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くて遠い

近くて遠い

作者   楢崎ねねこ

キャスト   各務 裕:宮田幸季、注連野公一郎:川田紳司
御巫志乃:近藤 隆、計楽棗:鳥海浩輔、他

発売 ムービック
発売日   2009/11/26

内容   お前が好き。でもそれを伝えたらこの関係は壊れてしまう――。
意地を張って素直になれない幼なじみ――クールで寡黙な公一郎×甘え下手でツンデレな裕。
虚勢を張って本気を見せないセフレ――独占欲を隠し遊び人の振りをする棗×なかなか素直になれない志乃。
いつまでも側にいたい、だから言わない。
だけど、俺だけを見てほしい。
もっと触って欲しい。
――誰よりも近くにいるのに、誰よりも遠い。
近くにいすぎて想いを伝えられないでいる、名門校の同級生たち2カップルの恋物語がドラマCD化。

★封入特典:キャストサイン付き一言コメント+写真が掲載された豪華ブックレット

翻译:ayumi light1111 tomobian
特典CD+校对:哀凌

本篇

Track 01

(每天早上7:45,那家伙都会准时来接我,那个让我尝尽苦头的家伙。)
阿静:裕少爷,公一郎少爷来接您了。给,您的书包。
各务裕:啊,阿静,多谢。今天的和服不错,很适合你。
阿静:哎呀,多谢您的夸奖。
注连公一郎:喂,太慢了。
各务裕:呃,不是还有时间么,走吧。
〔开门声〕
阿静:裕少爷、公一郎少爷,路上请多小心。
〔关门声〕
(离市中心稍微有点距离、建立在郊区的贵族学校——海王学院,从幼稚园到大学的一条龙教育。学生大部分都是有钱人、政治家二代,还有不出闺房的千金小姐。)
女A:啊~各务君今天也好cool哦~
女B:怎么说呢,总感觉散发出一种与众不同气场,好特别呐~
女A:期中的名次,又是第一吧,好厉害~
女B:一说各务裕的话,就是那个各务集团的公子吧?再加上又是优等生,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女A:好想接近他的说~
各务裕:唉。
女C:注连同学,这个运动毛巾,请在今天社团活动时候的用。
女D:我的也...
注连公一郎:啊,谢了。
(诶……)
御巫志乃:公一郎虽然不引人注意却还是蛮受欢迎的嘛,虽然看起来已经有本命了。
各务裕:志乃!
计乐枣:又沉默寡言,那家伙到底哪里好呢。
各务裕:枣!
女C:今天也是去接了各务同学之后才来学校的吗?一直都在一起的吗?
注连公一郎:因为我们是青梅竹马……那,我走了。
御巫志乃:对了!公一郎!小考的笔记借我下~今天我貌似会被抽到~
计乐枣:啊,我也是。
各务裕:(诶,为什么拜托公一郎,跟我说就好了!)你们自己想办法去。
计乐枣:但是,公一郎的笔记很完美,而且裕又不借。
注连公一郎:借你们也没关系。
御巫志乃:太好了!
各务裕:别太得意了,你们两个。那,我来教你们好了。
计乐枣:诶……真麻烦。
各务裕:干什么……公一郎,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盯着我看。
注连公一郎:没事。
各务裕:是吗。
(各务裕: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看着我,怎么可能“没事”啊。)
注连公一郎:裕。
各务裕:嗯?
注连公一郎:觉得你脸很红。发烧……了吗?
各务裕:你、你干什么啊!
注连公一郎:因为你从小就经常发烧。
各务裕:我可一点也不记得有那样的事,我可是很结实的。
注连公一郎:而且还完全没自觉。
各务裕:别把我当小孩子!再说,现在谁还会用探额头来测有没发烧……
注连公一郎:我觉得是17岁的年纪就是小孩子。
各务裕:够了!(可恶,老是惹我不高兴。)
御巫志乃:怎么?吵架?
各务裕:没什么。

DORAMATIC CD COLLECTION 楢崎ねねこ原作 《近くて遠い》

第一篇 「裕的恋情」

老师:听好了,这里要好好的记下来。
学生:是!
(刚才真是完全被弄得乱七八糟,总觉得老是很在意公一郎的事情。唉,不行不行,我可是冷静的各务。)
(我也不是从以前开始就老是和公一郎对着干的。各务分家的公一郎是为了不被绑架而关在家里的我的唯一的朋友。那家伙,从以前开始就很沉默寡言了呢。我在那时候开始就是个不松懈努力的人,所以什么事都要比其他人做得好,当然公一郎也算在内。)

(小时候的裕:好了,公一郎,我算数已经全部都做好了哦~)
(小时候的公一郎:这么快?小裕真厉害啊。)
(小时候的裕:嘿嘿。)

(所以,我疏忽了。没想到,有一天会输给公一郎。没错,那是初一时候的考试。)
(公一郎的母亲:好厉害,公一郎,第一诶!)
(公一郎的父亲:干得不错!)
(小时候的裕:明明每次都是我第一的。)
(而且,我的父母只顾着关心哥哥,完全不关心我。)
(小时候的裕:我一直都比别人加倍的努力,保持着第一。公一郎只拿到一次第一就被夸奖,我、最讨厌公一郎了!)

(各务裕:冷静一想,我还真是个小鬼,心胸太狭隘了。事实上,我对公一郎,并不讨厌……因为我们就好像兄弟一样生活在一起,所以我知道他是个好人。但是……自尊心一旦被击垮,想要恢复起来就很难了。其实,我也拿自己也没办法,为什么会这么在意公一郎?不能像平常人一样对他吗?如果就这样避开他的话,他就会远离我,过段时间公一郎就会被别人占有、然后就会忘记我,那样的话……我才不要!)

老师:好了,大家安静!那么,年级教室集会开始了。今天把上次模拟考的成绩发给大家。……下一个,各务!
各务裕:是!
老师:各务,你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吗?不过,模拟考而已,别太在意。
各务裕:诶?
老师:下一个……
各务裕:综合第三?!呃……为什么?!我也没有偷懒,都是和平时一样答的啊……到底为什么?!

计乐枣:裕!裕!
各务裕:啊,枣!
计乐枣:怎么了?模拟考的成绩不好吗?
各务裕:嗯……
计乐枣:真的假的?!怎么了?!是不是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各务裕:我也不知道。(我自己更想知道为什么……)
计乐枣:那么说来,这次的第一是公一郎?
注连公一郎:嗯。
(什么“嗯”啊?!想说的就只有这一个字?!果然令人不爽!)


Track 02

各务裕:可恶!还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只有我一个人这么在意,真像个白痴。
(公一郎:小裕真厉害!)
(各务裕:我懂了,我是想让公一郎在意我。对于我来说,公一郎是唯一的存在,害怕他对我失去兴趣,所以才总是想赢。)
各务裕:啊啊,想要他在意我什么的,难道我是恋爱中的少女吗!(等下,我刚才说了什么?!没说什么很恐怖的话吧?!我对公一郎怀着像恋爱中少女般的爱慕?!太傻了,不可能!)
(注连公一郎:裕。)
各务裕:看、看书吧。(不是想这种白痴问题的时候,下次绝不能输!)

各务裕:哈欠。(一不小心看书看通宵了。好困~)早上好,阿静。
阿静:早上好,裕少爷。今天您起的真早。
〔门铃声〕
阿静:来了~
(通宵看书什么的还是挺丢脸的,感觉太拼命了。不管怎么说,平常心。)
〔开门声〕
各务裕:公一郎,早上好。
注连公一郎:呃!你……
〔关门声〕
各务裕:怎么了?快点走吧。

〔学校铃声〕
(各务裕:就这样,虽然到了学校,果然还是有头晕晕的。要打起精神来才行,也不想被别人看到自己这么逊的样子。)
御巫志乃:裕~走吧。
各务裕:呃、嗯!(下节课要换教室啊,唉,真麻烦。)诶?!(公一郎!)
注连公一郎:你是笨蛋吧!
各务裕:你说什么?!
注连公一郎:身体摇摇晃晃的!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就应该阻止你的。
(诶?!为什么会知道?!)
注连公一郎:志乃,给。带上我们2个的教科书,你先走。我把这家伙扔到保健室去。
各务裕:喂!
御巫志乃:什么嘛~身体不舒服啊。走好~
注连公一郎:走了!
各务裕:等、等下,我没事!啊……都说了没事了,公一郎!


Track 03

各务裕:呃!
注连公一郎:保健老师……不在吗。
各务裕:啊!你干什么!
注连公一郎:帮你脱,太紧了,会起皱的。
各务裕:(他在做什么啊,这多让人在意啊!)住手!我要上课去……
注连公一郎:闭嘴!
〔Kiss〕
各务裕:嗯!啊!(为、什么我会被他亲啊?!)等、等下,你、干什么。
注连公一郎:太吵了,为了让你闭嘴。你就老实的躺在那,像你这样摇摇晃晃的,能集中注意力上课吗。
各务裕:(咦?!公一郎,在生气?!)为什么……知道。
注连公一郎:唉,你以为我们是有多少年交情了。想要隐藏什么的话马上就会知道,是因为那个模拟考的原因吧。
各务裕:诶?!
注连公一郎:无论如何都不想输给我,通宵看书了吧,你的行为举止我都看穿了。
各务裕:(呃!猜中了,虽然也有别的原因。)
注连公一郎:说的直白点,这样很傻。不要为了这种事乱来。
各务裕:这种事?!像你这么人,怎么可能能理解我的心情!就算是我,也不想在没人看见的情况下学习,但是,如果做的不好的话,在那样的家庭里,不是更悲惨吗!曾经唯一夸奖过我的你,不是也渐渐不再说“裕很厉害”了吗!
注连公一郎:裕!你……是想让我夸你吗?
各务裕:…没、没有!(不好!不小心把真心话……)
注连公一郎:你还真的是个笨蛋啊。
各务裕:什么?!(想要把我包容起来的温柔的双臂,宽大的手如安慰孩子一般放在我头上。)
注连公一郎:我从以前开始,就一直觉得裕很厉害的。所以,别哭了。
各务裕:真的吗?
注连公一郎:那当然很厉害了。发烧参加考试还能取得第三的成绩,顺便提一下,初一考试的时候你也发烧了。
各务裕:诶?发烧?
注连公一郎:我之前有说过的吧,你从小就经常发烧,而且还是自己没自觉的那种。
(这么说起来,好像说过这种事。)
各务裕:你……为什么会知道……
注连公一郎:因为我站在这么近的地方看着你,当然什么都知道了。
各务裕:(原来是这样,公一郎的心思还是向着我的啊。什么嘛,就为了这句话,感觉什么事都变得无关紧要了。)
各务裕:呵呵,早点说嘛,混蛋。呜~我发烧了,考试没考好那也是当然的。呜呜~(然后,公一郎就这么一直抱着我,直到我不再哭泣为止。)

注连公一郎:裕!不要离我这么远走。还在在意保健老师说的话吗。
各务裕:吵死了,闭嘴!(那之后,我被公一郎就那么抱着睡着了。)

(保健老师:哎呀~真是~还可爱~)
各务裕:(被保健老师给看到了。别的还有很多丢脸的事,还哭了。)

注连公一郎:算了,学习不要太拼命了。不过,反正怎么说你也不会放弃的。
各务裕:什么嘛,不阻止我了?!
注连公一郎:不会阻止的。我也很喜欢看,裕努力的样子。
各务裕:嗯……是这样。(怎么感觉今天一整天都被公一郎玩弄,白天也是……呃啊!)
各务裕:啊!这么说起来,你亲我了!那颗是我的初吻啊!
注连公一郎:到现在才想起来啊……
各务裕:(一想起来,心就跳的超级快。)
各务裕:就算我再怎么吵,也别用那种方式堵我的嘴,会遭人误会的。
注连公一郎:又不是对谁都会那么做,不会有什么误会的。
各务裕:呃!那就是说……
注连公一郎:字面的意思。
各务裕:等、等下!别跑!公一郎。给我说清楚!喂!都说等我下了,公一郎!


Track 04

第二篇 「公一郎的恋情」

注连公一郎:(裕从以前快事就一直是一个人。就算是长大后,周围的环境有所改变了,那家伙也不会任何人撒娇,只是一个人。前几天,就连意外的和他接吻了,也没能改变什么。)
各务裕:唉……
注连公一郎:还在看考试的结果吗。再怎么看,结果也是不会变的。
各务裕:我知道的!但是,还是挺在意的,最近英语成绩有些下滑了。
注连公一郎:唉,是第一就行了。不要又因为太在意,学习学过头了。
各务裕:啊,不要摸我的头。再说了,为什么!
注连公一郎:因为我会担心你。
各务裕:我、我又没拜托你担心我。快、快点回去了。
注连公一郎:(一点也不坦率,裕,超级不会撒娇。虽然没有被期待什么,做不来的事却不能被允许——特殊的家庭。所以裕一直都没有对任何人撒过娇。而这样的裕,如果变得只会对我一个人撒娇的话就好了——开始有这种想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来着的呢。虽然后来的发展方向似乎有点偏邪恶,但好想好好宠溺他、不论发生什么事都对他说“我会站在你这边”让他安心,那样做的话,裕或许会自然而然的变得会撒娇了吧……不,一点也不可能会改变。尽管如此,一点点也好,希望他至少能够在我这里放松一下自己……)


Track 05

各务裕:那,我走了。
阿静:是,请您路上多小心。
〔开门声〕
各务裕:哈欠~
注连公一郎:裕。
各务裕:嗯,早上好。
注连公一郎:你这家伙,脑子那么好,都不用在吸取教训上吗?不要通宵学习。
各务裕:唉,吵死了。
注连公一郎:我都说担心你了。
各务裕:真的吗。
注连公一郎:裕!
各务裕:……不就好了,担心、我不就好了。
注连公一郎:呃!(这家伙,真是……)
各务裕:啊!干嘛抱我!放我下来!
注连公一郎:静管家,请跟学校联系说我们2个今天身体不舒服,没关系,出席次数还是足够的。
各务裕:呃啊!你,不要随便……
阿静:好好,请交给我吧。
各务裕:呃!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
注连公一郎:安静点。
阿静:关系真好呢。

〔关门声〕
各务裕:呃咳咳。
注连公一郎:喂,把外衣脱了。
各务裕:又不是病人。
注连公一郎:休息一天,也不会有什么影响的。
各务裕:但是……
注连公一郎:唉……行了,睡吧。
各务裕:公、一郎。
注连公一郎:通宵了吧,快点睡。
各务裕:呃……不要太……宠我了……
注连公一郎:(那我应该做不到吧。不过,他可能稍微有点进步了。故意勉强自己,为了让我担心,虽然很笨拙,但是确是在向我撒娇。)
各务裕:ZZZ~
注连公一郎:裕。
各务裕:ZZZ~ZZZ~
注连公一郎:裕!睡了吗?你还戴着眼镜呢。[摘下眼镜]
各务裕:ZZZ~ZZZ~
(不用着急,未来还很长。不过话说回来,这张睡脸还真是毫无防备。)
注连公一郎:裕……〔KISS〕嗯?(裕他,连耳根都红了。原来是在装睡啊。)呵~晚安。


Track 06

第三篇 「枣的恋情」

男子:我们中田町的众议院议员计乐隆也曾助海王学院一臂之力,希望大家能更加支持他![掌声]
计乐枣:(诶~跟老爸有关的宴会,真是无聊!)
女子A:啊~你,是计乐老师的公子吧,应该是次子枣吧!
女子B:初次见面!
计乐枣:(她们俩应该是……)是斋藤老师的夫人和一桥建设的千金吧!
女子B:啊~您知道我们吗?
计乐枣:呵呵~当然了!
女子B:好高兴!
女子A:真的!呵呵~
计乐枣:(千金小姐事后处理起来会很麻烦,看来今天还是找有夫之妇吧~)
女子A:啊~你是外交事务次官的公子吗?
计乐枣:嗯?~
御巫志乃:诶,今天是跟随我父亲来的。
计乐枣:(志乃?~呵呵~视线交汇,那是我们的信号。)

[KISS]
御巫志乃:枣~要温柔点哦~
计乐枣:志~乃~你那做作的样子很恶心耶,别装了。
御巫志乃:诶~不是挺好的嘛~偶尔还能制造点气氛。先不说这个,你这宴会主角的儿子来套房,没问题吗?
计乐枣:没问题的啦!而且还有我哥在呢~你才是,不要紧吗,刚才那个女人怎么办?
御巫志乃:啊,你是说农水大臣的千金吗?呵呵~虽然是个美女,又可以玩玩的样子,不过反正是做同一件事的话,选舒服一点的比较好吧!对吧~
计乐枣:(嘴还真甜啊!)谢谢你的夸奖~
御巫志乃:要是枣的话,就不会有后患之忧。
计乐枣:不会有“你要对我负责!~”之类的事。
御巫志乃:对,对,也不会怀孕。
计乐枣:明明长着一张王子的脸,你别用那张脸说那样的话。嗯~~
御巫志乃:嗯~啊~~呃~~你明明很喜欢我这样子的~呵~嗯~

[鼾声]
御巫志乃:睡得真沉啊~[KISS]
[开门/关门]
[闹铃声]
计乐枣:呃~啊~~志乃那家伙,又不在了嘛!诶、留言?(御巫志乃:学校见!~志乃 P.S:听到闹铃了吗?)唉……


Track 07

[预备铃]
计乐枣:那时明明那么性感的……
(御巫志乃:枣~枣~~!!)
计乐枣:明明用那样热烈的声音喊我的名字……还真是冷淡啊~
御巫志乃:谁啊?!
计乐枣:嗯?志乃?!
御巫志乃:我来学校可是没迟到的,你竟然翘课,真搞不懂你!我的闹铃不就没意义了嘛~!
计乐枣:把铃声开到最大,你还敢说!我起来后,某某人也不在啦~
御巫志乃:什么~就因为那个在闹别扭嘛?我是回去换衣服了~
计乐枣:你懂一个人在套房吃饭的空虚吗?!
御巫志乃:可是我不会“啊~”这样喂你的哦~
计乐枣:哈哈~做了会很恶心啦!~(切!~挖苦人的话他也听不懂。算了,反正从遇见以来,这家伙就是这样子的。那是中学一年级的时候……)

男生:开什么玩笑!你再说一遍试试看!
御巫志乃:我是说~我不懂你们到底在讲什么。
男生:要是不懂日语的话……
御巫志乃:不是!是你们太低能,理解起来太痛苦了。
男子生徒:啊……!!
御巫志乃:你们都是白痴吗?只会一群人凑一起说三道四是没有意义的。
计乐枣:(那是转到隔壁班的归国子女吧。诶~还挺敢说的嘛!不怎么搭那张脸。围着他的那群人完全被他说楞了!可能有点意思呢!)
男子生徒:混蛋!!
计乐枣:好了、好了~停!~
男子生徒:计乐!!
计乐枣:你们要打也行,不过竹川老师就快过来喽!
男子生徒:诶!?真的假的?!
计乐枣:在楼下的走廊走着呢!
男子生徒:呃!!你给我记着啊!!
计乐枣:一副丧家犬的样子,真够狼狈的!
御巫志乃:事实上,竹川老师不会过来的吧!~
计乐枣:啊~露馅啦!?(相当敏锐嘛!!)那群家伙,只要提一下老师的名字就会跑了的。
御巫志乃:帮了大忙呢!那群家伙很烦的,和他们说话都觉得累。
计乐枣:你好有趣啊~我叫计乐枣,多关照~
御巫志乃:嘿~你也很有趣哦~我是御巫志乃,多关照~

计乐枣:(志乃从那时开始就没有任何改变。不,有一件事不同了,志乃脖子上的,红色的印痕。)
计乐枣:志乃!
御巫志乃:枣?
[抚摸]
御巫志乃:干什么,好痒啊!
计乐枣:(这是我昨天印上去,彰显他属于我的吻痕)志乃……
女子生徒A:啊!~是计乐学长和御巫学长!
计乐枣:啊……
女子生徒B:学长~预备铃已经响过喽~
计乐枣:啊……真的吗?没注意到。
女子生徒A:要是学长们翘课的话,我们也想和你们一起啊~嘿嘿~
计乐枣:真遗憾,我会认真去上的。
御巫志乃:那,你们也得赶紧去哦。
女子生徒A、B:好~~
女子生徒B:那就先告辞了!
御巫志乃:那我先去喽~
计乐枣:啊?喂!别丢下我一个人啊!志乃~!


Track 08

[板书]
老师:到这为止,大家各自在笔记上翻译看看。啊,这个可以查字典的。
[翻书声]
计乐枣:(真丢脸那!~和女人混到腻的我,惟独和他,竟然连说一句话都做不到。)
(御巫志乃:枣~枣~~!!)
计乐枣:(我们的关系其实是从一个小小的玩笑开始的。)

(御巫志乃:我说我说,枣~你昨天去品川那边的宾馆了吧!)
(计乐枣:嗯?啊~和女人一起。怎么,你也住那了吗?)
(御巫志乃:我是在餐厅啦!当然,是和女人的约会!)
(计乐枣:真的假的?啊~昨天真是够呛的,女人一直拉着我不放,说“还要~”)
(御巫志乃:在炫耀你的技术吗?!真是讨厌的家伙~!)
(计乐枣:哈哈~我可是很厉害的哦!要不要我教教你啊~!开玩笑的~)

计乐枣:(那个时候真的什么都没考虑,只是像平时那样轻率地说了出来,可是……)
(御巫志乃:好啊~我有兴趣!)

计乐枣:(这是不对的。竟然在上床后第一次明白了自己的心情,趁着那样轻率的事就开始了,事到如今还能说什么呀?!要是那样的话,保持现状不也挺好的。哎~真是太差劲了,我明明是真的想要独占他的……)
御巫志乃:枣!枣!枣!!
计乐枣:啊?……
御巫志乃:古典文学课已经结束了,接下来要换教室喽~枣,你完全叫不醒嘛!唉~大家都走了~
计乐枣:志乃……
御巫志乃:呃……
计乐枣:我们翘课吧!(没错,只要照这样发展的话,就算不能独占他,志乃和我的关系也可以一直继续下去。)偶然在教室什么的,不是挺有激情的嘛!~
御巫志乃:不好意思,我不会再和你上床了。
计乐枣:啊……为什么?
御巫志乃:外务大臣的女儿啦~是一年级的吧,早上向我告白啦!如今算是少见的清纯派,到底还是没法和别人玩在一起了。
计乐枣:要和那人交往吗?!你喜欢她吗?!!
御巫志乃:一点也不!不过我要和她交往。
计乐枣:明明不喜欢还要交往,不是很可笑吗?[上课铃](志乃会变成谁一个人的东西,而且对方还是他不喜欢的。要是这样的话,我再早一点说出来……)
御巫志乃:就算是枣,不喜欢也能玩玩的吧!而且我们也不是因为喜欢才上床的。
计乐枣:(啊,是呀!因为喜欢才与之上床的,只有我一个人啊!)呵呵!跟个白痴一样!(说起来我和那个告白的女人是一样的。)
御巫志乃:嗯?枣……
计乐枣:别说这么无情的话啦!
御巫志乃:诶~啊~等一下!
[推到]
御巫志乃:啊~好痛~!
计乐枣:让我做!!
御巫志乃:诶?!!
计乐枣:就当最后一次吧,让我做~!(他不爱我的话,一切就都没有意义了。)
计乐枣:嗯~嗯~
御巫志乃:嗯~枣~不行啦~枣~
计乐枣:嗯~
御巫志乃:呃~嗯~
计乐枣:嗯~~
御巫志乃:呃~呃~呃~不要~枣~!
计乐枣:志乃~
御巫志乃:啊诶~啊~呃~枣~不要咬我脖子!!~呃…嗯~好痛!!
计乐枣:发出声音的话,外面会听到的。
御巫志乃:诶呃~~
计乐枣:(都走到了这一步,对还想留下痕迹的自己,从心底感到厌烦!)
御巫志乃:呃~~啊~
计乐枣:瞧!~嗯~~(就算做这样的事,他也不会属于我的……)
御巫志乃:呃~嗯~
计乐枣:嗯~~
御巫志乃:嗯~嗯~~~嗯~嗯~
计乐枣:(为什么还用双臂环着我?!呃!!这样不就像是互相喜欢着的吗?这家伙明明对我没有任何想法的!到最后的最后,不要还让我抱有希望啦!!)
御巫志乃:那我去教室了,虽然已经快要下课了。你不要翘那么多课啦~
计乐枣:知道啦~!(这样就真的结束了啊!)
[开门]
御巫志乃:那再见了。
[关门声
计乐枣:(早知这么痛苦的话,干脆说出来会比较好吗?就算什么都没有改变,那样我就能满足吗?唉~不对,要是无法得到手的话,那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由自己来结束真是太好了!)


Track 09

第四篇 「志乃的恋情」

计乐枣:嗯……诶~嗯……
御巫志乃:睡得真沉~还一副天下太平的样子!我可是腰很沉呢!~[KISS](绝对不能说喜欢…)[关水龙头]啊,啊~吻痕好明显啊!~明明只是玩玩而已,为什么还要印上去呢?还在衣领的上面,都没办法遮住,枣这个笨蛋!~(啊、啊~印上这种东西,不就像是枣的东西了吗?)
(计乐枣:志乃~嗯~啊~~)
御巫志乃:(明明不是这样的!)
(计乐枣:来玩玩吧~!)
御巫志乃:(我们明明只是床伴而已!)
[开门]
各务裕:啊,志乃,早上好!
御巫志乃:裕,早上好!怎么啦?
各务裕:眼睛里面进东西了,嗯……[开水龙头]昨天是枣的父亲的宴会吧~怎么样了?
御巫志乃:政治家的宴会,都差不多啦~枣看起来也挺无聊的,我跟着我父亲到处打招呼。
各务裕:他看起来就没什么兴趣的样子嘛!~明明比他哥哥更优秀的,却老是和女人混在一起。
御巫志乃:昨天也很受欢迎哦!!~
各务裕:对枣来说只是随便玩玩的吧!以后会被报复的!
御巫志乃:哈哈~怎么可能!
[关门]
御巫志乃:(是“随便玩玩”吗?算了,反正事实也是如此,我也是被他这么邀请的,好失落啊!我也只是那些人当中的一个吗……)
[预备铃]
御巫志乃:我来学校可是没迟到的,你竟然翘课,真搞不懂你!我的闹铃不是没意义了嘛~!
计乐枣:把铃声开到最大,你还敢说!
御巫志乃:(和枣像这样平时也能在一起,是朋友的特权吧。)反正就算你翘课,老师们也不会说什么的吧!枣的成绩又好,不过裕生气喽~
计乐枣:啊!~那家伙怨言很多的!而且公一郎也不会来救我。
御巫志乃:哈哈哈~(在女人面前很冷酷的枣,在我面前却会无忧无虑地笑。那样的事不知道吧!~呵~我抓着无聊的理由,像个傻瓜一样呢!)
计乐枣:志乃?
御巫志乃:(但是,一点点也行,想要那只属于我的枣的一部分!)枣?……
计乐枣:呃嗯~
御巫志乃:呃~干什么,好痒啊!~(抚摸着我脖子的枣的手,好热!好舒服!希望他再多多触碰我一些!枣对大家都会做这种事事,我知道的,虽然知道,但是我没法忍受!想告诉他“只能碰我一个人。其他人都不准碰!”)
计乐枣:志乃……
女子生徒A:啊!~是计乐学长和御巫学长!
御巫志乃:呃~
女子生徒B:诶嘿~学长~预备铃已经响过喽~
计乐枣:啊……真的吗?没注意到。
御巫志乃:(我,刚才在想什么?!竟然“想告诉他”!!因为只是朋友,所以才能看到这样一个枣吧。就算再怎么渴望,枣也不会属于我一个人的!所以,我想至少也要保住朋友中第一的位置啊,呵呵~已经不行了,在连这个都会被破坏之前,必须得分手!!)

御巫志乃:不好意思,我不会再和你上床了。
计乐枣:啊……为什么?
御巫志乃:外务大臣的女儿啦~是一年级的吧,早上向我告白嘞!如今算是少见的清纯派,到底还是没法和别人玩在一起了。
计乐枣:要和那人交往吗?!你喜欢她吗?!!
御巫志乃:一点也不!不过我要和她交往。(就算再也无法触碰到你……!!)


Track 10

各务裕:我说,今天去玩飞镖不?
注连野公一郎:好啊!
计乐枣:嗯!好久没去了,去吧!
:志乃学长,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御巫志乃:沙世。
沙世:年级教室集会拖延了……
御巫志乃:没关系的!再见了各位。下次我会一起去的。
各务裕:嗯,再见。
计乐枣:再见。
沙世:志乃学长……
御巫志乃:嗯?
沙世:不和计乐学长他们一起回去没关系吗?
御巫志乃:没关系,每天都会见面的嘛。
沙世:对不起,爸爸他对我真是过度保护了。虽说我是归国子女,可是竟然让学长来照顾我……
御巫志乃:不是挺好的父亲嘛!(而且我也被邀请地正是时候。虽然对枣说了谎,但我没有和这女生交往,要是旁人是那样看的话,那也挺好的。)中途转学进来,肯定担心你了,比如能不能交到朋友之类的。
沙世:是吗?学长是初一的时候转来的吧,感觉怎么样?
御巫志乃:我?很是不安呢!(但是,多亏有枣在……)
(计乐枣:你好有趣啊~我叫计乐枣,多关照~)
御巫志乃:(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一直、一直都喜欢他!所以不能说!我不会说的,所以就让我当你的朋友吧~!)

御巫志乃:啊、啊~抱歉,不行啊!
各务裕&注连野公一郎:又来!!
各务裕:上周也说不行的吧!明明想去玩飞镖的!
注连野公一郎:你最近不太好相处呢!
御巫志乃:对不起!下周绝对不会有问题的!(啊~虽然想减少和枣在一起的时间,但是不是拒绝的太过了?)
计乐枣:别太责怪他啦~裕,公一郎。
御巫志乃:(呃?枣?)
计乐枣:一般都是女朋友优先的,对吧~
御巫志乃:呃~呵呵~对不起啊!(没关系,只要这样疏远下去的话,就会忘记了吧。)
各务裕:啊~~!!这周也是啊!?
御巫志乃:真的对不起!!
各务裕:啊~知道了。要是有空了就和我说哦!一定要说啊!!
注连野公一郎:再见。
计乐枣:那家伙,你不和他玩,寂寞了吧。
御巫志乃:怎么可能?!裕会……
计乐枣:不单是裕,还有公一郎和我也是啊。
御巫志乃:(说的也是啊,连和朋友的交往都没了的话,离开就没有意义了呢。)对不起!
计乐枣:算了,女朋友是挺好的!呃~说曹操,曹操就到。
沙世:啊~志乃学长!
御巫志乃:再见啦,枣。
沙世:学长,对不起,今天不行了……
御巫志乃:咦?
沙世:我要和班里的男生一起回去。我跟他说了学长告诉我的店,他说想去呢。
御巫志乃:(啊~糟了!糟了!!枣还在这呢!)
沙世:我挺喜欢他的,对不起啊。谢谢学长啦。
御巫志乃:(这下糟了!!!)
计乐枣:志乃,你不是在和她交往吗?!
御巫志乃:(啊~太糟了!!)那、那是……
沙世:诶?~不是那样的啦!学长只是受我父亲之托照顾我而已。学长很亲切的!
御巫志乃:沙世!!
计乐枣:照顾?
沙世:是的。因为我是归国子女,所以才拜托他照顾我,不让我感到困惑。不但送我回家,还告诉我能和朋友一起去玩的店……
御巫志乃:啊~沙世,快去吧,朋友还在等你吧!
沙世:好的~那再见了,谢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
御巫志乃:(这下真是…完全败露了!)
计乐枣:你为什么要说谎?
御巫志乃:对不起!我…
计乐枣:我是在问你为什么?!!
御巫志乃:(因为我喜欢你啊!)我不想说!(因为我喜欢枣,喜欢得不得了啊!所以……)
计乐枣:喂!看着我,志乃!
御巫志乃:(我说不出口啊~)[抽泣]
计乐枣:诶!?志乃?!!
[推开,跑]
计乐枣:喂!等等!!唉~~

御巫志乃:呼诶、诶~~
计乐枣:呼、呼诶~追上了!
御巫志乃:为什么,要追上来?呃呼~放开我!
计乐枣:因为你哭了啊!!呼、呃~~志乃,你为什么要说那样的谎?就算你不讲那种话,只是不喜欢和我上床,你这样说的话……
御巫志乃:不是的!唔~因为我喜欢你,太痛苦了!!
计乐枣:诶?~诶??呃~等一下,你说喜欢我??!
御巫志乃:我一直都,喜欢你啊!!可是,对你来说那只是玩玩的吧,根本没法让你只属于我一人。每次和你上床室,都想和你说喜欢,但是知道不能说出口,所以才不惜说谎来和你分手的。(但是,最后还是没有控制住!!就这样,已经结束了!)这下子,连朋友都没的做了……
计乐枣:嗯。的确是做不成朋友了。
御巫志乃:呃呜~
计乐枣:所以,我们来做恋人吧。
御巫志乃:诶??!
计乐枣:我也喜欢你!!
御巫志乃:骗人的!!
计乐枣:没想到我们想的竟然是同一件事啊!!我也认为志乃只是玩玩的,而且还告诉我说要和女朋友交往,所以我才觉得不可能了。要是早知道是这样,就不该一个人胡思乱想,早点说出来好了。
御巫志乃:(原来枣也和我一样在烦恼啊…)我也是,早知最后还是要说的话,真应该再早一些说出来呢。呵、呵呵~
计乐枣:呵、哈哈~
[KISS]


Track 11

计乐枣:我都做了些什么蠢事啊。
御巫志乃:就是说呢。
计乐枣:我说啊,志乃,待会儿想请你吃晚饭。
御巫志乃:就只是吃饭?
计乐枣:怎么可能。连带明天的早饭都请你。
御巫志乃:哼哼,要不要我“啊嗯~~”地喂你啊?
计乐枣:啊嗯……哈哈。
御巫志乃:哈哈。

御巫志乃:好久没来枣的房间了呢。
计乐枣:是吗?喂,我说志乃,干嘛坐得离我那么远啊。
御巫志乃:枣你才是,用不着离我那么远吧。
计乐枣:啊,那个,怎么说呢。
御巫志乃:嗯。
计乐枣:啊哈哈。我干嘛要无缘无故地紧张啊。
御巫志乃:枣。
计乐枣:明明不是第一次了的说。
御巫志乃:也对哦。我也有点神经过敏了。
计乐枣:我们俩很奇怪吧。
御巫志乃:啊,对了。要说是第一次可能也没什么不对。
计乐枣:嗯?
御巫志乃:我是指两厢情愿地做。
计乐枣:志乃。
御巫志乃:到现在为止,我一直认为是不能说喜欢这两个字的。虽然和枣上床了很开心,但也很痛苦。所以说,我会紧张啦。那种感觉,你能明白吗?
计乐枣:不明白,完全不明白啦。我本已经彻底放弃了,现在想要再确认志乃你是不是真的已经属于我,也会让我感到很害怕啊。
御巫志乃:枣。
计乐枣:而且,人家不是说太喜欢了就会勃不起来的嘛。
御巫志乃:唔。哈哈哈哈。
计乐枣:志乃,你居然敢给我笑。
御巫志乃:但是,枣你居然会说勃不起来什么的。哈哈。号称金枪不倒的枣居然会勃不起来,哈哈。
计乐枣:什么嘛,亏人家还一本正经地跟你说。话说,什么叫金枪不倒啊。
御巫志乃:因为你啊。哈哈,笑得我肚子都疼了。
计乐枣:呵呵。
御巫志乃:啊哇哇。
计乐枣:那么,我就来为你展示下我那引以为豪的技术吧。
御巫志乃:我已经领教过了啊。
计乐枣:是吗?
御巫志乃:我全都领教过了哦。嗯……
[KISS]

御巫志乃:嗯啊……枣…居然说会勃不起来,果然是骗人的。太棒了。
计乐枣:那就是我金枪不倒,引以为豪的技术吧。
御巫志乃:嗯哼啊。近在眼前嘛…啊……
计乐枣:哈啊,我现在超舒服。志乃你呢?
御巫志乃:以前也很舒服,但现在的是最舒服的……
计乐枣:那是因为现在我们是两情相悦嘛。
御巫志乃:嗯哈啊,不行了……我……
计乐枣:志乃,志乃。嗯啊!
御巫志乃:嗯啊……

计乐枣:话说,明天早饭你想吃什么?
御巫志乃:干嘛?枣你亲自下厨吗?
计乐枣:如果你希望我做的话。
御巫志乃:那,就面包。
计乐枣:诶~那就不能喂我了。做饭吧。
御巫志乃:你真的要我喂啊?
计乐枣:那是当然啦。对了,黏在嘴边的饭粒呢,志乃你就说,嘴边沾到饭粒了哦,然后帮我吃掉。
御巫志乃:诶,连那种情节都已经设定好啦。
计乐枣:还有啊,鸡蛋的蛋黄呢,要……


Track 12

各务裕:(十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这次,我是担任各务集团下属酒店连锁店,株式会社KGM的代理董事长各务裕。总结去年展望未来,我们将继续秉持公司一直以来的经营理念……(呼,可算结束了。)
御巫志乃:裕~
各务裕:志乃,枣。
计乐枣:呦,好久不见了呢。
御巫志乃:裕,恭喜你就任社长一职。.
各务裕:志乃,你什么时候回日本的?
御巫志乃:昨天。不过后天就要走了。
各务裕:啊,那么快就要回去了吗?
计乐枣:对吧,再多呆阵子就好了,裕也帮我劝劝他嘛。
御巫志乃:下层员工可是很忙的哦。我这次回国已经是很勉强的了。
各务裕:志乃你一进公司,好像就一直往海外跑呢。你现在要去赴任的地方,我记得是中国吧?
御巫志乃:是的。我说枣啊,反正是邻国,啪地飞过来玩不就行了。每个周末来都行哦。
计乐枣:别小看医生哦,我哪有时间休息啊。
御巫志乃:真的假的啊?
各务裕:(这样一看,两人跟学生时代没什么两样。好像一直有话可说,稍微有点羡慕呢。)
计乐枣:裕。
各务裕:啊,抱歉。我走神了。
计乐枣:喂喂,社长要是那样的话可怎么办啊。身体不舒服的话,来我们医院看看吧。
御巫志乃:就是啊,裕。为了今天的就任仪式你肯定勉强自己了吧。就去那里看看吧。
各务裕:嗯~枣是小儿科的吧,不行啊。
计乐枣:这么不喜欢来医院,看来你没有好好照顾自己呢。嗯~公一郎在哪里啊?让我来向你那优秀的秘书确认下。
各务裕:公一郎,在为稍后的宴会做最后的确认。累是累了点,说是不碍事。在楼上也安排了房间,能休息的。
计乐枣:就是这样那更加不能掉以轻心了。〔手机铃〕什么啊,医院打来的啊。总之裕,最近来一次医院吧。您好,我是计乐。完了?手术?我知道了,这就回去。
各务裕:是很可靠的医生呢,那个枣。
御巫志乃:是吧。
各务裕:枣好像曾经说过,想继承他父母的工作做一个政治家。所以刚听到他去医学部的时候吃了一惊。呵呵,好怀念啊,志乃你呢却恰恰相反。我还以为你不会从事和你父母一样的工作。居然选择了必须去海外的工作,和枣分开这样好吗?
御巫志乃:裕……你在担心我啊。
各务裕:呃,那个。既然知道了你们俩的关系,当然会担心的。呵呵,在你毕业时告诉我之前,我都完全没有注意到呢。
(御巫志乃:我们两人,实际上在交往。
(各务裕:诶?!)
御巫志乃:抱歉抱歉。不过一直听我们倾诉,我很感谢你。
各务裕:俗话说好事多磨嘛。
御巫志乃:关于刚才的话……
各务裕:嗯?
御巫志乃:你刚才不是问我和枣分开要不要紧嘛。我也不是没担心过。但是,枣也有他想做的事情,而我也喜欢现在的工作。而且从学生时代起,因为留学之类的事而分开的情况也很多。寂寞也是有的,但是比起找个人陪在身边,我还是更喜欢枣,没办法的事呢。
各务裕:(这么笑着说着的志乃,非常耀眼,果然还是会令我有点羡慕。)这样啊。
御巫志乃:还有哦,枣虽然总吵着说没休息日,但是嘴上那么说着,还是会每个月来一次的哦。呵呵,很傲娇吧。
各务裕:什么嘛,结果还不是乐在其中啊。哼,真是的。
御巫志乃:裕你呢?裕你怎么样啊?和公一郎他。
各务裕:(怎么样,我也想知道呢。)


Track 13

各务裕:终于结束了。
(御巫志乃:裕怎么样啊?和公一郎他。
各务裕:没什么这个那个的,我们不是那种关系。
御巫志乃:诶?不是吧,是我会错意了?咦~)
各务裕:真的是,什么也没有。(接吻是接过了,也有过像恋爱的那种感觉。但是,那全部是学生时代的事情。现在怎么样,我不知道。尽管如此我反倒越来越在意,一在意就用了十年。因为,待在公一郎的身边很舒服。)〔敲门声〕
注连野公一郎:各务社长。我来向您汇报下今天最后的情况。
各务裕:公一郎,我都说了别对我用敬语了,总觉的怪怪的。
注连野公一郎:要公私分清的。
各务裕:至少在没有外人的场合,就别用了。
注连野公一郎:明白了。今天的股东大会,包括就任仪式和聚会都顺利地结束了。具体的情况明天会以书面形式交给你,请你过目。还有经团联的坂本先生说要举办个聚餐会,你准备怎么办?
各务裕:尽快处理会比较好。根据对方的进程做调整。
注连野公一郎: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三天后的晚上,就可以开了。
各务裕:有个优秀的秘书真是帮大忙了。
注连野公一郎:别拿我开涮了。对方对这个年纪就能就任代表职位的你给与了很高的评价。
各务裕:我知道的。怎么说呢,和哥哥作为酒店代表就任时候相比,没事了不起的。
注连野公一郎:裕,你比一般人多付出了一倍的努力不是么。多有点自信啊。
各务裕:公一郎。(唉,果然待在你身边很舒服呢,公一郎。但是,这对我而言却很痛苦。)我能走到这里,都是你的功劳。
注连野公一郎:裕。
各务裕:你优秀得做我的秘书都让我觉得可惜。(仅仅是待在我身边的话,我并不需要。)那个,我说公一郎,你要不要去做我们公司下属的建筑管理公司的社长啊?
注连野公一郎:嗯?这是什么意思?
各务裕:爷爷虽然在做,但是业绩不好吧。所以父亲就让我问问你怎么想。
注连野公一郎:我不是指那个。我对裕你来说已经没有用处了是吗?
各务裕:别说成那样啊,你想太多了。
注连野公一郎:无论哪种说法,就是说你的身边不需要身为秘书的我了吧?
各务裕:……嗯,不需要了。
注连野公一郎:知道了。裕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去当社长的话也可以。
各务裕:……
注连野公一郎:但作为条件,让我以恋人的身份留在你身边吧。
[KISS]
各务裕:为…什么?
注连野公一郎:不做秘书的话,就不能留在你身边了。要是恋人的话,就算工作不一样,但还是可以留在你身边的吧。
各务裕:等,等一下。秘书和恋人完全不一样,不是吗?而且,要我把你留在身边什么的……什么啊,搞得你好像喜欢我似的。
注连野公一郎:事到如今,你还在说什么啊。以前我们也接过吻的吧。
各务裕:那种事,是很久以前的吧。只不过在学生时代做过,之后也没见你再有过那样的行为啊。
注连野公一郎:嗯,那是因为我决定这辈子就以秘书的身份留在你身边。在你身边,不急躁地,直到裕看到我会困惑为止。我并不想强迫你。不出所料,在这十年里,裕喜欢上了我。
各务裕:那、那种事情。
注连野公一郎:你以为我们在一起多少年了啊?一看你就明白了啊,我没说错吧。
各务裕:虽然是,没错。
注连野公一郎:从以前开始,你就是独自一人太过拼命了。我一直想宠溺那样的你,让你依靠。而最能做到这一点的就是秘书了。所以就成为你的秘书了。
各务裕:公一郎……
注连野公一郎:所以,我不希望失去这个立场。但是,如果你能给我恋人这个身份的话,我就委屈一下去其他公司,怎么样?
各务裕:(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这么能说会道的。)待在你的身边很舒服,事实上就连我也不想放你走的。但是,我不清楚公一郎的心思,所以仅仅是留在身边的话我会很痛苦的。我啊,无法像志乃他们那样,即使分开来也没关系。留在我身边,若不是只看着我一个人的话,我不要。但是,永远那是不可能的。
注连野公一郎:怎么会不可能呢?我有说过一辈子待在你身边的吧。你就稍微撒撒娇,只要被我爱着就行了。因为我的爱情是有期限的。所以不要感到不安了。
各务裕:(若是想到我和公一郎的立场,肯定是会感到不安的。之后也一定会痛苦的。但是,这样也不错吧?只要是和公一郎在一起的话,无论是什么痛苦,让我们来共同承担。)我知道了,这是我第一次任性。就这么把我带到床上去。
注连野公一郎:仅仅是带过去,就行了?
各务裕:(……这个家伙。)
[KISS]

各务裕:嗯啊……公一郎,别再用手指了。
注连野公一郎:不好好开拓的话,你会很痛苦的。我可不能让你发烧。
各务裕:别,别把我当孩子看。已经,可以了。再不做的话,我就……
注连野公一郎:就怎样了?
各务裕:烦死了,你个笨蛋。快,快点做啊。
注连野公一郎:知道了。我也快到极限了。
各务裕:啊……!
注连野公一郎:你没事吧。
各务裕:别、别问了。
注连野公一郎:我要动了。
各务裕:所以说……嗯啊……啊……呃……啊……公一郎、公一郎……啊……
注连野公一郎:啊……糟糕了呢。
各务裕:嗯?你指什么?
注连野公一郎:裕,我们之前居然做了那么久浪费时间的事啊。
各务裕:……你是白痴吗?
注连野公一郎:但是,我会马上把浪费掉的时间补回来的。
[KISS]
各务裕:喂,我说公一郎,你这个面瘫。
注连野公一郎:怎么,你现在才注意到?呵呵。
各务裕:呵呵。(离得比谁又要近,又又比谁都要遥远的存在。可是,现在却又比任何人都近,比任何人都令人怜爱。)

特典CD

宫田幸季:好!我是饰演各务裕的宫田幸季。以及——
川田绅司:大家好,我是饰演注连公一郎的川田绅司~
宫田幸季:好的~~
川田绅司:嗯嗯。
宫田幸季:从现在开始呢,就是传说中的Free Talk时间啦。
川田绅司:嗯!就是特典CD吧?
宫田幸季:是的。
川田绅司:是送给买了这张Drama的客人们的吧。
宫田幸季:没错。
川田绅司:我听你的!
宫田幸季:好的。这张CD就是所谓的初回特典了。
川田绅司:啊,是这样啊。原来如此啊。
宫田幸季:也就是张大家随便聊聊的CD。
川田绅司:随便聊聊啊……
宫田幸季:所以,就让我们来随便聊聊吧。
川田绅司:嗯,就让我们来随便聊聊吧。能够听到这张CD的人,都是买初回版Drama的人吧?真是谢谢大家了。
宫田幸季:没错没错。所以呢,这张CD也会包含一些剧透。所以希望大家能够先去听本篇…
川田绅司:那么,趁现在,还没有听本篇的人请先去听听本篇吧。
宫田幸季:嗯,这样比较好呢。
川田绅司:还没有听的人要先打住啦~!
宫田幸季:打住!没错没错。
川田绅司:好的。
宫田幸季:等下我们聊的内容可能会包含剧透,所以希望大家能在听完本篇之后再来听这张CD…
川田绅司:嗯,拜托了。
宫田幸季:现在呢,有几个小问题。可以开始了吗?
川田绅司:嗯嗯。可以的。
宫田幸季:第一题,用一句话,谈一谈你对收录完成后的感想。
川田绅司:哈哈哈,一句话?
宫田幸季:可是你看,这个“一句话”上面有加重音符号啊。
川田绅司:不是吧。好过分…真的是这个意思吗?
宫田幸季:就是啊!一句话。
川田绅司:那……我先说吗?
宫田幸季:嗯!只有一句话哦。
川田绅司:那么……“太棒了!!”
宫田幸季:……哦!!哈哈。不过感觉不错嘛。
川田绅司:因为只能说一句话嘛。
宫田幸季:嗯嗯,的确是一句话呢。
川田绅司:好啦,该看宫田你的了。
宫田幸季:“真是一部不可思议的作品呢”……这样。
川田绅司:嗯~
宫田幸季:哈哈。
川田绅司:“嗯~”
宫田幸季:“嗯~”的感觉。
川田绅司:不过感觉也很不错啊。因为这部作品里面的关系啊,真是超级不清不楚的。彼此都是客客气气的感觉……
宫田幸季:对对,真让人为他们着急啊。
川田绅司:这次我们要表现的就是这样一对情侣呢。而我们在演他们的时候就老是有“嗯~~”这样的感觉。
宫田幸季:“嗯~~”这样的感觉呢。
川田绅司:非常客套呢。
宫田幸季:是啊。结果他们的十年一眨眼就这么过去了呢。
川田绅司:是啊是啊是啊。
宫田幸季:所以觉得真的很不可思议啊~
川田绅司:宫田君也是呢~还要演十年后的人也不容易啊~
宫田幸季:啊哈哈哈。
川田绅司:毕竟你的本音那么年轻嘛。
宫田幸季:是啊~~十年后啊~~
川田绅司:真的可以演十年后的人吗!当时还说要换个人来配呢。
宫田幸季:是啊。当时真是差一点儿就要换人了。
川田绅司:真是好险呢。
宫田幸季:好险啊~!连事务所都特地打电话来了呢。
川田绅司:才没有才没有。
宫田幸季:没有没有。嗯,不过,这次的故事居然还有演到十年后,真是很少见。
川田绅司:是啊是啊,而且两对……还是两方面的?情侣都有演到十年后呢。
宫田幸季:是啊是啊。两方面啦。A和B面啦。
川田绅司:A面B面?总之就是描绘了两对情侣啦,一方面是这样的,另一方面则是那样的。配起来非常有趣。
宫田幸季:是啊,感觉演绎着各自喜欢的角色,也可以像这样聆听到呢。而且呢,其实原作里并没有十年后的故事情节的,是老师这次特地加画上去的哦。
川田绅司:哦!特地为了这次…
宫田幸季:为了这次。
川田绅司:真特别啊~~
宫田幸季:很特别。所以,这是只有在Drama CD里才可以听得到哦。
川田绅司:才可以听得到啊。
宫田幸季:所以呢,就算之后会出成漫画,也是我们这边Drama CD出的比较早哦。
川田绅司:哈哈哈,比较早呢。
宫田幸季:感觉很实惠吧!
川田绅司:很实惠呢~~!
宫田幸季:好的,那么,既然讲完感想了,开始第二题吧。每一个角色的名字都非常的特别,而其中,你感觉用日语念起来最神秘的是哪个角色名字呢。
川田绅司:啊……哈哈~
宫田幸季:啊,不过呢,这次角色姓氏都非常难念呢。
川田绅司:很难呢~~我估计如果没有CAST表的话,大家或许都不知道该怎么念吧?
宫田幸季:不知道怎么念呢~还好这上面有标上读音,我想没有标读音的话肯定不知道该怎么念呢。嗯…各务裕(Kagami yuu),嗯,念起来还算顺口啦,不过嘛……
川田绅司:哦这个各务嘛,我最近好像有在哪里见过,所以知道怎么念哦。
宫田幸季:不过,这个“各务裕”都会很容易念错呢……
川田绅司:有可能会是“Kakumu Hiroshi”呢。
宫田幸季:是啊,会以为这个名字是念“Kakumu Hiroshi”呢。这样就全错了……
川田绅司:至于我的名字“注连野(Shinonome)”啊。
宫田幸季:和东边的云,“东云(Shinonome)”发音一样呢。
川田绅司:是啊,我也是第一次知道“注连野”也可以发那个音……
宫田幸季:还以为是念“Chuurenno”呢~
川田绅司:“Chuurenno”啊……
宫田幸季:“公一郎(Kouichirou)”倒是可以念出来呢。
川田绅司:念得出来呢。
宫田幸季:但是这“注连野”还真念不出来吧。
川田绅司:念不出来念不出来。不过……能不能叫“Shimenawa”呢?
宫田幸季:啊?真的吗?
川田绅司:啊不不,当我没说。可能我念错了。
宫田幸季:不过在故事设定里,他个头脑很好啊。
川田绅司:是啊,贵族嘛!
宫田幸季:贵族学校嘛!
川田绅司:呜哇,我演的时候超级努力呢。因为我和他的形象差太远了。
宫田幸季:哈哈哈。是啊。还拿到了年级第一名呢。
川田绅司:是啊,我压力好大啊……
宫田幸季:不不不,我是说公一郎他……
川田绅司:我是指性格方面啦,性格~~
宫田幸季:你看公一郎,他随随便便就考过第一呢……一定很聪明吧~还是在明星学校得第一哦。虽然之后就没有得过了……
川田绅司:啊就是呢。啊,有注释了哦。
宫田幸季:啊真的呢。
川田绅司:“Shinonome”和……“Shinonawa”!你看你看!
宫田幸季:哇,真的可以这么念啊!诶!!
川田绅司:你看你看,我说的没错吧!
宫田幸季:而且也有写可以念“Chuurenno”嘛…
川田绅司:这个“Shinonawa”换成“No”的话,就变成“Shinonome”了呢。日语的神秘啊。
宫田幸季:嗯嗯,说得对。真好记呢。接下来是“计乐枣”(Tsudura Natsume),这是什么念法啊……“枣”(Natsume)这个你会念吗?
川田绅司:“枣”这个啊,不就是一种植物吗?
宫田幸季:那按你这么说来,“棘”(Toge)之类的呢?【日语的“棗”(Natsume)和“棘”(Toge)偏旁是一样的XD一个上下一个左右。】
川田绅司:哈哈哈~~真直观!好厉害,真好懂啊!
宫田幸季:虽然搞不太懂,不过感觉有点像壳呢~
川田绅司:壳!?那算啥联想啊,哈哈哈!
宫田幸季:我也不知道啊,就是这么觉得啦!看到他这个名字时我还有点惊讶呢。
川田绅司:“计乐”(Tsudura)也很难念呢。
宫田幸季:是啊,“Tsudura”也很难念呢。会错念成“Keiraku”吧~
川田绅司:“Keiraku”囧……话说演的时候不念姓也无所谓啦。
宫田幸季:话是这么说…可还是很难念啦……
川田绅司:然后就是“御巫”(Mikanagi)了吧。
宫田幸季:“御巫”啊~~嗯……
川田绅司:“御巫”感觉……算是最难念的一个了吧?和这两个字感觉差得有点远呢。
宫田幸季:是啊,“御巫志乃”……感觉有点像通假字呢。不过好像还真的有这个姓氏呢。
川田绅司:嗯……通假字啊。不知道是汉字先的还是读音先有呢。没准是之后才附着上的感觉吧?
宫田幸季:是啊。
川田绅司:哈哈,挺有可能的呢。哎呀像这样的问题就随便说说好啦。找些可以引申下去的话题聊聊啦。
宫田幸季:哈哈哈。
川田绅司:本来就是嘛。这种话题给人感觉很了不得嘛。
宫田幸季:不过呢,据我所知,47都道府县里,可能只有一些没有相关的姓氏,但是其他的都有哦,大概有40个左右的都道府县都可以拿来当姓氏用哦。比如“北海道桑”,或者“东京桑”~
川田绅司:啊啊啊!!其实刚才啊,宫田你的说明让人完全搞不懂……
宫田幸季:对不起!哈哈哈!智慧型的智慧型的~
川田绅司:你的意思就是说47都道府县差不多都有吧~
宫田幸季:啊我说的是姓氏~姓氏~
川田绅司:啊对,姓氏!像是叫北海道、东京或者大阪之类的家伙…好像有见到过姓东京的人哦?
宫田幸季:有的。不过好像没有姓爱知和姓三重的人。
川田绅司:啊是呢。如果见到这种不常见的姓反而感到很特别很有趣呢。也有姓千叶的吧?
宫田幸季:有啊有啊。姓千叶的不是很普通的嘛……
川田绅司:有嘛。
宫田幸季:也有姓富山的呢。
川田绅司:是啊富山~
宫田幸季:还有姓秋田的呢~
川田绅司:那将近9成都有吧?将近9成?
宫田幸季:差不多吧,也就1、2个没有相关的吧。
川田绅司:哦哦…你可以调查看看嘛。
宫田幸季:咦?不可能啦。不可能的啦……
川田绅司:哈哈哈居然说不可能~真可爱啊。
宫田幸季:不过好像也有姓冲绳的哦?
川田绅司:有的有的。
宫田幸季:啊,是吗?我都不知道呢。
川田绅司:嗯,我有见到过哦。
宫田幸季:哇,真的吗?
川田绅司:不过我是在电视上看到的啦。
宫田幸季:另外也有姓新泻的哦?
川田绅司:哦—那再找找其他看起来没有人姓的……应该有姓山形吧?
宫田幸季:山形……哈哈哈。有的有的。
川田绅司:有呢。
宫田幸季:不过这么一想,你不觉得很厉害吗?让人觉得名字真的很神秘呢……
川田绅司:是呢。
宫田幸季:啊咧,这就完了?
川田绅司:不不不,我真的觉得很神秘啦。
宫田幸季:很神秘呢~~
川田绅司:不过话说回来,最近不是正好赶上一个学日语的高潮吗?
宫田幸季:是哦。
川田绅司:所以希望能让大家感兴趣呢。
宫田幸季:啊,你说的对。那么机会难得,大家不如把这四位角色的名字好好记一下,不光是发音,也要会写哦。
川田绅司:是啊是啊。以后说不定会出现类似的词呢。
宫田幸季:是啊。等以后听到了相似的词,就可以记起自己曾经看到过这个词了。比如“Shimenawa”就是一个好例子了……
川田绅司:是啊是啊,这个词很适合拿来当考题呢。
宫田幸季:就是啊。而且说不定我们有一天也能进入这种明星学校了~哈哈哈。
川田绅司:哈哈哈哈!努力了就好嘛。
宫田幸季:绝对能考进去的嘛!
川田绅司:是啊。
宫田幸季:那么开始下一个问题吧。
川田绅司:下一个!让我们在时间允许的范围内尽情地聊下去吧。
宫田幸季:好的!正如标题的“既近又远”,想问一下整天为工作疲于奔波的两位:会有明明觉得很近,但其实却非常远的工作场所吗?
川田绅司:哈哈,怎么感觉这个问题问得既现实又直接啊?
宫田幸季:哈哈,不过,你想,我们的确会经常移动来移动去呢。一个接着一个的。
川田绅司:是啊。不过这个要说得很详细吗?比如哪条街的录音棚之类的?
宫田幸季:这好像不行吧。不过,有一次在琦玉,我去那里的录音棚,那时候好像是周日吧,不是周六就是周日。可是周六和周日的路线都是十五分钟一趟的,真让人没辙啊。
川田绅司:哈哈哈,“没辙”啊!宫田刚才这个表情真想传到网上去啊。宫田无奈的神色。
宫田幸季:因为那条线我一点都不熟悉啊,当时也没有时间了。
川田绅司:是啊,会觉得不安吧?我们基本上都是分别行动的吧?那样比较方便行动嘛?但是突然来到不熟悉的地方,然后在不熟悉的街道上徘徊,寻找录音棚所在的大楼,大部分都会这样吧?那个时候的自己心里真是超级没底啊~~
宫田幸季:是啊是啊。很没底呢。就好像第一次被派出去买东西一样。
川田绅司:哈哈哈。回想起小孩子了。
宫田幸季:哈哈。
川田绅司:啊,虽然还想说很多很多的,可是已经说掉十分钟了呢。
宫田幸季:哎呀,不过,咱们再多说一会儿吧?
川田绅司:再多说一会儿好了。杀必死哦。
宫田幸季:那么,这个故事里的主角,他们的工作分别是,连锁酒店的董事长,董事长秘书,医生和外交官。如果可以在这四个职业中挑选一个担任的话,你会挑选哪一个呢?
川田绅司:肯定当不了啦。嗯……宫田你会选哪个?
宫田幸季:我嘛……挺不好选的,不过连锁酒店的董事长看起来应该很辛苦吧。担任的话?
川田绅司:不过开新分店的感觉很不错啊。
宫田幸季:啊…不过既然身为董事长,说不定都要混迹在饭桌上了吧…
川田绅司:哈哈,你怎么说的这么那个啊……
宫田幸季:不过,有功绩在身的董事长大部分应该都有过这种经历吧……不太喜欢。
川田绅司:嗯,的确不太好。那排除啦,看下面的。
宫田幸季:嗯。至于外交我也不太懂,所以选医生吧。
川田绅司:不懂外交啊?那就医生好了?说到底就是医生了?
宫田幸季:嗯,医生。
川田绅司:可是当医生也很辛苦啊。二十四个小时都有可能被叫回去。像是急诊之类的。比如“宫田医生!拜托了!”这样的……
宫田幸季:我去是参观的……
川田绅司:参观囧!?
宫田幸季:啊哈哈。
川田绅司:这不是要把人急死了嘛。
宫田幸季:这个嘛。不过如果可以做的话,我会选择医生吧。
川田绅司:可以的话啊?哦,要想当当医生看看?
宫田幸季:嗯,想要学学看。
川田绅司:我嘛……果然还是外交官吧。
宫田幸季:咦,为什么?
川田绅司:因为根本无法想象,所以有点期待呢。
宫田幸季:那是什么意思?
川田绅司:我怎么知道啊。
宫田幸季:你是期待午饭吗?
川田绅司:哈哈哈,应该会需要应酬吧。
宫田幸季:啊原来如此,应该也有晚上的应酬吧。
川田绅司:晚上的?
宫田幸季:嗯,像是寿司,日式酒家之类的~
川田绅司:嗯,给人这种感觉吧。我就是想去这类地方看看。
宫田幸季:像是可以吃一整只鲍鱼……
川田绅司:鲍鱼?
宫田幸季:嗯,很高级的东西。嗯,像是这类很贵的东西……
川田绅司:这些宫田你可以自己花钱买来吃吃看嘛。
宫田幸季:不不,我就是想可以吃免费的啦。
川田绅司:免费啊……这可不一定吧,没说肯定免费吧。
宫田幸季:不过,能吃到好吃的的东西就无所谓了吧。
川田绅司:嗯就是觉得……差不多就好了吧?
宫田幸季:嗯差不多就这样的感觉。总之希望大家可以把我们聊的这些全忘掉,走进《既近又远》的世界呢。
川田绅司:不过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我们,和听到这张CD的大家的关系,是不是也算是“既近又远”呢?
宫田幸季:哎呀,你这话说的很有水平嘛。
川田绅司:哈哈哈。怎么样?
宫田幸季:我也可以说说看吗?哈哈。好的,那么让我们再一次为川田君致以热烈的掌声。
川田绅司:不不不不!!承受不起!承受不起!
宫田幸季:哈哈哈~~啊啊,这就要结束了吗?不过看来我们没有做什么剧透呢。
川田绅司:是呢。
宫田幸季:说起本篇呢,感觉应该是很真实,很笨拙,很让人焦急的故事呢。但是这张有点搞怪的Free Talk感觉也不错嘛?
川田绅司:是啊。真诚地希望大家能够好好享受本篇的故事呢。
宫田幸季:你说的是呢。好的,那么就请大家把这张Free Talk的内容忘掉,好好地聆听本篇的故事吧。
川田绅司:哈哈哈,是的呢~
宫田幸季:谢谢大家。
川田绅司:谢谢大家。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6 | 2018/07 | 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