ねがったりかなったり

ねがったりかなったり

作者   もろづみすみとも
発売 インター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ズ
発売日   2009/12/25

キャスト   岸尾だいすけ(籾山)、下野 紘(綾部)
伊藤健太郎(峰)、他

内容   !コミコミオリジナル特典付 決定!
もろづみ先生のスイーツ恋物語をドラマCD化!
男性と付き合うことを考えたこともないノンケの綾部は、自分を好きだという籾山を何故か放っておけない…。
自分の感情が分からないまま不安定な関係を続ける二人の前に、籾山の昔の彼氏・峰が現れて――!?
★初回封入特典:フリートークCD

翻译:oshiato kirina clampyukito
校译:oshiato

本篇

Track 01

绫部启次:啊啊……不行了……要出来了……前辈……啊……
籾山秋生:射出来啊,没关系的,因为这是在梦中啊。
绫部启次:啊……啊……啊啊啊!

绫部启次:哈啊……哈啊……幸……幸好是发梦!……啊!下面也没事……话说,这什么时辰了?完全迟到了!(太糟糕了,要说什么糟糕……比起昨天聚会上喝得酩酊大醉,半途中就什么也不记得了,因为睡过头而导致打工迟到,那原因居然是做了色情的梦而且对象还是男人这些……)早上好!
籾山秋生:哦~真有你的啊,绫部,见习生居然迟到你胆子还真不小啊!你脑子里面长满蚂蚁啊!
绫部启次:(比其它一切都要糟糕的就是那个对象居然是打工的超难应付的前辈。)对……对不起……
籾山秋生:够了,赶快去换衣服准备好。
绫部启次:是……是!(我是今年春天来到这家叫「espoir」的西饼店成为见习点心师的。)

绫部启次:我是今天开始到这里见习的绫部启次,请多关照!
筱田:请多关照。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店长筱田。那边的是主厨的熊仓。
熊仓:请多关照啊~
筱田:就跟他名字一样,长得很像熊吧?然后在那边偷看的是收银处的女职员们。
天野:啊,是新来的。
墨田:请多关照啊。
筱田:啊~还有现在过来的是非常可靠的职员的籾山君哦。
籾山秋生:但挺起来好像是好不容易才想起来的样子呢。
筱田:就是这样,今后这位可靠的籾山君会来照顾你的。
籾山秋生:你干嘛自说自话就决定了啊。
绫部启次:那个,请多关照!
籾山秋生:你是叫绫部吧?请多关照了。

绫部启次:(那时候明明觉得“太好了,真是个好人~”……)
籾山秋生:你在干什么啊,白痴!
绫部启次:(嘴巴又臭!)
籾山秋生:太慢了!
绫部启次:好痛!(一有不对马上就出手打人。)唔唔,今天也是,居然说人家脑子里面长蚂蚁……也不用说得这么过份嘛!
籾山秋生:脏死了,你要是把鼻涕滴进去我就宰了你。
绫部启次:呜呜,不是的,这个是我内心的汗水,命苦啊,咬紧牙关。(唉,我是不是做了什么让他讨厌的事情?)

绫部启次:啊~终于可以休息了。今天真忙啊~啊,前辈,我休息一下啊。
籾山秋生:好~
绫部启次:啊!前辈你那个手机和我是一样的呢。看啊,一模一样。(……居然无视!)
籾山秋生:唉,我说你啊,关于上次聚会的事情,你什么都不记得了么?
绫部启次:咦?啊……不……
籾山秋生:嗯?那就算了。我去干活了。
绫部启次:聚会上……发生什么事了么?(那天确实是和店里的女孩子还有前辈去喝酒了,在聊了很多很多之后,就惯例聊到性事上去了。)

籾山秋生:啊~但是就我而言,如果舒服的话对方是男人也没有关系。
绫部启次:噗……咳咳……
天野:总觉得籾山前辈一说就很有说服力呢。
墨田:哈哈哈,确实很有点像女人。
籾山秋生:真的吗~?
绫部启次:前辈你玩笑开过头了啦。
籾山秋生:是真的哦。你要试试么?
绫部启次:啊,不……那个……
籾山秋生:开玩笑的啦,笨蛋。你表现得再厌恶一点嘛,真无聊。
天野:吓死了。
墨田:要是来真的倒是挺有趣的。真是的,籾山前辈你太欺负绫部了啦。
籾山秋生:呵呵,呵哈哈哈。
绫部启次:(可……可恶!)啊~~

绫部启次:(然后,那之后的事情都不记得了。但是,对啊,我会做那样的梦都是因为籾山前辈他那样耍我!恶鬼,恶魔,没人情味!)太好了,我一点也不奇怪,全部都是那人的错~
墨田:绫部,你一个人在欢腾什么?
绫部启次:啊~不,没事~你接下来休息?
墨田:是啊。
绫部启次:那……那个……上次聚会的时候……对不起,让你看到我的丑态了。
墨田:呵呵,就是啊,半当中就变得烂醉如泥的,很够呛啦。你不勉强自己喝那么多就好了。
绫部启次:呵呵,确……确实呢。
墨田:你不记得了么?籾山前辈说要送你回去,就负责护送你了啊。
绫部启次:咦?(对啊……确实呢,我都醉到不知世事了,不可能一个人回得去的。)
(籾山秋生:你什么都不记得了么?)
绫部启次:(总觉得很不好意思呢。还随随便便骂他是恶鬼啊恶魔的……他实际上是个好人吧?我一定要好好向他道谢。)
籾山秋生:当然是半途中拦了辆出租车啊,用你的钱。
绫部启次:啊!怪不得我觉得我的钱包怎么变薄了。你真不是人!
籾山秋生:呵呵,呵哈哈哈……
绫部启次:(可恶,稍稍感觉他是个好人的我去死吧!)

绫部启次:辛苦了!我回去了。
筱田:辛苦了!
熊仓:辛苦了。
绫部启次:(糟糕,今天那个节目可是天才点心师特辑我忘记设定预录了。)哎呀?哎呀?我手机哪里去了?哎呀……找到了!太好了,我是落在凳子上了么?那我先回去了!
筱田:好。

主持人:对峰先生你来说,点心师是什么?
峰嘉和:应该是能够和享用点心的人分享快乐的工作。
主持人:真棒啊。
峰嘉和:非常感谢。
主持人:今天点心师峰嘉和先生作为嘉宾来到了我们节目。峰先生,感谢你的到来。
峰嘉和:我才是,非常感谢。

绫部启次:好帅啊~我果然很喜欢这份工作呢~就算有个很过分的前辈在,我也不会认输哦!啊,对了~把上次出门拍到的蛋糕的照片打印出来吧~嗯哼哼~哎呀?我把待机画面改掉了?管它呢。照片照片~哎呀,我干嘛照自己的睡脸啊~一脸呆相啊~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啊……这个不是我的手机吧……?
(绫部启次:前辈你手机和我是一样的呢。)
绫部启次:(是一样的呢……?啊……啊……也就是说……)咦……这个号码是!我手机打来的电话?呃……喂喂?
籾山秋生:你这混蛋把电话拿错了啊,白痴!给我听好了,我现在就过来拿,你绝对不要碰!绝对啊!
绫部启次:我以为我耳朵要聋了。这里面放了这么不想让我看到的东西啊?那个前辈的秘密……
籾山秋生:绫部!
绫部启次:啊……你好快啊!
籾山秋生:你这混蛋在看什么,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碰了么!
绫部启次:不不不,我还什么都没看呢。放手……啊啊!
籾山秋生:啊啊!
绫部启次:这……这是什么?这是我?为什么?下半身完全裸露,还挺立着……
籾山秋生:哼!
绫部启次:有什么关系,你要是讨厌我的话就直说,你是打算拍下我那么丢人的照片去给女孩子们看么?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籾山秋生:不,不是的。不是的。我……只是想要摸摸你的小○鸡……照片也是打算马上就删掉的。
绫部启次:啊?小○鸡?(就在那时,我脑中如同走马灯般浮现出那天做到的前辈含着着我的小○鸡直至高潮的梦境。)你你你……难道说那个时候!
籾山秋生:吵……吵死了!舔弄自己喜欢的人的小○鸡哪里不对啊!
绫部启次:不,这不对吧!话说喜欢就喜欢了,要先告白和交往呢!怎么是你在生气啊!
籾山秋生:啊?那我问你,我要是说了“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的话你就会和我交往么?和男人的我!
绫部启次:呃……不……我从来没想过要和男人交往。
籾山秋生:呿……
绫部启次:啊?也就是说前辈你喜欢我?
籾山秋生:我刚才就那么说了!
绫部启次:啊,对不起,我有点搞不清楚状况!
籾山秋生:够了,笨蛋!臭玩意儿!迟钝的家伙。啊,真是,可恶,明明知道被你知道的话会变成这样,我为什么会做那样的事啊。可恶。
绫部启次:啊?
籾山秋生:莫名其妙!
绫部启次:啊!
(籾山秋生:我为什么会做那样的事啊。)
绫部启次:啊……我也不明白。


Track 02

籾山秋生:那是春天……风吹得很厉害的一天。
(筱田:我们店好歹也是以食物为商品的,头发那么长,我们很难请你啊。
绫部启次:不好意思!我借一下剪刀和洗手间!)
籾山秋生:然后那个笨蛋就把头发剪成大背头——
(绫部启次:我知道令你们很为难,拜托了!我真的很想做这份工作!)
籾山秋生:就像台风过境一样。破坏真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20岁……吗。差了8岁就已经完全沟通不了吗。

绫部启次:啊,前辈!今天一起走吧?
绫部启次:前辈!你知道吗,下个车站开了间新的蛋糕店啊!
绫部启次:前辈!你休息吗,我帮你倒茶!

绫部启次:前辈!前辈!前辈~~~
籾山秋生:一点都不知道人家的心意!一大早就在面前晃来晃去!
绫部启次:前辈,你偷偷照我,还舔我小○鸡的事,我已经不生气了啦。
籾山秋生:谁管你生不生气啊!
绫部启次:前辈~打起精神啦~
同事:籾、籾山?
籾山秋生:……啊哈哈,不好意思~有虫~~~
同事:虫……虫?!
籾山秋生:哈哈……我去一下洗手间!那家伙……真讨厌……
(籾山秋生:难道你会和男人的我交往吗!
绫部启次:不会啊。)
籾山秋生:甩了人还亲过来!而且还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过来搭话,搞什么嘛!笨蛋!……不对,会这么激动其实是因为我自己厚脸皮地在期待而已吧。我才是笨蛋。

(店长:籾山你和绫部吵架了吗?都大人了,你就原谅他嘛。)
籾山秋生:连店长都看得出来我有问题,真的太孩子气了。也是啦,那家伙才20岁。所以,只要我更加——啊……
绫部启次:前辈。
籾山秋生:绫部……你在等我?
绫部启次:是啊,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去前面的公园聊一下好吗?

籾山秋生:坐下吧。
绫部启次:好的。
籾山秋生:你想说什么?
绫部启次:今天真是很对不起!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对待前辈才好……
籾山秋生:啊……嗯,也是。(这家伙也有用他自己的方法来体贴我的。这种同性恋变态,不管就好了嘛。)你不用道歉啦,突然说些奇怪的话,我才觉得抱歉。要是你觉得一起工作很尴尬,我也不在意辞掉——(可恶!干嘛握我的手啊!都是因为你这样——)
绫部启次:不是的,我不是这个意思……
籾山秋生:放开……我的手!
绫部启次:啊!
籾山秋生:绫部……你可能不过是在同情我而已,不过我一点都不紧要,不要管我就行了。没意思的话别这么温柔,太难受了。
绫部启次:好痛~~~
籾山秋生:嗯!喂、喂喂!你有听我说话吗?!
绫部启次:谁叫前辈一副难过的样子啊!我想为你做点什么嘛!所以想亲一下会比较好……
籾山秋生:这算什么啊!我要是女人你也照亲吗?!(……啊啊,这家伙是笨蛋啊,笨到让人想晕过去,那次面试的时候早就知道了啊!但,我还是对这家伙……)可恶!
绫部启次:前辈……我啊,不知为何就是放不下喜欢我的前辈。

籾山秋生:放不下……吗,就是不说喜欢啊……绫部发过来的邮件。
(绫部启次:这个周末,前辈有空的话一起出去玩吧。好吃的蛋糕店之类的,哪里都可以。)
籾山秋生:……可恶!他要是再恶劣点甩了我不就好了嘛!

绫部启次:啊!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籾山秋生:没事,我也是刚到而已。(其实一个小时前就来了……)
绫部启次:太好了!走吧~
籾山秋生:啊、啊……(糟糕!无法制止脸部的笑容……!)

绫部启次:真是玩个够本了~~~
籾山秋生:咖啡厅、书屋、保龄球馆……明天看来是要肌肉痛了。
绫部启次:会吗~
籾山秋生:接下来怎么办?差不多该回去了吧?
绫部启次:呃……那去前辈家——
籾山秋生:诶?!绝对不行!
绫部启次:为什么啊!
籾山秋生:没、没有收拾啊,乱七八糟的——
绫部启次:说是这样说,肯定没有多乱啦~
籾山秋生:不,那个——
绫部启次:我想知道更多前辈的事啊,不行吗?
籾山秋生:呜……
绫部启次:啊,不能趁两个人就含我的小○鸡啊。
籾山秋生:谁会啊——!

籾山秋生:(我是不是很没有主见啊……)请进!
绫部启次:啊啊~!打扰……了……
籾山秋生:随便找地方坐吧。
绫部启次:……对不起,实在是意料之外的肮脏。
籾山秋生:啊,是吗。
绫部启次:几乎同化成半个垃圾房了吧……
籾山秋生:我收拾一下桌子周围,你等一下吧。啊,喝的东西都在冰箱,你自己拿好了。
绫部启次:……是~~~
籾山秋生:(啊,我和那家伙的照片,都忘了摆在这种地方了。)
绫部启次:那个~~~冰箱里只有啤酒和方便面…………
籾山秋生:啊……
绫部启次:方便面不用放冰箱吧?!
籾山秋生:罗嗦!
绫部启次:我还以为点心师会比较注意饮食习惯……应该是说我原以为前辈是一个人也能过得好好的那种人。
籾山秋生:……盯着人家的脸干什么啊。
绫部启次:我担心啊,万一哪天在街边就挂掉了。
籾山秋生:要你多管闲事!那么嚣张,看我怎么整你!
绫部启次:啊~痛痛痛痛!!
籾山秋生:(啊……好久没这样了。)
绫部启次:啊!那本杂志,我正想买的!点心师峰嘉和的采访,前辈也看了吗?
籾山秋生:没有……给你好了。
绫部启次:诶?前辈先看嘛。
籾山秋生:不用了,就算不看,我也知道那家伙很厉害。

绫部启次:不好意思,弄得那么晚。
籾山秋生:就是说啊,明天可不要迟到了啊!
绫部启次:啊……
籾山秋生:啥。
绫部启次:要好好吃饭啊!
籾山秋生:知道了知道了。快点滚!
绫部启次:明天见!

籾山秋生:(太好了……那家伙的开朗救了我。今天很开心,很平常地聊天……这样就够了,还想祈求更多……就是奢侈了。但……还是放弃不了……!)


Track 03

绫部启次:(打工的前辈说他喜欢我。)
籾山秋生:有谁去吃过那里的东西了?车站那里新开的——
熊仓:啊,我去了。
籾山秋生:真的?好多人排队呢!
熊仓:是啊,好多人!
绫部启次:熊前辈,奶油我打好了~
熊仓:哦~
绫部启次:那我去洗东西了~
熊仓:真是好啊~在一流酒店里开店~
籾山秋生:是吗?在这样的小店里慢慢做我更喜欢啊。
熊仓:籾山君你就是不够上进心!
籾山秋生:是是~多管闲事~不过,绫部,你也去看看吧,肯定能学到很多。
绫部启次:可是……我没有钱嘛。
籾山秋生:切……我就知道。
熊仓:哈哈哈,是籾山君你不好。
绫部启次:(说喜欢我的前辈……我老觉得放不下他。但是,这份感情到底是什么……我到现在还没有理清。)
女子:那个……有客人来找籾山前辈。
籾山秋生:诶?谁啊。啊……!
峰嘉和:啊……好、好久没见了。
籾山秋生:啊……好久不见!怎么突然来了,有事吗?
峰嘉和:你今天下班后,有时间吗?
籾山秋生:嗯……
峰嘉和:那……几点都没有关系,打这个名片上的电话吧。
籾山秋生:我知道了。
峰嘉和:不好意思,打扰你工作。
绫部启次:刚刚不就是那个峰嘉和吗?!你们认识的吗?从没听你说过啊!
籾山秋生:……啊,只不过是以前的同事而已。
绫部启次:前辈?

峰嘉和:我听说前辈做回点心师——
籾山秋生:别叫前辈,还有,敬语也不要。
峰嘉和:也是呢,秋生。什么时候又开始做点心的?
籾山秋生:二、三年前左右吧。
峰嘉和:是吗……
籾山秋生:我看杂志你很厉害啊,又拿奖了。恭喜啊。
峰嘉和:哈哈,是女孩子看的杂志上都不知什么人选的排行榜吧?
籾山秋生:哈哈。
峰嘉和:怎么了。
籾山秋生:觉得你的笑容都没变啊。
峰嘉和:都过了6年了啊……
籾山秋生:峰,你不是过来谈往事的吧?
峰嘉和:是啊,我今天就是来畅谈往事的。秋生,下星期有休假吗?
籾山秋生:星期二和……星期六。
峰嘉和:那就星期二吧,我白天也有空,有些事想和你好好谈一下。
籾山秋生:星期二啊……
峰嘉和:你有约定吗?
(绫部启次:那下星期二去吃蛋糕吧~)
籾山秋生:啊,不好意思,应该没有问题。
峰嘉和:是吗。啊,都这么晚了,真不好意思。
籾山秋生:没事。
峰嘉和:我送你。
籾山秋生:……峰。
峰嘉和:嗯?
籾山秋生:对不起……这6年间,我一直都想跟你道歉。
峰:……嗯。

绫部启次:嗯~~~~~~
籾山秋生:对不起啦!我没听清你的话啦,真是对不起啦!
绫部启次:哼,星期二的事就算了。对手是那个峰嘉和的话,我根本就没有胜算。但是!星期六前辈你休假吧?我是6点下班,7点!约好7点了哦!
籾山秋生:你在执着些什么啊……这么晚去吃蛋糕——
绫部启次:我就是要去!现在记下来!
籾山秋生:知道了~~

峰嘉和:明年在汐留酒店会开我的店。我想和你一起工作。
籾山秋生:诶?那、那个……我……
峰嘉和:啊,抱歉。
籾山秋生:你听电话吧。
峰嘉和:是,是……诶?一定要我去吗?我知道了。……唉。
籾山秋生:很忙啊,你去吧。
峰嘉和:明明是我约你出来,真是抱歉,还是难得的休假。
籾山秋生:我比你清闲啦。
峰嘉和:资料我先给你了,在那信封里。我等你的好消息。
籾山秋生:……说什么好消息啊……邮件?峰发过来的。
(峰嘉和:真是抱歉。你之前说星期六有空是吧,我下午5点起应该有空,你有约定吗?)
(绫部启次:星期六!7点!)
籾山秋生:啊啊!真是不合时宜!(对不起,星期六我有约——呃……到六点为止都有空,没问题吗?)

籾山秋生:不好意思……我挺喜欢现在的店的。
峰嘉和:是吗……没关系,麻烦你了。
籾山秋生:嗯……我差不多到时间了,先走了。
峰嘉和:秋生!
籾山秋生:?
峰嘉和:我觉得……要是能和你像以前那样一起做点心就好了。

籾山秋生:唉……要快点去绫部那里。
广播:由于发生了交通事故,来回列车都暂停行使。
籾山秋生:诶?交通事故?要告诉绫部我会迟到才行。咦?啊咧?!手机……不见了!!

绫部启次:前辈搞什么啊……我应该没搞错时间地点吧……好!打电话!………………啊,接了!前辈你搞什么啊!!
峰嘉和:啊……呃……我不是籾山。
绫部启次:啊!
峰嘉和:刚刚他还和我在一起,他忘了带手机走。你和是和他约好的人吧?我想他应该就快到了。
绫部启次:啊……谢谢……。(那是峰嘉和吧。)
籾山秋生:哈啊、哈啊、绫部!抱歉!我手机不知道丢哪里了……
绫部启次:哪里……?就是峰先生那里吧。
籾山秋生:诶?
绫部启次:为什么瞒住我?说回来前辈,我先和你约好的吧。
籾山秋生:啊……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不过对方也很难抽时间——
绫部启次:啊啊,是呢。我的时间就怎样都可以吧?
籾山秋生:我不是这个意思——
绫部启次:前辈就是这个意思啊!
籾山秋生:绫部……拜托了,不要说那么孩子气的话啊……
绫部启次:那倒是真的!和以前的男人比,小孩子的我怎么可能会有胜算嘛!
籾山秋生:诶?你、从哪里听回来——
绫部启次:真……的吗……?
籾山秋生:绫部……
绫部启次:我回去了!
籾山秋生:绫部!
绫部启次:(我都明白的……脑袋里是明白的。前辈会迟到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情,但我却说了那种话……)以前的男人……以前的男人……以前的男人……!!(为什么我就是忍不住呢,为什么心情会这么乱呢……这都是因为我是小孩子吗?正如前辈所说……我不懂啊!)哈啊、哈啊、为什么会……这么难过啊……!啊……刚刚坐在的士上的……峰嘉和!

籾山秋生:谢谢你送我回家……
峰嘉和:看你这样子就猜到了。
籾山秋生:哈哈……
峰嘉和:看来似乎对和你约好的人做了不好的事啊。
籾山秋生:不,是我自己迟到的。不是你的错。
峰嘉和:代我跟他说声抱歉吧。那我先走了,的士在下面等着。
籾山秋生:啊啊,再见。
绫部启次:哈啊哈啊哈啊!
籾山秋生:绫部……?好痛……!
绫部启次:这不是太好了吗。
籾山秋生:哈?
绫部启次:有人安慰你。(啊咧?我在做什么啊?为什么跑进前辈家里?)
籾山秋生:你不要乱想了。
绫部启次:这叫人能不乱想吗。谁叫你和以前的男人偷偷摸摸地见面。(怎么回事,为什么?!嘴巴和身体都不听指挥……)
籾山秋生:混帐……好痛!
绫部启次:(不对!我不是要这样!)
籾山秋生:你干什么!莫名其妙的!你不是不喜欢我吗?!有什么资格这样对我啊!
绫部启次:(我明知道不行的!)
籾山秋生:喂!绫部!
绫部启次:(停下!停下!停下来啊我!)前辈……只要能做的话,其实谁都没所谓的吧。
籾山秋生:(你到底知不知道……我一直以来是怎样的心情……)
绫部启次:(……太迟了。现在才停下来……已经来不及了。)
籾山秋生:呵呵……也许吧。
绫部启次:(已经太迟了。就算察觉到在心里狂乱不已的肮脏心情就是妒忌……就算我现在弄清心里的那份感情到底是什么……也已经太迟了。)


Track 04

籾山秋生:(不应该喜欢直男的。那种事我当然知道。但是那个时候,送喝醉了的绫部回家的那个时候,我无法抑制自己的感情。只是这样做一下,应该不会遭报应的吧。因为我喜欢他喜欢得这样痛苦啊。)
绫部启次:不是……对不起……对不起,前辈。
籾山秋生:(什么嘛,那副受伤的样子又是什么?受伤害的可是我啊!)
绫部启次:我……其实并不是想那样说的……唔。
籾山秋生:怎么了?不继续做吗?
绫部启次:但是……嗯……
籾山秋生:嗯……可以啊。
绫部启次:唔……
籾山秋生:(这对我来说不是很好吗?实现夙愿了啊。)
绫部启次:嗯……啊……啊……进到前辈的里面了……啊……前辈……
籾山秋生:嗯……嗯……
绫部启次:停不了……啊……
籾山秋生:啊……啊……
绫部启次:前辈……前辈……
籾山秋生:啊……啊……嗯……
绫部启次:唔……啊……啊……
籾山秋生:(一点都不高兴。)
绫部启次:前辈,我……
籾山秋生:回去吧,已经没事了吧。
绫部启次:前辈……
籾山秋生:吵死了!够了。
绫部启次:不要……等等!前辈,我们交往吧。然后就可以重新来过了,从一开始到全部,那样的话一定可以好好交往下去的。因为我……喜欢前辈啊。所以……不要讨厌我……呜呜……
籾山秋生:(可恶!都不知道我的心情,就在那里胡说八道。可恶……)
绫部启次:我喜欢前辈啊……
籾山秋生:我也是啊。笨蛋。(我的愿望实现了,这家伙说了喜欢我。但是,明天该用怎样的表情去面对他呢?我不知道。)

筱田:咦?籾山,怎么了?今天来得很早嘛。
籾山秋生:打算来做点新作品的准备。
筱田:哎呀,今天的籾山很勤劳啊。
籾山秋生:哈哈。(算了吧,不要去想太多,像平常一样地笑。)
绫部启次:唔。
籾山秋生:啊……早上……
绫部启次:早上好,前辈。
籾山秋生:早上好。(对啊,没有什么好害怕的。这家伙喜欢我,我也喜欢他。我们如愿地在一起交往啊。)

绫部启次:前辈,吶,可以吗?
籾山秋生:可以哦。(从那之后,约会了好几次,就像普通的恋人一样,在每当休息的时候。在工作的时候我比以前更多地和他在一起,还被店长取笑了。即使夏天完结了,秋天也过去了,我们还是继续在交往。但是,为什么?)
绫部启次:前辈,我喜欢你。嗯……
籾山秋生:我也喜欢你。嗯……啊……
绫部启次:啊……
籾山秋生:(为什么每当说出这句话,心里的洞就会变得越来越大呢?)

筱田:唉……怎么办好呢?圣诞节的新作品……
籾山秋生:啊,今年也要做吧?
筱田:籾山有没有什么提议啊?
籾山秋生:店长,新作品的计划能让绫部来做吗?
绫部启次:诶?
籾山秋生:当然我会照看好,交出象样的作品的。
筱田:啊,我完全没意见。
籾山秋生:好!这可是机会哦,高兴吧!
绫部启次:啊……
籾山秋生:那今天就开始做吧!
绫部启次:是。
筱田:绫部,没问题吧?
籾山秋生:没问题!因为太突然所以有点紧张吧。对吧?
绫部启次:啊……

籾山秋生:你啊……你做成那样,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绫部启次:啊……
籾山秋生:怎么了?很不安吗?我说了会帮忙的啊。
绫部启次:也对啊。
籾山秋生:怎么了啊,一脸敷衍的样子。
绫部启次:前辈。
籾山秋生:不要粘过来啦。这样洗不了啊。
绫部启次:嗯……
籾山秋生:你最近都没有带食谱的笔记本过来啊。之前不是都一个人在整理吗?
绫部启次:在家里有做啊。好了啦,那些事情。
籾山秋生:什么好了啊……
绫部启次:前辈,我今天可以留下来吗?啊,好冷!
籾山秋生:当然不行啊。你明天要工作啊。来,快点穿上外套回去吧。
绫部启次:我知道了,对不起。前辈,你喜欢我吗?
籾山秋生:喜欢啊。嗯……
绫部启次:嗯……嗯……
籾山秋生:好啦,不是要回去吗?
绫部启次:嗯,晚安。
籾山秋生:晚安。(怎么了?胸口里无法抑制地感觉乱糟糟的。)

籾山秋生:唔!(心烦意乱的原因很快就知道了。)你有心想做的吗?说会拿出计划来,但却完全没在做嘛!那之后都过来几天了啊?
绫部启次:因为……
籾山秋生:不是别的,是因为你吧?
绫部启次:但是……
籾山秋生:我知道你在努力,所以为你着想才这样做的。
绫部启次:前辈的这份心意我很高兴,虽然很高兴,但是,我并没有拜托你这样做啊。
籾山秋生:呃……
绫部启次:我知道工作很重要,但我真的很讨厌。难得和前辈在一起了,两个人的时候就不要谈工作的事情了。其它事情怎样都无所谓啊!
籾山秋生:(这是报复。将自己的痛苦当作免罪符,最先出手的是谁啊?不管何时都总是无法斩断这份心情的又是谁啊?明明知道对方只是被牵着走,却顺势诱惑的又是谁啊?让这家伙变成这样的又是谁啊?)绫部,不行了。
绫部启次:不……不要……
籾山秋生:已经……
绫部启次:不要说!不要……那是骗人的。
籾山秋生:我们分手吧,绫部。
绫部启次:呜……呜……不要……不要啊。那样的话,前辈,我该如何是好啊?前辈明明说了喜欢我的,那么我的感情又该如何处置啊?呜呜……
籾山秋生:(啊……原来如此。)你到底喜欢谁啊?
绫部启次:呜呜……
籾山秋生:(在漆黑一片的心里的洞穴里,有风吹了进来。)你喜欢的并不是我,而是喜欢你的我吧?
绫部启次:呜……呜……
籾山秋生:(绫部只是讨厌我的心离开他而已。这样的恋爱没可能实现的。没有可能不遭惩罚的。这就是报应了。)
绫部启次:呜呜……
籾山秋生:放心,我不是抛弃你。我们只是回到从前那样而已。
绫部启次:呜……呜……
籾山秋生:(为什么喜欢一个人,大家会这样互相伤害,留下难过的回忆呢?伤害了某些人的某些地方,而伤害了别人的自己也会受到伤害。)好吧,绫部。(因为从心里吹出来的风,使我的眼泪感觉很快可以吹干。)

筱田:但还真是突然啊。
籾山秋生:对不起。
筱田:圣诞节能过来么?
籾山秋生:是,那当然。
筱田:那对辞职要保密,难道是因为被挖角?
籾山秋生:是的。
筱田:果然啊。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在意的啊。不过也是值得高兴的事情,我没所谓的。但是要和小熊说哦。
籾山秋生:是。
筱田:那要去哪里啊?
籾山秋生:是在汐留酒店里的店铺。


Track 05

绫部启次:(前辈,我知道前辈在房间里放在和那人合照的照片。我做的蛋糕,反正怎样都比不上他的啊。吶,前辈,不是工作的事情,也说说我的事情吧。说你喜欢我。)啊,墨田小姐,对不起!吉布斯特覆盆子(注:法国的甜点,简单点说是慕丝+布丁)是420元的。
墨田:真是的。
筱田:绫部,这里的东西都称重了吗?
绫部启次:啊,做完了。对不起了,墨田小姐,剩下的就拜托了。
墨田:好的。
绫部启次:(回过神来,已经过了两个月了。)抱歉,店长,交给我来做吧。
筱田:好吧。
绫部启次:(在完成前反复尝试了很多次的蛋糕,能够赶上圣诞的热潮吗?不过总算是全卖光了。然后——)
(筱田:那个,这里有籾山的通知。)
绫部启次:(即使听说前辈辞职了,也没有怎么惊讶,是因为已经稍稍感觉到了吧。)
(籾山秋生:绫部,加油哦。)
绫部启次:(那就是和前辈最后的对话了。前辈的储物柜没有等到新年就已经被清空了。那些想要传达却错过了的语句的残骸,全都在我手机的草稿箱里如睡在坟墓一样地沉积着。)

绫部启次:籾山前辈,是个怎样的人呢?
筱田:什么什么?问得真突然呢。
熊仓:嗯……是个不太说自己的事情的人。不过,有段时间一直说想去一次镰仓。
筱田:啊,说起来,还说想在能看见海的小镇里工作。
绫部启次:那么,前辈现在一定是在镰仓了吧。
筱田:诶?不是哦,是在汐留新月酒店哦。
熊仓:店长!那不是不能说的吗?
筱田:好了啦,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啊。虽然本人介意被挖角这件事啦。
绫部启次:(诶?前辈辞职不是因为我吗?)
筱田:而且,你们的关系比我们都要好啊,他的事情绫部一定更了解啊。
绫部启次:啊……

绫部启次:(就是那个吧,新月酒店。嘉和 峰。真棒的店啊。我到底在干什么啊。来到这种地方,又能怎样啊?唉……回去吧。)啊!那个,峰先生。
峰嘉和:嗯?
绫部启次:(我这个笨蛋!干嘛出声喊他啊!)是峰嘉和先生吧?我是籾山的后辈。(只好硬上了吧。)那个,我听说前辈在这里工作……
峰嘉和:哈?
绫部启次:诶?
峰嘉和:怎么?籾山在你们那里辞职了吗?
绫部启次:诶?是啊……
峰嘉和:籾山说了在我这里工作吗?
绫部启次:虽然不是直接说的……
峰嘉和:这样啊。不在哦。
绫部启次:诶?怎么可能!那、那前辈到底去了哪里啊?
峰嘉和:唉……
绫部启次:啊,对不起。
峰嘉和:籾山去了哪里,真抱歉,我也不知道。总之他不在这里。很遗憾。你要看看厨房吗?
绫部启次:不了,打扰你工作了,真对不起。
峰嘉和:(秋生,你又再次……真可惜啊。)

绫部启次:(前辈,为什么?为什么?)
(筱田:他的事情绫部一定更了解啊。)
绫部启次:(接了好几次吻,也说了很多次喜欢,虽然是屈指可数的次数,但也做过了。但是,前辈有真的把我当恋人来看待吗?我真的成为前辈的恋人了吗?)
(籾山秋生:绫部,加油哦。)
绫部启次:(前辈……前辈到底喜欢上我的哪里呢?前辈为什么选择这份工作呢?前辈喜欢的事情是什么?我想知道前辈以前的事啊。前辈和峰先生的事情也是……)呜呜……(我一直以来都看到前辈的什么啊?我只是被男人喜欢上了的这份新鲜感吸引了而兴奋不已吧?连前辈的心情也没有考虑。我现在,比起以前任何时候都想要见到前辈啊。见面,然后道歉。“前辈,我想再和前辈好好谈一次。你有空的时候就可以了,请给我回复。”即使见不了面,也想传达一句“对不起”啊。)前辈!?(原来只是收到信件的报告啊……)

天野:绫部今天也留下来练习?
绫部启次:嗯,稍微想到些新尝试。
天野:我说啊,我们准备这个周末去看电影,你要一起来吗?
绫部启次:唔……我就算了,不好意思。辛苦了。
天野:怎么觉得绫部最近给人的感觉改变了?
墨田:嗯……

绫部启次:呃……啊……可恶!又在最后一步失败了。(为什么就是做不好呢?带过来的笔记本里有记录什么吗?)啊……真是的!(咦?我有写过这样的报告吗?)
(籾山秋生:给绫部。)
绫部启次:(唔!这是……)
(籾山秋生:以上!为了你我整理了很多资料哦,快感谢我吧~嘻嘻。你什么时候会发现这些,真叫人期待啊。籾山。)
绫部启次:呜……呜……前辈……呜呜……

绫部启次:(原来镰仓是可以离这么近看见海的地方啊,好美的风景。前辈就在这个地方工作着吧。回去吧,明天还要工作。要努力才行啊。诶?在那里的……不会错,是……)前辈!
籾山秋生:嗯?错觉吧。
绫部启次:呜呜……(前辈,我……虽然可能太迟了,但我最喜欢前辈了。所以我要更加地……)

筱田:这样摆设就好了吧?那么,剩下的就拜托了。
天野、墨田:是。
绫部启次:店长。
筱田:哦?
绫部启次:这就是最后的了。
筱田:好了,OK。
绫部启次:这真的全部都能卖掉吗?
筱田:都刊登在杂志上了,没问题的。而且也在百货商场的蛋糕博览会里参加展出了啊。好啦,好好地干,这可是你做的蛋糕哦。
绫部启次:唔……

绫部启次:都在这里了,谢谢光顾。(我想我其实一直都依赖着前辈。喜欢上一个人,却害怕踏出那一步,所以什么都没能做到。也不知道要用同样的视线去看事物。就连喜欢对方的心情都全部只交由前辈来付出,结果就变得像是后出拳的猜拳一样了。)
熊仓:对不起,我来迟了。我来换班,你去休息吧。
绫部启次:好的。

绫部启次:(不要再那样说了。虽然只有一点点,但希望至少能让在我心里的前辈不感到那么羞耻。)
广播:屋顶到了。
绫部启次:唉……哪里都这么多人,到屋顶休息还真是辛苦啊。哇,好冷!(前辈?前辈在吃蛋糕……我做的蛋糕……)前辈!
籾山秋生:很好吃哦。
绫部启次:呜……(如果有一天,我任性的愿望能实现的话,那就是……)

特典CD

伊藤健太郎:各位好,辛苦了。
众:辛苦了!
伊藤健太郎:《ねがったりかなったり》收录顺利结束了。现在开始是特典FREETALK环节。
下野纮、岸尾大辅:YEAH~
伊藤健太郎:那大家首先先自我介绍一下。
下野纮:好。
伊藤健太郎:好。
下野纮:那就从我开始吧。
岸尾大辅:好。
下野纮:我是扮演绫部启次的下野纮。
伊藤健太郎:好,辛苦了。然后……
岸尾大辅:好,我是扮演《ねがったりかなったり》的籾山秋生的岸尾大辅。
伊藤健太郎:哦好,辛苦了。
岸尾大辅:好,辛苦了。然后……
伊藤健太郎:好,我是扮演峰的伊藤健太郎。
岸尾大辅:哦!峰先生!
下野纮:峰先生。
伊藤健太郎:好,就是这样呢。我想还是正常点说话吧。
岸尾大辅:确实呢。
伊藤健太郎:总之呢~还是正常点来吧~总之也是花了半天时间收录结束了。请说一下关于这部作品,以及录音现场的感想吧。
岸尾大辅:确实呢。
伊藤健太郎:感觉如何呢?
岸尾大辅:好。
下野纮:确实呢,按照顺序来讲是从我开始吧?
岸尾大辅:确实呢。你个眼镜兄!
下野纮:确实呢。
岸尾大辅:你这个紫色的眼镜兄!
下野纮:是啊,我是戴着眼镜了,怎么了?
岸尾大辅:还穿着紫色的衬衫!
下野纮:是啊。
岸尾大辅:你这算什么啊?
下野纮:也没什么……
岸尾大辅:很普通么?
下野纮:很普通。并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事情。确实呢,我所扮演的绫部呢,是个非常普通的……
岸尾大辅:上班族……
下野纮:是该说很普通吧……不是上班族,是点心师……以点心师为目标而努力着。
伊藤健太郎:很普通么?
下野纮:但是,是个很普通的男性。
岸尾大辅:哦,确实呢。
下野纮:原本应该能够算进很普通的男性那类里面去吧。
伊藤健太郎:原来如此。
下野纮:虽然如此,失败的经历稍微多了一点,已经不能算是少年了吧,算是青年了吧?
伊藤健太郎:已经二十岁了呢。
下野纮:是的呢。但是呢,相比较而言,是我演起来还算非常轻松的角色。另外,他并没有给人很帅气或者超级可爱的感觉,特别的,该说是特别给人一种世俗人的感觉。我完全演绎出来了他身上与自己想象的地方,所以演起来非常的轻松。
岸尾大辅:是个很活泼的孩子呢。
下野纮:是个很活泼的孩子呢。但是这次是我第一次,相当于可以说是我的第一次做“攻”呢?因为平时我都是被上的……
伊藤健太郎:说的真直接啊。
下野纮:上了岸尾桑了。
岸尾大辅:大家好!
下野纮:我上了岸尾桑了呢!
岸尾大辅:大家好!
伊藤健太郎:是什么和什么问好啊!
岸尾大辅:喂喂!
伊藤健太郎:不是“今日和”哦!(注:こんにちは读音可写成今日和)
岸尾大辅:说得好。
下野纮:但是说真的,就我来讲,攻的话……
岸尾大辅:大家好!
下野纮:真的真的非常感谢。平时受您照顾了,真的呢,比如炸鸡块呢。但是对我来说真的是非常难得,总觉得非常开心呢。总觉得做攻或者做受……
岸尾大辅:大家好!
下野纮:够了,已经够了。够了啦!
伊藤健太郎:就你来说,你有那个意识么?对于这次你站在不同的立场上了。
岸尾大辅:立场……立场……
伊藤健太郎:立场呢!
岸尾大辅:攻……的立场!(注:たち在日文中有攻的意思。)
下野纮:算是有意识的呢,就我自己来说。那个……该怎么说,我平时的台词如果是很胆小的话就会一直很胆小的,但是这次却会燃起熊熊的妒火,或者说出非常冷淡的话,就是从这些方面开始意识起的。但是在做的时候也是尽量……
岸尾大辅:大家好!
下野纮:尽量想让自己处在上风的。我是想要有这样的意识的,但是不知道有没有做到呢。
伊藤健太郎:具体来说处在上风是怎样的感觉?
下野纮:那个呢,看了漫画就应该知道。
伊藤健太郎:你不可以逃避这个话题。
下野纮:不可以么?
伊藤健太郎:用声音怎么表现?
下野纮:用声音的话,就是说……
岸尾大辅:看台本的话是我在上面的啊。
伊藤健太郎:哈哈哈。
下野纮:是最开始的时候呢!最开始你是在上面的,半当中开始就变换体位了。
岸尾大辅:啊,是啊,变了变了!
下野纮:从那里开始……
岸尾大辅:变成背后式了。变成背后式了…………
下野纮:前辈!前辈!前辈!这样的感觉。
岸尾大辅:变成背后式了,变成背后式了!
伊藤健太郎:够了,已经充分了解了。
岸尾大辅:变成背后式了,变成背后式了!
下野纮:就是那样的感觉,那个还挺享受的。就我个人来说,挺享受的。
伊藤健太郎:太好了呢!
岸尾大辅:不愧是小健……
下野纮:虽然我明白接着这话下去就会这样说!虽然是这样!
伊藤健太郎:我是在想该怎么接下去……
岸尾大辅:但是也太突然了!
下野纮:再稍微……
岸尾大辅:如果是平时的小健的话会接得更加完美一点。
下野纮:再稍微说点什么。
岸尾大辅:居然就接太好了呢了。
下野纮:啊,是啊,很好呢。根本就是完全放任了呢。
岸尾大辅:啊,太好笑了。
伊藤健太郎:你看啊,因为今天我都没有做啊,所以不能相提并论呢。
岸尾大辅:确实呢。我非常了解,我非常非常的了解。真的虽然很能理解呢,但是被那么一说还是太突然了啊。
伊藤健太郎:就是这样呢,收听的各位,骑上位了,站起来了,攻了的下野纮让大家很乐在其中的话就好了。
下野纮:非常感谢。
伊藤健太郎:那么那个被上了的岸尾君感觉如何呢?
岸尾大辅:我一开始拿到台本的时候,不知道为何我是从后面看起的。
下野纮:为什么?
岸尾大辅:我不知道啦,就是不知为何就想从后面开始看,结果从后面一看,因为后面我基本上没怎么出场。
伊藤健太郎:啊,确实呢。
岸尾大辅:啊……什么啊什么啊,原来我是配角啊,就这样想。这个对我来说不是小事一桩嘛,我就是这么想的然后就答应出演了。
下野纮:咦!?是以这样的理由!
岸尾大辅:说着“可以啊可以啊,这个角色看上去挺轻松的。”然后别人告诉我“才没那回事,是演点心师的。”
下野纮:我说你,性格是不是崩坏了啊?人格崩坏了啊!
岸尾大辅:我从过去就是如此啊。
下野纮:我是知道啦。
岸尾大辅:但是,当然我还是全部看了一遍的。感觉“我后面都没怎么说话,嘿嘿嘿”我还没说完啊!
下野纮:我以为你就说个你从后面看起就结束了。
岸尾大辅:才没那回事。啊,我是看原著的时候从后面开始看起。
下野纮:哦!
岸尾大辅:看的时候,就这么翻着一看,感觉“啊~出场很少呢,虽然是主角但是出场很少呢。”
伊藤健太郎:哦,你啪啦啪啦翻过一遍漫画了呢?
岸尾大辅:啊,对对对对。然后接到台本过后,居然要说那么多话。
伊藤健太郎:啊,确实如此呢。
岸尾大辅:然后当时还觉得因为是和纮啦,如果是和纮的话……大家好……
下野纮:已经不用了啦!已经够了啦!
岸尾大辅:然后觉得啊我终于久违的要攻了!
伊藤健太郎:啊,原来如此。
岸尾大辅:然后继续看下去之后,哎呀哎呀……我居然是诱受!我明明该是个攻的居然是个诱受了!大吃一惊!
下野纮:大吃一惊了。
岸尾大辅:我在BL的食物链里面好像又向底层跌落了的感觉呢。
伊藤健太郎:原来如此。
下野纮:确实呢,至今为止我经常就被大家当成是底层的呢。
岸尾大辅:明明该是那样子的。
下野纮:明明该是那样子的。
岸尾大辅:排名……该说是排名吧?……又下降了呢。我在食物链里面的位置又下降了。
下野纮:成为底层的……
岸尾大辅:变成了底层的水豚了。
下野纮:水豚啊,水豚也并没有很底层啊……
岸尾大辅:不是那样的。
下野纮:嗯?
岸尾大辅:我变成食草动物了。
下野纮:确实呢。
岸尾大辅:沦落成那样了。
伊藤健太郎:但是确实呢,就一般来讲,你们两个要说是哪边的话就印象来说都该是受的。
岸尾大辅:就是呢。
伊藤健太郎:我一开始拿到台本的时候,也是觉得“啊,是这样的组合啊?”但是就我一开始看到两个人的名字的时候,要说是谁攻的话,我一开始觉得岸尾是攻的呢。
岸尾大辅:是吧?
伊藤健太郎:确实会这么认为的呢。
岸尾大辅:我也一把年纪了。
伊藤健太郎:确实呢。我和你同年呢。
岸尾大辅:是同年呢。
伊藤健太郎:说起来的话。都快忘记了,真是的。
岸尾大辅:就是啊,你在刚刚的留言里面还说年轻怎么怎么的呢,结果我和你是同年的嘛。
伊藤健太郎:不不,但是该怎么说,听了你们两个的对戏过后,我在思索自己是不是也有所失,会不经意就这么想呢。
岸尾大辅:等一下,才没有那回事,这是演戏啦演戏。
伊藤健太郎:但是啊,恕我直言,说实话呢,有会完全靠感觉行事的男人的吧?所以当告白说喜欢他了之后,会不会答应呢?对作为男人的我这样子的,在收录的时候我在后面听到这里,我感觉非常舒服呢。感觉很好呢。
岸尾大辅:节奏非常好呢。
下野纮:演到那边的时候也非常有趣呢。就我个人来说,真的呢。
伊藤健太郎:那种感觉的场景非常多。所以是非常值得一听的CD。
岸尾大辅:那个相当搞笑的场景也很多呢。
下野纮:搞笑的场景很多呢。
岸尾大辅:从一开始到当中都很搞笑呢。
伊藤健太郎:确实呢。
岸尾大辅:突然就咚的一下一落千丈呢。
下野纮:突然就变得严肃了呢。
岸尾大辅:都让我觉得我的角色是不是演得不太对了?没错吧?
下野纮:咦?
岸尾大辅:我没有弄错吧?
下野纮:你这是在问谁呢?在问谁呢?
岸尾大辅:当然是问听众咯!
下野纮:你不用那么激动地申诉啦。
岸尾大辅:但是啊如果被大家觉得这人是谁的话不是很糟糕么?
下野纮:如果那样的话也许大家不会寄FAN来信的。
岸尾大辅:牛头不对马嘴。
下野纮:对不起对不起!
岸尾大辅:要怎么办啊?
伊藤健太郎:岸尾君报告的留言那里就可以说了。
岸尾大辅:啊,那个很难呢,该怎么办才好呢?
伊藤健太郎:不是很清楚,我的话觉得结局很完美呢。
岸尾大辅:那没有关系,FAN寄来好了。
下野纮:不,不是不寄,寄是寄……
伊藤健太郎:你那动作是大家看不见的!
岸尾大辅:真遗憾呢。
伊藤健太郎:对听着的各位来说。非常遗憾。然后这次这部作品是以点心师为主题,相对就我印象来说,有很多配角的感觉呢。
岸尾大辅:就是呢。
伊藤健太郎:店里有相当多的人呢。
下野纮:就是啊。
岸尾大辅:不管怎么说店长呢……
下野纮:不管怎样店长贯穿全剧了呢。
岸尾大辅:在做的时候还出场了呢。
下野纮:出场了呢。
伊藤健太郎:没有没有,那里才没有。
岸尾大辅:大家好。
伊藤健太郎:有很多让人印象深刻的配角呢。
岸尾大辅:有很多呢。
伊藤健太郎:都是配角。
岸尾大辅:但是有女孩子在还真是很难得呢。
伊藤健太郎:确实呢。
岸尾大辅:果然是蛋糕店呢。
下野纮:那是当然呢。
岸尾大辅:店员果然还是有女孩子在比较好呢。
下野纮:不可能全部都是男人的呢。
岸尾大辅:是啊是啊。有她们在真是太好了呢,没有变的杀气腾腾的呢。
下野纮:杀气腾腾……
岸尾大辅:工作人员也是呢,在调音室里面的都是女性呢。另外群众演员也是呢。
下野纮:确实呢。
岸尾大辅:全都是女孩子。
伊藤健太郎:那个,这个不提比较好。群众演员都非常棒呢。
下野纮:确实呢。
伊藤健太郎:以小熊为首大家齐心协力,密不可分呢。
岸尾大辅:是啊,小熊在群众演员里面非常配合我,总觉得非常开心。
伊藤健太郎:但是群众演员太过配合岸尾君的话,会出失误的呢。
岸尾大辅:确实呢。
伊藤健太郎:就我经验而谈。
岸尾大辅:会惹大麻烦呢。
下野纮:有被说过一次呢。
岸尾大辅:完全变成是小熊的错了。
下野纮:变成他的错了。实际上只是受利用了而已。
伊藤健太郎:就是这样非常快乐的收录。这次是在圣诞节发行,而且还是有关于点心师、蛋糕什么的故事。就关于圣诞节,或者说是甜甜的甜点或者蛋糕什么的,有没有什么回忆,请大家来谈一下。
岸尾大辅:哦。
伊藤健太郎:感觉如何,那个戴眼镜的人,那个紫色的。
下野纮:确实呢,
岸尾大辅:你戴的这个是什么?什么饰品?剑剑剑?
下野纮:是饰品,不是剑剑剑,是剑……剑。不好意思,是剑。是剑啊……
岸尾大辅:你是成田桑啊?我说你不要说出不在的人的名字啊!
下野纮:不是我说的啦!不是我说的啦,刚才这段不管怎么说都会被切掉的吧?
岸尾大辅:没有关系的啦。反正关系很好。
下野纮:嗯,话虽如此。确实呢,那个……就在不久前,是跟蛋糕有关的,是在某个见面会上面,刚好有位女性声优好像是生日的样子,就有蛋糕推了上来,然后,蛋糕上来了过后,本该是有个人说“我来切”的,结果不知为何变成她在说“我来切我来切”了,但是那个女性声优给人的感觉完全是不下厨房不动菜刀的。
岸尾大辅:原来如此。
下野纮:然后呢,那个蛋糕上面是又块小牌子的吧?
伊藤健太郎:确实呢。
下野纮:写着“恭喜”一类的。
伊藤健太郎:有的呢有的呢。
下野纮:有那个的呢。她就完全没有避开那个,就从当中这么一刀切下去了,就这么准备切下去了。然后对她说“哎呀呀呀,不对不对不对,这个小牌子不是很碍事儿么?是切不动的啦。”她就说“啊,是哦!”,但是却没有把那个小牌子放在盘子里面,而是把它插在了蛋糕的边边上。
伊藤健太郎:原来如此。
下野纮:为什么不放在盘子上啊?然后就那样继续切着蛋糕呢,然后终于完美得把蛋糕切好了。然后就要分了,哎呀,小牌子居然被埋在了中间。她的刀法实在是很……明明放在边上的小牌子为什么会埋在中间。
岸尾大辅:是某种巧夺天工呢。
下野纮:然后看着那个,我就搞不明白为什么那个会被埋在当中。
伊藤健太郎:话说回来,那个小牌子是写给那个女孩子的“恭喜”吧?
下野纮:确实。那个就非常完美得被埋在当中了。
岸尾大辅:是魔术吧!
下野纮:我有点吃惊呢。她真是不会用刀啊。
岸尾大辅:好厉害啊,成田桑。
下野纮:不是啦,是女性来的。
岸尾大辅:对不起对不起。
下野纮:成田桑不是女性啊。
岸尾大辅:我搞错了。
伊藤健太郎:但是在小时候那个小牌子常常会成为兄弟姐妹间的争抢之物呢。
岸尾大辅:那个,小牌子的话,有段时期是吃不了的吧?
伊藤健太郎:因为不是可食的做的呢。
岸尾大辅:嗯,真正是用巧克力做的的话是可以咔嗤咔嗤吃下去。
下野纮:除了巧克力还有砂糖做的吧?
岸尾大辅:啊,是啊,像糖那样子的。
伊藤健太郎:话说那个我并不是很喜欢呢。
下野纮:味道并没有那么好……
岸尾大辅:太甜了。真的就是甜的要死。
伊藤健太郎:确实呢。
下野纮:有的呢。
伊藤健太郎: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是围绕着那个蛋糕的小插曲。
下野纮:围绕着那个的小插曲。
伊藤健太郎:岸尾君你如何呢?
岸尾大辅:我的话呢,说到圣诞节的话,我是反圣诞节派的。
下野纮:反圣诞节派?
伊藤健太郎:为什么?
岸尾大辅:反圣诞节……我是讨厌活动。感觉那样子的活动很麻烦。所以……
下野纮:也讨厌生日会?
岸尾大辅:生日会也很麻烦。被人祝福感觉很难为情呢。
伊藤健太郎:啊,我感觉我能明白了。岸尾君就是那样的类型?
岸尾大辅:那个大家帮我庆生的话我会很开心,但是我没有办法好好表达自己感谢的心情。
伊藤健太郎:确实呢。
岸尾大辅:对难得帮我举行生日会的人会觉得不好意思。所以,这种活动就敬谢不敏了。
下野纮:喂!
岸尾大辅:不是的啦。
下野纮:应该说小插曲的啊。
岸尾大辅:小插曲的话,所以说就是我小时候就没有什么关于圣诞节和生日会的回忆呢。
下野纮:哦……
岸尾大辅:我才没有觉得很悲伤呢!
伊藤健太郎:应该说刚才那个就是诱受系的吧……
岸尾大辅:好难呢。我不懂啦。
伊藤健太郎:就是说感觉是“请给我吧请给我吧”那种感觉呢。
岸尾大辅:嗯,办的话也可以啦。热热闹闹办一场也没有关系。我到底是想干什么啊我。
伊藤健太郎:就是在暴走啦。
岸尾大辅:另外就是鲜奶油和海绵蛋糕我比较不喜欢。
伊藤健太郎:啊,这样啊?
岸尾大辅:所以,那种圆圆的大蛋糕现在都没法下口呢。那种稍微有点改造的蛋糕的话,可以吃的下去呢。
下野纮:巧克力蛋糕之类的?
岸尾大辅:比如冰激凌蛋糕。就是西洋的甜品我无法接受,如果是日式的话我可以接受。
伊藤健太郎:啊,原来如此,那起司蛋糕就是那边的啊。
岸尾大辅:对对对。
伊藤健太郎:如果是栗蓉蛋糕的那个栗子的甜味的话还可以接受。
岸尾大辅:哦哦,刚刚能接受。基本上到了生日的话都是草莓蛋糕吧?一整个的那种吧?那种请饶了我吧。
伊藤健太郎:啊,这样啊。
岸尾大辅:所以啊,因为吃不下去呢,所以很难呢。
下野纮:但是确实有很多讨厌鲜奶油的人哦。
伊藤健太郎:啊,是么,我可是相当喜欢呢。
下野纮:我也很喜欢呢。
伊藤健太郎:我是相反的呢,不太能接受日式的那种甜品呢。
岸尾大辅:咦?但你看上去很日式啊!
伊藤健太郎:我经常被这样说,看上去很日式但是喜欢西洋的呢。
岸尾大辅:明明像是个日本男人……啊错了,明明是个日本男儿!
伊藤健太郎:像是……是啊是啊是啊。我的话呢,像蜜豆馅儿有些品种我不是很喜欢呢。
岸尾大辅:啊,这样啊。
伊藤健太郎:特别是粒馅儿。
岸尾大辅:我也是比较喜欢沙馅儿的呢。
伊藤健太郎:像肉包子那样子的豆沙包我还能接受。
岸尾大辅:不是很好吃么。
下野纮:那种传统的和果子,如果没有外皮的话很难下咽呢。
岸尾大辅:那个不是很好么?
伊藤健太郎:我不行呢。
岸尾大辅:以前看到和果子我也会觉得不行啊不行,不过最近非常喜欢呢。
伊藤健太郎:啊,随着岁月的逝去,味觉也发生变化了呢。
岸尾大辅:啊,过了三十岁就是这样了啊。
伊藤健太郎:我也许渐渐的也会有所改变呢。
岸尾大辅:也许呢。什么啊这是什么啊这是!
下野纮:变成甜点对谈了。
岸尾大辅:是的呢。
伊藤健太郎:从话题开始偏离了呢,应该是关于年龄和味觉的对谈。刚才在外场的时候,最近比起年纪大的,都是年轻人的天下了呢。
岸尾大辅:啊,说了呢说了呢。年纪大了就不来拜托工作了。
伊藤健太郎:说了些不知所谓的话。
下野纮:伊藤桑你有没有关于圣诞什么的回忆呢?
伊藤健太郎:我的话关于圣诞节,岸尾桑是说他是反圣诞,我是相反的初中高中六年间是教会学校的。
下野纮:哦。
伊藤健太郎:圣诞节的时候总是在做弥撒。印象中呢。
下野纮:这不完完全全就是在过圣诞节了嘛。
伊藤健太郎:庆祝耶稣的诞生。
岸尾大辅:庄严的举行的。
伊藤健太郎:但是我并不是基督教的呢。
岸尾大辅:哎呀?
伊藤健太郎:只是学校的惯例而已。
岸尾大辅:哦。
伊藤健太郎:就是有举行那个,那个呢,我们学校又是男校,所以像是那种的回忆呢……
岸尾大辅:那个呢~
伊藤健太郎:很遗憾没有呢。
岸尾大辅:是呢。
伊藤健太郎:长大成人之后呢,关于蛋糕的……关于蛋糕的……白痴的……
岸尾大辅:说了两次。
伊藤健太郎:有非常白痴的小插曲。这个是绝对不能说出口的事情。
下野纮:咦?
伊藤健太郎:还有照片呢。
岸尾大辅:嗯,有呢有呢。
伊藤健太郎:有吧?
下野纮:好想看啊。
伊藤健太郎:这个要是曝光的话绝对会很麻烦的。
岸尾大辅:确实呢,在这里的话……
伊藤健太郎:不能说啦。
下野纮:好想知道啊。
伊藤健太郎:就作品来说提的话还不要紧,就自己的话……啊……嗯……
下野纮:啊,完全就是朝那个方向发展了?
岸尾大辅:完全就是要重新认识他了呢。
下野纮:原来如此。
伊藤健太郎:也不用重新认识到那个程度。
岸尾大辅:我也露脸了,有点糟糕呢。
伊藤健太郎:这个在录音结束过后再告诉你。
下野纮:啊,我明白了。那一定哦。
伊藤健太郎:就是这样,本来应该是甜点或者圣诞的话题,最后结论是年龄和味觉的话题,就是我们所带来的。请最后给购买了《ねがったりかなったり》的各位FAN说句感言。
下野纮:好,确实呢,这部作品呢,我是从原作开始,看了原作,觉得那些搞笑的场景真的很搞笑,然后,真正投入到这个录音之中过后,真正进入到严肃的场景中过后,应该说真的感觉非常好,或者说是演绎起来非常轻松的作品。就是这样,期间的搞笑与严肃应该能够传达到收听的各位耳边吧,请各位再听一遍这个,可以的话,也请向朋友推荐说“买这张碟吧”,如果能这样的话,真是万分感谢。就是这样,我是下野纮。
岸尾大辅:好,是偶尔哦,偶尔哦,真的是偶尔哦,最近我真的演点心师还演的蛮多的。明明说了我很讨厌蛋糕,不知为何就是让我演了点心师的角色呢,哎呀,点心师真的很棒呢。
伊藤健太郎:刚才我在脑中闪过……
下野纮:要怎么接啊……
伊藤健太郎:要怎么接啊。
岸尾大辅:总之就是那样呢,因为是在圣诞节发售,请大家务必在圣诞节时听着这张《ねがったりかなったり》,应该会觉得很幸福吧。你的梦想成真是什么呢?非常感谢。
伊藤健太郎:好,就是这样呢,有点傻傻的收录了。和原作相同,CD版也非常好听。充满了各个角色不计其数的魅力。收听的话绝对没有损失。当然拥有这张CD的各位呢已经是听过了的。就如纮所说的,如下野纮君所说的那样,请向各位宣传一下,如果能够让更多的人永永远远的热爱这张CD的话,就是我们所有出演者的梦想成真。就是这样。
岸尾大辅:哦哦~说得好~
伊藤健太郎:就到此为止吧?就这样,非常感谢各位!
岸尾大辅:关于刚才那个事情……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11 | 2018/12 | 01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