俎上の鯉は二度跳ねる2

俎上の鯉は二度跳ねる2

作者 水城せとな
発売 ランティス
発売日 2009/12/23

キャスト   中村悠一、遊佐浩二、斎藤千和、他

内容   !コミコミオリジナル特典付 決定!
大人気の『窮鼠はチーズの夢を見る』の続編が、二か月連続でリリース!
今々瀬との生活をやめ、たまきと日々を過ごす恭一。
そんなさなか、たまきの携帯には非通知着信が続き、調査員としてたまきと接触をする今々瀬。
今々瀬と恭一、そしてたまきの3者がおりなす微妙で、張りつめた関係のゆくえは…。
★コミコミオリジナル特典付
★コミコミオリジナル特典は、『ポストカード』です!!
ポストカード絵柄は、確定しだい更新いたします

翻译:yuukisuzuki wxzr yumemi kirina
校对:yumemi

本篇

Track01

冈村环:你有没有觉得最近我的头发摸起来变得滑滑的?
大伴恭一:嗯?有么……可能是吧。
冈村环:我秋天的时候换了一家美容院,那里的保养似乎很不错呢。虽然之前的那个美发师也不错,但是每次我让他帮我把头发剪短的时候,他总是不愿意给我剪。反正你对这些没兴趣吧,发型啦,服装之类的。
大伴恭一:诶?没有没有。
冈村环:你肯定在想“根本没啥变化嘛”是吧,恭一先生。
大伴恭一:没有……
冈村环:不要紧的,你不用勉强自己附和我。我对男人没那么多期待。
大伴恭一:呵呵。
[手机震动声]
冈村环:又是未知电话。
大伴恭一:怎么了,小环?
冈村环:没什么。好久没来水族馆了,我好高兴啊。我很喜欢鱼呢。
大伴恭一:我原本以为这种地方都是夏天来的呢,没想到冬天也有这么多人。
冈村环:忽然很想吃鱼了呢,回去的时候要不要去吃鱼?寿司这类的。
大伴恭一:诶?(从前我也学着别人当过同性恋,因为对方总是追着我说“我喜欢你”“我喜欢你”的,于是我就想既然有人这么爱我,这样也挺不错之类的,不知不觉间有了这种想法,一直被他牵着鼻子走。曾经轻信了他的诡计,干了不少事情,也曾经情不自禁,喜欢上了他。至少我认为自己是喜欢他的。也许真正的同性恋男人听到了会取笑我说“那根本算不上是恋爱”,但是不需要别人来理解,对我来说那些日子是很特殊的,既不唯美也不丑陋,只是很重要的过去。)
冈村环:恭一先生你快看,我最喜欢魔鬼鱼了。
大伴恭一:你是喜欢它肚子上那种微笑的表情吧。
冈村环:没错没错。
大伴恭一:(虽然和小环的开始很糟糕,但是因为我们很努力,今后总是会有办法对付的。对于我那些过分的行为,她都全部接受了,她那份纯真也一直都没有改变过。想起来也是,她是即使得知自己的父亲在别的地方另有家室还能怀着一颗率直的心一直生活到现在的人。也许以她的肚量,我那些愚蠢的冲动行为都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冈村环:白色的海豚,往这边游过来了。
大伴恭一:这只好像是公的呢,你很受欢迎啊。
冈村环:好可爱。
大伴恭一:不过它看起来似乎不像是海豚呢。是不是因为没有喙(专指鸟的口器)啊?。
冈村环:喙…哈哈
大伴恭一:呵呵。(如何去爱自己喜欢的那个人,现在也许比以前更清楚了吧。不然就枉费那家伙倾尽一切教我的努力了。他已经成为我的一部分,就好像地表层一样沉积,在那之上才构筑起我现在的每一天。)
冈村环:我可以问问你以前恋人的事情吗?这只是我单方面的想法而已,恭一先生和之前的恋人一定经历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吧。为什么,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让你们分开了?要是不方便说就算了。
大伴恭一:没什么,反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
冈村环:她是怎么样的人,你喜欢她的哪里呢?
大伴恭一:什么样……嗯,他很黏人,嫉妒心很强,很阴险。之前还一脸从容的样子,一瞬间就因为一些不值得一提的事情变得歇斯底里,现在想起来他应该是很烦人的类型……
冈村环:你可是很喜欢她的吧?
大伴恭一:嗯,他那种真的是很可爱。虽然他每天像彗星一样转啊转的,但其实我觉得很轻松,真的很可爱。
冈村环:我大概可以明白你有多喜欢她了。像“美女”呀“善良”这种词,即使不是很喜欢对方也可以说出口,但是“可爱”这种词只有因为喜欢才能说出口的。
大伴恭一:但是,我最喜欢的应该是他很喜欢我这件事吧。我在这方面很狡猾……
冈村环:你到是很诚实啊。
大伴恭一:后来,他跟我说“和你的话,根本就不可能”,我们就一刀两断了。很无趣吧。我想当时我是可以安慰他的。在那之前一直以来都是对方说要分手的话,我就替他实现一点愿望之后得到对方的原谅,总能抗过去,一直是这样的反复。但是他真的看起来很痛苦啊。我觉得我已经努力过了,也尽最大的努力呵护他,结果我的心意不管怎么样也比不上他对我的心意。所以当时我没有安慰他,也没有阻止他。我如果早一点这样做就好了,要是说还有什么后悔的话,应该就是这个了吧。我当时倒是很幸福。
冈村环:与其说是和恭一先生不可能,应该是对方太喜欢恭一先生了吧。我多少可以理解。太喜欢一个人的话,就没有办法做回原本的自己,会崩溃的。对不起,明明没有见过对方,却凭着想象说了这么多。
大伴恭一:没事。
冈村环:如果和那个人再见面的话,要怎么办?
大伴恭一:诶。我不想见他。
冈村环:为什么?
大伴恭一:为什么……我真的不想见他。
冈村环:因为会动摇吗?
大伴恭一:不是啦,你还真是打破砂锅啊。
冈村环:我不想重复你和之前恋人的失败,所以才想先问清楚。我学到很多啊,我会努力不要太喜欢你的。还有,我绝对不会说“是你的话,根本就不可能”这种话。不管是一时生气还是吵架,只要说出这种话我想一切就都会结束的。
大伴恭一:嗯。
冈村环:恭一先生,下周或者是再下周,或者是再过一段时间时间也行,你愿不愿意去见见我的母亲?
大伴恭一:抱歉,这些话本来应该是我主动说的,有时间我想去问候小环的母亲,行吗?
冈村环:好的。
大伴恭一:(到底有没有命中注定的人呢,如果有的话,是不是只有一个人呢?世界上这么多人生交错,但是却只能和一个人一起变得幸福,我想人类的命运应该没有这么脆弱。一定会有很多的可能性,你也是一样的吧……)

大伴恭一:我还真是爱撒娇啊。
冈村环:是因为累了吧,你已经上岁数了嘛。
大伴恭一:别说年龄的问题啦。
冈村环:但是你看起来很累啊。从那天开始,这半年来一直都是这样。年纪大了,伤口愈合的时间也会变长了。
大伴恭一:别把我说的像大叔一样啊。
冈村环:在公司做决策的时候就反映很快啊,大叔。
大伴恭一:工作是必须做的啊。恋爱也是一样吗……
冈村环:我想见见你之前的恋人呢。没有照片什么的吗?
大伴恭一:说起来真的没有呢。手机的照相机也基本没拍过人。你这么一说,还真是什么都没留下呢。
冈村环:是吗。
大伴恭一:(我曾经看过的那些风景,如果有机会也可以告诉你就好了,我想是你的话一定会说“是会有这种事的啦”,之后笑一笑,一带而过。那样一来,在那一刻,所有的一切都会沉没在时间的海洋里,之后融化消失不见。没错,也许就像放灯笼一样……)


Track02

[手机震动声]
大伴恭一:小环,你不接电话吗?要不要我去接一下?
冈村环:不用,没事的,其实是……最近很多未知的无声电话,家里的信箱也经常有些奇怪的东西。
大伴恭一:那是怎么回事,跟踪狂?
冈村环:可能吧,反正就是这样。有时候在家的附近会觉得被人跟踪了。
大伴恭一:什么时候开始的?
冈村环:两个多月之前吧。
大伴恭一:你为什么都不告诉我啊。
冈村环:对不起。我不想被恭一先生误会,觉得我和乖乖的男人有关系之类的,我真的不知道是谁……
大伴恭一:我不会那么想的。那你报警了没有?
冈村环:我也不知道这种小事他们会不会受理,但是这种事情想起来就很恶心,要是出什么事就为时已晚了。所以我就想之前不是有收到名片吗,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找今濑先生商量。
大伴恭一:啊。
冈村环:我跟他说了之后,他问了我很多详细情况,现在今濑先生那版正在帮我调查。啊,对不起,一直没告诉你。
大伴恭一:啊。
冈村环:那个……对不起。
大伴恭一:小环不需要道歉,我才应该说对不起。我什么都没察觉到。我想你做的是对的,与其我这种外行人轻举妄动刺激对方,还是交给专业人士来做比较放心。那个……咳咳咳……
冈村环:什么?
大伴恭一:今濑还好吗?
冈村环:嗯。他待我很好呢。他真是心思缜密,而且直率又亲切,一直很冷静,真是帅啊。啊,今濑先生也问我恭一先生好不好呢。你们最近没见面吗?
大伴恭一:那个……最近我们两个都比较忙。
冈村环:难道是因为有我在,所以你都没什么时间和朋友聚会了?你不用在意我的,偶尔几个男人一起出去喝酒,或者把他们叫到家里来吧。
大伴恭一:跟踪狂的事件要是不解决,我会很担心,哪儿有时间做那些。你在说什么呢。
冈村环:对不起。
大伴恭一:(今濑……没想到他就在这么近的地方。只要他过得好就行了,好好工作,每天按时吃饭,只要过着普通的生活就好了。只要他和个好男人交往,生活得幸福就好。男人吗?他有吗?应该有的吧。不管怎么说,那家伙都是一个人活不下去的类型。我反正也不在乎。嗯,真的都无所谓了。竟然会有这种想法……这种事情,真的都无所谓了。今濑,今天很冷,我好像抚摸你的头发……真是白痴,这么暧昧。如果是同性恋的话绝对不是我不彻底程度,一定会更爱他。更加强烈,是我所无法想象的。更深刻的,更深刻的……)
冈村环:牛肉奶油汤再煮一个半小时就好了。结果搞了一整天,对不起啊。恭一先生?恭一先生……

调查员:喂,辛苦了,今濑先生马上就到监视怀疑对象的地方了,啊,我看见他了。
今濑涉:知道被怀疑对象的身份了吗?
调查员:是的,他叫冈崎启次,是在上目黑一个叫beyond的美容院工作的美容师,在上个月辞职了。现在是无业人员。
今濑涉:上目黑的beyond啊。我去问问委托人认不认识这个人。现在他的犯罪证据只有他在委托人住的公寓前乱晃这一个,在跟一段……啊,冈崎从咖啡店出来了。
男:那我来换你继续跟踪。
今濑涉:等一下。委托人冈村环从咖啡店对面的大楼里出来了。(星川妇科诊所……难道小环她……)
男:今濑先生?今濑先生。冈崎那家伙试图接近冈村环。
冈村环:喂,今濑先生。你好。
今濑涉:小环,你知道上目黑一个叫beyond的美容院吗?
冈村环:知道,到去年为止我一直去那家店。不过我很久没去过了。
今濑涉:小环,你假装若无其事,走到大路上来。
冈村环:什么?
今濑涉:到人多的地方去。
冈村环:诶?
今濑涉:我马上就过去。喂,小环?
冈崎启次:岡村小姐,你为什么把头发剪掉了?一点都不适合你。
冈村环:冈崎先生?
冈崎启次:我不是说过了吗,还是不要剪短的好。
冈村环:啊啊!
今濑涉:小环。他在那,是冈崎,抓住他。
男:是。
今濑涉:小环,小环。小环,没有意识了吗?得快叫救护车…啊…(我得救她……得赶快救她……)


Track03

野上美奈子:大伴科长。
大伴恭一:野上小姐。我没注意到未接来电,对不起。小环呢?
野上美奈子:只是轻伤而已,不要紧的。警察来问过话了,刚刚才回去。还好你来了,我还没联系上小环的妈妈。
[开门声]
冈村环:恭一先生……
大伴恭一:小环。
冈村环:好像把事情闹大了。抱歉,劳师动众的。
大伴恭一:小环没必要道歉吧。这……
冈村环:没事的,只是撞到头部,出了个包,之后还有些擦伤而已。包了这么多纱布,看起来好像很严重的样子,真是好丢人。
大伴恭一:这种时候,你不用勉强自己笑出来的。
冈村环:对不起,但是我真的没什么实感。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呢……是今濑先生跑过来救我的。那个跟踪狂好像被抓起来了,是之前那个美容院帮我做头发的人。我没想到会是他,吓了一跳。不过,也是会有这种事情啦。今濑先生告诉过我在扔个人信息和笔记的时候要小心处理,是我自己大意了。今天他好像知道我要去医院,一直在外面等着。还好今濑先生出现了,真是太好了。

[开门声]
今濑涉:好久不见,学长。
大伴恭一:谢谢你救了小环。
今濑涉:对不起,我……
野上美奈子:(啊,今濑先生……)
大伴恭一:还好只是轻伤,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要是没有你在……
今濑涉:不是这样的。对不起,对不起……
大伴恭一:今濑?怎么了,脸色惨白的,发生什么事情了?
今濑涉:在这里不方便说,能不能到学长家里再说?事到如今我也不会在想对你做什么奇怪的事情了。我没有那个意思,我知道那个房间现在是她住的。
大伴恭一:我知道了,走吧。
野上美奈子:(刚才那个是怎么回事?刚才那个是怎么回事……)

今濑涉:你买了电水壶啊,厨房这么小,还是不要放太多东西好。女人真是……今天我看见小环从妇科诊所出来。后来才知道她是定期去医院检查,但是我……
大伴恭一:你以为她怀孕了?
今濑涉:我看见她从楼梯上摔下去失去意识,我一直站在原地,头脑里一片空白,完全动弹不得。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那样,也许是在想要是有什么事情就好了,我……
大伴恭一:算了,又不是让根本不存在的小孩做了牺牲品,她也没什么大事,而且事情也已经解决了。
今濑涉:这根本就是结果论吧,如果搞得不好的话,我可能已经…
大伴恭一:我只能用结果论回答你吧。算了……别说了……
今濑涉:你要和她结婚吗?
大伴恭一:也许会吧。
今濑涉:我……也许这对学长来说是很无所谓的事情,自从那天之后我没有和任何人……虽然脑袋里面想着赶紧找个男人,但是好像生理上已经不能再接受其他男人了。因为是你抱过的身体……
大伴恭一:是无所谓呢…真的…
今濑涉:你吃惊吧,对于我着毫无进步的恋恋不舍。我自己也没有办法啊……和你分开之后的这半年,我很努力的活着。想着这次一定要把你忘记。我比以前更努力工作,尽量不让自己一个人,和很多人往来,到处露面,去健身房锻炼,睡不着的日子就多吃一点感冒药强迫自己入睡。为了不让自己想起你,我把时间填得满满的。我过的算是很好了,人只要工作吃饭睡觉就能活的好好的。但是,仅此而已,除此以外就一无所有了,一切都感觉不到了,甚至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什么都感觉不到……
大伴恭一:今濑,别说了……
今濑涉:之后,过了很久之后高杉又来联系我了。你还记得吗?就是我之前的男人。他问我学长还好吗,我随意说了一句我们已经不在一起了。那个时候只是随便聊了聊就把电话挂了,挂了电话我才意识到,我想不起来学长的名字。不管如何在记忆里寻找,都想不出一个字。大脑里出现一个空白的空间,什么都没有了。我觉得好害怕,慌乱之下,给高杉打了电话。我问他学长的名字叫什么。他开始还嘲笑我说“不是叫大伴恭一吗,在说什么傻话呀”。真是太糟糕了,我对着电话号啕大哭,高杉在电话那边真的生了气问我“他到底是用什么方法抛弃的你,让你有这么大的阴影。”真是愚蠢啊,我们明明那么心平气和地分的手。但是那个时候我衷心地向神明祈祷了,不管今后会如何,只是不要把那个人的名字从我身上取走。就在那之后,小环就来联系我了。学长,我求求你,能不能把我留在你人生的某一个地方。我不会阻止你和她结婚,我想你们会成为一对很好的夫妻,我也不会出来捣乱。只要让我一个月见你一次就够了,能不能让我当你的情人?
大伴恭一:今……
今濑涉:我绝对不会给你添麻烦的,什么都听你的,你想怎样都可以。
大伴恭一:今濑,到底是谁在为所欲为?我和她是很认真的在交往的,我很珍惜她。我不能一直重复以前的事情,也绝对不会让她处于那种立场。再说了,我为什么非要找一个男人当情人啊?
今濑涉: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即使没有身体的关系也可以,只要见见面的话……
大伴恭一:见了面有什么意义吗?说我不行的不是你吗?我和那时候比完全没有变,说不定变得更糟糕了。今濑,我直说了吧,我不是同性恋,就像你不会喜欢女人一样,我也没有那种才能去喜欢男人。就算我做了你希望我做的所有事情,说了你希望我说的所有话,你就真的就能满足,能安心了吗?你一定会想,我只不过是对过去的情人温柔一点而已,只是在和你玩恋爱游戏,总有一天会成为女人的所有物。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为你做的了。所以,你也应该放弃我了吧?
今濑涉:那是……我自以为是身在福中还吹毛求疵。是我太愚蠢了,你明明对我那么好,但是我却不识趣……
大伴恭一:识趣?这是一个幸福的人该说的话吗?
今濑涉:幸福不幸福是我自己决定的事情。你不用替我想那么多。
大伴恭一:那你是想让我一直看着你这幅不幸福的样子吗?你未免太自私了吧,清醒一点吧。你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感伤情绪里而已吧?如果这也叫恋爱的话,那还真是无聊透顶。
今濑涉:什……
大伴恭一:你再怎么装纯情我也不会再被你骗了。如果我是女人的话你根本就不会理睬我。没错吧?你只是对符合自己性癖的喜欢的人追了分,追了分而已。你很沾沾自喜吧,但是与此相反的,我却和男人……一直以来我是什么心情,作为同性恋的你是根本不可能明白的。怎么可能让你你明白。我已经受够了。
今濑涉:呜呜……
大伴恭一:这种时候还能哭得稀里哗啦的人还真是幸福。我在真正难过的时候会紧闭心扉,彻底冻结什么都感觉不到。直到一切都结束都过去了,心里的盖子才会再打开。已经都无所谓了。给我,我去把咖啡倒掉。
今濑涉:不要……
大伴恭一:别抱着一个冷了杯子不放。你是白痴吗?
今濑涉:呜呜呜呜…(结束了……不对……还没有结束……为什么我都没察觉到?那里还有那个烟灰缸,我的烟灰缸……他还没有扔掉,还没结束,还有一个回合。)
大伴恭一:电水壶真是方便,马上就能有热咖啡喝,要是小环不说的话也许我就不会买了。
今濑涉:我说了你不行,你就那么受伤害吗?看来我真是踩地雷上了。你这个人本来就是自尊心很强,很在意是不是能得到对方的认可。我说的太过分了,对不起,跟你道歉。
大伴恭一:有人会在被人否定之后还高兴的吗?你既然说我不可以那就是结束了吧。
今濑涉:我说了那么多次我爱你,就因为说了一次泄气话就被你抛弃了吗?
大伴恭一:泄气话也是真心话吧。事实上,我本来就不可以。
今濑涉:才没有不行,我不会再说第二次了。
大伴恭一:已经太迟了。
今濑涉:如果没有你在我会死掉的。
大伴恭一:有没有我在你迟早都是死吧。
今濑涉:那你就留在我身边吧。
大伴恭一:不行。我要结婚。
今濑涉:我都说我可以当情人。
大伴恭一:不可能。
今濑涉:什么不可能……你在我面前装酷又能怎么样?明明有那么多实际的成绩摆着,你还好意思说吗?我很清楚你对可爱的小环情不自禁,既有少女的楚楚可怜,同时又很独立积极的女孩,刚好符合你的爱好,我明白的。但是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不会出轨的永久爱情。更何况是你,总有一天会发生同样的事情的。因为难以拒绝,被刚好合适的对手逼迫,之后就顺水推舟……既然如此那不如就让我来当这个人吧,而且比起女人这些那些,还是我比较省事。要想把我藏起来养着可是很简单的,不需要什么钱,也不会被发现,更不会怀孕,而且还能为你做很多女人不能做的事情。我觉得我会成为一个不错的情人的。
大伴恭一:我不需要那些。
今濑涉:不需要吗……也是啊……你根本就不需要我,要是在开始相遇的时候你就这样说那该多好,现在已经晚了,已经回不到过去了。我们第一次相遇的那天,是你先叫住我的,是你的错,都是因为你我才失去了其他的一切。明明还有很多路可走,但都是因为你……你倒是好,在你身边有那么多可以主导你的人,但是我除了你一无所有,什么都没有了。除了你之外,可以主导我的人……
大伴恭一:有的。幸福地生活吧,走过这条路……还有很多条路可以让你微笑着生活下去。
今濑涉:那有什么意义吗?那种东西……那种东西有什么意义?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喜欢得快要死掉了。
大伴恭一:我知道……
今濑涉:我回去了。我已经满足了。学长,你已经变成一个很好的男人了。随风倒武士已经变得很出色了。我放心了,是我把你培养成这样的呢,还是说是小环爱的力量呢。在这么狭窄的地方还放了一套餐桌椅,是觉得让女孩子坐地板不合适吧。这个房间也变得满是女人的味道了。请和她一起幸福的生活吧。就算是搞错了也别叫我参加婚宴哦,今年很多朋友结婚,我交礼金已经交穷了。我都没机会收礼钱呢,同性恋真是够吃亏。那么,学长你保重吧。最后能不能拥抱我一下,5秒就够了,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你是在试验我到底能纠缠你到什么时候吧,我都知道!我也知道这种暧昧的心情是不能得到原谅再回到从前的。你到底还想让我说什么?我的弹药库已经空空如也了,我已经无计可施了。请你想想办法吧,学长。
大伴恭一:这就是最后了吗?意料之外的,你还真的都只会说些无聊的话呢。什么做情人啊,拥抱的……
今濑涉:那你就抱我啊!那你就什么都别想只想着要我啊!不要在意遇到危险还在医院里面的女朋友,现在就和我上床啊!强行留下说着已经被你厌倦了要回去的我,之后一直全力抱着我到早上啊!和你纠缠下去都是浪费时间,我已经不想在看到你的脸了。我要忘了你,重新过更好的生活。我要抛弃一切,一切!再见了,你保重。放手,别碰我!不要!


Track04

今濑涉:不要!别这样!我不要在这张沾满女人味道的床上。这原来明明是我的东西,明明是我的东西!
大伴恭一:你明知道会变成这样还要离开我。给我好好认清楚状况吧!
今濑涉:啊!啊……
大伴恭一:(再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了。但是不管怎么说,我也确实喜欢偶尔偏离正轨放纵自己。像他这种不管甩了多少次都会回来找我的笨蛋,还是教我爱不释手。我就是想冷眼看他巴着我的大腿的样子。我不想放手。)
(白恭一:是因为嗜虐心和自尊能得到满足吗?结果你还不是自己中心?
黑恭一:人不为自己还能为了什么而活着?总比完全没有自我地活着要好得多吧?
大伴恭一:(闭嘴,我要闭嘴!要是这种任意妄为行得通的话,真希望一辈子都可以这样。
今濑涉:啊!啊……
大伴恭一:(啊,我们在床上真的很合得来。欲望的奴隶,现在的我只是欲望的奴隶。)

今濑涉:(厨房里有两条皮筋,是小环放在这里的吧。原来她做饭的时候是把头发扎成两束的啊。无聊的女人。)[掀被子]
大伴恭一:嗯……好冷……啊!等,给我等下!突然碰那里?频道还没转换过来呢。
今濑涉:咦?有那种频道啊?受的频道?原来如此,这样一来不管是谁用什么方式,你都可以应对自如。还真是聪明啊,随风倒武士。
大伴恭一:啊!
今濑涉:你以为我像个女人一样被你吃干抹尽,还会回来对你谄媚吗?外面的野猫都到我的地皮上做记号了,身为男人我可不会默不作声。频道转换过来了吗?不过就算你没转换过来我也一样要上你就是了。
大伴恭一:啊……呃……
今濑涉:啊……
大伴恭一:(好痛……可恶……)
今濑涉:我还以为你会更加抵抗的,谁知道你发出那么淫 荡的声音,结果吓了我一跳一下就射了。真是的,燃烧不完全。被刚刚攻过的人被反攻很难为情吧?话说回来,你好像有点变了嘛。是小环的影响?真可爱。原来她在床上是这种感觉的啊?
大伴恭一:别这样,别乱问女人的这种事情。
今濑涉:你一直在吃小环给你做的饭,对吗?虽然我想象得到,但还是很不爽。因为她做的东西吃进身体里变成了你的血和肉。那不是不管做什么都没法弄出来了吗?我可是从来不给其他男人做饭,因为是前辈我才做的。你肯定是什么也没想,就那样胡乱地吃下去了。那可是一件很特别的事。
大伴恭一:你要是不愿意这样的话,当初就不应该离开。这是你自作自受。都是因为你说我不行,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我基本上都是在外面吃饭的。
今濑涉:别说了,我已经不喜欢你了。激情过后很快冷静下来,会想“真是做了件蠢事啊”,觉得真是没意思。每次都觉得“这次大概能够分得了手了吧”。但是很快又会旧病复发,又会想“啊,想一直这样在一起”“不想让给别人”“不想分手”。结果比以前陷得更深。我真不应该跟你发生肉体关系。
大伴恭一:你有什么资格说这话?对我做这做那,把我变成这种男人。最后你得出的结论就是这个吗?神给的身体竟然拿来做这种事。神也该伤脑筋了。不对,最伤脑筋的应该是我。
今濑涉:是吗?我觉得神会在那种地方设置前列腺应该有它的用意吧?
大伴恭一:你一直嚷着“喜欢”啊什么的,装得一副纯情的样子。结果你想要的还不是身体?好像上床可以解决一切。每次权宜之计解决问题。
今濑涉:说到底,要是按照柏拉图式的来,你根本就不会动情吧?身为男人的我无论对你说多少甜言蜜语,你也只会对我说“谢谢,我很荣幸”就完了吧。要攻陷你这种直男,就只有先造成既定事实,扫平周围的障碍,把你逼进绝路才行。实际上我这样做了以后,你也慢慢地屈服了,说明身体还是很有说服力的。但是一到早上你就要换回环频道去了。什么啊!你哪来那么多频道嘛?莫名其妙。你这还真是惬意的生活方式啊。
大伴恭一:我也是有好好地考虑过才跟你交往的啊!
今濑涉:男人果然是权宜一时的生物。连我自己都觉得烦了。都是因为你每次都权宜一时,我的身心都被你伤透了。
大伴恭一:对不起喔!我只是觉得靠权宜一时我们还能继续下去啊!我觉得总比完全没有对策要好吧?什么啊,要是哪边都是权宜一时还不是不行吗?所以说两个男人在一起就是不行嘛!
今濑涉:是啊,没错,反正两个男人就是不行。……你觉得我很烦吧?
大伴恭一:一般吧。男同志都像你这么烦人吗?
今濑涉:你对其他的男同志有兴趣啊?
大伴恭一:你看,又来了,这种烦人的回答。
今濑涉:我已经很拼命了吧?我也不想做伤害到你的事,而且想过得轻松点的话还是独身的好。一般人不会做到我这种程度吧?好累,总觉得人生好漫长,已经受不了了。今后该怎么办?
大伴恭一:……你真可爱。
今濑涉:可爱的汉字是写作“可以去爱”的“可爱”哦。
大伴恭一:我知道,我可是日本人啊。
今濑涉:我并不讨厌自己的工作,但是因为做过很多件案子,总有些让人愉快不起来的事情。一整天都窝在垃圾堆里搜寻线索的日子或者是面对搜索对象的尸体的日子里,心情真的很低落。我是个gay,只要找个跟我一样是gay的人好好地过下去就是了。我是真心这么认为,对gay的朋友们也是这么说得的。但是,在那些带着低落的心情回家日子里,要是你在家里的话该有多好——我打心底这么想。如果我的人生能够那样的话,不管遇到什么事我都可以承受。我是不是很凄惨?……学长,请跟她分手吧。
大伴恭一:我跟她分手。
今濑涉:哼,什么时候?
大伴恭一:明天。不,已经是今天了吧?
今濑涉:骗人的吧?
[冈村环:要是跟前任恋人见面的话,你会怎么样?
大伴恭一:诶。我才不想见他。
冈村环:因为你会动摇?]
大伴恭一:(不是那样。因为我知道,我非常清楚,要是再次见面的话,我一定会完全陷落。尽管那样可能会让今濑和周围的人都变得不幸,会使我失去从那时起小心堆砌起来的一切。)


Track05

今濑涉:那个深灰色的外套,真帅啊!
大伴恭一:是吗?
今濑涉:是她挑的吗?
大伴恭一:啊…太不顾及她的感受了吗?明明要去和人家分手的。
今濑涉:不顾及她的感受才对!如果你真心是要去分手的话。呐,真的要去和她分手吗?为什么?因为我回到你身边和你说了和她分手吗?
大伴恭一:嘛,说白了就是这样。
今濑涉:你傻啊!我不都说做你情人也行吗?
大伴恭一:所以说,那是不行的!再说了,你到底算什么呀!一会叫我分,一会又叫我别分。
今濑涉:可真不像你说的话啊。你过去不是个不惜伤害别人也要分清是非黑白的人吧?就好好蒙混过去吧!而且她也绝对不是能猜出对方是我的人。才过一天就抛弃经历了那样的事的女朋友,你太渣了!
大伴恭一:那你的意思是人让我等她伤好了,然后找个好时机和她说其实啊我有恋人了吗?还是说就这样和她结了婚,继续和你这样拖泥带水地交往下去?不管怎么样都很渣吧?反正我就渣,还是快点了结了最好。
今濑涉:但是…
大伴恭一:你到底想怎么样?难道是我真要和她分手了你感到自己有责任,怕了吗?
今濑涉:但是,事实上我确实不能负起这个责任啊!
大伴恭一:谁要你负责任了?
今濑涉:哼,快冷静一下吧!偶尔和男人睡一次就这么刺激吗?嘛,我昨晚也太激烈了一点。被人那样S,我会沉醉其中的。还是说,前辈是比较喜欢受?那种事,不论多少我都会奉陪。所以啊,自己的人生还是要好好打算啊!她可是你考虑过和她定终身的女人吧。说分手呀什么的,居然真心相信这种在床上情绪高涨后说的话,这样我也很困扰啊!
大伴恭一:今濑,我认真地问你,你到底在我这里索求什么东西?是能安心地生活下去的未来吗?还是能短时间沉浸其中的眼前的快感?
今濑涉:嗯…两个都……
大伴恭一:唉…
今濑涉:两个都没得到也行,我想要和你的牵绊!我希望能想着我还有你在!不过不是百分百的你也行,只要不是零就行了。我就渴求这一点而已。我只是在不断蚕食你的现在,没办法给你带来幸福的…
大伴恭一:幸不幸福是我来决定的。
今濑涉:啊!
大伴恭一:我们两个也真是自我中心啊!我走了,你就在在理乖乖地等着吧。

大伴恭一:啊!好冷!(今天是说要下雪的吧!)今濑,伞…!哇,吓死我了!搞什么呀,为什么你还站在玄关啊!
今濑涉:你都没亲我一下就走。我脑袋中的神对我说,“已经没戏了”,“已经结束了”…
大伴恭一:啊…你的神是又消极又歇斯底里的吧,可别信那些啊。你怎么想我不管,但是都事到如今了,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分开!我这么想…唉,不过反正我说什么你也不信。居然输给消极神啊,混蛋!唉!
今濑涉:像昨天那样说粗话很狂野地对待我的话,我会一辈子都跟定你哦。
大伴恭一:能不能不要经常要求我那样啊。到底做到什么地步比较好,我还不知道分寸呢!这个超M!变态!
今濑涉:嘿嘿!
大伴恭一:别乐啊,我都不好骂了!
今濑涉:学长,你没甩过女生吧。不能坐下哦!要是她纠缠的话,你肯定就不会放手了!站着说,5分钟内必须把话说清楚。要故意摆出很坏的态度,就是要唱红脸给她看。如果你真的为对方考虑的话,就绝对不能说温柔的话。得让她想,这样渣的男人,我再也不想见了才行!
大伴恭一:那是你的做法吧。今后我也要和她在公司见面哦。那么过分的话我可说不出口。真是的,到底为了什么折回来的我都忘了。我走了。
今濑涉:难道不是回来亲我的吗?
大伴恭一:大概吧?[kiss]
今濑涉:请再留一下吧,就2、3分钟就好。我胃疼得快死了!
大伴恭一:我也是啊。[kiss](今濑,居然是个这么不行的男人,简直是一塌糊涂啊。是因为我吗,让他变成了这副惨样?我可是一直想着最大限度地珍惜他的呀。)

广播:因为刚刚发生的架钱事故,上下行线均不通行,请换乘别的交通工具。
大伴恭一:(电车停驶,巴士站排长龙。简直像是谁让我好好重新考虑一下一般。)去品川东综合医院,请尽量快一点。
司机:今天路很堵啊,还下着雪。我走小路试试吧。
[大伴恭一:今濑,我认真地问你,你到底在想我索求什么东西?是能安心地生活下去的未来吗?还说能短时间沉浸其中的眼前的快感?]
大伴恭一:(我原本打算,只要今濑选着其中的一个回答的话,我就和他了断的。因为我两者都不能给他。他要是跟了我,肯定也永远不得安心。要是为了一时的快感,我也无法和女朋友分手。但是,同今濑的牵绊,如果是这个的话,我想我能给他。我也想要这个。)
(白恭一:两个渣男搁在一起可怎么是好,你到底能变成那家伙的什么人啊!
黑恭一:对方怎么看都只是想要一个恋人而已吧。
白恭一:这种关系,就算是那男女也没办法持续一辈子的。他可不是你这个年纪该选择的对象啊!
黑恭一:对方和自己玩腻了,就这样和平分手不是挺好的吗?问题是啊,你要为总有一天会到来的这一天做好准备啊。真的有必要和小环分手吗?今濑也说只做情人就好了,好好蒙混过去不是很好吗?)
大伴恭一:(不行,不能迷惘!停止思考!必须和小环分手!和工作一样,要做的时已经决定好了。)
(白恭一:你也考虑下将来的事啊!要是有一天被父母知道了,你要怎么解释啊!你有信心保护今濑不让他受伤吗?今后可要不断得上年纪哦!你能把他指定成你保险的受益人吗?!
黑恭一:你真觉得你们的关系可以保持这么久吗?迟早那个不安定男人会因为一些小事爆发从你身边逃走的。每次都要大闹一场,然后通过SEX来和好吗?你傻了呀!
白恭一:自己的人生,好好脚踏实地地考虑一下啊!
黑恭一:不能放弃小环!)
大伴恭一:(这些必须舍弃!舍弃掉啊!今濑我是不论如何也无法放手!不论如何!搞什么呀,我还以为恋爱是为了幸福才做的事呢。看来我真是被这小孩子气的梦想蒙蔽了双眼啊!这才是恋爱吗?真真正正的?感受这种好像要把身体的轴心碾碎一般痛苦才是恋爱?感觉被人连根拔起全部掠走,再也不能背负其他东西的痛苦才是恋爱?)司机先生,那个,我在这里下车走过去吧,已经很近了。(要是这样的东西才是恋爱的话,那我再也不想经历了。如果这是恋爱的话,那恋爱就是业报!)

冈村环:恭一先生,来看我了呀!
大伴恭一:嗯…那个……
冈村环:真是遗憾!刚刚我妈才来看过我呢。这可是个让你们见面的好机会啊。结果一进一出没遇上啊。真的就是2、3分钟前还在呢!
[今濑涉:请再留一下吧,就2、3分钟就好。]
大伴恭一:啊!
冈村环:恭一先生?
大伴恭一:对不起…
冈村环:诶?
大伴恭一:我要和你分手。
冈村环:您在说什么呀?
大伴恭一: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野上美奈子:大伴课长?
大伴恭一:完全是我单方面不好!怎么了?
冈村环:恭一先生,这样的话,您想站着说完了事吗?请坐下。请坐下,说说清楚。请看着我的眼睛。

今濑涉:哼哼哼哼♪~~唉……前辈,我都叫你5分钟搞定的!果然已经不行了!不行了啊…

大伴恭一:对不起,小环,以前的那个恋人回到我身边了。
冈村环:什么时候?
大伴恭一:昨天……
冈村环:所以,你要和那个人复合吗?打算和她结婚吗?
大伴恭一:不,不会的。
冈村环:不行吗?为什么?
大伴恭一:那是因为…对不起……我一直瞒你到现在,其实……
冈村环:对不起…
大伴恭一:诶?
冈村环:就算再相爱也不能结婚的人也是有的。我的父母就是这样,我本该都明白的,对不起,恭一先生也有自己的难言之隐,真是问了不知趣的话呢,我。
大伴恭一:呃!不……
冈村环:不过…那个人就是因为这么喜欢恭一先生才回来的吧。因为真的喜欢,所以才分不开。
大伴恭一:对方是这样说,不过到底怎么样呢。说时候我也觉得可疑。我有时也觉得,他会不会是太过执着于自己的执着心,而丧失了自我呢?那家伙总是因为眼前的一点小事慌乱着急,完全不会脚踏实地地现实考虑。我是打算保持冷静的,就算是再困难我也想着要努力克服一下的。那家伙却被一时的情感搞的晕头转向,完全不能理解我的感情。他什么都看不清啊。说白了,不过是时间的问题啊,这种事!就算是现在,说不定我回去的时候,他就已经不在了!
冈村环:这是恭一先生在单恋啊。
大伴恭一:啊!
冈村环:不过,这样的话,我能等您吗?
大伴恭一:诶?
冈村环:我不能等恭一先生和那个人关系破裂吗?我个性很坏吗?你们是不能在一起的关系吧?就是时间的问题,是总有一天会分手的状态吧?
大伴恭一:虽然是这样…但是,让你等这样的话我怎么说得出口啊!
冈村环:为什么?上一个恋人回来,不过是时机正好吧,还是你一直想和我分手?
大伴恭一:我没这样想过!我是真心喜欢小环的,对我这么好的女生,你是第一个。我想一直这样发展下去的。直到昨天为止…但是!
冈村环:那我等!请别为我担心,不用在意我的。请你和那个人不留任何遗憾地好好交往吧!完全没关系的,等见不着的人我从小就习惯了,不觉得那是痛苦,我爸爸就是那样的呀。
大伴恭一:……
冈村环:为什么说到这里你沉默了呢?恭一先生最开始都说了吧,要分手。回答都已经决定好了对吧。为什么你要沉默呢?难道您在想得说点温柔的话安慰我吗?如果要分手的话,该说些像个分手样子的话呀。比方我对你没感觉了呀,不喜欢你了呀什么的。
大伴恭一:这样的话我说不出口。对不起……
冈村环:但是,还是要分手吧。
大伴恭一:对不起…
冈村环:要是有两个恭一先生该有多好啊。
大伴恭一:要是我能把自己分成两半的话,我还真是想呢!
冈村环:那就请这样做吧,从头分成两半,把右边的给我!
大伴恭一:你喜欢右边的啊。
冈村环:因为恭一先生惯用右手嘛。呜呜…左边也行啊……妈妈一直都和我说,要夺取别人的东西是做的到的,不过一定会遭受报应的。我一直都在想着,是不是总有一天会变成这样呢。
大伴恭一:小环没有错,小环没有抢别人的东西啊。那个时候的我不属于任何人。
冈村环:不对,恭一先生一直属于那个人,我一直都很清楚!
大伴恭一:但是我喜欢小环也是真心的!对不起,我什么都做不到,对不起…
冈村环:呜呜…

大伴恭一:野上小姐。
野上美奈子:大伴课长,我全知道了。课长的恋人,难道不是今濑先生吗?
大伴恭一:啊!
野上美奈子:真的是这样吗?看样子是说中了呢。真渣!如果是同性恋的话,那就和男人爱怎么怎么啊!为什么无辜的小环要被你们牵扯进来受到伤害呢!难道你想找个女人做烟幕吗?为什么偏偏就找上了小环那么好的孩子呢!你真是最渣的男人!
大伴恭一:如果我是同性恋的话,就不会这样了…不,算了,够了。随便你怎么骂吧。
野上美奈子:不要小瞧女人!不要以为你还能和以前一样舒舒服服地过日子了!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和谁怎么传这件事情。
大伴恭一:随你喜欢吧。如果那样小环真的会开心的话。虽然我觉得她不是那样的女孩子。

大伴恭一:(我一直想做一个好人。不管内在如何,起码在别人面前。啊,真的是走得太偏了呀。我已经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了。)

冈村环:美奈!
野上美奈子:感觉怎样,小环?我买了布丁,快尝尝吧!
冈村环:嗯,谢谢!呐,今天我第一次做了CT哦!那个真有趣啊!我都紧张了!
野上美奈子:啊,嗯。
冈村环:那个啊,我被大伴先生甩了哦,刚刚…他说他怎么都喜欢另外一个人。这也没办法啊。
野上美奈子:小环,那个人……
冈村环:不过,好幸福啊!到最后他都对我很温柔呢。
野上美奈子:啊……
冈村环:雪下大了呢。呐,雪啊,看起来虽然很漂亮,不过里面其实是大气中的尘埃啊污染物什么的,超级脏的呢!恭一先生没有带伞呢。活该!出气啦,我试着说的,嘿嘿!
野上美奈子:……
冈村环:怎么了?
野上美奈子:不,没什么,已经没什么了。嘛,就是那个嘛,不好的事情一下子全发生了,反过来也挺好的啊,比起一直倒霉郁闷,还是一次性结束好啊。
冈村环:嗯!我也是这样想的。
野上美奈子:别担心,有我在呢。
冈村环:嗯,谢谢。而且啊,恢复的也会很快哦,我还年轻嘛!
野上美奈子:就是就是!
冈村环:布丁,真好吃啊……


Track 06

大伴恭一:我回来了,今濑?呃,不在么?(屋子收拾得异常干净啊。这个包裹是什么?垃圾桶里面居然有这种东西?啊……是烟灰缸!呃……今濑……无论为了满足你付出多少努力,你的回答结果还是这样啊?今濑,不想深陷水沟的是你吧?不紧紧相拥的话,自己一个人也可以游出,你也明白不是么。有什么可期待的?真是廉价!要我用那些简简单单的千言万语来留住你么?那样的话语根本无法表达我的心情啊。你还不是,会马上就开始怀疑,什么都不会改变。即便无数次地压抑住这样的心情,但是总有一天会这样结束。像这样……)他就冒着这风雪一个人出门了么?冒着这么大的雪?

大伴恭一:今濑。
今濑涉:学长…对不起,突然有要事我就回去了。
大伴恭一:还特地把烟灰缸丢掉么?别那样丢东西啊!
今濑涉:对不起…
大伴恭一:我就知道会这样。肩膀上居然积了这么多雪。你目送掉多少辆巴士了?真是不干脆啊你。都这样了还作无谓的抵抗。你耍性子要耍到什么程度?我就这么不可信么?我已经和她正式分手了。你为什么连短短两三小时都等不了?
今濑涉:你们真的分手了么?你白痴啊?请现在马上回去撤回!
大伴恭一:啊?
今濑涉:果然是不行,果然我是不行的啊。如果是你的话不行!我情绪不安定的连自己都没有办法控制。这样也太奇怪了吧!?我实在是太爱你了,这样爱一个人的话,自己会受不了的。我除了你以外就一无所有了不是嘛?实在是个很无聊的男人。我原本不是这样的男人!要是没有招惹你的话我就不会这样子了啊。请让我回到原来的自己吧!我不要了,不要这样下去了!
大伴恭一:给我适可而止,你个笨蛋!你要扭扭捏捏到什么时候啊?你就没想过要和我一起么?是男人的话就做好心理准备。我可是早就下定决心了。
今濑涉:真有男子气概啊。爱上了。
大伴恭一:别更爱我了。会一发不可收拾的。
今濑涉:你大言不惭些什么啊?虽然摆出很了不起的样子,你的双眼却异常的红哦。怎么?你哭过了么?你们不会是在病房里面拥抱在一起,哭得稀里哗啦的分手的吧?开什么玩笑啊。真受不了,你怎么回事啊你。
大伴恭一:我是怎么和她分手的和你没有关系吧?都是因为你我才不得不甩掉那么好的女孩子啊。说实话,她可是我至今为止交往的女孩子当中最不想要分手的对象!我可不要再来一次了!说到底你破坏了别人那小小的幸福之后却偷偷溜走,这算什么啊?我已经受够了一团糟的私生活。我可是很忙的啊,你别再惹麻烦了!
今濑涉:我也是很忙的啊。让人家产生了这样的感情,还要抱怨啊?
大伴恭一:就让我抱怨抱怨啊!我都没有别的可以诉说的对象了。说到底,你已经是第二次说NG词了啊?第三次我可就不会放过你了啊。
今濑涉:什么?
大伴恭一:你又说了如果是我就不行那样的话吧?很顺口的!你下次要是再说可就真的结束了啊。你给我记住。
今濑涉:啊,那个啊?又伤害到你了?真是个纤细的人啊!但是比起前辈,比起那个女人,我可是来的更为纤细要小心对待啊。你明白么?
大伴恭一:你才是,居然要让我把你当情人,你也太不明白自己那个麻烦的性格了。要是把你当情人的话,都不知道要死多少个人了!说什么“呀!我要杀了你然后去自尽!”可一点都不好笑。
今濑涉:啊,就是说呢。就如你所说的一样。所以才让你下定了决心吗。你还真是个可怜人啊,明明不是同性恋却被我这种像蛇一样的男人黏上。
大伴恭一:我只是想从最麻烦的事情开始处理而已。而且,像我这样飘忽的人背个麻烦的包袱说不定反而能够笔直向前吧?大概…
今濑涉:我才不管你,你这么痴迷我。也许就在下周我就会找个比你要好得多的男人,然后吧你甩了也说不定。我的热情可是消散得很快的哦。
大伴恭一:我知道啊,你能在五分钟之内就甩掉别人的吧?不过下周的话没关系,我们两人都能够不受太大伤害地全身而退。
今濑涉:那要是二十年后的话要怎样呢?你已经完全依靠着我生活了,我却看上了别的年轻人,消失踪影。
大伴恭一:啊,很有可能呢。不过要是20年后的话也没关系了,又有存款,而且已经磨练得很有男人味了,不管是荷包还是内在都十分宽裕的完美中年人,在年轻女孩子里面肯定也很吃香的。哈哈,我现在就很期待了。
今濑涉:你在想这些么?彻底改变以后的你果然性格超级恶劣。
大伴恭一:所以说啊,我的人生总有出路的。所以你啊,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什么改变的。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被最强力的水流冲成了现在的样子,然后就安于现状了。都已经过了三十岁了,事到如今也不会有什么戏剧性的变化了。即使有梦想,我做不来的事情就是做不来。所以不许有第三次,下次你要是再说是我不行的话,不关是下雨还是下雪,我都不会来追你了。那样就真的结束了。
今濑涉:你不过就是追到家附近的巴士站而已,不要这么大言不惭的。你好歹带把伞来嘛。
大伴恭一:我是说真的。那样对我们大家都好。人的一生有很多其他的、比起陷于恋爱无所适从更加重要的事情吧。我们俩都这把年纪了。
今濑涉:确实呢。
大伴恭一:(我说的话听上去好冷淡啊。甜言蜜语实在太难了,我的感情肯定永远都没法传达给你了吧。障碍的是你,同时也是我。那条鸿沟永远无法填平,所以才要不断搭建桥梁,被激流冲倒过也要再建。会是残缺永随的一生吗,即便如此也没有关系。我已经无所谓了,你总有一天会放弃的吧?是下周还是二十年后,或是更早些或是更晚些,精疲力尽之后,就到了我该退出之时了吧?也许到时我会呆呆地看着一无所剩的人生。即便如此也没有关系。我会目送着你的背影,会看着这段恋情的消亡。我会尽可能地用更多的花朵装点那走向黄泉的路。因为我所能做的就只有那点而已了。所以……)接下来要怎么办?
今濑涉:房间就保持现在这样就好了,我的房间正好可以当做储物兼反省室。但是好想重新买个床啊。我无论如何都想要一个除了我和你以外没有别人用过的床。我会出钱的。还有,好想去旅游啊,不去很远的地方也没有关系。到一个只有我和你的地方,让一切重来,从头开始重新来过。另外,还有呢……
大伴恭一:我会去买戒指的。我只能想出这些中庸之策。虽然那并不是想要怎样,不过应该可以作为某种证明而已。
今濑涉:那真是让人高兴啊。你这么宠我的话,我可是会得寸进尺戴去上班哦。
大伴恭一:没关系啊,你戴着吧。
今濑涉:那也让我也给你买戒指吧。
大伴恭一:可以是可以,但是我不会在公司里面戴的。
今濑涉:没关系啦,只要你收下就好。虽然并会怎样,不过能成为某种护身符吧。


Track 07 CASTTALK

中村悠一:我是扮演大伴恭一的中村悠一。看了台本过后啊,就一直在想为什么我会回到今濑的身边呢。哈哈,如果是我的话,如果小环对我说“因为我是右撇子,但是左边也没有关系”的话,会马上说出“果然不行,我现在就和那人分手,马上就过去!”真是一部很复杂的作品。非常感谢。
游佐浩二:我是扮演今濑涉的游佐浩二。这次演得非常竭尽全力,今濑君他自己也有说,情绪和不安定呢。他跟我完全就没有相似点,我努力将其塑造成了我自己认为的很讨厌的人。就我个人来说,我觉得小环是个好女孩,希望她今后能够得到幸福呢。但是感觉美奈子呢,无论过多少年都会是独身的样子,总觉得。
斋藤千和:我是扮演冈村环的斋藤千和。虽然我觉得小环会很失落,但是因为有个很好的朋友在,肯定在一年或者两年后呢,在大街上,与恭一相遇,手上推着婴儿车,感觉会说“啊,恭一先生,好久不见,啊,这是我孩子”这样的话,然后到那个时候恭一会再次感觉到很失落吧?我的脑中就浮现出这样的未来情景。我非常希望她能够得到幸福。她是个非常好的女孩子,非常感谢大家。


Track 08 bonus track

今濑涉:恭喜你结婚了!我果然觉得夏生前辈就是适合比你年纪轻的人啊。
夏生:够了啦,今濑,总觉得你想要我吐槽你那个戒指,难道是我的错觉。
今濑涉:咦?啊,你注意到了啊!呀,讨厌,真是的!前些日子是我的生日,就给我买了我出声年份的葡萄酒以及宝缇嘉的肩包。
夏生:啊,那是什么啊,真好啊。好羡慕啊。
今濑涉:夏生前辈你有个可爱的年轻丈夫也不错嘛!小了五岁真好啊,我好羡慕年轻人啊。我家的那位都已经是大叔了。
夏生:不,我羡慕的是你的包。我要是想要的话会用自己工作赚的钱去买。我才不要那样的男人呢。我话说在前面,你那些个玩意儿,是恋爱泡沫期。(今濑明明是个好男人,居然沦落为无聊的女人那样。就因为他缠着无聊的男人。唉……)
服务生:请问要点什么饮料?
夏生:Bombay Sapphire加冰。
今濑涉:Cassis and Orange!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6 | 2018/07 | 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