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センチメートル未満の恋

15センチメートル未満の恋

作者   砂原糖子
イラストレータ   南野ましろ
発売 Atis collection
発売日   2009/12/28

キャスト   雪見有一:野島健児、木野 円:三宅健太

内容   !コミコミオリジナル特典付 決定!
これは夢に違いない――。
階段から落ちたことがきっかけで身体が12分の1サイズになってしまった雪見。
一人では生活も仕事もままならず、その場に居合わせた美大時代の同級生・伏木野の作ったドールハウスで暮らすことになる。
伏木野の作るハウスも彼本人も大嫌いな雪見だったが、何を考えているかわからない伏木野に不器用に世話を焼かれるうち……?
★コミコミオリジナル特典付
★コミコミオリジナル特典は、『ポストカード』です!!
ポストカード絵柄は、確定しだい更新いたします

翻译:nancyhime clampyukito 夜の蘭
特典CD:夜の蘭 kirina
校译:哀凌

本篇

Track 01

15センチメートル未満の恋

雪见有一:(在我身上发生了严重而且很愚蠢的事情。竟然一睁开眼,身高就缩短到15厘米左右了!)首先,有一件事情我必须明确:这是个梦!毫无疑问是个梦!也就是说,问题就在于如何才能醒过来。你有什么意见吗?
伏木野円:不,没有。
雪见有一:(这家伙有没有搞清楚情况啊。一点都没变,这个绷着个脸少言寡语的男人,跟“伏木野円”这个可爱的名字一点不般配! 这里是从美术馆二层连到一层大厅的楼梯中间的平台。我就是从这个楼梯上摔下去的,而等我苏醒过来后,伏木野就一直盯着这个变小的我。)伏木野!你啊!就算是别人的事,你也稍微吃惊一点啊!
伏木野円:比起这个…
雪见有一:什么叫比起这个啊?什么!
伏木野円:比起这个,雪见,我们约定好了的那个,怎么样?
雪见有一:啊?
伏木野円:我们约好了的。你不打算履行跟我的约定吗?
雪见有一:(对了,我之所以会摔下楼梯,就是因为和他的争执。)

(伏木野円:雪见?…雪见,等等!你是来见我的吧?
雪见有一:我只是来看作品的,你不是给我招待券了吗。
伏木野円:我好高兴,从美大毕业以后4年都没见过你了。在入口处展示的那个,得奖了。
雪见有一:嗯,是挺不错的。
伏木野円:你…不相信我获奖了吗?
雪见有一:没有啊。那我还有工作,先回去了。再见。
伏木野円:等等!
雪见有一:话都说完了吧?怎么,你想让我夸赞你吗?我不过是你一个老同学,你在期待什么?
伏木野円:你…不记得我们的约定了吗?
雪见有一:说什么呢?放开我!…啊!!
伏木野円:危险!!)

雪见有一:(然后,醒来以后就是这个样子了。这种无聊的梦,也许再做一次同样的事就能一下子醒来吧…但对现在的我来说,这个楼梯就像悬崖峭壁一样,我有恐高症啊,这可怎么办啊…)
伏木野円:要不…你先来我家吧?

雪见有一:(只能让他帮忙了吗…唉,摇摇晃晃好难受。为什么我要在这家伙的口袋里!早知道就不去了,都是因为伏木野给了我招待券才去看的…)

雪见有一:(那个是新闻社主办的艺术赏受赏作,还是老样子,所有人都对伏木野的作品赞不绝口,以前一直是这样。 我和伏木野是美大工艺系的学生,热衷于制作玩具屋。我们的作品风格和性格都截然相反。我强调作品的精致,而伏木野的作品可以说是生动的,有着玩具屋所难以具备的生气。但我却觉得它们有些扭曲,他本人和他的作品,我都非常讨厌。)可恶!所以我最初都没打算去的!…啊!不要突然停下来,我要掉下去了!
伏木野円:雪见,你真的不记得吗?毕业典礼那天的约定。
雪见有一:毕业典礼?所以说到底是什么约定啊?
伏木野円:这样啊。我知道了,你不记得也没办法了。算了。
雪见有一:(什么叫算了啊!你从学生时代就这样,就知道自己说些独断的话!我说什么了就让你一脸消沉?伏木野的家,是在大学背后的一个独栋老房子。曾经因为学园祭,大家在他家聚会过。)
[猫叫]
雪见有一:(一直在家门口睡觉的那只肥虎纹猫也还是老样子。当然,这是我的梦嘛,当然会像我记忆里一样了。)

雪见有一:干,干嘛啊,突然拿出尺子来…
伏木野円:14.3cm。你身高是多少?
雪见有一:175cm
伏木野円:……
雪见有一:172cm……
伏木野円:果然。
雪见有一:什么叫果然!我不是胡说,那个…只是取个整!
伏木野円:果然是十二分之一的比例。
雪见有一:咦…(十二分之一…不是玩具屋的基本比例吗?难道这是个职业病的梦吗?)
伏木野円:正好,如果你要在这儿生活的话,就选个喜欢的房子吧。

雪见有一:呼……(住在自己做的房子里,真是做梦一样…不过,这本来就是个梦嘛。虽然伏木野想要借我房子住,但是谁要住在他的作品里啊!我拜托他去我家把我做的玩具屋搬来,并决定在这里住一晚上。)他…不在吗?嗯?这是什么?(房子前放了一堆面包。这比榻榻米看着还大的面包到底是…)
伏木野円:用这个吧。
雪见有一:伏木野,在此之前你有话要说吧?
伏木野円:哦,我回来了。
雪见有一:我不是说这个!你一大早去哪儿了!这个,不是娃娃用的衣服吗?你给我买的?
伏木野円:嗯。因为你昨天嘟囔说没有换洗衣服……
雪见有一:这样啊。多谢,帮了大忙了…你在看什么啊?
伏木野円:哦…不好意思…
雪见有一:奇怪的家伙,都是男人何必那么紧张。
伏木野円:很合适啊。
雪见有一:穿这种魔术贴扣的娃娃衣服,就算你说很合适我也不觉得那是夸奖啊。
伏木野円:这样啊。那要出门吗?

雪见有一:唉,还是晃来晃去的啊。(因为伏木野说要去个展,所以我就坐在他口袋里一起去了。因为就留下我一个人会不方便。)
上野沙耶:抱歉,让你久等了。
雪见有一:(这个声音…)
上野沙耶:打搅到你工作了吧?
雪见有一:(难道是上野沙耶?大学时代和我交往了半年后随手把我甩掉的女朋友…为什么她会在这里?)
伏木野円:不,没什么。上野你才是,每天都来不会觉得无聊吗?
上野沙耶:才不会呢,伏木野君的作品,每看一次都会有新的发现呢。
雪见有一:(大学时代,我知道她对伏木野有意思。尽管他是个极其少言寡语的怪人,但在美大,只要有才能,就会成为关注的焦点。伏木野一旦进入创作中,何止周围,连自己的事情都能忘记。他肚子咕咕叫的声音吵死人,害得我不知多少次,在上课前给过他面包吃。然而这家伙,一边狼吞虎咽地吃着面包,一边对我说:你不适合美大。这个恩将仇报的家伙!可他却…)
上野沙耶:人手不够了就叫我吧。打杂也好。
伏木野円:我不会拜托别人打杂的。
上野沙耶:说什么呢?伏木野君要是没有人照顾,连日常生活都困难吧?下次我给你做饭吧!
雪见有一:(可恶!这种老大不小了还不会照顾自己的男人竟然会受欢迎!太没天理了!不过我知道,比起我这种因为生气就延误作业的人,他那种专心致志投入作业的人更有魅力…所以我才讨厌他!)


Track 02

伏木野円:你没食欲吗,雪见?喂?
雪见有一:啊!别这样,我又不是娃娃!别随便碰我!
伏木野円:多吃点。也许多吃点就能长大了。
雪见有一:唉…(说起来,我的工作怎么样了啊?)
[手机铃声]
雪见有一:(从摔下楼梯后已经过了几天了,我还没从梦中醒来。这是个有时间概念,不容易醒来的梦,而且连来催促工作的电话都打来了。我的工作是制作模型,接手各种建筑物。我的卖点是能够把握现实建筑的空间,进行精巧地缩小。但现在的状况,简直就是木匠活啊。那混蛋,擅自在这儿立这么个大树,这么大的树怎么可能种植到住宅区啊!我要锯了它!…这样的身体,工作受到限制,虽然我知道我不得不让伏木野帮忙,可他是靠感性来做东西的,真让人头痛。)什么声?
[猫叫]
雪见有一:(是那只野猫吗?从开着的窗户里进来了啊。明明那么胖…啊!它朝这边过来了!啊!好大!)
猫:喵~~~
雪见有一:等等!我不是猎物!…天哪!我的房子!你知道我做它花了多少天吗!?啊啊!(我要藏哪儿好啊!作业台就这么点地方,我要怎么下去啊…)啊啊!!!

伏木野円:雪见!雪见!雪见!
雪见有一:好吵啊…
伏木野円:雪见!你,你在这儿啊…猫,猫的脚印…你的…房子…
雪见有一:(这家伙,从学生时代嘴就很笨,现在终于要变得不会说话了吗?)嗯,你不在的时候,我被那猫袭击了。不过还好,我想方设法躲进鞋柜里了。
伏木野円:太好了…太好了…你还活着…
雪见有一:你,刚刚…
伏木野円:你还活着,你还活着…你还活着,你还活着…
雪见有一:(然后那天晚上,伏木野不知来看了多少次在被半毁掉的房子中睡觉的我。)喂!你要把我带哪儿去?
伏木野円:去我屋里。你还是跟我一起睡吧。
雪见有一:(原来如此,这样的话我就不会被猫袭击了,你也不用一趟一趟来看我了。真聪明!…呸,才怪!)白痴!放我下来!谁要和你一起睡啊!
伏木野円:但你不是睡不着吗?
雪见有一:还不是因为你老没完没了过来看啊!
伏木野円:行了,你就在这儿睡吧。
雪见有一:怎么睡得着啊!至少把我放被子里吧…我是你的宠物吗!是迷你鹦鹉吗?!
伏木野円:呼…
雪见有一:从这个角度看跟大佛像一样。你啊,这么担心我吗?(我在入睡之前,一直都看着他撞到鞋柜上肿起大包的脸。)

雪见有一:喂,伏木野,我以前就想说了,你的名字还真是像女孩子的一样啊。円什么的,一般不都是女孩子用的吗?
伏木野円:是吗?也是啊。我没注意,也没人这么叫过我。
雪见有一:没人叫?真是个寂寞的家伙啊。嗯?那你父母呢?父母应该叫名字的吧?
伏木野円:没有。
雪见有一:唉?
伏木野円:我的父母不在了。小学二年级的时候,一天早上起来他们就不在了,从那以后就再也没见过了。
雪见有一:(伏木野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母亲是为了贺礼才生下的他,结果却失踪了。)
伏木野円:啊,想起来了。我的名字是从钱来的,是单位吧,日元的。
雪见有一:(领养他的爷爷,在伏木野上高中的时候去世了,只留下了这幢老房子。)
伏木野円:雪见。那时候你给我饭吃真是帮了大忙。
雪见有一:嗯?
伏木野円:你不是总给我面包吗?
雪见有一: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伏木野円:呵呵…我一直觉得……你是个温柔的人。
雪见有一:(简直就像一只呲着牙笑的狗狗。这件事,居然是在认识8年之后才听伏木野说起…说起来,那个约定究竟是什么来着的?)

雪见有一:(托那只肥猫的福,我不得不借住在伏木野做的房子里了。我住进去才知道,虽然看上去扭曲,但是这都是经过计算的。伏木野很有才能,其实这一点我一开始就知道了,也许只是我不想承认而已吧。)伏木野?你还没睡吗?
伏木野円:还差一点。
雪见有一:光帮着我,你自己的工作不会来不及吗?
伏木野円:没事的,还来得及。
雪见有一:刚做好的,为什么扔到啊?
伏木野円:我不喜欢。没进气泡。
雪见有一:那之前的那个呢?
伏木野円:气泡的位置不对。
雪见有一:喂,伏木野,你是为什么开始做玩具屋的呢?(我很在意,他明明长着笨笨的粗手指,却一心想做精致的玩具屋的理由。)喂,伏木野…
伏木野円:我喜欢,这些小东西。
雪见有一:小东西?为什么?
伏木野円:因为能照我的意愿制作它们。自己可以做,也可以保护它们。
雪见有一:保护?为什么要保护?难道因为附近的野猫?(应该去保护的自己的世界,房子,也就是家。在伏木野的成长中,也许那是最无缘的东西吧。伏木野专心致志地构建了属于自己的梦想。)


Track 03

雪见有一:了不起!比预定还提早完成了!就差交货了。代理拜托你了!
伏木野円:嗯。
雪见有一:但是,我也不能一直这样,不和你以外的人见面啊。不能让你照顾一辈子…
伏木野円:不用在意这种事。
雪见有一:嗯?
伏木野円:不说这个了,我买饭来了。饿了吧?
雪见有一:什么啊?不是平常的便利店便当啊,好豪华啊。烤鸡,香槟,蛋糕,还有点心!
伏木野円:我在商场买的,因为…要庆祝嘛。你喜欢的吧?
雪见有一:(小小的我,喝了一口香槟就晕晕乎乎的了。)伏木野,谢谢你,多亏了你帮忙,我才能赶上。
伏木野円:没,没什么,是你努力了嘛。很不错的建筑模型,客人一定会喜欢的。
雪见有一:(他竟然会夸我……)
伏木野円:啊。雪见,你干嘛,刚才扔的什么啊?
雪见有一:是软糖啦,你一副呆样掉以轻心了吧?
伏木野円:你啊!
雪见有一:啊!…棉花糖?算你狠!
伏木野円:呵呵……
雪见有一:(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伏木野笑出声来,突然觉得好开心,我开始绕着桌子不停地跑起来。)
伏木野円:咦?雪见?雪见!你在哪里,回答我啊!
雪见有一:你看哪儿呢?我在这儿呢!
伏木野円:雪见。什么嘛,你还在的-……
雪见有一:(这家伙,干嘛露出这么高兴的表情啊。)来,在这边!円!小円!
伏木野円:呃?
雪见有一:啊…那个,其实叫名字也没什么特别的意思…啊,啊啊!(看着突然脸红起来的伏木野,我反而慌了,根本忘了自己正站在蛋糕上面…)沉下去了…(完全掉进蛋糕奶油里去了。)
伏木野円:雪见!雪见!…雪见,雪见!没事吧?
雪见有一:咳咳…(伏木野低头看着我,可怜兮兮的表情,就像快要失去主人的狗狗一样)啊…得救了!
伏木野円:雪见,雪见,没事吧!
雪见有一:全身都是奶油,好惨啊……
[舔]
雪见有一:啊…哦哦!喂,你舔什么啊,好痒!住手啊!
伏木野円:雪见。
雪见有一:等等,怎么了,干嘛啊?
伏木野円:雪见
雪见有一:我要去洗澡,不好意思,帮我准备下热水吧。还有,能放开你的手指吗?…啊!…唉?(这家伙,把我的衣服剥下来了!)
伏木野円:雪见,你没穿内裤吗?
雪见有一:有什么办法!内衣有没法买换的!…我说,你放开我啊!都说让你住手啊!
伏木野円:别闹,雪见。
雪见有一:那你就住手啊。干嘛啊…干嘛突然做这种事…
伏木野円:不是突然的,也许,我以前就想看的,一直想…
雪见有一:想看?看什么?
伏木野円:全部。
雪见有一:全部的…什么?
伏木野円:好小哦。
雪见有一:你啊!啊…住手,住手……
伏木野円:变湿润了。
雪见有一:啊…!
伏木野円:雪见…舒服吗?这个。
雪见有一:不要……
伏木野円:舒服吗?
雪见有一:嗯…不要!为…什么要做…这种事!那个…不要!
[舔]
伏木野円:不要吗?这个,不舒服吗?
雪见有一:是挺…舒服的…
伏木野円:为什么舒服还不行啊……
雪见有一:什么啊!你是…男人啊!
伏木野円:男人就不行吗?为什么?
雪见有一:男人之间不会做这种事的吧!一般来讲!
伏木野円:一般?但是,这是梦吧…
雪见有一:那倒是…啊!…啊,不!要出来了……
伏木野円:行了,射出来吧。
雪见有一:啊…!
伏木野円:雪见,舒服吗?
雪见有一:啊…(他把舌尖放到我嘴边,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吻我吗?伏木野的舌头,好烫……)
伏木野円:雪见,雪见!
雪见有一:伏木野!(我差点摔倒,不经意地抱紧了伏木野的手指。我骑在他的手指上,快感的根源被摩擦着…)嗯…
伏木野円:怎么了?舒服吗?雪见?
雪见有一:舒服…
伏木野円:雪见,看着我。
雪见有一:嗯…啊!舒服,好舒服!嗯…!伏木野!不行了,又…要出来了!啊!
伏木野円:你,好可爱啊……
雪见有一:什么可爱啊…你,干什么!啊……
伏木野円:雪见!雪见!哈……

伏木野円:那我把它分四份搬到车里了哦。
雪见有一:哦,拜托你了。(第二天,为了把完成的模型交货,伏木野在默默地搬运。简直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真是个超级闷骚男!说起来…伏木野向我扔的只有棉花糖啊,是为我着想吗?伏木野他,喜欢我吗?不过,这是在梦里啊…也就是说,那是我的愿望吗?!唉?刚刚那是…啊!是那只肥猫!不好!伏木野现在在外面…为什么啊!别过来!别过来!)
伏木野円:雪见!住手!雪见,没事吧?
雪见有一:伏木野,别管我,先去救模型……
伏木野円:笨蛋,怎么可能!
雪见有一:笨的是你!模型!保护好模型!
伏木野円:喂!你这家伙!等等!雪见…没事吧?

雪见有一:今天交不成货了吧……(好不容易完成的模型,变得一片狼藉。)
伏木野円:雪见,抱歉,都怪我把门敞着……
雪见有一:不是你的错,不开着门货就运不出去吧。
伏木野円:我们修理吧,尽快。
雪见有一:修理?不行的,都破坏成这样了。
伏木野円:重新做的话要花多少时间?
雪见有一:我想想,6,7天吧。
伏木野円:三天搞定它。白天我也会来帮忙,现在就开始。
雪见有一:现在开始?你还有个人展览会要搞吧?而且你自己的工作…
伏木野円:那种事…总会有办法的。
雪见有一:(他是认真的吧…但你的工作也会被耽误的。)算了。
伏木野円:什么算了……
雪见有一:算了,怎么说呢,我觉得这应该就是命运吧。
伏木野円:你说什么呢?
雪见有一:我放弃了。说实话我也累了,每天全身肌肉酸痛的……
伏木野円:别说傻话!有人在等待着你的作品吧!
雪见有一:别这么说。这又不是你做的艺术品,不用勉强了。为什么你要生气啊,跟你没关系的吧?
伏木野円:……没关系?
雪见有一:帮我这么多忙真是很感激。但以后的事你就别再管了,我也不想再被你帮助了。别再管我了。(说完话我把脸扭了开,我……已经不想再给伏木野添麻烦了。)


Track 04

雪见有一:(这个时间了,怎么还有说话声?)
伏木野円:帮了我大忙了。
雪见有一:(会是谁呢……伏木野円从来没有在这么晚的时候给人打过电话。)
伏木野円:嗯。嗯,嗯。嗯,嗯。那么,明天见。

雪见有一:于是第二天,我无论如何都很在意昨晚的电话。所以虽然知道这是恶趣味,但还是偷偷钻到他的包里,藏到他的车上了。
上野纱也:不好意思,让你等这么久。
伏木野円:没有等。
雪见有一:(这个声音!)
伏木野円: 我也刚来。
雪见有一:(是上野纱也!)
上野纱也:总之先去吃饭吧?这附近有家店不错的。
伏木野円:我去哪里都可以。
上野纱也:那就这么定了。
雪见有一:(莫非,他们是在约会吗?)

雪见有一:(等他们两个人下车之后,我爬到了座位上,从车窗向外面望去。透过餐厅的小窗户,看到了两人的身影。她一副很开心的样子,伏木野也很认真地看着她。明明玩弄了别人的身体,现在这样又算什么啊!说起来,他说过喜欢小巧的东西的,莫非只是因为个人癖好,戏弄了我而已吗?不,这全部都只是我的梦。可是,说起来,究竟从什么地方开始是梦境呢?我真的从台阶上摔下去了吗?伏木野寄来的请柬……难不成更之前?!毕业仪式呢?)

(伏木野円:毕业之后,就不再做玩具屋了吗?还是不要作为好,这个不适合你。
雪见有一:我要做又怎么样?这是我的事情,不用你来管。
伏木野円:我们不会再见面了吗?
雪见有一:那是肯定的吧!都毕业了。
伏木野円:这样啊。那么, 就算毕业了,能不能找个地方再见见面呢?
雪见有一:我和你吗?开玩笑的吧?)

雪见有一:(那个时侯,伏木野的话虽然让我很不爽,不过我知道他并无恶意。他只是个直肠子而已。而且,伏木野的话是对的。我无法做出伏木野那样的作品。伏木野……其实,我并不是真的讨厌。他的作品也好,他这个人也好。如果那一天,我们做了毕业后也要见面的约定的话,现在会是怎样呢?也许这一切,全部是由我的这种愿望生出的梦境。变成这么小,是想要在伏木野的身边生活,想要被他珍惜吗?这一切,全部都是我的愿望吗?我不知道,究竟从哪里开始是梦呢。唯一一件我明白的事情,那就是我被伏木野吸引着。看到请柬的寄件人名字的那一瞬间,其实,我很开心的。)

雪见有一:(回来了的两人,话不是很多。没聊什么话题之后,车便停了下来。)
上野纱也:再见啦,伏木野君。谢谢你送我回来。
雪见有一:(这次又是要上哪里去啊。啊,停下来了。伏木野并没有下车,只是静静地盯着前方。那里是美术馆。个人展览会应该已经结束了。我爬到副驾驶的位置,想要偷偷看一看伏木野的脸。那时……)等等!啊!伏木野!
伏木野円:啊!
雪见有一:啊,好险。
伏木野円:雪见?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雪见有一:我、我是跟着你出来的。你,到美术馆来,有什么事情啊?!
伏木野円:上野她,拒绝帮忙。
雪见有一:帮忙?
伏木野円:你,已经不想让我帮你了吧?所以我想,如果是上野的话,你可能会愿意吧。上野在上大学的时候,和你交往过的,所以在想,你的喜好,做法,应该比较了解的吧……
雪见有一:(为什么这家伙,知道我们交往过啊。)你不是对别人的事情没有兴趣的吗?她根本不知道的。帮过我的人,就只有你而已。
伏木野円:啊!这样啊……
雪见有一:然后呢?被拒绝了之后,为什么要到美术馆来啊。
伏木野円:我想回去……
雪见有一:诶?
伏木野円:我想,是时候该从梦境中…醒来了……
雪见有一:梦?
伏木野円:这个梦,是我的梦。雪见,这不是你的梦境,是我的!
雪见有一:你为什么突然这么说啊?
伏木野円:因为这是我的愿望。我在想,要是你能一直在我身边就好了。让你属于我,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就好了。就像玩具屋那样。所以,你变小的时候,我就在想,这肯定是我的梦。
雪见有一:可是,这些事,你从来没有说过啊。
伏木野円:因为我想不用醒过来也好。如果,你不记得我们的约定的话。
雪见有一:你说的约定,是什么约定啊?
伏木野円:在毕业仪式上,我们做了个约定。如果,我做的玩具屋被认可了的话,你就愿意属于我。
雪见有一:哈?
伏木野円:你真的不记得了吗?我说毕业之后也想见面,可是你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然后,我就问你,就没有认可我的方法了吗?你就说,如果我的作品被世间认可得到好评了的话,也不是不能认可我……
雪见有一:诶……
伏木野円:而且你还说,真的得到好评的话,也可以考虑和我交往……
雪见有一:我竟然说了这……那只是,朋友层面的意思……伏木野,属于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伏木野円:是让你做我的恋人的意思!你竟然不记得那个约定,我一直无法相信。既然这样,那么就一直这样,不要从梦境中醒来好了。
雪见有一:伏木野……
伏木野円:可是!这样下去果然是不行的!这样下去的话,你会一蹶不振的!就算是在梦里的你,我也不愿你看到你不再做作品了。
雪见有一:说什么作品,你不是觉得我没有才能的吗?你不是说过的吗?我不适合上美大!
伏木野円:我说过这种话吗?那是因为你的作品都很精巧,简直就可以直接实体化了……所以我觉得,你比起留在美术科,还是适合去上建筑科的。
雪见有一:是这个意思啊……
伏木野円:雪见,我喜欢你!
雪见有一:伏木野……
伏木野円:是时候分手了。我决定醒过来。
雪见有一:(他该不会是想要从台阶跳下去吧?!)等等!等一等!还不能肯定这就是你的梦吧?!你不要随便结束别人的梦!这是我的梦境!
伏木野円:不是的,雪见!那是你误会了。现在的你只不过是我的梦,所以才会像这样,净说些我喜欢听的话。
雪见有一:(这不可能!我有自己的意识。这是我自身所期望的事情。我已经不想再失去了。如果是梦的话也无所谓。我也!)不是的!不是的伏木野!现在的你对我来说才是理想的存在!从台阶摔下去的人是我啊!伏木野!听我说啊!(伏木野站在台阶前,把我放到了地板上。无法阻止他,我不要这样!我不想这样被留下!我要跳得高一些!高一些!再高一些!)啊!

雪见有一:呃、呃……
护士:哎呀,雪见先生,你醒啦。感觉怎么样?
雪见有一:(这里是医院。听护士的说明,我好像已经昏迷了三天了。)什么啊,这果然是梦啊。
护士:啊,对了对,隔壁病房的伏木野先生也才醒来不久。不过真的好巧啊,竟然一起从台阶上摔下去,又一起醒过来。
雪见有一:诶?
护士:目击者说,他是想要保护你,结果也从台阶上摔下去了。

雪见有一:(我跑出病房时,发现伏木野也跑了出来。我们来到了屋顶,聊起了梦的事情。看来,我们两个做了一个同样的梦。在我们一起从台阶上摔下去的时候,梦境重合起来了吗?虽然有些不合逻辑,但是这样才能说得过去。)
伏木野円:雪见。约定……我们的约定,你已经知道了吧?
雪见有一:呵,你还真的是只想着那件事啊。我说,伏木野,在梦里你说的关于毕业仪式的事情,要和我交往的约定什么的,这是真的吗?
伏木野円:嗯!我喜欢你。
雪见有一:为什么会喜欢我啊?
伏木野円:因为,你会给我面包啊。
雪见有一:哈?
伏木野円:你不是一直给我果子面包的吗?我一直觉得你是个很温柔的人。
雪见有一:啊……我说你啊,哪有这种理由的啊?!
伏木野円:是吗?我很感动的。
雪见有一:(这不简直就是喂食吗?!真是的,这个家伙的嘴到底有多笨啊!)哈哈哈~
伏木野円:雪见?不要笑了,告诉我答案吧!
雪见有一:诶?
伏木野円:回答!不可以吗?你不能成为我的人吗……
雪见有一:伏木野……
伏木野円:我很受伤的,你竟然不记得约定。我,这四年一直,为了让你认可我,不停地在努力。
雪见有一:四年一直?你,竟然为了这种事……
伏木野円:什么叫这种事?!你不愿意吗?
雪见有一:(老实说我是有些生气。再怎么说,竟然只是因为果子面包耶!所以我拽过伏木野的领口,轻轻的凑上了双唇……)
伏木野円:雪……见……?!雪见?这是,什么意思?
雪见有一:你,觉得呢?(这次是伏木野像是要吞噬掉我一样的吻。焦急的动作,和梦里一样……)好久没有做梦了……
伏木野円:嗯、嗯,是啊。我可能也是很久都没做梦了。
雪见有一:我一直都只是做工作相关的梦,觉得自己不适合这么悠闲。以前倒是做过很多梦啊。飞到蓝天里的梦啊,飞到宇宙中的梦啊…什么时候开始不会做梦了吗?
伏木野円:啊……
雪见有一:伏木野!
伏木野円:啊?
雪见有一:我们已经昏睡了三天了吧?
伏木野円:啊,好像是这么说的。
雪见有一:我们的工作怎么样了?!我的模型呢?你的个人展呢?
伏木野円:怎么样,我觉得没什么的吧。反正我的个人展就算我不在也是会开三天的吧。
雪见有一:你干嘛说的这么无所谓啊!肯定已经很混乱了!总之还是先回到病房去吧!
伏木野円:啊!
雪见有一:(虽然在我们昏迷的这段时间里,事情不晓得变成什么样子了。不过,可以想象,接下来我们必须要不眠不休地,把欠下的工作补上。就算是再真实的梦,一旦醒来,就全都恢复原状……不,等等……)
伏木野円:雪见?怎么了?
雪见有一:(在梦中成形的东西,还是有一样的。那就是,伏木野在我身边。我正面面对眼前的答案,不禁露出了笑容。)


Track 05

1/1スケールの恋

雪见有一:(应该是有两年没来过伏木野的家了,但却完全没有怀念的感觉。所有的一切都如梦中所见一般,就连在门边慵懒闲散地趴着的那只肥猫也一样。以及,从敞开的门扉中看见的伏木野的身影。)哟,伏木野,在工作吗?
伏木野円:不,在等你。
雪见有一:(这个男人为什么就总是这样不拘言笑地将直球扔过来呢。明明出院后两星期不见了,在意的人就只有我吗?)这是手信。你家还是和梦中一样啊。啊,这是我向你借的玩具屋子,真怀念啊。
伏木野円:从二楼找出来的,因为是你用过的。
雪见有一:……说起来,你工作准备怎样?因为这次个人展比较盛大,所以想更加用心去做,你在电话里是这么说的吧?
伏木野円:嗯,从这月下旬开始。好像说还想展出我的新作。
雪见有一:诶~那不是很厉害嘛!真不愧是美术科的老师啊!那我也去看看吧。
伏木野円:唔!
雪见有一:什么!?等等!你想开始干什么啊!?
伏木野円:我想做。
雪见有一:哈?想做……你是白痴啊!在想什么啊!
伏木野円:呃……但是你不是愿意和我交往吗?还说会成为我的人……而且上次不是还在医院的顶楼和我接吻了吗?
雪见有一:唉……所以我才像这样地过来你家玩啊。我说你啊,什么想和我交往啊,就只是想做那种事而已吗?
伏木野円:不是的。
雪见有一:那就……
伏木野円:但还是想做。
雪见有一:我说啊,即使这样,但哪有人会突然就扑上来的啊!?
伏木野円:不是突然就可以了吗?什么时候开始才行?
雪见有一:什么时候……这种事情总得有个顺序的吧!那个……喝茶、吃饭什么的,一起看电视轻松地度过之类。
伏木野円:喝茶……是吗,这样啊。今天很热嘛。

雪见有一:(喝茶和看电视,正如我的提案一样。但是,完全、简直、一点也没能冷静下来!伏木野那家伙,在我旁边拼命放出“想做”的电波!)伏木野,别一直看着我,也稍微看看电视吧。
伏木野円:我想看你。看你也不行吗?
雪见有一:(这家伙真是的!)
伏木野円:雪见。
雪见有一:什么啊?
伏木野円:雪见……
雪见有一:所以说什么啊?
伏木野円:唔!
雪见有一:等等!
伏木野円:嗯……
雪见有一:嗯……嗯……等等……
伏木野円:啊……
雪见有一:啊……(这家伙也太霸道了吧!纹丝不动的!为什么区区一个做玩具屋的人,力气可以这么大啊!)
伏木野円:雪见……
雪见有一:(这是什么?怎么感觉那里有什么很硬的东西顶着我……难道这么大的就是……)果然还是不行!绝对不行!住手……叫你住手啊!伏木野!
伏木野円:嗯……
雪见有一:等……円!
伏木野円:呃!
雪见有一:哈……円!冷静点!
伏木野円:雪见……
雪见有一:我刚才不是说了吗?顺序是很重要的。
伏木野円:还有什么是需要做的吗?
雪见有一:想要长久地交往下去,那期间的过程是很重要的。
伏木野円:怎样做才好?要怎样才能做到?
雪见有一:那种事情,你自己想想吧!
伏木野円:哦……
雪见有一:(那也算是伏木野自己对爱的表达方式……吧……不不,那家伙太直接了!很多事都做过头了!不过,下次应该会好好考虑相处的顺序了吧。比如先是约我吃个饭什么的……)

雪见有一:(都已经一星期了啊!伏木野也没有来联络,那家伙到底在干什么啊!为什么一定要我先说出来啊!?)
【叮咚】
雪见有一:(唔……伏木野,不在吗?啊,肥猫,从那种地方过来啊。那个窗子不是一直开着嘛。伏木野那家伙,真不谨慎啊。话虽如此,但从窗口进去的不是小偷,而是我。打算就这样等他一下,但外面却有人进来动静。)
森野:请问,伏木野先生在吗?
雪见有一:他在外出。请问你是哪位呢?
森野:我是住在附近的森野。还以为他在家,所以才来拜访的。
雪见有一:(是个有着祥和感觉的漂亮女性。她是伏木野的迷,来委托制作玩具屋子。说是为了和死去丈夫之间回忆的小教堂。伏木野好像因为很忙而拒绝过一次。)
森野:这个,不介意的话请一起享用。我在这前面开了一家很小的面包店。之前送了些给伏木野先生,他很是开心。
雪见有一:伏木野他吗?
伏木野円:好像很喜欢honey honey。很有男子气概,虽然脸有点可怕,却喜欢很甜的面包,真是位可爱的人呢。
雪见有一:(把装在纸袋里的面包放下,她就回去了。竟然说可爱?而且还是伏木野的迷?为什么那种迟钝的怪人会受欢迎啊!?)
伏木野円:雪见,你来了啊。
雪见有一:呃……那个,我有事到这附近来,就顺便来看看你最近怎样咯。
伏木野円:是吗,顺便啊。
雪见有一:你是出去买东西了吗?
伏木野円:嗯,买点东西。有个东西要急着做出来,可是材料不够。
雪见有一:刚刚有个叫森野的人来过了。给你拿来慰劳品。
伏木野円:是吗。
雪见有一:(你很开心呢。因为是果子面包啊。而且说到底他还是喜欢我的。对了!)伏木野,晚饭要一起吃吗?
伏木野円:不用了。有些东西我想早点收拾好。
雪见有一:什么嘛,是你那里的工作吗?
伏木野円:不好意思,你今天能先回去吗?
雪见有一:哈?那刚好啊。我也还有自己的工作。
伏木野円:是吗。加油。
雪见有一:我回去了。(什么啊!我在就会妨碍他吗?出门时回过头,看见的是伏木野朝那个女性拿来的面包伸出手的场景。)

雪见有一:(骗人的吧,模型的零件,方向居然被我弄错了。唉……那之后,完全无法集中精神工作。伏木野那家伙,对于新举办的个人展,什么都没有对我说。伏木野这个笨蛋!还不如赶快……赶快…干什么呢……)

伏木野円:哈……哈……哈……
雪见有一:唔……(怎么感到奇怪地暖热啊……我什么在这里了?这里是伏木野的手心上!也就是说,难道我又变回15厘米了吗!?)
伏木野円:雪见……哈……雪见……
雪见有一:喂!伏木野!
伏木野円:雪见?嗯……
雪见有一:(伏木野伸出舌头,舔过我的嘴唇。在梦中体验了很多次,那样的亲吻。把我放在手上然后自慰……什么嘛,伏木野那家伙果然还是喜欢我的啊。)
伏木野円:嗯……
雪见有一:喂!不要把我放到这种地方啊!唔……这是什么啊……好大……你在想什么啊!?
伏木野円:雪见……雪见……我喜欢你……成为我的人吧……
雪见有一:笨蛋!说着这些话,还不是把我晾在一边不管!你说的话完全不能信任啊!
伏木野円:雪见,我爱你。
雪见有一:就算你那么说,我……啊啊……(好险啊,差点就掉地上了。呃,我抱着的是……伏木野的?诶?我什么时候变成全裸了!?不过想起来也没办法,反正这全都是……)伏木野……
伏木野円:嗯……嗯……
雪见有一:啊……笨蛋!不要动啊……住手……啊……
伏木野円:雪见……虽然你的很小,但还是变硬起来了……
雪见有一:不要说啊,笨蛋!
伏木野円:雪见……舒服吗?
雪见有一:嗯……嗯……
伏木野円:哈……好可爱……好可爱啊……雪见……
雪见有一:伏木野……啊……(我一个人先射了……)伏木野……(这样想着,看向他的那个瞬间……)
伏木野円:唔……
雪见有一:啊啊……啊……要溺死了……

雪见有一:啊!哈……(真变态!太变态了!我有那么欲求不满吗?不,等等,刚才那乱糟糟的梦难道是伏木野又进到我的梦里了?对啊,如果不是不会这样的!伏木野那混蛋!)

雪见有一:伏木野!你在家吧?喂!(有人喊他也不出来吗?可能还在睡觉吧。在我寻找进到屋里的方法时,又被那只肥猫帮助了,这次它告诉我的是墙壁上有错位的护墙板的地方。)你还挺好用的嘛。喂!伏木野!不在吗?(不是吧……那么下流的梦只有我一个人梦见了?作业台上放着的是新做的玩具屋吗?这是……小教堂。是为了那个人而做的吗?反正是被面包收买了呗~。咦?铺在庭院里的石头,难道说…这是用Jelly beans做的吗【注:一种软糖】?为什么这种东西……)等等!这可不能拿来吃啊!住手啊!笨蛋!好痛!你这只肥猫!
伏木野円:雪见?那只手怎么了?被猫爪伤了吗?
雪见有一:啊,没什么事的。伏木野……
伏木野円:唔……嗯……
雪见有一:啊……那个,不用那么舔啦……比起这个,你的屋子……这屋里都没有创可贴吗?
伏木野円:啊?啊……创可贴啊……
雪见有一:(伏木野马上拿来了药箱,给我包扎伤口。怎么回事呢?感觉变轻松了很多。虽然很不甘心,不过我是想见他的吧?)屋子的伤痕能修好吗?小教堂做得很漂亮呢。那个人也一定很高兴。
伏木野円:那个人?
雪见有一:不是因为那个叫森野的人的委托才做的吗?通知她做好了吗?
伏木野円:你在说什么?小教堂是做给你的。
雪见有一:诶……
伏木野円:今天去看了戒指,但我不知道尺寸。
雪见有一:戒指?
伏木野円:你戴戒指的尺寸是多少啊?
雪见有一:啊?
伏木野円:好像不知道就买不了。我喜欢你。
雪见有一:等……
伏木野円:想和你交往。
雪见有一:啊……
伏木野円:也很想见你。想和你做。所以,和我结婚吧。
雪见有一:哈?你在说什么啊?完全不知所云……不要说得那么好听,前段时间明明无视我。我难得来一次,你却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还很美味地吃面包!
伏木野円:面包?
雪见有一:那不是重点!
伏木野円:你不是说到这附近办点事才顺便过来一下的吗?
雪见有一:我能有什么事要来这附近啊!?
伏木野円:那是为什么?你特地来见我的吗?那又为什么不直接说啊?
雪见有一:谁知道啊,那种事情。你自己想想吧!
伏木野円:唔……你的想法我很难理解。之前也被你那样说了,我就自己考虑了一下。只知道埋头做屋子,真抱歉。我想快点做好它,向你求婚的。
雪见有一:那为什么做小教堂……因为结婚所以是教堂。而Jelly beans就是我们的回忆之物啊?你……没想到还是个浪漫主义者啊。
伏木野円:浪漫主义者?
雪见有一:没有自觉的话就算了。
伏木野円:雪见,能和我结婚吗?
雪见有一:不要。
伏木野円:你有什么不满意?
雪见有一:那种事……要彼此再多接触些才可以吧。而且,我们都是男人啊!你知道自己那里有多大吗?那样肯定没办法很简单就接受的啊!
伏木野円:但是,有女人说了很舒服啊。
雪见有一:你和女人做了吗?
伏木野円:以前的事了。因为说了想和我做。
雪见有一:你只要被引诱和谁都可以做吗!?就是因为你这样,我才无法信任你啊!你只有对玩具屋才具备应有的常识!结婚什么的,说得那么好听……
伏木野円:唔……
雪见有一:啊……干什么啊?
伏木野円:好了,不用说了,我已经明白了。
雪见有一:你明白了什么啊?
伏木野円:全部。
雪见有一:什么全部……我还没有答应啊!
伏木野円:唔!
雪见有一:笨蛋!住手啊!变态!那么想做的话,去找女人不就好了。凭你的话一定立刻就能找到的。
伏木野円:如果你讨厌的话,我和谁都不会做的。
雪见有一:我又没说我讨厌。你想做就随便……
伏木野円:不想做。雪见,我想要的就只有你一个。
雪见有一:唔……那是认真的吗?
伏木野円:嗯,是真的。嗯……雪见……我想抱你。我会好好地做的。好不好?不要反抗了。嗯……嗯……
雪见有一:啊……(我怎么一下就被迷得晕头转向了呢……结果,我不就是在闹别扭吗?这个突然就将人扒光到处抚摸,又毫无长处的家伙,我却……)啊……伏木野……啊……那里……那里……
伏木野円:我可以摸吗?
雪见有一:嗯……嗯……啊……笨蛋!那样……不要!
伏木野円:忍耐一下,不撑开一些的话,只会让你痛苦。
雪见有一:啊……嗯……
伏木野円:可以了吗?痛吗?这里有感觉吗?
雪见有一:啊……(太奇怪了,明明是第一次的感觉,明明很奇怪,但快感却涌了上来。就像被后面牵引了一样。)嗯……啊……
伏木野円:还不行吗?我的还进不去吗?
雪见有一:啊……那样动的话……
伏木野円:很痛吗?
雪见有一:没事……円……嗯……
伏木野円:我要进去了哦。唔……
雪见有一:啊……啊……
伏木野円:雪见……
雪见有一:啊……嗯……
伏木野円:好紧啊……痛吗?
雪见有一:嗯……不痛……啊……不过……先不要动……
伏木野円:嗯……嗯……
雪见有一:啊……啊……啊……
伏木野円:雪见……雪见……是我的了……
雪见有一:伏木野……啊……
伏木野円:是我的了……你是我的人了……雪见……我喜欢你……
雪见有一:嗯……嗯……啊……等……
伏木野円:等不了……
雪见有一:笨蛋……也让我……让我好好说啊……我也喜欢你啊……
伏木野円:雪见……是真的吗?
雪见有一:这种时候……怎么可能骗你……
伏木野円:嗯……
雪见有一:嗯……嗯……

雪见有一:结果你还只是想做而已吧?还做了那么多次……
伏木野円:因为你说了喜欢我啊……
雪见有一:说了喜欢就代表做多少次都可以吗?唉……真是的。你是精力旺盛的高中生啊?
伏木野円:我很想和你做。从那之后,醒过来之后就一直……只想着那个梦的事情。如果能像那样,你能一直在这个家里的话,就太好了。
雪见有一:你……是真的……
伏木野円:雪见,和我组成家庭吧。
雪见有一:家庭……(我在梦里听到过,想起了伏木野悲惨的幼年时代。)结婚是不可能的了,和你只能同居而已。
伏木野円:你愿意和我住在一起啊?
雪见有一:嘛……应该会这样吧。对了,你也找些时间给那个人做个教堂吧。她不是很想要个小教堂吗?
伏木野円:小教堂?哦,是那个面包店的吧。但是,你刚才不是很不开心的吗?
雪见有一:那个和这个不同啦。
伏木野円:真搞不懂啊。我知道了。
雪见有一:哈哈。
伏木野円:呵。你笑起来的样子,我很喜欢。
雪见有一:你笑起来的脸,很可怕。
伏木野円:唔……
雪见有一:但是,我不讨厌哦。

特典CD

FTCD Track 01

野岛健儿:15センチメートル未満の恋~
三宅健太:15センチメートル未満の恋~
野岛健儿:卷末talk~
三宅健太:卷末talk~
野岛健儿:谢谢大家~总觉得我们两个都很怪哦。
三宅健太:是啊。就是的啊。基本上,像这种CD,不应该是很多出演者,大家一起来参加的吗?
野岛健儿:是啊。
三宅健太:这次,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啊。
野岛健儿:没错,就我们两个人。还是说点什么吧。我是饰演雪见有一的野岛健儿,和~
三宅健太:说点什么吧。我是饰演伏木野円的三宅健太。
野岛健儿:哦,好有精神哦!
三宅健太:不不,是你的错觉。已经没有精神了。
野岛健儿:是啊,这么大的量,我们两个,基本上都是我们两个。
三宅健太:差不多就只是我们两个啊。实际上啊。
野岛健儿:真的是。
三宅健太:嗯,今天的收录基本上就只有我们两个人。真的就是只有我们两个人啊。
野岛健儿:真的就是只有我们两个在不停地说啊。
三宅健太:没错。不过,在某种意义上,原作中也提到了这个,Doll house。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录音棚,也可以假定成一个Doll house。
野岛健儿:是啊,确实是。
三宅健太:在同一个屋檐下~
野岛健儿:哈哈~
三宅健太:几乎几个小时都……
野岛健儿:一起度过了。
三宅健太:一起度过了。
野岛健儿:嘛,不过从这个录音棚的大小来讲,确实可以说是Doll house了。
三宅健太:是啊。
野岛健儿:嘛,如果只有两个人的话,也不用去那么大的录音棚啦。
三宅健太:是的。不可以浪费哦~酱紫。实际上怎么样呢?
野岛健儿:啊,实际上呢,非常难得的是呢,作品的角色,和我们有很多相近的地方。首先在体格上就是。
三宅健太:啊啊,是嘛~
野岛健儿:我是个体型很小的角色。
三宅健太:是啊。
野岛健儿:在这个声优业界里,我觉得我也能算在很小的行列里了。
三宅健太:啊,是这样的吗?
野岛健儿:在男声优里不是这样的吗?
三宅健太:呀,是的吗?
野岛健儿:我们身体变小?很难想象的吧?究竟会变多小呢?
三宅健太:呀,嗯,这确实是啊。不过~
野岛健儿:嗯。
三宅健太:也没那么,那个啦。
野岛健儿:哈哈哈~
三宅健太:我到底该说些什么好啊!
野岛健儿:所以,自己变小了这件事,我很能想象的到。
三宅健太:啊啊~
野岛健儿:相反要是自己变大了的话,啊咧,变大了的话究竟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是不是经常会撞到头啊?不过个子高的人会撞到头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大家都会很小心其实根本不会撞到的吧?诶?!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这样子。
三宅健太:啊啊~
野岛健儿:完全是我不了解的世界。
三宅健太:没有现实感。
野岛健儿:没错。
三宅健太:在自己心里。
野岛健儿:就好像是在想象中的想象了。
三宅健太:诶~
野岛健儿:所以还是变小比较好演绎。
三宅健太:啊啊~
野岛健儿:就算只有一次也好,大家都会有,想要变小一次试试看啊~的这种愿望的吧?
三宅健太:啊啊~一回的话,虽然不会憧憬,但是还是想要体验一下的啊。
野岛健儿:绝对是想的啊。这里还是有些关联的。所以相比之下还是比较好演绎的。
三宅健太:啊,是这样啊。那么,心情上来说呢?这次的这个作品。
野岛健儿:心情上吗?
三宅健太:是的。
野岛健儿:心情上啊……
三宅健太:与其说是心情啊,嘛。
野岛健儿:怎么说呢,还是蛮认真的吧。
三宅健太:比如说角色的性格之类的。
野岛健儿:角色吗?啊,其实我觉得还是比较蹭的累的。
三宅健太:是啊。
野岛健儿:我啊,在这个2009年呢,想要从头蹭到脚的。
三宅健太:哈哈,是吗?!
野岛健儿:不过话虽这么说,我的性格,相比之下,一直都是比较M的啊。一直都是,都是受的性格的。
三宅健太:啊,是这样的吗?!
野岛健儿:2009年,我想攻的,打算转受为攻的。想要变强,对人的态度想要强硬些的。
三宅健太:要变强?
野岛健儿:这种变强的训练啊,从今年一开始就在做了。偷偷的。
三宅健太:偷偷的吗?!
野岛健儿:可能就只是在自己的内心做了而已。
三宅健太:这是不是有什么契机呢?
野岛健儿:嗯,有很多契机的。比如说这种角色很不好去诠释的。
三宅健太:啊~这种有些咄咄逼人的感觉啊。
野岛健儿:我是这样想的。是的。所以我就在想,今后也要更好的更好的,必须也能演绎蹭的累的角色!所以一直在锻炼自己。嘛,这次呢,是12月28日发售啦,所以最后呢,迎合着这个~
三宅健太:原来如此。
野岛健儿:所以这样想的。
三宅健太:啊啊,原来如此。今年的收尾啊。
野岛健儿:收尾。
三宅健太:这一点和雪见桑,完全一样的啊。
野岛健儿:真的是的。
三宅健太:啊,不过让人很心跳啊,一瞬。
野岛健儿:一瞬吗?
三宅健太:像今天这样一起演出。
野岛健儿:啊,为我心跳啦?!
三宅健太:嗯,心跳了。做为円。
野岛健儿:啊哈哈,原来是作为円酱啊。
三宅健太:嗯,做为那伏木野円。
野岛健儿:那么,三宅桑怎么认为呢?
三宅健太:是啊,嘛,我这次的角色呢,嘛,是个身材高大,但是手很灵巧的人。是个专业设计玩具屋的人。
野岛健儿:沉默寡言的做着。
三宅健太:是的,沉默寡言的。不过某种意义上,还是有些地方比较像的。不过,果然,像他那么沉默寡言,换句话说,有点说话没有平仄的样子。还是不太好的。
野岛健儿:是啊,感觉一步走错了就会坏掉了的样子。
三宅健太:是啊,感觉还是有些危险的要素存在的。他那种勉勉强强的感觉。不过,所以啊,今天演绎的这种大块头的角色,我倒是经常被要求出演。
野岛健儿:确实有这种印象。
三宅健太:不过,总是不经意的感情的起伏会表现的比较大,这样子有时就会表现的过头了。像这样必须要把握好分寸,不然这次的这个伏木野君就无法成立了。真的是非常的难。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种挑战,做为一名演绎者,真的很有值得去演绎的意义呢。
野岛健儿:我听着的时候就在想,哇!这个人好细腻,超级温柔的啊。不是身体的大小,内心之类的,非常的温柔啊。
三宅健太:是呢。
野岛健儿:真的觉得很温暖。就是有这种感觉,所以我才能投入进去的啊。
三宅健太:原来如此。怎么感觉我们这么自卖自夸啊?!
野岛健儿:是啊,真的是,自卖自夸啊。
三宅健太:不过,那个啊,这是我个人的想法啊。
野岛健儿:嗯。
三宅健太:在家呢,拿到这个剧本的时候啊。
野岛健儿:在家拿到的吗?
三宅健太:不是在家。是拿到剧本后,在家里练习的时候。
野岛健儿:嗯,在家练习的时候。
三宅健太:那个,自己还是有着个印象,才来到录音棚的。不过总觉得,今天,真的是,和野岛健桑,有了这种床戏。
野岛健儿:嗯。
三宅健太:所以感觉,自己稍微的,依依不舍的感觉,up了呢。真的是非常不可思议呢。
野岛健儿:啊啊,角色上啊。
三宅健太:角色方面也是,世界观也是。
野岛健儿:啊啊,确实。
三宅健太:这两个人,总觉得,嗯,怎么说呢,总是意外的因为这两个人心跳呢,今天。
野岛健儿:老实说,我在爱情戏之后,眼泪不停地流,都担心接下来的镜头能不能演了。就是这么,怎么说呢,太融入他们的世界了?
三宅健太:是啊。真的是,怎么回事啊。感觉是,越深入进去,就越觉得美好啊。
野岛健儿:这个虽然是有些幻想的,不过觉得要是融入进去了的话,连自己都能带走的吧,感觉真的是投入到非常不可思议的程度了。
三宅健太:顺便问一句,野岛桑经常做梦的吗?
野岛健儿:梦?啊啊,这个啊,要是喝了酒之后就不会做了。
三宅健太:啊啊。
野岛健儿:不过不喝酒的时候,基本上都会做的啊。
三宅健太:啊啊,是这样啊。
野岛健儿:诶,你不做梦呢吗?
三宅健太:我,会做的啊。
野岛健儿:为什么啊?那你为什么这么问?啊,是不是要问都做些什么梦?
三宅健太:也不是,是说啊,我身边的人,不怎么做梦的比较多呢。
野岛健儿:诶~
三宅健太:一下子就睡熟了的那种。
野岛健儿:啊啊,睡得很沉的那种啊~
三宅健太:是的啊。所以啊,这次的故事,关键词不就是梦吗~
野岛健儿:是啊。
三宅健太:这么现实的梦,虽然也还有幻想的部分,居然连五感都这么真实的梦,真是的~
野岛健儿:不过啊,有的时候会做特别现实的梦。即使醒了之后还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在睡着还是在醒着。
三宅健太:啊啊,在醒了的那一瞬间,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野岛健儿:是的。
三宅健太:像是梦的延长似的。
野岛健儿:确实有这种事情呢。
三宅健太:啊啊,不过是这样啊。
野岛健儿:我很喜欢做梦的。话说,我是那种会梦到自己想梦到的事情的体质?性格吧。
三宅健太:啊!这个很好呢!真是好啊!
野岛健儿:基本上,啊,今天做那种梦吧~就会梦到的。
三宅健太:什么时候有机会告诉我方法吧!好的,就是这样。我们再这么拖拖拉拉的说下去,能量也差不多要……
野岛健儿:是啊,基本上已经马上就要耗尽了。
三宅健太:马上就要耗尽了。所以呢,总之呢,这次,嘛,基本上是由我们两个人所展开的爱情故事。
野岛健儿:是的。
三宅健太:请大家一定一定~虽然我觉得大家可能都已经听了。
野岛健儿:是的。
三宅健太:还希望大家,无数次无数次的,重复的听的话,可能还会发现更多有意思的地方的。
野岛健儿:是啊。
三宅健太: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野岛健儿:我觉得这是一部很有意思的作品,请大家一定一定要听,要是会心跳的话,就再好不过了~
三宅健太:给我心跳啊,你这混蛋!
野岛健儿:就是这样,115センチメートル未満の恋~
三宅健太:恋~
野岛健儿:就是这样了!
三宅健太:以上是卷末FT的环节~
野岛健儿:辛苦啦~
三宅健太:辛苦啦~


FTCD Track 02

三宅健太:这里是《15センチメートル未満の恋》特典TALK CD的环节。
野岛健儿:好!
三宅健太:YEAH~~~~
野岛健儿:太好了!
三宅健太:太好了!
野岛健儿:气氛很怪哦!
三宅健太:就是这样,各位!辛苦了!
野岛健儿:好。辛苦了。
三宅健太:话虽如此,现在在录音室里面的,就只有我们两人。
野岛健儿:就只有我们两人。然后是第一号人物扮演雪见有一的野岛健儿以及……
三宅健太:扮演伏木野円的三宅健太。
野岛健儿:是的。
三宅健太:居然说第一号人物……
野岛健儿:会说第一号人物,是因为写着一呢。
三宅健太:写着一呢。
野岛健儿:在角色名字前面。
三宅健太:好,就是这样,就在我们这样说话的之前,本篇,这部《15センチメートル未満の恋》的收录……
野岛健儿:结束了呢。
三宅健太:结束了呢。为何我们俩会呈现这种浮躁的状态?
野岛健儿:浮躁的状态……是啊,为什么我们会是这样的气氛?
三宅健太:为什么我们会是这样的气氛?那是因为,我们两人都一直在说话。
野岛健儿:一直在说话。都说了多少时间了?
三宅健太:多少时间?
野岛健儿:大概我们脑子里面已经一片空白了。
三宅健太:一片空白了。从另一层意义来说,我们是竭尽全力了,这样的感觉呢?
野岛健儿:是的呢,我们俩是都被榨光了呢。
三宅健太:被榨光了。
野岛健儿:是啊。
三宅健太:好,就是这样。就到了这特典CD的环节了。
野岛健儿:是啊。
三宅健太:就是这样感觉漫无目的地聊着……
野岛健儿:是啊,漫无目的的聊着。
三宅健太:本来是打算就这么漫无目的的聊着的……
野岛健儿:本打算?
三宅健太:这个特典的内容要围绕问题展开的纸交到了我的手上。
野岛健儿:有话题么?
三宅健太:有几个话题。
野岛健儿:很好,放马过来吧。
三宅健太:放马过来吧。首先呢,先从踏实的入手……
野岛健儿:踏实的么?
三宅健太:基本上感觉都挺踏实的。不过算了。先说一下关于收录的感想。
野岛健儿:好。我已经累死了。
三宅健太:等下,我说啊,这可是特典啊!
野岛健儿:啊,是哦。
三宅健太:请不要太过消极……
野岛健儿:确实呢。
三宅健太:虽然你的心情我理解。
野岛健儿:但是虽然累却累得很充实啦。
三宅健太:累并充实着?
野岛健儿:但是实际上虽然花了好久的时间,但是却没有过了很久的感觉。感觉精神很集中,很快乐。
三宅健太:确实呢。就在进入休息的时候,不经意的看了下表,“呀,都这时间了啊”这感觉。
野岛健儿:是的。
三宅健太: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时间相对论呢。
野岛健儿:是的呢,在精神很集中,很乐在其中的时候就会忽略时间的流逝呢。就这点来说真的是段很好的经历呢。
三宅健太:很好的经历呢。
野岛健儿:就觉得现在非常的充实。
三宅健太:我和我右边这位是一样的感觉。不过与我这次扮演的角色……
野岛健儿:这次的角色……
三宅健太:相反,野岛桑所扮演的角色……
野岛健儿:我的角色总感觉挺尖锐?
三宅健太:尖锐的感觉?傲和娇?
野岛健儿:傲和娇……傲和娇儿~
三宅健太:傲娇那样的感觉。
野岛健儿:绝对很奇怪啦。一般来说这样的气氛听上去会觉得很奇怪的啦。
三宅健太:很奇怪呢?不能这样呢。
野岛健儿:不过话说回来氧气不够啦。
三宅健太:没有氧气呢。
野岛健儿:好,所以气氛高昂呢。好。
三宅健太:好,那继续下一个吧。
野岛健儿:感觉如何?啊……这样啊,那算了算了。
三宅健太:是问我么?那那……
野岛健儿:算了算了。
三宅健太:居然说算了,让我说嘛。那……
野岛健儿:那你说吧。
三宅健太:确实呢,真的感觉一样呢,该怎么说呢,总觉得……
野岛健儿:你还什么都没说呢。
三宅健太:说不出来。
野岛健儿:和你的角色感觉一模一样嘛。
三宅健太:确实呢。
野岛健儿:你就是那样的角色。
三宅健太:就是呢。我这次演出的就是这样的角色。
野岛健儿:相对来说那方面真是一模一样呢。
三宅健太:一模一样呢。我说话呢,如果不隔个两三秒是说不出来的。也包括这点,然后根据台本,然后演绎那个角色,那个虽然感情都满溢了,但是扮演那个角色却不能一下子表现出来。
野岛健儿:不能。
三宅健太:就这样,这样……该怎么说?
野岛健儿:别打转了,就算你打转做动作大家也看不见。
三宅健太:看得见么?看不见的呢。
野岛健儿:看不见的啦。
三宅健太:他的表现与他所深藏的感情的落差还蛮难演绎的呢。
野岛健儿:原来如此。徘徘徊徊。
三宅健太:徘徘徊徊徘徘徊徊这样的感觉。然后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个收录都已经结束了。就是这样感觉陷入了一种非常不可思议的感觉之中呢。
野岛健儿:但是像这样拼命演绎过后,不觉得会舍不得就这么结束吗?
三宅健太:确实呢。
野岛健儿:希望能够继续有续篇呢。这想法非常强烈呢。
三宅健太:比如这之后还会有情敌出现那样的。
野岛健儿:又有别人的梦境出现。
三宅健太:又有别人的梦境出现。又参与了别人的梦境那样的。或者说下次,円他也缩小了呢?
野岛健儿:啊!这样啊~
三宅健太:这样啊~
野岛健儿:但是不能和我这个缩小的情节相重复呢,肯定。
三宅健太:啊,对哦。那么相反让円变大呢?
野岛健儿:比本来还高大?
三宅健太:比本来还高大。嗯,对呢,比如身高40米左右,体重三万五千吨。
野岛健儿:那个,不好意思,本来缩小的时候对着高大的人说话就已经要扯着嗓子了。
三宅健太:对哦。
野岛健儿:如果是对着个40米的人的话,如果不戴个扩音机这样的……不配备个道具的话是没法对话的。
三宅健太:确实呢,从思想上来说,这次的距离感很难演绎呢?
野岛健儿:“啊……円……”会变成那样的呢。
三宅健太:啊,是,就是这样。印象深刻的场景是什么?
野岛健儿:咦?就这么结束了?在这里就结束了?
三宅健太:不,因为我说到了思想上的,于是就顺水推舟到场景吧?
野岛健儿:啊,是这么回事啊。
三宅健太:是啊。问题是有没有印象深刻的场景?
野岛健儿:印象深刻的场景?
三宅健太:是的。
野岛健儿:确实呢。理所当然是开头那个场景呢。
三宅健太:是的呢。
野岛健儿:突然间发生什么事了那样的。
三宅健太:这到底是谁不正常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那状况来看。
野岛健儿:但是,伏木野他非常镇定的看着呢。
三宅健太:嗯嗯。怎么回事呢,这个……
野岛健儿:那果然是因为那是他曾幻想过的事情呢。
三宅健太:也许是因为他曾经幻想过,或者说就状况来看,他接受的比较快,就那个状况来看。
野岛健儿:或者说,他是迟钝呢?
三宅健太:这个呢,还很难说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野岛健儿:但是那边也将双方的性格凸显了出来。那种高大和娇小的感觉非常明显。感觉非常有趣呢。
三宅健太:确实呢。觉得两个角色分得很清楚。没想到像那样一上来就分得一清二楚呢?
野岛健儿:没想到呢。所以那里让人印象深刻呢。
三宅健太:因此从开头就产生了距离感了呢。
野岛健儿:是的。剑拔弩张呢。
三宅健太:剑拔弩张呢。我好像是第一次看到野岛健儿你这么剑拔弩张的样子呢。
野岛健儿:确实在BL作品里面我可能从没有过这么嘶吼的。我通常都是惶惶不安的,郁郁寡欢的角色比较多……
三宅健太:另外还有稍微有点酷的角色。
野岛健儿:是的。要说的话,基本都是不太张扬的角色呢。
三宅健太:啊……
野岛健儿:偶尔接到BL的角色,或者其他作品的角色,基本上都不太扯嗓子的,结果积累了好大压力,还会自己一个人去卡拉OK的。
三宅健太:啊,是嘛?
野岛健儿:去发泄一下那样子的。
三宅健太:压力积得相当多呢。
野岛健儿:积累得相当多呢。
三宅健太:自身。
野岛健儿:一直压抑着压抑着,然后“哇————”得一声爆发了。这次呢,真的是完全发泄出来了。
三宅健太:完全发泄了么?原来如此。确实呢。这个大家如果听了本篇篇末的TALK的话……
野岛健儿:啊,对哦。
三宅健太:能够充分理解呢。野岛健儿桑今年要转攻。
野岛健儿:我转受为攻。
三宅健太:转攻了呢。
野岛健儿:明年要怎么办?
三宅健太:明年啊?
野岛健儿:算了。
三宅健太:算了算了,到了明年再想也不迟嘛。
野岛健儿:确实呢。
三宅健太:顺便一提,这次你扮演的是雪见这个角色。
野岛健儿:是的。
三宅健太:你有和雪见君共鸣的地方么?
野岛健儿:除了矮小之外?
三宅健太:是的,如果可以的话。
野岛健儿:除了矮小以外有共鸣的地方?
三宅健太:是的。
野岛健儿:是什么呢?
三宅健太:就像刚才我说的那样,那种不能马上接上话的感觉。
野岛健儿:嗯。我的话常常是个闷包呢。
三宅健太:是么?
野岛健儿:很闷的呢。因为接不上话,于是便想想算了这样了结了。
三宅健太:算了……
野岛健儿:这样的状况还蛮多的。确实呢,这么说来的话,嗯…………
三宅健太:嗯…………说不出来也没有关系啦。
野岛健儿:等一下。
三宅健太:等一下就行了么。
野岛健儿:等一下啦。
三宅健太:现在野岛桑他啊……
野岛健儿:真的呢,现在你先继续下去吧……
三宅健太:啊,确实呢,我的话呢,还是非常理解的啦。有很多想要说的,有所感的事情,就我来说,不如说因为太过纤细了,脑中百转千回想得很多。但是,就是这样,因为很害羞,或者说有点奇怪……
野岛健儿:[背景音:是什么呢?那个……该怎么说呢?啊!或者说是……啊对了]那个呢,已经够了呢,我呢……
三宅健太:啊,已经可以了么?
野岛健儿:因为太过于在意周围,仔细观察周围,平时相当冷静这点。
三宅健太:冷静这点?
野岛健儿:不是有对非常专注的伏木野君十分羡慕那个场景的么?
三宅健太:有的呢。
野岛健儿:我的话要说的话,像这样全神贯注……即便很全神贯注的但是只要那边有点响动,稍微有什么发出点声音,或者有谁上来搭话,我的注意力马上就会被吸引到那边去,所以即使我在看书,但是却会很在意周围的声音,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就一直在这两页,因为太过在意另外的响动了,虽然眼睛在看着,但是内容一点都没看进去,然后要再看一遍,像这样的事情常常发生。
三宅健太:原来如此。不是专注于一点上,而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野岛健儿:是的,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我是很想要集中精力的。我虽然很想即便旁人跟我搭话我还是很想要专注看书的。
三宅健太:但是……
野岛健儿:但是却无法顺利照那样发展,这样的性格。我觉得就这点还挺共鸣的。
三宅健太:但是我很羡慕那样的呢。
野岛健儿:咦?相反?
三宅健太:我是与那相反的。
野岛健儿:好羡慕。
三宅健太:你在说什么呢~~
野岛健儿:那是称赞么?
三宅健太:但是这不是很适合当教练的嘛。比如说运动上的,棒球或者足球之类的,比如说像教练或者指挥员一样的。
野岛健儿:啊~指挥员啊。但是比起指挥员,我更想当击球手。
三宅健太:啊~那我们交换吧。
野岛健儿:交换吧。
三宅健太:如果那样的话呢。
野岛健儿:心灵交换。
三宅健太:心灵交换。
野岛健儿:好难呢。但是也许因为是A型血呢,所以性格……
三宅健太:你是A型血么?
野岛健儿:我是A型血哦。
三宅健太:我也是A型血哦。
野岛健儿:哎呀?那不是和这个没关了嘛。
三宅健太:也许和成长有关吧。
野岛健儿:是成长啊?
三宅健太:也许和自身的成长环境有关吧。
野岛健儿:原来是环境啊?
三宅健太:是的。接下来,是这次的标题,这部《15センチメートル未満の恋》,这次雪见桑是缩到了15公分了呢?
野岛健儿:确实呢。
三宅健太:所以,如果自己的身体变小——了的话。
野岛健儿:小——了的话。
三宅健太:想要做些什么呢?
野岛健儿:变小了的话?
三宅健太:不管是谁都有憧憬,或者说曾经想要变小试试看过的吧?
野岛健儿:确实呢,想要变小过后去吃吃蛋糕呢。
三宅健太:是的呢,有过的呢。刚才收录的时候也说过的呢,如果变小的话。
野岛健儿:虽然有想过要变小,但是我想我在日本人里面也算是海拔低的了。
三宅健太:是么?
野岛健儿:我已经充分享过娇小了,该怎么说呢?
三宅健太:我相反地想要变小看看呢。
野岛健儿:变小?
三宅健太:变小,变小。
野岛健儿:我倒是想要变高大~变小……你为什么想要变小呢?是什么原因?
三宅健太:不,大概是和我的内心相符吧。身体的大小。
野岛健儿:怎么回事?
三宅健太:我的身高不是有181公分么?那个,体重么也相当可观。总觉得外表相当威武呢。
野岛健儿:很威武。一点不错。
三宅健太:一点不错。但是我的内心一点不威武呢。
野岛健儿:咦~~?
三宅健太:我的声音也挺威武的,说实话。
野岛健儿:一点不错。很大声呢。
三宅健太:一点不错呢。很大声呢。但是这和我的内心一点不符。
野岛健儿:不威武。
三宅健太:我的内心很纤细,又很脆弱,又很纠结,也没办法立刻接上话。
野岛健儿:最后那个可没关系。最后那个没关系的。
三宅健太:就是说啊,所以啦,那个该怎么说,相反的是不是有别的身形,实际上,更适合一点呢。
野岛健儿:啊,我从来没想过这个呢。
三宅健太:这个也并不是说娇小的人会像我这样。这个只是我自己,我自己根据我的内心来讲的。比起这样一个身架子,是不是娇小一点更好。
野岛健儿:也许年岁过个两轮真会这样呢。
三宅健太:两轮?
野岛健儿:也许变成像我这样子的。
三宅健太:不,要更小一点。
野岛健儿:要更小?150公分左右?
三宅健太:啊~但是我的内心一直就是那样的哦。
野岛健儿:但是娇小有时候真的很赚哦。
三宅健太:很赚?
野岛健儿:不会给对方造成威迫感这点很赚哦。
三宅健太:啊~~
野岛健儿:比如,该怎么说,比如,即便说了非常辛辣的话,但是因为看上去很娇小什么都能被原谅了,这点很赚吧?
三宅健太:啊啊啊啊,原来如此。
野岛健儿:就这点好处来说确实娇小一点比较好也说不定。
三宅健太:我的话不过就是想开个玩笑,却被当真了……
野岛健儿:不要哭啦~~
三宅健太:我不过是想说点开心的事情……为什么我就是被误会了呢……
野岛健儿:但是相反的,高大的人会给人一种温柔的感觉。
三宅健太:啊,是么?
野岛健儿:嗯。碰到高大的人,不知为何就觉得对方很温柔呢。
三宅健太:啊,就好像森林中的大熊那样的感觉?
野岛健儿:也许是这样也说不定。
三宅健太:啊,是么。
野岛健儿:因为有这个原因,我还挺羡慕高大的人的呢。就我来说,娇小的……娇小的……但是小时候就很想要变小,但是小时候就是很小的嘛?
三宅健太:小时候是小的吧!
野岛健儿:哎呀,有点怪哦。在我还小的时候,想要变得更小一点,想要乘坐到遥控玩具飞机里面去。
三宅健太:啊,原来如此。确实看到玩具的话会很憧憬呢。
野岛健儿:不是会想要坐进去么?
三宅健太:坐进去,让它起飞那样的。确实很憧憬那个呢。
野岛健儿:很憧憬呢,坐到玩具里面去。
三宅健太:是呢。
野岛健儿:就到此为止吧。
三宅健太:那么,我们就是想要乘坐玩具呢,要是变小的话。
野岛健儿:我们已经长大了。
三宅健太:那么,还有一个话题哦。
野岛健儿:哦!
三宅健太:这是最后一个了吧。
野岛健儿:很好。
三宅健太:变小了结果是两个人梦中的场景,确实,是两人梦中的场景,至今为止有没有印象深刻的梦境,奇怪的梦境,好玩的梦境,说来听听,这样。
野岛健儿:确实呢。
三宅健太:怎……怎么了?
野岛健儿:那个,基本都忘记光了。
三宅健太:忘记了?有没有这样的情况呢?虽然做了个好梦,但是却完全记不起内容。
野岛健儿:嗯,有呢。
三宅健太:只记得是做了个好梦。知道是很好玩的事情,但是到底什么好玩,关于那梦的全部景象却想不起来。
野岛健儿:有的。但是我常常做很灵验的梦哦。
三宅健太:你常做很灵验的梦哦?
野岛健儿:做很灵验的梦,然后回避掉危险。
三宅健太:真的假的?
野岛健儿:嗯,是的是的。
三宅健太:嗯。
野岛健儿:也不是什么很了不得的事情。就是很平常的,我记得最早的是,回家的途中,就在回去的时候,发现我穿的鞋子或者穿的衣服都是我昨天梦见的那样,确实之后我打开门之后,妈妈她正在用吸尘器,会超级生我的气。我就想到梦见她会发我火,虽然不太想回去,但是毕竟那只是个梦而已,这么想着,打开门过后,就听见吸尘器的声音,虽然觉得很糟糕,但是觉得自己并没有做什么惹她生气的事情……
三宅健太:什么都没做。
野岛健儿:就想着我没做什么,就跟往常一样说着“我回来了”走进家门,是花瓶还是什么?啊,是罐子,是个罐子放在那里,然后我不小心脚绊住了那个,就“嘣”得倒了,然后碎了,然后妈妈就叫着“我好不容易打扫好!”,被大骂了一顿。
三宅健太:咦?
野岛健儿:我有这样的经历呢。
三宅健太:那个……?
野岛健儿:这是我记忆当中最早的灵验的梦。
三宅健太:这个是那个吧?
野岛健儿:嗯?
三宅健太:预知梦吧?
野岛健儿:不,预知梦和灵验的梦不一样?
三宅健太:我不是很清楚。感觉很像。居然能够具体到那程度。
野岛健儿:但是,我真的做过好多次,数也数不清。
三宅健太:数不清?
野岛健儿:数也数不清。
三宅健太:比如说做了那样灵验的梦,能够回避掉的么?
野岛健儿:回避是可以回避,但是如果回避的话,结果就不知道那梦是不是灵验了。
三宅健太:啊,对哦。
野岛健儿:确实因为会那样就想放弃了,然后放弃了过后就什么也没发生那样的。
三宅健太:啊,这样啊,然后一般就觉得那不过是个梦拔了,一切照旧。
野岛健儿:是啊,是啊。
三宅健太:哇,是这样啊。总觉得好棒呢,我从来没做过那么具体的梦呢。
野岛健儿:但是也许做过很多呢?没做过……啊不,虽然做了,但是不是忘记了么?但是潜意识里面还是记得的,然后就顺利避开了也说不定。
三宅健太:啊,相反野岛健儿桑你现在脑子也许转得飞快。
野岛健儿:不,如果不靠那些的话,也许我没法活下去呢。
三宅健太:不不不,这不就变成超能力了嘛?
野岛健儿:那,你没有那样的梦么?
三宅健太:我的话……话说,我很喜欢喝酒哦。
野岛健儿:这一点我很清楚。
三宅健太:常常喝得酩酊大醉,连怎么回去都不记得了。
野岛健儿:不,说到回去的话,我曾经有被你带回去过。对不起。
三宅健太:这样的事情也是偶尔有之的。我会睡着哦。
野岛健儿:爆睡么?
三宅健太:会爆睡的。但是在我的脑中聚酒会还没有结束。
野岛健儿:因为是在半途当中就失去了意识。
三宅健太:因为失去了意识,然后正在睡的时候就好像还在进行中呢?然后自己在梦中就捏造着继续下去。
野岛健儿:原来如此。
三宅健太:我有时候会说啊~那个真有趣啊,基本上喝醉了都不记得了呢?说着“啊,那个好好玩啊”人家却回句“有那么回事儿么?”
野岛健儿:已经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是现实了。
三宅健太:是的,啊,知道了,啊,那是梦啊。
野岛健儿:弄反了,是我弄反了。
三宅健太:是的。
野岛健儿:那个我觉得是梦结果不是梦,结果另外的我觉得不是梦的结果却是梦。
三宅健太:另外,还有曾经在演舞台剧的时候,不是会开会的么?
野岛健儿:是的。
三宅健太:那个也是半夜开始夜以继日的。
野岛健儿:大家齐心协力的。
三宅健太:齐心协力的。
野岛健儿:不仅如此,还步调一致的。
三宅健太:都很齐心协力的啦。那个时候虽然没有喝酒,但是回家过后,梦中那个会议却一直在继续。
野岛健儿:把它带回家了。
三宅健太:带回家了。然后在梦中就那样演绎着,最后还了结论。这里要这样这样的。之后在排演的时候,还问过最后是不是决定这么做了?结果人家跟我说“你在说什么啊!这样不就不行了嘛。”
野岛健儿:哎呀?
三宅健太:就想“哎呀?”,然后实际上的会议并没有照着我想的那样执行。
野岛健儿:基本上是很遗憾的感觉呢。
三宅健太:是的,很遗憾的感觉。刚才那是个很遗憾的梦呢。
野岛健儿:原来如此。
三宅健太:所以,我们就交换一次吧。
野岛健儿:是啊……
三宅健太:这能力!
野岛健儿:我可不想交换啊。不过算是告一段落了。
三宅健太:告一段落了。然后最后,我们一个接一个的向欣赏了这次这张CD的各位说一下感言,我的话其实没什么所谓。向全国4000万的野岛健儿fan们!
野岛健儿:4000万啊……
三宅健太:请一定要向他们转达那热情洋溢的感言。就请说下感言吧?
野岛健儿:好。啊这次这部作品呢,那个,没想到这么曲折,如此不得平静的两个人的恋爱故事首先至今为止我都没碰到过。
三宅健太:是的。
野岛健儿:像这样身材之间的差距,与身材无关心情上的牵连,这之间的温暖以及相互间强烈的感情,如果收听了的话一定会很有感觉。各位呢,听了这个,如果觉得“啊,好想再谈一次恋爱”或者“恋爱真好啊”或者正在恋爱中的人更加悸动呢。如果能够乐在其中的话,作为我来说真的非常高兴。请大家一定要从头到尾多听几次。
三宅健太:哟~~~你果然是个好男人呢。
野岛健儿:那算什么意思啊?
三宅健太:不不,真的是个好男人呢。
野岛健儿:什么啊什么啊!
三宅健太:要爱上了。
野岛健儿:好恶心哦!不不,真的非常感谢。
三宅健太:确实呢,演绎下来,我们共演者都会觉得很心动呢。
野岛健儿:很心动呢。这次真的很心动呢。
三宅健太:我就以那点抓住各位的心。
野岛健儿:他现在正很用力的握拳哦。
三宅健太:紧紧抓住各位的心。
野岛健儿:哦哦,握着呢握着呢。
三宅健太:如果能抓住的话就好了。
野岛健儿:确实呢。
三宅健太:请大家一定要好好欣赏。就是这样,已经接近尾声了。这里是《15センチメートル未満の恋》特典FREETALK CD的环节。
野岛健儿:是的。
三宅健太:那么那么,敬请欣赏。
野岛健儿:敬请欣赏。
三宅健太:再见!
野岛健儿:再见!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8 | 2018/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