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エレキテル

妄想エレキテル

作者   ねこ田米蔵

キャスト   山名春平:前野智昭、本木文博:安元洋貴
里中:梶 裕貴、桜田和明:樋口智透

発売 フィフスアベニュー
発売日   2009/11/27

内容   幼馴染みのふみから、
「俺、ゲイかもしれない」
と衝撃の告白をされた春平。
ずっと一緒にいたふみが男が好き!?
急に意識してしまう春平だったが、ふみは彼氏ができたと、生徒会長の里中を紹介してきて…!?
悩める男子高校生の、ハイテンション青春妄想ラブコメディー☆

コミック収録の本編+ねこ田米蔵先生描き下ろしシナリオのオリジナルストーリー収録!
翻译:suyuki tomobian yumemi
特典CD:yumemi
校对:midayu

本篇

Track 01

山名春平:(第四节课,翘掉了超无聊的世界史B课,在屋顶上悠闲地遥望天空,和我一起翘课的好朋友文博作出了这样一番惊人的告白。)
本木文博:春平,我,可能是同性恋。

本木文博:Vague Labelねこ田米蔵原作。
山名春平:妄想发电机。

山名春平:噗!什么?这是什么新笑话吗?可你不是一直普通地和女生在交往吗?
本木文博:好像……和哪个女生交往感觉都不对呢。或者说我对女生兴奋不起来……比起女生,我对男生更有感觉……
山名春平:(诶?等、等一下……那么你以前都是用这种眼光来看我的吗?就算你突然还跟我这么说,我也要有个心理准备才行啊……)
本木文博:然后啊……不久前,我和向我告白的人开始试着交往了。
山名春平:俄……是么。(啊,和我没关系的啊……什么啊。)

山名春平:(什么叫“什么啊”?我为什么会有点失望啊?完全没想到过小文会是同性恋……和他交往的是什么样的男人啊?再说,突然告诉我他是同性恋,这种事……我没办法由衷地支持你啊……被男人告白吗……的确,小文头发也很有亮泽,脸蛋也很漂亮……)
本木文博:春平,怎么了?
山名春平:没什么……
本木文博:走吧。
山名春平:哦。(怎么了?好像你突然离我远去了……)

山名春平:今天仁美阿姨怎么比平时晚了?
本木文博:啊,老妈公司现在比较忙,今天要加班。
山名春平:恩,是吗……(哼,果然还是忍不住了!)喂!你的男朋友也介绍给我认识啦!
本木文博:为什么?
山名春平:你问为什么?你不想介绍给死党认识一下吗?
本木文博:你在说什么啊。我之前的女朋友,你可从来都没说过要介绍给你认识啊。
山名春平:我说啊!我可是突然被男人抢走了好朋友啊!肯定会介意的吧!笨蛋!
本木文博:春平果然也对同性恋差别对待吗?
山名春平:我没有啦……(恩?不,可能有一点吧?)
本木文博:骗人,你介意就说明你是想看笑话。
山名春平:你这混蛋!你以为我是那种人吗?啊……现在还这样做……果然有点不太妥当吧……?
本木文博:我说啊,春平。我没有变成女人哦。你在脸红什么啊。
山名春平:嘴上这么说,像这样脸靠这么近的话,你就没有一点心跳的感觉吗?看啊看啊,还差一点点嘴就对上了哦……
本木文博:你果然是在看笑话吧。让开!
山名春平:等等!你干什么啊!好痛……
本木文博:那是春平调戏人家不对。
山名春平:我就是有点疑问嘛,什么嘛,用得着那么生气吗。是我的话,被女生这样压倒肯定会心动呢。
本木文博:这样啊,即使那个女生长得超级丑的?丑到看不出是地球人的程度?
山名春平:诶……那可有点够呛哪……完全不可能会心动嘛……
本木文博:是吧。
山名春平:……咦……小文你个混蛋!看我宰了你!你是说我就是那种丑人吗?!这家伙!你原来这样看我的啊!
本木文博:不是啦,是我比喻不当啦。住手啦……
山名春平:啰嗦!不就是长得帅一点吗!
本木文博:对不起……

山名春平:恩……(我觉得我算是长得很帅的了。我不是小文喜欢的类型吗?还是说长得不受同性恋欢迎?那就是这么回事吧……那家伙喜欢的是肌肉男大哥……)
(本木文博:怎么了?把我叫来这种地方。
肌肉男:本木文博,我想做你的大哥哥!)
山名春平:(呜哇,难以忍受这个现实……肌肉抖抖……(我才想抖呢……)怎么办?我还是支持他吧……但是,要是那家伙带来一个浑身油光闪亮的肌肉男的话……)
山名秋乃:等等,老哥!你要用洗手池用到什么时候啊!快点让给我了!真是,碍手碍脚。再怎么看镜子也不会变帅的啦。
山名春平:啰嗦,秋乃!我现在可是和一大堆东西在斗争着的啊!

本木文博:春平……给你介绍昨天说的那个男朋友……
山名春平:啊……哦!(就算是肌肉男也……没办法啊!不管是什么样的对象我都要支持他,这样才算是朋友。好,不管什么,放马过来吧,我准备好了!)嘿嘿咻咻……
本木文博:哦,来了。这边!
里中良人:哦,让你久等啦,不好意思。
山名春平:咦?
本木文博:我的男朋友……
山名春平:男朋友……?(学生会长的里中学长?)
里中良人:哟,山名。不许把我是同性恋的事说出去哦。
山名春平:哈……(里中会长,以惊人聪明的头脑而闻名,明明长相普通,态度却超自大……是这个人向小文告白了啊……不是吧……)
里中良人:怎么,你已经都说出来了啊。
本木文博:啊。
里中良人:怎么了,山名?一动不动。看到对象是我吓了一跳吗?
山名春平:啊哈……算是吧……我还以为小文的对象一定是肌肉男系的……
里中良人:啊哈哈哈,肌肉男?哈哈哈……
山名春平:(与其说吓一跳,不如说是超不可思议。如果是和我相差悬殊的话,你找一个让我看到觉得“啊,原来这种才是小文喜欢的类型啊”这样我还能够认同……但是现在我完全无法认同!)

山名春平:(论脸,我绝对不输他……里中学长有而我不具备的到底是……)
山名秋乃:我回来啦……
山名春平:(眼镜?前发?腹黑?知名度?成绩?啊,搞不懂……)
本木秋乃:老哥,那是我的手镜……你在干嘛啊?
山名春平:秋乃!你有在看同性恋漫画吧?你觉得哥哥作为同性恋看来如何?
本木秋乃:哈?怎么啦?这么突然……是说你看了我的漫画吗?不准私自去玷污我的房间啦!
山名春平:呐,哥哥作为同性恋来看魅力不足吗?明白告诉我吧,恩?
本木秋乃:哼。[抢]
山名春平:啊,镜子……
本木秋乃:总之,你先去死一次。
山名春平:笨蛋!死一次就活不过来了!
本木秋乃:啊……
山名春平:啊?
本木秋乃:呵呵,我觉得住隔壁的文君倒是很有潜质呢~爱发呆,说话也温柔,文君做猫的话绝对很萌!
山名春平:猫?小文是……猫?
(本木文博:春平……喵……我变成猫了喵……)
山名春平:(秋乃……那家伙还真是狂热啊……)

山名春平:我走啦!
本木文博:啊,春平,早上好。
山名春平:早……
(本木文博:喵~)
山名春平:(猫?!)
本木文博:怎么了?表情好怪。
山名春平:(糟糕,终于开始看到幻觉了)啊,真的是猫耳幺!真的长出来了幺!
本木文博:恩?耳朵?耳朵怎么了?
山名春平:啊,因为昨天秋乃说了奇怪的事……
本木文博:秋吗?
山名春平:是,她说你做猫一定很萌什么的,这些危险的话题……
本木文博:猫?……春平,你把我是同性恋的事情告诉秋了吗?
山名春平:诶?!(为什么?为什么知道我们说到同性恋的话题去了?)笨、笨蛋!你的事我可是一个字都没说!虽然是说过同性恋的事情……你被害妄想症太深了!
本木文博:那为什么秋突然说什么我做受很萌这种事啊?
山名春平:(为什么这么生气?)我怎么知道啊!是说我根本不知道猫和同性恋的话题有什么关系!你有超能力吗!
本木文博:你说的猫,是指男人间XX时扮演女人角色的那一方。
山名春平:哈?
本木文博:就是肛门被进入的那一个。
山名春平:(肛门被进入……(本木文博:啊,已经……不行了……快一点……快一点……进来……))呜哇……
本木文博:不要想象,变态。
山名春平:小文……
本木文博:我明明因为是春平才告诉你的。明明是个男人,却说了喜欢男人这种恶心的话,真是抱歉啊。
山名春平:(不、不好了……完全闹起别扭了……小文生起气来很麻烦的啊……立刻就会想到些消极的东西……话里又带刺,又无视我……真是的,这种地方真是一点没变呢。)喂,小文。小文小文小文,小~文!(死都要都无视我吗……这家伙……小文,你这家伙真是比女人气量还小!!!)

老师:下周一开始就要小测验了啊,好好复习今天学的吧。
众:是……
学生:喂,去买吃的吧……
山名春平:小文,吃饭去了。
本木文博:和我这种人一起吃的话,饭都会变难吃吧。
山名春平:你这家伙……(老是这样!)
里中良人:喂,文博!去吃饭了,快点过来。
山名春平:里中学长……
本木文博:就是这样了。
山名春平:(啊……啊,越来越不爽了,整天黏在一起!)喂!小文!小文!
里中良人:喂,那家伙在叫你哦。
山名春平:我想和你道歉的,你听我说啊!
本木文博:什么?
山名春平:我……不管你是狗还是猫都没关系,我会支持你的!不要生气了!好吗?
里中良人:狗和猫是怎么回事啊?
山名春平:同性恋的情侣是分狗和猫吧?
里中良人:噗哈哈哈,原来如此,你是白痴啊!
山名春平:啊?不是吗?
本木文博:那么,为什么要对秋说?
山名春平:所以说,我没有和她说啊!小文的对象是里中学长的话,我无论如何都无法认同啊。如果是和我相差悬殊的人,我可能就不会这样了……想着你为什么没有选我啊……介意的是这个啊!
本木文博:春平……
山名春平:然后啊,因为秋乃在看同性恋的漫画,我就问她……
里中良人:喂……不要在学校里同性恋同性恋说个没完!我宰了你哦。
山名春平:啊……抱歉。
本木文博:唉~我知道了。没关系,我不生气了。快点回去吃饭吧。
山名春平:哦哦!是啊,那就这样,拜拜。好啦,回去吃饭!
里中良人:呵呵,山名这家伙明明很帅,脑袋却很笨呢。好可爱~
本木文博:嗯……

山名春平:呀,误会也解开了,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里中良人:喂,好个鬼啊,你这混蛋。干嘛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跟过来啊!
山名春平:诶?我和小文住在同一栋公寓啊,还住隔壁……
里中良人:就算是这样,你也给我识趣一点!白痴。
山名春平:切。是是,明白了,离开五米总可以了吧。[退后]看,离开了哦,这样可以了吗?喂!
里中良人:吵死了!你没有过想把这家伙宰了的冲动吗?
本木文博:偶尔……
山名春平:啊啊,好无聊!一个人回家好无聊!

山名春平:拜拜!
本木文博:恩。
里中良人:喂喂,真的住隔壁啊……
山名春平:所以我不是说过了吗……
里中良人:啰嗦……
本木文博:请进。
里中良人:我打扰了……
山名春平:(真的进去了……小文的爸妈会很晚回来……只有他们两个人在……也就是说果然会做的吧……我和他也都不是童贞了,我也是开始交往的那天也已经睡过了……但是……)这是什么……我不要……总觉得好讨厌……奇怪的悸动停不下来……
本木秋乃:我也是啊……老哥,你站在家门口干什么啊……

里中良人:父母都工作吗?
本木文博:是的。
里中良人:很晚回来吗?
本木文博:是的。
里中良人:这样啊……那么随时都可以做啊。
本木文博:是啊。
里中良人:那么……今天也可以吗?
本木文博:今天吗……我有点没兴致……
里中良人:这也是啊,想着隔壁的山名,肯定是没兴致了。
本木文博:为什么你会知道啊?
里中良人:不知道的那个是白痴。别把我和他相提并论。你不是说过吗……
(本木文博:我……可能是同性恋……但并不是对任何男人都有反应的。会长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试着交往看看吗?)
里中良人:遮上眼睛把我当成山名来做也可以哦?边喊着春平变高潮也可以。但是,仅限于开始的阶段。我啊……属于独占欲很强的人,不把东西完全占为己有是不会罢休的。
本木文博:会长……
里中良人:嘛,反正是开始嘛,我就温柔体贴地慢慢来吧。
(里中良人:遮上眼睛把我当成山名来做也可以哦?)
本木文博:唉,当成是春平……吗。
山名春平:哟,果然在啊。
本木文博:春平。
山名春平:今天晚饭吃了什么?
本木文博:意式汤圆,沙拉还有浓汤。你呢?
山名春平:醋腌青花鱼。
本木文博:只有这些?
山名春平:还有米饭。……做了吗?
本木文博:我就知道你会问。
山名春平:什么嘛。
本木文博:不想让你在旁边偷听到,就还没有做。
山名春平:啊……这样啊……太好了……


Track 02

本木文博:欢迎。
里中良人:我打扰了~今天家里也没人?
本木文博:啊……父母倒是不在……
里中良人:啊?什么嘛,说话真不干脆。
本木文博:不,那个……
里中良人:啊?什么……啊?
山名春平:啊,里中学长,你好。
里中良人:山名,你在这里做什么?
山名春平:我在看漫画啊。
里中良人:这个我看就知道了。那样的话你把书拿回去看怎么样?
山名春平:拿走好麻烦,我看完再走没关系。这周的也还没看。里中学长不用在乎我……
里中良人:抱歉抱歉,是我说的太委婉了。现在就给我滚出去。
山名春平:好痛……
本木文博:你看,都跟你说回去比较好的了……
里中良人:文博,把这周的杂志的也一起借给他吧。
本木文博:……好。
里中良人:那么就……![踢]
山名春平:什么嘛!欺负人是小狗![走远]什么啊~~又没啥关系咯~~

里中良人:唉,那家伙,总到这里来吗?
本木文博:恩,算是吧……
里中良人:虽然我不想像个女人一样唧唧歪歪,但是最近不要让山名到你房间来了。
本木文博:会长……你这样真的像女孩子一样啰嗦啊。
里中良人:如果你把山名只当成朋友的话,我才不会说这种话。就是因为那家伙一直在你身边转来转去,你犹豫不决我才会这样说的啊。我并不是个很有耐心的人。
本木文博:你不是答应我试着交往也可以的吗?而且,就算我的同性恋,也不要把我当成立刻就会上床那种人。
里中良人:你想搞清楚自己到底是喜欢男人还是只喜欢山名才这么做,我是无所谓。但是,如果你想试探山名的反应,而利用我的话,我绝不允许。
本木文博:但是,如果春平也喜欢上我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抛弃会长的哦。
里中良人:你这混蛋……我越来越想让你臣服于我了……

山名春平:哦,小文的短信……阳台?
本木文博:春平。
山名春平:干嘛?有什么事吗?
本木文博:今天像是把你赶出去一样,抱歉。
山名春平:没办法的吧。我打扰到你们了嘛。
本木文博:……
山名春平:(你也给我稍微否认一下!)
山名春平:这样的话我暂时不要去你那里好了!
本木文博:那样的话就帮大忙了。
山名春平:诶?!
本木文博:春平是自己提出来的,真是太好了。我还在困扰要怎样说出口呢。
山名春平:(喂喂喂!那个小文……被灌输了什么奇怪的思想吗?)我以后再也不跟你玩了!
本木文博:说了暂时不让你来而已啊。
山名春平:(还被数落了啊!)
本木文博:那么晚安。
山名春平:喂……(等等……成了同性恋……成了同性恋……就要和男性朋友全部都一刀两断吗?!)……秋乃!
本木秋乃:哈?不要突然开门!
山名春平:成了同性恋……就要和男性朋友全部都一刀两断吗?!
本木秋乃:哈?男性朋友?不知道了啊,我又不是同性恋。
山名春平:告诉我啦,小气!你总在看同性恋漫画吧!
本木秋乃:啰嗦!同性恋是梦幻的世界!
山名春平:说的让我明白一点啊……
本木秋乃:吵死了!出去!
山名春平:什么啊,小气!(只是说不让我进他房间……并不是不再和我做朋友了吧……明天去问问看吧……)可恶……怎么回事啊!气死我了!

本木仁美:咦,春平,你还在啊?
山名春平:仁美阿姨早上好!小文呢?
本木仁美:咦?春平没有一起走吗?小文已经去上学了哦。
山名春平:咦……
本木仁美:今天是分开走吗?你也快点上学去吧。
山名春平:(怎么会……虽说并没有约好……真寂寞啊……)

本木文博:早上好,春平。
里中良人:哦,早上好。
山名春平:啊,早上好……(可恶,这对死同性恋情侣!)
里中良人:怎么了?在闹别扭吗,山名?
山名春平:我就是在闹别扭怎么着!
里中良人:啊哈哈哈……
山名春平:(因为是事实嘛,一点都不有趣。)

里中良人:文博,走啦!
本木文博:啊……好。
山名春平:哼![吃饭声]
同学:咦?本木和会长的关系很好吗?
同学:没听说过呢。是这样吗?春平也没听说过吗?
山名春平:完全不了解。
同学:怎么了?在闹别扭吗?感觉本木总是和春平黏在一起。
同学:呵呵,没错没错。
同学:那家伙也有自己的交际圈啊……而且……
山名春平:(确实,还是个小鬼时候的小文个子很小,性格比现在要内向的多。因为他父母常不在家,所以每天都来我家吃饭。他总是跟随在我的身后……也许我是把小文当做弟弟了也说不定……)
同学:咦,春平?
同学:好像又在妄想什么了……
山名春平:呜……啊!!可恶!!把我的小文抢走了!!!呜呜哇!!!
同学:你真是坦率啊……

本木文博:咦,春平?
山名春平:你回来啦?真晚啊,要让我等到什么时候啊。
本木文博:今天去了一趟会长他家……他家方向和这边正好相反啊。
山名春平:(什么嘛……又是里中学长吗……嘛,既然是在交往那也没办法吧……)哦,开心吗?
本木文博:恩,差不多……
山名春平:什么意思啊……
本木文博:比起这个,怎么了啊?干嘛不进屋子啊。
山名春平:笨蛋,不是说过暂时不进去的吗。
本木文博:啊,这样啊。然后呢?
山名春平:给,小文的票,下周五。
本木文博:啊……他们又要办演唱会了吗……
山名春平:说是客人大概不多,让我们一定去呢。别忘了哦。
本木文博:上次也是寥寥无几啊。还继续办啊……但是,人这么少的话,春平去邀请别人吧。我……会和会长去的。
山名春平:是吗!那你们就自己去要票参加好了!
本木文博:春平……
山名春平:再见!
本木文博:啊……

山名春平:(什么……突然火气就上来了……刚才不管怎么说都太过分了……我不就成了个超级讨厌的家伙了吗……哇!我这个白痴!刚才的不算!不算啦!)

山名春平:(结果,在那之后……)
(本木文博:春平,对不起,我会和你一起去看演唱会的,不要生气了。)
山名春平:(他发来了那样的短信……反而更难为情了!!但是,即使不做约定,我们也总是一起去的……一边笑着听那劣拙的演奏一边开玩笑……现在他却……说要和里中学长一起去……我才真的生气起来……再说……那种口气蛮横态度恶劣的家伙到底哪里好啊……难道说小文是……受虐狂吗……?)
(里中良人:文博,你其实是M吧?
本木文博:啊,会长,住手……好辛苦……放开领带……
里中良人: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反正就是个被[哔——]了又[哔……]了之后还很兴奋的淫乱家伙吧……
本木文博:不要……啊……春平……)
山名春平:(咦……什么?刚才那是什么?啊……咦……晕晕晕……什么……我到底怎么了……)
本木秋乃:啊!老妈!老哥倒在浴室了!老妈!


Track 03

山名春平:我走了。
本木文博:早上好,春平。动作好慢啊。
山名春平:呃啊。什么嘛,不要吓我啊。你在蹲点我啊。
本木文博:春平。
山名春平:(本木文博:春平!~)噗。
本木文博:春平?
山名春平:诶?啊,血?啊啊,血血,是血啊。
本木文博:唉,把头向上抬。不过是鼻血而已。你反应太夸张了。好了,别把校服给弄脏了。真是的,大清早的发什么梦啊。
山名春平:说,说什么呢。才不是呢。因为昨天泡澡泡过头,晕倒了。
本木文博:你真是笨手笨脚啊。
山名春平:话说回来,你是在为昨天的事情等我的吧。
本木文博:哦,对了。昨天,抱歉了。没想到春平会那么生气。下周的演唱会我和你一起去。
山名春平:算了。你和里中一起去吧。昨天呢,我都等了你那么长时间,结果还被你拒绝了,所以就气上心头,仅此而已。我也会试着找找其他朋友的。
本木文博:啊,那就这样吧。
山名春平:而且,那些家伙看到观众多也会开心的。
本木文博:嗯。啊,春平,往我这边看。嘴边还沾了些血迹。
山名春平:诶?
本木文博:啊,对不起。我想不沾湿的话可能擦不掉。
山名春平:你,哪会有人用唾液的啊。脏,脏死了。笨蛋……
本木文博:春平?
山名春平:(诶,我干嘛要脸红啊。)

里中良人:我讨厌演唱会。我是那种呆在家里,在优音质的音乐房里,坐在沙发上悠闲地欣赏音乐的人。再说了,这些家伙唱得很糟糕吧。什么嘛,这种一看便知是纯手工制作的门票。
山名春平:那个……
里中良人:我就免了。话说,你们为什么能这么开心地去呢?
山名春平:(好直接。)
里中良人:从今天起,学生会要交接工作,我会很忙。给,票子还你。我可没空去这种地方。我会再和你联系的,要乖乖的哦,文博。再见了。
山名春平:那个人,怎么说呢,好厉害啊,我连气都气不起来。
本木文博:没办法了,去找找其他人吧。
山名春平:你说你们连约会都没好好约过,他真的喜欢你吗?(你果然是M。)
本木文博:先不管这些,会长他也另有自己的本命。
山名春平:哈啊?但是,你不是说是被他告白的嘛。
本木文博:嗯,怎么说呢。虽然不喜欢,但却有想要交往的感觉,这才告白的吧。
山名春平:那算什么啊,莫名奇妙。那是多么不真诚的告白啊。
本木文博:因为,同性恋光是要找到对象就已是很困难的事情了。你倒是去随便找个什么人告白试试看。一转眼流言四散了,最后连学校也会呆不下去的。
山名春平:那你也不用勉强去找啊!
本木文博:话是这么说。但是想H的时候该怎么办?
山名春平:呃。你这家伙,都说了什么下流的话啊!那种事情呢,要和自己喜欢的人……
本木文博:春平你不也是刚联谊完就和人家睡了。还说我,到底是谁下流啊?
山名春平:那,那个……(一句话也反驳不了。但是,正因为这样才……)那么,明明不喜欢但还是和里中学长上床了吗?
本木文博:上了床的话,就会产生感情吧。
山名春平:(感情……那就是指可能会对里中动真感情?)
(本木文博:我,和会长一起去。)
山名春平:(又会像那样回绝我吧。)我不要。
本木文博:诶?
山名春平:那样不行,我绝对不要。
本木文博:春平,你给我适可而止吧。别说些莫名奇妙又任性的话了。我们和春平不同,没有选择的余地。
山名春平:所以说啊,也没必要强迫自己去喜欢自己不喜欢的人吧。
本木文博:你到底想说什么啊,搞不明白。
山名春平:那样的话,我也行吧。
本木文博:……诶?
山名春平:(咦,我是不是说了不得了的话?)那,那个……
本木文博:你那是什么意思?
山名春平:就是,那个,我来做你的对象?
本木文博:(干嘛用疑问句啊?)
山名春平:行,行啊。我来吧。做你的另一半。
本木文博:又开玩笑了。骗人的吧。
山名春平:我没说笑。疑心真重呢。
本木文博:你是说真的吗?
山名春平:当,当然是真的。
本木文博:瞎说,开玩笑的吧。反正也是。
山名春平:你傻啊。看玩笑哪能说这种事情啊。
本木文博:但是,春平你绝对不适合做我的对象的。
山名春平:为,为什么啊?不做做看怎么会知道。
本木文博:我,可不是受方哦。
山名春平:嗯?
本木文博:我,可不会做受方。可以吗?
山名春平:什么?我是受方?
[妄想]
山名春平:喵~~

本木文博:嗯。
山名春平:不可能,那不可能。
本木文博:看吧,果然不行吧。
山名春平:那个!!……你等会儿哦。那个,我是受方,受方……
[妄想]
本木文博:嗯啊……
山名春平:怎么了,小文?已经不行了吗?
本木文博:啊……春平,我已经……
山名春平:好了,射在我里面吧,小文。
本木文博:春……春平!!——

山名春平:(就算是受方,只要我在上面就行了。好嘞,轻而易举嘛!)
本木文博:春平?
山名春平:好,就算是受方也完全没问题!
本木文博:……
山名春平:那种眼神,好像不相信是吧,你这个混蛋。(没想到我居然会做受方。)没问题的,我也脑内过好几次了。
本木文博:你脑内过?和我?
山名春平:啊,怎么说呢,自从知道你是同性恋后,就很在意。总之,很多方面。
本木文博:(今天早上只是沾上点唾液你就生气……)你知道吗?是做些会更黏黏糊糊的,很厉害的事情哦。
山名春平:混,混蛋啊你,又不是处男,我知道的。(干嘛不说话?)
本木文博:我可是来真的哦。[抓紧]要逃的话,我是不会原谅你的。
山名春平:哦,哦。(眼神好吓人啊。话说回来,这是怎样的决心啊。)
本木文博:那么,回家吧,快点。
山名春平:喂,现在就回去?啊,等一下,别拉我。
本木文博:因为,春平你过会儿就会改变主意的吧。
山名春平:我说你啊,知道心理准备这种东西吗?
本木文博:在回家的路上准备吧。

山名春平:啊,已经五点了啊。小文,不好意思借我张DVD,我去设置下连续剧的重播。
本木文博:哼。
山名春平:(完了,冰冷的视线啊,唉。)那个,录下来的话,待会儿就能慢慢来了,对吧。
本木文博:没兴致了,可以了。回家看你连续剧吧。
山名春平:(啊,闹变扭了。)好了好了,别生气了。
本木文博:果然,还是不行吧。我在回家的路上,内心动摇得差点以为心脏要停跳了。而春平你却这么冷静。
山名春平:呃。(什么啊?)小文?……
本木文博:使我意识到自己是同性恋的契机是春平你哦。
山名春平:诶?
本木文博:我,喜欢春平你。
山名春平:喜欢?喜欢是指……不是吧?但是你所做的,完全……
本木文博:哼,我可是很努力地想让自己以为那是我多心了。结果还做了春梦,完全克制不住。当你第一次H后,一脸开心地跑过来告诉我时,说实话我难受的不得了。
山名春平:啊,那个我记得很清楚。

(山名春平:喂,怎么了嘛,小文。
本木文博:都说了别管我了。太缠人了你。
山名春平:小文?
本木文博:这段时间别和我说话。)
山名春平:因为你是第一次那样粗鲁。我还以为,你是不是在为我比你先一步破处而在闹别扭。但是又觉得不是那种感觉。我一直很介意。但是……原来是这样啊。
本善文博:实际上,我原本打算一直不说的。但是像刚才那样,你一脸天真地对我说了我想听的话,很痛苦啊……
山名春平:小文。你这家伙,这不是起了反作用吗。被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做些什么了。
本木文博:嗯?春平?
山名春平:[kiss]
本木文博:春平?你有在听我说吗?
山名春平:嗯。哦,好少见啊。小文的脸像煮熟的鸡蛋。
本木文博:刚才你自己做了多傻的事情,知道吗?
山名春平:嗯。我从以前开始就地小文的眼泪无法招架呢。败给你了,我现在心情超好,不管什么我都会为你做的哦。说说看吧,嗯?
本木文博:春平。稍微认真点……
山名春平:到现在为止睡过的人,双方都是觉得“可以”才开始的。但是和那么爱我的人不做怎么可能。
本木文博:春平。
山名春平:说吧,想做什么?说说看,说说看吧。
本木文博:但是……
山名春平:笨蛋啊你。都这样了就别害羞了。说说看吧。
本木文博:那么,你抚弄自己的乳头,而且一脸舒服的样子,我想看。
山名春平:…………是,要抚弄吗?
本木文博:嗯。
山名春平:自己吗?
本木文博:嗯。因为根据我的妄想,你总是很舒服地在抚弄的……
山名春平:哦,这样啊。算了,我弄就是了。这样做,你能开心的话我就会做的。嗯,乳头没有抚弄过,感觉痒痒的,说实话不太舒服呢。嗯……痛。
本木文博:呵呵,抱歉。可以了,看上去完全不舒服呢。
山名春平:因为我是男人啊。乳头什么的怎么可能会有感觉啊。怎么变得有点火辣辣的。
本木文博:果然,和妄想的不同呢。但是,我很开心。我以为像这样的触碰,我是绝对不能做的。
山名春平:乳头,你想碰的话……就碰吧。虽然什么也感觉不到。
本木文博:春,春平……吶,痛的话就说。我尽量温柔点……
山名春平:嗯,没关系。
本木文博:那个,我说乳头变硬了。
山名春平:对,对哦。(你别一一汇报啊。)
本木文博:好,好厉害。嘎吱嘎吱的。
山名春平:呃!!……
本木文博:啊,抱歉。弄疼你了?
山名春平:不好,被别人弄的话,居然有感觉了。
[kiss]
山名春平:(啊,怎么突然就……激烈起来了。)
本木文博:嗯……
山名春平:嗯……(难道启动了奇怪的开关?)啊,我说别弄破了。
本木文博:抱,抱歉。
山名春平:(啊,而且我已经超有感觉了。)痛痛痛。别扳我腿啊,笨蛋。
本木文博:啊。
山名春平:我说你,是不是太急了啊。啊,等一下。暂停!
本木文博:嗯……
山名春平:你,你个混蛋,在咬哪里啊!啊。(呜哇,从我胯中看到的小文,表情超色情的啊喂。)啊,暂停啦,叫你暂停!!……你给我冷静点。[打]
本木文博:哈啊,抱歉。
山名春平:总,总,总之把那件夹克衫给脱了。会起褶皱的吧。还有……可能会弄脏嘛……
本木文博:啊,嗯。对哦。
山名春平:(啊,好险啊。差点就射了。居然咬我大腿根部,怎么可能忍得住啊。内裤也歪掉了。)
本木文博:春平!!
山名春平:(诶?已经过来了。)干,干嘛啊?
本木文博:稍微……换一下体位。
山名春平:啊。(诶?趴着吗?)
本木文博:吶,春平!
山名春平:什,什么?(呜哇,这个体位,我不要啊。居然想从后面进来,超恐怖啊。)
本木文博:绝对……不会进来的,可以吗?
山名春平:诶?(什什,说什么啊。)请……便……
本木文博:嗯啊……
山名春平:(诶?硬硬的东西在后面蹭来蹭去的。)呃……
本木文博:啊……
山名春平:(硬硬的东西在我屁股周围到处滑动。总有种要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的感觉。)
本木文博:春平。
山名春平:呃……(我该怎么办呢?……就这样,好吗?)
本木文博:抱歉,光是这样看着,感觉就要射了。
山名春平:(你倒不如快点射啊。)唔!……
本木文博:春平。
山名春平:啊。(这家伙想脱我内裤吗?)喂,不是约好不进来的吗!
本木文博:春平,你冷静。只是碰碰而已。
山名春平:啊……(好热,还湿漉漉的。要被上了。)
本木文博:看吧,我说没事的吧。
山名春平:小文,你这个骗子。约,约好了的!呃啊!!……
本木文博:哈啊……
山名春平:小文你这个白痴。啊……

本木文博:因为是第一次,不让你先熟悉一下怎么可能进得去。给,替换的内裤。
山名春平:烦死了!我又不是同性恋,怎么会知道!漫画里的不是一下子就进去了!切!
本木文博:明明是你自己来引诱我,却因为怕痛立马就退缩了。
山名春平:什么嘛。抚弄我乳头时的害羞样都跑到哪里去了啊!……但是,比起这件事……
山名春平&本木文博:该怎么对里中会长说啊。
本木文博:(打我一巴掌就完事了吧。)
山名春平:(呃。一定会被扔进河里的。好可怕啊~~~该想点办法,不做点什么的话……)

里中良人:哦,那么。都做了些什么?
山名春平:玩,玩了摩擦游戏。我主要是被摩擦的对象。扔河里这件事,还请舀了偶(饶了我)[口糊]。
里中良人:哼嗯~文博,我昨天怎么说来着?
本木文博:说,要乖乖地做个好孩子之类的……
里中良人:我有说过的吧。然后呢,昨天立马就做了那种事。
山名春平:呃。只有我挨揍吗?
里中良人:因为肯定是你引诱文博的。
山名春平:(他为什么会知道啊。)
里中良人:这一拳就算是原谅你了。
山名春平:多,多谢了……
本木文博:啊,春平,没事吧?
山名春平:我,快不行了……
里中良人:算了,也没办法,我知道文博喜欢的是山名。因为我们两个都互不相让,最终还是不行呢。我是指在性方面。
山名春平:(诶?)
(本木文博:上了床的话,就会产生感情的吧。)
山名春平:等一下,小文,你先前说的,会产生感情什么的。
里中良人:没办法了。我就原谅你们。太好了呢,文博。
本木文博:呵呵。
山名春平:(根本不理我……)
里中良人:啊,对了。有个人想让你们见见。稍微等会儿哦。啊,小樱?是我。马上到学生会办公室来一下。什么?是在找借口吗?我现在心情超级不好,限你一分钟内赶到。他说马上就来。
山名春平&本木文博:哈啊……

樱田和明:有,有何贵干?!
里中良人:58秒。什么嘛,要做的话还是能做到的嘛。
樱田和明:那请你看看我这身汗,每次被你传唤,都在我换衣服的时候,搞得我跟小丑似的。你也为我想想啊。
里中良人:哈哈。
山名春平:换衣服?为什么啊?
里中良人:这家伙是二年级的樱田和明。和你们是同年的,知道吗?
樱田和明:咦?山名和,那个本木。
山名春平:好,好啊。
里中良人:再见,你可以回去了。
樱田和明:什?就这样?哈啊,可恶啊~~总是这样。
里中良人:唉,那家伙是我喜欢的人。是个超直的男人,貌似还有喜欢的女生。我希望渺茫啊。
本木文博:已经不是做这种欺负自己喜欢的人的事情的年龄了。会被讨厌的哦。
里中良人:嗯?欺负?哦,是指换衣服这件事啊。因为他那样穿的话,我不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尽情看他的胸部了嘛。
山名春平:=[]=(樱田,快逃啊!)
里中良人:但是,只有你们进展那么顺利的话,我有点咽不下这口气啊。所以,给我好好帮忙啊。
山名春平:(帮忙是指?……里中学长也有可爱的地方嘛。)那是当然的……
里中良人:给我绑了他。呵呵,那家伙比我要强壮得多,一个人的话是制服不了他的哦。拜托了哦。
山名春平&本木文博:诶?
山名春平:(撤回前言,完全不可爱。刚才说的不算。)


Track 04

山名春平:发电机番外篇
本木文博:其一

本木文博:喜欢上春平的契机?为什么你想知道这个?
山名春平:好了啦,告诉我嘛。话说我有权利知道啊。再说了……也很想知道,我哪些地方有魅力啊之类的,等等的。
本木文博:那好吧,我就来告诉你。那大概是小学五年级时候的事情吧……在夏日祭上一起吃了冰棒的事,还记得吗?
山名春平:嗯嗯,因为每年都吃呢。
本木文博:天很热所以很快就会融化呢,冰激凌。
山名春平:嗯?对的。那和这个有什么关系?
本木文博:嗯。看着拼命舔着的春平,就会受不了呢。
山名春平:白痴!你有病啊!而且,你在小学五年级时就……
本木文博:据说大家都很感兴趣,不就是指这个吗?
山名春平:(呃,这什么人啊。每年在我旁边,边想着这种猥琐的事情边看我吃冰激凌。而我却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舔啊舔的。)呃。
本木文博:话说你注意到了吗?我家只有冰棒。
山名春平:啊,对哦!
本木文博:呵呵,那个啊。虽然我跟老妈说我超喜欢冰棒,但事实却恰恰相反。如果是外面裹巧克力的话,春平肯定立马就啃掉了。只有那种的看着会让人内心荡漾呢,对我个人而言。
山名春平:你这家伙看着我时都在想些什么变态的事情啊,小心我告你啊!而且,我喜欢巧克力味的!为了满足一己私欲,只让我舔冰棒啊!这种事你还真做得出来!
本木文博:还有,吃披萨时候的春平我也最喜欢了。
山名春平:哈啊?
本木文博:你怕烫,但还大口大口地吃。弄得满嘴的芝士,看到那样的你。总觉的你像吃了另外一种……
山名春平:呜哇,给我闭嘴!再说下去我迟早会想要掐死你的!我最讨厌你了。
本木文博:[舔]
山名春平:呜哇,居然舔我的手掌!刺溜地舔了一下!你这个不知羞耻的男人!!!
本木文博:你太夸张了啦。不就是舔了下手掌而已嘛。
山名春平:烦死了,什么啊那是!亏人家还满心期待的听你说。居然是冰激凌和融化的芝士皮萨什么的,开什么玩笑!!
本木文博:说吃东西时的样子很色,会长也很赞同的。
山名春平:别把那家伙的意见和世间普遍的意见混为一谈。就没有其他什么的吗?比如说,看到奔跑着的春平心漏跳了一拍啦,看到站在窗边的春平觉得好帅啊之类的。
本木文博:哼嗯~
山名春平:什么啊,哼嗯的?
本木文博:那么,也就是说春平能告诉我更好的答案是吧?
山名春平:那,那个。
本木文博:轮到春平了哦。那就有劳你说一个具有模范性的答案吧。
山名春平:你说你是同性恋,我就想你和里中前辈,都做,在做些什么事。很,很介意……
本木文博:然后呢?
山名春平:我妄想着,你被里中前辈揪着领带TX着,嘴里叫着我的名字……
本木文博:哼嗯~原来如此。不愧是具有模范性的答案呢。
山名春平:啊,烦死了。别用那种眼神看我。那也是没办法的吧,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
本木文博:但是,你脑内的我的对象并不是春平。在春平的妄想里我是受方,还被会长M吧。
山名春平:因为,那是你还在和里中前辈交往时候的事情。再说,你不是一副很重视里中前辈的样子嘛。
本木文博:呵呵,是这样啊。就因为这吃醋了?很在意我,所以就引发了那样妄想。
山名春平:我可不会被你糊弄过去的,你个变态!你不也是和那个变态会长一丘之貉嘛,反正今后你也会拿根绳子说想要束缚我的吧。绝对是那样的!
本木文博:很有可能哦。
山名春平:呃!……
本木文博:那么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吧。我原本是不打算告诉你的。
山名春平:好了够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本木文博:一到夏天,我房间总是热得很难受吧。那是我特地把空调温度提高的哦。
山名春平:哈啊?
本木文博:春平的体温很高,把我的床睡得湿漉漉的吧。
山名春平:可以了,别说了。
本木文博:春平回去后,我用那个床单……
山名春平:这,这是什么人啊!
本木文博:脸,通红通红了哦。你在想些什么啊?我还什么都没说哦。
山名春平:我回去了。会想到来问你,我真是太蠢了。
本木文博:哎呀呀,让他失望了吗?实际上,春平初吻的对象,并不是美奈,而是我的这件事那可是要绝对保密的哦。
山名春平:你这个混蛋!把我那神圣的回忆,还给我。
本木文博:呵呵,你听到啦。抱歉啊,我原本打算保密的。
山名春平:够了,不会原谅你的!绝对不会原谅你的!还给我!把我的初吻还给我!
本木文博:抱歉抱歉。啊,痛痛。

山名秋乃:啊,小文,晚上好。
本木文博:啊,是小秋啊,现在才回来吗?
山名秋乃:嗯。约好和朋友一起去卡拉OK。
本木文博:这样可不行哦,女孩子这么晚了还一个人回来,很危险的。
山名秋乃:嘻嘻,抱歉哦,小文像哥哥一样。
本木文博:什么啊,想要两个唠叨的哥哥吗?
山名秋乃:嘻嘻,但是呢,我家的哥哥就好像弟弟啦或是小狗一样的。
本木文博:小狗……呵呵。有道理。
山名秋乃:啊,对了,说到哥哥。那个我说,小文。
本木文博:嗯?
山名秋乃:我说的可能会很奇怪。你别出声地听好哦。
本木文博:嗯。
山名秋乃:要是你被哥哥做了什么奇怪的事,就不要犹豫,打他一拳然后快逃跑哦。
本木文博:哈啊?
山名秋乃:是这样的,最近哥哥在看同性恋的书……啊不是我的!是朋友硬要借给我看的书。
本木文博:……嗯嗯,然后呢?
山名秋乃:所以,就会突然问我,同性恋会喜欢上怎样的人等等的问题。然后就擅自翻看我的,啊不对是我朋友的书之类的。对于同性恋一下子就有了兴趣。
本木文博:那就是说,你觉得春平可能会是同性恋?
山名秋乃:我不知道。但是……。所以说,要是到了紧要关头,小文你可不能手下留情哦。踹完那里一定要撒腿就跑哦,好吗?
本木文博:嗯,我知道了。
山名秋乃:那就好了。那再见了。晚安哦小文。[开门]我回来了。
本木文博:抱歉了,小秋,是我把你哥哥给吃了……

山名春平:哈啊?说我可能是同性恋?小秋这么说了?
本木文博:嗯。她说你擅自看了她的藏书。
山名春平:啊,那个啊……
本木文博:为什么啊?
山名春平:因为我不太了解同性恋什么的。
本木文博:你是指通过前阵子的那次实战,你还没弄明白?
山名春平:实战?
本木文博:手指在屁股里动来动去的……
山名春平:啊。别老是说些羞人的话。
本木文博:我只是为了让你搞懂才这么说明的嘛。
山名春平:多嘴!
本木文博:算了。那你为什么会这么在意?
山名春平:因为那是未知的世界嘛。
本木文博:嗯?你指什么?
山名春平:就是搞不清楚自己哪里不明白,所以才会很介意不是吗?
本木文博:搞不懂你想说的。
山名春平:我也搞不明白。
本木文博:但是那个是漫画吧。是虚构的吧。能给你点启示吗?
山名春平:……
本木文博:小秋提醒我了哦,要是我被春平做了什么的话,踹完你之后要撒腿就跑。
山名春平:坏人总是我吗?
本木文博:呵呵。是你平日积恶遭灾了吧。
山名春平:我打你哦。
本木文博:抱歉了。别气成那样啊。
山名春平:哼。
本木文博:比起那个,我说啊,小秋看的书都是些什么内容啊?
山名春平:诶。
本木文博:我也好感兴趣啊。具体是什么风格啊?那个同性恋书籍。
山名春平:那个啊,图片是超级可爱的。可惜的是没有乳房却有JJ,而且形状还真是逼真呢。
本木文博:因为那是同性恋的书呀。连那种时候的描写都有吗?
山名春平:那个啊,小受满嘴都是嗯啊啊的。
本木文博:啊。(春平的嗯啊吗?……不错呢!)
山名春平:还有哦,有趣的是,学校里男生都和男生做过。而且还有老师和学生做的。在教室啊寝室啊到处做。
本木文博:诶~听上去很开心呢。(啊,但是那种周围都是同性恋的话,春平就危险了。但是,在学校H的话,倒是可以试试。)
山名春平:哦对了。我现在就拿给你看。
本木文博:不用了,会被小秋发现的。
山名春平:没事的。那家伙现在在看连续剧。你等会儿哦。
本木文博:真是的,明明不用的。

山名秋乃:你在干什么啊?
山名春平:没,没什么。没做什么。

山名春平:嘻嘻,就是这个,这个。
本木文博:我可不管哦,被发现的话。
山名春平:过后我再还回去,不会暴露的。看,就是这个。这个很有趣哦。我读给你听听吧。
本木文博:其实是你自己有兴趣才看这书的吧?
山名春平:呃,吵死了。不是啦!
本木文博:哼。让我看看。

森下:佐伯君,你捏痛我了。快放开我。
佐伯:为什么?
森下:会被人看到的。
佐伯:吵死了。你上课的时候对伊藤暗送秋波了吧。
森下:我没做,你在说什么啊?
佐伯:我说你做了就做了。
森下:佐伯君。
佐伯:你不会在其他班级也做过这种事吧。哼,就不怕过不久会有流言蜚语传出来?森下老师。
森下:没做,我没做过。
佐伯:难道又想接受惩罚吗?难不成你就是瞅准了这个才当着我的面,对其他男人暗送秋波的吗?老师。
森下:佐伯君,你误会了。为什么你总是这么说?我……
佐伯:什么?是想狡辩吗?又想让我用那些玩具来陪你玩吗?
森下:不要!那个绝对不要。佐伯君你适可……
佐伯:哼!你那么怕不会是装出来的吧。啊?
森下:啊……不要,在这种地方。佐伯君,快住手。
佐伯:为什么?这样摸你嘴上说住手,不还是勃起了。都这样了就别装纯清了。最后还不是自己把腰扭得这么欢快。哼哼哼哼。
森下:嗯啊……不要,佐伯君。不,不要啊。
佐伯:给我闭嘴,老师。都把我的手弄湿成这个样子了还说不要,也太没有说服力了吧。
森下:嗯啊……不,不要啊。这样的。
佐伯:什么?不想被这样摩擦吗?那就把你的屁股给我,让我进去。
森下:嗯?你给我住手,佐伯君。用手指……唔!
佐伯:明明是喜欢被插的。
森下:唔!
佐伯:看吧,就像平时那样给我叫出声来。
森下:唔嗯……
佐伯:哈啊……

本木文博:呃,进去了。
山名春平:对吧,一下子就进去了是吧。
本木文博:嗯。
山名春平:对吧,对吧。所以第一次的时候,我觉得绝对是能进去的。
本木文博:但是,你看,这里也有描写手指进去的情景的。
山名春平:嗯?哪个哪个?啊,这里我没看。
本木文博:为什么啊?
山名春平:因为那个太真实了嘛。总觉得像两个猛男一样的,很恶心。
本木文博:但这是同性恋的书呀。啊,我喜欢这种的。
山名春平:呃,这个也太男人了,不要!还写了什么腋毛。
本木文博:这个小受跟春平很像,很可爱啊。
山名春平:你,你书给我。哦对了,这个这个。这个的话,我能接受。
本木文博:什么嘛,也太中性化了吧,唉。那么这个吧。
山名春平:真是的,为什么啊。太真实了,太像同性恋了。
本木文博:但是我是同性恋啊。
山名春平:啊,是么。啊算了,把书给我。
本木文博:不行,我还在看。
山名春平:烦死了。我叫你给我啊!
本木文博:啊![书撕毁]
山名春平:啊!这可怎么办啊。我会被小秋整个半死的。
本木文博:晚,晚安。
山名春平:呃,这个混蛋,卑鄙的家伙。死小文。可,可恶啊。我该怎么办啊~!


Track05

梶 裕貴:发电机番外篇
樋口智透:其二

里中良人:喂!喂!樱!
桜田和朗:啊,怎么了,里中前辈?
里中良人:我要教你一个新招。
桜田和朗:新招?但是前辈不练柔道已经很多年了吧?说白了,我现在可比前辈厉害哦!
里中良人:那,你会脱身术(多指挣脱绳子的把戏)吗?
桜田和朗:脱…脱身术?前辈,柔道可没有什么脱身术哦,你到底把规则忘到什么程度了?
里中良人:傻瓜!现在流行的是综合格斗技吧,学个脱身术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吧。
桜田和朗:这…这样吗!综合格斗技…但是…有用绳子绑的吗?
里中良人:那樱,你过来一下吧,这边这边,过来过来。
桜田和朗:好!请多关照!
里中良人:稍微保持一下不要动啊!
桜田和朗:呃!说绳子我还以为是普通绳子呢,这个还真是动真格啊。
里中良人:啊,不用这个怎么会有感觉嘛。
桜田和朗:呃,感觉?啊!痛痛痛!
里中良人:糟了,口水都要滴下来了。看起来真美味,啊不是不是。搞定!
桜田和朗:呃…绑得这么紧,真的可以挣脱得开吗?
里中良人:啊,不是不是,这个绝对挣脱不开的。好嘞,那我开动了!
桜田和朗:诶?什么,这把刀?!
里中良人:嘿嘿嘿嘿!
桜田和朗:啊啊!我的道衣,你干什么呀!
里中良人:真是好啊,这个没有色气的喊叫,让人全身鸡皮都竖起来了!
桜田和朗:啊啊啊!这里是!
里中良人:嗯?什么地方啊?嘿嘿嘿!
桜田和朗:啊啊啊啊!
里中良人:每次挣扎你的腹肌就会抽搐,真是让人把持不住啊!啊!好想用我的精液把你这条缝全填满啊!
桜田和朗:哇啊啊啊!哇啊啊啊!
里中良人:哈哈哈哈!

【闹铃声】
里中良人:嗯?呃……做梦啊?真是个美梦啊!但是混蛋!再稍微过一下就可以做到最后了!真是可惜啊!唉……啊……不过,那个方法的话,我一个人也可以把他给绑了啊。预演的时候可以和山名从两边把樱给……
桜田和朗:哈啾!怎么觉得背后发冷?


Track06

前野智昭:《妄想发电机》的收录刚刚已经结束了。我是出演山名春平的前野智昭,谢谢大家。大家听得开心吗?诶,我也常常妄想,所以和春平很有共鸣。大家今后也加油妄想,并把这些妄想转变成现实吧。谢谢大家!
安元洋貴:大家好,我是出演本木文博的安元洋貴。今天前野君非常努力,我想一会请他喝个啤酒再回家,谢谢大家了!
前野智昭:太好了!
梶 裕貴:诶,我是出演里中良人的梶裕貴。我也觉得前野君真的非常努力了,我想请他吃水煮毛豆。那个,还有,请给里中取个名字吧(貌似谍报上和他们录音的阶段,里中都还没有名字,但是在BK上已经出了全名了。难道是梶君提的要求被采纳了吗?)!以上!
安元洋貴:武!
梶 裕貴:武!
樋口智透:我是出演桜田和朗的樋口智透。诶,前野桑真的是很努力,(前野智昭:呃哈哈!行了啦~)我只在最后才稍微出了一下场,请大家听下附赠的部分。就是这样,谢谢大家!
安元洋貴:咋回事啊?!
前野智昭:就是这样,谢谢大家,我们下次再见吧!
梶 裕貴:拜拜!

特典CD

前野智昭:《妄想发电机》的收录刚刚已经结束了。谢谢大家!大家辛苦了!
梶 裕貴:什么叫谢谢大家?
前野智昭:噗,大家辛苦了!
梶 裕貴:辛苦了!
前野智昭:辛苦了!为什么不出声?
梶 裕貴:不说话!
前野智昭:有不说话的前辈在呢。
梶 裕貴:他可是今天的主炮啊。
安元洋貴:什么叫主炮啊!
前野智昭:这里是通贩特典对谈CD,也有不少话题,我想按这些题目来聊一聊。
安元洋貴:我要开始说了哦!我要爆音了哦![校:大家意会……]
前野智昭:由我,出演山名春平的前野智昭来主持。然后!
梶 裕貴:从我开始吗?
安元洋貴:啊!大家好,我是フーミン(以胸大出名的女优細川ふみえ的昵称)
前野智昭:哈哈哈!
梶 裕貴:虽然也没错,不过好好说一下。
安元洋貴:我就是フーミン,我是本木フーミン。嗯,我是安元洋貴。
前野智昭:最后!
梶 裕貴:我是出演里中的梶。
前野智昭:就是由以上三人为大家放送。
安元洋貴:投手!
前野智昭:那啥来着。
安元洋貴:投手!
前野智昭:台本上写了,如果有收录感言或者是收录时的趣闻,请先和大家说说。就是这样,就先说说这个吧。诶,很辛苦呢!
安元洋貴:噗!
前野智昭:很辛苦啊!
梶 裕貴:是你吧。
前野智昭:很辛苦!
安元洋貴:对啊。
前野智昭:但是结束以后感觉非常痛快啊。
梶 裕貴:哦,你很爽的样子呢。
前野智昭:这之前不是录过一个比较短的版本吗?
安元洋貴:是啊。
梶 裕貴:录了!
安元洋貴:是那个全员应募特典吗?
前野智昭:对,就是那个全员应募特典。那个录了之后没过多久又录了这个,非常容易入戏。
安元洋貴:是啊。
前野智昭:而且我记得那个时候也是这样的,感觉用掉了很多能量,非常痛快呢。
安元洋貴:是啊,前野今天可耗能了,一直在闹腾呢。
前野智昭:这个在家练习的时候可不方便了。
安元洋貴:嘛,会这样吧。
梶 裕貴:嗯嗯。
前野智昭:花了不少时间呢。
安元洋貴:辛苦!
梶 裕貴:辛苦了!
前野智昭:然后就觉得尽全力的我好帅啊这样。
安元洋貴:总是多说一句话呢!
梶 裕貴:总是说多余的话呢!
前野智昭:我被逼急了哦,被逼急了哦就会对自己陶睡…陶醉!
安元洋貴:还吃螺丝了呢。
梶 裕貴:好好说话!
前野智昭:就是这样,请安元来说说吧。
安元洋貴:啥来着,我都忘了什么问题了。
梶 裕貴:趣闻!
前野智昭:收录时的趣闻或者是感想。
安元洋貴:呀,虽然是很闹的一碟,不过情节发展却很平淡呢,褒义的。
梶 裕貴:是啊。
安元洋貴:没有什么延误地…
梶 裕貴:是啊,节奏很稳呢。
安元洋貴:嗯,很愉快,真的很愉快呢,所以,我觉得最累的人就是前野了。
前野智昭:啊,谢谢!
安元洋貴:还有,樋口君今天的发型也很受欢迎,很开心。为什么这个对谈CD里不叫上樋口君啊!
前野智昭:他头发都蓬起来了呢!
梶 裕貴:就是演桜田的。
前野智昭:头发很蓬哦!
梶 裕貴:很蓬!
安元洋貴:他的发型很受人欢迎,我都对他入迷了。
梶 裕貴:哈哈!
前野智昭:哦哦哦哦!有发展了!
安元洋貴:你这个混蛋,说话注意分寸!
前野智昭:都可以变成real bl了。
安元洋貴:才不是呢!
梶 裕貴:好厉害啊,居然有音棚之恋啊!
安元洋貴:你们都知道什么意思吧!有意无意的,只要他在,眼神总会瞟过去吧。
梶 裕貴:会看过去呢。衣服整体来说都很让人眼花缭乱啊!
安元洋貴:哈哈哈!
前野智昭:真的真的!
安元洋貴:总有一个地方是在闪闪发光的呢!
前野智昭:那个很厉害呢!
安元洋貴:总有一个地方在发光,然后有一点动物皮毛的图案。
梶 裕貴:对,今天是上半身吧。
前野智昭:上半身是豹纹。
安元洋貴:总是有动物皮毛的图案。
梶 裕貴:动物!
前野智昭:动物!
安元洋貴:动物?
前野智昭:那这样的动物梶呢?
梶 裕貴:我才不是动物,我是人类梶。
前野智昭:哈哈哈!谁说得这么经典啊,谁说了这么经典的话啊。
梶 裕貴:到底,还是前野君的闹腾劲很厉害呢。
前野智昭:不不,才没有呢,为什么呀!
梶 裕貴:真的真的。
安元洋貴:不愧是标题里有妄想一词,光靠他一个人的妄想,这个碟就成立了。
梶 裕貴:有放出很多能量呢。
前野智昭:释放了能量呢。
梶 裕貴:还有就是出演博文的安元桑啊,果然是,不是博文本人…
安元洋貴:嗯?
梶 裕貴:是在春平妄想中的那个声“喵”!
安元洋貴:啊,我说了“喵”呢。
梶 裕貴:那个啊!真的是很有破坏力啊!
前野智昭:那个声“喵”和后面的“春平”!
安元洋貴:哈哈哈哈!
前野智昭:春平!
梶 裕貴:觉得搞笑得会不会只有我们几个啊!
前野智昭:春平!春平!
梶 裕貴:春平!变成那样呢。
前野智昭:我都笑出来了!
安元洋貴:不是,搞笑就要搞得彻底嘛。有喜感得演嘛!
梶 裕貴:啊,不愧是前辈。
前野智昭:不愧是!
安元洋貴:大家人生要过得有喜感啊!
梶 裕貴:噗!
前野智昭:哈哈哈哈!
安元洋貴:真是意思不明啊。
梶 裕貴:嘛,是意义不明。
前野智昭:不过很有本木的风格。
梶 裕貴:还有就是让我说点个人的问题的话。
安元洋貴:哦?
梶 裕貴:那个“哔”是“哔”吧。
前野智昭:噗…
安元洋貴:啊……
梶 裕貴:那个,大家可能听不明白。
前野智昭:不明白吧。估计连在说什么都完全不明白呢。
梶 裕貴:那个,就是“P”的对面。
前野智昭:哈哈哈!
安元洋貴:是啊,就是over the P。
梶 裕貴:对,over the P,我希望大家也能成为妄想发电机。谢谢大家。
前野智昭:真是引发大家各种妄想的单元呢。就是这样,现在开始话题对谈。
安元洋貴:嗯。
梶 裕貴:好嘞!
前野智昭:首先是第一个问题。
安元洋貴:什么?
前野智昭:春平是喜怒哀乐都挂在脸上的人,而文博则是扑克脸。
安元洋貴:face!
梶 裕貴:face!
前野智昭:大家是哪种类型呢?
安元洋貴:face!
前野智昭:关于这个有什么失败的事或者是获得了什么好处,请说给大家分享。就是这样。
安元洋貴:嗯嗯……
前野智昭:不过大家,我们三个都还挺扑克脸的呀,虽然我也不是很清楚。
安元洋貴:怎么说,总有给人看的面孔吧。
梶 裕貴:那是,总会粉饰一下的。
安元洋貴:如果人很多的地方,全部释放了的话…
前野智昭:肚子饿了啊!
安元洋貴:嘈杂不止![翻:我真听不清Y元啊= =][校:しっちゃかめっちゃか 長崎弁]
梶 裕貴:可不行啊!
前野智昭:只会变成惹人厌的人。
前野智昭:嘛,也要看情况啊。
安元洋貴:对对对。
前野智昭:要看当时的场合嘛。
梶 裕貴:对对。
安元洋貴:就是TPO(Time、Occasion、Place)啊。
梶 裕貴:就是TPO。
安元洋貴:表情也讲TPO。
梶 裕貴:表情TPO。
前野智昭:不过我觉得自己还是比较扑克脸的。
梶 裕貴:啊,这样。
前野智昭:虽然是扑克脸,但是玩熟了就会很闹,因为这样常让别人失望呢。
安元洋貴:啊……
梶 裕貴:喝了酒就很闹呢。
前野智昭:不是,我有一次被后辈的女生说…
梶 裕貴:你干了啥好事了?
前野智昭:没没,听我说嘛!
安元洋貴:你这小子,快道歉!
梶 裕貴:适可而止啊!
前野智昭:对不起……就是被后辈的女生说,觉得前野桑好酷啊!感觉是会“呼”得…
安元洋貴:你这小子在炫耀吗!
前野智昭:不是不是!听我说到最后嘛!
梶 裕貴:别说了吧。
前野智昭:感觉是会“呼”吹自己刘海的人。她就这样随便妄想了!那个后辈的女生。和那个女生关系亲密了以后,被说了前野桑真是让人失望啊。
梶 裕貴:亲密以后就会呢!
前野智昭:对啊,说原来是这样的人啊。
梶 裕貴:看穿了呀。
前野智昭:所以我曾经觉得我还是不要说话比较好呢。
梶 裕貴:啊……
安元洋貴:不过大家估计都差不多吧。比起吵闹着说很多话,肯定是沉默着微笑比较帅吧。
前野智昭:啊,确实呢。
安元洋貴:但是,我们还是忍不住会说呢。
前野智昭:会说啊!总是没办法忍住!
梶 裕貴:还有我一下子就会脸红呢。
前野智昭:是说喝了酒吗?
梶 裕貴:不是,就是觉得害羞。
前野智昭:又说这么可爱的话!
梶 裕貴:只要被人注意的时候。
安元洋貴:这种偶像式的宣言就省省吧。
梶 裕貴:诶?
前野智昭:又装可爱!
安元洋貴:别搞偶像路线了!
前野智昭:就是啊!
梶 裕貴:那我也没办法啊。我很可爱嘛!
安元洋貴:哈哈哈哈!
梶 裕貴:大家,我很可爱吧!
安元洋貴:哈哈!你啊,要是我现在是マーダーライセンス(捏他平松伸二在《jump》上连载的漫画《マーダーライセンス牙》)的话,早就用猎枪一枪崩了你的脑袋了!哈哈哈哈!
梶 裕貴:等下等下等下。
前野智昭:你啊,不带这样玩的吧!
梶 裕貴:我遇到刚刚那种情况就会脸红的,因为在逞强。
前野智昭:是有点呢。
安元洋貴:你后悔了吗?
前野智昭:是有点变红呢。
梶 裕貴:所以啊,大家还是回到平常的自我吧。
前野智昭:哈哈!
安元洋貴:谁管你啊!
梶 裕貴:好了,我的话说完了。
安元洋貴:这样就完了吗?
前野智昭:那安元桑是扑克脸吗?挺扑克的吧。
安元洋貴:嗯,但是也要看吧,要看身边都是些什么人。对有些的人的话,就会比较严肃一点。不过还是分场合吧,各个场合都不同的。
梶 裕貴:啊……
前野智昭:啊……
安元洋貴:比方说,如果是录音现场的话,让录音没有延误的进行下去不是最重要的吗?
前野智昭:啊。
安元洋貴:录音结束以后去喝酒,如果是和比较熟的人的话,就会爆发呢。
梶 裕貴:嗯。
前野智昭:也是啊。
安元洋貴:但是,基本都是这样吧。
前野智昭:基本都是呢。
梶 裕貴:这才是正常人啊。
安元洋貴:不过相比而言,我们几个在业界里的话,还算是喜怒哀乐比较挂在脸上的类型吧。
梶 裕貴:哦。
前野智昭:确实,不流露的人一点都不流露呢。
安元洋貴:完全不流露的人也有吧。
前野智昭:确实,录完不知什么时候就已经回去了的人也是有的呢。
安元洋貴:人间蒸发了呢。
梶 裕貴:人间蒸发的人确实也是有的。
前野智昭:有呢有呢。那就是说,我们几个还算是感情比较外露的人。
梶 裕貴:对的。
安元洋貴:不隐藏!
前野智昭:不隐藏,我们是很率直的人!
梶 裕貴:直率的face!
前野智昭:对,face!就是这样,第二个话题。
梶 裕貴:好!
前野智昭:春平了解到了男人的世界,连续遇到了好几次醍醐灌顶的事。大家有在变成大人后才第一次知道大吃一惊的事或者是一直误解了的事吗?比方,最近才知道以为全国通用的话其实是方言之类的。比方这一类事情,有吗?
安元洋貴:大概哦,至今为止肯定是有的,还有很多这种事。但是现在叫我说,我想不出来呢。明明应该是有的。
前野智昭:一下子想不出来吗?
安元洋貴:对对。所以我先PASS1次。
梶 裕貴:1次?
前野智昭:PASS1?还有这样的规则啊!
梶 裕貴:有这么回事吗?
前野智昭:PASS1!PASS2!
安元洋貴:我会接你们的话的,我来接发球。
梶 裕貴:说不定会想起来呢。
安元洋貴:对对对。
前野智昭:不过我有过和这个例子一样的事呢。我是茨城人。
梶 裕貴:嗯。
前野智昭:在那边用的一些话…
梶 裕貴:你偶尔会说呢,平时说话的时候。
前野智昭:想要说的话随时都可以说。(茨城腔)
梶 裕貴:在说呢。(茨城腔)
前野智昭:在那边哦,没关系这句会简说成“だいじ(音同重要一词)”
梶 裕貴:だいじ?诶,这样啊。
前野智昭:但是,这里的话不就成了很重要之类的意思了吗?
梶 裕貴:嗯。
前野智昭:我完全不知道。被问说你没事吧,我就说啊“だいじ,だいじ”。结果对方的反映是诶,你在说什么呀。
安元洋貴:会这样反映呢。会呢,我就不知道,原来是这样啊。
梶 裕貴:那如果是很随便的一个东西,这个可以扔了吗?
前野智昭:嘛,だいじ、だいじ!
梶 裕貴:我就会以为是,诶,是很重要的吗!会这样呢。
前野智昭:对,所以啊,就会变成这样呢。
梶 裕貴:我会以为这个扔不得呢。
前野智昭:所以啊,我后来才知道的,原来だいじ是方言呢。
安元洋貴:原来如此啊!
前野智昭:这个确实是,我来了东京以后才知道的。
安元洋貴:哦,说到方言我想起来一个,我接发了,接发1次。我是西部出身的人(安元是山口人),不是有表达很辛苦很艰辛的词吗,我们那边说成えらい(音同了不起一词)!
梶 裕貴:哦哦!
安元洋貴:说えらい呢,所以啊,说是很えらい的工作,就感觉好像是很了不起的工作一样,其实不是这样的。
梶 裕貴:哦哦!
安元洋貴:其实是很辛苦的意思呢。
梶 裕貴:会说我现在很えらい吗?
前野智昭:就会理解成你很了不得吗?!
安元洋貴:如果说自己很えらい不是有种很嚣张的感觉吗!
梶 裕貴:啊,确实。
前野智昭:确实确实。
梶 裕貴:对啊,方言确实是呢,其实是别的意思之类的呢。
前野智昭:有这样的事吗,不是方言也行。
梶 裕貴:我的话…
前野智昭:有什么醍醐灌顶的事吗?
梶 裕貴:我估计这个话我有说过,想换一个来说。
安元洋貴:啊?
前野智昭:换什么呀?
梶 裕貴:啊,不是不是不是。
安元洋貴:啊,就是在别的地方说过了吗?
梶 裕貴:对。我不想说说过的事,换一个别的来说。
前野智昭:哦。
梶 裕貴:我前段时间,去了N岛。
前野智昭:哦,和谁去的?
梶 裕貴:和朋友。
前野智昭:谁啊?
安元洋貴:谁啊!哪个女孩子啊?
梶 裕貴:诶?
梶 裕貴:然后啊!
前野智昭:哈哈!
安元洋貴:那家伙!那家伙啊!那家伙!最近对我好冷淡!大家听我说啊!那个家伙最近好冷淡啊!
梶 裕貴:喂喂,那边的那位!大哥!
前野智昭:大哥!
安元洋貴:过去多可爱啊!我请你吃了这么多东西!
梶 裕貴:那个啊!
安元洋貴:哦哦!
梶 裕貴:大家听我说,不是有老鹰这种鸟吗?
安元洋貴:有呢。
梶 裕貴:其实好像叫とび诶。
安元洋貴:是啊。
梶 裕貴:诶?嘛,嗯……
安元洋貴:糟了,我刚刚没注意气氛,对不起!
前野智昭:难道这个就是你想说的吗?
梶 裕貴:干嘛不注意下气氛啊!
安元洋貴:不不不!
梶 裕貴:嘛嘛,醍醐灌顶的话就说到这里,我一直以为念とんび的。
安元洋貴:不过确实也可以念とんび的。
梶 裕貴:这样啊,我一直念とんび看那里写了とび,吃了一惊。嘛,因为是夏天,吃饭的时候就是在海边或者是山上。
前野智昭:哦哦。
梶 裕貴:我就在那里吃了。然后有个露台,大家就在那边吃饭。吃的是生白沙丁鱼子盖饭。
安元洋貴:好吃!
前野智昭:好吃呢!
梶 裕貴:然后,其实我挺怕知了的。
前野智昭:为什么?
安元洋貴:呀,我理解呢。
梶 裕貴:小学的时候,看了关于知了的恐怖故事,那之后就不行了。
前野智昭:哦哦。
安元洋貴:这个一会都告诉我们啊。
梶 裕貴:行,等《妄想发电机》第2部的时候说。
前野智昭:哈哈,说得妙!
梶 裕貴:那个,我不喜欢知了它们还是叫个不停。
安元洋貴:嗯。
梶 裕貴:我就想怎么在没有树的地方叫呢?仔细一看啊,老鹰的爪子里抓着什么东西呢!然后就这样叫啊叫的被老鹰抓着在飞呢。然后它不是叫吗,叫啊叫的,就停下了。
前野智昭:哦哦。
安元洋貴:哦哦。
梶 裕貴:我觉得好难受啊。
安元洋貴:死掉了呢。
前野智昭:是啊,是它死掉的那瞬间呢。
梶 裕貴:那个,虽然我很不喜欢知了,但是看到这个瞬间到底还是……
前野智昭:好可怜啊!
梶 裕貴:怎么说,它们在地下生活了7年啊,在地上就只有1周时间而已。结果就连在这1周的时间里,还有被とんび,不,是とび(其实两个说法都是对的呢)被夺取了生存的可能。行了,这个话题说够了!
安元洋貴:哈哈哈!你自己不能平静了吗?
梶 裕貴:怎么我觉得好像不对头了。
前野智昭:没有啊。
梶 裕貴:没有不对头吗?
前野智昭:没有没有,是很好的故事。
安元洋貴:高空作业的那个とび就是这个とび吧。
前野智昭:啊,是这样吗?
安元洋貴:嗯。
梶 裕貴:诶,是可以自由飞翔的意思吗?
安元洋貴:是在很高的地方工作的意思吧,我也不是很清楚。
梶 裕貴:嘛,但是却是是とび呢。
安元洋貴:还有,说到知了我想起来了,虽然不是接发球啊。今天我骑车来的音棚。
前野智昭:哦!
安元洋貴:在等红绿灯的时候,我的膝盖上飞来了一只知了!
梶 裕貴:哈哈哈!
安元洋貴:然后那个时候啊,我过去一点都不怕虫子的。现在我超级怕虫子的!
梶 裕貴:安元桑怕虫子吗?
安元洋貴:怕!我可不是昆虫王,not昆虫王!no昆虫王!
梶 裕貴:是no昆虫王啊。那就是个普通人闹。
安元洋貴:知了停上来…
前野智昭:连知了也怕啊。
安元洋貴:那个时候我真的是,都是32岁的大人了,还“啊”得叫出声了!
梶 裕貴:哈哈啊哈!
前野智昭:发出了像女人一样的尖叫!
梶 裕貴:我从来没听过呢!
安元洋貴:真的超吓人的。我就看着它飞,然后想避开它我还斜了斜身子,结果它一下子停到我膝盖上,我马上“啊”的一下!
梶 裕貴:诶,然后怎么办了?
安元洋貴:我就不停晃腿。
梶 裕貴:不去摸的呀!
安元洋貴:我就晃腿。
梶 裕貴:就靠晃腿啊!
前野智昭:晃掉了吗?
安元洋貴:然后它又飞走了。
梶 裕貴:怎么样,没事吗,有留下痕迹吗?
安元洋貴:大概是注意到了我的腿没有汁水吧,就算扎了也没汁水。
梶 裕貴:这个腿不出汁水的。
前野智昭:没有汁水,不是树干。
安元洋貴:还有就是觉得在晃动啊!它说了在晃啊在晃!
梶 裕貴:居然这么怕知了啊。
前野智昭:嘛,也听了不少有益的事了。
安元洋貴:还有这个,常有人以为是いばらぎ(茨城)呢!
前野智昭:是いばらき哦!
梶 裕貴:是いばらき。
前野智昭:虽然两种输入了都可以打出来。
梶 裕貴:诶,这样啊!
前野智昭:但是是いばらき!要是在我面前说いばらぎ,我二话不说就会咬过去的!
梶 裕貴:我说那个いばらぎ啊,(被咬)啊啊,对不起对不起!
安元洋貴:啊,咬是真咬啊!是身体接触的那种啊!
梶 裕貴:还以为是咬住人家的话不放呢!
前野智昭:不不,是真咬!
梶 裕貴:是去留下齿痕的吗?
前野智昭:是去留下齿痕的!我是那里人,是いばらき!就是这样,各位,话题已经说完了。
梶 裕貴:怎么回事?要怎么办啊?
前野智昭:时间也是,预定了15分钟的,我觉得也差不多了。
梶 裕貴:全都说去出了呢,不是扑克脸啊。
前野智昭:不出扑克脸!我想请各位各说几句,就结束了吧!
梶 裕貴:说几句。
前野智昭:《妄想发电机》谢谢大家了!等出了第2弹的时候,希望有现在的成员…
梶 裕貴:现在的成员?
前野智昭:再加上樋口君,加上樋口桑。
安元洋貴:是啊!
前野智昭:如果能再一起演就好了。怎么说,里中那之后怎么样了。
梶 裕貴:是啊!
前野智昭:还有很多后文呢!
梶 裕貴:和樱田到底怎么样了。
前野智昭:到底怎么样了!肯定还有续篇的哦!
梶 裕貴:是啊。
安元洋貴:什么叫还有哦啊……
前野智昭:这些都值得期待。
梶 裕貴:对,还有秋乃的初恋啦什么的。
前野智昭:对啊!
安元洋貴:这完全是另外一个类别的故事(不是BL了)了呀!
前野智昭:行啦行啦,请大家务必寄来听后的感想。
梶 裕貴:对。
前野智昭:然后能再出续篇就最好了。
梶 裕貴:真是好呢。
前野智昭:今后也请大家多多支持!
安元洋貴:嗯!
前野智昭:就是这样,谢谢大家,我是前野智昭。然后!
安元洋貴:啊,我是安元洋貴。
前野智昭:最后!
梶 裕貴:我是梶裕貴。
前野智昭:大家,再会啊!(破音了)
梶 裕貴:噗!
安元洋貴:你好牛啊!你的翻腾样太有喜感了!(校:お前のその豚蹴りかたが今たまらねぇーわ)
梶 裕貴:嗯,完全慌张mode!
安元洋貴:这个CD里肯定收录了樋口君的照片的。
梶 裕貴:对对!
安元洋貴:大家一定要看看他的头发有多蓬!一定要看!然后哦,如果有出2的话,会是这个的一倍哦!
前野智昭:哈哈哈!
梶 裕貴:敬请期待!
前野智昭:拜拜!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8 | 2018/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