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めぐり(上)

地獄めぐり(上)

作者   九重シャム
発売 Atis collection
発売日   2010/01/28

キャスト  
緒野瀧群:寺島拓篤、閻魔王:森川智之
吽傍:羽多野 渉、阿傍:鈴木達央
烏枢沙摩明王:三木眞一郎

内容  
!コミコミオリジナル特典付 決定!
役所に勤めて三年目の緒野瀧群は、退職する

上司に代わって地獄での仕事を任される。
冷静沈着な緒野は、動じることなく職務をこ

なすのだったが、大柄で強面な閻魔王に何度

となく、優しく口説かれるうちに惑乱してし

まう。
その上、地獄へ通ううちに人の死期が感じ取

れるようになった緒野は…!?
★コミコミオリジナル特典付
★コミコミオリジナル特典は、『ポストカー

ド』です!!

翻译:玲夜 wxzr rai yumemi
特典CD:yumemi
校译:yumemi

本篇

Track01

绪野泷群:(从地方的大学毕业之后,我选择

了在老家工作。在政府机关工作到了第三年。

虽然在大学里是有选过佛教的课,但是我连想

都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在活着的时候,去到

地狱……事情发生于一年前。)
【绪野泷群:部长,您说有事找我,请问是什

么事?
部长:事情是这样的,实际上这件事到去年为

止还一直是我在做的,但我也上了岁数了,就

想着是不是差不多该找人接替了。工作内容也

不太难。于是我和阎魔商量的结果就是,绪野

泷群君,由你来担任这个职务。
绪野泷群:……是。】
绪野泷群:(大概因为我原本就是那种对任何

事都无所谓的性格,我并没有太犹豫。去地狱

工作的日子是每周的三、四、五三天,三点开

始。在机关的最最深处,有个一般人禁止入内

的区域,那里有一扇通往地狱的门。石质的巨

门只有获得许可的人才看得见,打得开。也就

是说,这扇门的对面就是那个世界了。)

[开门]
绪野泷群:吽傍。
吽傍:早上好,泷群大人!
绪野泷群:早上好。你是来接我的吗?
吽傍:是的,我想着时间该差不多了。
绪野泷群:(他的名字叫做吽傍,是负责摧残

折磨罪人的鬼。鬼众们都生活在一座叫做“阎

魔宫”的建筑里。长相各式各样,但据说是法

力越是高的鬼越是能变得像人。这吽傍也是一

样,虽然现在变身成了人形穿着西装,但其本

来面貌是像牛一样有着一对雄壮的牛角、足足

超过两米身强体壮的鬼。)
绪野泷群:来这里工作都一年多了,我一个人

也可以去阎魔宫的。
吽傍:恩?那怎么行!如果发生什么事可不得

了啊!和您开玩笑啦,其实说来接您只是借口

。大家都说,只有这时候才有机会和泷群大人

您说上话,为了决定每次谁来接您,大家一直

都争执不断呢。
绪野泷群:昨天听到的那些事情我说不说得了

还是个问题呢。
吽傍:才不会呢,泷群大人所居住的那个世界

的事情,对我们来说都是很宝贵的。
绪野泷群:就算你给我拍马屁也没好处哦。
吽傍:才……才没有呢!我说的都是事实。阿

傍也好,阎魔大人也好,大家都是这样说的。
绪野泷群:(在鬼众们的管理下的地狱,分为

八个种类,分别是等活、黑绳、众合、叫唤、

大叫唤、焦热、大焦热和无限(既阿鼻)。罪

孽越是深重,就将被送到越是深入地底更为严

酷的地狱去。)
吽傍:嘿咻……到达地狱!那么,就让我们去

阎魔宫吧。

阿傍:喂!给我打起精神走起来。
死者A:可恶!放开我!
阿傍:这边。给我走。
死者A:放开我!放开我!
吽傍:阿傍?
阿傍:吽傍。
吽傍:发生什么事了?要变成鬼的样子。
阿傍:喔,这个啊,因为要追捕一个逃走的家

伙。您好泷群大人。
死者A:我不会去的。谁要去地狱啊!
绪野泷群:你早。
吽傍:你这家伙,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去叫唤

地狱吧。那里可是很磨人的哟。
死者A:……喂,你看我样子应该知道吧,我

不是那样十恶不赦的人啊。
绪野泷群:没关系的,叫唤地狱的人有四千岁

的寿命。在此期间你会保持不死状态一直持续

痛苦,对你来说也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反省了,

真是太好了。
死者A:四千……
吽傍:不愧是泷群大人啊。
阿傍:这个人才是真正的鬼啊……
死者A:持续不断痛苦……四千年……
绪野泷群:话说回来,阎魔那家伙今天也一样

在房间里和女人做……
吽傍:那……个……离开始工作也还有些时间

,是不是能请您稍等片刻……
阿傍:啊,要我去叫他吗?我立刻把样子变一

下。[变身]泷群大人请在庭院的阳台处稍等

片刻。
绪野泷群:不用了。反正是常有的事,早就习

惯了。
吽傍:啊啊……恩?
绪野泷群:你们两个回去工作吧。
阿傍:是。
[敲门]
绪野泷群:我进来了。
女鬼:啊……啊……啊……啊哈……啊啊啊…


绪野泷群:(来这里首先要干的工作是收拾)


女鬼:啊啊……不行……不要走嘛。我还要更

多……
阎魔罗阇:要工作了。
女鬼:哎……那……下次继续喔。
绪野泷群:(虽然阎魔的对象每次都不一样,

但他重视外表,貌似大致还是有嗜好的,是真

是假就不得而知了。反正一天不做一次就要死

要活的)。
绪野泷群:要不要新的替换衣服?
阎魔罗阇:恩,拜托你了。
[换衣服中]
阎魔罗阇:今天也继续资料室的整理工作。
绪野泷群:从上星期那个地方开始?
阎魔罗阇:没错。结束后帮忙重写下“阎魔帐

”。
绪野泷群:知道了。
阎魔罗阇:不过……工作开始之前还有件事…


绪野泷群:恩?啊!……呃……
阎魔罗阇:你是不是差不多……该有成为我的

人的意思了?只要你成为我的人,在地狱界内

我都会保护你。怎么样?
绪野泷群:阎魔……
阎魔罗阇:泷群……
绪野泷群:[打]清醒了吗?
阎魔罗阇:啧……喂喂,没有你这样双手一起

弹额头的吧。……别拉我啊……痛痛痛……
绪野泷群:你再不快点开始工作,下次我就动

真格的了。
阎魔罗阇:真是个让人害怕的家伙呐你。
绪野泷群:一般般啦一般般。
阎魔罗阇:哪里一般了……

部长:绪野君,这里可以坐吗?
绪野泷群:部长?可以,请坐。
部长:地狱的工作怎么样?
绪野泷群:每天被阎魔追求。
部长:哈哈哈!很像他的作风啊。年轻时候的

我也是这样被他戏弄的啊。
绪野泷群:(开什么玩笑……这不是什么好笑

的事情吧。)
部长:不过你不用担心,鬼是不会对活着的人

出手的。
安井:你们在说什么?在说什么呢?也让我加

入吧。
部长:在说地狱的事情。
安井:啊,那个啊,我记得是绪野先生负责的

是吧。啊,我可以坐你旁边吗?
绪野泷群:请坐。
安井:我开动了。我也好想去一次啊,虽然死

了之后去觉得很恐怖。啊对了,前阵子的事谢

谢你了。
绪野泷群:恩?
安井:我妻子葬礼的时候……
绪野泷群:喔喔……那个……也不是什么了不

起的事,不用特地跟我道谢的。
安井:怎么会。自从妻子死后,女儿更会对我

撒娇了。葬礼那天你帮她折的那个小兔子……

和我妻子以前折的非常的像……现在我女儿对

我说,只要有折纸就算一个人在家也没关系。
绪野泷群:这是我在三途川河滩和孩子们一起

玩的时候学会的,能让你女儿高兴就好。(三

途川的河滩是那些比父母提前去世的孩子们所

待的地方,是在等待佛祖来接他们那段时间和

鬼众们一起待着的地方。)妻子……吗?啊…

…那个是!(安井先生身后的那个黑影!来回

于地狱工作至今,直到现在还有一件事情让我

一直无法适应。有时候我能知道一个人的死期

或是将遭受灾难。只要看到这个不祥的黑影,

那么就代表在这个人的身上将会发生些什么不

好的事情。)
部长:啊呀,我想起来下午和人有约。那么我

就先告辞了。
安井:您辛苦了。
绪野泷群:您辛苦了。(但是……泄露天机是

不被允许的。)
【安井的女儿:哈哈……我会好好珍惜这个折

纸小兔子的。】
绪野泷群:(流泪)
安井:恩?您怎么了?
绪野泷群:……啊,不、没什么。那个……安

井先生,你今天回家走哪条路?

[窍门开门]
吽傍:阎魔大人,泷群大人带来了。
阎魔罗阇:把泷群捆上。泷群,对于为什么会

被我叫过来,你心里应该有底吧?

吽傍:泷群大人……
阿傍:我说了没有用的啦吽傍。听阎魔大人那

声音就知道他有多生气了。你就断了想救泷群

大人的念头了吧。

阎魔罗阇:你知道自己所做之事产生的后果的

严重性吗?!同胞、挚友、恋人,就算是自己

的血亲,想要改变一个人的命运这件事,连神

明都不被允许!
绪野泷群:……
阎魔罗阇:你竟然做出了一点都不像是你会做

的事情。
[关门]
吽傍:请等一下!
阿傍:喂,等下,吽傍!
吽傍:那个……泷群大人他……只是阻止了那

个人卷入轻微事故,并不是延长人寿命什么的

。所以那个……
阎魔罗阇:你们都给我到自己的岗位上去!
阿傍&吽傍:啊!是!
吽傍:泷群大人……没能够帮到你……万分抱

歉!

阎魔罗阇:所有的家伙都是……
绪野泷群:阎魔,不管是怎么样的惩罚,我都

会接受的。
阎魔罗阇:这样的话……在阎魔宫的庭院里,

有个针尖的原野。你去那里走十圈。

绪野泷群:那么,我只要在这个针尖原野走十

圈就可以了是吗?
阎魔罗阇:没错。
绪野泷群:啊!……喂!把我放下来阎魔!阎

魔,放我下来!这是我的罪罚!
阎魔罗阇:比起自己走,看着我走你会更痛苦

吧。啊,我说了在这里我会保护你吧。
绪野泷群:……那是……成为你的人之后的事

情吧!?
阎魔罗阇:什么啊,原来你不知道啊。这地狱

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东西。明白了就别再做

傻事了。
绪野泷群:呃……

绪野泷群:让我看看你的脚底,有伤得赶快治

疗。
阎魔罗阇:随便你吧。
绪野泷群:……伤口已经闭合起来了啊。
阎魔罗阇:所以我说根本不需要什么处理啊治

疗的。
绪野泷群:不会留下疤痕吗?
阎魔罗阇:不用担心,不会留下的。
绪野泷群:如果你要是对方是人类的话,也会

对谁都很温柔,对谁都会追求吗?
阎魔罗阇:不,虽然我是想对每一个人都很公

平。哼,追求人是我的坏习惯。再说了,要是

我对人类出手的话,会被天界那些家伙会联合

起来说教的。
绪野泷群:那么,如果我说可以的话,你会抱

我吗?
阎魔罗阇:呵,你可别勾引我。
绪野泷群:什么呀,你不知道吗?我可是比起

被勾引更喜欢勾引别人。
阎魔罗阇:这还真是不知道呢。我事先声明,

就算是抱了你我也不能保证就此不会再抱别人

的。
绪野泷群:那么,我就让其他人都没法再满足

你。
阎魔罗阇:真的是……让人害怕的家伙。

阎魔罗阇:嗯嗯…
绪野泷群:阎……阎魔……啊……啊啊啊……

吽傍:……泷群大人他……没事吧……
阿傍:不过……要是泷群大人有个万一,至少

也能帮他包扎或者治疗下吧,还有守护抱抱…

…之类的。
吽傍&阿傍:恩……决定由谁来做吧!石头剪

刀布!石头剪刀布!石头剪刀布!石头剪刀布

!石头剪刀布!……(吽傍和阿傍变成鬼是牛

头马面,两只都是偶蹄,剪刀石头布就只有一

直出剪刀,所以……)

绪野泷群:(我听说阎魔原本是人类,尽管现

在已经是鬼了……差不多是该回去的时候了,

要怎么办呢?再过一会儿,等阎魔醒来吗?可

是,为什么这样的我会选择了这样一个没有未

来的对象呢?果然是因为自己无意识地寻求着

一个人吗?以前的我,确实有过执着于追求某

个人的的事。)


Track02

吽傍:嗯……是两个多星期前死的,要是来地

狱的话,应该在这堆文件里吧。啊,找到了!

桐岛秀央。哎?这个人?长着一副看上去很温

柔的脸,不像是会到地狱来的人啊。原来是泷

群大人大学时代的恩师啊。只是告诉他这个人

在不在地狱,应该没什么问题。要是让阎魔大

人知道的话就麻烦了,保密保密。

阎魔罗阇:(一切生者死后,会根据生前的所

为,分别于六道——天道、修罗道、畜生道、

饿鬼道、地狱道、人间道之中的某一个世界转

世投胎。其中,在地狱里,有十个王。而这十

个王中的一员——阎魔王,就是我。在这个世

界里,不管是谁,一旦说了谎,就会被拔掉舌

头。……不过立刻就会复原的。)
阿傍:哎呀,请不要乱动。
阎魔罗阇:不是前段时间才剪过的嘛?
阿傍:那是多少年以前的事了?
阿豆:给我!
阎魔罗阇:你剪指甲的技术进步了嘛。
阿豆:阿豆技术好吗,阿豆努力了哦!
阎魔罗阇:恩。
阿豆:呵呵呵呵!
鸟枢沙摩明王:那也帮我剪剪指甲吧?
阎魔罗阇:你啊,也不去工作,在这种地方浪

费时间没问题吗?
鸟枢沙摩明王:我不是正在工作呢吗。监视你

就是我的工作。
阿傍:阎魔大人在天界也是名人嘛。
阎魔罗阇:你给我闭嘴,乖乖剪指甲!
鸟枢沙摩明王:那位是泷群大人,对吗?我是

觉得要是喜欢的话,也没办法啦。
阎魔罗阇:你是特地过来确认这种事情的吗?

说什么喜欢不喜欢的,还不是跟平常一样,因

为我想抱,所以就抱了。
鸟枢沙摩明王:哦?那么对方的心情又是怎样

呢?你也打算无视吗?
阎魔罗阇:我……
阿傍:好啦,剪好了。
阎魔罗阇:哼。上班之前我要先去查点东西。

你要说教的话,下次有时间的时候我再慢慢听

你说,鸟枢沙摩明王大人。

阎魔罗阇:(故意绕着弯子说我,其实是想说

“不要对人类出手”吧。什么考虑不考虑泷群

的心情,反正我、我连……自己的心意都搞不

清楚。越是想,就越觉得想吐。就算我说了数

十次、数万次 “我爱你”也没有任何意义。

我早已经没有那种感情了。对个别事物抱有的

特殊感情,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就已经失去了。

没错,现在我只是保护自己手中拥有的东西而

已。)
吽傍:呵呵呵,这是我跟龙群大人之间的秘密


阎魔罗阇:什么秘密?
吽傍:啊……呃……哇!!!
阎魔罗阇:你在资料室前面偷偷摸摸地傻笑些

什么?
吽傍:没、没什么……什么也没有。
阎魔罗阇:是不是泷群叫你查什么东西?
吽傍:唔!?
阎魔罗阇:哼,猜对了吧。[打雷]
吽傍:咦!
阎魔罗阇:吽傍!不要说谎哦。
吽傍:是,是……

阎魔罗阇:(我起先并不认为泷群适合这份工

作,但是对他很感兴趣。)别担心,我的指甲

不会伤到你里面的。
绪野泷群:唔……啊……啊啊……
阎魔罗阇:(泷群能够打心底里爱别人。他的

这颗心,让我无法理解——我原这么想,结果

做了糊涂事。)你是不是调查了一个叫做桐岛

秀央的人?
绪野泷群:……!
阎魔罗阇:你又想走针尖了?结果就是这个!
绪野泷群:不……是……啊!啊啊……啊!…

…我只是想知道他是不是到地狱来了。
阎魔罗阇:(我知道他没说谎,但是不知道他

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那就好。
绪野泷群:呃……啊……呀……
阎魔罗阇:他妻子已经到天界去了,他却……
绪野泷群:阎……魔……别……啊
阎魔罗阇:算了,到第57个审判日的时候就会

知道了。
绪野泷群:别……这样……
阎魔罗阇:啊!
绪野泷群:我只是用指甲抓了一下你那里……
阎魔罗阇:你这家伙!
绪野泷群:我只是帮你快点射而已。你做得太

缠人了!到底打算做多少次啊?
阎魔罗阇:才不是,你其实是想弄坏我吧?
绪野泷群:哼。
阎魔罗阇:我这不是隔了一段时间才做,让你

太辛苦吗?
绪野泷群:你这种高高在上的说法也让我不爽


阎魔罗阇:你真是嘴硬。
绪野泷群:哼,嘴硬的是谁?
阎魔罗阇:那,对你来说,只要我的身体就够

了吗?泷群……
绪野泷群:阎魔……
阎魔罗阇:我要你更为我疯狂!泷群,你爱我

吗?那你爱我吗——被你这样问,也不知道怎

么回答的我;和并不期待答案的你……
绪野泷群:随你的便!
阎魔罗阇:一直这样下去也可以吗?

阎魔罗阇:你看看这些根部,全都烂掉了。都

怪你不配合土质浇水。
鸟枢沙摩明王:嗯……
阎魔罗阇:干嘛?有话快说。
鸟枢沙摩明王:我跟你认识都快有400年了,

至今还是觉得你难以理解。
阎魔罗阇:啊?
鸟枢沙摩明王:原来觉得你只是个性欲的奴隶

,但是养出来的花草倒是一流的。话说回来,

上次要跟你说的话还没说完呢。
阎魔罗阇:知道啦。说吧,随你彻彻底底说个

够!反正肯定又是说教吧。
鸟枢沙摩明王:我只是担心你而已。让并非生

来就是鬼的你坐在王座上,有人觉得并不合适

。他们担心你原为人类,会与人类瓜葛过深,

对人类的审判不能够做到公正,担心你会对人

类过于手软。
阎魔罗阇:我对待自己的工作可不会给任何人

落下话柄,对任何谎话都不会放过。而且我之

所以有今天,都亏了初代阎魔和……鸟枢,多

亏了你。所以我不会给你们两个脸上抹黑的。
鸟枢沙摩明王:嗯,我知道。我说阎魔,你不

用再像以前还是人类的时候那样故意折磨自己

了。只要跟泷群大人保持一定距离,安安静静

地生活就行了。

阎魔罗阇:(那个时候……还是人类的时候的

我大概是想,只要自己忍耐,一切都会顺利解

决。不,我是那么相信着。正因如此,在意识

到自己一直珍视的东西是假货,而将之视为平

常的东西才是真实的那个时候,我将最重要的

东西和自己的心一起失去了。即使压抑自己的

欲望,也不会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的那个时候

……)

阎魔罗阇:(正如鸟枢所说的那样,我为什么

事到如今还会对一个人类产生兴趣呢。我跟那

家伙确实有些地方很相似……嗯?)
吽傍:对不起,泷群大人。
阎魔罗阇:(那几个家伙……)
吽傍:您拜托我调查的事情让阎魔大人知道了


阿傍:难怪阎魔大人最近心情不好,他最讨厌

有事瞒着他了。
吽傍:非常抱歉!
绪野泷群:该道歉的是我。我会好好跟阎魔解

释清楚的。
阎魔罗阇:(泷群与他的前任的那些人类到底

有什么地方不一样呢。在地狱工作的人的经历

,早已经通过净琉璃之镜(地狱阎王殿的镜子

)细致地调查过了。为了审判前世而存在的那

面镜子,可以映照出所有我想看的东西。难道

说我跟镜中一直思念着桐岛的泷群一样,心中

还残留着什么不想遗忘的东西吗?难道说我还

想知道那是什么吗?不,我早已经失去了心,

不再需要了。但是……我从镜中看到,泷群在

大学时,爱慕着他的大学导师……)
【桐岛秀央:啊,讲义……
绪野泷群:给,秀央教授。
桐岛秀央:谢谢!你是这所大学的学生?
绪野泷群:是的。
桐岛秀央:呵呵,好久被学生叫名字了。
绪野泷群:因为您的课我一直都有在听。
桐岛秀央:那个,你叫……?
绪野泷群:啊……我叫绪野泷群。】
阎魔罗阇:(爱人之心——即使在他身上还存

在,即使我把它弄到手,事到如今也都太迟了

。)


Track03

绪野泷群:(我最喜欢那温柔的声音。大学时

代,第一次被他叫到自己的名字的时候,我就

已经确信——自己喜欢这个人。)
院内广播:内科的斋藤医生,内科的斋藤医生

,请速至医疗部。内科的斋藤医生,内科的斋

藤医生,请速至医疗部。
绪野泷群:(竟然让感冒加重了,真是不小心

。)
护士:绪野先生,让您久等了。
绪野泷群:是。
护士:这是处方,请到药局取药。
绪野泷群:谢谢。
护士B:哎呀,这不是桐岛先生和太太吗。出

去散步吗?
桐岛秀央:不是,从今天起已经可以外出了。
护士B:哦,太好了。
桐岛妻:谢谢。
绪野泷群:咳咳……(我知道桐岛老师有太太

,所以哪怕自己的感情不能够传达给对方也好

,只要能够这样继续待在老师的身边就好了。

但是,给老师帮忙而留在学校的那一天……)

绪野泷群:外面雨下得好大。桐岛老师,回程

没问题吗?
桐岛秀央:我没问题。不过真不好意思呢,让

你陪我到这么晚。
绪野泷群:不不,是我自愿帮您的。……呃,

我泡了咖啡,要不要休息一下?[停电]啊,停

电。打雷了呢。
桐岛秀央:这栋楼很老了,即使不打雷也经常

跳电的。
绪野泷群:咖啡。
桐岛秀央:哦,谢谢,我不客气了。啊……
绪野泷群:啊……
桐岛秀央:啊,不好意思,没事吧?
绪野泷群:呃……
桐岛秀央:快去冲水……
绪野泷群:(要是只是跟他说说话而已就好了

……)
桐岛秀央:绪野君……?
绪野泷群:老师……(偶然之间,老师的脸靠

近我的脸,就在我们对视的这瞬间……我将自

己的唇印上了老师的唇……)
绪野泷群:……啊,对不起!我走了……
桐岛秀央:不,等……没关系!
绪野泷群:哎?
桐岛秀央:不,不是……那个……
绪野泷群:您不觉得恶心吗?
桐岛秀央:哎?
绪野泷群:这种……我没打算这么做……这种

事……(那时烙在眼中的老师和他太太的身影

无论任何也消除不掉……)
绪野泷群:……唔?
桐岛秀央:没关系,你没有错。
绪野泷群:(是我勾引了老师,利用了他的温

柔……将他逼进绝路的人,是我。老师没有错

。哪怕只是一瞬间也好,我祈愿着老师不要想

起其他任何人。即使如此,这种关系也不可能

长久持续下去……)

桐岛秀央:我妻子又要住院了。
绪野泷群:身体情况不太好吗?
桐岛秀央:大学这边我也要请假一段时间。
绪野泷群:哎?
桐岛秀央:今天是最后一次在外面见面。对不

起,你要是觉得我太任性,也没关系。
绪野泷群:没关系!反正我也打算回老家找工

作。老师,一直以来,谢谢您的照顾!
桐岛秀央:是吗,保重!那我走了。
绪野泷群:(虽然只是转瞬之间,但是我依稀

觉得自己跟老师的心能够稍稍地连在一起。只

是……哪怕只说一次也好,哪怕是说谎也好,

真希望老师能对我说“我爱你”。)呜呜……

老师……呜呜……

绪野泷群:(这一切都是往事了。那之后,老

师的太太病故了。而我在上个月接到了老师遇

到交通事故身亡的通知。)
吽傍:泷群大人!
绪野泷群:啊,傍,辛苦了!
吽傍:辛苦了!
绪野泷群:我帮你拿吧。
吽傍:啊,这个行李是要搬到下层去的,泷群

大人……最好还是不要去了。
绪野泷群:谢谢你替我担心。不过我是来这里

工作的,所以还是想要帮上你们的忙。

绪野泷群:(在地狱,从死后第七天开始到第

七十天,这期间要接受所有王的审判,最后被

决定要堕至哪个地狱。当然其中也有人可以被

送上天堂。在这里,如果不承认自己前世的罪

孽,撒了谎的话,就会受刑。)
阎魔罗阇:你这家伙,撒谎了吧?
死者B:等、等一下!啊~~
阎魔罗阇:带走。
吽傍:站起来!快走!
阿傍:今天说谎的人很多呢。
阎魔罗阇:也有人想要受罚而故意撒谎。下一

个……泷群?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绪野泷群:又不是小孩子,别舔血啊,好好擦

掉。
阎魔罗阇:你才是。你试着身上沾满血腥味回

人间去看看,一定会被人说三道四。
绪野泷群:我上班的地方没有那种人。我正要

回去呢,再见。
吽傍:下一个,进来。
绪野泷群:老、老师……?!
吽傍:喂,在这里跪下!
桐岛秀央:是你……?
绪野泷群:……!放手,阎魔!
阎魔罗阇:在这待着!
绪野泷群:阎魔……


Track 04

吽傍:哼!
桐岛秀央:绪野君……
绪野泷群:……好久不见了。
桐岛秀央:你……在这里……
阎魔罗阇:桐岛秀央,接下来的盘问结果将会

判定你前世是否有罪。……对了,如果你能老

实回答的话,我就把你送到你太太身边——天

界去。
绪野泷群:……!
阎魔罗阇:但是,只要说出一句谎言,你就会

尝到永远无法脱身在地狱徘徊的滋味……你以

有夫之妇的身份和你的学生发生了关系。你对

谁是真心的?
绪野泷群:……!
阎魔罗阇:对谁的情意更深?
绪野泷群:阎魔,等一下!
阎魔罗阇:回答我。
绪野泷群:……啊!
阎魔罗阇:阿傍,带他离开。
绪野泷群:阎魔!
桐岛秀央:我……除了我妻子以外,谁都不爱

。没有谁比她更重要。
绪野泷群:……!住手……不是的,阎魔!(

那时候,老师他对我用情也不浅……这件事就

算不用问,我也知道。但是现在,不管会发生

什么事,老师都不会把真话说出口的吧……因

为这对老师来说,是对妻子的补偿……不管被

阎魔说什么,老师都不是那种会只求自保的人

。)
阎魔罗阇:你承认自己的罪行吗?
绪野泷群:阎魔!!
阿傍:泷群大人!
阎魔罗阇:就算你说了实话,能到你妻子的身

边……你也没脸见她了吧。
绪野泷群:放开我!不是这样的!(够了,不

要再……不要再责备这个人了!)
桐岛秀央:也对……也许就是这样……
绪野泷群:(不对的人是我……只是我……)

阎魔——!!
阿傍:泷群大人……我们走吧……
桐岛秀央:……我没有说出真心话……我知道

,比起我想念泷群的心情,妻子更加地想念我

……但是,跟泷群的事,还有选择了妻子的事

,我一点都不后悔。
阎魔罗阇:……

阿傍:我送您,您必须回人间界去了。
绪野泷群:……在见到阎魔之前我不回去。
阿傍:我明白了。……但是,请不要责怪阎魔

大人,那就是我们的工作。……我去给您倒茶



阿傍:阎魔大人,请等一下!泷群大人说他在

见到阎魔大人之前不会回去,一直在房间……

一直等着您!
阎魔罗阇:随他去。我正在工作。

[开门]
阎魔罗阇:你还在啊。
绪野泷群:……从什么时候……你是从什么时

候知道我和老师的关系的,你调查了吗?
阎魔罗阇:这是规定。
绪野泷群:为什么……要问那种问题?嗯?!
阎魔罗阇: “为什么”?那你为什么不跟那

个男人说你不想分手?你就那么喜欢那个男人

吗?既然如此,为什么不从那女人身边抢过来

?在他死了之后再见面又有什么用!
绪野泷群:……你知道什么!鬼又怎么会明白

人心!
阎魔罗阇:……
绪野泷群:啊……!
阎魔罗阇:如果我明白又会怎么样?会怎么样

,会有什么改变吗?!说说看啊。
绪野泷群:啊……
阎魔罗阇:我不知道……你是为了见那个男人

才引诱我的吗?即使被我抱在怀里,你的心里

也只有那个男人吗?
绪野泷群:不是……!(不是的……我只不过

是想见个面,然后向老师道歉而已……)
阎魔罗阇:你为什么……要让我抱——……!
绪野泷群:(这是我应该独自背负的罪责……

即使堕入地狱我也不觉得害怕,因为有能然我

这么觉得的人在……因为地狱里有阎魔在,我

才觉得自己能够忍受……)
阎魔罗阇:看来你很后悔啊,想要拒绝我的话

就趁现在。
绪野泷群:……随便你。(就算这份心情无法

传达给眼前的男人,我也不痛苦,也不难受…

…)
阎魔罗阇:……
绪野泷群:唔……啊?
阎魔罗阇:你工作的时间早就过了,回你自己

的世界去。

乌枢沙摩明王:泷群大人?
绪野泷群:乌枢沙摩明王大人……
乌枢沙摩明王:怎么了?被阎魔(rajah:梵

语的王)欺负了吗?都这个时间了还让你工作

,去劳动机关告他吧。
绪野泷群:没有,阎魔他什么也没做……
乌枢沙摩明王:我倒不觉得他“什么都”没做

……人类真是不可思议,明明这么脆弱,却紧

紧地联系着……
绪野泷群:……
乌枢沙摩明王:阎魔他,自从遇见你以后就一

直很痛苦。
绪野泷群:诶?
乌枢沙摩明王:虽然他没有自觉,但多少感觉

得到吧。
绪野泷群:那、那个……
乌枢沙摩明王:我是看着他的前世,以及在这

里的四百年历程过来的。而他所建筑的一切,

都因为你而白费了。犯错就像螺旋,会重蹈覆

辙也是人之常情。如果你真为他着想的话,我

希望你能斩断你们之间的关系。
绪野泷群:(白费了……我一直都……)
【绪野泷群:我一直都有听老师您的课。
桐岛秀央:我……除了我妻子以外,谁都不爱


绪野泷群:那么,我就让其他人都没法再满足

你。
阎魔罗阇:我要你更为我疯狂!】
乌枢沙摩明王:你应该辞去这份工作。
绪野泷群:(我……在破坏……)


Track 05

绪野泷群:番外篇:回忆徘徊

绪野泷群:(那是我刚适应这里的工作的时候

……)
[开门]
绪野泷群:(东西和衣服都乱七八糟的,唉…

…两天前才整理好的居然又乱成这样……这些

零碎的小东西要收到哪里好呢?啊,那个盒子

大小正好。)嘿咻!(好轻!如果是空盒子的

话……)啊…(这是……居然放在这里。原来

阎魔他还留着啊。)啊?阎魔……
阎魔罗阇:你有时间吧。
绪野泷群:呜啊!啊!等等,这样很奇怪吧!
阎魔罗阇:一点都不怪,觉悟吧。[被推喉咙]

噗!你干嘛?!
绪野泷群:我房间还没整理完。
阎魔罗阇:等会再理!
绪野泷群:那你一个人整理吧,我不会帮忙的


阎魔罗阇:……知道了。别一副凶巴巴的样子


绪野泷群:(即使是相遇后一年的现在,他还

是什么都没改变。那双有点寂寞的眼睛,一直

吸引着我的心……)

绪野泷群:唔……啊……!
阎魔罗阇:嗯!
绪野泷群:啊啊——!哈……哈……
阎魔罗阇:嗯……嗯……
绪野泷群:(被那双眼睛需求着的话,我就没

办法拒绝他……你所落下的那道影子,我无计

可施……)啊!啊嗯…(然而当我察觉到的时

候,总是被你伸出的手所救……从最初相遇的

那天开始……)啊…

哞傍:请往这边走。
绪野泷群:呜哇……
哞傍:果然跟您想象的不一样吗?
绪野泷群:啊……比我想象中植物要多……
哞傍:人间界是叫园艺来的吧?这是阎魔大人

的兴趣。还有貌似是叫……盆栽?
绪野泷群:是吗……
哞傍:现在的第二代阎魔大人原本也是人类,

所以他的感觉比较偏向人类也说不定。也因此

多了很多麻烦。
绪野泷群:哦,鬼也有不少苦衷啊。
哞傍:啊,在那边!跟我一样做人类打扮的是

我的搭档阿傍,他边上的就是阎魔大人。
绪野泷群:……
哞傍:阎魔大人,我把接替的人带来了哦!
阎魔罗阇:……
哞傍:阎魔大人、阿傍,这位是绪野泷群大人


阿傍:我是牛头马面的阿傍,有什么不明白的

地方请不要客气尽管问我。
绪野泷群:谢谢你,阿傍。
阿傍、哞傍:(好可爱!!)
阿傍:我刚刚在跟阎魔大人一起摘初花。
[伸出花]
绪野泷群:啊,这是……
哞傍:请收下吧。
阿傍:这是为了感谢在这里工作的人。
阎魔罗阇:只要获得许可,异世界的东西可以

带进地狱,但是这里的东西不能带出去。所以

这花你只能放在工作场所了。
绪野泷群:没关系……谢谢!
阎魔罗阇:我要回去工作了,这里就交给你们

两个。阎魔殿的参观结束后,你们要直接回去

也可以。
阿傍、哞傍:是!我们会带他去的!
牛魔王:你们两个格外开心嘛?

[敲门开门]
绪野泷群:打扰了。
阎魔罗阇:有什么事?阿傍哞傍人呢?
绪野泷群:他们在阳台。那个……这是您送我

的,总觉得这样有点不好意思,不过我下次来

的时候是下周,我不在的时候它们枯萎掉就太

可怜了……就做了花饰……
阎魔罗阇:是你做的吗?
绪野泷群:是的……啊,阿傍哞傍也有帮我,

两人都很亲切……
[阎魔低头]
绪野泷群:(咦?低头是……是要我替他挂在

脖子上吗?可这是用来装饰墙壁的……)
阎魔罗阇:……谢谢。
绪野泷群:(他确实笑了,但是那双眼里却充

满了悲伤……所以,当看到他把花饰装饰在房

间里的时候,我稍稍松了口气……从那天开始

,那花饰就挂在房间里一阵子,不知什么时候

凋谢消失了……)

绪野泷群:(以为被他丢掉的花饰,还保持着

凋谢时的样子,被藏在了那个盒子里。)呜…


阎魔罗阇:抱歉,吵醒你了。要喝点什么吗?
绪野泷群:啊,水。(那天开始,就像那在地

狱里生长的绿意一样,我对他的感情也一点点

发芽生长。可能对阎魔来说只不过是消磨时间

,只要摆上漂亮的花,那个时候……)
阎魔罗阇:怎么了?
绪野泷群:还有时间吗?(……他的眼里,就

会有我的存在吗?)


Track06 free talk

鈴木達央:这里是《地狱徘徊•上》卷末free

talk单元。
众:(鼓掌)
鈴木達央:现在录音刚刚结束,大家也都很累

了,不过希望大家能参与到这个free talk里

来。诶,想请大家各自说一下录音的感想,而

担任主持的是出演阿傍的鈴木達央,请大家多

多关照。
羽多野渉:哦!
寺島拓篤:阿傍!
鈴木達央:谢谢!
鈴木達央:那先从谁开始好呢。这里到底还是

应该请出戏里排行第一的遭罪男孩,拓篤桑啊


寺島拓篤:遭罪男孩…
羽多野渉:遭罪男孩?
寺島拓篤:遭罪男孩!
羽多野渉:哈哈哈!
寺島拓篤:好的,我是出演绪野泷群的寺島拓

篤,大家辛苦了!
鈴木達央:辛苦了!
寺島拓篤:感想是吧。这次隔了挺久再次演BL

而且是有H戏的BL,我还想着不知道会变成怎

样啊,结果被说“叫”过头了。
鈴木達央&羽多野渉:哈哈哈!
寺島拓篤:被指出说,你也“叫”得太过了吧

。这方面得调整还蛮难的。想着说,应该是这

样子这样子才对的,不过对方是森川桑嘛,我

就想着他应该可以让我更舒服一点才对的。
鈴木達央:哈哈哈!
羽多野渉:你的说法好色啦!
寺島拓篤:演之前我自己也很期待的。
鈴木達央:这可是只有在BL碟里才会有的情况

啊,明明只说了很普通的话…
寺島拓篤:结果听起来就会觉得很色呢。
鈴木達央:就是会让人想歪啊。
寺島拓篤:是啊,不过演得是非常愉快的,谢

谢大家了。
鈴木達央:谢谢!然后,紧接着,森川桑,有

请!
森川智之:好的,我是出演阎魔的森川智之,

诶,总之就是这次演了阎王爷。
鈴木達央:对。
森川智之:诶,最近哦,我有做各种不同的工

作,没穿衣服的挺多的。
鈴木達央:噗…
森川智之:就是角色啦。不是我自己,是我演

的角色。就是没穿衣服的角色蛮多的。
鈴木達央:嘛,阎魔大人也是上半身…
森川智之:上半身是裸的。
鈴木達央:而且经常脱…
森川智之:对对对。
鈴木達央:很帅气的腹肌经常能看得到呢。
森川智之:就是这样。不过我的话,我是体寒

症……
鈴木達央:哈哈。
森川智之:所以要是露出肚子的话,马上就会

肚子疼的。
鈴木達央:会刺痛呢。
森川智之:对对对,我是会胃痛的,所以说,

我自己来说的话,这个角色还是蛮难想象的。
鈴木達央:哈哈哈。
森川智之:虽然会很在意,但是录音还是录得

很开心的。
鈴木達央:是吗。
森川智之:虽然是BL作品哦,不过题目居然是

《地狱徘徊》呢!
鈴木達央:好厉害啊!
森川智之:不是很厉害吗!
鈴木達央:而且也在针上走过了。
森川智之:是啊,不过哦,虽然叫做《地狱徘

徊》,不过只有寺島君啊,他去了天国。我把

他送去天国了。(这里也可理解为荤段子的意

思,不知道森是哪个意思……)
鈴木達央:所谓极乐世界啊。
森川智之:对,极乐,就是这样,谢谢大家。
鈴木達央:辛苦了!那么,接下来,我的拍档

就先往后排一下…
羽多野渉:诶,为啥啊!
鈴木達央:先有请出演乌枢沙摩明王的三木真

一郎桑。
三木眞一郎:诶,我是出演了乌枢沙摩明王的

三木真一郎。非常感谢一直听到这里的大家。

也就出场了一下下,我这种人再这里多说也没

意义啊。
鈴木達央:哎?
寺島拓篤:淡出了!
鈴木達央:真是完全的声音淡出了呀。真是非

常帅气的乌枢沙摩明王啊!今后的发展也是很

让人在意的呢。
森川智之:乌枢沙摩明王大人很难念呢,
羽多野渉:乌枢沙摩明王大人。
鈴木達央:有两个sama嘛(沙摩和大人同音)


三木眞一郎:是啊,对不起。
寺島拓篤:不是三木桑的错!
鈴木達央:然后啊,我是……诶……
羽多野渉:你从自己开始说的哦?!
鈴木達央:诶?不行吗?
羽多野渉:啊不,你请你请。
鈴木達央:我是出演了阿傍的鈴木,这次和阿

渉的吽傍,我们是牛头马面的组合。
羽多野渉:啊,我被点名了,我是出演吽傍的

羽多野渉,大家辛苦了。
鈴木達央:辛苦了。
羽多野渉:辛苦了!
寺島拓篤:辛苦了!
鈴木達央:不管怎么说,我们两个人组组合真

的是好久都没有过的事了呢。
羽多野渉:确实是好久都没有过呢了。角色上

的组合真的是没有呢。
鈴木達央:基本没有呢,真的演得很开心。我

剪刀石头布那场戏真的演得很开心!
羽多野渉:剪刀石头布确实很开心呢。什么事

先的练习都没有哦。
鈴木達央:完全没准备。
羽多野渉:不过从test的时候就很合拍呢。
鈴木達央:真是开心啊。
羽多野渉:很开心。
鈴木達央:是啊,感觉我是比较冷静的角色。
羽多野渉:对啊。我的角色就比较吵闹一点。
鈴木達央:有点吵闹。
羽多野渉:嗯,演过头的地方也是有的,真是

对不起。
鈴木達央:想变得更可爱啊。
羽多野渉:越演越变成“啊”那样子了。对不

起……
鈴木達央:诶,到底变成怎么样了?
羽多野渉:诶?就是“啊”那样,够了啦!真

的很对不起,这种话题来耗费时间也不好。不

过我真的觉得这个作品很不错呢。
鈴木達央:嗯。
羽多野渉:不过啊,我自己来说的话,到底地

狱我还是不想去的。
鈴木達央:想上天堂吗?
羽多野渉:想上天堂!那阿達呢?
鈴木達央:我到是下地狱也无所谓诶。
羽多野渉:诶?!如果是这种地狱的话吗?
鈴木達央:如果是这样的地狱…
羽多野渉:如果有这样的阎魔大人在的话吗?
鈴木達央:你不觉得这边比较有趣吗?
羽多野渉:是感觉蛮有趣的。还有哦,意外地

那些鬼都还蛮温柔的呢。
鈴木達央:对!
羽多野渉:呵呵呵!
鈴木達央:像我们这种,虽然会变成马或者牛

,不过说话的方式也没有变化啊。
羽多野渉:对啊。
鈴木達央:意外地说话很柔和呢。
羽多野渉:很柔和哦。
鈴木達央:不过对于罪人还是很严厉的。
羽多野渉:很严厉!
鈴木達央:也有这样的地方哦。
羽多野渉:就是这样一个《地狱徘徊》。
鈴木達央:然后,这样的《地狱徘徊》哦,在

才是上卷呢。
羽多野渉:是啊。
鈴木達央:我想肯定还是有后续的,也希望大

家能够多多期待后续。
羽多野渉:嗯!
鈴木達央:就是这样,以上就是《地狱徘徊•上

》的卷末free talk,下次再见,拜拜!

特典CD

鈴木達央&羽多野渉:《地狱徘徊•上》,特典

talk CD!
羽多野渉:哟!
鈴木達央:哟!
寺島拓篤:哟!
羽多野渉:哟!真冷清!
寺島拓篤:咋了,你喝醉了呀。
羽多野渉:我拿这个感热纸(貌似就是复印纸

)的手都在不停地发抖了。
鈴木達央:为啥说是感热纸啊。
羽多野渉:嘛,那个不是通称。不过这种事都

无所谓了!
鈴木達央:嗯!
羽多野渉:撒!《地狱徘徊•上》,录音刚刚已

经结束了。
鈴木達央:对!
羽多野渉:现在开始就是特典talk CD了。
鈴木達央:对啊。
羽多野渉:我们将会一位一位地请出参演者,

然后根据话题,来展开愉快地对谈。
鈴木達央:诶,然后!
羽多野渉:主持的是,诶?我们两个刚刚…
鈴木達央:哦哟!对不起,我们关系太好了。
羽多野渉:哈哈哈!
鈴木達央:就是这样,主持是出演阿傍的鈴木

達央和——
羽多野渉:出演吽傍的羽多野渉,由我们两个

人为大家带来。请多多关照!
寺島拓篤:哦!
鈴木達央:请多多关注!
羽多野渉:好的,那第一位请到的是,寺島大

人,有请!
寺島拓篤:好的。我是出演绪野泷群的寺島拓

篤,大家辛苦了!
鈴木達央:辛苦了!
羽多野渉:辛苦了!
寺島拓篤:那要说点啥呢?
羽多野渉:那,首先说说给你留下深刻印象的

戏吧!
寺島拓篤:哦,原来如此,不是先说感想,是

先说印象深刻的戏啊!
鈴木達央&羽多野渉:对。
寺島拓篤:真是关系好啊。
鈴木達央:随便你说了。
寺島拓篤:是啊,这次录音的时候也有对照原

作的。遇到桐岛老师的时候,那个笑容真是太

动人了。
羽多野渉:哦哦!
寺島拓篤:泷群的那个笑容真的是很动人,我

看到就“哇”了,看到那里被吸引住了。怎么

说,印象深刻的戏还是很多的,不过那之中这

个笑容真的是印象格外深。
羽多野渉:原作哦,怎么说呢,那种画法哦,

使得给人留下印象的画面特别多呢。
寺島拓篤:很多。
羽多野渉:录之前我读了原作,觉得很吃惊,

啊,原来画面这么动感啊。
寺島拓篤:对对。
羽多野渉:怎么说,嬉闹的部分和严肃的比分

的反差比我想象的要大呢。
寺島拓篤:是啊,也有小混混出场呢。
羽多野渉:内容很丰富啊。
寺島拓篤:对对对。看过原作以后,我也有调

整演绎方式的地方哦。
羽多野渉:哦。
鈴木達央:嗯……
羽多野渉:今天实际在现场演了,是和森川桑

的对手戏,你有自己感觉到说,“啊,这场戏

可了不得啊”这类的地方吗?
寺島拓篤:嘛,我演H部分的戏这次也是隔了

很久以后才演的。
羽多野渉:嗯嗯!
寺島拓篤:我心想着“哇……”
羽多野渉:等回过神来,发现麦克风前面我们

三个都站着呢!三个人一起可真是好久都没有

的事了呀!
寺島拓篤:咋了呀你,你到底怎么回事啊?你

到底想这个talk往什么方向发展啊!
羽多野渉:对不起对不起!我太感慨了!
寺島拓篤:真是让人吓一跳啊!
羽多野渉:对不起对不起!
寺島拓篤:噗哧!
羽多野渉:真的对不起啦!从傍边看过去啊…


寺島拓篤:行了行了,就我一人站了中间。嘛

,这些都无所谓。H戏我好久没演了,演之前

还在想,到底会变成怎么样呢。我这样想着演

了以后,发现貌似我是比较会“叫”的人诶。
鈴木達央:哦……
寺島拓篤:貌似是这样的……
羽多野渉:这次录两个主角独处的戏的时候,

我们是出音棚外面的。
鈴木達央:是的。
寺島拓篤:劳烦大家出去。
羽多野渉:所以录的时候真的是二人世界啊。

所以到底怎么发挥的,我们也不知道啊。
寺島拓篤:外面听不到的。然后一发声,觉得

好害羞啊。
羽多野渉:诶?!
寺島拓篤:突然发现,“啊,原来我是这样的

啊”。
羽多野渉:哈哈!
寺島拓篤:怎么说,那些都是很沉醉于其中的

戏,怎么说,好像是自己在世人面前隐藏起来

的东西被人看见了一样,非常害羞啊。
鈴木達央:好像是自己的耻部被曝光于世的感

觉啊。
寺島拓篤:对,曝光了。
羽多野渉:这种事也是很重要的嘛,在演这类

作品的时候。
寺島拓篤:是啊。
鈴木達央:找到了自己的新演技!
羽多野渉:新演技哦。
寺島拓篤:那样是最好了。其实那里我也是很

想发出声音的…
鈴木達央:哈哈!
羽多野渉:其实是需要压抑住的。
寺島拓篤:其实总是那样,但这是工作,我必

须要塑造好角色才行。
羽多野渉:泷群他压抑自己的部分…
寺島拓篤:我觉得是这样的。
羽多野渉:不过反过来,这样的话,反而比较

性感呢。这不正是他有魅力的地方吗?
寺島拓篤:就是不能完全压抑住的这种感觉吧
羽多野渉:就是那样。
鈴木達央:啊,那种可真不错啊。
羽多野渉:很好吧。
寺島拓篤:你想说的我都明白。干嘛笑得这么

恶心啊!
羽多野渉:对不起!那,进入下一个话题。
寺島拓篤:好的。
羽多野渉:和自己演绎的角色,这次是泷群,

有没有产生共鸣的地方呢?这里和自己重合了

,这些地方和自己很像啊之类的,或者这种心

情我很能理解啊之类的地方有吗?
寺島拓篤:他和我是完全不同的类型。
羽多野渉:哦,和你自己吗?
寺島拓篤:对。泷群和我是完全不同类型的人

。是完全不同的类型具体怎么说呢,他自己也

说了,他对外物的反映是很冷淡的,这种话说

了很多,而且对于自己的心意,他不是也不会

表露出来吗?
羽多野渉:嗯。
鈴木達央:嗯,是啊。
羽多野渉:嗯,虽然在独白的部分会翻来覆去

地想(说)很多。
寺島拓篤:虽然这种内向的翻来覆去自己考虑

地方我也是有的,但是我搞到一半就会觉得“

好烦啊,不想了”这样。
羽多野渉:哈哈!那你不是最容易幸福满足的

类型吗?
寺島拓篤:可能吧。精神压力什么的,自己就

可以消除。
羽多野渉:是啊。
寺島拓篤:我是这样子的,所以他和我不太一

样。所以我反而可以客观地看这个角色。
鈴木達央:怎么说,乍一看觉得还是有相像的

地方的。那种反映比较冷淡的地方啦之类的。
羽多野渉:眼神什么的。
寺島拓篤:诶?!
鈴木達央:就是给人的印象方面。
寺島拓篤:啊,印象啊……
鈴木達央:随着对拓篤了解的深入,这些可能

会改变,但是就给人的第一印象来看的话,我

觉得还是非常像的。
羽多野渉:是啊,发型什么的也很像呢。
寺島拓篤:发型?!
羽多野渉:你刘海不是很长吗?
鈴木達央:啊,外表啊。
羽多野渉:这些地方我也觉得像呢。
鈴木達央:不是在说内在的问题啊。
羽多野渉:(拓篤的)内在可是非常干脆的。
寺島拓篤:啊啊啊啊。
羽多野渉:他有点唯唯诺诺的。
寺島拓篤:泷群的话有点优柔吧。
鈴木達央:对对对对,有点慵懒倦怠的感觉。
羽多野渉:原来如此。
寺島拓篤:就是这样。
羽多野渉:好的,那下一问。说到地狱的阎魔

大人,就会想到撒谎了舌头会被拔走。现在为

止撒过的谎里,最大的谎言是怎么样的呢?
寺島拓篤:哦!
羽多野渉:诶,请说些可以说出来的。
寺島拓篤:那,我现在就说一下最大的谎话,

我最喜欢你们了!
羽多野渉:噗哧…啊,不能开心,这是谎话是

吧!真是的!这种啊!还是蛮伤人的啦。
寺島拓篤:哈哈!
鈴木達央:哈哈!
寺島拓篤:我们一会再算这笔帐。
羽多野渉:一会再说。
鈴木達央:这种伤痛是慢慢地感觉加深的。
羽多野渉:哈哈哈。那,那个……
鈴木達央:这就是最后一个话题了。
羽多野渉:那最后请说点什么。
寺島拓篤:说点什么?
羽多野渉:对,就是对听了这张碟的大家。
寺島拓篤:大家已经听过了《地狱徘徊•上》,

如果您是从talk CD开始听的话,请快倒回去

从本篇开始听吧,拜托了。诶,有上的话,想

必还会有下,搞得不好还于中呢。
羽多野渉:是啊,上中下。
寺島拓篤:就是这样,这次也断在一个非常让

人在意后续的地方。是那种“这就完了吗,到

底会怎么样啊”类型的结尾。我想大家的这种

疑问一定会中卷或者说是上卷中得到解答。敬

请大家期待后续。
羽多野渉:好的!
鈴木達央:稍微等一下。中卷后面是上卷吗?
羽多野渉:啊,随便听过就算过了。
寺島拓篤:是下卷……
羽多野渉:是下卷!
寺島拓篤:对,是在下卷,不好意思。
羽多野渉:请大家期待今后的情节发展。
寺島拓篤:对。就是这样,请大家多多关照。

谢谢!
羽多野渉:谢谢!以上就是寺島拓篤为大家带

来的。那么,有请下一位!森川桑,有请!
鈴木達央:哦!
森川智之:来了!哎呀,等了真久啊。
羽多野渉:对不起!让您久等了!
鈴木達央:真是让您久等了。
森川智之:呵呵,我是出演阎魔的森川智之,

大家好!
羽多野渉:拜托您了!
森川智之:好的!
羽多野渉:那就马上请您说说给您留下深刻印

象的戏吧。
森川智之:印象深刻的戏哦,就是被竖起指甲

狠狠抓那里的时候。
羽多野渉:用手指甲啊…
森川智之:很疼啊。
羽多野渉:很痛吧。
森川智之:明明是阎王,但是还是喊疼。
羽多野渉:不过让人觉得很疼的地方,还是很

多的呀。
森川智之:很疼的戏。
羽多野渉:不过也有不让人觉得他会疼的戏,

那个走针的地方。
森川智之:他是走了针,虽然会受伤,但是会

说“没关系的”。
羽多野渉&鈴木達央:哈哈哈哈!
森川智之:虽然会说没关系,但是关键部位被

用手指抓到了还是会痛痛痛痛诶!
羽多野渉&鈴木達央:哈哈!
森川智之:所以我觉得还蛮不可思议的。
羽多野渉:也是啊。痛感啊。
森川智之:啊,原来那里那么敏感啊。我是这

么想的啦。
羽多野渉:也有和人不太一样的地方。
鈴木達央:呵呵呵!话题完全集中在那个地方

了呀!
森川智之:人也是一样吧。人的话,你也明白

吧。
羽多野渉:痛的地方确实是,嘛。确实是…
森川智之:都是男人嘛。
羽多野渉:微妙的地方确实会特别疼。
森川智之:对对。
羽多野渉:指甲的话,确实会很痛的。请大家

好好关注那里。
森川智之:哈哈,关注!
羽多野渉:接下来,您和自己饰演的角色有共

鸣的地方吗?
森川智之:共鸣?!
羽多野渉:和阎王大人有共鸣吗?
森川智之:呀,完全没有呢。
羽多野渉:啊,但是说到king就是阎王了呢。
森川智之:啊,怎么说呢。
羽多野渉:说到帝王就是森川桑这样。
森川智之:不不不,人家可是阎王大人啊。且

不说共鸣不共鸣,人家和我可不是一个世界的

呀!
鈴木達央:呵呵,其实人家可是神明呢。
羽多野渉:也是啊。
森川智之:所以啊,这个话题还是不要说比较

好吧。
羽多野渉:哈哈哈!不说为妙。
森川智之:万一说了什么不敬的话,我也不希

望到以后被拔舌头什么的。
羽多野渉:那个场戏可真是太有魄力了。
鈴木達央:画面上也是很完美地表现了怎么拔

舌头呢。那可不是用机器什么的哦,是自己用

工具拔的呢,那个……
羽多野渉:对,就是呢!
森川智之:居然拔得下来呢!
羽多野渉:什么叫居然拔得下来…还说了马上

就会长会回来,对,阿傍说了。
鈴木達央:那是地狱啊。
森川智之:舌头是比我们看到的部分还要往里

面地深入地长着呢。(舌头的肌肉是和喉部连

在一起的。)
羽多野渉:是啊是啊。
森川智之:我们不是也常吃牛舌吗。大家都吃

吧。
羽多野渉:吃的。
鈴木達央:很好吃哦!
森川智之:不是意外地很大吗?
羽多野渉:很大呢!
森川智之:所以我想,人的估计也很大呢。
羽多野渉:啊,是啊。
鈴木達央:然后把它硬生生地拔下来。
森川智之:是啊。
鈴木達央:真是阿鼻地狱叫唤地狱的场面啊!
森川智之:不是什么痛苦不痛苦的问题,那可

是当场死亡啊。(应该还是会痛苦的,被拔去

舌头后因为肌肉回缩堵住喉管,会引起窒息,

所以还是要一段时间才死得掉的哦。)
羽多野渉:是吧!罪人那个“啊啊啊”的惨叫

啊。
森川智之:罪人呢!
羽多野渉:罪人可是叫得很凄惨啊。
鈴木達央:有呢。
羽多野渉:本来的话应该已经发不出声音了吧


鈴木達央:但是因为是在地狱,所以会再长出

来,然后反复感到痛苦。
森川智之:会一直受煎熬呢。
鈴木達央:对。
羽多野渉:到底我还是不喜欢地狱。那接下来

的话题。
森川智之:什么?
羽多野渉:马上开始吧。诶,请问您相信轮回

转世吗?
森川智之:轮回转世?不,我不相信轮回转世

呢。
羽多野渉:诶,是吗?没想过来世会变成和自

己完全不同的人话会做什么之类的吗?
森川智之:这种到是很方便啊。
鈴木達央:嗯……
森川智之:虽然很方便,但是实际上,没有这

种轮回转世啊。
羽多野渉:啊,对对对对。
森川智之:谁都不能证明啊。
羽多野渉:也是呢。
鈴木達央:是的。
森川智之:所以这不过是人类想象的产物吧。
羽多野渉:是啊,记忆也是,肯定没有留下的


森川智之:要是记忆留下的话可不得了了!
羽多野渉:可真是让人讨厌啊!
森川智之:万一遇到那种“我长年的积怨”的

话…
羽多野渉:哈哈哈,知道人生是怎么回事还是

要不断地成长可真叫人受不了啊。全是初次体

会才有意思。
森川智之:对,所以我不相信轮回转世。
羽多野渉:啊……
森川智之:你信吗?
羽多野渉:我相信呢……
森川智之:原来你信啊。
羽多野渉:对。
森川智之:你觉得是前世是什么?
羽多野渉:我觉得我前世是中世纪欧洲的王族


森川智之:诶,那阿達呢?
鈴木達央:我完全不信呢。
羽多野渉:诶?!
森川智之:我和阿達一样。
羽多野渉:诶?!
森川智之:中世纪欧洲的啥来着?
鈴木達央:王族?
森川智之:马?
羽多野渉:不是马啦!
寺島拓篤:王族的马…
羽多野渉:不是马啦!
森川智之:那是驴吗?
羽多野渉:驴?!
鈴木達央:不,我觉得大概是驴的鞍。
森川智之:是驴吧。
森川智之:是东西啊。
羽多野渉:驴的鞍?!连人都不是了呀?居然

是东西?都不是生物了呀。不过,我也不是没

有这样想过。
森川智之:是吗。
羽多野渉:不过,怎么说呢,来世可一定要,

也不一定就是在来世,现在不行的事,要是有

机会的话,如果不是我自己的话,如果我是和

我完全不同的一个人的话,我想要试着做这样

的事,我会有这种想法呢。
森川智之:呀,总之,先在在现世努力吧。
鈴木達央:嗯!
森川智之:哈哈哈!
鈴木達央:我们想的可真是完全一致啊。
森川智之:力所能及的事的话,可一定要在现

世完全啊。
寺島拓篤:尽全力地活下去!
森川智之:对!现在不拼命的话。
鈴木達央:就是嘛!
羽多野渉:我马上就会…
森川智之:万一像以后也不迟的话,想到什么

下次之类的话。要是真是下次,你真会做吗?
羽多野渉:不会做的……
森川智之:基本都不会做吧!
羽多野渉:绝对不会做的。
森川智之:人都是一样的。说什么一会再写作

业什么的,绝对不到火烧眉毛了他是不会写的


羽多野渉:不会写呢……
森川智之:到最后还是不会做的。
羽多野渉:是啊,不到最后关头不会做的。
寺島拓篤:被教育了,哈哈哈!
羽多野渉:那,想做的事就现在开始努力做吧


森川智之:这样才对!
羽多野渉:不好意思,那最后请对听了CD的大

家说点什么吧。
森川智之:好的。《地狱徘徊•上》大家觉得如

何?就内容上来说,这“上”代表的可是特别

好的意思啊!
羽多野渉:特上哦!说的真巧妙!
森川智之:不,说不定不是特上,是极上也没

一定哦!
羽多野渉:哦哦!
森川智之:是吧,终于说了点不错的话。
羽多野渉:谢谢!
森川智之:希望大家听得愉快。然后,如果还

有后续的话,还能再听到吽傍和阿傍哦。
羽多野渉:嗯,我们会出场的!
森川智之:还能再听到剪刀石头布呢。
羽多野渉哈哈!
森川智之:大家敬请期待!
羽多野渉:谢谢!
鈴木達央:谢谢!
羽多野渉:以上是森川桑。那么,真的久等了

,三木桑,有请!
众:哈哈哈!
鈴木達央:速度好慢啊!
三木眞一郎:怎么了呀!我是出演了乌枢沙摩

明王的三木。大家好。
羽多野渉:您辛苦了!
鈴木達央:辛苦了!
三木眞一郎:嗯。
羽多野渉:拜托您了。
三木眞一郎:要我说啥啊?
羽多野渉:那个…
鈴木達央:哈哈!
三木眞一郎:咋了?
羽多野渉:首先,请先说说给您留下深刻印象

的戏?
三木眞一郎:呀,全部都很深刻啊。
羽多野渉:啊,谢谢!诶,接下来。
鈴木達央:喂喂,稍微等一下,这和你刚刚问

别人的问法可完全不同啊!
羽多野渉:不不不,但我也觉得应该是全部都

很印象深刻才是啊。
三木眞一郎:比起某一个地方,到底希望大家

全部都仔细听一下呢。
羽多野渉:就是!就光让家关注也那啥,到底

还是要整体听。
三木眞一郎:什么叫也那啥,要是说不清楚的

话,就不要接话了。
森川智之:你是在否定我吗?我就是只听这一

点而已。
羽多野渉:不不不不不!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寺島拓篤:好可怜啊。
鈴木達央:怎么觉得,这里这个前后辈的组合

挺有意思的?我是回避一下比较好吧?
羽多野渉:不不不不!阿達阿達阿達阿達!你

别走!
鈴木達央:我去一边观察一下吧。
三木眞一郎:我觉得你在比较好啊。
鈴木達央:我在比较好吗?
三木眞一郎:你留在这里!
羽多野渉:呜呜!
三木眞一郎:接下来是什么?
羽多野渉:和您演的角色有什么共鸣的地方,

或者是相像的地方,请和大家说说。
三木眞一郎:怎么搞的有点像婚宴的主持啊。
羽多野渉:没没没……
三木眞一郎:诶,相像的地方?没有吧,我没

办法那么冷静地活着。这种意义上的话,共鸣

啊,嘛,想法一样的地方还是有的。但是我觉

得那和共鸣意思不太一样。
羽多野渉:这次您演的是唯一知道阎魔大人过

去的这么一个角色啊。
三木眞一郎:嗯。他是知道那些还能有那样的

行动,我的话应该是做不到的。就是这样吧。
鈴木達央:而且也是唯一一个不是呆在地狱界

的角色呢。
羽多野渉:是啊。
三木眞一郎:所以说,我觉得我没可能和他有

共鸣啊。
鈴木達央:不过他和阎魔大人很像呢,他的感

觉,很有神明的感觉。
羽多野渉:真的觉得说,怎么说,和我们层次

不一样吧。
鈴木達央:某种意义上是个大彻大悟的人啊。
三木眞一郎:每件事都觉得辛苦的话,就活不

下去了吧。我觉得他有这样的想法。而同时也

没有封闭自己的内心。我觉得这点上他很厉害

诶!
羽多野渉:这之后哦,下卷,到底他要怎么出

场,要怎么和别的角色发生联系,我觉得这点

还是很值得大家关注的。
三木眞一郎:只要你全介绍了那不就好了嘛!
羽多野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到底怎么样

才…那就继续吧!说到至今为止撒过的慌…
森川智之:这种要问你前辈啊?
鈴木達央:哈哈哈哈!
羽多野渉:对不起!前辈…
三木眞一郎:小鬼你不要耍我!
羽多野渉:前辈!
三木眞一郎:我怎么可能在这种场合说嘛!
羽多野渉:啊啊!真的很对不起!
三木眞一郎:不是有很多问题嘛,好好选一下

啊。
羽多野渉:是的,我知道了!
鈴木達央:哈哈哈哈,你别在这种时候屈服啊


羽多野渉:对不起!
鈴木達央:你就问嘛!
羽多野渉:我是问比较好吗?
三木眞一郎:别了别了!我会说出了不得的话

的。
森川智之:没关系的没关系的。
三木眞一郎: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羽多野渉:我知道了。
三木眞一郎:你们几个也要回答的,你们回答

要占用的时间也要考虑到啦!
羽多野渉:诶,您相信轮回转世吗?
鈴木達央:噗哧!
三木眞一郎:诶,Pass!
羽多野渉:诶!?Pass!?啊,阿達,你有什

么好说的吗?
鈴木達央:不了不了,这样胡扯也不是个事。
羽多野渉:也是啊。
鈴木達央:最后,请您和听了本作的大家说几

句吧。
羽多野渉:拜托了。
三木眞一郎:我觉得这真的是一个密度很高的

作品。那个,这次听了,购买了这个作品的各

位,真的是非常感谢大家。大家听得开心吗?

虽然我出场的机会不是很多,但是整个作品的

平衡感真的是很不错,这之后的后续也非常让

人期待。这个全部是多少张的?
羽多野渉:全部是?
三木眞一郎:2张还是3张?
鈴木達央:是2张,分上下两卷。
羽多野渉:上下卷。
三木眞一郎:所以啊,听到这个talk的时候,

说是《地狱徘徊•上》,刚刚森森也说了,真的

好像搞的和套餐一样。好像是食物的那个上一

样。(是说套餐中,尤其是肉类的档次,分上

,特上,极上。)刚刚森森还说什么特上极上

的,下次出的时候可是“下”了呀!
羽多野渉:哈哈,是啊!是这样呢!
鈴木達央:说了这样的话,下次要说的时候也

不好说了呀!
羽多野渉:下的时候就……
三木眞一郎:都变成下了呀。
森川智之:是啊。
鈴木達央:那下的时候就下克上好了。
三木眞一郎:嘛嘛,下的时候有下的说法。
羽多野渉:哈哈!
三木眞一郎:下也有下好的地方,肯定!
鈴木達央:不是什么黑暗啊,下面之类的意思

哦!
三木眞一郎:会变成回味无穷的东西的。
羽多野渉:就是!
三木眞一郎:大家敬请期待!剩下的我想这两

位会解决的。
羽多野渉:谢谢了!
鈴木達央:谢谢!就是这样,我们是组合,这

算组合吗?
羽多野渉:不好意思,让我们做了。那重新自

我介绍一下,我是出演吽傍的羽多野渉,然后

——
鈴木達央:我是出演阿傍的鈴木達央。
羽多野渉:嗯。那接下来就我们两来说吧。先

是印象深刻的戏。
鈴木達央:是啊…
羽多野渉:刚刚阿達都没怎么说话吧。
三木眞一郎:我们能先回去了吗?
森川智之:没关系的。
羽多野渉:对不起,对不起!
三木眞一郎:你们要怎么收尾啊?
森川智之:真是的,我太感兴趣了。
三木眞一郎:我要记笔记才行。
羽多野渉:别了别了,那印象深刻的戏是?
鈴木達央:比起印象深刻的戏,刚刚的阿涉给

我印象太深刻了。
羽多野渉:不不不……
鈴木達央:那个太有印象了。作品来说的话,

在非常严肃的情节中,为数不多让人能觉得轻

松的场景里面,这种地方阿傍吽傍出场挺多的

。吽傍为泷群所托去调查,说这是自己的秘密

什么的,这几场戏我都挺喜欢的。
羽多野渉:啊。
鈴木達央:这种小地方哦。
羽多野渉:鬼身上非常人性化的地方啊。
鈴木達央:真的是很有人情味呢。
羽多野渉:说到地狱的话,一般的印象应该是

非常恐怖的地方。犯下罪孽的人在那里受到煎

熬,仿佛能听到他们的惨叫一样。在这样的地

方,出了这么多有人情味的角色的话。
鈴木達央:对对对。
羽多野渉:那个,这个作品,到底它的听点哦

,我觉得是救赎。
鈴木達央:怎么说,阎魔大人很会压抑自己的

情感。我原以为阿傍吽傍也会是很压抑自己的

角色,但是其实他们的人情味很重的角色。
羽多野渉:是啊。
鈴木達央:这方面真的是,我个人非常喜欢。
羽多野渉:好像是越有力量的鬼就能变得越接

近人。我们两最早出的时候,也是以人的姿态

出场的,但是也可以变回鬼。
鈴木達央:对。
羽多野渉:这又很辛…不是辛苦啦,那个,是

很有意思啦。
鈴木達央:噗哧…没关系吗?你从刚刚开始就

一直在自己耍白痴然后自己吐自己的槽诶。
羽多野渉:不不,我没事,真的。
鈴木達央:你有什么印象深刻的戏吗?
羽多野渉:是啊,不过真的是和三木桑说的那

样,希望大家能整体地去听这个作品。
鈴木達央:噗…居然还敢说这个!
森川智之:哈哈!
羽多野渉:我到底还是这么觉得。
鈴木達央:这家伙!
羽多野渉:嘛,已经说了这么多了。
鈴木達央:是的。
羽多野渉:那最后和大家说点什么吧。
寺島拓篤:你只回答了一个问题诶!明明问了

我们那么多。
羽多野渉:真的很对不起。
鈴木達央:这又没什么错的好不好。好的就是

这样。
羽多野渉:没有错哦,阿達完全没有错的!
鈴木達央:就是这样,说了这么多了,阿傍吽

傍今后会怎么样,还要看下卷的发展,他们到

底会如何活跃呢?
羽多野渉:对,就是这样!
鈴木達央:然后乌枢沙摩明王啊,对泷群说了

非常意味深长的话,泷群也在动摇,情节究竟

会怎么发展。
羽多野渉:是啊。
鈴木達央:怎么说呢,从阿傍吽傍的角度来看

,乌枢沙摩明王应该是个非常不可思议的存在

吧。
羽多野渉:嗯嗯嗯!
鈴木達央:要怎么与他发展,也让人在意。
羽多野渉:还没有完全讲出来呢,这个故事。
鈴木達央:嗯。
羽多野渉:另外,让人毛骨悚然的地方也有,

今后到底会如何纠缠下去,真是让人在意。
鈴木達央:对,这些都让人很在意。嘛,现在

还是上篇嘛。总之现在希望大家能为了下篇,

把上篇仔细地听一听。
羽多野渉:就是这样。
鈴木達央:希望大家能听得开心哦。接下来—


羽多野渉:我的话,能和在座的大家一起演这

个作品觉得非常的荣幸。那么下卷里阿傍吽傍

剪刀石头布的场景到底还有没有了呢?这方面

,就全靠大家的应援了!我们在下卷再相见吧

!再见!谢谢!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6 | 2018/07 | 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