きら星ダイヤル

きら星ダイヤル

作者 夏目イサク
発売 ムービック
発売日 2009/12/23

キャスト   鳥羽陽介:鳥海浩輔、須賀和弘:羽多野 渉
沢村一郎:森川智之、他

内容   なんだか意識してしまうのは、好き…だから…!?
都会の病院から田舎の山之町へやってきた医師の鳥羽は、無愛想で不親切なボンボン・和弘の屋敷に居候することに。
そっけない態度を取るかと思えば、いきなり触れてくる和弘に翻弄される鳥羽だったが、屋敷の物置に二人で閉じ込められたことをきっかけに、和弘が閉所恐怖症であることを知る。
震える和弘を抱きしめてやる鳥羽だったが、その好意に対して金を払おうとした和弘に激怒してしまい…!?
人間不信だが寂しがり屋のボンボン・和弘×過去を背負うダメ医者・鳥羽の、不器用同士のメディカルラブがついにドラマCD化!
★封入特典:
キャストサイン付き一言コメント+写真が掲載された豪華ブックレット

翻译:tomobian wxzr clampyukito 夜の蘭
校译:哀凌

本篇

Track 01

鸟羽阳介:(新的工作地点,在离市中心很远的山里。先要坐三个小时的电车、然后转坐一个小时的公交,接着还要再走一段路程。)话说,这儿是哪儿啊?(我远道而来,要前往的地方,是在最近才刚刚合并,褪去农村化的山之町。虽然我对此早有了心理准备……)这也太乡下了吧。走到哪儿都是山。讨厌死了,太阳都快下山了、手机又没信号、行李又重、身又好累、肚子又饿、脚也好痛。啊,唉,吃饭的家伙也……唉,觉得自己好凄凉啊。啊,太好了有人。抱歉,我想问下路……
须贺和弘:唉。
鸟羽阳介:那个,山之町是在……
须贺和弘:那个,行李。
鸟羽阳介:诶?
须贺和弘:快收拾好,啧。
鸟羽阳介:我说那个……(可恶,真是个冷淡的家伙。)算了,在这儿碰上了也没办法了,就跟着他吧。(我是鸟羽阳介,28岁。实习医生合格后已经过了两年。尽管如此,但职业好歹是个医生。)

BExBOY CD Collection。夏目イサク原作。
きら星ダイヤル。

松田:是鸟羽医生吗?
鸟羽阳介:啊,是的。
松田:我们等您很久了。
鸟羽阳介:这儿,是山之町吗?
松田:正是。这么晚了您还没到我们担心死了。
泽村一郎:欢迎欢迎,行李我帮您拿吧。
鸟羽阳介:(真是多谢了,冷淡的家伙。还好到了。那刚才的事情我就当它没发生过。)不好意思,我有点迷路。
松田:果然是这样啊。
泽村一郎:我说吧,松田先生。还好让和弘去接他的吧。
松田:还真是的。能遇到真是太好了。
鸟羽阳介:诶?来接我?
松田:对对。
泽村一郎:什么?那家伙都没自我介绍啊?喂,我说,和!
须贺和弘:我先进去了。
泽村一郎:给我回来啊,和。
松田:对不起啊,是个冷淡的家伙。但是,他是最了解这座山的人。名字叫须贺和弘。
鸟羽阳介:(来接我的?胡说!完全没有来接我的样子。)
松田:啊,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村长松田。
泽村一郎:我是泽村一郎。负责照顾老师的生活起居,无论什么要求都可以告诉我。
松田:是请告诉我吧。
泽村一郎:接着这位是小茜。说是想看看医生您就跟过来了。
小茜:您好。
菊:松田先生,医生来了吗?
松田:哦,菊婆婆。
菊:总算来了呢。我们这里年纪大的人有很多,大家都盼着医生您的到来呢。
松田:对呀。梅婆婆她们都等不及了呢。
泽村一郎:对呀对呀,还说要因为腰痛而死了呢。哈哈哈哈哈。
鸟羽阳介:(山之町是个人口在300人左右的小村落。据说半年前,村里唯一一个诊疗所的医生去世后,一直在找接替的人。)
泽村一郎:医生,这儿就是诊疗所了。
鸟羽阳介:哦。您家真是大啊。
泽村一郎:那是~在这里是最大的嘛。啊,对不起。刚才还被松田先生提醒要好好对您用敬语的。
鸟羽阳介:没事的。随便点就行了。那样的话,我也轻松多了。反正我们年龄差不多大。
泽村一郎:是吗?这样的话我就得救了。我23岁。
鸟羽阳介:诶?比我小?
泽村一郎:那家伙也是。
鸟羽阳介:那家伙?啊,也在啊。(我记得是叫和弘吧。他干嘛要跟过来啊。)
泽村一郎:器具我是暂时按照以前的用的样子摆好了。要是还有其他需要的就告诉我一声。
鸟羽阳介:嗯,多谢你了。[电话铃]
泽村一郎:有电话。你好这里是诊疗所。哦~是松田先生啊,嗯对对……
须贺和弘:唉。
鸟羽阳介:那~那个。你找我有事?
须贺和弘:啥?才没有呢。
鸟羽阳介:(什、什么啊,这家伙。)
须贺和弘:说是你来了,如果我不去帮一郎的话,就不让我去小茜家蹭饭,那我可不愿意。原以为接完你就没事了……
鸟羽阳介:你,你在说什么啊?
须贺和弘:都怪你一个人瞎迷路,害我多花了两个小时才找到你。结果他们又让我来帮你整理东西…赶快给我做啊。
鸟羽阳介:呃,一、一郎君。这里有个人抽风了诶。呃,还在打电话啊。
须贺和弘:呼……
鸟羽阳介:那个我说。我不会要求你和其他人一样欢迎我,但也没必要发那么大的火吧……
须贺和弘:你觉得大家看到来了个像你这样的年纪轻轻的医生真的会开心吗?
鸟羽阳介:诶?
须贺和弘:像你这样乳臭未干的医生,虽然没什么可指望的,但有总比没有的强,仅此而已。
鸟羽阳介:(这个混蛋。)这又怎么样。年轻的医生走到哪里都不会被指望的,有比没有的强,这就足够了。
须贺和弘:你有自知之明就好。
鸟羽阳介:你什么意思啊。(真气人,这家伙真是气死我了!!)
泽村一郎:啊!
鸟羽阳介:诶?怎么了?一郎君。
泽村一郎:对不起,医生。
鸟羽阳介:诶?
泽村一郎:地板……
鸟羽阳介:地板怎么了?诶、诶!(地板塌了!)
泽村一郎:这里原本不是居住的空间,医生您来之前把旧居扩建了下。但是因为是突击工程,松田先生打电话来让我进行最后点检。正检查来着,地板就突然塌了。真的对不起,都怪我太重了……我马上就去叫人来修理!可恶啊,那帮装修队居然给我偷工减料。
鸟羽阳介:啊,那谢谢了。
泽村一郎:但是,马上修好可能有点勉强。装修队在隔壁的村庄…真是头大啊医生。今晚要让您住哪儿啊。哦,对了医生,在工程结束前,能不能请您住在和弘家里呢?
鸟羽阳介:我不要。
泽村一郎:诶,为什么啊?啊,和,你该不会又说了些什么多余的话吧。对不起啊医生,这家伙真的是不太会和人相处呢。
鸟羽阳介:啊~是这种感觉呢。但是他也好像不太情愿的样子。
泽村一郎:但是要让医生你住的话,我觉得那家伙的家是最好的了。
鸟羽阳介:为什么?
泽村一郎:那是因为房子很大,离这儿又近。又近在眼前~
鸟羽阳介:近在眼前?
泽村一郎:刚才您不是看见了?对面就是须贺家啊。这家伙现在一个人住在那里哦。
鸟羽阳介:呃。(不是吧?)


Track 02

鸟羽阳介:唉,结果我还是住下了。(在这么大的房子里一个人生活,那家伙究竟是什么人啊。澡堂很大,客人用的寝具也有很多,还有小茜会送便当来。各方面都很周到嘛。)
(菊:多谢惠顾,我们是这镇上的唯一一家便当店。
小茜:今天是医生的、小和的外加小一的三份哦。
泽村一郎:小和每天都吃这些吗?今后医生的那份也能拜托你吗?)
鸟羽阳介:(订饭就是指这个吧。但是,还真是搞不懂呢,须贺和弘这个人。原以为他性格很不好,但貌似很听一郎君说的话,也没拒绝让我住下来。)难道是外冷内热的人?(实际上,今天也一直在找我吧。对了,我还没道谢呢。啊,难道就为这个在生气吗?)唉……(话说回来,我怎么也会睡在这里呢。)总之明天就要正式开始了,首先得整理好备用品。啊,隔窗没有拉好呢。(对,得快点找到来这里的意义。)啊,满天的繁星。好厉害。
须贺和弘:你在做什么?
鸟羽阳介:在看星星呀。原来你在家啊。浴室的用法和厕所的位置都是一郎告诉我的。
须贺和弘:是借你房子住,我可没说要照顾你,麻烦死了。
鸟羽阳介:(怎么感觉这家伙对我不太温柔呢…)
须贺和弘:为什么要看星星?
鸟羽阳介:因为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多的。
须贺和弘:你以前住的地方看不到吗?
鸟羽阳介:看不到啊。在东京,基本上只看得见月亮。
须贺和弘:是吗…真无聊。
鸟羽阳介:(哦?可以进行正常交流的嘛!他如果真的仅仅是不擅与人交流的话……)过来这边吧?
须贺和弘:嗯?
鸟羽阳介:坐下来吧,不然很难讲话的吧。(跟他道个谢吧。)那个啊,今天……
须贺和弘:[嗅]
鸟羽阳介:啊,做什么。
须贺和弘:算了,就这样吧。
鸟羽阳介:诶?[KISS]什,什么?你在摸哪儿啊你。
须贺和弘:吵死了,是你引诱我的吧。
鸟羽阳介:什么时候?你在说什么啊?
须贺和弘:没关系的,你比千鹤的味道更香甜。
鸟羽阳介:啥?千鹤又是谁啊。给我,走开。
须贺和弘:痛啊。
鸟羽阳介:你这家伙,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须贺和弘:你干嘛这么排斥啊?
鸟羽阳介:不是什么排斥不排斥的……啊不对,当然排斥了!你那副遗憾的表情是什么意思啊。
须贺和弘:麻烦死了,有什么大不了的。钱的话多少我都给得起啊。
鸟羽阳介:啊!?(前言全部撤回。这家伙果然是不可理喻!)

泽村一郎:是真的吗?
鸟羽阳介:千真万确。
泽村一郎:那家伙…就算这儿的确没什么年轻女性,医生您的确也比那些阿婆们要好看的多……
鸟羽阳介:喂。
泽村一郎:啊,我可没有做什么哦。
鸟羽阳介:是真的吗?话说回来,这儿没有年轻女孩子吗?
泽村一郎:嗯,去年自从千鹤出去后就没别人了。
鸟羽阳介:哦对了,千鹤!她是谁啊?
泽村一郎:小和的前女友,貌似。
鸟羽阳介:诶?什么?那就是说那家伙本来不是什么同性恋?
泽村一郎:我觉得不是的。从来没见过和和男人交往过。
鸟羽阳介:什么啊,原来不是啊。那样的话事情就全讲得通了。
泽村一郎:诶?
鸟羽阳介:那家伙之所以会对我凶巴巴的,因为他喜欢的是你,看到你这么照顾我所以就很看不惯我,之类的。
泽村一郎:哈哈。真这样的话倒好了。
鸟羽阳介:诶?(怎么回事,刚才的反应?)
泽村一郎:但是医生你遇到这样的事,现在还有勇气留在这里啊。
鸟羽阳介:哦,那倒没事。我有威胁他说,如果他再敢对我轻举妄动的话,我就让他这辈子再也做不了那种事。我一说完他就马上回去了。
泽村一郎:哦?医生您这么一说,的确很可怕啊…小和,我听说了哦,昨天的事。
须贺和弘:屋子外面,梅婆婆因为没有医生在吵吵嚷嚷的。太吵了我都睡不着了。
泽村一郎:啊。
鸟羽阳介:什、什么?
泽村一郎:真是的这个梅婆婆,我明明有告诉过她,诊所还在准备当中,先不要来呢。而且哪有这么早就来的啊。
鸟羽阳介:梅婆婆就是昨天提到的,我记得是腰痛吧。那样的话我倒是能帮忙看看。
泽村一郎:诶?可以吗?
鸟羽阳介:嗯,我要做些准备你先去吧。
泽村一郎:哦,和你也过来。
鸟羽阳介:(白大褂,还能再穿上它吗。)

梅婆婆:医生到底来了没有啊?
泽村一郎:都说了快来了嘛,你就再等会儿嘛。
梅婆婆:他再不帮我看的话,我就要死了啊。
泽村一郎:啊,医生。抱歉啊,梅婆婆是个急性子。哦~穿上白大褂看起来真像个医生了啊。
鸟羽阳介:我本来就是货真价实的医生啊。
泽村一郎:那是那是。对吧,小和。
须贺和弘:嗯~
鸟羽阳介:什么啊,不合适吗?
梅婆婆:啊~是医生大人,医生大人啊。
鸟羽阳介:梅婆婆,一起去诊所吧。
梅婆婆:谢谢您了,您能来真是太好了。我可是一直在等医生您呢。
鸟羽阳介:呵呵,梅婆婆。
泽村一郎:好了好了梅婆婆,你这么缠着医生,人家怎么给你看病嘛,对吧。
梅婆婆:这就去了嘛。我啊,只要医生来了,那可别提有多高兴了。
鸟羽阳介:我看起来似乎很受期待嘛。
须贺和弘:我又没说所有人都不指望你。但是有人能跑到这么乡下的地方来,就会有人高兴得要死了。
鸟羽阳介:(那时,迎接我的人和这座小镇,他们的温柔和暖意让我昏了头。所以,对于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就仿佛只是了解了这空旷的大宅子的一角一般,这深处还有其他什么、会给自己带来怎样的影响、我还完全没有想象过。)


Track 03

鸟羽阳介:(来到山之町后的第三天,也是诊所开张的第一天。)
村民阿姨:谢谢你啊,医生。这下又可以下田干活了。
村民大叔:啊~梅婆婆叫我无论如何都要来给医生看一下,幸好来了。
须贺和弘:请多保重。(总的来说,开始得还算顺利。)
泽村一郎:医生,便当。来吃午饭吧,午饭。
鸟羽阳介:啊~紧张死我了。我明明是学内科的,为什么关节痛和扭伤都要来找我看啊?
泽村一郎:哈哈,没办法,这里的人哪能分得那么清楚啊,反正一样都是医生嘛。
鸟羽阳介:(事务、接待还有其他一大堆事情都交给一郎和曾经是护士的小茜妈妈来帮忙了。)
泽村一郎:不过医生你真是厉害啊。刚才那些病你不是都一一应付下来了嘛?对吧,都夫人?
都:是啊,大家都赞不绝口哦。
鸟羽阳介:目前为止是这样啦。但是各种医疗用品还没有备齐,在这里也很难进行详细的检查和手术。
泽村一郎:那等到那种时候只有去隔壁村的医院了啊。
都:对了,我也想要个橱柜,用来存放病历的。之前的那个坏掉了。
鸟羽阳介:啊,是哦。
泽村一郎:那就去买吧。
鸟羽阳介:这附近有卖那种东西的地方吗?
泽村一郎:有哦,离这里50公里左右的地方有一家。
鸟羽阳介:50……看来还需要一辆车啊。
泽村一郎:周末吧?我开车去好了。不过现在正值收割季节,白天去不了,傍晚时候出发的话倒是可以去哦。
鸟语阳介:啊~谢谢你,一郎。(这里的人们都很勤劳。他们两个都还有家务要做,却还是不厌其烦地到医院来帮忙。今天来看病的老年人们也都说自己在田里或者山上有活要干。和他们比起来……)
须贺和弘:嗯?你回来啦。
鸟羽阳介:……我回来了。(这个家伙就……)
须贺和弘:都已经这个时候了啊。
鸟羽阳介:我说啊,现在已经是晚上7点了耶。
须贺和弘:啊?
鸟羽阳介:难道说你才刚起床?
须贺和弘:嗯。今天去散了个步。然后回来睡午觉,一觉睡到现在。那又怎么了?
鸟羽阳介:(又是这样啊?对哦,这家伙从高中毕业到现在的五年间,一直过着这样无所事事的生活。反正他是超级有钱人家的大少爷,就算不工作应该也可以活下去吧。)
须贺和弘:晚饭呢?从小茜妈妈那里拿来了吗?
鸟羽阳介:今天是她丈夫拿来的。(据说,他祖先原来是大地主,也有说他去世的父母在市中心成就了一番大事业之类的。很是让人羡慕……)
鸟羽阳介:我说你啊,不会觉得无聊吗?整天就这样无所事事的。
须贺和弘:不会啊。我也会去散散步,还会看看书啊,还是有事做的。
鸟羽阳介:(你当你是在隐居啊?……在这么宽敞的屋子里一个人住着,不会觉得寂寞吗?这么多的家具也都是旧的了,越发让人觉得……)啊!我说,这种……在其他房间里也有摆放的柜子,你全部都有在使用吗?
须贺和弘:没有,从前就那么摆着了。
鸟语阳介:那么,要是有多余的话,能不能给我一个?我想拿一个去诊所用。虽然一郎说周末可以开车帮我去买,不过我想如果可以不用买的话……就好了……干嘛?别瞪着我啊!我是不是脸皮太厚了?说的也是哦,对不起哦!我只不过是问问而已嘛。因为一郎看上去也挺忙的,所以……
须贺和弘:那样的话……
鸟羽阳介:咦?

鸟羽阳介:哦哦……这里是怎么回事?好多家具嘛!
须贺和弘:储藏室。这里的东西都是用不着的,你就挑喜欢的拿走吧。
鸟羽阳介:真的?谢谢!(什么嘛,原来这家伙还挺不错的嘛。光看外表确实是很难判断啊……)啊,这个好像正合适。那么,这个……
须贺和弘:你随便拿就好了。
鸟羽阳介:我是想说,这个很重,你能不能过来帮下忙啊。偶尔也动动身子吧!
须贺和弘:为什么我要做啊?
鸟羽阳介:别抱怨了,你抬那边。先把它放倒,慢慢来。一二……啊?!啊……吓一跳。原来是门关上了啊,今天风很大嘛。喂,怎么了?
须贺和弘:锁上了……
鸟羽阳介:啊?等下……为什么?门锁是怎样的?
须贺和弘:这样……像门栓那样子,滑下来就卡住。
鸟羽阳介:那个“喀嚓”的一声就是锁上的声音啊?……看来从门缝中间是撬不开的了。那个窗户是换气窗,要从窗户出去也是不可能的。不过,等到早上一郎会过来,要是发现我们不在的话肯定会找我们的吧。到时我们在里面踢门的话,他应该会注意到的。
须贺和弘:……
鸟羽阳介:怎么啦……喂,和弘?喂,别抱住我啦!喂,你的手在往哪伸呢?……和弘,没事的,放心吧,我们很快就能出去的,出得去的。这里是你自己家吧,放心吧。
鸟羽阳介:没事了吧?
须贺和弘:[KISS]痛…
鸟羽阳介:哇!你干什么啊?……冷静下来了吗?以前也发生过这种事吗?
须贺和弘:……嗯。医生告诉我这叫做“密闭空间恐惧症”。
鸟羽阳介:这样啊。来,手。
须贺和弘:手?
鸟羽阳介:给我。我来握住你的手。碰触到人的体温,会稍微安心点吧?今天特别优待,哥哥我就陪你到天亮吧。……不过别把头靠过来!你可别做什么奇怪的事哦!
须贺和弘:明明还没有出去……居然这么快就能稳定下来,还是第一次呢。你真厉害啊,医生。
鸟羽阳介:哦……

泽村一郎:唉……和他…果然还是没有治好啊……因为最近都没有发生过那种事,而且今早他竟然能平静地从那么狭窄的储藏室里出来。我还以为他已经完全治好了呢。
鸟羽阳介:……一郎,那家伙为什么会变成那个样子,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泽村一郎:啊?
鸟羽阳介:你看,一般会变成那个样子肯定是以前曾经遭受过什么精神创伤……呃……干嘛?!
泽村一郎:医生!
鸟羽阳介:……什、什么?
泽村一郎:你是不是喜欢上和了?
鸟羽阳介:啥?为什么刚才的话题会转到这个上面?
泽村一郎:啊,那个……所以说,你看……
鸟羽阳介:完全不明白你到底想说什么!
[铃声]
泽村一郎:啊,有患者来了。糟糕,还没准备好呢。
鸟羽阳介:我去看一下,等下再跟你继续聊。(要说是不是喜欢他……他当时吓成那样,我不可能放着他不管吧。)
[铃声]
鸟羽阳介:来了!……呃,什么嘛,和弘,原来是你。怎么了?
须贺和弘:我把钱带来了。
鸟羽阳介:钱?
须贺和弘:诊疗费。
鸟羽阳介:谁的?梅婆婆?
须贺和弘:我干嘛要帮别人付医疗费啊?这是我的医疗费啦。昨晚和今天早上的。那也算是医生的额外劳动吧?
鸟羽阳介:……咦?
须贺和弘:多少钱?两万够了吗?还是说,要五万左右?我不太清楚行情。
鸟羽阳介:……我这个医生,难道就那么恶毒吗?别把我当笨蛋耍!
须贺和弘:你干嘛生气啊?因为,你昨天会那样做不就是因为你是个医生吗?还一直握住我的手。
鸟羽阳介:虽、虽然是那样没错,但我又不是为了钱才……
须贺和弘:总之你收下就是了。
鸟羽阳介:我才不要呢!我都说了,那是……
泽村一郎:医生,在吵什么呢?啊,和!又是你啊?
须贺和弘:好了啦,给我收下。我可不想欠别人的人情。
鸟羽阳介:哎……?(为什么……)
须贺和弘:我就放在这里了。
鸟羽阳介:给我等下……你这家伙!(我为什么会这么生气呢?)
泽村一郎:医生,等一下,医生!阿和,你快走吧!
鸟羽阳介:(没错……因为,我还以为,哪怕只有一点点,我们的心灵也有点相通了呢……)
千鹤:哎呀,打扰到你们了?
鸟羽阳介:……啊。
泽村一郎:咦,啊……啊!?千鹤!?


Track 04

(古川:鸟羽,我有话跟你说。)
鸟羽阳介:(这是我做过无数次的梦……以后也将是一个我会继续做无数次的梦。)嗯~
千鹤:嗯~~
鸟羽阳介:哎?!
[鼾声]
鸟羽阳介:(咦?为什么大家都挤在地板上睡觉?)
[洗漱声]
松田:哎呀,医生~你也挺能喝的嘛。
鸟羽阳介:哦,松田大叔,早上好。
众人:我还能喝~
鸟羽阳介:(对了,昨天因为住在东京的千鹤久别还乡,再加上我的欢迎会还没举行,结果就变成了全体乡亲总动员的大宴会……)
村民A:那我们先回家了。
村民B:千鹤,你偶尔要上我家玩玩哦。
千鹤:会的会的。
阿梅婆婆:给,医生,把这个喝了。对付宿醉这个最有效了。
鸟羽阳介:哦,谢谢你,梅婆婆。
千鹤:梅婆婆,也给我来一杯。早上好,医生。昨晚真对不起呢,都怪我无理取闹。
鸟羽阳介:没有没有,我玩得很开心……(千鹤虽然是个大美人,但是应该说是个内外反差很大的人。)
(千鹤:我说医生,快喝啊~再多喝点嘛~来、来~
鸟羽阳介:我在喝啦……
村人:千鹤,别缠着医生啦~)
泽村一郎:真是的,千鹤一喝起酒来就不知限度。每次都跟了她说要收敛点。
千鹤:你真啰嗦,一郎。你是我老爸啊?让我开开心心地喝嘛。
泽村一郎:真不好意啊,医生,还是让你陪到了最后。
鸟羽阳介:哦,没关系,反正今天诊所也休息。我也算松了一口气。昨天跟和弘那个样子,要是跟他单独两个人在一起,肯定会很尴尬。(但是和弘在那之后对我的态度一点也没变,若无其事地跑过来跟我搭话。)唉~算了。(就只有我一个人在那满腔热血的,跟个傻子似的。)
小茜:小千!
千鹤:啊,小茜~你是不是又长大了?
泽村一郎:哦,都。阿和,便当来了哦。
千鹤:有没有我的份?
须贺和弘:你快回自己家去啦。
千鹤:什么啊,真小气!
泽村一郎:有哦,有你的份啦。
鸟羽阳介:(说起来,和弘和千鹤以前好像有交往过哦。不知道现在他们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
泽村一郎:给,医生,吃饭吧。
鸟羽阳介:哦,谢谢。
小茜妈妈:我给大家泡茶吧?
千鹤:太好了!都夫人,最喜欢你了。
小茜:小茜也要喝~
须贺和弘:还有果汁呢,在冰箱里。
小茜:我要喝,妈妈~
小茜妈妈:好好。
泽村一郎:什么啊,和你已经吃过了啊?
鸟羽阳介:我说啊,一郎。
泽村一郎:什么?
鸟羽阳介:那家伙,和弘他,在这么好的生活环境里性格还会那么乖僻啊?
泽村一郎:哎?他很乖僻吗?
鸟羽阳介:咦?他性格不是很差吗?
泽村一郎:啊……这样啊,你说的是没错啦。不过那家伙的情况,应该说是……让人觉得无可奈何吧。虽然我也知道总有一天要跟医生你说的。但是,一大早就说这种事情,还是有点……
鸟羽阳介:什么事情?快告诉我。对医生来说是不分早晚的。
泽村一郎:那我就说了。那家伙以前发生过不少事情……双亲去世以后,又被叔叔夫妇欺骗,甚至抛弃了。
鸟羽阳介:(一郎是这么告诉我的——和弘在10岁的时候,和父母一起遇到了车祸。他奇迹般的保住了性命,然后他的叔叔婶婶以入住须贺宅的形式领养了他。然而那对叔叔婶婶似乎欠了一大笔钱,瞒着和弘将须贺公司的财产甚至是须贺家名下的几块地皮私自卖了拿去偿债。和弘发现了这一行径揭穿了他们之后,他们就一下子消失了行踪。结果年仅13岁的和弘就只剩下孤身一人了。)所以才造成了他现在对人的不信任?
泽村一郎:大概吧。虽然有我和梅婆婆在,但是没用。从那时开始,他看我的眼神就变了。那个眼神我至今都没办法忘掉。而且他出事的时候是在山里,过了很久才被找到。一直到早上为止都被困在车里,跟已经变得冰冷的阿姨他们在一起……
鸟羽阳介:啊……!所以才会有“密闭空间恐惧症”啊……
泽村一郎:嗯。
鸟羽阳介:(真惨啊……)
泽村一郎:所以大家对他都很纵容。
千鹤:你一大清早的在说什么呢?
鸟羽阳介:啊……
泽村一郎:千鹤!?
千鹤:别说了,医生听着都要变郁闷了,对吧?
鸟羽阳介:不,是我拜托他告诉我的。
千鹤:哦,这样啊?那我再顺便告诉你另一件事好了。
鸟羽阳介:嗯?
千鹤:不只是医生你,他还对其他人说过要用钱来买一夜哦。
鸟羽阳介:诶?!一郎!!你能不能不要把这种事告诉别人啊?!
泽村一郎:哎?不好意思,不能说的吗?因为你没告诉我不能说……
千鹤:呵呵,有什么关系嘛?我也是啊。
鸟羽阳介:诶?千鹤,你不是跟他交往过吗?
千鹤:啊,是啊,是交往过,两年左右吧。只有晚上而已。
鸟羽阳介:咦?
千鹤:应该说是性伴侣吧?或者说是出台小姐?算是包天的?反正我也有拿到钱。
鸟羽阳介:(咦~~~?)
泽村一郎:千鹤!你别那那种事出来说啊!
千鹤:为什么?都是事实嘛。然后我攒到钱之后就离开这里了,可喜可贺。
泽村一郎:千鹤!!
鸟羽阳介:可喜可贺……
千鹤:医生,所以你原谅那家伙吧。
鸟羽阳介:哎?
千鹤:那家伙,因为发生事故时的那种遭遇,所以大概只是特别喜欢人的体温而已吧。你想,温暖的东西不是会让人感到比较安心吗?
鸟羽阳介:哦……嗯,我明白了。
千鹤:[口哨]善解人意~
阿梅婆婆:千鹤,快来洗碗!
千鹤:哎~~嗯,那我走了。都夫人呢?
阿梅婆婆:在那儿。那孩子可忙着呢。
鸟羽阳介:我说啊,千鹤她,其实……
泽村一郎:嗯,其实她还是有动一点真情的吧,虽然她自己什么都没说。一般来讲在一起两年,总会产生一点感情的吧。但是和他谁也不相信。
鸟羽阳介:没有那种事,他对你不是……
泽村一郎:我之所以总和他在一起,是因为我好管闲事。我已经被他说过好多次了。但是他还是会在意很多,结果就是——他也会给我钱。
鸟羽阳介:怎么会这样?
泽村一郎:他说如果我不收下的话,就不让我进那个家。不过最后我还是用这些钱给他买东买西的,就无所谓了。
鸟羽阳介:但是……
泽村一郎:那家伙大概认为,得不到钱的话,别人就不会靠近他吧。我原来是打算让他明白没有那回事的,但是最近觉得有点徒劳了……医生,你说这家伙今后会不会一直这样下去啊?
鸟羽阳介:我……
泽村一郎:嗯?
鸟羽阳介:不,没什么……(我想要帮他。但是我能够做什么呢?应该做些什么才好呢?)


Track 05

鸟羽阳介:和弘,你还醒着吗?
须贺和弘:有什么事吗?你想干嘛?拿着杯子和枕头的。
鸟羽阳介:啊,那个……(毕竟我之前都一直拒绝他的啊……突然说“我们来好好谈谈吧”也不太可能吧……)
须贺和弘:难道说……你愿意和我一起睡?
鸟羽阳介:嗯……(怎么回事?他刚才那句话怎么像是可爱的请求啊!)
须贺和弘:那就快点进来吧。
鸟羽阳介:嗯。(呃,为什么进到这边的被子里啊!?)
须贺和弘:你怎么突然改变心意了啊?
鸟羽阳介:啊,怎么说呢,总觉得房间太宽敞了……
须贺和弘:嗅、嗅……
鸟羽阳介:(太近了!太近了!这家伙还真是喜欢黏人啊。在储物室睡觉的时候也没发生什么事,应该没关系吧。而且之前也有恐吓过他的。)
须贺和弘:嗯,我是无所谓。
鸟羽阳介:(总之先多说说话,了解一下这家伙。)昨天的聚会很开心啊。
须贺和弘:是吗?
鸟羽阳介:(话题进展不下去啊……)
须贺和弘:嗯……
鸟羽阳介:(嗯?这家伙又……)喂……
须贺和弘:不要动啊。
鸟羽阳介:唔……等……你!这可不只是喜欢人的体温的程度啊!我不是告诉过你如果做多余的事情的话,就让你再也做不了的吗!?
须贺和弘:啊?今天也是吗?
鸟羽阳介:诶?今天当然也是啊!而且明天后天大后天每天都是啊!
须贺和弘:什么嘛,明明又是你来勾引我的。
鸟羽阳介:什么!?我才没有这样做。
须贺和弘:但是,你已经勃起了啊。
鸟羽阳介:还不是因为你摸了我吗!放开啦!啊……
须贺和弘:可以吧?来做吧。
鸟羽阳介:唔……
须贺和弘:我会让你很舒服的。所以你也来摸我的吧。
鸟羽阳介:(不会吧……来真的?)嗯……
须贺和弘:再好好摸摸啊。
鸟羽阳介:我知道了啦……(啊……真是的。这是怎么回事啊?算了,就顺势这样吧。不过这样真的好吗?唉,完全搞不明白了。)嗯……嗯……
须贺和弘:啊……啊……

须贺和弘:啊哈……
鸟羽阳介:(我明明连一厘米想变成这样的打算都没有啊。我到底是为了做什么才来这里的啊!)
须贺和弘:喂。
鸟羽阳介:嗯?
须贺和弘:我还是想进去啊……
鸟羽阳介:绝对!不行!!
须贺和弘:切!什么啊!真小气!
鸟羽阳介:我说啊,这才不是小不小气的问题。(别闹别扭啊!话说回来,原来这家伙也会有这种表情啊。总觉得有些安心了。)
须贺和弘:啊,找到了。给你。
鸟羽阳介:嗯?钱?
须贺和弘:怎么?一万元不够?
鸟羽阳介:唉,我收下了。然后,来,一万元给你。
须贺和弘:嗯?
鸟羽阳介:既然你想出钱,那么我也要出。我们是利害一致的关系吧?
须贺和弘:这样啊……既然这样,那我要多拿点才对啊,你射的次数比我多呢。
鸟羽阳介:诶!?少啰嗦!别计较这种小事啦!
须贺和弘:呵。
鸟羽阳介:(啊,笑了!这家伙也是会笑的嘛。)
须贺和弘:我还以为医生的技巧会更好点呢。真失望。
鸟羽阳介:喂!(但是……)
(泽村一郎:但是和他谁也不相信。)
鸟羽阳介:(真的吗?)你……
须贺和弘:嗯?
鸟羽阳介:把你叔叔他们的事情都忘掉吧。
须贺和弘:你在说什么?
鸟羽阳介:果然这样是不对的。就算没有钱,大家也会在你身边的。因为一个讨厌的家伙,就对大家这样……(你自己也是,让那些温柔的人们伤心,难道就不难过么?)
须贺和弘:医生,虽然我不知道你从谁哪里听到了什么,但叔叔他们对我也很温柔啊。
鸟羽阳介:诶?
须贺和弘:我父母和叔叔婶婶他们从前关系就一直很好,常常会来我家,也很疼爱我。但是,可能因为欠债太多而鬼使神差了吧。他们明知道车子有故障,却不说出来。
鸟羽阳介:唔!
须贺和弘:如果他们能够说出来的话,我父母就不会死了。
鸟羽阳介:啊……
须贺和弘:只剩我一个人存活下来,然后偶然听说了这件事,吓了我一大跳啊。
鸟羽阳介:哈……哈……
须贺和弘:因为那两个人直到那一瞬间都仍然对我微笑着啊。
鸟羽阳介:哈……啊……
(谷川:鸟羽,我有话想跟你说。)
鸟羽阳介:哈……哈……哈……
须贺和弘:喂,怎么了?喂!
(须贺和弘:如果他们能够……)
鸟羽阳介:呃!
(同事:鸟羽,谷川他死了。)
鸟羽阳介:(结果那晚我还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我无法直视和弘。要说为什么,因为那简直就像是,在延续着我的那个梦境一样。)


Track 06

鸟羽阳介:我回来了。呃,晚饭给你。我在诊所已经吃过了。
须贺和弘:嗯,很晚呢。
鸟羽阳介:因为很忙啊。而且只是个晚饭,你自己去拿也行啊。
须贺和弘:唔……
鸟羽阳介:啊,那就这样吧,我已经洗过澡,去睡觉了。
须贺和弘:你在隐瞒着什么啊?
鸟羽阳介:诶?
须贺和弘:真好懂啊。让我看到了你昨天那种状态,今天就变成这种态度吗。
鸟羽阳介:啊……
须贺和弘:你不想说也没关系。不过你明明是个医生,却不擅长说谎呢。
鸟羽阳介:你是什么意思啊?
须贺和弘: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医生不是该做得更好才行吗?
鸟羽阳介:反正我就是不适合当医生啦。
须贺和弘:啊?我又没有那样说。喂!
鸟羽阳介:唔……
须贺和弘:你为什么在发抖啊?啊,难道有人这样说过吗?
鸟羽阳介:才不会说呢,又不是你。
须贺和弘:你有话想要对我说吧?那就不要把目光移开,好好地看着我说啊!
(须贺和弘:如果他们能够说出来的话……)
鸟羽阳介:什么也没说……谁都没有说什么……
(谷川:鸟羽。)
鸟羽阳介:明明是我对他见死不救的……
(谷川:鸟羽。
鸟羽阳介:谷川?
谷川:可以陪我一下吗?
鸟羽阳介:什么?
谷川:那个,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鸟羽阳介:什么啊?我现在很忙,是什么事啊?
谷川:啊,那个……不如今晚一起去吃个饭?
鸟羽阳介:今晚我没空啊。下周不行吗?糟了,到时间了!
谷川:啊……那算了。抱歉啊。
鸟羽阳介:是吗,不好意思啊。
谷川:嗯。
鸟羽阳介:那我赶时间,先走了。
谷川:再见…)
鸟羽阳介:(那就是他说的最后一句话。三天后,我从电话中听说了好友谷川自杀了。)如果我肯听他说话的话,他就可能不会死了。我做了和你叔叔同样的事情啊。
须贺和弘:……
鸟羽阳介:我当时真的很忙啊,那时我还是个实习医生,根本没有空闲。但是,说说话的时间还是有的啊……(然而就算他不在了,我的生活也还是毫无改变。这样做可以吗?这样的我!不经意的时候总会马上想起,为什么那个时候……)只要一想起来就停不下来,连失误也多了起来。我好害怕,所以就想在还没有犯下重大错误之前先辞职。但是…这样一来,如此简单就能够被放弃的东西,我当时却看得比他还要重要吗?这样想着,然后我就来了这里。想试着来到一个环境完全不同的地方再重来一次。但果然还是不行啊。我的不适合并不会因为地方不同了就有所改变啊。
须贺和弘:是吗?
鸟羽阳介:因为,虽然我想帮助你,结果也是白费功夫。我之前有说过,在东京从来没看到过这么多,但其实并不是没有,只是因为街上的灯光太亮了,看不见而已。其实仔细看的话,或许就能看到了,但我却什么都…看不见。
须贺和弘:跟我来!
鸟羽阳介:诶?等等!干什么?
须贺和弘:先别问了。

鸟羽阳介:喂,到底要去哪里啊?啊!
须贺和弘:小心点啊。这附近的路都不好走。
鸟羽阳介:在大半夜里跑进山里,你认识路么?
须贺和弘:因为我坐不了汽车和电车啊。
鸟羽阳介:诶?(啊,是因为幽闭空间恐惧症吧。)
须贺和弘:所以就尝试走路能走到哪里。已经在这附近走过很多次了。虽然以前经常会迷路,但现在已经像后院一样了。
鸟羽阳介:就算这样也不用在这个时候来啊,这种地方会有什么……
须贺和弘:走过这个树丛就会有一片空旷的草地。我把电筒关掉了哦。
鸟羽阳介:诶,为什么?啊……哇……好漂亮的……星星……
须贺和弘:这里的景致是最好的。
鸟羽阳介:啊……
须贺和弘:我觉得你在这里干得挺好的。
鸟羽阳介:怎么突然说这话?
须贺和弘:你来了之后,梅婆婆变得很有精神。其他的爷爷奶奶们也是。虽然不知道你的医术怎样,但如果医生的作用就是让大家精神起来的话,那你不是挺适合的吗?
鸟羽阳介:干嘛?你这是在安慰我吗?
须贺和弘:没什么,只是事实而已。还有,你和叔叔他们根本就不一样好吧。
鸟羽阳介:啊……为什么?
须贺和弘:因为我父母的死是他们的错,但你朋友的死是他自己选择的吧?并不是你的错。
鸟羽阳介:话虽如此……呜……也许是吧……
须贺和弘:是啊。[KISS]
鸟羽阳介:唔!做什么啊?
须贺和弘:不知不觉。
鸟羽阳介:啊……
须贺和弘:而且,这里的星星,根本不用仔细看,就能看得清清楚楚哦,医生。
鸟羽阳介:嗯……


Track 07

泽村一郎:早上好,医生。啊!
须贺和弘:呼……
鸟羽阳介:呼……
泽村一郎:早上好!
鸟羽阳介:啊!

鸟羽阳介:笨蛋!怎么会变成这样啊!
泽村一郎:因为啊……那家伙一开始就对医生出手了,而且我之前说了那些话,所以怕医生心里有所顾虑,对那家伙的霸王硬上弓也拒绝不了,然后变成这样禁断的……
鸟羽阳介:我怎么可能服务到那种程度啊!只是睡在一起而已啊!就算我说不行,那家伙还是会钻进被子里啊。
泽村一郎:真的吗?那倒没所谓。如果医生发生什么事情的话,我一定会被松田先生骂的。
鸟羽阳介:能出什么事啊……啊!(说起来,的确有互相抚慰过……也接吻了……)
泽村一郎:诶?怎么了?果然被做了什么吗?
鸟羽阳介:不……没事……
泽村一郎:诶?没事?
鸟羽阳介:啊,不过昨天啊,是他说绝对不会做什么的,所以就想着还可以……而且,他是不会说谎的吧?所以,没关系啦,那种程度的话。
泽村一郎:诶?医生。
鸟羽阳介:嗯?
泽村一郎:难道你喜欢上和了?
鸟羽阳介:诶?
泽村一郎:因为刚才的感觉和以前不同啊,就像对他有好感似的……
鸟羽阳介:啊啊啊~你在说什么……
泽村一郎:别装傻了。你说得对,那家伙虽然嘴巴毒,不过却是个好人吧。一直在一起就会明白了是吧~
鸟羽阳介:那是……
(须贺和弘:这里的星星,根本不用仔细看,就能看得清清楚楚哦,医生。)
鸟羽阳介:唔!是有一点点吧……
泽村一郎:是吧?太好了!所以我才希望医生住到须贺家那里嘛。
鸟羽阳介:啊!先不说这个啦,时候不早了,我去开门啦。
泽村一郎:哦哦。
鸟羽阳介:(喜欢?不过的确是不讨厌啦。话说,一郎所说的只是作为朋友的喜欢吧?我为什么这么在意啊?我是笨蛋啊……)啊!和弘!哎呀,好痛!
须贺和弘:干嘛啊?
鸟羽阳介:不,怎么了?
须贺和弘:这个文件是你落下的吧?
鸟羽阳介:啊,谢谢了。
须贺和弘:果然啊。
鸟羽阳介:诶?(笑了。)
须贺和弘:你很适合穿白大褂哦。再见啦。
鸟羽阳介:喜欢上了?

泽村一郎:诶?
千鹤、泽村一郎:你从须贺家搬出来了!?
鸟羽阳介:嗯。我说,为什么千鹤会在这里?
千鹤:我来帮忙接待的啊,拜托你多留心一点啊。先不说这个!
泽村一郎:怎么这么突然!?
千鹤: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啊,医生?难道他强迫你玩很可怕的游戏?
鸟羽阳介:不!这个……因为啊……
泽村一郎:千鹤,很可怕的游戏是什么啊?
千鹤:我才不知道啦。
鸟羽阳介:一开始不是说住到这里修好为止的吗?
千鹤:但是,这里不是在几天前就已经修好……
鸟羽阳介:是时机!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啊。
泽村一郎:但是!
鸟羽阳介:好了!时间都不早了,两位如果不赶快回去的话,家人会担心的。辛苦了!慢走慢走!
千鹤:等等!
泽村一郎:唔……
鸟羽阳介:那么明天见。
泽村一郎:住在哪里绝对比较舒服的说。
千鹤:肯定发生什么事了。
鸟羽阳介:(为什么这么突然?发生什么了吗?那种事我才想知道呢!我变得没办法像平常地看和弘的表情啊。我的身上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啊。)


Track08

鸟羽阳介:暴露疗法……认知行为疗法……吗?唉……说到底只有去习惯这一条路了吗……唉……
[泽村一郎:难道你喜欢上和了?]
鸟羽阳介:(虽然我对一郎的疑问仍持怀疑态度,但是我昨天真的有些过分了。就只是因为手和手碰到一起,就心跳的不行。我是小学生吗?!可是和弘还是理所当然的往我的被子里钻,所以,我才拒绝了……干干脆脆明明白白地说了NO。)

(鸟羽阳介:今天不可以!回你自己的房间睡去!
须贺和弘:为什么。
鸟羽阳介:我今天想自己一个人睡!
须贺和弘:为什么。
鸟羽阳介:不为什么!
须贺和弘:为什么!
鸟羽阳介:不行就是不行!)

鸟羽阳介:(见我那么坚持,和弘也就放弃了。确实,他好像是说了什么都不会做的。不过,紧紧靠着我也很难熬啦!还像那样……)
(须贺和弘:可以了吧?我们来做吧。我会让你舒服的,所以你也摸我的。)
鸟羽阳介:(啊啊!)
须贺和弘:喂!
鸟羽阳介:你在干什么啊!
须贺和弘:想说过来让你打开门的,结果你开着窗户呢。你脸很红哦~怎么了?
鸟羽阳介:没什么。我说你这家伙,怎么就这么若无其事的从窗子进来了啊!
须贺和弘:我想和你一起睡呢。
鸟羽阳介:不可以!
须贺和弘:为什么啊!
鸟羽阳介:不为什么!你还是孩子吗!(真是的!你以为我是为了什么才从你家里搬出来的啊!)
须贺和弘:你不在的话,我几乎睡不着啊。
鸟羽阳介:(啊……我是傻瓜吗?!心动个什么劲儿啊!)那算什么啊,是来找我要安眠药的吗?如果就只是这件事的话,就回去吧……喂!我说!不要随便钻到别人的被子里去啊!好啦!快出去!
须贺和弘:嗯,有什么不可以?顺便也可以帮你释放一下。
鸟羽阳介:(就是这个不可以啦!)唉……我说你啊,我来寄居之前,一直是一个人生活的吧?
须贺和弘:是啊。
鸟羽阳介:那你那个时候都做些什么啊?
须贺和弘:没什么。很正常。困了就睡,醒了就起来。
鸟羽阳介:那,就那样子不是很好?!而且,原本我刚刚到你家里来住的时候,你不是很不爽来着的吗?我不在了之后,你又可以随心所欲了,不是很好吗?!所以,快点回去吧!好不好?
须贺和弘:嗯!
鸟羽阳介:啊!
须贺和弘:确实,最开始的时候可能是这样的。
鸟羽阳介:啊啊!
须贺和弘:可是,现在……
鸟羽阳介:(现在?啊……不可以……我要反抗他啊……反抗……?)啊……哈……
须贺和弘:你好像……比之前还要……
鸟羽阳介:少、少啰嗦!啊啊……(太差劲了!我在干什么啊!竟然和男人做这种事情……因为我喜欢他?!开什么玩笑!这种冷淡的家伙……当然,他也有温柔的地方……可我还不至于因为这种小事就喜欢上他吧……但是……)嗯嗯……啊啊……嗯啊……等!你在摸哪里啊!
须贺和弘:果然,还是很想进去啊……
鸟羽阳介:啊?!你还在纠结这件事啊!
须贺和弘:都怪你老发出那么淫荡的声音。
鸟羽阳介:啊,开……嗯嗯……手……手指……不要……啊啊……(这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会这样啊!)
须贺和弘:我说,为什么不可以啊!
鸟羽阳介:真是的!别老问我为什么为什么的,烦死了!再说你这家伙,和谁做都可以的吧?!为了你这种家伙,我凭什么要这么牺牲啊?!啊啊……好啦!快把手指拿出来……!
须贺和弘:怎么可能和谁都可以啊?!
鸟羽阳介:诶?!
须贺和弘:就算是我,也是第一次想和男人做。一个人睡觉的话,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可就是一直在想你的事情。想要摸你啊,靠紧你啊之类的。会老想着你现在在干什么,会不会又在哭之类的。可是你却突然搬了出去。是讨厌我了吗?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拜托你跟我说清楚啊!
鸟羽阳介:啊!好啦不要说了。太丢人了。啊啊!你这家伙!
须贺和弘:如果不是和谁都可以的话,就可以了吗?
鸟羽阳介:你……喜欢我吗?
须贺和弘:诶?嗯……
鸟羽阳介:不要一边想一边动手指啊!啊啊……
须贺和弘:啊!可是,你之前不是说过,只要我插进去的话,你就会让我再也没有性福了吧……这样我会很困扰的。
鸟羽阳介:你在在意这个啊!笨蛋!谁可能真的那么做啊!因为你毫无意义地就对我出手,所以我才那么说的啊!
须贺和弘:是这样的吗?啊,太好了。
鸟羽阳介:(不要笑得这么开心啦!)
须贺和弘:那,我们快点进行吧~
鸟羽阳介:嗯?(这种事情……)等下!(就是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吗?)啊啊……和……(我在想,自己回答得是不是太过仓促了……)

须贺和弘:呼……
鸟羽阳介:啊啊,唉……(好痛!超级痛的啊!这种情况要去看什么科啊?!说回来这里只有我一个医生啊!)
须贺和弘:嗯嗯……嗯……已经早上了?早上好……
鸟羽阳介:早上好……恭喜你睡了个好觉呢。
须贺和弘:嗯?书?这本书?
鸟羽阳介:啊啊,那个啊,我是想帮你治好你的恐惧症,所以想翻翻看的。
须贺和弘:可是我像现在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啊。
鸟羽阳介:嗯,那是因为你一直在这个小镇里吧。不过你总是说去散步,然后去很多地方的吧?想知道靠走路到底能够走多远,就来回地走着山路。所以我在想,你其实是想去很多地方的吧。
须贺和弘:啊!
鸟羽阳介:既然是这样的话,还是克服掉它比较好吧。不过就算话这么说,我没有心理辅导的资格,所以还得多多学习才行啊。
须贺和弘:医生……
鸟羽阳介:诶?干什么啊?!好痛啊!好难受!
须贺和弘:我现在真的觉得,幸亏来这里当医生的人,是你呢。
鸟羽阳介:诶?!
须贺和弘:啊,对了。我得付你多少钱呢?
鸟羽阳介:什么?!
须贺和弘:因为让我做过了,所以是上次的二倍左右吗?
鸟羽阳介:你这家伙真是差劲透顶了!
须贺和弘:为什么啊!
鸟羽阳介:这不是该问为什么的时候吧?!
须贺和弘:可是,如果你不在了的话,我会很困扰。
鸟羽阳介:诶?!那么,为什么,要付钱?
须贺和弘:是正因为这样才要付钱的吧。
鸟羽阳介:……这是怎么一回事?


Track 09

千鹤:啊!
泽村一郎:诶?!
梅:啊!!
千鹤:你在干什么啊和弘,怎么坐在那里?!那可是接待的地方啊?!
梅:你糊涂了吗?你年纪轻轻的就糊涂了吗?
须贺和弘:啊?我就是在负责接待啊。
泽村一郎:为、为什么啊?!
须贺和弘:一郎。
泽村一郎:我、我?
须贺和弘:因为医生说,比起付钱,还是帮医生的忙你会比较开心吧。
泽村一郎:诶?
须贺和弘:如果不是的话就算了,果然还是钱比较好吗?
泽村一郎:不不!不会的!不会的!要是你能帮忙的话真的很好哦!
须贺和弘:那就好。千鹤和梅婆婆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尽管跟我说就好。
千鹤:诶?!
梅婆:天、天变地异啊……山神大人要动怒了!要要要有暴风雨了啊!
千鹤:不会吧?!我明天要去东京的!
鸟羽阳介:怎么了?
泽村一郎:医、医医医医生!和!和他!
鸟羽阳介:嗯嗯。我来解释吧。

鸟羽阳介:和弘他啊,不是因为想要疏远大家,才给大家钱的。
泽村一郎:那是为什么啊?
鸟羽阳介:那家伙啊,在叔叔们离开的时候,跟他说,“我照顾你这么久,拿这些钱也是理所当然的”。所以,他总是在想,如果不好好的报恩的话,有一天又会被大家抛弃的。
泽村一郎:怎么会这样?!为什么啊!绝对不可能会那样的啦!
鸟羽阳介:嗯,不过啊,他总是会这么想的。
泽村一郎:那要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他不说出来啊!
鸟羽阳介:一郎你啊,很少拜托和弘什么事吧?
泽村一郎:拜托?那好像是没怎么,可以说几乎没有过。不过,那是因为,大家都觉得必须得要帮助他才行啊。
鸟羽阳介:因为他的想法是,“这个村子里的人们,总是一味地为我付出,而我却没有什么可以报答他们的”。除了钱以外哦。
泽村一郎:……啊!
鸟羽阳介:所以在我来到这里的时候,你们让他去接我,他好像很开心的呢。可是,等了半天都等不到我,他怕你和松田先生误会他,给他们添麻烦,所以才不爽的。
泽村一郎:原来他是这么想的啊……那个家伙……真是个笨蛋啊!我们也是傻瓜啊……
鸟羽阳介:因为那家伙,话太少了啊。不过他好像很喜欢你的哦~再多使唤使唤他吧?
泽村一郎:医生!
鸟羽阳介:好、好难受……一郎!
泽村一郎:谢谢你啊!医生!呜呜呜!啊!和!我一直误会你了……
须贺和弘:快放开他!
鸟羽阳介:啊啊!
须贺和弘:你们在干什么啊?!
鸟羽阳介:诶?什么干什么啊?
泽村一郎:没什么,就是聊了些关于你的事情。
须贺和弘:不要随便碰他!这家伙很容易被拐跑的,所以不许对他出手啊!
泽村一郎:咦?
须贺和弘:啊!
鸟羽阳介:诶?等、等等,你们在说什么啊?
泽村一郎:医、医生……难不成,你被拐跑了?!
鸟羽阳介:没!那、那个……
泽村一郎:和!你这家伙!终于还是!
须贺和弘:…啊?
千鹤:我说,你们在干什么呢?有包裹寄来了哦~
鸟羽阳介:行李?啊!
梅婆:是从大学医院寄来的吗?
鸟羽阳介:啊!拜托那边的熟人,寄来了很多资料。
泽村一郎:啊啊,全是书和纸啊!
千鹤:啊咧?这个呢?这个是什么?这不是旅行的宣传单吗?你要去哪里吗?
鸟羽阳介:啊,你把那个交给和弘~
千鹤:诶?啊。好的。诶?!你要去吗?!
须贺和弘:嗯。
千鹤:诶?!可是,你不是对交通工具……
须贺和弘:因为他说也会跟一起去的,这样就没事了吧。
鸟羽阳介:我说你啊!是你请我陪你去的吧?!
泽村一郎:诶?!你们两个人一起,去旅行吗?!大夫!这、这是借口呢吗?
鸟羽阳介:等等,一郎。你在想些什么啊?!
千鹤:真好啊~我也好想和老公一起去旅行啊~
鸟羽阳介:诶?!
千鹤:啊~虽然我还没有结婚呢~不过这也是早晚的事情啦~他可是贸易公司里的精英哦~~呵呵呵~~
泽村一郎:你、你这进展也太快了点吧?!你才刚去东京一年半而已啊!?
千鹤:有什么关系~都已经是第二年了哦~
梅婆:这孩子也已经不年轻了。还是早点解决了吧?!
千鹤:我说,梅婆!
鸟羽阳介:诶?啊,千鹤她几岁了?
须贺和弘:今年30岁。
鸟羽阳介:诶?!
千鹤:和!不要说出来!不是跟你说了吗,要说20岁的啊!?
须贺和弘:你这装的也太过了。
泽村一郎:这可是诈骗啊!
鸟羽阳介:(这样啊,虽然一直觉得千鹤很成熟,不过没想到原来她真的是熟女啊。原来如此…这样看来,她和和弘就好像是姐弟一样了。)
都:早上好,医生。
鸟羽阳介:啊,都夫人。
都:不好意思,来晚了。小茜有些发烧……
鸟羽阳介:啊!让我来看看。小茜,会不会有什么地方痛啊?
小茜:没有,就是脸好热……
梅婆:啊啊!我的老腰……
泽村一郎:啊啊啊!梅婆婆,你在搞什么啊!
千鹤:医生的书,很沉的,谁叫你突然抱起来啊!
鸟羽阳介:啊啊,都夫人,你先带着小茜去诊室吧。
都:好的:

[电话]
须贺和弘:你好,这里是诊所。医生,菊婆婆说他肚子痛。
鸟羽阳介:啊,我知道了。帮我跟她说我马上就去!
泽村一郎:医生~~!
鸟羽阳介:来啦~~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6 | 2018/07 | 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