シアワセの誘惑

シアワセの誘惑

作者   金沢有倖
発売 ランティス
発売日   2009/12/23

キャスト   伽羅:代永 翼、赦那:子安武人
夕璃:緑川 光、義牙:羽多野 渉
ミカ:平川大輔、他(予定)

内容   !コミコミオリジナル特典付 決定!
人気の「魔王」シリーズ第5弾を、原作者の金沢有倖シナリオ書き下ろしでドラマCD化!
魔界の絶対的支配者である赦那はもちろん、天真爛漫な性格から、身分の差に関わらず可愛がられる伽羅。
伽羅は、魔界に住む人々の心まで変えてしまう不思議な魅力を持っている。
赦那の強力なガーディで完全に安全な日々…のはずだったが、反対勢力の思わぬ罠で伽羅の身に危険が…!!
事件には伽羅の出生にまつわる意外な真実が!
金沢有倖描き下ろしイラスト付のブックレット、金沢有倖描き下ろしジャケットを予定。
★コミコミオリジナル特典付
★コミコミオリジナル特典は、『ポストカード』です!!
ポストカード絵柄は、確定しだい更新いたします

翻译:ayumi light111 椿佟
校译:messiaaah

本篇

Track 01

伽罗:义牙~这边这边,我带你到我的房间去~
义牙:不愧是魔界第一大贵族——阿斯塔罗特城,每次来都……喂!伽罗,不要到处乱跑!那么,大公爵大人,我去保护伽罗。
椎赖:交给你了。义牙你也是知道的,这次省亲有很大缘由,如果伽罗有什么意外的话,就算你是魔王军队总大将,我也宰了你。伽罗,你在干什么!那可是除了义牙之外谁都无法驾驭的龙啊。
护卫A:请您快下来!
护卫B:骑在龙的上面是很危险的!
伽罗:没事没事~我和彭太的关系好着呐~
义牙:诶,名字!名字!我那白龙的名字呀,呜~魔王伴侣的命令是绝对的。
椎赖:这么说起来,伽罗,你从魔王宫那出来的时候打招呼的那一瞬间,魔王脸上的笑容好像裂掉了,到底说了什么呢?
伽罗:嗯~“至今承蒙照顾,请让我回老家。”从下人老婆婆那听说这是回家省亲时的定番招呼。
义牙:诶?!
伽罗:难道不是吗?
义牙:有的时候是这样没错,不过这次好像不是那样的,伽罗。
椎赖:真想看现场版的,那么愉快的场面。
义牙:我觉得肯定超冷的,最强的魔王与下任大公爵赤裸裸的不合场面……
椎赖:才不会那样,我不想让伽罗担心。我只会用微笑来压制住挖苦的话语,忍住更深的憎恶而已。
义牙:真不想呆在他们当中。
伽罗:不过,在行宫的地板下面说是发现了个地下道,我也好想参加调查去找宝藏呀~
椎赖:那可不行,如果受伤了就不得了了,魔王和我都会把那些相关人员杀……不对,是惩罚的,你就好好享受这次难得省亲吧。
伽罗:嗯,这样,那我就不客气了。先向所有仆人们打个招呼去~
义牙:向所有仆人?!第一魔界最高权力者也太不拘小节了吧!我去追他。
椎赖:义牙,这座城的人虽然是没危险的,但戒备也是不能松懈的。原本伽罗回老家这件事就是绝密的,现在,夕璃特制的伽罗人偶也在行宫生活着呢。
义牙:事实上所谓宝藏发掘也没这回事儿。这个地方作为临时的避难所是不会被发现的吧。
椎赖:我也不想承认伽罗的生命被盯上了,而且还是反魔王派的恐怖手段,我一定把他们给揪出来,然后大卸八块。
义牙:根据军队的调查来看,幕后操纵的好像是天界的人,会用这种权宜之计的人除了米迦勒……呃!
护卫A:那可是阿斯塔罗特大公爵的爱马啊!
伽罗:椎赖,我去街上转转,你的马借我下咯~
椎赖:别把魔界第一名马当玩具耍啊!呃,我平时不就跟你说外面是很危险的吗!听我说!你会受伤的!
义牙:就算在脖子上套上绳子也要阻止他,就像抓猴子那样。
椎赖:竟然说我那可爱的弟弟是……猴子?!
义牙:啊,对不起!不小心就……啊,伽罗掉下来了!
护卫B:呃啊,您没事吧?
护卫C:伴侣大人您没受伤吧?
椎赖:哎,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在这也是会受到危险。
义牙:为什么想要去街上啊,探索吗?
伽罗:不是,给你报名去,明天说是有力量型男性的女装大赛,打败在场所有男人,拿下冠军!
义牙:谁会去啊!谁会穿女装啊!堂堂魔王军队总大将会和普通士兵比赛吗!摆出那种轻飘飘、摇摆摆的姿态?!
伽罗:嗯,放心吧,我会好好地拍纪念照片的~
义牙:啊啊啊啊!!!
椎赖:义牙也算是魔界的英雄啊,虽然无视绝望与毁灭的我也是这样,对方一旦是伽罗的话,就会被弄的团团转。
义牙:……谁会去参加这种比赛啊!!!


Track 02

夕璃:前几天在外围的森林发现了中级贵族出身的魔物的尸体,虽然大费了一番周章,但犯人已经投降,现在正在拷问中。
赦那:还真是平常的魔界啊。与那些窥伺伴侣的恐怖分子有关系吗?
夕璃:被杀的都是些有着能够得到贵族宠爱般的容颜,且与伴侣大人身形相似,头发与眼睛的颜色都是相同的。
赦那:哼,一目了然。尽量多地套出消息,不管用什么手段。
夕璃:当然。因为,已经是单纯的肉体会谈了。取出脑后,确认了记忆,得到的都是一些不值得一提的情报,好像是折磨致死后发现不是伴侣大人而做出的愚蠢的泄愤行为罢了。
赦那:还真是大胆的恐怖手段,敢窥伺伽罗。
夕璃:魔王大人对伴侣大人的宠爱在魔界没有人知道,但却有人敢试图挑起战端,真想研究下他们的心理。
赦那:不过是些受虐、愚蠢至极的东西罢了。
夕璃:是。还有,军队报上来的关于支援反魔王派的天使……
赦那:哼,行动虽是米迦勒,但下命令的是加百列。那个腹黑天使从以前就很擅长利用米迦勒了。
米迦勒:我是承认那家伙腹黑又性格坏,但我并没被他利用。被人当成单纯的白痴我很不爽。
夕璃:这是……欢迎,米迦勒殿下,什么时候光临魔王宫的?
赦那:从刚才开始就在了。没有察觉自己是单细胞的生物么,米迦。
米迦勒:呃!从天界时代开始就一直对身为哥哥的我恶言相对,我做了什么让你讨厌的事了吗!!
赦那:生理上的原因,别在意。
米迦勒:生理?!啊啊啊!!别把我当白痴!!!
赦那:那些用卑劣手段窥伺伽罗的家伙是你的手下吧?一回答就秒杀你。什么时候和魔物关系变的那么好了。
米迦勒:哼,一直都是不合的,只不过是强忍着厌恶,利用了这些被杀了也无所谓的垃圾而已,不过在他们错认为那些魔物就是笨蛋小鬼而奸杀他们的时候,还真是作呕到让我想肃清他们呢。
夕璃:没什么大不了的吧。比起这个,有事情想问你,前些天向中宫的侍女打听伴侣特征的人是你的朋友吗?
米迦勒:谁知道呢,不过窥伺魔王伴侣的计划那些人可是想好了的,天界不过是参加了而已。不过不这么做的话,就带不回那笨蛋小鬼了,护卫太严密了。
人偶伽罗:赦那,呐,下次什么时候休息。义牙,一起去玩吧。贝鲁泽布布公爵,椎赖就拜托你了。
[打坏]
米迦勒:觉得我会被这种人偶骗真是很不爽啊。
夕璃:它是通过提炼真正的灵魂制作出来的,有血有肉的精致的人偶,可能由于米迦殿下超乎常人的灵力,导致它大脑失常了。
赦那:假装的好像对阿斯塔罗特完全没兴趣,却又明明也很中意魔界第一天才贝鲁泽布布的那份执念。
米迦勒:贝鲁泽,笨蛋小鬼在哪。行宫可感觉不到他的气息。
赦那:哼,装作好像完全不知情的样子,事实上已经调查得很清楚了吧,米迦。不过,接触花匠们的那些家伙好像完全没察觉眼前的伽罗。
米迦勒:啊?!那么一眼就能看穿的事情,骗人的吧。
夕璃:好像是在花园给花匠们帮忙的时候。
米迦勒:啊啊,那可不行,可恶,真没意思,在路西法面前什么都暴露了。嘛,反正有在想与笨蛋小鬼别的接触方式,就先这样吧。
夕璃:非常抱歉,这个很为难,米迦殿下,会给我最重要的人带来困扰的,所以请去死吧。
米迦勒:哈,虚情假意的魔物竟然和我讲纯爱,吵死了,看招!操纵在贝鲁泽布布的实验中聚集的大量憎恨与怨念,真是丑陋的攻击招式,不愧是操控俘虏与尸体的人——魔界第一恶趣味。
赦那:但才能也被称为魔界第一。消失!
米迦勒:呃啊!
赦那:没有比米迦勒更烦人的了。贝鲁泽布布,马上动身去阿斯塔罗特。
夕璃:是,同时也展开领地内的反魔王派的秘密据点的搜查。
[开门]
赦那:魔物虚情假意?!别开玩笑了!
夕璃:因为是魔物,所以会不计手段地用强大的爱情来束缚对方,并怀有强烈的执念与独占欲。这其中的意义,对于天使来说是无法理解的情感。
赦那:或许吧。


Track 03

椎赖:听刚到的魔王说,米迦勒出现在了办公室?
义牙:是,而且伽罗的人偶好像被破坏了。
椎赖:夕璃那个笨蛋做的个呆气十足的人偶暂且先不管,还真是麻烦啊。
管家:伽罗大人,如果您对料理有什么要求的话无论什么都请告诉我。
伽罗:嗯~义牙和贝鲁泽公爵喜欢吃的东西怎么样?
义牙:啊!!我喜欢的东西暂且不说,贝鲁泽公爵的嗜好可是很危险的,只要是在食料范围内的魔界所有的有毒物都会聚集起来的。
椎赖:夕璃可是恶趣味啊,不仅是吃的东西,尤其拷问和实验的手法,对伽罗可是秘密啊。
赦那:正是因为是恶趣味,所以才会看上阿斯塔罗特你吧。
椎赖:哈?!
管家:那么,我先退下了。
伽罗:啊,赦那,刚到吗?啊,这是椎赖烤的饼干,魔界第一好吃哦~尝尝看。
椎赖:伽罗真是的,这么高兴啊,一直都生活在哥哥我身边的话,每天都做给你吃哦~我可爱的dear~我蹭我蹭~
伽罗:嘿嘿~现在也不是每天都做给我吃嘛~好痒~椎赖~在我脸上蹭啊蹭的~真是的,老是把我当抱枕~
赦那:好胆量,你这混蛋,终于把自己的葬礼准备好了?
椎赖:真是讨厌呐,在伽罗面前对这个被弟弟深爱着的我玩黑色幽默吗?只不过是对刚才那话小小的回礼罢了。
赦那:哼。
椎赖:哈哈哈。
伽罗:嗯?嗯?啊,哈哈,两个人都笑着凝望着对方谈得好起劲啊。
义牙:啊,不是这样的,伽罗。(啊,好冷,两个人之间刮起暴风雪了,好想逃啊。)
夕璃:不行哦,椎赖~来,要凝望的话凝望我就好,快飞奔到我的怀抱来吧。
椎赖:呃啊!
义牙:贝鲁泽公爵,什么时候来的,和魔王一起来着?!(不过,一瞬间就能把大公爵捕获……不对,抱住,真是强大的瞬间爆发力。)
伽罗:嗯,贝鲁泽公爵辛苦了,要在我家住下来的吧,为了椎赖。
夕璃:嗯,像小兔子般容易寂寞,一个人睡的话太可怜了。
椎赖:给我打住,你那恶心的YY,快点去把你那白色的……呃,义牙你那一脸叫嚣着不满的表情对于貌美的我来说会不会太失礼了呢?!
义牙:啊,不是,对不起,自主神经它自己就……(不要YY,义牙、加油,义牙!寂寞的小兔子不过是幻听罢了。)
赦那:无聊。伽罗,带义牙去城里转转怎么样?我和阿斯塔罗特有点话要说。
伽罗:啊,难不成是我在中宫的时候遇到的那个男人的那件事?
椎赖:喂,明明是打听魔王伴侣的特征,可为什么……那群混蛋……不对,难道是他们对伽罗没兴趣?!
伽罗:我在泥里面藏着,所以没有发现吧。
赦那:泥?诶?!
椎赖:伽罗,那是什么,我第一次听你说,掉下去了吗?!
夕璃:伴侣大人没关系的,泥具有美肤的功效。
伽罗:诶?!真的?!那,椎赖下次你也去试试,介绍个好的泥坑给你,高级魔物会议室前面,所以可以一边办公,一边保养肌肤~
椎赖:呵呵,我说,貌美的大公爵我华丽地在泥坑里游泳的话,大家会被吓死的吧……
伽罗:不会的,没事的。好了,不要客气,带上游泳镜、蛙泳式、备战状态,GO!
椎赖:啊啊!
赦那:(不要独占我的伽罗,恋弟情节!)迟早把你扔进地狱去!
椎赖:还是老样子,小心眼又性格恶劣。啊,伽罗,你带义牙去城里逛逛再告诉他的房间怎么样?
伽罗:诶?义牙不是和我住同一个房间的吗?
义牙:呃啊啊!啊,那算啥,伽罗。
赦那:噢~真有趣,那个。宰了你吧。
椎赖:魔王,冷静。仅仅因为伽罗的白痴误会就消灭掉有高利用价值的义牙太不值了。为什么你会觉得和义牙住同房间的呢?
伽罗:这个,因为说了要一天24小时都要保护我,所以我想是不是房间也是一样的呢。
夕璃:啊,原来是这样,也有一番道理的。
赦那:哪有!那我要怎么办,不抱着伽罗睡的话我就睡不着,难道想让我睡眠不足吗?
椎赖:哼哼,天真,明明在山崖边上都能睡的很熟。虽然很想嘲笑他被甩后的样子,但伽罗如果不被魔王抱的话就不能在魔界待下去,如果不是那样的话我就一直去妨碍他们了。
夕璃:现在你也已经是不爽到干涉他们了,椎赖。那样的话,要不你们三人一起睡,要不你展示一下你的爱恋怎么样。
椎赖:虽然不想去想象,那算是什么。
夕璃:呵呵,打破成规、使人兴奋的sex。
椎赖:宰了你,夕璃!伽罗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又不是恶趣味的你。
夕璃:不能置若罔闻了,我有让别人看你的肌肤、抱你了吗,我可是和魔王一样独占欲很强的。当然是开玩笑的了,所以我可爱的椎赖,快点离开你弟弟,不能杀伴侣大人,很痛苦的。
椎赖:差劲的家伙,你太无礼了赐你死罪!嘛,迷恋伽罗的义牙还真吃力啊,那种误会,虽然怎样都好。
夕璃:如果我是义牙的话是无论如可也做不到的。其他暂且不说,这些是反魔王派的资料。
椎赖:麻烦的感情。嗯?还真详细,你的优秀都表现出来了,虽然是通过丑恶手段拷问出来的结果。
夕璃:只是快乐地享受工作而已。米迦勒的事情待会我再口述给你,此外被毁坏的人偶已经修好了,你给它power up。
椎赖:都给了些什么功能,如果再说些把我的身体交给你之类的话的话,我马上就把它给毁了。
夕璃:不行哦,这是魔王也相当满意的功能,尤其是它能干脆地离开它哥呢。比如说如果不是我的事的话,就绝对不会去找椎赖。
椎赖:会被误会是在吵架吧,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摸我的头,你这个变态,别缠着我的脚。
夕璃:不要害羞嘛,那么,接下来的就等只剩下我们2个的时候慢慢做吧。
椎赖:才不会做!一偷偷溜进我房间的话,我就毫不客气地宰了你!
夕璃:说这种话,真是不坦率。
椎赖:你这个笨蛋,给我适可而止!

伽罗:三人床啊,我还没想到这么深的一层。怎么办?
义牙:不,这个问题完全不深奥,可以说超级简单的。
赦那:伽罗是魔王伴侣,所以和我一起住魔王专用楼层。
伽罗:诶?我进去也可以的吗?因为有贵重物品在,所以一直都是禁止入内的。
义牙:(哇啊,不愧是魔王大人,真有远见。)
管家:那个,总大将的房间的话也有好好准备了。
义牙:嘿嘿,也是啊。(啊,吓出一身汗来。)
伽罗:这样啊,真遗憾。啊,那至少一起去洗澡吧。
赦那:等一下,伽罗!
义牙:不,遗憾,我还想要保的小命,所以不行,哈哈。
伽罗:诶?会有危险的吗?会住了怪兽什么的?
义牙:伽罗和我一进去的话就会出现了,哈米吉多顿(注:《新约圣经•启示录》中所称的世界末日善恶决战的地点)。
伽罗:赦那你听说过吗?
赦那:嗯,很可怕的哦,所以不要把义牙卷进来了。
义牙:(要折寿了,我明明是死神,却感觉被死神给缠上了。)
椎赖:啊哈,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生命最有危险的应该是义牙,大本命啊。


Track 04

伽罗:昨天一直在等你过来玩的说。
义牙:魔王大人也在,又不是修学旅行的房间访问,太失礼了,再说了,你就那么想看到我的忌日吗,伽罗。
伽罗:诶?什么?缘日?(注:庙会日,传谓神佛和人世间缘分强的一日,如药师谓八日,观音为十日的等,如那天去参拜可获大功德。此处,义牙所说的是忌日“命日,meiiniti”,伽罗听成是缘日“縁日,einiti”)想看想看。
义牙:不是!嘛,被魔王讨厌也是没办法的,他是真的想要好好珍惜伽罗。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看地毯的下面和画的后面,你在找什么呢?
伽罗:嗯……椎赖亲手做的饼干。在玩指定房间的“寻宝游戏”,还有11个藏着呢。
义牙:把伽罗想回去的心情降到最小的手段吗,还真是能让魔王变得不爽,大公爵把伽罗了解得好透彻。
伽罗:义牙,这个星星很可疑,能帮我把它抬起来吗?
义牙:(真不知道为什么会看上他啊)抬起来可以是可以,青铜像下面我可不觉得会有饼干,一开始你找的地方就很奇怪。
伽罗:是这样吗?难不成会放在吊灯上面?
义牙:嗯,按照大公爵的品味来说不可能。会不会是别的房间?
伽罗:剩下的话,还有父亲的书房。
义牙:书房?饼干藏在那?大公爵还是个挑战者。
伽罗:虽然没有在地图上标出来,但我的第六感告诉我那有藏。
义牙:每次都是依靠所谓的第六感然后被骂,差不多也该清醒了吧。
伽罗:诶?!可能会夹在书架的里面或者书里啊,或者找找墨水瓶咯!去找咯!加油咯!
义牙:大公爵怎么可能会做那种乱来的surprise啊,喂!等我啊!

[开门]
义牙:啊,藏书的数量好多!看不懂的文字,全都是古代语啊。
伽罗:这里的是阿斯塔罗特领地的古代语,普通的都在隔壁的书库。
义牙:好厉害,能够完整地读懂古代语,在魔界也只有一个人吧。
伽罗:能读懂全部领地的古代语的只有赦那、魔界第一学者ケンタール、贝鲁泽公爵和我,椎赖好像只能读懂阿斯塔罗特领地的古代语。
义牙:这样啊,能够完整读懂的有这4个人……咦?!!!伽罗你也懂的吗?
伽罗:嗯,我只要看过一遍就全部都记住了,这里的书也是,我全都背下来了。
义牙:诶?!把才能藏得真好啊,因为有点异于常人,擅自就认为是那个了……嗯?这个是什么?好像是很古老的信了。诶?不是古代语吗,完全不行,如果阿斯蒙蒂斯领地的字的话还能查查字典。
伽罗:是阿斯塔罗特领地的文字,GO ZAMERIKU YAKUGO NADITTI啊,是写给父亲的。
义牙:伽罗,拜托,能不能翻译成我也能听懂的话。
伽罗:呵呵,不好意思,那么,内容就一边翻译一边……,这个,时光飞逝,从那以后已经过去50年了,现在过的怎么样……呃,诶?
义牙:伽罗,怎么了,遇到不懂的字了吗?
伽罗:啊,没、没什么。
义牙:你脸色突然好难看,没事吗?
伽罗:没事,想拜托义牙一件事,可以吗?
义牙:好突然,如果是我能力范围内的话……
伽罗:可以的,能不能帮我闯入魔王的办公室?
义牙:诶?虽然前提是可能不可能,但我没有干的勇气和胆量、非法进入什么的。
伽罗:诶?我想要快点把这封信交给赦那的说,那,我换个说法:我以魔王伴侣之名命令你,带我到魔王的办公室去。
义牙:你犯规了,伽罗,这不就成了绝对命令了吗。
伽罗:是,所以带我去,义牙。
义牙:(明明不想让伽罗看到魔界的中枢的,但不管发生什么,都得服从吗)啊,可恶。

夕璃:阿斯蒙蒂斯,怎么了,不是说让你保护在伴侣大人左右的吗?
义牙:是,伽罗也一起跟来了,在办公室等魔王。
椎赖:应该说过绝对不能让伽罗进到魔界举行祭祀活动的楼层来,义牙,你想干什么?
义牙:真的非常抱歉,伽罗说有很急的要事。
赦那:要事?稍微感受到一点非魔界生物的气息。
椎赖:呃。
侍从:魔王大人,您去哪?有位贵族在等待拜见您呢……
椎赖:告诉他魔王突然有急事,让他多等会。魔王,我也一起去。
夕璃:那样的话,我和椎赖就作为魔王大人的代理去处理好了,我们一起好好合作啊,呐,亲爱的。
椎赖: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别在那给我YY,杀了你!
义牙:那个……一边跑一边吵架的话,会被士兵们听到的。

[开门]
伽罗:啊。
赦那:怎么了,伽罗,有什么烦恼的事吗?
伽罗:赦那,不好意思啊,在你办公的时候打扰你。
赦那:没关系的,刚好我非常想见伽罗。话说过来,你手上拿的是什么?看上去好像是封很古老的信。
伽罗:啊,嗯,想让赦那读给我听。
椎赖:唉,明明前几分钟前还是冷酷残忍全开的,这种超级甜蜜是什么。
夕璃:这就是恋爱,我也是,如果是为了椎赖的话,不管到哪里,都会宠溺你的。
义牙:(可以无视吧。)伽罗为了找大公爵藏起来的饼干,在前大公爵的书的周围发现了这封古代语的信。
椎赖:发现信之前的事我也没什么好抱怨的了,古代语的信?!写绝密文件的时候,父亲好像是用领土的古代语的。
义牙:是的,伽罗说是阿斯塔罗特领土的文字。真是优秀,能够和魔界第一天才贝鲁泽公爵的语言知识不分伯仲。
夕璃:不,在记忆力整体方面来说,伴侣大人比我优秀。
义牙:诶?!
夕璃:魔界在书库从古至今的书,以及我研究时的古代语也包含其中,真正的天才是伴侣大人。
义牙:经常做些傻事,所以没有察觉。
椎赖:是啊,他只是没办法很好地活用。明明能记住魔王宫及魔王界的全部地图,但现在让他直线走都能迷路,前领主的家谱与魔界立法的背诵只能以猜谜的形式进行,因为能读懂古代语,只对怪异的传说感兴趣。
义牙:哇啊啊,从来没像现在这样感觉拥有天才能力的沉重。
夕璃:阿斯蒙蒂斯,不要随便和我的椎赖说话,把你的手指切下来怎么样。
义牙:啊,对不起。不、不小心就……因为伽罗的事太有趣了。
夕璃:不是对椎赖感兴趣的话,我就宽恕你。魔王大人,伴侣大人拿来的信要解说吗?
赦那:啊。义牙,迅速把精卫兵召集起来,马上就下指令。
义牙:遵命。再见,伽罗。
伽罗:嗯,路上小心。谢谢你把我带来。
椎赖:魔王呢,你要做什么?
赦那:我把伽罗送回阿斯塔罗特,在这期间,把信读完。贝鲁泽布布,如果阿斯塔罗特不能完整的解读这封信的话,你就手把手教会他。
夕璃:非常感谢,那么,椎赖,我扶着你的腰教你吧。
椎赖:不要趁机碰我,变态!回去?!来的时候是使用义牙的龙,这次的话……啊,魔王!
夕璃:用了时空移动呢,好像因为伴侣大人不太喜欢,所以极少使用的,这次可能出于事态紧急吧。
椎赖:这个看了魔王读完伽罗带来的信后的表情就知道了。
夕璃:你观察除了我之外的人,让我嫉妒到要发狂了,不过因为还要工作,所以我忍耐。那么,我们一起来确认信的内容吧。
椎赖:你念吧,我只是大概地知道点古代语,我还是闭嘴听你念好了。
夕璃:呵呵,了解。这个带有点自卑感的表情,漂亮又可爱,我的椎赖。
椎赖:去死。


Track 05

赦那:在这个魔王专用的房间我们可以慢慢地谈了。一百年前的信,还真是写着一些令人意外的内容呢,伽罗。
伽罗:赦那是怎么看的呢?寄信人好像是曾经诱导父亲天界战争的前任天使,写着一些后悔的话。
赦那:我也要感谢他呢,所以伽罗也不要放在心上了,忘掉吧。
伽罗:但是,就几句话……啊!
[KISS]
赦那:不要摆出这么阴沉的表情,不像伽罗了。
伽罗:诶?!嗯……赦那,要做吗?但、但是,办公中的话……
赦那:没关系,抱伽罗是优先的。
伽罗:嗯……但是,我或许想见见,沦为堕天使的话,就是说他还在魔界中。
赦那:唉,要是魔王伴侣被人知道就是最高级天使的话就危险了,而且信的内容说不定早就被忘记了,那么久以前寄来的。
伽罗:是、是这样的吗?
赦那:啊,再说,你想怎么办?有想要说的话吗?
伽罗:嗯,有点……啊,赦那,不行,不要把手伸进下面……啊,要碰到了。
赦那:(装作没有在烦恼的样子,其实比谁都要想的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其实什么都知道。为了不让周围的人担心,开朗的生活着。伽罗,太为别人着想了,我要吃醋了!)
伽罗:啊,那里,不、不要……
赦那:已经硬起来了,那,把脚张开,真是听话的好孩子。
伽罗:啊……不要舔……
赦那:从天界来了些麻烦的家伙,窥伺着伽罗。那封信的主人应该比谁都想把伽罗交给天上去。那样的堕天使,不能让伽罗去见。
伽罗:吸……不、不要……啊。
赦那:伽罗的像甜甜的水一样,好甜。放松,手指要进去了。
伽罗:啊,手……不要在里面……动……又要……
赦那:可以哦,全部都由我来喝下去。从手指尖传来的反应,说明他非常知道男性的滋味,也是说,与伴侣的契约还受到保护,伽罗的身体没有恢复到处子之身。
伽罗:啊,嗯!什么……嗯……
赦那:我会温柔的,可能有点快就对不住了,想要和你在更深的地方维系在一起,接下来再好好疼爱你。
伽罗:可以,我是赦那的人,随赦那喜欢的那样蹂躏和享用就好。
赦那:呵呵,真会说话,会没完没了的哦。
伽罗:啊!嗯……赦那!
赦那:真是受不了,真可爱,我的伽罗,我爱你!毫无办法、难以抑制般……


Track 06

[开门]
椎赖:您回来得还真早。还真是慢慢地享受了呢。
赦那:有很多话要多,你们不是也享用了甜蜜的两人世界吗,在这个办公室,沙发和很大的桌子都有。
椎赖:哼哼,又不是廉价的AV桥段,才不会做。
夕璃:我提议一定要试一下,但是椎赖太害羞了。
椎赖:[耳光]我只是有常识罢了!变态2人组。
义牙:变态2人组的话,魔王大人也是变态?!那个……是不是该说工作的事了……
夕璃:也是,这是阿斯塔罗特领土内的反魔王派的秘密据点的一览表。
义牙:那我去下令让魔王特种部队全部出发讨伐。
椎赖:销毁所有的秘密据点,无论用什么手段都没关系,虽然丑陋的尸体会有违我美的意识,这次就宽恕了。
夕璃:反魔王派好像有魔贵族的援助,我将以我的方式进行调查,从米迦勒那套出情报。
椎赖:可别弄死了,他可是我的猎物。平凡的魔贵族的后嗣什么的真是烦死了,有可疑的人的话全部都消灭掉就行了,不管怎样,伽罗的安危是最重要的。
义牙:我了解了,按您所说的我去安排暗杀部队。
赦那:反魔王派鲁莽地反对我这个魔界缔造者的原因是什么?
夕璃:是,好像是对魔王在魔界的定义与存在理由抱有不满。
椎赖:那算什么,对魔王绝对立场的不满?!
夕璃:魔界是弱肉强食、强者支配弱者的世界,他们认为因为轮回转世而早已确定其地位的魔王大人是违反了这个真理的。
椎赖:啊哈,因为魔王的地位是由传承着相同灵魂的人来继承的,就算有再优秀的人存在也不能以下犯上,这种抱怨啊。
义牙:真傻,不管转生几次,但最强这点是不会改变,之所以才称之为魔王,到底在误会些什么。
赦那:可能米迦勒挑唆的,还有加百列在操纵,污染魔物什么的,就像捏死蚂蚁一样简单。
椎赖:窥伺魔王伴侣,又欺骗我们,那个混蛋天使,在接近伽罗之前就把他给宰了!
义牙:不过还真是难缠啊,虽然因为伽罗是最高天使也没办法,有这么大的影响吗?
椎赖:从伽罗生下来的这100年间,领土与魔界之间是出乎意料的和平,毁坏美丽的大自然和房屋的灾难一次都没有,当然国民也受到了恩惠。
夕璃:魔王宫所在的米尼亚也是,从伴侣大人时代开始,除了与天使有关的问题之外大的问题都没有发生过。
赦那:是伽罗那治愈与净化的能力带来的影响,和伽罗在一起,心情比任何时候都要平静,感觉到治愈了。
义牙:是啊,确实是这样,伽罗很厉害。
护卫A:不好了,就在刚才从阿斯塔罗特城发来了紧急的通知。
义牙:慌什么!现在魔王在这……伽罗发生什么了吗?!
护卫A:是的,伴侣大人失去行踪了。
护卫B:好像就是在商人办完事回来之后,使魔虽然马上追出去了,店主被杀,店也被毁了。
椎赖:你说什么!啊,真是的,被有点认识的人被钻了空子绑架走了?!
夕璃:按照伴侣大人的性格来看,偷偷地跟着认识的使魔走了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的。商人被利用,因为没有价值了,回到店里被杀了灭口的吧。
赦那:伽罗……


Track 07

[笑声]
[把伽罗甩在地上]
伽罗:啊!好痛!!呃啊~你干什么呀!!
卫兵A:呵呵!你是魔王宫的随从吧?!~我要利用你!
卫兵B:这次一定不会有错。我要利用这个小鬼来诱拐魔王伴侣!
伽罗:诱拐魔王伴侣?我是随从?(哦~这些人还不知道的啊!)你们是什么人,反政府军队吗?
卫兵A:我们是反魔王派的。因为伴侣是魔王的弱点,所以我们要偷袭并杀掉他,顺便还想奸污一下伴侣呢!
卫兵B:不管怎么说,他可是被那个阿斯塔罗特大公爵夸可爱的人。呵~期待一下不会有损失的。
伽罗:(不不不,要损失的,损失的!啊~椎赖那个恋弟笨蛋!)
卫兵B:啊~你也是个十足的美人呢!不愧是跟着伴侣的随从。[倒酒]真是很荣耀呢!说的是啊,这水准真的是相当…!
卫兵A:喂!要干他的话,让我也加入吧!
伽罗:呃!开什么玩笑!我死给你们看哦!
卫兵B:呵呵呵~!放弃吧!把腿张开!呃!~
伽罗:住手!!呃~!!别碰我!!
卫兵B:给我老实点!
伽罗:不要!!你这个…不要!绝对不要!!混蛋!!
纳利亚:快住手!我不容许你们这么粗暴!把那个孩子带到我的身边来。
卫兵B:诶~没办法。快去那边,boss在叫你!
伽罗:诶?~可看上去那么纤细、温和的一个人?
纳利亚:到这边来,请去我的房间。很安全的。
[开关门]
伽罗:喔喔啊~那个~刚才你救了我…诶?~说起来,你是那帮诱拐我的人的boss?
纳利亚:我来把绳子解开。[解绳]是的,我叫纳利亚。十分抱歉他们对你动粗了。我得知伴侣大人秘密省亲,不知不觉就…
伽罗:为什么?
纳利亚:我是为了见魔王伴侣大人,才去当反魔王派的干部的。不!是只为了见你,才持续做到现在的。很想像这样跪拜在伴侣大人的面前。呃哼~好了,绳子解开了。
伽罗:恩呃~啊,还为我泡茶,谢谢啦~
纳利亚:咳,咳咳~
伽罗:诶?!
纳利亚:咳,咳~不客气。
伽罗:你没事吧?脸色看起来也不太好,生病了吗?还是睡一下比较好。
纳利亚:没事,我知道原因的。呃~呼~我是、背负了无论如何也无法弥补的罪行的,前任天使。
伽罗:诶?堕天使?!呵~那个,说什么“罪行”,天界不过只是戒律太严苛了点而已啦。
纳利亚:不,我和一位高级天使,已经被贬到魔界了。咳,咳,咳咳~由于那一点小小的疑心,而被恶魔挑唆了。
伽罗:把天使…贬到魔界?
纳利亚:因为把天使之卵,交给了前任阿斯塔罗特公爵。
伽罗:啊?!难道是,最高级天使?
纳利亚:您知道吗?咳,咳,咳咳~那时的天界,对于代替路西法鲁大人,新最高级天使的诞生,赞成与反对的意见出现强烈的分歧。守护着卵的我,非常…咳,咳,咳咳~辛苦。
伽罗:在那个时候,遇到了父……阿斯塔罗特公爵。
纳利亚:是的。在人间界,既温和又绅士的…咳,咳,咳咳~没想到,他竟是大魔族的。
伽罗:我也有听说过,他经常变身成完美的天使。
纳利亚:我考虑着要不要把最高级天使争论的原因,暂时先掩盖起来。那大家也就必然会因为危机感而团结起来了。咳,咳,咳咳~他告诉我在那段时间会好好地帮我保管,虽然很愚蠢,但是我相信了他。
伽罗:(结果天使之卵没能还回来,而纳利亚也变成了堕天使,虽然知道不好,但我松了口气。父亲,谢谢你。)
纳利亚:虽然我无数次,写信恳求他把最高级天使大人还给我,但是却没有得到一次回信。已经过去八百年了。不过我是用天界的通用语写的,他可能看不懂。
伽罗:诶?你说天界,阿斯塔罗特领地的古体语是通用语?
纳利亚:你知道我的信吗?咳,咳,咳咳~
伽罗:啊啊~不,只是偶尔在前任公爵的书房里发现的(那我下次给波奇寄些不幸的信吧~)。那,你是因为魔王伴侣是阿斯塔罗特家的人,为了得到一些线索才想见他的?
纳利亚:不是,因为伴侣大人才是最高级天使,所以我想见他。
伽罗:诶?
纳利亚:是我导致了一场最糟糕的命运。咳~原本这个时候,你应该在天神的身边,幸福地生活着的。咳~
伽罗:你为什么会知道,伴侣就是天使?
纳利亚:是一位已故之人告诉我的。从八百二十二年前,做了无法挽回的事的那个时候开始,罪行就只是一味地在加深,我不知道该如何去赎罪。
伽罗:那不是什么罪行!(啊~真是的,我要怎么解释好呀!)[加糖]呃恩~
纳利亚:呵~呼~你很爱吃甜食的吧!竟然放了四颗糖。
伽罗:恩!~虽然椎…哥哥也经常警告我,不过他对我很温和,所以总是会做些小点心给我吃,嘿嘿~结果就没改回来。
纳利亚:温和?你是在什么样的家庭里面成长的呢?我对魔界的印象就只有,是供享乐的,坏人的聚集地。
伽罗:呵呵~不是这样的啦~那不过只是一个大家都直率地活着的世界而已。不仅是早亡的父母,哥哥也非常地爱我。
纳利亚:是爱…吗?
伽罗:是的。你可不能就把妖魔等同于邪恶哦!(天界不也有恶的集合嘛?而且很残暴的那种!)对吧~?
纳利亚:咳,咳咳,咳咳~呼呼~你有,是妖魔的恋人吗?
伽罗:我有另一半的,他是唯一的存在,和爱椎…哥哥的意义不同地爱着他。
纳利亚:好像是,要对神起誓般的说法。我很想问一句……
伽罗:诶,什么?
纳利亚:我为了得到最高级天使大人的原谅…
伽罗:你没必要想那些的。
纳利亚:为什么?明明是我导致天使大人坠落到那糟糕的世界的。
伽罗:呃,那是由他本人来决定的吧!?
纳利亚:诶?
伽罗:他也有可能非常喜欢地魔界呢!?你就没想过,他有可能在阿斯塔罗特家幸福地成长,绝对不想去天界,或是希望一辈子生活在赦…魔王的身边吗?!
纳利亚:这种事,有可能吗?
伽罗:绝对有可能!如果不是在赦…呃,不对,魔王的身边的话,就没有意义,一直到死的瞬间都希望待在他身边,真的是这么想的。所以我认为,对于带自己到魔界的纳利亚,肯定心怀感激的。
纳利亚:呃!?感谢…我?
伽罗:不会有错的,因为是你带给了魔王伴侣幸福的开始,就算感谢几万次都嫌不够的恩人。
纳利亚:恩人,我,最高级天使的?
伽罗:所以你不必责备自己。并没有规定说天使到魔界就是不幸。不是我,是我认识的一个前任天使,他就十分地享受魔界的生活。你没必要痛苦啦!别虐待自己,夸奖一下吧!
纳利亚:咳,咳咳,咳咳~我的痛苦是我自己努力不够的缘故。
伽罗:那是不对的,绝对是错的!
纳利亚:为什么?
伽罗:是因为努力了很多所以感到痛苦吧!尽最大的可能拼命地去努力了,真正地去烦恼,对那样的纳利亚,不可能还有什么不够的。没必要痛苦八百年!
纳利亚:哈呜~你真的是这样认为的吗?
伽罗:希望你不要再一次后悔了。如果我是最高级天使的话,我一定会想着,今后要笑着生活,为纳利亚献上这世界上最大的幸福,很感激纳利亚哟!
纳利亚:你是…咳,咳咳~吗?
伽罗:诶?什么?纳利亚,你看起来很不好,没事吧?
纳利亚:咳,咳咳,咳咳~没事。如果你真的是最高级天使,你说会感激我的话,是真的吗?
伽罗:啊~恩,你是恩人呢!
纳利亚:是…吗?要是这样的话,我…咳,咳咳,咳咳~呼喝~这一次可能真的要犯下巨大的错误了。
[爆炸]
伽罗:诶?什么?!
卫兵B:呃~可恶!魔王军的精锐部队突袭进来了。只能把你当盾逃走了,快,到我这边来。小心我宰了你!
伽罗:干什么呀!不是吧!带我来这里的那些男人们的首级都堆在地上,大家都被杀了……
卫兵B:这点程度有什么好怕的!你也会被砍下头……
[被砍到]
伽罗:啊!!男人消失了?啊啊!!
赦那:你没事吧?让你经历了可怕的回忆!
伽罗:呼~赦那!没事,你来救我了呢!因为你来了!
赦那:总之,我们先离开这里,快塌了!
伽罗:啊,赦那!也带上纳利亚吧!
赦那:没事的,他应该会自己跟来的吧。
伽罗:怎么回事?
赦那:抱紧我!!你没事真好!!
[施魔法]


Track 08

赦那:诶~
伽罗:啊~这里是哪里?恩哇~一棵大树加上美丽的风景。
赦那:巴兹树山岗。从阿斯塔罗特种下它起,就一直见证着争斗的大树的下面。
伽罗:纳利亚呢?不救他的话,他会死的!
赦那:你不要对我之外的人抱太大的兴趣,我会吃醋的哦!
伽罗:赦那,现在不是开这种玩笑的时候吧!!
赦那:我是说真的。而且,从各种意义上来说,我都完全没有要救他的理由,不对吗?
伽罗:噢~纳利亚!太好了,你逃出来…诶?
米迦勒:真遗憾,光以纳利亚的力量,别说逃出来,就连站起来,甚至是延续自己的生命都办不到!
伽罗:啊~这个声音!不是纳利亚!难道说…是波奇!!
米迦勒:不是!!!纳利亚是借助了我的力量才活到现在的!!诶~因为他忏悔变回了天使,我被魔界的毒气摆了一道!
伽罗:怎么会!?原来你这么讨厌魔界和妖魔的啊?
米迦勒:这个我是不知道的啦!他无论如何都想和费贝鲁见面,因为他这种过于悲痛的呼喊,所以我才助他一臂之力的!就只是这样而已!
赦那:你想过这是顺便可以带伽罗回天界的机会吗?
米迦勒:最开始时这样的,这是契约内容。但是,我没想到他会在和一个小鬼说完话后就变心。不过反正他就和我说过,要按照那小鬼所希望的来做。
伽罗:我的希望是,这一辈子都不要去天界啦!!!
米迦勒:太~~不可爱~啦~~~!!你那个说法就让我来气!!嗯!~喂小鬼!我这有来自纳利亚的遗言,要听吗?
伽罗:遗言?那,纳利亚是真的…
米迦勒:他说,能活到今天就已经是奇迹了!非常感谢您!见到你他好像真的很开心。
伽罗:因为我代替陈述了最高级天使的话。
米迦勒:恩!~错了!他只是想说“我终于被原谅了,费贝鲁大人”,纳利亚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你的真实身份。
赦那:他自己就是堕落的天使,不可能不知道。
伽罗:是这样的啊?!
米迦勒:与此同时,还支持反魔王派,还惹出这么蠢的事情来。你能原谅他吗,路西法?
赦那:啊~纳利亚是把伽罗带到魔界的关键人物,看在他的这一点功绩上,原谅他了!不过要是你的话,就要遭受万死之刑了!
米迦勒:你这家伙,对大哥我,为什么要如此…诶!纳利亚他啊,直到死去的那一瞬间都还在感谢小鬼呢!他认为,努力就一定会有回报,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了!
伽罗:要是死了的话,不就没有意义了吗?!
米迦勒:不会没有意义的!我会把纳利亚的灵魂带回天界的,跟加百列说嘛……就算了,还是拜托拉斐尔吧,让纳利亚能转世成为天使。不过可能会因为他的罪行太严重,等级要降低很多。
[爆炸]
伽罗:诶?怎么啦?一次性在多个地方冒出烟雾,到底是什么爆炸?
米迦勒:是把反魔王派的秘密住所一网打尽了。这下子要被毁掉了,明明是花钱花时间创建的组织,做得真是过分那!
赦那:别管他,他可是和瞄准伽罗的那群庸俗的家伙勾结的天使!去转告幕后之人,如果下次再敢对上伽罗的话,我就把天界给毁了!
米迦勒:哼~没有选择方法的余地啦!那下次我们再在天界打架吧!你的话我会传达到加百列那里的。纳利亚所期待的只是费贝鲁的幸福。要是在魔界继续生活下去才是幸福,再加上既然你们已经造成了极其大的麻烦,那看在他的面子上,这一次我就老老实实地回天界了。
赦那:真是英明的选择!伽罗的身边有我在,你是没有获胜的几率的!
米迦勒:哼!在魔界是这样,要是在天界是对我有利的!再见啦!
伽罗:赦那,你怎么认为?
赦那:什么?
伽罗:我是在不知道事实的情况下,幸福地生活着的。但是在那时间里,纳利亚却一直在后悔,一直活在痛苦中。而最后却又是幸福的。
赦那:就是这样的吧。因为那个天使是在被你净化之后,在一切得到原谅之后才死去的。不可以摆出一副悲伤的表情!
伽罗:可是…他完全没有余力去了解魔界美丽的东西啊!如果是我导致他这样的话…
赦那:他最后看到的东西应该是美丽的!因为那是他无限地渴望的,最高级天使的澄净的眼睛。你明白吗,伽罗?
伽罗:什么?
赦那:虽然在天界存在着几十亿的天使,但是纳利亚却是受到最高级天使费贝鲁的祝福的,唯一的一个天使!
伽罗:我的…祝福?
赦那:对于天使来说,没有比这更荣耀的事了吧!所以你就不要再担心了,也不要太钻牛角尖。我不是说过的嘛?
伽罗:诶?说过?
赦那:恩,比起我,现在伽罗的心里,满满地都是那个天使的事。对于独占欲很强的我来说,肯定会嫉妒的!
伽罗:呃?!!那,那种事?诶?在你告诉我之前,我还没发觉!诶~但是…恩!~对不起,说得也是呢!呵~事实上,我是想对寄信人道谢的,告诉他我非常幸福,让他不要担心,感谢他把我带到了魔界。
赦那:呵~确实是!对我来说,也需要感谢他呢!
伽罗:或许再过几年,可能会是我自己拜托父亲和纳利亚,让我去魔界。应该说,肯定是这样的!
赦那:呵~噢~伽罗你能确信自己一定会诞生吗?
伽罗:因为,我在心里期待着和赦那的邂逅,所以希望尽早能待在赦那的身边,以至于没有考虑到纳利亚的想法。那么以自我为中心,真是没有资格当最高级天使!
赦那:不是挺好的嘛?接近堕天使是件挺值得高兴的事。
伽罗:恩,呼!赦那~
赦那:呵~怎么啦?抱住我。风吹着觉得冷了吗?
伽罗:我想成为赦那的一部份。像这样互相触碰,彼此融合!
赦那:呵~不管怎样,正因为我们是两个人,所以才会这样期待的吧!我也是希望能和伽罗溶为一体。
伽罗:无论是最高级天使的立场,还是天神,我都非常讨厌!
赦那:是呢!
伽罗:我不想被人众星拱月,我想和最喜欢的赦那一起构建乐园,想更多、更多地培养我们的爱。可是,为什么我会生于天界呢?
赦那:没关系的!伽罗,我一定会把魔界改造成为,最高级天使的幸福的源头。我也会保护你不受任何事物伤害。
伽罗:不会牺牲任何人?!
赦那:只为了伽罗,来创造永恒的幸福吧!


Track 09

椎赖:你没事太好了!太柔弱的我因为太担心你都倒下了。
伽罗:对不起,椎赖。
义牙:欸!猛闯入敌人的阵地,高声呐喊反魔王的就全杀的是大公爵吧。
夕璃:恩,正是那可爱的身影。不过忍不住抱紧的话就会突然发火。
义牙:好可怕的大公爵,跟想象一样暴力。
椎赖:请等一下,伽罗。对美丽的我太失礼了吧,义牙。夕璃,那是心底话就不要说出来,变态。说起来,被袭击导致伽罗失踪是正规军的失误吧,不彻底消灭余党的话就不行吧。
义牙:对不起!但是,领土内的反派已经成功消灭了。接下来,就是以米尼亚为中心,下达绞杀反魔王势力的指示。
椎赖:被怀疑的那些全部铲除掉,没必要专注于那些与伽罗没关的事。
义牙:明白了。
椎赖:真是的,没想到要对伽罗不利的笨蛋就在阿斯塔罗特的领土内。分明是看轻我对伽罗的爱。活着的那些余党让他们看下什么是魔界最残酷的地狱,要彻底。
义牙:真是好严肃的自言自语。大公爵也算是典型的恋弟情结严重的人。也真佩服伽罗的勇气。
夕璃:我也十分明白椎赖的心情。要是椎赖被绑架的话,我会真的很生气。请不要那么警戒,亲爱的。
椎赖:跟随魔王身边的强大的我,不可能有谁能绑架我吧,你是笨蛋吗。不要趁机接近我。
义牙:那也是。就和喜欢大公爵的魔族有很多但是敢接近的勇者却没有一样的道理。贝鲁泽公爵就另当别论。
赦那:不知道呢。比起推测绑架的可能性更应该彻底取缔阿斯塔罗特内目前的犯罪。眼前可能就存在着。
义牙:呀,魔王,你刚才特别强调眼前吧。
夕璃:魔王殿下,杀了就太可惜了。我夕璃现在随时待命任君差遣,任何时候都可以叫我。已经做好万全准备。
义牙:万全!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了吗。真不愧是贝鲁泽公爵。
椎赖:这些话不应该在伽罗面前说吧。
椎赖:伽罗,洗完澡变清爽了吧。我买的衣服也很适合。头发要擦干哦。
伽罗:椎~赖,好痒啊~我一个人也行的。
椎赖:不行,不行。伽罗会在湿的情况下就穿衣服吧。可能是相处的时间长短的问题吧。伽罗的事我是比某某更清楚的。就由我来照顾吧。
赦那:杀了也没关系吧。
义牙:不是真的吧,魔王,是在伽罗的面前。请忍住。
伽罗:怎么了,义牙。脸色发青。和椎赖以前就一直这样。都会为我做饭呀,点心呀,玩具和布偶。洗澡和睡觉也一直和我在一起。
椎赖:伽~罗~我是计算着魔王的极限而发言的,加上你的爆炸性发言会一下子会让人受不了的。和哥哥的美丽回忆都能深藏于心中吧。(看吧,对我的敬意渗透心中即使不重复也明白了)
赦那:原来如此,阿斯塔罗特应该很寂寞吧。明白了。贝鲁泽布布,慢慢地尽你喜欢好好地安慰他吧。
夕璃:谢谢了,那我不客气了。椎赖,没发觉你的寂寞,真是太对不起了。我绝对不会再发开了。我来表示一下歉意。
椎赖:别想着kiss我~别抱紧我~我并没有感到寂寞。笨蛋。你应该好好地改变你那自大的习惯。色狼~
义牙:虽说贝鲁泽公爵对来自大公爵的爱有自信但也会立刻灭杀掉让两人感情产生怀疑的东西吧。
赦那:事实上阿斯塔罗特的内心应该很不安吧。所以被束缚地很紧。想尽办法逃避。
义牙:贝鲁泽公爵也很拼命地恋爱呢。真难啊。
赦那:只是有回报可能存在就很幸福了,你想这么说吗?
义牙:?……魔王?
赦那:没什么,只是想的话并没有什么问题。你是伽罗的好朋友。你有什么事的话,伽罗会很伤心的。所以为了活得更久不要荒废了努力。
义牙:!死心了。就算不用警告我,为了不给伽罗添麻烦要我怎么努力都可以。可恶!
椎赖:暂且窥伺伽罗笨蛋们都清理了。不整理下堆积的工作可不行。
夕璃:晚上可不行,有更重要的事需要和我在床上做。
椎赖:才不会做呢,白痴。
义牙:说起来,为什么在阿斯塔罗特里没有副领事?我这边的话还有哥哥负责。但是喜欢战斗的我也经常不在呢。
夕璃:顺便说一下,我的话是让我制作的人偶来担当副领事。能力很差的人的话我会想要灭杀掉,这个的话在优秀的基础上也不会背叛我。
椎赖:我不觉得有必要。能帮忙的人在这一族里也没有。都是一些十分卑贱的人。都是一些想接近魔王领土的笨蛋。
义牙:那也是啊。让些垃圾来做也只是增添麻烦。
夕璃:说起来阿斯蒙蒂斯,你好像报告说已经捉到了那些反魔王一族。
义牙:是,正如您所说。按照大公爵的吩咐,俘虏了那些人。
夕璃:根据情报是44年前有60%被收复的那个弱小贵族吧。俘虏了那些人是想做什么啊?
椎赖:“照顾”伽罗的“回礼”。说起来,怎么反被怨恨了。都是一些头脑不好使的贵族。是的。正如你说的那样。怎么说,相信魔王独裁的笨蛋还是很多的。
义牙:实际上是在大家族呀大贵族为中心的会议上决定的。
椎赖:因为魔王不会在伽罗以外的事物上放精力。不要把手伸进我的衣服里,笨蛋夕璃。我会向魔界法庭起诉的。
夕璃:不会被受理的哦,因为我们是一对的。说起来阿斯蒙蒂斯,你和我的椎赖的感情也太好了吧。去死吧。
义牙:对不起,那是不可抗力的。
夕璃:真的吗?
义牙:真的。
夕璃:还是去死比较好呢。
义牙:不,不,我会离远点的。
椎赖:夕璃请在看不到的地方做。
义牙:啊~~
伽罗:我呢,我的日常被很多幸福包围着。我明白那都是周围的人给我的。
赦那:伽罗才是给周围的人很多幸福。非常多。
伽罗:没那回事。
赦那:不是伽罗就无法给予的幸福,我们得到了很多。
伽罗:是吗。
赦那:有播种花才能开。伽罗在不知不觉中播下了幸福的种子,培育着周围的幸福。应该感谢的应该是我们。
伽罗:不是的。我只是想呆在赦那的身边而已。什么也没做。
赦那:那份爱情对于我来说就是最好的种子。明白吧。从你那里得到太多的名为爱情的幸福,都快不好意思了。
伽罗:呵,什么呀,那样。所以说,我真是太幸运了。太好了。
赦那:?因为什么?好痒啊,哈哈~不要在我的身上胡乱来啊。
伽罗:我想你的肌肉真结实啊。我也想训练成这样。我传给赦那很多幸福对吧。
赦那:原来如此。伽罗,你不需要肌肉。就这样就可以。
伽罗:真的吗。因为有赦那的爱情,不用回报也可以哦。这就是我的企图哦。
赦那:非常乐意,很多利息我也会归还的。
伽罗:即使用一生也无法归还的利息哦。那也没关系吗。
赦那:真是我想要的。在未来会以笑颜献上满满的爱情。
伽罗:谢谢。赦那~ 只要自己认为幸福的话,绝对是与爱相连的。对重要的人也能传递幸福。转生之后,几时能再见的话,也会这么传达。在那之前,只一点点,晚安!


Track 10

代永:伽罗喵~我是代永翼。各位,我们又回来了,这次是「ホンキの恋罪」系列——「シアワセの誘惑」,我们努力出演,衷心希望各位能够仔细听到最后,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谢谢。
子安:赦那喵~子安武人。这次出演的是路西法,不过其实还有些谁我现在也还是不太清楚。真的好难,贝鲁泽布布是夕璃、义牙是阿斯蒙蒂斯,[羽多野:你别这样念了!]这些东西实在是好难啊。下次也请继续听哦。
游佐:我是椎赖,游佐浩二。这次比起上回来,念的台词多多了。感觉工作的密度上去了。义牙君这次没什么戏份,从下次开始要是能多多出场就好了,眼睛怎么怎么了手怎么怎么了。嗯,我很期待。
绿川:夕璃璃~我是绿川光喵~[众:好可爱啊]呃……嗯,该说什么呢。总体而言这次困难的台词很多,觉得挺不容易的,不过一想到困难台词比我更多的也大有人在,好同情啊~一想到这里就觉得其实自己这边也没那么难嘛,就有动力继续录到最后了。在贝鲁泽布布城体验工口三味啦!
羽多野:大家晚上好喵!我是义牙哟~我是羽多野涉,饰演阿斯蒙蒂斯,也就是义牙。虽然说是身为魔王军的总大将啦,怎么就到处乱入啊。[子安:跟路人甲似的……]一惊一乍的,好多“啊~”“哦~”这样的台词,但愿下次能多有些战斗的场面,像个总大将的样子。希望大家今后也能多多支持,谢谢!
平川:我是出演米迦勒以及波奇以及纳利亚喵~的平川大辅。[众:纳利亚什么?]其实那个也没什么意思啦……突然就想凑凑趣罢了哈哈。这次怎么说呢,跟前作一样,米迦勒到底是喜欢魔界呢,还是单纯被加百列指使的呢,反正是又来魔界了。真的没关系吗……不会在这期间米迦勒自己就变成恶魔了吧!如果真这样的话他会跟谁粘在一起呢……之类的。啊,是的,那是姐弟呢。那么,下次的系列……工口三味就好了!谢谢。
高桥:呃……我是卫兵A……高桥研二,现场很有趣,谢谢大家!
大原:大家好我是卫兵B大原崇砰!谢谢大家!
吉开:然后,我是契夫,虽然声音也不是那么年轻的啦,总之我是契夫,吉开清人。被人说成是魔犬了,那么,再会!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10 | 2018/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