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顔の君をあいしてる

素顔の君をあいしてる

作者   片瀬わか

キャスト   森光:岸尾だいすけ、永田千尋:緑川 光
増川英雄:鳥海浩輔、有吉久継:藤田圭宣、他

発売 ムービック
発売日   2009/11/26

内容   これって最強の愛じゃね?
美形だけどちょっとお馬鹿な高校生?光(あきら)がオンラインゲームに夢中になるのは、そこで出会った女の子キャラの【チロ】に恋をしているから。
念願叶い、ゲーム内だけでなくリアルでも会うことになったのだが、期待にワクワクする光の目の前に現れた人物は、モッサリヘアーの痩せた大男で…!?
逢ったこともないのに恋に堕ちてしまった…オンラインゲームで出会った、実は綺麗なワケありエンジニア?千尋×美形だけどチョイ馬鹿高校生?光のピュアラブストーリーがドラマCD化!
光の親友たち――口の悪いドSな毒男?有吉と、頭脳明晰な女好き?増川の「Poison★Medicine」も同時収録!

★封入特典:
キャストサイン付き一言コメント+写真が掲載された豪華ブックレット

翻译:wxzr nihong 飞短流长
特典CD+一校:飞短流长
二校:火焰鸢尾

本篇

Track 01 幻想与现实

[游戏]
森光:(可恶,怎么还打不死啊?再来一击!啊,糟了!HP快没了……哦,CHIRO帮我补血了,谢了!好,再来一下!)太好了,屠龙成功!
众玩家:太好了!
森光:到手啦!我的龙之剑!
CHIRO:太好了,AKIRA!大家的目标道具都拿到手了吧?圆满了喵!
男玩家:OK!
CHIRO:好,那今天就此下线吧。
森光:咦,但是你的魔法耳环还没打出来吧?
CHIRO:嗯,不用了。你看,天都亮了。下次你们再来帮我就好了。
森光:(嗯?哦,啊!已经是这个时间了?!但是……)不,我再玩几个小时没问题。去打吧!
女玩家:耶!
男玩家:虽然很想睡觉,但是继续加油干吧!
CHIRO:嗯,谢谢!但是大家真的不要勉强哦。

森光:啊,搞得我今天又和平时一样迟到!我出门了!哇!

LYNX CD Collection,片瀬わか著,《素顔の君をあいしてる》(爱上本来的你)。

第一章

森光:早上好,增雄……
增川英雄:一点也不早啦,笨蛋森,现在都是午休时间了。另外,别叫我“增雄”,应该叫“增川大人”吧!
森光:于是,晚安……
增川英雄:喂——每次都这样,你到学校干嘛来了?真是的。又玩网游了?
森光:嗯,差不多。(所谓的“网游”,就是“网络游戏”的简称,是通过网络线路,能够与世界各地连线的玩家一起玩的多人参加型游戏。如果是RPG游戏的话,可以与多个玩家一起进行冒险、杀敌等各种各样的游戏内容。)
女生:有吉,今天森广来了没?[注:主人公名叫森光(Mori Akira),“光”字在这里训读为Akria。同学给他起的绰号里将光音读为Kou,故谐音译为“广”]
有吉久继:嗯,好像刚刚来。森广,有人找你。女•生哦!
增川英雄:你说女生?!
森光:有吉!你这家伙,我不说过别叫我森广吗?我叫光(Akira)!(我名叫森光,相当沉迷于网游。)

森光:那个,有何贵干?我现在很困。
女生:快啊,爱子,加油!
高田爱子:我、我跟你交往也可以哦。反正你是个游戏宅,没有女朋友,对吧?
森光:要你多管闲事。话说,我最腻烦傲娇系的了。
高田爱子:哎?
森光:(老实说,我对现实世界没多少兴趣。)

增川英雄:哟——二班的可爱女生高田爱子找你有何贵干?啊——?
森光:哎——?好像说什么“我跟你交往也可以哦”,管她呢。
有吉久继:嗯,因为森广也就这张脸还看得过去嘛,其他方面的就全部不合格了。
森光:有吉,我觉得你的毒舌也到一定等级了。
增川英雄:嗯——啊——!为什么?为什么总是这种头脑不行、运动不行、神经又大条的游戏宅受欢迎啊?
有吉久继:我不是说了嘛,那张脸啊。
森光:我说你们两个,怎么会跟我交朋友啊?
有吉久继:因为好玩。
增川英雄:当然是为了在你旁边顺便受到女生青睐啦!
森光:人家又不是真心喜欢我。增雄,你去看看走廊的情况。
增川英雄:啊?
高田爱子:啊!真是气死我了!那个宅男太得意忘形了!烦死了!不过就是个死宅罢了,还摆出一副了不起的样子,烦死了!真差劲!
增川英雄:哇,真吓人。
有吉久继:不过会变成这样也是理所当然的吧?谁叫她是被那样甩掉的。
森光:(才刚说过“喜欢你”的那张嘴巴,在下一个瞬间就可以吐出诅咒的话。就连身边的朋友,在背地里也可以一边笑着一边咒骂。现实世界总是充斥着用来堂皇掩饰的各种谎言。比起这种现实来,还是游戏中的世界让人呆着舒服。)

[游戏]
森光:啊!啊!要死啦!
森光:(半年前,我刚开始玩这个网络游戏,等级还很低。有一次我被一个高等级怪物缠上,正在拼死逃命的时候,遇到了CHIRO。)
CHIRO:趁现在,快逃!
森光:得、得救了!谢谢![Game Over] ……咦?咦——?我们死掉了?
CHIRO:对……对不起。真对不起!虽然我也不认为我打得过,但是原以为至少可以让你一个人逃掉。
森光:怎么可能跑得掉啊?
CHIRO:对不起……
森光:让特地跑过来救自己的人牺牲,自己却一个人得救,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做得出来啊?
CHIRO:咦?AKIRA……
森光:(那之后我就经常跟CHIRO一起玩了。我跟她性格也合得来,在一起很开心。但是,CHIRO总是有优先考虑别人的习惯。)
女玩家:咦?可以吗?
CHIRO:没关系没关系。反正我不久又可以打到了。
女玩家:谢谢!哇——!
森光:那个道具……明明CHIRO也想要的啊。
森光:(看着这样的她,不由得让我很担心,很心疼。不知不觉中,我意识到我爱上了只在游戏里见过面的CHIRO。)


Track 02 “CHIRO”的本来面目

[下课铃]
森光:[打哈欠]
有吉久继:森广,结果今天下午的课你又全部睡过去了。
增川英雄:很好很好,饱饱地睡了一觉,今天该去搭讪喽。
有吉久继:阿增还真是喜欢女生。
增川英雄:超级喜欢!
有吉久继:明明喜欢也没用。
增川英雄:不准说没用!有志者事竟成!所以,我要靠你那张脸去钓马子了。给我帮忙哦!
森光:哎呀,你那份老实的性格我倒是不讨厌。不过遗憾的是,我今天要跟自己最喜欢的女孩子约•会去了!
增川英雄:啊——你这家伙!你不说过自己的恋人是怪物吗?
森光:随你怎么说。拜拜啦!哈哈哈……
有吉久继:走好!好好努力不要被甩哦。
增川英雄:你这个叛徒!

森光:(没错,我今天要跟CHIRO在现实中首次见面。CHIRO一直以来似乎都很抗拒跟我在现实中碰面,但是现在终于愿意跟我见面了。)
森光:哼哼哼,她还没到吧?呵呵。不行,我的脸都没啥男子气概。(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孩子呢?隔着电脑液晶屏幕爱上她,至今已经有半年了。虽然长相和声音都不认识,但是不管是怎样的女孩,我都一定不会改变我的心意——我是这么想的。)
森光:姑且还是跟要来的她的这个手机号联系一下吧。
女生:对不起,久等了吧?
森光:啊,我的手机!
男生:没有。
永田千寻:给,你的手机。没事吧?
森光:哦,谢谢。(咦?这个人怎么回事?刘海超长!感觉真诡异,连脸也看不清。)
永田千寻:不好意思,你手机上的那个是网络游戏BW的限定版手机挂坠吧?
森光:嗯,没错……
永田千寻:那么你就是AKIRA?
森光:咦?!等……难道……?
永田千寻:我就是CHIRO。顺带一提,真名是永田千寻。
森光:哎?!是男的……?(撤销前言……)

森光:呜呜呜……结束了。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我的初恋!我这半年来的心跳悸动到底算什么啊?
永田千寻:你果然认为我本人也是女孩子了?对不起。
森光:我是那么想的!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啊?
永田千寻:要是知道我是男的,AKIRA你还会跟我一起玩吗?
森光:哎?
永田千寻:我在游戏中用女性角色,常常会被男性玩家询问性别啊年龄之类的问题。我本来也没打算隐瞒,所以实话告诉他们我是男的。大多数情况下,在那之后,原先对我有好感的人也跟我疏远了。
森光:哦……这样啊……
永田千寻:虽然容易引起别人误会是我的不对。我因为好管闲事也常常被人讨厌。实际上,在遇到AKIRA的时候,我也在担心你会不会觉得我多管闲事,只会给你添麻烦。
森光:啊,没有,没那回事……我被CHIRO你搭救的时候,真的很高兴。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帮助别人而行动,我当时真的觉得你很帅。
永田千寻:AKIRA……
森光:我因为一直以为CHIRO是个女生,所以现在脑子很混乱,不过也不能算是被你骗了,应该说怪我自己擅自先入为主了……啊——不行了,越想越糊涂了,我脑子不好使啊!也就是说——虽然我因为CHIRO是个男的非常地伤心,但是CHIRO就是CHIRO,你并没有做错什么。但是我果然还是很受打击啊……
永田千寻:谢谢你。但是不对,我确实骗了你。
森光:嗯?
永田千寻:其实我依稀地察觉到了,你认为我是个女生,而且还把我当作恋爱对象,怀有爱慕之情。因为我对你那份感情感到很高兴,害怕万一告诉你我是个男的,你就会离我而去,所以一直没能说出口。
森光:(高兴……?)
永田千寻:但是当你对我说想要见面的时候,我终于意识到了——让你期待着在现实世界中可以与CHIRO交谈,可实际上能够回应你那一期待的女孩子CHIRO在现实中根本不存在。那是多么过分的背叛啊?
森光:背叛?(不对,我的期待确实落空了。不妙……我越来越想不通了。)
女生:咦?等一下,高田,森广在这里哎。要不要换一家店?
森光:(哎?)
高田爱子:不用换,跟我又没关系。
女生:咦?但是我听增川说森广今天是去约会了。
高田爱子:哎?你说什么?真的?
森光:(该死的增雄!杀了你!)
永田千寻:AKIRA?你没事吧?肚子痛吗?
高田爱子:那就是说,那个家伙除了是个游戏宅以外还是个同性恋?
女生:哎?哇,差劲极了!高田,没跟他交往真是正确的选择。
高田爱子:而且对象竟然是这种刘海长得跟帘子似的男人。他的趣味还真不是一般的差。
森光:你们这两个娘们!别在人家背后唧唧喳喳的,有话就直接对我说!你以为你是谁啊?这个性格超烂的大丑女!你这么做要是为了报上午的那记仇,那就差劲到家了!
高田爱子:啊?真叫人生气!
女生:你自己明明是个死宅同性恋!
森光:你们应该去死一回,然后重新做人……[被捂嘴]
永田千寻:[低声] 不可以。两位小姐也是,最好不要总是把那些脏话挂在嘴边。难得长得这么年轻又漂亮,太可惜了。明白了吗?
两女生:啊……
森光:(哎?她们那种好似小鹿乱撞的反应是怎么回事?)
永田千寻:AKIRA,我们走吧。
森光:哦。

森光:CHIRO,你在生气吗?
永田千寻:嗯,我是在生气。“去死”什么的……又不是像游戏里那样,死掉了还可以再来过。即使是开玩笑,也不能说这种话。
森光:因为她们先……
永田千寻:如果被别人伤害,就可以报复回去吗?就算别人先做了对不起你的事,然后你为了报复对方也做了不好的事,这样的冤冤相报究竟何时了?
森光:啊……
(森光:可恶,猎物又被抢先夺走了!那家伙,去死啦!给我消失!
CHIRO:不可以!
森光:痛!CHIRO,你干什么?
CHIRO:即使是开玩笑,也不应该对别人说“去死”!
森光:但是……
CHIRO:人们的感情是会起连锁反应的。你温柔待人,别人也会温柔待你;你让别人不愉快,别人也会让你不愉快。我可不希望自己重要的人陷入这种不愉快的感情循环中哦。[注:原文中,CHIRO在这里所用的“我”是青年男子用的谦称。])
森光:(嗯,没错,CHIRO就是这样一个人。)对不起!
永田千寻:你非常的诚实和率直,一旦觉得自己错了就能立刻道歉;我非常喜欢你这一点。
森光:哎?
永田千寻:只不过你道歉的对象弄错了哦。
森光:哦……我到学校会好好向高田道歉的。
永田千寻:嗯。
森光:呵呵。呃,那个……
永田千寻:那我差不多该走了。
森光:哎?你是不是还在生气?
永田千寻:不是,我只是来向AKIRA道歉的。我一直在欺骗你,对不起。
森光:(欺骗我?哦,这么说起来,刚才他好像是说“女孩子的CHIRO其实并不存在”“背叛”什么的……)
永田千寻:对不起。如果有可能,我们还能一起玩游戏的话,我会很高兴的。那我走了。
森光:(哎?但是我已经找到了啊……)等等!
永田千寻:哎?怎么了?
森光:呃……(可是怎么办?我不能好好用话语表达出来呀。)
永田千寻:AKIRA?
森光:我……
永田千寻:怎么了?
森光:那个……(为什么现实中,常识啊、立场啊、性别啊、外表啊,这些障碍是这么的沉重呢?在游戏里明明可以很容易说出口。)
[手机震动]
森光:什么啊,原来是增雄发来的邮件啊。啊!你等一等,在那儿不要动。
永田千寻:嗯?哦……
森光:(对了,用这个就可以……)[按手机]
永田千寻:啊,我也收到邮件了。“我最喜欢的CHIRO就在你的身上——AKIRA”(……咦?)
森光:要我面对面地对你说这些话,还是有点困难。你是男人也好,是女人也好,都没有关系,我就是这么喜欢你那种温柔的性格。
永田千寻:啊……呜呜。
森光:CHIRO?!为什么哭?
永田千寻:因为我以为这是最后一次跟你说话了。刚才我还自以为是地对你说教。我觉得这下肯定被你讨厌了,恐怕今后再也不会见面了,连一起玩游戏都不可能了。所以我这是犹如奇迹一般的开心的眼泪。
森光:啊……(骗人,超级漂亮的脸!原来这就是刚才高田她们那种反应的原因啊。)什么嘛!
永田千寻:咦?为什么你也哭了?你怎么了?
森光:我啊,被大家说“你的优点就只有脸而已”。那可是我唯一的值得赞许的地方,我明明就只有这张脸而已。上帝是大笨蛋!
永田千寻:咦?什么?怎么回事?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啊,AKIRA。AKIRA?
森光:(不过,姑且撤销刚才说的“撤销前言”。然后我们首先做的是互相认识——彼此的真实姓名、年龄、职业、血型、生日。)我叫森光。
永田千寻:我叫永田千寻。
森光:年龄是17岁,一个普通的学生。
永田千寻:我今年应该是26岁吧,在游戏公司上班。
森光:血型是B型。
永田千寻:我没查过血型,但是听说是O型。
森光:生日呢?
永田千寻:6月7号。
森光:我是10月16号。(我们在网络游戏这个特殊的场合邂逅,然而对现实中的彼此几乎是完全陌生。)


Track 03 恋爱咨询

森光:高田,听我说!
众女生:哎!
高田爱子:我说……你观察观察现场气氛啊。
森光:咦?在换衣服……?
高田爱子:笨蛋!
众女生:呀——!笨蛋森!
森光:不好意思……

高田爱子:我说,为什么我要听你倾诉心事啊?你可是把我甩了呀!你搞不搞得清状况啊?
森光:嗯?但是我们不是朋友吗?
高田爱子:啊?我什么时候跟你变成朋友了?
森光:我不是向你道歉,然后你原谅我了嘛?
高田爱子:那个跟这个是两回事!
森光:昨日之敌乃今日之友嘛!
高田爱子:我才不记得我跟你曾经是什么敌人啊!再说,你的那些朋友怎么了?增川啊、有吉他们。
森光:他们确实是我的朋友,但是如果跟他们说的话,放学后全校学生就都知道了。
高田爱子:呃……确实如此。真是的!那到底是什么事?
森光:嗯。前段时间我跟CHIRO一起玩游戏的时候——
森光:我说CHIRO……
永田千寻:嗯?)
森光:我有一件事情一直很在意……
永田千寻:什么事?
森光:你为什么把刘海留得那么长啊?
永田千寻:哎?)
高田爱子:我说你啊,真是不懂得善解人意。
森光:哎?为什么?算了。然后啊,那之后CHIRO就一直不说话了。
高田爱子:废话,笨蛋!
森光:说别人是笨蛋的人也是笨蛋!
高田爱子:笨蛋是你!脸长得那么漂亮的人把脸藏起来,肯定是有原因的嘛。
森光:哦,这样啊?那是什么原因呢?
高田爱子:我怎么知道啊?总之你说话之前好好地想一想吧。
森光:哎——
高田爱子:恕我直说,你们俩进行到哪个阶段了?
森光:啊?什么?
高田爱子:虽说是同性恋,毕竟也是恋人吧?也是可以做……各种事的吧?
森光:嗯……呵呵。果然男人跟男人之间也是有那种事的?
高田爱子:我怎么知道啊?恋人之间,不是会有那种事的吗?一般来说。
森光:哎呀,我们在一起几乎都是在谈论游戏,要不就是在打游戏——在这两个月里。
高田爱子:唉……我怎么觉得有点不放心啊。
森光:不放心什么?
高田爱子:你们俩真的在交往吗?
森光:嗯?我、我、我可是对他说过“我喜欢你”哦!
高田爱子:虽然你可能是喜欢他的啦,但是CHIRO他怎么样呢?他对你说过“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吧”之类的话吗?
森光:那个嘛……
高田爱子:该不会是没说过吧?
森光:我跟他说我是指那种“喜欢”的“喜欢”,他回答说“很开心”,而且我也到他家过过夜……
高田爱子:在他家过夜都没发生什么啊?
森光:呃……
高田爱子:那会不会是你自己误会了啊?
森光:哎?不会吧?

森光:(呃……误会?)
增川英雄:怎么啦,森广?很少见地在烦恼嘛。被甩了吗?被甩了吧?
有吉久继:森广,你有没有听过有句话叫做“笨蛋即使动脑筋了也是白搭”?
森光:(问这些家伙大概也没用吧?)我问你们,跟交往对象在一起两个月,却什么事情也没发生,是不是很奇怪?
增川英雄:与其说奇怪,还不如说不可能!
有吉久继:那真让人怀疑是不是有包茎或是阳痿呢。
森光:呃……够了,问你们这种问题的我才是个笨蛋!真是的,睡觉!
有吉久继:啊,哭了。
增川英雄:哈哈哈,果然是被甩了?
森光:(在网游里跟CHIRO认识、恋爱,已经有半年了。两个月以前在现实中见了面,我本已经对他表白了。然而,这些全都是我单方面的误解?不是吧?)唉……(即使是男人之间,如果是两厢情愿的话,还是会有这样那样的事发生吧?……啊,我真是个笨蛋!)
[手机震动]
森光:是邮件。(哎?是CHIRO发来的?“今天我下班时间早,先回家做饭等你。要是方便的话,就到我家来玩吧。”为什么偏偏在这种时候?!)


Track 04 一吻告白

森光:哎……(总觉得心情沉重啊……)[门铃](我不认识自己的父亲。母亲虽然身为女性,却也单身抚养我长大。不过因为是晚上工作,和我的时间基本上撞不到一起,因此CHIRO十分担心我。为了解决吃饭问题,所以我时不时会住在千寻家里。)哎?没人出来。不会是出门了吧?[脚步声](啊,在家。在干什么呢?)
永田千寻:请……请吧,进来。
森光:(哎?CHIRO?这刘海……)
永田千寻:总……总之,先进来。
森光:啊……嗯。(毫无心理准备地看到那张脸,真的是对心脏不好的长相呢。)嗯……CHIRO,怎么了,突然……把刘海分开了……
永田千寻:哎?为什么?那个,唔……
森光:啊……难道说,因为我之前问你的缘故?
永田千寻:啊……嗯。
森光:(哇……脸变得通红,真的好可爱呢。)
永田千寻:我去倒咖啡,你先坐一会。
森光:嗯。谢谢了。(CHIRO虽然比我个子高,也是男性,但我觉得他很可爱,也感觉自己喜欢他。CHIRO是怎么想的呢?)
永田千寻:好了,咖啡。很烫,要小心哦。
森光:(笨蛋就算动脑筋想也没有办法!)嗯,CHIRO!CHIRO,你喜欢我吗?
永田千寻:哎……喜欢啊。怎么了?这么突然的。
森光:那到底是什么含义?CHIRO你想要和我变成什么样?
永田千寻:按照AKIRA你喜欢的方式来解释就好了。
森光:不是这种答案,我想要听到CHIRO你的心情。(CHIRO一直是这样,不说出自己的心情。)啊,还是算了。什么事都没有![喝]
永田千寻:啊!
森光:嗯——!好—好—好烫啊啊!哇……
永田千寻:所以才让你小心的。
森光:啊啊啊……好烫……CHIRO……
永田千寻:AKIRA……[吻]
森光:(哎?稍……)唔……
永田千寻:算是应急措施吧。
森光:啊……CHIRO!!
永田千寻:AKIRA!
森光:大骗子!我确实是个笨蛋,但并没有笨到不明白刚才那个吻的含义。没问题的。我,要是和CHIRO的话,能做的。
永田千寻:啊……
森光:等……哎?哎?稍……我在下面?!
永田千寻:呵,对不起。我想要抱你。
森光:唔……啊……CHIRO!唔啊……
永田千寻:唔……
森光:啊……
永田千寻:AKIRA!我喜欢你!我比任何人都要爱你!

[浴室]
森光:唔……腰,与其说腰,不如说后面……好痛……
永田千寻:对不起呢。要紧吗?
森光:呀……没事的。应该说,被爱的感觉也不错呢。嘿嘿……虽然很害羞。啊,不过,虽然知道自己是被爱着的,CHIRO你到底喜欢我哪点?
永田千寻:哎?
森光:因为我脑子不好使,脸的话还是CHIRO你更漂亮。
永田千寻:嗯。和AKIRA你家相反,我家只有父亲一人。温柔的父亲,一边工作,一边在休息日陪我玩耍。可是,就是这样的父亲从某个时期开始,一看到我的脸,就变得非常悲伤。因为我的脸,十分像离开家的妈妈。
森光:哎……
永田千寻:所以,我为了遮住脸才把头发留长了。但是这却引发了他人的不快,反而使得自己变得不怎么跟其他人来往。因此在网络上的交谈,对我来说正好不过。在那里遇到的你,看到的并非外表,而是看着真正存在的CHIRO。我便对你的直率抱有好感。
森光:嗯……
永田千寻:就这样,要是解释的话就变成这种情况。不过实际上,听到你说喜欢我的时候,感到快乐的心情并没有任何的理由。
森光:啊,我也是!我也是!我虽然说过喜欢CHIRO你温柔的地方,但那也是之后才考虑的理由,在感到“我喜欢CHIRO”的瞬间,脑子中可是一片空白的。不过啊,这不就是最强的爱吗?
永田千寻:啊……
森光:嘿嘿。毕竟,并不是喜欢双方的什么部分,而是全部都喜欢,不是吗?
永田千寻:AKIRA……[哭]
森光:啊啊啊——CHIRO,你又哭了。

森光:就是这样,我们俩正在交往!
高田爱子:恭喜啊。虽然就像宣布“我们俩结婚了”似的,很让人火大,不过这样一来你就毫无疑问是同性恋了呢。
森光:嗯……原来是这样啊啊!上帝啊!是这样吗?也就是说接下来,我一辈子都没办法结婚生孩子了?
高田爱子:你现在才察觉到吗?我怎么知道啊!笨蛋!啊,太愚蠢了!没办法再奉陪你了。我回去了!
森光:等等,听我说啊!
高田爱子:别追过来,笨蛋!
森光:说人笨蛋的人才是笨蛋!

增川英雄:啊,有吉。
有吉久继:什么?
增川英雄:假设你现在正在跟什么人交往,会考虑什么一辈子的问题吗?
有吉久继:不会。
增川英雄:哇,立刻回答吗?啊,说的也是呢。你喜欢自己一个人嘛。
有吉久继:啊,增雄死掉了。哇,降级了。还真是垃圾呢,增雄。
增川英雄:能否不要再给你玩的游戏人物起我的名字?
有吉久继:好了,增雄已经死了,回教室吧。
增川英雄:哎……同性恋啊。男人到底哪里好啊?
有吉久继:我说啊,增雄君。
增川英雄:啊?
有吉久继:现在,会无条件地去爱什么人的,只有天使或是笨蛋而已了。


Track 05 钟情水

增川英雄:啊啊——放开我,森广!
森光:住手啊,增雄!
增川英雄:要死了!让我去死!
森光:不可能!不可能!毕竟这里可是二楼!
增川英雄:我要在那个世界,和美丽的天使们来上一发!
森光:那个、那个,更是不可能!
有吉久继:怎么,阿增又被甩了吗?
增川英雄:你们这些美男,我最讨厌了!
森光/有吉久继:呃呃!才不会为你哭呢!噢也——!
增川英雄:为什么?!为什么这种笨蛋男人和毒舌男人会那么受欢迎?!
森光:哎呀,笨蛋这一点我是承认。我妈可是说过,就算笨蛋,也是得有精神最重要。
有吉久继:毒舌男人什么的,太失礼了。
增川英雄:然而,为什么?!为什么头脑聪明并且绅士万分的我不受欢迎呢?这个世界太奇怪了!
有吉久继:这个啊,理由太简单了。不过,就算直接告诉你,也不会对你有什么帮助。作为提示,给你一个有趣的东西。
增川英雄:啊?嗯?那个瓶子,到底是什么啊?
有吉久继:这个啊,是昨天我借了父母的实验室,专门为阿增你做的钟情水。
森光:钟情水?!WKTK! [校注:WKTK=ワクテカ(ワクワクテカテカ)的省略语,就是期待得心噗嗵噗嗵,眼睛闪闪发光的样子。]
增川英雄:说起来,你父母好像是药剂师?反正就是些春药吧?谁会上当啊?
有吉久继:怎么可能!我可没有笨到会在学校发放春药。
森光:好厉害!有吉久继,也给我做一份回血剂吧,就是能回复HP的东西。
有吉久继:啊,阿光真诚实,好可爱呢。
增川英雄:哼!
有吉久继:给,信不信就全部由使用者自己去判断。使用方法可是非常正统的。混入到什么喝的东西中去,然后让对方喝下就行了。但是,会产生效果的,只有自己最爱的唯一一个人。
增川英雄:一个人?
有吉久继:要是弄错使用对象的话,反过来会变成很严重的事情,一定要小心哦。

森光:[睡] 呵呵……已经吃不下了……
老师:森同学——醒醒!
森光:[爆睡]
增川英雄:(受不了。为什么有了钟情水,我就能知道自己不受欢迎的理由啊!我所爱的唯一一个人啊。嗯……春奈,稳重性的美少女果然最高!美咲,冷酷美人也难以舍弃!亚里沙,稍微有些笨拙的地方也好可爱啊!委员长也很好啊,真想要她松开辫子摘下眼镜啊。啊!世界上明明充满了这么多可爱的女孩子,竟然要被一个人束缚,多么的荒唐!大家都是我老婆!这样不好吗?再说了只选一个女孩,再被她甩掉的话……啊——受不了!好恐怖!让人怕到快死翘翘了啊!)


Track 06 和那家伙的关系

增川英雄:(啊,可恶!这不是今天一天全部在考虑奇怪的事情吗?就因为拿到了这个东西!哎,反正是骗人的,根本没啥效果,还是还回去吧。)有吉?
森光:有吉啊,刚刚被女生叫了出去,不在教室里哦。
增川英雄:啥?
森光:不过他说很快就会回来的。
增川英雄:啊,书包还放在这里呢。我想把这个还给他,所以留下来等他回来吧。
森光:嗯,再见。
增川英雄:啊,这个你要吗?钟情水?
森光:才不要呢。我现在已经非常恩爱了。今天也是,接下来去约会!
增川英雄:OK,去死吧!

增川英雄:(唉……这也太慢了啊!到底在干什么啊!畜生!被女生叫出去,也就是说恐怕又被告白了吧?)哎……(说起来,那家伙有喜欢的女生吗?总觉得无法想象呢。应该说那家伙的脸比那些女生还要……还要……啥?呜,啊!吓死人了!好像脑子里差点浮现出了什么非常危险的想法。这个那个全部是有吉你慢死人的缘故!你个混蛋!可恨!啊,非常的可恨!嗯?这个饮料瓶?是有吉喝了一半的吗?哼!想到了一件好主意!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哼哼哼哼![倒入](虽然不知道里面放了什么,但他根本想不到会被用在自己身上吧?)

[开门]
有吉久继:哎?阿增,你还没走吗?
增川英雄:慢死了!你不是跟森广说马上回来的吗?本大爷已经写完两份功课了!
有吉久继:啊,那个啊,半途被班主任抓到了。哎呀,真够呛。[开盖]
增川英雄:(稍……上来就喝吗?)
有吉久继:因为她太烦人了,所以我就恶言恶语了几句,结果她竟然哭了出来,真难对付。[喝]
增川英雄:(话说回来,这胸口的悸动,到底是怎么回事?反正根本不可能存在什么钟情水。)
有吉久继:[掉] 啊……
增川英雄:有……有吉?喂——!有吉!?那个……你、你没事吧?
有吉久继:什么啊?
增川英雄:(糟糕——!心里突然一跳……)
[吻]
增川英雄:稍……住手!!哈!哈!难道说,那个是来真的吗?你爱上我了吗?
[照相]
增川英雄:啊!什……什……什……为什么要照相?喂,你给我醒醒!
有吉久继:哈哈哈……这个也寄给森广吧。让他看看阿增惊惶失措的表情!
增川英雄:啊?
有吉久继:没想到你会真的上当。钟情水?怎么可能会有嘛!
增川英雄:啊……去死,有吉!!
有吉久继:呵呵……我要死了……我要死了……要笑死了!呵呵……

增川英雄:我说,结果那到底是什么?
有吉久继:啊,那个?碎海苔十倍浓缩精华!
增川英雄:稍……你说啥?
有吉久继:不过原本是想偷偷让你喝下才带来的。你还真是好捉弄。
增川英雄:你这个家伙!如果我真给自己喜欢的女孩用了,你有没有想过会变成什么样啊!你这个超S!
有吉久继:我想那样的话也会十分有趣吧。
增川英雄:啊,该死!没有真的用,太好了。
有吉久继:如果那个是真货,你想对谁用?
增川英雄:呃?啊……那个,恭子、霞、春奈、洋子、美咲……唔,还有……
有吉久继:哎——所以你才不受欢迎啊。只对一个人有效果,我明明已经故意告诉你了。你完全没有理解啊,笨蛋!
增川英雄:哎呀,至少是考虑过了。专注于一个人就会受欢迎,不就代表只能泡到那一个人吗?再加上,要是连那一个人都无法泡到的话……
有吉久继:够了,你还真是个狗屁男人。
增川英雄:啥?为什么啊?
有吉久继:不过,这个样子我更能放心。
增川英雄:哎?你说什么了吗?
有吉久继:不告诉你。再见!
增川英雄:呃,哦。再见。

增川英雄:我回来了。[上楼] 唉——(那家伙到底在想什么啊?那家伙亲了我……啊!不要想起来!不要想起来!不,有吉仅仅是在跟我开玩笑!他根本没多想!嗯,是的,一定是那样的。)唔。看会写真集让自己安静下来吧![翻](回想起来,和那个家伙从最初相遇,就是最差劲的。)

(增川英雄:原明奈同学,请跟我交往!请答应吧!
女生:小明,怎么办?
原明奈:哎……我该怎么办呢?
有吉久继:啊?增川君昨天不是向堀同学告白了吗?
增川英雄:哎?
原明奈:什么?[打]
增川英雄:啊!
原明奈:你是什么意思!
女生:走吧走吧。
增川英雄:啊……受不了了!话说回来,你是谁啊?!不要给我捣乱!
有吉久继:你问我是谁?我是有吉久继,是你的同班同学哦。
增川英雄:啥?
有吉久继:已经是六月份了。你真是脑子里除了和女孩子约会外什么都没有呢。增川英雄君?
增川英雄:呃……是吧。)

增川英雄:(此外,他说话也是超级恶毒。但不知为何就是恨不起来,然后不意间就跟他混到一起了。因此和那家伙是什么关系,至今都没有认真考虑过。)啊!为什么我要一边看着写真集,一边净想着那家伙的事情啊?啊,还是睡吧。


Track 07 四处逃避的日子

增川英雄:(结果,这不是完全没有睡着吗?)
森光:增雄,Ciao![注:意大利语里打招呼的话] 哇!黑眼圈好重!
增川英雄:怎么?森广你竟然会准时来学校,真少见啊。
有吉久继:也并不是那样吧。
增川英雄:啊,有吉!
有吉久继:两位,早上好。
森光:早上好。
有吉久继:森广,最近好像不怎么迟到了啊?
森光:嗯!因为亲爱的会叫我起床!
增川英雄:哎——?
有吉久继:怎么了?阿增,你脸色比以往更奇怪了!便秘了吗?
增川英雄:啊……差不多吧。
有吉久继:哎?你不否定吗?
增川英雄:啊,那个,我还有事找老师,先去教室了。
有吉久继:阿增……
增川英雄:(太奇怪了。太奇怪了!无法正视有吉!不知道为什么,胸口就是跳个不停!是跑步的缘故吗?再说了为什么我要跑啊?)在那之后……
有吉久继:阿增,借给你的笔记本……
增川英雄:啊——!我现在非常忙!
有吉久继:啊……
增川英雄:(不知为何,身体条件反射般地躲着有吉。)
有吉久继:阿增?哎?原以为看见他来着。
增川英雄:呼……我为什么要躲起来啊?(四处躲避,大约过了两个星期……)

增川英雄:唉……呵呵呵……
森光:我说增雄,你跟有吉吵架了吗?
增川英雄:唉,完全没有。
森光:那你为什么要避开他?
增川英雄:总觉得啊,很难当面正视他啊……
森光:哎?唔……[吃] 唔,这个好烫。
增川英雄:总觉得无法冷静,身体擅自就躲开了。
森光:唔唔……唔?
增川英雄:我说你,吃着肉包子,有在听我说话吗?
森光:唔……[咽] 增雄你讨厌有吉了吗?
增川英雄:不……跟讨厌不同。
森光:什么啊,那就是喜欢了。[吃]
增川英雄:唉……不是讨厌就是喜欢,你到底有多么单纯啊!应该说你果真是笨蛋!
森光:唔……[咽] 才不是呢。增雄你啊,是非常地喜欢有吉。
增川英雄:啥?
森光:毕竟啊,对对方在意得都无法面对面,不是讨厌的话,那就是喜欢得不得了吧?
增川英雄:你是呆子吗?要是喜欢的话,为什么非要逃跑啊?
森光:唔……是因为害怕?我最重要的人,曾经这么说过。因为喜欢所以才不想失去,因为害怕失去所以才无法相见。不过,说不定我是因为希望你们能尽快恢复原状,才会这么想的。那么,我先回去了。拜拜!
增川英雄:啊。
[关门]
增川英雄:(因为玩笑的一吻而动摇的自己,真的很奇怪。但是,越想就越不明白。就算是开玩笑,会跟每天都在一起,更何况是同性的人亲吻吗?要是我的话,百分之百是NO!)啊,好冷……我也回去吧?
[开门]
有吉久继:哟!
增川英雄:[关门](为为为为什么有吉会……应该说糟了!条件反射地把门关上了!这下绝对……)
[开门]
有吉久继:阿增!
增川英雄:咦——!
有吉久继:你再不适可而止的话,就算是我也会生气的。
增川英雄:(你绝对已经生气了吧?)
有吉久继:真是的。真是受不了你了。
增川英雄:哎——?那、那个……对、对不起!
有吉久继:就因为一个吻……
增川英雄:稍……等等!
有吉久继:两个星期都不停地逃来逃去!你这个窝囊软蛋,小心最后我上了你哦!
增川英雄:唔噢——!有吉你这个家伙,要是我的蛋蛋捏爆了,变成阳痿了,你要怎么收拾?
有吉久继:是啊。那就一辈子欺负你吧。这一点得记好了哦。
增川英雄:那是什么拷问啊!
有吉久继:哎呀,暂且先不开玩笑了。
增川英雄:我这里听起来可完全不是玩笑!
有吉久继:能不能就到此为止呢?
增川英雄:啥?
有吉久继:虽然是我自己一手造成的,但连着两个星期被你无视,就算是我也忍耐下来了。因为阿增你到底在想什么而躲开我,我也不是不知道。如果你想的话,我会跟你保持原状。从一开始就是我就是这样打算的……
增川英雄:做不到!
有吉久继:什么?
增川英雄:就算是我,也不是没事就想躲着你的!呆子!我啊,因为你那个有预谋的玩笑,晚上根本睡不着,饭也根本吃不下,二十四个小时全部在考虑你的事情!这对本大爷来说是多么难以置信的事情,你明白吗?怎么样,很恶心吧!
有吉久继:哎——?那也就是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增川英雄:咦——!那个,我不知道……
有吉久继:不,你是明白的吧?阿增你一直都是这样,装作不知道的样子不停地逃。
增川英雄:噢……
有吉久继:不过,已经不会再让你逃了。
增川英雄:啊……
有吉久继:都说到那个份上了,你能说出口吧?
增川英雄:啊……但是啊……
有吉久继:说啊!
增川英雄:[深呼吸]
[吻]
增川英雄:啊——!果然不觉得恶心,也不讨厌!哇哈哈哈,本大爷变成同性恋了!
有吉久继:喂!
增川英雄:但是你果然是男人,老实说高中生活的第一个女朋友竟然是男人,我不想承认啊!
有吉久继:什么?
增川英雄:我啊,并不是想要恋人,而是想要女•朋•友!更直白地说,我要的是胸•部!
有吉久继:你这个——!
增川英雄:唔啊——!


Track 08 不愉快的心情

第二章

永田千寻:阳子小姐,交给我的部分已经完成了,请确认一下。
阳子:哦,不愧是CHIRO酱。你工作起来就是快啊。哪个哪个?
永田千寻:(我在约有二十名员工的小游戏公司工作。虽然工资一般,不过服装和发型均自由,对自己来说正好不过。而且本来就喜欢游戏,可谓一石二鸟。)
阳子:嗯。无可挑剔!不挺好吗?
永田千寻:非常感谢。
阳子:话说回来,千寻。有件事情想要拜托你。
永田千寻:什么?
阳子:实际上,今天有一个中途进入的新人。能拜托你监督他吗?
永田千寻:嗯。可以。
阳子:不好意思啊。喂,姬川。
永田千寻:(人只要活着,无论是谁,都在心里抱有一到两个不想被他人碰触的伤口。所以,为了不让自己的伤口被碰到,便掌握了不碰触他人伤口的生活技巧。并不是说冷淡或不感兴趣,而是对成年人来说,这是很普通的交往方式。)
姬川:您叫我吗,主管?
永田千寻:啊……他很推崇Cool Biz吗?[注:クールビズ,Cool Biz,清凉商务,是日本小泉纯一郎内阁于2005年夏天开始,为了环保目的由环境省推行的衣物轻量化运动,乃至以此为方向的轻装。]在以休闲着装为主的游戏公司里,竟然穿西服!
阳子:啊,怎么看都很像是那种像模像样的男公关。嗯,这位就是从今天起一段时间内监督你工作的永田千寻君。要好好配合哦。
姬川:是。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永田千寻:啊。请多关照。(不过在那当中,也有无法适当把握距离的人在。)
姬川:说起来,前辈,你这刘海不碍事吗?
永田千寻:哎?
阳子:糟……
永田千寻:主管!
阳子:所以我不是跟你说不好意思了吗?总之,拜托你了。

永田千寻:总之就是单纯的输入操作,如果有不明白的地方,就问我吧。
姬川:是。[输入] 嗯……那个……
永田千寻:哎?
姬川:[掀刘海]
永田千寻:你做什么啊?请不要碰我!
姬川:果然!虽然用刘海挡住了,但真的是漂亮的脸孔。呵呵,永田先生,要不要和我交往啊?
永田千寻:什么?呃……那个,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操作上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吗?
姬川:呵呵,才打了三行而已啊。
永田千寻:先把玩笑放一边。没事吧?要是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就直接问我。
姬川:才不是玩笑!我喜欢漂亮的东西。
永田千寻:(不行。对话完全无法成立!)总之我也会做其中一半的。
姬川:永田先生明明脸孔如此漂亮,为什么要用刘海把脸藏起来?太浪费了。难得脸孔长得这么漂亮,太可惜了。
永田千寻:(哎?不久之前,明明被AKIRA问到了同样的事情。但那个时候……)
(森光:CHIRO,你为什么要把刘海留这么长?
永田千寻:哎?
森光:哎——?怎么了?对不起!出什么事了吗?)
永田千寻:(他果然还是在意啊,或许还觉得烦人什么的。但是,要是在这里说出来自己不光彩的过去,让他退却的话,我就再也无法站起来了。但是,这样隐瞒下去的话,也许他会觉得奇怪。到底要怎么办?)
森光:CHIRO?)
永田千寻:(我确实是那么想的。虽然是吓了一跳,我却只是担心会不会被他讨厌或是引起不快。很不可思议的是,我并没有像现在这样感觉到不愉快。唉,不过,并不是说我的精神创伤已经治好了。)那么我去休息一下。总之,至少请把这些完成。

永田千寻:唉——
阳子:你一脸疲惫啊,CHIRO酱。
永田千寻:托您的福啊,阳子小姐。
阳子:哈哈哈……对不住了啊。
永田千寻:好痛!
阳子:哎呀,果然还是有些勉强啊。最近看到你的样子,就觉得也许没有问题吧。
永田千寻:最近?我有什么变化吗?
阳子:怎么,你自己没有注意到吗?CHIRO酱,你最近变得不像从前那么在意脸孔了吧?
永田千寻:这么说起来,确实不像以前那样了。
阳子:所谓的内心创伤,毕竟是留在那个人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啊,所以防备才自然而然地坚固起来。无论被别人碰触还是自己去碰触,都十分恐惧,保护自己的外壳才越来越厚。但是你的这层防备有所松动了,我就想,那是不是意味着你已经不再是一个人了呢?
永田千寻:不过,刚才被他碰到头发的时候,我还是感到了十分强烈的不快。之前其他人指出刘海问题的时候,我明明并没有不愉快的心情啊。
阳子:那是因为,那个其他人,是你特别的人吧?
永田千寻:特别?
阳子:也就是说,是能让你安心地露出自己的伤口,敞开心房的存在。
永田千寻:(AKIRA他……)
阳子:太好了!嗯——!
永田千寻:请住手!
阳子:呵呵。毕竟人的一生中,不会遇到很多这样的人的。要好好珍惜哦。那我先走了。
永田千寻:辛苦了。(特别……吗?AKIRA,真想赶快回去,真想早点见到你。)

永田千寻:(但是,人生并非事事如意。)
姬川:永田先生。
永田千寻:怎么了?
姬川:今天已经很晚了。回去的时候,一起去吃饭怎么样?
永田千寻:不用了。跟出去吃饭相比,有可能的话我还是希望能自己动手。
姬川:哎?不好吗?难道说有人在家等你回去吗?
永田千寻:嗯。所以我才想赶紧回去。
姬川:哎?是这样吗?不过啊……
[吻]
姬川:现在,比起那个等你回去的人,我想我更能让你愉快才对。
永田千寻:姬川先生!
姬川:什么?
永田千寻:我刚才,是出生后头一次,想要去揍什么人。到目前为止,我一直希望能公平对待人,也一直是抱着这样的想法一路走过来的。但是,爱上什么人,就意味着对待人有差别呢。我现在,有一个比任何人都重要的对象。所以,我歧视你。
姬川:啊!
永田千寻:请不要再做这种事情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姬川先生你要回去就请便吧。

永田千寻:好累。(对人说出拒绝的话语,到底是多少年没有过了。)AKIRA……(这个时候想着你,就觉得自己非常依赖你。现在,立刻就想见到你。)
[电梯门开]
姬川:呼……呼……永田先生!
永田千寻:姬川先生。有什么事?
姬川:嗯,想要对方才的事情道歉。
永田千寻:啊……
姬川:果然,突然间吻上去,是触犯了礼仪呢。十分抱歉。
永田千寻:(应该说,我真正生气的地方不是那里。他明白吗?)不用,已经没事了。
姬川:啊,太好了。那,你能和我交往吗?
永田千寻:(他完全没明白。)我不会与你交往的。
姬川:哎?不要紧吧?就算脚踏两条船,我也无所谓的。
永田千寻:对不起。请让我回去。


Track 09 我爱你

永田千寻:(今天真累啊。)啊,AKIRA!(我的房间在四层最边上,灯亮着很快就能看见,这表明AKIRA在那里等着我。)AKIRA,我回来了!
森光:呵,欢迎回来!
永田千寻:AKIRA![拥抱]
森光:呃!干嘛呀,CHIRO?怎么了?
永田千寻:(喂,你肯定不知道吧?只要你微笑一下,就能让我把疲惫全部抛到脑后——我爱你爱得有这么深。)
森光:呵,CHIRO,你把我抱得太紧,会弄脏衣服的。我正在做饭呢。呃?
永田千寻:没关系。(不,“我爱你”之类的话语,肯定无法完全表达我的这份感情。我的心中充满这种无法完全表达的感情,所以或许我们俩会做出相爱的人做的事。)AKIRA!
[吻]
森光:CHIRO,来吧!
永田千寻:AKIRA!
森光:呃……啊……呃……
永田千寻:啊……啊……AKIRA……
森光:呃……啊……啊……啊……
永田千寻:啊……AKIRA……啊……啊……我爱你……
森光:呃……我……我也是……
永田千寻:啊……啊……
森光:啊……呃……啊……啊……啊……
永田千寻:(啊,神啊,虽然没有向您许过愿,可是现在我要从心底感谢您!)


Track 10 蛋包饭的味道

永田千寻:(两年后。)
森光:[酣睡]
永田千寻:我回来了!(呵,又露出肚皮睡着了。这一点,从相遇之初就完全没有变呢。)AKIRA!喂——睡在地板上会感冒哦!
森光:嗯……嗯……啊,CHIRO,欢迎回来!啊,我什么时候睡着啦?
永田千寻:好像是呢。AKIRA,我回……[肚子叫]……来了……
森光:呃,呵呵。
永田千寻:呵,肚子饿了吧?我买了鸡肉回来,要不今天就做蛋包饭吧?
森光:哎,蛋包饭?
永田千寻:怎么了?你喜欢蛋包饭吧?
森光:呵,蛋包饭!我想做!蛋包饭可是我的拿手好戏!以前虽然曾把锅烧焦了,可是我觉得现在的我可以做好!
永田千寻:嗯……
森光:呵呵,包在我身上,包在我身上!
永田千寻:(看他这么想做,那就让他做吧。)那就有劳你了。

森光:好,我要动手了!CHIRO你就在一旁看着吧。
永田千寻:好的,加油!
森光:[切菜] 呵,一直以来,我都是因为“你家离大学近”,而住进来给你添了好多麻烦,经济上、生活上的方方面面都由CHIRO你来照顾,觉得很不好意思。所以很想做些什么。可是我因为生性不利索,做事总是会失败,要是老这样下去,会不会被你抛弃呢?
永田千寻:呃?
森光:——有时我会这么想。
永田千寻:(呵,这种事根本不可能嘛。真可爱!好想抱紧他。)
森光:呵呵。好,我要上了!接下来才是真正的战斗呢!
永田千寻:AKIRA,小心点!
森光:呵,别这么放心不下。我没事的。[做饭] 蛋包饭是我妈教我做的唯一一道菜。

永田千寻:哇,怎么说呢,这蛋包饭真是梦幻般的大小呢!这么大的蛋包饭我可没见过。
森光:呵呵,卖相也就这样吧。我和我妈的厨艺都是低级水平啊。不过……[写字]
永田千寻:AKIRA,你在写什么?
森光:嗯……好,写好了!你看你看,我写的是“CHIRO爱你”!我妈因为要上夜班,常常碰不上面,好不容易休息了,就会跟我一道做蛋包饭。那个时候,我妈说过:“做蛋包饭靠的是爱和速度!”
永田千寻:AKIRA……(真的好可爱啊!)
森光:好啦,快吃吧!这种做得不好吃的东西,趁热吃可是基本原则哦!
永田千寻:那我就开动了。(说起来,好久没有从一个大盘子里分着吃了吧?哦,虽然卖相看起来挺粗糙的,不过里面还是烧得挺浓稠的。哎?怎么?怎么会这样?感觉这味道很令人怀念。)
森光:呃……CHIRO?对不起,果真很难吃吗?
永田千寻:呵,不,好吃极了!
森光:呵,CHIRO,太好了!
永田千寻:(啊,妈妈,虽然我只从照片上见过您,从来就没能爱过您,可是,妈妈,谢谢您生育了我!)

特典CD

绿川光:《素顔の君をあいしてる》(爱上本来的你)初回网购——[轻笑]——请保留这样。[注:意指不要剪去刚才吃螺丝的地方]这里是《素顔の君をあいしてる》初回网购特典的FreetalkCD……
岸尾だいすけ:是的!
绿川光:好的,那么接下来我们就要开始谈话了,不过……
岸尾だいすけ:嗯!
绿川光:录音刚刚结束,辛苦了!
岸尾だいすけ:辛苦了!
绿川光:参加这张谈话CD的是为永田千寻配音的绿川光和——
岸尾だいすけ:——为森光配音的岸尾だいすけ。请多指教!
绿川光:请多指教!好,这里写了很多想让我们谈的话题——
岸尾だいすけ:是有很多。
绿川光:——要是很多都由自己来组织构想的话太麻烦了,那就按顺序来说吧。
岸尾だいすけ:好的,按顺序来就行了。
绿川光:不想回答的问题可以NG(不回答)。
岸尾だいすけ:好的,明白了。
绿川光:我想大概没什么问题吧。
岸尾だいすけ:呵呵。
绿川光:好,第一个问题:请用一句话说说录音结束后的感想。
岸尾だいすけ:用一句话吗?
绿川光:这很重要呢。请用一句话说出来。
岸尾だいすけ:好的。我——岸尾啊,“缺氧”。
绿川光:是啊。这种作品,这种角色定位……这种作品,这种角色定位,果真是会这样呢!
岸尾だいすけ:我都说道口吃不清了。
绿川光:这我明白,我也有那种经历。
岸尾だいすけ:是啊,不如说经验比我更丰富呢。
绿川光:辛苦了!我啊,有很多想法,不过首先感觉还是“任务完成”吧?[注:“任務完了”是绿川的代表角色——《高达W》里希罗的名台词。]
岸尾だいすけ:这么说不要紧吗?我可是吓了一跳!——不过很高兴。
绿川光:我演得很开心。接下来的问题:请谈一谈对对方角色的感想。
岸尾だいすけ:好的。
绿川光:那么岸尾君对我的角色CHIRO的感想是——啊对了,我先说吧。
岸尾だいすけ:好的。
绿川光:感觉完全就是岸尾君本人啊!
岸尾だいすけ:真的吗?
绿川光:啊,岸尾君会把角色据为己有吧!
岸尾だいすけ:真的吗?
绿川光:嗯。不过鸟海君不也总是这样吗?
岸尾だいすけ:啊,是的!
绿川光:角色不也就是他本人吗?
岸尾だいすけ:会觉得“角色跟那家伙不是很像吗?”
绿川光:(岸尾君)喜欢玩游戏,也是帅哥……
岸尾だいすけ:哪里哪里!前辈!前辈!
绿川光:啊,不过,我的确是这么想,觉得你跟角色很像。
岸尾だいすけ:啊,谢谢。
绿川光:嗯,好,那岸尾君你呢?
岸尾だいすけ:嗯,是啊,CHIRO啊,怎么说呢,说他成熟没错,不过他是个不会惹事的人呢——当然这么说是正面意义上的。因为他是个豁达的人,我就想要是世上的人想法都跟他一样的话,争执和纠纷就不会再有了吧。
绿川光:可是反过来,要是大家都那样的话……不管了。
岸尾だいすけ:嗯,或许还是有一点竞争好吧。有点想法还是可以的吧?
绿川光:是啊,也可以吧。
岸尾だいすけ:我是这么想的。
绿川光:那么下一个问题:这部作品的关键之处是在线游戏(网络游戏),不限于在线,也包括对战、交错通信等,请问有没有通过游戏机与其他人一起玩游戏的经历?如果有什么玩游戏的小插曲的话,也请告诉大家。[注:すれちがい通信,交错通信,是通过WiFi信号与附近的同一游戏玩家交流游戏信息、并对游戏进程产生影响的一种方式,目前拥有这种功能的机种是任天堂DS和PSP,代表游戏是DQ9。]
岸尾だいすけ:前辈,这不是太有得说了嘛,前辈?被问到这个问题了,该怎么办呢?十分钟的谈话可讲不完哦。
绿川光:什么嘛!嗯,网游啊,很难玩呢。
岸尾だいすけ:嗯,真的很难玩,各方面来说。
绿川光:啊,我是有不少经验,不过岸尾君你呢?
岸尾だいすけ:网游啊,没玩过,不过通信对战啊交错通信啊倒是经常玩。网游没怎么玩过。
绿川光:并不是因为没什么兴趣,而是因为没机会?
岸尾だいすけ:兴趣有是有,是没什么机会,还有就是不是得往里头打字吗?譬如跟人对话的时候。
绿川光:是啊,用电脑玩的时候,的确会这样。
岸尾だいすけ:我打字很慢,所以对自己很不耐烦。
绿川光:啊,是想专心去跟人打斗呢。
岸尾だいすけ:是的。
绿川光:可是又不得不跟人交流。
岸尾だいすけ:是的呀!于是就对自己感到很烦,所以就变成了专玩那些要跟人面对面玩的游戏。就是这样的感觉。
绿川光:哦——是嘛是嘛,这种人意外有不少呢。并不是对于这样的世界不感兴趣,而是因为(刚才说的)那个原因望而却步。
岸尾だいすけ:就是这样。
绿川光:也有人打字很快。我啊,是啊,我打字决不能算是快的,可是,第一次玩的时候,网游表面上看起来不是跟一般的游戏没什么差别吗?也有各种各样的角色。不过,事实上一想到操纵角色使之动起来的人分布在全日本各个地方,就觉得不可思议。
岸尾だいすけ:是啊。
绿川光:于是——虽然没必要沉迷于其中,不过还是会觉得体验一下不是坏事吧?那种感动还是很……
岸尾だいすけ:是的。可是玩起来会上瘾的。[两人笑] 然后打字打不快,就感到心烦,说“不玩了”。
绿川光:嗯,是啊。不过,有机会的话还是去玩一次吧。
岸尾だいすけ:好的。
绿川光:作为职业玩家(gamer)。
岸尾だいすけ:还是再……作为职业玩家?哪能跟前辈您比呢!
绿川光:哎呀呀。不过我真觉得网游很有趣。
岸尾だいすけ:是的。
绿川光:好的。
岸尾だいすけ:我会加油的,还想再努力一把。
绿川光:好的。下一个问题:“素颜”的意思是不加修饰的本来的样子,两位的工作是扮演各种角色,请问两位是如何切换工作中和工作外这两种状态的?
岸尾だいすけ:这需要特别地切换吗?
绿川光:NG。
岸尾だいすけ:啊,NG?[绿川笑] 哎?这个问题有这么难回答吗?
绿川光:不是,是觉得得在什么时候用一回(NG)。
岸尾だいすけ:啊!那么就NG了。
绿川光:搞得我好像不分工作中和工作外一样。哎呀,没这回事。岸尾君你呢?
岸尾だいすけ:哎?工作的时候就是工作模式,结束以后这种模式一般不也就结束了吗?
绿川光:啊,是会这样呢。
岸尾だいすけ:并没有特别地要“好,结束”“开始”这样。
绿川光:并没有特别要这样。
岸尾だいすけ:是吧?
绿川光:就因为这样,说NG才有趣嘛。
岸尾だいすけ:对不起,前辈。我也是这么想的。
绿川光:哪里哪里,还可以再用的,我们还有NG权。
岸尾だいすけ:明白了。
绿川光:好的。下一个问题:AKIRA热衷于玩游戏热衷得上学都迟到了,两位现在有什么热衷的事物吗?请告诉大家。还有请说出热衷的理由和其中的魅力。啊,我就知道会有这个问题。她们就想知道吧?
岸尾だいすけ:是啊,说不定是这样呢。我现在热衷的啊,是健身行走(walking)。
绿川光:哦!有利健康呢!
岸尾だいすけ:是的,为健康着想……为健康着想?不过热衷的理由就NG了。
绿川光:哦——用得真巧!
岸尾だいすけ:错了,NG用错地方了。
绿川光:不过,健身行走都干些什么呢?
岸尾だいすけ:回家的路上,工作结束以后,呃……
绿川光:心想要不要稍稍走一站路?
岸尾だいすけ:不是,大概得走上两个小时。
绿川光:好厉害啊!
岸尾だいすけ:先坐电车到离家两个小时远的地方,然后再从那里慢悠悠地走回去。不过得配上各种各样的物品,譬如鞋子之类。
绿川光:啊,这很重要呢。
岸尾だいすけ:是有很大区别呢。
绿川光:所以,步行虽然是好事,可要是不穿上合适的鞋子,会伤到膝盖呢。
岸尾だいすけ:是的,对膝盖影响很大呢。只是把鞋子和膝盖的支撑物(注:大约是指护膝)换一下,走起来就轻松多了,心想走路竟然这么有趣啊!
绿川光:嗯,是啊,配备了各种各样的物品。还有……不过,在大城市里长时间行走,因为空气比较混浊——
岸尾だいすけ:是的呀!这一点……
绿川光:——说不定其实对身体并不好。
岸尾だいすけ:不过戴上口罩行走的话,不是有点怪里怪气的吗?是吧?不过我一般是在夜里行走。在夜里看到一个戴着口罩的短发男人吭哧吭哧地拼命行走,说他异样是没错吧?
绿川光:不过,即使弄成这样也要去走,不也很好吗?表明为健康着想嘛。
岸尾だいすけ:是的。心想自己是不是越来越没什么体力了。(注:这可能是在说从事这项运动的理由,所以他后面突然想到要NG了。)
绿川光:真有这种感觉吗?
岸尾だいすけ:是的。哎哟!热衷的理由NG![两人笑]
绿川光:我啊,很能走路呢。高中的时候能走上85公里呢。(注:“85km強歩”是绿川的高中母校“栃木県立大田原高等学校”于1986年开始、每年五月下旬举办的一项全校运动项目,全体学生昼夜兼程26小时,以学校为圆心,行走一大圈。)
岸尾だいすけ:啊,是那个,是那个!那我知道。
绿川光:那花了26个小时呢,彻夜行军。
岸尾だいすけ:太厉害了!
绿川光:不过在东京也是时常随处走动呢,只是觉得不会再超过那回行军了吧。不过,请穿双好的鞋子,要有可能的话就戴上口罩,继续行走下去吧!
岸尾だいすけ:是,我会努力的。至少今年我会很努力的。
绿川光:好的。说到我的话……NG。
岸尾だいすけ:NG?NG啦!
绿川光:哎呀,不久前玩的是某Dragon的游戏……(注:大约是指今年新出的DQ9,全称Dragon Quest 9,即《勇者斗恶龙》。)
岸尾だいすけ:啊,已经通关啦!
绿川光:啊,达成……自己定的目标已经达成了……
岸尾だいすけ:在哪啊?前辈的目标在哪啊?
绿川光:啊,全部都变成黄色。(注:大约是指表示某种游戏级别的状态。)
岸尾だいすけ:这不是最强等级了吗?
绿川光:现在的话——虽然不能完全算是网游吧——主要是在玩网游系的アプリ,玩得马马虎虎吧。(注:携帯アプリ,即手机应用软件,是用手机下载游戏软件,然后在手机上玩。)
岸尾だいすけ:前辈您说的“马马虎虎”呀——前辈的“马马虎虎”跟我的“马马虎虎”可不同啊!
绿川光:不过,跟网游有关的各方面我好歹都是知道的,于是就提醒自己要手下留情地去玩。
岸尾だいすけ:对前辈您来说,玩游戏也同时是工作呢!
绿川光:是的是的。
岸尾だいすけ: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啊!
绿川光:是的。我也写有关这方面的东西。(注:指绿川为游戏杂志撰写专栏。)好的,回答就先这样吧。
岸尾だいすけ:好。
绿川光:好,最后一问:AKIRA被CHIRO的第一印象吓了一跳,请告诉大家两位初次见面时对对方的第一印象,还有,在工作中合作的过程里,有没有跟第一印象不同的地方呢?
岸尾だいすけ:哦——
绿川光:那我先来了。
岸尾だいすけ:好的。
绿川光:是啊,以前可能曾在别的片场碰过面,先不管我们俩到底什么时候认识的,(对于岸尾君)我当时的想法是“好帅”。虽然很帅,演戏却是不拘一格。[岸尾笑]啊,那是是正面意义上的。勇于挑战这一点,我觉得很棒。然后,一道工作的过程中改变的地方,是啊,与其说是挑战,不如说他本来就是这样。骗人骗人。我心想,“他还是这么厉害啊”。就是这样。
岸尾だいすけ:是啊。是啊,我跟绿川先生共演的作品意外有很多呢。是啊,大概您注意到我的时候,我正演在兴头上。反过来我倒是挺害怕的,心想“绿川先生有没有生气,有没有生气”,心里忐忑不安。
绿川光:我没有生气。(你给我)印象很深。
岸尾だいすけ:嗯。不过,陆续共演了一些作品之后,跟您交谈的机会多了起来,我觉得“这个人果然很厉害”,现在我仍然要对绿川先生您持续地——持续地?——表达一直没有改变的这份尊敬的心情。各种意义上,并不只是说演戏方面,也包括游戏,有关绿川先生的一切我都很尊敬。谢谢!
绿川光:嗯,谢谢!我觉得岸尾君总结得非常精彩。那么,如果我们俩能够在别的作品中与您再会的话就太好了。
岸尾だいすけ:是的。
绿川光:那么,我们有机会再会吧!再见!
岸尾だいすけ:再见!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6 | 2018/07 | 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