楽園のうた 1

楽園のうた 1

作者   鈴藤みわ

キャスト   那智:神谷浩史、シン:緑川 光
賢悟:森久保祥太郎、遥:高城元気
月島:平川大輔、梨夢:後藤麻衣
一弥:寺島拓篤、他

発売 フロンティアワークス
発売日   2009/11/26

内容   携帯小説家支援ポータルサイト「ポケスペクリエイターズ」にて、累計8000万PVの大人気の**ノベル「楽園のうた(鈴藤みわ原作)」を豪華声優陣にてドラマCD化!
高校2年生の笹本那智が下校途中に耳にした、人気アイドルグループKIX(キックス)の新曲。
その歌詞は、2年前に封印した自分が作った詞にそっくりであった。
実は妹の梨夢が那智に内緒で、歌詞の一般公募に応募して採用されていたのだった。
しかし自分の歌詞を修正して使われた事に腹を立てた那智は、KIXのボーカリスト・シン(栗栖神)に文句をつけ始めた。
有名アイドルであるKIXに文句をつけてくるのはどんな奴だろうと、シンは那智に興味を持ち始めるが…。

翻译:nihong wxzr 飞短流长
BK小说+一校:飞短流长
二校:kirina

本篇

Track 01最差劲的初遇

栗栖神:[歌声]每次睁开双眼,袭击而来的,是绝望的孤独和悲伤。[渐弱]无尽的痛苦,是否是对我看到你、幻想梦境的惩罚呢?
笹本那智:(那歌声突然飘入了耳中。伴随着钢琴伴奏听到的那首歌曲,唤醒了我不想回忆起的过去。三年前早已封印起来的苦涩回忆。当时自己一个个罗列出来的文字,和那首歌的歌词是如此相像。)
栗栖神:[歌声]就连曾经相信你的自己,都无法看见,逐渐消失到了远方。

鈴藤みわ著——《乐园之歌》。

栗栖神:[歌声]只是和谁的影子重叠在一起的这份爱,就让它在这双手里结束吧!怀抱难以忘却的温暖,现在saveyourheart,与无法再次相遇的梦境道别。

[开门]
笹本梨梦:我说,不要随便开人家的门……哎?那智,你好像在生气?
笹本那智:那是当然的。算什么啊,那首歌的歌词!到底是怎么回事?解释一下。
笹本梨梦:那首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梨梦我不知道……
笹本那智:少开玩笑了!
笹本梨梦:真是的,我知道啦。那首词,是在三个月前想要借字典,结果打开那智你的抽屉时找到的。
笹本那智:唉……那我的那首词,为什么会被配上音乐?
笹本梨梦:那个时候,恰好KIX在粉丝论坛募集新歌曲的歌词哦!歌词被采用的人可以获得去PV摄影现场参观的特别待遇……
笹本那智:啊,是这样啊。被崇拜的偶像们包围,进而忘乎所以,连更改歌词的要求都同意了。明明没有获得我的任何许可!
笹本梨梦:那个……对不起。
笹本那智:唉……
笹本梨梦:那智?
笹本那智:梨梦,那个……叫KIX的那帮人的邮件地址,告诉我!
[邮件]
笹本那智:新歌我听过了。旋律暂且不提,歌词太差劲了。
栗栖神:你是谁?那歌词是我们的粉丝写的。我非常喜欢,本身也是非常好的歌词。
笹本那智:唱那种连初中生都写得出来的歌词,就不觉得羞耻吗?
栗栖神:唉,对那种一无所知的人,怎么说都没用。虽然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得到这个邮件地址的,如果是这种事情的话能去其它地方说吗?
笹本那智:明明说了一大堆消极阴暗的内容,却只在最后露出一点希望的曙光,这也太勉强了吧。按照那个内容,根本不可能抱有希望。更何况,竟然一一回复这种邮件,难道你是笨蛋不成?你真的是偶像吗?
栗栖神:拥有希望难道不可以吗?你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太扭曲了。像你这样的家伙,恐怕绝对不会明白那首歌词的妙处吧?
笹本那智:一无所知的,是你才对。那,应该是首绝望的词才对。明明擅自篡改了最后部分,少装什么伪善的样子大言不惭的!
栗栖神:你有什么根据去那么说?你是什么家伙?哪里的相关人员?这个邮件地址到底是怎么到手的?
笹本那智:不管我是什么人都没关系吧?已经够了,跟你进行这种无意义的辩论也太累人了。(反正谁也不知道。)不用回信!

笹本那智:唉……总觉得好累。被人无条件地喜爱,到底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呢?对于我来说,连被唯一的人所爱都好难。所以在那首词中,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希望。

[开门]
笹本梨梦:喂,那智,电话!
笹本那智:啊?电话?谁打来的?
笹本梨梦:管那么多干嘛,总之赶紧!
笹本那智:喂?
栗栖神:你这个家伙!刚才到底算什么啊,那封邮件?!
笹本那智:啊?!
栗栖神:有什么怨言的话现在直接说!你到底对哪里不满了?
笹本那智:啊……喂,打这个电话的人……
笹本梨梦:是阿神!栗栖神!KIX的人!
笹本那智:啊?!创作那首歌的本人?骗人的吧?
栗栖神:真没想到,邮件竟然是梨梦的哥哥发来的。
笹本那智:啊……对不起,发了非常失礼的邮件。因为我担心妹妹,所以才不由地……
栗栖神:那算什么啊?你现在跟邮件里感觉不是完全不一样吗?而且,你根本没觉得自己有错吧?
笹本那智:我是有错。你不是很忙吗?不用跟我这种人浪费时间吧?
栗栖神:你就那么想赶快挂电话吗?你现在可是在跟最受欢迎的偶像通话啊。稍微发出点开心的声音如何啊?
笹本那智:烦死了。跟你这种人,我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
栗栖神:啥?
笹本那智:就跟邮件的内容一样,我根本不打算获得你的理解。那首词你想怎么改就怎么改,然后带着满脸虚伪的表情去唱吧!
栗栖神:你这个家伙……
笹本那智:已经够了吧?我已经不想再听见你的声音了。
栗栖神:这才是你的本性吗?
笹本那智:那又怎样?跟你又没有关系。
栗栖神:写那首词的人,是你吧?
笹本那智:……不知道。再说发售日已经定了,就算现在问这种事情,又能如何?那么,请不要再打电话过来![挂断]
笹本梨梦:等……那智……啊……[敲门]那智?那智!
笹本那智:拜托了。不要再管我了。(已经不想再想起来,不想再为任何人心烦意乱——自己是这么想的。但是,我平稳的日常生活,被双胞胎妹妹梨梦狠毒的阴谋给轻易地打碎了。)


Track 02偶像和伪装

笹本那智:真是的,说什么一起去购物,竟然说谎,还把人带到这种地方来。
笹本梨梦:这种地方是什么意思啊?这里可以现场参观KIX的摄影场面啊!
笹本那智:那种地方,你自己一个人去吧!
笹本梨梦:但是已经答应好了嘛,说要把那智也带过来的。
栗栖神:梨梦!
笹本梨梦:啊,是阿神!
笹本那智:啊……少开玩笑了。
栗栖神:啊。喂,站住!
笹本那智:放开我!
栗栖神:终于见面了呢。
笹本那智:[喘气]
栗栖神:为什么要跑啊?
笹本那智:为什么?有见你的必要吗……
栗栖神:唔?你真的是梨梦的哥哥?
笹本那智:怎么了?
栗栖神:这老长的刘海和老土的眼镜算什么啊?因为听说是那个梨梦的双胞胎哥哥,所以还以为会是更帅气的男人呢。
笹本那智:那还真是……辜负您的期待,十分抱歉。
栗栖神:不过,偶尔有个不同类型的家伙,也挺有趣嘛。
笹本那智:啥?
栗栖神:就这样去看摄影吧!
笹本那智:我说,像你这样的家伙我最讨厌了。
栗栖神:梨梦真的好可爱呢。
笹本那智:你在听我说话吗?
栗栖神:如果有谁和我传出了绯闻,而且她还有个双胞胎哥哥的话,那会挺有趣的吧?
笹本那智:啊……
栗栖神:采访会大举杀到吧?我毕竟是当红偶像嘛。
笹本那智:不惜做到这份上,你到底想要什么啊?
栗栖神:没什么。只是想要再了解你一些而已。
笹本那智:(不行!这里对我太不利了。总之,这会暂且听他的吧。)我知道了,我会听你的。
栗栖神:那就走吧。糟糕!休息时间已经过了!喂……你说该怎么办?
笹本那智:(连这都是我的错吗?)

饭田贤悟:阿神,你到底在做什么?
楠木遥:休息已经结束了哟。
饭田贤悟:唔?那家伙是谁?
栗栖神:哦,是梨梦的哥哥那智。
楠木遥:你……就是那智君?
笹本那智:初次见面。
楠木遥:初次见面。我是楠木遥。
饭田贤悟:我是饭田贤悟。直接叫我贤悟就行了。
笹本那智:啊……嗯。
楠木遥:总觉得很少见呢,竟然会有见到我们以后一点反应都没有的人。
笹本那智:是那样吗?对不起。(要是我立刻上来要求签名,你们就满足了吧?)
楠木遥:啊,请不要误会。应该是说好久没被特殊看待,所以十分开心。你也直接叫我阿遥就好了。
笹本那智:(哎?这个人,反而看起来还蛮正常的。)
楠木遥:呵呵。你现在是一副“他看起来很普通,太好了”的表情哦!
笹本那智:哪里……
饭田贤悟:哈哈。阿神,你到底跟他说了些什么?
栗栖神:只不过是些客套话罢了。对吧,那智?
笹本那智:啊……哈哈。
楠木遥:你不要看阿神这个样子,其实他是很笨的。要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随时都可以跟我们说。
饭田贤悟:对对。
栗栖神:你们两个!
楠木遥:好了,差不多该回去了。摄影开始了。
栗栖神:你们先走。我马上就去。
笹本梨梦:那我就去里面看了。[开门]
笹本那智:喂,我已经想回去了。阿神你把我叫到这种地方,到底有什么目的?
栗栖神:哦,终于叫我的名字了吗?改写了那首词的人是我。因为作曲的人也是我,和作词人之间出现巨大的意见分歧,对于专业人士来说,这是无法认同的。
笹本那智:无所谓啦。我不是说了随你便的吗?
栗栖神:好了,先坐下来。那首诗寄来的时候,我可是非常感动,心想我们的粉丝里竟然有如此具有文采的人!不过歌词稍微阴暗了点,偶像也不可能去唱那种歌吧?
笹本那智:我知道了。能让超受欢迎的偶像组合来唱,我十分荣幸!这样就可以了吧?
栗栖神:所以说,你为什么要说得这么别扭啊?那首词也是,明明是自己写的,却非要说什么好像初中生写的一样。
笹本那智:没办法啊。写那首词的时候,我还在上初中。
栗栖神:哎?那是真的?
笹本那智:现在明白了吧?所以让我回去吧。
栗栖神:那智,你要是认为我很帅气的话,我就让你回去。
笹本那智:啥?(莫明其妙。)那就一辈子都回不去了。
栗栖神:我竟然会被无视到这个地步,就算对方是男人,也还是头一遭呢。
笹本那智:你喜欢的难道不是梨梦吗?
栗栖神:当然,我觉得梨梦也很可爱哦。
笹本那智:脸太近了。
栗栖神:就这样亲上如何?
笹本那智:不要。你整一个自我中心主义,看起来技术就很差。
栗栖神:什……
楠木遥:呵呵。真搞笑!阿神的色诱攻击,看样子对那智君完全无效呢。不过,这样下去的话,阿神的自尊心可就碎得没影了,所以还是适可而止吧。
栗栖神:那算什么啊,阿遥!你不是回去摄影了吗?少来捣乱!
楠木遥:我已经结束了。接下来轮到阿神你了。
栗栖神:啧。那智,摄影你可给我好好地看着哦!
笹本那智:(这之后就一直在摄影,看得不耐烦的我随便撒了个谎,说还有学校的功课要做,才终于被允许回家了。)
栗栖神:切!今天就先让你回去。但是,今后绝对不许无视我的邮件或电话哦。之前说的那件事情,你还记得吧?
笹本那智:我知道了。(看着露着意味深长的微笑看着梨梦以此来恐吓我的阿神,于是我只能勉勉强强地同意。)


Track 03面具背后1

笹本那智:哎……肚子饿了。随便吃点意大利面吧。
月岛彰:笹本?
笹本那智:啊?月岛……学长?
月岛彰:哈哈,果然是笹本吗?因为你整个人气质变了很多,所以很犹豫要不要叫住你。
笹本那智:很久没见了。那个,我还有事,就此告辞。
月岛彰:等一下,笹本。我有话,必须好好对你说才行……我一直十分在意。
笹本那智:我没有什么要说的。
月岛彰:就算笹本你没有,可我有。
笹本那智: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说?有我被你欺骗的这个事实在,就够了。
月岛彰:不是的!我根本没有骗你……
笹本那智:都现在了,就算不辩解也没有关系的。不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吗?何况当时我们俩都还是孩子。这事即使忘记也不要紧了吧?
月岛彰:不要。我……仍然……喜欢你。
笹本那智:你在……乱说什么?(最初先喜欢上对方的,大概是我吧。在基本形同“回家部”的文艺部,大我一级的月岛学长,在鲜少有人来的活动室内一直都在看着书。初二的秋天,在两人独处变成日常风景的活动室内,学长向我告白了。一直十分冷静的学长,露出莫名不安的样子,说喜欢我。我的内心中,在惊诧之外,更多是充满了喜悦。在自己的内心诞生的感情,虽然不明白是否可以称为“爱”,但从那天开始,学长成为了我心目中最重要的人。可是……)

[回忆开始]
笹本那智:学长他应该还在教室里吧?这是学长一直想看的书,要是能让他开心就好了。啊,学长……
学生1:说到初二的笹本双胞胎……
笹本那智:啊……
学生2:那个妹妹,真的超级可爱呢。
学生1:她好像没有男朋友吧?
学生2:但经常会和不同的男人一道回家哦。
学生1:就是,就是,而且全部都是长相出色的。不过说起来,哥哥的长相和妹妹一模一样呢。
学生2:毕竟是双胞胎嘛。什么,难道你觉得哥哥那边也可以吗?
学生1:脸长得那么可爱,就算是男的不也可以代替吗?是吧?
月岛彰:也许吧。
学生1:哈哈,月岛,你表情那么认真,还是不要了吧!
[回忆结束]

笹本那智:(从我的眼睛里,眼泪滚滚流出。手中的书掉了都没有发现,我一心拼命从那里逃走了。从那天之后,我就不再去活动室了。第二周,我开始在学校里戴起眼镜来。样子奇怪的我虽然惹得家人十分担心,但理由我根本无法说出口。好不容易才忘记了——我明明是这么想的。)

笹本那智:你还喜欢我?学长你不是明明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我吗?
月岛彰:不是那样的。
笹本那智:我现在外表可是变成这样了,已经无法再成为梨梦的替代品了。
月岛彰:啊……那个时候,那些话你果然听到了啊。
笹本那智:唔……
月岛彰:真的很抱歉。因为我当时还是个孩子,所以没办法说出口。那个……没法在同学面前,说什么我在跟同是男性的你交往……因为他们说什么要是你的话也行——该怎么说呢——一想到除了我以外,是不是也有用那种眼神看着你的家伙在,脑袋里就一片空白,才随便附和他们的。
笹本那智:哎?
月岛彰:喜欢梨梦什么的,我想都没有想过。更何况,把你当替代品什么的更是一次都没想过。
笹本那智:你这是要我相信你吗?
月岛彰:我本想立刻解除误会的。但是,你刻意地避开我,整个人的样子渐渐改变,一想到自己是不是被你讨厌了,我就变得害怕起来。
笹本那智:是说那是误会吗?(如果这是事实的话,不就变成是我傻了吗?不要开玩笑了。想说自己不想永远被当恶人吗?)学长你既然这么说,那就这样吧。
月岛彰:你是一副完全不相信我的表情呢。
笹本那智:无论怎样不都无所谓吗?
月岛彰:这不是无所谓的事。我不是说了吗?我现在仍然喜欢你。
笹本那智:我已经不再喜欢你了。
月岛彰:那智,你像这样用刘海和眼镜把藏起脸孔来,也是因为我吧?太浪费了!你明明有双漂亮的眼睛。
笹本那智:总之,我要回去了。我已经不想再和你见面了。啊……
月岛彰:请等一下。长时间以来,一直让你抱着伤口,真的很抱歉。今天见了面,我切实感受到自己果真还是无法忘记你。所以,不要说什么不再见面了。
笹本那智:我回去了!(那算什么啊!说什么还喜欢我。我……已经不再喜欢你了。不如说恨着你才对。可是……)
[电话铃声]
笹本那智:怎么回事啊!唉……喂喂。
栗栖神:我说你啊,就接个电话而已,不要总是一副吵架的态度啊!想听我的声音了吧?
笹本那智:你可真烦!什么?有何贵干?
栗栖神:不要说人烦!为什么你的电话没有留言模式?
笹本那智:我讨厌电话留言。我说,你有什么事?年底对你这种人来说应该很忙吧?
栗栖神:嗯!我可是在百忙之中特意打电话给你啊!唉,算了吧。那智,明天晚上有空吗?
笹本那智:我很忙!
栗栖神:稍微考虑一下再给我回答啊!你有时间吧?
笹本那智:你有没有认真听我说话?
栗栖神:有录制演唱的节目,你来不?那首歌,你一次都没有认真听过吧?
笹本那智:演唱节目?就算去,又能怎……我说,那节目有这么容易参加吗?
栗栖神:我们社长只要稍微安排一下,那就是小事一桩。啊,糟糕!休息时间已经结束了。详细内容一会给你发邮件。再见。
笹本那智:嗯。(KIX的歌虽然怎样都无所谓,但至少能散散心吧。肯定,听歌的时候可以什么都不用想了。)一个人去的话,会惹梨梦生气吧。


Track 04面具背后2

笹本那智:(哇,全是女孩子,而且是什么现场直播。饶了我吧。)
主持人:阿神,最近有没有什么热衷的事情?
栗栖神:嗯……啊,有呢。其实,最近想要驯服一匹野猫。
笹本那智:(野猫?哎,那家伙原来喜欢动物啊。真意外。)
栗栖神:虽然它非常难看,但我就是很在意。
楠木遥:哎?才不是这样呢。明明很可爱嘛。
栗栖神:阿遥最近视力下降了呢。
楠木遥:完全没有。
主持人:竟然是野猫!?能那么容易就驯服吗?
栗栖神:哎呀,它性子可是非常烈,很棘手呢。
饭田贤悟:阿神绝对是拿它没办法的。
楠木遥:阿神想要亲它的时候,还被它狠狠地拒绝了呢。
观众:呀——!!
笹本那智:(我说,阿遥为什么要朝我这边看啊?等一下!亲吻?拒绝?不会吧?难看的野猫,难道是在说我吗?)
主持人:拒绝阿神的亲吻?真是强势的猫咪呢。要是各位粉丝的话,难道不想变成那只猫吗?
观众:想要!我也是!
栗栖神:是吧?它可真是不诚实呢。
观众:啊——!好可爱!
笹本那智:(喂,别对我眨眼啊!)
主持人:接下来,决定在12月25日发售CD的这首歌,是以粉丝所作的歌词为基础,由栗栖先生编辑、作曲的作品,是一首非常悲伤的情歌。那么,就让我们来欣赏吧。KIX的《Pandora~save your heart~》。
观众:啊——!
笹本那智:哎?给起了这么个歌名吗?叫做“拯救你的心”。这不是跟歌词内容正好相反吗?(但是,我的思想在此时完全停滞了。在钢琴的前奏响起来的时候,仿佛听到了在三人变成KIX的瞬间,开关切换的声音。世界上,只有这个演唱现场里的时间,被一种仿佛停止的感觉包围着。)
栗栖神:[歌声]每次睁开双眼,袭击而来的,是绝望的孤独和悲伤。
笹本那智:(虽然歌词确实是被改写了,绝望却原封不动地保留了下来。)
栗栖神:[歌声]无尽的痛苦,是否是对我看到你、幻想梦境的惩罚呢?
笹本那智:(这和我头一次听到这首歌时的感觉是一样的。)
栗栖神:[歌声]就连曾经相信你的自己,都无法看见,逐渐消失到了远方。只是和谁的影子重叠在一起的这份爱,就让它在这双手里结束吧!决定不再做梦,也不再祈求。只是you’re your heart,触碰到了你!
笹本那智:(叠加上去的救赎。在阿神所演唱的绝望中,叠加上了阿遥和贤悟歌唱着救赎的和音。被这份巨大的魄力和异常的美丽所震撼,我眼前一阵眩晕。是啊,那个时候的我,是想要被谁救赎。想要谁紧紧抱住自己,治愈自己的伤痕。歌声结束后,最后留下来的,就和“潘多拉的盒子”的传说里一样,确实是希望。)

粉丝:那个……你没事吧?
笹本那智:唔?
粉丝:啊,请不要介意啊。我也哭了。真的是非常棒的曲子呢。给,手帕。请用吧。
笹本那智:啊,谢谢你。

[电话铃声]
笹本那智:是阿神。(该接吗?还是无视呢?只有这次,是真的头疼了。那首词,已经完全脱离了我的控制,染上了KIX的色彩。但我却觉得非常开心,也稍微有些自豪。)毕竟是亲眼看到了那场表演啊。果然得跟他道歉,感觉那是对作为专业人士的KIX和阿神应尽的礼仪。喂。
栗栖神:哎?今天心情没有不好啊。
笹本那智:算是吧。要说的话,大概是心情比较好吧。
栗栖神:那就是,重新被我的舞台表演迷住了?
笹本那智:笨蛋。从一开始就没有迷上。不过,真的很帅,你们三个人都是。
栗栖神:那算什么啊?感觉太诚实了,反而让人不舒服。
笹本那智:阿神你才是有作词的才能,肯定。
栗栖神:那是因为那智你写的词很好。
笹本那智:真的很帅。所以已经够了吧?
栗栖神:啥?什么啊?
笹本那智:不用再给我打什么电话了。
栗栖神:你在说什么?
笹本那智:邮件也不用发了。不用担心,我会把邮件地址删除的。
栗栖神:等……那智!你在说什么不明所以的话!
笹本那智:CD,我会买的。
栗栖神:那种东西就算不买,也会给你的。那是那智你写的歌词啊。
笹本那智:那是KIX的歌,对吧?我不是挖苦你哦,我是真的这么想。
栗栖神:那智!
笹本那智:那就这样。接下来等有心情的时候,我也会看你们的电视的。
栗栖神:那智……我说你,不准挂电话!总而言之,我说的话……
笹本那智:[挂断]那么,回去吧。(仰头望着满天的星光,我心想,下次再见到月岛,也许,也许可以稍微多跟他说会话吧。)


Track 05面具背后3

笹本那智:我说,今天要陪你去哪里?
笹本梨梦:唔,应该先去买福袋吧(注:福袋是混装不同赠品的彩袋)。春节初次购物的必买商品嘛。还有……
笹本那智:哎……有那么多吗?
笹本梨梦:嗯,话说回来,无论如何都不行吗?
笹本那智:我说你,从去年开始就很烦人哦。
笹本梨梦:毕竟啊,总觉得阿神好可怜。你一个人去参加年底录制的事,我就原谅你。果然,那天还是发生了什么吧?在那之后,那智你的神情就好像发生了什么变化。
笹本那智:是吗?还是跟以前一样。
笹本梨梦:啊!发现学校的朋友了!那智,我回去时会给你打电话的,你随便去什么地方打发一下时间吧。
笹本那智:啊?!
笹本梨梦:再见!
笹本那智:随便?等等……梨梦!那个……自我中心的女人!
月岛彰:啊,那智!
笹本那智:哎?月岛学长!
月岛彰:怎么了?买东西?
笹本那智:嗯。妹妹叫我陪她出来。
月岛彰:是吗?我也是陪妈妈买东西。那个,我……我……这之前说过的事情,还记得吗?
笹本那智:哎?这之前?
月岛彰:我说喜欢你的事情。
笹本那智:啊。
月岛彰:原来你忘记了啊?
笹本那智:啊,对不起。
月岛彰:也就是说毫无希望了吗?不过,没关系的。那智,你把手机号告诉我吧。
笹本那智:哎?
月岛彰:之前的不是换掉了吗?我想要跟你联系。
笹本那智:哦。好的。
栗栖神:哎……明明把我的电话设置为来电拒绝,却如此简单地把号码告诉这家伙吗?
笹本那智:啊……(这个声音?怎么可能。在人这么多的地方……)
月岛彰:那智,是你认识的人?
笹本那智:[跑]
栗栖神:哦哟,太天真了!你这家伙明明跑不快,却立马就打算逃跑。
笹本那智:放开我!
月岛彰:喂,你要对那智做什么?
栗栖神:烦死了!你才是,真碍事!我说,你给我闪一边去!
月岛彰:那智,到底是谁啊,这个无礼的男人?真的是你认识的人吗?
栗栖神:你才是什么人啊?不是让你赶紧走开吗?
粉丝1:喂,那个戴帽子的人,是不是很像阿神?
笹本那智:(糟糕!这样下去的话……)
粉丝2:真的啊!
栗栖神:那智,到这边来!
笹本那智:稍等……
月岛彰:喂,那智!
粉丝1:不过啊……

栗栖神:你到底怎么回事?电话也打不通,邮件也被退回来!
笹本那智:已经没有必要再跟你保持联系了吧?
栗栖神:我说啊,你在录制的那天哭了吧?
笹本那智:我不是说过了吗?说你们的歌很好听。我只不过是感动了而已。你就开心不就行了嘛。话说回来,阿神你到底想要怎样?
栗栖神:嗯……
笹本那智:啊?
栗栖神:我说我不知道!
笹本那智:不要大声吼啊!你说不知道是指什么?
栗栖神:总觉得十分在意那智你的事情啊!
笹本那智:那算什么啊?爱的告白吗?
栗栖神:才不是呢!为什么我要对像你这样老土的家伙……再说我说过你完全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笹本那智:我说,你到底想要这个老土的我怎样?
栗栖神:被你挂掉电话这件事,让我非常的火大。
笹本那智:啥?就因为那种事情?哈……哈哈……
栗栖神:笑什么!?
笹本那智:因为……看你个头长这么大,却说一些孩子气的话。
栗栖神:不要说我孩子气!
笹本那智:我知道了……你是想挂掉我的电话吧?没办法,我会奉陪的,直到你想要挂我电话为止。
栗栖神:总觉得那智你的这种说法,也让人十分的火大。
笹本那智:呵呵……抱歉,抱歉。那个,在你厌烦我之前,请和我做朋友吧!
栗栖神:如果你无论如何都想要的话。
笹本那智:嗯嗯……无论如何……
栗栖神:那邮件地址……我说那智,你能不能给我不要再笑了!
笹本那智:……呵呵,抱歉。


Track 06面具背后4

笹本那智:(几天后,我被阿遥的电话叫到了一间摄影工作室。而且这一次不是去参观,而是代替在事故中骨折的中性女模特参加摄影。)绝对不行的。我是个外行,再说怎么看也是个男的吧?
樱庭豪:那就由我——化妆师樱姐姐为你打造完美妆容吧!
笹本那智:不是那个问题,我没法完成这么专业的工作吧?
樱庭豪:那智君,所谓的工作,特别是在这个业界,结果决定一切。确切说来,在那之前的过程是什么样的,根本不会受到任何评价。
栗栖神:话虽这样说,有什么必要把那智卷进来?
楠木遥:咦?阿神你反对啊?
栗栖神:当然啦!这种土包子来代替模特……
真壁渚:我不会要求你承担责任的。
樱庭豪:社长!
笹本那智:咦?
楠木遥:这位是我们所属的事务所——MBO的社长。
真壁渚:你就是那智君?我是真壁渚,多多关照。
笹本那智:(这么年轻的人竟然是……社长?)
真壁渚:Unisex(混淆性别),这是这次无论如何都想要采用的主题。这个香水本来主要是给男性使用的,但是也以既有的女性顾客为目标群体。所以非得找一个完全不损坏商品形象的完美替身不可。
笹本那智:既然您这么说,我就更不能胜任了。对我来说这个任务实在是太沉重了。
真壁渚:要承担责任的人是身为社长的我。再说,要是因为这个原因让拍摄中止的话,那实在对不起一路努力过来的工作人员。让那智君你上场是现在我们能找到的最好的解决办法——不对,找你拍会比原先预定的那个模特效果更好,一定!
笹本那智:……我有条件。
真壁渚:你答应了?
笹本那智:首先,这种事情我只做这一次。其次,我想拜托樱姐姐——
樱庭豪:什么?
笹本那智:第一,请把我化得连熟人都认不出来。
樱庭豪:呵呵,包在我身上。还有吗?
笹本那智:第二,请绝对不要把我化得和梨梦……我妹妹的脸一样。
樱庭豪:知道了。我会把你化得更漂亮!
笹本那智:(就这样,我被脱光了全身衣服,然后被测量全身各处的尺寸,还被剪掉了长长的刘海,在熟练的专业人士的手中变成了另一个人。)
樱庭豪:当当——!魅惑的unisex成型了!
笹本那智:等下!樱姐姐!
男1:这个人是刚才那个眼镜男?
男2:真的假的?
导演:这可真是,比起预定的那个模特不是更符合商品形象吗?
楠木遥:那智君,你果然不戴眼镜要好看多了。
饭田贤悟:不过还真是大变身啊。
笹本那智: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楠木遥:完全没问题!不如说,选那智君来真是太正确了。
饭田贤悟:呵呵,阿神,你没事吧?
栗栖神:……你是谁啊?
笹本那智:我是笹本那智,请多关照。
栗栖神:骗人的吧?不可能!
笹本那智:要是阿神你不承认的话,我可头疼了。
栗栖神:……承认?我说你,为什么平时要打扮成那个样子啊?
笹本那智:干嘛?你果然还是没法跟我这种外行人一起工作?
楠木遥:没关系没关系,那智君你别在意。只是因为阿神他还是个孩子,要搞清楚状况还需要时间。
饭田贤悟:就是就是,我们都说好,就不用去管阿神啦。
导演:那么开始拍摄吧。请照着给你的企划书上写的摆动作。
笹本那智:哦,好,明白了。

笹本那智:(拍摄是从两人躺在床上的场景开始的。在酣睡的阿神身旁,性别不详的我,抹上阿神的香水,然后离开了卧室。阿神将香水瓶拿在手中,在香水的余香中绽放微笑。Unisex——男女兼用的香水。这是一个强调了这一点的充满暧昧的故事。只有这一场景的话,明明好像并没有跟阿神有什么对手戏。但是广告的导入部分却是吻戏——)
栗栖神:真可惜,不是动真格的吻戏。本来是个让你知道我既不是自我中心,接吻技术也不错的好机会的。
笹本那智:我一辈子都不想知道。
导演:开拍!
笹本那智:(这时,阿神紧闭的双眼慢慢地睁开了。他面向摄像机镜头,脸上浮现出无敌的笑容——就在变成“K”的开关打开的瞬间。)
栗栖神:呵呵,怎么?你破天荒地居然在紧张吗?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在这种地方真的亲下去啦。
笹本那智:那当然啦!再说了,就算不在这种地方,我会真的让你亲吗?(照着以前跟学长接吻时的一贯做法——我的眼睑逐渐地垂下。那低唤着我名字的有些甜美的声音、那安详而温柔的眼神、那每当亲吻时一定抚在我肩上的温暖的手……)
栗栖神:那智……
笹本那智:(我的眼中映照着的早已不是阿神。所以,即使听到OK的信号,阿神也没有停下来,而是把双唇越来越靠近我,这时候我也没能制止他。)
[吻]
栗栖神:那智……
笹本那智:住、住手……!
栗栖神:痛!你干什么啊?
笹本那智:我才要问你呢!你这家伙真叫人难以置信!
导演:哈哈哈!小鬼,刚才的表情很不错!
笹本那智:该不会……刚才的那个您拍下来了?
导演:放心吧,最后的那个不会用的。
栗栖神:真痛啊!这样对待偶像明星,是不是有点过分?
笹本那智:你还想再被踢一次?我没打脸你就该谢谢我了!
栗栖神:不是……不知道怎么,看到你性感迷人的脸,就停不下来。而且你明摆着在想着别人。你那种样子,不是会叫人不爽吗?
楠木遥:不过拍到了不错的镜头,不是挺好的吗?
栗栖神:那是……因为跟我在一起,肯定拍得不赖嘛。
那智:(阿神对于刚才对我做的事好像一点也不在意似的,一副不以为然的口气。我是绝对不会原谅的!)


Track 07表与里的分界线1

笹本那智:我回来了。
栗栖神:你回来了。
笹本那智:梨梦,晚饭已经吃了……?
栗栖神:还没吃,饿死我了。
笹本那智:……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栗栖神:为什么?过来尝尝梨梦的手艺啊。
笹本那智:(又是梨梦那家伙啊!)
栗栖神:不过我说,你怎么又变回那么土的样子了?那个时候你的脸明明超妩媚的。
笹本那智:难道……阿神,你该不会跟梨梦说了拍摄的事了吧?
栗栖神:咦?难道说你不想让她知道吗?我跟你说,今天我可是拼命地工作了,所以现在肚子超饿。聪明的那智君应该知道怎么办吧?
笹本那智:(又来这套?)你还真是喜欢恐吓人!
栗栖神:恐吓?我可什么都还没说哦。
笹本梨梦:我回来了。咦,那智,你回来了?
笹本那智:什么叫“你回来了”啊?你这是打算干什么?
笹本梨梦:因为他发邮件来说肚子饿了嘛。
笹本那智:在外面吃就行了吧?不是一直都在外面吃的吗?
笹本梨梦:但是怎么能和当红偶像在外面吃饭呢?还有,那智,阿神联系你,你又无视了吧?
笹本那智:跟你没关系吧?
笹本梨梦:那我的朋友来家里玩跟你也没关系吧?
笹本那智:我说你啊!
笹本梨梦:别说那些了。那智,别这么呆站着,做•晚•饭!
栗栖神:咦?那智来做?
笹本梨梦:因为那智很喜欢做饭哦。
栗栖神:哎——?是这样?
笹本那智:我去外面吃饭,你们两个自己随便弄点吃的吧。
笹本梨梦:不要啦,你要出门的话也先把晚饭做好了再走嘛。
栗栖神:刚才说的话,你已经忘了吗,那智?
笹本梨梦:哎?阿神,刚才说的话?
栗栖神:上回的广告……
笹本那智:啊!我做就是了!我做!
笹本梨梦:呵呵,就这样。那我跟阿神聊聊天,等着你哦!
栗栖神:等着你哦!
笹本那智:切!气死我了。

笹本那智:请吧。
栗栖神:哦?咖喱!我最喜欢吃了。咦?挺好吃的嘛。……啤酒也好喝。
笹本那智:说起来,你今天是怎么到这儿来的?
栗栖神:开车来的啊。
笹本那智:啊?!不准喝了!待会儿不就变成酒后驾驶了?
栗栖神:也对。但是已经喝了,可能只好住下来了。
笹本那智:啊?

[开门]
栗栖神:虽说跟想象中一样,但这房间真的什么都没有嘛。
笹本那智:男人的房间有什么好看的。我去客厅给你铺被子,快去睡吧。
栗栖神:不要。今天根本就没能跟你好好讲话。现在开始让我们两个男人彻夜聊天吧。
笹本那智:我从以前开始就想问你了——你为什么对我这么执着啊?
栗栖神:因为你很稀奇?
笹本那智:你把我当成珍稀动物啊?我自认为是个随处可见的普通高中男生。
栗栖神:从我成为KIX的“K”以后,你是第一个吧,把我当作栗栖神来对待的人。
笹本那智:什么啊,事到如今你想要我问你要签名还是怎样?
栗栖神:不是啦。大概就是因为这样,所以特别在意你。我跟你一开始就是在邮件里吵架,认识你以后又完全被你无视。我最近也越来越不明白自己了。
笹本那智:啊?难道你在烦恼什么吗?
栗栖神:什么啊?就算我,也是会有烦恼的吧?
笹本那智:你?你有什么好烦恼的?
栗栖神:那智!这没什么好笑的吧?
笹本那智:呵呵,好了好了,你说来听听。
栗栖神:工作中的我和其他时候的我,周围的人所需要的,很明显只不过是工作中的“K”吧?这段时间工作一直都很忙,身为“K”的时间很长。这样一来,不是“K”的我岂不是好像一点价值也没有?
笹本那智:不就是那样吗?
栗栖神:啊?你刚才是说我在工作以外一点价值也没有?
笹本那智:应该说,你的工作不就是这样的吗?
栗栖神:是,您说的是。那些声称是我粉丝的家伙们,也不过是在心中幻想着工作时的我而已。
笹本那智:(这家伙真是个笨蛋。他完全不明白自己是多么地受人喜爱,是多么特别的一个存在。)我啊,确实还是讨厌你。
栗栖神:你干嘛在这个时候说这种话啊?
笹本那智:好啦,听我说到最后,我只说一次。
栗栖神:什么嘛?
笹本那智:工作中的“K”也毫无疑问地是你身体里面的栗栖神这个人的一部分吧?你觉得“K”得到别人的认可,而身为阿神的部分没有得到认可,这不是别人的责任而是你自己的责任。
栗栖神:你又要对我说教?
笹本那智:那是因为工作中的你实在太完美了。你要是想让别人也认可真实的自己,那就把自己的那一部分多展现出来不就行了?
栗栖神:要是把那样的自己表现出来,别人却跑开了怎么办?那可是个遍地都是取代者的世界。
笹本那智:能够取代你的人不存在啦。工作中的你确实很专业,最重要的是——你很特别。
栗栖神:特别?
笹本那智:是的,很特别。……咦?哎?[吻](突然之间,口中被侵犯至生疼,苦味在里面弥漫开来……大意了!)你在干什么?别这样,阿神!
栗栖神:因为被人以那种表情说着那样的话,谁都会吻上去吧?一般情况下。
笹本那智:我说你啊!我就是最讨厌你这种地方!
栗栖神:什么啊?你刚才不是说我很特别的吗?
笹本那智:你是不是很严重地误解了?
栗栖神:已经晚了,我因为刚才你说的话已经打算来真的了。
笹本那智:(真亏你能在瞬间就摆出这种色气满满的表情啊。)我今后再也不打算跟你联系,你要是想找梨梦玩的话,也请你在我看不见的地方随便玩。
栗栖神:要是我主动联络你,你再敢不理我的话,我就在公共电波上对你表白。
笹本那智:什……!
栗栖神:话说在前头,我可不是开玩笑。我绝对会把你攻陷的!
笹本那智:(在这半带着恐吓的爱的告白之后某一天,我收到了阿遥和贤悟发来的邮件。)
楠木遥:今天拍摄了谈话节目。我总觉得阿神的样子跟以往有点不一样。下次见面的时候要老实告诉我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哦。对了,那个广告快要播出了,令人期待呢。
饭田贤悟:那智,你跟阿神之间发生了什么吧?那小子竟然对我说“不准对那智出手”这种莫明奇妙的话。难道你已经被他拿下了?不管怎样,阿神往好的方向发展了。如果那是因为你的原因,我身为KIX的队长可要好好向你道谢才行。


Track 08表与里的分界线2

笹本那智:(从那伴随着恐吓的爱的告白之后到现在,过了好几天。我当然没把他的话当真。目前他暂时还不会在公共电波上对我表白,总之看来只要不无视他的邮件就行了。剩下的,只等他早日对我这个好像被他当作珍稀动物一般看待的人感到腻味了。)
服务生:这是您点的咖啡拿铁,请慢用。
笹本那智:谢谢。啊,月岛学长!
月岛彰:那智,不好意思,我迟到了吧?
笹本那智:没关系。(我跟约好见面的月岛学长,东拉西扯地聊了下。聊的都是些学校里的事情啊,目前正在读的小说啊之类的话题。这样让我切实感受到自己只是个普通的学生,总感觉很安心。)
月岛彰:对了,梨梦现在有男朋友吗?
笹本那智:哎?(为什么在这个时候问起梨梦?)
月岛彰:你看,你不是一直都没跟别人交往吗?所以我在想你妹妹是不是也是这样。
笹本那智:哦,梨梦啊,身边男人多到甚至不知道到底哪个是她男朋友,从初中开始她身边就一直有很多帅哥围绕,这一点也没有变。
月岛彰:这么多啊?那你也不能输给她呢。
笹本那智:呵呵,是啊。
月岛彰:那我们差不多该走了吧,天也变黑了。
笹本那智:那个……
月岛彰:怎么了?
笹本那智:啊……呃……没什么。(我想要问他,他那时所说的现在依然喜欢我是什么意思。但是,怎么也问不出口。)
月岛彰:下次见面的时候,把那副眼镜摘掉吧。那样一定更符合你的风格。
笹本那智:好的……我会摘掉的。

笹本梨梦:啊——那智!
笹本那智:梨梦?
笹本梨梦:那智,一起回家吧。
笹本那智:别那么大声叫我,丢脸死了。
笹本梨梦:什么嘛,明明穿的那么土在外面走,这点程度算什么?
笹本那智:也是。(现在的我跟梨梦,看起来不可能长得一样。)
笹本梨梦:哦,刚才跟你在一起的那个人,是你以前社团里的学长吗?
笹本那智:你怎么知道?
笹本梨梦:那个……已经过了时效了吧。初中的时候那个人曾经跟我表白过。
笹本那智:表白?不是误会吗?
笹本梨梦:嗯,第一次表白是在那个人初中毕业的时候。虽然长得还算不错,但是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拒绝他之后,他交待我千万不要告诉你,说因为你是他社团里的学弟。
笹本那智:第一次?到底是怎么回事?
笹本梨梦:嗯,大概一年前,有一回放学回家路上,他又来向我表白。总觉得他有点烦人。我又不会把自己甩掉的每个男人都记在心上,刚才看见他才又想起来。
笹本那智:这样啊……
笹本梨梦:怎么了,那智?你脸色好差,没事吧?
笹本那智:梨梦,我……把东西忘在刚才的店里了,我回去取。
笹本梨梦:哎?等一下,你真的没事吗?
笹本那智:没事,你先回家吧。
笹本梨梦:那智!

[电话铃声]
栗栖神:哦,竟然响一声就接了,真少有。
笹本那智:什么事?
栗栖神:什么事?现在是休息时间,所以就给你打个电话。
笹本那智:哦……
栗栖神:那智,你是不是有点不太对劲?
笹本那智:说,你喜欢我。
栗栖神:啊?等……你说真的,那智?
笹本那智:啊——其实,你不是真的喜欢我吧?只不过是因为我比较“稀奇”。
栗栖神:那智?你该不会是在哭吧?
笹本智:保护我……
栗栖神:什么?你在说什么?
笹本那智:你明明说过会保护我,会拯救我!明明这么说过!
栗栖神:喂,那智,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笹本那智:(怎么?你在担心我?我才不需要那种虚伪的温柔。反正你也会很快把我忘掉吧?)骗人!我最讨厌你了!


Track 09表和里的分界线3

樱庭豪:呵,来,先喝点,得让身子暖和起来。
笹本那智:樱姐姐,这里是?
樱庭豪:没事,你放心好了。这里是社长渚小姐为事务所下属艺人开的一个酒吧,无关的人进不来。
笹本那智:哦。抱歉给您添麻烦了。
樱庭豪:呵,我是真的吃了一惊哦!因为阿神他一反常态地很严肃地拜托我,我还以为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不过,看来的确是出事了——心里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能不能告诉我?你别看我这样,我可是经验丰富的前辈哦!
笹本那智:(被这略微有些低沉的温和的声音所引诱,我便一点一点地诉说起来。说起自己无法治愈的伤口,说起一直想说给人听的学长的事。)
樱庭豪:是这样啊,被他欺骗了两次。呵,很痛苦吧,小那。你喜欢那个人吧?
笹本那智:不知道。我喜欢的那个学长,说的全部是谎言。
樱庭豪:小那……
笹本那智:于是我就想,我对他的感情是不是也是虚假的。
樱庭豪:那个叫月岛的人的确很过分,不过也许他自己也搞不清楚了吧,搞不清自己到底是喜欢小那你,还是喜欢梨梦。
笹本那智:哎?
樱庭豪:喜欢上同性这件事,一般的男孩子是不太愿意承认的吧?
笹本那智:这……嗯……可是……
樱庭豪:是吧。不过这也不是因此就能被原谅的事情。
栗栖神:我说,那家伙和那智不都是笨蛋么?!话说你居然一直喜欢那种家伙真让人难以置信。
笹本那智:啊,阿神!
栗栖神:我努力把工作完成了,跑来却碰上这种事!那智因为别的男人的事情而变成这副样子了呀!
樱庭豪:喂喂,别欺负小那!
栗栖神:被欺负的难道不是我吗?啊——瞧你眼红的!真气人!
樱庭豪:我总觉得,他还是有点让人放心不下,不过好在阿神你来了,我明天一早要上班,就先回去了。
笹本那智:哎?等等,樱姐姐!
栗栖神:怎么了,你一脸惊恐的样子?
笹本那智:因为……呃……
栗栖神:什么事?
笹本那智:今天……对不起。
栗栖神:你有没有好好看我发的邮件?
笹本那智:我不是给你回邮了吗?
栗栖神:可是重要的地方你却无视了。而且你今天在电话里还说什么“我最讨厌你”。
笹本那智:对不起。
栗栖神:你干嘛从刚才起就不停道歉啊?
笹本那智:你问我为什么?因为我给你添麻烦了……
栗栖神:我说啊,喜欢的人流眼泪了,我会担心,想为对方做些什么是理所当然的吧!别说什么添不添麻烦的。
笹本那智:你说喜欢我?我不是你中意的类型吧?而且你也说过我这种人很少见,还一直威胁我。被这种人说喜欢,怎么可能轻易就相信呢?!
栗栖神:啊?你少胡来!回去吧!
笹本那智:啊?回去?
栗栖神:当然是去我家了。
笹本那智:我为什么要去你家?
藤崎一弥:啊,阿神哥!哎?这就回去了吗?
栗栖神:嗯。快把外套穿上,那智!
藤崎一弥:呃?那智?请等一下![抓住那智]这个老土的家伙,是阿神哥的什么人?
笹本那智:放开我!
藤崎一弥:哎哟喂!什么嘛,摆出这么一副臭美的表情!呵,这年头还戴着这种眼镜的家伙,还真没见过呢。
笹本那智:住手!
栗栖神:一弥,我叫你不要碰那智!
藤崎一弥:呃!他总不会是你的朋友吧?他不是跟阿神哥你的口味完全不符吗?
栗栖神:他可不是我的什么朋友。我说,这跟你没关系吧。走吧,那智。
藤崎一弥:呃!啊,阿神哥!
笹本那智:喂,我才不要去你家!
栗栖神:你要是觉得给我添了麻烦的话,那就听我的话。
笹本那智:呃!去你家干嘛啊?
栗栖神:你还是先安静一会吧。不然我马上就把你这张吵闹的嘴堵住哦!


Track 10无谓的反抗

栗栖神:[开易拉罐]呃——!喂,别杵在那里,坐下吧!
笹本那智:嗯……你是不是酒喝太多了?
栗栖神:你觉得这种情况下不喝点酒有可能吗?
笹本那智:我知道自己很对不起你。你那么忙,我却还把你扯进奇怪的事情里来。
栗栖神:你该道歉的不是这个。
笹本那智:那你干嘛要生气,告诉我啊!要不然我可是不明白呀。
栗栖神:你不明白也没关系了,我不打算再让你用脑袋来想明白了。
笹本那智: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啊!你乱来什么啊!
栗栖神:我可不是在乱来。总觉得老老实实地加深关系太麻烦了。
笹本那智: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不缺女人吧?最初你也是对梨梦有意思的吧?可为什么要这样?
栗栖神:那智,你不是说过我是特别的吗?这个特别的我的特别的人,就是那智你。
笹本那智:啊?
栗栖神:我曾经说过,不是那智我就不要,我要的是那智你。
笹本那智:(别说了!你为什么现在要说这种话?为什么要用这样的声音呼唤我的名字?你这样对我的话,我不是会上当吗?)阿神你搞错了吧,你不过是因为我没有把你当成一个艺人而对我有些在意罢了。
栗栖神:你说完了吗?[靠近]我脸都靠你这么近了,你都不反抗一下。倒也是啊,今天的那智你可是喝醉了呀。
笹本那智:你知道了还这么做?你不觉得很卑鄙吗?
栗栖神:不觉得。我啊,最喜欢趁人之危了。[接吻]眼镜真碍事!
笹本那智:啊!等、等一下!啊,好难过!
栗栖神:就算你再怎么挣扎,我也不会放开你的。
笹本那智:不要,住手!阿神!这种事情你用不着跟我做吧!
栗栖神:切,吵死了![束缚]
笹本那智:啊!等等!住手啊!你竟然拿别人的衬衫做这种事情!
栗栖神:谁叫你这么吵啊,那智!明明已经无济于事,你却还想抵抗。不把嘴巴或者手制伏住的话,我都没法专心了。
笹本那智:笨蛋!没必要在这上面专心啊!快把我解开!啊……啊!
栗栖神:呵,果然还是发出声音来好吧!反正马上你就说不出臭屁的话来了。
笹本那智:嗯……手,好疼!
栗栖神:疼?我说,你乳头挺起来了。
笹本那智:啊……
栗栖神:呵,好可爱啊,那智。果然不把你嘴堵住是对的。你就这样因为我的缘故而哭出来吧!比起被别的男人弄哭,我这样做可绝对要好很多。
笹本那智:[哭]你干嘛要露出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啊?
栗栖神:[束缚]
笹本那智:住手,住手啊!
栗栖神:你露出这么顽强的眼神,只会更加挑逗我,这一点我告诉过你吧?[拉开拉链]
笹本那智:啊!阿神,你再不住手的话,可就不是开玩笑了!
栗栖神:开玩笑?管它呢。你要是踢我的话,我就把你的腿也绑起来。
笹本那智:嗯……啊……
栗栖神:那智,你现在只需想着自己是被谁弄成这样的就行了。
笹本那智:“被谁”是?
栗栖神:现在对你做出这种事的人,是谁?
笹本那智:啊……
栗栖神:喂,是谁?
笹本那智:呃……不是阿神你吗?
栗栖神:是的,回答正确。
笹本那智:(阿神的脸上现出一副仿佛十分满足的神情,然后,他好像被我说出的他自己的名字刺激了一般,动作变得激烈起来。一边用嘶哑的声音喃喃地呼唤我的名字,一边仿佛描绘形状似的吮吸我的耳朵。同时,他的两只手也没有停下,感受到沿着脊柱传来的他的手指的触觉,我的身体蓦地震颤了一下。)
栗栖神:你多喊出点声音来就好了嘛!
笹本那智:笨蛋啊!怎么可能喊出声音来啊!
栗栖神:哎哟,你还有精神说这话呀!嗯哼,看你能忍耐到什么时候!不过也好,你就这样只想着我就好。
笹本那智:嗯……哇!你想干嘛!
栗栖神:切!你就不能叫得有情趣一点吗?
笹本那智:(要是有男高中生被男人把内裤脱了,还能发出有情趣的声音,我倒想见识见识这种人!)
栗栖神:那智,你这里一点都不精神啊!
笹本那智:那是当然的!我说,别这么直勾勾地看着!
栗栖神:啊——还没人能让我做到这份上呢!真没办法。
笹本那智:啊……啊……笨蛋!阿神,快停下来!这……是当红偶像做的事吗?!啊……
栗栖神:吵死了!闭嘴!你只要喊我的名字就行。
笹本那智:不要!啊……啊……啊……(在第一次感受到的这种灼热湿润的触觉中,我渐渐地抑制不住发出声音来。不这样做的话,似乎立刻就会承受不住这个男人的攻势而沦陷。)啊……啊……啊……阿神,把手松开!
栗栖神:不要。在你射出来之前,我才不会把手松开呢。
笹本那智:怎么这样!啊……啊……
栗栖神:这里就是你有感觉的地方吗?
笹本那智:嗯……嗯……这种事哪里说得出口啊?!啊……啊……啊……
栗栖神:命中了?
笹本那智:才不是!啊……啊……啊……啊……啊……
栗栖神:呵呵,你的声音真好听!那智,再多呼唤我的名字!
笹本那智:不要,快住手!啊……阿神……啊……不要,阿神,快放开我!
栗栖神:呵,看你表情这么性感,就算你说不要,也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笹本那智:啊……啊……啊……
栗栖神:那智,你这里变得可硬了呢!
笹本那智:啊……不要这么说啊!
栗栖神:你有感觉了吧?
笹本那智:呃!阿神你个笨蛋!
栗栖神:差不多了吧?
笹本那智:啊……啊……啊……不要,阿神……
栗栖神:啊,那智!
笹本那智:啊……啊……啊……(我已经不行了!)啊……啊……啊……啊……啊……
栗栖神:呵呵,多谢款待!
笹本那智:(不会吧!真是糟透了!)


Track 11些微的可能性

笹本那智:[轻喘]
栗栖神:那智,很舒服吧?
笹本那智:啊……怎么可能舒服呢?
栗栖神:你已经没力气再挣扎了吧?那我就把你手腕上的衬衫解开。
笹本那智:呃……喂,你想干嘛?怎么会是这种姿势?
栗栖神:你问我想干嘛?我要把你抱到床上去。接下来要做的事在沙发上做不方便。
笹本那智:接、接下来?你说接下来?放我下去!
栗栖神:那智,这样真的会掉下去![开门]
笹本那智:(别开玩笑了!我怎么可能奉陪到底呢?!)
栗栖神:很危险,那智!呃!
笹本那智:[挣扎]啊!
栗栖神:什么嘛!果然我不该放你自由的!
笹本那智:我受够了!你这人真的难以置信!笨蛋!变态!
栗栖神:变态?喂,那智,你是不是撞到哪里了?
笹本那智:别碰我![抽泣]
栗栖神:呃……那智……
笹本那智:又怎么啦?
栗栖神:别哭了!你就这么不愿意跟我做吗?
笹本那智:我不要!
栗栖神:我说啊,你还是稍微考虑考虑嘛!
笹本那智:因为……(你说你喜欢我,我还无法相信。仅仅因为被只是接过吻的学长欺骗,我就大受打击,要是跟你做到最后,却被你背叛的话,那我就真的再也无法振作起来了。)
栗栖神:你跟那个男的没做过吗?
笹本那智:没有啊!
栗栖神:哎?真的?你不是跟那人交往过的吗?
笹本那智:不要把他跟你混为一谈!
栗栖神:这么说的话——什么?那智,难道刚才是你的第一次?
笹本那智:是的话又怎样?
栗栖神:这么重要的事,你一上来就说清楚嘛!
笹本那智:(我哪有空说这种事啊?!)
栗栖神:啊,你还不信么?你以为我会对不喜欢的人做那种事吗?
笹本那智:呃!啊!别让我想起那件事啊!
栗栖神:喂,你以为我会这么做吗?
笹本那智:不、不知道。(事实上,我知道你不会的。超级超级自大的你不可能对你觉得无所谓的人做那种事。可是……)我没有自信能喜欢上你。
栗栖神:啊?你这算什么拒绝的借口啊!
笹本那智:因为阿神你——虽然我不想承认——可你果然是很帅气;尽管快要忘记了,但你其实是跟我生活在完全不同的世界里的人,又是非常受欢迎的偶像。
栗栖神:既然这样,那还是立马就做吧!
笹本那智:呃!啊!
栗栖神:要是我对你没什么指望的话,就算温柔地对你也没用。
笹本那智:(回过头去,看到身后的阿神露出一副别扭的表情,我心里舒了一口气。这样的你,难道不才是真正的你吗?明明这个样子要好很多。)[轻笑]
栗栖神:笑什么笑啊?你就这么想跟我做吗?
笹本那智:大概你也不是不是不是没有指望。
栗栖神:到底有没有啊?!
笹本那智:也就是说可能性并不是零。(多亏了阿神,或者说就是因为阿神,我完全忘了学长对我的所作所为。明明受了那么大的打击,现在却能像这样笑了出来。)
栗栖神:你说的当真?
笹本那智:不过说到底也只是讲可能性哦。
栗栖神:那我就允许我们俩今天就只是这样睡在一起吧。

[换衣间内外]
栗栖神:那智,上学来得及吗?
笹本那智:不要紧,我不回家,直接去学校。
栗栖神:时间还早,要不要我开车送你去?
笹本那智:哎,不用了!会招人眼光的。那我走了。
栗栖神:你到底还是要走了啊。
笹本那智:啊?你干嘛这副神情?
栗栖神:今天休息不就得了?然后就待在这里。
笹本那智:你说什么傻话呀?你也有工作要做吧?
栗栖神:有是有……
笹本那智:总之我先走了,阿神你也要努力工作哦。
栗栖神:等一下,那智!你有东西忘了。
笹本那智:啊?什么?[吻]嗯!你个笨蛋!你想干嘛?!
栗栖神:道别之吻啊。
笹本那智:呃!这、这种地方我再也不来了!(我狠狠地用力把门摔上……我本设想是这样的,可是用非常高级工序制造出来的钢门,却只是让人发火似地慢悠悠而无声地关上了。)

Booklet小说

SPECIALNOVEL
《乐园之歌~阿神的过去~》
鈴藤みわ

“阿神,你太慢了!”
我刚走进社长室,便被眼镜后面传来的锐利的眼神盯住了。
不过,这句话可以算是跟总是急急匆匆凑上点的我打招呼的话,所以MBO的女社长说完之后立刻抛出了正事。
“马上组个组合,半年后出道。”
这可以说是我意料范围之内的事,但反过来也可以说完全没有预想过。不过我觉得组合半年就出道,快了一点。
我进入MBO事务所已经有四年了,要说实际上早就出道了也并不奇怪。只是,四年间组的几个团,一个都没被选上,所以老实说,作为歌手出道的想法差不多快要放弃了。
而且,不加入组合、只是以个唱歌手的身份出碟,过去并没有先例。
虽然我喜欢跳舞和唱歌——尽管我自己这么说有点奇怪——但却丝毫没有对于组合来说不可或缺的与他人的协调性。无论对谁都能招人喜欢这种高级技巧,我也从来没有想要积极地拥有。
此外,怎么说呢,这段时间正好是我对这个业界有些厌恶的时期。
我因为参演了许多电视剧和电影,当然也时常上杂志,所以我个人的名字还算有点名气。
由于这个原因,不管认识了什么人,都会被罩上一层名为“MBO的偶像”的滤镜,这一点让我想退缩。
尤其是——女人。
“就是贤悟、阿遥和阿神你们三个人。”
“……就是这样啊。请多关照啦,阿神。”
贤悟面露苦笑,感觉好像“虽然都事到如今了,但好歹握个手吧”似的,伸出右手来。
“啊——嗯,请多关照。”
真的是“都事到如今了”的感觉。
比我年长、一直作为单飞活动的贤悟,人缘已经相当广了吧?
贤悟虽然进入事务所要比我早一点,却能够不摆出前辈的架子,不动声色地关心他人——也就是说,跟我是完全相反的类型。对于超级个人主义的我,他也没有特别在意,而是爽朗地跟我搭话,但是又不会超过必要程度地深入交谈。这一点很合我意。
可是,阿遥就……
“请多关照哦!……嗯?你好像看起来不怎么开心啊?”
他这个人的性格似乎捉摸不定。
我说,这家伙进入事务所三个月还没有吧?现在就加入组合也太快了吧?
“哎呀,别这么明显地露出一副不愉快的表情嘛!我会伤心的。”
话虽这么说,他却呵呵地笑出声来,这种态度真气人。我说,完全看不出你哪里伤心啊!
话说,我和阿遥第一印象就差极了。
阿遥当时好像是第一次来到MBO事务所,跟我打招呼,我之所以气愤不已,是因为把他错当成了女人。
虽然他现在也没怎么变,但是当时的阿遥看起来跟女人没两样,而且穿衣风格也很暧昧。
“你用不着这么耿耿于怀吧!你找我搭讪这件事,我会当成是秘密的——”
“我哪有搭讪啊!”
“就当作是搭讪也不要紧嘛——”
他的这种从容取笑我的微妙态度,还有年纪比我小一岁,这些都让我感到很生气。
“虽然作为偶像明星来说,你们已经过了全盛时期,但是你们这个组合的理念是定为性感和酷。”
“也是……,这把年纪还要摆出精神十足、璀璨夺目的形象,那可卖不出去吧?”
贤悟苦笑着说道。
“确切说来就是这样。”
渚小组的回答毫不含糊。
略微有些成熟的歌曲和舞蹈表演。想要打造出迄今为止的偶像明星所不具备的独特气质。简单地把意思说明完毕,渚小姐的目光便扫视我们三个人的脸。
“——就是这样,你们三个人组合出道。事情已经决定好了,要是不愿意的话就退出。”
虽然她内心必定是充满了能大受欢迎的绝对自信,嘴上却若无其事地说出残酷的话语。这一点正是这位女社长的可怕之处。
娱乐圈这个特殊世界的摄人之处,我早已深有体会。可是,沐浴在欢呼声中的那种兴奋的感觉,只要尝过一次,便欲罢不能。所以,直到这个岁数,我都没有退出。
就是因为深知这一点,渚小姐才会向我们确认。她要求我们要有相应的心理准备。
当然,对她提出的这个问题,谁也没有说“不”。
三个人第一次试唱出道曲的时候,我总算明白了阿遥的存在意义。那是因为阿遥的歌声里,包含着我和贤悟绝对无法表现出来的透明感。
然后,KIX出道以后,势头不可阻挡。
我和贤悟由于之前以个人名义活动的时间比较长,各自拥有相当数量的忠实粉丝;而阿遥因为有着跟那副女人似的外表不相符的毒舌,所以在男女老少中都受欢迎。

我觉得自己是个特别的人。
拥有传承自父亲的端正相貌和一个宠爱我的母亲,我从小就十分任性,并且一直都很行得通。什么样的表情能讨好女人,这些我好像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就已经掌握了。
重要的是,不管是谁看到我,都会说我是个臭屁的小鬼。我带着这样的性格踏入了娱乐圈,而且还得以出道。
出道以后,我作为栗栖神的活人的部分被毫不留情地剥去,取而代之的是周围人套上的越来越厚的滤镜,我只是被人们当作是KIX的“K”的情况也越来越多。
既酷又性感的组合理念,明显是为我考虑而拟定的,这一点我们三个人都明白。正因如此,我必须给人一种异常鲜明的印象。
对于贤悟和阿遥的角色,就是为了营造我们是一个组合的形象。
必须让别人觉得我是个特别的人。
组合成立以后,各种制约增加了许多,跟以个人名义活动的时候根本没法比,原本很喜欢的跳舞和唱歌现在似乎也只是出于义务——这种在内心悄悄扩散的漆黑的阴影,我也装作视而不见。
可是我一直很痛苦。内心的阴影带着苦涩的味道,一点一点地侵食着我。
所以——我是如此高兴,连自己都吓了一跳。
高兴的是,那智并没有把我当作是身为偶像的“K”。
我的那身名为酷帅性感的战袍,被他那揶揄的口吻巧妙地卸去了。
他能够看到我这个人本身,然后明确地告诉我,我是个“特别的人”。
那智所说的话,一下子开拓了我的视野。
快要褪色的歌曲和舞台又重新染上了色彩,同时,想要那智只注视着我的强烈欲求瞬间膨胀起来。
我根本不打算抑制这样的欲求,也不觉得这样想有什么不对。
想要的东西就一定要弄到手。
因为,我是特别的。
这可是你说的。做好准备哦?那智。
END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8 | 2018/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