ジョーカーの甘い嘘

ジョーカーの甘い嘘

作者   南月ゆう

キャスト   東 貴史:阿部 敦、笠置遼平:遊佐浩二
周防 晃:近藤 隆、他

発売 ムービック
発売日   2009/11/26

内容   生徒会長の恐るべき本性!
信頼していた幼馴染みは、ドSで変態…!?
入学早々なぜか孤立中の貴史に、唯一優しく声をかけてくれるのは、幼馴染みで生徒会長の遼平。
人望厚く紳士な遼平に淡い恋心を抱いた矢先、遼平のとんでもない本性が明らかに!?
「俺から逃げることなんてできやしないさ」
遼平の鬼畜セクハラ攻撃に、貴史の貞操は風前の灯…!
ドS生徒会長?遼平×素直じゃない生贄?貴史の受難ラブがドラマCD化!

★封入特典:
キャストサイン付き一言コメント+写真が掲載された豪華ブックレット

翻译:yumemi 夜の蘭 suyuki
特典CD+校对:suoxii

本篇

《Joker的甜蜜谎言》

Track01 孤独的高中生活

东贵史:(混蛋,每天都这样……开什么玩笑!我——东贵史,从进入高中起,就遭到被班里同学集体无视,于是我梦想中的美好高中生活一下子灰飞烟灭了。因此,我身边没有一个可以称得上是朋友的人。好像我什么时候对你们做过什么不好的事一样!现在还搞无视,你们是小学生啊!)
男生1:真是的!
男生2:你没做吗?
男生3:谢谢!
东贵史:喂!讲义掉了哦!(又无视我!等等!刚刚那几个,是隔壁班的家伙吧!无视攻击法居然已经扩展得这么广了?!)真是的……真火大!
笠置辽平:喂喂,拿东西出气可不对,贵史。
东贵史:啊,辽平!(他叫笠置辽平,比我大两岁,我们从小就认识,是邻家…大哥哥般的存在。)

游佐浩二:BE-BOY CD COLLECTION,南月YUU原作
阿部敦:《Joker的甜蜜谎言》

笠置辽平:来,把垃圾箱放回原来的地方去。
东贵史:是。唉……
笠置辽平:怎么这表情,难道又被人欺负了?
东贵史:啊,没关系的,我也不怎么在意。
笠置辽平:真的吗?你一有什么事就马上挂脸上呢,要是有什么事的话,随时都可以找我商量。
东贵史:辽平!(真是好人!)
男生4:会长,时间差不多了。
笠置辽平:不好意思,贵史。接下来有一个负责人会议,下次再慢慢聊吧。
东贵史:嗯,别在意啊。(辽平又温柔又稳重,深得学生和老师信赖,还担任了学生会长这一重要职务。他和我不同,受到全校学生的欢迎。这样的人在我身边,我心里无比踏实。话是这么说,我也没有一直依赖他的意思。自己的问题必须自己解决。)
笠置辽平:我说,贵史你很聪明,对吧?
东贵史:嗯?
笠置辽平:上个月的期中考试,你也是全年级前几名吧?
东贵史:但是,又没有特别拔尖,很不起眼啊。要是因为这种原因被无视,那我可受不了。
笠置辽平:嗯,也是啊。
东贵史:我没关系的。而且你也一直站在我这边。
笠置辽平:但是交朋友也很重要吧。
东贵史:呃…这我也知道。
笠置辽平:好了好了!
东贵史:那个,辽平?
笠置辽平:什么?
东贵史:我也不是小孩子了,你这样摸我头有点…
笠置辽平:你会心跳加速?
东贵史:不是,这样我静不下心啊。
笠置辽平:哦,这样啊。明白!
东贵史:什么啊,真是怪人。
笠置辽平:好了,我去准备今天的学生会会议。
东贵史:对啊。不好意思,这么忙还让你陪我。
笠置辽平:别在意,那再见啦。
东贵史:嗯!唉……(辽平很温柔,学生会那么忙,还特意来找我聊天,和我一起吃午饭。但是我呢,总是那么任性。每次辽平对我温柔,我就会忍不住想多和他在一起一会儿。)我…真是个孩子。

男生5:东,你别太嚣张了!
东贵史:啊?
男生6:我们的意思是,别看会长人好,就老是粘着人家!
东贵史:什么粘着啊……我说…
男生5:明明一个朋友也没有!
东贵史:呃!
男生6:哈哈哈,对啊对啊,这家伙被全班人都无视了!
男生5:就以此理由趁机接近会长!一看就明白!
东贵史:你们几个混蛋!谁趁机接近他了!再说了,我做过什么啊!?
笠置辽平:喂,你们在干什么?
东贵史:啊,辽平…
男生5:会长,我们就是找东君说句话而已,他就打过来了!
男生6:好恐怖!
东贵史:啊?你们…!
笠置辽平:贵史……
东贵史:我没有打架的意思……
笠置辽平:不管是什么原因,暴力都不能解决问题,对吧。
东贵史:(搞什么啊,用这样的眼神看我,连我的解释都不愿意听一下吗?辽平!)呜!
笠置辽平:贵史!


Track02 学生会长其实是超S加鬼畜!?

东贵史:啊…扫厕所好烦啊。唉……(那天之后的几天,我和辽平几乎没说过话。我原来还以为辽平不管发生什么都会站在我这边……那个时候,也很希望他能第一个听听我的解释,所以……要是辽平和我渐行渐远,我会怎么样呢?啊!不好,越想越糟糕了!)好,再打扫一间就完事了。
男生1:嘿嘿嘿嘿,最近啊,D班的东,可真是变阴沉了!
东贵史:(哎,在说我吗?)
男生2:那样做的确是过分了点,笠置会长也真是卑鄙!居然把无辜的后辈当作欺负的目标。
男生1:啊,让全班同学都无视他,那可是会长的命令吧。
东贵史:(什么?!)
男生2:会长啊,要是谁敢反对他,他会变得超恐怖!
东贵史:(会长,是说辽平吗?无视?命令?欺负的目标?)
男生1:嘛,就是这点好嘛。
男生2:是啊是啊,那笑脸也让人按捺不住啊!
东贵史:(骗人的吧!)那个……
男生1:啊!东?!
男生2:糟糕!
东贵史:这件事,我想知道详细情况。

东贵史:有人在吗?
笠置辽平:贵史?怎么了,这么突然。
东贵史:辽平,你一直在骗我是吧!
笠置辽平:呵呵,我们先出去吧。

笠置辽平:那到底是什么事…
东贵史:别装傻了!就因为你的指示,让我一进高中就被全班同学……不,是全年级同学无视。我还一直相信只有你才站在我这边……我可真是个傻瓜!你这个大骗子!
笠置辽平:这样啊,已经被你识破了啊。
东贵史:啊?
笠置辽平:我本来还挺想再维持一阵现状的,被识破就没办法了。
东贵史:你怎么突然变了个态度?
笠置辽平:就是这样,贵史,全都是我在背后指示的,利用会长的权利。
东贵史:呃!
笠置辽平:这个学校的人,只要对他们笑笑就会对你言听计从,全是傻瓜。这次的事也爽快地点头了。
东贵史:做这样的事有什么意义?
笠置辽平:哼,那在于啊,贵史……
东贵史:啊……
笠置辽平:被班里同学讨厌、排除在外,一个朋友都交不上,你就像小兔子一样彷徨不知所措。看着你那楚楚可怜的样子真是让人爽到不行啊!啊!
东贵史:辽平?
笠置辽平:在这样寂寞的状况下,让从小的朋友过去和你搭个话试试!你就会只依靠我一个人了吧!你都不知道这能给我带来多少快感,上次受到伤害时你那副表情!真是美好到让我浑身发抖……
东贵史:从刚才听你说到现在…你到底是谁啊啊啊啊!我…我我我所知道的辽平……既没这么盛气凌人也没这么变态!
笠置辽平:哦,我自己说也有点那个,表面上装好人是我最拿手的,或者该说是我的特长。
东贵史:我不懂是什么意思……
笠置辽平:也就是说,我啊,喜欢你。
东贵史:啊?
笠置辽平:至今为止我都扮演了一个好哥哥,走到今天,我开始想独占你了。所以这次的事情,只不过是我那种想法的继续。
东贵史:呃!
笠置辽平:没错,我的独占欲很强,所以你已经是我的了。这点给我好好记住。
东贵史:(真的假的啊!至今为止班里同学对我的欺负全都是假的,而我一直觉得最可靠的从小的朋友,却是超S加变态!)这、这种事让我怎么相信啊!
笠置辽平:贵史!
东贵史:放开我,我已经无法相信任何事了!…嗯…
笠置辽平:这样…你就都相信了?
东贵史:呃……
笠置辽平:俗话说,越喜欢一个人就越想什么什么嘛,贵史!
东贵史:我…我我……不要应用到我身上!超S的混蛋!还有,还我初吻!放开我!
笠置辽平: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东贵史:哎?
笠置辽平:事实上,刚刚的那个吻,你也不觉得讨厌吧。
东贵史:呃!什什什么……(原来以为他会领人走向幸福,事实上却把人推进地狱。)怎么可能啊!大笨蛋!(真是任性的王牌,毫无疑问就是Joker!)


Track03 不合时宜的转校生

笠置辽平:贵史,早上好!
东贵史:呃…辽平……(因为阻止了超S变态辽平的阴谋,我也终于在班里交到了朋友。这件事本身是值得高兴的,但辽平一转常态、开始光明正大行事之后,他的所做作为却在逐步升级。)
笠置辽平:看着这样身心俱碎、悲痛欲绝的贵史,又可怜又迷人,真让人按捺不住啊!
东贵史:不用带着爽朗的笑容说这种让人毛骨悚然的话!
笠置辽平:呐,贵史,一会见了!
男生1:会长还真是喜欢东啊。
男生2:真是好啊,我也想被那样漂亮的人喜欢呢。
东贵史:我可以狠狠揍你们两拳吗?(混蛋!最喜欢的温柔大哥哥在自己面前形象全毁,你们去尝尝这绝望再说!)
老师:好了好了,回到位置上。下面介绍一个新同学。
周防晃:我叫周防晃,虽然转学转得不合时宜,不过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老师:那,后面有空位,就坐那里吧。东,就坐你边上,交给你了。
东贵史:啊,是。
周防晃:请多关照。
东贵史:别客气。
周防晃:你是东贵史君吧,学习委员。
东贵史:哎?
周防晃:一会能带我去校园里转转吗?
东贵史:哦,可以啊,不过为什么你知道我全名啊。
周防晃:哦,我问了老师了。
东贵史:是么。

东贵史:然后,这边就是体育馆。这样就算是转了一圈了吧。其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可以随时问我。
笠置辽平:呐呐,那边那个房间是?
东贵史:那是学生会室。
笠置辽平:那明天这个资料就拜托你了。
男生3:好,会长。
东贵史:(呃!辽平!)
周防晃:怎么了?为什么躲在这里?
东贵史:不,怎么说呢,这是一种条件反射……
笠置辽平:晃?
周防晃:啊,这不是辽平嘛!
东贵史:(嗯?!)
笠置辽平:我光是听说你要转学,原来是转来我们学校啊。
周防晃:嘛,我可是想见辽平才选了这里的。
东贵史:(什么,这是什么意思?)
笠置辽平:哈哈,还是老样子,这么搞笑。还有,贵史你为什么躲那里啊?
东贵史:(惊!)我又不是要躲。
笠置辽平:难道说晃,你和贵史一个班吗?
周防晃:是啊!现在正请他带我熟悉校园呢。
笠置辽平:这样啊。
东贵史:那个…什么?你们认识吗?
笠置辽平:嗯,是啊。
周防晃:算是吧。说起来,辽平,上次真是谢谢你了。
笠置辽平:不客气!
东贵史:(总觉得还有点什么……不,更重要的是,为什么那两人贴这么近啊!)

东贵史:(唉,那两个人看起来关系很好啊。结果昨天还一起回家了。)
周防晃:东君!
东贵史:哎?
周防晃:喜欢甜食吗?
东贵史:嗯,喜欢。
周防晃:嘿,锵!别看我这样,其实很喜欢做点心的。我做了奶油泡芙!
东贵史:哦哦!
周防晃:快尝尝。
东贵史:啊呜!嗯,好吃!超级好吃!
周防晃:真的吗,太好了!
男生1:什么什么?
男生2:也给我一个!
周防晃:请吧!
东贵史:(这么说来,过去辽平也给我做过。好像是我闹着说生日那天想吃他亲手做的泡芙。真是怀念!啊!为什么我要想起那个人啊!将周防和那个超S比,我可真是太失礼了!)对不起,周防……
男生3:啊,东,笠置会长来了。
东贵史:嗯……(来了啊!今天我一定要逃出那人的魔掌!)
笠置辽平:晃在吗?
东贵史:哎?
周防晃:哦,辽平!怎么,是来找我?我真高兴。
笠置辽平:喂喂,当着人别这样。
周防晃:呐呐,辽平,你还是单身吧。
笠置辽平:你这说法让我好受伤啊。
周防晃:我要不要发动攻势呢,哈哈!
笠置辽平:呵呵,这玩笑真有趣。
东贵史:(怎、怎么回事!他们这么亲热!)
男生3:真少见,会长的目标居然不是东!
男生4:说起来,笠置会长原来认识周防啊。
东贵史:我又不在意!
男生3&4:谁问你了。
东贵史:(对嘛,那两人是什么关系都不关我的事!)


Track04 明晰的爱慕之情

东贵史:(唉……最近辽平好像不怎么来约我了。果然是和周防在一起了吗?啊!不对不对不对!我现在落得一身轻。我现在不受辽平束缚,终于得到了自由啊!)
笠置辽平:你说谁是自由之身啊?
东贵史:啊!
笠置辽平:Come on~贵史~
东贵史:啊!放开我!

东贵史:你要干什么啊!我有事要去学生会办公室!
笠置辽平:贵史,你很在意我和晃的事情吗?
东贵史:没、没有啊。笠置前辈的交际网还真是广啊~我只不过是很佩服而已。
笠置辽平:哼~算啦~比起这个,贵史~
东贵史:哎?
笠置辽平:你要对晃多加小心!
东贵史:啊?!为什么啊?周防是个很好的人的啊~你到底要我小心什么啊?!
笠置辽平:算了,看来只是嘴上说你是不能理解了。那家伙……
东贵史:再说你们两个关系不是超好的吗?!
笠置辽平:贵史?
东贵史:和周防从以前开始就一直有交际,因为是你重要的朋友,所以不想被别人抢走吗?
笠置辽平:你这是生什么气呢?贵史?哈~原来如此。抱歉抱歉~你是在吃醋吧?这个可爱的家伙~
东贵史:呃!你别臭美了!傻瓜!我不是你的所有物!

东贵史:(唉……天真蓝啊~不知道为什么……很想哭……)
周防晃:东君~
东贵史:啊!周防~
周防晃:年级委员居然翘掉大扫除,跑到屋顶上来,真是不良少年啊~
东贵史:不是,啊哈哈……
周防晃:对对,我又做了些泡芙,要吃吗?
东贵史:Thank you~
周防晃:因为最近你没什么精神呢,所以我就想要是做些泡芙能让你开心就好了。
东贵史:周防……(真的是个好人啊!辽平那家伙!什么要多加小心啊!你才更危险呢!)谢谢你,我没事的。
周防晃:你这么没有精神,辽平也很在意。
东贵史:呃……(又是辽平……啊……)我说,周防……那个……你……对辽平……
周防晃:我喜欢他!
东贵史:哎?!
周防晃:要是我这么说的话,你怎么办?
东贵史:(果然他是喜欢辽平的……可是,辽平他……)周、周防!
周防晃:啊!
东贵史:我和你虽然刚认识不久,不过看在泡芙的份上就告诉你吧!辽、辽平他肯定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人!他真的超级伪善!而且超级变态!而且还超级我行我素!是个超级差劲的家伙!你还是放弃那种家伙为好!绝对是!呼……呼……
周防晃:东君……噗!哈哈哈!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要死了!
东贵史:哎?怎、怎、怎么、周、周、周防?
周防晃:啊……啊……你还真是,让人不会厌倦啊。我知道为什么辽平会这么着迷了。
东贵史:哎?啊?等?
周防晃:果然,我还是喜欢东君这一型的啊~
东贵史:哎?
周防晃:真是对不起啊,和你宝贝的辽平那么亲密。那个啊,全都是演戏。
东贵史:演戏?你这是开的什么玩笑啊?那个……
周防晃:因为无论我怎么自我宣传,你也不对我产生半点兴趣啊~所以就想,要不要逗逗你呢~
东贵史:因为你不是说过目标是辽平吗?!
周防晃:啊,在教室的那次吗?啊啊~那个是在说东君啦~
东贵史:哎?
周防晃:因为你们两个还没有正式结合的吧?
东贵史:正式不正式的……我们又不是……
周防晃:东君~
东贵史:呃!等!你干什么啊?!
周防晃:居然和辽平一个兴趣,我真是不爽到反胃。不过最重要的是要正视自己的感情啊~
东贵史:笨蛋!不要摸奇怪的地方!
[踹门]
东贵史:辽、辽平!
周防晃:啊~啊~男人的直觉还真是可怕~
笠置辽平:晃!
东贵史:啊!
笠置辽平:你不要一直摸别人的东西!
东贵史:辽?
笠置辽平:那么,还是先听听你的解释吧?贵史!
东贵史:那、那是我要说的!从刚才开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笠置辽平:唉……我和晃从以前就一直不合。
东贵史:什么?
笠置辽平:和晃认识是因为家里有交情。不过讽刺的是,我们是一种人,都很了解对方的本性。嘛,也就是说,我和他对人态度很好,为了不毁坏形象,才故意装做关系很好的样子。
东贵史:等下!既然这样,那你们俩为什么把我牵连进去啊?!
周防晃:什么叫牵连啊?你可是中心人物哦~东君~我其实是来调查这个品性恶劣的辽平一直着迷的你究竟是个什么样人的。嘿嘿~不过没想到的是,连我自己也喜欢上东君了~
笠置辽平:所以我才要你对晃多加小心啊!
东贵史:什……?!(又被骗了!我到底有多容易被骗啊!)
周防晃:不过,东君真的很喜欢辽平啊~
东贵史:哎?!
周防晃:虽说是想把我从魔爪中解救出来,不过其实是不想他被我抢走吧?你实在是太拼命了,真的很好笑啊~
东贵史:什?!啊!
笠置辽平:贵史!
东贵史:才不是!我对辽平才没有那种想法呢!(我喜欢他吗?)
笠置辽平:真是的!过来!
东贵史:哎?别!别!你要干什么啊?

东贵史:啊……
笠置辽平:真是的,你一点都不知道长进。
东贵史:嗯嗯……
笠置辽平:警戒心也不够,你看周围的时候再敏感一点!
东贵史:嗯……别乱来……!啊!辽平!快…住手!
笠置辽平:“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喜欢到无法自拔。”你的脸上就是这么写着的。
东贵史:才没有写呢!
笠置辽平:虽然我没想当晃的共犯,不过我不否认你的反映让我很高兴。
东贵史:嗯啊……
笠置辽平:看来还得谢谢晃啊~
东贵史:为什么?!
笠置辽平:多亏了他,你才意识到吧?
东贵史:你这家伙!真的是太差劲了!我讨厌你!嗯啊!啊啊……!哈……哈……真是无法相信!居然在体育仓库里!
笠置辽平:贵史?
东贵史:呃!
笠置辽平:能像现在这样触碰你,我有多开心,你肯定不知道。
东贵史:啊……谁想知道啊!(我知道的。因为不管我怎么拒绝,他的声音也好,手掌的温度也好……)辽平才是,你知道你现在到底是一副什么表情吗?
笠置辽平:谁知道呢~
东贵史:(全都将其传达过来了……)


Track05 扭曲的恋情

东贵史:啊啊~好热啊……要热成干了……
笠置辽平:真是拿你没办法啊~去那边的便利店里,给你买个冰淇淋吃吧?
东贵史:真的吗?Lucky~

笠置辽平:(想想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贵史到我家住的那天……那天也像今天这么热,那天我才发现,自己对一直以来当做弟弟疼爱的玩伴,抱有恋爱之情。现在想想,那时候的我,丝毫没有哥哥对弟弟的那种“好可爱啊”的纯洁想法。)
[回忆]
笠置辽平:贵史,洗澡水烧好了~我们去洗吧~
东贵史:辽平……以后,我要自己洗了!
笠置辽平:咦?
东贵史:不可能一直和哥哥一起洗的吧?我已经初一了。
笠置辽平:哎?
东贵史:就是说!很不好意思啊!

笠置辽平:(小时候,去彼此家里住的时候,很自然地养成了一起洗澡的习惯。所以,同是男孩子,看到对方身体本该没有任何抵触的贵史却说出了那种话。毕竟是青春期,想想可能是很普通的事情。但我不仅没受刺激……)

[想象]
笠置辽平:我看你哪里会让你觉得不好意思?你的身体我从小看到现在~你的后背,还有胸部……
东贵史:辽、辽平?

笠置辽平:(我开始想象,硬扒掉贵史的衣服,把害羞的他推到浴缸里,然后对他做这做那的情景……想着想着,最后不禁产生了想要抱他的冲动。)

[回忆]
东贵史:咦?辽、辽平!你流鼻血了!
笠置辽平:啊?哦~
东贵史:你没事吗?
笠置辽平:啊~别担心,你先去慢慢洗吧。
东贵史:嗯……

笠置辽平:(毫不在意自己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事实,我反而不可思议地接受了这件事,“原来如此,原来我对贵史有这种想法啊。”现在想来,肯定很早以前就已经有这种征兆了。这就是……没错,是稍微有些扭曲的爱情。)

[回忆]
东贵史:暑假也没剩几天了,像这样在游泳池里痛快玩上一天,心情也变畅快了。
笠置辽平:嗯~是啊~
东贵史:啊!不过,辽平,话说你是应试生啊。总是陪着我玩,没关系吗?
笠置辽平:呵,没事的。该做的我都有好好做,不用担心。
东贵史:嗯!
笠置辽平:(好可爱啊~真是的!就算你说不用我陪,我也会硬来陪你的。话说回来……呵呵~贵史那没有任何伤疤健康肌肤上挂着的水滴,真是好色情啊。太棒了!我都不好意思看他了。话虽这么说,我眼里也只有贵史一个人啦~)
东贵史:辽平,接下来我们去流动泳池吧!啊?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笠置辽平:没什么。我们走吧~

东贵史:哈哈哈!别闹了!不要连泳圈一起转我啦!哈哈哈~
女生:啊!对不起!
笠置辽平:不好意思。没事吧?
女生:嗯,我没事。
笠置辽平:请小心一点。
女生2:怎么了?
女生:啊啊!刚才我碰到了一个超级大帅哥!
女生2:哎?不会吧?!哪里哪里?!
东贵史:辽平啊~
笠置辽平:嗯?怎么了?
东贵史:你不交女朋友吗?明明一直都超级受欢迎的~不过好像从来没听说过你有女朋友呢~
笠置辽平:女朋友啊~如果我交了女朋友,你会不会吃醋呢?
东贵史:吃什么醋~你想让我说“哥哥被抢走了”吗?
笠置辽平:嗯!
东贵史:哇啊!
笠置辽平:这样抓着泳圈好轻松啊~暂时让我这么飘一下。
东贵史:怎么了?你累了吗?真是拿你没办法。
笠置辽平:(女朋友…那种东西我才不需要,贵史。我的眼里只有你一个,根本不可能对其他人产生兴趣。对你来说,我可能只是哥哥般的存在,不过这样就好。我会继续呆在你身边,直到你察觉到无法离开我那天,再……)
东贵史:辽平?
笠置辽平:嗯?
东贵史:关于女朋友的事啊。
笠置辽平:嗯。
东贵史:你如果交了女朋友的话,我会很开心的。不过一想到你可能不会像以前那样陪我玩了,就有些寂寞……
笠置辽平:(很好的回答嘛,非常好。)
东贵史:啊啊!你干什么啊!舔人家的后背,很痒啊?!
笠置辽平:哈哈哈~很漂亮的后背,所以忍不住舔了一下。
东贵史:真是的!你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笠置辽平:呵呵~(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只属于我一个人的贵史!我不会把你交给任何人的。总有一天,我会在你那敏感的身体上,刻上我的印记!等着吧!永远只依靠我一个人,只看着我一个人就可以了!不久的将来,真是让人期待。)

笠置辽平:(而现在,贵史就在我的身边。)
东贵史:我说啊,辽平。
笠置辽平:怎么了?
东贵史:我一直在想啊,你好像从以前就总是以戏弄我为乐。
笠置辽平:现在才发现啊。
东贵史:啊?!你还光明正大了啊?
笠置辽平:都怪你太迟钝了。不管我怎么示爱,你都丝毫未能察觉。这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东贵史:你的爱情太扭曲了!
笠置辽平:同时也得以对你做了不少坏事,我很是娱乐了一番啊~
东贵史:唉……被这个顶着一张爽朗脸庞的变态骗了的,究竟有多少人啊。真是可怜……啊!你干什么啊!嗯呃……啊……
笠置辽平:从刚才起你就净说些不可爱的话。
东贵史:笨…!你干什么!这可是在我家附近啊!
笠置辽平:游泳池。
东贵史:啊?
笠置辽平:好久没去了,我们一会儿一起去游泳池吧。
东贵史:干嘛突然要去泳池啊?!
笠置辽平:哼哼~你不觉得在众目睽睽之下,恋人们可以毫无顾忌赤身裸体尽情调情的地方,就属游泳池了吗~哼哼哼哼哼~
东贵史:呃!
笠置辽平:(现在,可爱的儿时玩伴已经在我锅里了,至于要怎样炖,就是下一个阶段的事情了。)
东贵史:我不觉得!而且一点也不想去!
笠置辽平:好,那就这么定了!
东贵史:哎?!
笠置辽平:(好戏接下来才开始!)


Track06 文化祭开始

男1:别乱动,东!
男2:你乖乖不动的话,不会弄痛你的。
东贵史:呃……不、不要!
男1:最初可能会有些痛苦,不过一定会慢慢变好的!
东贵史:呃!不要啊!救命!救命啊啊啊啊!

男1:好了!猫耳女仆,搞定~!
东贵史:喵~!啊……让我死……
男2:这个垂下来的蝴蝶结花边,很适合你嘛~这样的话,吸引客人的准备也OK了~
东贵史:喂!

东贵史:(天高气爽的秋天,在一个晴朗的日子里,迎来了我校的文化祭。我们班出的呢……嘛,虽说是司空见惯的咖啡屋,不过不知道话题是怎么转的……总之,我被迫成了店里的吉祥物女仆了……)哈……
周防晃:不要这么消沉,东君。我也陪你一起受苦。
东贵史:周防!
周防晃:哼~哼~哼哼~呐,我要兔耳的。
东贵史:你这家伙好像很开心啊!
周防晃:哎?没这回事啦。
笠置辽平:衣服换好了吗?
男1:学生会长!已经全部搞定了!
笠置辽平:谢谢你,帮了大忙了。
东贵史:(终于来了!让我穿成这个样子的罪魁祸首!)辽平!你看看你都让我…!
笠置辽平:啊啊~比想象中还要适合你啊!贵史~
东贵史:放手!你这变态!
笠置辽平:休息的时候我会来接你的,我们一起去转哦。
东贵史:穿着这身衣服吗?!
笠置辽平:要乖乖地等着我哦~嗯~
东贵史:呜呜呜!!嗯啊!
笠置辽平:那么,接下来就交给你们了!
男:收到!
男1:真强,不愧是笠置会长。
男2:没错,太完美了。
东贵史:啊……真的假的啊……

女1:听说这家咖啡屋里有扮女仆的呢~
女2:哎~去看看去看看~
东贵史:欢迎光临……
女:啊啊!
男2:喂!东!还要加上“我的主人”!
东贵史:这里又不是那种演戏的咖啡屋!
周防晃:都穿成这样了,已经够演戏了吧?嘿~欢迎您回来,小姐~
女:呀——————!
东贵史:太上道了……你还真是厉害……
周防晃:还好了。说起来,等告一段落的时候,我们就去休息吧。正好肚子也饿了。
东贵史:不了,我……
周防晃:是这样啊。辽平要来接你,所以不行啊?
东贵史:不是啦!
周防晃:那约会就说定了。
东贵史:约会?喂……

周防晃:文化祭真不错啊~平时全是男生的男校,也变得这么华丽。
东贵史:啊?是啊。
宅:啊啊!那个……不好意思。嘿嘿。女仆小姐,能给你…拍张照片吗?
东贵史:呃?!
周防晃:啊啊~因为你还穿着女仆装啊。
东贵史:话说周防!你这家伙什么时候换的衣服啊?!
周防晃:你发现得太晚了!
宅:那个……可以拍照吗?
东贵史:啊…那个……还是有些不方便……
周防晃:有什么关系,又不会少块肉。就拍一张嘛~
宅:啊哈哈,可以的话,请两个人一起~嘿嘿嘿!
东贵史:啊,不不,我……
笠置辽平:非常抱歉,这是我的专用女仆,请不要擅自拍照。
宅:就、就一张也好……
笠置辽平:不•可•以!
宅:啊啊…那个……打扰了!
周防晃:逃得真快!那什么意思啊~
笠置辽平:唉……真是的!
东贵史:呀,真是帮了我大忙了。Thank you,辽平。呃……呜哇!你穿的什么衣服啊!
笠置辽平:嗯?啊~吸血鬼。我们班办的是西式鬼屋。班里的人非让我穿。
东贵史:(哇啊~真像那回事……)
笠置辽平:比起这个,贵史!
东贵史:啊,是!
笠置辽平:我说过要一起转的吧?无视我的话擅自出来,你胆子不小嘛~而且还偏偏是和晃一起!
东贵史:啊啊,对不起!辽平!

东贵史:这样好吗,辽平?把周防甩在说相声的班上。
笠置辽平:没关系。反正他自己一个人在那爆笑呢。
东贵史:不过,没想到周防居然会喜欢那种搞笑的东西,真是意外。啊哈哈。
笠置辽平:好了,走吧~快来。
东贵史:啊!等下!把手放开!
笠置辽平:驳回!
东贵史:真是的,啊……
笠置辽平:以前,我们也这样两个人一起参加过文化祭。
东贵史:哎?哦,这么说来是啊。(那时我还是小学生,被辽平邀请参加他们中学的文化祭。妈妈说了要带我去,可是我想快点和辽平一起玩,就一个人先跑到学校去了。)
笠置辽平:那时候你还迷路了呢,贵史。
东贵史:啧,你还记着啊!
笠置辽平:那当然。你不知道你一看到我就立刻高兴地扑过来的样子有多可爱啊。
东贵史:你老说我可爱可爱的,我们也就只差两岁而已啊。那时候辽平也是很可爱的年龄啊!
笠置辽平:你真的很可爱。
东贵史:啊、啊……(那时,为了让我安心,他也像这样拉住了我的手。我还是无法拒绝他。别说拒绝了,反而越发地被他所吸引。就在不久之前,我还完全没想过自己会这样去想辽平的……)啊,好像是你们班那边传过来的。
笠置辽平:要一起进去吗?鬼屋。很有人气的。
东贵史:嗯!去。
男:啊,找到了找到了!会长!
笠置辽平:怎么了?
男:客人变多,体育馆那边有些忙不过来了。
笠置辽平:我知道了,我跟你一起去一趟吧。贵史,抱歉了。
东贵史:哦,没关系。我自己随便转转就好……
笠置辽平:我马上就会回来的,你在教室门口乖乖等我。
东贵史:是~(好像很有意思啊。要不我先自己进去吧。不过辽平说要一起去的……啊不不,就去个鬼屋而已,他应该不会生气的吧……况且还是辽平他们班组织的嘛~)决定了!


Track07 女仆的主人

东贵史:哦~弄得还真像那么回事呢!虽然看得不是很清楚……哈~哇~这个真不错。是自制的吗?好痛!死胡同?嗯……嗯?这边也是。嗯……是迷宫吗?
男1:真让人容易失去方向感啊!这到底是哪儿!
男2:真头疼。
东贵史:(还有其他迷路的人。这么黑也是没办法的。)啊!(出现了!怪物!是会和人接触那种!这才叫鬼屋嘛!)嗯?(为什么绕在我腰上的手总也不放开……啊!而且这手在乱摸些什么地方啊!会在这种地方XX的除了辽平没有别的人了!)喂!快住手啦!笨蛋!辽平!
男1:哼哼~辽平,是谁啊~
东贵史:呃!(不是辽平!)
男2:哼!你经常和男人做这种事情吗?
东贵史:啊!(两个人?!)放开我!
男1:呐呐,是男朋友让你穿成这个样子的吗?
男2:好可爱~也让我们一起玩女仆游戏吧。
东贵史:开什么玩笑!住手!
笠置辽平:很不巧,演员只需要两个人!
东贵史:啊!辽平!
男2:你什么人啊!
笠置辽平:我是这个女仆的主人,有什么问题吗?
男2:啊!好恐怖!
男1:吸血鬼?!!
男:啊啊啊啊!
东贵史:辽平……你恐怖过头了!啊……
笠置辽平:贵史!
东贵史:啊是!
笠置辽平:你没事吧?
东贵史:嗯,没事。(都怪我,害他担心了。)那个,对不起啊。谢谢你救了我。
笠置辽平:真是的!真是对你不能有半点放松!
东贵史:呃!
女1:刚才那尖叫声是怎么回事?!
女2:好可怕!
东贵史:啊!不好!
笠置辽平:这边来!
东贵史:啊!哎?等下!辽平?!
笠置辽平:别废话!跟我来!

东贵史:辽平?!这里是鬼屋吧?!
笠置辽平:后台不会有人来的。
东贵史:不会来?!
笠置辽平:嗯!
东贵史:啊啊!
笠置辽平:居然两次违抗主人的命令,真是个不称职的女仆。
东贵史:我也不是故意的。所以不是跟你道歉了吗?!
笠置辽平:哼,你应该知道的吧。惩罚。
东贵史:呃!(就算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我也能想象出,这家伙的邪恶表情……)

东贵史:嗯……嗯……
笠置辽平:第一次做算很不错了,贵史。难不成你在家含着香蕉练习过了?
东贵史:你傻啊?!谁会那么做!
笠置辽平:不要擅自停下来!
东贵史:唔唔!嗯……
女:呀!这是什么呀!
东贵史:辽平!会被发现的!
笠置辽平:啊,要是你乱叫的话是会被发现的。
东贵史:这个家伙!(居然自己一个人这么从容!)
笠置辽平:呵呵,这反抗的眼神,真是萌翻了~哈……
东贵史:(他绝对是变态!)嗯……嗯……
笠置辽平:贵史,一滴也不许流出来!
东贵史:啊?唔唔!!嗯哈……
笠置辽平:做得很好。真的非常舒服,贵史。
东贵史:呃…那种话,不用一一说出来……呃!
笠置辽平:贵史,我喜欢你!
东贵史:嗯嗯……(你太狡猾了,辽平……)嗯?请问,你这手是想干什么……
笠置辽平:这样下去贵史很难受吧?
东贵史:呃!不不不用了!我不用的!
笠置辽平:不要客气。上次不也做得很舒服吗?
东贵史:啊!唔唔唔!快停下!!

东贵史:(结果在那之后,我还是被辽平尽情玩弄了一番,最终高潮了。以至于劳累过度,直接睡着了。)
周防晃:真是的!我就看了一下相声你们就不见了!怎么这样啊!
男1:话说你到底休息了多少个小时啊!
男2:招牌女仆不见了怎么成啊?!
东贵史:对不起!对不起!(可恶!辽平那个混蛋!怎么不叫我起来啊!!)


Track08 我们的关系

东贵史:周防,去吃饭吧。
周防晃:啊。
男生:我们也去~
东贵史:嗯。
男生:冷死啦,不要开窗子!
男生:又要到冬天了,真冷啊。贵史最近在教室的时间变多了呢。
东贵史:咦,什么?怎么了?
男生:就是啊……
周防晃:真是的,不说明白点他是不会懂的。
男生:贵史最近都没怎么和笠置会长在一起……
东贵史:唔……
周防晃:哎呀呀真稀罕,吵架了?
东贵史:不,那个……(果然很引人注目吗……那也是啊,之前都那么亲密地黏在一起……大家肯定会觉得不可思议吧……是的,现在和辽平的关系正处于微妙的状态,原因我怎么想,也只能想到上次听力教室里的那件事。)
[回忆]
笠置辽平:贵史,偶也你也主动一下……
东贵史:啊?你要说什么啊?不要,为什么我要……
笠置辽平:呵呵,当然是因为那样我会燃起来了。
东贵史:笨蛋!
笠置辽平:贵史真是个小孩子~整天都处于被动状态作为男人不觉得不甘心吗?
东贵史:什……!说起来,还不都是你单方面主动,我又不想做这种事,也没叫你这样做。
笠置辽平:是么……这是真心话?
东贵史:再说都是男生,做这种事不是很奇怪吗?我像之前那样就已经很满足了,但你却……啊……
笠置辽平:原来如此,我明白了。那么我就照你所想地去做好了。
[回忆结束]
东贵史:(当察觉到自己话说过分了的时候已经太迟了。从那时候起,辽平就不怎么搭理我了。不过,他也没有无视或者躲避我,在校内碰面的时候也笑着会对我打招呼,很温柔……真的就像以前的辽平一样……)

东贵史:绝对有问题!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心境变化啊!
周防晃:来,咖啡。
东贵史:啊,Thank you。
周防晃:但是他不还是很温柔吗。和以前一样的话,不是很好吗。
东贵史:一点都不好!
周防晃:为什么?
东贵史:为什么……
周防晃:东君,你喜欢辽平吧。
东贵史:啊?啊……呃……
周防晃:啊,好了好了。
东贵史:(那个嘛,从小就一起玩当然关系很好,喜欢嘛也算是喜欢吧,但是……)
周防晃:那,他到底想怎么样,你何不直接问他本人呢。能解开你心中疙瘩的就只有辽平了。
东贵史:嗯……

东贵史:(唉……结果,已经到放学时间了。叫我问我也不知道问什么,怎么问啊……)
笠置辽平:哈哈哈……
东贵史:(啊……辽平!……呃,我为什么要藏起来?)
同学:说起来最近你变得好相处多了。
笠置辽平:是吗。
同学:之前每次叫你的时候,你都不理我们,只和贵史黏在一起。
同学:他那么可爱吗?
笠置辽平:贵史很可爱。而且,是我很珍惜的儿时玩伴。
东贵史:(儿时玩伴……吗……)
笠置辽平:但是……已经够了。
东贵史:(咦?什么?)
笠置辽平:我也累了。快到极限了。
东贵史:(极限?是说和我在一起的事?因为我一直采取拒绝的态度?)
笠置辽平:我想离开贵史。

东贵史:(什么啊……心中的疙瘩更加严重了。我们是关系很好的从小的相识,会照顾人的辽平本来是很喜欢我的。但是其实辽平是个性格极其恶劣的大变态,还说对我抱有朋友以上的喜欢。虽然知道辽平的真心之后受了打击,但……即使这样我还是喜欢他……咦……喜欢他?那又怎样?我到底在想什么……这种“喜欢”的心情,还……)
笠置辽平:站在人家家门口发什么呆?
东贵史:辽、辽平?(啊?我什么时候不自觉地跑到辽平家来了?)
笠置辽平:有什么事吗?
东贵史:(和以前一样的笑容。和之前看到的那种坏心眼的笑容不一样,柔和的笑容。)上次很对不起,我说了过分的话。你肯定很生气。我……其实真的不是想那样说的……
笠置辽平:我明白,已经不介意了。
东贵史:(不介意,为什么突然态度转变了?)说要离开我……
笠置辽平:……哦,你听到了啊。我会放你自由的。因为我的束缚,你一直都不知所措吧。
东贵史:不是……那是……!
笠置辽平:现在我们就回到以前的关系了。我会变回你所希望的儿时玩伴。这对于我们来说应该是最好的结果。
东贵史:辽平……
笠置辽平:期末快到了,为了过个快乐的寒假,好好学习。再见。
东贵史:(我对那家伙的喜欢,肯定只是一种憧憬。现在我们的关系并没有破裂或者恶化。辽平说,他要变回到以前的他。所以,我们就像以前一样……)

周防晃:呐,东君,辽平的事情,这样真的好吗?
东贵史:没什么好不好的,我就是那样希望的。啊,辽平……
笠置辽平:哟,贵史~还有他朋友晃。
周防晃:那说法是怎么回事?真让人火大……
笠置辽平:哈哈哈哈,因为这点小事就整天发火,你火候还不够啊。
周防晃:你是不是想找打?
笠置辽平:贵史,怎么了?没什么精神啊。
东贵史:咦?啊,哈哈,没什么,没那种事,我就只有精神是优点啦。
笠置辽平:也是。被晃欺负了的话要告诉我,我帮你以三倍数量报复他。
周防晃:啊啊啊,我是不是要给你个右直拳呢!?
东贵史:啊哈哈……(是的,没什么可奇怪的。我就是盼望着这种正常普通的往来关系。)
笠置辽平:贵史。
东贵史:嗯?什么事,辽平?
笠置辽平:在学校开心吗?
东贵史:……嗯,很开心。
笠置辽平:是吗,太好了。
周防晃:唉,那家伙的恶劣性格是一辈子都改不掉的。
东贵史:是啊……呜……
周防晃:东君?
东贵史:呜呜……(辽平对我笑了,这样就够了,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在心中掀起黑色旋涡的抑郁心情已经消逝,代替它的是,空空如也的失落感。用什么来填满它?我已不知道了。)


Track09 与往常不一样的圣诞节

东贵史:喂……?
周防晃:啊,东君,是我是我。
东贵史:我没有叫做“我”的熟人。那我挂……
周防晃:啊,我是周防!真是的,真是没劲。辽平的事就让你那么消沉吗?
东贵史:哪有消沉……(和辽平之间带着隔阂,就到了寒假。我不知为何一直都很消沉,简直是一蹶不振的状态。我真的希望这样吗?)
周防晃:……就这样决定了……喂,东君,你在听吗?没问题吧?
东贵史:什么?啊……嗯。
周防晃:真的?啊,太好了,这样就凑够人数了。
东贵史:(糟了,都没好好听……)人数是……?
周防晃:那二十五号,可能是傍晚吧,反正时间地点我再邮件通知你,不来的话饶不了你。
东贵史:啊,等……
周防晃:拜拜~
东贵史:(不是吧……怎么回事?是要和班里的同学一起去玩吗?)二十五号不是圣诞节吗……(每年圣诞节我都和辽平一起度过,一直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去年圣诞节辽平送了我合格祈愿的护身符……“笠置辽平:贵史的话一定没问题的,有我在。”正因为有了他那番话和这个护身符,我才能努力加油,最终和辽平上了同一所高中。辽平毕业之后,下一年又要开始分开生活了。那样的话,今后就不会再有这么多在一起的时间了吧。)呜,辽平……

女生:晚上好!
东贵史:咦?
男生:这样就全员集合了。
周防晃:那就走吧!
东贵史:周防,这……
周防晃:一个认识的M校女生说大家组个团一起去吃饭。
东贵史:啊?
周防晃:话说在前面,我可是打电话跟你商量过的,你自己没听清楚不能怪别人。
东贵史:……
周防晃:但是,这不是个好机会吗?
东贵史:咦?
周防晃:反正不管你的话肯定又在那想着辽平的事举棋不定的。有喜欢的女生,试试和她交往也不错啊,说不定就能忘了那家伙的事情。
东贵史:忘记……(那样真的可以吗……不,说不定真的可以……)

女生:东君?
东贵史:啊,对不起!(不行啊,在这么多人面前得振作一点……)
女生:还好吗?哪里不舒服吗?
周防晃:现在他正处于Heart Break时期中呢~
东贵史:周防!不是的……
周防晃:有什么可隐瞒的嘛~
女生:这样啊……不过,真的很巧,其实我也……一样呢。
东贵史:咦?
周防晃:哎?
女生:我之前和一个比我大7岁的人交往,但是他曾经结过婚,一直都没有跟我坦白。
周防晃:前妻呢?
女生:夫人因为交通事故去世了。他说,要是我知道他不是结过婚的话肯定会讨厌他的。的确听到时很受打击,但是我并不在意那种事,不管他有怎样的过去,我喜欢的是他这个人。其实,真的很想和他一起越过这道坎的……呵呵,不过,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别在意别在意~啊,对不起,说了这么沉重的话。快点遇到个好男人就好啦。
周防晃:这么干脆真不错!我最喜欢这样的女生了~
女生:哈哈,这么快就有恋人候补啦?
众:哈哈哈……
东贵史:但是,你还喜欢着他吧?说不定,那个人也在等着你……
女生:东君……?
东贵史:啊,对不起……我不明就里就擅自说这种话……
女生:呵呵,不,我很开心,谢谢。
周防晃:这真不像还没结束就自己打上休止符,却一直不干不脆的某人说出来的话呢……
东贵史:……
女生:什么啊?
周防晃:呵呵……
东贵史:(说的也是……我真是笨蛋。明明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不好意思,周防,我先回去了。
周防晃:哎?等等,东君?
男生:东怎么了?
女生:突然间怎么啦?
周防晃:唉……啊啊,好戏才要开始呢……

东贵史:(辽平……我终于发现了……虽然让你等了这么久,但是还没有结束吧?)
东贵史:那个,晚上好!辽平在吗?
笠置辽平母亲:今天他和人有约出门了……我还以为是和你见面呢……不好意思。
东贵史:(怎么会这样……到底去哪里了啊,辽平!)


Track10 世上的唯一一枚Joker

东贵史:(唉,没人接……辽平,难不成是去约会……啊……只是从小的相识…我不要这样。其实我希望成为那以上的、对于辽平来说特别的存在。我不愿意不认识的哪个人成为辽平特别的人。我要成为那个特别的人,绝对。所以,上帝保佑不会太迟了……)辽平……

笠置辽平:贵史……贵史……
东贵史:(哎,辽平?啊,做梦吗……)对不起……我要是能更坦白一点的话,说不定就能回应你的感情了……
笠置辽平:那现在就告诉我吧。
东贵史:咦?辽平?
笠置辽平:你玄关的门大开着哦。伯母他们不在吗?
东贵史:嗯……说今天是圣诞约会……啊,不对!哪里,你去哪里了啊!
笠置辽平:哪里?我是被晃叫出去的。
东贵史:哎?周防?
笠置辽平:说什么贵史可能会找到女朋友,还是把他带回去比较好什么的,今天傍晚打电话给我的。
东贵史:什……?周防那家伙……
笠置辽平:然后呢?找到女朋友了吗?
东贵史:那怎么可能……我喜欢辽平,不是你的话就不行。
笠置辽平:贵史……
东贵史:我过去都一直不愿相信我、还有辽平的心意。但是,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不管怎样辽平都是辽平,就算其实是个变态鬼畜大混蛋……
笠置辽平:喂……
东贵史:我想要了解以前从未见过的辽平,你的全部我都想要!就像你说想独占我一样,我也想独占你啊。并不只是从小的相识,而是更加……
笠置辽平:你终于说出来了,我都等得不耐烦了,贵史。
东贵史:辽平……
笠置辽平:虽然你之前是接受了我,但我一直没收到你的真心话。
东贵史:嗯。
笠置辽平:嘛,我那么明显地做戏也能让你痛苦不堪,这证明了你对我是真心的,我就不计较了。
东贵史:咦?等等……做戏是……?
笠置辽平:呵呵,我从小就不把旁人放在眼里,一直那么珍惜你,你认为我会放开我唯一的贵史吗?
东贵史:呃……唉……你果然性格恶劣……
笠置辽平:嗯,我就当赞扬的话收下了。
东贵史:切。
笠置辽平:然后……一直忍耐不去触碰你的我已经快到极限了。
东贵史:我要怎样做才能原谅我?
笠置辽平:你自己想。
东贵史:那么……嗯……呃……我想要辽平。
笠置辽平:嗯,可以。但你竟敢让本大爷焦急到这个地步……
东贵史:啊!
笠置辽平:做好觉悟哦。
东贵史:请……饶了我吧……啊……已经……不要……
笠置辽平:别夹那么紧……都射那么多次了,还不够吗……
东贵史:不是……辽平……啊……辽平……
笠置辽平:贵史……
东贵史:啊……!

东贵史:啊……要死了……
笠置辽平:伯母他们是时候回来了。我这也相当压抑了,好好感激我吧。
东贵史:啊……真拿你没辙……最强……不,应该写作“最恐怖”念做“最强”吧……(注:日语两个词同音)
笠置辽平:哼……
东贵史:(被你牵着鼻子走也没关系……)对了辽平,我有东西要给你。
笠置辽平:给我?
东贵史:你猜是什么?
笠置辽平:不知道,是什么啊?
东贵史:(如果能教给我甜蜜恋爱的话,我今后也很乐意地抽取护身符的。)这个,一年前是你送给我的,这下轮到辽平了。
笠置辽平:啊,合格祈愿的……
东贵史:(世上的唯一一枚——Joker。)

特典CD

游佐浩二:大家好,这里是《Joker的甜蜜谎言》特典CD。刚刚录音完毕,这次我们两人来进行谈话。我是饰演笠置辽平的游佐浩二,还负责主持。
阿部敦:我是饰演东贵史的阿部敦。
游佐浩二&阿部敦:辛苦了。
游佐浩二:这次谈话CD也是我们两个,本篇里也主要是我们两个。
阿部敦:是啊。
游佐浩二:让我们再多说点。
阿部敦:这录音室里就我们俩。
游佐浩二:好像被勒住脖子的感觉……
阿部敦:那是什么。
游佐浩二:对我们说“你们还不能回去”。
阿部敦:哦,是啊。
游佐浩二:真是热情,让我们再多说点。我们可没这么要求过。
阿部敦:是啊,老实说BK上的照片还没拍,近藤桑还在外面等着。
游佐浩二:就一边让近藤君等着,一边愉快地谈话吧。这里还偷偷写着让我主持。
阿部敦:是啊,不过字体也算很粗了。
游佐浩二:我可没看到~~
阿部敦:是吗……
游佐浩二:下面是有主题的FT。这里有几个题目,说我们可以选几个回答。首先请一句话概括录音感想。
阿部敦:一句话?
游佐浩二:如何?
阿部敦:如何呢……
游佐浩二:一句话来说,感觉如何。
阿部敦:一句话,很愉快。
游佐浩二:说得不错。
阿部敦:怎么说呢,读剧本时我看了原作,试着演了一下后我发现角色和我所想的有所不同,于是进行了修正……有点难……
游佐浩二:这次很辛苦。有很多独白。虽然必须应对周围的变化,可还是有消极的一面。导演要求不要直接表现出来。
阿部敦:我总是会在自己台词下划线。有的页数满页都是红线。我不禁想,台词好多啊。不知道大家听得满意吗。
游佐浩二:毕竟这么努力了。我是处于优势的角色,有时会有和近藤君演的晃交互出场。和阿部君相比很轻松。
阿部敦:哪里。也有辽平视点的故事。
游佐浩二:是的。我读剧本时本来还想这次阿部君真辛苦,但后来却发现有的章节我的独白特别多。这是怎么回事。我可没听说过。不过作为我的角色视点的故事,我演得很愉快。一句话概括感想的话,就是奇怪。
阿部敦:奇怪?
游佐浩二:和2009年的那个有点重复了。只是想不出该怎么一句概括而已。
阿部敦:原来如此。
游佐浩二:请谈谈对对方角色的感想。对辽平你有什么感想吗?
阿部敦:老实说,一开始读剧本时,我很不能接受。
游佐浩二:什么?
阿部敦:很不能接受。
游佐浩二:等等。等等。……什么?
阿部敦:我很不能接受。
游佐浩二:等等。再重新做个剪辑点比较好。
阿部敦:不过,一开始东贵史出场的时候被欺负得很厉害。
游佐浩二:很可怜。
阿部敦:被完全无视。
游佐浩二:和班里同学搞不好关系的情况很常见。
阿部敦:而且那是自己尊敬的温柔的哥哥策划的。
游佐浩二:那年龄段交不到朋友的孩子很多的。作为长辈,也不能去阻止。
阿部敦:是的。
游佐浩二:“你们别这样”,要这么说也太没大人样子了。没办法。
阿部敦:原来如此。
游佐浩二:辽平那么处置也是没办法的。
阿部敦:没办法?
游佐浩二:的确是没办法。
阿部敦:原来是没办法啊。
游佐浩二:没办法。
阿部敦:那就是没办法了。
游佐浩二:贵史嘛,可爱得让人想让他穿女仆装,但他必须说NO。必须说“不要” “不要”。
阿部敦:是啊,很……
游佐浩二:这样的贵史真让我担心。
阿部敦:咦?咦?好过分……
游佐浩二:那么按顺序来下一问吧?辽平是学生会长,贵史是年级委员,有没有担任过很厉害的职位?或者想担任什么?有吗?
阿部敦:虽说不是很厉害的……我们小学有个二乘森林的森林…果园……
游佐浩二:你住在森林里?
阿部敦:不是不是。学校说想建个种了很多树木充满大自然感觉的地方,建了个小果园,去照顾果园的话,还能得到结的果实。小学时我就很羡慕照顾的人,现在想担任那个职务。
游佐浩二:没有回报就不劳动啊。
阿部敦:是的。
游佐浩二:真是个精明的小孩。
阿部敦:哪里哪里。
游佐浩二:我倒是没有……
阿部敦:没有吗?
游佐浩二:不过,投票决定班委时选过过我,那种像是轮流当的。
阿部敦:是有那种。
游佐浩二:就像地方居委会的会长轮流当一样,没什么大不了的。现在我憧憬的是有权的人。
阿部敦:有权的人?哇,有权的人。
游佐浩二:也不是说要响当当的职位,名称无所谓,只要有坚不可摧的权力。
阿部敦:对。有权的也不一定就是地位最高的。
游佐浩二:是啊,厉害的也就是个名字。有人也就叫叫“哟!社长!”
阿部敦:是啊,经常是第二第三的人比较有权……
游佐浩二:连表达方式也不同。希望听的人不要被表象所迷惑。听了这CD就明白了,不能被表象所蒙骗。不是说名号响当当的就有权。
阿部敦:真是深奥!
游佐浩二:真正需要的是权力!
阿部敦:太现实了。
游佐浩二:是能够蹂躏他人的权利。
阿部敦:是……
游佐浩二:第四问。故事中辽平对贵史说谎欺负他,还说“越喜欢一个人就越想什么什么”, “越喜欢一个人就越想……”“和一个人越合得来越……”两位认为这种事可能吗?
阿部敦:突然话锋一转,这问题真奇怪。
游佐浩二:还写着会做到怎样的程度。这问题……怎么说呢,和工作人员间欠缺沟通啊。一般谈话都不会问“认为这种事可能吗”……我想是那个人写的问题。
阿部敦:哦!
游佐浩二:不过不能确定。要写“认为这种事可能吗”,我可不想回答。
阿部敦:原来如此。
游佐浩二:所以这个不回答!
阿部敦:下一问?
游佐浩二:下一问。标题里的“Joker”还有王牌的意思,请问两位难于回答时有没有可以称得上“王牌”的话?
阿部敦:话?我是“我会妥善处理的”。
游佐浩二:怎么,政治家么。你是政治家么。
阿部敦:不不,因为很好用嘛。有时别人会拜托你做些不想做的事,让你在什么什么时候之前做完,那时说句“我会妥善处理的”,就能委婉地拒绝。
游佐浩二:我觉得那话最好别太常对人说。
阿部敦:是吗。
游佐浩二:给人印象不好。会让人想“你是政治家么”。而且是不好的政治家。
阿部敦:那可不好。
游佐浩二:不是会有这种感觉吗?
阿部敦:哦~不过这话的确很方便。
游佐浩二:我没有。没有王牌……
阿部敦:没有吗。
游佐浩二:我怎么会有,我这么笨拙的人。
阿部敦:咦?是这样吗!?
游佐浩二:不会精明地斡旋。就是为难也全部接受,最后都是说“交给我吧”。大人们都会有王牌之类的东西,比如说“啊,对不起!我要稍微休息一下”,但我就没法那样说,要是可以的话,我的人生也会改变了。
阿部敦:这样啊。真无法相信这是刚才那个跳过一问的人的话。
游佐浩二:你说什么啊。那最后一问。
阿部敦:最后吗。
游佐浩二:再这么下去就结束了。题目里有“甜蜜谎言”这个词,请谈谈和谎言有关的有趣故事。又是胡乱要求。
阿部敦:乱来。
游佐浩二:还写着有趣!
阿部敦:是啊。没趣的话……
游佐浩二:谁有那么多有趣的故事啊。
阿部敦:说谎?说谎的有趣故事。
游佐浩二:有吗?
阿部敦:有没有呢……
游佐浩二:不过我没说过谎……
阿部敦:哦!
游佐浩二:无法回答。
阿部敦:那有一件了。
游佐浩二:什么?
阿部敦:哎?
游佐浩二:什么?阿部君。
阿部敦:对,先说一件……
游佐浩二:你在说什么?
阿部敦:啊,也对。没错,对不起。
游佐浩二:这问题麻烦你好好答啊。
阿部敦:是,我们俩的主题谈话,关系破裂的话就麻烦了。
游佐浩二:要是破裂,时间就不够用了。刚才我产生了“听这个有趣吗?”的疑问。
阿部敦:是啊。
游佐浩二:这真能起到促进《Joker的甜蜜谎言》销量的作用吗?
阿部敦:能吗。
游佐浩二:以前也录过这种CD。那时也问了能促进销售吗,但那时工作人员却没剪掉那段。
阿部敦:不错啊,很勇敢。
游佐浩二:勇敢吗?那CD还没发售呢,所以不知道到底怎样。
阿部敦:这样啊。
游佐浩二:要是之后在跟我们抱怨我们可不接受。
阿部敦:是啊,再多宣传点就好了。
游佐浩二:阿部君经常说谎吗?
阿部敦:不会。
游佐浩二:这时摆出一副说谎的表情。
阿部敦:什么啊……嘛嘛。
游佐浩二:会说什么样的谎?
阿部敦:什么样的?
游佐浩二:嗯。
阿部敦:什么样的?这……我真的不怎么说谎啊。
游佐浩二:真的?
阿部敦:真的!
游佐浩二:说谎。
阿部敦:什么啊。
游佐浩二:你刚才说谎了。
阿部敦:没有没有。我真的不说谎。我没法说谎,不然会表现在脸上。
游佐浩二:这样啊。
阿部敦:说谎时表现在脸上而被人发现,那不是很尴尬吗。
游佐浩二:是啊。
阿部敦:我讨厌那样……
游佐浩二:我也差不多。
阿部敦:这样啊。
游佐浩二:等待大家来信给予我们温暖的鼓励。
阿部敦:请多指教。
游佐浩二:也请听一下《Joker的甜蜜谎言》。
阿部敦:怎么说得像附带的?
游佐浩二:不不,因为是和这张CD一起的嘛。要是听这个听够了而不去听本篇就糟糕了
阿部敦:是啊。
游佐浩二:本篇也是要听的。好了……
阿部敦:该结束了?
游佐浩二:该结束了。这CD我们是上了坏人的当才录制的,恕我们实在不能接受大家的抱怨,所以抱怨就寄往movic那里。
阿部敦:是的……现在那的工作人员就在我们背后……
游佐浩二:的确在。不过有一点说在前面,原作老师是无罪的。
阿部敦:对!
游佐浩二:南月老师是无罪的,全都寄给movic。
阿部敦:怎么……过去和你有什么过节吗?
游佐浩二:没有没有。绝对没有。今天倒是有。
阿部敦:今天?就是刚才?
游佐浩二:说谎的。说谎的。刚才我第一次说谎了。
阿部敦:那有一次了。
游佐浩二:还录过movic的广播呢。开了个玩笑,大家不要全当真,把FT当做奇幻CD听就行了。大家听了《Joker的甜蜜谎言》,要努力学会说甜蜜的谎言,好好磨练自己说谎的本事。阿部桑也说句话。
阿部敦:希望大家听《Joker的甜蜜谎言》时,好好关注一下贵史君是怎么被欺负,是怎么被接近的,谢谢。
游佐浩二:好,请好好享用这CD。本篇也请多关照。
阿部敦:请多关照。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8 | 2018/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