イロメ

イロメ

作者   草間さかえ
発売 インター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ズ
発売日   2010/01/25

キャスト  
鈴木達央(桃山)、鳥海浩輔(野田)
石川英郎(白川)、前野智昭(壬生谷)、他

内容  
!コミコミオリジナル特典付 決定!
そっけない銀縁メガネのむこうから、野田先

生は俺に信号を送る。
ここ、テストにでるぞ。
ここ、覚えとけよ。
―でも、先生、ほんとに送りたい信号はそれ

なの?
先生と生徒、先生と卒業生の校舎の中で生ま

れ、育ってゆくいろいろなイロコイ。
★初回封入特典:フリートークCD(予定)


★コミコミオリジナル特典付
★コミコミオリジナル特典は、『ポストカー

ド』です!!

翻译:kirina clampyukito yumemi
特典CD:yumemi
校译:midayu

本篇

Track 01

桃山:(好痒……我心中蠢蠢欲动。老师,为

什么你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野田:第一话 秋波

男子A:下一节课是日本史?
男子B:我很受不了野田。
男子A:我也是。明明很年轻说话却很没意思


桃山:但是他的课很容易懂哦。
男子A:那个声音听着也会让人昏昏欲睡。
桃山:啊,声音很好听呢。
男子B:又不苟言笑,总是阴沉沉的。
桃山:咦?他不是很帅么?不帅么?
男子B:不帅吧!
男子A:不帅呢。阿桃,你好奇怪。
桃山:是么?
男子A:说到底,不过是日本史而已,小测试

却那么多。
男子B:啊,这是上次那次测试。呵呵,阿桃

,你多少分啊?
桃山:啊!
男子B:100分!?
男子A:你作弊了?
桃山:才不是!因为上课的时候老师把考试重

点……
男子A:啊,说起来,上次小测试的时候,野

田老师老师一直盯着阿桃这边看。
桃山:咦?
男子A:啊,你不要在意啦。好吧?
【上课铃声】
桃山:(老师在写到考试中会出到的重要地方

的时候,会环视教室一周。但是与老师目光相

遇的却总是只有我一个人,那个时候老师会用

让人蠢蠢欲动的眼神看着我。)
野田:要小测试了,把书合上。
众:咦~~~
野田:答卷都传到了么?那么,开始。
桃山:(根本没有必要作弊嘛。我昨天都复习

过了,肯定能得到满分嘛。老师也知道我不是

作弊的。呐……咦?老师刚才看我了?为什么

?)
野田:啊……还有两分钟!大家都知道时间吧


桃山:(为什么?难道说他是在怀疑我?)
【下课铃声】
男子A:阿桃,更衣室会变很挤,赶快!
男子B:下一节体育课是在室外?
男子A:阿桃,你在发什么呆啊!嗯,哎呀,

那个是……
桃山:嗯?
男子A:这不是刚才的考卷么?
桃山:啊,我忘了交上去了!(我明明没作弊

。)野田老师!
野田:嗯?桃山!
桃山:这个,你给我零分也没关系,但是下一

次我绝对会拿到100分,所以请你相信我没有

作弊。
野田:不是信不信的问题,你根本没有必要作

弊吧?
桃山:咦?(老师又将目光移开了,就跟刚才

小测试的时候一样。)
野田:好了,赶快回教室去。
桃山:(他已经不会再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了

么?哎呀,不是啊,既然他没有怀疑我作弊的

话,那么为什么要看我呢?为什么那个时候将

目光移开了?不对,不是的……)
野田:桃山,已经开始上课……
桃山:老师你……为什么要用那样的眼神看着

我?
野田:把我手放开。
桃山:我不要。老师,难道说你对我……
野田:你别自以为是,不过就想挑衅你而已。


桃山:老师,你现在把火挑起来了,要怎么熄

灭我的火?
野田:什么怎么啊?说什么……

桃山:感觉有点奇怪。老师居然跪在我的面前

舔我……(该怎么说,老师做得比我认识的所

有女孩子都要差劲,因为很差劲而小心翼翼。

差劲的老师好可爱。)老师,我要射了。很危

险,把嘴放开。
野田:咦?
桃山:(居然用那样的眼神仰视着我。)如果

射在脸上,会弄脏的。
野田:没关系。难得你……
桃山:老师,真的……啊!啊……老师,对不

起。啊,眼镜上弄糊了。
野田:啊,别擦啊。
【下课铃声】
桃山:(令人蠢蠢欲动的眼神……那个是老师

的秋波啊。我已经等不及下一节日本史课了。

透过眼镜的老师的秋波。秋波之眼是眼镜的眼

……)
男子A:你在写什么呢?色眼镜?
桃山:啊!什么也没有!啊哈哈哈。
男子A:你刚才的体育课翘掉了吧?
桃山:哈哈哈哈呵呵呵。


Track 02

白川:(不停重复着相同的事物,仿佛是循规

蹈矩成长的结晶。如果用分形几何学来形容的

话,我会如此回答,然后其自我相似性,就仿

佛迷宫一般,会让自己迷失所在。自己现在所

看到的是全部还只是一部分而已?是过去还是

未来?)

壬生谷:第二话,混沌 前篇

白川:(自从在母校执起教鞭以来,有时候,

会不知今昔是现在还是从前。)
壬生谷:老师……
白川:(放学后,在没有人的教学楼一角,被

叫住的老师回头一瞥,有个学生正低着头站着

。他抬起头来,这是……)
壬生谷:我,喜欢老师。
白川:(这是现在。)等你再长高一点,从这

里毕业,变得再成熟一点之后再来吧。
壬生谷:老师……
白川:(这时候就该变心了吧,现在的年轻人

变得很快。)

女子A:白川老师,再见。
白川:小心回家哦。我们学校女生可非常珍贵

啊。
女子A:好。
白川:我们学校的男生可都是饥渴的野狗啊。


女子A:咦?讨厌啦。
女子B:老师好过分。啊,野田老师,再见。
野田:嗯。
白川:野田老师,我来帮你吧,你两手都是东

西了。放到社会课的准备室可以么?
野田:……那就拜托你了。
白川:好嘞。
野田:也慢慢习惯在这里看到女生了呢。
白川:是么?我还是很不习惯呢。直到两年前

为止这里还是男校的。现在在我俩的母校里面

竟然有了40位女生。
野田:白川,你明明讨厌女生却还要和颜悦色

,所以才累的吧?
白川:我不讨厌哦。
野田:别瞎说了。
白川:真的啦。我只是喜欢像前辈这样的男人

而已。
野田:哎,我知道。
白川:所以就和我约一次会吧?
野田:只要看见同类就马上示爱的这个习性给

我马上改了,让人太不愉快了。
白川:哎,好过分啊。前辈你又没有对学生出

手,前辈你现在也是单身吧?
野田:啊……好痛。
白川:(啊,他动摇了。脸好红。)
野田:白川,把那个放在那里。
白川:真好啊,是怎样的男人能有幸自由品尝

到这身体……
野田:吵死了!
白川:啊,我不就是表示恭喜而已嘛。
野田:你的恭喜是摸人屁股么?
壬生谷:啊,你在啊,野田老师。
野田:啊,你是壬生谷啊。
壬生谷:好久不见。
野田:长高了呢。
白川:(壬生谷?这个声音好像听过。)
壬生谷:我去了二号道场,结果有不认识的老

师在。白川老师也好久不见了。
白川:啊,嗯……
野田:今天怎么了?啊,你明年要来这里教育

实习啊?
壬生谷:不是。因为我父亲过来商量关于北教

学楼的改建的报价…
野田:啊,这么说来你们家是建筑相关的呢。


壬生谷:是的。野田老师你不做剑道部的顾问

了么?
野田:我硬塞给新来的体育老师做了。今年的

一年级还有女生哦。
壬生谷:啊,是的。我刚才看见了。很顺利的

接受了女生入学真好呢,白川老师。
白川:不,咦?
(壬生谷:您对接受女生入学有抱怨么?白川

老师。
白川:多多少少呢。但是,这不是学生该管的

事情。)
白川:(啊,这家伙是那个时候的小个子!)

我没有做错。
野田:咦?白川?
白川:我回办公室去了。
野田:咦?奇怪的人。啊,你和白川老师很熟

么?
壬生谷:不是,就传闻要男女同校的时候有说

过一次话……
野田:嗯~~你窜得很高嘛。
壬生谷:是的,我很努力。
野田:那个,你不会是因为被白川说了那个吧


壬生谷:咦咦?为什么你会知道……
野田:放弃白川吧。
壬生谷:难道说老师你也对白川老师……
野田:别随便乱穿越。
壬生谷:但是……
野田:哎……我是为了你才这么说的。他口中

所谓的毕业之后啊,身高的事情什么的……
壬生谷:我知道的。那个只是拒绝的借口而已

。白川老师的那个态度也就是那么回事呢。
野田:而且,那家伙的性格有点变了。我觉得

和你所认识的白川有所出入。
壬生谷:那个,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野田:在男女同校稍之前的事情。
壬生谷:嗯……但是没有关系。
野田:什么啊?
壬生谷:因为我喜欢上白川老师就是在那个时

候。
野田:你完全没打算要听我的忠告呢。
壬生谷:呵呵。我会再来的。
野田:啊,我说,壬生谷!哎……真是的。

白川:你给我适可而止!
壬生谷:(刚才那声音是白川老师的?是从办

公室传出的?)
白川:对不起我发火了。但是,请允许我拒绝


壬生谷:(啊,找到了。)
白川:你也是,没事了就赶快回去。
壬生谷:老师!啊……
杉浦由美:那个,不好意思。
壬生谷:咦?没事。
杉浦由美:因为我太过缠人的邀请,所以他生

气了。
壬生谷:咦?邀请?
杉浦由美:不不是的,我是这里的办公人员。

白川老师是我先生的学生。然后就来跟他商量

相亲的事……
壬生谷:相亲?
杉浦由美:这个,真的很困扰呢?但是我先生

说“我会给他找到个好对象的!”。
壬生谷:为什么要找上老师?
杉浦由美:因为我先生直到六年前都在这里任

教。现在是去了西高。
壬生谷:是兄弟学校呢。
杉浦由美:是的。是姓杉浦的。
壬生谷:杉浦老师?
杉浦由美:但是,真是不好意思。你找白川老

师有事吧?
壬生谷:那个……是的。那个,我去找找他。


杉浦由美:呵呵,真是个风风火火的孩子呢。



白川:(两年前的那天,我遇到了久违五年的

杉浦老师。那之后,一直到天黑,都一直在应

对来自反对男女同校的男毕业生的电话,都被

我公务性地冷静的处理了。)
[回忆中]
白川:谢谢你的建议,再见了。哎……
(杉浦老师:不要再想那事了。)
壬生谷:老师,我想要借钥匙。
白川:哦,啊,钥匙啊,你稍微等一下。
壬生谷:您对接受女生入学有抱怨么?白川老

师。
白川:多多少少呢。但是,这不是学生该管的

事情。
壬生谷:老师。
白川:嗯?
壬生谷:我,喜欢老师。
白川:(偏偏是在那天。)等你再长高一点,

从这里毕业,再变得成熟一点之后再来吧。给

你,钥匙。
[回忆结束]
白川:(偏偏是在那天,就和平时一样,就仿

佛敷衍一般,说出了那样的话。)

野田:什么啊,你还在啊?
壬生谷:我找不到白川老师。
野田:是对作为原顾问并且是恩师的我的忠告

置之不理的你不好。
壬生谷:对不起。但是……因为……啊,那个

,叫做杉浦的人是?
野田:为什么你会知道杉浦老师?他是我的恩

师。
壬生谷:咦?那么老师你拒绝相亲也拒绝得很

够呛吧?
野田:嗯?你在说什么?
壬生谷:杉浦老师让白川老师去相亲呢……
野田:白川比我小一届,和杉浦老师应该是没

有直接的交集的。不过两人都是物理老师,也

许挺亲密。
壬生谷:咦?
【电话响】
野田:啊,是我的电话。
壬生谷:我告辞了!
野田:哦。(他在慌什么啊!)【接电话】你

补习结束了么?

壬生谷:请问……
杉浦由美:啊,刚才的……找白川老师么?他

应该刚回去了。
壬生谷:您是在两年前结婚的么?
杉浦由美:嗯,是的没错。
壬生谷:非常感谢。
杉浦由美:啊,等一下,你有什么东西掉了。

果然,那孩子的围巾掉了。不追上去的话……


壬生谷:(他刚走的话,那就是在教职员工出

入口。找到了!)白川老师!
白川:什么事?
壬生谷:老师!老师你现在还喜欢杉浦老师么


白川:你是怎么回事啊你?
壬生谷:我告白的那天!
白川:我不过是和他在走廊上遇到,时隔五年

聊了下天而已。说到底我在很早之前就被他很

委婉的拒绝了。还说什么喜欢不喜欢啊!
壬生谷:老师。
白川:你也是。你不过是今天偶尔遇到我然后

想起来了而已吧?
壬生谷:不是的。
白川:(不过就是同形式的不断重复的分形几

何吧?要怎样才能够停止。)你想要干什么?

就凭你又来到了我的面前。和你睡一次也没有

关系。
[抱住]
壬生谷:我是来见老师你的。
白川:(壬生谷的双臂紧拥着我。啊……为什

么……为什么变得如此高大了。)[挣脱]
壬生谷:老师!……
白川:(我没有资格觉得这拥抱很舒服。为什

么我和你都这么傻呢?)
壬生谷:老师!!
杉浦由美:刚才的是……?


Track 03

白川:(即使当了老师,还是和学生一样对星

期一的学校感到忧郁,所有的事情都重复着。

如果最初的核心部分就已经是错误了的话,如

果那个结晶无法抑制地成长着的话,究竟会变

成怎样丑陋的姿态呢?)

壬生谷:第二话,混沌 后篇。

野田:喂,白川,那个创可贴真有男人味呀。


白川:刮胡子的时候因为睡眠不足,手滑了一

下。很显眼吗?
野田:因为贴在脸上,没办法啦。
白川:稍微让我在这里待一会儿吧,今天办公

室是我要避讳的地方。
野田:什么意思呀?唉,要喝咖啡吗?
白川:嗯。
野田:会睡眠不足,是因为星期五那天壬生谷

来过的缘故吗?
白川:呃!
野田:虽然只是些拒绝的借口,但到真的要说

的时候,又害怕了吧。给你。
白川:谢谢。真是的,为什么就长那么高大了

……
野田:你有资格这样说吗?
白川:痛!
野田:就算被对方说“你放弃吧”,但只要有

一点希望,也还是想努力做点什么的吧。
白川:唉……
野田:如果是对喜欢的对象的话。
白川:哈哈,前辈你真是个浪漫主义者啊。
野田:偶尔啦。
白川:我也曾有过这样想的时期啊……究竟怎

样做才是正确的呢?
野田:啊?嘛,应付式地和他睡一回,是不正

确的对吧。不过你似乎在考虑这样做啊……
白川:哦……
野田:说中了啊!?白川!你对我可爱的学生

……
白川:什么都没做啦。因为,无论我对那家伙

做了什么,肯定又是在重蹈覆辙。谢谢你的咖

啡。

野田:啊,那条围巾是壬生谷的吧?
杉浦由美:太好了,今早我问白川老师的时候

,他告诉我要交给野田老师您。
野田:哈……
杉浦由美:那个高大的孩子,是野田老师你的

学生吧?我还一直以为是白川老师的学生呢。


野田:嘛……大概白川也有教过他吧。而我以

前是他社团的顾问。(诶?最近也好像说过相

似的话……)
【电话响】
野田:啊,抱歉。说起来,壬生谷那家伙今天

好像还会过来。那个就让我拿去还他吧。
杉浦由美:啊,不,还是我来吧。我有些话想

要问问那孩子。
野田:有话想问?
杉浦由美:那个……是的。
野田:他应该是放学以后才过来的。

白川:(即使在职员室,也无法冷静下来。唉

……要不去野田老师那里吧……)
壬生谷:白川老师今天不来这里吗?
白川:(壬生谷!?那家伙又来了啊!?不要

扯上关系,我不想再和那家伙扯上关系。明明

是这样决定的……为什么我不转身离开,反而

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外啊……)
壬生谷:痛!
野田:真是的!白川那家伙到底哪里好啊?
壬生谷:诶?因为他在学生中非常受欢迎,而

我反用冷淡的眼光看他,觉得他并不怎么好…


野田:这样啊?
壬生谷:呵,但是那天,我明白了他真的是个

好人。
野田:那天?
壬生谷:是我表白的那天。
野田:呃,突然就对不怎么熟络的老师说?啊

,对了,继续刚刚的话题。
壬生谷:啊?
野田:关于白川的恩师的事,我倒觉得和你们

的情况挺像的。
壬生谷:什么意思啊?
野田:虽然杉浦老师和白川在社团和任教方面

都没什么直接接触,但却意外地很亲密。你和

白川也是这样吧。明明没什么交集,实际上却

……就像是这样。结构是一样的啊。说起来,

你以前也异于常理地可爱啊。
壬生谷:异于常理!?
野田:白川以前也是小小的像女孩子一样。那

家伙也突然间就长高了……诶?
壬生谷:唔……
白川:(看吧看吧,果然……)
野田:你们两个,在奇怪的地方都很相似呢。

这样继续下去,总有一天,白川也会看着你的


白川:(果然!这不都是我的错吗?唔![跑

开])
壬生谷:老师,刚才好像有什么声音……
野田:哦?
壬生谷:在楼梯那边。白川老师!?你还好吗

?老师!
野田:你在干什么呀?白川!
白川:站不起来。
野田:站不起来是因为骨折了啊!壬生谷![

丢钥匙]
壬生谷:是!
野田:先把那家伙背到我的车上去。
壬生谷:是!
白川:我不要。
野田:吵死了,白川。
壬生谷:那我们过去了。请抓紧我。
白川:我不要。
壬生谷:抓住。
野田:(以他那样肿胀的情况来看,右边是骨

折,左边是扭伤吧。)

野田:我说对了吧。
壬生谷:是……
野田:是骨折和扭伤,多数都要用拐杖了。
白川:(我在干什么呀。刚决定了不要和他扯

上关系的……)
野田:那我送你回家吧。
白川:嗯……
壬生谷:要坐到车后座里了。
白川:啊,我的东西,还有钥匙都留在学校了


野田:我去拿了。
壬生谷:野田老师去拿过来了,这是你的包和

外套。
白川:哦。
壬生谷:因为野田老师对处理受伤的社员已经

很习惯了。
白川:唉……(还是不要再扯上关系这样最好

。)

白川:唔……
壬生谷:白川老师,你的包!
野田:我要回学校了,壬生谷,剩下的就拜托

你了。给他做饭什么的。
壬生谷:诶?
野田:白川,我会跟学校说你明天请假的了。

你就多做做柱拐杖的练习吧,根本用不来嘛。


白川:呃……
野田:拜拜~
【车开走】
白川:唔……
壬生谷:啊!老师!
白川:(壬生谷一边观察着我的脸色,一边跟

着我。还擅自做了饭。)
(壬生谷:不吃饭的话,就不能吃药了。)
白川:(他这么辩解道。饭做得很好吃。为什

么会变成这样?)
壬生谷:请喝水。那个,两种药都是饭后服用

的,好像吃了以后会有点犯困的。
白川:唉……
壬生谷:啊,我来收拾吧。
白川:不用了,等下我来收拾就行了。
壬生谷:我收拾完,就会回去了。
白川:(拜托了,别伤害我。拜托你了,别看

我。拜托了……)
壬生谷:老师,老师。那个药……

白川:嗯……(现在几点了?深夜?怎么?为

什么壬生谷会在床边打盹?)壬生谷,你这样

会着凉的。
壬生谷:啊,老师。止痛药好像不吃两粒不行

的。
白川:没关系,已经有效了。
壬生谷:我打算锁了门就回去的……
白川:唉……你到床上来吧。
壬生谷:嗯……可是我找不到钥匙……
白川:真是让我大吃一惊啊。

壬生谷:唔……早上了?对、对不起!脚上怎

么盖着毛毯?
白川:因为你的脚从棉被里露了出来。
壬生谷:谢谢。
白川:你还真的长高了许多啊。把那种话当真

的笨蛋,除了我应该没第二个了吧。
壬生谷:老师,你被那个叫杉浦的老师这么说

了吗?
白川:在我当学生的那时候。发现自己犯了大

错,是在两年前,在走廊上遇到了五年没见的

老师,那一天……
(杉浦:是白川啊?
白川:听说您结婚了,恭喜您。
杉浦:啊,谢谢。白川,你看上去也很不一样

了。怎样了,交女朋友了吗?)
白川:“那种事情已经不会再去想了吧?”又

不是生病,怎么可能治得好啊。
壬生谷:你一直都很喜欢他吗?
白川:怎么可能。可是,我后悔了。开始感到

后悔的那天,我终于察觉到,我只是想被当作

可爱的对象来疼爱而已。……很娘娘腔吧,你

对我幻灭了吗?可是,即使我后悔了,也回不

了从前。想要和身体一样,变得更有男人味才

行……
壬生谷:老师。
白川:呜……
壬生谷:那天,我来借钥匙的时候,职员室里

只有老师一个人。
白川:啊……
壬生谷:你转过头的时候,明明一副快哭出来

的样子,却强颜欢笑地对我说“来借钥匙吗?

等一下”。那个时候,我也想像现在一样握住

老师的双手。我是为了能够拥抱老师而变得高

大的。
白川:从最初开始?
壬生谷:是的。
白川:和相似性没关系?(注:フラクタル—

—fractal,即分形,指一个粗糙或零碎的几

何形状,可以分成数个部分,且每一部分都是

整体缩小尺寸的形状,此一性质称为自相似。

Midayu:真不愧是物理老师,谈恋爱也不忘专

业。)
壬生谷:嗯。
白川:那么我……
壬生谷:啊,老师,把重量压到脚上会很危险

……
白川:即使我对你做些什么,你都不会变得不

幸吗?
壬生谷:诶……可是,因为太高兴了,心脏可

能会停掉。
白川:哈……什么嘛……嗯……
壬生谷:老师,可以抱起你吗?
白川:喂!壬生谷!啊……难道,从那时开始

,你不是想被抱,而是……
壬生谷:想抱你。虽然我那时很矮小。
白川:不是那样……一开始,你就……有着把

相似性打破的能力……带着无秩序的因子……

连血管……都被影响……(注:人体血管的分

岐构造,因其有限空间内的无限表面积形态,

被认为归类于分形构造。Midayu:物理老师您

真是活学活用阿=”=)
壬生谷:老师,你想分散注意力吧?
白川:啊……壬生谷,你是我的Chaos。(注

:カオス,这里指混沌理论,对于未来的预测

的不可能性,即决定系统可能产生的随机结果

。)
壬生谷:诶?
白川:我是说你是我的命运啊……
壬生谷:请你先说简单易懂的说法啊。嗯……



壬生谷:哼哼哼~
杉浦由美:那个……
壬生谷:是的。办事处的杉浦小姐?
杉浦由美:这个围巾,是你之前掉了的。
壬生谷:啊,谢谢你。
杉浦由美:我发现它落在了办公室,就想追上

去还你。可是,在教职员室门口……那个,我

没打算要偷听的……
壬生谷:啊……呃……
杉浦由美:那个啊……
壬生谷:嗯?
杉浦由美:我会尽量阻止那些媒人游戏的。
壬生谷:啊……是!(诶?为什么对我说?)


野田:哟,壬生谷。
杉浦由美:啊!
壬生谷:啊,恋人……你就说你刚好看到我和

恋人抱在一起就好了。二十岁左右,头发稍长

的,还有……
杉浦由美:我会说是个可爱的女生。[跑走]
壬生谷:啊,那真是谢谢……
野田:谁的女朋友很可爱啊?
壬生谷:不……那个,明明是男同志的问题,

你却没有摆出厌烦的样子,还愿意跟我商量,

谢谢你。
野田:诶?
壬生谷:那么,再见。
野田:哦……那家伙,什么都不知道还来找我

商量的吗?
【电话】
野田:你在哪里?
桃山:旁边的校舍。看看窗口。
野田:啊,看到了看到了。怎样,补考的结果


桃山:这个!
野田:嗯?你双手举起来是要干嘛?圆形?啊

!这样啊,做得很好啊。
桃山:嘻嘻~
野田:那个姿势是什么?肘子举起来……猴子

吗?
桃山:是爱心!

壬生谷:老师!
白川:啊!(在巴西的蝴蝶拍打翅膀就有可能

会在得克萨斯州引起龙卷风吗?根据混沌的范

围,初期条件的差异随着时间不断扩大,结果

带来了非常不同的差别。我还以为是一样的,

但因为那小小的不同,就破坏了相似性。所以

,给那不能预测的可能性取个名字吧。就称为

命运。)


Track 04

壬生谷:(老师,不管几次我都要告诉你,我

喜欢的老师很漂亮,性格认真,又温柔,非常

的可爱哦。)

白川:幕间,老师的照片。

桃山:哇~老师和我穿着一样的制服!
野田:这十年拍的照片都在这里了啊。
桃山:啊,这是常来接送白川老师的人?
野田:哦,那是大会时的壬生谷。呃……真亏

你能看出来啊。那可是壬生谷小学的时候啊。


桃山:嘻嘻,我很擅长记别人长相的。嗯?这

张照片……是女孩子?不是……啊,咦?这张

脸……
野田:我还以为那家伙全都撕烂扔掉了呢。
桃山:难道这是白川老师?

壬生谷:唔……老师,坐在我上面不会很辛苦

吗?不用勉强的。好吗?
白川:啊……等等……大概今天能进去。啊…

…啊……
壬生谷:真的啊,快要进去了……
白川:不要再说话了……啊……唔……
壬生谷:前端进去了……虽然很紧……舒服吗


白川:啊……唔……吵死了……啊……啊……


壬生谷:唔……老师……我能再进去一点吗?


白川:壬生谷……啊……啊……唔……
壬生谷:老师……射吧……
白川:啊……啊……
壬生谷:用我的来让你射吧……
白川:啊啊……啊……

壬生谷:嗯……啊,老师?不在啊……(早上

醒来的时候,老师从没有睡在我身边过。)啊

,野田老师发来的邮件。有附件?
(野田:找到了一张白川以前的照片。要吗?


壬生谷:(在发给我的邮件里添加的照片中,

穿着制服的老师,那光滑的脸庞上带着些许害

羞的笑容。)啊,老师,很难走路吗?还好吗


白川:不痛啦,只是有些奇怪的感觉。
壬生谷:真的?(即使困倦,即使疲惫,老师

也还是会坚持洗澡。在我醒来之前。)香皂的

味道好好闻。(明明我就不在乎胡子什么的。

)呐,老师,过来这边。
白川:啊!喂,壬生谷,睡回笼觉这种散漫的

事情,我可不做哦。
壬生谷:但是,你看,这里就像天国一样。被

窝软绵绵的,对吧?

白川:呼……
壬生谷:(小声)睡着了……(无论如何都不

允许自己留胡须的老师,让人觉得有些悲哀。

但是……我喜欢的老师很漂亮,性格认真,又

温柔,非常的可爱哦。)
白川:呼……
壬生谷:嘻嘻~(小声:睡眠学习。啊,对了

,用手机)【拍照】……(这就是我的老师的

照片。)


Track 05

野田:(最凄惨的就是眼镜湿了。)

桃山:幕间,淋湿。

桃山:突然就下起雨来了,没事吧?
野田:还好。那么下一班电车是……啊?40分

钟后!?
桃山:因为是单线的无人车站啊。老师,眼镜

很碍事。
野田:等等!看不见了……
桃山:好了,我要用毛巾来给你擦一擦,乖乖

不要乱动哦。对不起,不过你陪我去摄影,真

的很谢谢你。
野田:没什么。刚才还是晴天,有拍到好照片

吧?
桃山:嗯。啊,鼻子那里有眼镜的痕迹。
野田:啊,靠太近了!
桃山:没事的,反正是无人车站,没有人……

(啊!有个老婆婆在那里!不过好像在睡觉。

那么只是接吻的话……)没有人会来的。嗯…


野田:啊……嗯……嗯……
桃山:(糟了!老师的开关启动了。竟然在这

种地方将我的……)啊……
野田:嗯……嗯……
桃山:(但这是很少有的事情啊。)啊……老

师……
野田:嗯……嗯……
老婆婆:(梦话)哇啊……
桃山:【被咬】唔!好痛啊!
野田:啊,抱歉,桃山!
桃山:这真难受……


Track06

野田:(和第一次交往的女孩子接吻的时候,

不知为何觉得非常失望。初二的春天,温柔的

学长毕业的那天,虽然我低下了头,眼泪还是

不争气地流了下来。我一定是无视了其他无数

的微小信号,活过了这16年吧。)
白川:第3话——信号。

野田:(到了高中二年级,剑道部内的地位排

序有了一些小小的变化。我在部员中的地位稍

稍变高,做了一年级的指导负责人。因此,杂

务也不怎么让我干了。即便如此,一旦主将对

大家吩咐了些什么,我还是会带头行动起来。


部员A:真是奇怪啊,软管应该就放在仓库的

呀。
主将:但是就是没有啊。
部员A:啊?
主将:可能是放在第二仓库了吧。
野田:主将,我去看一下吧。
部员A:果然野田那家伙,就是特别听主将的

话呢。
主将:你也在引退前胜野田一次吧。
部员A:不可能不可能,在剑道部能打赢他的

,也就只有你了。
主将:哈哈。啊,那家伙,忘拿钥匙了。

野田:(第二仓库在校舍的旁边。去那里的话

必须要出到外面去,而且那里还上了锁,所以

大家很少用。话虽如此……)诶?门没锁?嗯


白川:快住手!
男学生A:给我老实点!
野田:有谁在吗?
男学生A:呃……
野田:(真是难看的风景。被压倒在老旧的厚

垫上挣扎的家伙和骑在他身上想要脱光人家衣

服的家伙,保持着那样的体位,一瞬间凝固了

动作,都回头看向我。)唉,我说,你是想让

我出去呢,还是想让我救你,到底想怎么样?


白川:请救救我!
男学生A:呃……
野田:嗯…就用这个吧。这里只有金属球棒,

不过也没办法啊。
男学生A:喂!
主将:野田!软管在那里吗?
男学生A:嘿![落跑]
主将:啊!搞什么呀,那家伙。你没事吗?
野田:啊,主将。
主将:到底发生了什么?
白川:那个,真是太谢谢了!
野田:哦…嗯……
主将:以后要小心哦。
白川:那,我先走了。
主将:啊,这样啊,那个就是传说中的白川啊


野田:啊?
主将:都说今年的一年级里,有一个特别可爱

的。
野田:主将…你喜欢这种吗?
主将:诶,都是传言吧,再说了,再可爱他也

是男人啊。
野田:(连脸和身体那么像女孩子都不行的话

……诶?不行的话,到底又怎么样呢?)
主将:话说回来,野田,你忘拿钥匙了吧,到

底想怎么进去啊?
野田:啊,哈哈,嘛,门也开着嘛。
主将:也是啊,那我们回去吧。
野田:好。

白川:野田学长!
野田:(又来了啊。)
白川:我已经跑了10圈了。可以拿竹刀了吗?


野田:我说啊,你不是剑道部的人吧。
白川:我是化学部的,一年级的话不允许两个

社团都参加的嘛。
野田:谁管你啊。
白川:前阵子让学长救了我,不然我不变强是

不行的。求求你了。
野田:(我想这家伙并不讨厌,但是……)
主将:不是挺好的吗?不过是一起练习嘛。
野田:主将……
主将:嗯,来吧!
白川:那个……野田学长?
野田:只要主将点头,我就没什么好说的。
主将:来吧,这边。
白川:呃……
野田:(虽然不是讨人厌的家伙,但是,就是

看他不顺眼。那之后,只是走在走廊上……)


白川:学长!
野田:(走在楼梯上,从身后……)
白川:学长!
野田:(在剑道场上……)
白川:学长!
野田:(白川开始跟着我了。难道他不知道我

看他不顺眼吗?就连我不去剑道部的日子都…

…)
白川:野田学长,今天你要跷练习吗?
野田:你去找别的人练习啦,为什么偏要缠着

我呢?
白川:学长不会说我可爱嘛。你没这么想过吧


野田:我确实没想过,也不会说。这种,你都

听习惯了吧。
白川:不过,被自己喜欢的人之外的人说,到

底还是很困扰的。
野田:你喜欢的,是男人?
白川:对。
野田:是这里的学生吗?
白川:诶,不…不是的。不是这里的学生……


野田:啊,这样啊。(诶,为什么我会松一口

气呢?)
白川:(小声:是老师,不是学生啦……)比

起这里,我们去练习吧。
野田:我不要啦。今天是……
白川:什么?
野田:主将不在的日子嘛…

野田:大家好!
部员A:啊,野田,来太晚了!
野田:抱歉。诶,白川那家伙呢?
部员A:哦,刚刚说要去看练习用的竹刀,和

主将一起。
野田:是第二仓库吗?
部员A:啊。你看,挂钥匙的地方,钥匙已经

没有了吧。
野田:!
部员A:喂,野田!

野田:(门锁上了!)啊!要是我不知道不用

钥匙也能进去的方法该有多好。
白川:快住手!快住手,主将!
野田:(白川真的是个很烦人的家伙。不过,

不是这个脸和身体比较像女人的家伙的错。那

些想骑到他身上的人才发了疯。冷静地想一想

,就知道是这样。)
白川:快住手!
主将:野田君?!
白川:学长!
野田:主将,我没打算等你带好护具。(但是

这个情况下,我却觉得白川不对,这样的我又

算什么呢?)嘿!
主将:啊!啊……[逃跑]
野田:唉……
白川:学长,谢谢!
野田:没什么。
白川:那个……野田学长?学长,难不成是对

主将……啊?居然睡着了?难道他没发觉?但

是,真对不起,对不起,前辈!
野田:(可能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察觉到吧,没

察觉到至今为止一直看在眼里的这么多细微信

号的意思,没察觉到为什么自己会受到这么严

重的伤害。)

桃山:然后呢?
野田:所以说,就因为发生过这样的事,所以

我想这种事问白川最好了。
桃山:问他两个男人要怎么做吗?
野田:然后白川就和我说,最开始的话,用嘴

或者用手比较稳妥。
桃山:那个,应该是交往以后的事吧。
野田:我知道啦,现在知道了!
桃山:所以老师才在亲我之前,先帮我用嘴做

了啊。
野田:真对不起啊,我做得不好!
桃山:不过啊,在我毕业那会儿,已经很厉害

了吧。
野田:我总不好和在学中的学生上床吧。
桃山:唉,明明除了进去以外全部都做过了。


野田:啊!不要打搅我,桃山。
桃山:小测验的试题还没出完啊。
野田:就剩2题了,等一下。
桃山:我可是打扫完了老师的房间,现在是我

要奖赏的时间了哦。
野田:喂喂,什么叫奖赏啊,笨蛋!
桃山:但是啊,要是我没有老师的补习和奖赏

,还真不能3年就毕业呢,大概也进不了摄像

专门学校吧。
野田:啊啊!哪有啊,你只要做就能行的!
桃山:老师也真的是,又温柔又色啊。
野田:你在嘲笑我吗?还是说得冷笑话,那是

冷笑话吗?【kiss】
桃山:不是啊,这种样子,可别被别的人看到

哦。
野田:啊啊。
桃山:老师,表情真不错!
野田:啊啊……
桃山:啊,对了!
野田:呃?
桃山:[拍照]啊!没胶卷了,稍微等一下。啊

,真是的,新的胶卷是哪一卷吗?新的到底放

在哪里了?啊?
野田:刚刚那张是在这卷胶卷里吗?
桃山:不,不是!
野田:还是那卷!
桃山:那个,是啦,不过……
野田:嘿!【拉开曝光】
桃山:啊啊啊!

女生:喂喂!到底是谁啊,居然占暗室占了几

个小时!别的人也想用啊!我要开门了哦!
桃山:啊,等!啊,不行,不行不行,别看!


女生:是桃山君啊。
桃山:对不起,一直占着。
女生:真是的呢,话说回来,为什么现在突然

洗照片?你的话,交作业用的照片上周就照好

了吧。
桃山:因为我个人兴趣拍的东西的缘故,那些

都牺牲了。
女生:然后,正好昨天去重新拍?天又阴有下

雨的,不是太糟糕了吗?
桃山:嗯……
女生:这个是怎么拍的,摆姿势拍出来的?
桃山:哪张?
女生:这张,大街上只有一个大叔朝天上看的

这张。
桃山:啊,不是的,我没让他们摆。因为我知

道要下雨了嘛。
女生:然后怎么拍?
桃山:在镜头里找第一个发现的人就可以拍到

哦。
女生:啊,这种我可做不来。桃山君可能很适

合抓拍呢。你很擅长拍运动中的物体的照片呢


桃山:但是又会被说是靠撞运被骂呢。涉谷老

师真是让人害怕啊。
女生:有什么不好的?这种与其说是运气,不

如说是感觉敏锐吧。你可以接受到别人感觉不

到的信号啊!大概!
桃山:信号?
女生:或者说是暗号。
桃山:暗号啊……
女生:啊,那现在在晾干的照片是什么?
桃山:等下,看了我会被杀的!
女生:呃!难道说你个人兴趣拍的照片是,私

人的色情照片?!那种东西你居然在学校洗?


桃山:求你放我一马吧。
女生:要是女朋友不愿意的话,一定要销毁掉

哦!真是糟糕透了!
桃山:不是那么怪的啦。只照了脸而已。而且

我也没想过要给别人看嘛,再说了……
女生:才不是这种问题呢!
桃山:要是被别的人发现老师很可爱的话,我

会很困扰的。
女生:呃?老师?
桃山:好了,这就全部好了。对不起,占用了

这么长时间。
女生:真是的。
桃山:那我先走了。加油洗照片哦。诶,吓死

我了。啊!夕阳啊,真美!

野田:这样就全改完了。(一直无视这无数细

微的信号,我就这样活着。我自己也全力地发

出了信号吗?就像手机的电波一样,向着某个

人。)唉,算了吧。【手机铃】啊?!怎么了


桃山:啊?没什么啦,我就想着现在老师在干

什么呢。
野田:呃!呵呵,啊,我们在想一样的事哦。

特典CD

鈴木達央:《秋波》特典CD专用free talk!

好的,就是这样《秋波》的录音也全部结束了

。大家辛苦了!
众:(无声)
鈴木達央:好的,这个……
众:(大笑)
鈴木達央: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只有我一个

人说话呢。
石川英郎:我说啊…这才是真正的集体配合啊


前野智昭:好厉害的搞笑啊。
鳥海浩輔:真不错。
前野智昭:大家都很会察言观色呢。
石川英郎:就是啊,居然谁都没去搭腔呢。
鈴木達央:我刚刚可是完全的孤身奋战啊。就

是这样,我是出演了桃山的鈴木達央。接下来


石川英郎:辛苦了!
前野智昭:辛苦了!
鈴木達央:辛苦了!那么,下一位。
石川英郎:你,就是你。野田家的……
前野智昭:噗…野田家的…
鳥海浩輔:我是出演野田的鳥海浩輔。
石川英郎:我是出演白川的石川英郎。
前野智昭:我是出演壬生谷的前野智昭。
鈴木達央:好的,就是这样,这次就是以上四

个人为大家带来。首先想问问大家这次录音的

感受。
鳥海浩輔:好的,演得很开心哦。
石川英郎&前野智昭:演得很开心。
鳥海浩輔:(笑)
鈴木達央:貌似就是这样。
前野智昭:结束了?(笑)。
鈴木達央:这叫我可怎么是好啊。
前野智昭:第一个问题就这么完了。
鳥海浩輔:哈哈哈。
鈴木達央:第一个问题就这么回答完了。真是

伤脑筋了啊。
石川英郎:台本上什么都没写。
鈴木達央:这可不好办啊。
鳥海浩輔:No plan。
鈴木達央:来来来,这次《秋波》这个作品,

时不时的出了一些很性感的,或者说某些方面

有点特别的人物。就我演的桃山来说,经典的

话在于说了“秋波的眼是眼镜的眼。”
鳥海浩輔:不过戴眼镜的可是我啊(为什么关

西腔?!)。
鈴木達央:是啊。嘛,反正就是性感这个词常

被挂在嘴边。
鳥海浩輔:对。
鈴木達央:你自己觉得自己,啊,我这里很性

感吧,这样的,自己觉得的……
前野智昭:身体的某部分吗?
鈴木達央:身体的某部分也是可以的。
鳥海浩輔:诶。
前野智昭:动作什么也行吗?
鈴木達央:对,身体的某个部分,或者是某个

动作,有吗?
石川英郎:没有啊。
鈴木達央:诶?
鳥海浩輔:这种哦,说到了身体的某个部分啊

……
鈴木達央:那还是不要说了吧,这个话题停止


众:(笑)
石川英郎:知道了知道了。
前野智昭:好恐怖啊。
石川英郎:大家会好好回答的。
鈴木達央:大家……回答我嘛。
鳥海浩輔:自己说自己的会害羞嘛。
石川英郎:就是啊,那那……
鈴木達央:让身边的人来说?
石川英郎:大家一个接一个一起说如何?前野

君怎么样?
前野智昭:怎么了,要说什么啊?
鳥海浩輔:是我们来说他的就行了吧。
石川英郎:对对对。来说一下觉得前野君哪里

性感了。
前野智昭:感觉到我性感的地方?
石川英郎:我们来稍微说一下吧。
前野智昭:在哪里呢?
鳥海浩輔:不,是我们来说。
石川英郎:对对对对。
鳥海浩輔:你听着就是了。
前野智昭:我站直了别动就行了是吧?
鳥海浩輔:听着顺着我们的话说几句就行。
石川英郎:站直了不动也行。自己摆好Pose也

行。
前野智昭:那就先这样吧。
石川英郎:结果还是站直了不动哦!
前野智昭:诶,要摆点性感的姿势吗?
石川英郎:你好纤细啊,真的是!
前野智昭:不不不,没有这回事哦!
鈴木達央:这人体重轻我10公斤呢。
鳥海浩輔&石川英郎:诶?!
鳥海浩輔:不吃点米饭可不行啊!
石川英郎:真的好纤薄啊!
前野智昭:没有这回事的。
鳥海浩輔:好厉害啊。
石川英郎:就是啊。
前野智昭:没有啦没有啦。
石川英郎:哦,露出肚脐了,露出肚脐了!
鳥海浩輔:那啥,你穿的是平脚的内裤吧。
前野智昭:行了啦,这种不说也无所谓吧。
石川英郎:是平脚内裤派呢!
前野智昭:这个可要留下来的!不要乱说!
鳥海浩輔:留就留啊,我们事务所就是要留下

这种东西的!
石川英郎:就是这种纤细的地方,是他性感的

point吧。
前野智昭:是吗?
石川英郎:诶,会常被人这样说吗?
前野智昭:啊,锁骨什么的会被说呢。
鈴木達央:啊!
鳥海浩輔:锁骨!
石川英郎:啊,锁骨啊!露锁骨给人看到这种

哦…
鳥海浩輔:啊,露给我们看了。
石川英郎:不用现在就给我们看啦。
前野智昭:不是叫我摆Pose吗?
石川英郎:不不不,不露也没关系啦,锁骨这

种哦,大街上走着的一般的人的锁骨都是看不

到的吧。是吧,那为什么你的锁骨会被人说呢


前野智昭:就是偶尔上杂志什么的…
鳥海浩輔:就脱得多了一点吗?
前野智昭:没有脱啦!就是穿某些衣服的时候

,会被说你的锁骨很显眼呢之类的。
鳥海浩輔:啊。就是比较深一点是吧。
前野智昭:对对。
鳥海浩輔:今后也拼命露吧!
前野智昭:啊,不,我已经想封印它了。
石川英郎:稍微等下…
前野智昭:好好,我知道了。
石川英郎:那啥,你也是要说的哦,你知道吗


鈴木達央:哎呀。
前野智昭:達央!
石川英郎:你也不说不行哦。
前野智昭:没关系吧。
石川英郎:他一句话都没说呢!
鈴木達央:是啊。
石川英郎:光这就要十分钟了哦!
鳥海浩輔:没关系啦,没关系没关系!
鈴木達央:性感啊,前野性感的地方啊。到底

是什么地方啊?
前野智昭:性感的地方啊,我应该没有吧,我

肯定是最不性感的声优排行第一的。
石川英郎:不不不,有很多哦!
众:(大笑)
鈴木達央:是啊,我和他认识很多年了,总是

关注就是鼻子了。
前野智昭:啊!因为我鼻子很大吧!(yumemi

:不是说鼻子大的XX也大么OTZ)
鳥海浩輔:大鼻哥哥!
石川英郎:大鼻哥哥!
前野智昭:我是大鼻哥哥呢。
鈴木達央:真的是很大呢。
前野智昭:我鼻子真的算蛮大的。
石川英郎:那下次如果有什么见面会,大家看

到了前野君的话,请好好关注他的锁骨和鼻子


前野智昭:别别别!
石川英郎:不是,光是看这两个地方就能觉得

你性感不是很好吗?
前野智昭:也看看别的地方啦。
石川英郎:下面会喊,“鼻子!”“锁骨!”


鳥海浩輔:开场入场之后,自我介绍的时候,

你可以特别炫耀一下你的鼻子哦。
石川英郎:对对对。下面马上就尖叫了哦。
前野智昭:鼻子就算了啦!
石川英郎:一抠鼻孔,下面女生全部尖叫!
前野智昭:我觉得她们是因为别的原因尖叫的


鳥海浩輔:呵呵呵。
前野智昭:那是因为别的原因尖叫啦。
鳥海浩輔:说,大家好,我是前野(一边抠鼻

孔)。
前野智昭:ARTSVISION不会这样放纵我的。
鳥海浩輔:没关系啦。
石川英郎:没关系?
鈴木達央:那,下一位,同属ARTSVISION的。


鳥海浩輔:好。
石川英郎:还有谁是ARTSVISION的?
鈴木達央:鳥海桑啊。
石川英郎:啊,浩輔啊。浩輔怎么样呢?感觉

到你的性感哦…
鳥海浩輔:嗯。
石川英郎:我到底还是觉得哦,是吃饭的时候


鳥海浩輔:诶,真的呀。
石川英郎:因为你吃着让人觉得那东西真的很

好吃啊。
鳥海浩輔:啊,因为我最喜欢吃饭了。
石川英郎:对对。我很喜欢你这点呢。
鳥海浩輔:啊,这样啊。
石川英郎:前阵子我们也一起吃了肉呢。
鳥海浩輔:对对。
石川英郎:一起吃了肉嘛,和大家一起吃东西

的时候哦,吃饭的性感我觉得还是蛮重要的。


鳥海浩輔:被夸奖了呀。不过吃饭哦,在别人

面前吃饭,不会很紧张吗?
石川英郎:也是呢。
鳥海浩輔:我们都是男人,习惯了也就没什么

了。
石川英郎:不过要是和女孩子一起吃饭的话。


鳥海浩輔:要是是和这个女生第一一起吃饭的

话,可要深思熟虑呢,吃点什么好呢。
石川英郎:是啊。
前野智昭:对对对,这种事确实有呢。
鳥海浩輔:选那种能让自己的吃相看起来好一

点的食物。
鈴木達央:啊,是呢,一旦格外注意餐桌礼仪

,反而会出错呢。
石川英郎:嘛,不过,女生哦,虽然我也不是

很了解,不过吃相比较MAN的,她们反而会觉

得这个人蛮野性的,真是不错吧,那样的女生

貌似也是有的。
鳥海浩輔:吃牛肉的时候连骨头都吃下去吗?


石川英郎:喀吧喀吧!
前野智昭:简直像巨人一样!
鳥海浩輔:我认识一个人就是那样的。
石川英郎:啊,诶?连骨头都吃下去的人?
鳥海浩輔:有的哦。
石川英郎:真是厉害啊。
鈴木達央:名副其实地连骨髓都吃干净呢!
石川英郎:好牛啊!
鳥海浩輔:姓氏第一个字母是M的人。
鈴木達央:啊,这样啊。
石川英郎:M?
鳥海浩輔:嗯,那个……
石川英郎:难道是前野君?
前野智昭:不是我不是我。
鳥海浩輔:是叫XXXXXX的人。
前野智昭:啥啥?
石川英郎:一会我再问你。
鳥海浩輔:好的。
石川英郎:所以啊,浩輔你下次出见面会的时

候,就一边吃饭一边出场…
鳥海浩輔:啊!那啥,哈哈,一边吃着巧克力


石川英郎:对对对,一边吃巧克力,咔嚓一啃


鳥海浩輔:一啃(牙齿一亮)说,我是鳥海浩

輔。
石川英郎:吃一口,下面就尖叫一声。
鳥海浩輔:那我就一直不停地吃点啥?
石川英郎:那啥,如果真有那样的见面会,请

叫上我啊,我觉得会很有趣呢。
鈴木達央:(大笑)
鳥海浩輔:大家吼,吾属鳥海。变成大胃王角

色那样。
鈴木達央:最爱吃饭了。
石川英郎:哈哈哈,变成胖子角色了。……我

是这么觉得啦。
鳥海浩輔:啊,谢谢。很让人高兴呢。
鈴木達央:我怎么样呢。鸟桑的性感哦,我觉

得就在吸烟的时候,夹香烟的手指很性感。
鳥海浩輔:这点大家都一样吧。
石川英郎:大家一样吗?
鈴木達央: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喜欢呢。
前野智昭:线条很流畅的感觉。
鳥海浩輔:谢谢。不过其实我手指不长的。
石川英郎:那么,就一直看他的手指不就好了


鈴木達央:对,我就是一直盯着手指看的。
鳥海浩輔:所以,我就想让大家关注我拿着鸡

块的手和我的嘴。
石川英郎:有摄像机的时候,特意让人拍一下

那里的特写,投射到后面的大屏幕上去的瞬间

,下面就尖叫了。鸡和手指!
鳥海浩輔:(大笑)
石川英郎:鳥指!我说了冷笑话,对不起!
鳥海浩輔:啊!
石川英郎:我不小心说出来了。对不起。
鳥海浩輔:没关系。
鈴木達央:那么,接下来,石川桑。
石川英郎:来吧!大家奋勇上吧。
鳥海浩輔:英桑哦,我很喜欢他的身体轮廓呢


鈴木達央:啊!我明白!我很明白!
石川英郎:不是吧,那我出见面会要怎么办啊


鳥海浩輔:首先哦…
石川英郎:难道我要先亮个剪影出来?
鳥海浩輔:先那样,然后从背后打光!
石川英郎:灯一亮,然后大家都尖叫了,然后

隔着的幕打开,我一步一步走下来吗?诶?
鈴木達央:如果是强调身体轮廓的话,不如从

直播换衣服开始吧。
石川英郎:啊,从换衣服这里来!
鈴木達央:这样就可以把好身材彻底展现给大

家了。
石川英郎:啊,这样啊。诶?!然后门一开,

啊……我不要这样!
鳥海浩輔:英桑,裤子都不会改吧,绝对地。


石川英郎:不改呢。不改的,绝对不改。
鳥海浩輔:和我一起去买衣服的时候,他裤子

都不会试穿的。
石川英郎:我就这么买的。
鳥海浩輔:啊,没关系的,我买这个。他就这

样的哦。
鈴木達央:诶!
石川英郎:我基本都不会改的。就算是稍微长

一点哦,穿了一下以后,最后也会变得合身的

。所以完全没问题呢。
鈴木達央:哦哦!
鳥海浩輔:我超级喜欢英桑的身体轮廓呢。
石川英郎:啊,真的呀,真的呀,谢谢了。那

么,我今后就要更重视轮廓…
鳥海浩輔:总之入场的时候,在我之前,先要

弄一个帘幕。
石川英郎:拜托要一个帘幕。虽然会费一点经

费,不过拜托了!
众:(笑)
鈴木達央:然后光一打就上了!
石川英郎:好了,最后一位!
鈴木達央:怎么样啊?
石川英郎:最后是阿達啊,是腿比较短这点吧


前野智昭:因为他穿了很宽松的牛仔裤啦。因

为裤子宽大吧。
石川英郎:还有哦,就是衣服拉链拉到一半这

点。
鈴木達央:啊,完全都是服饰,不是我本人的

呀。
鳥海浩輔:而且还是今天的衣服呢,很明显的


鈴木達央:是啊。
石川英郎:这个头发啊,全部从左搞向右边。


鈴木達央:(大笑)
鳥海浩輔:这也是今天才这样的吧。
鈴木達央:是今天呢。
鳥海浩輔:那个,黄绿色很衬你呢。
石川英郎:是啊,黄绿色呢。
鈴木達央:(大笑)
石川英郎:可是黄绿色啊!穿黄绿色好看的人

可很少哦!
鳥海浩輔:黄绿色很难穿呢。
鈴木達央:真的吗?
石川英郎:我要是穿了黄绿色可不妙呢。会被

说那家伙是树吗的……
鳥海浩輔:穿这不合适呢。
前野智昭:我也不合适。
鳥海浩輔:我都没有呢。
石川英郎:所以啊,穿这种颜色好看不是蛮好

的吗?
鈴木達央:啊,那就这点吧。
前野智昭:(笑)完全放任了呀!
石川英郎:就是因为你没话说,我们才帮你说

了这么多的吧。
鈴木達央:哈哈,那我为什么完全是外表啊。


石川英郎:怎么说,要是说到你的内在的话…


前野智昭:啊~~危险了。
鈴木達央:啊,这样啊,那最后向大家说一句

什么吧。
鳥海浩輔:已经要结束了呀。这还是特典呢。


众:是啊。
石川英郎:但是,刚刚这些大家应该觉得蛮有

趣的吧。
前野智昭:聊得挺开心的。
鳥海浩輔:也想请大家找找我们哪些地方比较

性感呢。
石川英郎:大家会发现,啊这个人原来这个地

方很性感这样。
鳥海浩輔:这些发现就请去梶君和下野君的广

播那里投稿吧。可以写,我觉得这里很sexy哦


石川英郎:梶君和下野君啊……
鳥海浩輔:对,和小紘。
石川英郎:说不定发现他们的性感之处比较难

呢。
鈴木達央:(笑)
鳥海浩輔:因为都太可爱了嘛。
石川英郎:对,可爱!可爱和性感是两回事嘛


鈴木達央:是啊。
鳥海浩輔:没错。
石川英郎:所以,我自己说白了,觉得自己已

经不能被分到可爱那一类去了。
鳥海浩輔:嘛,也到了年纪了嘛。
石川英郎:是啊。所以哦,然后想要可爱的感

觉的时候也是有的呢。
鈴木達央:哦。
鳥海浩輔:反而是上了年纪以后哦,反而想被

人说自己可爱呢。
石川英郎:对对对。所以,你们还完全…年纪

是?
鈴木達央:我现在26。
石川英郎:是吧。
鳥海浩輔:啊,我大你10岁啊!呵呵。
石川英郎:不能说出来哦。我大他差不多14岁

呢。
鳥海浩輔:哦!
石川英郎:所以啊,比起性感,在还有可爱的

感觉的时候,大家就看看他们可爱的地方,不

是也挺好的吗?怎么觉得说到个奇怪的地方反

而总结得挺好呢?
前野智昭:刚刚那个,已经总结了呢。
鈴木達央:好的,就是这样,希望大家CD本篇

的部分也能听的很开心。
众:是啊。
鈴木達央:希望大家能重复地听几次。那么,

下次再见吧!拜拜!
众:再见!谢谢!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7 | 2018/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