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華客船でときめきは始まる

豪華客船でときめきは始まる

作者   水上ルイ
イラストレータ   蓮川愛
発売 リブレ出版
発売日   2010/01/27

キャスト  
ホアン:宮田幸季、リン:一条和矢
フランツ:岸尾だいすけ、ジブラル:檜山修之
湊:櫻井孝宏、エンツォ:子安武人
セルジオ:若本規夫

内容  
最強メガヒットラブ「豪華客船で恋は始まる」番外編がドラマCD化!
豪華客船の二等航海士・ジブラルとコンシェルジェのフランツの恋。
そしてコンシェルジェのホアンと海軍警察のリンとの恋。
ジブラル&フランツ編、リン&ホアン編、2つのときめきな恋をDISC2枚組にたっぷり収録!
水上ルイ書き下ろしミニドラマ『バルジーニ船長のプライベート航海日誌』も収録!
キャストトークも収録予定!

翻译:lafeier 三月兔 玲夜 名治 suyuki 青缨
校译:laimu

DISC01

Track 01

弗兰茨:(遭到海难的巴尔吉尼船长和他的恋人湊回到了这艘豪华客船——威尼斯公主Ⅱ的几天后,客船航行在宛如漂浮在印度洋上的美丽乐园般的马六甲岛的海域。我的名字是弗兰茨 修托罗海姆,是这艘船的接待员。巴尔吉尼船长和湊在开普敦附近遭难,在孤岛上过了好几天。在水和食物都很有限的情况下,被救助的时候,巴尔吉尼船长还负了重伤。本应该是非常严酷的几天,但是两人克服了困难,更加深了彼此的羁绊。在他们被救助前,我真的很担心,现在他们恢复了精神,真是太好了。还有稍微变成熟了点的湊,不知为何有点耀眼。然后,我和同事的接待员黄在湊的邀请下,在甲板上吃午饭兼聊天。)
倉原湊:呐,弗兰茨和吉布拉尔航海士已经是恋人关系了吗?
弗兰茨:我和吉布拉尔航海士吗?
倉原湊:没错,因为看上去就亲亲热热的啊。
弗兰茨:亲亲热热的,哪有……吉布拉尔航海士出身高贵,而且是船长认同的优秀航海士,而且那么英俊。而我只是一介平凡的接待员,亲亲热热什么的……
倉原湊:弗兰茨才不平凡,你是这么年轻漂亮还是优秀的接待员啊。
黄:我也这么认为哦,弗兰茨。
弗兰茨:但是我太崇拜他了,不是喜不喜欢的问题。
倉原湊:那我给弗兰茨施一个魔法吧。弗兰茨一定会喜欢上吉布拉尔的。
弗兰茨:喜欢上吉布拉尔航海士?(湊给我施的这个魔法,成为一直困扰的我问题。)

キュ-エッグレベル(出版社)、水上ルイ原作、《豪華客船で恋を始まる》番外編。
《豪華客船でどきめきが始まる 吉布拉尔&弗兰茨》。

吉布拉尔:(在第三层的前台,客人正陆续登船。)
弗兰茨:欢迎来到威尼斯公主Ⅱ。
吉布拉尔:(在其中特别开朗地接待客人的他,弗兰茨 修托罗海姆,我似乎出生后第一次喜欢上别人。想要把他耀眼的笑容占为己有,肯定是我的自私奢望吧。)
弗兰茨:那么请往这边。服务生会带您到房间,祝您旅途愉快。
吉布拉尔:(我的名字是クリス 吉布拉尔,这艘船的二等航海士,虽然出生统治亚洲的某个小岛的王族家室,但是曾经甚至沦落到做海盗。把那样的我救出来的就是这艘威尼斯公主Ⅱ的巴尔吉尼船长。托他的福,我才能这样享受环游世界的旅程,真是像做梦一样。)
弗兰茨:金斯顿公爵夫人。
金斯顿:啊拉,你好。
弗兰茨:卡其斯先生。
卡其斯:呀,麻烦你了。
弗兰茨:欢迎来到威尼斯公主Ⅱ。
吉布拉尔:(那不是世界闻名的电影导演 玛利亚 金斯顿公爵夫人吗?同伴是……能够出演她电影的华丽美貌的男人,肯定是演员吧。他的眼睛热烈地注视着弗兰茨,真是不愉快。嗯……是弗兰茨担当那个男人的房间吗?出航还有一段时间,还是先回房间看看海图吧。)
弗兰茨:吉布拉尔航海士!
吉布拉尔:弗兰茨?
弗兰茨:吉布拉尔航海士,现在是休息时间吗?
吉布拉尔:是啊,你呢?
弗兰茨:客人的迎接已经结束了,等下拿欢迎的饮料去客人的房间,一小时后就休息。
吉布拉尔:我一小时后开始值班,错过了呢。
弗兰茨:是么……
吉布拉尔:今天大概七点结束工作,你呢?
弗兰茨:我六点左右结束。
吉布拉尔:如果可以的话,一起吃晚饭好吗?当然如果你有约的话……
弗兰茨:不,没关系!我很高兴。
吉布拉尔:那么下午7点半到我房间来。
弗兰茨:诶?到您的房间吗?
吉布拉尔:(之前一直是在甲板,一不小心居然约他到我房间了……)啊,不,晋升后刚换了房间,想让你炫耀一下的。
弗兰茨:听说上级接待员的房间非常宽敞,您就尽情炫耀吧。
吉布拉尔:那七点半到我的房间好吗?
弗兰茨:那我先去一直去的餐厅预约外带。我很期待看您的房间。
吉布拉尔:(弗兰茨用湿润的眼睛凝视着我,这样的表情在所有人面前不是很危险吗?连我都要误会了。)


Track 02

卡其斯:这就是那部电影的剧照,你看,这里我也被拍到了吧。
弗兰茨:真的呢,卡其斯先生在那部有名的《摩洛哥的玫瑰》里出演,真是太厉害了。(已经七点五十分了,和吉布拉尔航海士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二十分钟。虽然知道和客人在一起的时候不能分心,怎么办……)
卡其斯:这部电影拍摄过程很辛苦,在超过四十度高温的沙漠待好几个小时……
弗兰茨:(平时的话要我陪多久都无所谓,但是今天难得吉布拉尔航海士约了我,也许他会觉得我耽误了约定的时间,是个糟糕的家伙,也许再也不会约我吃饭了……)
卡其斯:对了,还有那时候拍的DVD,要不要看?
弗兰茨:DVD吗?
卡其斯:是啊,大概有三个小时吧,肯定很有意思。
弗兰茨:(怎么办?要三小时……)对不起,我接个电话。
卡其斯:好啊。
弗兰茨:你好,我是修托罗海姆。
吉布拉尔:弗兰茨,我是吉布拉尔。
弗兰茨:啊,那个,我晚了真对不起,那个……(本来的话,应该说“有工作所以去不了”了,但是……)
吉布拉尔:难道被客人拖住了?对方是卡其斯?
弗兰茨:啊,是的,为什么?
吉布拉尔:我听值夜班的修鲁茨说的。一向守时的你居然迟到了,我就想到是不是这样。
弗兰茨:(啊,太好了,没有生气。现在就从这个房间出去和他见面多好啊。但是怎样才能出去呢……)
吉布拉尔:你很困扰吧?换卡其斯听,说有信息给他。
弗兰茨:但是……
吉布拉尔:我不会惹他生气的,放心吧。
弗兰茨:我知道了,请等一下。失礼了,卡其斯先生,那个……有您的信息。
卡其斯:信息?给我吗?
弗兰茨:是的。
卡其斯:我是卡其斯。啊……知道了,请转告她我换了衣服就去。弗兰茨,谢谢,手机还你。
弗兰茨:那个,我是修托罗海姆。
吉布拉尔:他马上就会放你走的,交接完了以后马上到我的房间。预约的晚餐我去拿。
弗兰茨:谢谢,那等下见。
卡其斯:啊,弗兰茨,我突然有点事,很遗憾,DVD观赏就留到下次吧?
弗兰茨:好的。那我告辞了,晚安。
修鲁茨:太好了,我还想要是你一直这样不出来怎么办呢。
弗兰茨:修鲁茨先生!
修鲁茨:今天就这样去休息吧,辛苦了。
弗兰茨:谢谢,我先走了。

弗兰茨:(是这里吧……虽然也去过他的房间,想起来,总是和黄和湊一起,这还是第一次单独拜访他的房间,而且还一起吃饭……怎么办,越来越紧张了……应该不是我听错吧?他是说的“到我的房间”吧?冷静,难得他约我到房间,千万不能失态。对了,深呼吸……)哈……(稍微平静了点,虽然不知道吉布拉尔航海士对卡其斯用了什么方法,但是他救了我这点没错。他能稍微关心我一下,我都觉得很开心。啊,对了,他说要去拿晚餐吧,那现在应该不在吧?不过,以防万一。)
[敲门]
弗兰茨:呜哇!
吉布拉尔:弗兰茨。
弗兰茨:啊!很抱歉我迟到了,刚才真的很感谢……(咦,吉布拉尔航海士还穿着制服。)
这个晚点说,你先进来。
弗兰茨:啊!
吉布拉尔:哦……你没事吧?
弗兰茨:(宽厚的胸膛……而且他的古龙水的香味,靠近闻真的很性感……啊,他的手在抚摸我的头发……怎么办?)对不起,我一直在发呆……
吉布拉尔:啊,不,我才是对不起,你的头发就像猫的毛一样柔软,不禁就……摸了两下…
弗兰茨:就是因为软,也很容易睡乱,早上要弄好头发很费力。
吉布拉尔:难怪,早上职工大会上偶尔看见你的头发乱了。
弗兰茨:就算想弄好,也有睡过头的时候,你会当不知道吧?当然,到客人的房间前我会整理好的,不沉稳点不行啊。
吉布拉尔:哈哈,不,你呆呆的样子也很可爱。
弗兰茨:(啊……很可爱,要是被别人我会生气,但是他的美声说出来听上去有点甜蜜的感觉。)
吉布拉尔:你只要这样就很好了
弗兰茨:(虽然看上去很酷,但是他其实是很温柔的人。所以我知道,他是在鼓励没什么自信的我。但是,怎么办,一直这样被注视的话,我会紧张到很奇怪。)谢谢,不过……啊,您已经去把晚餐取回来了啊,谢谢您。
吉布拉尔:冷掉了就不好了,过来。
弗兰茨:(说起来,我听巴尔吉尼船长说过,吉布拉尔航海士的祖国是个虽然小,却是非常美丽的地方,而且他还是那里的王族吧。)
吉布拉尔:今天你预约的推荐餐,我已经听主厨说了。前菜是鹅肝和菜花的冷盘配松露酱,主食是主厨特质的辣味番茄短意面。鱼是炸海蛎子配法式色拉酱,附带芝麻菜的沙拉。肉是烤夏兰鸭肉片配橘子奶油酱。甜点是浓缩咖啡浇冰激凌。
弗兰茨:啊,连浓缩咖啡的壶和冰激凌的玻璃容器都有,感觉太麻烦主厨了。
吉布拉尔:他好像是你的迷,说一定要你尝尝他得意的香草冰激凌。在吃完饭前,先把它放到冰箱吧。
吉布拉尔:明天要是休息就可以喝苏打白葡萄酒,不过有工作,只能喝矿泉水了。为什么干杯呢?
弗兰茨:首先是“为船长和湊的安全回来”吧。
吉布拉尔:然后是“为能够这样看到你的笑容”。
弗兰茨:(这样互相凝视,我感觉心跳越来越快了。但是,他是和我不在同一个世界的人。总有一天要回到故乡的吧,回国以后,一定有许多新娘候补在等着吧。)
吉布拉尔:弗兰茨?
弗兰茨:啊,是!
吉布拉尔:没事吧?累了吗?
弗兰茨:啊,对不起,我在发呆了……被客人一直留在房间,我知道不能失礼,所以有点累了。你打来电话真是帮了我大忙了。这么说来,刚才您在电话里说了什么?而且打完电话去拿晚餐的话,时间上来说回来得很早啊。
吉布拉尔:我给你打电话时就在杰罗巴餐厅的前面。
弗兰茨:诶,真的吗?
吉布拉尔:我听修鲁茨说你还没回来是在七点二十分的时候。以防万一,我去杰罗巴餐厅,老板说你还没去拿晚餐,于是就给你打了个电话。而且我也想到了把卡其斯叫出来的好办法。
弗兰茨:好办法?
吉布拉尔:在杰罗巴餐厅的大厅,他的同伴金斯顿公爵夫人正在一个人喝开胃酒,据老板说,她对卡其斯非常生气,说是到了用餐时间还不来邀请,作为陪同的男士太糟糕了。
弗兰茨:我也有点在意,所以说了一次,我问他“不用去陪金斯顿公爵夫人吗”,他回答说,她在忙着写脚本,不用管她。所以后来就没问了。
吉布拉尔:就算是女导演也要吃饭的吧,居然忘记陪同金斯顿公爵夫人,这不是他对你着迷的证据吗?
弗兰茨:演员卡其斯对我这个不起眼的接待员?怎么可能。
吉布拉尔:那个男人很危险,不能掉以轻心。你太没防备心了。
弗兰茨:但是,金斯顿公爵夫人是卡其斯先生的恋人兼赞助者吧?有女性恋人的他,我觉得不会对我这个男性有兴趣吧。
吉布拉尔:知道了,那个男人的话题就到此结束吧。不过,如果有什么困扰的事情就找我,知道吗?
弗兰茨:知道了,我会的,谢谢您。(卡其斯先生不可能对我有兴趣的吧,不过,吉布拉尔航海士会担心我,真的很高兴。)
吉布拉尔:好了,要是料理冷掉的话,会被主厨责骂的吧。
弗兰茨:啊,很好吃的样子,我开动了。嗯,好吃!杰罗巴餐厅的料理真的很美味啊!
吉布拉尔:这艘船上有各种各样的餐厅,在其中它也是首屈一指的,还能外带。
弗兰茨:(怎么办,要是那个魔法生效的话……。他并不是我这样的人能够喜欢的……)

吉布拉尔:(马上就要12点了,虽然听说明天他的工作好像是从傍晚开始……但是真不应该啊,这样不就和一直拖着他的客人一样了么。)弗兰茨,喝完红茶差不多要回去吧,你已经很累了……弗兰茨,在这里睡觉会感冒的,弗兰茨……
弗兰茨:嗯……吉布拉尔航海士……
吉布拉尔:啊,弗兰茨……
弗兰茨:嗯……
吉布拉尔:(他的呢喃非常甜美,拂过我脸庞的气息也非常温暖,我在那一瞬间忘记了所有,夺走了他的吻。亲爱的他的嘴唇很柔软,就像是刚出炉的甜美点心。)
弗兰茨:嗯……啊,对不起,肚子很饱,而且这个房间很安心,所以一不小心就……失礼了!我睡了多久?有没有给你添麻烦?
吉布拉尔:没关系,只是一小会儿。
弗兰茨:太好了,真的很对不起,竟然在别人的房间睡着。
吉布拉尔:(弗兰茨的无邪的反应,有一瞬让我心痛。以前,和他们包括湊一起吃饭的时候,半开玩笑地说过亲吻的话题。湊对他说“弗兰茨还没有接过吻吧”, 弗兰茨满脸通红地没有回答,以他的纯情,还有那个反应,肯定说中了。也就是说,我把他的初吻强行夺走了。)别在意,你能这么放松我很高兴。
弗兰茨:叨扰了这么长时间真不好意思,得把玻璃杯洗了。
吉布拉尔:不用了,你还是早点回房间休息吧。
弗兰茨:谢谢您。那我先把壶和玻璃容器还回去吧。真的打扰您很长时间了。
吉布拉尔:(弗兰茨要走了……啊……真想抱住他,再一次夺走他的吻。)
弗兰茨:晚安,祝您好梦。

吉布拉尔:(想要留住他的客人的心情,我很理解。今晚一定会做到有他的梦吧,一定有夺走他的吻的梦。)


Track 03

弗兰茨:(唉,竟然在他的房间睡着,虽然说我是有点累乐,但真是好难为情啊。而且那时候……还做了被他亲吻的梦……当然了,吉布拉尔航海士只是想把我叫醒,他不可能会吻我的。啊……不行,等一下要在健身房和黄和湊进行壁球的比赛,要忘记昨晚的事情,专心比赛。)
客人:午安,真是好客船。
吉布拉尔:是,您在船上还愉快吗?
弗兰茨:(啊,吉布拉尔航海士!怎么办,要逃走吗?不行不行,怎么能逃呢,要好好打招呼才行。)呼……
金斯顿公爵夫人:啊,你等一下。
吉布拉尔:是,您好,金斯顿公爵夫人。
金斯顿公爵夫人:你是昨天去过杰罗巴餐厅的接待员吧?我一直在找你哦。
吉布拉尔:找我有什么吩咐吗?
金斯顿公爵夫人:你是和我印象相符的美男子啊,要不要演我的电影?
吉布拉尔:电影,我吗?
金斯顿公爵夫人:优雅又端正的容貌,还有结实的身体,啊,真是我的理想啊。
弗兰茨:唔……抱歉,吉布拉尔航海士。
吉布拉尔:弗兰茨?
弗兰茨:船长在找您。
吉布拉尔:谢谢,我马上过去。那么,公爵夫人,我先告辞。
金斯顿公爵夫人:咦?等一下啊!

吉布拉尔:谢谢你救了我。
弗兰茨:对不起,如果是我打扰了您的话……
吉布拉尔:怎么会,我对出演电影没什么兴趣,你真是帮了忙了。
弗兰茨:(太好了,他对我笑了。不过,为什么我突然那样做呢?简直就像是嫉妒了似的。)不过,那个有名的金斯顿公爵夫人邀请您拍电影,真是太棒了。我看过她所有的电影,您确实是能让人看呆了的美型,就算被她邀请拍电影也不奇怪。
吉布拉尔:要我老实接受赞美还真是有点难。反过来说,出演她电影的男人都是帅气又让人看呆的。虽说是配角那个卡其斯也出演她的电影,你对他也是这么想的吗?
弗兰茨:哈?
吉布拉尔:嗯哼,啊失礼了,我在说什么啊……
弗兰茨:不,也许是我的说法太奇怪了。确实出演她的电影的演员都是美男子,卡其斯先生也是。但是我觉得帅气的,只有吉布拉尔航海士一个人而已……
吉布拉尔:诶?
弗兰茨:啊……(这样不就是绕着圈子说我喜欢你吗,被同性的,而且是我这样的人说,肯定会让他觉得很恶心。)对不起!我在说什么啊。
吉布拉尔:呵,工作是从傍晚开始吧?接下来是事务?
弗兰茨:是的,接下来和湊和黄进行壁球的比赛。我要过去了,告辞。(唉,我到底是怎么了?)

吉布拉尔:(壁球比赛目前是弗兰茨和湊的较量。白热化的比赛,吸引了许多来健身的乘客前来观看。注视着两人的观众视线十分热切,真是不愉快。)
巴尔吉尼:吉布拉尔?
吉布拉尔:船长,休息时间吗?
巴尔吉尼:我换了一个小时的班,我可不能错过湊的比赛啊。疗养中也给你添麻烦了。
吉布拉尔:不,没有麻烦。船长在遭难中,为了保护被鲨鱼袭击的湊,肚子上受了长的伤,缝了二十针,为了治疗稍微疗养了 一段时间,终于恢复健康,回到了工作中。)像这样能看着湊他们的比赛真是太好了,心情也很愉快啊。
巴尔吉尼:你就老实说了怎样,能看到弗兰茨的笑容很幸福。
吉布拉尔:嗯哼,当然,看到他灿烂的笑脸我很幸福,不过,其他男人看他看得发呆让我很不爽。
巴尔吉尼:那边看着弗兰茨的背影,是那个叫卡其斯的演员吗?你还是和弗兰茨说清楚比较好,叫他不要穿短裤了。
吉布拉尔:同感。
巴尔吉尼:今天早上我很严厉地和湊说了:你的脚是眼睛的毒药,不准穿短裤。
吉布拉尔:如果是恋人当然可以这么说,但是我和弗兰茨还不是那样的关系。
巴尔吉尼:在救助我们的时候,你们看起来明明已经心意相通了,我寂寞地在医务室疗养的时候,我想你们总该有些进展了吧。
吉布拉尔:要真是这样倒好了。(想起了昨天的吻,我感觉自己变成了很坏的人,他那么纯洁,而我……)
金斯顿公爵夫人:嘛,巴尔吉尼船长。
巴尔吉尼:您好,金斯顿公爵夫人。
金斯顿公爵夫人:我听说您受伤了,真是很担心啊。身体怎样了?
巴尔吉尼:多谢关心,托您的福,我已经完全康复了。
金斯顿公爵夫人:这真是太好了。我们又见面了,英俊的航海士先生。
吉布拉尔:您好,金斯顿公爵夫人。
金斯顿公爵夫人:刚才有人打扰我们没办法说下去,你愿意出演我的电影吗?
巴尔吉尼:电影?
吉布拉尔:很抱歉,我并没有那样的才能,请容许我谢绝。
金斯顿公爵夫人:嘛,在这艘船上的帅哥都是冷冰冰的,巴尔吉尼船长也是,已经连续十五年拒绝出演我的电影了,从还是美少年的时候开始哦。我的电影有那么无聊吗?
巴尔吉尼:当然我是您的大粉丝,但是我也要说一句和他一样的话:我没有那种才能请容许我谢绝。
金斯顿公爵夫人:嘛,虽然是个大帅哥,但是要巴尔吉尼家的下任掌门,威尼斯公主Ⅱ的船长出演电影,真是梦中之梦啊。但是,下一部电影中,会出现一位和王子抢夺公主的英俊骑士,俊美的容貌也好,结实的身体也好,野性的氛围也好,都和你非常吻合哟。
吉布拉尔:我很荣幸,但是,我想还有比我更合适的演员人选吧,在那里。
金斯顿公爵夫人:啊,这个卡其斯,我还以为他是忘了陪同我的事情,果然是迷上了那个美人接待员吧。哼!
巴尔吉尼:原来如此,他是金斯顿公爵夫人的新恋人啊。
吉布拉尔: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好像盯上了弗兰茨。看来要提醒一下他的女主人啊。
众人:哦哦!
巴尔吉尼:看来是湊获胜了。
吉布拉尔:弗兰茨下一局不会落败的。(我们为了迎接两人,走向了比赛场,然后我就把卡其斯忘记了,做梦也没想到之后会发生那样的事。)


Track 04

弗兰茨:(从傍晚开始的晚班结束后,时针就即将指向12点了,我正和值班时间相同的黄一起回房间。)
黄:又有机会玩壁球,真是太好了。
弗兰茨:嗯,不过输给湊了。
黄:要这么说的话你不是赢了我么?我得更加努力练习了,下次要争取第一。啊,对了,我要顺路去一趟等候室,向修鲁茨先生汇报完情况再回去,你呢?
弗兰茨:我刚才在走廊碰到他,已经汇报过了所以不要紧。
黄:那么就这里分开吧,晚安。啊~说来,吉布拉尔航海士也结束工作了吧?难道是准备绕道去咖啡厅向他说声晚安?
弗兰茨:…………
黄:替我向他问好啦,晚安。
弗兰茨:恩,晚安。明天见。(虽然已经夜深了不能长谈,只是想说声“晚安”也好。值夜班之后,吉布拉尔航海士总会在接待员专用的咖啡厅喝一杯红茶,今晚的工作时间特别长,应该已经很辛苦了,他一定会在那家咖啡厅。绕近路从甲板过去吧。)

金斯顿公爵夫人:你这样反抗我到底是什么意思?
卡其斯:反抗?我只是觉得对那个主人公的描写太肤浅了。
弗兰茨:(啊……是卡其斯先生和金斯顿公爵夫人?)
金斯顿公爵夫人:主人公只要脸蛋好就够了。复杂的性格设定之类的只是累赘。
弗兰茨:(看来他们在位下一部电影的剧本而争吵。啊,真是不该来啊,但是已经靠太近,走不开了。)
卡其斯:我想让那个主人公更有深度。这有什么不对?
金斯顿公爵夫人:哎呀,那可真是值得感动啊。但是写脚本的是我,导演也是我。哼。这样干脆你来写剧本好了,如果你能写的话。哼!
弗兰茨:(电影人真够呛啊,卡其斯先生好可怜啊。)
卡其斯:你在那儿吧?弗兰茨君。
弗兰茨:(被发现了!)啊……。
卡其斯:刚才在角落里瞄见你制服的一角,我是不会看漏你的。
弗兰茨: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偷听的。
卡其斯:我自己其实也在写剧本,只不过对于有没有意思没有自信。对了弗兰茨,你能看看我的剧本吧?然后让我听听你的感受。
弗兰茨:(怎么办。被金斯顿夫人这么说挺可怜的。但是吉布拉尔航海士曾经说过不能额外劳动啊。 )对不起,现在是工作时间之外,为了不影响明天的工作……今天……
卡其斯:有什么不行的?只要一会儿就好了。难道说你要弃情绪如此低落的我于不顾么?
弗兰茨:但是……那个。
卡其斯:确实那个女人是在包养我,我的公寓的租金和生活费都是他出的,偶尔也能不参加预选就参加她的电影的制作,但是作为代价,我也必须做她的床伴和外出的护卫,在这么豪华的客船上工作的你,一定蔑视我这样的人吧。
弗兰茨:不,我怎么会蔑视您……
卡其斯:那么就拜托了。读读我的剧本吧。
弗兰茨:我知道了,那我就打扰一会儿。
卡其斯:太好了,来。
弗兰茨:啊……。(突然紧紧搂住我的肩……但是这也是工作,只好忍一忍了……)

卡其斯:那么,默默跟来这里,就是接下去也“OK”了吧。
弗兰茨:诶?嗯……读剧本是没问题……
卡其斯:你这样是要掉我胃口么?看来你也一定是经常玩乐吧——与你的相貌大相径庭。
弗兰茨:啊……请住手!!(回想起来,以前也在几乎一样的情况下被吉布拉尔航海士抱住过。但是那个时候的我却没有感到这么强烈的厌恶感。心中反而感觉到温暖还很高兴。)
卡其斯:还要反抗么?是在煽动我么?
弗兰茨:啊……等等……!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卡其斯:因为我爱上你了。
弗兰茨:这一定是你误会了,你只是因为金斯顿公爵夫人说的话感到不甘心。
卡其斯:我可以离开那个女人。虽然会失去富裕的生活,但是我就会自由了。是你让我下了这个决心。
弗兰茨:稍微等一下。
卡其斯:为什么要这么反抗我。你有恋人了么?
弗兰茨:没有恋人,但是……(为什么现在脑中闪现的是吉布拉尔航海士的脸?)
卡其斯:没有吧?那么有什么不好。【抢震动的手机】哦哟。
弗兰茨:请还给我。
卡其斯:烦人的电话也不响了,让我们好好享受吧。
弗兰茨:不要,请您住手。
卡其斯:为什么不要?你不是说没有恋人么?
弗兰茨:确实没有恋人,但是我有喜欢的人。
卡其斯:难道是经常和你在一起的那个帅气的航海士么?玛利亚也对那个男人特别在意。真是不爽。明明有这样一个美型在身边。你这么一说我反而更想夺走你了。
弗兰茨:请住手,不要,住手!啊……啊……(我的……初吻……吉布拉尔航海士……为什么要哭呢?这样,简直像是我本来想把初吻献给吉布拉尔航海士一样。)
卡其斯:好柔软的唇啊。我从来没品尝过这么美味的嘴唇。
弗兰茨:太过分了,这是我的初吻啊……
卡其斯:那么就这样把你的初夜也给我吧。
弗兰茨:(再这样被侵犯的话,我就再也没脸见吉布拉尔航海士了。啊……原来我喜欢他啊……绝对不要别的男人对我做这种事情!)不要,放开我。吉布拉尔航海士,救命!救命啊!!(他不可能来救我的……)

吉布拉尔:(那个男人应该被金斯顿公爵夫人包养,被吃得死死的……但是我却有不好的预感。还是给弗兰茨打个电话吧……不,他在比赛之后又工作一定很辛苦了,好不容易可以休息了,这时候打扰就太可怜了。)
黄:吉布拉尔航海士,很抱歉打扰您,弗兰茨他来过了吧?关于明天值班时间有些话要跟他说。
吉布拉尔:弗兰茨?不,他没来过。
黄:奇怪了。刚才分别的时候他说了会来这里。我还以为他肯定在这儿。
吉布拉尔:知道了,我给他打个电话。[电话被切断](弗兰茨……)[您拨打的电话在圈外或已关机……]我感觉弗兰茨有危险了。我得去卡其斯的房间看看。
黄:我去告诉湊少爷和船长。
吉布拉尔:(弗兰茨……你一定要平安无事啊!)


Track 05

弗兰茨:不、不要!放开我!吉布拉尔航海士!救我!!!
卡其斯:你果然……会叫那个航海士的名字啊。
弗兰茨:不要!我绝对不要被你抱!我喜欢的人就只有吉布拉尔航海士一个人!
吉布拉尔:弗兰茨!弗兰茨!
吉布拉尔航海士!吉布拉尔航……嗯……
吉布拉尔:卡其斯大人,请你把门打开!不然的话我就要硬闯了!
卡其斯:你想硬闯客人的房间?!就只不过是个小小的船员而已吧你,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吉布拉尔:若是为了自己心爱的人……! 哈! 什么样的事都能做到,这样才算是个男人吧!
弗兰茨:吉布拉尔……航海士……
卡其斯:呃……竟然擅自闯入贵宾的房间……你以为会这样就了事吗!?我要提出抗议!
吉布拉尔:弗兰茨,他对你做了什么?你没事吧?
弗兰茨:我没事……可是……我的……我的初吻被他夺走了……
卡其斯:呃……哈……
弗兰茨:吉布拉尔航海士!……(他能够来救我,我已经高兴的流泪了。可是……身为乘务员的他对贵宾出手相向这样的事发生的话,一定是不得不受到处罚的。说不定……会让他返航!)
恩佐:弗兰茨,你没事吧?
湊:弗兰茨!没事吧!?
恩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弗兰茨:(现在不是我顾着哭的时候了啊!)不关吉布拉尔航海士的事,他没有错!他只是为了救被侵犯的我而已!
恩佐:你竟然想要侵犯我船上的船员?!此话当真吗卡其斯先生?!
卡其斯:呃……!我并不是想要侵犯他……我喜欢上了他,只是在追求他而已。
湊:你这叫追求吗?!别开玩笑了!你差一点就对他做出很过分的事了吧!
吉布拉尔:他强吻了弗兰茨,的确是想要侵犯他。不可原谅。我已经做好了被控诉的思想准备。
湊:难道说……初吻被他给……
弗兰茨:是的……(我……把本应该给吉布拉尔航海士的初吻给丢了……)有错的人是我,吉布拉尔航海士之前就和我说过让我小心的……拜托您了船长,如果要惩罚的话就请惩罚我吧!
恩佐:没事的弗兰茨。卡其斯先生,你意图对我的船员动粗,这是你就算挨了一拳也无法偿还的罪责。因此我决定,当后天游轮到达新的寄港地时,请你离开这艘船只。没有问题吧?
卡其斯:哼哼哼……反正我也是靠这那女人的钱坐上的这艘船,这正好是个和她一刀两断的好机会啊!呵……当然,我是不会控诉那边那个帅气的航海士的,所以放心吧。这点自尊我还是有的。
弗兰茨:……
卡其斯:弗兰茨,你是真的不愿意吗?不是想让我焦急?
弗兰茨:是……非常抱歉。我是真的不愿意。
卡其斯:呼……对不起了。只是有一点我必须告诉你,虽然我的行为是粗暴了一些,但我是真的迷恋上了你。只有这一点,你能理解我吗?
弗兰茨:……谢……谢你。可是……那个……
卡其斯:不用担心了,我不会再强迫你的。尽管要我放弃好不容易才遇上的理想的人是很可惜,可谁让你有那么个让人害怕的骑士跟着呢。啊啊……没能把脚本让你看看倒真是有些可惜呢。
弗兰茨:如果只是看看脚本的话……
吉布拉尔:弗兰茨不可以喔。对被自己甩了一次的对象不可以给与对方安慰,这样又会让对方产生不必要的误会的。明白了吗?
弗兰茨:是……
恩佐:还剩下明天一天……这间房间的换个负责人吧。你没有异议吧?
卡其斯:好啦,我知道。
湊:弗兰茨你脸色不太好喔,还是回房休息下吧?
恩佐: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们就可以了。吉布拉尔,你把弗兰茨送回房去没问题吧?
吉布拉尔:我知道了。那么,接下来去的事情就拜托你们了。
弗兰茨:那个……就还有一件事……,请您加油。如果您创作的脚本拍成电影的话,我一定会去看的。
卡其斯:你还真是个老好人啊,弗兰茨。我知道了。我会从零开始重新努力的。拍成电影之后你就来看吧。
弗兰茨:呵呵……

弗兰茨:……说起来……虽然这穿的防音性能好,但是刚才那么大的动静,会不会打扰到隔壁房间的贵宾呢……
吉布拉尔:不清楚啊……走廊里好像都没有探头出来的样子,应该都醉了,睡着了吧。
弗兰茨:(卡其斯大人他没有控诉吉布拉尔航海士这真是让我安心不少,可……我的初吻被夺走这件事真是好受打击……)呃……那个……如果您不觉得麻烦的话……
吉布拉尔:嗯?
弗兰茨:就一会儿,是不是能陪我到甲板去走一走呢?如果现在去睡觉的话,我一定会净是做到和他接吻这样的恶梦。
吉布拉尔:呵……嗯,是啊。我也还不想睡呢。

弗兰茨:没想到晚上像这样坐在长凳上竟然是这么的舒服。
吉布拉尔:是啊……
弗兰茨:那个……真的非常谢谢您。多亏了您我才获救了。
吉布拉尔:弗兰茨……有件事我不得不向你道歉。
弗兰茨:呃?向我……道歉?
吉布拉尔:我一直都想着……不得不对你说……其实夺走你初吻的人是并不是他……而是我。
弗兰茨:呃……这……是怎么……回事?
吉布拉尔:就是这段时间有一次在我房里,你因为太累所以睡着了对吧?因为你的睡脸太过于可人,让人怜爱了……
弗兰茨:您吻……我了吗?
吉布拉尔:对不起弗兰茨。如果说那个男人有罪,那么其实我也是犯有同样的罪。你狠狠揍我一顿吧。
弗兰茨:哈……(也就是说……那不是梦了?!我的初吻并没有让那个男人夺走,而是给了吉布拉尔航海士啊!)我不会揍您的。因为……我现在真的……非常的高兴!
吉布拉尔:哎?
弗兰茨:呃……啊……
吉布拉尔:高兴……?也就是说……你,并不厌恶……我吻你?
弗兰茨:……(啊……我已经没有办法再逃避自己的感情了。)我没有任何理由去厌恶。事实上那时候的我做了一个梦。
吉布拉尔:梦?
弗兰茨:是一个……我被您吻了的梦。
吉布拉尔:哎?
弗兰茨:我并不是为了初吻被夺走了而伤心,而只是为了我的初吻被您以外的人夺走而伤心难过。那个梦……不是梦……真是太好了。
弗兰茨:啊!
吉布拉尔:嗯……
弗兰茨:嗯嗯……(他柔软的双唇笼罩着我的双唇……明明一直以来他都是如此沉着冷静,优雅大方的人,他的吻却是这样灼人的热情……啊!……我竟然正在和我如此喜欢的吉布拉尔航海士接吻……!身体变得越来越热……心跳越来越快……怎么办?!这样下去我会……)哈……哈……哈……对不起,我……不会……换气……
吉布拉尔:换气?
弗兰茨:……对不起……我先告辞了!
吉布拉尔:弗兰茨!
弗兰茨:(刚才的我……竟然有了这么丢人的反应……啊啊!!我到底是多没用一个人啊!)

弗兰茨:(距离上次的接吻……已经过去了2个月。对于自己当时丢人的反应感到害臊的我,看到吉布拉尔航海士就到处乱逃……直到最近,才终于能又好好正常说上话。当然……第三次的吻也还没有呢……)吉布拉尔航海士你看这条新闻。卡其斯大人的脚本拍成电影了喔。
吉布拉尔:真的吗?给我看看。
弗兰茨:(深夜在甲板上,我们翻开了杂志……随着页面一页一页翻过,卡其斯大人的照片进入了我们的眼帘。看样子卡其斯大人的脚本被大导演给看上了拍成了电影。这个内容是……)
吉布拉尔:超级帅气的演员,在豪华客船上与美少年接待员坠入爱河的故事?!不就是那个男人的妄想么?!
弗兰茨:要这样说的话,这里一个不也一样嘛……来,你看这里。(我手指所点的新闻是,金斯顿公爵夫人的最新电影。)正于南国进行摄影中的美女电影导演与在那里相遇的异国美男相恋的热情似火的爱情故事。而且那个男演员的气场给人的感觉和吉布拉尔航海士好像啊。
吉布拉尔:唉……说起来,她又来信了。说是那个演员跟本没办法满足她,请我一定出演。当然,我是完全没那心思去演戏什么的啦。
弗兰茨:什么呀……她还在求爱呀。(总觉得……我的心莫名的冒火。好像是在嫉妒一样。会因为他的一个吻这么开心,就说明我是喜欢他的吧。嗯……可是,对于我,他说不定只是同情而已。而且!像他那样出色人和我这样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小接待员在一起……到底配不配啊真是……)
吉布拉尔:在你的心做出决定之前,不论多久我都会等着。能这样慢步调两个人在一起也不错吧?
弗兰茨:吉布拉尔航海士……(只要看着这样他温柔的笑容,我的心跳就会再次加速。我喜欢的这个人是这样的温柔、有一点点的凶狠,却又是如此的性感。)


Track 06

恩佐:巴尔吉尼船长的私人航海日记

恩佐:(上午7点20分。风速—3海里。晴空万里,风平浪静。
清晨,我离开了威尼斯公主Ⅱ,利用私人飞机和喷气机前往了东京。这当然是为了把我最爱的湊给抢回到这艘船上了。对他的家人以及深大寺老师寒暄就这样草草得结束后,前往机场。在黎明来临之前回到了威尼斯公主号上。湊好像非常的疲倦,不一会就睡着了。其实我见到久违的热恋情人是非常把持不住的……可是不行!不能因为一己私欲而不顾他的感受勉强他。作为一个成年人,我必须保持理性不可。)
湊:呼……
恩佐:(他紧闭的双眼和那长长的睫毛、端庄的脸庞、纯洁无瑕的睡脸。沉睡中的湊是何等的美丽动人啊。)
湊:嗯……
恩佐:(只是一个吻的话,应该可以被允许吧……不!如果吻了他的话,那接下去的事情我就更无法克制了。)
湊:呃……嗯?啊!恩佐、早上好。
恩佐:……!啊,早……早上好。
湊:恩?怎么了吗?
恩佐:啊……没……今天早上好像特别容易醒啊。
湊:是啊,我今天稍微有点事。……啊!睡过头了!
恩佐:湊,早安之吻呢?
湊:抱歉!现在没时间了。我冲个澡就立刻要出门咯。
恩佐:(还是……立刻就要出去吗……?说起来,昨晚开始湊就好像心不在焉似的……不!一定是因为太累了才那样的。不过就是拒绝了一个早安之吻,我在这里消沉什么呢真是的。)

恩佐:(下午1点。风速11海里。阴。风雨欲来。配合我休息的时间,我和湊在船上的意大利餐厅进行午餐。虽然预定了能看到海的位置,却不知道湊为什么总是心不在焉。)
湊:……非常的好吃。我吃饱了。
恩佐:我休息到2点。要不要去我房间喝杯咖啡什么的……
湊:啊不了,不好意思……我有约了。
恩佐:有约?弗兰茨和黄在傍晚之前都有工作在身啊……
湊:哎?!那个……总之我有约了。对了,你今天换班是晚上7点对吧?
恩佐:嗯……是这样没错。
湊:我知道了。啊啊,我得走了!那晚点再见。
恩佐:(呃……又被丢下一个人了。弗兰茨和黄明明都在工作着呢。他到底是和谁约了?!湊是那么的美丽他却对此没有一点自觉,不留神就会被卷进麻烦的事情里去……难道说……!是不是又要被哪个坏男人给骗了什么的?!唉~我知道自己太过溺爱他了,不自我克制一点不行。可是……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恩佐:(晚上7点50分。风速20海里。阴。波涛汹涌。工作结束后,迎接我的不是湊而是他的电话留言。)

湊:我是湊。8点的时候到后面的甲板上来。

恩佐:(我等到8点到来,前往后面的甲板。湊是在躲避与我两人独处吗……?对于原因我完全没有头绪。不……莫非……是因为在他每个休息期间我去日本找他的事吗?!还是……假日期间每天晚上我都抱他的原因?唉……我可能被湊给讨厌了。光是想到这个,我的心就好像痛得要碎了一样。哈……如果我失去了湊的话,可能连活都活不下去了。嗯?后甲板的灯光消失了……平时应该还是亮着灯的时候啊。真是奇怪啊……)
湊:生日快乐!
众人:生日快乐!
恩佐:哎?!
湊:啊哈!看你这表情!难道已经忘记了?今天是你的生日没错吧!
恩佐:啊……啊啊!我想起来了……呵,真是忘得一干二净了。
弗兰茨:我去把生日蛋糕拿来喔。
黄:请稍等片刻。
湊:明明我的生日一次都不会忘记,可是自己的生日却会忘得干干净净啊。不过,正是这一点才像你。
恩佐:整个后甲板都装点了鲜红的玫瑰花……还挂上了“巴尔吉尼船长生日快乐”的横幅……
湊:实际上从很早之前,我就计划着一个能给你惊喜的生日派对了。为了不在你面前暴露真是累坏我了。
恩佐:我说你怎么老是心不在焉的……
湊:啊哈!对不起对不起,我满脑子都是派对怎么策划才好就……
恩佐:也就是说……你不是因为讨厌我才那样的……
湊:啊哈哈,你说什么呢。这……怎么可能嘛。我对你是那么的着迷啊……
恩佐:……原来不是被你讨厌了啊。
湊:之前老是心不在焉的对不起啦。作为礼物……你可以对我有所要求。
恩佐:当然。我不会客气的所以你要有思想准备喔。
湊:嗯……
弗兰茨:久等了。船长,请您吹蜡烛许愿吧。
恩佐:啊呵,今晚谢谢大家聚在这里为我庆祝。那么……
众人:哇噢~!
恩佐:非常谢谢你。我爱你。湊。
湊:我也爱你。生日快乐。恩佐。

恩佐:(晚上8点30分。风速20海里。阴。小浪。航程与我和湊的恋情,一切都一帆风顺。)


Track 07

宮田幸季:这里开始是free talk的环节。《豪華客船でときめきは始まる》的收录刚刚结束,大家辛苦了。这次的Free talk备有主题。主题是:“心动”。那么就先有请岸尾君。
岸尾だいすけ:大家好我是扮演フランツ的岸尾だいすけ,要说心动的话果然还是工作。接到工作的联络啊,来到工作现场的时候,那可真是心跳心跳小心肝扑通通地跳啊,哈哈哈哈哈。以上是现在也在心跳中的岸尾だいすけ,谢谢大家。
宮田幸季:谢谢。接下来是我宫田。虽然不知道算不算心动,冬天躺在被窝里的时候那种舒服的感觉,把脚丫伸进冰冷的被窝里的感觉也好,早上不得不起床但是还能再睡三十分钟的这种幸福的感觉之类的能让我有心动的感觉。还有冬天的自动贩卖机写着“暖~饮料”,那个“~”符号,那种柔软的感觉让人很心动,有种被治愈的、很美妙的感觉。以上。接下来有请一条桑。
一条和矢:大家好,我是扮演ダヴィッド・リン的一条和矢,嗯……心动心动啊……啊,对了,这部作品也是,配过不少BL作品,最近我好像有情爱戏,虽然一直有参与,都一直没有诶,然后在此次“豪華客船系列”里,终于和ホアン修成正果有情爱戏,真是让人心动啊。怎么?无聊?那把你的心动故事告诉我吧~
宮田幸季:好的,那么接下去有请子安桑。
子安武人:我是扮演エンツォ・フランチェスコリ・ バルジニア的子安武人,我的心动是最近痴迷的蛋卷,“年轮屋”的年蛋卷真的是好吃得不行啊,我真的是一~~~直在吃啊,那真是令人心动的美味啊。还有就是大家众所周之的,我很喜欢玩游戏,游戏中的CG角色,那些姑娘的臀部真的是啊……哈哈哈(崩坏)。
岸尾だいすけ:社长!!社长!!!你在说什么啊!!
子安武人:真的是让人心动啊,我啊意外的是二次元控啊~
岸尾だいすけ:社长!!社长!!!你在自白什么啊!
子安武人:我对真人不感兴趣哦。
若本規夫:这人完蛋了。
岸尾だいすけ:社长!!社长!!!别说了!
子安武人:大家再见。
宮田幸季:好的,谢谢。接下去请檜山桑。
檜山修之:感谢介绍,我是扮演ジブラル的檜山修之。心动,也就是心脏扑通扑通跳的意思,扑通扑通也就是心跳的频率变快,要说最近心跳的频率确实变快了,是不是已经输给年龄了呢。稍微跑两步心跳就加快,呼吸也变急促。已经只能靠中药来调整了。果然心脏是人身体基本中的基本,这里如果停止跳动,血液就不能流到身体各处,然后身体就不能得到氧气,我们的工作强度有时候挺大的,如果不注意身体的话脑袋就会供氧不足,经常会有眼前发黑的情况,真的需要注意好好活着。我们谈什么话题?心动啊?希望大家重要的心脏不停止跳动,健康地活下去。大家辛苦了。
若本規夫:一直在讲心脏的话题嘛。
宮田幸季:好的谢谢,那么接下来是櫻井。有请。
櫻井孝宏:我是扮演倉原湊的櫻井孝宏,感谢大家收听。嘛,虽然不是最近突然喜欢起来的——带着狗狗散步的主妇之类的,那些狗狗真是好可爱啊。
檜山修之:啊,不是主妇。
櫻井孝宏:不是主妇啦,虽然有时觉得主妇们也不错,也有那样的时候,但是主要是迷你腊肠犬啊长毛吉娃娃之类的小型犬真是可爱啊,而且他们自己深知自己的可爱呢,讨好撒娇的样子对我来说真是致命一击啊。忍不住想摸摸它们。每天这种心动都成为我生活的动力,自己也想要养只狗狗了,我是一个人住,觉得养狗可能有点困难但是真的对狗狗毫无抵抗。以上是日日为疼爱自己爱犬的这种感觉心动着的樱井,再见。
宮田幸季:好的好的,那么接下去是压轴,有请若本桑。
櫻井孝宏:压轴,压轴!
若本規夫:我又不是什么大腕啊。
檜山修之:我们都是负责起兴的。
櫻井孝宏:请畅谈!
若本規夫:哎,说什么都行吧。我是扮演セルジオ的若本規夫,要说心动果然还是女人啊。关于女人啊,小学时候,那个时候每天都会喜欢上不同的女生,会不断不断地有新的恋情萌发,那才真是心动的感觉吧。上了年纪之后,一年能够心动的次数有没有一次还不一定了。希望明年心动次数能够倍增,或者三倍?希望能够对3到4人产生心动的感觉。希望能遇到这样的女生,倒不是要发展什么关系,只是看着,产生这种感想的感觉,希望明年是美好的一年。
宮田幸季:好的,那么以上就是Free talk的环节。

DISC02

Track 01

林:感觉很难受吧……有哪里会疼吗?
黄:没、没关系的。幸亏大家来救我……
林:黄……
黄:啊……
林:你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听到你们失踪的消息时,我觉得自己心脏快要停止了
黄:林中尉。
林:你已经很努力了,黄。
黄:(这是……难道是……吻?)那个……刚才的是?
林:给你的奖励,还有宣战书吧。我发现自己是爱着你的,从今天开始要正式的开始追求你
黄:林中尉……(怎么办,被一直喜欢着的林中尉吻了…………)

黄:(在梦中出现的优雅男性是 戴维 林,他是美国海军中尉,隶属于海军警察。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如何,但听说他出身名门。林中尉是为了调查某事件才乘坐这艘船的,而我从第一眼见到的瞬间就将他牢牢地记在了心里。)那个晚上发生的事不是梦吧……(一周前,在船上的假面舞会中途,我和同事兼朋友弗兰茨、还有巴尔吉尼船长的恋人湊一起卷入了某事件,被绑架到盗窃艺术品团伙的船上,差点就被杀了。心里虽然很害怕,但湊一直鼓励着我们,并且船长、海员吉布拉尔和林中尉也成功的救出了我们。最后,在威尼斯公主Ⅱ的甲板上,林中尉吻了我,还告诉我他爱我。但是,那也可能是因为紧迫情况下所产生了心情上的错觉。在那之后他一直很忙,我们几乎没有什么交谈。一周后的今晚,他就要回到船上来了。怎么办……只要一想起他,好像自己都变得不正常了)

キュ-エッグレベル(出版社)、 原作水上ルイ 《豪華客船で恋は始まる》番外編
《 豪華客船でときめきは始まる 林&黄》

林:(难以想象,作为男人的我会真心喜欢上他。我是出身于政治家的名门--梅森家族,我本人隶属美国海军。这份感情是不容于世的……)
黄:林中尉,欢迎乘坐威尼斯公主Ⅱ。我是您房间的接待员,这段时间请多多关照。
林:也请你多多指教(他的名字叫威廉 黄,是这艘豪华客船威尼斯公主Ⅱ的礼宾员,有着过于端正、给人有些冷淡印象的美貌,不过一浮现这样害羞的笑容时,却让他看起来像少年一样。只要看到他无邪的笑容,我的身心深处都快要不正常了)
黄:我来帮您拿行李……您的行李呢?
林:这次上船是为了休假哦,黄,所以行李只有这个手提包和一身衣服而已,我自己拿就行了。你今天几点换班?
黄:给我负责的客人拿去迎客香槟后,今天的工作就完成了
林:入住登记我一个人就可以,也不用带我去房间了……快点结束工作,到我房里来(我这样做会让他为难吗?)……好吗?
黄:我会拿迎客香槟过去的,那么一会再见 。
林:(没说情话,也没有“换班后再见”这样的话……我是被拒绝了吗……不过,我是不会退缩的,就算如此我也只能坚持到底……)。


Track 02

黄:(怎么办……好紧张)……打扰了,我是黄,我拿香槟过来了。
林:黄,请,进来吧。
黄:谢谢您,打扰了。(有他的古龙香水的味道……是多么好闻的香味啊。)这是迎客香槟。
林:谢谢。
黄:现在为您打开。
林:那就……
黄:啊……(怎么办……他的手,林中尉的体温透过手套慢慢传了过来。)
林:我是你的最后一个客人,你送香槟的工作已经完了对吧?
黄:啊、是……
林:香槟就由我来开吧,不能在私人时间还让你工作。
黄:抱歉,那就拜托了。
林:请坐吧。
黄:请用这个瓶起子。
林:谢谢……亲手试试还挺难的嘛。
黄:请等一下!拔香槟的木塞是……?
林:是第一次啊……啊,快拔出来了。
黄:不行!那样一下子拔开的话……啊,台灯!
林:对不起,你没事吗?
黄:您的鞋都湿了,请先不要动……让您久等了,请用毛巾……我马上擦干地板。
林:真的很抱歉,如果吊灯碎片掉下来,就伤着你了。
黄:没关系,我没事。
林:那就好……吊灯还有台灯都是很贵的吧?
黄:吊灯是巴尔吉尼船長特地在木兰诺岛订做的,台灯是在威尼斯有名的古董商店文森娇买的。
林:那价格,估计是个天文数字了。
黄:幸好您没有受伤。
林:我还以为我也可以开香槟,看来还是蛮难的呢。啊……没想到会让你看到这么尴尬的样子,我的形象已经没有了吧?
黄:呵……怎么会,我能体会到您的亲切之处。
林:……这件事能向吉布拉尔保密吗?要是让他知道我开香槟让塞子乱飞什么的,绝对会被当做笑料不停地嘲笑的。
黄:(这样的林中尉还真有点可爱呢。)好,我会保密的。差点打碎威尼斯玻璃制的吊灯和文森娇的台灯这件事我也会保密的。
林:呵呵。
黄:开香槟是有点小窍门的。
林:能教教我吗?
黄:当感到就要拔出来时,需要把木塞弄歪,然后斜着慢慢拔出来。
林:嗯。
黄:让气体从木塞和瓶子的缝隙里一点一点出去,就不会突然飞出去了。
林:原来如此,下次拔木塞的时候我一定会注意,谢谢。
黄:(这个人心胸宽广,又有领导才能,人长得帅,个子也高,还不会轻易发脾气……如果我是林中尉的部下,也会像他们一样为他豁出性命在在所不辞吧。不,或许现在的我已经如此醉心于他了。)
林:请吧。
黄:谢谢,不好意思,让您给我倒酒。
林:刚才被你看到我不中用的一面,这次得让你知道倒酒这点小事我还是能做好的。
黄:据说这酒杯只做了两个,做杯子的工匠说,在两个杯子干杯相碰时许下愿望就会实现。那么,我们也为了什么干杯吧?
林:首先为能了和你相遇的幸运,然后希望你能爱上我……。我说过要追你的事可不是撒谎哦,你也能爱上我就好了,我从心底里这么希望着。
黄:林中尉……
林:别一脸被吓着的样子,在没有你允许之前我是不会突然扑过去的了。
黄:对不起,我不是在害怕……
林:我想吻你,可以吗?
黄:(脑中仅剩的最后一点理性在提醒自己,这样是不行的……好像马上就要撑不住了,但是……)啊……对不起,我打扰得太久了,您刚上船一定很累,我这就告辞了……那个,香槟还剩下半瓶多,需要我给您续上吗?
林:啊、不用。
黄:只要把推车推到走廊里,就会有客房服务人员来收走……晚安,祝您好梦。
林:(逃开了,是我太着急了吗,还是……他也喜欢我的感觉只是我自己的臆想?)

黄:(我做了很失礼的事,虽然林中尉说爱我,但像我这种毫无长处的人,根本配不上他的。)
湊:咦,黄怎么在这种地方?
黄:啊、湊。
湊:我和恩佐约好的,能让我在这等会儿吗?
黄:当然,请。
湊:你应该已经下班了吧?我还以为你在和林中尉约会呢。还是你们也约在这?如果打扰到你们就说出来哦,我就不做电灯泡啦。
黄:没有,没关系,我们已经互道过晚安了。
湊:是吗……那个、有什么烦心事可以找我谈谈哦。
黄:谢谢您,请不用担心。……我很尊敬能认真经营爱情的人。
湊:你是指我和恩佐吗?
黄:是……我能感受到你们互相珍惜对方的心意。
湊:嗯,对我来说恩佐是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的存在。不过林中尉也很珍惜黄吧?
黄:这我知道,我很高兴……不过,我不知道该怎样回报他。
湊:对不起,我理所当然的以为黄也喜欢林中尉,难道其实没有……?
黄:怎么可能!?像他那样优雅坚强完美的人怎么可能不喜……啊……我在这激动什么呢,对不起。
湊:啊……吓了我一跳,黄一直都是很淡定的样子……
黄:失礼了……我很不习惯恋爱什么的,事实上、那个……还没有谈过一次恋爱。
湊:我也是哦,第一次恋爱,一直都不了解自己的心情。恩佐是像童话中王子一样的完美男性,而我却是不管从哪方面看都极其普通的学生,那时的我还做出了许多反抗和令人讨厌的事,所以我至今还觉得他会喜欢上我是个奇迹。
恩佐:湊,抱歉让你等了,想喝点什么吗?我帮你点。……还是直接去休息?
湊:啊、我觉得够了,差不多去睡吧。
黄:(他们是从心底相爱这件事,只要在他们身边就能感受到。)
恩佐:走吧,湊。
湊:嗯。
恩佐:黄工作了一天也辛苦了,好好休息一下吧。
黄:是,谢谢,您也辛苦了。
湊:晚安,黄,做个好梦。
黄:晚安。
恩佐:抱歉让你久等了。
湊:你才是,工作了那么久很辛苦吧。
恩佐:没关系,跟你做做运动的力气还是很充足的哦。
湊:恩佐真是……
黄:(啊……真的很亲热啊。能和喜欢的人结合肯定是件幸福的事。不过,我真的有可能和林中尉结合吗?突然逃出房间果然还是很失礼的吧……很热、又甜蜜,但很不安……这一定就是人们所说的爱吧。)

林:(在海上果然会让人身心平静,好不容易转入海军,如果可能的话真想一直住在船上,但是……父亲所在的梅森家族还没有放弃让我成为政治家的想法,真希望他们不要过度干涉我的自由。)那是……黄?(啊……脸那么红,因为你总是这样的表情,所以我才对自己也是被爱着这件事抱有幻想。)
黄:我听到有人从远处跑过来的脚步声,但是没想到是您……
林:你为什么会在这?
黄:我在看海,再吹吹清晨凉爽的风,可以赶跑睡意,精神起来。
林:我也经常在这慢跑,在拂晓时的微风中跑步很舒服。
黄:我们虽然不常见面,不过却会喜欢上同一个地方呢。
林:是啊。(为什么只要看到他的笑脸就会被治愈呢?)
黄:我要对昨晚发生的事道歉。
林:不,要道歉的是我,没有事先确认你的心情,自己突然乱来了,肯定让你很困扰吧。
黄:我根本没有觉得困扰……您的告白,我很高兴……
林:那你昨晚又为什么要跑,可以告诉我原因吗?如果我让你觉得讨厌,我道歉,所以……
黄:我没有觉得讨厌!只是……我,我还不习惯恋爱的感觉,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办,对不起,突然跑掉,其实……
林:其实?
黄:我也想多跟您相处……
林:啊……。我想今晚到船上的餐厅吃晚餐。
黄:是,我会去您喜欢餐厅帮您订餐。
林:我没说让你去订餐的话啊,我在向你发出正式约会的邀请。今天几点下班?
黄:那个……下午4点,但我是这艘船上的船员,我没有能在这种豪华客船的餐厅吃饭的礼服……
林:这你不用担心,我去预约餐厅,5点去房间接你,好吗?
黄:我知道了,那个……我很期待。
林:(他那在晨光中闪耀的眼睛就像世界稀有宝石一样,啊……我爱上的少年是多么的美丽,多么的可爱啊。)


Track 03

黄:(啊,能和林中尉单独两人共进晚餐,真的很高兴!)
林:说起来,正好有话要跟你说。
黄:啊……是,是什么呢?
林:今夜,威尼斯公主II会靠岸吧,上船的客人当中,据说会有我的叔父。因为叔父貌似有朋友是这艘邮轮的老顾客,据那位朋友的推荐,黄,他要求由你来担当他房间的接待员。
黄:让我来……负责服务你的叔父?
林:恩,叔父的名字是乔治•梅森,前美国副总统。
黄:诶?!前美国副总统是……你的叔父?
林:我双亲在我高中的时候就离婚了,之后我就一直沿用我母亲的姓。当然,直到如今我还一直和父亲有联系,因为那样,所以也难免会和梅森家族打上交道。不过可以的话,还是不太想接近他们。昨天晚上叔父也来过电话,一直不停地唠叨。如果我在房间的话,估计他肯定会找上门来的,所以我想躲一下。啊,当然,想和你约会这是一直不变的最大的目的。
黄:我明白了,晚餐我会奉陪的。
林:梅森家族都是些很难打交道的人,这里面叔父算是最麻烦的人了。
黄:是这样吗……我作为接待员来说还是远远不够格,但是,我会努力不在你叔父面前做出失礼的举动的。
林:如果被提出什么麻烦的要求,就来跟我商量吧,绝对不会让你勉强的。行吧。
黄:谢谢。
林:然后是,不要忘记和我的约会。
黄:是,当然不会。(啊,不知怎的,现在就开始心跳不已……)

黄:(那天晚上,邮轮在下一个港口靠岸了,我们服务生们一字排开在船的入口大厅两边。像这样等待自己负责的客人登船,是这艘船的惯例。)
弗兰茨:黄,很紧张吗?
黄:弗兰茨……嗯,也许有一点……
弗兰茨:来,笑一笑,黄肯定没问题的!因为你是很优秀的服务生啊。
黄:没有这回事啦……我会加油的。您好,乔治•梅森先生!欢迎来到威尼斯公主II!我是接待员 威廉•黄。请多多指教。
梅森:你就是小黄吗?虽说是受韦斯顿伯爵的推荐而指名,你挺年轻的啊。
黄:希望我能为您的旅程尽全力服务,有什么要求请尽管吩咐吧。
梅森:据亲戚们说,我可是又别扭又任性呢,这次拜托你了哦。
黄:为了使您有一个舒适的旅程,我会尽我所能为您服务的。

梅森:果然在船上景色就是很不错啊。
黄:在电梯里面的话,景色会更加优美哦。请。
梅森:哦……一边墙全部是玻璃贴面吗,这真厉害呢。
黄:是,可以眺望到蔚蓝的大海和天空。这里是最好的观景点。

黄:这里的皇冠皇家套房是梅森先生的下榻之地。
梅森:是嘛。
黄:前面是佣人和保镖的房间。
梅森:虽然也住过不少VIP套间,像有这么多佣人房的套间,还是只有威尼斯公主II上面才能见到呢。
黄:那是因为皇族,特别是中东的客人会带很多佣人和随从。然后这里是……这里是专用的健身房。
梅森:很整洁嘛……真不愧是大富豪巴尔吉尼家族经营的公司的客船呢。不过我也没有什么兴趣去锻炼筋骨啦,光是上甲板逛一下就足够了。
黄:这里是起居室。这里专用甲板是这个皇冠皇家套房的客人专用的。
梅森:哦,这里的船尾甲板很棒。
黄:第一间卧室在这里。
梅森:对于我一个人来说不是稍微嫌大了点吗?虽然刚才在服务台收到过戴维的留言,说让船长给我安排了一间大一点的房间,所以这里应该是我的房间没错……
黄:当然没有错。巴尔吉尼船长一直都受林中尉照顾了,对于他的亲戚,必须用心款待才行。
梅森:也就是说戴维干活还是干得不错呢。
黄:当然。
梅森:是么……作为叔父我真感到骄傲呢。
黄:对不起,我先失礼一下……喂,我是黄。
林:我是林。听弗兰茨说你还没有回来,就打电话过来了。是不是被我叔父留住了没法脱身?
黄:那个……是……
林:果然如此啊……你就随便应付一下,出来就好了。
黄:再过一会我再给你打电话好吗?
林:明白了,我等你。打扰你工作了,不好意思。
黄:失陪了。
梅森:难道说,你到了交班时间了?
黄:啊,是。不过没关系。我随后会拿来迎客饮品……
梅森:我很快就会在船里到处逛逛,自己一个人就可以了,没关系的,你退下吧。
黄:非常感谢。如果有什么吩咐,只要打电话,服务生主管就会立即赶来的。那么,我先离开了。

黄:我是黄,刚从梅森先生的房间出来。我去一趟会议室然后就会回房间的。我会尽量快点,应该能在约定时间前……
林:没关系,不用着急。我五点半来接你吧。不用穿什么西装了,就穿着平时的衣服等我吧。
黄:……是,那五点半见。

黄:啊……穿起来很舒服,真是很棒的衣服……所以,我穿有点浪费……
林:……和你非常合衬。然后还有这件衬衫和天鹅绒的外套,穿来看看。
黄:(都是些让人看得入迷的漂亮衣装,镜中的自己仿佛就像是另外一个人,感觉自己像是重生了一般……)
林:黄,没事吧?一直让你试穿,把你累坏了吧?
黄:对不起……没事……那个……
林:啊……我看入神了……非常棒,你真的很美。
侍应:虽然每一套都很合衬,但现在穿着的这套纯白的中国色调的衬衣,配上衣领上有东方风格的刺绣的黑色天鹅绒上衣,还有黑色的绒裤就像是专门为他量身定做一样。
林:那么把他现在穿的这套衣服送到他房间去吧。
侍应:明白了。
黄:那个……这衣服……真的很漂亮。但是,如此高贵的衣服,我实在是……
林:这是我给你的礼物,请允许我为你送过去。坠入爱河的我,不管是什么事情,只要能让你高兴,我都会去做。喜欢那套衣服吗?
黄:是的,非常喜欢。
林:那么,希望你能收下。
黄:(怎么办?感觉我要高兴死了……)
林:请扶住我的肩膀。
黄:咦?
林:请抬起右脚。
黄:像这样吗……啊,等等……怎能让您为我穿鞋……
林:没关系。然后请抬起左脚。
黄:……是……
林:那我们走吧。约会才刚刚开始,之后就是晚餐了。

黄:(他预定的是威尼斯公主II上面也数一数二的高级饭店。在那里饱尝了美味的法式大餐之后,他又带我去了剧场,配合晚饭之后的时间,让我看了在深夜开始上演的浪漫歌剧。平时虽然只是一个平凡的服务生,今晚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好像喝香槟喝得有点醉了……凉爽的海风很舒服呢。今晚的银河很漂亮呢。
林:黄,开心吗?
黄:是,很开心。真的非常感谢。
林:你喜欢就太好了。
黄:林中尉……
林:我爱你。只是这样在一起而已,我就已经难以自控……
黄:啊……
林:今晚我已不想放开你。就这样去我的房间吧?一直到明早我都不会让你回去的,可以吗?
黄:……不可以……已经……这样就……
林:啊……这样啊,看来我太心急了,对不起。
黄:啊……(如果我现在说,还是带我去你房间吧,他会有怎么样的表情呢?)不,没那回事……今晚非常开心,又收到了这么漂亮的礼物,真的非常感谢。那么,我先失陪了……
林:等等,我的生日很快就到了,船长和凑都在为我策划派对,你听说了吗?
黄:是,凑还说因为他是你的生日宴会的干事,所以非常努力呢。
林:你也会出席吧?
黄:当然,船长吩咐我,不是以一个服务生的身份,而是一个私底下的客人的身份出席。派对那天,我可以穿上这身衣服吗?我很想让凑和弗兰茨看一看……说起来,礼物我找了很多,果然还是应该送让你喜欢的东西好……你能提个要求吗?
林:要求?
黄:对。因为不能下船,所以如果是威尼斯公主II上面就能找到的东西就好了……啊,如果有时间,一起去看看也……
林:那样我也很高兴,但是……我有一样非常想要的东西。
黄:是什么?请尽管说吧。
林:那么,我想要你。
黄:啊……
林:我说,我在生日那天,最想要的是你。像这样想要一样东西的心情,在我的人生中从未有过。我想要你……
黄:(很可能,生日的那天晚上,我会把我的一切奉献给他……如果我答应了,他会在生日当夜对我做什么呢?身体很热……难道说,这就是称为欲望的东西?)
林:在生日那晚我会再问你一次,在那之前请你好好考虑答复吧。
黄:我明白了……那个……晚安!(啊,心脏剧烈地跳动,今晚绝对睡不着。)

梅森:在美国海军的时候,乘坐过包括航空母舰在内的很多船只。然后退下副总统一职之后,我乘坐了全世界的很多豪华客船。但是,像这样美妙的客船真的很稀罕呢。
黄:是么……那个,两人份的下午茶,难道说是要叫林中尉一起……?
梅森:戴维肯定不会喜欢这些甜食的。这是给你准备的。
黄:啊……我可以陪同吗?
梅森:会让你困扰吗?还是说到了交班时间?
黄:不,没关系的。
梅森:那就坐下吧,站着说话怪难受的。
黄:是,那我就不客气了。刚刚吃完的午餐也是时候消化了呢。这艘船上还有英国口味的咖啡厅。不过一定要说的话,都是年轻女性喜欢的口味……为了梅森先生,我们让船上的糕点师主管特制了一款,果酱和烤饼,还有小蛋糕,都适当地把糖分减少了。
梅森:嗯,非常美味。糖分的确是减少了,但是原材料非常棒。替我向糕点师主管道个谢吧。
黄:非常感谢!我一定会传达的。
梅森:虽然我是第一次坐这艘船,威尼斯公主II真是超乎想象的豪华客船呢。不只是豪华,而且非常舒适,这是非常难得的。在我脑海中很体贴周到的服务生当中,你也能算上一个呢。
黄:非常感谢,我感到很荣幸!
梅森:虽然你这么年轻,但服务真的非常周到呢。如果你是年轻女性的话,我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把你列入戴维的妻子候补的。
黄:(林中尉的……妻子……)
梅森:说起来,戴维如果是候补的话,你觉得怎样呢?
黄:啊……?(到底是什么意思呢?难道是说……恋人候补……?)
梅森:哦,这样说你大概听不懂吧。如果戴维去参选总统的话,你作为选民会为他投票吗?
黄:……啊哈哈,当然会。能有像他那样的的总统就太棒了。因为我不是美国国籍,很遗憾不能投票……
梅森:那真是很遗憾呢。但是,这样啊,你会支持他的啊。他的父亲也是有名的政治家呢,但是很遗憾,因为倾向于反体制的政策,在政党里面被孤立了呢。哦,对了,看看这个,最新一期的《新闻周刊》,上面有戴维的长篇访谈哦。
黄:那个……我能看吗?
梅森:啊,当然可以。
黄:(怎么了……如果我全部读完,感觉他就会离我远去一样……如果林中尉踏上政治之路的话,和男人之间的恋爱肯定无法隐藏……)
梅森:《新闻周刊》很少会刊载这么长篇的访谈呢,这可以看出民众对戴维的期望也很高啊。戴维入伍海军也是一种修行,应该不会一直呆在那里的。
黄:……?!
梅森:戴维有着不可估量的领袖才能,总有一天会成为政治家,甚至还是应该成为美国总统的人才。他本人应该也有这个自觉。
黄:(林中尉也打算踏上政治之路吗……?那说爱我到底是……)
梅森:是时候找一个合适的对象结婚了。如果和奇怪的人恋爱,纠缠不清,到时候引来丑闻就不好了。这一次虽说是偶然,戴维在这艘船上休假真是帮了我大忙了,因为之前总是躲着我,都没机会跟他说起这件事呢。后天船长他们不是要给戴维开生日派对吗,我决定那天直接跟他本人好好说说。
黄:是这样啊……那个,我忘了我还有事情,先失陪了,您慢用。
梅森:黄,你也会帮我吧?为了不让戴维逃跑,派对上就拜托你了哦。
黄:我明白了,那么,失陪了。

黄:(如果我接受了林中尉的告白,当他的恋人的话……和身为男人的我有着恋爱关系的事情万一公诸于世……这肯定会给他作为政治家的未来划上深刻的伤痕。深爱的人的未来,我绝对不要让其蒙上阴影。……我如此地爱着他……但是他却是伸手不及的遥远世界的人。我们命中注定不能在一起。)


Track 04

黄:打扰了,我端来了红茶。
林:谢谢你。你看上去没什么精神呢,脸色也不太好。没事吧?
黄:对不起,最近太忙了,有点累着了吧。
林:累了的话,你还是回房间里休息一下比较好。
黄:真的非常抱歉,我先告辞了。
林:(昨天晚上我因为非常想和他说话,睡觉前点了2杯红茶。但是他也说了和刚才一样的话,离开了这个房间,没和我一起喝红茶。今晚黄也是,一直不正眼看着我。让他如此痛苦的人是我吗?)黄。
黄:是!
林:我有说过明天生日宴会之后,我希望能和你一起度过吧。我现在可以问你,你对此的回答吗?我希望你能在宴会结束之后到这个房间里来,然后陪我一起迎接第二天的朝阳。你对此的答复呢?我本打算等到宴会那天的晚上,但是……
黄:对不起,我做不到。
林:因为你“很忙”?
黄:不,因为你是这艘船的客人。我很感激你教给了我很多事情,今后我将恢复一名普通接待员的身份。先告辞了,晚安。
林:(被拒绝了。我已经只能放弃了么……)

黄:(好痛苦,痛苦得快要死掉了。我是如此爱着他,却无法和他结合在一起。)林中尉,我爱你。所以不能阻碍你,除了离开以外别无他法。(林中尉?)
弗兰茨:黄,你回来了?
黄:嗯,刚回来。稍微等一下。(不可以让和吉布拉尔航海士相亲相爱,幸福的弗兰茨为我担心。)进来吧。怎么了?一脸这样的表情,难道和吉布拉尔航海士吵架了?
弗兰茨:不是,我是在担心黄啊。
黄:为什么要担心我?啊,先坐下吧。
弗兰茨:昨天开始黄就很奇怪,会议中也一直在发呆,即使表现和平时一样,但总觉得不自然。我们是朋友吧?有什么烦恼的话,我可以和你一起来商量。
黄:烦恼?抱歉,让你担心我了。也不是什么能称得上烦恼的事情,只是觉得或许我和林中尉快结束了吧。
弗兰茨:诶,你们关系明明那么好?!为什么?
黄:林中尉他……听说林中尉是总有一天能够成为总统的人才,梅森家的人对他抱有很大的期待,林中尉好像也打算选择政治家这条道路。
弗兰茨:怎么会……
黄:所以我觉得世间不会允许他有一个男性恋人。
弗兰茨:难道你打算为了他的将来而退出吗?黄,你是真的喜欢林中尉吧,那么————
黄:梅森先生说过戴维必须得有一个门当户对的结婚对象。因为和奇怪的人交往,引发不必要的丑闻就糟糕了。我真的喜欢他,正因为如此才不希望成为为他的将来抹上污点的存在。
弗兰茨:黄。
黄:弗兰茨,危险啦。
弗兰茨:我们在这艘威尼斯公主Ⅱ上度过着梦幻般幸福的日子,但是,或许在陆地上流淌着和这里完全不一样的时间呢。那是大人的世界吗?
黄:谁知道呢。不过我没事的,不用担心,弗兰茨。

林:(我生日的那一天,虽然完全不是出席宴会的心情,但是我又无法缺席巴尔吉尼船长为我特地准备的宴会。)
吉布拉尔:弗兰茨非常地消沉,刚才我邀他去我的房间,他说着你先去吧,就把我给撵走了。虽然问他他也不告诉我愿意,不过看来应该是在担心没有精神的黄吧。你该不会是对着不情不愿的黄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林:我什么都没做,而且我刚被黄给甩了。
吉布拉尔:诶,不会吧,你在开玩笑吗?理由呢?
林:我要是知道的话,也不会那么辛苦了。
湊:林中尉,祝你生日快乐!
恩佐:祝你生日快乐,林中尉。
林:为我而准备了如此盛大的宴会,真是非常地感激。
恩佐:为这场宴会而东奔西走的人是凑,黄还有弗兰茨。那二人还没有来吗?
倉原湊:因为说今天穿私服也可以,一定还在精心准备中吧。啊,来了。咦?为什么黄还穿着接待员的制服呢?
林:(他拒绝在私生活上和我有所接触,所以才会穿着接待员的制服。)
弗兰茨:祝你生日快乐,林中尉。
林:谢谢你。
黄:祝你生日快乐,林中尉。祝你今年一切顺利,未来前程似锦。
林:黄……
黄:那套衣服,我会送去洗完之后再还给你,告辞了。
林:(痛苦地好像快死去一样。)
湊:等一下,怎么了?这样……
弗兰茨:凑,再不快点去的话,好吃的甜点都要被拿光了哦,走吧。
湊:啊,等一下!
吉布拉尔:看来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呢。
恩佐:你逼迫黄做了什么他不愿意做的事吗?虽然我可以理解恋爱中的男人的行为有时会暴走,但是也得有个限制……
林:我向他告白,然后被黄拒绝了,仅此而已。
恩佐:黄拒绝了你的告白?真是难以置信。
梅森:终于抓住你了,祝你生日快乐。
林:非常感谢你。
梅森:戴维,你都迎来了生日,是不是差不多该到辞去海军警察的时候了呢?
恩佐:辞去海军警察?你是说林中尉吗?
梅森:嗯,戴维已经在海军中积累了足够的经验,应该是学习点政务的时候了。我认为戴维是参加总统选举最适合的人选,也该是找个门当户对的结婚对象的时候了。
林:叔叔,不论是政治家,还是结婚一事,我应该已经拒绝过好几次了。(啊,难道说————)叔叔!难道你把刚才的话也告诉了接待员的黄吗?!
梅森:因为我和他变得很熟,有什么不可以吗?
林:怎么会这样……。黄!
黄:林中尉……
林:我有些话要告诉你,跟我来。叔叔,请你好好听我说,我是凭自己的意识进入了海军,当然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而且我是个GAY,爱着身为接待员的黄!你们一族喜欢强人所难,会想尽方法让我走上政治舞台的吧?但是到那时候我就在媒体面前出柜,告诉世人我是个GAY。
梅森:你是认真的吗,戴维?
林:当然是认真的。真要瞄准下届总统的宝座,你亲自出马就好。你现在仍旧是个充满魅力的政治家,我也会投你一票的。

林:叔叔是不是有对你说过我马上就会辞去海军,将来成为总统,和女人结婚之类的话?
黄:嗯。你怎么会知道……
林:以叔叔为首的梅森家人都对此深信不疑。刚才他也把同样的话告诉了吉布拉尔和船长。这是常有的事,但是我完全没有那个打算。
黄:诶?
林:你听到叔叔的话之后动摇了所以才会拒绝我的对吧?但是,其实你是爱着我的。是吧?
黄:是的。如果我会阻碍到如此心爱的你的未来,我……
林:我爱你,这份感情一辈子都不会改变。你呢?
黄:我也爱你,一辈子都不会改变。
林:我要你的一切,想给你烙上属于我的烙印。在这里。如果你还没有下定决心的话,今晚……
黄:不,今晚,我的一切都将属于你。
林:(啊,幸福到快要疯了。)


Track 05

林:我爱你,黄。
黄:我也爱你,林中尉。但是……
林:但是什么?果然还是没下定决心?
黄:不是的,我已经不会再逃避了。我的恋爱经验很少,害羞又误解,一直让你很痛苦,所以不道歉的话……
林:你会给我生日礼物的吧?用那个把这些一笔勾销。
黄:嗯。尽管我不知道它适不适合做你的生日礼物,但是……祝你生日快乐。
林:黄。
黄:林中尉……
林:不要害怕。
黄:嗯。
林:黄,哪里舒服,要好好告诉我哦。
黄:林中尉…胸口…
林:胸口?这里很舒服吗?
黄:林中尉,那里也……
林:这里也?的确呢,变得很硬。虽然我还想再玩弄一会儿,但是因为你太诱人了,反而让我无法忍耐下去了呢。
黄:林中尉……好舒服……不行!用嘴……那种地方……
林:不行?真的吗?
黄:那里……林中尉……那里……
林:好孩子,连里面感觉舒服的地方都找到了呐。
黄:不行……已经……快射了……
林:还不行,再忍耐一会儿。你能办到的吧?
黄:啊……我爱你……林中尉……
林:我也爱你……黄……

塞尔吉奥:哟,林中尉,祝你生日快乐。抱歉我晚了一天,我被比利缠着要商量和平交涉的事情。真是个没办法的家伙。
林:哪里,谢谢你。
黄:(和往常一样的爽朗的塞尔吉奥先生一边走下直升飞机一边如此说道。凑偷偷地告诉我,他嘴里的比利好像是现在的美国总统。)
塞尔吉奥:哦,好久不见乔治,上次和你见面还是你当副总统时在尼斯巡航的时候吧。选择在威尼斯公主Ⅱ上度假,品味还真不错呢。
黄:(他好像和林中尉的叔叔也是旧识。)
梅森:戴维拒绝成为政治家,所以开始考虑自己亲自参加总统选举。
塞尔吉奥:加油哦。虽然我身为意大利人,无法投票,不过可以声援你哦?
黄:(我原本暗地里担心着梅森先生会因为昨晚的事受到重大的打击,不过看到他面带歉意向我微笑,我也就放心了。)
塞尔吉奥:我听到恩佐说起的时候还大吃一惊呢。没想到我的旧识居然是你的叔叔。像你这样优秀的人才留在美国实在是太浪费了,林中尉。现在的总统,那个比利,你的叔叔比起比利要稍微好一点吧。
黄:(我被和心爱的人融为一体的幸福所包围着,光是被那茶褐色的眼眸所注视着,我就觉得身体变得热起来。啊,成为我恋人的人,既帅气,又凛然,而且非常地性感。)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7 | 2018/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