咲坂葵:别说那么不吉利的话。
麻绩冬真:葵,我想要你。不全给我也没关系,花上多少时间也没关系,如果你的心里多少有点需要我的心情的话,就顺从那种感觉,和我睡吧。
咲坂葵:麻绩。
麻绩冬真:什么能够吻到你,我就该感到幸运了,我收回那句话,对不起。

咲坂葵:(多少也有想象过,我果然是扮演女方的角色吗。像这样被他抱的话,缺少的部分会被补上吗?)
麻绩冬真:你意外地冷静呢。
咲坂葵:怎、怎么可能,我紧张死了。
麻绩冬真:葵。
咲坂葵:所以赶快做点什么吧,按照麻绩想做的做就可以了。
麻绩冬真:你啊,居然能干脆地说出这么诱人的话。
咲坂葵:麻绩。麻绩。
麻绩冬真:喂,这个……
咲坂葵:不行吗?
麻绩冬真:不,也不是不行。
咲坂葵:我也想和你抚摸我一样抚摸你,所以,不要阻止我。
麻绩冬真:葵。
咲坂葵:即使发出奇怪的声音,也不要在意啊。麻绩,麻绩,这么做的话……
麻绩冬真:还早吧,葵太敏感了。
咲坂葵:啰嗦……
麻绩冬真:但是我也好不到哪里去,都是因为你在抚摸我。这样下去可以吗?继续下一步?
咲坂葵:麻绩。
麻绩冬真:我也是第一次和男人做,或许会给你留下痛苦的回忆,所以如果葵害怕的话,今天就到此为止。怎么办?葵来做决定吧。
咲坂葵:没关系。
麻绩冬真:那么就先习惯下。没事吧?
咲坂葵:已经可以了。
麻绩冬真:放松身体,我会尽量慢慢地进去的。
咲坂葵:不用什么都报备一下,我很难为情啊。
麻绩冬真:了解。
咲坂葵:啊啊……
麻绩冬真:葵。
咲坂葵:麻绩,麻绩,已经……
麻绩冬真:葵,我喜欢你。葵。
咲坂葵:(别用那种声音来叫我的名字啊。)

咲坂葵:你要去哪里?
麻绩冬真:什么啊,你醒了啊。嗯,收到联络,很遗憾,我接下来要去上班了。
咲坂葵:又有案件吗?
麻绩冬真:唉,难得夙愿实现,还来不及回味余韵,就得去面对尸体啊。
咲坂葵:夙愿,说得也太夸张了,你应该将其留待人生更为关键的时刻。
麻绩冬真:我已经决定和男人厮守一生了,这难道不关键的吗?
咲坂葵:原来如此。
麻绩冬真:怎么,葵也要回去了吗?
咲坂葵:马上就要7点了,在大殿晚上还有工作要做。你这样看着我有点不好意思。
麻绩冬真:从事神职的人也是人嘛,不用在意这种小事。或者说,你要是在意的话,我会很困扰。下次岂不是很难出口邀请你了吗?
咲坂葵:……下次……麻绩。
麻绩冬真:我可以认为还有下次吗?
咲坂葵:对你来说,这还真是软弱的话语呢。
麻绩冬真:因为葵什么都不说,我都说要厮守一生了,哪儿有回答“原来如此”的。你就不能说点更诱人的话吗?
咲坂葵:不用说出来,你也明白的吧?
麻绩冬真:即使如此还是希望对方能说出来,这就是男人的心理嘛。
咲坂葵:说着像女人才会说出来的话,你还真是角色颠倒呢。
麻绩冬真:这只适用于葵,在你面前,我就变得孩子气起来。走吧。
咲坂葵:(在拥抱的时候,我感受到了麻绩心中所拥有的无法消失的空虚,那是妹妹所遭遇到的残酷命运和残酷的犯罪所留下的无法磨灭的伤痕。但是这总有一天将变成麻绩作为警察的强韧意志。我今后也想继续守着如此的麻绩。)虽然不是完全的,但是已经无比靠近了。
麻绩冬真:你说什么?
咲坂葵:答案,你告白的回答。
麻绩冬真:诶。
咲坂葵:呵呵,走吧。


Track 08 CASTCOMMENT

前野智昭:我是在《うちの巫女が言うことには》中饰演麻绩冬真的前野智昭,多谢大家的收听,我也想把手铐铐上大家的心。下次再见。
代永翼:诶,嘴上占便宜啊?
武内健:但是我拒绝。
众:哈哈哈。
武内健:我是饰演咲坂葵的武内健。因为这次前野君非常地努力,大家务必以前野君为重点听完整张碟。谢谢大家。
前野智昭:前辈,前辈。
梶裕贵:我是饰演咲坂阳的梶裕贵,果然还是前野君————
前野智昭:够了啦。
梶裕贵:不管说几次都是如此。我饰演的是双胞胎之一,虽然感到非常紧张,但是同步得非常成功,感觉非常好,谢谢大家。
代永翼:我是饰演咲坂木阴的代永翼,大家辛苦了。
前野智昭:辛苦了。
代永翼:总之呢,前野君真的很努力。
前野智昭:够了啦……
代永翼:前野君非常地努力哦,我是被前野君带领着才完成出如此好的作品。
前野智昭:够了够了……
代永翼:不过首先,和刚才梶君说的一样,我第一次和梶君一起出演双胞胎,同步得很好呢。很愉快,非常地愉快,请大家务必听一听那个部分,如果感觉到,“哦,配合得天衣无缝呢。”的话,就太好了。谢谢大家。
坪井智浩:我是饰演喜欢巨乳的矢吹信次的坪井智浩,我和前野君的角色是警察搭档,虽然我是前辈,但是被前野君带领着,所以今天配得很顺利呢。
前野智昭:别说了别说了。
坪井智浩:前野君,辛苦了。再见再见~
代永翼:就是这样毫不拘泥呢。
前野智昭:啊够了。
野岛裕史:我是饰演配岛莲也的野岛裕史,大家辛苦了。
众:辛苦了!
野岛裕史:这部作品呢,果然还是全靠着座长前野君的带领,今天才得以创造出如此完美的作品。另外高音的双胞胎们,我虽然想试着模仿一下……
代永翼:在这里?
野岛裕史:拼命地练习过了,但是还是好难啊,让我长了见识。谢谢大家。最后大家一起说“前野君辛苦了”。
前野智昭:够了啦,不用了不用了。
代永翼:大家一起来吧!
大家:一二,前野君,辛苦了!
前野智昭:谢谢大家。
武内健:这算什么啊?
前野智昭:谢谢大家。

特典CD

梶裕贵&代永翼:一二,这里是《うちの巫女が言うことには》fifth avenue邮购申请者的特典TALK CD。YEAH!
代永翼:话说我们合上拍了呢!
梶裕贵:是呢~感觉很爽呢~
代永翼:很爽呢。
梶裕贵:连哇啊这样子的都合上了呢。
代永翼:合上了呢。不愧是齐声呢。那边大家不用忍耐哦,一起叫声哇哦。
梶裕贵:首先呢……我们继续吧?那个,你稍微先住会儿嘴。为什么我们两个会突然跑来这么开场啊……
代永翼:是啊。
梶裕贵:因为我们扮演的是双胞胎呢,我是扮演咲坂阳的……
代永翼:我是扮演咲坂木阴的……
梶裕贵:梶和代永。我们两个呢被推作为主持了……
代永翼:是的,被委以主持大任了。
梶裕贵:就是这样。
代永翼:是啊,我们会努力引领大家的。
梶裕贵:那么代永君,我们来介绍一下两位主角吧。
代永翼:确实呢。我们把他们叫上来吧。
梶裕贵:好。
代永翼:那么两位,首先先请上前野君。
前野智昭:哦……
梶裕贵:像那样的序曲就省了吧。
代永翼:别泄气!够了哦,明明刚登场呢。
梶裕贵:请报上你的角色名和名字。
前野智昭:我是扮演麻绩冬真的Arts Vision的前野智昭。
梶裕贵:辛苦了。
代永翼:辛苦了。
前野智昭:辛苦了,各位。
代永翼:然后然后……
梶裕贵:然后然后……
武内健:哦……
梶裕贵:为什么两个人都好像一下子叹出一口气的感觉啊?
代永翼:这是怎样啊,好像突然活过来一样的感觉。
梶裕贵:拜托你了。
武内健:我是扮演咲坂葵的武内健,隶属于Arts Vision。辛苦了。
梶裕贵:是的呢。刚才他也说了是Arts Vision的呢。
代永翼:啊,现在这里呢……
梶裕贵:我也是Arts Vision的。
代永翼:这么一想,现在这里有隶属于Arts Vision的三位以及属于贤production的我一个。
前野智昭:被Arts Vision包围了呢。
代永翼:是啊,我也是Arts Vision的。不是的……
前野智昭:被夹在Arts Vision中间了。
梶裕贵:你这样可以么?
前野智昭:这样可以么?
梶裕贵:你这样可以么?
前野智昭:这样可以么?
代永翼:不不,我是贤production的。我是贤production的。
前野智昭:你是讨厌敝公司么?
代永翼:什么啊,我没这么说啦。
前野智昭:好麻烦,觉得很麻烦啊。
代永翼:我没那么说啦。我是贤……贤pro……
前野智昭:扯到这话题上就好麻烦……
梶裕贵:好,代永桑,你可以稍微安静下了……
代永翼:就是这样,这里有两个话题。希望大家能够回答一下呢。不用再说是了。
前野智昭:怎么这样。
代永翼:已经知道了。好,事不宜迟呢,先提出第一个话题……
梶裕贵:嗯?你说了什么?话题……?
代永翼:第一个话题。可以先让我来读一下么?
梶裕贵:请。
前野智昭:要拍手么?
代永翼:那么第二个问题就由梶君来读呢。好第一个问题,神签是作为这部作品的关键词。
梶裕贵:是神签呢?
前野智昭:确实呢。
梶裕贵:登场过好几次呢。
代永翼:神签是作为关键的,大家是相信求签或者占卜的么?另外如果有关于这个的小插曲的话请告知。例:上学的时候有拿了钱去占卜,因为太过在意结果尽量不去求签。
梶裕贵:好劲爆的例子啊。
前野智昭:太诈欺了。
梶裕贵:居然要拿了钱去占卜。
代永翼:就是这样,前野君就留待最后。
梶裕贵:原来如此。
前野智昭:我并不会做出什么很有趣的收尾的哦。
代永翼:武内桑,你怎样呢?
武内健:那个……
代永翼:你信的么?
武内健:我虽然不相信,如果是占卜结果适合的话我信的。
梶裕贵:适合?
武内健:如果上面写的是好话的话,我会相信的呢。
梶裕贵:确实呢。
代永翼:如果写的不是好话的话就忽略不计了。
武内健:对对对对,我不相信厄运。但是呢,那个呢,我是双鱼座的呢。如果看星座占卜的话,基本上写双鱼座都不会有好事的哦。
梶裕贵:那是错觉吧!
代永翼:没有啦!
武内健:今本上是进不了前面的排名的,进不了前三位的。基本上排名都是两位数。
梶裕贵:好厉害啊,老是两位数的话。
代永翼:才没那回事呢。
武内健:虽然也许或许是偶然的……
前野智昭:两位数的排名的话相当……
武内健:对啊,就10,11,12了。
代永翼:嗯,基本上边缘了。
梶裕贵:只有这么点呢。
武内健:就是啊。
代永翼:所处位置挺危险。
梶裕贵:那现在正在收听的各位,如果有双鱼座的人也拥有同样的感想的话,肯定……
武内健:绝对会产生共鸣的。
前野智昭:肯定呢。
梶裕贵:那情报算怎么回事啊?
前野智昭:怎么回事呢。
代永翼:很令人震惊呢。
梶裕贵:好厉害呢。
代永翼:那那样的梶君呢?
梶裕贵:那样的梶君是怎样的梶君呢?
代永翼:那梶君呢?你相信么?
梶裕贵:啊,那个……我也和武内君一样,我只相信好的。我只相信有好运,那个厄运的话我不会去在意。或者说有时候是些注意点呢,不过占卜的话不就是那么回事么。
武内健:那样刚刚好呢。
梶裕贵:我觉得如果太过相信的话反而会招来厄运。但是呢,早上8点钟左右在播放的那个……
代永翼:在播放的呢。
梶裕贵:确实呢,血型选手权(注:富士电视台的清晨新闻TOKUDANE中一个环节。A型是粉色兔子,B型是绿色青蛙,AB型是黄色狐狸,O型是蓝色小熊。)呢,出乎意料我对那个倒是挺热衷的呢。加油!小熊!
代永翼:向第一名冲刺!向第一名冲刺!
梶裕贵:蓝色的小熊加油!
前野智昭:啊……
梶裕贵:我是O型血呢。是蓝色的小熊呢,基本上那家伙都挺拼命的呢。
前野智昭:因为我是A型,所以就是兔子呢。
梶裕贵:是兔子呢。
前野智昭:兔子基本上都不行,基本上都是第二名。
代永翼:确实呢,基本上都是第二名。
武内健:我也是兔子。
代永翼:我也是兔子。
梶裕贵:哦,等一下。
代永翼:聚集了三个A型血的。
梶裕贵:好厉害。来真的么?
前野智昭&武内健:被三个A型血的包围了。
代永翼:这算什么!
梶裕贵:你们两扮演的不是双胞胎吧!
代永翼:就是啊,这也太奇怪了吧。非常完美的齐声了。
梶裕贵:你们没打过商量么?
前野智昭:没有没有。
武内健:没有没有。
代永翼:像打过商量一样呢。非常完美的同步了呢。
梶裕贵:那么我呢就是喜欢那样的占卜。那那样的代永桑呢?
代永翼:说道占卜呢,我是信的不得了的。
武内健:哦~~~~
梶裕贵:因为你是女人呢。
代永翼:嗯,我超级相信的。我不是女人啦!
前野智昭:你是女人吧?
代永翼:不是的不是的。
梶裕贵:你这不感觉挺女性化的嘛!
武内健:原来如此啊。
前野智昭:咦,这么一说我好在意。
代永翼:女性,但是真的和女孩子们一样……咦?
前野智昭:不妙。
代永翼:你说什么?
前野智昭:我说我好在意。
代永翼:但是真的和女孩子们一样超级相信占卜的。如果占卜的书出版的话我真的会跑到书店里面认真的翻看,然后明年的运势什么的不是已经有写了么?
前野智昭:已经有了呢。
代永翼:会在今年出明年运势的。我会超级认真的查看的。
武内健:哦……
代永翼:然后,因为太过相信,我也常常遭殃。
武内健:是么?
前野智昭:是因为想太多了么?
代永翼:想太多真的不好。
梶裕贵:发生什么事了?
代永翼:比如说今天一天可能会受伤的话……
梶裕贵:就受伤了么?
代永翼:嗯,写着请注意。然后我就真的会被夹住。
武内健:我还以为是被擦破了什么的。
梶裕贵:被什么?
代永翼:被电车什么的。
梶裕贵:基本上不会被夹住的吧?
代永翼:比如被电车夹住啊,来不及……比如要参加什么的时间来不及了,比如和预定好的时间已经相去甚远才上了电车。
梶裕贵:你都和电车有关呢。
前野智昭:都和电车有关呢。和交通相关呢。
梶裕贵:你要小心呢。
代永翼:我都会信以为真呢。
梶裕贵:然后,最后,有请前野座长。
代永翼:前野座长你相信么?
梶裕贵:那个关于占卜您说两句。
前野智昭:我是相信的。我是那种因为相信这个会为此而阴郁的,如果写着会遇到不好的事的话,所以我基本上是不回去求签什么的。
代永翼:你不会去求签的啊。
前野智昭:如果求到个下签或者下下签的话,不是会“哇,我不行了!”这样的么?
梶裕贵:嗯,总觉得前野君是那种很容易受到影响的类型呢。
前野智昭:我肯定会觉得抽到这个就是我的命运啊,然后如果抽到的是下下签的话,我真的会振作不起来呢。
梶裕贵:但是相反的如果抽到上上签的话不是会很开心么?
前野智昭:但是那个能抽到是最好,但是如果抽不到的时候你会不会觉得“该如何是好啊”这样么?如果今天抽到坏签的话该怎么办啊这样……
梶裕贵:求签就是这么回事啊。
前野智昭:话虽如此。
代永翼:就因为不知道抽到的会是什么才是求签啊。
前野智昭:那个,我经常会被搭讪呢。
梶裕贵:被谁?
代永翼:被搭讪?
梶裕贵:被神签?
前野智昭:被正在学看手相的人。
梶裕贵:会的呢!
代永翼:有的呢。
梶裕贵:我也遇到过呢。
前野智昭:被神秘的看手相的人。
梶裕贵:那种默默地跟着自己的大概就是的。
代永翼:啊,你是自己判断出来的啊。
梶裕贵:从“请听我一言”开始搭讪的。
前野智昭:那种很多的呢。我从来没有给他们看过呢。
代永翼:武内桑有搭讪过么?
武内健:搭讪过?
代永翼:被搭讪……
武内健:我才没有去搭讪过啦!
梶裕贵:你有去过那种占卜的地方么?
武内健:我才不是那样的人啊。
代永翼:是被搭讪啦……
武内健:别乱说啦。
梶裕贵:“不赎清过去的罪孽是不行的”。
前野智昭:那个如果被其看了手相不知道会怎样呢。
代永翼:总觉得有很多隐情呢。
前野智昭:因为有很多谣言呢。
梶裕贵:真的只是看看脸色……
前野智昭:然后信口胡言呢。
梶裕贵:是的呢。
前野智昭:是是是。
梶裕贵:是这样的哦。还是要多加小心。
代永翼:大家要小心呢,要适可而止的相信。
前野智昭:不要过分相信。只相信好话!
梶裕贵:是的。就是这样哦。
前野智昭:就这么干吧。
代永翼:好,接下来梶君你读下第二个话题。
梶裕贵:好……
代永翼:你为什么这么低沉啊?
前野智昭:好低落!
代永翼:真搞不明白!突然!
梶裕贵:第二问,如果发生什么事件的时候,是会一起凑热闹的呢还是会尽量不要去牵扯的类型呢?例:如果发现一群人拥着,如果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话便不会善罢甘休。
前野智昭:但是会在意的吧,如果一群人拥着的话。
梶裕贵:不过是人的话,都会在意发生什么的吧。
代永翼:发生什么事了。
前野智昭:一般来说会在意的呢。
梶裕贵:果然呢,会在意的呢。感觉如何呢?代永桑。
代永翼:我有时候会凑热闹有时候不会。相对来说,如果觉得人群很麻烦的时候即便很在意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还是会若无其事的穿过去。
梶裕贵:啊~~~
代永翼:然后如果人聚集得还过得去的话,我就会想去问发生什么事情了。
前野智昭:你回去问么?
代永翼:我会去问的。
前野智昭:问不认识的人?
代永翼:嗯。
梶裕贵:你就问现在发生什么事了?
代永翼:嗯,我会问现在发生什么事情了,是不是发生火灾了什么的。
前野智昭:你超爱凑热闹嘛你。
代永翼:我有是有凑热闹的时候,但是人群聚集太多的话,我会晕的。所以不会……
前野智昭&梶裕贵:会晕?
前野智昭:会晕?
梶裕贵:会晕?
代永翼:人多的时候呢……
武内健:啊,好纤弱啊。
前野智昭:好纤弱。
梶裕贵:翼他会晕的。
前野智昭:那你不是不能去新宿了?
代永翼:新宿的话,有时候会发生危险状况的呢。
前野智昭:你去个新宿很危险呢。
武内健:“哇啊~”
代永翼:还没到会“哇啊~”晕倒的程度。
梶裕贵:虽然没到那个程度,会稍微“啊~”
代永翼:会一瞬间晕乎一下。
梶裕贵:这样啊。
前野智昭:那新宿真危险呢。
代永翼:新宿挺危险的。
梶裕贵:那代永桑你在新宿要小心啊。
代永翼:说什么注意事项啊这是?这和这个话题完全没关系吧?
前野智昭:这里不就在新宿么。
梶裕贵:那你快回去,太危险了赶快回去。
代永翼:话题不是说会不会凑热闹么?
前野智昭:这里就是新宿啊。
代永翼:那我回去了。不行的啦。我还在主持着呢。是不行的啦。那样的前野君是怎样的呢?
前野智昭:那样的前野君?
梶裕贵:那样的前野君。
前野智昭:那样的前野君啊……
梶裕贵:你会在新宿晕倒么?
前野智昭:我虽然晕是不会晕啦。我是那个呢,虽然在意是会在意,但是不会站定在那边看的。不过比如发生大火灾啊,如果发生那种事的话我不知道会怎样呢。
梶裕贵:但是如果发生火灾的话,比起人群,比较明显的是在燃烧吧?
前野智昭:或者说我有造成人群的聚集哦。
梶裕贵:你干嘛了?
代永翼:你做了什么了啊?
前野智昭:那个呢,在专校的时候,即兴表演的老师以前老让我们在街边学习即兴表演就当街表演了,说着“喂看啊,看那个啊”的时候,人群就聚集过来了。
梶裕贵:是有这种方法呢。
前野智昭:然后我们也很不甘心就想着也试试看吧就去了一样的地方,看着什么都没有的屋顶,“啊啊啊!”得叫。
梶裕贵:之后呢?
前野智昭:之后因为很嘈杂气氛也有点诡异,就聚集了一小群人,我们马上就逃走了。
武内健:你给人添麻烦了。
梶裕贵:你给人添麻烦了啦。
代永翼:这给人添麻烦了!
前野智昭:如果是以提升自己的演技为目标的即兴表演的话我会无论如何都想要表演的。
梶裕贵:你不能给人家添麻烦啦~
代永翼:就是啊,挺危险的。如果是我的话会晕的哦。
梶裕贵:我有和前野君一起坐过电车啦。总觉得他好像做了很损我的事情了呢。他用相当大的嗓门嚷嚷“别这样啦梶!别这样啦,Arts Vision的梶!”
武内健:别把Arts Vision的名字亮出来啊!
代永翼:前野桑好危险啊。
梶裕贵:真是的。
前野智昭:是即兴表演啦。
梶裕贵:不是即兴表演啦!
前野智昭:是即兴剧啦即兴剧啦。
梶裕贵:为什么要把真名报出来啊!
前野智昭:是即兴表演啦即兴表演啦。比如梶君爆出问题时候的即兴表演。
梶裕贵:我的?
代永翼:但是也有该做和不该做的时候的吧。
梶裕贵:你是讲师么?
代永翼:那不是个练习的好地方呢
梶裕贵:电车里面注意下啦。
代永翼:在电车里面这么做的话也许电车真的会停车哦。
梶裕贵:那个真的不要胡来!
前野智昭:真的对不起。我会注意的。我会反省的。
梶裕贵:虽然道歉了……
代永翼:感觉还是会照干不误的。
前野智昭:我觉得为了提升我的演技也许会牺牲各位的。拜托各位了。
代永翼:好可怕好可怕。
梶裕贵:什么都没有变。
代永翼:大家要是遇上前野的话可要注意啊。
前野智昭:要注意哦。不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前野哦。
代永翼:因为很危险啦。那么梶君呢?
梶裕贵:我呢,当然在意还是在意的。但是我绝对不会像代永君那样上前搭话的呢。
前野智昭:我也不会这样做的。
武内健:我也不会。
梶裕贵:总觉得要问的话就算了。
前野智昭:会这样觉得的呢。看看是没关系。
代永翼:总觉得我好像不太正常的感觉。
梶裕贵:不不,我觉得像代永君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啦。那个走在路上的话,不是会遇上电视剧拍摄嘛?
前野智昭:会会会会。
梶裕贵:那个时候会稍微观望一下有谁在。但是遇上不知所谓的人们的聚集的话,会觉得有可能会惹麻烦,会尽量快速的穿过去。
前野智昭:尽量不去牵扯呢。
梶裕贵:如果很明显不是坏事的话那还行。
代永翼:确实呢。
梶裕贵:我是这种感觉哦。
代永翼: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前野智昭:然后……
代永翼:有请武内桑。
武内健:那个首先我们公司的前野给各位添麻烦了……
代永翼:前辈……前辈……非常感谢!
武内健:真是非常抱歉。
前野智昭:那是以前的事情,还没进Arts Vision呢。
武内健:我之后会狠狠地教训他让其以后不要在公众场合干这事情。
代永翼:谢谢。
前野智昭:我会尽量不再犯。对不起。
代永翼:等下,这可是特典CD!这可是特典CD啊!
梶裕贵:被人道歉了呢。
前野智昭:对不起。
武内健:不过确实呢,前些日子我走在路上,正好遇上人群聚集。是在桥上呢。大家都在看着河里呢。
众:哦~~~
武内健:还有几名警察在现场呢。
梶裕贵:有种不祥的预感呢。
前野智昭:很不妙呢。
武内健:虽然有警察在,但是我还是穿过去了。
梶裕贵:等一下!那里让人超在意的!
代永翼:超在意的!超在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呢。
武内健:我从旁瞄了几眼,觉得“算了”。
梶裕贵:你预想是怎么回事?是好事么?
武内健:我觉得大概不是什么好事。
梶裕贵:因为有警察在呢?
武内健:有呢有呢。
前野智昭:也有可能飘着很多钱呢。也是有这种可能的哦。
梶裕贵: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代永翼:这样啊,你为什么会往那方面想呢?
前野智昭:所以我都说了是有这个可能性嘛。
梶裕贵:确实呢。
武内健:大概不是呢。是人呢。
梶裕贵:人?
前野智昭:是跟人一样的?
梶裕贵:人那样的?
武内健:是人那样的。
梶裕贵:不是多摩仔(注:2002年8月原生活在寒带的海豹突然出现在日本多磨川,人们将其亲切的称为“多磨仔”。)那样的吧?
武内健:像是生物。
梶裕贵:是生物?
前野智昭:是某种生物。
武内健:我虽然预感是那样,但是穿过去了。
梶裕贵:穿过去了。
武内健:我明明就没赶时间,但是穿过去了。
代永翼:但是感觉好发人联想。武内桑感觉挺……
前野智昭:事不关己呢。
武内健:所以啊,相对的,我觉得我不会去问别人呢。
梶裕贵:我也是呢。
前野智昭:我也是这样的。
代永翼:我也……不是这样的。
梶裕贵:代永君果然有点与众不同的感觉呢。
代永翼:有点不太一样。
梶裕贵:比如到了新宿会晕啊。
前野智昭:到了新宿会晕啊。
代永翼:在新宿会晕……
梶裕贵:另外你还晕什么?
代永翼:咦?
梶裕贵:另外你还晕什么?
代永翼:另外?
梶裕贵:嗯。
代永翼:乘电车我有时候也会晕呢。
梶裕贵:电车你也会晕啊。然后呢?
代永翼:然后?
前野智昭:为梶君倾倒。
代永翼:为梶君倾倒。
前野智昭:哇哦~
梶裕贵:好,就是这样,那个……
代永翼:什么啊,这个回应!
梶裕贵:就是这么回事呢。话题就是这么两个呢。
前野智昭:已经都说过了呢。
梶裕贵:然后总结一下,最后就有请前野君,就这张DRAMA CD,还有……
前野智昭:哦,是叫俺么?
代永翼:谁啊你?
梶裕贵:你稍微注意下!
代永翼:好好干!会惹人生气的。
梶裕贵:这张是TALK CD,这张是fifth avenue公司呢,是给申请邮购的……是专给申请了邮购的各位的CD。你就面向他们发表些……
代永翼:感言。
梶裕贵:热情洋溢的感言。
前野智昭:大家,谢谢你们一直以来的支持。大家听到这张CD的话,就是说大家已经听过本篇了吧?
武内健:是!
前野智昭:哦,我听到回答了哦。大家,从今往后我们会继续努力,你们今后也会继续支持我们的吧?大家,让我们在这样的TALK CD中再相逢吧!
代永翼:最后都七零八落了。
武内健:好!
代永翼:好~
前野智昭:那,接下来要干什么?已经可以了吧各位。
梶裕贵:那最后来继续热情地挥别一下。
代永翼:那个前野桑,拜托你可以么?
前野智昭:那么各位,伸出你们的手。
梶裕贵:要伸手么?
武内健:要伸么?
梶裕贵:要伸手么?
武内健:真的啊?
前野智昭:那么不伸也没关系。那个,真的非常感谢大家。
梶裕贵:稍微等一下!
代永翼:气氛回落了啊!
梶裕贵:最后就这样了?
前野智昭:不是这样啦。
代永翼:确实确实呢,不会就这么结束呢。
梶裕贵:那好吧,那么就和健桑一起做些什么吧?
代永翼:对,齐声说些什么呢。
武内健:我拒绝。
梶裕贵:啊,被拒绝了。
代永翼:干干脆脆得就断绝了。
前野智昭:像这样的对我来说啊,要说在行不在行是属于不在行的。
梶裕贵:所以才来拜托你的啊。
前野智昭:啊,是这样啊。
武内健:那双胞胎你们两个来结尾不就行了。
前野智昭:你们俩双胞胎来结尾就好了嘛。都写着主持是代永桑和梶桑呢。我什么都没考虑呢。
梶裕贵:我们开场的时候呢……
代永翼:就是呢,非常完美的齐声了。
前野智昭:那么我从现在开始就一直叹气了啊。
梶裕贵:那么就以叹气来同大家告别吧。
前野智昭:啊啊……
梶裕贵:大家再见~
代永翼:期待再相逢~
前野智昭:再见!
武内健:再见。
代永翼:居然用这么奇怪的告别方式!
武内健:好过分!
代永翼:好过分!
前野智昭:你们给我好好主持啦,双胞胎!

BK小说

说起我家大哥的话

高清水神社的名产,是神官的三位儿子。长子任祢宜之职的葵虽然打扮老土但是长相十分端正,做事沉稳从很久以前开始就广受同一氏族神地区参拜者的好评,二男三男那对双胞胎,木阴与阳利用自己可爱的外表穿着巫女的装束,利用初中生巫女(而且还是双胞胎)这种充满吐槽点的设定狂揽人气。特别是双胞胎,因为有很多「大哥哥」或者「有点腐的大姐姐」这样的人听闻传言为了见到他们远道而来参拜神社,一本正经的哥哥为此相当的忧郁,他们两人倒是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让其看清大形势。
「说到底,是葵哥哥你想太多了啦。是吧,阳」
「就是啊。尽管说我们家是历史悠久的神社,但是如果什么都不做守株待兔的话,很快就会落后于时代的潮流的啦。是吧,木阴」
马上祭祀就要开始了,在休息间里面待机的木阴与阳已经换好了巫女装束。惊讶于他们俩那完美的美少女装扮,葵开口说道「但是啊……」
「不管怎么说,也不用穿女装吧。以普通男孩子的样子来帮忙就行了……」
「要是你这么说的话,我们对葵哥哥你也颇有意见哦」
阳仿佛想到什么一般目光闪烁着恶作剧般的光芒。
「首先,把那个眼镜换成隐形眼镜!然后,头发染成茶色,神官服的内衬换成龙的图案什么的。弥宜焕然一新这事肯定会引起轰动哦!」
「阳,那主意不错。对了,戴上蓝色的隐形眼镜的话如何」
「木阴,那主意非常好!干脆,染成金发算了……」
「给我适可而止一点!」
葵听得精疲力尽,用尽全力向已经开始乱来的两个人怒吼道。
「听好了,哥哥我不会戴隐形不会染金发也不会穿特攻服那样的神官服的。绝对,不会!」
「切—,真无聊」
「真是开不得玩笑呢,葵哥哥你。机智不够啦」
「……那是,哪本漫画看来的单词?」
心想着又来了,不过总归还是试着确认一下。一问之下,双胞胎双目闪烁着就等你问呢的光芒,齐声回答道。
「“AV侦探•路利路利子,贴于关键部位的死亡预告书”!」
一听完葵的描述,麻绩冬真便在床上捧腹大笑。虽然双胞胎那依旧不变的兴趣十分好笑,但是更重要的是没想到从清正纯洁得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恋人的口中能蹦出「路利路利」(注:与萝莉萝莉同音)以及「贴于关键部位」这些单词。但是,注意到葵的目光渐渐得变得凌厉起来,便乖乖得收住笑声咳嗽了一声。
「……然后,你又没收掉了么?」
「那是当然。顺便,跟母亲说了拜托她适量减少了他们的零用钱」
「哇,好严厉啊。尽管禁止他们买回来了,但是他们还是会从朋友那边借来看这样不是没什么区别嘛。而且,扮装成巫女的样子也是为了宣传神社吧?明明还只是初中生呢,真值得赞扬……」
「不是的!那个,肯定一半以上是兴趣驱使!最开始是在阳和木阴都是小学生的时候,仅仅是因为母亲的胡来。但是那得到了参拜者的好评,商店街的照相馆到去年为止还一直在店面上挂着那时的照片。所以他们俩,肯定是尝到了次甜头就欲罢不能」
「你说尝到了甜头就欲罢不能……扮成女装,他们俩到底能得到什么啊?」
试着一本正经地回问了回去,葵立刻咽了声。虽然觉得难得挤出宝贵的时间在冬真的公寓里面享受幽会,也差不多该回到诱色的气氛当中去了,不过实际上看着这样讲喜怒哀乐现于言表的葵也挺不错的。
「我,很担心他们……」
以光着身子将衬衫罩在身上的娇艳姿势坐在床边的葵小声嘀咕道。
「那俩孩子现在虽然抱着一半玩的心思,不过他们对我和麻绩……那个,这样的关系并不抵触吧?不是,我并没有打算对别人的个人兴趣指手画脚,当然也没有这个资格,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们还是小孩子,是不是对他们人格的成长影响不太好……」
「我能明白你的心思,但是你就这么衣冠不整得对我说啊」
「所以,我不是说了我没这个资格说嘛」
稍微逗弄他一下,便赤红着耳根激言反驳。心想着不用在这个时候还较真吧,但是却又觉得葵这样的笨拙简直可爱的要命。冬真悄悄得伸出双手从背后温柔得将其抱住。本以为他会反抗却出乎意料的乖顺,葵窝在冬真的双臂之间仿佛很困扰得叹了口气。但是,冬真他是明白的。他所叹的气并不是因为「讨厌」,而是因为「不讨厌」。
「不要再担心双胞胎了」
将下颚嗑在他的右肩上,双臂更加用力的环住他。
「他们两个,比你想象当中还要成熟哦。他们也明白扮巫女也持续不了多久。漫画,大概……是因为你会为此生气,所以他们才乐在其中哦。无论是阳还是木阴都很聪明,最重要的是他们都最喜欢哥哥了。他们是绝对不会做让葵真正担心的事情的。我敢保证。」
「你的保证不能算数」
「喂喂」
「但是……确实呢。听你这么一说,我头脑稍微冷静了下来。确实,那两个孩子比看上去要成熟得多。想起来当我在为过去那个事件郁郁寡欢的时候,基本上是他们两个的闹腾拯救了我」
「咦?」
「从律师事务所辞职回家休养的时候,我一度对弓道与将来失去了希望而相当的灰心丧气。但是,发现他们俩居然偷偷地在看成人向的下流漫画,我久违了的大声呵斥了他们。这么想来,是从那时开始的。他们两个开始看那种奇怪的漫画和小说」
「……多感人啊」
温柔的低语,亲吻着他的鬓角。葵好像微微地笑了,感觉到他放松了全身多余的力气。冬真慢慢地移开唇,静静地贴上葵的双唇。湿润地混杂在一起的呼吸比最高级的水果还要甘甜,两人瞬间便沉溺于相互的温热之中。
「呐……」
一吻结束,冬真开口说道。
「将双胞胎的零花钱恢复原样吧。反正他们也没有恶意」
「……确实呢……」
稍有嘶哑的声音,性感得令人蠢蠢欲动。冬真就这样将葵压倒,再次紧紧拥住他后低声说道。
「总觉得,我开始嫉妒双胞胎了。呐,葵。再来一次……好么?」
「就算我说不行,你也不打算停的吧?」
「……不打算」
「那么,就没办法了」
笑着回答过后,葵伸手环住了冬真的背。
两人又再次不断地接吻,沉溺到甜蜜的时间中去了——。

「太好了,木阴。据说撤销减少我们零花钱的决定了!」
「真的?不愧是帅哥警察。真会哄人呢!」
看了冬真发来的邮件,双胞胎叫着「YEAH!」互击了掌。
「果然啊,白天勤劳地发过去的『葵哥哥○秘情报』有效果呢」
「那是因为哥哥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傲娇嘛。攻下他何其困难」
「呐呐,要回他什么?不快点的话葵哥哥就要回来了哦」
「确实呢……」
稍作考虑后,木阴快速地敲打着邮件,并让阳看。
偶然瞄了一眼的阳立马爆笑出声,说着「不错呢!」表示赞成。
然后两人齐声喊着「一二」按下了发送键。
「我家的哥哥今后也拜托你照顾了」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8 | 2018/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