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も走って恋をする

犬も走って恋をする

作者   夏水りつ
発売 フィフスアベニュー
発売日 2010/01/27

キャスト  
小山 篤:下野 紘、今井頼友:平川大輔
今井勝頼:小田久史、朝倉 透:千葉一伸

内容  
「二人の愛の巣だよ、あっくん」
論文を書く間だけ、やむにやまれず今井の家にお泊まりすることになった小山。
だけどそんなお泊まり初日に、今井弟が突然やってきたから…大ピンチ!!
人気SM小説家に愛された、きゃわわ大学院生の受難物語。
超ブラコン弟をトロントロンにしちゃう、ドS眼鏡男との恋バナ「恋心は猫をも殺す」も収録!

翻译:clampyukito rai nancyhime yumemi
特典CD:yumemi
校译:yumemi

本篇

Track01狗狗也跑着去恋爱

小山 笃:那个,今井……
今井赖友:怎么了,小笃?
小山 笃:那个……我可以暂时住你家吗?
今井赖友:啊……怎么了?终于想和我一起住了吗?
小山 笃:为什么突然就变成那样了啊!
今井赖友:因为如果真的变成那样的话我会很高兴啊,我一直都是那样想的。
小山 笃:呃……是吗……
今井赖友:那这么突然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小山 笃:呃,其实现在我家因为姐姐和丈夫吵架回来住了,太吵闹写不了论文。
今井赖友:原来这样啊。我家当然随时都可以来喔,而且是小笃的话就更欢迎了。
小山 笃:谢谢,今井。

berg label 夏水りつ原作 狗狗也跑着去恋爱

小山 笃:真是麻烦你了,今井。
今井赖友:我完全没关系哦,小笃。而且房间也有多余的。不过,你姐姐真的完全没有和她丈夫和好的意愿?
小山 笃:唔……我不知道。姐姐性格很倔强的,不过如果只有姐姐的话那还好。但她的四个小孩都在,家里实在没有写论文的气氛啊。我家地方也很小,可是在大学又集中不了精神。
今井赖友:小孩子们不用去上学吗?
小山 笃:因为是幼儿园、保育院的小孩子和婴儿双胞胎啊。
今井赖友:那还真是麻烦啊。
小山 笃:抱歉啊,只要想好论文的头绪我就会走的了。我会尽量不给今井的……小说工作添麻烦的。
今井赖友:呵呵,那种事情不用在意啦。只是和小笃在同一屋檐下,我就心跳不止,可能连工作也顾不上了呢。
小山 笃:我事先声明,我是为了写论文才住你家的,才不是为了做什么奇怪事情的啊!
今井赖友:我知道啦,虽然心里明白……早上起来发现小笃只穿着上身的睡衣,睡眼朦胧地揉着眼睛起床之类的——
(小山 笃:早上好,今井。)
今井赖友:洗完澡后喝牛奶时不小心洒出来了很伤脑筋之类的——
(小山 笃:牛奶流出来了……)
今井赖友:又或者是裸体围裙打扮在做咖喱,然后转过头来问要不要尝尝味道之类的——
(小山 笃:要尝尝味道吗?真拿你没办法啊。来,啊——)
今井赖友:看到那些场景的话,我不知道自己会变成怎样哦!
小山 笃:我睡觉时是穿T-shirt和运动裤的,洗澡后喝的是宝矿力,也才不会不穿衣服只系围裙来做咖喱啊,那样很热吧!
今井赖友:诶……
小山 笃:咖喱的话还是可以做给你吃的……
今井赖友:真的?好高兴啊!小笃亲手做的料理还是第一次吃啊!
小山 笃:唔……
今井赖友:小笃。
[门铃]
小山 笃:你看,有人来了哦!
今井赖友:多数是来推销报纸的啦。吶,小笃,比起那些……
小山 笃:笨蛋!好了啦,我去看看。
今井赖友:啊……小笃!
小山 笃:(真是的,虽然也想过他可能会很兴奋,但谁会不穿衣服只系围裙来做咖喱啊!今井那个大傻瓜!)来了来了,现在来开门了。是……唔!
今井胜赖:友哥,我好想你啊!
小山 笃:诶?
今井胜赖:吓一跳了吗?我想给你惊喜所以什么都没说啊!不过从巴黎直接过来真是累死了。吶,有没有什么吃的……呃!
小山 笃:啊……
今井胜赖:你是谁啊?赖友哥呢?
小山 笃:那个……
今井赖友:胜赖?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小山 笃:胜……赖?

今井赖友:来,小笃,咖啡。
小山 笃:谢谢。但是,长男叫赖友,次男叫胜赖,还真是厉害的名字啊……好像战国的武将一样。
今井赖友:哈哈,胜赖是小我五岁的弟弟,和父母一起住在巴黎……啊,大学要怎么办,赖友?新学期应该开始了啊。
今井胜赖:我休学了。比起那个,友哥,我肚子饿了。
今井赖友:诶?那就叫外卖吧?小笃,你想吃什么?
小山 笃:诶!?
今井胜赖:不要啦,你带我到外面去吃嘛!
小山 笃:我就算了,你们去吃吧,我肚子也不太饿。
今井胜赖:那走吧!我想吃寿司啊,巴黎的日本料理都不好吃啊。
今井赖友:小笃,但是……
小山 笃:好了啦,而且不是很久没见了吗?兄弟两人慢慢聊天吧。例如聊聊父母的近况什么的啊,你不是也挺在意的吗?
今井赖友:小笃……谢谢你,那我出去一下。
小山 笃:嗯,小心点啊。
今井胜赖:友哥,快点走吧。
小山 笃:嗯?
今井胜赖:[做鬼脸]
小山 笃:(呃!小学生啊……)
今井胜赖:吶,我想去可以喝红酒的寿司店啊。
今井赖友:酒精可不行哦,因为是在日本。
小山 笃:(……来写论文吧。)

今井胜赖:吶,友哥,那个人是谁啊?
今井赖友:小笃吗?
今井胜赖:对。
今井赖友:小笃是我的高中同学,对我来说是世界第一可爱、世界第一重要的人哦。
今井胜赖:唔……

小山 笃:呼……
今井胜赖:喂,喂!
小山 笃:嗯……
今井胜赖:喂,起来了啦。叫你起来啊!
小山 笃:呃!怎么了?
今井胜赖:真是的,你打算睡到什么时候啊?真是个贪睡的家伙。
小山 笃:啊,对不起。那个,早上好,胜赖。
今井胜赖:赶快起来给我做早饭啊。我肚子饿了。
小山 笃:我吗!?
今井胜赖:当然啦,你比我年长嘛。
小山 笃:(为什么年长就要去做饭啊?)那个,今井呢?
今井胜赖:我起来的时候他刚好出门了,说是有工作会晚点回来。
小山 笃:诶?(那些事情昨天都没听说……)
今井胜赖:事先声明,我早饭要吃英式的,橙汁要买100%新鲜的。如果很难吃的话我会向哥哥投诉的!
小山 笃:啊……(什么啊那家伙!是小学生也有个程度吧!唔……不过是今井的弟弟……唔……今井这个笨蛋!)

小山 笃:来,做好了哦。
今井胜赖:哼,好难吃!
小山 笃:呃……
今井胜赖:这是什么啊?鸡蛋煎得破破烂烂的,培根也烤过头了,真差劲!
小山 笃:对不起……
今井胜赖:够了,撤下吧。你明天能给我准备面包吗?要羊角包、浆果馅饼还有牛奶咖啡。就算再怎么差劲,跑腿还是能做到的吧?
小山 笃:我知道了。
今井胜赖:唉,已经没有想吃的心情了。吶,帮我拿下遥控器。
小山 笃:(明明就在旁边……)给你。
今井胜赖:谢了。
小山 笃:啊!
今井胜赖:抱歉,我腿太长了。
小山 笃:你啊!
今井胜赖:真是的,想不明白哥哥为什么会和你这种普通人关系好啊。哥哥他中学毕业会考(法国的中学毕业会考,相当于中国的高考,合格者可获得升大学的资格)成绩可是超级好的,是连Grandes Écoles(是法国高等教育机关的总称,其不同于综合大学,是为了培养各个领域的精英专门开设的)都能考上的哦。交往过的的女生也都是模特或是非常漂亮的人,哪像你个子矮长相又普通,和哥哥真是一点都不配。啊,是因为那个吧,总是吃美味的食物,偶尔也会想试试快餐食品嘛。
小山 笃:今井可能是和模特交往过,我无所谓。我觉得他不会因为外表或是长相来选择对象的,他不是那样的人。我虽然是矮子又普通……但你是弟弟的话应该也能理解吧?
今井胜赖:唔,那种事情我当然明白啊!干嘛一副很了不起的样子啊!
小山 笃:对不起……
今井胜赖:我可是友哥的家人啊!比起你,友哥一定更重视我啊!笨蛋!哼!
小山 笃:(什么啊……)

今井赖友:小笃,抱歉,你在学习吗?
小山 笃:今井,欢迎,你回来了啊?
今井赖友:嗯,刚刚,这是礼物。
小山 笃:谢谢。
今井赖友:对不起,今天突然要出去。
小山 笃:胜赖呢?
今井赖友:好像在洗澡。论文有进展了吗?胜赖没给你添麻烦吧?
小山 笃:唔……
今井赖友:怎么不说话啊,小笃?难道真的添麻烦了?
小山 笃:不是啦,没有那种事。虽然是觉得他有点奇怪……但他是今井的弟弟……我也希望喜欢的人的家人能喜欢我……
今井赖友:小笃……[kiss]因为有胜赖在,就只到这里吧。
小山 笃:呃……
今井赖友:那么明天见。晚安,小笃。

小山 笃:早上好。
朝仓 透:咦,小山?你不是住在朋友家里写论文吗?
小山 笃:朝仓前辈……嘛,有很多事情啦。想着可能在大学更容易静下心来……
朝仓 透:哦……
小山 笃:(该死的胜赖!在笔袋里偷偷放进图钉,又在咖啡里放大量的盐!搞什么嘛!而且今井每天都要出门,也到底也什么都没对我做……)啊,不过,我也没有打算要做什么奇怪的事情!这样也好啊。
朝仓 透:奇怪的事情?
小山 笃:诶?
朝仓 透:奇怪的事情是指什么?说说看。
小山 笃:什么也没有,前辈!
朝仓 透:唔……
小山 笃:唉……(邮件?是今井发来的。)
(今井赖友:小笃,论文有进展吗?今天胜赖要出门可能会到很晚,我们就两个人去吃晚饭吧?还是在家里吃?)
小山 笃:(啊……在家里吃。我会准备好饭菜的,你快点回来哦。)

小山 笃:好了,接下来只要煮好的黄油面酱放进去就完成了。
【今井赖友:又或者是裸体围裙打扮在做咖喱,然后转过头来问要不要尝尝味道之类的!】
小山 笃:(啊,不会啦,而且不穿衣服只系围裙也不可能啊。)
今井胜赖:我回来了。咦?友哥还没回来吗?
小山 笃:诶?胜赖你今天不是要晚点回来吗?
今井胜赖:因为真的是很无聊的戏剧啊,完全没办法看到最后。啊,我累了。你在做什么啊?炖菜?
小山 笃:(咦?我怎么感觉比想象中还要失望啊……也没什么啦……)不是,是咖喱,今井之前说过想吃,所以就做了。(虽然是没所谓,可是……)
今井胜赖:我讨厌咖喱。
小山 笃:啊?
今井胜赖:做炖菜啦。还没放黄油面酱对吧?做忌廉炖菜好了。
小山 笃:但是……
今井胜赖:没有调味汁的话去买就好了啊。去啦,去啦。
小山 笃:等……不行啊!因为今井……
今井赖友:我回来了。
小山 笃:呃。
今井赖友:怎么了?有礼物哦。诶?胜赖回来了啊?
今井胜赖:友哥!这个人好过分啊!我只是说想吃炖菜而已,但他却很生气地叫我不要任性!
小山 笃:诶?
今井赖友:小笃,我吃炖菜也可以哦。
小山 笃:[受到严重打击]唔……
今井赖友:小笃!?
小山 笃:没所谓啊……什么嘛,常常胜赖胜赖的那么在意他,可能是弟弟比较重要吧……但我也有一点期待两个人一起生活的!
今井赖友:啊……
今井胜赖:什么啊!用眼泪攻击很卑鄙哦!对吧,友哥?友哥?啊!
今井赖友:小笃……[kiss]
今井胜赖:啊……
小山 笃:嗯……嗯……啊……
今井赖友:小笃,我好高兴。我在意的不是胜赖,而是小笃哦。
小山 笃:诶?
今井赖友:我虽然不介意胜赖在场,但我想小笃可能不愿意被胜赖听到声音或看到吧……
小山 笃:啊……等……
今井赖友:我最重视的就是小笃哦。
小山 笃:今井……啊……
今井赖友:小笃……
小山 笃:因为胜赖……
今井赖友:在意吗?
小山 笃:唔……
今井胜赖:什么啊?
小山 笃:不在意。来做更多吧。
今井赖友:呵,胜赖,小孩子就到外面去玩吧。
今井胜赖:唔!哼!
小山 笃:[kiss]
今井赖友:小笃……嗯……要你久等了,对不起……
小山 笃:嗯……嗯……今井……
今井赖友:嗯?
小山 笃:啊……我要更多……
今井赖友:啊……嗯,小笃……
小山 笃:嗯……好热啊……脱掉吧?
今井赖友:不,今天就穿着围裙来做吧。
小山 笃:诶……
今井赖友:下面要脱哦。
小山 笃:今井……
今井赖友:裸体围裙的小笃,很可爱哦。看吧,可爱的乳头立起来了。
小山 笃:嗯……啊……啊……
今井赖友:隔着围裙抚摸会有不同的感觉?
小山 笃:嗯……啊……有种奇怪的感觉……
今井赖友:呵呵……
小山 笃:诶,啊……那很奇怪啊,今井……这样吸的话……啊啊……啊……嗯……
今井赖友:啊,如果是很薄的白色围裙就好了。那样的话乳头就能透出来看得到了。
小山 笃:笨蛋……
今井赖友:那就留到下次吧。啊,看吧,这边也湿了。在围裙上留下痕迹了哦。
小山 笃:嗯……啊……啊啊……嗯……啊……
今井赖友:已经黏黏糊糊的了。
小山 笃:啊……不要隔着布……好好地摸我啊……
今井赖友:啊…小笃……
小山 笃:啊……啊……和屁股一起被爱抚的话……嗯啊……不行了……啊啊……啊……
今井赖友:嗯……要进去了哦。
小山 笃:嗯……嗯……啊啊……啊……
今井赖友:啊……
小山 笃:今井……啊……啊……
今井赖友:小笃……痛吗?
小山 笃:不痛……
今井赖友:舒服吗?
小山 笃:啊啊……舒服……啊……啊啊……啊……
今井赖友:今天怎么了?很坦率哦。
小山 笃:因为……很寂寞啊……还有很多其它的……早点对今井说就好了……我刚刚这样想……
今井赖友:小笃……
小山 笃:啊……啊……嗯……啊啊……今井……啊……好用力……啊……啊啊……
今井赖友:嗯……
小山 笃:啊……
今井赖友:我也会好好说的……我好喜欢小笃。
小山 笃:啊……
今井赖友:好喜欢,最喜欢了。喜欢你,好喜欢你。
小山 笃:笨蛋……

今井赖友:来,胜赖,这给你。
今井胜赖:诶?这是什么?钥匙!?
今井赖友:我给你租了公寓,明天开始就到那里住吧。
今井胜赖:诶!?
小山 笃:那个,难道就是因为这样才每天都出门吗?
今井赖友:对啊,找房子。明天开始又是我们两人的爱巢了,小笃!
小山 笃:哦……
今井胜赖:唔……
今井赖友:吶,所以下次穿这件围裙怎样呢?又白又薄……啊,可以穿着衣服啦。
小山 笃:当然啊!


Track02 恋慕之心杀死猫

今井胜赖:(总觉得……有点软绵绵晕乎乎的……)嗯?这是哪?
朝仓 透:出租车里。
今井胜赖:出租车?
朝仓 透:不记得了?你在店里喝了不少哦。不是要回家吗,然后……
今井胜赖:家……啊……友哥!你还是来接我了啊! [抱]友哥你好过分啊居然赶人家出来……那个小矮子哪里好了嘛!我……我也是……[抽泣]友哥,我们回法国吧!跟家人一起生活嘛!恋人什么的总归还是外人嘛,偶只要爸爸妈妈还有友哥就好了,呐……
朝仓 透:好可爱。[kiss]
今井胜赖:(软绵绵晕乎乎的……还有……感觉好舒服……)

今井胜赖:所以说!为什么是你来帮我搬家啊!
小山 笃:什么为什么……
今井胜赖:都是因为友哥要来我才说要跟周围邻居打招呼的!我才不想跟你一起去!
小山 笃:今井他从三天前就一直关在屋子里写作了!再说你是第一次独自生活吧,万一会发生什么状况也说不定……你以为我想照顾你啊!
今井胜赖:哼……(友哥他又高又帅,还是位有名的小说家……也非常非常疼我……可是!)
小山 笃:干嘛啊?
今井胜赖:(回到日本以后,不知为什么身边会有这么个又矮又土气还长着张小圆脸、完全没有可取之处的家伙!!更过分的是,为了这家伙,居然让我一个人搬出来住!友哥绝对是被诱骗了!)
(小山 笃:今井…
今井赖友:小……小笃……!那身打扮是怎、怎么了?居然是兔女郎……
小山 笃:呐,今井,把那个弟弟赶走嘛!
今井赖友:诶、诶?
小山 笃:求你了嘛~
今井赖友:那个……突然这么说也有点……
小山 笃:拜•托•了•嘛![吹气]
今井赖友:……!!小笃?!
小山 笃:你会听我的请求的吧?
今井赖友:啊……小笃……兔子耳朵好痒……
小山 笃:是么?喏!
今井赖友:啊…啊啊……
小山 笃:呐,今井……
今井赖友:啊!渔网袜这么摩擦的话……小笃,这样不行……
小山 笃:为什么?你不是喜欢我吗?看,看啊看啊……
今井赖友:啊……!怎么会!小笃……小笃……小笃!)
今井胜赖:(绝对是发生了这种事!不久之后我一定会扒掉你那层假面具的!)啊咧?等等。友哥从三天前开始就在工作了?
小山 笃:没错,说是因为是被一位有恩于他的编辑拜托了拒绝不掉。
今井胜赖:哼嗯……(那么果然前天晚上那个人的不是友哥。难道是梦?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家里的床上……那天喝的太多了几乎都不记得……是在店里遇到的男人吗?)
小山 笃:好了,快点去打招呼吧。
今井胜赖:(对了,好像在车里……被做了什么……怎么说呢,好像是很舒服、很幸福的感觉……如果那不是友哥的话,会是谁呢?)
[门铃,开门]
朝仓 透:有事么?
今井胜赖:(啊!是、是这家伙!想起来了,前天晚上我跟这个男人接……)
小山 笃:啊呀?朝仓前辈?
今井胜赖:诶?

小山 笃:没想到朝仓前辈就住在隔壁……
朝仓 透:我也吓了一跳。然后,是你要搬来么?
小山 笃:咦?啊……不是我,是那边的……朋友的弟弟。那个……
朝仓 透:嘿诶……
今井胜赖:[心跳]啊!
朝仓 透:这样啊。
今井胜赖:(这、这家伙搞什么啊!明明认出来了却故意无视我……)我要回去了!
小山 笃:咦?
今井胜赖:白痴一样。这样不过就是在浪费时间。
小山 笃:知道了,你回去吧。
今井胜赖:诶?
小山 笃:啊,我跟前辈有点事要说。
朝仓 透:事?
小山 笃:啊,等胜赖走了以后我再说。
今井胜赖:你那种态度算是么意思……(啊!难不成……小圆脸,要出轨?!)
(小山 笃:啊…前辈……
朝仓 透:这还真是可爱啊。
小山 笃:好厉害……我……已经不行了……
朝仓 透:这里吗?这里舒服吗?
小山 笃:嗯啊……啊……啊哈…啊……前辈…再多一点!)
今井胜赖:(都有友哥了还想跟这个男人劈腿?!)
朝仓 透:嘛,就是这么回事了。你快点回去怎么样?
今井胜赖:……!我才不想呆在这里呢!再见!!
小山 笃:不好意思啊,前辈。那家伙有点……任性……
朝仓 透:啊,那种的不太妙啊。
小山 笃:诶?
朝仓 透:不,没什么。有什么事要说?
小山 笃:啊……那个,是关于胜赖的事……他这是第一次独自生活,因为说之前一直都住在法国,所以大概日本也是好久都没回来过了。拜托前辈这种事情是有点那个……但是,能麻烦您在他习惯之前多关照他一下吗?
朝仓 透:嘿诶……
小山 笃:前辈住在隔壁也算是种缘分……不行吗?
朝仓 透:不,没关系。
小山 笃:谢谢!

今井胜赖:(都在说些什么呢?故意让他们看见我走出去,然后再潜回来抓个出轨现行!然后报告给友哥,由我来让他清醒过来!!那个四眼,还以为他忘了,看来是因为小圆脸在才故意无视我的。真是的,什么人啊!为什么我会错认成是友哥呢,让那家伙对我做出那种……那种……)
【朝仓 透:好可爱。】
今井胜赖:(呜啊!不对不对!)
小山 笃:那么前辈,我告辞了。
朝仓 透:啊,我也正好一起出去。
今井胜赖:(糟了!那个…那个……啊,嘿!哈……哈……)
朝仓 透:论文有进展吗,小山?
小山 笃:唔嗯……不太有……
朝仓 透:要找我商量下吗?
小山 笃:啊,不……不用了!
朝仓 透:你那是什么态度啊?
小山 笃:没什么!
今井胜赖:(呼……太好了。趁现在赶紧回去……)啊!
朝仓 透:哟。在单间房里迷路了?我来给你带路到玄关吧,胜赖君。
今井胜赖:……

今井胜赖:都说了不要了!放开我啊!解开绳子啊你这个白痴!变态!奸夫!
朝仓 透:奸夫?
今井胜赖:你在跟小圆脸搞出轨吧!小圆脸已经有友哥了,所以你不准对他出手!
朝仓 透:小圆脸?是说小山吗?
今井胜赖:少装傻!刚才不就说要两人独处吗?
朝仓 透:哦,那只不过是小山他拜托我照看你一下罢了,在你面前不好说出口。
今井胜赖:什……什么嘛……明明就是个小圆脸还这么自大……
朝仓 透:也就是说,你是想偷窥我跟小山做 爱了是吧?
今井胜赖:做?!那种事!
朝仓 透:我跟小山接吻,舔吻他的乳头,把互相舔对方那个……
今井胜赖:啊不……不是!
朝仓 透:你是想看那些镜头啊。真是下流的孩子啊,胜赖君。
今井胜赖:不……不要!不要!你干什么啊笨蛋!啊!
朝仓 透:不乖的孩子要接受惩罚,这是当然的吧?
今井胜赖:啊……啊……不要!!!!

今井胜赖:呜……什么啊……那个变态四眼……讨厌死了……
【今井胜赖:啊……够了……
朝仓 透:不过你看起来很舒服啊。
今井胜赖:怎么可能舒服!啊……嗯……不行……别再碰乳头了!
朝仓 透:为什么?
今井胜赖:已经……不要……啊……哈……
朝仓 透:嘿诶……那么就舔吧。用手指很痛吧?
今井胜赖:诶……诶?啊嗯!啊……哈……嗯、嗯嗯……不行!不要吸!嗯……嗯啊……啊!!】
今井胜赖:哼,那、那也不过……就是有点痒痒而已么……啊……!乳头火辣辣的……什么啊,摆张这么可怕的脸,干什么啊……前天明明那么温柔,说我可、可爱……还吻了我,笨蛋!
[门铃]
今井胜赖:谁啊?来了。你、你来干嘛啊!!
朝仓 透:有点事。
今井胜赖:我决不会让你这种变、变态进门的!
朝仓 透:啊是么?那我去对你重要的哥哥说“胜赖君因为想偷看两个男人sex而偷窥别人家”也可以么?
今井胜赖:呜哇!哇哇哇!!!
朝仓 透:打扰了。
今井胜赖:啊,啊……什、什么事啊?
朝仓 透:拿去。
今井胜赖:这什么?
朝仓 透:食物。在变味之前全部给我吃掉。
今井胜赖:不是说这个!这些……都是你做的?
朝仓 透:啊。
今井胜赖:……。啊,话先说在前头,我可是美食家!在巴黎总是去的四星级餐馆,不和我口味的东西……
朝仓 透:如果你乖乖吃完的话,作为奖赏我会给你“惩罚”哦。
今井胜赖:呃!
朝仓 透:当个好孩子,吃吧。
今井胜赖:……呜……我不需要!反正这也是被小圆脸拜托了的……我想要的是……(软绵绵晕乎乎的,还有,心跳不已……那是……)明明说了我很可爱的……还吻了我……那是我的初吻啊!笨蛋!
朝仓 透:你还真是个笨蛋。
今井胜赖:诶?
朝仓 透:这时候还说这样的话引诱我动真心,你是想怎么样?别让我认真起来啊。真是的。
今井胜赖:呃……
朝仓 透:[取眼镜]胜赖……
今井胜赖:[kiss](啊,软绵绵晕乎乎的……还有,胸口……骗人!难道我,对这家伙?)
朝仓 透:你还真是可爱啊。又笨又破绽百出,会让人想把你惹到哭得乱七八糟的,不妙啊。
今井胜赖:(好、好吓人……)
朝仓 透:我以为你忘了那晚的事,本来只想稍微捉弄下你忍过算了……可以做我的人吧?今井胜赖:(搞错了!绝对搞错了!!!)
朝仓 透:对了,话先说好,刚才的菜,就算吃剩下了也会处罚你的,放心吧。
今井胜赖:诶?!


Track03 恋慕之心杀死猫•里

今井胜赖:(成为某个人的人就是这样的吗?)啊…!呀!该把我的手解开了吧。
朝仓 透:胜赖,你的“对不起”呢?
今井胜赖:不要…不要!不要了!放开我!
朝仓 透:胜赖,我不是说过,不要把青椒醸肉剩下吗?
今井胜赖:因为,我讨厌青椒嘛
朝仓 透:真是小鬼。
今井胜赖:啊啊…
朝仓 透:那你为什么把青椒和肉分开后再剩下呢,妈妈没有告诉过你不许玩食物吗?
今井胜赖:啊…!不是的!…我想要把肉的部分吃掉,但是上面沾上了青椒味!
朝仓 透:噗…原来如此。
今井胜赖:啊!…不要!别再弄乳头了!啊…

【朝仓 透:可以做我的人吧?】
今井胜赖:(说这句话的眼镜,是住在我隔壁的研究生。他是友哥喜欢的小圆脸的前辈。说着“我来照顾你”,就跑到我屋里来,却又以“要惩罚我”为名,对我进行恶作剧。他是个变态,我讨厌他!明明对我说过那样的话…我不没有喜欢这家伙啊!)

今井胜赖:昨天他没怎么亲我呢。啊!我才不是想让他亲我呢!再说那家伙到底什么意思啊!每天晚上不停地欺负我,自己连衣服都不脱,算什么啊。(怎么觉得,他只是随便玩玩我呢…)怎么样都好!再说是小圆脸让他照顾我的…对了!也就是说只要我会自己做饭他就没理由来了。如果那样他还来找我的话,就是说…算了,对我这样优秀的人来说,做饭很容易的。好!去买材料!等着瞧,色狼四眼!

小山 笃:啊?前辈和胜赖吗?
朝仓 透:对,我们开始交往了,所以我觉得应该向你报告一下。
小山 笃:但是…
朝仓 透:我先说明一下,不是我先出手的。
小山 笃:啊……
朝仓 透:你这沉默是什么意思?
小山 笃:没什么……
朝仓 透:对了,小山。你知道他讨厌的食物,除了青椒还有什么吗?
小山 笃:唉?…不清楚,他讨厌青椒吗?
朝仓 透:他说沾上青椒味的肉都不能吃,剩下了。
小山 笃:对不起…(味觉上也是小学生……)
朝仓 透:呵呵,太像小孩了,那家伙。
小山 笃:前辈…
朝仓 透:稍微玩玩就哭鼻子,要是动真格的话他会哭成什么样呢,想想就开心,都睡不着了。
小山 笃:(胜赖,对不起!)

今井胜赖:怎么样?想吃就吃吧。虽然不知道合不合你这种净吃奇怪菜色的平民大学生的口味。只要我认真起来,这种东西马上就能做出来
朝仓 透:盘子。
今井胜赖:唉?
朝仓 透:原来没有这种盘子吧?新买的?
今井胜赖:是,是啊。
朝仓 透:嗯,好吃。这叫什么名字?
今井胜赖:啊?por…那个,蘑菇和…还有……
朝仓 透:porcino菌(一种食用菌)和蘑菇的肉酱沙司
今井胜赖:对!
朝仓 透:一千四百八十日元
今井胜赖:对…
朝仓 透:我在信箱里看见了,意大利外卖,连盘子一起送的那种
今井胜赖:啊!
朝仓 透:我没想到你这么期待惩罚啊。那么,去床上吧,胜赖。
今井胜赖:啊…不要!

今井胜赖:嗯…嗯…啊!不要!不行!又是乳头!
朝仓 透:为什么要撒谎说自己做饭?
今井胜赖:哼…
朝仓 透:胜赖?
今井胜赖:我不说!
朝仓 透:这样啊…
今井胜赖:啊!啊!
朝仓 透:要是不说的话,该怎么办呢?
今井胜赖:什么也别做!啊…
朝仓 透:绑起来试试吧?
今井胜赖:唉?
朝仓 透:把乳头用线什么的绑起来试试吧?
今井胜赖:不要那样!
朝仓 透:开玩笑的…而且太小了也绑不起来。
今井胜赖:啊……不要!
朝仓 透:线就下次再用…哦,这个可以用啊。
今井胜赖:唉?那是什么?夹子?干嘛用?
朝仓 透:还用问吗?当然是夹那里了。
今井胜赖:唉?不要!啊啊!好疼…
朝仓 透:不光只是疼吧?
今井胜赖:就只有疼啊!
朝仓 透:真的吗?这样摸夹住的前端的话…
今井胜赖:啊!!啊啊…
朝仓 透:或者用夹子拉的话……
今井胜赖:啊!嗯嗯…不要拉!
朝仓 透:然后,要是把这个取下来!
今井胜赖:啊…好奇怪,火辣辣地疼…
朝仓 透:今天就用这个好好地惩罚你。
今井胜赖:啊!…啊啊…啊!

朝仓 透:这饭够5人份了。明天让小山他们吃吧…噗……哈哈哈,南瓜上面插着把刀,哈哈哈。也算是想要做饭试试的吧,明明就是个小孩。

朝仓 透:胜赖?
今井胜赖:干嘛,你已经玩我玩得够多了吧,一边呆着去!
朝仓 透:起来,我教你做饭。
今井胜赖:真的?真的吗?真的要教我吗?
朝仓 透:啊,从如何拿刀教起。
今井胜赖:拿刀我还是会的。
朝仓 透:不,你的握刀方法绝对是会受伤的类型。呵呵
今井胜赖:笑了?
朝仓 透:那么,你想先做什么?
今井胜赖:虾仁奶酪焗饭!
朝仓 透:先学基本的煮饭和味增汤吧。

朝仓 透:对,不要让味增变成结块哦。
今井胜赖:嗯。
朝仓 透:然后,就做好了。
今井胜赖:哇,怎么样!?
朝仓 透:好喝。
今井胜赖:哈哈,当然了!嘿嘿!太好了…干嘛?
朝仓 透:[Kiss]
今井胜赖:嗯嗯…这算什么?
朝仓 透:这是对你做的不错的奖励。你就期待失败时候的惩罚吧。
今井胜赖:期待那个干什么!白痴!书呆子!
朝仓 透:好好收拾哦,拜拜。(唉,可恶!)

今井胜赖:哦,做好了!漂亮的金黄色煎蛋饼。果然,我这样的人,做什么都能轻易地达到完美!如果把这个给那个色狼四眼看了,一定…啊!不是那样的!(如果我能自己做饭了,变态研究生就没理由过来了。如果他还来找我的话,也就是…也就是说……)
[门铃]
今井胜赖:(咦?我到底想让他怎样呢…)
朝仓 透:什么事?
今井胜赖:(嗯?他心情不好?)虽然没什么事…我做了煎蛋饼,你看!
朝仓 透:唉?怎么了?
今井胜赖:怎么…所以…(好,我知道了,这是他常使的坏心眼,想要让我生气,然后惩罚我。那么今天就由我先来让你心烦吧!)就是说,我已经会做饭了,你可以不用来了。
朝仓 透:也是啊。
今井胜赖:唉?
朝仓 透:本来我也是因为被小山拜托照顾你的。因为你长得漂亮才搭理你的,可是你很吵很烦,我已经厌烦了。拜拜。
今井胜赖:唉…(不是平时那种坏心眼啊。我会做饭了,没有来的理由了也会来找我,如果他还来找我的话,也就是…)什么啊!太奇怪了…我才不在乎……

今井胜赖:唉?这是哪儿啊?
男:出租车里。
今井胜赖:出租车?
男:不记得了吗?现在是往你家去呢。行吗?
今井胜赖:(软绵绵,晕乎乎,这种感觉,以前好像也有过。)
男:你迷迷糊糊的样子,真可爱。
今井胜赖:(可爱,他那个时候也说过。那是指我的外表吧。)我已经习惯被人这么说了。
男:唉?什么?

男:没事吧,能站得住吗。房间在几层?
今井胜赖:(什么可爱,没有的事。只是说我的脸而已,亲我也是因为这个。他也喜欢小圆脸,因为被小圆脸拜托才…他根本不在乎我,说什么让我当他的人也全是玩笑的。)
男:你住的公寓不错啊。来,快点给我钥匙。
今井胜赖:呜呜!我不懂啊!我也知道自己脾气不好,不是好孩子。但是我不懂啊!到底要怎么样?(被爱这种事…)
男:你怎么了?[开门]啊!邻居啊,吓一跳。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我懂了,我会好好安慰你的。
朝仓 透:喂!
今井胜赖:啊!
朝仓 透:这个是我的,别随便看他哭的样子!
男:呃?

今井胜赖:啊!嗯…嗯![kiss]干嘛啊!你不是已经厌烦我了吗!放开我!
朝仓 透:你这个大白痴!
今井胜赖:唉?啊…啊!不要舔啊!要去了,马上就要去了!不要!放开我…啊啊!!
朝仓 透:可恶!
今井胜赖:不要,干什么?
朝仓 透:不要用力。
今井胜赖:啊!啊…!(软绵绵,晕乎乎地,怎么办啊,就像要融化了一样)啊…啊…
朝仓 透:胜赖,叫我透试试。
今井胜赖:啊,啊!透!透!我喜欢你!
朝仓 透:嗯,我也是。
今井胜赖:啊…啊…啊啊!

朝仓 透:那么,你会负责任吧?胜赖?
今井胜赖:你…你要让我干嘛?
朝仓 透:让我认真了的责任。
今井胜赖:啊…要、要是你非要这样不可的话,我可以考虑考虑。
朝仓 透:啊?
今井胜赖:就是说,我…我虽然不是透的人,但是让透当我的人的话,可以考虑…如果非要这样的话。
朝仓 透:呵呵,真的吗?那就务必拜托了。[Kiss]
今井胜赖:呵呵。
朝仓 透:那就先就你带来奇怪男人的这件事,开始惩罚吧!
今井胜赖:啊,唉?啊啊啊啊!!!


Track04 狗狗要休息一下谈个恋爱

今井赖友:小笃,这个周末有空吗?
小山 笃:这周末?有空的,现在研究室里也没什么事。
今井赖友:那就陪我一下吧。工作取材需要去一个地方。
小山 笃:唉?可以啊。
今井赖友:谢谢!

小山 笃:(于是这个周末,我们去了温泉。)啊,好厉害,房间里有露天温泉啊!今井!
今井赖友:你喜欢吗?小笃。太好了!
小山 笃:不过带我来真的好吗?这是小说取材不是吗?
今井赖友:其实也不能算是取材。只是想把握这种气氛。还有…
小山 笃:还有?
今井赖友:小笃你不生气吗?
小山 笃:什么啊
今井赖友:你能发誓不生气吗?
小山 笃:什么啊,说啊。
今井赖友:还有啊,这是个能看到小笃穿浴衣的绝好的机会啊!
【小山 笃:啊!您要做什么,官老爷?
今井赖友:哼哼哼,你已经跑不掉了。
小山 笃:请您住手,不要…不要!
今井赖友:不好吗?不好吗?
小山 笃:啊…啊!饶了我吧…啊……
今井赖友:留在村子里的父亲母亲,姐姐,还有姐姐的四个小孩,他们发生什么你都不在乎吗,嗯?我都跟你约好,只要你来我这里,就不对他们出手。
小山 笃:那个…我做好觉悟了,请您救救我的家人
今井赖友:哼哼哼,真是可爱的家伙。好了,让我欣赏你如玉的肌肤吧,哦哈哈,转吧转吧!
[缠腰上的布被转开]
小山 笃:啊,不要!啊…呀……】

小山 笃:今井!!
今井赖友:所以我才问你会不会生气啊。不过最近真是没怎么和小笃好好在一起不是吗,胜赖搬家什么的,不是很忙吗
小山 笃:呃…
今井赖友:小笃?
小山 笃:啊,对了,不是有大浴场吗。吃饭之前先去那里吧。
今井赖友:哦…
小山 笃:(怎么办,该说什么好呢。你的弟弟胜赖,被我拜托照顾他的前辈给吃干抹尽了,这种怎么说得出……)

今井赖友:真舒服啊。
小山 笃:嗯(我也不知道前辈也会喜欢男人啊,不过前辈有说会认真和他交往的。)
今井赖友:小笃?不快点出去的话,会泡晕的哦。
小山 笃:啊,嗯。
今井赖友:我先出去了哦。
小山 笃:(今井,身材真好啊。又帅又温柔,就是有点变态。我真不想让他失望啊。)

今井赖友:小笃…
小山 笃:什么?
今井赖友:到底啊…浴衣装扮到底可爱呢!
小山 笃:笨蛋,别老看我。唉?说起来,你没带眼镜啊。
今井赖友:嗯?我是想把它摘掉放松一会儿。没戴眼镜你看着不习惯?
小山 笃:不,也不是那样。哇!好棒,好多盘啊,看上去很好吃!
今井赖友:这是你今天第二次欢呼了啊。要点什么酒吗?…怎么了?
小山 笃:不,没什么。好,吃吧!
今井赖友:嗯!
小山 笃:我开动了!
今井赖友:我开动了。
小山 笃:唔唔…
今井赖友:小笃,慢点吃吧
小山 笃:(今井不戴眼镜的样子,会…会让我想起晚上的他…而且,两人单独来温泉,真是相当…色情啊……再说,房间里面有温泉,难道是用来…)咳咳!
今井赖友:啊,小笃,没事吧
小山 笃:咳咳……
今井赖友:给你水!
小山 笃:不用,没事的!
今井赖友:这样吗?
小山 笃:(吓了一跳。说起来,最近真是没怎么做那种事。不好,我已经吧胜赖的事情完全置之脑后了,心怦怦跳……)

小山 笃:今井,我回来了。
今井赖友:回来啦,怎么样?对面的浴场?
小山 笃:那儿还有桑拿什么的,特别大,都能游泳了…
今井赖友:这样啊。
小山 笃:啊啊!干嘛啊,今井,我坐在上面不沉吗?
今井赖友:小笃,你有事瞒着我吧?
小山 笃:啊…
今井赖友:果然…
小山 笃:不是的,今井,你大概误会了,不是那种事。啊啊…不是啊,不要…
今井赖友:小笃的这里,因为泡过澡变得很软啊。
小山 笃:啊…啊…不要…
今井赖友:喂,小笃?你在隐瞒什么?被其他人做了这种事?不说出来的话,我感觉自己会做出更过分的事情哦…啊!
小山 笃:白痴今井!
今井赖友:好疼啊…
小山 笃:别瞎想象!被你以外的变态做这种事,我只会觉得恶心!白痴!
今井赖友:小笃…
小山 笃:什么嘛…对你这种白痴心怦怦跳…
今井赖友:小笃…那你为什么有些怪怪的呢?小笃?
小山 笃:胜赖,现在和我研究室的前辈在交往。大概是在交往,那个人有点奇怪,都是因为我拜托他照顾胜赖才会…所以…
今井赖友:胜…胜赖?
小山 笃:嗯…对不起,那个…
今井赖友:唉?那个胜赖吗?不过他本人愿意的话就没问题了。
小山 笃:你…你刚刚是觉得无所谓了吧?!
今井赖友:没这么想啊,怎么了?[kiss]对不起,怀疑你了。因为我们最近没什么时间在一起,还以为你厌烦我而去找其他男人了呢。
小山 笃:要是我真的花心了?你打算怎么办?
今井赖友:和你分手。
小山 笃:唉?
今井赖友:对以前的人我会这么说,也真的这么做了。但是对小笃的话,我一定会哭着缠着你,跪下对你说,不要抛弃我。如果这样还不够的话,也许我会把心脏掏出来献给你。所以,留在我身边吧,小笃。[kiss]
小山 笃:嗯…嗯…啊!
今井赖友:能把重心往后一点吗?
小山 笃:这样吗?
今井赖友:对,再贴近我一点。
小山 笃:今井?今井…这个姿势…
今井赖友:小笃的重要部位全都看见了哦,你看,像玉一样的肌肤。
小山 笃:那是你的妄想。
今井赖友:对。“不好吗?不好吗?”
小山 笃:白痴…啊啊!…嗯,啊啊…
今井赖友:[kiss]小笃,站得起来吗?
小山 笃:嗯…
今井赖友:然后,站起来手扶住窗户。
小山 笃:嗯…
今井赖友:浴衣里面是裸体,衣服就挂在皮肤上了,很官能哦。裸体上只有带子的样子,真撩人啊……
小山 笃:啊…啊…今…
今井赖友:你就这样用手撑住哦。
小山 笃:啊,啊啊…!啊…不行!不要,不要啊!啊…不行了!
今井赖友:小笃…
小山 笃:啊啊!!啊…啊,啊
今井赖友:小笃!小笃!这里好可爱啊。
小山 笃:啊…白痴…啊!
今井赖友:再可爱一些!
小山 笃:啊…啊啊,啊!
今井赖友:小笃,喜欢你!
小山 笃:啊啊!
今井赖友:啊!

小山 笃:腰…腰好痛…
今井赖友:今天能回得去吗?再住一晚吗?
小山 笃:这是谁的错啊!
今井赖友:我的错。
小山 笃:那你的小说取材搞定了吗?
今井赖友:啊…嗯,关于那个啊……
小山 笃:怎么了?
今井赖友:小笃,能不能站起来5分钟,我想抓住那种气氛。
小山 笃:唉?
今井赖友:穿上这个制服,躺在榻榻米上就行了。
小山 笃:我回去了!再也不和你旅行了!
今井赖友:小笃,突然动起来对腰不好哦。
小山 笃:啊…好疼,腰好疼。
今井赖友:没事吧…
小山 笃:别碰我!


Track05 CAST COMENT

下野 紘:我是出演小山笃的下野紘。这次出了第2弹,我感到非常开心。还有,妄想果然很棒呢,那么大家再见喽。
平川大輔:我是出演今井赖友的平川大輔。诶,我觉得妄想在赖友脑内不断地泛滥。妄想果然很棒呢。
小田久史:我是出演今井胜赖的小田久史。这次是第2弹,我是从这个作品开始参演的。诶,胜赖也是不输二人地会妄想,我在妄想中拿两人开涮,真是对不起,不过还是演得非常开心哦。谢谢大家了。
千葉一伸:我是出演朝仓透的千葉一伸。这个作品啊,是乳头啊。不管怎么说都是这个。我们的暗语就是乳头。不管是哪一对都是乳头。请大家乳头一下!

特典CD

下野 紘:《狗狗也跑着去恋爱》通贩购买者特典talk CD!Yeah!大家乳头好!我是下野紘。啊,我是出演小山笃的下野紘。
平川大輔:嗯!
下野 紘:嗯,然后是——
平川大輔:哦,大家乳头好!我是出演乳头赖友的,啊不是,是今井赖友的平川大輔。
下野 紘:也说了呀…
小田久史:诶,大家乳头好!诶…我是出演今井胜赖的小田久史。
千葉一伸:大家到底在说些啥啊?
下野 紘:哈哈哈!
千葉一伸:诶,大家乳头好!
平川大輔:哈哈!
千葉一伸:我是出演朝仓乳头,啊不是,是朝仓透的千葉一伸。
下野 紘:真的是很对不起。嘛,那个,大家可能会在想,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大家可能不知道吧。
千葉一伸:大家都呆掉了啦。
平川大輔:这确实要呆了。
下野 紘:现在录音已经结束了。然后哦,我们一直都在聊些很白痴的话题。结果是,我觉得这张talk CD会成为是乳头非常引人注目的CD。这方面我想先预先告知大家一下,然后继续聊。就是这样,我来主持。首先最开始,想问一下大家这次录音的感想。首先从平川桑开始吧。
平川大輔:好的。这次是第2作,我们在第1弹里有情人终成眷属,然后这次是后续的故事。
下野 紘:对,就是这样。
平川大輔:是这么一回事,那个,我演的这个今井赖友是SM官能小说家。
下野 紘:是啊。
平川大輔:可是大人气作家啊。
下野 紘:人家是大人气作家呢。
平川大輔:对,就是这样,确实我记得上一次哦,好像是写了《水手服淫虐地狱》。
下野 紘:哈哈哈!有呢有呢,确实有呢!
平川大輔:这个作品大卖了,然后续篇写的应该是《制服西装淫虐地狱》之类的。
下野 紘:是啊。
平川大輔:然后每次写的时候都让小山cosplay,说了“到底还是对裥裙最萌”之类的话。我有记得说了这种话。
下野 紘:是啊。
平川大輔:这次又是浴衣什么的。
下野 紘:是啊!
平川大輔:凭那些展开了大量妄想。一般都是这样,我妄想,然后整死小山君,也就是小笃。怎么说,这类妄想比较多。这次我弟弟初次登场,我弟弟也是不甘人后啊!
下野 紘:不甘人后呢。
平川大輔:是不输我的妄想狂。然后我第一次转到了被人推的立场上哦!
下野 紘:是啊,这次相比之下,我也有转到攻的立场呢。
平川大輔:是啊,小笃有呢。我就想,啊有了新类型的妄想啊。还是蛮有趣的呢。
下野 紘:是啊 。
平川大輔:被用网纹袜蹭了哦!
下野 紘:哈哈哈哈哈!有呢有呢!
千葉一伸:在那个妄想里面有呢。
平川大輔:什么叫用被用网纹袜蹭啊。
下野 紘:嘛,确实各种蹭了。啊,这样啊,好的。谢谢。
平川大輔:真是色色的弟弟呀。
下野 紘:那我们来听一下弟弟是怎么说的。来听听吧。
小田久史:嗯。我演了这次第一次出场,从巴黎回来,从法国回来的胜赖君。那个,是啊,就是说感想是吧。
下野 紘:感想啊,你咋了,没事吧?
小田久史:我被刚刚那个乳头和SM哥哥的话题吸引…
众:什么叫SM哥哥哦?!
小田久史:那个话题印象太强烈的,我有点走神了。是啊,这个乳头啊,被用夹子夹了。
下野 紘:那些描写还是蛮厉害的诶。
小田久史:很厉害哦。
千葉一伸:那可是原作一笔带过的地方啊。结果演得很详细。
小田久史:演了呢。怎么说,真是,挺好的啊。
平川大輔:什么叫挺好的?
小田久史:不是不是…就是,这种也是有的啦。我就是这样想着…
平川大輔:这个,你是要夹人家还是要被人家夹啊。
千葉一伸:你要活用在现实生活中吗?
小田久史:不不不,没有这回事。
千葉一伸:你想别人夹你吗?
小田久史:不是这样的。那个…
下野 紘:现实生活…
小田久史:不过,到底世界上还是有很多爱的形式啊。
千葉一伸:爱的形式……
下野 紘:这次和一伸桑是第一次吗?
小田久史:是啊,这种CD DRAMA里面我是第一次呢。
下野 紘:不过还是乳头被用夹子夹了,然后还不断地被推。
小田久史:是啊,手也被绑了。
下野 紘:第一次就这么重口哦。胜赖君也说过什么“这是人家的初吻之类的话呢。”
小田久史:是啊。对哦,那角色和我都是第一次,对不起…那个,以上就是胜赖。
下野 紘:自己完结了?
千葉一伸:你要先完结啊?
下野 紘:自己完结掉了?!
小田久史:没问题的。
下野 紘:那用夹子夹了乳头的
千葉一伸:我是夹子爱好家。
下野 紘:嗯,夹子爱好家呢。
千葉一伸:我是出演朝仓透的千葉一伸。诶,这次我们这一对是第一次出场。嘛,我看了原作以后的感想哦。我觉得啊,原作老师难不成是知道我的私生活吗。
下野 紘:哈哈哈哈!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这方面请仔细说说。
千葉一伸:什么奖赏啊惩罚什么的,诶,我怎么觉得是我经常在用的词啊。
平川大輔:没问题吗,这样的自我曝光?
千葉一伸:不是啊,过去我真的用过不少呢。
下野 紘:哎呀哎呀,啊,这样啊。
千葉一伸:那个,我也很喜欢欺负别人啊。
下野 紘:啊,这种哦,我常看到另外的后辈被一伸桑欺负,然后我就会想,啊,挺辛苦的呀。
千葉一伸:嘛,这次是小田。
小田久史:是。
千葉一伸:他也是我们事务所的后辈(两人同属AV社。)然后他和我说,这是他在CD DRAMA里的第一次,说正式出这类CD并做为CP出场是第一次。然后我就说,那我吃了哦。
下野 紘&平川大輔:哈哈哈哈!
小田久史:才不是呢,而且那个是在他要吃饭团的时候说的。我吐槽说您在说什么呢,他就说,不是啊,我说的是吃饭团。
平川大輔:从那个时候其实就已经开始了呀。
下野 紘:已经是,从录音开始前就已经是准备万全了呀。
小田久史:准备万全的。
千葉一伸:嘛,我反正在别的现场也有欺负小田,耍他玩的。所以很容易入戏呢。
下野 紘:这真是太好了。
千葉一伸:也有一些和私生活有联系的部分。
下野 紘:嘛,这次难度升的很高,嘛,不单是胜赖,嘛,小田君也,用夹子夹了。
千葉一伸:正式录音的时候突然用夹子夹。
下野 紘:嘛,就是这样,非常了不得的事务所。但是还是希望能多多加油啦。嘛,就是这样,我这次也是第2次。
平川大輔:是啊。
下野 紘:能出第2作,我真的是觉得非常开心。真的,非常真心地这样想了。没想到这个妄想作品,还有第2作,真是太高兴了。而且到了第2作,我到底还是被人妄想啊。总之妄想的那部分戏,我是演得最开心的了。
平川大輔:是啊,妄想的戏很开心呢。
下野 紘:开心哦,这次还有换时代背景呢。
平川大輔:在原作里其实只有一格的部分哦,意外地给扩充很多。
下野 紘:扩充了呢!
平川大輔:所以脚本家也是很厉害的妄想狂啊。
下野 紘:是啊。
千葉一伸:原作的粉丝肯定会听得很乐的。
平川大輔:是啊是啊。
千葉一伸:那个地方居然扩充了这么多?!
下野 紘:原来是这样啊,这边被这样演绎了呀!
平川大輔:分量很足呢。
下野 紘:嘛,我也是被赖友,被今井爱抚了乳头呢。
平川大輔:有呢。
下野 紘:不过到底被用夹子夹这种高难度的事到是没有。
平川大輔:这种的话,到底是大人才做的。
下野 紘:对,我们还是比较健全的,健全得多了。
平川大輔:我们就是cosplay一下而已啦。
下野 紘:是啊。
千葉一伸:这算是健全吗?
下野 紘:哈哈哈哈。
小田久史:不健全吧。
下野 紘:总之,录音真的是录得非常开心。就是这样,现在开始就按话题来聊聊吧。第一个话题,碟里今井为胜赖找了房子,大家在搬家的时候,对新房子的哪点会比较注意呢?这点绝对要符合,或者是只要能就行,请说说你在意房子的哪一点吧!
平川大輔:哦。
下野 紘:大家有什么注意的地方吗?
千葉一伸:嘛,浴室和厕所分开是必须的。
下野 紘:嘛,这种方面吧,刚刚说的那点确实也是很重要的。其他还有什么的呢,比方说我的话,也有为了隔音之类的,以前一直住的是宿舍楼,而且还是那种木结构的宿舍楼。我住的是一楼,冬天的时候真的是超级冷的。
千葉一伸:很冷呢。
下野 紘:冷得和白痴一样,然后最近搬去公寓住了,我住的是中间层,又是钢筋混凝土,又是中间的房间被周围围住,冬天一点都不冷!这点我简直感动死了!从那之后我,我真的再也不要住什么独门独院。我老家是独门独院的,老家也很冷的。那种独门独院啊,还有啥,那些宿舍楼什么的,那种地方我真的是绝对不再住了!
平川大輔:木结构可不行。
下野 紘:对,木结构绝对不行!我现在已经变成不是钢筋混凝土且建筑的中间层我就不要住了。
千葉一伸:啊,不是要边上的房间啊。
下野 紘:不是边上的房间。真的是,被包围住的,温暖的空间才好!
小田久史:原来如此。
平川大輔:诶。
千葉一伸:你到底有多怕冷啊。
下野 紘:真的是,我已经恨透了那种冻死人的感觉了,真的很痛苦啊。
小田久史:诶,没有取暖用具吗?
下野 紘:就算开取暖用具也完全不会暖和!
平川大輔:哈哈。
下野 紘:真的!
平川大輔:这样啊。
下野 紘:我一直用了油汀来着,那个一直开着不是会觉得很热嘛,然后就去关掉,一关5分钟后马上就冷掉了。真的是太痛苦了!还有早上的时候,我有时候常常早上洗澡,晚上就不洗了。早上去洗澡真的是冷死了!
平川大輔:是啊。
下野 紘:我就一直这么站着念叨,快出热水,热水!!热水!热水!!
平川大輔:哈哈哈哈!
下野 紘:那种经历我再也不想体验第二次了。所以我一定要选钢筋混凝土的建筑而已是中间的房间。
平川大輔:喜欢两边的房间的人到是挺多的,喜欢中间房间的还真是少见啊。
下野 紘:我真的受够了!
千葉一伸:边上的话比较通风嘛。
平川大輔:是啊。
下野 紘:我就是这样,还有什么别的吗?
平川大輔:我的话是这个,洗衣机已经要在房间里的。
千葉一伸:这啊。
下野 紘:哦哦!
平川大輔:这个是必须要符合的。差点就要被房屋中介说你是主妇嘛了。我去看房子的时候会说,这里洗衣机不是在屋里的呢。这么一说以后被说,这样不行吗,无论如何都?我就会很坚定地说,不行!因为我要大半夜开洗衣机的。
下野 紘:啊,是呢。常有晚上回去很晚的时候呢。
千葉一伸:干我们这一行的格外是这样了。
平川大輔:积了很多脏衣服然后一次洗掉这类的。对了,我最近一天洗了三桶衣服,而且是在大半夜的。
下野 紘:好厉害。
小田久史:有地方晾吗?
平川大輔:晾啊,对了!在浴室哦,本来不是有晾衣杆的吗。
下野 紘:是啊是啊。
平川大輔:但是我家没有,我是自己装的。那个叫啥来着,有就是有很多很多夹子的那种晾衣服的(多功能晾衣架啦= =),我就在上面晾了很多哦。那个种晾衣架我用了2个,挂那里晾着。然后挂在衣架上的衣服也挂那里晾了。然后第2桶洗完,洗到第3桶的时候,那边发出了巨响哦!
下野 紘:呵呵呵。
平川大輔:我就有点不好的预感,过去一看,那些全掉了。然后那个有很多夹子的晾衣架,具体叫什么名字我也不知道啦,那个从中间断开了。但是啊,衣服不都还湿着吗?总之先不晾干这个哦,明天的内裤估计还没什么问题,不过后天开始可能就会没有内裤穿诶。这些不晾干可伤脑筋。我就用一次性筷子自己把那个很多夹子的晾衣架修好了。
小田久史:好厉害!
千葉一伸:哇!听到这种平川你的饭会囧掉的!
平川大輔:修好了,然后晾干了。结果哦,意外的那个修复做的蛮好的,那个晾衣架我现在还在用呢。
下野 紘:请去买个新的啦!
平川大輔:怎么说,就是没有啊,正符合我心里想要的那种!
下野 紘:啊,自己想找的那种?
平川大輔:对,自己想找的那种就是没有呢!
下野 紘:那中有很多夹子的晾衣架,就是用晾衣夹夹住的吗。啊,不是吧,如果是很多夹子的话应该不是。不是有很多晾衣夹的吗?
平川大輔:对对对,就是那个。
下野 紘:那个哦,我家那一个,稍微扯远一点哦。
千葉一伸:就聊下洗东西的话题么算了。
下野 紘:我家的那个哦…
千葉一伸:你家的那个?
下野 紘:那些晾衣夹哦!用的时候每次都会坏掉诶!有段时间一天坏2个。最后的那个样子真让人没法想象这个东西到底是要拿来做什么用处的呀。
千葉一伸:就剩一个架子了。
下野 紘:不过那个架子还是很结实的,所以个装上了新的晾衣夹。不过那个坏得也太狂野了吧。让我小小地吓了一跳呢。
平川大輔:嘛,总之就是洗衣机要放里面。
千葉一伸:你对洗衣服有什么注意的啊,小田?
小田久史:啊,是对洗衣服吗?洗衣服哦……
平川大輔:这可是彻底的转变话题了啊!
下野 紘:而且还是突然甩了话过去!
平川大輔:突然甩话!
下野 紘:我想他刚刚肯定是还在考虑中呢!
小田久史:洗衣服的话……
下野 紘:不说洗衣服的也行的。
千葉一伸:你没有选择的余地!(日语选择和洗衣服同音。)
下野 紘:哈哈哈!说的真是妙啊!
小田久史:我也是会积很多的类型。
千葉一伸:勤洗衣服!
小田久史:是,前辈。
下野 紘:好过分!这个人好过分!
小田久史:是啊,我是一口气洗很多的类型。我开这洗衣机然后就会忘记掉诶。
下野 紘:哦……
平川大輔:哦……忘记晾是吧。
小田久史:对,会忘记晾。所以同一桶衣服,会被洗过两三次变得很皱以后才晾出来。在我家里……
千葉一伸:什么叫在你家里,就是你吧!
小田久史:对,是我是我。
平川大輔:洗两三次是什么意思?重新洗吗?
小田久史:对。会放在洗衣机里一天才被发现……
平川大輔:啊……
千葉一伸:会变臭呢。
小田久史:因为变臭了,所以再放洗涤剂再洗。
平川大輔:然后又忘掉吗?
小田久史:又忘呢,嘛,第2次一般都是会发现的。忘得厉害的时候就要洗第3次了。
下野 紘:那也洗得太多了吧。
平川大輔:因为在做别的事啊…
小田久史:我的内裤也常没有呢。
千葉一伸:嗯嗯嗯?
小田久史:啊对不起,没关系的。
千葉一伸:你内裤会不见?
小田久史:就是没有替换的内裤了。
众:哦……
千葉一伸:给我加上主语啊!
下野 紘: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的内裤一点一点地被人偷了呢!吓死了,在说洗衣机洗衣服呢,有说没有,我还以为是被偷了呢!哈哈哈!
千葉一伸:那个,灯已经亮了,提醒我们时间差不多了。
小田久史:对不起!
下野 紘:虽然时间已经到了,不过还是要继续。
千葉一伸:诶?!
下野 紘:一伸桑还没说过嘛。没有忘哦,可以说洗衣服的事或者是选房子的事。
千葉一伸:我家哦,有买室内的晾衣架。
下野 紘:哦!
千葉一伸:那种折叠式的。没人的时候就放开。
下野 紘:哦,那个我也有用的。
千葉一伸:那个很方便呢。
平川大輔:诶,真的啊。不过啊,晾的地方啊,我家有没有场地给它展开来是个问题啊。
千葉一伸:又说这样的话。你家客厅很大吧!
平川大輔:没有啦。我真的是,喂喂!
千葉一伸:提醒到时间的等闪得真欢啊!
平川大輔:我家现在房间乱着呢。从一个房间走到另一个房间都很有难度呢。每次都是登山的感觉呢。
下野 紘:噗,登山……请快打扫吧!在洗衣服前还是先打扫房间吧。:
千葉一伸:是啊,先打扫完房间再洗衣服。
平川大輔:啊,是呢。
下野 紘:嘛,就是这样,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洗衣服的话题了。我想要是还有第3作的话就好了。
千葉一伸:真好哦!
小田久史:我们也想妄想一下啊。
下野 紘:是啊。
千葉一伸:我想玩别的Play。
下野 紘:到时候再在说留在这里的另外一个话题。
平川大輔:是啊。
下野 紘:这次时间实在是占用得太久了。真的很对不起!就是这样,希望下次还能和大家再见!拜拜!
众:拜拜!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10 | 2018/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