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い羊の夢

青い羊の夢

作者   立野真琴
発売 ソニー・ミュージックディストリビューション
発売日   2010/01/27

キャスト  
ラーティ・バーラ:鳥海浩輔、界・コウダ:波多野和俊
シキ:奈良 徹、ジャッド:武虎
ビハーン(マリア):松下こなみ、ヤン:戸村美智子
サヤ:古都 絢、ガル:小田井涼平
【特別キャスト】
松本慎也(スタジオライフ)
関戸博一(スタジオライフ)

内容  
女性向けドラマCD『ブルーレゾンシリーズ』ついにスタート!
第1弾の原作は、隔月刊コミック誌「花恋(KAREN)」(日本文芸社)連載の立野真琴氏による人気コミック「青い羊の夢」。
界は最愛の恋人だったマリアを殺した犯人を捜しにその街へやってきたが、そこでマリアと同じ指輪を持つ男に出会う。
この町で最強と謳われる「鋼鉄のラーティ」。
界は彼に近づき用心棒となり、その冷たい仮面の下の秘密を暴こうとするが…!?
欲しいのは、甘い愛よりも護る強さ。
立野真琴が贈るハードボイルド・ラブロマンの決定版!
ジャケットは立野先生による描き下ろし、ブックレット内にはこちらも描き下ろしによる4ページのショートストーリーを掲載。
また人気劇団スタジオライフ発の音楽ユニット“雪月花”から、松本慎也&関戸博一が声優に初挑戦。
テーマソングも収録致します。

翻译:kirakira99 tomobian wxzr
校译:火焰鸢尾

本篇

Track 01 前往拂晓之街

(玛丽亚:界、界,你在哪?界……)
界:(可爱的玛丽亚,我的记忆总是会回到装饰她的手指的蓝色宝石那里……我追寻着你,在这条荒凉的街上徘徊着。)

青羊之梦

界:(这条街没有名字……汇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人种,他们用他们自己的母语称这里为“拂晓之街”,只是这样而已。)
拉帝:界?怎么了?又头疼了吗?
界:……不是的,拉帝。只是觉得有谁在呼唤我。
拉帝:那家伙吗?
界:……不,我觉得不是。
拉帝:是吗……那走吧。
杰特:什么呀界?在谈和拉帝两个人之间的秘密吗?
界:才不是那样的,杰特。
杰特:不用装蒜的啦,沙鲁特的保镖们都知道拉帝是同性恋的事哦,不用隐瞒的。而且你们不是还戴着同样的戒指吗?
界:这个是……啊!刚才听到什么了吗?
杰特:嗯,在对边。

沙雅:呀~~不要过来!
流氓A:哎呀哎呀,这可太意外了吧,我们可是出于好心才接近你的哟!
流氓B:是啊!小姐你是外来的吧,呆在这个区域必须加入沙鲁特或是马伊奈的组织其中之一才行。
流氓A:所以我们才亲切的要带你去马伊奈组织呀。
流氓B:喂!过来吧!
界:住手!
流氓B:啊?什么呀……啊![被打]
流氓A:要逃了,小姑娘,过来!
沙雅:不要~放手……
流氓A:啊!
沙雅:啊……
拉帝:马伊奈的废物们吗……跑到沙鲁特的区域乱来……
界:你没事吧?……沙雅!是沙雅吧?你怎么在这种地方……?
沙雅:……终于找到了!界!
界:诶?
沙雅:我好想见你啊、界……
界:沙雅……

杨:喔~是界的儿时玩伴?想投靠界所以从东边的城市来到这里的吗?一个人来到这里不容易啊!
界:所以啦。杨,如果可以的话……
杨:可以啊。这个食堂上还有空房间,住那吧。偶尔要在店里帮帮我的忙哦。这毕竟也是沙鲁特集团本部的食堂,还是很忙的呢。
沙雅:不好意思。谢谢您。
拉帝:杰特,开车来。
杨:哎呀,拉帝,要回去了吗?
界:我也……
拉帝:没有界你的事,你就在这慢慢聊吧。
界:……拉帝,等一下。刚才你救了沙雅,谢谢你!
拉帝:我并不是因为她是你的青梅竹马才救她的。
界:是……

界:好怀念啊!我刚来这条街的时候也用过这个房间呢。
沙雅:好像是个很可怕的人呢。
界:诶?
沙雅:那个叫拉帝的人,刚才明明救了我……但却觉得那个人更可怕……
界:……嗯……我到现在也还会害怕呢。“钢铁的拉帝”,有人说他流着冰冷的血……
沙雅:界?为什么还留在这条街上?为什么要做保镖呢?
界:沙雅、那是……
沙雅:我说,回去吧!我是来接你的,大家都在担心界。这么危险的街道,不适合界的。好吗?一起回去吧!
界:抱歉、沙雅。我还不能回去。
沙雅:你来寻找玛丽亚的仇人的事我知道,但那个戒指、是玛丽亚的吧?你不是说要去找知道这个戒指的人吗?为什么现在界戴着它?玛丽亚的仇已经报了吗?
界:沙雅!玛丽亚的事情已经没关系了。
沙雅:没关系?那样好奇怪……不像是界的做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界:抱歉。以后总有一天我会慢慢告诉你的。
沙雅:界?
界:(正如沙雅所说的,两个月前,我追寻着被杀死的恋人的戒指的谜团来到了这条街。结果那个谜团又将我拖进一个新的、无法苏醒的梦。)

西奇:真的要做吗?界。你知道吧,那个男人是……
界:支配着这条街的二大组织之一的沙鲁特的主要干部、拉帝•帕拉,对吧?我就是为了见他才到这条街来的,这些还是知道的啦。
西奇:OK。那么之后就任你去做了。我只是提供情报,不会帮你其他的哦。
界:谢谢,西奇。
西奇:祝你好运。

界:先生!
拉帝:!?
界:你好啊,拉帝•帕拉先生。
拉帝:你要干什么?
界:我听说你在招募保镖,我怎么样呢?
杰特:你是什么人……!
拉帝:杰特,没事。虽不知是哪来的不知好死的家伙,但对我用匕首的动作太慢了。
界:……!
拉帝:不过还是有值得期待的地方。[开枪]
界:[中弹]啊……
拉帝:哦~中了弹就曲个膝、没昏过去啊,蛮有骨气的嘛。
界:……那就雇用我呀……
拉帝:遗憾啊,要是你能活着的话我还可以考虑……
界:得手了!
拉帝:想抢枪也没用!都说你太慢了!
界:啊![被打晕](失去意识之前,我确实看到了,玛丽亚的戒指在拉帝•帕拉的手上,和我所想的一样,那个“青羊的眼睛”在这个男人的手里。)

(玛丽亚:界,那条街啊,是由于来自世界各地的人集结在那里,用自己的语言称呼它,反而失去了名称的街道。你的国家是怎么称呼它的呢?我的国家是这样叫的哦……)
界:(什么?你说了什么?玛丽亚……玛丽亚、快逃!玛丽亚、快逃!)……痛!
杨:啊……突然起身的话身体会疼的,脚中弹了呀!
界:啊……这里是……
杨:沙鲁特集团的本部大楼。我是食堂的老板娘杨。这个房间是食堂上面的…嗯…多出来的房间。是拉帝把你带到这来的。
界:我没有被杀死啊……
杨:唉~真是让人吃惊呢……居然对那个拉帝搞出那种轩然大波还留下了小命……你还真幸运啊……为什么要干那种事啊?
界:因为我想找份工作……我刚来这条街,听说在这里必须加入沙鲁特或者马伊奈其中之一才能生存……
杨:哎……应该算是吧……这个地方的发展与动向,是由沙鲁特和马伊奈这两大帮派所掌管的,所以自然而然才会没有警察和市长。当然一些小争吵是家常便饭,由于事业和土地等权力之争而被人盯上什么的事件很多。你是从哪来的?
界:我?我是从东方来的。
杰特:[开门]喔?东方的话是日系吗?所以才那么鲁莽啊。
杨:杰特……
杰特:哟!日系小子!我叫杰特,是沙鲁特雇用的贴身保镖。
界:……什么呀,保镖人选已经定下来了啊……那样的话我在这就没意思了。
杰特:也不是这样哦。拉帝在叫你,问你要不要接受保镖考试。
界:真的吗!?我接受!
杰特:很好。那就来吧。
杨:等等,你带着那伤不行的啊……
界:没事,您都有为我好好固定了。
杨:……应急措施是做了……
界:没事的。
杰特:嘿、挺有骨气的嘛~


Track 02 钢铁之夜

杰特:沙鲁特里有被称为“四天王”的最强四人,虽然后面有长老们盯着,实际上管理着沙鲁特的是这四个人。你现在锁定的是这四人之一的——钢铁的拉帝。被阻击的次数和反击成功的次数都最多的男人。

拉帝:来了啊……告诉你们,目标就是那家伙。
混混们:哼……
拉帝:听着,你这个便宜货,和这10个人战斗看看,能站立到最后我就雇你。
界:好。
拉帝:开始。
[打斗]
界:(我知道的,要接近沙鲁特里被称为最强的拉帝•帕拉的话,只能这么做。接近他,询问他的话,就能知道那只戴在他手上的戒指的事……)
拉帝:可以了,杰特。
杰特:是是。喂!小伙子![重击一拳]
界:啊!……
杰特:哦~还能站着啊,刚刚的可是很结实的一拳呢。
拉帝:你叫什么?
界:……界。
拉帝:合格了。
界:(傲慢的抓住我的下颚的手上,闪着的光芒的戒指,果然不管怎么看都是玛丽亚的戒指。是这个男人把玛丽亚……)

西奇:界……
界:啊!
西奇:怎么了,想事情吗?给,啤酒。
界:谢谢,西奇。
西奇:为你的运气干杯!没想到你真的被拉帝雇用了。
界:即使是他的侍卫,也是最下层的。果然还是比不过那个人。
西奇:那是当然的,他可是沙鲁特的四天王之一呢。
界:那个四天王的另外三人呢?
西奇:嗯……还是个谜……连谣言都没有,可能是没有拉帝那么强的话也没法出来露面吧。不过那个拉帝戴着的戒指本来是你恋人的东西这件事,真的没弄错吗?有很多相似的戒指吧?
界:不,我确定。我不可能会看错那个戒指。

(界:很奇特的戒指呢。
玛丽亚:是吗?是很常见的猫眼石啊。因为是人工的,所以是青色的,啊~你看,或许是设计师的失误吧,石头被横向嵌在戒指上了对吧?
界:……真的诶。不像是猫的眼睛,反而像羊的眼睛呢。
玛丽亚:对,这个青羊的眼睛……)
界:(那个人……玛丽亚在两年前突然出现在我所在的那条街。最开始以为是游客,其实是个女医生。她租了一个很便宜的公寓,在那里治疗照顾着偶尔跑来找她的伤者。我也是打架时受了伤,被她所救,然后爱上了她。散发着异国花香的女子,让17岁的我沉醉其中。然而有一天……)
(界:玛丽亚?不在吗?怎么了?约好了的啊……玛丽亚?啊!什么啊?……啊……玛丽亚?……啊!玛丽亚!……)
界:(犯人逃走了,只留下了玛丽亚的遗体,一动不动地俯卧在地板上,浑身是血……)
西奇:好可怜啊……
界:然后过了一段时间,我偶然在电视上看到拉帝,是一则只身一人镇压了马伊奈的歹徒的新闻。简直就好像是英雄一样在大荧幕上播报着。但是,他的手指……我看到了……那个戒指!在玛丽亚的遗体上没有找到的东西,为什么那个男人会拿着!?为什么!?
西奇:因为想知道这个,所以就来到这里吗?你那么喜欢那个女人啊。那么我的新情报说不定有用呢……
界:是什么?
西奇:拉帝•帕拉是个同性恋。
界:!……
西奇:所以,如果你……
界:(我……)
西奇:什么都可以舍弃的话……
界:(什么都可以舍弃的话……)

界:危险!拉帝![推开]
拉帝:建筑设备的钢筋吗?
界:是不是吊车启动的缘故呢?但是这个工地在这种时间应该没有人才对……
拉帝:你是叫界吧……我知道你一直跟着我。
界:抱歉,我……我在本部看到你一个人出门,很担心……
拉帝:呵,我自从进了沙鲁特以来还是第一次被人给保护了。我很中意你,你明天开始就呆在我身边吧。
界:(看着我的拉帝的眼睛,只有中央泛着深蓝色的,和玛丽亚一样的瞳孔……为什么?这个人到底是谁?)

界:(第二天晚上拉帝就开始了只有我们两人的个人教学。)
拉帝:动作太大!出拳要正确,手臂不要弯曲!……错了!要用少的消耗、确实的击中要害!……很好,啊~把你那自创流派纠正过来的话你还能变得更强,我很期待,看来能把你培养成我的左右手。
界:拉帝……
拉帝:还有手的灵敏度也很高,学会用武器也不错,我来教你。
界:是的!(拉帝•帕拉,这个人只是单纯的追求强大,并不是坏人,但是……但是……)


Track 03 触及黑暗

拉帝:今晚就算了。明天再去一次工业园区。
界:是前阵子吊车失控的地方吗?
拉帝:我还是有点介怀。那地区的机器出错率太频繁了。
界:你一个人的话太危险了。
拉帝:所以我会带你一起去。就像上次那样用靠你的直觉来保护我。
界:那是当然的。但是……
拉帝:你就那么担心我?那样的话,留在我房间里也可以。
界:好的。如果你允许的话。
拉帝:听说过我的传闻吧。
界:是的。
(西奇:拉帝•帕拉是个同性恋。)
拉帝:即使这样还进来吗?到我的床上。
界:……是的。

拉帝:把这个也拿下来。
界:抱歉,只有那串项链不能。
拉帝:哼,是充满和恋人间回忆的物品吗。
界:你不也是没摘掉戒指吗,为什么?
拉帝:呵呵,真是张净会说些无聊话语的嘴啊。[吻]
(玛利亚:界,这串项链我觉得很适合你就买下来了。
界:呵呵,我会好好珍惜,一直戴着的,玛利亚。)
界:(玛利亚,一想到你,我的头就痛得仿佛要裂开一样。但是现在,身体好像要撕裂开了。和你结合的时候,明明是那么的甜美。)啊,哈啊……

界:(垂在床单上的那双大手,修长的中指上戴有一颗蓝色的宝石,微笑的羊之眸。拉帝•帕拉!为什么你会戴着这枚戒指!)
拉帝:你在干嘛?这只手是什么意思?界?有进步了嘛。抵着我那里,手指再使点劲的话,我就会无法呼吸了。交你的招式都记住了呢。就这样被按压着仰视你,对我来说也不是值得高兴的事呢。你想做什么?
界:我有话问你。你认识一个名叫玛利亚的女人么?你和她戴有同样的戒指。如果,如果那是她的东西的话,那天杀死玛利亚的是你?回答我,是你吗?
拉帝:你手指若是不松点,我无法回答啊。
界:……[松手]
拉帝:[反压]看来还缺乏调教呢,自己松手就等于是自寻死路哦。
界:(要被杀了。)
拉帝:看这个。用自己的眼睛看清楚就行。这是你口中所说的戒指吗?是我杀死那个女人的吗?
界:(摆在我眼前的戒指,怎么看都和玛利亚的那个一模一样。但是只有一点……)!!不一样,这个不是玛利亚的东西。玛利亚戴着的那枚戒指在高光处泛有一丝红光。但是这个却……
拉帝:只有普通的白光。那是当然的。我不认识什么玛利亚的女人。
界:怎么可能。
拉帝:真是辛苦你了呢。为了查明这枚戒指的事情还赔上了身体。如果我是凶手的话,你是不是准备在这里报仇?我还真是被人小看了呢。
界:拉帝,我怎么会……
拉帝:哼。
界:不,就如你所说的。抱歉,随你怎么处置我。
拉帝:滚出去。
界:!
拉帝:我们彼此都达到目的了不是吗,界?回去吧。
界:(啊,玛利亚。所有的一切都混乱了,你究竟是被谁谋杀的?我今后究竟该怎么办?)

杨:界?我说界啊。
界:!?
杨:怎么了?怎么不吃饭啊?
界:没事。
杨:不会是很难吃吧?
界:不是,就是头有点疼。没事的,马上就会好的。我这就好好吃饭。
杨:就该这样嘛。拉帝在你这个年纪饭量可是你的一倍哦。
界:拉帝吗?拉帝是这里出生的?
杨:对哦。是这里土生土长的。小时候就是个很强的孩子。很快就退去了稚气。被初代的手下的杀手一手带大,五年前决定了名字。是在和马伊奈集团不断地战斗下存活下来的孩子。但是啊,很久以前他说过这样一段话。
(拉帝:我说杨,这座城市真灰暗啊。
杨:诶?
拉帝:怎么了你?这还是大白天啊。
拉帝:拉帝,我名字的意思是夜晚。这座城市的名字有着“日出”的含义,居然会被取名为夜晚的我所左右。但是,如果凭我的力量能将那太阳的光芒保留下一点点的话,我觉得我能变得更强大。)
杨:那可是要忍受很大压力的。你不去帮助他吗,界?
界:我……(他不会让我再留在他身边了吧。因为我背叛了他对我的信任。)[撞门声]
杰特:喂,杨阿姨。不得了了。拉帝坐的车在工业园区里失控出车祸了。帮我准备些药品。
界:(拉帝他!?)

医生:那么,就请你这阵子好好静养。
拉帝:好的,谢谢你医生。什么事?
界:拉帝。
拉帝:界,你为什么留下来?给我走。
界:我做你的护卫。请让我留在这里。
拉帝:护卫的话让杰特来吧。
界:请让我留在这里。前阵子真是抱歉。我确实是怀疑了你。所以作为道歉……
拉帝:没有道歉的必要。这次轮到我怀疑你了,你不值得信任。滚出去。
[关门]
界:(那是当然的,那个人已经不会再相信我了。我心里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吗。但是,为什么我会如此的痛苦?为什么?)


Track 04 夜晚和清晨

部下1:那么拉帝,就此告辞了。
杰特:请好好休养哦。
[关门声]
部下2:到底怎么回事啊?自从拉帝住院以来,两天内已经有五人被杀害了。
部下1:好像有人想要入侵这家医院。中途被他们给逃了,但还是干掉了我方的两个人。
部下3:即使这样还不发动战争,拉帝也真够悠闲的啊。
部下1:现在不是还没掌握对方的证据嘛。只能断定是马伊奈那些家伙搞的鬼。
杰特:界,听说拉帝卧病在床期间你都陪在医院。
界:嗯?杰特。
杰特:在这门前像个小狗一样的坐着,没怎么睡好吧。
界:呵呵,没事。
杰特:回本部时顺便把那条流浪狗给我带回去,这可是拉帝的命令呢。
界:抱歉了杰特,现在就请让我留在这里。
杰特:唉,算了。待会儿我会给你带吃的来的。

[开门声]
拉帝:唉。你怎么还在啊。都说了给我带回去的,都是些不听话的家伙。
界:拉帝,你准备去哪里?
拉帝:这和你没关系。
界:请你等一下拉帝,等一下!你打算一个人去那块区域吧。
拉帝:让开。
界:我不会让你去的。请你回病房去。请回去,我求你了。拉…
拉帝:[吻]
界:拉帝。
拉帝:这阵子我也在想。界,你这额头上的伤口怎么回事?[吻]
界:这是以前打架时,让玛利亚为我治疗的伤口。
拉帝:这样啊。[打]
界:呃,拉…帝。
拉帝:哼,还真是温柔的女人呢。
界:(拉帝,不行,不准走。伤成那样会死的,连你也会死的。我不要这样,不要这样,拉帝。)

拉帝:我来了。你的目的是我一个人吧。在哪里?给我出来碧罕。不出来的话,那我攻过来了。来了吗?
玛利亚:拉帝•帕拉。看看这天空,黑透了呢。靠着不入流的力量玩抢地盘的游戏、唯利是图的权利斗争,真是厌恶透了。所以才离开了。
拉帝:结果还是回来了么。
玛利亚:是呢。因为钱没了,情非得以。
拉帝:因为对你来说,这里才是最适合呆的地方。
玛利亚:只要能杀了你,报酬可是要多少就能给我多少呢。马伊奈真是对我寄予厚望呢,哥哥。永别了。嗯?谁?
拉帝:界!
界:你就是一直盯着拉帝的家伙吗?是马伊奈的走狗吧,可恶!我绝对不会放手的!抬头让我看看。什!骗人的吧,玛利亚。
玛利亚:好久不见呢,可爱的界。
界:为什么?不可能……呃啊,头好痛。
玛利亚: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碰到。
界:玛利…亚。
玛利亚:真是令人怀念呢。茫无目的的游荡到这座城市,佯装成医生的话,任谁都会这么称呼我。
拉帝:救赎的玛利亚吗?界,好好看清楚。她真正的身份就如你所见。沙鲁特的四大天王之一,冷血的碧罕。
界:骗人的。因为那天玛利亚确实是被杀害了。我发现了她的尸体。
玛利亚:很高兴呢。我送你的这条项链,你一直戴着呢。
界:……
拉帝:界。头还痛吗?
界:头痛,越接近这里痛得越厉害。因为一想到关于玛利亚的事情一直会痛……难道!
拉帝:对。她在为你缝合额头的伤口时,给你植入了微型芯片。那之后,一直接收从那条项链里发出的信号,使你将虚伪的情报信以为真。
界:怎么会……。
拉帝:你好好回忆下。你有看到被杀害的玛利亚的脸吗?那张脸有没有被毁容呢?擦身而过的犯人难道不正是这碧罕吗?
(玛利亚:再见了,可爱的界。
界:玛利亚快逃,快逃。)
界:我想起来了。那时候逃走的是应该死了的玛利亚你。
玛利亚:唉,可惜啊,你想起来了呢。那时候我杀掉的是沙鲁特的追兵。在那座城镇里我是个来历不明的女人,所以没被任何人怀疑呢。
界:一直以来我都将虚伪的记忆信以为真。
玛利亚:可惜呢。因为你很讨人喜欢,我本不想杀你的。
界:呃。
拉帝:界!呜……
界:拉,拉……帝?拉帝!拉帝!为什么要护着我?
玛利亚:别摇他会比较妥当哦,会大出血的。
界:玛利亚。你为什么会这样。
玛利亚:我说界啊,电子数码是个非常简单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只有1和0这两个数字。白与黑、善与恶、光明与黑暗。我们是黑暗一方的人类,很憧憬光明。所以也很喜欢你。但是那天沙鲁特的追兵追来了。在为了脱身又要杀人的时候,我意识到了,自己再也不可能成为光明那一方了。所以我变得憎恶光明。
界:把枪放下。
玛利亚:这把枪是给你用的。打死拉帝跟我走。
界:你在说什么?怎么可能。
玛利亚:我一直留着你的命,因为我很在意你哦。你若是真心爱我的话,就跟我一起投奔黑暗。给那个男人致命一击,到我们这边来。
界:等一下。但是拉帝是你的……
玛利亚:你听说了吧。没错,拉帝是我双胞胎的哥哥。就算是一起出生的,但就好比是白天与黑夜,无法有所交集。和这人断绝关系,是我和这座城市和过去做出诀别的证明。那么界,快点开枪。
界:[开枪]
玛利亚:啊。哼哼哼。你变强了呢,可爱的界。居然敢对我开枪。
界:快点走吧。趁沙鲁特和马伊奈的追兵还没到之前。凭你的身手这点擦伤没什么的吧。
玛利亚: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吧。界,这个给你。
界:这个是。青色的羊之眸。
玛利亚:这枚戒指是沙鲁特的四大天王的信物。当你强到配的上这个称号的时候,我就会来杀掉你和哥哥。

(玛利亚:吶,界。那座城市被称作是日出之城。在你的国家它怎么称呼呢?
界:说的是呢。是黎明亦或是拂晓吧。
玛利亚:用离我遥远的祖先的语言来说,叫做碧罕。是我讨厌的语言。)

界:拉帝。
拉帝:碧罕走了吗?
界:拉帝,你感觉怎么样啊?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Track 05 遥远的明天

界:(那之后两个月,我连自己到底想干什么都不明白,只是一个劲儿地被拉帝训练战斗技巧。我想要变强,变得像拉帝那样强。现在我所期望的就只有这个。)
拉帝:界!你在发什么呆?想死吗?!
界:对不起!
拉帝:不对!不是要逃开,要闪躲才对。像这样,要是锤子向那边扫过去的话,先把头低下来,趁着躲闪的空隙绕到对方的肘下!
界:是。
拉帝:太慢了!像这样,如果链子给勒住的话,不要用力反抗,而是要靠向对方的身体,然后就可以看准机会用手肘攻击敌人的心脏!
纱雅:住手!
界:纱雅!?
纱雅:不要啊!你们在干什么?你在教界什么?不是普通的打架,简直就是杀人的方法不是吗?
拉帝:你说对了。现在界手上戴着的那枚戒指,是身为沙鲁特四大天王的证明。也就是说他是下一界四大天王的候补者之一。要当沙鲁特四大天王就意味着那么一回事。
纱雅:界!不可以留在这种地方。怎么可以杀人呢,你明白的吧?你变得好奇怪。就是因为呆在这种地方,你才会变奇怪的。界,回去吧,我们回去吧!
拉帝:你说的没错,那样比较好……
界:拉帝,等一下!
纱雅:界!
杰特:好了好了,小姐,请你冷静一点。
纱雅:你们也是这样吗?也练习着杀人的招数,已经杀了人了吧?
杰特:呃?那个嘛……
西奇:不好意思啊,界。我们来这里的路上,在走廊上碰到那个女孩子。她说要给你们带些慰劳品,所以就把她带到这儿来了。看来对她来说刺激有点大。
界:不,我才应该道歉,给你们添麻烦了。
西奇:这里就交给我们,你快去找拉帝吧。啊,对了,还有这个,你拜托我的东西。
界:谢谢你,西奇,纱雅就拜托你们了。

界:拉帝!
拉帝:什么事?
界:非常对不起,刚才纱雅……
拉帝:没关系,她是真的担心你才那么说的吧,而且她说的也没错。你还是回去的好。
界:我……
拉帝:碧罕……不,“玛利亚”的事情你也可以死心了吧?
界:那个……
拉帝:我和碧罕是被前任四大天王捡回来养大的,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们杀了人。对方是沙鲁特的一个干部,那家伙强 暴了碧罕。所以我们合力把他给杀了,当时我们12岁。
(碧罕:杀了他,哥哥。杀了他!)
拉帝:当时的四大天王恰好经过杀人现场,就把我们给带了回去。他对我们杀人的样子似乎相当中意。那之后我们被那个人教授了很多暗杀技巧。
界:这样啊……
拉帝:一旦杀了人就完了,所以你还来得及。回你的故乡去吧……[吻]
界:……但是拉帝,为什么那时,你跟玛利亚对战的时候故意手下留情?
拉帝:你看出来了吗?
界:我当然看得出来。你没有尽全力,以至于险些置自己于死地。
拉帝:界,我会成为同性恋是因为我跟自己唯一深爱的女人不能够结合。
界:(即使走到日光下,这双瞳孔也笼罩着浓厚的阴影。拉帝的这副长得跟玛利亚一样的双眸……我的这份心痛到底是什么?不管我如何仰慕,我也无法像这个人一样生活下去。但是至少……)
[警报声]
界:停电?这是怎么回事?拉帝、拉帝,你在哪儿?独处的话太危险了,拉帝!

纱雅: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停电?
西奇:冷静一点,纱雅。
杰特:喂,西奇,你从窗外看看,整栋楼都停电了。
西奇:这样啊。听好了,纱雅。很快紧急电源就会打开,灯就会亮了。在这个房间里的话就是安全的,不要乱跑哦。
纱雅:咦?怎么这样……
西奇:走吧,杰特。
杰特:哦!
纱雅:等一下,西奇先生、杰特先生!

组员A:怎么,发生什么事了,停电吗?
组员B:不知道,这一带都变成一片漆黑了。
杰特:你们给我冷静点!嗯?什么?
西奇:什么情况?马依奈的突然袭击吗?
[乱斗]
组员A:可恶,黑漆漆的连脚下都看不清。
杰特:你们给我争气点。听好了,给马依奈的小子们一点颜色看看。打架不是靠眼睛,而是靠野性的直觉!
组员众:好嘞!

组员C:不、不行。一接入紧急电源,恶意数据就被导入。
组员D:防火墙怎么了?
组员C:受损记录消失了。全部被人看透了吗?这样下去,沙鲁特的中央系统就要全灭了……
[开门]
西奇:冷静一点啊,数据库什么的,坏掉就重建不就行了。
组员C:你是什么人?
西奇:是谁都无所谓吧?
组员D:他是怎么进来的?保安系统怎么回事?
西奇:给,这是慰问品。
组员C:哎?
西奇:这个是被装在外面的信号发射器。把这个拿去分析的话,就可以知道数据库是怎么被破坏的了。那边的人,给我让一让。
组员C:哎?啊,等一下!
西奇:好了,我来修理你了,母机‘爱西斯’,好久不见了呢。
组员C:你,难道是四大天王的……

[刹车]
拉帝:呃……碧罕……吗?
碧罕:啊呀呀,真的很有效嘛。好久没有这样看着你的睡脸了。我来接你了,哥哥。


Track 06 堕入暗夜

界:(这种耳鸣和头痛……是因为埋在我额头上的微晶片正在接收来自玛利亚的信号吧。沿着这个声音一直走的话,一定可以找到玛利亚。玛利亚在的地方,拉帝一定也在!呃,到底是从哪里发过来的?就在这条巷子深处吗,玛利亚、拉帝!)
[脚步声]
界:马依奈的家伙们吗?
马依奈众:看招!
[枪声]
界:(是从哪里打过来的吗?)
马依奈众:站住!看招!啊……
界:(是谁?是谁在暗处狙击?而且枪法十分精准……)
杨:好了,接下来就交给界,回去准备煲汤吧。哎呀,同时担任四大天王和食堂负责人的工作,真是忙死了。

拉帝:呃……唔……嗯!
卡尔:从以前开始就一直这么倔强,真不愧是“钢铁的拉帝”。
拉帝:你也是一点都没变成熟嘛,卡尔。
卡尔:啰嗦!
拉帝:唔……
卡尔:呵呵,想必现在沙鲁特的本部里正吵翻天呢。在这种远离城市的仓库里,可没人会来救你。被组织抛弃,又被拷打,即使变成这副样子也不愿意加入马依奈吗?看不出你还是这种固守义理的人。
拉帝:那是因为马依奈那边没有我喜欢的类型的男人。
卡尔:那还真是抱歉呢!应该差不多了吧,沙鲁特跟马依奈之间这种不温不火的关系,我早就腻烦了。你不觉得头头只要一个就够了吗,对吧,碧罕?
碧罕:哥哥,为什么就是不愿意呢?我离开沙鲁特的时候,你果然没有跟我一起来。为什么?这样下去的话,我……
拉帝:唔……
碧罕:我真的会把你杀死哟。因为太寂寞了……虽然曾经一度决定要跟你诀别的,但是还是放在身边比较合算。和我一起来吧,否则的话,哥哥你的这条命就不需要了!
部下:唔……哇!!干什么!?你……
卡尔:在吵些什么!?
部下:好、好像有一个相当厉害的人闯了进来……啊!
拉帝:界!?
卡尔:什么啊,这家伙,不是拉帝的小猫嘛。……哼,这小子挺强的嘛。碧罕,没有什么办法对付他吗?
碧罕:当然有。
界:唔……啊!
碧罕:我输入最大级数的信号波,被他额头的微晶片接受之后,应该连动都动不了了吧?即使精神被破坏掉都没什么好奇怪的。对不起呢,可爱的界……真可惜啊,哥哥。哎哟,你的表情看起来真的觉得很可惜呢。哥哥你也挺喜欢这孩子的吧,我们兄妹俩真的很像。所以哥哥,跟我一起……嗯?!
拉帝:界,干得好!
碧罕:唔……哥哥,放开我。
拉帝:没用的,碧罕。
碧罕:为什么,界……?接收到那么强烈的信号波,竟然还可以动……
界:我想到可能会有这种情况,所以拜托西奇帮我做了防御的耳环。
碧罕:……是吗,原来是西奇,真是个难缠的对手。
卡尔:趁现在!
拉帝:界!!
卡尔:呃……!啊……[倒地]
(拉帝:一旦杀了人就完了……)
界:杀了人……我……
拉帝:碧罕,站住!
碧罕:你大意了,哥哥。但这一次是我们输了。界也变强了呢,但是还不够哦。
界:玛利亚……
碧罕:不要追过来哦,界,我们一定能再见的。
界:玛利亚!
拉帝:别追了,界!
界:哇!玛利亚……

杰特:哈哈哈……
西奇:真是的,可不是次次都可以靠蛮力来解决的啊。
杰特:嗯?但是啊,都怪那些家伙一拥而入嘛。
西奇:好好,你辛苦了。
杰特:呵呵,真是的,等到灯亮的时候一看,周围倒着一大群马依奈的家伙。
西奇:难怪走起路来这么不方便。
杨:哎呀,杰特和西奇。你们还活着啊?好好吃饭去吧。之后还要全力去收拾清理打架现场哦。
杰特:拉帝?!你没事啊!
西奇:界也在?回来的好啊!
纱雅:界!
界:纱雅……
纱雅:我好害怕。我一个人待在漆黑的屋子里,西奇先生和杰特先生也走掉了,还听到了枪声……
界:对不起,不过已经没事了。
纱雅:界?你的衬衣……沾满了血……你杀了人?果然连界也……?
界:纱雅……
纱雅:你不否认吗?你真的杀了人……吗?
界:是的……
纱雅:别过来!不是界!这样的界已经不是界了,界是不会杀人的……!!不要!!
拉帝:所以我不是叫你回去的吗。
界:我不回去。我还想要待在这里,待在你和玛利亚的身边……为了这个,杀多少个人都没关系!
拉帝:你真傻……
界:拉帝……

界:(天亮以后,我拜托杰特和西奇护送纱雅离开,而自己只是在大楼的窗后悄悄地目送着他们。)
纱雅:谢谢你们的照顾,杰特先生、西奇先生……
杰特:没什么,不客气。
西奇:我们也没为你做什么。
纱雅:请帮我跟界说一声对不起,我做了很多伤害他的事。但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到现在还是不太明白。为什么界……为什么要在那样黑暗的世界里……
杰特:……该走了。
纱雅:再见……

界:(纱雅,你所等待的那个叫“界”的男人大概再也不会回来了吧。一不注意就会互相夺取对方性命,像是仇人一样互相深爱的那两人……只要那两匹孤兽还存在于这个城市里我就不会回头……我在这个名为“拂晓”的城市里,选择了暗夜之路。一边期待,一边堕落……堕入暗夜之中……)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6 | 2018/07 | 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