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遜で野蛮

不遜で野蛮

作者   岩本薫
イラストレータ   円陣闇丸
発売 リブレ出版
発売日   2009/12/16

キャスト   織田:森川智之、上條:鈴木千尋
青山隆一:成田 剣、西尾:阿部 敦、他

内容   「エロい声、聞かせてやれよ。」
指令:エリート警視と野蛮な刑事が男夫婦として合同捜査。
最優先事項:疑われないよう、隣にエロいあえぎ声を聞かせること。
キャストトークも収録予定!

翻译+校译:oshiato

本篇

Track 01 不好的预感

织田冬辉:有不好的预感。
上条玲司:如果可以的话,只有这个男人我不想欠他人情。

织田冬辉:啊!
上条玲司:有事情要拜托你。

织田冬辉:多年没见的招呼都没有,男人突然就提出了要求。

岩本薰原作 《傲慢又野蛮》

西尾:抱歉~我可能会迟点才能到啊~还有工作啊——
织田冬辉:……西尾。
西尾:啊,我一会儿再和你联系。
织田冬辉:(昨天,目黑区警署的管辖范围内发生了抢劫事件。原本是暴力犯罪科的我也被借出参加搜查,那就算了。麻烦的是,要负责照顾这新人一段时间。)
西尾:织田先生,有什么事啊?
织田冬辉:这个周六日也要继续收集证据。
西尾:诶~?!我星期六有约会啊!
织田冬辉:……西尾,你到底是为啥要做刑警啊?
西尾:因为是公务员啊,无论经济有多不景气,只有警察不会被炒鱿鱼吧。
织田冬辉:……算了,你回去,快去履行那重要的约会吧!
西尾:好!那我先走了~!
织田冬辉:唉,现在的年轻人就是这样的吗?

织田冬辉:(之后,托多日收集证据的福,以抢劫罪的罪名当场逮捕了嫌疑人。一查下去发现他还犯了其他各种各样的罪,结果我连续二周的星期六都在警署里度过了。)啊啊,熬夜真难捱。
刑警:听说织田先生捉到那个抢劫犯了?抢先过盗劫科的老前辈,太厉害了。你就好了,就算是短期间也可以和那个织田先生一起工作。
西尾:哪里好了?在那种公私不分的人手下做事最痛苦了!啊,他不是和我们一样等级吗?
刑警:他明明捉到那么多犯人……那么年轻竟然就得过三次警视总监赏,为什么都不升职呢?
西尾:我说啊,肯定是因为同性恋啦!都出柜了哪有可能往上爬啊。
刑警:这个传闻我也听说过,真的吗?!
西尾:很有名啊!有够恶心的。害得我老是担心后面的贞操都不能放心工作。
刑警:喂!!
西尾:啊!织田先生!审问犯人,辛苦你了!
织田冬辉:你也辛苦了。星期一大桥前辈就会回来,到今天为止就不再需要和我一组了。
西尾:是的!呃……虽然时间很短,但还是感谢你的照顾。
织田冬辉:啊,对了,看来你似乎担心得不能安心工作所以我先声明好了。
西尾:呜!
织田冬辉:我可还没饿到饥不择食的地步,你后面的贞操就放心好了,留点力气好好完成交代的工作吧。(做得似乎太孩子气了点,不过这已经是很便宜的保姆费了。)

织田冬辉:终于解放了。可恶,以后打死都不再和人组搭档了……!
上条玲司:……?
织田冬辉:(有不好的预感。)
上条玲司:啊!
织田冬辉:(上条玲司,第一次见面是在六年前。正好是我调动到杉并区警署的时候,公务员的上条也从警视厅派遣过来了。后来我们各自再次调动到其他地区,分别后的五年里,都没有再联络过。)
上条玲司:有事情要拜托你。

织田冬辉:进来吧。
上条玲司:打扰了。(织田冬辉,不被任何事物所束缚,难以捉摸又神秘的男人。如果可以的话,只有这个男人我不想欠他人情。)
织田冬辉:说说你要拜托什么吧。
上条玲司:……三天前,某个警视厅高层把装有机密文件的手提电脑带回了家。但是在回家途中的高田马场车站附近的便利店前,遇到了专门撬门偷盗车上物品的小偷,公文包和手提电脑都被偷走了。
织田冬辉:哼,然后呢?
上条玲司:调查车辆之后发现,在助手席的座位发现了身份不明的指纹。经过对照,和指纹相符的是这个男人。青山亮二,二十一岁,失业,现在正处于保护观察中。我们马上区了嫌疑人的家里,但是没有人在,到现在两天过去,他都没有回家。
织田冬辉:嗯……
上条玲司:我们推测他应该是察觉了那是警察关联人员的物品,然后……
织田冬辉:发现自己碰了不该碰的东西——
上条玲司:嗯,怕得躲起来了。
织田冬辉:也就是说,上头的人想在自己的失误被发现之前把装有机密文件的手提电脑拿回是吧?然后呢,那个机密文件是什么来的?
上条玲司:隶属警视厅的所有警察,包括事务员以及技术人员的个人情报。
织田冬辉:等等,个人情报?
上条玲司:家里地址,电话号码,邮箱地址,家族构成,家人的上班地点以及户口所在,本人的工作评价、个人评价,还有其他各种各样,总之就是全部个人情报。
织田冬辉:喂喂,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要是泄漏出去了——
上条玲司:不仅是警察本人,连家人的生命都会有危险。
织田冬辉:可恶!还真是高明的危机处理啊!
上条玲司:……嫌疑人有一个哥哥,父母小时候就过世,没有其他亲人。也没有暴力团体介入。他唯一有可能联系的,就是哥哥青山隆一。隆一所住的公寓在中目黑,是你的管辖范围。
织田冬辉:这就是挑选我做祭品的原因?
上条玲司:不……青山隆一是同性恋。
织田冬辉:原来如此,监视同性恋的最好也是同性恋……么。
上条玲司:不只是这样!是看中你身为刑警的能力才来拜托你的!
织田冬辉:你觉得就凭这样的马屁我就会答应吗?!
上条玲司:我不觉得。
织田冬辉:喂!你干什么——
上条玲司:拜托了,就当我求你!
织田冬辉:上条,你——
上条玲司:我知道你不想和任何人搭档,就只有这一次!拜托你和我搭档帮助解决案件吧!
织田冬辉:……哼,连下跪都肯,你就这么想出人头地往上爬?
上条玲司:……!任何条件我都可以答应,搜查也由你全权负责!
织田冬辉:……我所说的话,你全部都听吗?
上条玲司:……!
织田冬辉:如果你发誓说100%遵从我的做法,我可以接下这案子。


Track 02 秘密搜查开始

上条玲司:(第二天的周日,我和织田去找适合监视的房子。)织田,这里也太——
织田冬辉:这么薄的墙壁,钢筋混凝土麦克风能接收到几乎所有的声音。就定这里吧。
上条玲司:……我明白了。

上条玲司:(那里是青山隆一的房间的隔壁。决定了监视的房子,关于今后的行动分担织田也做了意外的指示。我负责贴身监视,而织田负责在外面收集情报。也就是说,要和织田两个人一直住在那个房间里。)

上条玲司:这个要放在哪里?
织田冬辉:随便找个抽屉塞进去吧。
上条玲司:我明白了。

上条玲司:(第二天一早八点半开始搬家,一个小时左右就结束了整理。)啊……(隔壁的男人探头出来看了。正是目标的青山隆一。)
织田冬辉:啊,你好,初次见面,是住隔壁的吗?
青山隆一:啊……是的。
织田冬辉:真抱歉啊,一大早就弄得那么吵。今天刚搬过来,我是铃木。
青山隆一:哦……
织田冬辉:玲司!
上条玲司:……!
织田冬辉:他是一起住的樱田。
青山隆一:你们两位一起住吗?
织田冬辉:是啊,有不得已的情况嘛。
上条玲司:(织田的手轻轻地抚过我的背脊,下意识地想逃开,织田的手却紧紧抓住我的腰间。)
织田冬辉:来,玲司!你也要跟邻居好好打招呼才行。
上条玲司:(可恶!)
织田冬辉:不好意思,他很害羞,有点怕人。请问你参加工作了吗?
青山隆一:在家里工作。
织田冬辉:太好了,我因为工作经常都不在家,不过这家伙也是在家里工作的,有什么事的话,麻烦你照顾他了。
上条玲司:(织田似乎是故意让青山隆一看一样,抱紧了我的腰。)

上条玲司:你刚刚到底想干什么?!
织田冬辉:小声点!会被听到的。
上条玲司:……被他误会了!
织田冬辉:什么误会?
上条玲司:误会我们是情、情人。
织田冬辉:为了不让他怀疑我们而故意那样做的。邻居可是对“同伴”的我们很有兴趣啊。给,你好好看看那个。
上条玲司:这份文件是——?
织田冬辉:我们的《爱的奇迹》,昨天连夜赶出来的剧本。为了随时应付青山的对话,你给我好好记牢。明白了吧,玲司。

织田冬辉:(安装好偷听工具,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房间后,我换上西装出了公寓。嫌疑人隐藏行踪已经是第三天了,如果是有金钱问题的弟弟要联络哥哥的话,这一个星期就是关键!我来到新宿二丁目,开始收集有关青山隆一的情报。)

织田冬辉:真木。
真木:织田!怎么突然来了,肚子不好使了吗?
织田冬辉:托你的福,我的肠胃健康得很。(结束了调查之后,我来到了同样位于新宿的友人的诊所。真木在同性恋间拥有广阔的人脉。)今天是有点事要拜托医生你。我在找这人的情报,不过连在二丁目都没刮到多少。
真木:也就是说,同性恋来的?
织田冬辉:嗯。他有时不时去有名的同性恋聚集点,不过却没有任何具体的情报。什么都没有,反而更令人生疑。
真木:了解,我帮你问问看。
织田冬辉:真不好意思老是麻烦你。下次请你吃饭。
真木:不用在意,我欠了你天大的人情嘛。


Track 03 飘入邻人耳

上条玲司:……只好看了。铃木冬辉和樱田玲司是在六年前通过工作认识的。
织田冬辉:虽然都是有妇之夫,但还是被对方吸引。终于,在一年后的情人节,表白了感情的两人成为了情人,每逢周末就偷偷约会。
上条玲司:情人节?!冷静,冷静,这只是工作的一环而已。
织田冬辉:但是,两人相亲相爱的秘密日子只持续了五年就结束了。对丈夫抱有疑念的樱田妻子雇佣了征信社调查,樱田和铃木的恋情浮出了水面。樱田的妻子在丈夫的公司大吵大闹,丑闻缠身,樱田被公司解雇后也和妻子离婚了。作为离婚补偿,拥有的房子也交出去了。
上条玲司:怎么觉得只有樱田这么惨?
织田冬辉:在街头茫然徘徊的樱田被铃木温柔地抱紧。主动提出和妻子离婚,亦放弃所有财产的铃木对樱田说一起生活吧。
上条玲司:不对,不是错觉。怎么想也太便宜铃木了吧。
织田冬辉:虽然已经一无所有,但只要有对方在,就能一起活下去。樱田含泪接受了铃木的求婚。
上条玲司:求婚?!
织田冬辉:两人租借了小公寓里的一室,开始了新婚生活。即使房子很破烂,但只要两人在一起,那就是天堂。相遇六年终于到手的幸福,两人互诉爱语发誓再也不会分开。完。
上条玲司:开玩笑,完什么完啊!就对自己有利的剧本……混帐!要我演这出烂戏?我吗?!还要和你做对手戏……(还是那么强硬的男人,自我中心又我行我素,和六年前一样一点都没改变。这六年,我以为已经能对任何事都毫不动摇面不改色,但是一面对织田,就难以控制自己。)隔壁好安静啊,在工作吗?平时这个时候,不是在忙着接电话,就是和高层困在会议室里开会,要不就是陪上司出席各种应酬。真的,好安静啊……

上条玲司:织田?
织田冬辉:我回来了~甜心~
上条玲司:(甜心?!)好痛!
织田冬辉:和你分开六个小时,我好寂寞啊!
上条玲司:你说什么——!(被织田吻了?!……我在被这个傲慢又野蛮的男人蹂躏。)
织田冬辉:我们的邻居可是竖起耳朵听着的,给我好好演戏。
上条玲司:(被听着……?)
织田冬辉:你看了剧本了吗?我们可是隔了六年才结合的新婚夫妇,所以连分离数小时都觉得难以忍受啊。
上条玲司:(……这混帐是故意的!)
织田冬辉:听好,要记住青山随时都听着的。
上条玲司:你、你干什么——
织田冬辉:快点发出有反应的声音啊。
上条玲司:(开玩笑,谁会发出那样的声音啊!)啊……!
织田冬辉:很不错的声音嘛。
上条玲司:不对!
织田冬辉:真敏感。已经硬起来了嘛。
上条玲司:骗人!
织田冬辉:我可没骗你。
上条玲司:不要!放开——!
织田冬辉:你看,乳头都有反应挺起了嘛。
上条玲司:罗嗦!
织田冬辉:你就老实承认吧,自己很容易有反应。
上条玲司:谁会啊!
织田冬辉:哼,逞强的家伙。
上条玲司:啊!
织田冬辉:对了,就是这样,继续发出诱人的声音吧。
上条玲司:啊!不要……住手……
织田冬辉:厉害,都连成线了。湿透了嘛。
上条玲司:不要说!
织田冬辉:想射的话要说出来啊。说啊,嗯?
上条玲司:……!
织田冬辉:怎么,已经要投降了吗?
上条玲司:织……田……
织田冬辉:真没办法。
上条玲司:啊、啊啊!(真不想相信……)

织田冬辉:这样一来,邻居也不会怀疑我们了吧。
上条玲司:……就这一次。
织田冬辉:啊?
上条玲司:从此以后,再也不要碰我!
织田冬辉:这我可不能保证。只要有需要就会出手。
上条玲司:织田!
织田冬辉:你不是全面遵从我所说的话的吗?
上条玲司:……(和那时候一样的眼神。)
织田冬辉:既然想利用我,就不要说这说那乖乖听话就是。先声明,我随时不干也没所谓的。
上条玲司:……!
织田冬辉:你想弥补原上司的失误吧?好歹把你的身体献出来啊。
上条玲司:(我完全无法驳回他的话。)

织田冬辉:差不多十一点半啊……(好像真的很疲累啊。XX之后,上条全身都一直散发出警戒的气息,战战兢兢地拼命保持无表情的面具,真是太好玩了。)我性格还真恶劣。
(上条玲司:从此以后,再也不要碰我!)
织田冬辉:瞪着我的那张脸,和遥远记忆里的面孔重叠。那也是秋天……五年前的九月底。

大山:你们可不要偷懒了!就因为这样才老是出错!中岛,亏你这样也能当警察!啊?!
织田冬辉:(当时,我在人品很差的大山巡查部长的手下。同期的中岛性格胆小,身材瘦弱,正是大山最好的目标。那一天也是,一小小的失误为借口,把我和中岛叫到了底下的道场。)
大山:像你这种人妖怎么可能当警察?!人妖就是人类的垃圾!
中岛:……呜
织田冬辉:中岛可不是人妖!
大山:哼,你想包庇这家伙?太可疑了,你两个,搞上了吗?
织田冬辉:……!
大山:到底是不是啊?!你的屁股让这家伙操吗?
中岛:……呜呜
大山:喂!谁准许你跪倒的!不要小看人了,死人妖!
织田冬辉:你好住手了!
大山:怎,怎么了!你要包庇这人妖吗!那你也是人妖的同伙了!织田!
织田冬辉:啊啊,没错!我就是你最讨厌的同性恋啊!
中岛:织田,住手!
织田冬辉:要不要我插你那脏死了的屁股啊?!啊?!
大山:放开我,这混球!
中岛:织田!不要这样!停手!
织田冬辉:罗嗦!让我揍他!
大山:啊!

织田冬辉:(现在想起来,完全就是年轻气盛才干得出来的事。当天夜晚,上条一脸慌张地跑进我的房间。)
上条玲司: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要是同性恋的谣言传出去,你的评价会下降的!警察学校第一名毕业,又被上层期待,怎么说了那样的谎话呢?!
织田冬辉:不是谎话!
上条玲司:诶?
织田冬辉:我是同性恋的事是真的。
上条玲司:……骗、骗人的吧。
织田冬辉:(那个时候上条的脸,我一生都忘不了。)不要用像看脏东西的眼神看我!
上条玲司:啊!
织田冬辉:(自从那夜之后,就再也没有和上条见过面了。)

织田冬辉:我不是想对直男的他怎么样,只要想到在同一个天空下这家伙也努力活着,辛苦的工作也有了动力,我原本觉得这样就够了。
(上条玲司:有事情要拜托你。)
织田冬辉:如果不是上条自己把已经隐灭在心底的感情再度点燃。


Track 04 强硬vs逞强

织田冬辉:八点了,我也差不多好上班了。给。
上条玲司:啊、啊——(公文包?是要我送他出门吗?)
织田冬辉:那我走了。
上条玲司:慢、慢走——怎么了?嗯嗯!
织田冬辉:我会尽量早点回的。
上条玲司:啊。(被青山看到了。不对,那家伙是知道青山在看才故意这样做的。)
青山隆一:你们感情真是好啊。
上条玲司:诶?!
青山隆一:你在家都做些什么工作呢?
上条玲司:什么都做,最近基本都是文件输入。
青山隆一:用电脑?
上条玲司:是的。
青山隆一:那和我一样了。那个,对这附近的事情有什么不明白的话,不要客气来问我就行。
上条玲司:谢谢。
青山隆一:那,就这样。

织田冬辉:青山跟你搭话了?很好!果然上钩了。
上条玲司:(上钩?)
织田冬辉:听好,接下来你要这样做。首先,到隔壁的房间里——

青山隆一:随便坐就行,我去倒茶。
上条玲司:不好意思。(一个半小时后,我按照织田的指示,拿着点心盒,进入了邻人的屋里。房间里看不到有手机的充电器,也就是说,青山他没有手机。)
青山隆一:请坐,你要加方糖或者牛奶吗?
上条玲司:不用了,谢谢。
青山隆一:那个,你和铃木先生交往很久了吗?
上条玲司:诶?
青山隆一:不好意思,这里的墙很薄,隔壁的声音都听得到。
上条玲司:咳咳!!
青山隆一:你没事吧?!
上条玲司:那个,真不好意思,让你听到,呃,奇怪的声音。
青山隆一:不,不,我对那方面没有偏见的!
上条玲司:真不好意思,以后会注意的了。
青山隆一:真的不用在意的。不介意的话,可以把两位的故事告诉我听吗?
上条玲司:(按照织田的剧本大概说了下后,青山似乎被我们爱的奇迹感动到了。)
青山隆一:真厉害,好戏剧化。不过,我也能理解,因为铃木先生真的很有型。又高又有男子气概,有种狂野的感觉。
上条玲司:啊啊——
青山隆一:同样身为男人会很羡慕啊。要是我也能长成那样就好了。
上条玲司:(我也有同感。那家伙总是在人群的中心,而给人感觉既冷酷又难亲近的自己则连同期都没人愿意交流,完全就是相反的两个人。)
青山隆一:不过樱田先生也很漂亮啊!啊,是谁呢?
上条玲司:(太好了!准时十点来到!)
警察:不好意思,我是目黑区警署的巡警。
青山隆一:警察?
警察:最近这一带,连续发生了趁无人入屋的偷窃事件,可以借用一下你的时间吗?
青山隆一:啊啊……请你稍等一下。
上条玲司:好的。(织田指示,进入邻人的房间之后,要在座机上安装偷听器。这种事情要是被公之于众,绝对会被降职的。一个搞不好,更有可能是被惩罚免职。)

织田冬辉:青山的弟弟隐藏行踪第五天了。今天隆一还是没有外出。而上条的部下监视的青山弟弟的公寓也没有动静。
上条玲司:真厉害,你会切鱼的啊。
织田冬辉:一个人住的时间长嘛。
上条玲司:我也帮忙吧。
织田冬辉:那你用拔毛钳把细骨头挑出来吧。
上条玲司:哦。这家伙……好难弄……!
织田冬辉:(上条似乎觉得不会再有XX了,时不时就露出松懈的气息,真让人火大。)你搞什么啊!?(难得切得那么漂亮的三文鱼,已经变得惨不忍睹了。)
上条玲司:啊?怎么了?
织田冬辉:(啊啊,我忘了,这家伙看上去一副什么都很能干的样子,其实是天生就缺乏动手能力。)唉,你不要帮忙了,给我去坐着看电视乖乖等着吧。唉,真不知道他是怎么装偷听器的……

织田冬辉:(本来要做刺身的,临时变成了秋刀鱼饺子。)
上条玲司:我吃完了,很好吃。
织田冬辉:那还真是太好了。
上条玲司:说起来……中岛他过得好吗?
织田冬辉:……中岛?你是说杉并区的中岛吗?他辞职改行做演员去了。
上条玲司:演员?!……这样啊……
织田冬辉:中岛他怎么了?
上条玲司:不……没什么……
织田冬辉:?(说回来,像家家酒一样的新婚游戏也不坏,就算只是期间限定的虚幻的蜜月也好。)唉,去抽根烟吧。…………哇啊!!
上条玲司:怎么了?!!
织田冬辉:蜘蛛!有蜘蛛!
上条玲司:什么啊,不就是蜘蛛嘛。去,去!大男人不要为小小的蜘蛛就叫来叫去的!
织田冬辉:那可有五厘米大啊!到底从哪里来的!
上条玲司:这里那么旧了,门窗什么的又关不好,肯定有的。没想到你居然……哈哈!
织田冬辉:笑什么笑!
上条玲司:看你刚刚的样子——
织田冬辉:罗嗦!
上条玲司:哈哈哈哈!
织田冬辉:叫你别笑了!
上条玲司:啊!
织田冬辉:你怕什么怕啊!(就像……五年前的重演,把上条逼到墙边,他的脸孔就逐渐开始扭曲。和那一晚……一模一样。)
上条玲司:放开我!
织田冬辉:不要那么大声。会被邻居听到!
上条玲司:新婚游戏已经玩够了吧!
织田冬辉:才那么一天就什么都不做也太奇怪了吧。
上条玲司:……卑鄙!
织田冬辉:(啊啊,没错,没有借口,我就是个连喜欢的人都不敢碰的胆小鬼!五年前的那一晚,我之所以出柜的真正理由是因为已经忍耐到极限了。装着友人的样子来欺骗上条,实在太难受。再过几天,等这件案子了结了,我一定要斩断这份拖拖拉拉的感情,这份太过漫长的单恋。)
上条玲司:住手!不要这样……!不行!放开我!要、出来了,放开——!
织田冬辉:昨天才射过,真是浓啊。
上条玲司:放开我!笨蛋!
织田冬辉:会让邻居生疑的!
上条玲司:……禽兽!
织田冬辉:随你高兴怎么说。哼,学得很好嘛,光靠乳头就有感觉了。
上条玲司:不对……!
织田冬辉:叫得更色点,让邻居听到啊!
上条玲司:谁会啊!
织田冬辉:真是……逞强的家伙!
上条玲司:不……不要!
织田冬辉:已经湿了嘛。
上条玲司:不要、不要!
织田冬辉:放心交给我好了。很快就会让你舒服得什么都忘记。
上条玲司:啊!
织田冬辉:舒服吗?
上条玲司:嗯啊……不要!不要把手指放进那种地方——啊!不行……已经不行了……织田……
织田冬辉:冬辉,叫我冬辉!
上条玲司:冬辉……冬辉!里面好热……!不行了……
织田冬辉:想射了吗?


Track 05 紧急事态

织田冬辉:八点了,我走了。
上条玲司:啊啊。
织田冬辉:我走了。
上条玲司:啊……
织田冬辉:大概六点就会回来的了。
上条玲司:啊……刚刚的吻……没什么特别含义的吧……(已经不行了……身心都被名为织田冬辉的猛毒给侵蚀了。现实的境界线变得暧昧,已经区分不了工作和私人时间了。继续这样下去……是不行的。昨晚,织田只是单方面地玩弄我,到最后都没有要插入的意思。也就是说,他根本就没想和我???。)为什么……呵呵……我早就知道答案了……(我可能不过是想要个能光明正大和织田相见的借口而已。就算要下跪,我也想得到和织田新的回忆,而不是那已经结束了的过去。)

织田冬辉:(结果,到最后我都还是没有抱他。真的做了的话,那就真是什么都完结了。以搜查为借口干了那么多卑鄙的事,上条一定不会原谅我吧。唉……这次工作结束之后,我们的道路又再分离,回到各自的生活里,忙于日常琐事,断绝联络。然后,在不远的未来,上条会组织家庭吧。到了那一天,我就会完完全全地失去他。在那之前,我想抱你,就算只有一次也好!)啊!
警察:中目黑四丁目附近的民宅发生伤害事件,伤者一名,一名持刀男人逃亡中。现场附近的搜查员请尽快赶去。
织田冬辉:不就在这附近吗?!

上条玲司:这边没有问题,你赶去那边的现场吧。我要振作点!来了!隔壁第一通来电!
青山隆一:你好。
上条玲司:打错了的电话?不要吓人啊。(很快,我就注意到隔壁的异样。跑来跑去的慌张声音……难道,他打算出门?)偏偏要在织田不在的时候……
电话:转接到留言电话。请在P—声后留下您的留言。
上条玲司:在忙吗……没办法,和目标一对一的跟踪还是第一次,只能上了。

警察:很危险,请各位退后!
路人:搞什么啊
路人:听说用刀刺的哦!!
路人:犯人呢?
路人:还没抓到呢!
路人:真的假的啊,怕怕~

西尾:织田先生!
织田冬辉:西尾。你也来了啊。
西尾:当然来了!你看这个!
织田冬辉:出了携枪命令啊……
西尾:除了训练,我还是第一次拿枪!
织田冬辉:喂!开枪可是最后一招!不要拿着甩来甩去的。
西尾:我知道的啦!!
大桥:织田!
织田冬辉:大桥前辈!
大桥:你在忙跟踪别的案子,真是麻烦你了。
织田冬辉:不紧要。现在状况是?
大桥:啊啊,疑犯叫山本雄一,二十五岁,职业是油漆工。和同居中的女友因为感情原因吵架,用刀刺伤她的侧腹后逃跑。伤者已经被送到医院,不过伤势很严重。
织田冬辉:那家伙现在在哪里?
大桥:追到这里后就丢失了。
织田冬辉:多久前?
大桥:差不多有二十分钟了。
织田冬辉:疑犯应该就快没耐性了,我去刺激下他。
大桥:好,小心点。
织田冬辉:了解。
大桥:你们去帮忙。
警察:好的!
西尾:织田先生!我也去!

织田冬辉:山本!这里已经被警察包围了!逃跑也没用,出来吧!把刀扔了,出来!山本!
警察:啊!
织田冬辉:(手上紧握着沾满血的刀的男人出现了。)你就是山本吗?
山本:真弓在哪里?!
织田冬辉:在医院。
山本:把真弓……带来这里!
织田冬辉:想见的话就你去见她。和我们一起去吧。
山本:什么……真弓……
织田冬辉:喂!你要去哪里!山本!
山本:真弓……
织田冬辉:(完全听不进去吗……)
警察:怎么办?
织田冬辉:活捉。不过要小心他拿着刀,千万要谨慎。
警察:是!
西尾:我呢?!
织田冬辉:你在这里等着!
西尾:是……!
山本:哇啊啊啊啊!!!
织田冬辉:退后!
西尾:呜啊!不要过来!
织田冬辉:笨蛋!放下枪!
西尾:我会开枪的!!

上条玲司:青山隆一在武蔵小山车站下了车,迅速穿过商店街的商场,最后来到了一所简陋又破烂的民宅。似乎这里就是他的目的地了。啊……对了,要给织田打个电话——!!


Track 06 打不通的电话

山本:呜哇啊啊啊啊!
织田冬辉:不要开枪!西尾!
山本:放开我!放开我!
警察:没事吧?!
织田冬辉:下午12点43分,活捉伤害事件的疑犯,之后的事情交给你们了。
西尾:啊!
织田冬辉:没有杀人的觉悟就不要乱挥枪!
西尾:啊……
织田冬辉:就算是正当防卫,你一生都会背负射杀人的记忆!
西尾:呜啊……
大桥:西尾,回署里后记得写枪支使用报告书。织田,辛苦你了。我们会跟着做现场取证和审问的了,你继续警视厅的任务吧。
织田冬辉:谢谢。啊……未接电话。
上条玲司:我是上条。12点12分,青山的电话响了,但没人说话就切断了。现在青山准备出门,我会跟踪他。迟点再联络。
织田冬辉:可恶!偏挑这个时候!

织田冬辉:回到监视现场,在车上等待一个小时后还是没有上条的联络。到底现在什么状况了……!上条吗?!
真木:呃,你在忙?
织田冬辉:真木啊,不好意思,我在等个电话。
真木:这样,那我简短说好了。你之前要调查的男人,真是人不可貌相啊。他利用不同的假名和IP地址,在网上的同性恋留言板寻找性伴侣,然后在旅馆强逼进行SM游戏。
织田冬辉:SM?!
真木:他似乎让对方喝下有安眠药成分的酒,趁机把对方绑起来,再用照了的相片做威胁。由于过度兴奋也使人受过伤,不过所有人都是敢怒不敢言。
织田冬辉:那个青山竟然这么——
真木:你的直觉没错啊。
织田冬辉:这样啊……谢谢,迟点再和你联络。上条!快点接电话!
电话:您所拨打的电话在没有信号的地方或——
织田冬辉:上条!

织田冬辉:从房东那里借来了钥匙进入了隆一的房间,上条遭到意外已经是不容置疑的事实了。到底是隆一个人的行为,还是背后的弟弟所干的……没有手机的隆一除了座机以外要和外部取得联络的手段是……邮件!

「我被P追着。我需要钱,但是公寓被监视着回不去,你那边可能也有人监视。电话也可能被偷听,迟点再给你邮件。——R2。」

织田冬辉:R2?是青山亮二!(亮=Ryou)P是……police(警察)!

「明白。我会准备钱。在哪里碰头?——R1」
「Thank you。作为回礼到时给你看很劲爆的东西。明天中午过点在老地方见面吧。你还有那里的钥匙吧?我到了会打电话给你,响一声就挂断,你再出门好了。——R2」

织田冬辉:很劲爆的东西……大概就是偷走的手提电脑吧。那么,老地方是——?根据搜查资料,父母从小就过世,青山兄弟一向都是分开居住的。兄弟俩都会有钥匙的话……我是织田!紧急情况!找出青山兄弟小时候的住址!

青山亮二:这家伙果然是条子吗?
青山隆一:应该是,都怪你随便出手,连我都惹上麻烦了。
青山亮二:不好意思啦,我见他一直跟着哥哥,还准备打电话,一不小心就——
上条玲司:(呜……这里是……?双手被绑在背后了吗?!可能以前是酒吧之类的地方,有两个男人靠在荒废了的吧台。虽然背对着,但其中一个是青山隆一,那另外一个就是弟弟的青山亮二?原来是约在这里见面!)
青山亮二:啊,你醒了啊。呐,这家伙怎么办?样子都被看见了,干脆杀了吧。
上条玲司:你弟弟从车上偷走了手提电脑和现金的事情是明明白白的,如果乖乖把手提电脑交回的话,只是偷窃罪。也不问你协助逃亡的罪。
青山亮二:果然这电脑里有条子的机密啊!厉害!
上条玲司:但是,如果你们打算滥用的话,罪名也会变重。不管你,但你弟弟有前科,这次肯定要坐牢。
青山隆一:亮二:你出去。
青山亮二:诶?不过——
青山隆一:叫你出去就出去。知道我说好为止,你在外面把风。
青山亮二:把我晾一边自己和条子谈价钱吗?!太过分了,明明是我弄回来的!
青山隆一:亮二!
青山亮二:是是!我滚行了吧!真是,有够野蛮!

青山隆一:真没想到你竟然是条子啊……完全被骗了。那铃木也是刑警吧。
上条玲司:没错。那家伙和我不一样,他可是肉体派。在他找到这里前,把我松开比较好。
青山隆一:找到这里?怎么找?你那吵来吵去的手提已经被我关了。
上条玲司:!
青山隆一:呐,不过你们是真的有一腿吧。那么色的喘息声怎么演出来啊?
上条玲司:(青山?!)
青山隆一:你是我至今见到的最漂亮的男人。我真想痛快疼爱你一次,让你哭泣求饶,这样张漂亮脸孔因为痛苦而扭曲的样子我不知妄想了多久。
上条玲司:(这个男人不是我知道的青山!啊!小刀!)
青山隆一:没想到愿望竟然能够实现……我的人生也没糟糕透嘛。有够锋利的……吻痕~?!你在引诱我吗?呐,是不是啊,想我欺负你吗?
上条玲司:怎么……有可能啊!
青山隆一:老实说嘛。要不……就直接问你的身体好了。
上条玲司:呜!
青山隆一:和我想象的一样,你肤色这么白血管看得好清楚啊。
上条玲司:你给我差不多一点,想以伤害罪坐牢吗!
青山隆一:好啊~老实说,手提电脑啊钱啊什么的我都无所谓,只要能把你搞到手,我连命都可以不要。
上条玲司:(不行……这人已经完全疯了!)
青山隆一:好可爱的乳头……切下来的话会变成怎么样呢?
上条玲司:住……手……!
青山隆一:真的要我停手吗?乳头都挺起来了。觉得恐怖?还是有感觉了?呐,到底是哪边啊?很恐怖?有感觉?
上条玲司:谁会……有感觉啊!
青山隆一:哈哈……贱人!
上条玲司:(我就要这样被这家伙折磨、侵犯,甚至杀死……织田!)
(织田冬辉:大概六点就会回来的了。)
上条玲司:(那变成最后一个吻,最后听到的你的声音了吗……早知会被这样的男人弄死,就算被笑,只有一句话也好,也应该告诉你我真正的心意。)
青山隆一:听好了,要是用牙齿咬的话我就立马把你的动脉断了。我可不是光会吓人的。快点把嘴张开!
上条玲司:呜呜!
青山隆一:用舌头!像平时取悦男人一样做啊!那刑警的你不是含得很开心嘛!
上条玲司:呜!
青山隆一:真没水平!没办法。
上条玲司:住手!……不要!
青山隆一:用你下面的嘴来含吧。
上条玲司:(织田!)
织田冬辉:上条!
上条玲司:织田?!你怎么会在这里……
青山隆一:不、不要过来!叫你不要过来啊!你再靠近我就杀了他!
织田冬辉:(上条!相信我!)
上条玲司:(……!)
织田冬辉:你就刺下去啊。
青山隆一:什么?!
织田冬辉:相对的,你也做好觉悟吧。我会折磨你到这家伙所受的痛苦的好几倍。他是一只手臂,你就两只;两只的话,你就两只手吧。
青山隆一:你、你是条子来的吧?!可以做这样的事吗!
织田冬辉:世上的公仆全部都是遵守规矩清廉洁白,这是一般市民的便宜想法而已!
青山隆一:呜!
织田冬辉:至少我为了保护重要的东西,绝对不会犹豫破坏规矩!
青山隆一:啊!
上条玲司:(就是现在!)
青山隆一:啊!呜哇!
织田冬辉:没事吧?!伤势呢?
上条玲司:我没事。
织田冬辉:我帮你把绳子解开。转过身去。
上条玲司:……谢谢。还有一个,弟弟呢?
织田冬辉:活捉了。晕在楼梯上呢。
上条玲司:织……田……
织田冬辉:你没事……实在太好了……!
上条玲司:你也是……没受伤就好。
青山隆一:啊啊……
织田冬辉:切,真是不会挑时间的男人。
上条玲司:织田,住手。
织田冬辉:让我揍他,报告书要我写多少份都行,你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上条玲司:不是。
织田冬辉:啊?
上条玲司:让我揍。
织田冬辉:你什么时候改走肉体派了?
上条玲司:向你学习而已。根据时间和场合,有时不得不破坏规矩,对吧?
织田冬辉:哼。


Track 07 人生最幸福的时期

织田冬辉:(回到公寓拿行李时,监视用的器材已经被回收,只剩下我的行李被整理好放在墙角。站在什么都没有的房间里,这三天就好像发梦一样。已经……不会再和那家伙见面了吧。顺利取回手提电脑,我们的任务亦结束了。这样那家伙又能再升一级,顺利地在公务员的道路上平步青云了吧。已经足够了。)接下来……该走了吧。啊?!上……條……?你的伤呢?
上条玲司:轻伤而已,没问题。
织田冬辉:那就好。……忘了拿东西吗?
上条玲司:……啊啊。
织田冬辉:关于这次的事情,我不会说出去的。你不用担心。
上条玲司:……!
织田冬辉:上条?!怎么——
上条玲司:也让我做!
织田冬辉:上、上条?
上条玲司:光是我被做,太不公平了吧!不是吗?
织田冬辉:什么是不是,你——冷静点!
上条玲司:嗯……
织田冬辉:喂!你干什——嗯!等等!不要乱开玩笑!上条!
上条玲司:……我知道你讨厌我。不过都最后了,你就不能给我一个回忆吗。
织田冬辉:你说什么——
上条玲司:这五年间,我一直想要忘掉你,想着要放弃、要斩断这份感情!不过,我还是想要回忆啊,只有一次也好!把我当成中岛可能很难……拜托你了!
织田冬辉:为什么……会跑出中岛的名字啊?
上条玲司:那是 因为……你们是情人吧……
织田冬辉:啊?!中岛他前年结婚了,现在已经有一个儿子了哦!
上条玲司:怎么会?!我一直以为你们是……所以才不得不放弃……
织田冬辉:喂……难道你……喜欢我……?
上条玲司:对不起!
织田冬辉:为什么要道歉啊?!
上条玲司:为什么……因为……
织田冬辉:因为?
上条玲司:因为我擅自喜欢上你所以对不起啊!……织田?
织田冬辉:玲司……我也是。
上条玲司:织田……怎么了……
织田冬辉:我也喜欢你。
上条玲司:骗人!
织田冬辉:我没有骗你!
上条玲司:怎么可能……
织田冬辉:你的存在一直是我心灵的支撑啊。
上条玲司:(真的……是真的吗?)
织田冬辉:而且,我也想过要放弃。我以为你很讨厌我。
上条玲司:我也是……以为被你蔑视了。
织田冬辉:蔑视?
上条玲司:大山的那件事,本来应该是我好好教导大山的……
织田冬辉:那是我自己发飙了而已。
上条玲司:就算分开了,我也没忘掉过你。但是,又不敢和你见面。一想到要是被你用鄙视的眼光看着就受不了了。但是这次的事,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你了。
织田冬辉:看来要感谢你那无用的上司啊。不过,抱歉……我还是感到难以置信。
上条玲司:织田……
织田冬辉:因为一直都认为永远都的不到手的。
上条玲司:冬辉,我来让你相信。
织田冬辉:玲司!不要勉强……不用口也可以啊……
上条玲司:是我想做……
织田冬辉:玲司……嗯!差点就在口里射出来了。
上条玲司:舒服吗?
织田冬辉:啊啊,很舒服。不过……我想在你里面射……玲司。伤口不会留下疤痕就好了。还会不会痛?
上条玲司:已经不痛了。
织田冬辉:那就好。
上条玲司:嗯啊……
织田冬辉:已经挺起来了,真的很敏感呢……
上条玲司:不要……这样的姿势……
织田冬辉:忍耐一下,这样你最轻松。
上条玲司:啊!骗……人……不要……好脏……住手!放开!笨蛋!
织田冬辉:不要乱动啊,只能靠这样湿润了。
上条玲司:不要……不……
织田冬辉:好像放松很多了。
上条玲司:啊!(好热……)
织田冬辉:要进去了。放轻松。
上条玲司:啊……
织田冬辉:好紧……!
上条玲司:做……不到……
织田冬辉:乖孩子,就这样慢慢吞下去……
上条玲司:进……来了……
织田冬辉:全部进去了哦。
上条玲司:(啊啊,终于都能……)
织田冬辉:很痛吗?
上条玲司:有点难受,不过不痛。
织田冬辉:好像没问题了。
上条玲司:啊……织……田……不行了……让我射……要去了!啊……你还没有——
织田冬辉:你这里,张大着把我全部吞进去……感觉得到吗?
上条玲司:肚子里都是你的感觉……
织田冬辉:你里面好热……好舒服……!
上条玲司:啊……喜欢!好喜欢你……!啊啊……一起……!
织田冬辉:想一起去么?
上条玲司:在里面……都射出来……
织田冬辉:呜!……不要太刺激我了……!
上条玲司:啊!织田!织田……等等……!
织田冬辉:玲司……我爱你。
上条玲司:我也是……

上条玲司:关于上司擅自带走机密文件的事……
织田冬辉:嗯?
上条玲司:我决定要向高层报告。
织田冬辉:这样做好吗?不但你的上司会失脚,连你也会受到牵连。
上条玲司:没所谓。我之前说过吧,我的父亲和祖父都是警察。
织田冬辉:啊啊。
上条玲司:上条家除了本家,也培养了很多警察。也就是所谓的警察名门。当年父亲也晋升得很顺利。不过,当警示正的时候,因为年轻时候负责的案件被人杀死了。
织田冬辉:被杀死了……?
上条玲司:我十岁的时候,在家门口。
织田冬辉:这样啊……所以这次的事你才……对不起。
上条玲司:织田?
织田冬辉:我什么都不知道……见到你对我下跪一时心头火起说你就这么想往上爬……
上条玲司:怎么会……反而是我想对你感谢。
织田冬辉:玲司。
上条玲司:多亏你拖着我来现场,我才想起已经忘记了好久的基本,用身体来搜查的感觉。从现在开始,无论花费多少时间,我打算靠自己的双腿一步一步往上走。
织田冬辉:哈哈,人生也不只是出人头地。工作以外的娱乐,全部都由我来教你吧,手把手地,呐?

西尾:昨天真的很对不起!
织田冬辉:西尾?!
西尾:要不是织田前辈阻止我,我一定打中他了。
织田冬辉:那就以此为教训,以后不要再乱挥枪——
西尾:然后还有!那时候说你很恶心……真的很抱歉!其实我一直都想要是能够像织田前辈那样就好了!我很憧憬织田前辈的,是真的!
织田冬辉: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总之你今后拿出多点干劲来做事。
西尾:是!从今天起我会改头换面重新努力的!……不过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你都不肯和我说话了。
织田冬辉:那是你运气好,今天的我心胸无比宽大。
西尾:这样吗?
织田冬辉:因为是人生最幸福的时期啊!

织田冬辉:抱歉让你久等了。
上条玲司:啊……也没有。
织田冬辉:下次我会做好钥匙给你的。
上条玲司:……嗯。这房间感觉令人很放松啊。
织田冬辉:那你要不要搬过来?
上条玲司:诶?
织田冬辉:大男人两个住的话,可能会有点窄。不过那个破公寓都那么过了,这里肯定没问题的。你不用急着回复我,慢慢考虑好了,我会等着。
上条玲司:……织田。


Track 08 Free Talk

铃木千寻:这里是DRAMA CD《傲慢又野蛮》的Free Talk时间,各位辛苦了。
众人:辛苦了~
铃木千寻:我是饰演上条玲司的铃木千寻,然后——
森川智之:饰演织田冬辉的森川智之。
铃木千寻:然后,然后——
成田剑:饰演青山隆一的成田剑。
铃木千寻:然后还有——
阿部敦:饰演西尾的阿部敦。
铃木千寻:那么马上来听听各位的感想吧,森川先生——
森川智之:好的,我自己很喜欢BL的刑警故事,而且又能和喜欢的人一起共演,觉得非常开心。
铃木千寻:好的~成田先生你觉得怎么样呢?
成田剑:啊,隔着墙偷听这种角色也不是能经常演到。
铃木千寻:而且还是犯人。从一开始就很可疑了。
成田剑:也没有吧~
铃木千寻:我都担心那茶里是不是有下什么东西了。
成田剑:一开始就只是在发呆的样子……我试着蕴醸出这种感觉来。今天非常开心。
铃木千寻:然后,阿部先生——
阿部敦:我演的就是刚毕业的那种宽松教育出来的人。
森川智之:让人看了就火大的那种。
阿部敦:对啊,看了就火大。
森川智之:因为学生时候周末都是休息的,所以出来工作了周末也还是要休息。
阿部敦:感想就是好在枪是在日本……LOVE&PEACE的感觉啊。
铃木千寻:谢谢~至于上条嘛……
森川智之:两人因为很大的误会——
铃木千寻:对,两个人都以为对方很讨厌自己,其实弄清楚是两个人都在单恋。
森川智之:没错。真是要向无能上司干杯。
铃木千寻:对啊,多亏了他才能变成相亲相爱。
森川智之:果然上司还是要无能的好。
铃木千寻:啊,对啊,和能干的相比。那么,Free Talk的时间就到此为止~感谢各位~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7 | 2018/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