タイトロープ

タイトロープ

作者   夏目イサク

キャスト   龍之介:鈴木達央、直樹:立花慎之介
西島:高口公介、テツ:福島 潤
橘:一条和矢、他

発売 新書館
発売日   2009/11/20

内容   俺はお前が何者でも一緒におるぞ――
直樹と龍之介は幼なじみ。
龍之介が極道一家の跡取りだったり、直樹に惚れていたりしつつも、それが当たり前の毎日を過ごしていた。
だが高校卒業間際、龍之介が突然組を継がないと言い出し周囲は大騒ぎ。
その理由というのが…?
幼なじみ同士の任侠ラブ、ドラマCD化決定!

★初回特典:描き下ろしプチコミックス付き
翻译:kirina clampyukito wxzr
特典小册子:哀凌
校译:火焰鸢尾

Track 01

橘健介:还有两个月。拜托你了,直树。
里谷直树:但是啊,舅舅……
橘健介:大原组的未来可是寄托在你身上了啊。
组员:拜托你了,直树,除了你没别人了。
里谷直树:(所以说,为什么是我啊。)

[打架]
大原龙之介:怎么了,已经不行了么。
小混混A:呿,你是什么东西啊。
大原龙之介:啊?说什么呢,招子给我放亮点。我是人。
哲:哼,是龙啊,大哥是大原之龙啊。你不知道么?
小混混A:啊……大……大原?大原就是那个大原组的……!?
里谷直树:喂![打龙的头]
大原龙之介:啊!
小混混A:他打了龙!
小混混B:他是谁啊?
里谷直树:你干嘛抓着别的学校的人欺负弱小啊?龙。
大原龙之介:啊!直~
哲:里谷哥!
大原龙之介:才不是啦,是他们先寻衅打架的。我不过是撞了他们一下。
里谷直树:话虽如此,那也别随随便便就被人挑衅干架啊。
小混混A:趁现在……
小混混B:哦哦!
哲:啊!大哥,那两家伙逃走了啊。
大原&里谷:别管他们。
哲:啊?是!
大原龙之介:话说,你怎么了啊?这个时候还在这里没关系么?不是要帮忙店里吗?
里谷直树:我事情解决了就回去。
大原龙之介:事情?要向我告白?
里谷直树:白痴啊!龙,你接手第五代吧。(说起大原组,是这一带近乎无人不知的非常有名的一家。丝毫不顾不景气的现状,仍然悬挂着巨大的家纹同别组激烈交锋,至今已持续四代的正派(?)黑道。)

大原龙之介:橘!
橘健介:啊!第五代!欢迎回来。
大原龙之介:别叫我第五代。你连直都利用进来了是怎么回事啊?就算他是你的外甥也不能这样啊。
橘健介:物尽其用,我可是黑社会。
大原龙之介:你这混蛋!
组员:算了算了,少主。冷静下来啦。
大原龙之介:这叫我怎么冷静啊。
西岛:哦,直树!
里谷直树:你好。
橘健介:啊,直树啊。这是怎么回事啊,你不是帮我去说服他了么?
里谷直树:唉,该说的我都说了。(大原龙之介是大原组第四代的独生子。为了让其能够好好继承抱病的头目,从小就被关在家里精心培养不闻世事。但是半年前突然……)
(大原龙之介:我不要继承这个组了。)
里谷直树:(——就爆出如此一言,一家子都乱套了。)
橘健介:又不是说让你现在马上就要继承。但是,老大的身体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撑不下去。所以,还有两个月,本想着等你高中毕业过后就正式接受组里的工作的。少主你这副样子就不足为范了啦。到底你为什么突然要去做电车驾驶员啊……不明所以。我不会忘记的,从去年8月份少爷的生日开始……
大原龙之介:电车的驾驶员不是很帅嘛!是吧?
组员:不……少主……
橘健介:少主你是想让我们至今为止的全部努力都付之东流吗?老大也是,说什么既然他这么说了就随他喜欢吧。
里谷直树:(要说我的话,因为龙的母亲和我的母亲是朋友,顺便一提,少当家还是我妈妈的弟弟。从以前开始我就常进进出出这个家,换句话说,我们是青梅竹马。)
大原龙之介:打架的方法还有恐吓别人的方法你们所教我的东西至今为止都非常有用。谢谢。
橘健介:少主!
里谷直树:(我可以回去了吧。)
大原龙之介:够了吧,这种话题。我要做一份正经的工作,和直构筑一个幸福的家庭。
里谷直树:我说啊……
橘健介:怎么可能行得通啊!
大原龙之介:咦,真是,还有其它继承人的吧,老爸的私生子什么的。
橘健介:才没有呢,那种。
大原龙之介:之前的老婆的儿子什么的。
橘健介:就算有的话早就继承组了。
里谷直树:(吵死了。)
橘健介:即便直树希望你继承也不行吗?
大原龙之介:哦……是么?
里谷直树:嗯,确实比起驾驶员制服这个比较适合你。
大原龙之介:唔嗯……真是,总之我说了不继承就是不继承了!绝对!
组员:少主~~~别这样说啊~~
大原龙之介:烦死了放开我!
里谷直树:小孩子啊?
橘健介:为什么这么顽固啊!至今为止只有对你都是言听计从的。
里谷直树:所以才把我叫来的。
橘健介:最后一招了。不过……总之还差一口气,拜托你了。他想要金盆洗手可是为了和你幸福生活的样子。
里谷直树:(龙从以前开始,就因为是黑道的儿子而很难交到朋友的缘故,所以非常粘我。然后在初中一年级的时候,被我说了句去死,就真的跑去寻死了。)
(组员:啊!少主!
橘健介:别想不开啊!
大原龙之介:呜呜呜,我被直讨厌了,已经什么都无所谓了。
里谷直树:(这家伙,这样下去可不行。一定要让他独立起来。))
里谷直树:(那之后六年,我明明尽量疏远他了,可是事到如今情况却丝毫不见改善到底是为什么啊。总有一天会成为一家之主的他却围着我团团转的话该怎么办啊?)
大原龙之介:直,要回去么?
里谷直树:嗯。
大原龙之介:哦。
里谷直树:你为什么在外面?
大原龙之介:那些家伙太吵了我就落跑了。[亲]
里谷直树:!![揍]
大原龙之介:好痛……
里谷直树:我不是说这种事去交个女朋友后和她做嘛?
大原龙之介:我才不要什么女朋友。
里谷直树:你啊……话说回来,说真的你为什么突然说不要继承了?之前还相当有干劲的。
大原龙之介:啊,想法变了。
里谷直树:瞎说。说到底,要做电车驾驶员什么的也太不称了吧你。你真的想成为那种人吗?明明一点儿都没做资格考试的准备。
大原龙之介:啊……
里谷直树:我说你就乖乖地别撒娇了。
大原龙之介:别说我撒娇。
里谷直树:而且,别拉我出来当借口。我也没那闲工夫。就算你继承了我们之间的关系也不可能改变的吧。
大原龙之介:才不是那回事。你会继承你家的餐馆的吧?要是和黑道结婚的话生意就难做了哦。
里谷直树:不管怎样,婚是结不成的。
大原龙之介:没关系的,法律的话让老爸去改掉好了。有钱能使鬼推磨。
里谷直树:别乱说。(我听说他去年的生日和他父亲聊了很多。但是关于内容一切保密。果然对一般人来说,黑道一家有其世人无法知晓的内情。)

客人:谢谢招待。
里谷直树:谢谢惠顾。
里谷柚有子:直,出去买点东西吧。食材不够用了。
里谷直树:哦。(不过话说回啦啊,不要去管橘舅舅就行了嘛。他最终还是会继承组织的吧。他除了吵架一无是处呢。嗯?那是龙吧?他为什么在这里?嗯?刚才龙那家伙从这小胡同出来的吧?嗯?是三高的人啊。)
三高的小混混A:可恶!
三高的小混混B:大原!
里谷直树:(唉,被龙打了啊。那家伙翘掉补习在干嘛呢。会毕不了业哦。离毕业还有两个月,那家伙参加补习,我则在店里帮忙,原本真打算是完全见不着面的。都因为舅舅,计划全泡汤了。)


Track 02

[门铃声]
里谷直树:怎么了你?这副摸样是怎么回事?遍体鳞伤嘛。
大原龙之介:你家现在有人在么?
里谷直树:不,大家都在店里。
大原龙之介:啊,让我进去。然后,今天让我住下。
里谷直树:可以是可以。
大原龙之介:啊啊,痛。
里谷直树:真难得啊,你打输了吗?
大原龙之介:打赢了啦。因为人太多稍微费了点功夫而已。
里谷直树:大概多少人?
大原龙之介:七八个人吧。
里谷直树:我说你最近是不是遇到的多了点?
大原龙之介:确实呢,昨天也被埋伏了呢。不过被我暴打了一顿。
里谷直树:昨天也是?那是埋伏啊。
大原龙之介:哎呀,你知道啊?
里谷直树:碰巧看见的。你做了什么了吗?
大原龙之介:对那一带的小混混能做什么啊?
里谷直树:小混混?昨天的是三高的人吧?
大原龙之介:啊——总觉得那群人当中确实混了几个不正经的。
里谷直树:你这些事不跟家里说没关系么?
大原龙之介:没关系没关系。不过是一些打不过我的小角色而已。没必要扯到组那边去。
里谷直树:所以才跑我家来了啊。
大原龙之介:啊?
里谷直树:我说你啊真的……(很有组长气概。)要是不行的话就说。
大原龙之介:嗯~直~
里谷直树:你干什么啊?别抱住我啊。
大原龙之介:直~~直~~
里谷直树:你是发情期的猫啊!话说最近你粘太紧了,烦死了。
大原龙之介:我在发情啊~[亲]痛痛痛痛!手腕……那儿有伤啊。为什么不行啊!
里谷直树:当然不行啊!
大原龙之介:那为什么亲亲就没问题。
里谷直树:……因为,那个又不会少块肉。和你亲也没什么的样子。
大原龙之介:那么XX也没关系嘛。
里谷直树:白痴啊,你是想进入我的吧?
大原龙之介:那是当然。痛痛痛痛!头颈要断了,那是骗人的我什么都不会做。
里谷直树:龙,要是我不在的话你会怎么办?
大原龙之介:咦?你突然说什么啊?
里谷直树:你将所有的感情都指向我是因为你的眼前只有我吧?
大原龙之介:啊?不是哦,是因为我喜欢你啊。
里谷直树:所以说啊,那也是问题所在啊。已经养成了追随我的习惯了吗?
大原龙之介:嗯……如果你不在的话我也许会哭吧?
里谷直树:会哭么?
大原龙之介:会哭吧,大概,那之后的事呢……嗯,不到那个时候是不知道的吧。
里谷直树:(不行,果然得想个办法。)
[电话声]
里谷直树:你好。
橘健介:是直树么?你知道少主在哪儿吗?
里谷直树:嗯?他在我家啊。
大原龙之介:呃,是橘么?
橘健介:真的啊,太好了。他没事吧?
里谷直树:啊?出什么事了?
橘健介:那个啊,出传闻了啊。大原组终于因为第四代病危濒临灭亡了。
里谷直树:啊?
橘健介:当然是胡说。老大他抱病在身这事儿众所周知了。但是因此其它组的小混混共同协定一同行动说是要在第五代继承前打垮组织。抓到了一个行动中的人,以死威逼他供出来了。
组员:三高的家伙好像说是听本人说的。
大原龙之介:三高?
橘健介:你最近和谁说过这事么?
里谷直树:这事能跟谁说啊?
橘健介:啊,确实呢。不过总之我们也会调查马上解决掉的。说不准少主会被盯上,你自己也要小心。
里谷直树:说不准……么?但是我们两个没有对谁说过吧?
大原龙之介:嗯,之前你跑来对我说要我继承的时候也是,就我和你,还有哲在。
里谷&大原:啊!

哲:啊~是的,跟三高的朋友吗?说了哦。哎呀我太高兴了,第五代什么的真的帅毙了!
里谷直树:果然。
大原龙之介:是你啊?
哲:咦?怎么了?怎么了?咦?我做错什么了吗?大哥!
大原龙之介:别在意。
里谷直树:没什么,是在你面前说了的我不好。
哲:啊!里谷哥!我!

里谷直树:对不起啊。
大原龙之介:什么啊?
里谷直树:我没想到会闹这么大。
大原龙之介:啊?你做什么了啊?
里谷直树:我应该更加谨慎一点的。
大原龙之介:既然这样的话,在这件事平息之前你来当我的保镖吧?
里谷直树:哦。
大原龙之介:一起洗澡?
里谷直树:哦。
大原龙之介:一起睡?
里谷直树:啊……啊。
大原龙之介:那个也是~
里谷直树:啊?嗯,什么都行。
大原龙之介:开玩笑的开玩笑的。没关系的啦。现在被盯上的就只有我吧?我会乖乖回家呆着的。他们还不至于会追到家里来吧。
里谷直树:但是你补习呢?
大原龙之介:啊啊!
里谷直树:就算橘舅舅很快就能把事情处理好,但是处理完毕之前……(得想个办法……)

[打架]
小混混C:好痛!你是什么玩意儿啊!为什么这么强啊。
大原龙之介:所以说招子给我放亮点。是你们自己弱吧。要是还想打架的话我就陪你玩玩。
小混混D:呃……可恶!喂!大原,你要是不乖乖听话的话,我可不保证这家伙会怎样啊。
里谷直树:[揍]别碰我。
大原龙之介:白痴啊你,他可是比我还强啊。
小混混D:呃……诈欺啊!
里谷直树:(结果他从以前开始就擅于打架,身边总不太平。然后看到这个,我也总会出手相助。这样下去,不管时隔多久都不会有所改变。啊!手枪!)龙!啊啊……
大原龙之介:呃,直?
小混混D:白痴,你对一个孩子干嘛拔枪啊?
小混混C:失手了。
大原龙之介:宰了你。
里谷直树:龙,龙!喂,住手!我只是擦伤而已啊龙,龙![拍照]
小混混C:你拍了什么?
里谷直树:刚才你的面容已经已经以图片邮件的形式传送给大原的少当家了。我话说在前面,传言都是假的。第四代还在坐在当家位子上呢。不管你躲到哪里去都会把你找出来,要是和第五代作对的话我们也不会轻易罢休的。如果不想我上报实情给你们的组里惹麻烦的话,赶快给我滚。 喂!要是你犯了罪的话怎么办啊?
大原龙之介:你不会死吧?
里谷直树:就这点伤死不了的啦。我不是说了只是擦伤而已么。话说黑社会还真的带着那种东西呢,第一次看见。
大原龙之介:我家也有。
里谷直树:咦?
大原龙之介:老爸以前的老婆就是被卷入组间的斗争而死的。其它人也是,我们家常常会有人受伤。所以啊,我如果真的继承组的话,我就要放弃和你在一起了。
里谷直树:(什么啊那是,这话该是你说的么?明明是我想要离开你的。)
大原龙之介:嗯?直……
里谷直树:走吧。
大原龙之介:要去哪里啊?直!
里谷直树:(我没听说,也没想过要这样分别。想要一起的是到底谁啊?明明至今为止有很多次可以放手的机会。)

里谷直树:喝吧!
大原龙之介:咦?酒杯?等一下,这算什么啊,突然!
橘健介:第五代!你终于下定那个决心了呢。
大原龙之介:才不是,给我闭嘴,橘。即便要做还有两个月呢。我直到最后一刻都要和你在一起。直到那之前我都要和你卿卿我我黏黏糊糊还要做更加进一步的事情能做的都做了。
里谷直树:白痴啊,才不是。这个又不是继承后任之酒。
橘健介:咦?不是的啊?
里谷直树:怎么可能这么简简单单就继承了。大当家还活着呢。
橘健介:那也是哦。
里谷直树:龙,这个是我与你之间的而已。
橘健介:咦?为了什么?
大原龙之介:橘,你吵死了。直,在这个家交杯结盟的话啊……
里谷直树:我知道啦,意味着同生共死吧。我一开始就这么做就好了。明明是你自说自话要从我面前消失,却说我不在了的话你会哭,还说那之后会怎样你不知道。我就这样一直担心怎么行。我们按照黑道的规矩来场交易吧,龙。无论你是什么样的人我都会和你一起。
大原龙之介:啊啊,你喝下去的话……
里谷直树:就算你不保护我也没有关系,我至今为止都没事呢。我比你还强呢。
大原龙之介:啊……
里谷直树:舅舅,龙他不会再闹别扭了。
橘健介:哦,果然如此么。谢谢你啊,直树。我去跟大家说。
大原龙之介:你会和我在一起么?
里谷直树:是的,我可是已经横下心来了哦。你也下定决心吧。[亲]不过,会不会做进一步的事的话另当别论。我们之间的羁绊比起结婚更加强韧哦。不管怎么说,那可是黑道之约啊。
大原龙之介:你太卑鄙了。


Track 03

里谷直树:(因为从以前开始就一直在一起,就算被告知说“龙他不普通”我也不甚明白。只是感觉他爸爸很凶相他妈妈很有迫力而已。一家子都很严肃,那里还住着很多互称为“兄弟”却并不是真正的兄弟的人们,仅此而已。龙是个好孩子。是黑道的儿子那又如何。那种事和我无关,我是这么想的。不过,那是因为我还是个孩子呢。)
大原龙之介:好啊,直树!我把说好的东西拿来了。
里谷直树:又是这副不得了的样子。
里谷柚有子:小龙,欢迎光临。正在等你哦。
大原龙之介:阿姨你好。
里谷柚有子:怎么回事啊,很帅嘛。
大原龙之介:橘那家伙说今天和他一起去受到照顾的店里面打个照面,让我穿成这样的。西装真是热死我了,而且一层一层的重死了。
里谷柚有子:真不错呢。
里谷直树:哎呀~挺适合嘛。黑道打扮。
大原龙之介:是么?重新爱上我了么?
里谷直树:不……
大原龙之介:不是什么啊?
里谷柚有子:小龙你要喝什么?
大原龙之介:冷的!
里谷直树:(今年春天,我们顺利从高中毕业。不过话说回来,龙是当中强求让其毕业的。现在我们两都分别继承了家业,每天都在学习。龙学习着大原组内的事物,而我因为和龙缔结了同生共死之约,并不需要入组,像这样每天在父母的店里面见习。)给你,麦茶。然后,橘舅舅呢?
大原龙之介:啊,那家伙啊。
浩树:喂!不要让这种样子的家伙呆在外面等啊,笨蛋龙。会吓到客人的吧?
橘健介:好啦,浩树,注意你的口气。
里谷直树:欢迎回来,阿浩。舅舅,你在外面啊?
大原龙之介:是啊,这家伙啊,说什么不想进店里就把事情推给我了。我也很烦恼呢。
里谷柚有子:我说小健,你既然来了就露个脸啊。
橘健介:姐姐,我不是说不要这么叫我了吗?
里谷柚有子:为什么,小健不就是小健么?
里谷直树:不过确实,到这里来的话,少当家就没少当家的样子了。
橘健介:那个少主,姐姐拜托的东西拿到了么?
大原龙之介:不,还没有。
里谷柚有子:是啊是啊,是小绫要的呢,在里面,小健你去拿来吧。
橘健介:嗯……
里谷柚有子:那个叹息算什么啊?
里谷直树:嗯……话说“我也很烦恼啊”这话是什么意思?
大原龙之介:哦呃……
里谷直树:我说你就乖乖认命了吧。我都说会和你在一起了。
大原龙之介:嗯~~~啊~~~但是啦~~~不,也不是没有认命啦……或者说……
里谷直树:那是什么?
大原龙之介:打算要认命的……
里谷直树:也就是说没有咯。
里谷柚有子:小龙,小绫说只要和服就够了么?没有其他需要了么?
大原龙之介:不,没了。啊,真是的,老娘真是爱差遣人呢。不过就是个和服自己来拿拿就好了嘛。啊,再见啊,直树。事情办完了,我也差不多该回去了。
里谷直树:夜里,今天轮到我送外卖。我会去的,你可别逃。
大原龙之介:我才不会逃!
橘健介:少主!车在这里,今天是开车来的。

里谷直树:唉……
里谷浩树:怎么回事啊那家伙。还想着最近都没来呢,大哥,你和那家伙发生什么事了?
里谷直树:嗯……稍微有点事。
里谷浩树:嗯,那正好。不和黑社会扯上关系的话我家也比较太平。
里谷直树:(大概,那是一般人的想法。)你还真是讨厌黑社会呢。生在我家的话应该习惯了才是。
里谷浩树:我是讨厌龙之介啦。
里谷直树:为什么啊,他对你做什么了?(然后龙因为那个理由试图疏远我。确实如果不和他牵扯在一起的话可以避免遭遇到很多事情。但是,都事到如今了不是么。)

大原绫芽:真的好好吃呢,里谷先生煮的菜。
里谷直树:谢谢你,大姐。
大原绫芽:话说回来,今天收到的和服,刚好赶上聚会,帮大忙了。帮我跟柚有子道个谢。
里谷直树:嗯。啊,话说回来,龙人呢?他不在呢。
大原绫芽:啊,那孩子啊,说什么白天跑来跑去困了,现在在房里。虽然跟他说直树差不多要来了,我以为终于被你甩了呢,不是啊?
里谷直树:(啊家伙,真不干脆啊。)

里谷直树:小龙~你装睡装得太假了。
大原龙之介:呃,好痛。别拽我耳朵啊。刚才为止我真的睡着了啊。
里谷直树:故意挑吃饭的时间睡觉呢。
大原龙之介:直。
里谷直树:嗯?
大原龙之介:我说你啊~~
里谷直树:所以说什么事啦?够了吧?好重。
大原龙之介:直。你真的从今以后都和我在一起么?
里谷直树:会啊。
大原龙之介:既然如此,就那样不让我继续下一步的话,我已经忍不住了啦。
里谷直树:你难道说是因为这个理由疏远我的?我还以为你不过是没认命而已。
大原龙之介:不!也有那原因!是那原因占主要!但是这个也有,或者说,认了那个的话,也横生欲望出来了。你都让我做到这个程度了,为什么就不让我继续啊?
里谷直树:(那种事就算你问我我也不知道……说到底,和那家伙开始做这种事是在初中一年级的时候。龙突然“觉醒”了,然后向我袭来。)
(大原龙之介:直。
里谷直树:去死,你个白痴。)
里谷直树:(当时真的吓了一跳的我认真的拒绝了他。他暂时都不来接近我。)
(里谷直树:龙~我已经不生气了啦。反正你也未遂。
大原龙之介:不行!!我和你在一起的话就会想要做奇怪的事情。这肯定是种病。
里谷直树:(居然说是病……)那么,如果只是接吻的话。
大原龙之介:直~)
里谷直树:(话说和现在的状况如出一辙嘛。那家伙就一点没成长吗?)
(大原龙之介:直……)
里谷直树:(并不是没有那个想法,但是那种事一般说来是和女生做的吧?一般说来……一般说来啊……十九年的青梅竹马,然而事到如今我要以怎样的姿态和他做那样的事啊……)[被撞]
混混E:啊~对不起。里谷君。
里谷直树:(谁啊那是?哪来的小混混啊?)


Track 04

哲:里谷哥啊,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给大哥回复啊!?
里谷直树:我说啊,阿哲,你怎么连那种事都要掺一脚啊?而且,你来店里干嘛啊?明明还是在准备中。
哲:因为来这里说不定会遇到大哥啊,而且我没钱了。啊,前段时间我偶然遇到大哥了,就在车站前面。真是超帅的,穿着西装!但不知为何看上去没什么精神,于是我就问他最近和里谷哥怎么了——
(大原龙之介:唉……进退两难……)
哲:这样说了。这不是很过分吗!?
里谷直树:(那家伙竟然逢人就说!)先不管那个,虽然很可惜,不过就算你待在这里,你最喜爱的大哥都不会过来的,最近基本上都没来过。
哲:为什么!?你终于把他甩了啊!?
里谷直树:不是啊!
里谷浩树:老哥,老爸在叫你哦。
里谷直树:好了,我要开店了,你快回去吧。[开门]啊,不好意思,营业是从5点才开始的……
混混E:你好啊,里谷直树。
混混F:可以借一步说话吗?
里谷直树:(他们是上次的那些人……)

混混E:你和大原龙之介的关系不错吧?
里谷直树:(是和龙有关的啊……)不过,为什么你也跟来了!?
哲:因为没有保护好里谷哥的话,肯定会被大哥骂的!
混混F:你们有在听吗!?
里谷直树:唉……是那又怎样?
混混E:嗯,有些事想拜托你啦。

橘健介:然后他们就叫你说服少主解散大原组啊?那算什么啊!为什么要叫你说?
里谷直树:我不知道。
橘健介:那么你怎么回答了?
里谷直树:我说为什么我要做那种事不可啊,他们就拿出小刀来威胁我,但我一直沉默不出声,他们就放我回来了。啊,这个,脸颊被小小地划了一下,可能是想这样吓吓我。
橘健介:是吗……那还好。嘛,我会去查的,不过你是少主的弱点这一点搞不好可能暴露了呢……
里谷直树:即使如此,也不可能就这样让它解散吧。
橘健介:不过,不报上姓名就代表只是小混混吧,或许这是个聪明的做法。
里谷直树:哪里啊!?
橘健介:对了,你将这件事告诉少主了吗?
里谷直树:没有,那家伙超在乎这些事情的,不说就好。
橘健介:这样啊。
大原龙之介:早上好……啊!直!?
橘健介:早上好,少主。
里谷直树:又想逃避啊?
大原龙之介:啊!直的脸受伤了!是你弄的吗,橘?我可不饶你哦!
橘健介:不是。
大原龙之介:这是怎么了?
里谷直树:做饭的时候切到的。
大原龙之介:嗯……
橘健介:少主……你为什么要走开啊?
里谷直树:龙。
大原龙之介:是。
里谷直树:唉……
大原龙之介:啊!不行!别走过来!
里谷直树:如果你赢了我的话,让你做也可以。
大原龙之介:诶?

里谷直树:(因为没有理由的话,总觉得有点那个吧。)
大原龙之介:看招!
组员:啊!
橘健介:哦,是背摔啊。还自觉地在练习。
里谷直树:嗯,是啊。
大原龙之介:好了,准备运动结束!要开始咯,直树!
里谷直树:唉。
橘健介:开始!
大原龙之介:啊啊!嘎!
橘健介:从大腿内侧勾倒。
大原龙之介:喔喔!啊!
里谷直树:放倒。为什么直树那么强啊?
大原龙之介:吼吼!唔……唔……
里谷直树:哎……
橘健介:这次是压制啊,连跪摔也用上了。毫无破绽啊。
大原龙之介:为什么……为什么我就是赢不了啊?
里谷直树:你要是明白了的话,不就赢了?
大原龙之介:也对啊。
橘健介:少主,振作一点!
里谷直树:唔……不要勃起啊,白痴!
大原龙之介:我也没办法啊……
里谷直树:唉……龙。
大原龙之介:嗯?
里谷直树:你要是觉得能赢我了,我会再和你比试的。
大原龙之介:噢噢!我超有干劲的!
组员:诶,少主,那个……
里谷直树:(唉,真是的。至少打败我让我看看嘛,龙。不然的话,连我都觉得心烦意乱了。)

里谷直树:(嗯?妈妈和浩树?两个人站在店门前干什么啊?)我回来了。怎么了?
里谷柚有子:啊,直……
里谷浩树:你看看这个。
里谷直树:(啊!门帘和菜单都被弄得乱糟糟。)发生什么事了?
里谷柚有子:刚才来了几个奇怪的人,问直树在不在,于是我就问他们有什么事,他们说龙之介的事情就拜托了,然后就这样……
里谷直树:(唔!又是那些家伙啊!)
里谷柚有子:他们还说会再来,你没关系吗?
里谷直树:嗯,我……
里谷浩树:不可能没关系吧!
里谷直树:浩?
里谷浩树:之前脸上的伤也是被他们做的吧?老哥,你真的跟龙之介说了吗?
里谷直树:没有,这又不是什么需要说的事情。
里谷浩树:就是这样,老哥才从以前开始就总是因为那家伙的牵连而受伤!我就知道总有一天会变成这样的。和那种人扯上关系,不会有什么好事的!
里谷直树:浩……
里谷柚有子:浩树,这些东西修理好就没事了。错的并不是大原。
里谷浩树:但是……
里谷柚有子:那些人是我们重要的朋友和亲人哦,不可以那样说话。
里谷浩树:唔……妈妈和老哥都太天真了!
里谷柚有子:浩树!唉……真伤脑筋啊……
里谷直树:(妈妈以前也有烦恼过吧,现在和大原之间的关系。)
里谷柚有子:怎么了?
里谷直树:不,没什么。就算没有黑道,也会碰上很多不好解决的事情呢。
里谷柚有子:哈哈。
里谷直树:什么啊?
里谷柚有子:你也喜欢小龙吧?
里谷直树:诶?为什么会这样觉得?
里谷柚有子:嘻嘻,是吧是吧?

里谷直树:(不过,是喜欢啦。不过暂先不管和情欲有关的事。我是真的不想跟他分开。因为,龙真的是个好人。)
大原龙之介:走开走开,小鬼们。别挡路。
男1:知道了啦。
男2:走吧。
女生:那个,谢谢你了。
大原龙之介:嗯,你自己小心点。诶!?你为什么在这里?
里谷直树:讨厌吗?
大原龙之介:我没有心理准备啊。
里谷直树:你在干什么啊?巡视地盘吗?
大原龙之介:不是啦。不过那些家伙真是太不像话了,竟然调戏那样一个女孩子。呃,你在笑什么?
里谷直树:呵呵,没什么。
大原龙之介:可以亲你吗?
里谷直树:你讨打啊?
大原龙之介:唔。
里谷直树:(不管是黑道的儿子还是什么,我认为那都没有关系,一直都是如此。但是,大概那是……)

里谷直树:(什么啊?这辆黑的显眼的车……)
混混E:哟,里谷。
里谷直树:(切!又来了啊,真缠人啊!)我说啊,不管你们来几次我都……
混混E:嗯,因为你很顽固,要说服你有些不太可能,所以我们少爷发话说将你直接带过去。
里谷直树:少爷?那是谁啊?
流氓:老实地乖乖跟我们走比较好哦。
哲:呜呜……
流氓:这家伙也在啊。
哲:啊啊……里谷哥……
里谷直树:阿哲!

里谷直树:(我不管那家伙是黑道的儿子还是什么,我认为那都没有关系,一直都是如此。但是,大概那是因为即使在哪一天发生了什么事,我都觉得自己可以解决得了。看来是我太天真了。)


Track 05

哲:哦!好痛!
里谷直树:喂,这事跟这家伙没关的吧?有事找我的话就直接……
西岛圭吾:你还是没变啊,里谷。
里谷直树:哦……
西岛圭吾:很久不见。
里谷直树:你……是谁啊?
西岛圭吾:我是西岛啊!白痴!
里谷直树:西岛?西岛……西?你是西啊?
西岛圭吾:没错,可不许你说忘记了哦,我和你们还是经常打架的啊。
哲:里谷哥,这人是谁啊?
里谷直树:啊……同一个小学的是西岛组的儿子。
西岛圭吾:没错,我就是西岛组的第二代,西岛圭吾。
里谷直树:唉,原来是这样啊,我明白了。是你的话,以前就知道龙很听我的话了嘛。
西岛圭吾:是啊……不过我还是根据调查结果的。没想到已经过了七年,你们还是一样粘得那么紧呢。我真的没想到。
哲:大哥从那么早开始就那样了?
西岛圭吾:大原组到现在为止都太过强大,谁都不敢对它出手。不过当我继任了第二代,大原组也差不多会由那个笨蛋继承了吧。那样的话,我想跟他说说,他就会将地盘让出来了吧?
里谷直树:唔……就因为那样,你有必要将一般市民也牵扯进来吗?
西岛圭吾:关于那个啊,我顺便也听说了些有趣的事情。你们一家不是都和大原有交情吗?而且,你母亲的弟弟还是大原组的少当家啊。
里谷直树:那又怎样?
西岛圭吾:还不明白吗?既然有那么多关系,即使被牵扯进来,警察也会不以为意吧?那小子也说你总有一天会进大原组的呢。
里谷直树:阿哲……你连那种事也……
哲:对不起!
西岛圭吾:所以,你可以毫无顾虑地帮我了吧,里谷?
里谷直树:为什么我要……
西岛圭吾:哈,你会帮忙的吧?我就是为了这个目的才把这小子也带来的。
哲:啊啊!烟、烟、香烟要弄瞎眼睛啦!!!
里谷直树:唔……这个卑鄙的人!(龙,这次的事情有点棘手。)

大原龙之介:在解约的情况下,甲方……乙方……嗯?已经全部接受……的话……乙方……甲方……乙……啊!真是复杂死了!
橘健介:少主!
大原龙之介:这种东西谁看得懂啊!
橘健介:请你也快点学会看契约书啊。
大原龙之介:反正总有一天会看懂的。
橘健介:总有一天是什么时候啊?
大原龙之介:明天。
橘健介:绝对是骗人。
大原龙之介:唉……
组员1:少主!你去哪里啊?
组员2:他逃跑了!
大原龙之介:(为什么都毕业了还得看那一大堆让人头痛的东西啊!光是去店里露个脸就够麻烦的了。我才刚开始啊,要做的事情未免太多了吧?啊……直……)好想见直……哇哦哦!(糟了!脚不由自主地就向直树家走去了。我明明没打算过去的……)啊!(不过他说我赢了他的话让我上也没问题,那么见见面也可以吧?啊……不过……不过啊……)
里谷浩树:滚开啦!可疑人物!
大原龙之介:你!喂!浩树!
里谷浩树:不要在别人家前面走来走去啊,我要报警哦!
大原龙之介:呃……浩树,你为什么就那么讨厌我呢?唉……我可是你未来的大哥哦!
里谷浩树:你那白痴得要命的地方,我就是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
大原龙之介:你说什么!?你这个恋兄控!
里谷浩树:吵死了!快回去啦!你这个小混混!
大原龙之介:嘻,呵呵,是直打过来的电话啊~
里谷浩树:哼!
大原龙之介:喂,怎么了?
西岛圭吾:哟,大原吗?
大原龙之介:谁啊?
西岛圭吾:是我,西岛。不过也七年不见了,光听声音也不知道吧?我就是小学时跟你有过不少过节的西岛啊。
大原龙之介:哦……啊,是谁?
西岛圭吾:你竟然不记得了!?你们还真是把我看扁了啊。切!算了,反正见面就知道了。
大原龙之介:你到底是谁啊!?为什么用直的手机打过来啊!?
西岛圭吾:闭嘴听我说!听好了,如果不想直树受伤的话,现在就一个人到我说的地方来。
大原龙之介:唔……怎么回事?
西岛圭吾:现在里谷和你的一只小弟在我这里,如果希望我平安无事地送他们回去的话,就到四丁目的……
大原龙之介:四丁目的西岛大楼……
里谷浩树:喂,怎么了?
大原龙之介:脚踏车借我,浩树。直树被抓走了。
里谷浩树:啊?喂,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大原龙之介:稍后再说,我先走了。
里谷浩树:又是那些家伙啊?
大原龙之介:又?
里谷浩树:是啊,前几天也过来闹过。你不也看见了吗,老哥脸上的伤痕?
大原龙之介:果然是那么回事啊。
里谷浩树:诶?
大原龙之介:我要宰了他们!!!
里谷浩树:一定要救回来啊!

西岛圭吾:哼,真是单纯的家伙。看他那样子,肯定会飞奔过来吧。
里谷直树:喂,就算他真的来了,你认为龙会乖乖地听你的说话吗?
西岛圭吾:当然会听啊,因为你在我手上嘛。
里谷直树:唉……也不是没可能……
哲:里谷哥,大哥一定会什么都听他的啦!
西岛圭吾:哈哈,这样一来大原组也完蛋了吧。让他签个字就结束了。
里谷直树:唉……你想逃跑吗?
哲:诶!?
里谷直树:那就跟我来。
小混混:喂,你干嘛擅自……[被踢倒]哦!
西岛圭吾:你干什么?
里谷直树:因为没有正面进攻的勇气,就把苗头指向龙。但也怕龙怕得不得了,就将我当作利诱。也就是说,你没有自信能赢过我,所以才这样绑架我。但如果乖乖被抓的话,就太没面子了,所以得稍微反抗一下啊。
西岛圭吾:哈……
小混混:臭小子……
西岛圭吾:等下,好了,解开他的绳子吧,只有里谷的。
小混混:诶?啊,是。
里谷直树:你这是什么意思?
西岛圭吾:既然没有了不利条件,你就能做出正确的反击了吧?
里谷直树:啊?唔!
哲:里谷哥!
里谷直树:啊……咳咳!咳咳!
西岛圭吾:的确我以前是输给了你好几次,但我已经不是七年前的我了,里谷。

大原龙之介:啊……是这里吗?西岛大楼。
组员1:然后,那家伙……啊,大原来了。先挂了。
大原龙之介:你就是西岛吗?把直树还给我。
组员1:嘛,别这么心急啊。喂。
组员们:是……
组员:少爷命令我们先来当你的对手,那就稍微玩一下咯。
大原龙之介:切!

里谷直树:啊!
哲:里谷哥!
西岛圭吾:啊,真是吵死人了!把那小子带到一边去。
组员:是。
哲:放开我!喂!
组员:啰嗦!
里谷直树:啊……阿哲……
西岛圭吾:放心,我不会做什么的,只要那小子乖乖听话的话。
里谷直树:唔……你真是一点都没变啊!
西岛圭吾:啊?
里谷直树:你从以前就很卑鄙无耻,只会趁人之危,还做过用布袋裹住人打的事情啊。
西岛圭吾:唔!那又怎样?卑鄙才好啊,因为是黑道嘛。打架对我们来说就是工作,大原不也一样吗?说起打过的人的数量那家伙比我还多……
里谷直树:哈哈,龙才绝对不做这种事。抓住别人的弱点,还拿人来当人质,哼,真受不了。就算变得很会打架了,但你的脑袋还是一样的差劲啊。真是可怜。像你这样的小角色,别把龙和你相提并论啊,人渣!啊!唔!?
西岛圭吾:你也完全没变啊。从以前起就总是瞧不起我。
里谷直树:唔……你干什么?
西岛圭吾:就让我来告诉你吧,我和你到底哪一个居上位。
里谷直树:啊……喂!
西岛圭吾:这样的话,你多少也该顺从一点了吧。
里谷直树:开什么玩笑!
西岛圭吾:唔!
里谷直树:啊!
西岛圭吾:哈,虽然你不是女人有些可惜,不过看到你被折磨成这副模样,我就快要高潮了。
里谷直树:(好恶心……可恶!我要杀了这家伙!)
大原龙之介:直!
哲:里谷哥!?
里谷直树:龙……
西岛圭吾:切!什么啊,已经来了吗?真没劲。那些家伙也太没用了啊,我还以为能再拖你一点时间。你们也给我机灵一点啊,现在开始才难得……
大原龙之介:喝!
西岛圭吾:呜哇!
组员:少爷!
组员2:你竟敢……啊!
大原龙之介:谁想来受死啊?
混混们:唔……
里谷直树:龙。
组员:大原!
里谷直树:龙!龙!够了!
组员2:少爷!
里谷直树:这家伙已经昏过去了。
大原龙之介:……但是你受伤了。
里谷直树:啊,没关系,这不算什么。
大原龙之介:直,杀了这家伙吧。
里谷直树:龙!
大原龙之介:我来做。
里谷直树:龙!我没事了,所以,我们走吧,回去吧。

里谷直树:总之,还是先把橘舅舅叫来吧。这副模样走回去也不太好。
大原龙之介:对不起……
里谷直树:你干嘛道歉啊,又不是你的错……
哲:里谷哥,大哥的背部……
里谷直树:诶?
大原龙之介:啊……
里谷直树:龙?(啊……是血!?)


Track 06

里谷直树:(曾经有过这样一件如果不是跟龙在一起的话就不会遭遇到的事——在放学回家的路上,我跟龙之介一起被大原的敌对组织掳走,整整监禁了两天。但是当时,我一点儿也不觉得害怕。)
(里谷直树:肚子饿了……
大原龙之介:直树,老爸绝对很快就会来救我们的。
里谷直树:嗯。
大原龙之介:没事的!
里谷直树:嗯。
大原龙之介:我跟你在一起,没事的。
里谷直树:……嗯。我没事。
大原龙之介:真的?)
里谷直树:(结果,我们确实在几小时后就被平安解救出来了。在那之后,这种事情还发生过好多次。随着年龄的增长,后来还有些跟家里没关系的人过来找碴儿。但是我们每次都能够从容不迫地摆脱困境。所以我可能有点过分相信了,相信我们自己、相信龙之介……是无敌的。)

橘健介:贫……贫血?
医生:没错,被刀刺中以后流了血还胡乱打架,那肯定会晕倒的嘛!
橘健介:那……没有生命危险?
医生:没有没有,只不过是大量出血引起的贫血而已。
橘健介:啊……这样啊……
组员A:太好了……
组员B:太好了!
橘健介:那现在呢?
医生:我给他缝了几针,现在麻醉药生效,正在睡觉呢。
组员A:谢谢您!
医生:好了你们也给我散开吧。
组员B:好的。
医生:你们对他太过保护啦!
橘健介:呵呵,医生这么说哦。可以放心了,直树。
里谷直树:……嗯。
橘健介:这个医生医术还是很好的。
组员B:橘先生,医生叫你过去一下。
橘健介:哦,这就去。直树,你到少爷身边去吧。
里谷直树:嗯。
橘健介:你在身边的话,少爷也会恢复快一些吧。

里谷直树:(龙……)
大原绫芽:医生说已经不用担心了。
里谷直树:嗯,我听说了。他脸色变好些了。
大原绫芽:因为在医院里打过吊针。这小子就是精力过剩,肯定很快就要起床了。
里谷直树:呵呵,是啊。
大原绫芽:我听橘说了。把你卷进来,真抱歉。
里谷直树:为什么大姐也要道歉啊?大原一点错也没有。
大原绫芽:虽然没有错,但是脱不了干系。我说,直树,你妈妈直到现在还跟我做朋友,我打心底表示感谢。但是,我们家就是这样一个家庭,你没有必要被卷进来。今后你要怎么做,自己选择吧。
里谷直树:(不是的,大姐,我已经选择过了。虽然我没想过我俩生存的世界是不一样的。但是,我也能想象得到,他的生活中不光是靠打架、仅仅靠打架就能平息的事情。而且以前我也觉察到了,这家伙会因为我而暴走,暴走到无法自已的程度。这次也是这样,本来是可以不受伤就能够解决的事吧。但是,就因为我说过要跟他在一起,就因为我跟他在一起……这家伙某天会不会死掉啊?我好怕……龙。)
(大原龙之介:我……不会再跟你在一起了。)
里谷直树:(我终于能理解你那时的心情了。是我错了,对不起,龙!下次你再提起的话,我一定会好好听你说的。)

橘健介:哦,直。辛苦你了。
里谷直树:龙还在睡?
橘健介:对。就算他平时他睡到这个时候也是很多的。
里谷直树:呵呵,是啊。[推门]
大原龙之介:直?
里谷直树:早上好,龙。

大原龙之介:我好像被刀刺中了。
里谷直树:对啊,所以一走到外面就晕倒了。为什么自己都没察觉啊?你的痛觉神经到底是怎么长的?
大原龙之介:……嗯?因为我头脑充血,不怎么记得了。啊!这样一动好痛。
里谷直树:……你真的不要太乱来啊。
大原龙之介:你好像没精神嘛,直。
里谷直树:没有啊,我只不过是轻微撞伤而已。(可恶,打起精神来啊!)
大原龙之介:啊!
里谷直树:怎么了?
大原龙之介:难道说你被西那家伙干了什么……?
里谷直树:没被干什么啊。
大原龙之介:真的?你不是被他脱了吗?
里谷直树:呃,只不过是被脱了裤子罢了。
大原龙之介:真的吗?
里谷直树:真的!因为你正好赶到,所以我只是被他摸了一下。
大原龙之介:摸?!摸了哪里?
里谷直树:呃……大腿之类的……
大原龙之介:之类的?
里谷直树:(屁股之类的……)就这些。
大原龙之介:真的吗?
里谷直树:你真啰嗦!别叫我再回想起来!
大原龙之介:呃……
里谷直树:说起来,你还记得那家伙吗?
大原龙之介:啊?你说西?听到西岛这个名字,我还在想到底是谁啊。看到脸就想起来了。那家伙以前就喜欢在你身边转来转去的,隐约记得我好像经常揍他。
里谷直树:哎?那家伙不是冲着你来的吗?
大原龙之介:哎……算了,无所谓了。
里谷直树:嗯,是啊。
大原龙之介:那小子,为什么会变成那样呢?
里谷直树:是啊……
大原龙之介:不过,如果我没有你在身边的话,我说不定也会变成像他那样子。
里谷直树:你……
大原龙之介:觉得不爽就要揍人,不管对象是谁都敢乱来;但是因为家庭背景,基本上大家对我都敬而远之,没人敢管。因为周围的人都是以那种眼光看我,所以过去我觉得就算打架乱来也没关系。但是,直一直都会跑过来制止我。
(里谷直树:龙,你在干嘛呢!)
大原龙之介:所以我能够这样过着普通的生活一直到现在,全都是托你的福。谢谢你!
里谷直树:啊……
大原龙之介:如果不是你的话,我肯定早就是个有前科的人了。
里谷直树:(龙……我还没有……等一下!)
大原龙之介:直,我决定了。
里谷直树:(龙!)
大原龙之介:我们俩果然还是……
里谷直树:(我……!)
大原龙之介:在一起比较好。
里谷直树:(哎?)
大原龙之介:一直以来我都净是在给你添麻烦,今后还要承担家里的事……我原来是这么想的。但是即使我们分开,你是我的弱点这一点也不会改变,而且说不定以后还会发生像这次一样的情况。这样的话还是把你放在身边安全一点。万一发生点什么事,我还可以立刻飞奔过去找你。难得你给了我约定,我也要下定决心——直,从今往后,我们也要一直在一起!
里谷直树:……!
大原龙之介:就是要忍住不对你出手有点难熬,不过也没办法呢。
里谷直树:唔……
大原龙之介:唉、唉、唉!?怎、怎么了?你怎么哭了?
里谷直树:呆子,都怪你说“谢谢”什么的。
大原龙之介:唉?为什么不能说?
里谷直树:我试过……想象没有你的日子我该怎么生活,但是,我做不到……(我从来没有想过要龙来保护我。但是,无论什么时候,我都能够坚强,不管发生什么,我都能够冷静地面对的原因——)
(大原龙之介:没事的,直,我跟你在一起。)
里谷直树:(一定是因为你在我的身边。为什么我一直都没发现呢?)干嘛啊?你这微妙的抚摸手法,你在轻抚我的头吗?
大原龙之介:呃……还不因为你突然说那种话。气氛变得不太妙……
里谷直树:哦。
大原龙之介:等下!!!你在干什么?
里谷直树:没干什么。你啊,还真是老实。
大原龙之介:你知道的话就不要乱摸人家胯裆!小心我袭击你哦!
里谷直树:呵,行啊。
大原龙之介:……![关门][扑倒]
里谷直树:啊!
大原龙之介:为什么?
里谷直树:我突然有那种心情了。不过,还是算了。
大原龙之介:哎?
里谷直树:因为我想起来你有伤在身。
大原龙之介:那种事无所谓啦!
里谷直树:有所谓啦。
大原龙之介:直~~~~
里谷直树:吵死了!干嘛?
大原龙之介:直……
里谷直树:嗯……
大原龙之介:对我来说,没有比你更重要的东西了,真的。
里谷直树:你这是在调情吗?
大原龙之介:呵呵,是。
里谷直树:呆子!(我也是,再没有比你更重要的了,龙之介。)

里谷直树:……裤、裤子我自己脱。
大原龙之介:为什么?好啦,让我脱嘛。
里谷直树:怎么觉得,你很熟练嘛。
大原龙之介:呵呵。这种事情我已经以卷起来的被子为对象做过练习了。
里谷直树:呵,竟然用被子卷。啊!你这家伙,别舔那种地方!
大原龙之介:有什么关系嘛?
里谷直树:你这笨蛋!不要啦!嗯……嗯!等……龙!不要了啦,这种……
大原龙之介:为什么?不舒服?
里谷直树:我说你啊,这种事情,你竟然做得这么自然……
大原龙之介:那是因为我一直在妄想。所以啊,不管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为你做哦~~~
里谷直树:……不用啦。用手的话,我也可以帮你……
大原龙之介:不行!
里谷直树:为什么?
大原龙之介:因为我其实现在就快高潮了。
里谷直树:啊?为什么?
大原龙之介:为……?下、下次吧!
里谷直树:啊啊!……啊……啊……啊!!
大原龙之介:要是痛的话,就告诉我。
里谷直树:嗯……
大原龙之介:可以了吧?
里谷直树:嗯,大概……
大原龙之介:我进去咯……
里谷直树:嗯!啊……啊!龙,等……
大原龙之介:已经不能等了!
里谷直树:啊……啊……
大原龙之介:啊!呃!
里谷直树:龙……龙!
大原龙之介:好舒服!
里谷直树:笨……蛋……
大原龙之介:呃!
里谷直树:啊……啊……啊啊!!
大原龙之介:超乎我的妄想啊……[被打]哎呀!为什么打我?
里谷直树:就是想打!你到底妄想些什么了?
大原龙之介:哎?不能说!你绝对会生气的。
里谷直树:(我真不应该纠结于“19年来的儿时玩伴”这种东西上。更重要的是,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多到令我惊讶。龙之介,你要是有什么事,我也会飞奔过去的。这一定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

大原龙之介:哦?直。呵呵,那是什么?
里谷直树:冰激凌。慰问品!你退烧了没?
大原龙之介:嗯,已经没事了。
里谷直树:(果然不出所料,那之后,龙之介的伤口绽开,又晕倒了。结果,这次的纷争,貌似是西为报私怨的个人所为,跟西岛组完全没有关系。西岛组的前代当家知道事情的始末后,拽着二代当家的脖子,带他到大原组来道歉。但是,大当家不能原谅他们伤害到我们一事,经过一番周旋之后,把西岛组给弄解散了。大原组又一次名震四方。)
大原龙之介:哼,那是他们应当的下场。谁让他们对直出手了,杀了他们都不够。
里谷直树:龙,你说的那种可不是能随便开玩笑的哦。
大原龙之介:知道啦。阿直说不能做的事,我不会去做的。
里谷直树:呵呵。你对我还真是惟命是从。
大原龙之介:嗯。
里谷直树:为什么?
大原龙之介:嗯?因为我喜欢你嘛。
里谷直树:……!至今为止我都没察觉到,总觉的你这家伙,还真是叫人不爽!
大原龙之介:啊?为什么?
里谷直树:说起来,你跟我打架根本赢不了我嘛。
大原龙之介:……哎?什么?你刚刚是不是要说什么重要的事?
里谷直树:没有~
大原龙之介:说谎!你是不是知道我不能赢你的秘密了?
里谷直树:好了,我该回去了。
大原龙之介:喂!不要那么着急嘛!反正还有时间吧?
里谷直树:咳……
大原龙之介:呵呵。[亲]好甜~
里谷直树:因为刚吃了冰激凌嘛。嗯?……喂![打]
大原龙之介:……
里谷直树:大白天的,发什么情啊?
大原龙之介:好痛啊!真是的。
里谷直树:(这家伙,从中学一年级“那次”之后,对我就再也不能拿出全力了;大概是认为要是出全力的话,我又要哭了吧。这个笨蛋!)
里谷直树:对了,你还没赢过我吧?
大原龙之介:咦?!呃……但是,我们不是说那件事就当作没发生过吗?
里谷直树:谁说过那种话?
大原龙之介:哎?那下次……
里谷直树:那这样好了——下回我们再比一次,我要是赢了的话,就让我做攻,怎么样?
大原龙之介:不行!!我才不会接受这种条件。
里谷直树:为什么?你赢我不就行了?(龙,我们在一起一定没有错。因为,我们在一起的每一天是这样的爽朗。)


Track 07

立花慎之介:好,《Tightrope》的收录刚才结束了,大家辛苦了!
众:大家辛苦了!
立花慎之介:我是扮演里谷直树的立花慎之介。
铃木达央:然后我是扮演龙之介的铃木达央。
一条和矢:我是扮演橘的一条和矢。
福岛润:我是扮演哲的福岛润。
立花慎之介:辛苦了!
众:辛苦了。
立花慎之介:我是岐阜县出生岐阜县长大的却演一个关西腔。
福岛润:没关系,我是爱媛县长大的。
铃木达央:啊,我是在千叶出生在爱知县长大,年及弱冠之后就来到东京了。
立花慎之介:非常辗转呢。
铃木达央:非常辗转呢。
一条和矢:我是神户出生神户长大的。
立花慎之介:那关于这次的感想,达央君。
铃木达央:确实呢,扮演龙之介,话先说在前面,每次演这样的角色我都会说的呢,希望大家以宽容之心来接受我的关西腔,在听的各位。
福岛润:没关系的。
铃木达央:在听的各位肯定觉得都是很简单的话了呢。还请大家以一颗宽容的心来听吧。这次龙之介这个角色,是出生于黑社会的孩子,是个相当狂野的人呢。刚来的时候和现在我的声音有点变了呢。
立花慎之介:变了呢。变得低沉了呢。
铃木达央:我非常努力录音了。如果大家能够乐在其中的话我会非常开心。谢谢大家。
立花慎之介:那接下来有请一条先生。感觉如何?
一条和矢:大家以一颗挑剔的心来听关西腔吧。
立花慎之介:咦?
铃木达央:哦哟!
一条和矢:作为关西出身的我无法慷慨原谅。
立花慎之介:非常抱歉!
铃木达央:这个就是世人所说的摧毁后辈的人。
一条和矢:不能不会说关西腔!
立花慎之介:接下来有请福岛君。
福岛润:好~
立花慎之介:哲学……
福岛润:是哲,阿哲呢。
立花慎之介:阿哲这人基本都在出乱子的时候出现呢。
福岛润:真的没什么好的呢……
一条和矢:但是是个很轻松的角色呢。
福岛润:说了不该说的话啊,被人捉住啊。
立花慎之介:简直就是人间悲剧。
福岛润:是啊,真的是一无是处。如果能够在这个,该怎么说,在这个黑社会的世界里面,成为一个令人放松一下的存在的话就好了,我是这么想着演绎下来的。大阪腔也是……
立花慎之介:感觉如何?这样……
福岛润:我辗转问了很多人来确认,但是根据不同的人在那些小细节的地方会有所不同呢?
铃木达央:不同的呢。
一条和矢:出生地,或者说是根据地域的不同语音语调会有微妙的不同呢。
福岛润:会不一样的呢。我就以最接近自己的方式演绎了。好非常感谢。
立花慎之介:呃,确实呢,直树这人呢,首先就是关西腔呢,我没有演绎过呢。说到岐阜的话该怎么说,和名古屋比较接近。
一条和矢:确实呢。
立花慎之介:有混杂很多共通的话。但是却没有混杂关西腔。我们公司的后辈有帮我做了指导磁带,然后我一直听到了今天早上六点之前,早上六点……但是想着至少得睡个两个小时。一定要睡一下才能来工作。但是听了那个过后还是感觉有很多微妙的感觉很难把握,如果不注意表现关西腔的话,没法维持角色的形象呢。
一条和矢:演绎呢。
立花慎之介:就是呢,然后就抓不住表演的要领了,这个令人震惊的三重苦难,该怎么跨越这个苦难是今天我最大的课题。
一条和矢:很好的经验不是嘛?
立花慎之介:啊,但是真的是个很好的经验呢。因为我从来没有说过这么多关西话。我们就一直围绕着关西腔谈论啊,然后就作品来说呢,这个关于黑社会的作品,男人之前的人情,男人之间的热血友谊。
一条和矢:无论哪个都是人之常情呢。
立花慎之介:非常深刻的描绘了,这个应该是这部作品的精髓,或者说最最有趣的地方吧。大家听着关西腔,当然更加侧重于作品那边,然后包含种种,给我们也行,给制作方的各位也行,请大家一定要将感想告诉我们。就是这样,到此结束了,《Tightrope》到此结束了,就是这样要和大家分别了,大家!非常感谢!
众:非常感谢!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6 | 2018/07 | 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