コルセーア~月を抱く海 1~3 全巻購入全サCD『盈月』

コルセーア~月を抱く海 1~3 全巻購入全サCD『盈月』

原作:水壬楓子  イラスト:御園えりい 
(C)水壬楓子/幻冬舎コミックス(LYNX ROMANCE刊)

CAST:
三木眞一郎:セサーム
子安武人:ヤーニ
川原慶久(ヤーニ青年時代)
寺島拓篤(セイサーム青年時代)
山口翔平(少年1)
宮澤真一(少年2)
水谷直樹(少年3)

翻译:阴天
校译:火焰鸢尾

Track 01

赛萨姆:嗯……好安静的夜晚。(从鬼门关回来后的这八年,我成了一个舒适的“幽灵”,一直过着安稳的日子。但是,自卡纳莱再次出现在我面前,然后又离去以来,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有些不一样了。也许是种预感,或是征兆——某些事情即将改变。)
[开门声]
亚尼:赛萨姆。你还没睡啊?
赛萨姆:你是知道才来的吧?
亚尼:呵……[坐下]本想如果你休息了,今天就不进来了,但是我从窗子里看到了光。
赛萨姆:呵呵……(这个男人总是挂记着我,每天一定会来见我一面。他把“死去的”我的工作一道承担了,明明已经很辛苦了……)
亚尼:暂时把曼苏鲁借走,让你不方便了吧。【前情提要:依据卡纳莱提出的攻下克路拉达恩的策略,曼苏鲁跟着布雷温莎的海盗们一起去克路拉达恩解救被掳走的奥拉了,コルセーア1-2的剧情。】
赛萨姆:没有。这似乎让曼苏鲁也积累了很好的经验。
亚尼:只要他别说什么想去当海盗就行。
赛萨姆:呵呵……(卡纳莱提出的攻下克路拉达恩的战略取得了巨大成功。总督将•由古•多比尼安死亡。由于总督府烧毁了,对方的指挥系统乱成一团,毕沙路的军队没花多少时间就得以压制住克路拉达恩。这在历史上具有多么重大的意义啊。近百年来,历代宰相中没有一人能完成此事。而这次几乎没付出什么牺牲,就将其得手了。)获取了克路拉达恩是桩大事呢。
亚尼:嗯。卡纳莱好像也顺利地和海盗们汇合了。
赛萨姆:多亏那孩子我们才取得了克路拉达恩。用我的一条腿来换的话真是太便宜了吧。
亚尼:哼……
赛萨姆:能跟布雷温莎保持交往不是坏事情。
亚尼:再说吧……话说回来,曼苏鲁似乎对那个叫阿亚斯•马利库的海盗十分倾倒啊。
赛萨姆:呵呵……(很正常。这个男人强而有力,充满着自信,只凭借自己的本事去开辟未来,拥有着经常置身于生死之间的人的果敢与勇气。)因为他是个充满魅力的男人呢,从各种意义上来说。
亚尼:是你喜欢的类型么,那个男的?还专门跟他见了一面,感觉怎样?
赛萨姆:噗……呵呵……哎呀,要说喜欢也确实喜欢,但不是想推倒的类型呢。
亚尼:是想被他抱……的类型吗?
赛萨姆:傻瓜,我对比我年纪轻的男人没兴趣。哎呀,不过,看得出卡纳莱很喜欢那个男的。我有时觉得那孩子……卡纳莱他也许跟我很像。
亚尼:跟你?
赛萨姆:(假如在孤独之中,没有一束光是投向自己的,我也许已经成为一个冷静而透彻、毫无感情、只会去审判别人的人。但是,我与这个男人相遇了。已经是二十五年前的事了么。有人爱着自己,只是这样,就觉得多么安心啊。卡纳莱以前不曾拥有这样的人。他不知怎样面对别人的爱,胆小怯懦。因此,八年前,仿佛像溺水之人似的紧紧抱住了我。)到头来,我的力量还是不足以拯救那个孩子吧。不过,以为能轻易拯救一个人的这种想法也许太不自量力了。那个孩子已经尝尽了痛苦。挣扎了又挣扎,几乎透不过气来,几乎觉得死了更好。
亚尼:……你所缺少的只是时间而已。
赛萨姆:……
亚尼:八年前,如果能有更多时间待在你身边,卡纳莱一定会得出不同的结论吧。虽然不知道他在特多温被夏洛克训练了几年,但肯定不止一两年。想只用半年左右的时间就把它粉刷掉,是谁也未曾做到的。
赛萨姆:……你真温柔啊。
亚尼:呵,现在才知道吗?
赛萨姆:呵呵……
亚尼:你快睡吧。[亲吻面颊]我走了。
赛萨姆:(我会一直爱你——在对我这么告白后的二十几年里,亚尼没有提过进一步的要求。我以为这种状况永远也不会改变。可是……)亚恩。
亚尼:嗯?
赛萨姆:你想要我吗?
亚尼:……!
赛萨姆:你可以抱我。如果不介意我这副身子。(今夜,我的内心到底有什么不对劲……)
(亚尼:呐,赛萨姆。
赛萨姆:什么?
亚尼:你差不多可以委身于我了吧?
赛萨姆:呵呵,我的身体可不便宜哦。
亚尼:切!……)
赛萨姆:(有点像是戏言似的,我们之间重复着这样的对话。一直是挚友。一起支撑这个国家,守护它,使它发展——注视着这个共同的未来,我们一起走到了今天。从今往后,这也不会改变。不管我们的关系变成怎样。)
亚尼:……你是认真的?
赛萨姆:是认真的。
亚尼:……你……等一下。给、给我点时间……考虑……
赛萨姆:几个小时都行。哎呀,你慢慢考虑。也不一定要今天,明天或者后天都可以。
亚尼:不,那不行!说不定你会改变主意。
赛萨姆:不会变的啦。都已经让你等了二十多年了,多少天我都会等你的。唔,下定决心了就告诉我吧。
亚尼:……
赛萨姆:唉……亚恩。
亚尼:呃……
赛萨姆:先只试试接吻怎么样?
亚尼:……
赛萨姆:呵呵……


Track 02

学生A:啊,你看,就是他吧,赛萨姆•哉安。
学生B:啊,真的。在皇帝陛下面前把一千页教典背诵了出来,好厉害啊。
学生C:虽然被叫做神童,但就那种感觉。
学生D:不过,总觉得他不太想说话呢。

亚尼:是你吗?叫赛萨姆•哉安的。
赛萨姆:……你是?
亚尼:亚尼。亚尼•伊布拉赫姆。呵呵,我们好像是同屋哦。

赛萨姆:(那就是我与亚尼的初遇。他在修道院里多少算是个异类。在大部分的孩子都考虑着将来进入政治中枢的事,在偶尔获得的假日里也忙于学习的时候,亚尼却在河里游泳,去山里打些野生小动物什么的。由于他出身于毕沙路边境的贫困村庄,很多同级生都嘲笑说这是因为他是乡下人,可他却完全不介意。)

亚尼:你看!今天采了很多哦。怎么样,是野草莓吧。还有,这个是无花果。
赛萨姆:啊……谢谢。
亚尼:嗯~
赛萨姆:呐,你去做军人不就好了吗?剑术也很好,为什么会想成为圣职者呢?
亚尼:哼,这还用问吗?不成为圣职者,就无法往高处走。

赛萨姆:(除了皇帝以外,庶民能攀登到的最高地位,就是帝国宰相了。亚尼自那时起已经看准了这个位置。我们彼此竞争着第一名的成绩,一起经年累月,等意识到时,我们已经发展成了良性竞争对手,以及可以称为挚友的关系。)

赛萨姆:亚尼……
亚尼:好危险啊。差一点就要从这里被开除出去了哦。

赛萨姆:(谁会被有势力的老师看中,先到宫廷里去做官……修道院里彼此拖人后腿的事是家常便饭了,但我有信心能一个人很好地应付过去。但是有一次,我差点陷入数人精心设计的阴谋里。)

赛萨姆:为什么要救我?
亚尼:因为我喜欢你呀。跟你一直同屋也挺轻松愉快的。
赛萨姆:……

赛萨姆:(那时,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知道,还有人会不计任何得失地去为你做一件事。因为,生长于毕沙路中央名门的我,只被灌输过以获取地位为唯一目的的生存方式。)

(亚尼:噗哈哈~我要用这双手引导这个帝国!还有什么工作是比这更有趣的?)

赛萨姆:(奔放,充满自信,乐观主义者。我也许已经在想,遇到这个享受着自己生存之道的男人,我是不是也该高兴呢……亚尼对于我而言,是我的第一个朋友。让别人侵入自己内心的感觉虽然有点不安,但同时也觉得兴奋不已。只是,我所认为的“挚友”,对亚尼来说似乎有点不一样。十四岁的某一天,这变得明了了。)

学生A:呐,那个赛萨姆也快要举行从师的仪式了吧?
学生B:据传,教师之间争抢他好像争得很厉害呢。到底谁会成为他的恩师呢?
学生C:那是最重要的吧。至今为止都是集体学习的,但从今往后,就要在一个老师的门下,学习更专业的东西了。恩师一旦定下来后,就要一辈子侍奉他了吧。而且要从这个修道院出去,到宫廷里做官,有官僚做靠山是绝对需要的。
学生A:会被推荐到哪位官僚下面去,是由那个恩师决定的呢。
学生B:我听说,要是在没啥势力的官僚下面做事,说不定还会一起被放逐到边远地区去。
学生C:呜哇~~五年来在这个修道院里拼命努力,最后的结局就是那样?我绝对不要!
学生A:但是我应该不要紧吧,虽然被叫去还是很高兴啦……
学生B:你在说什么啊?进入宫廷之后,接下来才是重要的义务之一哦?
学生C:唉……在这烦恼也没用,得做个决断才行。
学生A:唔……这我也知道……

赛萨姆:(在从师的仪式上定下来的恩师那里学到的,不仅仅是学问。进入宫廷,侍奉尊师、导师们,即是要将自己的全部都托付于他。无论身心。在修道院里,为了那个时刻的到来,恩师会对你进行寝室里的启蒙。哪怕好不容易在数年间的竞争里取胜到了最后,仍有很多人熬不过这个时刻,离开了修道院。)

亚尼:赛萨姆!
赛萨姆:……亚恩。你已经起来了?好早啊……
亚尼:你……被谁抱了?
赛萨姆:亚恩……(亚尼的质问十分直接。一般来说,会问“你跟了哪个老师?”。他仿佛在拼命压抑着什么,一脸非常痛苦的表情,跟平时的他一点也不像。)
亚尼:赛萨姆!
赛萨姆:穆萨•梅那大人。
亚尼:……见鬼!……
赛萨姆:你在生什么气?穆萨大人是位出色的人,值得我师从于他。
亚尼:我不是在说这个!
赛萨姆:那你干吗要发这么大的火?
亚尼:……你就无所谓吗?
赛萨姆:(他到底在指什么,我不是不明白。但是我却故意装作不知情的样子。)无所谓什么?
亚尼:你……被抱了吧?
赛萨姆:这是作为弟子的义务吧?你不也被抱了么。
亚尼:我的事不用去管![抓住赛萨姆的肩]
赛萨姆:……!(亚尼笔直的眼神射穿了我。那眼神仿佛在燃烧,强大到几乎仅凭视线能将我杀死。)
亚尼:我……喜欢你。
赛萨姆:(内心深处,有那么一点点痛。也许我们彼此一直都明白。但是……)呵,于是你想怎样?到了这个时候,打算两人一起私奔么?
亚尼:……
赛萨姆:我是喜欢你的,亚恩。
亚尼:赛萨姆……
赛萨姆:但你是要成为这个国家的宰相的吧?我虽然还不知道会坐上什么位置,但也是朝着那个方向努力的。
亚尼:那又怎样?
赛萨姆:那样的话,就必须考虑将来的事。
亚尼:将来?
赛萨姆:就算你坐上宰相之位,也不可能持续一百年两百年吧。必须要有一个后继者。你我都是。【背景提示:哈马德教的圣职者是不允许有妻室的。其继承人是靠收养养子的形式获得。这既是习惯也是义务。】
亚尼:……
赛萨姆:必须由你亲自来培养一个能继承你全部的知识、经验与能力的人。
亚尼:但是……但是这个跟那个是两回事吧!并不是说因为爱你,我就不能培养继承人了!
赛萨姆:情爱、友爱与慈爱,我觉得这需要你倾注全部的爱情去培育。我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能让我转让出一切去爱的人,有一个就足够了。我无法一次爱上好几个人。
亚尼:……
赛萨姆:我们接下来也要在共同的道路上携手前进吧?让我们借助彼此的力量,作为好朋友,这样不行吗?
亚尼:……我明白了。即使这样,我还是会一直关注着你,一直爱着你!

赛萨姆:(距今八年前,被卡纳莱刺伤之后,我徘徊在生死边缘。但是,在模糊的意识中,只是一直听到那个声音。)
(亚尼:赛萨姆!不要死!赛萨姆!赛萨姆!!)
赛萨姆:(终于恢复意识,已经是一个月之后的事了。)唔……
阿米尔:啊……!赛萨姆大人他……!
亚尼:什么?!赛萨姆!
赛萨姆:啊……
亚尼:赛萨姆!还认得我吗?赛萨姆!
赛萨姆:……亚……恩……?
阿米尔:啊……赛萨姆大人……
亚尼:太好了……

赛萨姆:(之后一年间,我慢慢地花时间恢复了原本的身体,除了左腿以外。)
亚尼:卡纳莱这混蛋……!
赛萨姆:不过是一条左腿。比起丢掉性命,还是好多了不是么?
亚尼:你说什么?!
赛萨姆:不说那个了,亚恩,自那之后已经过了一年了,我身体也康复了,差不多可以把我还活着一事向公众宣布了吧?
亚尼:不行!
赛萨姆:呃……唉……

赛萨姆:(担心我再次被盯上,亚尼断然拒绝了我的请求。取而代之的是,他开始把我身为司法长官要处理的事务悄悄地带给我,为了不让我觉得无聊。有时还会秘密地把我带到他位于乡下的别墅去。这还是第一次,因为以前两人都很忙,从没这么悠闲地生活过。但是,我们一直是距离最近的朋友。不,更甚于此。比家人,比任何人,都更重要。这二十几年来,他为我操了多少心啊。我只是享受着他的温柔。)
(亚尼:我爱你。)
赛萨姆:(现在只会像开玩笑似的说出来。但是,每次他在我耳边轻吐着这句话时,我总能感到一阵安心。觉得,他仍想着我……)


Track 03

亚尼:……可以吗?
赛萨姆:你想我现在再说不行吗?
亚尼:你这是怎么……改变想法的?
赛萨姆:呵,谁知道呢。我自己也不是很明白。(没错,自己也不是很明白。但是,觉得也许已经可以了。仿佛从某个沉重的躯壳里脱身出来。)你要温柔一点哦。我最后被人抱已经是将近二十年前的事了。(听说亚尼在床上是个老手了,但是,怎么回事呢……)
亚尼:真的……可以吧?
赛萨姆:(现在,我眼前这个男人,简直就像是初体验的孩子似的。)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亚尼:不敢相信……我想也没想过……有朝一日能抱你……
赛萨姆:亚恩,吻我。
亚尼:……[吻]赛萨姆……
赛萨姆:亚恩……


Track 04

亚尼:好像在做梦……
赛萨姆:呵呵……亚恩,我差不多想恢复生者身份了。
亚尼:不行!
赛萨姆:啊……我不会再乱来了,我保证。还是说……你想把我变成笼中之鸟?
亚尼:差不多是这样了!
赛萨姆:亚恩……
亚尼:可以的话,我要每天都照顾你,看护你,驯养你……然后,等待你的许可。说:“你是我的主人。请对这个可怜的男人发发慈悲吧。请允许我再一次抚摸你的肌肤。”
赛萨姆:唉……要是你让我好好活过来了,每个礼拜让你抱我一次也可以哦?
亚尼:……不是这个问题吧。
赛萨姆:如果这一次你就满足了,我倒也不介意。
亚尼:怎么可能!……可是你的腿……不要紧么?
赛萨姆:那对政务没影响。只要手和脑袋没事就行。我也不能像以前那样轻松自在地在外面闲逛了,觉得反倒是安全了。
亚尼:……我明白了。近期我会找机会的。要找个最有效的机会。啊,不是,我并非在衡量你的性命和身体的利害得失。
赛萨姆:呵呵……我知道。(这个男人无比珍爱地包容着我。我在无意识间已经委身于那股温暖之中了。委身于那永远不变的爱情里。他一直都离我这么近。卡纳莱也是……)
(卡纳莱:赛萨姆大人……)
赛萨姆:(前些天遇见的时候,卡纳莱已经变了。虽然仍有点犹豫,但已经开始坚定地一步步往前走了。他遇见了把我所无法给予他的东西全部都给予了他的那个太阳般的男人。卡纳莱一定能在他的光芒之中活下去。)
亚尼:赛萨姆?你怎么了?
赛萨姆:……没什么。(请一定要幸福。)亚恩,不睡么?离天亮还有段时间。
亚尼:嗯。晚安。


Track 05

子安武人:Corsair-『盈月』-应募者全员赠品CD——的,仅有两个人参加的Back Stage Talk。没错,两个人也要上。晚上好,我是饰演亚尼的子安武人。以及……
三木真一郎:嗯,晚上好。仅限于“晚上好”吗?
子安武人:啊,对不起!因为是晚上收录的……
三木真一郎:啊哈哈~
子安武人:不知不觉就……
三木真一郎:我是饰演赛萨姆,对吧,饰演赛萨姆的声音的三木真一郎。
子安武人:没错呢,嗯,没错呢。
三木真一郎:哈哈哈……
子安武人:感觉变得好随便啊。
三木真一郎:嗯。
子安武人:没想到我们两人会……
三木真一郎:对吧?
子安武人:对吧?会来进行Back Stage Talk。
三木真一郎:没想到,武、武人桑……
子安武人:对吧~
三木真一郎:好久没这样了啊。
子安武人:住嘴,别直接叫我名字。
三木真一郎:哈哈哈!
子安武人:人家会不好意思的。
三木真一郎:知道哦,我知道哦。
子安武人:所以别这样了啊!有点……因为时隔很久了,有种痒痒的感觉。
三木真一郎:啊,是呢,从很多意味上来说都有这种感觉。
子安武人:嗯,真的哦。这可是全员赠品CD哟。
三木真一郎:好厉害呢。
子安武人:这、这种事情平时CYBER公司会做吗?在过去也……
三木真一郎:啊……过去也有吗?
子安武人:诶~
三木真一郎:好厉害呢。还在想要是这样就好好演了。
子安武人:等一下!你没好好演吗?
三木真一郎:好好演了啦。
子安武人:是啊。
三木真一郎:一如既往地全力以赴了。
子安武人:是啊。
三木真一郎:很难得呢。
子安武人:这个CD,应该说这个Drama相当长不是嘛?「Corsair」。
三木真一郎:很长。
子安武人:因为是系列作呢。
三木真一郎:是的。
子安武人:已经出了好多张了。我们这次的这个CD Drama,算是番外篇,或是外传……
三木真一郎:要买几张……要买什么和什么才能得到这个?
子安武人:唔,你说这张CD Drama?
三木真一郎:嗯,这张CD Drama。
子安武人:这张应募者……应募者?
三木真一郎:什么?
子安武人:这个就是那个啊,大家如果努力的话……
三木真一郎:像是个证明那样的?呵呵……
子安武人:能用收集来的部分换取奖牌。
三木真一郎:像某种印记似的呢。
子安武人:能换取很多枚奖牌那样的。
三木真一郎:对对对。
子安武人:呵呵……
三木真一郎:这段说得乱七八糟的。
子安武人:哈哈哈~
三木真一郎:这个到后面绝对有被剪辑掉的可能。
子安武人:不会不会不会。
三木真一郎:这个要是现场直播就好了。
子安武人:把这个小小的东西收集起来就可以了。
三木真一郎:没错没错。如果是金的话要几枚……
子安武人:没错,就是那种。
三木真一郎:要是银的话就五枚。
子安武人:就是那种东西!就是那种东西。
三木真一郎:对吧?
子安武人:哎呀,本来大家就已经有了吧。(注:指应募券。)
三木真一郎:哈哈哈!
子安武人:这种事情事到如今就用不着说了吧。
三木真一郎:没错呢。
子安武人:有了的人才会听这个啊。
三木真一郎:那里再深究下去也没什么意义呢。
子安武人:对对对。
三木真一郎:听了这个之后就不存在那个问题了。
子安武人:是啊是啊。感觉越说越远了,(收录的)感想怎样啊?哈哈。
三木真一郎:感想吗?
子安武人:感想。
三木真一郎:哎呀,很有趣哦。
子安武人:很有趣吗?
三木真一郎:应该说,因为人数很少呢。
子安武人:唔,没错呢。这个其实都是很大阵势的不是吗?这个「Corsair」的Drama。
三木真一郎:是的是的。
子安武人:相当大呢。这次真的是小小巧巧的,感觉就是两个人的Drama。
三木真一郎:呵,我最初拿到剧本的时候,心想“这个小时候也要我来演吗?”,一瞬间忐忑不安了。
子安武人:我啊,直到来这里之前都以为要(自己)演的。
三木真一郎:啊,那个……我要是不说出来就好了。
子安武人:然后刚才听三木君说“这个不用我们来演”的时候,猛地“哈……”了出来。
三木真一郎:我不说出来就好了呢。
子安武人:以为绝对……已经连记号都标好了。
三木真一郎:诶~
子安武人:打算好好演一场的。
三木真一郎:那个要是真演了的话,就变成搞笑CD了。
子安武人:哎呀哎呀,是的呢。搞笑CD。
三木真一郎:要是动画之类的话,还有画面,多少还能被画面牵引着。
子安武人:没错呢。哎呀,当然是这样。哎呀,但是,这里出场的少年1、少年2什么的也没多大区别哦!
三木真一郎:哈哈,听上去像是诡辩。
子安武人:嗯,大家都在努力演的,由我来演也没多大区别啦!
三木真一郎:那就是你今天的感想吗?
子安武人:是的。
三木真一郎:哈哈~
子安武人:骗你的。
三木真一郎:是这样的吗?
子安武人:骗你的。
三木真一郎:(感想)怎、怎样?
子安武人:啊,哎呀,说真的,我在本篇里其实没给人留下太活跃的印象。真的只是偶尔出场一下,说几句话那样的感觉。这次像这样……怎么说呢,被拿出来特写,在觉得非常高兴的同时,又心想“这样没问题吗?”
三木真一郎:有什么问题啊。
子安武人:有种“没问题吗?由我来”的感觉。
三木真一郎:有什么问题嘛。
子安武人:所以,这个,如果大家跟我说“其实其他人也在演这个作品的”,会想“这算什么啊” 。
三木真一郎:哈哈……怎么样?
子安武人:如果只是我们的话,那样,有点……您是喜欢我们吗?(注:朝着身后的staff和原作老师的方向询问。)
三木真一郎:后面的氛围很微妙呢。
子安武人:很微妙。啊,还有其他的。
三木真一郎:好像还有其他的。
子安武人:还有其他的。
三木真一郎:还有其他的吗?希望能以O或X表示一下。
子安武人:是啊。
三木真一郎:还有其他的?
子安武人:这是什么,老师,看不懂。呵呵……
三木真一郎:变得好大。是说还有其他的吧。(注:这一段应该是两人在和原作老师沟通,但具体情形不看画面就无法得知了。)
子安武人:啊~还有其他的啊。
三木真一郎:在一起点头呢。
子安武人:那,那我就不用思想包袱那么重了吧,呵呵。
三木真一郎:就是这样嘛。
子安武人:哈哈……
三木真一郎:上了年纪之后就尽是这种事情。
子安武人:哈哈哈~真是的。
三木真一郎:说的东西听上去就像是发牢骚。
子安武人:哇,真、真的,那啥,简直令人吃惊般地变得像在发牢骚。
三木真一郎:会变的。
子安武人:会变的呢。真的。
三木真一郎:已经变成这样了呢。
子安武人:已经变成这样了。接下来就是精神恍惚。
三木真一郎:啊,精神恍惚。精神恍惚是不行的吧?
子安武人:想着想着就恍惚了。
三木真一郎:没时间给你去恍惚吧,都做了一百好几十个钟头了。
子安武人:噗哈哈……
三木真一郎:出乎意料。
子安武人:唉呀真的呢,这个也拿到手了。
三木真一郎:啊哈哈哈~
子安武人:用奖牌……哈哈……
三木真一郎:(我们谈话的)一部分变得让听众有些难以理解了。
子安武人:哎呀,真的呢,这个收录现场也有年轻的男孩子。
三木真一郎:嗯嗯。
子安武人:大家真的都相当地纯真无邪。
三木真一郎:嗯,没错呢。
子安武人:心想我们也曾经有过这样的岁月啊。
三木真一郎:啊……也有过呢。
子安武人:有过啦。
三木真一郎:二十……二十几年前。
子安武人:有过的啦。
三木真一郎:有过呢。我们差不多大呢,总的来说。
子安武人:就是说啊,就是说啊。收录得很愉快呢。
三木真一郎:没错。我们来收场吧。
子安武人:也是啊。那么,就由三君最后来说一些有前瞻性的、欢快的话题来结束吧。
三木真一郎:啊,这个不是特典CD嘛?
子安武人:是的。
三木真一郎:特典CD的侧封带上有应募券。
子安武人:嗯。
三木真一郎:把那个应募券仅用特典CD来收集的话……
子安武人:哇!好苛刻!好厉害啊这个!
三木真一郎:这种企划不是也挺好的吗?(注:即用本身就是应募来的特典CD上的应募券再去应募别的特典= =)
子安武人:要是做这种恐怖的事情,真的会出大事的。
三木真一郎:会出大事的吧。
子安武人:会出大事的哦。
三木真一郎:不行的吧?
子安武人:不是那么……
三木真一郎:也是呢。
子安武人:这就跟我经常在(签名用)色纸的反面写上“金一点”、“银一点”什么的一样呢。
三木真一郎:对对对。结束的时候基本上……
子安武人:对对对。
三木真一郎:我有时也会做。
子安武人:就是那样。
三木真一郎:哎呀,那个,多亏了大家,这张CD也得以发行。
子安武人:真的呢。
三木真一郎:那个,「Corsair」的原作FAN,以及在CD Drama化之后表示高兴的各位的心意……
子安武人:对吧?真的呢。
三木真一郎:这次还成功把子安君给拖过来了。
子安武人:哪里哪里。还没完呢,多半还要继续吧?
三木真一郎:是的是的。
子安武人:原作也还在继续呢,对吧?真的。所以,下次在本篇再见。唉呀,不过我那时会不会出场现在还不知道。要是会出场的话……
三木真一郎:嗯,是呢。
子安武人:……能再和大家一起愉快地演戏就好了。
三木真一郎:没错,嗯。
子安武人:接下来也请大家多多支持本篇部分。
三木真一郎:是的。
子安武人:今天非常感谢大家!
三木真一郎:非常感谢!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6 | 2018/07 | 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