ねかせないで

ねかせないで

作者   町屋はとこ
発売 マリンエンタテインメント
発売日   2009/12/23

キャスト   三谷健人:下野 紘、桜井日朗

:羽多野 渉
笹山:野島健児、花崎:遊佐浩二
京吾:鈴村健一、渡夏旺:森川智之、他

内容   3カップルの恋模様。
美味しいパンと一緒に召し上がれ!
幼なじみで親友の高校生・ケントとヒロのス

トーリー『君のためのオレンジデニッシュ』


会社員の笹山と先輩の花崎のストーリー『ピ

リ辛マスタードのサンド』、皆が集うパン屋

の店長・渡と昔馴染みの京吾のストーリー『

愛しのコッペパン』の3話を音声化!
ジャケットイラストは、町屋はとこ先生描き

下ろし!

翻译:夜の蘭 rai nancyhime
特典CD:kirina
校译:火焰鸢尾

本篇

Track 01

三谷健人:呐呐~ 日朗,今天也会去的吧~阿

渡面包房~
樱井日朗:又去啊?你就这么饿吗?
三谷健人:肚子也是有些饿啦,不过人家想吃

渡店长烤的面包啦。好啦,快点走~
樱井日朗:喂!等下!健!
三谷健人:(阿渡面包房是我最近喜欢去的地

方。店主渡先生烤的面包每一个都是绝品美味

。然后在这些面包里,我现在特别喜欢的是…

…)啊呜~好好吃~
樱井日朗:最近你总是吃那个橘子丹麦酥

(orange danish)啊。真的那么中意吗?
三谷健人:这个简直是太棒了!橘子和奶油的

搭配真的是绝了!渡店长的面包,每一个都包

含着爱意啊~真的要迷上他了!
渡夏旺:迷上我的话,可是会灼伤的哦~
三谷健人:嗯?渡店长!什么嘛!今天也超级

帅!
渡夏旺:哈哈,乖~乖~健人还是这么可爱啊


樱井日朗:……
渡夏旺:嗯?日朗就只喝咖啡吗?
三谷健人:啊啊,渡店长,这家伙啊,因为喜

欢的人快过生日了,所以现在在攒钱呢。
渡夏旺:嗯~
樱井日朗:傻瓜!不要和渡说些奇怪的事情啦


三谷健人:可是啊,明明我也快过生日了,这

家伙就只给过我一颗糖而已啊!
渡夏旺:诶、诶~哈哈哈~
樱井日朗:你、你这家伙!不许笑!
三谷健人:真是的,你到底是在焦躁些什么啊

。啊!我知道了!你也饿了吧?
樱井日朗:诶?
三谷健人:好啦,我的面包分你一半,来张嘴


樱井日朗:哈?!
三谷健人:来,啊~
樱井日朗:笨蛋!不要在这种地方!
三谷健人:好啦,好好咬~
樱井日朗:呃、嗯……
三谷健人:嘿嘿~啊,嘴边沾上面包屑了。
樱井日朗:啊!
三谷健人:好啦,拿下来啦~那么,味道怎么

样?
樱井日朗:就那样吧。
三谷健人:我说,你这什么态度啊!对不起渡

店长,这家伙现在正处在叛逆期呢。就原谅他

吧~
渡夏旺:呵呵~真是没办法,就原谅了他吧~

不过,不能就这么白白地放过他哦。
三谷健人:啊?
渡夏旺:日朗,你过来一下。现在开始是面试

时间。
三谷健人&樱井日朗:面试?!

町屋はとこ原作,ねかさないで。

三谷健人:(接着,渡店长莫名其妙的把日朗

拽到厨房里的十分钟后……)
樱井日朗:抱歉,让你久等了。
三谷健人:诶?你干嘛穿成这个样子?为什么

戴着围裙啊?!
樱井日朗:这、这是渡强迫的……
渡夏旺:我不是说了吗,要给他面试。
三谷健人:不会是日朗要打工吧?在这里?
渡夏旺:没错。
三谷健人:诶~?!太狡猾了!为什么只有日

朗一个人啊!
渡夏旺:因为他需要钱用。是吧~
樱井日朗:是的。
渡夏旺:好啦!不要傻站着了!快点工作!不

然不给你工钱了哦~
樱井日朗:我、我知道了啦!对不起啊,健人

。今天你就自己回去吧。
三谷健人:嗯、嗯……这家店确实早晚只有渡

店长一个人,很忙的样子。日朗也正好需要钱

。不过算啦~那家伙烤坏了的面包,说不定我

还能顺便扫荡掉呢~(虽然我是这么随意的想

的,不过没有日朗在的每一天,比想象中的还

要寂寞。上学之前是早间工,休息的时间因为

太累了一直在爆睡。放学之后又是去打工……



渡夏旺:咖啡,给你放在这里了哦~
三谷健人:谢谢你,渡店长。
渡夏旺:嗯?怎么了?没什么精神啊。
三谷健人:没、没这回事啦!日朗呢?
渡夏旺:在厨房呢,要叫他过来吗?
樱井日朗:不好意思,请过来一下!
渡夏旺:啊!这就来!
三谷健人:(啊……好寂寞啊……真想要个女

朋友啊~不过为什么我没有喜欢的女孩子呢?

明明和日朗的环境都一样的,他是什么时候交

上女朋友的啊……)
樱井日朗:谢谢惠顾!
渡 夏朗:日朗,面包都补充上了吗?
樱井日朗:啊,刚才都搞定了。
渡夏旺:啊?动作很快嘛~
樱井日朗:不要这样啦!
三谷健人:(日朗,很努力啊~虽然一开始的

时候好像不怎么可靠,最近虽然说还是比不上

渡店长,不过确实变帅了不少。啊~好想和日

朗聊天啊~好想告诉他,你现在超级帅哦~)

呐,日朗~
樱井日朗:哟!
三谷健人:哇,好沉的样子,面粉吗?
樱井日朗:啊、啊。
三谷健人:要我帮忙搬吗?
樱井日朗:不用了,这点小事。我一个人能拿

动。
三谷健人:呐,日朗,我说啊。
樱井日朗:健人,我说你啊,如果店员和熟人

聊天的话,客人们会觉得不爽的吧?理解下吧

~而且,现在真的很忙的啦。
三谷健人:日朗……(这种事情,看你的样子

就能明白的……不过,就稍微理我一下,又有

什么不可以的啊!我,真的是不愿意去想那些

。日朗这么努力,其实是为了女孩子。现在就

因为他不理我而这么寂寞,要是他有了女朋友

了的话……呜哇,突然变难过了。回去算了…

…)日朗,那我……
樱井日朗:健!在那里很碍事的啦!好险啊!

差一点就撞上了……这个铁板很烫的啦!
三谷健人:(碍事……我留在这里的话,只会

让他觉得碍事啊……)
樱井日朗:我说你啊,你今天……
三谷健人:碍了你的事不好意思啊!
樱井日朗:诶?
三谷健人:你,攒够钱买了礼物,然后你自己

一个人玩去吧,傻瓜!
樱井日朗:健!喂!健人!

三谷健人:(为什么,我不能为这么努力的他

加油呢……这样下去的话,我就真的成碍事的

人了……)短信?谁来的啊……什么啊,老妈

发的啊。诶?生日?!啊!对了!今天是我的

生日来着!(哇啊,真受打击……日朗什么都

没跟我说……是不是因为我说他只给过我糖这

么奢侈的话,所以遭报应了吗?今天也说了很

过分的话……我真是傻瓜啊……对那么努力的

日朗说那种话……下次见面的时候再和他说吧

,虽然真的非常非常痛苦,不过还是要跟他说

,好好和女朋友相处哦……)啊……谁啊……

明明人家正在消沉呢……喂……
樱井日朗:健人?刚才,对不起啊。
三谷健人:诶?日朗?
樱井日朗:你生气了吗?
三谷健人:也不是说生气……(不好,听到日

朗的声音,又开始哭了……)
樱井日朗:现在,能回到渡的店里来吗?
三谷健人:诶?
樱井日朗:那就这样,我等你哦!
三谷健人:(这什么啊!超蛮横的嘛……要是

你有事的话自己过来啊!不过,不过……腿自

己就跑起来了啊!我这个笨蛋!)

渡夏旺:欢迎~
三谷健人:渡店长……
渡夏旺:好啦,快来坐下坐下~马上就好了,

再等一等~
三谷健人:渡店长,那个,日朗呢?
渡夏旺:准备完毕~日朗,就是现在啦!唱吧


三谷健人:诶?
樱井日朗:happy birthday 健人~happy

birthday 健人~happy birthday Dear健人…


三谷健人:(日朗他在唱生日歌呢。那家伙根

本就不是擅长唱歌的人呢。)
樱井日朗:happy birthday 健人~
三谷健人:呜哇~这是什么啊!超大的橘子丹

麦酥上还插着蜡烛?!呐,这是什么啊!
樱井日朗:好啦,快点吹蜡烛吧!
三谷健人:嗯!
渡夏旺:祝贺你!健人!
三谷健人:渡店长!
渡夏旺:这个橘子丹麦酥,从材料准备到最后

全部是日朗亲手完成的。快尝尝看吧~
三谷健人:嗯?日朗做的吗?好厉害啊!和渡

店长做的一样呢~我吃了!
渡夏旺:哎呀?石化了……
樱井日朗:喂!你倒是说点什么啊!不会是…

…失败了吧?
三谷健人:好吃……
樱井日朗:诶?
三谷健人:超级好吃的啦……傻瓜……
樱井日朗:健人……
三谷健人:我抱怨你只送给我过糖,对不起啊

。因为觉得寂寞所以就跟你闹别扭,对不起啊

。要、要和女朋友好好相处哦!
樱井日朗&渡夏旺:女朋友?!
三谷健人:诶?不是要用打工赚的钱买礼物,

然后告白的吗?
樱井日朗:诶?
渡夏旺:我说啊!我可要插一句哦,健人。我

之所以开始做面包呢,是想要给我喜欢的人吃

的。
三谷健人:诶?是这样的吗?
渡夏旺:嗯,是的。所以我才建议日朗也这么

做的。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就快过生日的喜

欢的人,你觉得是谁呢?
三谷健人:诶?那、那个……
渡夏旺:话说日朗!
樱井日朗:疼!
渡夏旺:你这家伙,在这里不搞定的话,我掏

那么多打工费,就没法用到暑假的旅行上了啊


樱井日朗:那、那个……
渡夏旺:好啦!
樱井日朗:健人……
三谷健人:日朗……?
樱井日朗:我……想在暑假的时候……和健人

卿卿我我!
三谷健人:诶?!
渡夏旺:你、你是傻瓜吗?!
樱井日朗:呃!
三谷健人:哈哈哈哈!真是笨蛋~
渡夏旺:好啦!健人也快点吃吧~
三谷健人:嗯,我要吃。不过,就这么吃掉了

好浪费啊~
樱井日朗:什么时候都会做给你吃的~
三谷健人:日朗,谢谢你!(你的面包里,也

充满了爱哦~就因为有爱,所以会特别的好吃

。)


Track 02

三谷健人:(然后几天后,我像往常一样,去

了日朗的房间。)啊!这本漫画是这周的新刊

吗?我看了哦~
樱井日朗:啊,看吧~
三谷健人:thank you~
樱井日朗:(日朗的房间,都来了不知道几百

回了,可是超级紧张。我,果然还是喜欢日朗

啊。)
(樱井日朗:我……暑假的时候……想和健人

卿卿我我!)
三谷健人:(是啊,我也想和日朗卿……呃…

…卿卿我我?不不不,等等,是只色色的事情

吧?我们也都是这个年龄了。不过,摸的时候

确实会比较舒服啦,还有就是接吻什么的,可

以摸他的乳头的吧……不过话说回来接下来岂

不是很危险?我是不是必须先做前戏啊?不过

比起这个,是上是下也很重要啊。而且,我和

日朗做那种事情的话,会不会很心跳啊……不

过,就只是这样的话也是不会明白的啊。可是

为啥这家伙在这做作业啊?!现在不是绝好的

机会吗?!明明那么说了的,难道没有和我亲

热的意思吗?!)啊啊啊!
樱井日朗:啊!怎、怎么了啊?!
三谷健人:开始心烦了!
樱井日朗:给你。
三谷健人:这个袋子里是什么?
樱井日朗:心烦的时候,需要吃的吧?
三谷健人:嗯?啊!这不是渡店长的面包吗?

!是密瓜面包~真的?超开心的~!好吃~ 果

然渡店长的味道会让人心安啊~
樱井日朗:嗯……
三谷健人:啊?怎么了?你要是想要话就说啊


樱井日朗:呃……可能想要呢……
三谷健人:不是“可能”吧?!真是那你没办

法。话说你脸红啥?(啊!等等!这不是能诱

发卿卿我我的契机吗?好厉害!我太聪明了!


樱井日朗:健人?你,干嘛含着它啊?
三谷健人:你想吃多少,就咬多少吧。
樱井日朗:想吃多少……
三谷健人:诶诶?!
樱井日朗:健人……
三谷健人:等!日朗!你在咬哪里啊……(难

道说,你刚才说的想要……是指我吗?)
樱井日朗:健人……
三谷健人:嗯……嗯……(不、不好……我…

…已经……)
樱井日朗:诶?!啊……可能是老妈回来了。
三谷健人:那,正好,我就回去了。再见啊~
樱井日朗:健人……
三谷健人:阿姨,打扰啦~
樱井日朗:哈……是不是生气了啊……健人…

…明明人家为了分神,拼命做作业来忍耐的呢

。嗯?健人的短信?
(三谷健人:我没有生气啦,不要失落哦~我

超级紧张的,以后再做哦~)
樱井日朗:啊!太好了……(啊,忘记了。蜜

瓜面包。)
(三谷健人:想吃多少,就咬多少吧。)
樱井日朗:呵~差点,就全部被我吃掉了呢。

樱井日朗:(然后,距和健人的初吻之后又过

了一阵子,父母去参加亲戚的婚礼因而不在家

,于是我们得到了这样一个绝好的机会。问了

渡,基本上知道该怎么做。不过,真到这个时

候,内心的准备……)
三谷健人:呐,日朗~
樱井日朗:好沉……
三谷健人:是你说今天要我住下的。不只是为

了做暑假的旅行计划的吧?你真的打算一直忍

到暑假都不做吗?
樱井日朗:健人……
三谷健人:我啊~今天可是洗干净过来的哦~
樱井日朗:(啊!香皂的味道!)
三谷健人:果然第一次做的时候,比起外面,

还是在家里比较好吧?
樱井日朗:嘛、啊……可能是能够冷静下来的

做吧……
三谷健人:是吧~要做吗?
樱井日朗:嗯……做!
三谷健人:那,就快点脱掉衣服,快点做吧!
樱井日朗:啊!健!(啊!耳朵好红。健人也

很紧张的。)
三谷健人:啊啊!你这家伙,突然一下子,干

什么呀!
樱井日朗:对不起……我也脱。
三谷健人:哦~哇啊,好厉害!可以,摸摸吗


樱井日朗:嗯……
三谷健人:好厉害啊!这里血脉贲张呢。
樱井日朗:诶?!你脸不要靠这么近……啊!

啊……
三谷健人:诶?不会吧……
樱井日朗: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擦干净……

健人?
三谷健人:虽然一下子吓了一跳,不过这种事

情,我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啊。
樱井日朗:心、心理准备?
三谷健人:还会有些更厉害的事情之类的。
樱井日朗:呃……
三谷健人:前阵子,渡店长说,你们不要着急

,不要勉强之类的,很担心的样子。还以为是

什么事情呢,是你去和他商量了吧?而且完全

设定的是我在下?!
樱井日朗:诶……对、对不起……
三谷健人:嘛,虽然被定下来了让人有些不爽

。不过要是和你的话,也可以的……哦……
樱井日朗:健人!
三谷健人:啊……啊……
樱井日朗:后面,还好吧?手指,会不会觉得

很不舒服?
三谷健人:嗯……果然,你很手巧的啊。感觉

好像适应了呢。啊啊!那里不可以!已经……
樱井日朗:健人!
三谷健人:用你的试试吧,现在的话,好像可

以……
樱井日朗:啊……我知道了……要进去了哦!
三谷健人:好的,来吧!呃……
樱井日朗:好紧!没事吧?!
三谷健人:啊啊!等下!
樱井日朗:不好!
三谷健人:啊啊!不要抽回去!抽回去更痛!

不要动啦!笨蛋!
樱井日朗:诶?!我、我该怎么做啊?!
三谷健人:呃……嗯……
樱井日朗:健人……
三谷健人:日朗……
樱井日朗:对不起,弄痛你了……
三谷健人:你的手,好暖……
樱井日朗:诶?
三谷健人:虽然很难受,不过一想到是你,就

好开心。要是你慢慢来的话,可能动也没关系

的。
樱井日朗:健人……我知道了。那,我会慢慢

来的。
三谷健人:嗯……啊……啊……日……郎……
樱井日朗:啊……健……人……
三谷健人:啊啊……啊啊……哈……
樱井日朗:对不起,健人……弄疼你了……
三谷健人:嘿嘿~你去的真快。
樱井日朗:呃!
三谷健人:没关系的,肯定很快就会擅长起来

的。
樱井日朗:健人……呵呵~
三谷健人:哈哈~


Track 03

花崎:嗯……今天挑哪种面包好呢~哦,新品


笹山:(花崎前辈夹起了面包,我也跟着夹起

面包。我注视着,他拿着夹子的手。只是站在

他身边我就觉得脸颊发热,连呼吸都变得有点

困难。我……爱上了花崎前辈。几个月前,就

在我被调到花崎前辈手下不久的时候……)

花崎:好,到了。走吧,笹山。嗯?你怎么了

?脸色不是很好啊,难道是自己驾驶反而晕车

了?
笹山:啊,不,我没事……(其实才不是没事

……本来就不擅跟人交际,为什么我会被分配

到营业部而不是内勤部啊~)那个……花崎前

辈,来这个公园是有什么事么?
花崎:呵,没什么。只是觉得今天天气这么好

,想在公园长凳上吃饭而已。[伸懒腰]嗯~外

面的空气果然很舒服~
笹山:(我想花崎前辈一定已经注意到了——

其实我很想逃走……)
花崎:笹山,你吃这份吧。
笹山:诶?啊……不,不好意思。其实我有带

便当,只是没什么食欲……
花崎:好了,尝尝看。这家店的芥末三明治超

级好吃的。拿去~
笹山:啊……(如果拒绝的话会很尴尬吧……

他又是前辈……)啊……我、我开动了。(…

…虽然胃有点痛,但也不至于吃不下……只要

大口吃下去就好了!)嗯……!好吃……!
花崎:很好很好~好吃的东西就是要趁它还美

味的时候赶紧吃掉。你就全吃了吧,我还有买

别的。
笹山:……花旗前辈。

花崎:呐,笹山。要不要先跟我一起努力一年

试试看?
笹山:……一年就可以了吗?那样的话让花旗

前辈教我工作就太浪费了,那样的话还不如找

一个更熟悉业务的……
花崎:这些事就不用你担心啦~就算找到熟悉

业务的人,对方也总会有辞职的一天,我想要

你留下的理由很简单,因为我很中意你。
笹山:……!
花崎:啊。
笹山:怎、怎么了?
花崎:你嘴角沾了芥末。
笹山:咦?
[伸手,沾下来]
笹山:啊!
花崎:呵,好了,拿掉了。
[舔掉]
笹山:呃……啊!舔?!
花崎:啊……抱歉,因为看起来很好吃。
笹山:咦~~~~?!
花崎:因为最近在照顾外甥都养成习惯了~普

通都会这样吧~
笹山:(单是男人拿纸巾给男人擦嘴角这事就

已经够不普通了~)
花崎:好,干净了。
笹山:(对于这么简单就坠入爱河的自己,觉

得十分羞耻……我一定会努力地隐藏起这份感

情。至今为止我都不曾说出口……也不可能说

得出口……胆小的我,大概一辈子都说不出口

吧……)

花崎:嗯,今天的午饭就这些吧。[电话]哦?

喂,你好。咦?啊,好,我明白了。我马上回

去![合手机]啊,抱歉,有客户到访,我得先

回公司一趟。这些面包一会帮我拿回来吧。
笹山:好!
花崎:渡,那些先帮我记在账上~!
渡夏旺:喔!
笹山:啊,我连花崎前辈的份一起付好了。
渡夏旺:没关系,就让记他账上吧。反正阿花

他明天还会来的。
笹山:阿花?
渡夏旺:嗯,那家伙跟我是同学。
笹山:诶?!渡先生跟花崎前辈是同学?
渡夏旺:连社团都一样~篮球社~
笹山:篮球社~~~
渡夏旺:你正在想象他帅气的样子对不对?
笹山:诶……诶~~~~~
渡夏旺:呵,如果是我,一定很快就会察觉的

~每天都买跟阿花一样的面包,还有热情的视

线~
笹山:啊……呜哇……对不起……你会不会觉

得很恶心?
渡夏旺:那么,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恶心?
笹山:诶?啊……难道说~渡先生也喜欢花崎

前辈?!
渡夏旺:呵呵,不是啦。我是有男性恋人的人


笹山:啊……
渡夏旺:要跟我谈谈吗?你一直都在独自烦恼

着吧?
笹山:啊……渡先生……(近在咫尺的理解者

的出现,让我松了一口气,兴奋了起来。所以

,我也从没有想过,花崎前辈会怎样看待突然

间亲密起来的我们……)

渡夏旺:欢迎光临!
笹山:不好意思,都已经是打烊时间了。
渡夏旺:不用介意啦。来,不要客气,进来进

来~
笹山:谢谢。
花崎:笹山!
笹山:啊……花崎前辈!
花崎:什么啊,你们,像这样两个人单独见面

。难道说,你们是在交往么?
笹山:诶?
渡夏旺:小笹~
花崎:你们眼神那么暧昧干嘛?
渡夏旺:哦,终于发现了吗~对于迟钝的阿花

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笹山:渡……渡先生?![被抱住] 啊……!

那个……
花崎:不准对我公司的后辈下手!你这家伙动

作太快了~!
笹山:(花崎前辈……)
渡夏旺:真是的,没自觉的家伙居然做出这种

举动,到底是谁的手快啊~
花崎:啊?你什么意思啊?
笹山:那、那个……花崎前辈~请放开我……

喘不过气了||||
花崎:哦哦……不好意思……总之,我很中意

他,才不会把他交给你这种恋爱方面有问题的

家伙!
渡夏旺:有问题?
花崎:你不是在等他么。
渡夏旺:……是在等啊。
笹山:(看来,花崎前辈是因为知道渡先生的

恋爱内情,才会担心渡先生,还有姑且算是公

司后辈的我……)

笹山:啊,太好了,那条长凳还空着。
花崎:……
笹山:那、那个……
花崎:什么事?
笹山:没、没什么……(好、好可怕~>< 感觉

今天的花崎前辈好难搭话~)
花崎:…唔……呜哇……好辣!那家伙最近芥

末加太多了吧!客人会吓跑的~[吸~]呼~你给

那家伙一点忠告哦,你们是恋人吧?
笹山:不是的。渡先生他有恋人了,这点花崎

前辈应该比我清楚吧。
花崎:那么是单恋?
笹山:(这个人到底都在看着哪里啊!我如此

……单恋着、单恋着的人是……)这个给我吧


花崎:啊、喂!……笹山?
笹山:唔……噗!咳咳咳!
花崎:你在干什么啊~没事吧?来,喝点牛奶


笹山:我没事……哈哈哈……真的好辣啊~
(渡夏旺:阿花是那种被清楚地告白之后才会

进入恋爱状态的人,啊,应该说是要让他意识

到他已经陷进去了才对吧~嘛,等他意识到了

就会变得很有趣了~给!特制芥末满载的超辣

三明治出炉!那家伙迟钝得很,这剂猛药应该

能奏效吧~)
笹山:(这样还是不行啊,渡先生。就算做了

这种事……)花崎前辈就吃我那份吧,那份没

这么辣。
花崎:呐,要商讨恋爱的事情的话,不能找我

么?
笹山:咦?
花崎:单恋着渡还找他商谈……不会很怪么?
笹山:……在花崎前辈的心里,男人是可以喜

欢男人的吗?
花崎:那个啊……我好歹也是渡他们的好朋友

……说起来,好像我也没特别在意过这个问题

……
笹山:那么,花崎前辈自己有那个可能性吗?
花崎:诶?……
笹山:回去吧,太阳要下山了。
花崎:啊……嗯。
笹山:(我知道的,要让你意识到什么的,只

是自己在撒娇而已。花崎前辈没法回答我也是

当然的。因为渡先生的超辣芥末而清醒过来的

人,反而是我。想要好好地传达这份心情的话

,就要从改变自己开始……我不想让这份感情

就这么无疾而终。)

花崎:太好了啊笹山~对方很高兴呢!多亏了

你的提案让他们节省了不少成本。
笹山:花崎前辈……
花崎:比较各方案的成本以及与厂商交涉的部

分可都是你处理的哦。
笹山:都是多亏了花崎前辈。是前辈教导我说

“不要站在卖方立场,而是从客户的角度出发

好好思考”……
花崎:那种才是适合你的工作不是吗?
笹山:嗯!然后心情就放松下来了。只要是拼

命努力的结果,客户一定会很开心……所以我

……没想到能帮到别人、被别人信任是如此令

人高兴的事。如果那是选择了逃避的话,一定

没法体会到这点了吧……
花崎:呵呵~做得不错!照这样下去,下周开

始就可以独当一面了。
笹山:花崎前辈……

花崎:嗯……今天就橘子丹麦酥和羊角面包吧

……
笹山:(今天是跟花崎前辈一起工作的最后一

天……吗?我们几乎每天都来这间面包店……

装作在看面包的我其实总是在这里偷偷地看着

你,也总是和你买一样的面包……今天一定要

说!一旦我们之间的距离被拉远了,胆小的我

就会变回原来的样子……趁着还能触摸得到你

的时候——)那个,花崎前辈。
花崎:什么事?
笹山:没、没什么……(呜~~明明下定决心要

跟他说的~~为什么偏偏今天他这么一幅拔剑张

弩的样子啊~)
渡夏旺:小笹~
笹山:渡先生!
渡夏旺:明天开始就一个人跑业务了是吗?
笹山:是的。
渡夏旺:这样啊。那作为庆祝,今晚我请客!
笹山:诶?那个……
渡夏旺:等你工作结束了可以过来吗?
花崎:别一副很熟的样子把手搭在别人肩上!
渡夏旺:啊,痛~痛痛……
花崎:笹山晚上还跟我有完工宴。
渡夏旺:啊痛痛痛……啧,真是的!你到底要

傻到什么时候啊?!
花崎:啊?
渡夏旺:比起可怕的前辈,小笹更愿意跟我一

起庆祝吧~
笹山:啊不,那个……我……
花崎:诶~这样啊。那你就跟渡在一起好了…


笹山:诶?!
花崎:我可一点都不寂寞哦!就算以后不能跟

笹山一起跑业务,不能一起吃面包,我也……

啊~可恶!搞什么啊!我出去冷静一下!
笹山:花崎前辈!……渡先生,麻烦你帮我把

这些面包包起来。
渡夏旺:喔!快尽全力去改变他吧!
笹山:哈……哈……(让我来改变花崎前辈?

不对,该改变的是我。不改变不行的人是——

)哈……哈……等一下,花崎前辈!
花崎:你追来干什么啊……我很快就会回去的

。我不是说了我想冷静一下吗?
笹山:今晚,我想跟花崎前辈在一起……!
花崎:诶?别勉强了,其实你还是跟渡在一起

比较好吧?
笹山:我想跟花崎前辈一起!我喜欢的是……

我喜欢的人是花崎前辈!
花崎:……!
笹山:……我终于……说出来了!
花崎:……笹山……啊啊你都淋透了啊!快来

这边!
笹山:啊!
花崎:这棵树还蛮大的,躲一会雨应该没关系


笹山:你不会觉得恶心吗?我明明说了我喜欢

你……
花崎:笹山,把头抬起来。
笹山:……
花崎:啊~不舒畅的心情一下子爽快了~
笹山:诶?花崎前辈……嗯……
[吻]
花崎:嗯……小笹,好可爱!
笹山:呵……
渡夏旺:喂,伞!啊……啊咧?呵……要亲到

什么时候啊那两个家伙~嘛,算了~反正雨很快

就要停的样子。

Track 04

笹山:嗯……啊……眼镜眼镜……啊,有了。

(半夜醒来的我,突然地,想看花崎前辈的睡

脸……)花崎前辈……(这个人就是我的……

恋人……)
花崎:嗯!
笹山:呜哇~!
花崎:居然偷窥别人的睡脸,小笹真是大胆啊

~难道是觉得不够吗?
笹山:不、不是~我只是觉得这一切像是在做

梦,有点不敢相信……
花崎:嗯~~这种状态下你还在说这个啊~我们

都做了多少次了啊?
笹山:(没错,其实我们好几次都像这样做到

天亮。没想到会进展的这么快……)但是,太

好了……和身为男人的我也可以……能够被你

接受,真的是太好了……
花崎:虽然小笹可能很担心,但是对我来说,

再也没有比你更可爱的生物了。我想更加疼爱

你,让我再多摸摸你……
笹山:啊~
花崎:嗯……
笹山:啊……嗯……
花崎:看,小笹的这里,跳得很厉害……很可

爱……
笹山:哈啊……虽然我知道自己技术很差……

可以舔吗?
花崎:小笹……
笹山:嗯……嗯唔……嗯……
花崎:小笹这么努力的样子真的很可爱……
笹山:嗯……嗯……哈!
花崎:……再来一次好吗?
笹山:怎么办……
花崎:小笹?
笹山:……我还想跟花崎前辈……多做几次…

…也说不定……
花崎:想做吗?
笹山:嗯。
花崎:小笹……
笹山:啊……
花崎:啊,真的……这里也在说想要……
笹山:啊……嗯……嗯~
花崎:别忍着声音,小笹可以再对我任性一点

没关系……
笹山:啊……!喜欢……我非常……喜欢你…


花崎:小笹!我也喜欢你……
笹山:嗯……啊……
花崎:嗯……嗯……
笹山:嗯嗯……嗯……啊……啊……!哈……
花崎:嗯……哈……
笹山:(啊~~真是太幸福了~~><)
笹山:(我们真的是一对……恋人。)

Track 05

京吾:唉,好冷。(我现在是彻底身无分文,

虽然本想留点车票钱的,但还是不够,走了好

几站地,从前天开始就只喝过水。这里是我最

后的投身之处了,他会接受我吗?如果被他冷

漠对待的话该怎么办呢。要是他有恋人了,或

者搞不好已经结婚了的话…但我很自信,我非

常确定,你还喜欢着我吧…只要按下这个门铃

就好了,但是,没有勇气啊…算了,明早他就

会开门的…)夏……

渡夏旺:啊,洗澡洗得真舒服。嗯?什么声音

?玄关吗。谁啊…啊…!京吾!
京吾:(我在玄关晕了过去,仿佛听到有人一

直在喊我的名字,好像惹他生气了。但是抱紧

我的手却是那么温柔…这是哪儿啊?是渡的床

上?)
渡夏旺:来。
京吾:嗯?
渡夏旺:是粥,来,张嘴。
京吾:嗯…
渡夏旺:吃得下吗?
京吾:我想吃面包。椭圆面包夹花生酱…
渡夏旺:你能等个3小时吗?
京吾:啊?…已经晚上11点了啊!抱歉,我胡

说的,就是说说而已。(他都是3点起床,要

是做那些的话就没时间睡觉了啊~)
渡夏旺:明天我会早点做的。累了吧,好好睡

吧。
京吾:(好像做梦一样,渡在这里。他没生气

吗?没因为我像逃跑一样离开这个城市而生气

吗?)

(京吾:啊,肚子饿了。
渡夏旺:京吾,给你。
京吾:哦?椭圆面包?啊,软乎乎的!你爷爷

烤的椭圆面包太棒了。他还没让你烤过吗?
渡夏旺:不是的。这个是我烤的。
京吾:唉?真的吗?!和上次烤焦的那个完全

不一样了!你进步了啊,都不输给爷爷了。)
京吾:(渡的面包很温柔,一直很温柔…)

京吾:已经早上了。啊,椭圆面包。他真的给

我准备了…呜呜,这算什么啊…你的面包太温

柔了。(然后当天晚上,工作结束后的渡,对

乖乖地在二楼等待的我这么说道。)
渡夏旺:如果你没处可去,就留在这儿吧。
京吾:唉…你在说什么啊,我想和你立场对等

,不想让你养!
渡夏旺:京吾…
京吾:但是我也不想工作。
渡夏旺:矛盾了。
京吾:我知道!我就是任性!
渡夏旺:你不想去别处吧?那就在我这儿工作

吧。
京吾:要早起吧?好麻烦。再说如果在你这儿

工作的话,我们不就成了雇佣和被雇佣的关系

了吗?我,想和你做朋友。
渡夏旺:那你就作为朋友来给我帮忙吧。之前

有个附近的高中生来打工,但是现在因为要考

试就休息了。我真的缺人手。只在早晚帮忙也

行。
京吾:嗯。
渡夏旺:能给我帮忙吗?
京吾:你真狡猾,这样拜托我的话…
渡夏旺:就拒绝不了对吧?因为你其实是个老

好人呢。
京吾:拒绝…唔…!
[吻]
渡夏旺:你知道会被这样,还是回来了?
京吾:我不是这个意思…
渡夏旺:不行。京吾你是我的恋人吧?
京吾:嗯嗯…(渡很狡猾,但我却更狡猾。他

承认了我,让我放心了。你还喜欢着我)
[吻]
渡夏旺:京吾…
京吾:(面包甜甜的味道,还有渡自身淡淡的

汗味…不行了,我已经什么也不想考虑了)夏

…(我好想就这样沉溺在他的怀抱里,但是,

我一定会再次伤害他的。)

京吾:(羊角面包(croissant)上要涂上蛋

黄。啊,搅好的鸡蛋就快用完了,一会儿再做

些吧。温度是,上层250度,下层220度,调好

了。烘烤时间12分钟,之后用同样高温的橄榄

叶焖一下就行了。
渡夏旺:京吾。
京吾:哦,有什么错吗?
渡夏旺:没,觉得你很厉害。制作过程记得很

快。
京吾:嘿嘿,你以为我会很没用吗?
渡夏旺:没有啊,你以前就是很能干的人。因

为你很努力。
京吾:是啊,一开始太努力了,最后也许会坚

持不下去哦。我以前不就是这样嘛。
渡夏旺:京吾…
京吾:别露出那种表情。做面包师很开心哦,

虽然会忙得头晕眼花,但也许很适合我。哦!

要烤焦了!你也快点做胚子啊
渡夏旺:知道了。
京吾:(速度对做面包很重要,是个要背后下

苦功的活。“混蛋,竟敢这么使唤我”这种话

我也不是没想过。 渡一个人的时候一定很辛

苦,他付出了很多努力吧。所以才会变得这么

帅啊。我明明连你的十分之一的毅力都没有,

自尊却莫名其妙地高,为配不上你而不甘心。

虽然我从以前就一直视他为对手,但这种曾经

被我认为很土的生活方式,现在我觉得很帅…

白天要工作,然后到了晚上…像这样理所当然

地被渡拥抱)啊…
渡夏旺:京吾,我进去了…
京吾:啊…啊!啊…明天要早起吧?放过我吧


渡夏旺:你睡懒觉也可以…
京吾:(白痴,明知道让你一个人会很辛苦,

我怎么睡得着啊!)
渡夏旺:嗯…嗯…
京吾:(从那个高二的夏天,被像饥饿的野兽

一样的渡强 暴以后,这种混乱的关系就一直

继续着。我人生中,持续下去的东西只有这个

,真是笑死人了)嗯…
渡夏旺:京吾。
京吾:什么?
渡夏旺:你在东京和谁交往了吗?
京吾:(唉?不是吧,渡会在乎这种事情吗?


渡夏旺:不,不用回答也行。就当我没问。
京吾:没,没有那种事…(一半是实话,一半

是谎言。虽然没有交往,但那时候我不想接受

只和渡做过的事实,想要确定自己和女性也能

发生性关系。结果,虽然做了,但却只感到罪

恶感,一点也不开心。从那以后,就再也没和

渡以外的人做过。
渡夏旺:这样啊。
京吾:你这么满口欢喜干嘛。
渡夏旺:没有啊。
京吾:啊啊!…啊…

京吾:嗯…几点了?
渡夏旺:京吾……
京吾:(还是这样,渡在抱过我之后,直到早

上都不放开我的手。我是不是应该告诉他我不

会再跑了?我说不出口…… 我最不能信任的

就是我自己。)渡,你留我在身边有什么用呢

?不会有好事的吧?
[吻]
京吾:…呜呜,这是怎么了,怎么了啊…呜呜

呜……(我第一次主动亲了他。眼泪流了出来

,止也止不住。)


Track 06

京吾:啊!…又是这样。(从我主动亲了渡那

天以后,就完全无法集中精力工作,不敢正眼

看渡。)
渡夏旺:京吾!
京吾:对不起,浪费了鸡蛋。
渡夏旺:别在意。对了,给你这个。
京吾:护腕?
渡夏旺:让我看看你的手腕。虽然你想藏起来

,但你最近烫伤是不是多了点啊?…果然。干

嘛不好好处理伤口啊。总之先用这个把手保…
京吾:是我不小心,没事的。
渡夏旺:怎么没事。总之我得赶紧给你处理。
京吾:别碰我!反正我是打工,这是我自己的

责任,用不着你一样一样提醒,还准备这种东

西,你太娇惯我了!
渡夏旺:京吾!
京吾:(我忍不住焦躁,已经受够这样的自己

了,我帮不上渡的忙,只会添乱。我这种人,

还是不在的好…不行,又要走回老路了。即便

这样,我还是第一次想要继续下去,如果你愿

意的话,我想留在你身边。)

渡夏旺:京吾。
京吾:今天我不想做…
渡夏旺:那我只拉着你的手。
京吾:渡…
渡夏旺:晚安。
京吾:(他的手就像蜘蛛网一样,一接近,心

仿佛就会碎掉。但是我还是不想放开,希望他

的手仍然我留在身边,让我觉得我可以留下。



京吾:就快烤好了呢(不知怎么,今天觉得头

好晕。渡好像也是太累的缘故吧,难得地连续

犯错误。这种时候我必须要振作才行。我想要

一个理由,能让我留在渡身边的理由)啊,不

好!已经这个时间了,不赶快烤下一波的话…

啊!
渡夏旺:京吾!
京吾:对不起…我又浪费了。
渡夏旺:没受伤吗?!
京吾:嗯
渡夏旺:要是砸到头上那就不得了了……
京吾:对不起……
渡夏旺:不要道歉!
京吾:啊……
渡夏旺:你去休息吧,暂时不用来厨房了。
京吾:渡…

京吾:(那天晚上,渡终于放开了手。他的手

,曾是让我留在身边的信号。)
渡夏旺:大半夜的,你在干什么?
京吾:渡?…我要走了。
渡夏旺:我一放手,你就要走吗。你这么不愿

意和我在一起吗?
京吾:你也不是觉得差不多该结束了吗?不是

这个意思吗?
渡夏旺:我是想试试,即使我放开手,你是不

是也能留在我身边。
京吾:你在试探我吗?…刚刚你放开手,肯定

会让我误会啊!虽然你没说,但是我能看出你

被我搞得很累,我受不了这样,我害怕…害怕

在你身边……
渡夏旺:如果你觉得痛苦,就逃走吧。我不想

让你无法呼吸…对,我一直是这样想的。我觉

得这次和以前都不一样,终于回来的你,好像

在这里生活得很舒服…我就以为,我终于成为

一个能让你安心的男人了…
京吾:渡…(我一直以为他是个强大的男人,

和自己截然不同。然后,这个在我怀中微微颤

抖着的男人,其实是和我一样的…)
[吻]
渡夏旺:京吾……
京吾:其实我觉得自己随时死掉都可以,离开

渡的身边,要做的事已经都做了,所以才回来

的。(但是我想要在这里做什么呢?回来做什

么?答案很简单…)因为我想见你,所以才回

来的。呵…我还像个傻瓜一样在犹豫。对不起

,渡。对不起…
渡夏旺:京吾。
京吾:(我们一直这样,一句话也不说,这样

相互拥抱了很久。好像是在弥补我们绕过的弯

路一样。)
渡夏旺:一点没有变啊。你想要逃跑,于是我

又变成了那个强迫你的男人了。
京吾:你还在介意啊。
渡夏旺:你会害怕我,一半原因就是那个吧?
京吾:有什么不好的。你太完美了,也该有个

失败吧。就当是年轻气盛吧。
渡夏旺:你这个…
京吾:啊啊
渡夏旺:唉…
京吾:不好意思…我现在又回到初二了。也许

你摸我的时候不会那么心怦怦跳了,但是青春

期的我可是很了不得的…
渡夏旺:你心怦怦跳吗?
京吾:我觉得好像深深喜欢上你了…
渡夏旺:!!……
京吾:渡?
渡夏旺:不行了,我也回到青春期了。
京吾:…啊!你档那里顶到我了。
渡夏旺:你也是。
京吾:哈哈哈…轻轻地摸我,让我习惯你。
渡夏旺:嗯。
京吾:(即便是平淡的日子,持续下来也很辛

苦。但是,有努力过好这平淡的每一天的你在

我身边,我就决定再努力一下,想要留在你的

身边。)

渡夏旺:(我的家,是受不了父母吵架的京吾

的避难所。他信赖着我。对京吾来说,我是他

为数不多的同伴。然而那个被他信赖的我却…

… 那个夏日,在水泥地反射的阳光中的,他

那微微显得寂寞的背影。我喜欢你,一直喜欢

你…京吾。对不起,对不起!)…啊!怎么回

事,刚刚的声音……
京吾:啊,把你吵醒了。
渡夏旺:京吾,大半夜你在干什么啊。
京吾:那个,我稍微醒得早了点。别管了,你

继续睡吧…啊!糟糕,火腿烤焦了!啊!!毁

了…
渡夏旺:这种状况,想睡也睡不着啊。(六年

不见的京吾终于回来了。虽然有过2,3年的分

别,但说实话,6年真是很痛苦。我无数次地

后悔,是不是我让他离开的。但是,他回来了

,他说想见我。现在想想,对我们来说,这段

空白也是有意义的。)
京吾:来,做好了,不要客气,吃吧。
渡夏旺:这,这个是…只是洗了一下的整个番

茄和黄瓜,连菜心都没去的莴苣,烤焦的火腿

和盒装牛奶…不过吐司倒是烤成了漂亮的棕黄

色。
京吾:怎么样?
渡夏旺:哈哈哈~~
京吾:你笑什么,人家好不容易做的…嗯…!

[被吻]嗯…你干什么!嗯嗯……
渡夏旺:我好高兴!
京吾:嗯…!嗯…渡,真的不行了。
[一拳]
渡夏旺:好疼。
京吾:笨蛋!要凉了,快点吃!
渡夏旺:是,是…我开动了。
京吾:真是的…
渡夏旺:(我们两厢情愿以后,京吾变得经常

害羞了。但是晚上,即使害羞,他也会回应我

。)

京吾:嗯…啊…
渡夏旺:从正面来吗?
京吾:嗯。不好…很久没这样了,看着你的脸

我会害羞…
渡夏旺:我也会害羞。那就一边接吻一边进去

吧。
京吾:好啊,来吧。
[吻]
渡夏旺:(京吾主动奉上吻,甜蜜得令人陶醉

。)
京吾:啊!啊啊…啊…好舒服,啊…啊啊!
渡夏旺:(然后,幻化成我意想不到的形状袭

来。)
京吾:我喜欢你,夏。
渡夏旺:!!京吾…
京吾:我要睡了…
渡夏旺:(竟然花了15年呢。)晚安,京吾…

特典CD

羽多野涉:感谢大家购买DRAMA CD《ねかせないで》!
众:非常感谢。
羽多野涉:特典CD是由扮演樱井日朗的羽多野涉以及……
下野纮:扮演三谷健人的下野纮以及……
野岛健儿:扮演笹山的野岛健儿以及……
游佐浩二:扮演花崎的游佐浩二以及……
铃村健一:扮演京吾的铃村健一以及……
森川智之:扮演渡夏旺的森川智之。
羽多野涉:我们六人来为大家送出。就在刚才收录结束了。大家辛苦了!
众:辛苦了!
羽多野涉:在我们的面前居然摆着很多面包!
铃村健一:我说啊,跑上来会说这个的么?
羽多野涉:说出口了。
铃村健一:要稍微再说点什么啊。
游佐浩二:说句“实际上”那样的话之后,然后再说。
森川智之:没那回事啦。啊好了,就交给你了。
羽多野涉:啊,这样啊这样啊,对不起对不起。
游佐浩二:这可是羽多野君准备好的。太麻烦了,就读读算了。
羽多野涉:对不起。我无论如何都好想吃哦。
铃村健一:啊,这样啊,对不起。
羽多野涉:我好想快点吃。
森川智之:请吧!
羽多野涉:那个,请大家吃吧。
众:咦?
下野纮:在这个时候?
森川智之:什么……什么都没有说呢啊。
野岛健儿:已经没有话说了么?
铃村健一:真想说一下啊。好歹先说下缘由啊,为什么会是面包?因为这张CD中讲述的故事与面包有关,所以就有面包了。很厉害吧,然后扯个两分钟左右哦。
下野纮:然后,现在在大家的面前摆着很多面包,应该是这样的顺序啊。
羽多野涉:是啊是啊。
下野纮:就这样听着完全就像放任自由一样了。
羽多野涉:因为讲述的是面包店的故事,对于听众们,虽说是特典,也想要好好表达一下。所以,请吃吧。
下野纮:为什么?哈哈,不是请吃啊!
铃村健一:够了够了,就吃吧。
游佐浩二:但是我们主要的不是来吃面包的,TALK才是重头戏啊。
羽多野涉:大家一边吃着,一边开心的进行谈话。
下野纮:那就这样吧。
羽多野涉:我是这么想的。
森川智之:这些真的是……
铃村健一:种类各不相同呢。
羽多野涉:是的啊。
森川智之:好厉害。
野岛健儿:好厉害,是撕成小块吃呢。
铃村健一:好甜啊。
羽多野涉:这个是什么啊?
游佐浩二:甜么?
野岛健儿:那个不是面包哦,正在撕成小块的。是在吃面包上面的肉。
下野纮:你不要光吃肉啊,要吃面包啊。
森川智之:那个烤牛肉超甜的。
游佐浩二:那个作为主持的人什么话也不说,光撕着面包。
野岛健儿:好厉害。
铃村健一:好甜啊。这个很好吃哦。这个是什么呢?
野岛健儿:周围有……看上去像法国长棍。
森川智之:我吃了好多肉呢。
铃村健一:看上去虽然像法国长棍。
野岛健儿:里面呢?
铃村健一:里面有糖的感觉。
野岛健儿:好甜哦。
铃村健一:这个是乌冬包吧?
游佐浩二:乌冬包?
铃村健一:葡萄干。
野岛健儿:很像葡萄干的……
羽多野涉:这个烤牛肉好好吃哦。
森川智之:很好吃。
游佐浩二:听众能听懂么?
野岛健儿:葡萄干加糖的面包啊……
铃村健一:大概听不懂的,而且剪辑的人根本就没拍照,所以哪个面包是什么样子的完全弄不清楚。我想听众肯定一头雾水的。
下野纮:啊,好好吃!
铃村健一:我好想吃这个烤牛肉!
森川智之:那个很好吃哦。
铃村健一:我可以撕点么?
森川智之:可以哦。
游佐浩二:话说这个是什么?
羽多野涉:就是这样的感觉……
野岛健儿:有种提供伙食的感觉。
羽多野涉:大家就一边吃着一边爽快的聊聊吧。
铃村健一:啊,好好吃啊!
森川智之:是很好吃啊。
下野纮:了解了了解了,提供伙食的感觉啊?
羽多野涉:首先先说一下关于收录的感想。那就从下野桑开始。
下野纮:啊啊,说什么?
羽多野涉:那个请说一下……收……收录的感想。
下野纮:确实呢。
羽多野涉:是一个接一个说,森川桑你还没有关系。
铃村健一:我说森川桑,你能不能不要光吃肉和蔬菜?
下野纮:请吃面包啊,面包!
羽多野涉:等一下,等一下啊!怎么回事啊?
铃村健一:夹在里面的蔬菜基本上都没了。
羽多野涉:都没了啊。
游佐浩二:不涉入蛋白质是不行的啦。在录音的时候说过的呢。
羽多野涉:就是啊。
下野纮:要说感想啊。
羽多野涉:是啊是啊,请说感想。
下野纮:确实呢,这是我久违了的BL作品,或者应该说是虽然出演BL作品,但是我最近都没有出演过与攻受相关的角色,非常久违了呢,很开心。
羽多野涉:是是是。
游佐浩二:我们都围在身后呢,你是不是太直接了?
下野纮:不不,比起那些,我最最在意的是,我的名字是叫下野纮。
羽多野涉:确实呢。
下野纮:我就好像一直在叫着自己的名字,一直都爱着自己的感觉。
羽多野涉:确实呢。
下野纮:感觉有点难,或者说有点怪。
羽多野涉:我的话感觉虽然是在叫我却又不像在叫我的感觉。
下野纮:总觉得……叫着HIRO[日朗],HIRO[日朗]的。
羽多野涉:被HIRO[纮]桑甜甜地低声呼唤着。
森川智之:这个是治中年体臭的吧。
下野纮:我为什么要自己低声呼唤自己的名字啊?
游佐浩二:你平时是叫他紘桑的么?
羽多野涉:不,是叫下野桑的。
游佐浩二:那不就得了。
羽多野涉:那倒也是呢。
下野纮:但是我是感觉有点怪怪的。但是还是很开心的。
羽多野涉:非常感谢。啊,请继续吃。还没吃完呢。
铃村健一:森川桑在吃蘑菇一样的东西。
野岛健儿:这个要怎么撕小啊?
羽多野涉:这里面有蘑菇么?
下野纮:好厉害,都没有肉,全都是蘑菇。
森川智之:我这是在大战中年体臭。
铃村健一:吃了蘑菇过后就会没体臭了。
森川智之:是的,体臭会没有的。
游佐浩二:总之吃个一片,船到桥头自然直。
下野纮:蘑菇可以治中年体臭的么?
森川智之:那个电视上有说过哦。
下野纮:真的么?
铃村健一:什么的研究所得,对对。
下野纮:啊,我要吃蘑菇。
铃村健一:因为正在烦恼中年体臭呢。
游佐浩二:你们再这么讨论下去会讨不到老婆的。
[众爆笑]
野岛健儿:这个好好吃。
铃村健一:好好吃,那个是什么面包?好像挞一样的东西。
野岛健儿:看上去像挞,里面是槭糖汁。
铃村健一:啊,这个这个。
下野纮:那是什么?苹果?
羽多野涉:这里面放了苹果么?
野岛健儿:能不能别说了,那是APPLE。
羽多野涉:是怎样……
游佐浩二:那个别人不要插进来啊。
羽多野涉:啊,那个野岛桑,请你说一下关于收录的感想。
野岛健儿:啊,非常好吃。
羽多野涉:不不不不,是关于收录的感想。
游佐浩二:是关于收录的感想!
野岛健儿:啊啊,感想。
游佐浩二:野岛君,你可不能行差踏错啊。
野岛健儿:你不要说些不知所谓的话。
铃村健一:好好吃啊,这个面包真是太好吃了。
下野纮:好好吃啊。
野岛健儿:那个啊,关于收录的感想呢,非常非常朝气蓬勃的,然后,该怎么说,给人一种安心感。平时的话都会出现什么竞争对手,或者情敌什么的。
羽多野涉:是是是。
野岛健儿:会进行一些争斗。相当……
羽多野涉:妨碍恋爱的人。
野岛健儿:基本上内心都会历经痛楚,泪流成河,非常非常痛苦,像这样历经磨难的作品比较多。在那其中,是让人感觉更加温暖,能够更加安心的聆听的,并且会让人心动不已的作品。演绎起来给人一种非常清爽的感觉。
羽多野涉:好。非常感谢。好,游佐桑,又请了。
游佐浩二:收录结束了哦!
下野纮:请你说下感想。
羽多野涉:感想,你感觉如何?
游佐浩二:野岛君也是个小人物,我也是,相对来说并不是拥有很强的能力的人,而是演绎一个和自己很接近的很平常的人。就我而言,我倒是有一个自认为他是自己的情敌的人,与他之间有点火光。
羽多野涉:是自己的误会。
游佐浩二:有那样的场景。但是基本上都是两个人慢慢发展的场景,对我来说演起来非常轻松,或者说是很安心呢。
羽多野涉:哦,在你们两人那段的时候,在同一个录音室里面,我一边看着原著一边听着。
游佐浩二:总觉得非常……
羽多野涉:真的好有趣哦。
游佐浩二:羽多野君啊,发现了一个新的享受方式。
羽多野涉:这个真的很有趣。
游佐浩二:一边看着漫画一边听着声音。
铃村健一:我常常这么干哦。
羽多野涉:咦?
游佐浩二:就算说是大家都这么干,也觉得是现在刚刚发现到的。
羽多野涉:就感觉是我跨出的那一步。
游佐浩二:就好像是我发现的那样。
铃村健一:我常常这么干哦。
羽多野涉:啊,真的么?啊,没想到居然这么有趣。
游佐浩二:那个,我想听众们基本都这么干过吧。
羽多野涉:啊,这样啊?
铃村健一:很平常的哦。
羽多野涉:请大家一定要试一下。
游佐浩二:已经这么干了啦。
铃村健一:是你落后了啦。
游佐浩二:很落后哦。
羽多野涉:但是那样真的原著的氛围还可以通过声音表现出来。
游佐浩二:可以呢,非常感谢呢。谢谢。
羽多野涉:然后接下来一位。
游佐浩二:写着请但是却读恋。读KOI哦。
羽多野涉:有请铃村桑。
铃村健一:好,大家好,我是铃村。面包真好吃呢。
羽多野涉:很好吃呢。
铃村健一:是吧。
野岛健儿:好好吃。
铃村健一:那个,渡他,那个森川桑扮演的渡他……
森川智之:我是渡。
铃村健一:在其他的小故事里面也出来了,和那个渡君一息相系的就是我扮演的京吾这个角色。
森川智之:好厉害!
铃村健一:我该怎么说,在一开始的场景里面,相对来说渡给人感觉是非常干脆的,非常完美的人。但是只要跟京吾一起,就表现出他无能的一面。就是这种地方。京吾的话就更加,该怎么说,更加没用的人。
游佐浩二:渡明明是个好男人,但是和没用的人一起过后……
铃村健一:京吾是个很没用的人。最让我吃惊的就是,他说“我很想和你站在平等的位置上,但是我又不想工作。”说出这句话。
森川智之:现在的年轻人里面……
铃村健一:就是这样的呢。
野岛健儿:现在的年轻人什么都不做。
游佐浩二:明明演的是同年的角色。
森川智之:确实呢。
铃村健一:确实呢。
游佐浩二:就拿同年的我们来说,同年的京吾他的想法还很天真呢。
铃村健一:就是啊。也就直接披露了一个社会问题,这个故事的发展。但是既便如此还是在一起好好工作了。我充分理解了别人家是因为什么契机重新振作起来的。
羽多野涉:太棒了。
铃村健一:希望大家都努力工作!
羽多野涉:好,非常感谢。讲的非常好。然后,有请渡店长,啊不,森川桑。有请。
下野纮:渡店长。
森川智之:啊哼。
羽多野涉:搞错了!我不小心说错了。
下野纮:大门君。(渡哲也在《西部警察》中扮演的大门圭介。)
森川智之:呃,该说什么?
羽多野涉:请说一下收录的感想。
森川智之:非常开心。那个,实际上我老家以前是开面包房的。
众:咦?
野岛健儿:真的么?
森川智之:是我祖父母。
羽多野涉:咦?
森川智之:那个大清早起早贪黑我是深有同感呢。大清早4点左右呢。
铃村健一:哦哦,已经开始烤了呢。是啊是啊。
森川智之:我家呢,白面包和椭圆面包都做。然后夹心面包也做。然后工作人员都基本上是大妈,会做炒荞麦面包。会做好多好多炒荞麦面包,从大清早开始就是炒荞麦哦。
游佐浩二:大清早就是油和肉啊。
铃村健一:那是当然的啊。
森川智之:我可是早上4点半或者五点左右就开始吃炒荞麦了啊。
铃村健一:真好啊。有点憧憬呢。
森川智之:那个是还没夹到面包里面去之前的炒荞麦。味道有点重。
羽多野涉:就吃了很多。
铃村健一:啊,这样啊,不错呢。
森川智之:合着刚刚烤好的面包。
羽多野涉:绝对很好吃。
铃村健一:好棒!
游佐浩二:这个算是什么餐,早餐么?
森川智之:是早餐吧。
游佐浩二:吃了过后不会去睡回笼觉么?
森川智之:那个虽然不会去睡。但是是早上起来的时候,应该说是还睡着的时候,就闻到非常甜美的味道。
铃村健一:那可是女孩子们所憧憬的啊。
森川智之:是啊。
羽多野涉:是啊。
铃村健一:起床之后能够闻到面包的香味。
森川智之:我们家还做蛋糕呢。
铃村健一:哇!
森川智之:在圣诞节的时候。
羽多野涉:啊,这样啊。
森川智之:我们家的蛋糕就好像小山一样。
铃村健一:明明在这样的环境当中长大的,为什么喜欢生肉!
下野纮:确实,确实那个是……
羽多野涉:真的啊。
森川智之:在圣诞节的时候有很多的蛋糕。会卖剩下几个呢。那个卖剩下的是可以吃掉的呢。
铃村健一:啊,原来如此呢。
森川智之:会祈祷着“卖剩下!卖剩下!”
羽多野涉:你在说什么啊!
铃村健一:那可不行啊!
游佐浩二:这是小孩子非常率真的愿望。
铃村健一:确实呢。
森川智之:如果卖剩下的话就一整天都吃蛋糕。
铃村健一:好棒啊。
游佐浩二:你爷爷就把卖剩下的蛋糕,就这样吱得,拉开铁栅栏拿出来吃掉了。
下野纮:哪来的铁栅栏啊?
羽多野涉:哪来的铁栅栏啊?
森川智之:但是啊,奇怪的是,我家的爷爷明明是开面包房的,但是却不吃面包。
众:咦~~~~~~~~?
森川智之:早饭真的就是白饭加上味增汤。
下野纮:是不是做太多面包了,反而……
森川智之:也许呢。从明治开始。
游佐浩二:大概老是沉浸在那个味道里面,就想要尝试别的东西了呢。
森川智之:也许呢。就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觉得非常开心呢。
铃村健一:原来如此呢。
森川智之:能扮演开面包房的角色。
羽多野涉:这个就很像你爷爷曾经开过的面包房那样的设定呢。
铃村健一:好棒呢。
羽多野涉:原形重现呢。
森川智之:太好了呢。
羽多野涉:非常感谢。不好意思,有点晚了。我是羽多野涉。那个,和下野桑一开始演绎的那个小故事里面呢,有唱生日歌的那个场景。
众:啊,有呢。
森川智之:太过分了呢。
铃村健一:怎么回事啊。
下野纮:不是的不是的。
羽多野涉:不是的。就在我唱“happy birthday”下面那句的时候,会有下野桑扮演的那个角色的独白插进来的呢?
铃村健一:确是呢。
羽多野涉:然后我就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唱了。
森川智之:啊,是借口!
下野纮:也就是说,是我的错?(俩抖M相遇,必有一S)
羽多野涉:不不不,没那回事没那回事。
游佐浩二:就是因为下野君不识时务的插进话来?
羽多野涉:不不不。
下野纮:就因为我那么做了?
羽多野涉:不不不,没那回事。
下野纮:啊,对不起,那个时候其实我应该好好的将羽多野桑他啊,不,羽多野大人他深情的演唱欣赏完的。
羽多野涉:不不不,没那回事。真的是。
下野纮:真的很对不起。
羽多野涉:真的觉得如果能好好听我唱就好了。
游佐浩二、下野纮:听你唱?
羽多野涉:那首生日歌……
下野纮:不听不成么?
羽多野涉:好好听的话就好了。
森川智之:相对来说我年纪比较大,但是我也是第一次听人唱错生日歌呢。
铃村健一:大吃一惊吧。
森川智之:我心中暗惊“哎呀?”
羽多野涉:真的对不起!
铃村健一:HAPPY BIR~~THDAY~~
羽多野涉:我突然不知道那个HAPPY BIR的BIR我该在什么时候声调上去?
下野纮:HAPPY BIR……
游佐浩二:羽多野君最后唱到HAPPY BIRTHDAY 健人就结束了。TO YOU都不说的。
铃村健一:没说呢。
森川智之:啊,好有趣啊。
游佐浩二:唱到一半就叫健人了。
森川智之:歌词截一半了。唱中间就叫健人了。
羽多野涉:对不起,这真的是我今天最紧张的地方。
游佐浩二:如果是我的话会走着调继续死撑。
羽多野涉:真的么?
游佐浩二:因为很笨拙嘛。
羽多野涉:就算走调也得有个限度,一开始的时候。真的对不起。
游佐浩二:调子猛一下就上去了。
羽多野涉:是啊,猛一下就上去了。
下野纮:HAPPY BIR……
羽多野涉:HAPPY BIR……THDAY那样了。非常感谢。就是这样,接下来希望大家谈谈关于故事的各个方面。与《ねかせないで》,顺带与面包相关也有多话题。第一个话题是,这是个围绕着面包房展开的故事。大家喜欢的面包是什么?就是这样,请大家大致谈一下是什么面包。
下野纮:什么面包?
羽多野涉:有请下野桑。
下野纮:确实呢。
森川智之:你觉得哪家公司的面包最好吃?
羽多野涉:问题不是那意思!
下野纮: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就是……
羽多野涉:更加宽范围的,范围更大的。
游佐浩二:不是有嘛,比如Y社的(YAMASAKI山崎面包)、或者S社(SHIKISHIMA敷島面包)的。
下野纮:有呢。
羽多野涉:是大范围内的,品种啊,类型一类的。
下野纮:哎呀,但是像今天这样有烤牛肉的,或者说里面夹肉的面包我很喜欢呢。
森川智之:很好吃呢。
羽多野涉:果然是喜欢吃中间夹肉的呢。
下野纮:果然,该怎么说呢,那种满是肉的面包给人很有分量的感觉,可以塞满嘴呢。
羽多野涉:啊,可以塞满嘴呢。
下野纮:我就是那种如果不塞满嘴的话就不想吃的人。
羽多野涉:很野性呢。
下野纮:然后再用牛奶过下去。
羽多野涉:哦!
下野纮:这是最糟糕的会增肥的吃法。
铃村健一:我能明白呢,那个。
游佐浩二:但是那确实是这样呢。
铃村健一:那可不行呢。
下野纮:不能那样呢。
游佐浩二:要细嚼慢咽呢。
羽多野涉:要好好嚼。
下野纮:是啊,一定要细嚼慢咽呢。
游佐浩二:慢咽啊。
铃村健一:现在的人啊一天就嚼620次呢。要再多嚼嚼。
羽多野涉:感觉已经嚼很多次了。
铃村健一:弥生时代人们一天要嚼3990次呢。
森川智之:要嚼那么多次么?我念台词的时候倒是老是吃螺丝呢。那个还是减少比较好。
铃村健一:那个是减少比较好。
森川智之:这个不控制不行。
游佐浩二:这个相对来说还是嚼多点比较好。
铃村健一:确实呢。大家都注意一下吧。
羽多野涉:好我们会注意的。然后,野岛桑,你喜欢吃什么面包?
野岛健儿:确实呢。
下野纮:他完全吃的正欢呢。
羽多野涉:你嘴里塞太多了。
野岛健儿:好好吃!这个面包末。实际上我喜欢的面包是咖喱面包。
羽多野涉:咖喱面包?啊~咖喱面包很好吃呢。
下野纮:外场的时候也这么说呢。
羽多野涉:啊,真的么?
野岛健儿:在外场的时候也有在面包房里面的场景,有说“请给我咖喱面包。”一般我看到面包房的话,都会进去找咖喱面包,然后买下来。但是不知道吃过多少种,但是我一直在寻找好吃的咖喱面包。每到一个地方。最后我放弃了。就我家附近的那家店的咖喱面包很好吃。
游佐浩二:哦,众里寻他千百度。
野岛健儿:众里寻他千百度。
羽多野涉:是最最容易买到的地方呢。
野岛健儿:有两家店呢,但是两家店在我心中都是最棒的。
森川智之:那是最近的地方呢。
游佐浩二:两者难取其一了么?
野岛健儿:因为种类相差太多。一家是卖的咖喱面包超级辣。辣到嘴里冒火那样非常好吃。然后另外一家,是法式面包那样子。
下野纮:哦,不错呢。
野岛健儿:里面加咖喱的。
羽多野涉:还有这样的啊。
森川智之:烤咖喱面包那样的。
下野纮:好好吃。
野岛健儿:有点硬硬的,咔嗤咔嗤的。然后咔嗤咔嗤咬开过后,里面夹着非常香滑的咖喱。就因为是法式面包才能在里面加香滑的咖喱,非常推荐呢。
下野纮:咦~
野岛健儿:我家附近有非常好吃的面包房呢。
铃村健一:很好呢。其实今天有准备了这个。
野岛健儿:非常感谢。哎呀哎呀,在那边寻找了呢。
森川智之:怎么吃不饱啊。
铃村健一:我是乱说的。
野岛健儿:真遗憾啊。
羽多野涉:好,接下来有请游佐桑。
游佐浩二:确实呢,我不是很经常吃面包的。但是如果要吃的话,要说甜的或者咸的的话,我果然是喜欢咸的的。我甜的面包是吃不下去的。
铃村健一:原来如此呢。
游佐浩二:甜面包我是不知道该在何时下口。
羽多野涉:该在几点吃呢?
铃村健一:确实呢。
羽多野涉:像是零食那样的呢。
游佐浩二:像零食的感觉的呢。
铃村健一:哦,我能明白呢。
游佐浩二:不是有巧克力螺旋面包么?
羽多野涉:啊,是有呢。
游佐浩二:那个正确的吃法应该是下面撕下点然后蘸着上面的巧克力酱吃。
羽多野涉:咦?是这样的么?
游佐浩二:是是是。
野岛健儿:但是有时候不撕的话,捏的话就会扑哧扑哧噗出来。
铃村健一:啪啦啪啦掉下来的。那个撕不开了。
游佐浩二:一整支就散了。
野岛健儿:哎呀~会一片混乱呢。
游佐浩二:对对。那个操作方法很难呢。我还是比较性急的。
羽多野涉:原来如此。
游佐浩二:但是我现在很喜欢炸肉饼面包。
野岛健儿:啊,原来如此。
铃村健一:可以当菜吃的面包。
游佐浩二:是啊,有点配菜感觉的。炒荞麦面包也是这样的。
羽多野涉:炒荞麦面包很好吃呢。
游佐浩二:炒荞麦面包很好吃呢。我高中的时候啊,是没有小卖部的,只有午饭的时候面包店的人会稍微出来一下。总之数量是很少的。
羽多野涉:啊,数量很少的。
游佐浩二:经常出现在校园剧里面的争抢购买咖喱面包或者炒荞麦面包的画面,并不是引起纷争。
羽多野涉:不是纷争。
游佐浩二:而是秒杀。
下野纮:那个卖得很快呢。如果不乘早下手,最后就剩下椭圆面包了。
游佐浩二:因为我有带便当,所以我会吃便当。但是也有没有带便当却买不到面包的人,就会陷入非常饥饿的状态。
铃村健一:饥饿,好残酷呢。
羽多野涉:好可怜呢。
游佐浩二:相对来说,面包是非常珍贵的东西。
铃村健一:原来如此呢。
游佐浩二:并不是很多的。
羽多野涉:原来如此,非常感谢。接下来有请铃村桑。
铃村健一:啊,是我么?
羽多野涉:是的。
铃村健一:我很喜欢面包呢。我喜欢各种各样的面包。
游佐浩二:为什么?
铃村健一:嗯,这是为什么呢。是为什么呢。
下野纮:不行,问我我也不知道啦。
羽多野涉:为什么会吐槽到这个?
森川智之:比起饭要更喜欢面包?
铃村健一:要说喜欢什么的话是喜欢饭的。但是我常常吃面包呢。我现在正在策划着买一架面包机。
众:哦!!
铃村健一:我是喜欢吃饭的,我有买洗米器哦。当然那个也买了,电饭煲也买了。用土锅烧的。那个很好吃哦,饭也很好吃。然后我就想接下来要自己做好吃的面包,现在正拼命的调查面包机。正好现在手上有份名鉴,差不多就要买了。
众:哦~~
铃村健一:真够呛呢。
游佐浩二:这个也是早上烤么?
铃村健一:这个不错呢。
羽多野涉:不错呢。早上醒过来。
铃村健一:早上醒过来。
游佐浩二:这个半夜里面会意外地发出很大声响哦。
羽多野涉:咦?这样啊?
铃村健一:听得到声音的啊。
游佐浩二:嗡嗡嗡嗡这样嗡嗡作响的。
铃村健一:洗米器的声音也挺响的。就好像狗吠一样。“唔汪唔汪”那样的呢。吠得相当厉害,就好像大合唱那样的。
羽多野涉:大合唱……
铃村健一:我想面包机大概也就那个样子。
游佐浩二:你还是先搞定隔音设备吧。
铃村健一:要从那里开始啊。
羽多野涉:还要改造墙体呢。
铃村健一:还要走很多路呢。
森川智之:路还很长呢。
铃村健一:如果做不到的话我就放弃了。
羽多野涉:如此简单就退缩了。
游佐浩二:就这样又掐断了一条通向做面包之路。
铃村健一:你为什么要掐断这条路啊?
羽多野涉:为什么要掐断啊?
游佐浩二:不不不。
森川智之:你喜欢什么面包?
铃村健一:啊,喜欢什么面包啊?那个,很简单的,白面包。
森川智之:哦,白面包。
铃村健一:我最近买了一个会叮叮烤好吐司的那种吐司机哦。
羽多野涉:啊,真不错呢。
铃村健一:平放在桌子上的那种。
羽多野涉:好时髦好时髦。
铃村健一:那个呢……
游佐浩二:会烤的脆脆的呢。
铃村健一:还有那种的呢。但是我家的不会烤成那样。但是用那个一烤过后果然会感觉上去很好吃呢。
羽多野涉:啊,真好呢。
铃村健一:还有哦,最近的机器都很厉害的,不是有把白面包放速冻里的么?它可以将速冻里面的面包就这么烤了。有个冷冻按钮的。就那样,可以用同样的时间烤出来。它解冻都不用花什么时间的。
羽多野涉:咦?
铃村健一:马上就能烤好的。
森川智之:好厉害啊。
铃村健一:大清早就能吃到的。
羽多野涉:头脑真好啊。
铃村健一:我前阵子去了轻井泽那样的地方。
羽多野涉:啊,真好呢。
铃村健一:在那里,果然是果酱文化。
羽多野涉:确实呢。
铃村健一:有各种各样的花生酱黄油。
森川智之:那里的果酱很有名的。
铃村健一:我在那里买的南瓜子黄油,那个真是好吃死了。散发着南瓜的香味。与花生酱黄油别有一番风味。吃这个就是我现在至高的快乐呢。
羽多野涉:太棒了呢。
游佐浩二:吃完了你还会再去买么?
铃村健一:我是想去买的呢,去轻井泽。
羽多野涉:轻井泽……
铃村健一:轻井泽。
羽多野涉:如果有长野特产展的话绝对会有的呢。
铃村健一:会有的呢。
羽多野涉:请一定要去。会在很多地方站出的。
游佐浩二:这家伙是长野的。
铃村健一:对啊。
森川智之:就是的。
铃村健一:是这样啊。
羽多野涉:非常感谢。好,接下来有请森川桑。
森川智之:好,我的话因为以前家里开面包房的。
羽多野涉:爷爷开的。
森川智之:在高中的时候,参加了社团活动,因为晨练很早,我晨练前常常在高中的商店街的面包房里面吃面包。
铃村健一:原来如此。
森川智之:然后那个就好像是我们高中原创的,去面包店里,说“大婶,给我个奶油淇淋”。然后她会说“好嘞。”
铃村健一:然后黄油和奶油就……
森川智之:在一片白面包上面涂满黄油和奶油,然后说“好了~”那样。
铃村健一:哇,好好哦。
羽多野涉:哇,奶油淇淋好好吃。
森川智之:那个超好吃的。
羽多野涉:好好吃。
森川智之:当时只要70円。
铃村健一:好便宜。
羽多野涉:好便宜!
铃村健一:不过确实如此呢,我们学校边上的面包也超级便宜的。这样啊,奶油淇淋啊,就只有奶油淇淋么?
森川智之:就只有奶油淇淋。
羽多野涉:哇,好好吃~
森川智之:这个会舔着吃。
铃村健一:就是学生才能享受呢。换句话说,是高热量的呢。
森川智之:热量啊,大概有出当时那种的话,如果吃的话,也许很够呛呢。味道太浓了。
羽多野涉:很浓啦。
森川智之:吃了都会觉得很浓的。
下野纮:果然是时代在发展呢。
森川智之:只有奶油淇淋的味道呢。但是当时真的是超级喜欢,每天早上肯定会吃的。
铃村健一:吃奶油淇淋哦。唉~真好呢。
游佐浩二:正在收听这个的年轻人也请一定要去尝尝。
森川智之:一定一定。
游佐浩二:奶油淇淋。
铃村健一:奶油淇淋。
森川智之:乘新陈代谢还……
下野纮:还蓬勃……
森川智之:还很激烈的时候。
游佐浩二:还激烈的时候。
森川智之:对对对对。要是上了年纪可就够呛了。
铃村健一:就是啊,最近我就光在吃蔬菜呢。真烦恼啊。
游佐浩二:这是好事啊。
铃村健一:啊,这样啊这样啊。
羽多野涉:就是啊,是好事呢,为了健康着想。非常感谢。
铃村健一:那,羽多野君你呢?喜欢什么面包呢?
下野纮:你喜欢什么面包呢?
羽多野涉:确实呢,刚才也曾经提到过,是白面包,但是虽然是白面包,是厚厚的白面包,就是咖啡店里的大婶烤的吐司我最喜欢了呢。
铃村健一:很好吃呢。
羽多野涉:就在昨天呢,进入工作现场之前,在吐司上面涂满黄油什么的。然后再在上面添上果酱。那个真的是好吃得不得了啊。
铃村健一:嗯,很好吃呢。
森川智之:某个有名的KTV,里面的冰沙……
羽多野涉:你很喜欢冰沙呢。常常点呢。
森川智之:很好吃呢。
羽多野涉:就算看照片也觉得很巨大呢。
铃村健一:但是实物……
下野纮:有没有人能吃完的啊?
游佐浩二:一个人的话肯定不行吧。
下野纮:就算有好几个人的话。
野岛健儿:不,我有一个人吃过。
羽多野涉:咦?真的么?
游佐浩二:你连周围一圈也全都吃掉了么?
野岛健儿:因为不知道是什么……
游佐浩二:你也很强嘛。
羽多野涉:就是啊就是啊。
野岛健儿:因为是不要钱的,反正有这么多,又不知道是什么,总之先点了再说。店员就露出一副敬而远之的表情。
下野纮:确实会的呢。
游佐浩二:你能吃么?
下野纮:会觉得“咦”的吧。
铃村健一:那你是一个人去的么?
野岛健儿:我是一个人去的。
游佐浩二:摆出一副“你朋友什么时候来啊?”那样的表情。
下野纮:这个房间没有问题吧?
森川智之:我先上上来没关系吧。
游佐浩二:没形了也没有关系么?
铃村健一:冰是会化掉的哦。
野岛健儿:然后我原定是要进去一小时的,结果延长了。
羽多野涉:为了吃掉那个。
下野纮:啊,因为吃不掉啊。
铃村健一:完全陷入了店家的套之中了呢。
野岛健儿:陷入了呢。
游佐浩二:你是黄油派还是人造黄油派?
铃村健一:我是黄油派。
游佐浩二:黄油派?是黄油派啊。
铃村健一:我是黄油派。
羽多野涉:是黄油派啊。
森川智之:我是在黄油里面加入人造黄油。对不起,不是黄油,是人造黄油。
野岛健儿:在黄油搭配草莓不错吧?
铃村健一:啊,这个不错呢。
羽多野涉:啊,不错呢,太棒了呢。太棒了。
游佐浩二:能把黄油涂好么?
铃村健一:那个很难呢。
游佐浩二:因为是放在冰箱里面的,都变硬了呢。
下野纮:是人造黄油比较好涂呢。
羽多野涉:比较好涂呢。
游佐浩二:但是味道还是黄油比较好呢。
下野纮:是黄油好呢。
铃村健一:果然植物制和动物制是有区别的呢。
森川智之:植物制油会化掉的呢。
铃村健一:确实呢。
游佐浩二:本来想涂上去的但是啪嗒啪嗒滴下来了。
下野纮:那个裱花……
森川智之:裱花如果坏了会很失望呢。
铃村健一:形状都没有了。
野岛健儿:一定要在面包还热的时候涂上去。
铃村健一:真是很难呢。
羽多野涉:在收听的各位也可以自己动手搅搅黄油。
下野纮:会一边听一边搅黄油么?
羽多野涉:涂一下。就是这样,差不多到时间了呢,请各位来做个总结。那个,那个呢,请给正在收听的各位说句感言。那从下野桑开始。
下野纮:呃,确实呢。作品本身可以说是非常暖洋洋的都是一些很温馨的故事。希望各位一定要听并能够乐在其中,我觉得一边吃着面包一边来欣赏这部作品也未尝不可。也许能够享受到更多临场感那样的感觉,有劳了。
羽多野涉:非常感谢。接下来有请野岛桑。
野岛健儿:好。我呢……
羽多野涉:已经不在吃了哦?
下野纮:怎么了?已经不在吃了哦。
野岛健儿:是,虽然已经不在吃了,不要失笑啦,不要失笑啦。真的是一部仿佛刚刚烤好的面包一般热扑扑的十分温馨的的作品。如果能够暖烘烘地红着双颊,这样收听的话我会非常开心。我非常喜欢面包,也会自己烤,听了这个之后各位也试着烤烤面包如何?就是这样,非常感谢。
羽多野涉:非常感谢。有请游佐桑。
游佐浩二:好,确实呢。在我们出演的故事里面是有三明治呢。我本身也是呢,刚才也说是不太吃面包的人。在咸的里面,相对来说三明治还是会吃的呢。这是一部能让人浮现出这样的想法的作品。希望大家能够一边欣赏这些故事,我们也是这样说着,实际上我们的面前并没有面包。
羽多野涉:不不不。
下野纮:那我们刚才都在干什么啊?
游佐浩二:我们只是装作正在享用面包而已。
羽多野涉:明明有呢。
下野纮:还剩下很多呢。
羽多野涉:明明就有呢,请看啊,这一片狼藉。
游佐浩二:啊,是有的,不好意思。希望大家能喜欢。
羽多野涉:非常感谢。好,接下来有请铃村桑。
铃村健一:大家听了这张CD过后也许会突然很想要吃面包。也就是说呢,面包的需求量上升了。然后正在收听这个的制作面包业界的各位,请一定财力支持这张CD。
羽多野涉:哦!好现实。
铃村健一:然后我们的报酬也能提高了呢。
森川智之:就在这里呢。
游佐浩二:这个还能用作广告呢。
铃村健一:确实呢,能用作广告呢。然后这样CD的第二弹也就会出来了。
羽多野涉:哦呵呵,把所有的都串起来了。
铃村健一:就这样这就成为了一个社会的体系了呢,请大家今后继续支持。
羽多野涉:非常感谢。
下野纮:感觉挺能赚的呢。
羽多野涉:接下来有请森川桑。
森川智之:请大家一定要把《ねかせないで》放在收银机边上。
羽多野涉:啊,真好呢。
森川智之:店头贩卖。
下野纮:店头贩卖么?
游佐浩二:“爸爸,这个……”
铃村健一:CD会被捏了。
森川智之:不过这部作品非常难得的是没有坏人呢。
羽多野涉:确实。
森川智之:大家都是好人。
羽多野涉:确实呢。大家都很单纯的。
森川智之:就是呢。给人感觉非常棒呢。大家都是好人~跟踪的很好呢。
铃村健一:他一直在想呢。
下野纮:在想呢。
铃村健一:吓了一跳。
羽多野涉:没想到会来个冷笑话。这真是除了他没人能说出来的冷笑话了。
森川智之:很棒吧。
羽多野涉:渡先生。
铃村健一:满肚子冷笑话。
下野纮:是不是意有所指?
森川智之:不知道啦。不管怎么说这是《ねかせないで》的第一弹,希望今后能继续,希望大家能够支持,能够多多收听,这样我会非常开心。好。
羽多野涉:好,非常感谢。我是最后的羽多野涉。真的是由三个甜蜜的故事构成的作品,无论是听哪个都会让大家感觉到很温暖。请大家一定要多听几遍,一边吃面包一边听,就这样,时间也差不多了。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
下野纮:真的是很粗枝大叶呢。
铃村健一:很粗枝大叶呢,不知道哪里是感想,哪里是结尾。
羽多野涉:对不起。
下野纮:一半都是随波逐流。
游佐浩二:一半在做面包广告。
羽多野涉:欢乐的时光总是转瞬即逝。好,各位……
下野纮:为什么总觉得到了最后有点奇怪的感觉。
羽多野涉:没有那回事。那个,希望能和大家在《ねかせないで2》中再相逢。
铃村健一:1还没好好总结呢。
羽多野涉:期待再相逢。再见!
众:再见。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10 | 2018/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