俎上の鯉は二度跳ねる1

俎上の鯉は二度跳ねる1

作者   水城せとな

キャスト   中村悠一、遊佐浩二、斎藤千和
日笠陽子、高岡瓶々、金光宣明

発売 ランティス
発売日   2009/11/25

内容   !コミコミオリジナル特典付!
大人気の「窮鼠はチーズの夢を見る」の続編が登場!
妻と離婚した恭一。
だが今々瀬との男同士の微妙な関係は、今も続いていた。
今々瀬に抱かれることにならされてゆく日々。
ところが、恭一に思いを寄せる会社の部下たまきの存在。
二人の関係を大きく揺るがし始め…!?

★コミコミオリジナル特典付
★コミコミオリジナル特典は、『ポストカード』です!!
ポストカード絵柄は、確定しだい更新いたします
※今までにご予約を頂いている方も、コミコミ特典付き対象となりますので、ご安心ください。

翻译:夜の蘭 clampyukito yumemi kirina
校对:suoxii

Track01 忧郁蝴蝶1

(父:听好恭一,别管三七二十一,总之,要听女人的话。就算你知道她是胡搅蛮缠,也不能发牢骚,要记得微笑着亲切应对。这样才能和平相处。)

大伴恭一:(这是我儿时的记忆。父亲和母亲吵架之后,整整三天,父亲完全被妈妈和跟妈妈一边的姐姐无视,当时他非常沮丧和寂寞。父亲那时的神情,不知为何,在幼小的我来看,非常可怜。我那时觉得,父亲要是和更加喜欢他的人结婚就好了。可能就是那时的经历,让这种想法深深地刻在了我的心里。于是我决定老老实实地听女人的话,温柔地对待她们,然后和喜欢我的人交往。可能因为吸取了父亲的教训,我的青少年时代,女人缘一直很好。在25岁的时候结婚,然后……)
今濑涉:啊~
大伴恭一: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啊……
今濑涉:为什么?你在你的晋升庆祝会上喝得烂醉,然后被我吃干抹净了,不是吗?明明娇喘得那么好听,别想说你忘了~
大伴恭一:我不是在说这个!我刚刚是在回顾我这半辈子。
今濑涉:被无数女人攻陷、抛弃,经历了长久的漂泊后,被我这个粘着性很强的gay吃掉的大伴恭一先生的半辈子吗?
大伴恭一:别总结得这么露骨!
今濑涉:啊~真是个可怜的人啊~
大伴恭一:(今濑是我大学时的学弟,现在是调查公司的调查员。学生时代只是觉得他是个很帅的后辈而已。没想到他其实是个gay,而且执着地一直单恋着我。今濑在我离婚之后就赖在我家里不走,整天对我采取些近于跟踪狂的行为。)
今濑涉:31岁就当上课长了,真是年轻有为啊~果然是因为那个吧~因为我每天早上都会给你个吻~
大伴恭一:那是啥啊?!
今濑涉:不是说在出门上班之前接吻的话,寿命会延长,工作业绩也会提高的嘛?
大伴恭一:那是说夫妻之间吧?
今濑涉:现在不是有铁一般的事实了吗~你心里也承认了和我其实就像是夫妇一样了吧?
大伴恭一:你这家伙最近脸皮越来越厚了!
今濑涉:啊~洗澡水烧好了哦~亲•爱•的~
大伴恭一:(虽说要和喜欢自己的人交往,但我还真没想过对方会是同性。我之前还想“怎么可能和他发生肉体关系!”很是抵抗,结果却还是变成这个样子,而且转眼间就快半年了。我还真是容易被人牵着鼻子走啊!)洗澡水,不是烧开了吗?
今濑涉:就再做一次~
大伴恭一:(就算被男人夺走后穴的贞操,人生也不会有什么改变。要说没变也确实没什么改变,要说有改变的话,也确实也有些地方与过去不同了。比如说这之前家里根本用不到的&×#$*之类的东西,突然变多了啊什么的。不过,更重要的是,我还体会到了本来一生都不可能体会到的“女方感受”,让我有了许多之前从未体会过的感觉。还是这方面的变化比较大……)啊……(之前一直认为自己在XX时还是很为女方着想的,现在我才明白,原来自己对XX是这么不了解。对方的东西插进自己体内时的那种异物感,玷污身体内部的行为……会产生一种和不快感仅有一纸之隔的独特快感,自己成为对方所有物的那种快感。然后五感会变得敏感,轻易地便产生快感。比如,静静地看着对方变得无法自控,还有对方压在自己身上的重量,这一切的一切,全都会带来快感。)嗯……(究竟被怎样对待才会觉得幸福?被怎样触碰才会感到自己是被深爱着的?全新的感受和知识,深深地刻进我每一个细胞。)

大伴恭一:XX的话,肯定是女人会感觉比较好吧。
今濑涉:谁知道呢~这得看对方的技术吧?话说我刚才是不是被表扬了?!是吧?是这个意思吧?!
大伴恭一:没什么,当我没有说过。我说话太欠考虑了。
今濑涉:前辈~没想到这么快就习惯了啊~不愧是“随风倒武士”,适应力真强。我现在反而担心你会不会被别的男人拐跑了。
大伴恭一:哎!?你什么意思啊?
今濑涉:因为前辈你自从和我上床了之后,就再也没和女人做过吧?
大伴恭一:哎?!你为什么会知道……
今濑涉:我怎么可能会放松对你的身边进行调查呢?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今后连男人也得提防的话,我的神经可受不了~我丑话先说在前面,女人自然不用说,如果你敢和其他男人做些奇怪的事,我就跳东京湾!我可是说真的!你就等着享用吃掉我尸体的虾子做的寿司吧!
大伴恭一:我知道了!我不会吃虾的。所以你别再因为这些不可能发生的事而暴走了。
今濑涉:我完全信不过你!
大伴恭一:好冰!
今濑涉:最近变得那么帅气!
大伴恭一:我可什么都没有变啊!而且,你才是一直都很帅啊~
今濑涉:嗯?!
大伴恭一:啊啊啊!(如果不是因为信任他,这种事情真的很难接受。我知道他很珍惜我。只是……这种生活意外地和平、顺利。所以有时候,反而会觉得不安。)
[白恭一:你适应个什么劲儿啊?!和男人发展成这样,还觉得可喜可贺,打算这辈子就这么过吗?!你觉得这就是你的最终目标了吗?!]
[黑恭一:事情已经变成这样了嘛,有什么办法~还是来爽吧~]
[灰恭一:为这些事情发愁好烦啊……等真出现问题时再随机应变吧……]
大伴恭一:(嗯,对啊,等问题发生时再考虑就好了。现在不要为这个发愁了……)
今濑涉:对了,前辈,下周六是什么日子,你知道吗?
大伴恭一:嗯?啊啊,今濑涉同学的29岁生日啊。
今濑涉:啊!
大伴恭一:你有什么想要的吗?
今濑涉:那个……啊……我想吃……北京烤鸭。

冈村环:呐,美奈,新上任的课长,很温柔的样子,是个不错的人呢~
美奈:你说大伴先生?嘛,要说帅也还算帅啦,虽然不怎么起眼。不过那个人离过一次婚哦~
冈村环:咦?!那,就是说他现在是单身?
美奈:你对他很有意思嘛,小环!
冈村环:不是啦!
美奈:不过,那个人肯定有女人的啦。一看就能知道。看他戴的领带就知道是女人为他选的。他身上散发着那种被爱的男人的从容。

大伴恭一:(纪念日不可以忘记。这是和女人交往的铁则,不可忽视,嗯。今濑那家伙也因此一下子变温顺了,一副很开心的样子。这点和女孩子没什么区别呢~真是可爱啊~不过他还为我庆祝了升职,我也不能只请他吃顿饭就完了啊。得再为他做点什么!老实说我还不是很清楚。虽然我确实是接受了今濑,不过还是有种一时的“不可思议体验”的感觉。有时觉得今濑简直像外星人~)
[今濑涉:如果你和我之外的男人搭讪,我就变成虾子!]
大伴恭一:(虾子啊……)呵呵~(这样看着女孩子的身体,不禁松了一口气。啊~真是好啊,隆起的胸部,纤细的腰身,只是看着就好治愈啊~啊,对松了口气的自己,也放心了……我早晚还是会回到这个世界里来的吧……)
冈村环:不好意思,大伴课长?
大伴恭一:啊!(呜哇!我刚才的视线!绝对是XX了!)哇!
冈村环:对不起!我应该立刻撤掉茶杯的。
大伴恭一:不不,是我不小心。对不起,没洒你身上吧?冈村?
冈村环:没事的。我这就为你擦干!
大伴恭一:(明明像少女般清纯,没想到拿着这么性感的手绢啊。好意外啊~)
冈村环:那个,有什么事情吗?
大伴恭一:哎?
冈村环:因为你刚才一直看向我这边。
大伴恭一:啊啊……对了,冈村你对葡萄酒了解吗?
冈村环:哎……葡萄酒怎么了?
大伴恭一:我想送给熟人一瓶他生辰年的葡萄酒,不过我对年份之类的一点都不了解。
冈村环:啊!那个,我有个朋友对这方面很有研究,我去拜托他写份列表!最好能告诉我要的年份,红葡萄酒还是白葡萄酒,还有就是预算。
大伴恭一:啊,嗯……5、6万吧。
冈村环:5!……
大伴恭一:(因为收到升职礼物了啊~而且他还把家务都包了。)
冈村环:您很爱您的女友啊~
大伴恭一:哎?不是女朋友……
冈村环:哎?不过,大家都在说哦~大伴课长肯定有热恋中的女友~
大伴恭一:(女孩子们都在传些什么流言蜚语啊!不过!只有这点我还是可以断言的!)我没有女朋友!
冈村环:是……这样啊……(课长他没有女朋友!快记下来!记下来!)
大伴恭一:(嗯?柳田常务?为什么会在这啊?来这层有什么事情吗?)

大伴恭一:今濑,给~
今濑涉:哎?给我吗?这葡萄酒是怎么回事啊?
大伴恭一:什么怎么回事啊?你不是自己还提醒我来着吗?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吗?现在已经过了12点了~生日快乐!
今濑涉:北京烤鸭呢?!
大伴恭一:我预约过了啦!而且是套餐。不过总觉得只吃烤鸭的话有点那个,所以说附赠点……算是意外惊喜?
今濑涉:啊……谢谢你!为我这么大出血,这是怎么了?
大伴恭一:(偶尔来一次意外惊喜,这是和女孩子交往的铁则~不能疏忽,嗯。)
今濑涉:然后呢?就只有这个而已?
大伴恭一:哎?
今濑涉:你都不吻我一下?
大伴恭一:……?!
今濑涉:开玩笑的啦!谢谢你,我非常开心。不过这个我不会喝的。太可惜了。
大伴恭一:哎?!还是喝吧~这可是酒啊!
今濑涉:可是喝了就没有了啊!
大伴恭一:那我明年再送你!这不就行了?!
今濑涉:……
大伴恭一:啊啊,忘了买下酒菜了。家里还有生火腿吗?


Track02 忧郁蝴蝶2

今濑涉:前辈~该起床啦~我一个人醒着好寂寞啊~
大伴恭一:嗯……嗯……
今濑涉:呐,几点去吃北京烤鸭?
大伴恭一:嗯……?晚上……
今濑涉:所以问你晚上几点啊?
大伴恭一:唔……
今濑涉:(居然用吻蒙混过去!前辈居然会来这一手!难不成是因为我昨天晚上说要他吻我,所以他就老实地……)
[门铃]
今濑涉:来了!
冈村环:哎?那个……哎?那个……这里是大伴先生的家吧?
今濑涉:是啊。你是谁啊。
冈村环:啊,不好意思,我在公司一直承蒙大伴课长的关照,我叫冈村环。课长好像把文件落在公司了,我就送来了。因为我记得他说要带回家周末完成的。
今濑涉:那还真是让你费心了,非常感谢。他还在睡觉呢,要我去把他叫起来吗?
冈村环:啊,不用了!
今濑涉:就算是这样,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跑到上司的家里来,还真是位有礼貌的小姐啊~啊啊,还是说,你是他的女朋友?
冈村环:怎么会!不是的!不是的!
今濑涉:你不用这么慌张啦!啊,我是和他认识多年的后辈,不用瞒着我的。前辈他本来就很受欢迎的~
冈村环:真的不是那样的!而且大伴课长自己也说过,他没有恋人!
今濑涉:……
冈村环:啊啊,那个,啊啊,能帮我把这个交给大伴课长吗?
大伴恭一:啊啊~谁啊?快递吗?
今濑涉:是小环!人家把你落在公司里的文件送来了~
大伴恭一:环?嗯?!哎?!冈村环?!不会吧?!然后呢?她人呢?
今濑涉:回去了。
大伴恭一:哎?!我的裤子呢?!
今濑涉:放到洗衣机里了。
大伴恭一:裤子裤子!啊啊!我头发睡得乱七八糟的!啊啊!我去一下!

大伴恭一:公交车站……啊!在那里!冈村!
冈村环:啊!

今濑涉:对不起……我太感情用事了……对冈村态度很不好……还说了些很失礼的话……怎么办?万一她怀疑你,去公司里说你是同性恋怎么办。
大伴恭一:她不是那种人。而且还是笑眯眯地回去的。不用担心!之后我会适当解释一下的。
今濑涉:我更觉得输掉了似的……
大伴恭一:什么啊?!不要瞎想啊!她只是公司里的人而已,没有其他任何关系!
今濑涉:可是,她肯定对你有意思!你肯定也多少感觉到了!你也不讨厌他她吧!今天也是,邀请她一起来就好了啊!难得人家都到家里来了。你不用在乎我,我又不是你的恋人,什么也不是!
大伴恭一:她只是属下,其他什么都不是!
今濑涉:可是……
大伴恭一:我喜欢和你一起吃饭!别啰哩八嗦的!(啊……真是的!要是对方是女孩子,我绝对不会这么生气的。)对不起,我说得有些过分了。
今濑涉:没什么,刚才你很帅,我喜欢!
大伴恭一:是、是吗?!
今濑涉:前辈,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温柔啊!?你对我有爱情吗?还是说,得到了我过多的爱,为了补偿我,而在和我玩恋人游戏吗?

大伴恭一:(今濑,老实说那个问题对我来说还很难啊……就算…就算这真是恋人游戏,我也自认为我是拼了命地认真在玩!那当然是比不上gay能做到的。如果打比方的话,现在就好比是在做一个实验,研究一只考拉不吃桉树叶能不能活下去。肯定需要很长的时间,说不好它还会死掉。但是……咦?那里的是?冈村环和……柳田常务?为啥他俩亲密地牵着胳膊走路,还那么开心啊?!啊~对高级葡萄酒很了解的友人,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原来如此~怪不得柳田常务会没事就跑来我们这一层啊~突然一下子,心情有些失落。是因为她的形象破灭了吗?我可真是任性,明明自己回家后也会和男人上床的……)


Track03 忧郁蝴蝶3

今濑涉:我回来了,前辈?
大伴恭一:你回来啦。
今濑涉:怎么了?难道是洗好澡就等我回来?
大伴恭一:唉……
今濑涉: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吗?和小环闹矛盾了?
大伴恭一:和她没关系,而且她也有男人了。
今濑涉:啊?
大伴恭一:她不是个表里如一的女孩啊。她在搞婚外情,和我们的常务。
今濑涉:唉,所以你就受伤了吗?
大伴恭一:也没什么……
今濑涉:是么……虽然稍微有点意外,不过她看起来应该挺受大叔们喜爱,也像是憧憬年长恋人的类型。所以你才那么受伤地等着我啊。因为你确信我365日24小时都爱着你。真好啊,我也想洗好澡就躺下等着你来抱我。唔!如果想借被男人上来消除压力的话,就去gay活动的场所啊。
大伴恭一:今濑!
今濑涉:对不起,我胡说的。刚刚脑子一片混乱,对不起。别真跑去那种奇怪的地方。你总有一天会成为女人的所有物,所以我才能成为你唯一的男人。只有这点是我心灵的慰藉。就请你只考虑如何和女人幸福生活吧。
大伴恭一:啊……今濑……
今濑涉:即使什么也得不到,我也会为你竭尽所能。如果妨碍到你,我也会很识相地消失。不会给你带来麻烦。小环没问题的,只要像以前那样温柔待她,她一定会靠过来的。绝对会放弃无果的婚外情,而转投你怀抱的。
大伴恭一:你对我真的太好了,所以我也想尽我所能回报你,和你对等……
今濑涉:对等?蜘蛛和被网住的昆虫才怎么可能站在同样的立场上?我就像擅自飞到你巢里的蛾子一样,梦想着有天你会吃掉我,但你就只是不让我死给予我甘甜的蜜糖。总有一天,会有可爱的蝴蝶飞进你的巢里,而你会在我眼前将那只蝴蝶美味地吃掉,对吧?看到那一幕时,我终将获得自由。那时候我可能身心都残破不堪了,但那也没关系……你温柔对我的理由若真是如此那我就没救了……
大伴恭一:啊……我……
今濑涉:我只是个单纯的傻瓜,被你温柔对待的话就会越来越喜欢你!都怪你,害我比爱慕着你的学生时代爱你爱得更深了!感情越深欲望就越深,简直就像颈部的绳子被越束越紧!你轻易地就习惯了,但我至今每次碰到你时仍然很紧张,心都快迸裂了。我有种侵犯了不该侵犯的身体、玷污了它的感觉。现在也是,根本不知道要怎样将关系恢复原状。这种关系,只要我不再说“想要”,马上就会结束的,可……呜呜……
大伴恭一:所谓对等,就是想和你持有同样重量的感情啊。今濑,过来。(父亲,我按照父亲所说,对女人很温柔,一直寻找着喜欢我的女人……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父亲,这是否就像被漆黑森林里的蜘蛛网绊住一般,只是一时的过错呢?)
今濑涉:啊……啊……
大伴恭一:嗯……啊……(这让人颤抖的负疚的交合,会像过去那些过场的情事一样,被记忆掩埋吗?)啊……啊……(想要被束缚被侵犯的或许并不只是今濑……)
今濑涉:嗯……啊……啊……
大伴恭一:(对于这段关系,我可以不负责任吗?)

今濑涉:呐,前辈,之前去吃的中华料理很好吃呢。
大伴恭一:嗯,我也很久没去吃了,很棒。那里的炒牛肉很好吃吧?
今濑涉:很好吃。莴笋蟹肉炒饭也是。
大伴恭一:嗯。
今濑涉:当然北京烤鸭也是。
大伴恭一:嗯。
今濑涉:食物喜好相同的人,大多价值观也相同。我接受你的动摇和挣扎,而你也以最大限度的宽容接纳了我。身体的相合度也很完美。我很缠人,你很温柔。你和我一定能顺利走下去,起码暂时是这样。
大伴恭一:啊……
今濑涉:那么,请走好。
大伴恭一:今濑……啊……
今濑涉:嗯……嗯……
大伴恭一:我走了。
今濑涉:啊……呜呜……呜呜……

冈村环:啊,大伴课长,早上好。
大伴恭一:早上好。
冈村环:啊……
野上美奈子:怎么了,小环?
冈村环:没什么。大伴课长比平时还要有型一百倍。


Track04 黑猫,打哈欠

今濑涉:(如果我是女人的话就能成为普通的主妇了。每天给他做早饭,他上班时给他告别吻。)
(今濑涉:亲爱的,啾啾~
大伴恭一:一大早也太热情了吧。)
今濑涉:(然后打扫卫生洗洗衣服度过半天。)
(今濑涉:检查抽屉!检查口袋!
大伴恭一:咦?你帮我整理了冰箱啊?谢谢啦。
今濑涉:呵呵。
今濑涉:(前辈总能注意到,我家事没白做。和这么好的男人分手真是笨蛋!知佳子是笨蛋笨蛋!真想每晚都交缠在一起相爱。虽然真的很想让他每晚都爱我,但前辈也应该很忙很累了,那大概就每周一次吧!哎!?每周能让前辈爱一次啊?这不是很棒吗?哇~真的想当女人啊!每周一次也好,每次最少要花3小时好好地疼爱我,这点可不能妥协!每天必须一起洗澡~不管他在外面和谁做了什么,从一根根头发开始,到身体的每个角落,我都会帮他洗得干干净净~啊,但是一起洗澡的话,就没有时间检查手机了啊……工作中的前辈,背影真好看~内心开始蠢蠢欲动了。啊,真是喜欢得要死啊!如果孩子变成gay的话就麻烦了,所以还是女孩子好。如果像我的话眼神太凶了,还是像前辈比较好。不对,等等,变成像前辈那样可爱、对谁都很温柔,总想被爱并且容易被人左右的女孩子的话,那不成了不得了的[消音]了吗!?那可不行!爸爸不会允许的!不,我在这场合应该饰演妈妈吧……但是像我一样的女儿也超不好啊!爱粘人又是跟踪狂,对没有回报的恋爱不肯放手的女孩,绝对不可能得到幸福啊!不行啊……我的女儿不管怎样都无法走上正常的人生啊……)
大伴恭一:啊……眼睛好累。
今濑涉:(啊……沉迷于盛大的妄想中了。不过真有趣。)啊……
大伴恭一:最近眼神突然变得不太好了。
今濑涉:该不是老花了吧?我买了蓝莓的酸奶哦。
大伴恭一:那能有效吗?算了。咦?你帮我整理了冰箱啊?谢谢啦。
今濑涉:(啊……)


Track05 猫头鹰1

今濑涉:前辈,没有忘记东西吧?
大伴恭一:嗯。
今濑涉:手机也带了吗?
大伴恭一:嗯。
今濑涉:今天晚饭要在家里吃吗?
大伴恭一:啊……嗯。
今濑涉:你爱我吗?
大伴恭一:……
今濑涉:切!不行啊。还以为能顺势让你说出来,真不可爱!
大伴恭一:鞋子……
今濑涉:嗯?
大伴恭一:你帮我擦了吧?闪亮闪亮的,谢谢你。
今濑涉:嗯……
大伴恭一:我走了。(真的完全变成了同性恋情侣啊?还是该说变成了像夫妇那样的关系?明明最初认为绝对不可能的,但现在却变成这样……唉,真恨我的适应能力。人生最重要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呢?我想答案因人而异。但我慢慢领悟到,对我来说,在确保自己确实被爱着的情况下生存下去,这才是最重要的。比起窥探着不知何时会变心提出分手的女人脸色生活,还是有人从早到晚伴随左右、对我倾诉爱意并照顾我起居饮食的现在,更加令我感到充足和安定。就算对方是gay吗……唔……)
(今濑涉:你爱我吗?)
大伴恭一:(还是那么难回答的问题啊。的确有留恋,也不想失去。但是,说真的,这对我来说过于有利与舒心,这到底是不是爱我都分不清楚了。不想放开给自己以满足的人,这只不过是我自私的表现吧?更何况,同性恋的男人到底能多爱一个男人,我根本不知道。)

柳田常务:然后,是关于你课里的冈村环的事情,你觉得她怎样?
大伴恭一:啊?(突然叫我出来吃午饭,还以为有什么事,竟然是要打听情人的事啊?这个色老头!话虽如此,但这会儿还是应该称赞一番吧。而且也没什么可贬低的地方。)那个,是个乖巧认真的好孩子,常常笑容满脸,只要有她在,工作场所的气氛都会变得明朗起来。
柳田常务:嗯,是吗?
大伴恭一:是的,帮了我大忙,那么好的女孩肯定也能成为一位好太太吧。
柳田常务:嗯嗯,是吗?这样啊。
大伴恭一:(这样你满意了吗?这个色老头!)
柳田常务:那个,其实,冈村环是我的女儿。
大伴恭一:哎!?但是,她和柳田常务的姓……
柳田常务:这话我只在这里说,我有个姘居的老婆,小环就是她的女儿。多亏了她母亲的教导,小环长成这么好的一个孩子,比我本家的儿子性格还好,说来真是惭愧。
大伴恭一:原来如此啊。
柳田常务:我话先说在前头,那孩子可不是靠关系进来的。她瞒着我,靠实力进的公司。说想让爸爸吃一惊,很可爱吧?
大伴恭一:是,非常可爱。(常务变成一个溺爱女儿的父亲了。)
柳田常务:嘛,既然你那么喜欢那孩子,话说起来就容易了。
大伴恭一:啊?
柳田常务:大伴,要不要和小环交往试试看?
大伴恭一:交、交……不不!那个,我可是离过一次婚的人,不是能和令嫒交往的男人!
柳田常务:已经离婚了不就没问题了吗?像我这样就有些麻烦了。哈哈。我听小环说了,你不是没有女朋友吗?
大伴恭一:啊……嗯……
柳田常务:这段时间和小环见面,她都在讲你的事情,看来是很喜欢你。那我作为父亲,自然很想为女儿打打气啊。你在营业部时我就很看好你,她选你我没有任何意见。
大伴恭一:那个,常务……
柳田常务:好了,大伴,回答不用对我说,直接告诉那孩子吧。

冈村环:对不起,大伴课长!我爸爸好像说了些奇怪的话,真的很抱歉!请你忘了吧!
大伴恭一:哎?啊……嗯。
冈村环:刚才爸爸给我发邮件了……真是吓了我一跳!我会好好说我爸爸的,请你千万不要在意!
野上美奈子:咦,小环,你自己说了啊?完全没有我出场的份嘛。
冈村环:美奈!才不是!我什么都没说啊!
大伴恭一:连野上都出来了,这次又是什么事?
野上美奈子:小环说,想和课长一起去喝酒。
冈村环:啊!没有……啊……大家真是的……

大伴恭一:(嘛,看样子也没法拒绝,而且又不是单独两个人,只是吃个饭没什么啦。要打个电话给今濑说不用准备晚饭了。啊!今濑打来的!心灵感应啊!?)
今濑涉:前辈,我现在到了前辈公司的附近,方便的话一起吃晚饭吧?
大伴恭一:啊……抱歉,我现在要和公司的人一起去喝酒,刚刚想联系你……
今濑涉:这样啊,但是一男两女的话不太平衡呢,也让我加入吧?
大伴恭一:哎?
今濑涉:嗨,你们好~
大伴恭一:今濑……说是附近也太近了吧?就在公司前面啊!
冈村环:啊,是上次的……
野上美奈子:咦,什么什么?是谁?超帅气!呐呐,介绍给我啊!

冈村环:哎,今濑先生是在调查公司工作的啊?
今濑涉:是啊,跟踪狂对策或是外遇调查什么的,有什么事都可以找我商量哦。这是我的名片。
冈村环:谢谢。
今濑涉:上次我太过分了,抱歉啊。那时我刚起来心情不太好。
冈村环:没什么,我完全没介意啦。我也太没常识了,真的很对不起。
野上美奈子:今濑先生有女朋友吗?当然是有吧?到底和怎样的人在交往,真想知道啊~
今濑涉:我没有和谁在交往哦。不过我擅自为对方大笔花钱并且穷追不舍的人倒是有。我一个人拼命地说着“我爱你我爱你”,对方就只是“哦”的反应。
野上美奈子:哇~女王类型啊!?
大伴恭一:哎?
野上美奈子:但是,既然能允许你那样做,那对方也只是在装模作样,其实非常喜欢今濑先生吧?
今濑涉:是那样的吗?
野上美奈子:肯定是啦。被今濑先生这样的人一心一意地追求,而没有回应的人肯定不存在!
冈村环:大伴课长,你的脸色不太好啊。没事吗?
大伴恭一:啊……嗯。
野上美奈子:虽然现在说不出口,但事实上已经变成没有今濑先生就不行的身体了!绝对是的!
今濑涉:是吗?可能是吧。毕竟被我开发了很多方面啊……人就是该有技术啊。啊,我现在就想抱他了。
野上美奈子:啊~好色哦!果然是很恩爱嘛!哈哈哈~
大伴恭一:(谁来阻止一下,阻止这个人……)
冈村环:但是,有点意外呢。今濑先生看起来很酷,感觉缠人的女生肯定会被你立马否决的。
今濑涉:嗯,我的确是那样的人。不喜欢对人也不喜欢对方穷追不舍,还容易厌倦。但结果我却变成这样。我终于领悟到什么叫“打从心底喜欢上”和“在所有方面那个人都是例外”了。唉,现在我每天都像乌贼一样粘着对方不放,真沉重啊我,这么烦人,肯定会被讨厌的。
野上美奈子:今濑先生,你真可爱!才不会被讨厌啦!
大伴恭一:(嗯?沉重?烦人?我没有那样觉得啊……因为我很不沉着,所以他像重重的锚一样反而让我安心……)
今濑涉:但那个人总是很关心周围的人,时刻不忘扮演好人。有时我会想让他只对我做些过分的事,对我说些无理取闹的话,命令我,或是骂我,让我成为他的所有物。即使遍体鳞伤也无所谓,我愿意随他处置。
野上美奈子:哈哈哈……那不是超级M吗?今濑先生太有趣了!
大伴恭一:(哎!?那是说真的吗?被人那样说的话,我也会涌出奇怪的嗜虐心呢……这刺激也太强了。啊,等等,冷静点,这是喝酒时说的玩笑话吧?)
冈村环:但是,那也很厉害啊。今濑先生,现在你一定是第一次沉溺于真正的恋爱中啊。
今濑涉:对。我现在投入了人生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真正的恋爱中。
冈村环:哇,好棒。加油哦。
今濑涉:谢谢,我会加油的。
大伴恭一:(一个人牵制着一无所知的小环……今濑,还真可爱。)
冈村环:大伴课长……
大伴恭一:啊,对不起,冈村。你酒杯空了啊,要再点些什么吗?
冈村环:不好意思,再要杯一样的。
大伴恭一:店员,再来杯和这个一样的!


Track06 猫头鹰2

大伴恭一:(情妇的女儿啊……我本以为像她那样身世的人,人格会比较扭曲。但是她却非常纯真,既直率又开朗。就像常务所说的那样,她母亲肯定也作出了许多努力,但是我想,常务他肯定也负起责任,做了一个好爸爸,才能让她幸福长大。被人牵着鼻子才这样那样的我的出轨和他一比,不管是觉悟、气量还是能耐都无法相提并论!嘛,不过相对的我一直都有小心避孕。但是啊,呵呵,小环去念叨常务理事啊,光是想想就想笑啊。)
今濑涉:在听我说话吗,前辈?
大伴恭一:哎?啊,对不起,说什么来着?
今濑涉:我说啊,我明天开始去出差,4、5天都回不来了。
大伴恭一:是吗,小心点啊。会给你打电话…
今濑涉:所以说啊!要花心的话,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你偶尔也想变回本来的自己和女人睡吧?
大伴恭一:唉,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啊,真是的!
今濑涉:你还不是一直心不在焉,在想谁的事,看一眼就全知道了。
大伴恭一:啊……不是啊,其实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小环她是常务的…
今濑涉:这种事无所谓!我才不想听她的事!
大伴恭一:今濑,对不起,但是……
今濑涉:反正你今天也肯定一点都没听我说的话,一直在看着她吧。我无所谓,毕竟我是明知道会这样还硬加入进来的。
大伴恭一:呃啊,才…没这回事…啊啊……我有听到你说的……啊……嗯嗯……啊……呃?今濑?
今濑涉:和平时一样,前辈,只是我一个人擅自帮你做而已。请什么都不要想,全部交给我吧。
大伴恭一:今濑,喂…
今濑涉:我喜欢你,前辈!求你了,就一次就好,请进入我里面吧!如果觉得恶心的话,就请闭上眼睛,想成是她也行!
大伴恭一:今濑!啊!(这是今濑的里面!好强烈的压迫感,整个被紧紧地包裹住。啊,这种感觉,一点一点嵌入肉体深处的这种感觉…)好紧……
今濑涉:啊啊……
大伴恭一:(和女人的里面完全不同,我这是在侵入男人的身体。)
今濑涉:啊啊……前辈……好硬……啊啊……
大伴恭一:(我知道,今濑现在到底是什么感觉,我都知道,我深有体会知道得清清楚楚!不行了,不妙啊!这可,不妙!)啊!今濑!啊啊…
今濑涉:啊啊啊…不要……啊啊……前辈…啊……

大伴恭一:(啊,糟了,真的做了。真的做到最后了,喂!)
[黑恭一:冷静啊!男人做攻有什么不对?肉体关系也是早就有了吧!客观来看根本没什么区别!对吧对吧!]
[白恭一:完全不同啊。以前都可以归咎成“我什么都没做,全是今濑硬来的”,现在可不能这样推脱了!怎么办啊,我人生的重要一页被改写了!]
[灰恭一:啊,亲眼看到彼此连接的部分冲击力太强…话说,不用套套毫不客气地射在里面也是第一次……这种感觉是什么?]
今濑涉:你在后悔吗?
大伴恭一:啊!不,不是的!现在我脑内正在整理中,或者说会议中……(振作点啊,我!想做就做了,之后还摆出让对方不安的态度,可不是绅士所为啊!作为男人那是最不可取的!)
今濑涉:我在大学的时候,很想成为你的烟。我也想被你吸,被你咬,被你玩弄在手中。很傻吧,我觉得这是绝对不可能实现的心愿……
大伴恭一:没想到你还有这种少女情怀,过来。(我也真是个单纯的男人。在自己做了攻,抱过今濑之后,心头涌上了很多感情。感觉到了责任感…怎么说呢,觉得对他的感情都满溢而出。)这么想被我抱的话,早说不就好了。
今濑涉:怎么说得出口啊,这么丢人的话!
大伴恭一:啊,这样啊…
今濑涉:再说了,就算被这样要求,你对着个男人,能“站”得起来吗?
大伴恭一:不能。
今濑涉:男人和男人做的程序和技巧,你知道吗?
大伴恭一:不知道……
今濑涉:你以为是谁给你灌输知识至今的!?要是做得失败,气氛变得很尴尬,威胁到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关系要怎么办!这可是很脆弱的问题!
大伴恭一:是啊,真对不起。
今濑涉:而且,虽然我看起来这个样子,选男人的标准也是很严格的。第一次受的时候,真的很惨,之后哭哭啼啼地去肛门科求诊。所以就决心今后只同值得信赖经验丰富的人做。
大伴恭一:你吃了不少苦啊。
今濑涉:不过,受过的人一般都会比较体贴。哼哼,我也算是调教成功,现在很满足。
大伴恭一:啊,是吗。至今为止你这样攻我,都是为了培养我啊。
今濑涉:我虽然是顺着自己的欲望贪求你的身体,但另一方面,我也一直抱有“将这种爱情方式灌输给你的话,你总有一天也会这样对待我”的心愿。稍微费上点时间和功夫,你还真变成我所期待的样子了。你真的是一个又单纯又容易驾驭的男人啊。前辈,求你了。不管我怎么说“不行”,都请不要停下!
大伴恭一:嗯…要在这里做吗?
今濑涉:前辈都“站”成这样了嘛。
大伴恭一:不行…
今濑涉:请进来吧,求你了,我忍不住了!
大伴恭一:不行,会有热水进去的,而且我也不能想怎么动怎么动了。过来吧。(没什么好害怕的,既不用看人脸色,也不必被责任感所折磨,没有这个必要。顺着我的冲动和情欲为所欲为,不管怎么做,不管变得多粗野,或者是变成不顾一切的野兽,都没有什么好怕的了,今濑他很爱我。)
今濑涉:啊啊……
大伴恭一:(那我爱今濑吗?)
今濑涉:啊啊……
大伴恭一:(或者说,这样就意味着我是爱他的吗?这种让我应对不能的心动就是爱吗?这种信赖感就是爱吗?)
今濑涉:啊啊……
大伴恭一:(我觉得这不是我能够决定的事情。我不知道同性恋的男人到底可以爱一个男人有多深。如果今濑感受到被我所爱,那这种情感就已经可以称作是爱了吧。)
今濑涉:啊啊…
大伴恭一:(要是今濑觉得我们之间没戏,那就是没戏了。)
今濑涉:啊啊…前辈…不要……啊啊……
大伴恭一:(要是不能让今濑觉得满足,那么这份感情,不管有多热诚,对我来说有多么得惬意,都不过是我的自我满足而已!)


Track07 猫头鹰3

大伴恭一:您好,我是大伴。啊,您好,辛苦了…什么?!(柳田常务突然去世了。在今濑出差后不久,我接到了这样的通知。)

冈村环:呜呜…啊,大伴课长……
大伴恭一:冈村…那个,你父亲这么突然就……
冈村环:请不要看我的脸。今天的妆画得很重……因为公司的常务理事去世,区区一个小职员哭到眼睛都肿起来,很奇怪吧。所以,我想要掩饰一下,却变成了很丑的脸。爸爸一直是我的爸爸。虽然常不在家,但是总给我打电话。学校开运动会,或者是我生日的时候,总是陪在我身边。在我二十岁的时候被告知,爸爸其实还有别的家庭,和妈妈并没有结婚。但爸爸就是我的爸爸,我一直觉得这种事情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我错了,爸爸是别人的父亲……我没有资格坐到那边去,爸爸是我不认识的人的爸爸……今天,我第一次深切地体会到了……
大伴恭一:柳田常务到底有多么珍爱你,他都告诉我了。他是真的,打心底爱着你的。
冈村环:呜呜呜……

今濑涉:前辈,欢迎回来!我也是刚回…这身衣服,是葬礼吗?
大伴恭一:嗯,常务突然就…说是心肌梗死。前段时间才一起吃午饭呢,总觉得,没有真实感啊。
今濑涉:葬礼穿的衣服,我帮你送去洗衣房吧。
大伴恭一:啊,谢谢了。(邮件?她发来的?)
(冈村环:今天您一直陪在我身边,真的非常感谢。托您的福,我已经平静多了。在您面请哭成那个样子,真是很抱歉。)
大伴恭一:我去洗澡了,今濑洗了吗?
今濑涉:啊,我刚刚已经洗过了。
大伴恭一:是嘛,那我去了。
今濑涉:(啊!居然设密码,什么意思啊!开什么玩笑!)

大伴恭一:啊,今濑,冰箱里放了啤酒…呃,你在做什么呢?
今濑涉:真让我吃惊,一直毫无防备之心的你,是什么时候开始会给手机设密码的?明摆着是做了亏心事!
大伴恭一:……!!
今濑涉:密码我试了几个,抱着试试看的心理,试了一下我的生日,居然对了!你到底是以什样的心理选择了这串数字的啊。这对于我,算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吗!说实话,真是致命一击,我都觉得自己不应生在6月22日!将我的生日做密码来隐瞒她的邮件,我是什么滋味你明白吗!
大伴恭一:我没有隐瞒啊!看过邮件你应该明白了,我和她没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她的父亲去世了,陪陪人家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今濑涉:想必也有过热情拥抱了吧,都能用粉底把你的西服染成那个样子!话说回来,环小姐原来是常务理事的女儿啊。难怪啊,她确实是有种在温室中长大的大小姐气质呢。将你攀高枝的机会就这样破坏了,我也真是个瘟神。
大伴恭一:住嘴!她的事你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别说这种无聊的话!
今濑涉:我怎么会知道!哪有你了解她!
大伴恭一:行了行了,邮件我删掉,这样总行了吧!我只是没删掉而已又不是要珍藏这些邮件!
今濑涉:住手,你还不明白吗?你觉得我是包袱了吧!
大伴恭一: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和她真的是没什么,我们什么都没做过!
今濑涉:你不是很在乎她吗!而且,这不过是时间的问题,你就这么想让我见证你们真正走到一起的瞬间吗?还不懂吗?该结束了!你真的待我很好。我所希望的事情,已经全部都实现了。已经足够了!已经走到了能走到的地方。但是……我们到此为止了!这之后已经没有任何和你能继续走下去的余地了!我们已经走到死胡同了!
大伴恭一:今濑……
今濑涉:遇到这样的事情,真是让人心灰意冷。我也快30了,希望有一个能让我想着“我还有这个人在”的人,安安心心地活下去。和你不行。你和我肯定也是不行吧。我也是,和你没法过了。我们分手吧……
大伴恭一:今濑,我……我对你……(我自认为我明白,你付出了更多的努力一直在维持这段感情。虽然我一直都尝到甜头,但是你一直都很痛苦吧。我至今为止到底做了些什么?难道是一直在等待今濑这样自动放弃吗?还是说我一直觉得自己能够让今濑幸福?太自以为是了。)是啊,你说不行,那就是没戏了吧,分手吧。
今濑涉:呜呜呜……
大伴恭一:(啊 ,不行了,这就结束了。虽然觉得还发展得挺顺利的,但是结束的时候,却会因为一些小小的事端,草草了断。我心中还有一个莫名接受一切的我存在。我也真是薄情。我其实没有爱上今濑吧,这些都不过是我的自我满足而已。幸好没有轻易说出口。)
今濑涉:前辈,我们一起去兜风吧。海边就好。等天亮了,我和你的关系就彻底结束了。我不想拖泥带水的,想有个了断。随着新的一天的开始,我和你也各自开始新的生活。最后,我们就一起看个日出吧。


Track08 猫头鹰4

大伴恭一:(坐在车里打开广播,正在播放NOKKO的《人鱼》,我慌忙关掉了。现在实在无法听进这样的歌曲。仿佛害怕寂静一般,今濑不停地说着话。)
今濑涉:不要露出一副好像很对不住我的表情啦。原本我和你既不在交往又不算是恋人,不过就是这样的关系而已。像前辈这样的人呢,应该和会厚脸皮地闯进男人的家里,做着咕噜咕噜要炖很久的菜的女孩子交往比较好哦。
大伴恭一:那算什么啊?
今濑涉:据我的统计,像那样子的女人是不会主动甩了男人的粘着系。很适合你。
大伴恭一:你,那个,下次找一个比较深情的人,会更加爱你,珍惜你的人。啊,当然,是gay。
今濑涉:会爱我的人啊~真像你的想法。我倒觉得无所谓。不管对方多么爱我,我要是没当对方是一回事的话只会觉得他很烦人。只要是我喜欢就可以了。不碍着对方,能让我呆在他的身边就足够了。
大伴恭一:那样的话,不觉得你挺不辛吗?
今濑涉:才没有那回事,说到底比起依靠别人那没法衡量的感情,我比较会自己寻找幸福,这样比较轻松。
大伴恭一:(我还是觉得那样很寂寞。)
今濑涉:对了,前辈,我还是要跟你说一声,我HIV是阴性的。关于这点你不用担心。
大伴恭一:是么?话说,你什么时候去检查了的?你要是跟我说的话我也要去检查的。
今濑涉:在我不请自来地来到恢复单身的你身边之前。这是我一片真心的证明。
大伴恭一:也就是说一开始你来勒索我的时候……
今濑涉:那个时候说实话我还没对你动真心呢。首先就没觉得真能做,就算能做也是打算上完就跑的。
大伴恭一:喂!
今濑涉:我在你毕业之后,为了能够更加享受恋爱而积累了很多乱七八糟的经验。我自认为学了个大概,成熟起来了,将全身心地投注在你身上的那种恋情当做是乳臭未干的小鬼头的执迷不悟收拾干净了。和你分开的你的夫人知佳子来委托调查亮出你名字的时候,我的膝盖都在颤抖。居然和早就断绝来往的你又再次邂逅了……我本来是打算去征服你的。实在太过对你的那份特别的恋情,要是现在的我用一晚上来玷污了它的话,它便能作为自己一段无聊的曾经埋葬入泥土之中。结果我输得很彻底。只要你站在我面前,我的心脏就猛烈跳动,已经不知所措了。
大伴恭一:现在想起来,那个时候一不留神让你亲了我是一切的开端呢。难道说一开始要求占有我的身体,然后假装让步,从而得到一吻,便是你当时的作战计划?
今濑涉:算是吧。我想不慌不忙地从前菜开始慢慢来。因为是难得的机会嘛,要慢慢地花时间享受才好。
大伴恭一:什么啊,结果从一开始就完全照着你的策划进行嘛。
今濑涉:就是,我笑得都停不下来了。

今濑涉:我要是女人的话,可以更加长久地享受更多欢乐呢。早早地扫除一切障碍,和你结婚。也可以堂堂正正地去见你的父母。把工作辞了,一整天都只为了你的衣食住而操劳。生两三个孩子,干劲十足的参加PTA的活动,吵吵架,迎接着倦怠期的到来,迈入老年。说着“我马上就会来的,你不要和天使搞外遇啊”,陪你走完人生最后一段路。
大伴恭一:这么说是我先走一步啊?
今濑涉:但是这却是不可能的。不管怎样都要分手的。契机什么的并无所谓,这是个很好的时机吧?你也可以不用放过那位很优秀的女孩子了。
大伴恭一:我也不一定就会和她发生什么。
今濑涉:话虽如此。也许会出现位更好的女性将你夺走。因为最近的前辈越来越帅了呢。
大伴恭一:我不可能会碰上这么好的事情的。
今濑涉:你虽然比任何人都渴望被爱,但实际上却完全不相信别人的爱。所以才迷惘徘徊,一个接一个地探寻接近自己的人所抱的感情。我明白这是为什么,因为你觉得自己是个很无趣的男人。前辈,那是不对的。你真的是个好男人。你到底是什么地方有多好,在这最后关头我会好好告诉你的,请你记住。你从以前到现在都是个温柔的人,无论是对男人还是女人,对漂亮的人还是并非如此的人,你是个都能平等对待的温柔的人。即便知道我是同性恋,你的态度也没有改变。你反而非常直率地对待我,我非常开心。
大伴恭一:不,现在想起来,我当时有反复思量过是不是应该要多加注意一点。
今濑涉:注意了的话就好像断然横出一条线的感觉,我会很寂寞的。你那毫不客气的态度大大拯救了我啊。而且,我也喜欢你的长相,虽然不起眼但是很端正,皮肤也很好,要是穿上浅蓝色的衬衫的话,清爽得让人炫目。
大伴恭一:是吗?
今濑涉:但是我最不舍得放手的果然还是你的身体吧。稍微有点虐待狂倾向,但是却很男子气的前辈,真的棒透了。
大伴恭一:等一下,那个是……那个时候你煽动的。
今濑涉:不管怎么说,和我最合得来的人居然是异性恋一族的。神你太耍人了。
大伴恭一:能让你这么喜欢真是太好了,话说结果是这个啊?比起我是个好男人,不过就是偶然符合你性方面的嗜好而已。
今濑涉:我都这么称赞你了你还不满意么?确实,还有啊,即便私生活都一团糟了但是工作依旧优秀,能够根据不同氛围圆滑地处理。善于聆听,和你说话很舒服。不管是说话还是沉默都让人很舒心。至少和你一起吃饭我会觉得饭更加美味。睡在你身边的时间非常幸福。只要和你在一起,那里的空气都会让人心旷神怡。你就是这样的人,请再相信自己一点。因为是一直关注着你的我所说的。回去就你来开车吧,要是我来开车的话可能会撞上哪里,和我之间的过往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你在人生的黑夜之中做的一场梦而已。一旦天明你会生活在你的世界里,行走于夜间的人会悄然离去。我也已经尝尽我看得上眼的猎物了,我就回到深深的丛林中去吧,已经吃饱了。……天马上要亮了。前辈你也说些什么吧。说些什么!
大伴恭一:对不起,真的。谢谢。
今濑涉:我真的……好喜欢你啊……
大伴恭一:(和来时路上相反,回去的路上我们俩一句话也没有说。回到家之后,今濑迅速整理好自己的行李,打了个简短的招呼就走了。在我家住了这么久,行李却少的惊人。我终于知道他本就考虑到无论在一起多久总有一天会变成这样而并没有铺开。这么说来,今濑直到最后都没有从自己家搬出来,即便我拐着弯说“这样很浪费房租”而催促他和我同居,他也是笑着左耳进右耳出,他到底看到了怎样的未来,我现在充分了解了。我与今濑就这样简简单单地就成为了过去。)

大伴恭一:(要是对幸福过于挑剔的话不论怎样的幸福都会变成不幸。与今濑之间的事无法对谁倾诉,不管是被藐视还是被取笑或者是被美化都让我无法忍受,更无法忍受别人为此操心、或者双眼闪烁着兴趣盎然的光芒天马行空地想象。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但是既便如此,今濑出现在我的人生当中,有带来任何不幸么?今濑,你不明白啊,肯定谁都无法理解,我到底是怎样的心情,每天在那泥沼一般的迷惘中,我感受到了多大的幸福。)
(今濑涉:你和我肯定也是不行吧。我也是,和你没法过了。
今濑涉:不管我怎么说“不行”,都请不要停下。)
冈村环:大伴先生,早上好。前阵子太感谢你了。那之后被母亲训斥要振作起来。母亲明明也很悲伤,我真是……大伴先生?那个……怎么了?
大伴恭一:我分手了,和一直在一起的人。他向我保证了,也足够让我相信了。我让他说了很多我想听的话,充分享受到了美好的回忆,结果并没有将他当成自己的人。我明明应该对他说不会不行的。我心中明白却没有那样做,我放弃了,我太没骨气了。像我这样卑鄙的人只配一生孤独。我没有资格让像你这样的好女孩喜欢上。
冈村环:大伴先生!我知道你和交往的人分手之后,我非常高兴。你明明都如此悲伤了,我的心中却摆出赢了的姿势。你身边空出的那个位置现在的话我也许能够乘虚而入,我真的是这么想的。我也很卑鄙,我才不是什么好女孩。
大伴恭一:(清晨的阳光太耀眼,脑子仿佛要裂开一般。为什么这个世界如此明亮,如果现在有一个空易拉罐在我面前的话,我肯定会将其踢飞吧,如果有玻璃杯在的话,我一定会将其敲碎吧。但是她在我面前。)
冈村环:恭一先生……唔唔……

冈村环:大伴先生,你抽烟么?
大伴恭一:不,为什么这么问?
冈村环:因为有烟灰缸在。
大伴恭一:啊,是搬出去的人留下的。说要留下这件东西。即便没有它在,我也是不会忘记他的啊……
冈村环:她是怎样的人呢?吸烟的女性,很酷很成熟的感觉吧?同时,也许意外地是个怕寂寞的人呢?你很喜欢她吧?你们曾是恋人吧?
大伴恭一:是啊,我们曾是恋人,我很喜欢他。(如果神明真的存在,请一定要让那个男人幸福。我唯一的重要的男人,请一定……一定……)


Track09 CAST ROLL

中村悠一:我是扮演大伴恭一的中村悠一。我觉得能一口气读出这部CD标题的人一定很聪明。我有好几次,在收到事务所的联络的时候,他们都把标题前半部分说得很含糊,“中村桑,那个什么来着的CD,《…之鱼再次跃起》就拜托你了。”到现在我还不是很明白,再见~
游佐浩二:我是扮演今濑涉的的游佐浩二,我自己很笨拙,也许会和涉是一样的生活方式。但是演绎下来,我的心情非常沉重,我期待各位来信激励我。同时也请不要非难环。
斋藤千和:我是扮演冈村环的斋藤千和。真的请不要来信非难。但是同为女性,虽然环本身并没有恶意,总觉得像这样子的女孩子很受男孩子欢迎吧?我朋友当中也有这样子的女孩子,相对来说出乎意料是个很令人头疼的类型。然后我总想着要演绎出一个不会被人讨厌的角色,我再说一次,真的不要来信非难我。拜托了,谢谢大家。
日笠阳子:我是扮演野上美奈子的日笠阳子,今天大家辛苦了,非常感谢大家。美奈子在酒会上面非常开朗情绪也非常高涨,这个样子和日笠阳子是一模一样的。我非常开心。非常感谢。
高冈瓶瓶:我是扮演柳田常务的高冈瓶瓶。我家的厕所贴了好几张Takki的照片,我常常被怀疑。非常感谢大家。
金光宣明:我是扮演恭一的父亲的金光宣明,大家好么,我很好。想要再听一次我的声音的人,请回放CD开头的部分。回放多少次就能听到多少次,非常感谢大家。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6 | 2018/07 | 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