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宵、君に酔う

今宵、君に酔う

作者   日輪早夜
発売 フィフスアベニュー
発売日   2009/12/25

キャスト   碓氷成政:鳥海浩輔、永岡熙生:石川英郎
津久井:千葉一伸

内容   広告代理店に勤める碓氷は失恋してヤケ酒した翌朝、全裸で見知らぬ男のベッドにいた。
唇には、ベッドの主・永岡とのキスの感触が残っていて……。
思わず逃げ出した碓氷だが、サウンドクリエーターである永岡と仕事の場で偶然再会してしまう。
「取引先の相手とは寝ない主義だ」
警戒する碓氷に、そう告げる永岡だったが……。

翻译:clampyukito kirina yumemi
特典CD:yumemi
校译:midayu

本篇

Track 01

碓氷成政:嗯……嗯……(被女朋友甩了的那晚,我像迷失了自我一般醉得不醒人事。)嗯……啊……

永岡熙生:berg label,日轮早夜原作。
碓氷成政:今夜,于你沉醉。

碓氷成政:唔……(早上了啊……啊……头好痛……唉,昨天喝太多了。咦,这里是哪里啊?全裸!?为什么!?难道是和谁对上眼了就直接上了床?啊……想不起来了……我真差劲啊……)
【敲门】
碓氷成政:是!那个,我叫碓氷成政,昨晚的事情实在……
永岡熙生:哦~起来了啊?
碓氷成政:(诶?男人?)
永岡熙生:怎么了?要去洗个澡吗?我会帮你准备替换衣服的。
碓氷成政:那个,请问我的衣服呢?
永岡熙生:因为被酒洒了变得湿淋淋的,西装我帮你晾了起来,衬衫洗了还在晒。你不记得了吗?
碓氷成政:啊……是……
永岡熙生:原来如此啊。我叫永岡熙生,这里是我的公寓。
碓氷成政:那个,为什么连内裤也……
永岡熙生:昨晚在酒吧里被你缠住向我诉苦,哼,还是我安慰你的哦。你抱怨着因为和女朋友分手了很失落。想要忘记她,最好的方法就是开展一段新恋情啊。在床上你很大胆呢,激烈到让人想不到你是第一次和男人做啊。对我来说就这样交往下去也可以,你……
碓氷成政:唔……哈……
永岡熙生:衣服还没干啊。啊,对了,以免西装皱掉,我将里面的东西都拿出来了,你没有钥匙回不去吧?
碓氷成政:承蒙照顾了!(我在干什么啊!难道真的……呃……这里不是我家附近吗?)

碓氷成政:(都这种年纪被甩了还喝得烂醉。和原女友本是公司内恋爱,因为不在一个部门还算万幸。)
同事:这个商品的魅力在于口感柔软,理念是和风的柔美。如你所知的,是以二三十代的女性为对象而开发的。
永岡熙生:原来如此,那么以和风品位来做女性会喜欢的曲子。
碓氷成政:(为什么那个男人会在我们公司啊!?)
同事:我希望在下次的会议中能进行具体的印象的磨合。
永岡熙生:OK,那之前我会多想几个方案的。
同事:麻烦你了。那么,这次的计划会议就到此结束。
永岡熙生:哟,碓氷。
碓氷成政:那个,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上级:怎么了?碓氷和永岡认识的啊?
碓氷成政:啊……算是吧……
上级:是吗,那么你就负责永岡吧。
碓氷成政:啊?
上级:他作的曲子都很不错,但为人有点难相处,所以想找个比较熟络的人负责他啊。
碓氷成政:(他是音声创作家啊?)
上级:因为客户不管怎样都要他的曲子啊。
碓氷成政:但是,那不是我的工作啊。
上级:好了,交给你了哦。
碓氷成政:啊,等等!
永岡熙生:多多关照,碓氷。
碓氷成政:啊……(真糟糕。)

永岡熙生:真亏你今天还能上班呢。
碓氷成政:诶?
永岡熙生:钱包、钥匙和手机都忘记了吧?
碓氷成政:啊……我让管理员帮我把门打开了,救了急……
永岡熙生:原来这样啊。来,给你带过来了。
碓氷成政:让你特地带过来真抱歉啊。但是,你怎么知道我是这里的员工?
永岡熙生:名片上印着啊。
碓氷成政:啊,原来如此。谢谢你了。
永岡熙生:呵。【收回】
碓氷成政:诶?
永岡熙生:我也很伤心啊,被你那样逃跑了。
碓氷成政:那个……
永岡熙生:就这样还你太简单了,工作结束后来我家来取吧。
碓氷成政:哈!?
永岡熙生:辛苦了,再见。
碓氷成政:(有一瞬以为他是好人实在是想错了。)

【叮咚】
永岡熙生:哟。
碓氷成政:我来了。
永岡熙生:进来吧。
碓氷成政:不用了,我来拜访只是为了拿回钱包而已。
永岡熙生:不进来我就不还你。
碓氷成政:唔……
永岡熙生:给你倒杯咖啡,要几颗糖?
碓氷成政:不用客气了。
永岡熙生:坐下吧。
碓氷成政:唔……是。
永岡熙生:别摆出那种姿态啊,不用担心,我是不会和工作相关的人睡的。
碓氷成政:(即使你这样说……)
永岡熙生:是说你那露骨的态度让我很火大啊。所以才想欺负你一下。
碓氷成政:欺负?
永岡熙生:的确,我是gay,你又是我喜欢的长相。但你那种状态下很难工作吧?
碓氷成政:啊……对不起。
永岡熙生:你明白了就最好。说起来今天真亏你还能赶上上班啊。
碓氷成政:我家就在附近。真是吓了一跳。
永岡熙生:真的!?但不要因为这样就常常来催我哦。会有压力的。
碓氷成政:哈哈。(这样啊,他也会为了能好好合作而找我说清楚,对他有些误解,真抱歉啊。那么,“抱了我”也只是戏弄我随便说说的吧?)

碓氷成政:(那天之后,我会时常进出永岡的家里。)
【叮咚】
碓氷成政:我来看看进度了。
永岡熙生:碓氷……
碓氷成政:进展情况如何啊?
永岡熙生:你啊……不是叫你不要过来的吗?忘记了吗?呼……
碓氷成政:咳咳,这是你戏弄我的回礼。我也把自制慰问品带来了。
永岡熙生:呼……碓氷过来怎么会是捉弄呢,算是让我眼睛有个休息呢。
碓氷成政:咳咳,即使你这样说,我也不会上当了。
永岡熙生:真无趣。
碓氷成政:我来泡咖啡吧。
永岡熙生:碓氷。
碓氷成政:是?
永岡熙生:呼……
碓氷成政:咳咳、咳咳……你在干什么啊?
永岡熙生:我不喜欢为了显示自己厌烟而故意咳嗽的人。
碓氷成政:我不是说讨厌烟味,只是气管比较弱,有一些烟味就会令我咳嗽而已。
永岡熙生:啊,抱歉,玩笑开过头了。
碓氷成政:不,没关系的。(我已经知道,其实他的本性不坏。而且客户特地指定要他,他所作的曲子的确很棒。)那么现在的情况呢?
永岡熙生:构思中。
碓氷成政:总是一直都在房间里构思吗?
永岡熙生:不,怎么都想不出来的时候,就会去卖热带鱼的店看鱼缸里的鱼,或是去水族馆。
碓氷成政:鱼会令你产生灵感啊?
永岡熙生:看着鱼游泳时的样子,音符就渐渐浮现了。
碓氷成政:诶~所以这里也有大水箱啊。
永岡熙生:嗯,很可爱吧?都是我的小天使们哦。
碓氷成政:哈哈~啊,那个,我听到过,收音机常常播的。
永岡熙生:这个短曲?
碓氷成政:那首短曲,很棒呢。
永岡熙生:谢谢。
碓氷成政:这又是什么曲子?
永岡熙生:啊,喂,别擅自乱碰啦!
碓氷成政:诶~原来也有作这么细腻的曲子啊。
永岡熙生:只是个人兴趣随便作的。
碓氷成政:无国籍的感觉,我很喜欢。完全想象不到是永岡先生作的。
永岡熙生:你说什么!?啊?
碓氷成政:好痛哦……
永岡熙生:哈哈哈……
碓氷成政:嗯?
永岡熙生:好了,可以了吧。
碓氷成政:永岡先生?
永岡熙生:我要工作了,碓氷快回去吧。
碓氷成政:啊,是。告辞了。(突然怎么了呢?)
永岡熙生:唉,糟了。

碓氷成政:隔天,永岡先生打电话过来说暂时不用过去了。我以为他真的是因为很忙。


Track 02

碓氷成政:我回来了。(啊,宅配信箱里有包裹,是老家寄来的吧?如果是生鲜的东西就麻烦了,还是去拿吧。)哇,好冷!蜜柑,果然是生鲜水果啊。好了。(呃……我将钥匙忘在家里了……啊,打不开……不是吧,管理员也已经回去了……怎么办啊……)

【叮咚】
永岡熙生:碓氷?
碓氷成政:这么晚了真抱歉,今晚请让我留宿一晚。
永岡熙生:哈?
碓氷成政:我把钥匙忘在家里就出去了,然后被自动锁关在门外了。
永岡熙生:唉,你啊……
碓氷成政:对不起……
永岡熙生:进来吧。不然会感冒的。
碓氷成政:谢谢你!(有酒的味道)你一个人在喝酒吗?
永岡熙生:啊,在纠结工作中。
碓氷成政: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来陪你一起吃晚饭吧?
永岡熙生:唔。
碓氷成政:也有蜜柑哦。虽然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
永岡熙生:你在诱惑我吗?那我很乐意奉陪啊。
碓氷成政:永岡先生……唔……(诶!?)嗯……(这种感觉,我知道。只记得一些片段……)
(碓氷成政:嗯……啊……
永岡熙生:舒服吗?这里也已经这样了……)
碓氷成政:嗯……嗯……(难道那天晚上真的和永岡先生……)
永岡熙生:为什么能就这么从了啊,碓氷?
碓氷成政:诶?啊……
永岡熙生:快去洗澡然后睡觉吧。睡我的床就好了。
碓氷成政:那永岡先生要睡哪里?
永岡熙生:我一整晚都要工作。别来干扰我哦。
碓氷成政:(是准备要通宵吧?和永岡先生接吻,我并不讨厌。为什么呢?)嗯……(啊……这个床上有烟味,是永岡先生的味道。)
永岡熙生:(至少也关上门睡啊。唉,冷静冷静,对直人出手是不行的。)

永岡熙生:呼哈……
碓氷成政:早上好。
永岡熙生:唔?
碓氷成政:对不起,我擅自使用了厨房,早餐都做好了哦。
永岡熙生:唉……
碓氷成政:面包要涂什么吗?
永岡熙生:我要咖啡就可以了。
碓氷成政:诶?但是……
永岡熙生:昨晚很抱歉,忘了吧。我喝醉了。
碓氷成政:诶?
永岡熙生:我说过了吧,我是不会和工作相关人员睡的。不用担心,我不会对你出手的。吃完早饭就回去吧。别太常联络我了哦。

碓氷成政:(明明是想让我安心说了的说话,我到底是怎么了呢?)
女:成政。
碓氷成政:啊。
女:能打扰一下吗?
碓氷成政:(前段时间还喜欢着的对象。)嗯。(即使来找我说话了,我也不会心动,一定是因为……)
女:有件事情想拜托你。能帮我介绍永岡先生吗?
碓氷成政:诶?
女:成政是负责永岡先生的吧?
碓氷成政:嗯……
女:虽然我知道现在也没这个脸来求你什么,不过,拜托了。
碓氷成政:但那个人是……(gay啊……)
女:怎么了?你对我还有留恋吗?
碓氷成政:哈?没有啊。
女:没有?咳咳,那不就行了。好嘛?
碓氷成政:(最近本来就没怎么联络过……啊,原来是这样啊,我被永岡先生逃避着。)
女:那么,麻烦你了。
碓氷成政:(无聊的事情,但是这样就可以有个联络他的借口了。)

永岡熙生:喂,碓氷!
碓氷成政:永岡先生?
永岡熙生:过来一下。你在干什么啊?
碓氷成政:啊……对不起。工作以外的事情还麻烦你过来一趟。
永岡熙生:如果真的有事的话,我是没所谓的。但平常会为了已经分手的女人牵红线吗?
碓氷成政:那是……(我以为这样就能见到永岡先生……)
永岡熙生:啊,难道这是对她的报复吗?因为明知我是gay还介绍给她啊。想让她也尝尝被甩的滋味吧?
碓氷成政:我没有那个打算……
永岡熙生:拿去。
碓氷成政:呃……
永岡熙生:那个CM的曲子。和你的工作就这样结束了。辛苦了。
碓氷成政:诶?(这样就结束了?就这样在也不能和永岡先生见面了吗?那样的事……)

永岡熙生:碓氷?
碓氷成政:永岡先生。
永岡熙生:你在这里干什么啊?身体都冻僵了。难道又忘记了钥匙被锁在外面了?
碓氷成政:那样的话你就会让我进屋子里吗?
永岡熙生:诶!?
碓氷成政:呜……
永岡熙生:怎么哭了?啊,你喝酒了吧?
碓氷成政:我不要……
永岡熙生:哈?
碓氷成政:我不想结束……也不想见不到永岡先生……我不要这样。我想借她来拉近我们,只能这么做了……对不起,我真差劲。
永岡熙生:碓氷……
碓氷成政:永岡先生又说了不要联络你,以为你会温柔地对待我却是离开了,还说了要结束……
永岡熙生:碓氷,你说的话乱七八糟……
碓氷成政:永岡先生……
永岡熙生:我也很抱歉,让你这么混乱,还捉弄了你。总之,综合了你所说的话,结论就是你喜欢我吧?
碓氷成政:大概是这样……
永岡熙生:呵,大概啊。不过很可惜,我是不和工作相关人员发生关系的。
碓氷成政:诶?但是工作不是结束了吗?那就应该没关系了啊。
永岡熙生:碓氷,你啊……这样你就不能说你没有诱惑我了哦。嗯……
碓氷成政:嗯……
永岡熙生:到房间去吧。

碓氷成政:嗯……
永岡熙生:可以进去吗?
碓氷成政:啊……
永岡熙生:害怕吗?
碓氷成政:有一点……但是,没问题的……
永岡熙生:很痛苦的话,抓紧我就好了。
碓氷成政:是。嗯……
永岡熙生:唔……
碓氷成政:嗯……啊……
永岡熙生:没事吧?痛吗?
碓氷成政:没事……
永岡熙生:那我开始动了哦。
碓氷成政:是……啊……唔……
永岡熙生:怎么了?
碓氷成政:声音……
永岡熙生:不要忍着啊,让我听更多吧。
碓氷成政:但是……啊……啊……
永岡熙生:对……很棒的声音……
碓氷成政:啊……嗯……(永岡先生的味道,脑袋里天旋地转,简直就像是永岡先生令我醉了一样……)啊……
永岡熙生:唔……唔……
碓氷成政:嗯……啊……啊……
永岡熙生:还好吗,碓氷?
碓氷成政:不太好……
永岡熙生:因为是第一次,我已经非常小心了。
碓氷成政:诶?第一次?
永岡熙生:最初那次你在中途就睡着了。我又没有对睡着的人出手的兴趣。
碓氷成政:原来是这样啊……
永岡熙生:到现时为止我所忍耐的份,你要做好觉悟哦。
碓氷成政:啊……是……(一定今晚也会因他而醉……)


Track 03

碓氷成政:(我也自觉深陷其中,沉溺在永岡先生的心里,身体里,味道里,声音里……脑袋变成一片混乱……)

永岡熙生:这样就好像新婚妻子呢,碓氷。
碓氷成政:那样的发言算是什么啊?我也不会开心哦。
永岡熙生:哦~好香的味道啊~
碓氷成政:马上就做好了。
永岡熙生:不,虽然早餐也很香,但碓氷看上去更好吃啊。嘿~
碓氷成政:啊!
永岡熙生:不要慌成这样啊,都已经交往三个月了,真可爱啊,碓氷。
碓氷成政:在用火呢,很危险的。
永岡熙生:哈哈,是是。喂,你们,吃早饭了哦。
碓氷成政:说起来,永岡先生现在工作很忙吗?
永岡熙生:算是一般吧,怎么了?
碓氷成政:那还能接我们公司的工作吗?
永岡熙生:喂喂,私人时间还谈公司不是太不解风情了吗?而且你不是说过部门不同吗?
碓氷成政:是这样没错,但营业那边来拜托我……如果令你不愉快了,对不起。那改天再联络详谈吧。
永岡熙生:算了,这样也太麻烦了。但是那样的话,就要和碓氷一起工作了啊。以前也说过,我和工作相关人员是不会睡的。所以暂时都无法跟你有那样的关系,这样好吗?
碓氷成政:啊……是,我明白了。
永岡熙生:竟然这么干脆,真冷淡啊。
碓氷成政:(因为是工作,要让永岡先生更容易地工作才行。)

碓氷成政:(一开始工作,和永岡先生就变成了单纯的工作关系。因为同时还有其它的工作,所以相互的联络也控制到需要的最小限度。唉,这已经一个星期了。这么久没见还是第一次啊……而且永岡先生没有手机,也不能发邮件。如果认真地作起曲子来,就会变得废寝忘食,还会拼命喝酒和抽烟。不要搞坏身体就好了……只是顺便问一下进度而已……才不是恋人间的联络。)
永岡熙生:喂,我是永岡。
碓氷成政:喂喂,我是碓氷。
永岡熙生:啊,怎么了?
碓氷成政:我想问一下进展情况。
永岡熙生:抱歉,完全没进展。
碓氷成政:这样啊……那个,你不介意的话,我想拿些东西去慰劳你一下。
永岡熙生:呃……现在不行。不要来了。
碓氷成政:是吗……那样就这样吧……

碓氷成政:(啊,永岡先生的屋子还亮着灯。一定还在努力啊。有人过来了……我为什么要躲起来啊!这样就像个跟踪狂啊。)
户仓泰介:熙生,最近都没有过来,很无聊啊。
碓氷成政:(熙生?永岡先生!?)
户仓泰介:偶尔也来露个脸嘛。
永岡熙生:下次吧。唉……
户仓泰介:喂喂,累了吗?工作不顺畅吗?
永岡熙生:不是,没问题的。什么也没有。
户仓泰介:哦,那就好。好歹也刮一下胡子啊,一个好男人就这样被糟蹋了。拜啦。
碓氷成政:(那一定只是普通朋友吧?或是其它工作地方的人?但那个人却叫永岡先生作“熙生”啊……)

碓氷成政:(就像一直往下沉……溺水了沉下去……再也浮不上来……总在意一些很细小的事情,喘不过气来……)

同事:碓氷!
碓氷成政:是!
同事:M2的食品计划书还没弄好吗?营业部都在催了。
碓氷成政:啊,是,对不起。
同事:交给你啦。
碓氷成政:(要集中精力工作才行。)喂,我是碓氷。
同事2:碓氷,之前永岡先生送来了几首曲子,但和客人的要求稍微有些不同啊……
碓氷成政:这样啊……(什么时候把我绕过了?)
同事2:他没有手机,联系不上啊。你可以过去和他细谈一下具体的理念吗?
碓氷成政:啊,好。
同事2:那就拜托你了。
碓氷成政:(能见到永岡先生了……但我该用怎样的表情去见他呢?)

碓氷成政:(不在啊……电话也打不通……不会是在里面昏倒了吧?应该不会吧……还是说和谁见面去了……)
永岡熙生:碓氷?
碓氷成政:永岡先生。(胡子……)
永岡熙生:你在干什么?
碓氷成政:你去哪里了?
永岡熙生:去买烟了。
碓氷成政:看来去了很远的地方买嘛。
永岡熙生:那是我的自由吧。
碓氷成政:如果你有手机的话,我就不用这样等你了。
永岡熙生:我是不用手机主义者。
碓氷成政:又说这些孩子气的话。
永岡熙生:喂,别找我茬啊?
碓氷成政:作品被退回来了。这是商品理念的笔记,请好好地按照客户的要求重新再做一次。
永岡熙生:唔……
碓氷成政:(只是去买烟而已,却洗了澡,还刮了胡子。)
永岡熙生:喂,碓氷!
碓氷成政:是不是谁跟你说了“把胡子刮掉比较好看”啊?
永岡熙生:哈?
碓氷成政:我先告辞了。
永岡熙生:搞什么啊?喂!碓氷!
碓氷成政:(我才是孩子气啊。明明不是想说那些话的……)喂。
同事:碓氷,M2的计划书还没好吗?
碓氷成政:啊……
同事:如果后天之前做不好的话,就会赶不上活动的。
碓氷成政:对不起,我马上去做。(我在干什么啊?竟然连工作也耽误了。)

碓氷成政:(溺水沉下去……沉到黑暗的深海里,无法动弹……)

碓氷成政:这么迟真是对不起!
同事:下次请你早一点弄好哦。每次你的策划视角都很有趣啊。
碓氷成政:是……对不起。(唉,回去吧。呃,不认识的号码?是谁呢?)喂?
永岡熙生:碓氷,是我。
碓氷成政:诶?永岡先生!?
永岡熙生:你现在有时间吗?
碓氷成政:那个,是,我现在正准备回去。刚出了公司……诶?
永岡熙生:我来接你了。
碓氷成政:永岡先生?
永岡熙生:上车吧。
碓氷成政:是……你买手机了啊?
永岡熙生:因为被你说了,所以就去买了。
碓氷成政:是吗……
永岡熙生:不过我不会告诉工作人员就是了。
碓氷成政:诶?
永岡熙生:以前我有用的,但集中精神作曲的时候或是想转换心情时,它响起来很吵,所以就不用了。
碓氷成政:原来是这样啊……
永岡熙生:那么,你最近变得很奇怪,是和我同样的理由吗?
碓氷成政:同样?
永岡熙生:碓氷不足。
碓氷成政:那是什么啊?
永岡熙生:什么?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
碓氷成政:啊……果然我很奇怪吗?
永岡熙生:前段时间很明显啊。虽然我也一样,乱糟糟的就是了。
碓氷成政:骗人,永岡先生和以前一样啊。
永岡熙生:啊?
碓氷成政:就算在会议上碰到,也只会谈论工作的事情。我一个人被见不到面的不安弄得心烦意乱,连工作也做不好。
永岡熙生:喂……那个啊,不止是见不到面的时候,我一直都感到很不安啊。
碓氷成政:诶?
永岡熙生:和直人交往是第一次,也很久没有这么认真地交往了,我也会很迷惘啊。
碓氷成政:啊……
永岡熙生:虽然一直规定自己不和工作相关人员睡,但如何才能保持适当的距离,我也不明白。没想到会把自己搞得那么惨啊。
碓氷成政:真的吗?
永岡熙生:我也想ON/OFF地分得很清楚啊。但是这样下去的话,我会因为碓氷不足而无法工作的。
碓氷成政:我也是……
永岡熙生:嗯……
碓氷成政:嗯……
永岡熙生:稍微补充到一点了。
碓氷成政:我还不够哦。
永岡熙生:哦?那是引诱我吧?
碓氷成政:……是。(原来永岡先生也一样,我稍微松了一口气。即使要沉溺其中,如果是两个人一起的话,也不错。)


Track 04

永岡熙生:碓氷?
碓氷成政:呃……嗯……早上好。
永岡熙生:早上好。要喝咖啡么?
碓氷成政:你今天也通宵了么?
永岡熙生:嗯?啊。因为最近工作都堆成山了。但是托福,因为碓氷你在,作出首好曲子了哦。啊啊~
碓氷成政:到床上休息休息吧?
永岡熙生:好吧。
碓氷成政:借你浴室冲个澡。
永岡熙生:好。
碓氷成政:要我出门前叫醒你么?
永岡熙生:不,你做完早饭就叫我吧。
碓氷成政:好!(这个就是所谓的幸福吧?)
(永岡熙生:因为碓氷你在,作出首好曲子了哦。)
碓氷成政:(对于永岡先生说喜欢自己这件事终于有了实感,有种安心的感觉。)
[电话响]
永岡熙生:碓氷,不好意思,帮我接下电话。
碓氷成政:啊,好。
永岡熙生:你好,这是永岡家。
戸倉泰介:熙生?是我。
永岡熙生:(这个声音是……)
戸倉泰介:曲子收到了哦。总之,我会在会议上交给大家的。
碓氷成政:啊,我现在把电话交给永岡先生。
戸倉泰介:哎呀,啊对不起!啧,怎么回事啊,熙生这家伙,明明工作都火烧眉毛了得还带男人回家啊?熙生昨晚的对象是你?
碓氷成政:那……那个……
永岡熙生:泰介?喂喂,你起的真早啊。曲子收到了么?咦?嗯,我知道了,我会去的。到时再说,啊,再见。
碓氷成政:(那个声音是前些日子和永岡先生一起从公寓里面出来的人。)……是你工作室的人么?
永岡熙生:是的,他叫户仓泰介。他和我可是从初中时就开始的孽缘。常常通过他拿到工作。
碓氷成政:是么?
永岡熙生:对了!碓氷,你今晚有空么?
碓氷成政:啊,是的。
永岡熙生:那一起去吧。
碓氷成政:去哪里?
永岡熙生:偶尔也一定要给你看看我帅气的一面啊。

碓氷成政:(永岡先生还会现场演奏啊?我都不知道他还会弹钢琴呢。吹小号的那个人是今天早上打电话来的永岡先生的朋友。)
店长:给,兑水威士忌。
碓氷成政:啊,谢谢你。
店长:你以前曾经在这里醉酒胡言过吧?
碓氷成政:咦?
店长:就是冬天的时候被女朋友甩了那次。不是被永岡先生安慰了么?
碓氷成政:(啊,我与永岡先生的第一次相遇是在这里啊?虽然醉得都不记得了。)上次给您添麻烦了。
店长:不不。
客人:啊!今天熙生先生来了啊,许久没见到他了呢,LUCKY!
碓氷成政:(咦?那是谁?)
店长:好像是户仓先生叫来的。
客人:原来如此。熙生先生说今晚已经有对象了么?不知道他久违了会不会来找我呢?
店长:谁知道呢,他今晚都弹出这样的旋律了。
客人:原来如此,你就是他今晚的对象?你和熙生先生睡过了么?
碓氷成政:咦?那个……
客人:要是还没有的话,就告诉你个好事。他啊,要是猛攻他的手的话他会很有快感哦。
碓氷成政:咦?
客人:舔他的手指好像也能使他兴奋,不过好像舔他的指间他也会很有感觉。你试一下吧。
碓氷成政:哦。
客人:我也抓紧时间赶快找今晚的对象吧。再见了~
碓氷成政:(我都不知道有这回事。)
永岡熙生:哟,碓氷,感觉如何?啊,这家伙就是今天早上打电话来的户仓泰介。这是碓氷。
戸倉泰介:初次见面,在电话里面说了失礼的话,对不起。
碓氷成政:啊,没事。
永岡熙生:失礼的话是什么?
戸倉泰介:不不不,就是那个……稍微说漏嘴了。
碓氷成政:啊哈哈。

永岡熙生:有觉得无聊么?
碓氷成政:不,我第一次看到永岡先生的现场演奏非常感动。
永岡熙生:虽然从你脸上感觉不出来。[kiss]等一下,怎么了,碓氷?你如此感动么?嗯……[kiss]你喝了酒过后还真是相当积极呢。呃,呐,不先脱了衣服么?
碓氷成政:(永岡先生的手好像很敏感?)
永岡熙生:呃,啊,碓氷,怎么了?你有点奇怪啊。一点都不像你。
碓氷成政:啊!对不起,我今天先回去了。
永岡熙生:咦?
碓氷成政:(我在干什么啊?真是太丢人了。)

【手机铃响】
碓氷成政:你好。
永岡熙生:碓氷,你有空么?我想见你。
碓氷成政:(自那之后就没有和永岡先生见过面了。因为见面的话自己那污浊的内心仿佛会被发现一般而感到害怕。)啊,我工作很忙。
永岡熙生:……是么,那就没办法了。
碓氷成政:对不起。
永岡熙生:但是,要是老见不着面小心我会花心去哦……开玩笑的。
碓氷成政:是么?有何不可呢?
永岡熙生:喂,你别当真啊。
碓氷成政:反正你不是常常在那间酒吧里面寻找对象的么?
永岡熙生:什么?啊!你在那店里和曾经和我睡过的人聊过了?事到如今居然翻旧账啊。不过话说回来,碓氷你不是也有过交往的对象么?
碓氷成政:我可不像永岡先生那样多得和星星一样数之不尽。
永岡熙生:我才没那么多呢。
碓氷成政:那么有多少个呢?
永岡熙生:咦?那个……一,二,三……这个也要算进去啊,那么就……
碓氷成政:够了!【挂断】(为什么面对永岡先生我就会如此不冷静?冷静下来,冷静……明天跟他见个面,道个歉吧,说我其实也很想见他。)

碓氷成政:永岡先生他在家么?
戸倉泰介:碓氷君。
碓氷成政:户仓先生?
戸倉泰介:太好了,你知道熙生他现在在哪儿么?
碓氷成政:咦?他不在家么?
戸倉泰介:我刚才去过了,他不在。不管打电话还是发邮件都没回音。
碓氷成政:他不会是正在酒吧里面物色今晚的对象吧?
戸倉泰介:咦?但是现在熙生正在和你交往吧?所以最近都没在店里碰到过他了。况且,现在店还没开呢。
碓氷成政:那个,手机呢?
戸倉泰介:手机?那家伙有么?
碓氷成政:啊!(他说过不告诉工作相关人士电话号码的,原来是真的啊。)
戸倉泰介:算了,如果你碰到他的话能麻烦你让他联络我一下。
碓氷成政:好的。
戸倉泰介:拜托了。
碓氷成政:(他不接,昨天那样挂断他的电话,我能明白他会生气得不接我电话。但是居然不在公寓,他到底去哪里了?)
(永岡熙生:我有时候会去卖热带鱼的店看鱼缸里的鱼,或是去水族馆。)
碓氷成政:难道说……

永岡熙生:唉……
碓氷成政:永岡先生!
永岡熙生:碓氷。
碓氷成政:你果然在水族馆。
永岡熙生:真亏你能找到这里呢。
碓氷成政:你不接手机是因为昨天那事么?
永岡熙生:啊?这么说来,我没带身上。
碓氷成政:都手机了就请随身携带。
永岡熙生:满头大汗的……你到处找我了么?谢谢。我以为你已经不想要再见我了呢。
碓氷成政:不,我才是,昨天的态度实在是太失礼了,对不起,其实我也很想见永岡先生。
永岡熙生:碓氷……
碓氷成政:但是,一想到有别人比我更了解永岡先生,就会不知所措。虽然我知道只有我自己去消化去体谅,但是我的感情还没法跟上。也许他还会和永岡先生有什么瓜葛,但是……
永岡熙生:这就是所谓的走男人运啊~你会吃醋就代表你喜欢我吧?但是,你不要再逃了哦。
碓氷成政:好。(我已经不会再逃了。因为我很早就被永岡先生你所俘,养于你的鱼缸之中了。)


Track 05

碓氷成政:啊……
永岡熙生:碓氷……
碓氷成政:求你了,永岡先生。请吻我。永岡先生,再来……

永岡熙生:我说碓氷你啊,真的不善喝酒呢。
碓氷成政:怎么了?突然说这个?
永岡熙生:你不记得了么?昨天大概是你喝太醉了吧?不仅主动还很大胆呢。一直说“请吻我”呢。
碓氷成政:不要再说了。
永岡熙生:总之,你和别人一起喝酒的时候可要注意啊。好像会被下手我可担心着呢。
碓氷成政:啊,我会小心的。
永岡熙生:话说回来,我接下来有份上电视的工作。
碓氷成政:啊,上电视么?
永岡熙生:不是常有的么?就是深入采访某种职业的专业人士那种纪录片形式的。
碓氷成政:咦~为什么要采访永岡先生呢?
永岡熙生:因为户仓那家伙和那边的制作人认识,被拜托说有没有人有料可以播放,就把我的名字爆出去了。虽然很麻烦,但因为是户仓的拜托,所以也无法拒绝呢。
碓氷成政:是这样啊?但是深入采访的话,难道说采访时间会拖很长?
永岡熙生:大概要一两天左右吧。
碓氷成政:那期间还是不要见面比较好呢。
永岡熙生:也不是一整天都被摄影机围着啦。
碓氷成政:但是……
永岡熙生:你不是知道我如果不见到碓氷你的话就干不了活的吧?是吧?
碓氷成政:好,然后,那个采访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永岡熙生:啊,四天后。
碓氷成政: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啊?不是马上就要开始了嘛。
永岡熙生:对不起啦。没找到机会说。
碓氷成政:真是的。
永岡熙生:我做点什么补偿你吧,别生气了。你要我干什么?
碓氷成政:那么,就久违了让我听听你的现场演奏吧。
永岡熙生:啊,我知道了。

碓氷成政:(弹着钢琴的永岡先生,真帅啊。不过我这么想不过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津久井直也:什么啊,今天永岡来了啊。
店长:是啊,接下来津久井先生也上去演奏一曲如何?
津久井直也:算了吧。我可不想接在永岡后面弹琴啊。不与争锋。
店长:居然说这么孩子气的话。
津久井直也:那个新人是谁?
碓氷成政:(这曲子真好听啊。叫什么名字呢?)
店长:叫碓氷,是永岡先生的朋友。
碓氷成政:(也许是永岡先生原创的吧。)
津久井直也:你也是永岡的拥护者么?
碓氷成政:啊?嗯,算是吧。(哎?这个人在哪里见过。)
津久井直也:那种程度的我也能弹得出来。如果是你的话,为你弹一曲也无所谓。
碓氷成政:啊!不好意思,您难道是音声创作家的津久井直也先生?
津久井直也:你为什么认识我?
碓氷成政:我是干这行的。
津久井直也:广告代理商。
碓氷成政:曾经和您一同参与过广告的工作。话虽如此,也只是在开会的时候见过几次面而已。
津久井直也:那么你和永岡是因为工作关系认识的?
碓氷成政:是的,工作关系比较密切。
津久井直也:嗯~哎呀,他好像回到这里来了。那再见。
永岡熙生:津久井?
津久井直也:哼。
碓氷成政:永岡先生?
永岡熙生:刚才那是怎么回事?
碓氷成政:什么?
永岡熙生:你和津久井说话了吧?
碓氷成政:啊~因为认识呢。
永岡熙生:你也认识津久井么?
碓氷成政:以前曾经一同工作过。话虽如此,当时我并没有机会和他说话。怎么了?
永岡熙生:不,没什么。

碓氷成政:等一下,永岡先生。[kiss]咦?啊!等一下!在这种地方?
永岡熙生:在这种地方,怎么样?你身体的反应可和你嘴上说的相反啊!
碓氷成政:永岡先生……啊……在这里?你是来真的么?这个体位的话不行!
永岡熙生:行不行要做过才知道吧?把腿张开。
碓氷成政:去床上……啊啊……
永岡熙生:你看,不是行的嘛!不过就如你所愿,床我是等不及去了,就转移到沙发上去吧。
碓氷成政:啊,要掉下去了。
永岡熙生:你抓紧我。
碓氷成政:啊啊……发生什么事了?永岡先生。这样子一点都不像你。
永岡熙生:对不起。
碓氷成政:不用道歉啦。
永岡熙生:不要接近津久井。
碓氷成政:啊?
永岡熙生:我不想你去接近他。
碓氷成政:难道说你是在吃醋?
永岡熙生:才不是那样!我讨厌那家伙啦。所以才不想你见他而已。
碓氷成政:你为什么讨厌他啊?
永岡熙生:我不想说。要是我现在说的话,听上去就像我在说他坏话一样。
碓氷成政:永岡先生……呵呵,没有关系。我所在的部门并不会和他有牵连。
永岡熙生:什……什么啊。这也一点都不像碓氷你啊。
碓氷成政:呵呵,也许是受永岡先生的影响啊。

津久井直也:你好啊,碓氷君。
碓氷成政:津久井先生!
津久井直也:前阵子多谢关照了。
碓氷成政:不,我才是。
同事:哦,刚好你俩凑一块儿呢。
碓氷成政:什么?
同事:在你繁忙之时打扰真是不好意思。不过由你来负责津久井君吧?
碓氷成政:咦?等一下!那个并不是我的工作范围。
同事:你负责永岡的时候不是干的不错嘛。拜托你了。
碓氷成政:但是……
津久井直也:永岡就可以,我就不行么?
碓氷成政:不,不是,并不是这样。
津久井直也:那不就好了。拜托你了,碓氷君。
碓氷成政:好。(对不起,永岡先生。)

【手机铃响】
碓氷成政:(又来了。你好,我是碓氷。)
津久井直也:你好啊,是我,你今晚有约么?
碓氷成政:(永岡先生的深入采访开始之后十天,一直见不到面,但是却每天接到津久井先生邀约的电话。当然,负责津久井先生这件事并没有告诉永岡先生。)
津久井直也:我之前约你也被你拒绝了吧?今天你可一定要陪我了啊。
碓氷成政:(拒绝太多次也太失礼了啊。)我明白了。好,到时再见。(要是被永岡先生知道了的话,会生气吧。)

碓氷成政:(已经这时候了,真糟糕啊。我没想到他这么能喝。永岡先生家的灯已经熄了。也许他难得早睡了吧?)
永岡熙生:碓氷!
碓氷成政:嗯?啊,永岡先生!
永岡熙生:哟,欢迎回来。
碓氷成政:为什么你在我家,啊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永岡熙生:没关系啦。是我自说自话跑来的。
碓氷成政:请进。
永岡熙生:不过要是这样的话,早知道该要个备用钥匙的。
碓氷成政:我有备用的,马上拿给你。
永岡熙生:我是第一次来碓氷家呢。
碓氷成政:我家很小,你可不要吃惊哦。给你,备用钥匙。
永岡熙生:呵……谢谢。[kiss]
碓氷成政:永……永岡先生?
永岡熙生:这是回礼啦。话说,怎么回事,你喝酒了?
碓氷成政:那……那个,因为去应酬了。但是,我只喝了一杯啤酒而已。
永岡熙生:真像说给父母听的借口啊。
碓氷成政:不,那个……
永岡熙生:你只要自己注意就好,爸爸我原谅你了。
碓氷成政:永岡先生……[kiss]
永岡熙生:你这是诱惑我么?
碓氷成政:如果你不嫌弃我家那窄小的床的话……
永岡熙生:我怎么可能会嫌弃啊。
碓氷成政:(仅仅只是十日没见,就觉得永岡先生的温度非常怀念。如果可以的话,就想一直这样不分开。)


Track 06

碓氷成政:(但是,那之后因为工作忙,我们一直都见不上面。津久井先生还是老样子,频繁地邀我见面。)【手机铃响】您好,我是碓氷。
津久井直也:嘿,是我。
碓氷成政:谢谢您前几天发来的试听版本。请问修改得怎么样了?
津久井直也:就是这个事啊。不过到底电话里说不清楚啊。
碓氷成政:这样啊,如果是今天的话,一会我有时间去找您。
津久井直也: 那拜托了。曲子写好了也想让你听一下,我们在外面见面吧。
碓氷成政:您想去哪儿呢?
津久井直也:这个悬念要保留到一会见的时候,再见。
碓氷成政:啊,是,再见。(我想快点结束和津久井先生的这次业务,不然我觉得自己好像在背叛永岡先生一样,让我难受。)【手机铃响】啊,是永岡先生打来的!喂喂!
永岡熙生:不好意思,在你工作的时候打扰。现在可以讲电话吗?
碓氷成政:好久没接到过永岡先生打来的电话了。
永岡熙生:我想听你声音了嘛。今天晚上我有时间,今天你还是没空吗?
碓氷成政:今晚?啊,对不起……
永岡熙生:是吗,那也办法……再见!
碓氷成政:嗯,再见。(怎么这么不巧?不行,那是工作,我不能想“要是没有和津久井先生约好”之类的!)

碓氷成政:诶?这家店是……(是上次永岡先生带我来过的地方。)
津久井直也:这里就可以让我演奏了,进来吧。我去问一下能不能马上弹琴,等一下哦。
碓氷成政:啊,是。(要是没被酒保看到就好了,万一他向永岡先生说我和津久井先生在一起就糟了。)
戸倉泰介:诶,碓氷君?
碓氷成政:啊,戸倉先生!
永岡熙生:碓氷……
碓氷成政:永岡先生……
永岡熙生:原来不是工作啊。我都和你说过不要接近那个人了吧。
碓氷成政:那个,就像和永岡先生那次一样,最后让我做了联络负责人。
永岡熙生:诶,那就像和我一样,你也那家伙好上了吗?
碓氷成政:你在说什么呀!
永岡熙生:泰介,抱歉,我先回去了,真扫兴。
戸倉泰介:啊,哦。
碓氷成政:啊,永岡先生,等等!
津久井直也:碓氷君,怎么了?
碓氷成政:啊,不,没什么。(振作点啊,我可是为了工作来这里的!)
津久井直也:换家店吧。
碓氷成政:诶?不用了,请让我听一下那个曲子吧。
津久井直也:但是你现在可不像是能工作的样子啊。我还知道其他不错的店,转换下心情吧。
碓氷成政:嗯……

碓氷成政:呃,好恶心。
津久井直也:没事吧?
碓氷成政:嗯……
津久井直也:你还真不能喝啊。
碓氷成政:对不起,劳烦您送我到家。
津久井直也:是我灌你太多了,别在意。来,喝点水吧,能自己喝吗?
碓氷成政:能。
津久井直也:我喂你吧。
碓氷成政:啊?[kiss]啊,您做什么呀![kiss]【手机铃响】(永岡先生?)
永岡熙生:碓氷?是我。刚才,那个……
津久井直也:这种时候居然接电话,真是不解风情啊。
碓氷成政:请快住手!
永岡熙生:碓氷?
碓氷成政:请您快回去吧!津久井先生!
永岡熙生:津久井?!喂!【被挂断】
碓氷成政:啊啊!喂喂,请快住手啊!津久井先生![kiss]
津久井直也:你也给永岡做过陪睡了吧?一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了。
碓氷成政:诶?
津久井直也:也让我抱一次吧。我比那个人让你更离不开的。
碓氷成政:您在说什么啊?
津久井直也:碓氷君一看就是永岡喜欢的类型啊。那家伙和我的品位啊,从前就一直很接近呢。我抱过的男人也有和永岡睡过的,常有的事,真是让人火大!
碓氷成政:啊!
津久井直也:然后,那家伙和我也从老早开始就被人归成一类。喜欢的男人类型也老撞上。
碓氷成政:请快放手!你们才不像呢!永岡先生才不会提这种公私不分的要求!
津久井直也:啊?
碓氷成政:我会和那个人睡,是因为我们在交往!
津久井直也:交往?【开门声】
永岡熙生:津久井!你这个混蛋!【打】
津久井直也:啊!
永岡熙生:不要对我的恋人出手啊!
津久井直也:永岡,你说恋人?啊?为什么你在这里?大门我都关上了呀。
永岡熙生:我有备份钥匙啊!
津久井直也:真的假的呀!原来是这种关系啊。唉!那真是对不住了!我讨厌麻烦事,这就撤退了!碓氷?关于曲子,我一会发邮件给你,拜托查收啊。
碓氷成政:诶,啊是!那个…永岡先生……
永岡熙生:所以我才和你说,我不想让你接近津久井啊!
碓氷成政:对不起……
永岡熙生:而且,也叫你别毫无防备地喝酒吧!一股酒味!
碓氷成政:是,我在反省!
永岡熙生:真是的!
碓氷成政:呃?
永岡熙生:别让我这么担心啊!
碓氷成政:永岡先生……
永岡熙生:在酒吧的时候,真是抱歉。如果是因为工作的话,不和那人在一起也不行啊。
碓氷成政:不,但是……
永岡熙生:我也不知道自己居然这么会吃醋!真是太逊了。
碓氷成政:才没有这回事呢,刚刚你不也很帅得救了我吗?
永岡熙生:打翻醋坛子的男人的乱入怎么会帅呢!嘛,算了。顺便再说一件很逊的事,我现在,超级碓氷不足呢!
碓氷成政:啊!
永岡熙生:能让我沉醉吗?
碓氷成政:那,也请消除我的永岡不足吧!
永岡熙生:知道了。与其醉酒,不如醉我吧!
碓氷成政:噗…这种地方好大叔啦!
永岡熙生:吵死了!
碓氷成政:呵,这些地方我也全部都喜欢哦!
永岡熙生:碓氷……
碓氷成政:嗯嗯…啊……永岡先生……
永岡熙生:嗯?
碓氷成政:永岡先生喜欢被人舔手指吧?
永岡熙生:诶?碓氷……
碓氷成政:舒服吗?
永岡熙生:这个,是在那家店里听来的吗?
碓氷成政:是……最开始你带我去的时候,我都一直不知道,永岡先生很喜欢这里。
永岡熙生:啊……看来带你去那里是失策了啊。
碓氷成政:永岡先生?
永岡熙生:没什么……
碓氷成政:啊啊……
永岡熙生:一直被人主动可不符合我的脾气啊。
碓氷成政:说什么…啊啊啊!
永岡熙生:碓氷,行了吗?
碓氷成政:嗯!啊啊!
永岡熙生:不疼吗?
碓氷成政:没事,啊啊……永岡先生…
永岡熙生:碓氷!
碓氷成政:啊啊!不行,要去了!
永岡熙生:啊啊!
碓氷成政:啊啊!

广告音:什么,想喝这个吗?不行哦!不给你!
碓氷成政:啊!上次工作和津久井先生做的,就是这个CM。
永岡熙生:不要让我想起那个讨厌的人啊!啊啊,这曲子也差口气呢!
碓氷成政:我算是知道为什么你讨厌津久井先生到这个地步了。因为在公私两方面,你们都是竞争对手啊!
永岡熙生:那种人才不是我的竞争对手呢!
主持人:下面为您介绍充满魅力的永岡先生……
碓氷成政:好啦,CM结束了哦。
永岡熙生:为什么我出的节目非要和碓氷一起看啊!
主持人:首先,是啊,您在创作曲子的时候不可缺少的是?
永岡熙生:嗯,家里的那些乐器和器材,还有,作曲的时候的心里支柱啊,大概就是恋人的存在吧。
碓氷成政:啊!
永岡熙生:真是不好意思啊,这段请剪掉!
主持人:不不,请让我们采用吧!
永岡熙生:居然用上了!
碓氷成政:我好像是在全国放送的时候被告白了呀!
永岡熙生:别因为这种事开心啊!
碓氷成政:(就因为你是这样,所以我才对永岡先生没有抵抗力啊!)


Track 07

鳥海浩輔:我是出演广告代理店市场部业务员,性格认真,有时有点固执,喝酒很不行,一醉就神志不清的碓氷成政的,所属于ArtsVision的鳥海浩輔。呵呵呵!这里是《今夜,于你沉醉》的收录现场,收录刚刚结束,现在是让大家说一下感想。
石川英郎:命令句么!(笑)
鳥海浩輔:(笑)感想…
石川英郎:说了比较好吗?
鳥海浩輔:就是让大家说感想。是啊,怎么说呢,很可爱啊,碓氷先生。诶,那个,我演得很开心。呵呵呵。我舌头烫伤了,说话好困难哦。呵呵呵,因为吃章鱼烧。在收录的时候,我克服了千辛万苦,希望这收录的成果能送到大家手边。希望大家都能听得尽兴。再见!
石川英郎:接下来,我是出演永岡熙生的石川英郎。大家辛苦了!诶,作为一个自由音声创作家,诶,我已经不会再读了哦!这里写的我不会再读了哦!那个,是啊,这个角色他工作和私生活没办法很好的分开,我觉得这个人大概没有二心吧,一直都是一心一意的。所以说没办法很好的转换,这种方面不能做的很好。这些地方和我自己还蛮像的。在很认真地做某件事情的是哦,有别的东西掺和进来就会有抵触,这种感觉我是很理解的。一旦谈恋爱,很多事情就会一团糟,怎么说,就是这样,嘛,这样继续下去,一边做作曲人,一边恋爱,我希望他能有一天能平衡好两边的事。嘛,我自己做为声优…(说不下去了)大家辛苦了!
众:(爆笑)
鳥海浩輔:因为时间不多了!
石川英郎:我扯太久了!
千葉一伸:好厉害啊!(笑)我是出演和永岡同是作曲人,又是同行,品位又接近,公私两面都是永岡的竞争对手,自信满满,个性轻浮的津久井直也的,所属于ArtsVision的千葉一伸。
石川英郎:都是ArtsVision啊,我是青二的!
千葉一伸:现在才说?嘛,他就是很像(永岡),嘛,这次是作为第三者出场的。嘛,因为很相像,所以他的私生活肯定也和永岡差不多感觉吧。我希望津久井也能找到像碓氷那样好的伴侣。戸倉就算了,我觉得戸倉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石川英郎:是不喜欢胡子吗?
千葉一伸:嗯,又不喜欢胡子…
石川英郎:樽助也是这样呢!
新垣樽助:为什么?
千葉一伸:讨厌你啦!讨厌樽助(的胡子)啦!
新垣樽助:为什么呀!
千葉一伸:就是这样,希望大家听得愉快,辛苦了!

特典CD

鳥海浩輔:这里是《今夜,于你沉醉》FIFTH AVENUE的通贩购买者特典CD!YEAH!!
石川英郎:你到底是HIGH还是不HIGH啊?
千葉一伸:到底如何?
鳥海浩輔:不不,我刚刚在找感觉呢。
石川英郎:在找感觉啊!
鳥海浩輔:我就是觉得有点累了呀。
千葉一伸:啊,真的?
鳥海浩輔:哈哈哈!就是这样,这里是通贩购买者的特典CD。
千葉一伸:好厉害啊!还有这种啊!
鳥海浩輔:嘛,貌似是有哦。
千葉一伸:真是厉害!
鳥海浩輔:就是这样,事不宜迟,首先,请大家简单介绍一下自己角色的名字和自己的名字。
石川英郎:好,那从谁开始?
鳥海浩輔:那我吧,哈哈。(众笑)
石川英郎:一般都是这样吧。
鳥海浩輔:也是啊。
石川英郎:你是主人公嘛!请!
鳥海浩輔:那个,我是碓氷。
石川英郎:碓氷先生?
鳥海浩輔:我是鳥海。
石川英郎:到底是谁?
鳥海浩輔:我是碓氷鳥海。
石川英郎&千葉一伸:是碓氷鳥海先生啊!
鳥海浩輔:对。我是碓氷,是碓氷鳥海。
石川英郎:诶,下一个是我吗?
鳥海浩輔:那,英郎桑。
石川英郎:那我要说我是永岡英郎吗?
鳥海浩輔:哈哈哈!
石川英郎:到底要怎么说啊!我知道了,我是永岡石川,是永岡石川。
鳥海浩輔:那,一伸桑。
千葉一伸:我是津久井一伸。
石川英郎:这里的井和一发音都重合了。
千葉一伸:是津久井、一伸。
鳥海浩輔:津久井、一伸。
石川英郎:是津久井、一伸先生。
鳥海浩輔:就是这样,那,第一,请大家随便说一说收录的感言。
千葉一伸:随便地!
鳥海浩輔:其实也不用一个一个地说,就座谈会式地聊一聊吧。
石川英郎:嘛,首先,一伸君哦,是后来才来的呢。
鳥海浩輔:是啊。
千葉一伸:人家就是被告知后面再来的嘛!
鳥海浩輔&石川英郎:哈哈哈!
石川英郎:嘛,不过也没办法啊。
鳥海浩輔:是啊,只有最后出场啊。
千葉一伸:明明我只有最后部分出场,但是为什么会在这里呢,这点我觉得很不可思议诶!为什么我还签了名,而且留在这里啊。
石川英郎:不是啊,说不定这故事还有后文呢!
千葉一伸:啊!续编啊!
鳥海浩輔:还有津久井的后续呢!
千葉一伸:来吧,做这个吧!
石川英郎:津久井和戸倉单独的后续!
千葉一伸:一直找不到伴侣,然后就说永岡和碓氷一起真是好羡慕啊!
石川英郎:啊,这种啊!
鳥海浩輔:一直蠢蠢欲动的感觉的CD吗?
石川英郎:啊,这种感觉真是好啊!
千葉一伸:到最后终于成了,那种感觉的。就是那种,虽然觉得对方有点烦人,但是还是被人家帮助了。
鳥海浩輔:那,比起说收录感言,不如来说下对今后的展望吧。
千葉一伸:这里在的全员,首先要全部都在续篇里登场!
鳥海浩輔:下次我们就是晚来的人了!
石川英郎:是啊,一直哦,津久井就一直在一个人说呢!
千葉一伸:不是吧!
鳥海浩輔:哈哈哈哈!
石川英郎:然后到第四部分了,我们就打个招呼来了。然后就说,我才录到一半啊!
千葉一伸:不就是今天对我说的话吗!
石川英郎:是我们在洗手间碰面的时候说的话。
鳥海浩輔:(大笑)
石川英郎:不过收录很开心哦!
鳥海浩輔:嗯,而且录得还蛮快的呢!
石川英郎:是啊,录的很有速度呢。
鳥海浩輔:录得很快,结果就是很早就结束了。
千葉一伸:我完全都没有等,直接到了就录了。
石川英郎:啊,是呢!
鳥海浩輔:这次的收录非常快速高效呢。如何呢,在内容方面的话?
石川英郎:是啊,这个啊,我觉得可能只是永岡这个角色的个人问题。永岡的话,稍微有点别扭的地方呢。
鳥海浩輔:是啊。
石川英郎:工作和私生活分不开来。
鳥海浩輔:所以一开始才想要分清楚呢。
石川英郎:对,他想分清楚的。但是,因为越来越深陷恋爱,结果就越来越一团糟。我想他肯定也是讨厌这样的自己的吧。
鳥海浩輔:嘛,因为是专业人士嘛。
石川英郎:也是啊,你工作的时候会想女孩子吗?
鳥海浩輔:工作的时候不会想呢!
石川英郎:绝对不会想吧!
鳥海浩輔:不会!
石川英郎:不会吧,工作的时候怎么能……但是我有时候就会在工作的时候想别的事情哦!
千葉一伸:到底会想还是不会想啊!哈哈哈!
鳥海浩輔:你是刚刚开始和女生交往的中学生啊!
石川英郎:不不不,不是的,我是想我家猫咪呢。
鳥海浩輔:啊,是想猫啊。
石川英郎:它现在在做什么呢?
鳥海浩輔:哈哈哈哈!
石川英郎:但是总有一瞬间会一下子(从角色)回到自己吧!
鳥海浩輔:不过到底念台词的时候不会啦。
石川英郎:要是有这种情况那我就不用混了!
千葉一伸:哈哈哈!
石川英郎:这可是否定自己的职业啊!
鳥海浩輔:在说“我爱你”的时候,脑海中浮现别的什么吗?
石川英郎:啊,原来如此。
千葉一伸:想着猫咪啊,我家的猫咪! 我很喜欢我家猫咪啊!
石川英郎:结果说话越来越软了。
鳥海浩輔:变成小孩口吻了。
石川英郎:说什么真系可爱啊!
千葉一伸:你在睡觉觉啊,之类的!
石川英郎:也有变成这样的可能哦。
鳥海浩輔:是啊。
石川英郎:嘛,不过这个意义上哦,当然我自己的角色也是个非常有意思的角色。不过啊,今天浩辅的角色啊,真的是可爱得不得了!
鳥海浩輔:很可爱呢!
石川英郎:或者说,那个是王道了。
鳥海浩輔:我觉得他太正直了!
石川英郎:嗯,不带一点杂质的!
鳥海浩輔:完全是纯粹的,好像是纯粹培养的一样。
石川英郎:只有在醉酒的时候才会有点色,只有这点而已吧!
鳥海浩輔:完全满足好女人的条件啊!
石川英郎:是啊。
千葉一伸:确实是这样呢,很会撒娇呢。
鳥海浩輔:说亲一个亲一个的!
千葉一伸:真是好啊,亲一个!
鳥海浩輔:就是那种很正统的美女,平时很严肃的,那种人突然变成这样。
石川英郎:呵呵呵!
千葉一伸:正是如此。
石川英郎:所以啊,光我自己觉得还不够火热,会有这样的想法,不过我哦,想能听到这样的浩辅也不错呢!
鳥海浩輔:哈哈哈!
石川英郎:浩辅总是剑走偏锋的角色比较多。
鳥海浩輔:哈哈哈!
石川英郎:你总是S的角色比较多。
鳥海浩輔:是啊,这个意义上来说,他是很正直的。也不怎么出卖色相,就这样做自己而已。
石川英郎:是啊,很率直呢。
千葉一伸:非常好啊!
石川英郎:但是,津久井哦!那个,是缠人的角色呢。
鳥海浩輔:哈哈哈!
石川英郎:一伸君不是很擅长这种吗?
千葉一伸:但是哦,因为会透露后面的情节,我不好多说,他其实也蛮干脆的!
鳥海浩輔:那个……
石川英郎:是啊!对呢!
鳥海浩輔:那个离开的时候是吧。那个时候很男人呢!
石川英郎:明明那么纠缠的,但是只要一个关键词一出,那个瞬间马上,啊啊,这样啊,那算了那算了,那你请你请。那个好有趣啊!
千葉一伸:这种角色哦,我是第一演呢!
石川英郎:这样和人交往的人也是有的呢!
千葉一伸:我哦,去插一脚人家情侣的那种角色接的蛮多的,特别是在这种BL作品里面。石川英郎:但是不管怎么样总是有这样的吧,总是有恋情欲始不开的感觉。但是哦,今天哦,噗哧…今天哦!
千葉一伸:塑造出了一种新的大男人的形象诶!
鳥海浩輔:还有就是很结实呢!
千葉一伸:啊,结实啊,哈哈!
石川英郎:是啊,结实,明明我都踹了他了啊!
鳥海浩輔:可是一个飞腿啊!一下子冲进来!
石川英郎:估计是老被踹的。
千葉一伸:老被踹?!
石川英郎:有过几次这样的事吧。
千葉一伸:很耐打呢!
鳥海浩輔:或者说是很男人的,在大家的面前绝不倒下那种。一回到控室,马上倒下。
石川英郎:好帅啊!
千葉一伸:帅哦!
石川英郎:他是专业的,专业的!
千葉一伸:说不定后来就直接倒在公寓的走廊上。
鳥海浩輔:帅哦!
石川英郎:真是专业啊!
千葉一伸:真是对不起你们,先别卿卿我我,把我送上救护车再说。
鳥海浩輔:估计完全不会察觉,直接被遗忘了!那之后真的是在OOXX呢。
石川英郎:那是啊,在踹了之后是呢!那啊!是啊!(爆笑)我们真是乱七八糟啊!说起来那个人没有没事啊,早上走的时候…
鳥海浩輔:我出门了,啊!!!(发现尸体状)
石川英郎:那家伙?!啊啊啊!对不起!我没想踹那么狠的……
千葉一伸:已经僵硬了……
鳥海浩輔:哈哈哈!那就放置在那里吧。
石川英郎:我们还补充了挺多啊。
鳥海浩輔:嘛嘛,就是这样的感觉。我们录得非常开心呢。然后今天,我们还有话题。想接下来根据提问来回答一下。拜托大家了。首先第一问,永岡在作曲没有灵感的时候,去了水族馆。
石川英郎:啊,有这么一段呢。
千葉一伸:嗯。
鳥海浩輔:大家在想好好想事情或者是失落伤感的时候会去某个特定地方吗?或者有什么做了就会沉静下来的事吗,请告诉大家!就是这样。
石川英郎:去哪里?这个业界的人哦,想转换心情的时候,如果是有车或者是有机车的话,也有人会去海边什么的。但是很少吧。
鳥海浩輔:是啊,我也没有这种呢。那种从事创意产业的人,虽然我们也有一部分算是创意产业,不过追根究底,我们很少由零开始创作一个什么东西。
石川英郎:确实。
鳥海浩輔:我们的工作是赋予角色血肉。
石川英郎:我们是演员啊!与其说是创作者,我们其实只是在演绎。
鳥海浩輔:如果是做音乐的呀,画画的什么的话,那就是从零开始了。所以说,我相比之下,这种情况几乎是没有的。
石川英郎:可能在表达方式方面多少会有一点吧。但是几乎没有呢。
鳥海浩輔:那心情不好的时候呢?转换心情的时候,就算不是地点也行,什么都行!
石川英郎:一伸君也会消沉吗?
千葉一伸:我是有乐观向上的思维方式的。所以不会呢。
石川英郎:对呢,所以我几乎没见你消沉过呢。
千葉一伸:我就是很普通得开开心心地喝酒。就算是会消沉,但是只要有机会和大家喝酒,和大家一起闹,然后充满了能量,然后就OK了!
鳥海浩輔:貌似精神压力也可以通过这样解除呢!
千葉一伸:对对对!
石川英郎:也是啊。比方说在现场,有一个自己怎么也演不了的地方,或者是会紧张的时候,被现场的气氛影响到之类,我就是打个比方,比方前辈特别多的时候。
千葉一伸:有呢!
鳥海浩輔:哈哈哈!
石川英郎:会一下子抽住的感觉。
鳥海浩輔:超级紧张呢!
石川英郎:会想,为啥我会进到这种录音现场来啊!如果自己的这种演绎不能继续下去的时候?
鳥海浩輔:啊……
石川英郎:我的话,首先哦,可能大家不会尝试吧,我会摸那里呢……
鳥海浩輔:哈哈哈!
千葉一伸:在音棚?
鳥海浩輔:一直摸吗?
石川英郎:那个哦,果然还是能让自己觉得安心就好了。
鳥海浩輔:啊……
石川英郎:能放松最好。
鳥海浩輔:啊,怎么说,好像回到自己出生的地方那样的?
石川英郎:对对对!
千葉一伸:(大笑)
石川英郎:故乡故乡!可是大家的故乡啊!我会这样干呢!
鳥海浩輔:诶…………
石川英郎:也会有女生在,有女声优嘛。只要摸自己觉得舒服的地方就行了。
鳥海浩輔:女生也这样,在音棚里?我可没见过呢。
千葉一伸:没见过。
石川英郎:也是吧。
鳥海浩輔:一直这样的人,不是很惹人厌吗?
石川英郎:一直摸自己胸部什么的……
鳥海浩輔:哈哈哈哈!
千葉一伸:这样的话,周围反而会担心她到底怎么了吧!
鳥海浩輔:或者大家都不敢和她说话了吧。
千葉一伸:是啊。
石川英郎:是可能,不过这样是可行的哦。让自己被人关注。
千葉一伸:让自己被人关注?!哈哈!
石川英郎:会有女主角的感觉。
(三人爆笑)
鳥海浩輔:不过某种意义上,是会情绪高涨呢。
石川英郎:这样的话,不就可以演好戏了吗?
鳥海浩輔:演好戏!
石川英郎:所以在音棚,看到我摸下身,别人可能会想石川桑怎么老摸那里,那是因为我很冷静啊!
鳥海浩輔:就因为在紧张呢,为了缓解紧张情绪,所以才在摸下身。
石川英郎:在见面会的时候,我有时候会摸,请大家无视就好。
鳥海浩輔:别在见面会摸!
千葉一伸:在见面会不要摸!见面会的时候就算了!见面会的时候禁止!
石川英郎:对不起,现在我才借这个机会说一下,过去如果我在见面会摸了话,真是对不起了。
鳥海浩輔:无意识的情况下摸也是有的呢。
千葉一伸:可能呢。
鳥海浩輔:不过万一留在了DVD里就……
石川英郎:有可能呢……
鳥海浩輔:要打马赛克吗?
石川英郎:这样反而更猥琐更可疑吧?会被怀疑是不是露出来了吧!
千葉一伸&鳥海浩輔:(大笑)
石川英郎:对不起,这招不知道实不实用呢。
千葉一伸:哈哈哈!
鳥海浩輔:没关系,可以用的!
石川英郎:我就是这样。
鳥海浩輔:诶,不过我是没有呢。冷静下来?嗯……
石川英郎:难道不是喝酒的时候吗?
鳥海浩輔:嗯!冷静的时候也就是开心的时候嘛!
千葉一伸:还有就是在家的时候,在卧室的床和客厅的沙发间往返,两边躺。
鳥海浩輔:我懂!
石川英郎:啊,这样啊,那一直睡在一边不就好了?
千葉一伸:不不,位置不一样的!
鳥海浩輔:要转换的!
千葉一伸:转换!
石川英郎:诶?
鳥海浩輔:我的话在休息日,或者是在傍晚开始工作的日子,不是可以比较清闲吗?我会故意和往常一样在上午就起床的。再晚,10点一定起床。尽量不破坏作息的规律。然后,起来以后,叹口气,想,去便利店。去便利店买了新闻和果汁,吃了午饭,马上有立刻回床上。躺一会,发会呆,我会一直这样反复呢。
石川英郎:诶,千葉桑也是这样的感觉吗?
千葉一伸:我也差不多是这样的感觉呢。
石川英郎:真的啊。我的话,一旦起来就肯定是起来了。
千葉一伸:啊!
石川英郎:然后相反的,我坐上沙发就怕会再睡着,所以就对自己说我不坐沙发不坐沙发,不接近床不接近床!
鳥海浩輔:那你做什么呢?
千葉一伸:你再怕什么呀!
石川英郎:我站着…
鳥海浩輔&千葉一伸:(爆笑)
石川英郎:站着抱着猫摸它。
千葉一伸:冷静点啦!
鳥海浩輔:应该站着抱着猫,然后摸下身…
(众爆笑)
石川英郎:太莫名其妙了啦!
千葉一伸:抱着猫还摸下身!
石川英郎:啊,这样啊,原来大家是这样冷静下来的啊!这样啊这样啊。
鳥海浩輔:那,大家是做什么事让自己冷静下来的呢?
千葉一伸:哈哈!
鳥海浩輔:接下来。
石川英郎:是!
鳥海浩輔:永岡有不和工作关系的人睡的主张,大家会和有工作关系的人睡吗?
千葉一伸:呵呵呵,怎么有这种问题?
石川英郎:这个是要看情况的……
鳥海浩輔:啊哈哈哈哈啊哈!大家有自己的规则吗?有自己的规则吗?
石川英郎:我编造的啦!
鳥海浩輔:大家有自己的规则吗?哈哈哈!
石川英郎:喂喂!
鳥海浩輔:对不起!
石川英郎:自己的规则?
千葉一伸:自己的规则!
石川英郎:自己的规则?那个有点像……
鳥海浩輔: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石川英郎:对不起!
鳥海浩輔:我刚刚也想到了。
千葉一伸:我也想到了,估计是同一件事。
鳥海浩輔:就是那个差一个字的吧。
石川英郎&千葉一伸:对对对对!
鳥海浩輔:无关紧要啦!呵呵!(midayu:反正不是啥好词= =+)
千葉一伸:你有自己的规则吗?
鳥海浩輔:也说不上是规则,怎么说呢?
千葉一伸:总是先从啤酒开始吗?
石川英郎:哈哈哈!
鳥海浩輔:嘛嘛,我是从啤酒开始的(midayu:指工作之前喝酒的事应该)。我想说的是,工作要认真对待。
石川英郎:那是啊。
鳥海浩輔:总之就是要认真对待。
石川英郎:不管针对什么工作?
鳥海浩輔:是啊。我对ON OFF的状态分得很仔细的。
千葉一伸:那就是和今天的永岡一样呢。
鳥海浩輔:是啊。而且在音棚里我也分ON OFF的。
石川英郎:哦哦!
鳥海浩輔:站在麦前,不是也有空闲的时候吗?那种时候哦,那个时间我的开关就会转换呢。
石川英郎:啊!不过这个我明白。比方在演戏的时候,演舞台也是一个道理的,为了贴近角色,平时也搞的和角色一样,那样的人不是也常会遇到吗?
鳥海浩輔:一直陷在角色里面。
石川英郎:对对对。不管是录影还是在舞台上,在去现场的路上,或者是休息室里也都一直保持角色的感觉,比方和在戏里演吵架的角色的演员不说话之类的。不过我也是这样的,硬要分的话,就是ON OFF分得很清楚的。
鳥海浩輔:注意力不能集中那么久的。如果那样搞的话。
石川英郎:我明白我明白。嗯,对对对。那样的人哦,我是会很尊敬啦。
鳥海浩輔:我会想,真是厉害啊,居然可以做到这个地步。
石川英郎:你也是分开的类型吧,一伸君?是吧。
千葉一伸:分吧。我不会那么深陷角色的。
石川英郎:啊,原来是这样啊,这个我太有体会的。
鳥海浩輔:与其说是规则,这个是我的作风吧。
石川英郎:啊,原来如此!
鳥海浩輔:嗯,在工作方面的话。
石川英郎:那说到底这个ON OFF,啊好厉害啊!这个永岡也是啊!
鳥海浩輔:很厉害哦!
千葉一伸:那就是永岡很厉害?
石川英郎:怎么觉得越说越怪了?
千葉一伸:哈哈哈哈!
鳥海浩輔:你们两人如何呢?有自己的规则吗?
石川英郎:几乎没有呢。
鳥海浩輔:哈哈哈!
千葉一伸:又乱七八糟了。
石川英郎:比方穿鞋的时候,从右脚开始穿?
鳥海浩輔:某种迷信的那种?
千葉一伸:我没这么讲究诶。
鳥海浩輔:那,我换个问题吧。会和工作关系的人睡吗?
千葉一伸&石川英郎:啊,我看情况吧!(爆笑)看情况看情况!
石川英郎:有的时候就…
千葉一伸&鳥海浩輔:(爆笑)
石川英郎:喂喂!
鳥海浩輔:对不起,不过时间也差不多了。
石川英郎:差不多结束吧!
鳥海浩輔:那今天我们的格言就是,“看情况”!我希望大家能铭刻在心,过好每一天。
石川英郎:谢谢大家!
鳥海浩輔:就是这样,以上就是《今夜,于你沉醉》FIFTH AVENUE的通贩购买者特典CD了,谢谢大家!
千葉一伸:谢谢!
石川英郎:大家辛苦了!
千葉一伸:看情况!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6 | 2018/07 | 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