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よ林檎の香のごとく

雪よ林檎の香のごとく

作者  一穂ミチ
イラストレータ  竹美家らら
発売 fluorite
発売日 2009/10/30

キャスト  
結城志緒:堀江一眞、桂 英治:遊佐浩二
栫 史郎:近藤 隆、小川りか:中村知子、他

内容  
中学受験も高校受験も失敗し、父の母校に進学する約束を果たせなかった志緒。
今は、来年編入試験を受けるため、じりじりする気持ちを抱えながら勉強漬けの毎日を過ごしている。
五月雨の降るある日、志緒は早朝の図書室で、いつも飄々としている担任・桂の涙を見てしまった。
あまりにも透明な涙は、志緒の心にさざなみを立て――。

翻译:kirina rai nancyhime
BK小说:kirina
校译:阴天

Track 01

结城志绪:(第一次意识到班主任桂老师是在清晨的图书室里。他手拿着书流着泪的样子让我相当震惊。)
桂英治:哦,这不是结城么。
结城志绪:(为什么他会在?或者说他为什么要哭泣?或者说为什么这么不加修饰?)
桂英治:哎呀,这书真好看呢,我推荐。借回去看吧,催人泪下催人泪下。
结城志绪:……你是因为那个哭的?
桂英治:咦?嗯,那又如何呢?
结城志绪:那个……对不起,不用了。
桂英治:不会吧,你要是不看的话可是人生一大损失啊结城。
结城志绪:不,我稍微有点忙。
桂英治:这个很好看哦。与生生分别之后的父亲再次相逢的场景真是啊,感动得……喂听我说啦。
结城志绪:别碰我啊!
桂英治:喂,我说结城!
结城志绪:我不是说了我忙嘛。我要走了。
[关门]
结城志绪:(教现代文的桂老师,年龄二十岁后半。虽然没有见到过他扯着嗓子发怒的样子,可是,我觉得那并不是因为他温柔或者宽容,而只是凡事都无所谓而已。是个走路喜欢踩着鞋跟、被生活指导老师叫住那样的人。)什么啊,下雨了啊。(这样啊,原来成熟的男人也会哭的啊。)

FLUORITE CD COLLECTION 一穂ミチ原作 《雪よ林檎の香のごとく》


Track 02

结城志绪:(第二天早上,来到图书室后,老师又在。)早上好。
桂英治:像那样子明显勉勉强强的招呼不用打也没关系啦。
结城志绪:(为什么要特地坐到我对面去啊。)
桂英治:你在学习啊!你现在脑子已经够聪明了,老是学习是打算怎样啊?
结城志绪:你这样也算是老师?
桂英治:因为啊,学校又不是学习的地方。是去摸索如何不用学习就能解决问题的要领的地方哦。独具匠心啊效率什么的就是在那里产生的。
结城志绪:反正我就是不得要领啦。
桂英治:结城,那就是所谓的曲解。
结城志绪:不管怎样都好啦,反正我又没有问老师你的想法。
桂英治:你啊,是傲娇吧。
结城志绪:我哪里娇了啊!
桂英治:呵,哎~?结城你连这么难的题目能流畅地解出来么?好厉害啊。
结城志绪:……不是轻易解出来的。正因为不能轻易地解出来,才一定要努力。
桂英治:为什么?
结城志绪:因为应试两次失败了。(惊讶于自己的声音居然在颤抖,为什么会将这样的事脱口而出呢?明明没有跟任何人说过。)
桂英治:我忘了还要开教职员会议了。要被骂了。再见啊~
结城志绪:(他抚摸了我的头。他是知道我不想被多言么?啊,椅子上好像有什么?呃……信封?“桂英治亲启”……是给老师的。是他落下了么?寄信人的地址是札幌……)

[上课铃]
结城志绪:(明明能制造很多将信还给他的机会,但是总觉得早上的事情太难为情了,今天一整天都没能搭上话。最终还是打算将其放回原处,来到图书室一看,老师在那里。)啊……(虽然不像昨天那样在哭泣,但是他凝神望着窗外,侧脸安静而生硬。)
桂英治:嗯?啊,结城。
结城志绪:呃……这个给你。
桂英治:我找它找了很久呢。结城,谢谢你了。话说回来,里面的内容看过了么?
结城志绪:才不会看啦!
桂英治:咦?是么?
结城志绪:怎么可能看,这是人家的信啊,怎么会……
桂英治:这样啊~我的话是绝对会看的,因为很在意。
结城志绪:太差劲了……啊,但是……我看了寄信人哦。对不起。
桂英治:结城你很了不起呢,做了这种事能够道歉。虽然嘴巴挺刻薄。[打开信封]
结城志绪:(照片?)
桂英治:你看~这是我弟弟,很可爱吧!
结城志绪:老师的?
桂英治:嗯。
结城志绪:几岁?
桂英治:现在小学四年级。十岁。父母离婚,去了北海道,所以会偶尔寄照片过来。
结城志绪:为什么?
桂英治:还问为什么,不就想看看他的成长历程嘛。
结城志绪:你不觉得难为情么?
桂英治:难为情什么?
结城志绪:因为,年龄相差太多了……不会抗拒么,对于那种事。
桂英治:会么?话说你家,你是独生子吧?
结城志绪:现在是。
桂英治:咦?
结城志绪:要出生了!马上!
桂英治:……哦,哈哈哈~
结城志绪:干嘛啊!
桂英治:这样啊,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恭喜你,哥哥。真是的,别闹别扭了。夫妻和睦不是挺好的嘛。所以才说你们这些思春期的人啊……
结城志绪:不是那样的!不是……那样的。我……
桂英治:结城?
结城志绪:(初中与高中的入学考试都因为感冒而失败了。就在那个时候,被父母告知了怀孕的消息。)……不敢相信,人家两次考试都失败了,正在拼命学习的时候,你们两个到底在干嘛啊!
桂英治:就算你跟我说了我也管不了啊。话说,好难受,你稍微冷静一下。你还挺激烈的呢。
结城志绪:他们突然对我这么说我也没法接受啊。不管是弟弟还是妹妹,有另一个孩子要出生了,我当然会想他们是不是觉得我已经无所谓了。
桂英治:结城你讨厌弟弟或是妹妹么?
结城志绪:我不知道。
桂英治:比如说,因为觉得有个年纪相差太多的弟妹很难为情,你会希望他们去把孩子打掉么?
结城志绪:怎么可能。
桂英治:所以啊,那个作为你的答案不就好了。呵,好啦,乖孩子乖孩子。
结城志绪:呃,干嘛啊,不要再摸我的头了。
桂英治:结城你很喜欢你的爸爸妈妈吧,就是因为喜欢才拼命努力,正因为努力了才觉得难过,觉得不甘心,才会生气的吧。但是,你不用担心,你的父母远比你想象当中还要喜欢着你哦。
结城志绪:……谁知道啊。
桂英治:呵呵,没关系啦,烦恼吧烦恼吧,青少年。然后,等你烦恼得累了……
结城志绪:什么?
桂英治:就让你在老师的怀里哭泣吧。
结城志绪:呃!你傻的啊?我要回去了。
桂英治:结城。
结城志绪:什么事啊?
桂英治:你为什么要对我说心里话呢?
结城志绪:问为什么是……
桂英治:刚才那个是你的秘密吧?
结城志绪:(秘密?我不明白。本来觉着老师很轻浮且不拘一格,但是又会像现在这样说出些仿佛能看穿一切的话。偶尔显露出来的孤独的表情,是不是和家人有所关联?)因为觉得好像看到了老师的秘密。
桂英治:我?
结城志绪:是的。感觉好像是老师不想给任何人看见的地方被我看到了,虽然那并不是我的错。像是打平了那样,就是那种感觉啦。仅此而已。
[离开]
桂英治:唉……你果然很可怕呢。


Track 03

结城志绪:(接下来的早晨,再接下来的早晨,老师都在图书室。不知不觉中,那变成了平常之事,我已经不会再觉得惊讶了。)现代国语真的好无聊,或者说是很没意义的呢。
桂英治:为什么?
结城志绪:小说这玩意儿,不就是看着觉得有趣或者无趣么?说到底,我就是讨厌暧昧。
桂英治:暧昧是?
结城志绪:像是“请阐述一下这个时候主人公的心情”那样的,鬼知道啊。我觉得解开方程式或者化学式那样拥有明确答案的问题比较有趣,我喜欢。
桂英治:国语也很明确啊。
结城志绪:哪里啊?
桂英治:嗯,比如说……
结城志绪:不要在别人的笔记上乱写啦。
桂英治:有什么关系。你看。
结城志绪:啊……“送你归去 沙沙地踏着清晨的铺路石 雪仿佛散发着苹果的香气般落下”。
桂英治:很美吧?是白秋的短歌哦。我也是高中的时候学到的。不是有写仿佛苹果的香气一般么,你不觉得这里很厉害吗?因为是苹果哦,总觉得能够理解吧?橘子、草莓、蜜瓜或者葡萄都不行,如果是其他的水果的话,这首诗就不会如此美了吧。(注:北原白秋,1885-1942,日本诗人、歌人。本名隆吉。生于福冈县柳川。早稻田大学肄业。组织“面包会”,主张唯美主义。以后转向赞美自然。创立“多摩短歌会”,表现清净的意境。也致力于创作童谣、民歌。著有诗集《邪宗门》、《回忆》及和歌集《桐花》、《云母集》、《白南风》等。)
结城志绪:嗯。
桂英治:这种就叫做“不可动摇的语言”。
结城志绪:不可动摇的语言?
桂英治:没错。无法用其他的日文来代替,只有唯一一个适合的词语。这不是和方程式一样么?
结城志绪:嗯……这是描写恋人的诗吧?
桂英治:是的。
结城志绪:感觉好幸福。
桂英治:确实。
结城志绪:(共度了一夜的你,沙沙地踏着积雪归去,我目送着你的背影,构思出的诗。)


Track 04

小川理花:小志绪你最近有点变了呢?
结城志绪:哪里?
小川理花:唔,总觉得变得有点柔和了,应该说不像之前那般死板了。
结城志绪:(啊……这家伙好敏锐啊。她是我青梅竹马兼同学的理花,也许是交往颇久了,有很多事情瞒不过她。而且,她很成熟。比起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就变得狭隘的自己,要成熟得多。)
小川理花:难道说,你有女朋友了?
结城志绪:啊?
小川理花:啊,不是啊。那么,你有喜欢的人了?
结城志绪:没有!没有没有没有!为什么会想到那里去?
小川理花:因为想不到其他的了嘛。真的不是么?好奇怪啊~我还以为肯定是这样的。
结城志绪:话说,你又怎样?
小川理花:呵呵,秘密。
结城志绪:(原来有啊……虽然我并没有当理花是恋爱对象,但是一想到她有了喜欢的男孩子,就有种寂寞、被丢下了的感觉。尽管因为生气而没能说出口。)

结城志绪:你有女朋友么?(我唐突地问了今天早上也在图书室的老师。)
桂英治:为什么这么问?
结城志绪:……多少有点在意。
桂英治:是小川么?
结城志绪:理花?为什么?
桂英治:哎哟,直呼其名?哇啊,别扔单词本啊,真危险。因为你们两个看上去感情很好,是同一个初中的吧?
结城志绪:……只不过是青梅竹马而已啦。
桂英治:那,你没有女朋友或者喜欢的人么?
结城志绪:你烦死了。
桂英治:真的?这种事情只要看眼神就知道了呢。
结城志绪:笨蛋,别碰我……(脸凑太近了!这是怎么回事啊,血直往脑子里涌。)
桂英治:结城同学喜欢的人是……
结城志绪:(仿佛快要听到眨眼的声音,无法移开目光……)
桂英治:是我?
结城志绪:!
桂英治:开玩笑啦!哈哈哈,吓了一跳?
结城志绪:太过分了。好恶心!难以置信!变态!
桂英治:啊,等一下结城,有重要的事要说。
结城志绪:什么啊?!
桂英治:期末考试啦,从明天开始就剩下一个礼拜了吧?这段时间不要来这里了。虽然我是问心无愧啦,但是我不想惹出什么麻烦。
结城志绪:哪里重要了啊。
桂英治:姑且算是吧。其他还有什么来着,女朋友啊……
结城志绪:够了啦,怎样都无……
桂英治:我没有啦。没有,也不会去交。
结城志绪:绝对?
桂英治:绝对。
结城志绪:永远?
桂英治:永远。
结城志绪:……一生?
桂英治:一生。
结城志绪:(他说他一生都不找恋人。放弃爱人以及被爱,平静地过一生。是经历了怎样的事情,才会做出这样的打算呢?我连想象都想象不出。)


Track 05

结城志绪:为什么?(在烟火大会的喧嚣声中,我不小心目击到理花向老师告白的场景。但是,理花脸色苍白地从老师身边离开了。因为情况不太寻常,我便追在理花身后。)
[回忆]
结城志绪:你喜欢他哪里?
小川理花:我不知道。每一天每一天,看到他的脸就会很开心,听到他的声音就会很开心,连去明白这是什么的空闲都没有,也没觉得这是必须要明白的事情。小志绪,这是不行的么?他说“你明明什么都不懂”,拒绝了我。说 “你明明一点也不了解我,太麻烦了”,“只不过因为我是老师,就仅凭着一点不值钱的憧憬向我表白的女孩子,太烦人了”……

结城志绪:(和理花分开之后,我猛然奔向位于学校附近的老师的公寓。我记得之前捡到的信上写着的地址。一边奔跑,一边想着理花的事。从小时候开始就一直在一起,理所当然般地一起玩耍,吵架,哭闹,连说了绝交后的第二天仍然一起玩耍。亲近到跨越了恋爱,是我重要的女孩。为什么他要说那么过分的话,我无法不去向他确认。)

[门铃声]
桂英治:咦,结城。怎么了你?
结城志绪:去道歉,向理花。去道歉啊!你明白的吧?
桂英治:啊……
结城志绪:你在听我说么?!
桂英治:被道歉的话不是更凄惨么?
结城志绪:少敷衍人!
桂英治:敷衍什么?
结城志绪:感情是不能强求的,理花她也是接受的,但是你,说了些什么?你对她说了很过分的话吧?就算要拒绝人家,也有不该说的话吧?
桂英治:她哭了?
结城志绪:开什么玩笑!你是不是觉得不过是一个学生的单恋而已,冷酷地践踏也无所谓?你的良心就一点也不痛么?我……(说我是个好孩子,抚摸着我的头的随意的手的温度,说着“哭出来吧”然后伸开的双臂的长度,不着边际地说的无关紧要的话题,我全部都记得。明明都记得,现在站在眼前的老师对于我说的话却连目光都不动摇一下。)道歉啊!你去给理花道歉啊!不然的话,将来她无论喜欢上谁,都会想起你所说的话而伤心。你这跟对她下了诅咒没两样啊!太过分了!
桂英治:满身大汗,要冲澡么?
结城志绪:别碰我!那种事无所谓。
桂英治:真可爱呢~你拼命赶过来的吧,为了理花。你果然喜欢她嘛。对不起,我抢走了你的青梅竹马。
结城志绪: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桂英治:结城?
结城志绪:我,是喜欢你的。(说出口的瞬间,那份感情稳稳地在自己心底沉淀了下来。有种自己实际上就是为了传达这份感情而来的感觉。)
桂英治:……
结城志绪:(看着老师目瞪口呆的表情,稍微有了点爽快的感觉。虽然接近自我毁灭了,我却奇怪地冷静。起码能想象得到,比起自己,对方要来得更加混乱。)我回去了。


Track 06

结城志绪:(意外的是,我完全没有后悔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也没有烦恼过今后该如何是好。最真实的感想就是,觉得心情舒畅了很多。在那之后,跟老师只在图书室交谈过一次。)
[回忆]
桂英治:小志绪~
结城志绪:别叫我名字。
桂英治:小志绪……可以放弃吗?
结城志绪:如果你的意思是叫我消灭自己这份感情,我做不到。连怎么喜欢上的都不明白,也就不会知道怎么才能变得不喜欢你。
桂英治:还记得我以前说过的话吗?
结城志绪:嗯。……“一生都不会结交恋人”。
[回忆结束]
结城志绪:(那天之后,老师就不再来图书室了。)

结城志绪:嗯!啊,好大的风……后天开始就是文化祭了,没问题吗?啊!
[装饰门被吹倒]
结城志绪:哈……好险~(文化祭要用的拱门倒了下来,差点被压扁了。)嗯,好痛!啊……啊~右手稍微破了点皮。
桂英治:结城!哈……哈……你来这里干什么啊!
结城志绪:来干什么……?
桂英治:今天因为台风停课了啊。
结城志绪:……台风?啊,怪不得天气这么差。
桂英治:什么怪不得啊!难道你家连电视都没么?校门都关了啊,还贴了“今日停课”的告示。
结城志绪:啊,抱歉,我没注意……你来这里干什么?
桂英治:因为住得近,不得不来把像你这样的糊涂鬼给赶回去啊。手受伤了吧,保健室……不行,我不知道药柜的钥匙放在哪里……啊真是的!站起来。
结城志绪:(被老师拽着左手拉了起来,从那里传来老师的体温和脉搏……)
桂英治:总之先去我家。
结城志绪:老师,你的鞋子只剩一只了哦。
桂英治:在跑过来的途中踢飞了。
结城志绪:你以后别再踩着鞋跟走路了吧?
桂英治:闭嘴,走了!


Track 07

结城志绪:(在上楼的电梯里,突然觉得很抱歉。因为觉得,比起被甩的自己,甩了我的老师好像更加难受。)老师,对不起。
桂英治:真是的呢,别忘了这份恩情啊。
结城志绪:不是说这个。
桂英治:那是什么?
结城志绪:喜欢上你,对不起。(老师的手僵住了。)对不起啊,老师。
桂英治:那算什么啊……
结城志绪:啊……!(被抱住了……简直像要被压碎似的……如此这般用力……)
桂英治:那算是什么啊!笨蛋……
[电梯门开]
结城志绪:(即使是电梯门打开之后,老师还是重复地说着“笨蛋”,不肯放开我。)

结城志绪:(简单地为我处理过伤口之后,老师无言地递过一本相册。相册里全都是他弟弟的照片。)
桂英治:小志绪。
结城志绪:嗯?
桂英治:给你讲个过去的故事。
结城志绪:嗯。
桂英治:我啊,高中的时候有一位很喜欢的女老师,真的是,喜欢到不行……对方已经有未婚夫了,可是我觉得那不算什么。明明绝对是我喜欢得更多。觉得仅仅为了一个与我相遇之前就定下的我所不知道的约定就不得不放弃,真的很可笑。拼命追她,不停地说着“我喜欢你、我喜欢你”,让她困扰,硬是插进两人之间。想着到时候就干脆退学,然后两个人一起生活。不管做什么样的工作都要养活喜欢的女人……
结城志绪:结果没能一起逃走吗?
桂英治:这个相册里的孩子,叫yuuki,跟你的姓念法一样的名字。
结城志绪:喔唷。
桂英治:是我的……儿子。
结城志绪:……诶?
桂英治:什么弟弟,都是骗人的。这个孩子,是我儿子。
结城志绪:跟那位老师……的?
桂英治:嗯。
结城志绪:啊……
桂英治:知道她怀孕的时候,周围真是闹得一团糟。我被父亲打到脸都变形,母亲对着神龛念些奇怪的经文……这种情况下的她,怀着犯罪的意识,以及对即将出生的婴儿的不安,在多重压力下,割腕了……
结城志绪:啊……
桂英治:看着躺在医院里熟睡的她,脸色苍白如纸,脸颊也消瘦了……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做了很过分的事。只顾着自己的感受,差点就杀了自己喜欢的女人和自己的孩子……这么一想,就害怕得不得了,膝盖直哆嗦……我连病床都没敢靠近。但是,她的未婚夫却不一样,一直待在她身边,握着她的手,说“什么都不用担心,我们结婚吧,好好抚养孩子长大吧”……我真的好感动……觉得他好厉害,好帅。我根本望尘莫及……
结城志绪:……后来,怎么样了?
桂英治:没怎么样,因为我已经完完全全是个局外人了。只不过是个毫无根据地自以为是,什么力量也没有,愚蠢的小鬼罢了。她辞了工作,跟丈夫一起搬去了札幌,然后生下了yuuki。以绝对不会去见他们为条件,有时候会像这样只寄几张照片过来。连低头认错,承认带着她逃跑的念头也放弃了这种事都没能做到。什么选择都没能做。我只不过是呆呆地站在那儿的废物罢了。
(桂英治:与生生分别之后的父亲再次相逢的场景真是啊,感动得……)
(桂英治:很可爱吧?)
结城志绪:(那时候,老师是想到什么才哭的呢,是想到什么了……才笑的呢?)
桂英治:叫你的名字很开心。从嘴里说出“yuuki”……
结城志绪:你,真的很过分。
桂英治:嗯。然后,看着你我会觉得害怕。虽然跟我完全不像,却会让我想起以前的事。啊,原来我是这样冒失,这样笨拙……会想起那些,很害怕,很痛苦……
结城志绪: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
桂英治:我想不到其他可以来回报你感情的东西。能给你的、从来没有让别人分享过的东西,只有这个了。
结城志绪:(老师的……秘密。)
桂英治:过去的故事就说到这儿。
结城志绪:能问你一件事吗?
桂英治:嗯?
结城志绪:你现在还喜欢那个人么?
桂英治:别说傻话了。
结城志绪:你教给我的那首短歌,是谁教你的?
桂英治:……就如小志绪你所想的那样。
结城志绪:我明白了……(我后来才知道,那首短歌发表的时候,白秋被关在监狱里。罪名是通奸,与有家室的女性坠入爱河,于是被她的丈夫告上了法庭。那并不是幸福的恋歌。老师他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来念这首诗歌的呢……)


Track 08

[手机铃声]
小川理花:小志绪!你翘课跑到哪里去了啊?
结城志绪:抱歉,这件事不方便说,所以瞒着你跑出来了。就今天一天,让我任性一下吧。
小川理花:那作为交换,至少告诉我你在哪里。
结城志绪:……北海道。
小川理花:……唔,小心别感冒了哦。
广播:广播寻人……

结城志绪:(我是为了见yuuki和老师喜欢的人才来北海道的。现在是小学生的yuuki跟老师一样,走路喜欢踩着鞋跟。一模一样,血缘关系真的好厉害。我偷偷地目送着两个人并排走的背影。然后,我觉得已经没事了。他们得到了虽然看似平常,却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家庭。我也回去吧,自己有只属于自己的归处。)

结城志绪:(回到新千岁机场的时候,周围已经完全暗下来了。正在柜台前排队,打算买回程的机票的时候,听到有人叫我的声音。)
桂英治:志绪……
结城志绪:老师……?(为什么在这里?……啊,是理花吧……)呵呵……(又把鞋跟踩瘪了,还穿得这么少。)
桂英治:你在笑什么啊!
结城志绪:呵,因为很有趣。
桂英治:什么有趣啊?
结城志绪:你明明什么线索都没有,还能跑到这种地方来的事。虽然见着面了,但你就只穿了一身衣服跑到北海道来,想干什么啊?
桂英治:不知道。虽然不知道,但是如果在这里装作不认识的话,我觉得我会变成比现在更没用的废物。
结城志绪:我见到你孩子了,很可爱。
桂英治:为什么……
结城志绪:因为想看看,仅此而已。只从远处看了看,没有去搭话。你不要紧吗?不去见见他。都到这儿来了……难道不怎么想见他?
桂英治:想啊!想见他想到不行!但是,我不会去……
结城志绪:为什么?
桂英治:如果见到了,说不定我会忍不住,把全部都说出来。说不定会说“我才是你的亲生父亲,跟我一起生活吧!”,把他诱拐回去……我也许会把这十年来的一切都破坏掉!就因为害怕会变成那样……所以不去看他。
结城志绪:(笨蛋,老师真是个笨蛋。但是,就因为笨……所以就由我来保护你吧,老师!)yuuki好像过得很开心很幸福哦!虽然你可能是废物,但如果你不是废物的话,那个孩子根本不会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啊!那样的话,我无论如何都不认为,这个世界上,全部都是愚蠢的错误,没有一件好事。(迷途的孩子的眼睛还在动摇。不正眼看他人、不在乎他人的同时,老师他在犹豫着……)老师,我努力了哦!(我找到了哦……)
桂英治:嗯……
结城志绪:比应试的时候还要努力哦!(我找到老师你了哦……)
桂英治:嗯……
结城志绪:所以……呜,所以……我可以喜欢老师了吗?
桂英治:……[抱]你是笨蛋吧?
结城志绪:(老师他拥抱了我,像以前一样地用力。但是,不是以前那种自暴自弃的感觉……我的双手环上了老师那微凉的脊背。)

结城志绪:(那天晚上,我和老师住进了机场附近的旅馆。 老师以“因为突然有了个妹妹而心绪不稳,突发性地离家出走,班主任来保护”为理由,给我母亲打了电话。)
桂英治:喂,让开!别独占一张床啊,给我留点地方坐。啊~真的干了啊……这种事要是曝光了,我光被炒鱿鱼可是不算完的……真是高风险啊~
结城志绪:不是你说去不去旅馆的嘛?
桂英治:我可没想到你会那么干脆地答应啊~小志绪品行不端哦,我被打击到了。
结城志绪:你还好意思说![打]
桂英治:痛!
结城志绪:我只不过是累了,想找个地方睡觉罢了。
桂英治:什么啊,只是想睡觉而已吗?
结城志绪:还会有其他么?
桂英治:喂喂~我要从那种地方开始教你吗?
结城志绪:(被老师压倒在床上,就连他的影子都能感觉得到重量……)
桂英治:别这么无防备地躺在床上哦,小志绪。
结城志绪:谁知道你啊。
桂英治:我来教你吧?
结城志绪:不要。
桂英治:别不要嘛~
结城志绪:你是老师吧?
桂英治:也是呢~干脆燃起来让你困扰一下好了。
结城志绪:变态!
桂英治:都已经是高中生了,比起理论还是实践重要吧?
结城志绪:这话从高中生时代就有孩子的人嘴里说出来还真是有说服力啊。
桂英治:为什么你总是这么能说呢……嗯……
结城志绪:呜哇!好重!
桂英治:居然揭别人伤疤……
结城志绪:那是伤疤吗?痛么?
桂英治:不,没事。没事了。
结城志绪:太好了。
桂英治:小志绪。
结城志绪:嗯?
桂英治:我喜欢你哦,请让我幸福吧。
结城志绪:未免太依赖别人了吧?(虽然吃惊,但我还是对老师的话点头了。)
桂英治: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但是现在已经喜欢得不得了了。
结城志绪:这听起来倒不像是教国语的老师说出来的告白。
桂英治:到时候我会穷尽我的词汇量来说服你的。不说那个了,现在我……
结城志绪:什么?
桂英治:好想做啊~好想跟小志绪干柴烈火啊~
结城志绪:要干柴烈火吗?
桂英治:想啊~说起来,你没事不?
结城志绪:什、什么?
桂英治:脖子上的血管都突出来了哟。好担心会就这么爆裂了。
结城志绪:呃,这都是谁的错啊!(我胡乱地抱紧了老师的背,老师他好像是为了让我平静下来一般抚摸着我的头发。)
桂英治:唉,不会做啦。
结城志绪:为什么?
桂英治:别发出那么失望的声音啊,会让人忍不住的啊!
结城志绪:呃,我才没发出那种声音呢!
桂英治:痛!别拽我头发啊!呵……在小志绪高中毕业之前都不会做的啦。
结城志绪:还有两年半哦。
桂英治:嗯!不过,在那之后更加来日方长。
结城志绪: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啊……
桂英治:我不认为以后自己还会遇到比小志绪更有趣的人了。
结城志绪:我也不想再遇到比你更废柴的家伙了。
桂英治:你看,不是很般配嘛。
结城志绪:哪有!
桂英治:哈哈……小志绪,可以睡了吗?我已经很久没有跟其他人一起睡了……但是,就这么睡了没关系吧……可以么?
结城志绪:没关系哦。
桂英治:然后,明天早上醒来后可以吻你么?
结城志绪:(还在烦恼着怎么回答的时候,开始觉得困了……迷迷糊糊地想着……到了明天早上,雪也该停了吧……)


Track 09

结城志绪:(在那之后,我开始经常出入老师的公寓。就像约定的那样,虽然没有XX,但还是会拥抱、接吻。能感觉到自己被他珍惜着。我升上了三年级,比班里任何人都要早地接到推荐,决定了毕业去向。距离毕业没剩多久了……)这次有个联谊不得不去。
桂英治:说什么啊你这家伙?
结城志绪:理花说想叫我一起去。因为有个烦人的家伙缠着她不放,她又没法拒绝,于是说如果是联谊的话姑且OK。
桂英治:女孩子也不容易呢,在各种方面……
结城志绪:联谊会好玩么?感觉没什么话好跟第一次见面的人讲啊……
桂英治:了解对方的过程比较有趣吧?
结城志绪:不知道啊。我根本没想过要跟新的人相遇、交谈什么的。现在的人际关系就够了。我对不认识的人没兴趣。
桂英治:别说那种话。
结城志绪:为什么?
桂英治:不为什么,就是不可以。
结城志绪:这么说我也不明白啊。
桂英治:自己去弄明白。
结城志绪:(那样冷淡的语气还是第一次听到。)
桂英治:改天见了。
结城志绪:(我没回话。就是因为现在充满了幸福感,才不想去增减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被他责备……)


Track 10

结城志绪:(到了被带去联谊的餐厅里一看,叫宫下的貌似就是所说的那个男人。真是有点同情被缠着不放的理花了。)
宫下:果然理花的口味应该是这种吧?[指着自己]
结城志绪:你挡路了。(挥开宫下指着自己鼻子的手指时,我瞟了一眼他怒气冲冲的样子,听到了笑声。)
栫史郎:呵呵……糟糕,太有趣了……
结城志绪:(那个人是我即将入学的K大的学长,姓栫。)
栫史郎:你是念的哪所高中?
结城志绪:S高中。
栫史郎:什么,高中也是同校啊~
小川理花:诶?栫前辈也是S高毕业的吗?
栫史郎:不过和你们错过了。远藤老师还在吗?
小川理花:在在!前辈认识中川老师吗?
栫史郎:嗯,呵,好怀念啊~桂老师还在吗?
小川理花:还在哦~
栫史郎:那个人现在还是很受欢迎么?
小川理花:呃,怎么说呢……
女生:你在说什么啊,理花你以前不是还说他很帅的嘛~
栫史郎:桂老师是每个女生的必经之路呢。真的是很有人气啊。外表是很不错,但是有一种独特的阴暗面。
女生:咦?是这样吗?我倒觉得他开朗风趣,挺正常的。
栫史郎:那么,可能是我想太多了吧。
结城志绪:(很爽快地不再纠缠这个问题的栫前辈,又开始跟我搭话。)
栫史郎:呐,你跟理花好相像啊。一开始还以为是兄妹什么的。
结城志绪:我们并没有在交往哦。
栫史郎:嗯,我知道。


Track 11

结城志绪:(说是要带我参观学校,于是在联谊以后,我也经常和栫学长在大学见面。今天也是,他一边带我到处看,一边随便聊天。)
栫史郎:虽然我喜欢旅行,但是不喜欢旅游旺季,不仅贵,人还多,玩不痛快。
结城志绪:也有人多才好玩的事情吧?
栫史郎:你会这么说真是意外呢。
结城志绪:为什么?
栫史郎:因为你讨厌人啊。
结城志绪:……倒不是讨厌,只是我不善于与人交往。
栫史郎:感觉你需要的人只要有那么几个,其他的人就都无所谓,完全不在意。那种见了面只会瞎闹,用来打发时间的朋友,你并不需要吧?不是吗?
结城志绪:也许你说得对吧。但是……
栫史郎:但是?
结城志绪:我觉得自己非常没用,只是怕麻烦罢了……以前,我说不想认识其他人,结果被骂了。
栫史郎:不过骂你的人一定相当喜欢你吧。
结城志绪:……
栫史郎:被我说中了?
结城志绪:为什么?
栫史郎:你看上去冷淡,却很不会说谎呢。呵,真有趣啊。别瞪我啊,这不是很简单吗,能让你说出真心话的人是很有限的。从口气上看,不像是父母的感觉,如果是小川的话,她可能会笑,但绝不会生气,于是我就猜测了一下而已。况且你表情明显变了嘛。
结城志绪:我?
栫史郎:让人一下就明白,这应该就是说到喜欢的人的时候的表情。
结城志绪:……骗人。
栫史郎:顺便说,对方应该比你大很多吧?正是因为了解如何为人处世,才会这样生气吧。从经验而来的忠告可是很贵重的哦,好好听取吧。
结城志绪:栫学长你……
栫史郎:嗯?
结城志绪:让人看不清庐山真面目。


Track 12

桂英治:哎~真有气氛啊。
结城志绪:(新年到了,我和老师一起去神社进行初次参拜。没什么人的院内,只能听见枯叶的沙沙响声。)是栫学长告诉我这里的,他是咱们学校毕业的,你认识吗?
桂英治:哦,是栫啊。成绩和体育都很好,但是总觉得这人看上去有点老成。
结城志绪:唔……
[参拜]
桂英治:小志绪~
结城志绪:什么?
[Kiss]
结城志绪:!……你、你这……!
桂英治:话说,我只是想起,今年还没亲过你呢。
结城志绪:你会遭报应的,这里可是神社啊!在神的庭院里,做这种事……
桂英治:哈哈,“神的庭院”,说得好啊。
结城志绪:不是很普通么……

结城志绪:(参拜神社后过了几天,栫学长邀我出来见面,于是我们就在家庭餐馆碰头了。)
栫史郎:呵,从去年就开始拼的拼图终于完成了。
结城志绪:拼图?
栫史郎:嗯,打发时间用的。
结城志绪:这样啊……
栫史郎:最关键的一块,完美地拼上了。
结城志绪:要拿它做装饰吗?
栫史郎:不,我接下来就要拆碎它。
结城志绪:拆碎?
栫史郎:不过反正只有三片,很方便的。你,小川,还有桂老师。
结城志绪:唉?
栫史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发现一说出老师的名字,你们两人都有反应,于是就怀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最开始我想的是,小川喜欢老师,你也喜欢小川。大概对了一半吧。但是我没感觉到你对老师有类似厌恶的感情,况且很明显,你和小川真的只是青梅竹马而已。
结城志绪:……
栫史郎:你是个奇怪的人,与人的关系很淡泊,但我却强烈地感觉到你身上有某人的气息。从零零碎碎显露出情报看来,那个人比你大,有驾照,恐怕是个已经独立生活的人了。我从一开始就想到那与老师有关了。熟人,朋友,长辈……恋人。真是没想到啊~
[杯子打翻声]
结城志绪:!……(栫学长开心的表情让我毛骨悚然。他眼里充满了因破坏而感到的快乐。这个人,已经坏掉了。)
栫史郎:我不需要第四片拼块了,因为你和老师是直接相连的。正月的时候,你们一起去了神社吧?
结城志绪:你想干什么?
栫史郎:不是说了吗,这是拼图游戏。你不会去问一个玩拼图的人想要干什么吧?仅此而已。我喜欢把别人一不留心说漏的真心话给组装起来,绘出人际关系图。都是些单纯的家伙太无聊了,所以觉得像你这样奇怪的人真是有趣啊。
结城志绪:太差劲了。
栫史郎:你也是啊。我问小川你有没有交往的人,她说应该没有啊,一笑置之。真可怜啊,什么都不知道。明明一直在一起,却成了局外人。
结城志绪:(栫学长的视线不自然地移向我身后,我猛然站起来,与坐在我们里面一桌的理花四目相接。)啊……理花,你……
小川理花:……!
结城志绪:理花![追出]理花,对不起,我……
小川理花:是真的吗?他说的,是真的吗?
结城志绪:……嗯。
小川理花:真想不通,为什么我要被那种毫不相关的人告知这种事呢……搞不懂……


Track 13

结城志绪:(我知道早晚要说,但是,我不敢。不是害怕伤害理花,而且害怕被理花瞧不起。对于栫学长,我不再理会就是,对理花只有道歉了。但是,理花从昨天开始就不接电话,早上去了她家,可她身体好像不舒服,没能见面。于是,我决定再去见理花一次,无视老师的传唤,匆忙离校,冲上即将发动的电车。就在这时……)
桂英治:……!
结城志绪:呃……!
桂英治:你这混蛋……[喘气]
结城志绪:你在干吗啊!别抓着我胳膊,好疼。
桂英治:我还要问你呢!不是让你过来吗,不要无视我!
结城志绪:放开我!
桂英治:昨晚给你打电话时候就觉得不对劲,要是你不跟我说清楚,我就这么把你带到终点站去!
结城志绪:我说,我会说的,所以请你放开。
桂英治:你这是什么态度啊。
结城志绪:你才是。
桂英治:什么啊,说啊。
结城志绪:(老师无意间看到了对面的站台,手失去了力气,停在半空中。)嗯?
桂英治:洋子……
结城志绪:……!(老师的视线那头,是在排队等候电车的乘客。我分辨不出是谁,但是老师会这样呼唤名字的人,只有一个。在我想到那个只见过一眼背影的人就在那里之前,我就将老师猛推到了站台上。)
桂英治:啊……!
结城志绪:(我看到老师的嘴唇动了,他说:志绪。……我不想知道她的名字。)


Track 14

结城志绪:(不知不觉间,我走到了K大前的街道上,看到栫学长站在自己面前。)
栫史郎:一边哭一边走,会成为大家的目光焦点哦。
结城志绪:……反正是不认识的人,无所谓,跟电线杆没区别。
栫史郎:还是这么达观的发言啊。如果老师离开你那狭隘的世界了可怎么办呢。
结城志绪:我喜欢他,所以会一直喜欢他,不管他在不在。这一点是不会让你破坏的。就算你能让我们的关系产生裂痕,也无法改变我的心情,谁都一样。就算那令人悲伤,令人焦急,我们好不容易拼命连系起来的感情线,你是不会懂得它有多珍贵的。明明不懂,就少自作聪明瞧不起别人!
栫史郎:瞧你一边哭还一边说个不停地……
小川理花:别碰志绪!
栫史郎:小川……?
小川理花:请你别再接近我们了!走吧。
结城志绪:理花?……

结城志绪:你不是身体不舒服吗?
小川理花:就是不想动而已。小志绪你哭了。
结城志绪:嗯。
小川理花:大概十年没见你哭过了。
结城志绪:也许吧。
小川理花:真应该揍他呢!
结城志绪:笨蛋……
小川理花:为什么啊。
结城志绪:我可不想看你打人。
小川理花:呜……小志绪……呜呜……我真不懂,我现在还觉得不能原谅你和老师对我说谎。一想到我一直被你们瞒着,同情着,就觉得真的好可恨……
结城志绪:嗯……
小川理花:但是,我不要你哭,好难受……比自己哭还难受,小志绪……
结城志绪:谢谢你……对不起,理花,对不起……
小川理花:真是的,你接着给我道歉,白痴志绪!
结城志绪:对不起……
小川理花:饶不了你……
结城志绪:对不起……
小川理花:我好喜欢你……


Track 15

结城志绪:(我送走理花,回到家后,看到纷飞的大雪中,老师倚靠着门柱站在我家门口。)
桂英治:[发抖]好慢……我快冻死了……我有很多话要跟你说,但要是这么站着说我会冻死的,先跟我走。
结城志绪:去哪儿?
桂英治:除了我家还有哪儿?

结城志绪:(到了老师家,他让我去洗了个澡。)
桂英治:暖和过来了吗?
结城志绪:暖和了。
桂英治:刚才……谢谢你了。多亏你,我跟她好好谈了谈。
结城志绪:谈……什么了?
桂英治:唔……她家的情况之类的,谈了很多。也不知能不能算是对过去的了结。嗯,我没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结城志绪:……明白了。我相信你。
桂英治:那么接下来就轮到你坦白了,我可是焦虑不安了一夜呢。发生什么了?
结城志绪:(我简要地把栫学长的事告诉了他。)
桂英治:……我去把栫那混蛋用雪埋了去。
结城志绪:不行。
桂英治:什么不行,我算什么啊,是有多疏忽啊!全都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开始又结束了,还让我什么也不做?别开玩笑了!太丢人了……太丢人了!
结城志绪:你在哭?
桂英治:太丢人了,眼泪都流不出来了。
结城志绪:老师。
桂英治:什么啊。
结城志绪:你真可爱。
桂英治:啊?
结城志绪:你真可爱,我喜欢你哦。
桂英治:你想让我再也振作不起来吗?
结城志绪:为什么?有什么不好,你不也总对我这么说吗。
桂英治:我说啊,我可是三十岁了。
结城志绪:我知道。
桂英治:你跟我这个以后只会变老变大叔的人不同,你会了解很多现在不了解的世界,知道更多愉快的事情,与可爱的女生相遇,有一天会醒悟的。
结城志绪:原来老师也会担心啊。
桂英治:我当然总是在担心啊。
结城志绪:担心是不幸的证明吗?
桂英治:啊?
结城志绪:我以前说过吧,会让你幸福。我是真心想实现它的,可是……我真的在让老师幸福吗?
桂英治:嗯……我真的要哭了。
结城志绪:哭吧。
桂英治:不要。我去洗澡,在这期间你给家里打电话。
结城志绪:唉?
桂英治:告诉他们你要在外面住。

桂英治:离你毕业还有几天来着?
结城志绪:十多天吧。
桂英治:十天啊,还真快啊。在新千岁的誓言是什么来着呢~
结城志绪:哎呀,也算是硬撑到现在了。
桂英治:你啊!
结城志绪:哈哈,不是啦,是说我。
桂英治:志绪你其实很有才哦。
结城志绪:哪方面的?
桂英治:勾引人的。
结城志绪:是吗?虽然不是很懂,但感觉听到了好话。
桂英治:不许在别处练这个哦。
[Kiss]
结城志绪:嗯嗯……啊……老师,好舒服……
桂英治:被你说这种话,我可要努力了哦。
结城志绪:(忍不住想抚摸我的心情,通过他的手温柔的动作向我传达了过来。)啊!啊啊!嗯……啊啊!……
桂英治:我可以更进一步吗?
结城志绪:可以啊……(被他抚摸,被他索求,我好高兴。体温,心跳,吐吸,它们全都只被世上唯独我们两人所有,这是一种仿似细胞在沸腾的喜悦。)
桂英治:对不起,今天我没有安全套……
结城志绪:……嗯。
桂英治:啊……这是什么啊,好舒服……啊,志绪我好喜欢你,全宇宙第一爱你……
结城志绪:老师……啊……好疼!
桂英治:抱歉啊,你这么疼,我却舒服得像到了天国一样。对不起……
结城志绪:舒服得像到了天国一样……是什么感觉?
桂英治:就是因为用语言无法表达,才说像天国一样啊。
结城志绪:啊……这样啊。[抱紧]
桂英治:喂!
结城志绪:那你也快点把我带去吧……(带我去吧,不要放开手。虽然前方的路很长。无论去天国还是地狱,无论去哪儿。)


Track 16

结城志绪:(我站在两旁开满樱花的小小步行街上,在花瓣的缝隙间仰望天空。装着纪念品和大学介绍的纸袋沉甸甸的。今天是大学的入学典礼。)
[手机铃声]
结城志绪:啊……喂?
栫史郎:你好,恭喜你入学。
结城志绪:谢了。
栫史郎:真是好天气啊。
结城志绪:栫学长。
栫史郎:什么?
结城志绪:最初见面的时候,你说过的吧,觉得老师有种独特的阴暗面。那时候,虽然谁都没明白,但是我却吓了一跳,心想你为什么会知道呢。
栫史郎:我说过吗?忘记了。
结城志绪:你今天在学校吗?
栫史郎:不在,希望我来吗?
结城志绪:没有啊,随你便。
栫史郎:真冷淡啊。
结城志绪:我就是这么冷淡。话说回来,难道你喜欢我?
栫史郎:噗嗤……呵呵,笨蛋,不喜欢你啦。
结城志绪:啊,这样哦。
栫史郎:不过,如果见了面,我的回答也许就不一样了。
结城志绪:那,我们做朋友?
栫史郎:这个词真让人反胃。
结城志绪:那就没戏了。我不会见你,我只想把我的时间和体力用在我男人身上……啊!
[电话被夺走]
桂英治:栫!听见了吗你这混蛋?!就在刚才你被彻底甩了啊白痴!在学期间要是你敢接近志绪周围半径一米以内我就灭了你!要是你敢来套近乎我就杀你一百回!还有,这个月看在一年级三班那会儿的面子上要办班级聚会,我可是通知你了,再见![挂电话]那混蛋,我要把他的来电设为拒听!
结城志绪:噗……这可是我的手机啊。
桂英治:少罗嗦,要是你解除了我就要毫不客气地怀疑你们了!栫这混蛋,真不能掉以轻心……
结城志绪:老师,入学典礼呢?
桂英治:典礼和见面一结束我就跑出来了,还得回去。
结城志绪:今年你也是班主任吗?
桂英治:是啊,又要从一年级开始带了。
结城志绪:呵,真期待啊。
桂英治:哦?嗯~
结城志绪:(我掸掉落在老师乱掉的头发上的樱花花瓣,小声地与他相约晚上见面。这是一个新的春天。)


Track 17

堀江一真:《雪よ林檎の香のごとく》,我是饰演志绪的堀江一真。嗯,感想是……先说说录完后的感想,嗯……非常……那个……我是第一次,非常紧张。虽然一直在紧张,不过怎么说呢,这是个非常好的故事……怎么说好呢,是个值得一听的故事。那个……我深深地陷在故事中了,精神十分集中,于是在表演的时候就不再紧张,将这个天真的,对我来说有点太可爱的志绪,坦率而顺畅地表现了出来。当然,这也是托饰演桂的游佐桑的福,让我顺利地进入志绪这个角色。请大家一定要听听这个温暖的故事,如果觉得满意,我会很开心。
游佐浩二:大家已经听了吧。
堀江一真:哈哈哈~
游佐浩二:听过的人才会听这里吧。
堀江一真:啊,是呢。谢谢大家听……
游佐浩二:哈哈哈!
堀江一真:看来我还在紧张啊,谢谢大家听这个。
游佐浩二:嗯。
堀江一真:对不起~
游佐浩二:我是饰演桂英治的游佐浩二。这是个非常纤细的新作品,我也是十分小心翼翼地,怎么说呢,真是非常小心,认真地演了。谢谢大家。故事里有我们两个人慢慢对话的场景,这是个安静的故事,请大家一定要慢慢听,再听一次。
堀江一真:对,一定要再听一次。拜托了。
游佐浩二:顺便说,我很喜欢理花。
堀江一真:啊,理花很可爱啊。
游佐浩二:是个好女孩啊。
堀江一真:是啊,哈哈。
游佐浩二:近藤君是变态。
堀江一真:哈哈哈……

BK小说

『bitter,bitter,sweet.』

睁开双眼,看向床头柜,绿色的电子数字闪着光显示五点半的时刻。黑暗的房间。能听到身旁平稳的睡息声。
尽量不吵醒他,尽量不让冷气从被褥的缝隙之间钻入悄悄地翻了个身、变成了卧伏的姿势。
心想着,好厉害。
老师,正睡在我的身边。
昨晚,不知何时开始不知不觉得就睡着了,所以能够像这样目不转睛得看着他的睡颜还是第一次。虽然呼吸十分平静,但是感觉表情却比之平时要来得严肃,严厉。大概,这样的他才是不带修饰的他吧。醒着的时候一直都在装腔作势。超过必要地表现得自己没有任何烦恼的样子。
「老师」
声音溢出。虽然觉得那小声的呼唤仿佛一瞬间充满了整个昏暗又寂静的宾馆房间,但是桂却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让自己有些失望,又有些安心。虽然是轻声嘀咕了下,但是这么大清早的也没有什么特别想要说的话。
慎重又慎重地,将衣服的摩擦以及下床的动静都控制到最小从床上爬起。虽然空调很有效并没有感觉很冷,但是相对地却干燥得让喉咙有点刺痛。
抑制住脚步声走到床边的写字台边,开始喝桂喝剩下的罐装啤酒。只不过两三口的酒一口气喝干后,比起滋润首先感到的是难受。
好难喝,这样想着擦拭着嘴唇不经意间留意到扁平的烟灰缸,这次在放倒的香烟中拿起一支基本上没有吸掉多少的。拿起旁边放着的打火机,在已经变得全黑了的前端点着了火,不假思索地吸了一口。
这个也又苦涩又难吸。好像画满图案的玻璃纸沾满舌头上面一样。为什么他会喜欢这样的东西自己完全不明白。从窗帘的缝隙间窥伺窗外,雪已经停了。
进入浴室,用冻得仿佛侵入牙齿的冷水漱了口。映衬在镜子中的,是与来到这里之前相比丝毫没有变化的已经看习惯了的脸。一个人乘上飞机。被喜欢的人说了喜欢自己。对家人说谎与别人外宿了。喝了酒。吸了烟。好像是好多的纪念日相叠加,充满了第一次的两天一夜。
今后该何去何从呢,面对着镜中露出呆然的表情的自己思考着。真的会和桂偷偷摸摸地继续交往下去么。不告知任何人,毕业过后也一直在一起。
镜中的自己微微歪了下头。实在是太过不现实的想象,说真的连不安都没法产生。这里是北海道的宾馆里,感觉内心连两个人一起睡了一晚这事都还未能接受。要说感觉现实的话,就只有苦涩又麻痹的舌尖的感觉而已。也许也因为正在窥视的窗外,浅浅的积雪的风景实在太过美丽也说不定。并不熟悉的街道被白雪微微覆盖,在黎明时昏暗的空气中微微闪着光芒。有零零散散的汽车前灯唰地从那上面滑过,但是并听不到声音。仿佛还身处于寂寞的梦境中般眺望着。这个,干净又过于明亮的浴室也是。
想着仿佛不像真的一样,就感觉桂会消失不见一样。感觉床不过是蜕了皮的空壳,只有毫无褶皱的冰冷的被褥迎接着志绪。脑中一边想着不可能的一边快速地走出浴室,确认桂同刚才一样还睡着后无意识地叹了口气。
钻回床上,摸索着怎样睡才能不吵到他,不经意地手臂被挽住了。肩膀也被抱住,脸也凑了过来。想着自己口中的烟味会不会被拆穿,心脏怦怦跳动。
「对不起,我吵醒你了?」
桂眯着眼睛说了句「好冷」。第一次听到他睡醒后的声音。掠过耳边稍稍有点沙哑。
「要把温度开高么?」
「不是。是你好冷」
「啊啊」
好像是短暂的冒险(?)期间身体变凉了。
「……你去哪儿了」
在还没有清醒,视线的焦点仍然很暧昧的双瞳中,既便如此还是映照出了自己没有底气的身影。在那个瞬间,终于感到内心与现实密合在一起了。
这是个开始。从今往后。
「没去哪里」
志绪如此回答。
「我哪里都没有去,也不会去哦。所以,」
「什么?」
「睡觉时不要再露出好像喝了苦药的表情了」
桂终于睁开了双眼,好像要把志绪的头淹没在胸口一般紧紧的抱住了他。
「……那么,你给我吃甜蜜的点心么?」
烦恼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才好呢。所以就当理解错误询问他「你要吃冰箱里的巧克力么?」
刚刚好密合在一起的身体,微微颤动了一下。
「不要笑」
「不——对不起,对十五岁的人来说是难度高了点呢」
「你耍我」
「没有啦」
「我要继续睡。好难受你放开我」
被这么抱着自己会紧张得睡不着。
桂好像看透一切般说着「好好」放开了手,然后干脆地转过了身。想着他是不是生气了盯着他看,却听到了小声的一句「谢谢」。
「……我才不想被你道谢」
紧紧拥住他的背。如果我的肩膀能够更加宽大的话就好了。如果我的手臂能够更长的话就好了。
「因为我很开心嘛」
「我不需要你道谢」
为了忍住想要张牙舞爪的心情,紧紧地抓住了衣服。仿佛从悬崖跌落的人一般。
「为什么。好冷淡啊」
「感谢什么的,太普通了嘛。是对谁都可以做的事嘛。那种谁都可以给的东西不用给我」
相对的,把你不会给任何人的东西的其中之一就好,永远的交给我。即便不甜蜜也没有关系。
「好可怕」
桂这么说。用透着真实的快乐的声音。传达着他高兴到颤抖的愉悦。
「你啊,真的很可怕呢。感情已经浓到溢于言表了哦。」
「嗯」
「我喜欢你」
「……嗯」
将头顶着他的背。桂的心脏在跳动。在万籁俱寂的黎明之前,只听得到心脏的跳动声。

Drama下載地址:http://hanashi.comicease.com/read.php?tid=14162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8 | 2018/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