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D SLEEP

COLD SLEEP

作者   木原音瀬
イラストレータ   祭河ななを
発売 マリンエンタテインメント
発売日   2010/01/27

キャスト  
高久 透:羽多野 渉、藤島啓志:野島裕史、他

内容  
複雑に絡み合う二人の過去と現在――COLDシリーズ連続ドラマCD化!
事故で記憶をなくした高久透は、友達だと名乗る年上の男・藤島啓志に引き取られる。
藤島は極端に無口なうえ、透の「過去」を何ひとつ教えてくれず、透はどこにも居場所がないような寂しさを募らせる。
しかし藤島とともに暮らすうち、彼の中に不器用な優しさを見いだして──。
「COLD SLEEP」本編に加え、新装版書き下ろしの「白い花」も音声化して収録。
ブックレットには、木原音瀬書き下ろしショートストーリー掲載!
★CD2枚組

翻译:玲夜 yuukisuzuki wxzr nihong sz070408
BK小说+校译:火焰鸢尾

DISC01

Track01 SCENE1

高久透:(整个脑子的每个角落都被吸尘器清扫了一遍之后,是否就是这种感觉呢?我是谁?是干什么的?就算我再怎么回想,脑中还是像作画前的画纸般一片空白,什么都回忆不出来。)
小野:咦?这不是高久君嘛。你在等候室干什么呢?
高久透:啊,小野护士!我今天就出院了,但是来接我的人稍微晚点了一会儿。这段时间谢谢你们护士们的悉心照顾了。
小野:原来是这样啊……呵呵。你出院之后,和你同病房的池上爷爷可就要寂寞了呢。
高久透:哎?谁知道呢,不过我离开的时候有和他打招呼,他却和我说“你走了我这儿就更通风了真是可喜可贺。”这样的话呢。
小野:啊哈哈哈……那位爷爷的话确实会这么说呢。你快走了我才告诉你的哦,那爷爷可是真挺喜欢你的喔。你有耐心听完他说他那个什么进驻军啦满洲之类的战争史长篇大论吧。
高久透:是这样吗?
小野:打起精神来啦!这之后的日子可能会有些艰难,但你是个好孩子,一定没问题的!加油喔!

BE•BOY NOVELS 原作,木原音濑 COLD SLEEP

高久透:这里是起居室吧?很大,但是什么都没有。纸箱还堆放在墙角,乍看之下这里跟货仓几乎没什么两样。
藤岛启志:因为才搬家不久,所以还什么都没有。
高久透:是……嘛……
藤岛启志:好冷啊。我去泡咖啡。
[汽车喇叭声]
高久透:呃!好吵啊。发生什么事了?
[拉窗帘声]
高久透:黑漆漆的,外面什么都看不见……(从窗玻璃中倒映出的是一个名叫“高久透”的22岁男人的脸。尽管这张脸我天天都能够看到,但对我来说仍然是那样的陌生。)
藤岛启志:请用。
高久透:!谢谢你,藤岛先生。
藤岛启志:我在你房里准备了一些日常必需品。如果还缺什么的话,不用客气尽管告诉我。
高久透:那个……真的是各方面都给你添麻烦了。
藤岛启志:唉……
高久透:(他……好像并不是无视我的样子,不过也没有给我任何回应。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冷漠,是个无法在脸上看出喜怒哀乐的人啊。)

高久透:(有属于自己一个人的房间真是太好了。要是一直和藤岛先生呆在一起的话,感觉会紧张得喘不过气来呢。我知道他实际上是个亲切的人,但是为什么呢……他给人的感觉好冷淡。)我……是谁呢?(三个月前的八月份,我遇到了一场车祸。)
(医生A:心电图捕捉到了!
医生B:意识恢复到多少了?
护士:快检测一下生命迹象!)
高久透:(等我自己意识到的时候,人已经在集中治疗室里,身边被各种仪器所包围了。)
(护士:啊!医生。患者醒过来了。已经没事了,你不用担心。能说出自己的名字吗?
高久透:名…字……?
护士:是的。您的名字。
高久透:我……不知道……。我的名字……是什么?
护士:……那,自己的年龄知道吗?
高久透:年龄?年龄……我是……几岁来着……
护士:也许是因为受到刺激而导致记忆紊乱吧。过段时间应该会想起来的。)
高久透:(在那之后不管过了多少个小时,我依旧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年龄,就连住在哪里都不知道。就这样,我一直处于什么都回想不起来的状态,到了第二天。一个陌生的男人来到了病房。)
(主治医生:我作为主治医生为这位患者治疗,请问您认识他吗?
藤岛启志:是的。我是他的熟人。他的名字叫做——高久透。我非常确定。)
高久透:(脸部擦伤,右肺损伤,肋骨、锁骨骨折,还有右腕脱臼,另外带因头部撞击所导致的记忆受损。这就是我身上得出的诊断报告。不过最初被抬进的医院呆了一个星期都不到。就因为藤岛先生说他在别家医院有熟识的医生便转院了。)

高久透:伊藤医生,我的记忆要过多少时间才能够恢复呢?
伊藤:要说这个的话嘛。从到现在为止的失去记忆的病例来看,还没有过能够预测确凿时间的例子过。用极端一点的说法的话就是,也许明天就会恢复,也有可能是二十年后才会恢复。
高久透:怎么会这样……
伊藤:我认为,你与其这样强迫自己回想起过去,是不是不如好好考虑下今后的事会来的比较好呢?高久你也还年轻着呢。
高久透:(即使让我考虑今后的事,我也办不到啊。不知道自己喜欢的是什么,讨厌的是什么,对什么感兴趣,能做什么。我连这些最基本都东西都不知道,这叫我如何去考虑将来的事啊!一片空白的记忆,那种往前和往后都看不到道路的恐惧、不安……这些却没有人能给予理解。)
(藤岛启志:嗯?关于你的事?
高久透:没错。只要是藤岛先生你知道的范围内就好,能告诉我关于我的事情吗?
藤岛启志:我听说你是独生子,双亲很早就去世了。之前从事的工作是宅急便司机……不过在发生事故之后被解雇了。在去你居住的地方拿行李的时候,我正好遇上你的房东,听说我是你朋友之后他告诉我,因为你拖欠了很久的房租所以被退租了。行李都由我收着了。)
高久透:即使听你这么说,也没有这是自己过去的实感。
藤岛启志:虽然这属于单方面的事故,但是你买的车辆保险会赔付你的住院费和治疗费。趁这个机会把这个给你吧。这袋子里装着的是你的贵重物品。
高久透:(印章和保险证,还有现金四万日元……这应该是我的全部财产了吧。可是……就靠着这些,我要怎么继续出院之后的生活呢。我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啊……)
藤岛启志:我这边还有一个提议。只要你觉得可以的话,出院之后你要不要暂时先住在我的公寓里?
高久透:这……如果能这样的话我当然是十分的感谢……可是这样真的可以吗?
藤岛启志:嗯。)
高久透:(虽然很庆幸接受了邀请,但是自己还是无法亲近藤岛先生呢。失去记忆之前的我和与自己相差6岁的那个人到底都聊些什么话题呢?就算我问他,他说的也就是“我们只是朋友”。一定不会再告诉我更详细的事情了吧。)

高久透:……来了!
藤岛启志:睡着了吗?不好意思吵醒你了。我现在要去公司,可能7点半左右能回来。我把房子的钥匙给你,还有……如果肚子饿了的话,用这些去买点东西吃。
高久透:一万……这怎么说也太多了。
藤岛启志:多出来的你就拿去买些自己需要的东西吧。
高久透:呃……等……
藤岛启志:那我就先出门了。
高久透:藤岛先生!(虽然我手头上的钱就只有住院的时候省吃俭用留下来的2万元了,可是现在我不但在这里当吃白饭的,还拿他的钱。我这张脸真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不能总依赖他了!振作点!现在身体都恢复了,就算失去记忆,但是只要想工作还是能够工作的。总之,先出去看看吧。


Track02 SCENE2

高久透:(昨天晚上太黑了没看清,原来这里是一条住宅街啊。还有公园呢……啊,如果不留意周围的话,过会儿就不知道回公寓的路了。嗯?对面那有着拱门的是商店街吗?)商店街到这里就结束了吗……马路对面有地铁站头和书店呢。哇……好冷。差不多回去吧。……肚子有点饿了。噢!找到家便利店!嗯?这里在招打工的啊。

[开门声]
高久透:……欢迎回家。
藤岛启志:我回来了。我买了晚饭回来。
高久透:我决定在公园旁边的便利店打工了。
藤岛启志:为什么要打工?
高久透:那里离这里很近,又能比较快的赚到钱。也不能一直给藤岛先生你添麻烦啊,而且我自己也想存钱。
藤岛启志:钱的问题你不用担心。
高久透:可是,我不想一直受您的照顾。
藤岛启志:如果这样做能让你心里舒服点的话,就随便你吧。
[关门声]
高久透:(他是不是心情不太好……可是这是为什么呢?我去打工的话对他来说金钱上的负担也会减轻许多,我觉得这样做并不坏啊。他是不是不太喜欢我便利店打工这份工作?)

[扫条形码]
高久透:谢谢您的惠顾。
楠田正彦:高久,商品都补完货了啊。
高久透:谢啦~ 楠田。(便利店的夜班。这样的夜猫子生活我花了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就适应了。夜班大多都以搭档形式上班,和我搭档的正在读大学和我年纪也比较相近的楠田正彦。)
楠田正彦:喂我说高久你啊,貌似正月的晚上都要打工是不是?
高久透:嗯……店长和我说能不能帮忙做一下就顶班了咯。
楠田正彦:正月头三天可是超级忙的哎!那些初拜完回来的人啦,去看新年第一个日出的人啦,总之客人根本就不会断啊。
高久透:没什么大不了的啦。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正月里的时薪还能更高些呢。
楠田正彦:对啊,比起和你那个那个阴阳怪气的同住人大眼瞪小眼,还是打工来更好点吗。
高久透:别说这种难听的话。
楠田正彦:哈哈……说起来你那个同住人过年回老家吗?
高久透:藤岛先生他不回老家。那个人他,貌似和家里人关系并不怎么融洽的样子。
楠田正彦:哎?
高久透:听他说好像是断绝往来了什么的。
楠田正彦:哎?!!断绝往来这事……可不怎么妥当吧。
高久透:是啊,我也很在意这件事,可是没有去干涉。
楠田正彦:说的也是。
高久透:(在那所公寓里生活已经快一个月了。我和楠田在短短几天内就关系很不错了,但和藤岛先生却还是无法融洽无拘。也许是因为一直以来受他照顾总觉得欠他人情,也许是因为藤岛先生给人第一印象感觉难相处,也可能只是单纯的因为相处的时间很少吧。和天天正常朝九晚五的他每天相处的时间也只有每天晚饭的时候。再加上藤岛先生他吃饭的时候从来都不讲话。吃晚饭之后也是直接就回自己房间了。)
楠田正彦:好嘞。这会正好没客人。稍微看会书喽。
高久透:喂,你拿的那个是用来卖的杂志吧?!
楠田正彦:别说这么死脑筋的话嘛,我会很小心的看的。
高久透:说起书我想起来,自己因为事故住院的那段时间里藤岛先生给我拿来了很多的书,可是全部都是摄影集。
楠田正彦:对了,你因为事故丧失记忆了对吧?
高久透:(越是变得亲密就越是会自然而然的更多的牵扯到过去的事。对于丧失记忆这件事我不喜欢多说,但是隐瞒更是麻烦。我只是简略的把这件告诉给了楠田。当然他一开始不太相信,后来相信了之后便说“好厉害!”,“跟漫画似的!”之类有趣的话。既没有被他同情,也没有说些觉得我很可怜的话,我觉得那样反而能让我更轻松些。)
楠田正彦:我说啊,藤岛先生给你的那些摄影集……莫非都是裸体摄影集?!
高久透:要是那样的话倒还真有用途了呢。
楠田正彦:啊哈哈!原来都是些正常向的摄影集啊。真是个怪人啊。应该给你些杂志啊,游戏啊之类能消磨时间的东西才对吧。
高久透:就是啊。不过那些都是他特地拿来给我的,我也不能发什么牢骚啊。
楠田正彦:这会不会就是藤岛先生的兴趣啊?
高久透:我也有这种感觉。
楠田正彦:就是有这样认为自己喜欢的东西别人也一定喜欢的人存在啊。
高久透:不过嘛,他也算是在用属于他自己的方式帮助了我吧。
楠田正彦:嗯……听了你说的事之后我觉得吧,藤岛先生这个人该算是有心眼儿呢还是没心眼儿呢?是温柔呢还是迟钝呢?搞不清楚……
高久透:反正不是个坏人啦。

[水声]
高久透:(藤岛先生他今天吃了很多啊……他一直都是个胃口不大的人,是不是很喜欢吃焖牛肉呢?现在的他愿意和我一起吃我做的饭了,一开始的时候好像是非常不愿意让我做饭的样子啊。)
(藤岛启志:要自己做晚饭吃吗?
高久透:嗯……一直吃便利店的饭盒营养也不好。
藤岛启志:如果你想做的话,那就做吧。
高久透:那个……我要是做了你会和我一起吃吗?
藤岛启志:你不需要带上我那一份。
高久透:可是多一个人少一个人都是一样做的……
藤岛启志:你没有必要为我做什么。
高久透:我一直都受你照顾,不让我做些什么的话我心里也不好过啊。做饭或者是打扫房间,只要是我能做的我都愿意做。
藤岛启志:我不是为了让你去做那些才让你住在这里的。)
高久透:为了说服他可真是费了不少的时间啊。(明明我也能够付些伙食费衣服钱什么的,如果我想为那个人做些什么的话,他就会极其的不高兴。可是我才不要像个小白脸一样一天到晚等着他养我照顾我。至少也要让他觉得我一个能派上点用处。)
藤岛启志:高久,那里忙完了能来下起居室吗?
高久透:哦……好的。(真是少见啊。明明每次一吃完饭就一头钻进自己房间的。)
藤岛启志:这个给你。
高久透:《东京风景》(……又是摄影集吗……?我都已经出院了,为什么还要给我这样的东西呢?可是……又很难开口说不要……)谢谢你。
藤岛启志:这个,你也能看一看吗?
高久透:(这回是信封?SUOU摄影技术专业学校……这是入学介绍册?!为什么要给我这种东西……?)
藤岛启志:入学考试是在三月份,有面试和论文。正式入学应该是四月份。
高久透:你的意思是让我进摄影专业的学校吗?
藤岛启志:我觉得那样会比较好。
高久透:你突然这么说我也……
藤岛启志:我会资助你一切所需要的费用。如果你不喜欢这样的话,就当是我借你的,没有利息,何时还都行。
高久透:请等一下!我是很喜欢摄影,但我从来没有说过我想去专业的学校上课,为什么你……
藤岛启志:你不愿意吗?
高久透:你虽然送给我不少摄影集,但我完全没有想自己动手拍的想法啊。
藤岛启志:我想你在学习摄影的同时就会对其产生兴趣的吧。你是能拍出感动人心的照片的人。我想你一定可以成为一位优秀的摄影师。
高久透:(自从失忆之后,我连摸一下甚至看一眼相机都没有过。他为什么能如此断言啊……)
藤岛启志:距离入学还有3个月还多的时间,你可以慢慢考虑。
高久透:(慢慢考虑……根本用不着考虑吧!虽然一直以来我都受着藤岛先生的盛情厚意,但唯独这件事我没办法简单的说它是好运。为什么突然对我这样说呢?真的不知道他到底是有什么用意啊。)


Track03 SCENE3

高久透:(圣诞节蛋糕的交换发票也准备好了。)
楠田正彦:高久,你都弄好了吗?
高久透:嗯,总算弄好了。
楠田正彦:那稍微休息一会吧。24号除了日常的工作,还有好多圣诞节的相关工作,真是麻烦啊。真是的,这种时候真不应该安排打工。啊,对了,我之前听朋友说要是真的开始搞摄影还是很费钱的。
高久透:也是啊。
楠田正彦:那后来藤岛先生怎么样?
高久透:还是老样子啊,每次见面都会被他问说“专门学校你考虑的怎么样了?”,真是让我很有压力。
楠田正彦:嗯,我想啊,搞不好失忆之前的你说过你很喜欢摄影,相当摄影家什么的?
高久透:我觉得应该没有吧。
楠田正彦:可是你不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高久透:如果失忆之前的我喜欢摄影,那我看见摄影集的时候应该会有点什么感觉吧。我住院的时候看过好几次影集,也就是感叹一下“啊,真好看啊。”就完了。
楠田正彦:那你干脆直接问问藤岛先生本人呢?问问他为什么非要推荐你去摄影学校。
高久透:(这个我也想过,但是问不出口。如果我去学习摄影是藤岛先生的希望,那么要是我干脆地拒绝掉,那么现在这样不自然的关系就会变得更加尴尬。)
[开门声]
高久透&楠田正彦:欢迎光临。
高久透:(藤岛先生。刚一说到他,他就出现在便利店了,真是不凑巧啊。而且现在刚凌晨4点。)
藤岛启志:就这些。
高久透:(小罐的即溶咖啡和巧克力吗……但是,他脸色真难看啊,眼睛红红的,还有黑眼圈。)一共573元。这么晚了,是怎么回事?
藤岛启志:我有些文件要在早上之前弄好。不过,我忽然很想喝咖啡。
高久透:工作很忙吧。
藤岛启志:因为到年底了,哪儿都是一样的忙吧。你也好好努力工作吧。
楠田正彦:我说,刚才那就是藤岛先生吗?
高久透:是啊。
楠田正彦:诶……我见过那个人几次。听你形容还以为他是那种很宅的人,挺普通的嘛。
高久透:我可没说过他宅吧?
高久透&楠田正彦:欢迎光临。
高久透:(藤岛先生一脸疲倦的样子,对了,难得今天是圣诞节前夜,今晚的晚饭稍微做的丰盛一点吧。)

高久透:(都过了8点了,肚子好饿。今天的晚饭是烤火鸡,奶油汤,熏鲑鱼还有水果沙拉。我已经很努力了,他会不会高兴呢?说起来,藤岛先生今天比平时回来的晚多了啊……)
高久透:[被摇醒]
藤岛启志:我回来了。今天回来晚了,不好意思。
高久透:没事,我马上去把晚饭热热。
藤岛启志:在那之前,先把这个收下。这是给你买的,打开看看。
高久透:(是什么呢?是单反照相机……)这个我不能收,请你把它退回去吧。
藤岛启志:你不用客气的。
高久透:我不是跟你客气。
藤岛启志:你就当是圣诞节礼物就行了。能够接触实在的照相机,你也许会改变主意。
高久透:总之请你把这个退回去。
藤岛启志:没那个必要。
高久透:那我去把它退了。
藤岛启志:如果你不喜欢这个相机换一个别的也行。
高久透:我既不想要这个照相机也不想要别的照相机。我虽然不知道藤岛先生到底有什么期望,但是我对摄影一点兴趣都没有。
藤岛启志:为什么没兴趣?
高久透:觉得没什么魅力的东西,不需要理由。
藤岛启志:但是过一段时间……
高久透:对于那种特殊的工作我觉得想要去做的那种心情是很重要的。但是我没有那种心情,凭我这种暧昧的态度去搞,肯定也只会半途而废。
藤岛启志:即使这样,我还是觉得你搞摄影是最好的。
高久透:你为什么对摄影这么执着?我不喜欢的东西,也不希望被别人逼着去做。
藤岛启志:我不认为我逼你做了什么。
高久透:你这不明显是在逼我吗!我除了藤岛先生没有可以依靠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你几次来劝说我。
藤岛启志:你一次也没说过你不愿意。
高久透:我是想说啊,但是藤岛先生说让我想想的。自那之后我也想了好多,所以我才说不愿意的啊。
藤岛启志:……冷静下来好好说吧。你现在在便利店打工,前一两个月,在外工作可以顺便可以帮助复健身体,所以我觉得还不错。但是你现在应该找找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高久透:没必要,我会这样一直打工下去。如果记忆恢复了,我会起来我想要做什么,回复原来的生活的。
藤岛启志:你认为你的记忆什么时候才能恢复?一直这么等着,无所事事,我想你应该努力去做现在力所能及的事情,这才是明智的。
高久透:我说了好几次了,我不想搞摄影!
藤岛启志:不要感情用事,我不想跟你吵。
高久透:我知道了,我现在马上想起事故之前的事情就好了吧!
藤岛启志:你要怎么想起来?
高久透:我去问之前和我认识的人,这样一来说不定会想起什么来。
藤岛启志:你的病不是你胡乱去摸索过去就能治好的,医生不是说过的吗。去找以前认识的人询问,对于恢复记忆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高久透:没有意义?

高久透:[哭](再怎么样……再怎么样也不用那么说吧……要是能想起来我也想恢复记忆啊,我也想拯救我这个一片空白的大脑,但是我就是想不起来,没有办法啊。现在除了我能做的这些,还想让我做什么啊?那个人什么都不了解。失去记忆到底是什么感觉,不了解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是多么的不安,他一点都不了解。)
[敲门声]
藤岛启志:刚才我说的太过分了。对不起。
高久透:(明明就是他让我这么难过的,但是他的道歉让我顿时安心了。如果被他抛弃了,我就真的是孤身一人了……我自己也很清楚,现在可以依靠的只有他一个人。如果记忆恢复了,能想起什么来的话,也就不会像这样感觉这么孤单了吧?)


Track04 SCENE4

出租司机:从地址来看,应该就是这一带了吧。
高久透:嗯……岩崎庄,啊,找到了。就是这里了,到这就行了。(坐了两个半小时的特急列车,之后又坐了15分钟出租车,还真是够远的啊。说起来,这个公寓真古老。我以前真的是住在这里的吗?没有什么特别怀念的感觉啊。)
邻居:你给我适可而止吧!
高久透:呃……
邻居:你这个没用死东西。
[关门声]
高久透:(哇,真是花哨的女人啊。感觉好像是做妓女的一样。)那个,不好意思。那个……
邻居:别跟着我。
高久透:那个,我有事想问你。
邻居:我都说了别跟着我!放开我的手。
高久透:啊,对不起。我是想你可能认识我……
邻居:你说什么呢?你以前不是就住在我隔壁吗。
高久透:我因为交通事故失忆了,所以想来和我之前认识的人问点事情。
邻居:啊?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啊?
高久透:是真的,我什么也不记得了。真的很困扰……所以,拜托你了,不管是什么事情都可以,请告诉我关于我的事情吧。
邻居:表情和说话的方式都变了,确实看起来像是换了个人一样。说是失忆还真是可疑啊。
高久透:我……那个……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邻居:是啊……
高久透:[咳嗽]你干嘛对着我吐烟啊。
邻居:如果以前有人对你这么做,你可是会毫不留情的打人呢,不论男女。
高久透:诶?
邻居:你可是很粗暴,气血方刚的呢。眼神尖锐地像黑社会的人一样,说话也很难听。我和我家老公说了好几次了,说你肯定没受到过良好的教育。
高久透:我竟然会打人?
邻居:你现在干什么呢?
高久透:我在朋友那里,一直受他照顾,之后在便利店打工。
邻居:我说你干脆把过去的事情忘记吧,你现在的样子看着好多了。失去记忆也不错啊。不如就趁这次机会重新做人,这样即使是哪天传出你车祸身亡,也不会被别人骂活该。

高久透:洋上配送,石桥营业所。是这里吧。
店员:欢迎光临。
高久透:那个,我想请点事情。
店员:好,请问您有什么事情?
高久透:我想问您一下之前在这里工作过的高久透的事情。
店员:高久透先生吗?请稍等。
高久透:(还以为要是在以前工作过的地方,说不定有人认识我,会跟我搭话,看来大家都不认识我。我还期待会一直被人问“你还好吗,现在在哪儿呢?”这类的问题呢。)
店员:就是这位客人了。
负责人:嗯,我是这里的负责人。您是想问关于高久透的事情吧?
高久透:是的。
负责人:我查过名册了,但是没有记录显示那个人在我们营业所工作过。
高久透:诶?
负责人:我们营业所的数量比较多,您是不是和别的店弄混了?如果您一定要知道的话,我也可以问问其他的营业所。您和那位高久先生是什么关系?
高久透:不用了,没关系。这么忙的时候还来打搅,真是抱歉。(算了,回去吧。就算留在这里也找不到认识人……)
石井:喂,高久。
高久透:诶?
石井:果然是你啊。是我啊,石井。好久没见了,你还好吗?因为交通事故之后你就不干了,大家都说你死掉了呢。
高久透:你认识我?
石井:什么叫认识?我们不是在北里的营业所一起工作过的吗。
高久透:那个,我可以问你点事情吗?拜托了。
石井:就算你这么说,可是我现在在上班呢。
高久透:我可以等你下班。拜托了,拜托你了。
石井:啊,你真的是高久吗?感觉有点不一样啊。
高久透:我失忆了。因为那次事故,事故之前的记忆都没有了。所以我现在在找以前认识我的人。
石井:你说真的?

女店员:欢迎光临。
石井:说来,高久你那次车祸之后竟然没事啊。不是和车撞一起了吗?
高久透:不是吧,石井先生。我是一边开车一边东张西望于是撞到电线杆了。
石井:啊,应该还有个人的啊。有个同事在车祸之后从现场附近路过,看见你浑身是血被救护车抬走,还说说不定没救了呢。
高久透:(藤岛先生说是单方面的事故……)
石井:那么大的事故都没被报纸或者新闻都没报道,大家还觉得奇怪呢。啊,抽烟吗?
高久透:不用了,我不抽。
石井:真是奇怪啊,你以前可是个大烟枪呢。话说失忆连喜欢的东西都会变的吗?
高久透:我也不是很清楚。
石井:你现在干什么呢?
高久透:因为我没钱,所以就暂时借住在朋友家,之后还有打工。
石井:没钱?你以前不是有存款吗?
高久透:没存下多少。
石井:不对啊,应该有将近五六十万呢。你还跟我说等钱存够了就辞掉工作呢。
高久透:但是藤岛先生也没有交给我什么存折……
石井:藤岛是谁啊?
高久透:是现在很照顾我的朋友,好像是我的好朋友。
石井:是真的吗?我以前一次也没听你提过藤岛这个名字。
高久透:诶?
石井:我看你还是和那个藤岛好好谈谈比较好吧。包括存款的事情。
高久透:(我能开口问藤岛先生这些吗?先不说车祸的事情,就说钱……要是真的钱被偷了,我反正也不记得了,住院的时候他也对我很照顾,就算让我假装不知道也没关系。与之相比,被认作是小偷,但实际根本没有偷过,这才让人觉得可怕。现在我们之前的关系也很不和谐,“我对你这么照顾,你竟然怀疑我?我这么不值得信任吗?”要是他这么问的话,要是他抛弃我的话……我不想知道这些,我只是来找寻失忆前的自己而已。)那个,我以前是个怎么样的人?
石井:你这么问的话……你以前很爱打架,动不动就出手打人,这都是经常的吧,现在感觉倒是稳重点了。
高久透:(和公寓里的那个女人说的话很雷同。)
石井:对了,你以前是不是有女朋友啊?你不在公司干了之后,有个女人往公司打了好几次电话。
高久透:有女人打电话给我?
石井:说是想要知道你在哪儿,真是难缠。
高久透:如果那个人再打电话过来,能不能麻烦你转告她,让她直接跟我联系?
石井:可以啊。
高久透:我把电话号码和地址写给你。
石井:那我收着了先。啊,你住的地方离这里还真远啊。

高久透:今天麻烦你了。
石井:说什么见外的话,你也不容易,努力吧。喂,等一下。我想起来了,你以前说过等存够了钱要去摄影专业学校。说是相当摄影家。就这样而已。
高久透:谢谢你。
石井:说什么谢谢啊。再见啦。
(藤岛启志:我还是觉得你搞摄影是最好的。)
高久透:(藤岛先生一直都知道, 他知道我失忆之前很想搞摄影,即使在我忘记一切之后也想要帮我实现梦想。如果不是亲近的人,根本不可能知道我的愿望。既然他一开始就知道,那就直接跟我说明就好了,我也不会那样反抗他……那个人话太少了。但是,这种事情不说出口反而更像是藤岛先生的作风。他用他独有的那种笨拙的方式爱护着我。)

[开门声]
高久透:(已经这么晚了,都过了十二点了。客厅的灯还亮着,他还没睡。)我回来了,外面真冷,一直在下雪。(哇,桌子上到底有多少酒瓶子啊。)
藤岛启志:透……
高久透:藤岛先生,酒味好重。
藤岛启志:你去……你去哪儿了?
高久透:抱歉,我没通知你。
藤岛启志: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
高久透:为什么?
藤岛启志:我以为你恢复记忆了。
高久透:就算记忆恢复了,我也会回来的。你会喝酒的啊。我都不知道。今天我去了之前住过的房子,还见了以前一起工作的同事。
藤岛启志:你说什么?
高久透:我想要是和之前认识我的人问点话,于是会受到点刺激,说不定会想起什么。
藤岛启志:谁允许你这么做的!
高久透:呃?
藤岛启志:你这么做有什么用?我昨天说了,这些都是没有意义的。我说过的!
高久透:有没有意义什么的,不做怎么知道。说到底都是因为你什么都不肯告诉我,我不知道要怎么做才好,我觉得不安,所以才去了那么远的地方啊。
藤岛启志:净做些没用的事情。
高久透:你根本就不了解我的心情!头脑一片空白,到底想要做什么,完全摸不到头绪,一味地被人说做这个做那个,这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痛苦感,你根本不可能了解!
藤岛启志:从零开始的生活就那么痛苦吗?衣食住没有半点不自在的,重新开始的生活你就这么不喜欢吗?你到底有什么不满?就是因为不满你才要去寻找你的过去吧?你说啊,我让你做你爱做的事情,你到底想干什么,想做什么,当着我的面说出来啊。
高久透:就算周围的一切都让我满足,这种感觉,这种不安也不会消失!如果你真的是为我着想,那就不要管我就好了。这样我也不会因为你的话而感到压力了。你别沉默啊,说话啊!
藤岛启志:……,你既然这么不情愿,那我以后都不会再干涉你了,你爱怎么过就怎么过吧。
高久透:啊,我会按照我喜欢的方式做的,我再也不会接受你的帮助了!

楠田正彦:于是你就从公寓里跑出来,到这来啦?
高久透:拜托你了,楠田,休息的人回来之前的这段时间就好,让我在收款台这待会。
楠田正彦:把椅子放在那里很碍事的。拿你没办法啊。那你见到以前认识的人,想起什么了吗?
高久透:……
楠田正彦:看来是没想起什么啊。
高久透:好像我失忆之前是个很容易生气的人,据说还会若无其事地打女人。
楠田正彦:打人?就你?看来人还是不可貌像啊。
高久透:都说了那是失忆之前的事情了。
楠田正彦:看你现在的样子完全想象不到啊。因为和朋友吵架就消沉起来,就跑到打工的地方吐苦水的寂寞小朋友。
高久透:吵死了。我的记忆可是才只出生4个月啊。
楠田正彦:小朋友,迷路了吗?要不要大哥哥送你回家啊?
高久透:你这家伙!
楠田正彦:哈哈,把拳头收起来,反对暴力,和平主义万岁!啊,欢迎光临。别闹了,客人来了,你老老实实坐好。

楠田正彦:谢谢惠顾。我说你,他只是说你可以按照想做的方式做,没说让你出去吧。
高久透:但是,那个人也没拦着我啊。
楠田正彦:你该不会只是想让藤岛先生关心你吧?
高久透:才不是。
楠田正彦:我看就是这么回事。
高久透:我都说不是了!
楠田正彦:一点没有自觉性的男人还真是讨厌啊。对了,我一直想问你来的,把过去的自己全部忘记,到底是什么感觉?
高久透:什么感觉呢……最近的应该说就是早上起来的感觉吧。感觉已经睡的很充分了,之后睁开眼,清晨的阳光照在脸上,让人觉得好耀眼,让人发呆。最开始就是这种感觉吧。这种感觉一直没有消失,一直持续着。头脑里就好像有阳光照射进来一样,白茫茫的一片,空空如也。所以,很可怕。今天,我听到了很多关于我过去的事情,但是完全不觉得有真实感。虽然我对现在的自己也还搞不清,但是比起过去的自己感觉真实多了。
楠田正彦:那你就不要在在意过去的事情了,你就只做现在的自己不就好了。
高久透:(说的还真容易。但是那样单纯的想法说不定比较轻松。但是,就算什么都不记得,过去的二十二年我还是活过的。失忆之前的我也这样看着自己的这双手吧。为什么呢,忽然感觉自己好像不应该存在一样。不行,不能想这些。)
[钟声]
高久透:我之前的朋友跟我说,失忆之前的我很喜欢摄影,为了去专业学校一直在存钱。
楠田正彦:诶!那就是说藤岛先生知道这些?
高久透:应该是这样的吧。
楠田正彦:我之前就说了吧,说不定摄影是你失忆之前的兴趣爱好。你当时还说绝对不是。
高久透:那也没办法啊,我是真的没兴趣,完全没有感觉。
楠田正彦:说起来,藤岛先生还真是个阴郁的人呢。
高久透:阴郁?
楠田正彦:他什么都不说,不知道是说他不得要领好,还是该说他帅。一般人都会说的吧,“你以前很喜欢这个的,试试做吧”这类的,但是他没说,说不定藤岛先生和你一样很相信感觉的记忆呢。你的椅子太吵了。
高久透:怎么办?
楠田正彦:嗯?
高久透:我想回公寓去。
楠田正彦:那就回去啊。
高久透:但是……!!
楠田正彦:你干嘛躲起来?
高久透:嘘!
楠田正彦:欢迎光临。嗯?
藤岛启志:那个,我冒昧地问一句。
楠田正彦:是。
藤岛启志:有个叫高久透的男子应该在这打工的。
楠田正彦:是,是有这个人,但是他今天不当班。
藤岛启志:这样啊,其实是……他,高久在哪儿,你知道吗?
楠田正彦:这个嘛……
高久透:不许说!
楠田正彦:不好意思,我不太清楚。
藤岛启志:那你知不知道谁和他走的比较近?
楠田正彦:我真的不知道,对不起。
藤岛启志:是么……那……如果你见到他,麻烦你转告他,说藤岛跟他道歉。
楠田正彦:喂,他走了。外面那么冷,他还出一身汗,也没穿外套。你回去肯定也不会有事的。
高久透:嗯……
楠田正彦:藤岛先生喜欢吃什么?
高久透:喜欢吃什么?
楠田正彦:什么都行,赶快想想。
高久透:喜欢吃的东西。(喜欢吃的东西……不知道,我对藤岛先生的事情一点都不了解。)
楠田正彦:说起来那个人应该吃甜食的吧。之前来这买过巧克力。
高久透:奶油蛋糕?
楠田正彦:带点礼物回去,也有话茬了啊。给你,拿着赶紧回去。
高久透:嗯。


Track05 SCENE5

[开门声]
高久透:(藤岛先生好像在沙发上躺着。好尴尬,但是一定要道歉才行。)我回来了,刚才我说了好多任性的话,对不起。他该不会是睡着了吧……(酒瓶的数量比起我出去的时候又多了。而且没开暖气,睡在这么冷的地方,不要紧吗?)
藤岛启志:[打喷嚏]
高久透:(有没有什么可以盖在身上的,对了,我的房间里。好了,暖气打开了,再盖上毛毯,就算在客厅睡应该也不会感冒了吧。藤岛先生的脸孔,虽然不引人注目,但是整体感觉还是不错的,也很有风度。像这样一直盯他的脸庞看还是第一次呢。真是不可思议,虽然我们的关系不是特别亲密,只要待在这个人身边就感觉好安心。)
藤岛启志:嗯……
高久透:(啊,醒了吗?)
藤岛启志:你回来了。
高久透:我回来了。我来捡毛毯就行了。啊!小心。好重,藤岛先生,你没事吧?又睡着了?真是没办法。放开攀在我背上的手吧,已经在沙发上了,没事了。那个,我趴在上面不沉吗?(好像猫咪一样的蹭来蹭去,开了暖气,但还是有点冷吧。和平时的感觉不一样,好像是在撒娇一样的眼神看着我。)那个……等一下,那个……[亲]等一下……(有酒的味道,但是,藤岛先生的口中好柔软……是睡糊涂了吗?就算这样,刚才的吻是怎么回事啊?)

高久透:(脸颊好热,就算闭上眼睛,脑袋里浮现的还是刚才接吻时候的藤岛先生的脸。平时明明都没什么表情,偏偏那种时候脸上都是妩媚的表情,这算犯规吧!)

[敲门声]
高久透:是。
藤岛启志:高久君,我可以进来吗?
高久透:可以,请进。
藤岛启志:你在睡觉?
高久透:嗯。
藤岛启志:不好意思,把你吵醒了。也不是什么着急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高久透:没事的,反正已经起来了。
藤岛启志:那个……昨天,真的很对不起。
高久透:没事的,我没在意。
藤岛启志:让你不高兴了,抱歉。我完全没有考虑你的心情……
高久透:真的已经没事的。
藤岛启志:谢谢你把毛毯借给我,我昨晚好像醉到连你回来没有察觉。
高久透:诶?你不记得了吗?你还跟我说“你回来了”。
藤岛启志:我说了吗?
高久透:是啊。
藤岛启志:我不记得了。
高久透:既然不记得了,为什么还要道歉呢?
藤岛启志:因为我认为是我的错。我明明没有权利阻止你去见以前的熟人。难道是我喝醉了,那个……对你做了什么失礼的事情吗?
高久透:(他真的都不记得了,如果我告诉他昨天我们接吻到嘴唇都有些肿胀的话,他会是什么表情呢?他是很小心谨慎的人,一定会频频道歉直道我都觉得不好意思吧。反正他不记得了,就当作没发生过的话或许会更好一些。)
藤岛启志:高久君?
高久透:其实什么事都没有,藤岛先生不过只是抓着瓶装酒嘴对嘴喝,瓶子滚了满地而已。
藤岛启志:让你看见我这么丢人的样子,真是抱歉。
高久透:(只是稍微开个玩笑,他就那个样子了,要是告诉他我们接吻的话他说不定会昏过去了。还好我没说。)

高久透:这个,请用。
藤岛启志:奶油蛋糕?
高久透:嗯。
藤岛启志:怎么忽然给我这个?
高久透:那个……不为什么。所以不要在意,赶紧吃吧。
藤岛启志:谢谢你。
高久透:(藤岛先生,竟然看着蛋糕笑了……)
藤岛启志:我不客气了。
高久透:(平时都没有表情,现在确实一脸陶醉的样子在吃蛋糕。)
藤岛启志:你不吃吗?
高久透:我不是很喜欢蛋糕这类的甜食。
藤岛启志:是吗。
高久透:(虽然是便利店的东西,但是他貌似觉得很好吃。)咦,还有点没吃完呢,不吃了吗?
藤岛启志:我像女人一样看见蛋糕就会开心地吃起来,你肯定觉得我是个奇怪的男人吧。
高久透:完全没有,你喜欢吃甜的东西啊?
藤岛启志:我的母亲很严厉,说是会长蛀牙,小的时候几乎不让我吃甜食。可能是因为反叛心理,我就喜欢上甜食了。
高久透:不要客气,把那些都吃了吧。啊,冰箱里还有一个,那个也吃了吧。我想蛋糕也是希望被喜欢它的人吃掉吧。
藤岛启志:可以吗?
高久透:嗯,我去拿。给你。
藤岛启志:谢谢。
高久透:(人在吃东西时候的表情也许真的很会让人产生非分之想,比如嘴唇的动作,偶尔可以看见白色的牙齿。啊,藤岛先生的舌头,颜色好漂亮。)
藤岛启志:我吃完了,很好吃。
高久透:哈哈。
藤岛启志:你笑什么?
高久透:这里……对不起,我忽然碰你吓了一跳吧。但是你脸上沾了奶油。(藤岛先生的脸通红,把奶油粘到脸上真的这么害羞吗?还是说,是对我很在意?我还真是自我意识过剩啊,竟然会觉得他是不是喜欢我……明明都是男人,为什么我会这么想呢……)


Track06 SCENE6

高久透:(进入一月以后,便利店的工作由晚班改成日班。我用攒下的钱买了一辆山地自行车,大大地扩展了自己的活动范围。……在这种地方竟然有糕点房?“法式糕点Port”?虽然店面看起来有点旧,不过今天没时间了,就在这儿买吧。)
[推门]
高久透:(傍晚时分橱柜里还剩这么多蛋糕,看来味道可能不怎么样。)
老板:欢迎光临。
高久透:我要一份草莓奶油蛋糕和一份苹果焦糖慕斯。(这个人就是糕点师吧,态度真差。)
老板:给你,找钱。
高久透:谢谢……
老板:谢谢惠顾。
高久透:(是不是因为他说话口气太冷淡了,所以让我觉得他好像对我说“别再来了”……)

高久透:(我现在每天打工结束以后都会买蛋糕回去。刚开始的时候,藤岛先生还显得很客气,但最近他的态度逐渐变得似乎很期待。虽然这么说他这样的成年人也许有点失礼,但他吃蛋糕时的表情,真的很可爱。自从那次大吵了一架之后,藤岛先生就没再提起摄影的事。虽然这样让我感觉轻松了,但是同时又觉得似乎是把问题搁置了。我也知道自己很矛盾,结果不管怎样,我都只是感到不满。)

高久透:吃吧,藤岛先生。啊,不过今天的蛋糕可能不太好吃。
藤岛启志:为什么?
高久透:因为那家糕点店很旧,而且还有好多蛋糕没卖掉。
藤岛启志:你给我买回来的蛋糕,没有不好吃的。那我吃了。!!……
高久透:嗯?
藤岛启志:你也尝尝看怎样?
高久透:呃?那么难吃吗?
藤岛启志:呵呵,不是,非常好吃。这么好吃的蛋糕我还是第一次吃到。
高久透:哎?[尝](虽然不是很甜,但是生奶油的味道非常醇厚,湿滑但是又很蓬松的海绵蛋糕,口感非常的温厚。)
藤岛启志:好吃吧?
高久透:嗯,虽然看上去只是普通的奶油蛋糕。
藤岛启志:是啊。
高久透:(藤岛先生明明吃的很开心;但不知为什么,我看着他那张可爱的脸,心中不但没有像平时那样涌起安详感,反倒觉得没劲……)
藤岛启志:我吃好了,谢谢!

高久透:(我之后终于明白了原因,那是因为让藤岛先生高兴的不是“我买来的蛋糕”而是“好吃的蛋糕”。我一方面嫉妒着蛋糕,另一方面由于藤岛先生非常中意那家店的蛋糕,结果我变成了那家糕点房——“法式糕点Port”的常客。)

[推门]
高久透:萨荷蛋糕和草莓挞。
老板:给你。
高久透:咳……(明明只是来买蛋糕,每次情绪都变得好像跟店老板打仗一样。对了,老板娘好像偶尔也会来站收银台。老板娘的待客态度还好些,感觉也比较舒服。)
[撞]
老板娘:啊!
高久透:哇!
老板娘:哎呀,真是的!对不起!
高久透:(是老板娘!)
老板娘:你没事吧?
我没事。没事,我才该说对不起。[晃晃](盒子里没声响,看来蛋糕是全摔烂了。)
老板娘:真对不起,我立刻帮你换掉。
高久透:啊,不用了,我再重新买过好了。
老板娘:别客气,我也有错嘛。
高久透:真不好意思,而且我也没有买千层派。
老板娘:不要紧,作为撞到你的歉礼。而且你最近每天都过来买吧?所以这个送给你了。好了,收下吧。
高久透:谢谢!
老板娘:蛋糕是你自己吃吗?
高久透:不,不是我,是我朋友。他最喜欢这家店的蛋糕了。
老板娘:这样啊。你是学生?
高久透:不是,我是自由职业者。
老板娘:我说,你要不要来我们这里打工?
高久透:哎?
老板娘:虽然薪水不太高,但是相反的卖剩的蛋糕你可以尽情地带回家哦。
高久透:那个……我……
老板娘:啊,突然之间说这种话你也很难答复吧。我下个月开始要住院,大概有一个月左右不在家,所以很担心店里的生意。
老板:我才不要什么打工仔!
高久透:啊……
老板娘:哈……那个人总是不能好好的接客。虽然他本人觉得自己的态度很平常,但总是让客人生气地走掉。
高久透:这样啊……那个……

高久透:那个,我今天辞掉便利店的工作了。
藤岛启志:为什么?
高久透:我打算明天开始到Port打工。就是一直买蛋糕的那家店,回家的时间还是跟往常一样。
藤岛启志:那是你想做的事吗?
高久透:倒也不是非做不可的事,只是觉得在那边打工可能比较好吧。
藤岛启志:……你要是想做的话,就去做吧。
高久透:嗯。(总觉得他的表情有一点阴沉,大概还是不太喜欢我去糕点房打工吧。跟他吵过那次架以后,虽然他不再要求我做这个或是要我找个目标什么的,但是还是令我感觉到了无形的压力。藤岛先生到底对我期待着些什么呢?到底要我怎么做才会满足呢?)

DISC02

Track01 SCENE7

高久透:(啊,那个背影,是藤岛先生吧。)藤岛先生!
藤岛启志:高久君?
高久透:正好跟你一起回家。今天的晚饭是牡蛎砂锅。被商店街“鱼丸”的老板娘怂恿得买下了。
藤岛启志:似乎会很好吃呢,因为你做饭很拿手。
高久透:(我可是特地练习过才能做得好吃的。藤岛先生不会自己做饭,要是我不管他的话,恐怕三餐都吃便利店盒饭吧。)
藤岛启志:你今天回家时间是不是稍微晚了一点?
高久透:是啊,被老板使唤来使唤去的。他每次看到我的脸都要对我鸡蛋里挑骨头,别提有多气人了。最近还问我“要不要我教你做蛋糕啊?”。虽然我也有点兴趣啦,但是我觉得一旦听了他的话,就会被他当牛做马地呼来喝去的,肯定烦死了。
藤岛启志:诶……
高久透:我要是成了糕点师,你觉得怎样?藤岛先生,这样你就可以每天尽情地吃蛋糕了哦。
藤岛启志:呵,高久君。
高久透:嗯?
藤岛启志:工作开心吗?
高久透:嗯!
藤岛启志:那就好。
高久透:(打工确实很开心。虽然被骂的时候很郁闷,但是被夸奖的时候会很高兴;虽然老板经常骂人,但他是个好人。那里有着我的居身之所。)
藤岛启志:今天很冷啊。
高久透:(话说回来,藤岛先生很少说自己的事呢。在公司里都干些什么工作,有什么高兴的事情之类的,如果不问他的话就不会告诉我。而我就把自己一天里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全部自顾自地说了出来。)
藤岛启志:怎么了?
高久透:哎?什么?
藤岛启志:因为你一直盯着我的脸看。
高久透:(我现在偶尔还是会想起他喝醉那天跟我激烈的那一吻。正是藤岛先生自己在我们俩如水一般透明的关系中投入了一滴红色的墨汁。它激起的波纹慢慢地扩展开去,洇上了淡淡的红色。)
藤岛启志:你是不是有话想对我说?
高久透:我在想“藤岛先生真是个好男人呢~”。
藤岛启志:……!你别取笑我了。
高久透:(害羞的表情也好可爱,弄得我都有点想要亲他了。)

楠田正彦:诶~你居然能做出这么好看的蛋糕,高久。
高久透:那当然,因为我是专业的嘛。
楠田正彦:呵呵,亏你说得出口。
高久透:(我也是到了现在才做得出值得楠田夸奖的蛋糕,刚开始的时候老是把蛋糕做瘪,挨好一顿骂。老板骂我说“你真是笨死了!蛋糕跟女人一样,一定要小心翼翼地对待才行”之类的,甚至连对待女人的方式也被他教育了。)最后再把小花束装饰上去,这样就完成了。
楠田正彦:什么?那个小小的像花一样的东西也要弄上去啊?
高久透:对,女孩子总是会被外包装所吸引。虽然说是拿去参加研讨会,就算有男人要吃也要给女孩子优先,知道吗?然后要是她们问“这是哪里的蛋糕啊?”的时候,就把店的宣传卡片给她们。
楠田正彦:咦?这么多?
高久透:那后面就拜托你了,广告塔!
楠田正彦:谁是广告塔啊!?
老板娘:楠田君,真是麻烦你了。
高久透:老板娘?!店里有我一个人看着就够了,你快去休息!你才刚出院,身体还没回复完全呢。
老板娘:呵呵,没事啦,谢谢你关心!高久君你到店里来当帮手,楠田君又帮我们向朋友宣传,店里的客人增加了好多。最近还有些日子蛋糕全部都卖光了。跟以前相比,真是叫人不敢相信。
高久透:能够畅销是应该的。先不管老板的性格怎样,我们店的蛋糕用料都很讲究,真的很好吃。
老板:少说废话,快干活!
楠田正彦:呃……
老板娘:真对不起啊,我家老公就是那个性子。
高久透:对了,推荐品是草莓慕斯蛋糕。蛋奶馅很好吃,你也尝尝看吧。
楠田正彦:哎,你尝过了吗?你不是不吃甜食的吗?
高久透:我是吃不完一整个,不过稍微尝过一点了。草莓慕斯是藤岛大力推荐的,他说这是极品。
老板娘:我说我说,楠田君,高久君的女朋友是个怎样的人?我问他总是不说。好像是个很喜欢吃蛋糕的人。
楠田正彦:他才没有女朋友呢,我保证。
高久透:谁要你那种保证啦!
楠田正彦:呵呵,那我走了,高久。

高久透:都怪这场雨,今天蛋糕没卖完呢。
老板娘:是啊,那打烊以后你把这些剩下来的都带回去吧。
高久透:哎?但是……
老板娘:就算放在这里也留不到明天,还不如送给喜欢吃的人吃掉更开心。你要是吃不完,就送给朋友或者是朋友的女朋友吃吧。
高久透:谢谢!(藤岛先生的女朋友啊……这么说起来,我至今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呢。藤岛先生风华正茂,就算有女朋友也很正常。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是因为觉得他好像喜欢我吗……?)

[推门]
高久透:……藤岛先生?你怎么待在店门口?
藤岛启志:我恰巧经过这附近,所以心想你要是还在店里的话,就等你一起回家。
高久透:这样啊。怎么不进店里等呢?外面很冷吧?
藤岛启志:我也没等多久。
高久透:(拿着包的手明明都变得通红了……)快把这只手套戴上。
藤岛启志:我不用,你戴吧。
高久透:你把这只手套戴上,就可以用手拿着这盒蛋糕回家。我把一只手塞在口袋里就行了。
藤岛启志:谢谢。
高久透:今天的盒子挺重的吧?
藤岛启志:是啊。
高久透:你看,不是一直下雨吗,所以店里来的客人也很少,结果蛋糕就剩了好多。可以尽情吃了。
藤岛启志:这样啊。

高久透:藤岛先生?
藤岛启志:嗯?
高久透:有什么让你留心的事吗?你好像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注意周围的情况。
藤岛启志:没什么。高久君——
高久透:嗯?
藤岛启志:你是不是把现在的住址和电话号码留给以前上班的那家公司的同事了?
高久透:呃,嗯……是不是石井先生来电话了?
藤岛启志:嗯。
高久透:他说什么?
藤岛启志:没说什么,只是问你过得好不好。
高久透:就这样?
藤岛启志:嗯。
高久透:(真的吗?我觉得要是没什么事,石井先生是不会轻易打电话过来的。该不会是上次他说的那个打了好多次电话到公司去找我的那名女性的事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为什么藤岛先生不告诉我呢?如果那名女性是我丧失记忆之前的恋人,而我一旦跟她取得联系就会恢复记忆,从而回到原来的世界中去,所以藤岛先生不愿意……呵呵,好离谱的妄想。)
藤岛启志:好多人……
高久透:(我只认识丧失记忆以后这数个月间的藤岛先生,而他却认识丧失记忆以前的我。这不是太不公平了嘛?我想更多地了解藤岛先生。)
藤岛启志:因为今天是周末吗?
高久透:藤岛先生——
藤岛启志:怎么?
高久透:你没有女朋友吗?
藤岛启志:没有。
高久透:那意中人总有吧?
藤岛启志:……嗯。
高久透:是什么样的人?(藤岛先生在看着空中……啊,雪,下雪了。)啊,等等,藤岛先生。(藤岛先生的脖子都起鸡皮疙瘩了。对了,我不是带着围巾吗。)
藤岛启志:……!![手里的盒子掉地]
高久透:啊,对不起!我只是想帮你围上围巾,并不是想要恶作剧故意摸你的脖子哦。
藤岛启志:没关系,我只是吓了一跳而已。
高久透:真的对不起!
藤岛启志:别在意了。
高久透:啊,蛋糕不知道有没有事。
藤岛启志:就算外形摔坏了一点,对味道也没有影响吧。
高久透:我看看——
藤岛启志:……!!
高久透:你为什么这么紧张?
藤岛启志:……
高久透:(难道说,是因为喜欢我,所以我碰到他或者靠近他的时候他就会紧张?忽然觉得他好青涩,像中学生一样,真可爱。)
藤岛启志:快走吧。
高久透:(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在我丧失记忆之前,我跟他到底是什么关系呢?真的只是普通朋友吗?)
藤岛启志:还差一点就到家了,居然遇到红灯。
高久透:(心里痒痒的,好想亲吻他低垂着的雪白的后颈,好想抱住他颤抖的身体……回到公寓以后就对他说“我喜欢你”吧,他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女性:高久透……
高久透:哎?(好像被谁叫了名字。是那个年轻女人……?我从未见过她,但是她为什么瞪着我呢。朝这边过来了,总觉得……有点吓人。)
[扎]
藤岛启志:呜…
高久透:(怎么了?那个女人怎么回事,撞到人也不道一声歉!不对,是藤岛先生挡在了我跟那个女人中间,然后她撞在了藤岛先生身上……)藤岛先生?怎么了?哎……?那个黑色的东西是什么?
女人:呀!!!
男人:喂,那个人的肚子流血了!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高久透:(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难道……?!)
藤岛启志:[抓住透的手] 别说是被人刺的,绝对别说。这是个事故。
高久透:但你是被那个女人……
藤岛启志:拜托你,答应我!拜托了!
高久透:我知道了,我答应你!我不说就是了。
藤岛启志:如果我死掉的话,我所有的东西都是你的。
高久透:你在胡说什么呢!你怎么可能会死!
藤岛启志:都给你,你就靠那些财产随自己的意愿生活吧,过你想过的、自由的……
高久透:藤岛先生?藤岛先生!不要……我不要这样,绝对不要!睁开眼啊!


Track 02 SCENE8

护士:叫麻醉医生过来!
医生:同时止血!
护士:准备输血!
医生:虽然很难启齿,但他腹部的出血十分严重,内脏也受到伤害,情况十分严峻。请做好准备。
高久透:啊……
医生:您好像是他的朋友吧。请问是否可以联络他的家人呢?
高久透:(家人……藤島先生的家人,我一个都不知道……但是,不联系的话……家人绝对会……到底该怎么办?啊!?包!包或者钱包里应该会放有什么的![打开]没有!没有!包和钱包里,完全没有可以得知老家的地址或电话号码的东西!对了!手机!为什么会什么都没有啊!!我不明白啊!啊!这个是公司的电话!问公司的话,说不定会告诉我什么。)
同事:藤島的老家……没有问过他呢。那家伙中途进入公司才半年,我也不是很熟悉的。
高久透:无论如何,现在都想要立刻跟他家人联系上!
同事:稍微一等。唔……名册上也没有呢。总之,我再问问其他人吧,不过还请你不要过于期待。要是知道了,会打电话跟你联系的。打藤島的手机就可以吧?
高久透:是的,麻烦你了。十分抱歉。(要是就这样无法联系上的话,该怎么办?但是、但是,之前藤島先生说跟家人断绝关系了,所以手机和笔记本上才没留有老家的联络方式吧?藤島先生希望叫自己的家人过来吗?在生死不明的时候,会特别想跟关系不好的家人见面吗?我不知道……虽然我不知道,但就这样不好吗?只要我一人,只是我一人的藤島先生又有什么不好吗?)[哭泣]

医生:测量脉搏!
护士:脉搏增加!
医生:手术非常成功,虽然以后不观察还是很难判断,但应该脱离最危险的状况了吧。
高久透:也就是说……没问题了吧?
医生:虽然还不能大意。
护士:患者,睁开眼睛了。请到他身边来!
高久透:啊……好。
藤島啓志:啊……
高久透:知道,我是谁吗?
藤島啓志:透……
高久透:啊……[哭泣]
藤島啓志:你……不要哭……没有哭的必要……
高久透:(明明是随处可见的男人,但是……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藤島先生。不管是谁先开始的,还是什么先发生的,抑或是因为什么机缘,那些都无所谓!我喜欢这个人。喜欢这个冷淡,不得要领,嗜甜食如命,温柔的人。绝对不想失去……)

老板娘:欢迎光临!阿啦,这不是高久君吗?朋友现在怎么样了?
高久透:托您的福,已经稳定下来了。打工时突然请假,真的很抱歉。
老板娘:那种事情,完全不用在意。毕竟是很辛苦的时候嘛。
高久透:那个……明天就能回来打工了。
老板娘:嘛,没关系吗?
高久透:是的。
老板娘:虽然能来的话,对我们来说是最好不过的。
高久透:(其实是想一直陪在藤島先生身边的。但一想到身体刚康复太太,勉强自己使身体再恶化的话,就无法一直请假了。在那之后,我的一天就变成清晨去医院露个脸,探望藤島先生后就去打工,等打工结束后再直接回到医院,在藤島先生身边一直呆到探望时间结束的状况了。)

高久透:(一个人留在公寓的客厅里,偶尔会很想哭。因为会想起藤島先生被刺伤,医生说也许会死的那段回忆。实在无法忍耐一个人在家的话,就会到便利店去,和楠田说一些无聊的话。那样一来,就能稍微分些心。因为答应了不会对任何人说,所以才一直隐瞒着。但对刺伤藤島先生的陌生女人所怀有的憎恨,却是每日剧增。)

高久透:这个,慰问品。
藤島啓志:啊!谢谢!
高久透:(藤島先生,露出了非常开心的表情!毕竟直到昨天,都在吃营养餐嘛。所以根本没办法带蛋糕过来给他呢。)
藤島啓志:……唔,好吃!
高久透:这个蛋糕,是我装饰的。
藤島啓志:是吗?好厉害。
高久透:呵,藤島先生,高中时都做过什么吗?
藤島啓志:是指社团活动吗?
高久透:是的。
藤島啓志:什么都没做,因为去上补习班了。
高久透:唔……那中学的时候呢?
藤島啓志:园艺部。
高久透:喜欢植物吗?
藤島啓志:为什么要问那么久之前的事情呢?
高久透:嗯,没啥,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知道。
藤島啓志:就算听我说,也很无趣吧。
高久透:很有趣的!那个,能再问一个问题吗?
藤島啓志:什么?
高久透:刺伤你的那个女人,是熟人吗?
藤島啓志:唔……
高久透:变成这样的元凶,就是那个女人。藤島先生说是自己摔倒,结果撞在伞尖上受的伤,庇护了那个女人。因为伤患那样坚持,使原本会上报纸的事件,就那么不温不火的结束了。这样,让人根本无法认同!
藤島啓志:……不想说。
高久透:那个女人,最初不是叫了我的名字吗?也就是说,瞄准的应该是我才对吧?
藤島啓志:唔……
高久透:明明受了重伤,为什么还什么都不跟我说?也许你没印象了,但藤島先生那时可是差点就没命了啊。要好好跟警察说,给那个女人相应的惩罚才行啊!
藤島啓志:没有那个必要。
高久透:就算这么说,如果那个女人再来了要怎么办?难道说再老老实实的被刺一刀吗?
藤島啓志:这是我跟她的事情,跟你没有关系!
高久透:唔!
藤島啓志:……
高久透:我连担心藤島先生的权利都没有吗?我不明白!藤島先生到底在想什么,我完全不明白!
藤島啓志:不要发出那么大声音!
高久透:啊……够了!我回去了!反正我在这里,只会让人觉得吵闹,招人厌烦而已!

高久透:[摔倒]啊……好痛!!畜牲!火大……火大……火大!(明明这么担心,为什么就是不明白呢?)……啊,下雪了。就跟老爹最后装点时用的碎砂糖一样。(就算这样子回去,也肯定会因为烦躁而彻夜未眠。还是回病房,只对大声喧闹的事情道歉吧。当然只不过是个借口。我只是想再看一眼藤島先生而已。)

高久透:[开门]嗯?不在……
护士:是藤島先生的朋友吧?怎么了?
高久透:那个……他好像不再房间里。
护士:刚才有探望的人过来了,也许现在是在会面室吧。
高久透:哎?
护士:这一个星期,每天中午都过来呢。是个非常漂亮的人。说不定是恋人吧。
高久透:哎?(明明说自己没有恋人的。会是谁呢?)

高久透:(藤島先生,坐在中间的椅子上。旁边的那个是……)
藤島啓志:就像你看到的,我已经没事了。无论自己变成什么样,我都不会恨你的。如果你希望的话,哪怕让我现在去死,我也会直接从那扇窗户上跳下去的。
高久透:哎?(到底在说什么……)
女性:……不要说了。
藤島啓志:我有自觉,毕竟对你做了让我那么做也毫无不甘的事情。
女性:为什么不惜做到这个地步,也要庇护高久透呢?你们只是熟人,不是吗?
藤島啓志:透失去了记忆。对于事故,对于那之前的事情,已经完全不记得了。对于没有印象的事情,让他反省,让他赎罪,也太过于残酷了吧。
高久透:(为什么他们俩,在谈论我的事情呢?)
女性:你的意思是,只要忘记了,那么难个男人杀掉我弟弟的事实就可以被原谅吗?
高久透:啊!?(什么都不记的……虽然不记的,但我到底做了什么?)
藤島啓志:我不认为可以被原谅。所以,由我来代替。我什么都会做的。所以,请不要再去找透了。
女性:你……到底花了多少钱?为了把我弟弟的事件埋葬起来,为了拯救那个男人,你到底花了多少钱?
藤島啓志:对不起。
女性:事件发生之后,就彻底的消失不见。要是那个男人的同事,将新的联络地址告诉我的话,肯定我这辈子就再也找不到你们了!以为彻底逃开了,所以就放心了?以为可以重新开始新生活了?少开玩笑!我的弟弟可是死了!连话都不能说了!赎罪的钱,就算寄来了几千万,那种东西又能怎样?把我的弟弟还来!还来!
高久透:啊……
藤島啓志:我完全知道,那不是靠钱能解决的事情。但是,只能通过那种方式来谢罪了。虽然透的财产,并不是很多,但已经全部寄过去了。我不认为这么做就可以获得原谅,但请务必!请务必!原谅他吧!
女性:因此,你才会用自己来威胁我吧?因为是我刺伤的,因为自己也差一点死掉,所以就两不相欠了?想这样让我让步吧?
藤島啓志:不是的。至少我看来,透过的一点都不幸福。再加上,因为毫无印象的罪行而痛苦的样子,我更不想看到。失去记忆,我认为他的人生已经重头开始了。希望这一次,他能过上毫无纠缠痛苦的人生。我知道,其实透没有那个资格,必须要赎罪才行。但是,就算天理不容,我也希望他这次能够过的幸福!
女性:[哭泣]
藤島啓志:他的罪行全部由我来接收。所以,无论如何也请忘记高久透的存在吧。
女性:就算由你来承担他的罪行,我的弟弟也回不来了啊!
高久透:啊……

高久透:(毫无记忆的事故……杀死了连长相都不知道的什么人……用这双手毁掉了……是这双手杀掉了……我……我……)[哭泣]啊……那个人是……
女性:干什么……
高久透:对不起……
女性:啊!?你……
高久透:[下跪]对不起……请原谅我!
女性:不要下跪……你……是高久透吧。
高久透:刚才你们的谈话,我听到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女性:被你杀掉的我的弟弟,已经连笑、连哭都做不到了。
高久透:呜……对不起!对不起!我什么都会做的,只要能获得原谅,我什么都会做的!我……我……
女性:跟那个男人说的一样呢。什么都可以,杀了也没关系!你以为我的家庭,就希望你们做些什么吗?抬起头来!
高久透:啊……[抬头]
女性:[打]我的弟弟,有伤人的前科。被逮捕过很多次。但是,终于可以定下来了。说要继承家业,要认真做人。他是那么说的。在守灵的时候,背后被人说“那个孩子本来就不好,完全是自作自受”,那时我们家人的心情你能明白吗?认为‘就因为有前科,因此即使被杀了警察也没有认真调查’的我们的愤怒心情你能了解吗?
高久透:对不起……对不起……
女性:全部都是你的错!发生事故时,超过中心线,你把我弟弟连车一起撞扁了!!就算是我弟弟超速了,但实际上人是被你杀死的!
高久透:呜……
女性:绝对……绝对……不要忘记!你杀死了一个人的事实,不要忘记!永远不要忘记的……活下去…… 请告诉庇护你的那个人,说对不起,请原谅。
高久透:呜呜……(我一直在想着,就算怎么想也想不起来的事情。自己做过的事情,罪行,以及藤島先生将一切隐藏的意义。那个人想要保护自己的行动,并不是正确的。就算一无所知,也应该去赎罪。就算不记着,也毕竟是自己犯下的罪行。但是,藤島先生也用内心的天平,拼命的试图保护我。


Track 03 SCENE9

高久透:藤島先生……
藤島啓志:都这个时间了,发生什么了吗?探病时间早就过了吧?
高久透:对不起,很快就回去。只是,想要道歉。
藤島啓志:道歉?
高久透:因为,方才说了不讲理的话。
藤島啓志:就为了那个,而特意过来的吗?明天也可以的。
高久透:……
藤島啓志:湿透了……外面在下雨吗?
高久透:不是雨,下雪了。[坐下]其实……是不想一个人而已。
藤島啓志:手竟然变的这么冷,你到底在干什么?
高久透:(藤島先生的手……好暖和。这双温柔的手,我绝对不要失去。)
藤島啓志:啊……
高久透:为什么要躲?
藤島啓志:……并没有躲。
高久透:藤島先生是我的同伴吧?
藤島啓志:你的说法很奇怪。先不论是不是同伴,那种划分开来的说法本身就有问题。
高久透:[吻]
藤島啓志:够了……回公寓去。
高久透:藤島先生,是喜欢我的吧?就算想要掩饰,也是白费力气。因为,我已经知道了。
藤島啓志:啊……
高久透:甚至喜欢到了,愿意为我拚上性命的程度呢。喜欢到了,在我失去记忆的时候,甚至把我藏在公寓里的程度呢。
藤島啓志:……不是的。不是藏起来。
高久透:那是为什么?
藤島啓志:希望你,能够变的幸福,只是这么想而已。
高久透:失去记忆之前的我,是藤島先生的什么?
藤島啓志:啊……
高久透:不是恋人吗?
藤島啓志:怎么会?我……被你讨厌着。所以……
高久透:太好了。
藤島啓志:呃……
高久透:失去记忆,真是太好了。讨厌藤島先生的自己,能全被忘掉,真的太好了。
藤島啓志:你……真是个傻瓜。
高久透:当傻瓜就够了。所以,让我听听藤島的心声!
藤島啓志:那是……不行……不可以的!不行……
高久透:呜……[哭泣]
藤島啓志:透……不要哭!透……
高久透:一下子就行……想要触摸你的身体……
藤島啓志:哎?住手!
高久透:不要……
藤島啓志:唔……啊……不行的……不行……
高久透:嗯……
藤島啓志:住手!
护士:[开门]藤島先生?请问您怎么了?
藤島啓志:啊!
高久透:啊!?
藤島啓志:请不要掀开帘子!我因为作恶梦在自言自语,现在脸色根本不能见人……
护士:没有问题吗?
藤島啓志:嗯……发出了很大声音,十分抱歉。
护士:要是哪里不舒服了,随时都可以,用护士铃叫我就好了。
藤島啓志:好的……
护士:[离开]
高久透:哈……
藤島啓志:哈……
高久透:藤島先生……
藤島啓志:不……不可以!在这里不行!
高久透:那……只握着手而已。其它的什么都不会做的。只把手,借给我。求你了。
藤島啓志:……
高久透:(藤島先生轻轻的将手,重叠在我的右手上。这只温暖的手,无论什么时候一定都会保护着我的。就像现在拼命努力的一样,一直……)

高久透:(第二天,我去了事故现场。虽然什么都想不起来,但看到被各色的花朵包围着的护栏,胸口像被刺伤一般疼痛起来。之后虽然去了警察局,主张说半年前事故的责任在自己身上,但警察的回应却十分暧昧。事件已经处理完毕,再加上自己又什么都不记得,结果就连被依法处罚都无法实现。但是,事故留在了心底的某个角落。看到他人交通事故的新闻,心口也会隐隐作痛。会想起那个女人所说的,“不要忘记”。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虽然不知道,但对死去的人,还有他的家人来说,哪怕一点点也好,能将自己忏悔的心情传达给他们的方法,难道就没有吗?哪怕是现在,自己也仍在苦苦思索着。进入四月份,樱花树瞬间就绿叶包围了起来。)
[开门]
高久透:久等了。今天是芝士蛋糕和圆形组合蛋糕。[打开]来,请用。
藤島啓志:谢谢。
高久透:唔?不吃吗?
藤島啓志:有话……想要先跟你说。我……可以出院了。听说下个星期就可以回去了。
高久透:真的?那作为庆祝,我买整个的一个蛋糕回来!
藤島啓志:呵呵……我可吃不了那么多。
高久透:[拉帘]
藤島啓志:为什么要拉帘……
高久透:[吻](美丽,胆怯,而又十分温柔的……我最喜欢的人!)


Track 04 纯白之花1

纯白之花

高久透:那我先走了!
老板娘:幸苦了,高久君。路上小心!
高久透:好冷……(因为今天是工作日吧,有很多卖剩的,作为礼物的蛋糕的盒子也很重。)

高久透:啊……!好痛……(什么东西跳出来了?)
男:啊,你没事吧?
高久透:啊,狗……
男:对不起,这孩子突然跳出来……
高久透:啊,没事,我速度也太快了。咦,蛋糕呢?
男:哎?
高久透:啊,在提防下……哎?!(盒子里都是奶油,老爹看到了会大发雷霆吧。)
男:那个,如果弄坏了什么的话,我会赔偿的。
高久透:啊,不用了。本来就是剩下的东西。
男:可是……
高久透:真的,请不要在意。
男:那个……真是抱歉。啊……喂!别拉!真是对不起了……
高久透:(要怎么办呢?这些烂糟糟的蛋糕,即使我自己吃了,没有送蛋糕去慰问,藤岛先生会失望的吧。现在这种时间还开着的蛋糕店也就只有车站前的了吧。虽然比不上老爹做的,但还是去看看吧。)

高久透:(晚上的公园果然没人啊。就坐在这边的长凳上吧。总之,先把这些烂糟糟的蛋糕吃了。)哎,果然已经不成形状了。这边应该是草莓的奶油蛋糕吧。嗯,不愧是老爹做的蛋糕,即使变成这样了还是很好吃。
猫:喵~
高久透:嗯?猫?
猫:喵~喵~
高久透:(白白的,真是漂亮的猫啊。在公园里,是流浪猫吗?)难道肚子饿了?可是这是蛋糕啊……
猫:喵~
高久透:会吃吗?稍微试试看吧。给。哇,好痒……(虽然猫的舌头很粗糙,但很舒服呢。)
猫:喵~喵~
高久透:你喜欢老爹的蛋糕吗?那给你,多吃点。(喜欢蛋糕的白猫吗?像藤岛先生一样。)
[一群猫的叫声]
高久透:(哇,什么时候聚集了那么多猫?)唔……知道了知道了,也会给你们的。别用那种亮晶晶的眼神看着这边啊。
猫:喵~
高久透:嗯?喂,白色的,慢吞吞的话,会被别的猫都吃光的哦。
猫:喵~
高久透:真没办法,给,特别给你拿一点。(白毛松松的,很软的样子。)啊!哈哈……(本以为它会很粘人,却逃走了。明明是自己接近过来的,却不愿意被碰,说不定其实很胆小。这点也很像藤岛先生啊。)

高久透:(时间已经晚了啊。车站前的这家店也关门了,就只有便利店的蛋糕了吗?嗯?那边的店是……?有股甜甜的很香的味道。)


Track 05 纯白之花2

高久透:(晚上八点半吗?早就过了会面时间,要是护士发现的话会生气的吧。床边的灯虽然开着,但好安静啊。藤岛先生或许已经睡了吧。果然睡着了。嗯?毯子快掉下来了。)
藤岛启志:嗯?高久君?
高久透:啊,抱歉吵醒你。我可以待一会吗?
藤岛启志:啊。右手怎么了?
高久透:哎?
藤岛启志:手肘的地方红红的。
高久透:啊,是因为从自行车上摔下来吧。只是擦伤而已,不痛的。
藤岛启志:向护士要创口贴吧。
高久透:不用,没事的。啊,对了,这个很漂亮吧?
藤岛启志:很大束的花啊。
高久透:我没多少钱,花店的姐姐就说是要处理掉的,给了我很多。这么一说好像送你花束的诚意也不怎么高了。
藤岛启志:呵……和价钱无关,白色的很漂亮。
高久透:你喜欢?给。
藤岛启志:谢谢。
高久透:(藤岛先生的手好冷啊。)对了,这花的名字叫马蹄莲。花的形状有些奇怪,很有趣吧?藤岛先生,你知道?
藤岛启志:啊,那个……什么?
高久透:你没听吗?我在说花的名字。
藤岛启志:对不起。
高久透:(只是抚摸手而已,就这么害羞。做出这种表情的话,就好像是我在欺负他一样。)
藤岛启志:我以为你今天不会来了。
高久透:因为晚了啊。其实本来有带蛋糕来慰问的,但在来的途中摔倒,弄坏了,所以给猫吃了。
藤岛启志:猫?
高久透:在公园里猫好像眼馋一样靠近过来,一给它们蛋糕就很高兴地吃了。
藤岛启志:猫也吃蛋糕吗?
高久透:嗯。其中有一只白色的猫,和藤岛先生很像。啊,不是说藤岛先生像猫。因为那只猫白白的,很漂亮……啊,抱歉,你不喜欢被说成像猫?
藤岛启志:不是。
高久透:可是,你的表情像生气了。
藤岛启志:我没生气。我只是觉得自己很丢人。
高久透:藤岛先生才不丢人呢。
藤岛启志:可是,那只猫不是好像很眼馋吗?我也是,在你带来的蛋糕前,会像那只猫一样,露出丢人的表情吧。
高久透:对、对不起,我说了会让你误会的话。藤岛先生才没有很眼馋的样子。
藤岛启志:别说了。
高久透:真的。我很喜欢看我带蛋糕来的时候,藤岛先生高兴的表情。那只猫很可爱,小小的,用红色的舌头啪唧啪唧地舔我的手指,但我一碰它就立刻逃走了。对吧?这种地方也很像吧?
藤岛启志:那是猫吧?
高久透:嗯,是猫。握得那么紧的话,花会窒息的。
藤岛启志:啊,抱歉。
高久透:没关系。
藤岛启志:嗯?
高久透:我是带着被藤岛先生抱着的花的心境来回答的。
藤岛启志:啊……唔……
高久透:你不喜欢我吻你?
藤岛启志:不是,我想睡觉了。
高久透:是吗。

高久透:这样就行了。(藤岛先生病房的花瓶太小,只能插进一半。剩下的我想带回来,家里有花感觉还不错。白色的花好像在看着我一样。抚摸他时,他的手指微颤着,亲吻到的唇很柔软。缺乏表情,又容易害羞……)嗯……嗯……(藤岛先生有和什么人做过爱吗?无法想象。没法想象那个人和别人做。又美丽,又纯洁……)

高久透:啊……(我还以为有人在,是那花吗?果然还是很介意。明明只是花,却觉得放在客厅里它们会寂寞,我很奇怪吗?结果还是拿到自己房间里来了。这些花很高,放在床边的话会觉得像是被俯视一样。雪白、纯洁,大度。)啊……嗯…啊……(只是觉得被看着,心里就感到蠢蠢欲动。藤岛先生一定不会像这些花一样,若无其事地看着自慰着的我吧。他一定会移开视线,低下头……)
[亲吻]
高久透:(雪白的花瓣,就像是藤岛先生的颈项。用舌尖碰触,感觉有些硬,但肥厚、湿润……看上去甜甜的,咬上去却有些苦,有草的味道。)啊……啊……(射在花上了。明明被我的体液弄脏了,不知为何,却看上去很美。白色的水滴像泪水一样,沿着花瓣的曲线……)
[滴落]
高久透:啊,对不起,我马上就擦掉。(在花瓣上留下了齿痕。花虽然什么都不会说,我却有种被责备的感觉。)
[亲吻]
高久透:抱歉咬了你,藤岛先生。

Booklet小说

即使空气变得浑浊让空中腾起雾霭,气候渐渐地温暖起来,一旦日落之后的大地依旧微寒。如果穿着白天觉得不冷的上衣的话,到晚归的时候一定会后悔。
如今的高久透一边骑者自行车飞驰一边这么后悔着。终于到达公园,下车之后,不由得‘呼’地叹了一口气。
夜晚的公园很安静。他推着自行车走进公园,一直步行到固定的长椅边。将自行车依着长椅的扶臂停好之后,便从背后的小型背包中取出一个罐头。
“喂~ 阿白!”
自己的声音在寂静下来的公园里回荡。透想着它是不是为了寻找饵食而远行到别处了,再一次喊了一声“阿白”。
长椅后面的灌木丛沙沙作响,随即传来“喵~”的一声猫叫。
一只白毛碧眼、体型苗条的美猫从长椅下蹿了出来,仰望着透的同时撒娇般地“喵~喵~”地叫着。
透打开手里罐头的盖子,猫儿一跃上长椅,就把头冲进透手上的金枪鱼罐头里大口大口地开始吃起来。
透和这只自己随意取名为“阿白”的猫开始相处了也大概只有这一周的时间吧。最初是将卖剩下的蛋糕喂它,但是觉得给它吃这个也许会对它的身体不好,就改成了猫罐头。
“好吃吗?”
闻声的猫儿依旧没有抬起埋在罐头里的脑袋。轻轻地伸出手抚摸它的背,它也没有任何反应。是正在专心进食的关系呢,还是已经熟悉自己了呢……一定是两者皆有吧。
猫的身体非常的柔软,簇簇蓬松的毛摸上去很舒服。既然没被讨厌,那么就趁机尽情地摸个够吧。
“你很快就熟悉我了呢”透想起了那个大约两周前和自己心意相通了的男人——藤岛。自己既坦白了喜欢他,两人也接了吻,相互还稍稍作了一些肢体接触。大概……不,绝对是两情相悦了。
但是两人的关系就再也没有更进一步的进展。而且最近甚至给人以一种向后倒退的错觉。
藤岛正在住院,自己明白两人不能在医院里卿卿我我。但是明白归明白,心里还是希望两人能够粘在一起不分开。
虽然不允许互相碰触,但是偷偷地亲吻应该没问题。可是有时连这样的亲吻都无法征得藤岛的许可。每次当透窥伺着时机想亲他时,藤岛要不是偏过脸,要不就是低下头。感觉总是在刻意避开两人间的暧昧氛围。所以透只好趁着他松懈警惕的时候,掠夺他的嘴唇。
猫儿终于抬起头来。罐子已经是空荡荡的了。它眯起眼睛带着一幅很满足的表情开始细细地舔起嘴的四周。
透伸出右手,它探出鼻头小心翼翼地闻了一番味道后,开始用舌头舔了起来。透用手抚摸它的头时,它便会撒娇般地用鼻尖蹭着他的手。透的心里不禁嘟囔道“他也能这样就好了”。就像最开始一碰就会逃离自己的猫咪也会亲近自己那样,透希望藤岛也能熟悉自己。然后向自己撒娇,或者被自己撒娇。
猫儿呼噜呼噜地响着它的喉咙。透一边轻抚着它的下颚,一边对面前的小家伙说“你啊,真是可爱呢。虽然我想养你,但是不知道那栋公寓可不可以养动物呢。藤岛先生或许不喜欢动物也说不定……等他退院了,问他一次看看。”
当透抚摸猫咪的鼻梁时,它则是以“喵呜~”的可爱叫声回应着他。


第二天下起了雨。透穿着port的老板娘借给她的雨衣在夜晚的公园中徘徊。
即使呼喊名字阿白也不出来。是不是因为这雨而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呢?还是因为讨厌身体被淋湿而在哪里藏起来了呢?当透呼喊着名字在公园里绕完两圈,准备放弃而将手放上自行车的时候,突然在公园的暗处隐隐约约地看到一把白色的伞。
阿白喵喵的叫声传了过来,但是正当透准备向叫声靠过去的时候,脚步却停下了。阿白被一名女子抱在怀里。身体被白色的毛巾裹了起来……
那是一位看上去大约二十五六岁、很恬静的长发女子。她就这么抱着阿白慢慢地走出了公园。虽然阿白察觉到了透“喵”地叫了起来,但是那个人并没有回头。
透就这么伫立了很久。他不知道那个女子究竟是原来的伺主,还是只是将阿白收养了。虽然自己不明白这些,但是至少今后阿白可以不用焦急地等待自己为它准备的食物,可以吃的饱饱的了。


藤岛正在吃蛋糕。确定他已经将嘴里的东西咽下去之后,自己再次伸手喂他。窗外仍然在淅淅沥沥下着雨。
虽然早就过了会面的时间,但是自己将蛋糕送进护士站真是太好了。已经和自己很熟悉了的护士说“呆到熄灯为止也没有关系哦。”不过她仍没有忘记将食指放在唇边提醒透“不过你可要安静一点哦。”
透以藤岛正在打点滴为由执意要亲手喂他蛋糕。虽然藤岛说只是动动手腕应该没有关系,但是透却说“万一发生了什么事就糟了”,最终说服了他。
要别人喂自己吃实在是太丢脸了,藤岛几乎不怎么张嘴,所以透将四周的帘子拉拢了起来。邻床的人晚上大概是去散步了,透从来到病房后就没有看到他的身影。
脑中浮现出了阿白的样子。那只自己喂养的漂亮猫咪。如果现在藤岛也像阿白那样被他人带走的话,自己一定无法平静下来。虽然阿白被带走让自己觉得很寂寞,但是却祈祷着它能够过的幸福。
“透?”
透正在发呆,没有察觉到那张唇边残留着奶油的嘴正在向自己索求下一口的食物。慌忙将叉子叉进蛋糕的切面然后伸了过去。这是最后一块了。
“很好吃,多谢款待。”藤岛微微地倾下头向自己表示感谢。
“还有没有吃掉的哦。”
“哎?但是盘子里什么都没……”
将小声自语的藤岛的手拉过来之后,透吻上了那张甜甜的嘴唇。用力拉拢那具慌慌张张想要逃开的身体,一起品尝了那最后一口。两人的唇瓣分开时,藤岛的脸已经和唇一样通红了。紧抱怀中微微颤抖的躯体,透考虑道“要不要正式开始学做蛋糕呢……”
自己已经不想让这张嘴吃除了自己亲手喂的其它任何东西了。要独占幸福的恋人的嘴,无论是进食也好还是接吻也好,都一定要自己亲自来的才行。

end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6 | 2018/07 | 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