頬にそよ風、髪に木洩れ日~右手にメス、左手に花束6~

頬にそよ風、髪に木洩れ日~右手にメス、左手に花束6~

作者   椹野道流
イラストレータ   鳴海ゆき
発売 サイバーフェイズ
発売日   2009/12/25

キャスト   永福篤臣:鈴村健一、江南耕介:置鮎龍太郎
大西靖弘:檜山修之、楢崎千里:千葉進歩、他

内容   学位を取得した江南は、助手になることが内定し、まずます忙しい日々を送っていた。
そんな江南を労りつつサポートする篤臣悪化し、職場であり、江南の待つK医大附属病院へ緊急入院することに……!?

【音声特典】
★声優フリートーク収録
★予約(初回)特典:
スペシャル小冊子『ドラマCD特典FUN BOOK』
●収録後のアフレコ・インタビュー完全版を掲載(出演声優のインタビュー&写真満載)
●ドラマCDの脚本より、印象的なシーンを一部抜粋して掲載

翻译:oshiato
校译:oshiato

本篇

Track 01

小田:哟,江南医生,终于从住院部回来了啊。辛苦了。
江南耕介:小田医生才是,这么晚了怎么还在啊?
小田:哈哈,有些事情嘛。对了,这个,永福医生他来过喔,不过放下便当就走了。
江南耕介:篤臣他?
小田:因为你最近老是在医院过夜,所以很担心吧。我都叫他去看看你了,谁知他马上就走了。你还没吃晚饭吧?快吃吧。
江南耕介:那我不客气了。
小田:真好啊,爱妻便当。看起来很好吃嘛。
江南耕介:当然了,篤臣他做什么都是世界第一好的。
小田:啊哈哈,说到你们的事还是一点都不会面红嘛。
江南耕介:因为是我的宝贝老婆嘛。
小田:啊啊,知道了知道了。
江南耕介:啊~好久没吃篤臣的料理,真是太棒了~
小田:说回来,江南医生,有事情要跟你说。
江南耕介:这么严肃,怎么了?
小田:我想也差不多是时候整顿一下医疗部的人事安排了。
江南耕介:诶?人事安排?该不会是——
小田:啊,不是不是,不是要削减人手。只是要好好考虑一下大家的将来计划了。
江南耕介:将来……?
小田:嗯。是想继续留在医疗部呢,还是想自己开诊所呢,我想掌握每个人的希望。我作为教授,对医疗人员和他们的家人有责任啊。所以,江南医生你呢——
江南耕介:啊,我啊——
小田:不是,你的希望我不听。
江南耕介:诶?
小田:把我推上无聊的教授之座的正是你和永福医生,而且永福医生还准许我差使你跑腿~所以我要你留在医疗部一世都协助我。
江南耕介:呜……的确是……是说,在学到医生你所有技术之前,我也不会离开啊。
小田:那真是令人高兴。那你从明年开始升为助手吧。
江南耕介:啊?
小田:你是能兼任临床和研究的难得人才,快点上位,好让我轻松隐居啊。
江南耕介:等、等等!进展太快了吧?!
小田:你的努力大家都看在眼里,没有人会反对的。
江南耕介:啊……
小田:总之,先填饱肚子,然后去睡觉!要是因为睡眠不足而出错,可是得不偿失哦。
江南耕介:说是这样说啦……
小田:你是在担心四天前入院的腹膜炎的高中生吧?没问题,我会帮你留意着的。
江南耕介:诶?难道医生你去值班?
小田:偶尔也没什么不好啊。好了,快点快点!
江南耕介:真不好意思,那我去小睡一会。

江南耕介:啊啊~~啊,对了,和便当放在一起的信……给江南:今天也工作辛苦了——
永福篤臣:工作辛苦了。你负责的病人状况有好转吗?你自己还好吗?累了想诉一下苦的话随时都可以打电话来喔。我这边还是和往常一样。想到你在加油,我也有干劲。不过你一旦太过投入就会忘记吃饭,虽然可能会嫌我多管闲事,不过还是给你送去了便当。吃个饱饱的,再继续努力吧!那就这样。——篤臣。
江南耕介:真是可爱到死的家伙……不知道睡了没有呢。
永福篤臣:……喂?江南吗?
江南耕介:啊,是我。抱歉,你睡了啊?
永福篤臣:啊……嗯,小睡了一下而已。怎么了?
江南耕介:没什么紧要事的,刚刚被小田医生赶到休息室来了。今天教授亲自值班喔。
永福篤臣:教授他亲自?!喂喂,腹部外科这么差人手吗?
江南耕介:不是不是,纯粹小田医生的兴趣而已。老是开会啊什么的,他不喜欢减少了实操的时间吧。
永福篤臣:啊啊,原来如此,那你今晚就好好休息吧。
江南耕介:我也这么想。不过……睡之前想听听你的声音。而且……算了——
永福篤臣:喂,发生什么事了吗?你会打电话来,不是很寂寞,就是有什么烦恼,肯定是其中一种。说吧,又不用钱。
江南耕介:也对,其实是——

永福篤臣:什么嘛,我还担心是多严重的问题,这不是大好的消息嘛。还是说,要是你当了助手,会在医疗部起什么纠纷吗?
江南耕介:没……还没人说什么。不过,我这是超了前辈们的头啊,肯定有人会不高兴吧。
永福篤臣:那是,不过,你就抬头挺胸地接受嘛。因为这证明了小田医生信赖你啊。
江南耕介:我的技术还没好到够他这么信赖的地步啊。只能好好努力不要让他失望了。
永福篤臣:就是要这样!不过,你不要太勉强了喔,便当我能随时为你做的。
江南耕介:嗯……啊,篤臣,便当我也很高兴啦,不过下次你不要那么早走嘛。我想看着你的脸吃便当啊。
永福篤臣:你让我一脸盼望地在医疗部呆等你啊!谁会啊,太丢人了。今天小田医生也是看着我笑得贼似的。
江南耕介:你就当是为了我嘛~啊对了,你打电话来的话,我就回医疗部等你嘛。
永福篤臣:要不要这么夸张啊……
江南耕介:当然了,你想我说几遍我爱死你了啊。
永福篤臣:没人叫你说!真是,你的新婚蜜月期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啊!
江南耕介:当然是一世都是了。我的爱可不是那么轻薄的啊~
永福篤臣:啊,是是。你好睡了。
江南耕介:嗯,我会的,你也要盖好被子睡哦。
永福篤臣:嗯,晚安。
江南耕介:真是冷淡~(他是知道我很难挂断电话吧,真是什么都留意到的家伙。)

小田:江南医生,来了啊,有客人哦。
江南耕介:客人?找我的吗?
高桥:哦哦,江南医生不就是有一段时间在法医学那边工作过的那位很帅气的医生嘛!很久没见了,我是刑警科的高桥。
江南耕介:啊……你好。不过为什么刑警先生会在这里?
小田:是这样的,你刚刚去做手术的时候,松川孝志的意识回复了。
江南耕介:诶?!真的吗?!
小田:嗯!不过,就是关于孝志君,这位刑警似乎有事情想问你。
江南耕介:发生什么事情了?
高桥:松川孝志受伤的原因,是怎么和医生你说明的?
江南耕介:啊……他被搬来的时候,因为肠道破裂而产生的腹膜炎处于濒死状态,听他父母说是,在足球部的部活时摔倒重重地撞到了肚子,因为觉得很丢人所以就忍住疼痛没说,结果就越来越严重了。
高桥:嗯……医生你觉得这个说明可信吗?
江南耕介:有什么可不可信的,我们医生最优先的是挽救患者的生命,那还有空档分心去留意其他事情啊。
高桥:说得是,真是失礼了。
小田:说是这样说,你还是没有疏忽到吧,江南医生?来,病历。
江南耕介:请看看这张照片。
高桥:这是孝志腹部的照片吗?
江南耕介:因为腹部有严重的皮下出血,为了慎重起见手术前照了照片。
高桥:不愧是江南医生啊。不过,专门留下了照片果然是因为觉得腹部的伤口有什么不自然的地方?
江南耕介:啊不是,在腹部动了手术之后就再也看不到伤口的状况了,所以我想留下照片会比较好。
高桥:原来如此。这可是重要的线索啊。
江南耕介:线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高桥:其实是这样的,有人打匿名电话来报警了。说孝志的受伤不是事故造成,而是放学后被前辈施加暴力造成的。
江南耕介:真的吗?
高桥:我们就是在调查事件的真相。因为要向孝志取证当时的情况,已经取得了双亲的同意,还需要主治医生的同意。
江南耕介:现在还不行,他才刚刚捡回一条命,还不能大意啊。直到我同意为止请不要去骚扰他。
高桥:我们可不是去骚扰他。这也是工作嘛,要尽快——
小田:刑警先生,我们会尽可能地协助警察,但请不要忘记这里是医院。最优先的应该是患者的治疗。
高桥:我、我明白的。那么,我先告迟了。
江南耕介:唉,那孩子才刚刚从棺材里爬出来,那刑警就想审问吗?!他是不是笨蛋啊!
小田:因为时间拖得越久,离真相就会越远啊。警察们也很着急吧。对了,作为主治医生你是不是该去和患者打声招呼啊?你可能已经看惯他的脸了,对于孝志君来说可是第一次见面啊。
江南耕介:说得是,那我去看看他。
小田:嗯,继续拜托你了。
江南耕介:是!

江南耕介:你是松川孝志吧,认得我吗?
松川孝志:……不认得……
江南耕介:果然,初次见面,我是你的主治医生江南耕介。以后每天都会见到我的,要记住喔。
孝志母亲:自从你住院之后,江南医生就一直住在医院里照顾你啊。
松川孝志:嗯……
江南耕介:醒了之后发觉肚子痛得要死吓了一跳吧。
松川孝志:嗯……好难受……
江南耕介:要是情况再糟糕点,肚子里都腐烂掉那可是救不回来了喔。痛也好发烧也好,都是身体在拼命回复当中的证据。到治好为止,一起努力吧。
松川孝志:……
江南耕介:我一会儿再来看你。孝志的妈妈,麻烦过来一下。

孝志母亲:他的意识好不容易才回复了,没想到会从警察那里听到这样的话……
江南耕介:请先集中精力于您儿子的身体恢复吧,是条很长的路啊,千万不要钻牛角尖,一步一步来吧。
孝志母亲:好的。


Track 02

永福篤臣:(十天没见,江南终于要回来了。)呵呵呵呵~~啊,我怎么像个笨蛋一样兴高采烈啊!这不都像一边煮饭一边期待丈夫回来的勤快妻子嘛!真是的,本来就很没道理嘛,都怪江南那混帐老是说老婆老婆的,搞得我不知不觉都觉得自己是——
江南耕介:喂~你在和谁说话啊。
永福篤臣:咦?!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江南耕介:就刚刚啊。难得回来一次,说“我回来了”也没人出来接,闻到有好味道来厨房看看你却和锅在那边亲密聊天。
永福篤臣:笨蛋,不要吃锅的醋啦。我只是发呆而已。欢迎回来。
江南耕介:哦,我回来了。好像很好吃嘛~好大块的肉,真是好!
永福篤臣:炖牛肉,你喜欢吧。
江南耕介:最喜欢了~虽然想快点吃,我先洗个澡没问题吧?你不喜欢医院的味道吧。
永福篤臣:多谢你的体贴~去洗吧,好好温暖一下身体~
江南耕介:哦,那我去洗个澡。
永福篤臣:今晚好听话嘛,是不是又有什么烦恼啊。

江南耕介:嗯,好吃!你做的料理真是最棒的了!
永福篤臣:是肉最棒吧?
江南耕介:那当然有肉吃是最好不过了,能一边看着你的脸一边吃你做的料理才是最棒的啊。
永福篤臣:这、这样啊。
江南耕介:我一直都说嘛,只要有你在身边,我就是120%的幸福。没有肉也没关系啊。
永福篤臣:那、那你就好好吃蔬菜!不把色拉吃完就不准加炖牛肉。
江南耕介:嗯……真是严厉啊。呐……篤臣。
永福篤臣:怎、怎么了?
江南耕介:扫光炖牛肉之后,我可不可以要求你作为饭后甜品啊?
永福篤臣:诶?
江南耕介:怎么样?
永福篤臣:笨蛋,吃饭时候不要做帅酷的事啦!
江南耕介:谁叫你都不答复我嘛,不行吗?没心情?
永福篤臣:你太狡猾了,平时总是厚脸皮,这种时候就摆可爱的样子出来……
江南耕介:我不可以可爱吗?
永福篤臣:我没说不可以……不过你这样,讨厌啊不要啊什么的都说不口了嘛。
江南耕介:哦……那可是好情报,以后求你的时候就以可爱的我出场吧。
永福篤臣:哼!
江南耕介:啊,痛!
永福篤臣:你给我吃光满满三盘色拉!不然就没权利吃甜品。
江南耕介:有那么美好的奖励在等着,这不过是小菜一碟。

江南耕介:你还是穿那么多啊。
永福篤臣:不穿睡衣的话感觉不舒服,而且又会冷。啊,你洗澡的时候专门把胡子剃了?到了早上不是还要剃嘛。
江南耕介:你不喜欢胡子留得长长的嘛。做这种事的时候——!
永福篤臣:呜!笨蛋!剃了也不喜欢!又不是年轻,还蹭什么脸啊!
江南耕介:有什么所谓嘛~这也是爱情表现啊!
永福篤臣:叫你住手!痒得很,我睡了。
江南耕介:好好~明天大家都有工作嘛。
永福篤臣:就是。说起来,江南,你能回来就是说那个腹膜炎的患者已经好好多了吗?
江南耕介:啊……嗯,身体的状况在慢慢回复了。
永福篤臣:身体的状况?还有其他问题吗?
江南耕介:嗯……你明天早上抽得出时间吗?
永福篤臣:只要不用解剖,应该没什么问题,怎么了?
江南耕介:那个患者,叫松川孝志的高中生,我想让你看看他腹部伤口的照片,听听法医学上的意见。
永福篤臣:法医学?那是说和犯罪有关的意思?
江南耕介:还只是停留在可能性的阶段。
永福篤臣:原来如此……这样的话,我明天一早和城北教授报告一下。与其我们偷偷摸摸的,还不如一开始就说清情况比较好。
江南耕介:抱歉啊,让你麻烦了。
永福篤臣:没关系啦,而且和患者的隐私有关,还是得好好说清楚。而且,能够在工作上帮到你,我也觉得很高兴啊。
江南耕介:篤臣。
永福篤臣:既然这样决定了,那就快点睡吧。你本来就够累了,明天别睡过头了——好痛!
江南耕介:怎么了?肚子痛吗?
永福篤臣:突然就痛起来了。
江南耕介:胃?还是肠那里?
永福篤臣:不知道……是说,肯定是因为一吃完饭都没时间消化就被你压倒了!
江南耕介:啊……不好意思……
永福篤臣:哈哈哈,骗你的啦,开玩笑而已,现在好像没那么痛了。
江南耕介:真的吗?
永福篤臣:嗯,可能是神经痛吧。
江南耕介:真是那样就好……明天要吃点容易消化的东西啊,以免弄坏肚子。
永福篤臣:知道啦,我好歹也是医生嘛。
江南耕介:你真的是勉强才算是医生。算了,睡吧。
永福篤臣:嗯,晚安。
江南耕介:晚安。

小田:城北医生,永福医生,劳烦你们专门跑一趟了。松川孝志的情况也稳定下来了,我想从今天开始允许警察的会面。在那之前,我想让你们看看他入院时的受伤情况,听听法医的意见。你觉得怎么样,刑警先生?
高桥:能够让法医看这是再好不过了!
江南耕介:请看,我主要是照他腹部的皮下出血情况。因为当时状态很危险,所以照得不多。
城北:嗯,那我就看看。嗯……江南医生,不愧是在我们法医学教室呆过一段时间,照片质量很好啊。永福医生,你怎么看?
永福篤臣:因为不是直接看到患者,所以不能断言,不过从皮下出血的颜色以及表皮剥离的治愈程度来看,照片上看到的所有外伤几乎都是在同一时间产生的。
高桥:也就是说,具体是什么时候?
永福篤臣:皮下出血的颜色只有边缘部分带有绿色,表皮剥离的地方也已经结疤,但还没开始脱落,综合这些情况,应该是拍摄这些照片的三至四日前。
小田:从肠道破裂到腹膜炎严重化花三至四日……时间上也吻合呢。
高桥:那么,腹部的皮下出血的原因是什么呢?!
永福篤臣:就算是法医光凭照片也判断不了原因啊。不过,这个腹部的皮下出血部分,不觉得看起来很像鞋印吗?
高桥:确实有点像啊!
小田:这个很清楚的圆形部分……
高桥:应该是鞋跟吧!
永福篤臣:我也是这么认为。因为腹部比较柔软,只是一定程度的冲击的话会以下陷来承受。所以一般来说这样的痕迹是很难留下的。
江南耕介:不过如果像这样,从上面踩倒在地上的人的话,鞋印就可能很清楚地留下吗?
永福篤臣:没错。比如说,把对方撞到仰躺在地上,然后用力地踩腹部,然后等对方痛得不能动弹——看这里,从肩部到侧腹部,随处都有皮下出血的地方,形状都是椭圆形,大小也都差不多,我想,他可能被人不断用脚踢。鞋尖经常会留下这种痕迹。
高桥:哦哦!原来如此!
江南耕介:不过,他可是足球部的啊!被踢到有伤也很正常啊。
永福篤臣:那也是,我只是在陈述可能性,城北医生你的意见是?
城北:我同意永福医生的看法。可以告诉我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吗?江南医生。
江南耕介:啊,是。刑警先生,你来说吧。

城北:原来如此……有匿名电话吗。
高桥:他本人和父母说是部活的时候因为不注意受伤的。不过,如果有发生能让肠破裂这么严重的事,应该会有人知道才对。不过,相关人员都说没有这样的事故。
永福篤臣:那……果然是认为有其他原因,所以从被前辈施以暴力的方向来搜查吗。
高桥:老实说,打匿名电话来的人,甚至连那个前辈的名字都具体说出来了。不过也有可能是虚假情报,所以听取当事人的证言是很重要的事情。
城北:原来如此,未成年人的案子要注意小心慎重。那么我们就先走了。
小田:真的麻烦你们了,永福医生也是,那么忙,真是抱歉。
永福篤臣:哪里,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请随时叫我。

永福篤臣:那我回教室了。
江南耕介:哦,今天真是帮大忙了。能让城北教授也来真是太好了,那个刑警好像有点看不起我,不过在城北教授面前就装出一副乖乖的样子。
永福篤臣:啊哈哈,是吗。不过,真抱歉啊,对你来说是不怎么值得高兴的诊断啊。
江南耕介:笨蛋,说出真相就是你的工作嘛。不用在意,我倒是弄清了很多东西觉得舒畅多了。
永福篤臣:那就好……
江南耕介:说回来,你肚子还痛吗?刚刚谈话的时候你用手按住肚子了吧。
永福篤臣:只是有时想起就觉得好像在痛。现在已经不痛了。
江南耕介:再痛的话,要不要在内科看看啊?
永福篤臣:我知道的。你今晚能回来吗?
江南耕介:啊……有个移不开眼的患者啊。我在想要不要再住个两三天。
永福篤臣:好,那这样吧,我晚上给你带便当和换洗的衣服来。那时再聊吧。
江南耕介:啊,拜托你了。那晚上见吧。
永福篤臣:嗯。晚上见。

松川孝志:我刚刚都说了好多遍了!这个伤是部活的时候跌倒——
高桥:真的吗?孝志君,要是真的话,这可会变成是学校的责任问题啊。
松川孝志:诶?责任问题?
高桥:从警察的角度来看,有可能要追究顾问老师的指导、监督责任不足。
松川孝志:等等!老师他没有过错啊!
高桥:那不是你能决定的事情,我再问一次,你坚持匿名电话的内容是虚假的?
松川孝志:那是骗人的!
高桥:但是在部活的时候,没有任何部员看到你摔伤了肚子啊。听说直到部活结束之前,你都很精神地跑来跑去嘛。
松川孝志:那、那是……
高桥:二年级的白井透前辈。
松川孝志:啊!
高桥:放学后,有人看到他在仓库对你施加暴力。匿名通报者是这么说的。孝志君,你在隐瞒些什么呢?你受伤的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能老实告诉我吗?
松川孝志:嗯!
高桥:你做什么!
孝志母亲:孝志!你对刑警先生做什么啊!
松川孝志:滚出去!
高桥:孝志君!你是在包庇那个白井透前辈吗?还是被威胁——
松川孝志: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隐瞒!滚出去!
高桥:孝志君!
江南耕介:到此为止!
高桥:请不要妨碍!
江南耕介:笨蛋!让他这么兴奋,他怎么好啊!如果你打算以后都这么质问他的话,我会拒绝你和他的会面!
高桥:怎么这样!切……看来我的态度确实不够好,真对不起啊。孝志君,抱歉,孝志妈妈也是,我先走了。下次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孝志母亲:孝志!你到底为什么……!
江南耕介:我叫人准备帮你打点滴,稍等一下,记得要平静下来。


Track 03

永福篤臣:过是过来送便当了……江南,差不多是时候回来了吧……
大西靖弘:啊。
永福篤臣:大西!
大西靖弘:哟~这不是永福嘛~怎么过来了,怀疑老公有外遇,深夜过来职场突击吗?
永福篤臣:要你管,我不想和你说话,让一边啦。
大西靖弘:是是,现在医疗部只有江南一个人在。不过,如果你们要相亲相爱的话,还是要锁好门喔。
永福篤臣:说什么下流话,不要把我们和你混为一谈!
大西靖弘:哈哈,再见~
永福篤臣:真是的……打扰了~
江南耕介:哇啊!
永福篤臣:啊哈哈,太不小心了吧~连脚步声都没注意到。
江南耕介:笨蛋!谁会把那么冷的手放进别人的脖子里去啊!休克了怎么办啊!
永福篤臣:哈哈,抱歉抱歉~趁机休息一下嘛,我把便当带来了喔。
江南耕介:啊啊,不好意思,刚好肚子饿了。

永福篤臣:那还真是麻烦啊。患者叫孝志君?警察回去之后他还好吧?
江南耕介:花了好长时间才让他平静下来。那个叫高桥的刑警,我怎么样也喜欢不起来。
永福篤臣:不过我觉得他也不是坏人——
江南耕介:让患者那么动摇哪里是好人了。
永福篤臣:不是啦,单听你说的话,我也觉得他对患者不够体贴,不过那也是想快点查明真相才会有点过急了吧。
江南耕介:老是对着死人的你,怎么会明白重伤患者的照顾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
永福篤臣:说是这样说……
江南耕介:我有保护患者的义务,要是再这么粗暴地逼问他的话,我打算不再让那个刑警进孝志的病房。
永福篤臣:……我也明白你的心情,不过,你过份的保护真的是对孝志君好吗?不是反而会——
江南耕介:不要对我的工作指手划脚!你要是偏袒那个刑警的话就闭嘴!
永福篤臣:我没这样说啊!……抱歉。
江南耕介:啊,篤臣……
永福篤臣: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是站在你那边的。我比谁都清楚你有好好考虑患者的事情在拼命努力。可是我却……真的很抱歉,好像在否定你的做法似的,让本身就很累的你还这么生气……
江南耕介:不要道歉啊!啊啊,我在干什么啊!其实我知道你说的话才是对的!只是忍不住迁怒而已……对不起!
永福篤臣:不紧要啦,就算是迁怒也好,只要你的压力能减轻——
江南耕介:怎么可能减轻嘛!你还专门做了便当过来见我,我的态度却那么糟糕!让你不高兴,真是对不起!
永福篤臣:等等!你干什么啊,这可是在医疗部哦!
江南耕介:就这一次啦!不这样,都没和好的时间了。
永福篤臣:那也是,两个人都在道歉的话,就没完没了了。
江南耕介:就是这样。刚好让我脑袋冷静下来了。再说一次,你刚刚没说完的话。
永福篤臣:嗯。要是孝志君每次和警察见面都那么激动的话,你觉得那不如不要见面还好,对吧?
江南耕介:啊啊。
永福篤臣:但是我觉得,这样会不会反而造成反效果。
江南耕介:反效果?
永福篤臣:你刚刚也说了嘛,不只是警察,连你也觉得孝志君是有在隐瞒些什么。
江南耕介:我是觉得……不过,既然本人都不想说了,就不要勉强逼他说出来了嘛。况且是那家伙连命都不要了也想隐瞒的话,就更加是了。
永福篤臣:不过,你的工作不就是要帮助患者直到他们取回健康嘛。
江南耕介:是啊?
永福篤臣:尊重孝志君的意志,让他抱有的秘密永不见天日,真的对他有好处吗?
江南耕介:什么意思?
永福篤臣:呵呵,你也有经验吧,对谁也说不出的话全部埋藏心底是有多么痛苦。
江南耕介:呃,你是说……以前的我?隐藏喜欢你的心意,装着朋友的样子的确要死似的痛苦啊。
永福篤臣:最后就瞬间爆发,还做出那种事来了。以前的你和现在的孝志君,不都一样吗?
江南耕介:嗯……也就是说,让他继续保守秘密,反而会更加痛苦吗。那我该怎样做才好?
永福篤臣:你就和平常一样,以主治医生的身份来对待他就好了。
江南耕介:嗯?
永福篤臣:真的很严重的烦恼,因为不想给身边的人带来麻烦,反而难说出口。有些距离感的人,说不定会更容易说出来。
江南耕介:哦……
永福篤臣:这时就该你出场了!和学校、警察还有家庭都没有关系,要是我是孝志君的话,就一定会选你做商量的对象。你作为主治医生也很可靠,而且,那个,怎么说……又是个好男人嘛。
江南耕介:喂,有什么好害羞的,继续夸嘛。
永福篤臣:吵死人了,我可是在说正经事。你试试和孝志君说你的想法嘛,你很重视他,也想支持他,这样他也会觉得容易找你商量。
江南耕介:唉……
永福篤臣:怎么了,江南?
江南耕介:你真的很厉害啊,我一直烦来烦去的现在都觉得想通了!如你所说,我明天和孝志说说看。
永福篤臣:嗯!加油哦。我会祈祷能顺利发展的。
江南耕介:谢谢啊,篤臣。

永福篤臣:倒垃圾……啊咧?
楢崎千里:这不是永福吗,这么夜出来倒垃圾吗?
永福篤臣:你也是吧,楢崎。是说,你也住在这栋公寓的啊。
楢崎千里:我住在五楼。啊,你也要压空罐的话,那个冲压机可以用的。
永福篤臣:啊,嗯。
楢崎千里:江南他值班吗?
永福篤臣:啊啊,自动申请值班。
楢崎千里:还是那么在意患者啊。他还真是有够好人,能坚持这么久。
永福篤臣:我也不讨厌他这种认真的地方啊。
楢崎千里:又在卖弄你们的相亲相爱了……作为医生来说他的这种态度的确是值得尊敬,不过现在可是有人啊,明明医生牺牲休假来竭尽全力挽救,还反过来告初期治疗不够好。你可要叫他小心。
永福篤臣:诶?你被人告了吗?
楢崎千里:不是我。只是这种事也听过不少。不过,现在社会上尽可能不和患者有什么关系的医生到处都是,我觉得江南真的做得很好。
永福篤臣:那家伙从以前开始就是顾前不顾后的。
楢崎千里:别说得好像不关你事似的。江南能顾前不顾后就是因为知道你在保护他的背后。
永福篤臣:诶?
楢崎千里:要是做得太过分你就会叫停,所以江南才能放心去拼命。
永福篤臣:是、是这样……的吗?
楢崎千里:大概。好了……清理完毕,我走了。
永福篤臣:啊,等等,楢崎。
楢崎千里:嗯?怎么了?
永福篤臣:那个……我想问问你,肚子痛的话你会开什么药?
楢崎千里:肚子痛?是肠的部分还是哪里?
永福篤臣:大概就是那附近。
楢崎千里:那一般都是整肠药吧,然后再根据拉肚子和脱水的程度——
永福篤臣:啊,没有拉肚子。
楢崎千里:嗯……诶?是你肚子痛?
永福篤臣:嗯……不过应该不是很严重。
楢崎千里:我家有整肠药哦,要不要来拿?
永福篤臣:不要紧,我想家里也应该有。不好意思,叫住你。
楢崎千里:没事,那你自己小心,晚安。
永福篤臣:晚安。……啊,好痛痛痛,又开始痛了……先吃点整肠药吧……

松川孝志:嗯……好刺眼……
江南耕介:真是好天气,孝志,你也快点好起来,去外面走走啊。看你还一脸苍白的。
松川孝志:医生才是,一副快要累到的样子。
江南耕介:有个状况骤变的患者啊,快要忙晕过去了。不过,外科关键就是体力,不紧要的。
松川孝志:那个患者……还好吗?
江南耕介:嗯……怎么说呢。
松川孝志:很糟糕啊。
江南耕介:年龄又很大,最紧要的是本人没有想拼命活下去的意愿啊。
松川孝志:活下去……的意愿?
江南耕介:医生什么都能帮得了患者,不过,如果本人都放弃活下去的意愿的话,医生也什么都做不了啊。虽然很无奈。
松川孝志:不过,医生……我也没有……想活下去的心啊……死了也没关系……
江南耕介:孝志……你——
松川孝志:对不起。我知道对努力救我回来的医生很抱歉,不过……只要死了就什么都不用说了。因为活着我才这么痛苦……
江南耕介:你……瞒着些什么吧?对警察的问话一直保持沉默就是因为匿名通报电话的内容是真实的吧。
松川孝志:啊!
江南耕介:听好了,我很清楚地说,我是你的主治医生,在这里我最有权利站在你这边支持你。
松川孝志:支持我……
江南耕介:没错。你想和警察说也好,不想说也好,我做的就只是尊重你的决定,照顾好你的身体。虽然我不会追究究竟真相是如何,不过如果你想找个人倾诉一下,我会听你说,不和任何人讲。我和你保证。
松川孝志:不过医生,我——
江南耕介:不要说什么不想活了,你的身体正在逐步回复中,在主张要活下去呢。就是证明你还没活得痛苦到随时都能死的地步啊。
松川孝志:不过我——
江南耕介:听我说。我也不是白长岁数的,能够理解你的想法。我也试过自暴自弃,想过干脆死了算了。
松川孝志:诶?
江南耕介:我有个喜欢的人,从学生时代起就一直在单恋了。明明就在身边,却一直都说不出喜欢两个字。结果最后累积到爆发了,变成最糟糕的告白,把那家伙伤透了,哭着说再也不要见到我。如果不能留在那家伙的身边,我觉得活着也没意思了。
松川孝志:那……为什么那时候没有死呢?
江南耕介:因为那家伙说希望我能活着。因为心累了就想死只是自己任性的逃避而已,如果我真的去死,只是自己解脱了,却会让那家伙一生都背负着夺走他人生命的重担。因为想通了这点,所以我现在还活着。
松川孝志:啊……
江南耕介:呐,孝志,生命不是那么简单的一回事啊,至少你要活到搞懂这个为止嘛。我想和你说的就是这样,好了,我也差不多该回医疗局了。
松川孝志:那个!
江南耕介:怎么了?
松川孝志:那个……你单恋的那个人……现在怎么样了?
江南耕介:呵呵……你没看到这戒指吗?
松川孝志:你们结婚了啊!
江南耕介:还超相亲相爱呢。只要活着,就会有想象不到的奇迹啊。我先走了。
松川孝志:怎么可能有那么多像电视剧一样的奇迹呢……不过,那个医生说的话……我觉得可以相信。


Track 04

永福篤臣:啊……搞什么……怎么这么痛!好难受……(果然不是普通的肚子痛吗……)打电话给江南……不行!(要是知道我的状况糟糕,那家伙一定很动摇,又慌张……)不过真的很痛……可恶……有谁……

楢崎千里:喂!永福,怎么了!
永福篤臣:楢崎……抱歉……呜……半夜叫你过来……
楢崎千里:你一个人?江南呢?
永福篤臣:工作……
楢崎千里:不问都应该知道了……你的肚子痛,好像很厉害啊。真亏你能开到门。虽然我从不上门出诊,今晚就给你特别服务吧,让我看看。嗯……一开始是哪附近痛?
永福篤臣:胸口……昨天是整个肚子都觉得痛……现在是……小腹的……右边……
楢崎千里:等等……果然,在发烧嘛,有没有觉得想吐?
永福篤臣:啊……回来之后吐了几次……
楢崎千里:真是……这样按肚子——会痛吗?
永福篤臣:啊!好痛!
楢崎千里:那如果松开手呢?
永福篤臣:~~~~!!
楢崎千里:呵呵……这样你也应该知道了吧,现在的是什么现象啊?
永福篤臣:啊……筋性防御(注:炎症的一种症状)和……反作用痛……?
楢崎千里:回答得很好。诊断呢?
永福篤臣:难道是……虫垂炎?(注:近似阑尾炎的一种炎症)
楢崎千里:没错。太好了,看来你好歹也是医生嘛。
永福篤臣:你是来看热闹的吗……这个变态虐待狂医生!
楢崎千里:说什么,我可是专门跑过来看你的,多么好人啊。这是诊察啦,诊察!说回来,你会联络我,是因为不想让江南担心吧?
永福篤臣:呜……
楢崎千里:不过看你现在这样可不行啊,需要马上进行检查和处理,由我来联络他吧?
永福篤臣:嗯……
楢崎千里:好,我去开车过来,你找个舒服点的姿势躺着吧。
永福篤臣:虫垂炎……有这么痛的吗……!

江南耕介:篤臣!
永福篤臣:啊……抱歉让你工作中还担心了……
江南耕介:笨蛋!都痛成这样了就不要在意那么多!我接到楢崎的通知了,医院已经做好准备,先抬上担架去吧。
楢崎千里:慢慢来。一二!
江南耕介:一二!
永福篤臣:啊!
江南耕介:首先是内科的诊察吧。交给你没问题?
楢崎千里:当然了。你就放心吧。啊,对了,用我的车冲到医院去吧,就当是你的宝贝老婆的运输费,不贵吧。
江南耕介:篤臣,我马上回来!
楢崎千里:那我们也走吧,一动可能会有点痛,忍一下。
永福篤臣:好……

小田:这已经不在你的工作范围了嘛,楢崎医生。
楢崎千里:看样子是呢,用药消炎已经太迟了。好了,接下来就交给小田医生和你的老公吧,永福。真是可惜啊,我会祈祷你安好的。喂,江南,我车的钥匙呢?
江南耕介:啊啊!忘了。
楢崎千里:你没慌张到乱撞吧?
江南耕介:谁会啊,笨蛋!快点走啦!
楢崎千里:不用你叫。那我先走了,小田医生。永福,好好保重~
永福篤臣:不好意思啊,给你添了那么多麻烦……
楢崎千里:呵呵,我会记着的~那我走了。
小田:接下来是……永福医生,虫垂已经发肿得相当厉害,不快点切掉的话等破裂了就麻烦了。
江南耕介:也就是说,老师,难道要……?
小田:做手术啊!难得今天腹部外科的医生两个都在嘛。
永福篤臣:小田医生你亲自操刀吗?
小田:因为某人一碰到熟人的事就混乱啊。不过,我还是需要江南医生帮忙,主治医生也会登记为江南医生,没问题吧?
江南耕介:是……是!不、不要紧的!篤臣!你不用担心!
永福篤臣:(一脸苍白……我才想问你要不要紧!唉……真是……)

永福篤臣:(手术只用了一个小时就顺利完成了。不过,由于只是局部麻醉,我不但体验了被人摆弄内脏的诡异经验,而且江南因为我的急病而手忙脚乱失误频发,搞得我因为担心而感觉更累了。手术结束后,以为好不容易能好好睡一觉,谁知麻醉的效果一过,激烈的疼痛和呕吐感就袭击过来,我只能在病床上反复呻吟痛苦不已。)呜……怎么了……?
江南耕介:好像还有发烧啊。感觉怎么样?
永福篤臣:糟糕透了……痛死了……
江南耕介:切掉了当然痛了,忍一忍吧。
永福篤臣:嗯……你还好吗?都没睡吧?
江南耕介:一两晚不睡是经常有的事啦。说回来,你为什么会找楢崎啊?我这么不可靠吗?怎么说……可能作为老公的确不怎么样的,不过作为医生也信不过吗?我也会伤心哦——
永福篤臣:不是!痛!
江南耕介:喂,篤臣,还不能动啊!……抱歉,是我不好,吃些无聊的醋……
永福篤臣:我其实第一个就想打电话给你,不过你一碰到我的事就完全失去冷静,要是开车赶回来,途中遇上事故什么的……一想到我就觉得害怕,所以不敢给你打电话。
江南耕介:你真是……自己都那么难受了就不要想那么多啦。
永福篤臣:没办法啊!都怪你平时老是乱来才害得我什么都担心。
江南耕介:对啊,都是我的错。
永福篤臣:不是……是我不好……不过啊,看到你没有血色地冲进医院的时候,我忽然就变得好安心了,自己都难以置信。
江南耕介:篤臣……
永福篤臣:手术后觉得很痛的时候,早上醒来的时候,一看到你不在旁边就好沮丧。脑袋里是明白你还有其他重症的患者,但还是忍不住想比起我来说还是工作更重要啊……真是无聊的妒忌。
江南耕介:你真的这么想?
永福篤臣:很好笑吧,平时老是对你说教,现在却这副模样,好丢人啊!这么丢人的自己,我想都没想过——
江南耕介:不要那么激动。
永福篤臣:嗯。
江南耕介:你终于……都肯依赖我了。
永福篤臣:诶?
江南耕介:我一直都觉得对你很内疚。
永福篤臣:内疚?
江南耕介:我们在一起之后,一直都是我在依赖着你吧,我的任性让你那么痛苦,还让你陪我留学……
永福篤臣:怎么会,我是自己决定——
江南耕介:我明白。不过我还是一直放任自己依赖你的温柔啊,虽然这样说不好,但我觉得这次终于有能帮到你的机会了,很高兴。
永福篤臣:我说你啊……一直以来你帮过我的事都忘光光了吗?
江南耕介:啊?
永福篤臣:爸爸过世之后我颓废的时候,被妈妈知道我和你的关系而闹不和时候,都是你在支持我啊。在重要的时候,你都在我身边的。所以,什么无聊的内疚都丢掉它。说回来……光说一会儿话,居然会这么累啊。
江南耕介:因为手术过后才半日嘛。不过……我也累了……
永福篤臣:因为你在照顾着很多人啊。昨晚情况不妙的那个患者呢?
江南耕介:清早的时候走了……
永福篤臣:这样啊……真可惜啊。
江南耕介:因为治疗而弄得身体千疮百孔,他觉得生不如死,和我说让他走吧……看着他闭上眼睛我好难受啊。我会想自己究竟是在做什么啊……
永福篤臣:江南……
江南耕介:所以,光是活着就是一件很厉害的事了。我希望孝志也能明白这点。
永福篤臣:你有和孝志君好好谈过了吗?
江南耕介:我觉得我的想法已经传达给他了。多亏了你的建议。但我居然把你放一边……对不起!其实真的很想像这样一直照顾你……
永福篤臣:不要说蠢话!你的患者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刚刚我只是寂寞所以诉一下苦而已。
江南耕介: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我接下来还有手术要做,你要是觉得难受就不要忍,按铃叫护士哦。
永福篤臣:嗯,我知道,你加油。
江南耕介:你也是,虽然很痛,一会儿就过去了。

大西靖弘:打扰了~你是松川孝志吧?
松川孝志:诶?
大西靖弘:我叫大西,多多指教~我也有参加你的手术,不过你没意识应该不认得吧?
松川孝志:啊……不好意思……
大西靖弘:没关系,江南医生他去做今天的第二个手术,所以我代替他帮你处理。今天就由我来负责了。
松川孝志:哦……江南医生他这么忙的吗?
大西靖弘:啊啊,第一个手术拖长时间了,不过其实是因为发生重大事件了。
松川孝志:重大事件?
大西靖弘:呵呵……我看你和江南很熟就告诉你好了。昨晚,他的宝贝老婆紧急入院了。
松川孝志:诶!?有什么病吗?!
大西靖弘:没什么紧要的,不过是切了盲肠而已。来,把手提高。哦~不愧是年轻人,恢复得很快。好了。要是有兴趣你可以去看看嘛。病房是走廊对面的单人房。不过,所谓的老婆是我们为了方便而叫的,要是见到了不要吓一跳哦。
松川孝志:为了方便?
大西靖弘:啊啊,你见到就明白的了,还有,不要说是我告诉你的。那我走了,哈哈~
松川孝志:什么意思啊?


Track 05

永福篤臣:呜呜……只不过短短一段路程……就因为肚子被开过刀……居然那么难走……好想快点回去躺下……
白井结花:呐,和警察说真话——
松川孝志:少罗嗦!给我出去!
永福篤臣:诶?病房里有……吵架声?
白井结花:不过,我真的看到了啊,哥哥他——
松川孝志:都说是你看错了!给我出去!不要再来了!
白井结花:骗人!为什么你要这样说嘛!
永福篤臣:(吵得好激烈啊……可能会多管闲事,不过还是通知一声比较好吧……)啊!
白井结花:啊!……对、对不起!!
松川孝志:啊!不好意思!那家伙撞到你了吧!
永福篤臣:不……要紧……
松川孝志:不过面色好差啊,我去叫护士——
永福篤臣:不用了……都快要到病房了……
松川孝志:不过!……我还是担心,送你回病房吧。

松川孝志:呃……请问……你的病房是这里?
永福篤臣:是啊。
松川孝志:奇怪了,这里应该是……
永福篤臣:怎么了?
松川孝志:不,我听说江南医生的太太住院的病房就是这里……
永福篤臣:什么?!
松川孝志:你没事吧?!
永福篤臣:先让我进去……躺下……
松川孝志:我明白了!我来扶你!
永福篤臣:你也是病人啊……
松川孝志:就一会儿不要紧的。
永福篤臣:痛痛痛……

永福篤臣:得救了……谢谢你啊。说回来,江南的太太什么的是谁和你什么时候说的啊?
松川孝志:诶?几天前,一个叫大西的医生……糟了,他说不能说出来的……
永福篤臣:(那个混帐~~~等我好了不把他揍扁!)是说,你的主治医生到底是谁啊,江南还是大西?
松川孝志:江南医生,是他救了我的命。
永福篤臣:(难道……)我叫永福,你叫什么名字?
松川孝志:啊,我叫松川。
永福篤臣:松川……孝志君?
松川孝志:诶?为什么会认识我啊?
永福篤臣:我有听江南说过你的事。那个……江南的太太,就是我。
松川孝志:诶~~?!!
江南耕介:篤臣~检查结束了的话一起去吃饭——为、为什么孝志在这里啊!
松川孝志:啊,江南医生!这个人是你的太太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永福篤臣:真是来得及时~说明就交给你了~

松川孝志:原来如此~江南医生单恋的人原来是永福先生啊。永福先生也是医生吗?
江南耕介:他是法医学的医生。
松川孝志:就是专做解剖的?
江南耕介:没错,其实,你腹部的照片,我让篤臣看过。你腹部的伤是跌倒后被人穿着鞋用力踩的,篤臣是这么看的。
松川孝志:那是……
江南耕介:警察的鉴定科详细分析了照片之后,留在腹部的鞋底的花纹,虽然只是小部分,不过很清楚地提取出来了。匿名电话举报的那个叫白井的前辈,警察让他提供平时穿着的运动鞋,结果和那个花纹是一致的。
松川孝志:啊……
江南耕介:不过白井说他完全不记得有这么回事。孝志,你不用戒备,我是站在你这边的,篤臣也是。
永福篤臣:我也是医生,会保守秘密。如果你愿意告诉我们,我们也能给些建议。
松川孝志:……白井前辈是我在足球部一直以来的前辈。我们的学校足球一直都是强项,不过在全国大赛的地区预赛上输了,没能成为代表校。输的原因是白井前辈失误把球踢进了自己球门……白井前辈也很自责,很沮丧,从那时起整个人就变得越来越奇怪了。
永福篤臣:变得很奇怪?
松川孝志:情绪有时很低落,有时又高涨得令人吃惊,总之就是很极端。而且有时会说出很伤人的话,他明明是很温柔的人来的……这些时候会令我觉得很恐怖。
江南耕介:结果,那一天部活的时候发生什么事了?
松川孝志:那一天部活的时候,前辈把一年级的部员骂得很难听,因为实在太过分了,所以我鼓起勇气把前辈叫了出来。因为前辈一直都很疼爱我,我想他一定会听我的话的。可是……
江南耕介:被打了吗?就算是前辈也太过份了吧,你可是半死啊!而且居然连探病都不来——
松川孝志:前辈不是坏人来的!只不过是现在有点怪怪的而已……要是被警察知道是前辈害我受伤的,前辈可能会被……而且我也不想给足球部添麻烦……
永福篤臣:原来如此……这样会变成暴力事件了。嗯……
江南耕介:说回来,给警察打匿名电话的人是谁啊,你有底吗?
松川孝志:那是……
永福篤臣:不用勉强,你不想说的话就不说好了。是吧,江南?
江南耕介:没错,我们不会强迫你的。孝志,你也差不多该回病房了。篤臣,不好意思辛苦你了。
永福篤臣:没事,孝志君,有空就过来玩吧。
松川孝志:是,我会再来的!

永福篤臣:请进。
楢崎千里:哟,手术能顺利完成真是太好了。
永福篤臣:啊!楢崎,你专门过来的吗!真是给你添大麻烦了,对不起!
楢崎千里:不用客气~说回来,有位年轻小姐说要见你哦,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请进,小姐。
永福篤臣:小姐?啊,你是……
白井结花:刚刚真的很对不起!
楢崎千里:我见她在走廊走来走去,一问之下,说是把你撞倒了所以想来道歉,不过又没有勇气,我就把她带进来了。
永福篤臣:你专门回来的啊。
白井结花:我觉得很害怕就跑走了……不过还是觉得很在意于是就回来了,结果看到孝志入了这个病房……
永福篤臣:难不成……你听到我们刚刚的话了?
白井结花:对不起!我没有听到全部的!不过,因为听到了哥哥的名字……
永福篤臣:哥哥?你的名字难道是白井?
白井结花:是的,不过,为什么会知道孝志和哥哥的事呢?
永福篤臣:啊,说起来像布那么长,简单点说,孝志君的主治医生是我的……那啥……搭档之类的,他跟我商量了很多关于孝志的事,所以……
白井结花:和主治医生是朋友?难道你不是普通的病人?
楢崎千里:啊啊,这家伙虽然现在一副鬼样,不过好歹也是医生来的。
永福篤臣:什么好歹啊,我就是医生嘛!
白井结花:啊……我叫白井结花,是白井透的妹妹。孝志是哥哥的后辈,经常来家里玩,所以我们从初中起就是朋友了。不过,为什么哥哥会对孝志那样做……
楢崎千里:那样做?
永福篤臣:我之后再跟你解释,楢崎,现在闭上你的嘴。白井小姐,你知道孝志君的伤是你哥哥造成的,难不成打匿名电话给警察通报的人就是你?
白井结花:是的……
永福篤臣:果然……你看到哥哥对孝志君施加暴力了吧。来龙去脉到底是怎么样的?
白井结花:我是美术部的,部活完了之后,把素描用的花瓶放回仓库的时候,听到了哥哥的怒吼声。一看之下,在仓库的后面,哥哥正猛踢倒下了的孝志。孝志他完全没有还手,不过哥哥踢了他的肚子好多次、好多次……我觉得好害怕,完全出不了声……
永福篤臣:你有去问哥哥到底发生什么了吗?
白井结花:回家之后我有问哥哥,被他骂我烦死了……哥哥他最近变得好暴力,家里人都觉得很恐怖……
永福篤臣:这样啊……
白井结花:当我听说孝志因为肠道破裂快要死的时候,我就觉得绝对是因为哥哥。虽然我不想哥哥成为杀人凶手,但我更不想看到孝志为了包庇哥哥而死。想着该怎么办脑子晕晕的时候,下意识就打电话给警察了……
永福篤臣:你夹在他们两个中间,一定很难受吧。
白井结花:……要是哥哥因为我被捉了……怎么办……呜呜……
永福篤臣:孝志君也觉得你哥哥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很担心。你有没想到有什么原因?
白井结花:虽然不肯定……不过哥哥变得情绪不安定之后,突然好像很需要钱,从我和爸妈的钱包里拿钱,然后……医生们的话可能会知道,在哥哥的包里我找到这个药。他会不会是得了什么病……
永福篤臣:喂,这难道是……!
楢崎千里:哦哦,这不正是最近流行的嘛!

永福篤臣:孝志君,有话要和你说。这家伙叫楢崎,是内科的医生,和我们是同学。楢崎,交给你了。
楢崎千里:看,这个药,是这位白井结花小姐在他哥哥的书包里找到的。
松川孝志:这是什么……?
楢崎千里:一般所说的合成麻药。
松川孝志:麻药……兴奋剂?!
楢崎千里:也叫做逃法麻药(注:钻了法律空子虽然是合法但其实很危险的药物),是极大可能混有兴奋剂或者麻药的危险物品。
松川孝志:为什么前辈的书包里会有这种东西……?
江南耕介:楢崎,你确定没错?
楢崎千里:绝对没错。因为我周末会在精神病院部值班,所以会经常见到这类药物。最近这种药物很容易就能入手,俱乐部、游戏中心、甚至是学校都能买到。听说那位前辈从某个时期起就变得情绪不安定,正是吸食这类药物时的典型症状。吸食过后情绪高涨,效果一过就低落。一般来说会变得极具攻击性。
松川孝志:你是说前辈在吸毒?!
江南耕介:肯定是因为自己输掉了重要的比赛而变得颓废,结果为了散心就碰了这些东西……
楢崎千里:听说他最近很缺钱,是因为要买这些药物吧。对高中生来说是个不小的金额,而且会越吸越多。
松川孝志:所以他从那场比赛之后就越来越奇怪了啊……
白井结花:孝志,给警察打电话的人是我。
松川孝志:果然……不过,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们是兄妹啊!
白井结花:正因为是兄妹,虽然不想哥哥成为罪犯,不过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哥哥那么疼爱你,因为药物的效果竟然一点都不记得把你打得那么伤。就算孝志你包庇他,这样下去哥哥会毁掉的!
楢崎千里:她说得没错,吸食药物上瘾的人放着不管的话只会越来越严重。
松川孝志:我以为……只要把这个伤的事瞒过去,前辈总有一天会振作起来的……不过……原来不是那么单纯的事……
楢崎千里:他吸食的时间不算长,还有得救。不过,如果现在不马上治疗,他的状况只会越来越坏。
松川孝志:不过……
白井结花:我决定了,要把这个药物交给警察。事件的详细也会好好说,我想哥哥变回原来的样子啊!
松川孝志:不过!
楢崎千里:我和这件事没什么关系,不过和江南还有永福是孽缘了,凭着这份交情可以给他提供内科的治疗,让他好好接受治疗,和药物完全断绝关系才是最好的。
永福篤臣:我身为法医和警察的人也有交情,我会拜托他们小心处理这件事的。
松川孝志:不过……!
江南耕介:如果你真的很珍惜那位前辈,到底怎样做对他才是最好的,好好考虑一下。况且
我的人品高尚他们似乎都肯帮忙嘛。
永福篤臣:我说你啊……
楢崎千里:你哪里人品高尚了,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江南耕介:切……
白井结花:孝志,一起向警察说吧。
松川孝志:我明白了……只要这真的是对前辈好。

永福篤臣:(一个月之后,顺利出院的孝志君寄来了信和亲手做的落地灯。让他受伤的白井透被送进了设施正在接受药物中毒治疗。虽然还不能见面,不过听说很顺利。)嘴上说很丑很丑,结果你还不是很喜欢嘛,这盏灯。
江南耕介:因为是他专门为我做的嘛。我帮他做手术,看到他肚子的时候,老实说觉得可能救不回了。不过他现在还好好活着,为了挽救前辈在加油。果然活着就能孕育新的未来。孝志真是很努力。
永福篤臣:你这次也很努力了啊,而且我还给你添了麻烦。
江南耕介:真的是啊,我快被吓死了。不过,也让我再次认识到你到底有多重要。……你果然瘦了点啊,本来就已经够瘦了。
永福篤臣:不要摸伤口啦。
江南耕介:不是愈合得很好嘛。接缝也不明显。不愧是小田医生。
永福篤臣:不要一边舔一边表达对上司的敬意!
江南耕介:不痛了吧?
永福篤臣:痛是不痛……不过觉得痒……总之感觉很奇怪。
江南耕介:真的嘛,弄这里的话……这边就会觉得高兴……
永福篤臣:嗯啊!
江南耕介:要是腹部用力的话,会扯到伤口吧,不用勉强喔。
永福篤臣:不过,你……
江南耕介:我只能要这样摸着你就够了。所以,今天就用你的手……
永福篤臣:你、你不觉得这样更不好意思吗?
江南耕介:觉啊,不过偶尔这样也不错啊~
永福篤臣:嗯……
江南耕介:和自己做不一样……糟糕……忍不了多久……
永福篤臣:不行!不能这样……不然会……
江南耕介:呵呵……不过,是我先不行了……一起……
永福篤臣:嗯啊……你到底……有多不服输啊……

永福篤臣:这盏灯的灯光,好温柔啊。
江南耕介:真的……要是也有光能这样包围孝志他们就好了……这样说的话会不会像楢崎一样太甩酷了?
永福篤臣:不会啊,我也这么想。希望孝志君、结花小姐和白井前辈能回到以前的关系就好了。
江南耕介:是啊,通过这次的事,希望他们三个都能理解他人的痛苦。碰一下壁,吃一下苦,然后人可能就会脱掉尖锐的刺,慢慢变得圆滑。
永福篤臣:啊,你这么会照顾人,也是因为十多岁的时候堕落了到处碰壁吗?都说不良其实很重人情嘛。
江南耕介:笨蛋!我是堕落了可不是不良。
永福篤臣:有什么不一样啊……
江南耕介:看样子就知道不一样了!而且我一次都没做过在便利店门口敲诈的事啊。
永福篤臣:就只有这点不一样吗?!
江南耕介:怎样都好啦!总之,我以前就是独来独往一匹狼,改变我的……不就是你吗。
永福篤臣:诶?我?
江南耕介:是你教会我的。有人会关心自己是一件很令人高兴的事情。所以,从试着关心你开始,慢慢变成对其他人也很体贴。虽然还不够。
永福篤臣:这样啊……我也有,自从和你一起之后,受到你的影响而改变了的地方。
江南耕介:嗯……啊,的确有,变罗嗦了!变得有点和我家的老妈一样了。
永福篤臣:不是这个啦!是说,这的确是因为你的言行……同样的原因不同的效果啦!
江南耕介:同样的原因……不同的效果?
永福篤臣:我无论为你做什么……你都很高兴啊,所以就变得,想什么都试试做了。我也知道自己变得很过度保护很罗嗦啊!
江南耕介:那真的是因为我啊。
永福篤臣:完完全全确确实实就是因为你!不过我不讨厌这样的自己,真不可思议。
江南耕介:比起以前的我,我更喜欢和你相遇之后改变了的我啊。我们今后也一直互相影响,慢慢脱掉尖锐的刺,变成圆圆的石头就好了。只要和你在一起,我觉得就能这样过下去。
永福篤臣:是呢,只要和你在一起,就算不想要,试炼什么的也会自己飞过来。不过我还是觉得能和你一起太好了。晚安!
江南耕介:喂!……呵呵,我也是啊,谁都不行,就只要你,篤臣。


Track 06

铃村健一:DRAMA CD《微风吹拂脸颊,阳光照射发丝》收录完毕了~你好,我是饰演永福篤臣的铃村健一。然后——
置鲇龙太郎:我是饰演江南耕介的置鲇龙太郎。辛苦了~
铃村健一:辛苦了~真是内容丰富的CD啊~
置鲇龙太郎:真是太丰富了,丰富到我觉得怎么读都读不完。
铃村健一:就是啊。
置鲇龙太郎:一般的DRAMA CD呢,因为制作要花钱的嘛,所以都是比较短但是很浓缩的内容,好好地演一场戏的感觉。但这次完全不是演戏,太多了!
铃村健一:哈哈哈哈。塞了好多东西!
置鲇龙太郎:我都已经在很拼命地读了,怎么读都读不完!
铃村健一:对啊!就像石盐一样,密度太高了!
置鲇龙太郎:没错。
铃村健一:那这里呢,有两位,去了西伯利亚。
置鲇龙太郎:我们呼唤一下他们吧。
铃村健一:对啊,好像很冷似的,呼唤一下吧。两位~
桧山修之:啊~好冷啊~
千叶进步:是啊~好冷啊~
桧山修之:真的,这好冷不是说西伯利亚好冷,铃,是你的交接话题方式太冷了!
千叶进步:哈哈哈哈。完全无视!
桧山修之:啊,我们还没有自我介绍呢。
千叶进步:啊对。
桧山修之:进步先来吧。
千叶进步:我是饰演楢崎千里的千叶进步。多谢收听!
桧山修之:我是饰演大西的桧山。演得很快乐啊!
千叶进步:嗯,对,多谢各位!我们这边也气氛很好地收录玩,完,完毕了。
桧山修之:是啊,我们这边气氛也很好哦。虽然螺丝了。绝对不是因为西伯利亚的寒冷而嘴巴发抖所以才螺丝!
千叶进步:没错没错!应该是说很温暖!那我们这边真的也演得很快乐!
桧山修之:嗯嗯,那我们这边是西伯利亚来录的~谢谢各位~
铃村健一:好厉害啊,收录的时候原来去了西伯利亚。
置鲇龙太郎:真的很厉害呢!
铃村健一:那今天时间也差不多了,再见~
置鲇龙太郎:再见~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8 | 2018/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