ペット・お仕事中

ペット・お仕事中

作者   大和名瀬
発売 マリンエンタテインメント
発売日   2010/01/27

キャスト  戸村瑞貴:梶 裕貴、工藤 徹:成田 剣、他

内容  
エリート独身寮でドキドキペット生活!
エリート独身寮に居候(ペット)中の瑞貴は、掃除に洗濯……etc.皆のお世話を焼いてマス。
でも本当に瑞貴が好きなのは、無口でクールな工藤さんだけ。
例え彼が不器用にしか可愛がってくれなくても……。イイ独身男(&猫一匹)満載!
無職になってしまった瑞貴の、エリート独身寮でのペット生活を描いた大和名瀬原作『ペット・お仕事中』を音声化!
ジャケットイラストは大和名瀬描き下ろし!

翻译:和服和伞 nancyhime sz070408
校译+特典CD:哀凌

本篇

Track 01

户村瑞贵:一个人生活还不到半年就失业了,于是从宿舍搬了出来,看来世间比远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酷……喂,孝哥哥?我是瑞贵,肚子好饿哦,怎么办啊。

大和名濑原作,DRAMA CD。ペット・お仕事中。

户村孝一:瑞贵,既然你失业没有地方住,那就回爸妈那儿去吧。
户村瑞贵:我不想再靠父母养着了,就让我先在哥哥你那儿住一段时间吧。啊,好高级得公寓,不愧是在大企业里就职得男人啊,和我这种简直天上地下。
户村孝一:瑞贵你等下!还没准备好呢!
户村瑞贵:准备?什么意思?
户村孝一:你看不出来吗?高尔夫的袋子。
户村瑞贵:哥哥你打高尔夫啊。
户村孝一:钻进来!
户村瑞贵:诶?
户村孝一:行了,快钻进来!
户村瑞贵:等下,这是干嘛啊?
户村孝一:可恶,钻不进来,行不通吗……
户村瑞贵:必然啊,这又不是给人钻的!
户村孝一:那从背面绕进去!
户村瑞贵:什么啊?
户村孝一:嘘,安静!听好了,我从里放绳子下来,然后你顺着它爬上来!
户村瑞贵:啊?这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要这样?
户村孝一:你不知道吗?这里是公司公寓,我住的是独身专用的。
户村瑞贵:独身专用?!
(户村瑞贵:股份有限公司Ripouse,几乎每天都会看到他们公司的化妆品广告,但是其名下还有冷冻食品和果汁等,是无人不知的大企业。唉…看来我跑到一个不得了得地方来了……)
户村孝一:房租也很便宜,而且很方便,但就是规矩有些烦人。
原田:这个公寓是禁止外人进入的。
佐竹:挂上一楼接待处的名牌的话,包括二楼的食堂倒是都可以进入哦。
菅野:三楼有健身房和酒吧,然后从四楼开始就是居住区了。
佐竹:这层楼是3LDK房间,每间三人,大家都等着上面空出来呢。
户村瑞贵:呃……
原田:顺便说一句,这个高尔夫的袋子是专门用来把女朋友搬进来的。
菅野:也常常有人用牛皮纸箱放在平板车上运进来呢。
户村孝一:这层楼都是熟人所以无所谓,但是绝对不要被其他楼层的人看到了哦!
户村瑞贵:(办不到啦……)
户村瑞贵:哥哥,我果然还是算了吧,我没有想到是这种地方呢。
菅野:什么叫“这种地方”啊……真是不礼貌啊。
佐竹:这里可是有很多温柔的大哥哥哦!
户村瑞贵:那个,我不是这个意思吧……
菅野:可是你得公司倒闭了,也没有能去的地方吧?
原田:有什么不好得嘛,反正我们也很无聊,感觉就像偷偷养了小猫一样。
户村瑞贵:猫?
菅野:因为你个子小小的,不是很像小猫吗?
佐竹:嗯,真可爱。
原田:既然你叫瑞贵,那就叫你小瑞吧。
户村瑞贵:瑞——!?
户村孝一:瑞贵,快点接受别人的好意!都不是坏人。
户村瑞贵:哥哥……
户村瑞贵:(这的确是我自己提出的,如果只是一小段时间的话,就让我在找到工作之前住下来吧。)那……请多指教!
邻人:哦!
工藤徹:你们在干什么?这里不是你们得房间吧?
菅野:知道了知道了,马上就出去。
佐竹:到3楼去喝点吧。
原田:我去买烟。
户村瑞贵:(诶,氛围好像一下子……)
户村孝一:那人你无视掉也可以,是和我同室得工藤徹,对自己得工作以外没有兴趣,也不会故意刁难人。
户村瑞贵:可是……
户村孝一:我也要去喝一杯,你在这乖乖等着我哦。
户村瑞贵:(就算说让我无视他,可是好歹也是同室的人啊。)
工藤徹:啊……
(户村瑞贵:首先应该来个自我介绍。)
户村瑞贵:那个,我是户村孝一的弟弟,名字叫瑞贵,因为没了工作所以暂时要在这里住一下。
工藤徹:既然是猫的话就别说话。宠物的话就安静的在角落里呆着。
户村瑞贵:(……好讨厌的感觉!)
工藤徹:我是ripouse东京分店营销计划部得工藤……
(户村瑞贵:一回公寓就开始工作啊……这个人也是所谓的“精英”吧?)
工藤徹:真是的,完全不能集中。
户村瑞贵:(真恐怖……总之,快点找到工作从这里搬出去吧。要是这样下去的话我就真的给别人添麻烦了。)

户村孝一:瑞贵你起的太晚了!
佐竹:啊,早上好啊小瑞,睡得好吗?
原田:我们走了。
菅野:看好家哦!
户村瑞贵:(为什么大家和昨晚不一样了?)
户村瑞贵:我也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吧!

户村瑞贵:衣服洗完了!啊,自我满足了!嗯?那边的房间拉着窗帘……啊!工藤先生还在睡觉!那个,工藤先生!不好了,时间不早了,快起来啊,大家都已经走了!
工藤徹:嗯……
户村瑞贵:呃……
工藤徹:我还以为是枕头呢……
户村瑞贵:要弄错至少也把我当做一个活的东西啊!话说回来工藤先生,你要迟到了哦!
工藤徹:今天我休息,又不是学生,就算住在同一间房,工作得地点时间都不一样。
户村瑞贵:哦……真抱歉。
工藤徹:真是的,好久没有被人叫醒过了……
户村瑞贵:(难道说是害羞了?)
工藤徹:这是怎么回事?
户村瑞贵:我都洗了!
工藤徹:别管我的!
户村瑞贵:抱歉。
户村瑞贵:(起床气这点和普通人没什么不同嘛……)
户村瑞贵:这是到哪里去啊?
工藤徹:到食堂去吃早餐。
户村瑞贵:啊,食堂……
工藤徹:还是去便利店吧,你要吃什么?
户村瑞贵:诶?
工藤徹:你还什么都没有吃吧,我顺便给你带点。
户村瑞贵:(这是怎么回事啊,难道说他其实是个好人?)

户村瑞贵:工藤先生!
工藤徹:你在干什么?
户村瑞贵:我也去!正好我还需要就职的情报杂志,啊……抱歉。
工藤徹:我说你啊,别勉强自己从窗户爬下来啊!
户村瑞贵:我叫瑞贵,户村瑞贵。
工藤徹:真是……还真像只猫似的……
户村瑞贵:高中学历果然求职很困难啊。我原以为比起交高额学费上大学,自己工作比较实在。
工藤徹:对于最近得年轻人而言这种想法还真是难得啊。
管理人:你好啊工藤,今天休息吗?
工藤徹:管理人先生,是的,你辛苦了。从后面走!今天天气不错啊。
(户村瑞贵:这下不好了,不是一般的好人,而是非常温柔的人啊!感觉自己又充满活力了!)
菅野:小瑞,送给你!
佐竹:我回来了!
户村瑞贵:欢迎回来。
佐竹 :怎么样,找到心仪的工作了吗?
户村瑞贵:马马虎虎,虽然有临时工打,但是靠这个生活还是不行。
佐竹:没事没事,别着急。
原田:反正你还年轻!
工藤徹:你们就不能稍微安静点吗?
户村瑞贵:工藤先生对不起!
户村孝一:哎,工藤这家伙还真没有协调性啊……
佐竹:这样的话工作上迟早要受挫的。
原田:真是个让人生气的家伙。
户村瑞贵:(虽然和我单独相处的时候很温柔,但是工藤先生好像还是被大家排挤的样子……)
户村瑞贵:工藤先生,还在工作吗?
工藤徹:怎么了?
户村瑞贵:要喝咖啡吗?
工藤徹:谢谢。
户村瑞贵:还有,对不起,我应该安静些的……
工藤徹:……没事,睡觉吧,晚安。
(户村瑞贵: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为什么就是不能和别人好好相处呢?)

户村孝一:喂,工藤,我有话和你说。到楼下得酒吧来。
工藤徹:在这里说就可以吧?
户村孝一:这里不行。
工藤徹:我现在很忙。
户村孝一:行了,来吧,我先走一步。
户村瑞贵:那个,要是因为我在这里我可以离开,就在这里说吧。
工藤徹:没事的,你不用管。
户村瑞贵:可是……
户村瑞贵:(这种事让人很在意……)
户村瑞贵:工藤先生还是多注意一些和周围的人关系比较好哦。人际关系在工作上不是也很重要吗?就算一个人一门心思的工作也不好啊,绝对……
工藤徹:宠物还说得这么自以为是……在对别人说教之前自己是不是应该有些准备呢?一门心思的是谁?在这方面上。要是找不到好的工作就老老实实回到父母身边去不就好了?自己也想想给身边的人带来的麻烦啊。

户村孝一:啊?瑞贵跑出去了?
工藤徹:唉……
佐竹:怎么了?
户村孝一:工藤!你说了什么吗?
工藤徹: “回到父母家去”仅此而已。把他留在这里是不对的。
户村孝一:话虽如此,但是他到底会不会回去呢?
工藤徹:嗯?
户村孝一:瑞贵不是我的弟弟,自从亲生父母死后从小就在我家长大,准确来说是表兄弟。但是已经纳为养子了,所以还是我们家的人!那个不明事理的家伙!
佐竹:不想靠父母生活得心情很让人感动,所以我们也帮助他了。
户村孝一:虽然自己说想要独立,但是从依靠我来看他还是个孩子。
工藤徹:……早点说啊。
户村孝一:工藤?
工藤徹:所以说……这种事你应该早点说啊!可恶!

户村瑞贵:(做蠢事了……把自己的事佯装不知却……但是我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比如缓和这冷冷的气氛,反正也是宠物的工作……可是……[工藤徹:你也想想给身边的人带来的麻烦啊。] 果然还是不行啊,住在那种地方只会给人添麻烦。看来我真的还是回去吧。)
工藤徹:……瑞贵!
户村瑞贵:工藤先生……
工藤徹:我听说了,什么都不知道得情况下说出那种严重的话很抱歉。
户村瑞贵:不……我才是。(哥哥都说了吗…这下麻烦了……)其实我只是固执的装样子而已,明明不想给别人添麻烦,但是也只能这样出走,虽然有想过自己能做什么,却总是适得其反。(对工藤先生也说出了那么自以为是的话……)
工藤徹:瑞贵,其实我是那家公司会长…情人的儿子……
户村瑞贵:会长的儿子?
工藤徹:是会长情人的儿子……但是母亲已经不在了,会长也不管我。但是我觉得自己是特别的,为了不输给任何人而很投入。摆出的态度被别人讨厌也是当然的,我会注意的。就像你所说的。
户村瑞贵:这么重要得事情……真的可以告诉我吗?
工藤徹:也是啊,但是也无所谓,你不是那个公寓的小猫咪么?既然是宠物的话就闷声听着我说就好。
户村瑞贵:(一开始觉得很悲观,但却好像是在说“你可以留在那里”一样。)
工藤徹:我们回去吧,瑞贵。
户村瑞贵:……好的。

户村瑞贵:我回来了!
户村孝一:瑞贵!你这么到处乱穿的我搞不好会被开除的啊!
户村瑞贵:…抱歉。
菅野:哇…真难得,工藤竟然笑了。
工藤徹:我、我才没笑!
佐竹:哎呀~太好了,太好了!
户村瑞贵:然后充满了不安和希望得猫咪生活开始了。


Track 02

(户村瑞贵:在突然住进Ripouse公寓里两个月自后,结果到现在还是没有找到固定得工作,只能在房间的一过着自己小小的日子。)
佐竹:小瑞打工又被炒鱿鱼了吗?
原田:好像是因为下面正在进行道路施工所以不能从窗户出去了?
佐竹:上一次好像是因为附近的夫人们聚在一起谈论这件事所以不能下去哦?
菅野:上礼拜则是被乌鸦袭击过吧?
(户村瑞贵:真是没出息!)
户村孝一:瑞贵你不要太在意哦!看, 给你买猫粮回来了!是寿司哦!
户村瑞贵:这么贵的东西我不能接受。
户村孝一:你就心怀感激得接收吧。
户村瑞贵:哥哥……
户村孝一:一回家就能有热腾腾得洗澡水,寿司也值得了。
佐竹:就是,回到收拾得整整齐齐得房间里也很舒服。
原田:我老想着总会有人来收拾,所以就算看到垃圾也会装作没看见呢。
菅野:尤其是工藤呢。
邻人:哈哈,是啊。
(户村瑞贵:大家太温柔了!现在我能做的就是不给大家添麻烦,好好打杂了!)

户村瑞贵:今天比平时都要晚啊。(工藤先生还没回的话我的工作就不算完。)
户村瑞贵:啊,欢迎回来,工藤先生!
工藤徹:我回来了,你还没睡么?
户村瑞贵:白天睡够了,所以现在睡不着。
工藤徹:打工呢?已经找到新的了吧?
户村瑞贵:嗯……
工藤徹:啊……这样啊。别太在意,马上就会找到新的了。
户村瑞贵:(工藤先生虽然有些笨拙的感觉,但却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
(工藤徹:既然是宠物的话就老老实实听着。)
户村瑞贵:(虽然口头上这么说,但是却接受了这么麻烦的我。因此我想尽可能地为他尽一份力。)
(户村瑞贵:啊,丢歪了……还装作不知道呢。工作的时候就会这样啊……工藤先生其实非常的粗心啊。)
户村瑞贵:看, 要好好的丢到垃圾箱里去才对。我觉得这是集体生活的窍门之一哦。
工藤徹:啊……这样啊,也是,抱歉,谢谢你。
户村瑞贵:呵呵。(哪怕是微不足道的力量我也想去帮助他,比起只当一只猫,不如当一只有帮助的宠物。)

工藤徹:你还不睡吗?
户村瑞贵:工藤先生还不是?
工藤徹:我的事情有点多,本来是个很有自信的计划的,但是现在上面又开始抱怨起来了。
户村瑞贵:(啊,发牢骚了。)真不容易啊。
工藤徹:是啊,不管我说什么都不能理解我。
户村瑞贵:很困扰啊。(要是我现在觉得很开心的话有些过不去,但是我的确很喜欢能和他这样一起讲话。因为这些话只对我说了,因为我对于他而言是他特别的。肯定经历了很多不容易的事情吧?但是,加油啊,工藤先生!虽然我能做的只是听你说话,加油啊……)
工藤徹:虽然我也有提出反对,但是……嗯?瑞贵?我说的话就这么无聊吗?说自己白天睡够了也是假话吧?是为了等我吧?真是的……

户村孝一:……瑞贵你在干嘛?
户村瑞贵:啊!早上好!
工藤徹:你终于醒了么?
户村瑞贵:抱歉!(多么失态啊?我竟然一直睡在人家腿上……不会吧!)
户村瑞贵:真的很抱歉,我去给你熨裤子!
工藤徹:别在意,这样也不坏。不过,我现在想冲个澡……
户村瑞贵:是!
佐竹:小瑞也开始变得像猫咪一样了啊。
原田:让我想起老家的猫了。在你的腿上睡着后实在是不忍心叫醒呢。
菅野:不过话说回来,小瑞很黏糊工藤呢!
户村瑞贵:才没有呢!
菅野:不,绝对偏心了!
原田:过分!太过分了!
户村瑞贵:才、才没有呢!(完蛋了,明明是寄居在这里的,我是不是有些过分了?我得注意不能太向工藤先生撒娇了!不能让大家感到我有在偏心!)
工藤徹:我回来。诶?今天好早啊,瑞贵呢?
户村孝一:又到隔壁去了,说是让他帮忙洗一下餐具。
工藤徹:呃……
佐竹:最近干劲十足呢!虽然有说让他不要那么在意。
原田:啊,瑞贵,就是这样,不错。
户村瑞贵:是这里吗?原田先生?
原田:嗯,那里再用劲儿点。
工藤徹:嗯?
原田:啊,好舒服!瑞贵的按摩真有效啊!
工藤徹:你们在干嘛?
户村瑞贵:工藤先生!
原田:什么嘛,正按得舒服呢!
工藤徹:最好不要乱窜!快回去了!
户村瑞贵:那个,但是!原田先生这边正在收拾呢……
工藤徹:就算你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也不能大意!要是被其他楼层的人看到了怎么办?这不就给大家添麻烦了吗?
户村瑞贵:但是我也想尽自己所能……
工藤徹:凡事都有个限度,就算大家再怎么把你当做宠物,也没有必要这样去献媚吧?
户村瑞贵:啊……
原田:喂,你说的是不是过头了点?瑞贵自己都没说什么啊。
户村瑞贵:(又是这样……为什么我老是做一些适得其反的事情呢?我已经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户村瑞贵:(衣服不能洗了吧……工藤先生今天早上连个招呼都没有打。嗯,怎么?那是?工藤先生的电话!怎么办,他似乎忘记带了…这下肯定麻烦了吧?工作怎么办?

户村瑞贵:(我还是来了,Ripouse东京写字楼,说不定又会被指责自己多管闲事了。但是就以这次为契机好好谈谈……好的!可是怎么办啊,工藤先生在哪儿啊?)
男:你有什么事吗?
户村瑞贵:抱歉!那个……
户村孝一:瑞贵!
户村瑞贵:哥哥!

户村孝一:你来干什么啊?笨蛋!
户村瑞贵:抱歉,我只是想把这个送过来……
户村孝一:工藤的手机吗?真是的,这是他自己的问题吧,你别管就是了。你的努力大家都看在眼里呢。不过,不客气的说的话,你太爱管闲事很烦人……你以前就是这样,要是为了周围的人着想的话总是冲动得乱行动。不会撒娇的宠物可不会招人喜欢哦!
户村瑞贵:哥哥。
户村孝一:这个就放在我这里吧,要是运气好碰到他的话就给他。但是那个工藤竟然会忘记带电话看来还真是有所动摇了啊,因为你的存在。

户村瑞贵:(工藤先生会动摇?要说动摇的人是我才对吧!脑子里一个劲的想着工藤先生,觉得自己慢慢变得对他而言特别,于是开始不由得撒娇——这就是我所害怕的,所以拼命的想要掩盖起来。)
工藤徹:呼……呼……瑞贵!
户村瑞贵:工藤先生?伞呢?
工藤徹:你到哪里去了?
户村瑞贵:那个,抱歉……我看你没有带手机所以想要送过来……诶?
工藤:[抱住]太好了,我回去拿手机的时候却发现你不在,还以为你又是因为我所以离家出走了呢。我为自己说出话感到抱歉。
(户村瑞贵:工藤先生全身都湿漉漉的,是因为又到处找我的缘故吗?)
户村瑞贵:工藤先生……(我已经不能隐藏下去了,也不想隐藏下去了,不要隐藏了!)
工藤徹:为了送个手机其实没必要这么做的……
户村瑞贵:这只是我单方面想这么做的。因为我觉得这么做,会让你喜欢上…
工藤徹:别这样了,我都快误会了。你不是我一个人的,还不如无视掉我吧。免得我又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
户村瑞贵:工藤先生……
工藤徹:我真是个差劲的男人……要是你不能专注的对我的话,就不能好好疼爱你了……
户村瑞贵:(这就是说……)不是这样的!我指的是工藤先生你!只有你是特别的!要说献媚的话也只是对工藤先生你!(想再多对他撒撒娇,然后拉近距离。)
工藤徹:能和我接吻吗?我所说的是这种意思哦……喂……瑞贵……
户村瑞贵:[kiss]工藤先生……
工藤徹:不要勉强。
户村瑞贵:……我没有。[KISS]还要……工藤先生……
工藤徹:瑞贵……
户村瑞贵:(因为自己想要这么做,所以才这么做。这就是我真正的想法。)
户村孝一:嗯?什么?晚上把电话给你就可以了是怎么回事?你现在在哪里?
佐竹:是小瑞?
原田:说什么了?
户村孝一:工藤今天好像没有工作。
菅野:诶?
佐竹:那个工藤翘班了?
户村孝一:好像两个人在房间里看电视呢……
佐竹:啊,据说养了宠物之后生活习惯也会改变吧?说不定工藤也变得有人情味了呢。
户村孝一:就这么一笔带过吗?
原田:果然是偏心啊!太过分了!
户村瑞贵:但是这样的话就麻烦了啊,搞不好就变成永久型宠物了……
工藤徹:你在看什么?
户村瑞贵:求职广告,这是做什么?
工藤徹:暂时就这样吧,多撒撒娇才有养你的价值嘛。
户村瑞贵:(我打算再继续这样的“工作”一段时间。)


Track 03

原田:我回来了,小瑞~
户村孝一:今天也有乖乖地吗?
佐竹:小瑞,来,给你礼物,猫玩具!
工藤彻:你们别老逗瑞贵。
户村瑞贵:工藤先生,今天真早啊。
(门铃)
菅野:嗯?谁啊
松岛:你好,我是楼上的松岛
佐竹:啊,糟糕,是5层的家伙,快把小瑞藏起来!
户村瑞贵:唉?
工藤彻:瑞贵!
户村瑞贵:工藤?
工藤彻:嘘!
松岛:工藤在吗?
原田:已经睡了。
松岛:睡了?最近他下班也早了,以前总是亢奋到让人烦,现在感觉平静很多了。是有女朋友了?
菅野:谁知道呢~
松岛:那拜托你给他传话,明早的会议改在下午1点了。
菅野:知道了~

原田:我们要更小心一点,让小瑞不被发现。小瑞就是我们4层人民团结的证明!
集体:哦!
工藤彻:这么大年纪了还跟小孩一样啊。
户村孝一:工藤…你是最被怀疑的诶。
户村瑞贵:(工藤先生有这么大的变化吗?感觉好复杂啊,虽然被怀疑很糟糕,但他因为我而改变,让我又有些高兴呢。)

户村瑞贵:唉?哥哥,这个周末你要出差?
户村孝一:我要回趟老家了。
原田:我也要去朋友的婚礼
佐竹:我是去参加爷爷的七回祭。
原田:和工藤独处没关系吗?
户村瑞贵:没关系的,我会老老实实的。
工藤彻:没事的,我会负责照顾他的。
户村孝一:那就拜托你了哦~

户村瑞贵:(昨晚明明是和工藤先生二人独处的,却什么也没发生就到早上了。只有我很在意独处这件事吗?)
工藤彻:瑞贵,你在阳台干什么呢?
户村瑞贵:我想晒晒被子。
工藤彻:笨蛋!要是被外面人看见了怎么办。给我,我来。
户村瑞贵:哦哦,啊!好疼…(不好!我压在工藤先生的身上了。唉?好像有什么热热的东西顶在我腿上了……)
工藤彻:…让开。
户村瑞贵:……但是……
工藤彻:快点起来!
户村瑞贵:(工藤这样了…我是不是能做点什么呢……)
工藤彻:瑞贵!
户村瑞贵:我…来做吧?
工藤彻:什么?
户村瑞贵:我能做到的,虽然没做过,但是如果是工藤的话…
工藤彻:喂,等等。喂!
户村瑞贵:好厉害……
工藤彻:住手!你在想什么啊?
户村瑞贵:对不起…但是,我真的
工藤彻:你要分清好事和坏事,别做傻事!
户村瑞贵:……是…
工藤彻:今天我去外面住,你先一个人冷静一下吧。

户村瑞贵:(我又做了多余的事情。“恶心,怎么会有这种宠物!”,他会这么失望也是当然的。但是,我似乎实在忍不住了…)
[门铃]
户村瑞贵:(不是这个房间的人…啊!小偷!?怎么办?!报警?不行,报警的话我的事情就暴露了,会给大家添麻烦。我这个没用的家伙!)
[开窗户声]
户村瑞贵:(虽然我赶紧藏到工藤先生的房间里了,但是该怎么办啊!)
男A:在吗?
男B:没有,是在这边吗?
工藤彻:瑞贵!你们在干吗?
户村瑞贵:(工藤?)
工藤彻:你们这些…!
松岛:等等工藤,是我,5层的松岛!
工藤彻:你们在这儿干嘛,随便潜入别人房间!
松岛:别这么大声吼,我什么也没偷,只是想来确认一下而已。
工藤彻:唉?
松岛:你偷偷养了宠物吧?所以才会改变的吧,是狗还是猫?
工藤彻:没有的事,你好好看看,一根猫毛都没掉下吧?
松岛:真的……没有养猫啊…
工藤彻:没有就是没有,快点滚出去!
众人:什么嘛…
工藤彻:瑞贵,没事吧?
户村瑞贵:呜呜……
工藤彻:对不起,说好要照顾你的,却把你丢下……
户村瑞贵:没有,是我不好,做了那种事……
工藤彻:我知道你想为我做点什么,但是那不是你的义务,即使不做那种事,我也很珍惜你的。
户村瑞贵:(我是个白痴,只是我自己想做而已,却利用了宠物的立场。)对不起…我…是我想做的,一直在等待,什么时候能做像刚刚那样的事情。但是太害羞,不敢向你请求,就用了那种方式。(宠物什么的只不过是个牵强的借口,我只是……恋爱了而已。)
工藤彻:瑞贵……
[Kiss]
工藤彻:哈…看家也不容易啊~
户村瑞贵:唉?
工藤彻:我明明和户村约定好的。要是暴露了会被杀的。
户村瑞贵:嗯…
工藤彻:瑞贵,你喜欢哪里?向我要求吧,我想疼爱你。
户村瑞贵:哪里都可以,只要是工藤的话。(原来是这样啊,我不是想要被独占,而是想要独占工藤先生。)
户村孝一:我回来了!
户村瑞贵:(诶……哥哥?!)
户村孝一:瑞贵~ 瑞贵!喂,去哪儿了,瑞贵!…工藤!瑞贵不在了!去哪儿…
户村瑞贵:吓死了,是哥哥啊~
工藤彻:我们吓得藏起来了。
原田:我们提早回来了一晚上。
户村孝一:我也是因为担心……
佐竹:来,礼物~
户村瑞贵:谢谢!
菅野:你们俩没事吗?
户村瑞贵:没事的。
工藤彻:对其他层的人没有暴露瑞贵的事。
户村孝一:这样吗?果然你是最可疑的!
户村瑞贵:(就这样,一转眼,和工藤的独处时间顺就结束了。但期待和不安却越来越多了。这就是我的看家体验。)


Track 04

户村瑞贵:扫除完毕!洗衣服完毕!嗯,太完美了!…不过,才刚到中午啊,然后干什么呢…(除了不能出门,我在Ripouse单身宿舍住得很舒服。但是,不快点做些什么的话,我就不能回到人类,不能回归到正常生活了,真不安啊……)

工藤彻:我回来了
户村瑞贵:工藤。怎么了?
工藤彻:因为是午休,我想和你一起吃便当。
户村瑞贵:谢谢!我去倒茶!
工藤彻:在此之前,稍微陪我一下好吗?
[Kiss]
户村瑞贵:(我们的关系是特别的,但只是偶尔能独处一下。)嗯…还要,再多一点……
工藤彻:对不起,没时间了。
户村瑞贵:……对不起!(我太得意忘形了!)
工藤彻:我说,瑞贵,偶尔出去一下吧?
户村瑞贵:唉?
工藤彻:总在屋里很难受吧,去散散步怎么样?
户村瑞贵:不用,没事的。出去会被哥哥骂的。
工藤彻:这样啊……
户村瑞贵:(不好,让工藤先生为我担心了。原本打算只呆短短一阵的,却拖得太久了。对了,我不能再撒娇了,要行动起来!)

户村瑞贵:哥哥,我想再去找个地方打工。
户村孝一:嗯…
户村瑞贵:早点攒够钱,离开这里。
户村孝一:啊?你对这里有什么不满?
户村瑞贵:不,我很满意啊……
原田:真是个不知道感恩的猫啊!
户村瑞贵:我很感激啊!
佐竹:放弃吧,小瑞,你不是失败很多次了吗。
户村瑞贵:但是,如果再不快点自立的话,作为一个人就太糟糕了……
佐竹:唉?小瑞是人类吗?
菅野:我还以为是猫~
佐竹:我也是~
户村瑞贵:好过分!
工藤彻:瑞贵…
户村孝一:确实,是时候了呢。
户村瑞贵:是啊,我…
户村孝一:回老家吧。想攒够一个人生活的钱的话,就先回家,找个地方打工或者什么的吧。爸爸和妈妈也会放心的。
户村瑞贵:话虽这么说,但是我已经给叔叔阿姨舔太多的麻烦了。以后要靠自己…
户村孝一:不要抱有无聊的自尊心。
原田:别说这么冷淡的话,哥哥~
户村孝一:你别管,这是我们家自己的问题。
户村瑞贵:唉…(哥哥说得没错,但是,如果回去就要和工藤先生分开了,我不要那样……)总之,先在附近找个好地方打工吧。从车站徒步一分钟,大厅接待员……啊,这个不错嘛。啊,每小时1200日元,带宿舍,可以即时入住!?(决定了,我就去这里工作!)

老板:听好了,不许对店里的女孩们出手,要是一旦出手了,你知道后果会怎样吧?
户村瑞贵:(完了,是这种店啊!宿舍也和想象中完全不一样,几个人挤在一个窄小的房间里睡,跟Ripouse比简直是天壤之别!最重要的工作内容也很辛苦,说实话,这也许不适合我。但是,也许这样才是一般的生活,比起被养在Ripouse,作为一个人,这样才是正确的。能够出门,能用自己挣的钱购物,而且…)

户村瑞贵:工藤先生!对不起,突然把你叫出来……
工藤彻:不,能看见好久不见的你,我很开心。
户村瑞贵:工藤先生……(这样,就能在外面单独和工藤见面了)
工藤彻:你今天休息吗?
户村瑞贵:对。在我掌握工作前,一直都没法休息。
工藤彻:没有你的联系,我还有点担心。
户村瑞贵:对不起……
工藤彻:没事,你忙的话也没办法。在哪儿工作呢?
户村瑞贵:啊…!是酒馆!
工藤彻:我听户村说了。大家都想去呢。
户村瑞贵:还是不要去的好,怎么说呢,不太适合Ribouzu的人(果然,难以说出口啊……)
工藤彻:差不多该回去了吧。
户村瑞贵:那个…我还有时间!
工藤彻:不是很忙吗?能休息的时候还是休息一下的好啊。再见,保重哦。
户村瑞贵:唉…(怎么有种被抛弃的感觉呢。本以为,有了钱有了时间,可以的话就…果然,如果我不是那个家里的宠物的话,就不能被疼爱吗?)

老板:喂,新人!别发呆了,去招揽客人!
户村瑞贵:是!
原田:唉~真是好无聊啊!
佐竹:回到家里,也不再有可爱的小猫等着我们呢~
菅野:就是啊!
佐竹:真是的!让我对谁去发泄这工作的压力啊!
原田:就是就是!
佐竹:好,那就再去另一家吧~
菅野:走吧走吧!
户村瑞贵:那边的几位,来我家看看吧,有可爱的女孩哦,胸部丰…啊!!

户村瑞贵:为什么我要陪在你们这一桌呢?
原田:这是我们要问的。
佐竹:原来是这种酒馆啊…
原田:说实话,不适合小瑞啊,要是被户村知道了会怎么说呢~?
户村瑞贵:别告诉哥哥!还有,也别告诉工藤先生!
菅野:你看,自己也想隐瞒是吧?果然这种事不适合小瑞~
户村瑞贵:菅野…
原田:不,也许相当适合呢,你看,好可爱~
户村瑞贵:猫,猫耳?!
佐竹:好不容易来一趟,喝酒吧!小瑞,倒酒~
户村瑞贵:唉?
原田:小瑞,点烟~
户村瑞贵:唉?!
原田:好!以后每天要都来!哦哦!
众人:哦哦!
户村瑞贵:(怎、怎么会这样……)

户村孝一:好晚啊,瑞贵一不在就这样了啊。真是个好懂的男人啊。
工藤彻:你想说什么。其他人最近也很晚不是吗?
户村孝一:算是吧,那些家伙…
工藤彻:户村,瑞贵真的没告你他在哪儿吗?
户村孝一:嗯。
工藤彻:你不担心吗?
户村孝一:不过菅野告我了。
工藤彻:“Club Paladise Delicas”?小瑞?这是什么?
户村孝一:是车站附近的廉价俱乐部。
工藤彻:你明明知道,为什么还…
户村孝一:瑞贵以前就是这样,一意气用事起来,就会做傻事。你说他也不会听,只能等他做到满意为止。

(户村孝一:瑞贵,你想要什么圣诞礼物?
户村瑞贵:我不要。
户村孝一:快点选吧。
户村瑞贵:我不要…
户村孝一:真不可爱!
户村瑞贵:都说不要了啊!
户村孝一:臭小鬼! )

户村孝一:想起来就让人火大。过一阵他就会哭着来找你了,最好的办法就是暂时不管他。
工藤彻:不能这么说吧,瑞贵也有自己的想法啊。
户村孝一:才认识他没几天的你能知道什么啊。我想对你说的就是,你不行的,别招惹瑞贵了。
工藤彻:……

众人:干杯!哈哈哈!
户村瑞贵:(我到底在干什么啊,带着猫耳接待客人……)
客人:喂,能叫那个猫耳的孩子吗?是叫小瑞吗?
原田:不行不行,小瑞是Ripouse专属!
客人:这样啊
户村瑞贵:(结果我还是这样,受Ripouse的人照顾,我果然完全不行啊…)
工藤彻:瑞贵。
户村瑞贵:工藤先生!?
工藤彻:你看起来很努力啊。
户村瑞贵:对,对不起!我说谎了……
工藤彻:确实是酒馆,但是这种店并不适合你。
户村瑞贵:是…(真想赶紧消失啊……)
工藤彻:你离开公寓出去工作,说实话,我觉得很寂寞。因为没有听你仔细说,还以为你不需要我了呢。
户村瑞贵:怎么会…
工藤彻:我知道你想自立的心情,但与其这么乱来,为什么来不跟我商量呢?
户村瑞贵:工藤先生…
工藤彻:我也是能听你牢骚的,我还以为你会更信任我一些呢。
户村瑞贵: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当然确实是想自立,但不仅仅是那样,比起背着大家偷偷摸摸地,也许这样才能和你有进一步的发展……光顾着做美梦了,我反省。
工藤彻:你想和我有进展吗?
户村瑞贵:是……
工藤彻:你这家伙,为什么总是不早点说这种话…过来一下。
户村瑞贵:那个…
工藤彻:行了,过来。我有礼物给你。
户村瑞贵:那个,不用了……
工藤彻:跟户村说的一样。行了,别多说,收下就是了。

户村瑞贵:这里是?
工藤彻:我让认识的房地产商找的,虽然没有浴缸,但是不用交押金和礼金,租金3万,在这儿就能很方便地去打工了吧?离我们宿舍也近。这是你的家。我正考虑什么时候给你钥匙呢,你就出去了,还以为你不再需要我了。
户村瑞贵:从以前就这么想?
工藤彻:就是上次,下定决心邀你去散步时,被你拒绝的时候。
(工藤彻:我说,瑞贵,偶尔出去散散步吧?)
户村瑞贵:(是那个时候啊……)
工藤彻:在这里两人独处的话,我也会做美梦哦。虽然想找个更好的房子,但你不愿受人援助吧?所以就选这里了。我也算是了解了一些你的性格吧。
户村瑞贵:(工藤先生竟然为我想了这么多,甚至都考虑到我无聊的自尊心……)居然为了我…
工藤彻:我并不想听你说这些话。
户村瑞贵:呜呜…谢谢!
工藤彻:嗯,你能愉快地接受,我非常高兴。
户村瑞贵:工藤…(在我犹豫徘徊的时候,工藤先生却已经为我画好了起跑线。)我真的好开心,我会努力的!
工藤彻:嗯。
户村瑞贵:谢谢!
工藤彻:嗯。
户村瑞贵:我喜欢你……
工藤彻:嗯。
户村瑞贵:(真的要努力了,为了能永远这样呆在工藤先生的身边……)

户村瑞贵:嗯…嗯……
工藤彻:瑞贵……
户村瑞贵:工藤先生,今天…多做一些吧……
工藤彻:嗯,做到最后吧。
户村瑞贵:最后?
原田:哦,这还真是个怀旧的公寓呢!哎呀,真是成了个不错的猫屋啊~
户村瑞贵:啊啊!大家…为什么…
众人:哼哼哼哼…
佐竹:因为我家的小猫被拐走了,于是我们尾随它了。
户村孝一:工藤…你是想偷偷把他藏起来自己养吗?
户村瑞贵:哥哥…
户村孝一:还不如俱乐部的宿舍呢!白痴!
户村瑞贵:唉?!
户村孝一:嘁,还以为总算能离开工藤了呢……
菅野:算了,这是搬迁贺礼,喝酒吧喝酒吧~
众人:好吧好吧,喝啤酒!
户村瑞贵:(怎么觉得,这个状况,不能尽情欢乐呢…结果我的新家成了大家的休憩处,然后我辞了晚上的工作,开始在白天打工,开始了一个人的独居生活。不过…)
原田:唉,小瑞不在了,没多久就变成这种状态了…
菅野:我都忘记怎么做家务了~
佐竹:请你尽情扫除吧!
户村瑞贵:(于是,我经常来他们这里,从家猫变成了上班的猫。今天,我也正在做上班中的宠物。)


Track 05

户村瑞贵:(今天是星期天,我和工藤先生都休息,今天要一定要两个人好好独处……)果然把被子拿出来也太明显了吧……可是到时候打开壁橱也很难为情啊。好,放在阳台上吧。
原田:哟!瑞贵!
佐竹:我们来接你了!也在那里找到工藤了!
工藤徹:唔……
户村瑞贵:对了,星期天大家也都休息……
原田:快下来!去宿舍了!
户村瑞贵:(两人独处的梦想啊……TAT)
户村孝一:活该,谁让你偷偷跑出去的。
原田:没错没错!
佐竹:禁止一个人独占!
工藤徹:你们连休息天一起出去的恋人都没有吗?
佐竹:恋人和猫不一样吧。
原田:没错没错,恋人没有宠物那么治愈。
户村孝一:瑞贵也真是的,工藤到底什么地方好?我就只觉得他是个不机灵又冷淡的男人~
户村瑞贵:哥哥……
佐竹:工藤有吸引小瑞的秘诀吧?
户村瑞贵:哎?
原田:比如说其实他是有钱人家的少爷?
佐竹:比如说他的亲戚是阿拉伯的石油大王?
原田:其实他是贵族出身?
佐竹:好可疑……你这表情是知道什么吧?
户村瑞贵:才不知道!没什么理由啦!啊,我有事回去了。
工藤徹:瑞贵!

工藤徹:瑞贵。
户村瑞贵:抱歉,我动摇得那么明显……
工藤徹:不……
户村瑞贵:我刚来这里时,工藤先生告诉我……
(工藤徹:我是Ripouse的会长的情人的儿子。)
户村瑞贵:(他说他因为介意这件事,所以才会变成过去那个样子。之所以会告诉我这些,大概是因为我和他有点像。我也是因为双亲去世,不想给别人添麻烦才会变得像现在这样过于认真。)
工藤徹:真没办法,竟然被那样询问……
户村瑞贵:我绝对不会说的!
工藤徹:抱歉,我要是不告诉你就好了。
户村瑞贵:哎?
工藤徹:你也很麻烦吧?被那样问……
户村瑞贵:(请不要这么说,就是因为这个,我才会被工藤先生如此溺爱的……)

[门铃声]
户村瑞贵:怎么了?请问是哪位……啊!
佐竹:瑞贵,独家消息啊!工藤和一个女人幽会!
户村瑞贵:哎?
(工藤徹:事到如今我无法放弃,请理解我的心情!)
原田:我们在从公司回来的路上在附近的咖啡店看到的,那气氛绝对有什么。
佐竹:对对,还握着手,那是和年长女性的不伦之恋吧。
菅野:小瑞,你没事吧?
户村瑞贵:啊……
菅野:石化了……
原田:瑞贵也不知道的秘密吗?
户村瑞贵:(怎么……可能……?工藤先生和女人……?一定是哪里弄错了,一定是大家在开玩笑!可是……)

工藤徹:瑞贵?好稀奇,今天竟然没有客人啊。
户村瑞贵:工藤先生!(要问问看吗?可是,要是真的话……)
工藤徹:怎么了?没精打采的。
户村瑞贵:不,没什么。(不行,问不出口。)对不起,我今天有点不舒服,大概是感冒吧。
工藤徹:没事吧?
户村瑞贵:没事,可是要是传染了就不好了,今天就……(怎么办?好害怕。我感受得到工藤先生疼爱我,可是……)
(佐竹:恋人和猫是不同的吧?)
户村瑞贵:(要是我是和恋人不同的存在的话……我该怎么办?)

佐竹:小瑞最近不怎么来啊。
菅野:难道他真的喜欢工藤?
原田:上次那件事不告诉他就好了。

户村孝一:喂,瑞贵!
户村瑞贵:(我是不是对工藤先生撒娇得太过分了?因为工藤先生很温柔,所以我把他的同情误认为我对他是特别的了吗?要是被工藤先生抛弃的话,我……我……)
户村孝一:吵死了!
户村瑞贵:好痛……哥哥?
户村孝一:磨磨蹭蹭的真是让人烦躁!我最讨厌你这点了!
户村瑞贵:怎么了突然……也不用打我吧……
户村孝一:所以说你们是不行的。
户村瑞贵:哎?
户村孝一:虽然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样的关系,但你打算就这样看着那家伙的脸色交往下去吗?就像你过去那样,你打算抱着“自己可以待在这里吗?”这种白痴的顾虑过下去吗?
户村瑞贵:哥哥……
工藤徹:你和工藤在一起,只会变得越来越啰嗦!赶快给我分手!
户村瑞贵:(没错,我总是这样想,然后做一堆啥时。这样犹豫不决地烦恼,事情也不会得到进展。)抱歉,我去工藤先生那里,去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户村孝一:我的意思是让你和他分手哦?
户村瑞贵:我问过他以后再说!(因为我是这么一个可悲的男人,所以哥哥才会反对。得好好谈谈才行。一开始被他同情,我很高兴。可是,现在我只希望他用普通的态度,因为我很喜欢他……)

男:啊!
户村瑞贵:啊,对不起,我没看前面。
男:你是谁?
户村瑞贵:(遭了,不是四楼的人!)
男:你在这里干什么?无关人员是不准进入的。
工藤徹:瑞贵?
男:怎么?你们认识?
户村瑞贵:(糟糕,这样会给工藤先生添麻烦的。)不,我们不认识!是我偷偷潜入的!
男:潜入?
户村瑞贵:没错!我是小偷……
工藤徹:恋人。他是我的恋人。
户村瑞贵:啊……
户村孝一:呼……等一下,他是我弟弟。
工藤徹:不,瑞贵是我的恋人,别胡说。是我带他进来的,我会负起责任,从宿舍搬走。
户村瑞贵:工藤先生?
工藤徹:在搬走之前我有些话想说。到房间来。

工藤徹:瑞贵,你最近为什么总是避着我?
户村瑞贵:那是……
户村孝一:原田他们在从公司回来的路上看到你和一个女人见面的情景。
工藤徹:那个人是我去世了的母亲的朋友。我母亲开店,向她借了钱。我一直有在一点一点的还钱,但前两天她突然说不用了。所以我们就直接见面谈了一下。
菅野:可是,你们牵着手吧?
工藤徹:我们没有牵手!我只是给她东西而已。
户村瑞贵:(……是这样啊。)
工藤徹:要是我告诉了瑞贵就好了,我不想你再担心我。
户村瑞贵:工藤先生……
工藤徹:我是Ripouse的会长的情人的儿子。
佐竹:哎?
菅野:啊?真的假的?
工藤徹:虽说如此,我们也没见过,他应该连我的存在都不知道。我想知道凭自己的力量能靠近他到什么程度,所以才进了这里。虽然做了傻事,但现在已经无所谓了。自从瑞贵来了以后,就无所谓了。
户村孝一:原来如此,互相舔伤口吗?你同情瑞贵的经历所以照顾他,瑞贵也因为工藤是这样,所以才会依靠你。
户村瑞贵:哥哥,我……
工藤徹:感觉到相似的地方,所以被吸引,有什么不好吗?
户村瑞贵:啊……
工藤徹:和自己一样过于认真,净做些傻事,看到他这样的样子而喜欢上他,有什么不好?事先说明,最疼爱瑞贵的是我!
户村瑞贵:啊……
工藤徹:说恋人和猫是不同的这种傻话。我和你们不同,我就只有瑞贵一个!不管是因为什么,现在我只是很普通的喜欢他!
户村瑞贵:工藤先生,不要说了。这种话,请对我说。
工藤徹:瑞贵……
户村瑞贵:(好高兴,工藤先生也是用和我一样的心情诉说这些的。)等一下,工藤先生!大家不是说没关系吗?
工藤徹:其实我之前就决定了。我会住进宿舍,是为了尽早把钱还清。既然钱已经有着落了,现在正是时机。反正我也不习惯集体生活。
户村瑞贵:(怎么会……)
工藤徹:我并不打算搬得很远,两头跑可能有点累,不过还是希望你能常来我家玩。
户村瑞贵:(虽然工藤先生特地为我找了房子,虽然我那么想独立,虽然这样很任性,可是,我……)请带我一起走!我什么都会做的,很擅长打扫的,会很乖的……(所以……)
工藤徹:太好了,我就是希望你这么说。
户村瑞贵:你是在试探我吗?
工藤徹:抱歉,我想优先考虑以你的心意。
户村瑞贵:请一直陪在我身边,一直疼爱我。
工藤徹:啊,当然了。我一直都想这么做的。

户村瑞贵:然后,我和工藤先生的新生活开始了。(呃~怎么办?终于变成了真正的两人世界。虽然很想快做些什么,可是外面还亮着,房间也还没整理完……)
工藤徹:房间的话待会儿再整理吧。
户村瑞贵:哎?
工藤徹:……不,没事,没什么。
户村瑞贵:(不行,真的到了这种情形就好紧张,可是一直这样的话就不会有进展……)工藤先生!啊……
工藤徹:啊……!好痛!
户村瑞贵:对不起!
工藤徹:真是的,真是调皮的小猫啊~
户村瑞贵:嗯……嗯……(怎么办?好舒服……因为一直想这样,所以只是想着可以这样就……)工藤先生,我已经……
工藤徹:忍不住了?
户村瑞贵:对不起。啊……嗯……(这种时候一般是要说“不行”吧?可是,我想变得坦率一点……这种时候还客气的话,太傻了。)
工藤徹:瑞贵?没事吧?
户村瑞贵:好舒服,感觉自己快要疯了。我还要,不要停……
工藤徹:嗯……
户村瑞贵:工藤先生,快点,就这样来吧。我想要和你一起射。啊……工藤先生……
工藤徹:瑞贵……
户村瑞贵:(我已经不会为了该不该留在这个人身边而不安了,因为我已经无法思考除了待在这里以外的事了。)

户村瑞贵:虽然就这样开始了新生活,但……
(佐竹:这是我们最后的多管闲事。)
户村瑞贵:(Ripouse的大家到处想办法,为我找到的,是Ripouse宿舍管理员室的工作。)
工藤徹:这是什么啊?
户村孝一:与其说管理员室,还不如说是监视瑞贵室。
工藤徹:这比起多管闲事,更像是故意找人麻烦啊。
户村孝一:别这么顽固嘛。
佐竹:到上班的时间了。
户村孝一:喂,工藤,快走吧!不然连我们也会迟到的吧!
工藤徹:瑞贵,晚上一定要回家哦。
户村瑞贵:好。(虽然这样又会很辛苦,但既然如此,我就打算就把被照顾的份全部照顾回去。后来,我就被称为微笑着坐在大门口的“Ripouse宿舍的招财猫”了。)


Track 06

工藤徹:(我们离开了那个喧闹的Ripouse宿舍,开始了两人生活。关系本应是两情相悦……才对的……)瑞贵有什么奇怪的样子吗?要是你们知道的话请告诉我。
原田:你是在找茬吗?
佐竹:还是炫耀?
菅野:莫非你跟瑞贵进展得不顺利?
佐竹:哦,这不错,我们很欢迎弃猫!
原田:来吧来吧,小瑞回来吧!
工藤徹:谁要抛弃他?来问你们,我才是傻瓜。我回去了。
佐竹:没事吧?
户村孝一:应该没问题。不如说是好迹象,那家伙会找我们商量事情,之前简直都无法想象。
佐竹:原来如此,说明爱加深了啊。

户村瑞贵:唉……
工藤徹:我回来了。
户村瑞贵:欢迎回来!你去哪里了?
工藤徹:我去了一下Ripouse宿舍。瑞贵,你想回宿舍吗?
户村瑞贵:咦?
工藤徹:如果住在这里很寂寞的话……
户村瑞贵:不是的,你在说什么啊,好不容易能和工藤先生一起住了的。
工藤徹:可是你……
户村瑞贵:难道我很碍事?
工藤徹:不是的,你已经不是猫了。不是我在养瑞贵,我们是在共同生活啊。所以你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你一定有什么事吧?
户村瑞贵:不能说……
工藤徹:为什么?
户村瑞贵:无论如何,绝对不能说。
工藤徹:告诉我!
户村瑞贵:不要!
工藤徹:瑞贵!
户村瑞贵:我……想舔工藤先生的那个……
工藤徹:哎?瑞贵?
户村瑞贵:我……想舔工藤先生的那个……
工藤徹:哈……
户村瑞贵:所以我就说了不想说了。
工藤徹:为什么……
户村瑞贵:因为我喜欢工藤先生。我也想做!我一直想说,可是……
工藤徹:我去洗澡。
户村瑞贵:工、工藤先生!
工藤徹:啊!瑞贵……
户村瑞贵:这样就行了。只要这样就行了!我要把它弄湿,像这样……
工藤徹:啊,瑞贵……
户村瑞贵:工藤先生的……好热……
工藤徹:啊……(这个傻瓜,怎么这么娴熟啊!该不会是Ripouse的谁教过他吧?)
户村瑞贵:唔……唔……那个,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工藤徹:哎?
户村瑞贵:我只是在模仿工藤先生的样子。
工藤徹:你、你怎么知道?
户村瑞贵:因为刚才……变得有点变软了。
工藤徹:这种事不用说出来。
户村瑞贵:可是,我希望你能舒服。唔……
工藤徹:瑞贵,可以了,差不多可以放开了。
户村瑞贵:就这样射出来。
工藤徹:不行,放开,瑞贵……!啊……
户村瑞贵:啊,好浪费。我想让你射在里面的说。

工藤徹:你真是的,调皮也要有点分寸,傻瓜!
户村瑞贵:为什么要说我傻瓜,不用生气吧?明明工藤先生也很舒服的。事到如今还害羞,别一做完就冷淡下来,再多对我好一点嘛……
工藤徹:呵……
户村瑞贵:怎么了吗?
工藤徹:呵……
户村瑞贵:工藤先生?
工藤徹:你好像是第一次这样反驳我呢。比起小心翼翼来,感觉更好。就这样一点点将你真实的样子表露出来吧。
户村瑞贵:再……动得厉害点……再深一点……
工藤徹:啊……
户村瑞贵:呃……啊……
工藤徹:瑞贵也……腰摇得再厉害点……
户村瑞贵:嗯……
工藤徹:很好……
户村瑞贵:工藤先生……怎么办……很……
工藤徹:很……?说清楚点……
户村瑞贵:工藤先生的……好舒服……好硬……
工藤徹:瑞贵……
户村瑞贵:嗯……啊……不行……要射了……啊……
工藤徹:抱歉,再等一会儿,也让我再射一次。
户村瑞贵:工藤先生……色鬼……
工藤徹:我可比不上瑞贵你哦……
户村瑞贵:啊……啊……
工藤徹:(对,以后就这样生活下去吧。互相看到对方丢脸的样子,互相倾诉想说的话,一直一起生活下去吧。)

户村瑞贵:我那么好色,抱歉!不,我才是。之类的……哈哈哈……
原田:看他那副清爽的样子啊……
佐竹:看来他们的爱情加深了呢。

特典CD

梶裕貴:感谢大家购买Drama CD「ペット・お仕事中」!现在为大家献上的,就是本片的特典Free Talk CD啦。我是饰演户村瑞贵的梶裕貴!以及~~
成田剣:以及~饰演工藤徹的成田剣!还有——
岸尾だいすけ:“你这笨蛋,真是太棒了!”——还有饰演户村孝一的岸尾だいすけ!由我们三个人主持!对吧~
梶裕貴&成田剣:是的~~辛苦了辛苦了!
梶裕貴:岸尾桑刚才的那句台词,是我今天最为满意的一句台词哦。
岸尾だいすけ: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成田剣: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呢。
梶裕貴:是呢,很重要的~这个等各位在本篇中听到以后应该就能理解了~
岸尾だいすけ:真的吗~~
梶裕貴:拜托,当然是真的了!
岸尾だいすけ:不过那一场,好像最后被切掉了哦。
梶裕貴:骗人的吧!!没有那一场的话……
岸尾だいすけ:没错~~是~骗~人~的~~我~是~骗~人~的~
梶裕貴:喂喂!拜托你不要越高越麻烦啦……
岸尾だいすけ:梶君,今天可是你的试炼日哦。
梶裕貴:啊,试炼吗!
岸尾だいすけ:你们两个……嗯,不同元素的怪物们……
梶裕貴:……没错,决一死战的怪物们。
成田剣:其实今天啊,总的来说,真的是很不得了啊~
梶裕貴:噗……喂喂!
成田剣:你想啊,虽然对话是发生在宿舍里的,可是你就像个动物一样……
梶裕貴:哈哈,什么叫动物啊,不就只是一只猫而已嘛!
岸尾だいすけ:没错没错,还能听到惨叫呢。
成田剣:啊~~有趣极了。
梶裕貴:惨叫……哈哈。好吧,请大家自由想象好了~那么接下来—我可以把话题掰回来了吗?
成田剣&岸尾だいすけ:请请。
梶裕貴:那么——就在刚才,收录已经告一段落了。
岸尾だいすけ:真的吗?!
梶裕貴:拜托!这个你应该知道了才对的吧!不是刚刚才结束的吗!你也有参加啊!
岸尾だいすけ:没错~~是~骗~人~的~~我~又~骗~人~了~
梶裕貴:你这个捏他刚才已经用过了谢谢!好了好了,开始了哦!
成田剣:好~
岸尾だいすけ:开始干什么开始干什么开始干什么?
梶裕貴:嗯,首先!请大家谈一谈收录的感想!
岸尾だいすけ:好的。
梶裕貴:那么,从我开始说起吧。嗯——我们…啊,不是我们,是我才对。感觉有点动摇呢……我饰演的是瑞贵~总之呢,感觉这是一个很有分量、很长的故事呢……就是那种……交合在一起的时候?怎么觉得你就想让我一个人那么讲下去啊……
成田剣:不会啊,我是打算让它听起来更湿漉漉哦~~
梶裕貴:啊,是吗?
岸尾だいすけ:你这样就感觉好像是在说“怎么,妨碍到你又怎么了?”这样子的。
梶裕貴:呃……这个……那你来嘛,来吧……呃~~那个,我是饰演瑞贵的嘛,不是那个意思啦,我是说在说话的时候……你别舔来舔去的啦!那个啊……这帮怪物们,真的展现出了十分有怪物样子的一面……
岸尾だいすけ:开什么玩笑啊。我们在本篇里演的很认真耶。
梶裕貴:是啊,在本篇里而已。现在的你们给人感觉可是超随便的!
岸尾だいすけ:哎呀,露馅儿了吗?
梶裕貴:废话,当然会露馅啦。那我们来说说关于本篇的话题吧……拜托你们让我好好说话行不行?
岸尾だいすけ:好的好的~本篇~
梶裕貴:我因为独白的部分有所增加,所以在本篇里的台词也比较多。怎么说好呢~瑞贵这个角色给人的感觉非常可爱,也很有活力。
岸尾だいすけ:搞什么啊,你是在变相夸自己很可爱吗。
梶裕貴:啊哈哈,你说的没错。
岸尾だいすけ:对对!就是这个!
成田剣:就是这个让人觉得轻松啦!
梶裕貴:啊,就是这个吗,作为怪物的好处……唉,算了。我的就到此为止好了,那么,成田桑,请你说说你的感想吧。
成田剣:我的感想是吗?那个…瑞贵是吧?我觉得他真的很可爱呢。真的很像一只猫咪一样,非常好。和(梶君)一起演出的时候,感觉就像在和猫咪对话一样,总感觉自己被治愈了似的。
梶裕貴:真是非常感谢……那么,有请饰演瑞贵哥哥孝一的岸尾桑。
岸尾だいすけ:嗯,瑞贵真的很可爱——哎呀,瑞贵是谁来着的?
梶裕貴:喂喂,给我等一下!我刚才明明说了那么多次瑞贵的说!
岸尾だいすけ:“给我等一下!”耶,哈哈哈。
梶裕貴:给我等一下!不要一个劲儿地“哈哈哈”啦!喂……
岸尾だいすけ:谢谢你绝妙的吐槽……
梶裕貴:我是想请岸尾桑说一下对这张「ペット・お仕事中」CD的感想啦。
岸尾だいすけ:这个嘛,因为我饰演的是哥哥啦。所以我给人的感觉意外地有点……成人的味道吧,很有大人的风范那样。
梶裕貴:说的是呢。
岸尾だいすけ:年龄也差了很多,这个角色也给人一种很精英分子的感觉。
梶裕貴:是呢是呢,很有才干。
岸尾だいすけ:是啊是啊……是什么啊!搞什么啊!拜托你认真附和啊!
梶裕貴:哈哈,因为你的回答太中规中矩,我反而有点不习惯呢。怎么说好了,之前一直没有这种感觉,所以有点……
岸尾だいすけ:诶~~还不是因为……
梶裕貴:因为什么啦…好了好了……
岸尾だいすけ:还不是因为梶君你都不说说自己的感想,所以我只好尽量表达我的感受啦。
梶裕貴:那都是因为成田桑他太……就算我说出来,也传不到大家那里去啦。好啦,总之这个正经的话题……虽然好像根本没开始……不过这就告一段落啦。接下来,是几个和本篇有关系的问题,想在FT的时间里让大家回答一下。那么,第一个。瑞贵这个人很擅长做家事, 各位平常会做家事吗?比如做饭打扫洗衣这些,有没有特别擅长的一项?
成田剣:原来如此……没有!家事我倒是不太做呢……不过说到梶裕貴的话……(*梶的日文发音和家事的发音相同)
岸尾だいすけ:梶君你的“梶”是哪个汉字来着的啊?x2
梶裕贵:跟家事和火事都没有半点关系!!!(*梶的日文发音和家事&火事的发音相同)
岸尾だいすけ:啊哈哈。
梶裕贵:我的姓是木子旁的梶啊拜托!!
岸尾だいすけ:哎呀,我倒是完全没有往“火事”那方面想耶。
梶裕贵:啊是吗,那是我的错,对不起……
成田剣:啊,不过,我是几乎不做饭的呢。
梶裕贵:啊?不做饭?
成田剣:不做饭。应该说是不擅长吧。但是,相对来说,我可能会经常打扫房间。
梶裕贵:哦哦,清洁啊……
成田剣:倒也不是说每天都会打扫,不过一想起来,就会打扫一下。
梶裕贵:真的不做饭吗?明明看起来很擅长的说……
成田剣:不做。因为之前有一次,正好是开始一个人生活的时候,然后看到了一个奇怪的袋装食物,结果我把它吃掉了!
梶裕贵:袋装食物吗?
岸尾だいすけ:那算啥料理啊!
成田剣:总之就是吃掉啦,还配了自己调的味噌汁,很难得的。结果啊,超突然的,吃坏肚子了。
梶裕贵:哈……诶?不是吧!
成田剣:所以从那以后我就再也不下厨了。
梶裕贵:结果那个到底是什么样的袋装食物啊?
成田剣:我也不知道,好像是咖喱饭吧。总之就是吃坏肚子了。
梶裕贵:啊,是这样吗……
成田剣:之后我就觉得,不行,以后再也不碰这些了!
梶裕贵:这样真的很危险的耶!搞不好对人体会有危害的……
成田剣:嗯,于是这件事可能就变成了我的心理阴影了吧,所以到现在我也不再做饭了。
岸尾だいすけ:啊——原来如此。
成田剣:嗯!
梶裕贵:那岸尾桑呢?
岸尾だいすけ:太麻烦。
梶裕贵:呃……所以说我刚才已经说过了,你是全部都觉得麻烦吗?做饭打扫洗衣全部都是?
岸尾だいすけ:才不是呢!我指的是“活着”这件事!
梶裕贵:啊是吗……去死!!
岸尾だいすけ:活着!
梶裕贵:……请活下去!这该怎么办啊,拜托……
成田剣:我不会拦着你的……
岸尾だいすけ:是真的不行啦。家事打扫什么的,是真的不行啊。
梶裕贵:不不不……不行什么?
岸尾だいすけ:比如做家事啦、洗衣啦、做饭……真的都不行啦……我超笨的。不过这才是所谓的,笨拙。
梶裕贵:……至于我嘛!嗯,基本上是不会做饭的,打扫的话呢……总之如果房间变脏了的话,还是会认真打扫打扫的。
岸尾だいすけ:那我好歹也会打扫的。
梶裕贵:啊会吗?那是怎样的感觉?
岸尾だいすけ:怎样的感觉~?很好的感觉哦~
梶裕贵:——呃,接下来。
岸尾だいすけ:喂喂等一下!梶君!就是这事啊!
梶裕贵:什么事啊?
岸尾だいすけ:你要好好做家事啦!
梶裕贵:是……净说些漂亮话……|||总之接下来,第二个问题是:和自己所养的宠物之间的接触总会让人感到很治愈。你一般会在什么时候感到被治愈了呢?又或者有什么值得推荐的治愈物品呢?就是这样。
成田剣:小动物吗……现在有很多人都会养宠物呢。
梶裕贵:是的~宠物热嘛。
成田剣:嗯嗯,宠物热。不过我没有养过宠物……啊,也不该说没养过吧。小时候养过,现在就没有了。
梶裕贵:那有想养的宠物吗?
成田剣:这个嘛,应该是狗吧。
梶裕贵:狗?
成田剣:嗯,不过我现在居住的公寓里,是不可以养宠物的。连小动物都不行。
梶裕贵:连小仓鼠都不行吗?
成田剣:不可以,完全不行。
梶裕贵:像这一类的生物都不可以吗?
成田剣:不可以。所以呢,在我小时候,放暑假的时候。老家不是这样的,有很多昆虫。
岸尾だいすけ:实验昆虫?
成田剣:不是啦,是类似于家庭作业的那种。像这样的倒是可以,但是其他的小生物就不行了。
梶裕贵:那如果家里可以养的话,是不是想养只狗看看呢?
成田剣:是啊~会想吧~
梶裕贵:那会想养什么品种的狗呢?
成田剣:这个嘛,我喜欢毛很~~长的那种狗呢。
梶裕贵:哈哈~长毛狗?
岸尾だいすけ:长毛的话就算不上是小狗了吧。
成田剣:嗯……你说的也对啦。
梶裕贵:他认同了!!
岸尾だいすけ:不简单不简单。
梶裕贵:哈哈,那么安慰桑呢?有什么想要养养看的动物吗?或者过去养过什么?
岸尾だいすけ:啊~~我果然…嗯,虽然我有养过啦,不过,正因为我有过这样的过去,所以我深刻地体会到,离别的那一刻,真的很痛苦呢。
成田剣:最近分手的吗?
岸尾だいすけ:是啊是啊,真是伤心透了……喂!
梶裕贵:我们在谈的是关于动物的话题耶!
岸尾だいすけ:小动物嘛,总之就是这样的感觉啦。
梶裕贵:啊,说的是呢。在失去它时的痛苦果然……
岸尾だいすけ:啊?牛?什么牛?(*牛的日文发音与失去的前两个音相同)
梶裕贵:是说失去的时候,失去!
岸尾だいすけ:哦哦,原来是说失去啊。
梶裕贵:不过我从来没有经历到过这样的事啦。
岸尾だいすけ:搞什么啊,吓我一跳。
梶裕贵:真是的——
岸尾だいすけ:总之就是这样啦。不过说一下被治愈的时候不就行了吗?
梶裕贵:啊,也对。那么“治愈物品”呢?
岸尾だいすけ:没有什么“治愈物品”啦。那算什么啊。
梶裕贵:啊,那么被治愈的时刻呢?
成田剣:啊,不要看我这样,其实我很喜欢洗澡的。而且我是那种洗澡时间很长的人。
岸尾だいすけ:诶,不要紧吗?洗的不是泡泡澡吗?
成田剣:啊不是泡泡澡哦。不过泡泡澡也不错啊。我用的是水龙头谢谢……很舒服的哦。
岸尾だいすけ:很舒服啊~
梶裕贵:那会放什么洗浴粉之类的吗?
成田剣:偶尔会哦。
梶裕贵:那在浴缸里会不会看看书什么的?类似于这种放松自己的事情。
成田剣:那倒没有。
梶裕贵:是嘛。原来如此。那岸尾桑是怎样的呢?
岸尾だいすけ:这个嘛,泡浴缸的确不错,不过说到最极致的,还得算是在录音室里吧。演戏的时候……
成田剣:工作吗……你这家伙……
梶裕贵:成田桑你应得好快哦。
岸尾だいすけ:而台本,就是所谓的“治愈物品”啦。
梶裕贵:也就是说,在这时候,是最会被治愈的……
岸尾だいすけ:没错。
成田剣:那么,梶君,继续吧。
梶裕贵:是呢。
岸尾だいすけ:哎呀,梶君自己还没说呢!
梶裕贵:我啊……
岸尾だいすけ:啊,你放心,我很冷静的。
梶裕贵:这个嘛。请允许我多废话两句。我有买小仓鼠。
成田剣:啊~~小仓鼠啊~~很可爱嘛!
岸尾だいすけ:长得怎样怎样?
梶裕贵:是很像女孩子的那种啦!哈哈,是一种名字叫做Blue Sapphire的品种,白色与灰色相间的……
岸尾だいすけ:原来不是蓝色的啊?
梶裕贵: 不是呢。
岸尾だいすけ:蓝色呢?!
梶裕贵:没有耶……
成田剣:那它的毛呢?
梶裕贵:毛啊……就是很普通的白色……我想大家比较常见的应该是Djungarian的品种,和Blue Sapphire是很像的。
成田剣:有叫做Djungarian的吗?
梶裕贵&岸尾だいすけ:Djungarian很有名的啊!
成田剣:啊,是吗。
梶裕贵:不过嘛,果然在离别的时候还是会感到悲伤的……
成田剣:咦?小仓鼠也会……吗?
梶裕贵:………………来谈最后一个话题吧。嗯,瑞贵在单身宿舍里是一个类似猫咪一样的存在。那么诸位是像哪一种动物呢?另外也可以说说对方像什么。这样。
岸尾だいすけ:嗯……这个问题很难诶。
梶裕贵:很难呢。
成田剣:是啊,有点微妙呢。
梶裕贵:不是有那种类似于是狗狗派或是猫咪派之类的吗。我的话嘛,虽然自己很想当只猫,不过应该更像是狗吧。
成田剣:啊,就是觉得自己比较像猫吧?
梶裕贵:是吗?像猫吗?
岸尾だいすけ:你看起来很像人啊……
梶裕贵:是呢,我本来就是人嘛……喂!
成田剣:哈哈,不过嘛。梶君你啊,看起来很适合猫耳哦。
梶裕贵:猫耳吗?啊不过,瑞贵在本篇里的确有戴猫耳呢。我感觉就算是在DRAMA里,也一样让人觉得难为情呢……
成田剣:没错没错。
梶裕贵:那安慰桑觉得自己像什么呢?
岸尾だいすけ:像什么呢~?
梶裕贵:……不是人的吗。那成田桑呢?
成田剣:我的话,应该是狗吧。
梶裕贵:狗吗?果然是狗吗。
岸尾だいすけ:(*&^%$#@~~人家很想便成人呢……
梶裕贵:喂你够了。你本来就是人啊!拜托你冷静一点吧……和成田桑一起好好考虑一下吧好不好……
岸尾だいすけ:成田桑他想变成什么吗?
成田剣:是的。
梶裕贵:你能不能先安静一下……
岸尾だいすけ:说到底我果然还是人吧……是人吧……
成田剣:那我也是人吧?
梶裕贵:……喂!!你们!!
成田剣:哇~怪物出现了~~
梶裕贵:是啊是啊,我就是怪物……
岸尾だいすけ:哇哦~~怪物啊~~
梶裕贵:好吧,总之……(*&#&¥¥*%¥#@……好吧!总之……可能是因为我的缘故吧,搞成现在这样一团糟的……
岸尾だいすけ:真是不得了呢~
梶裕贵:好了,总之这是最后一个了!就时间上来看也是最后一个了。
成田剣:好的。
岸尾だいすけ:……你是说人生吗!!
梶裕贵:……我指得是FT的时间。好了,那么最后请大家好歹认真一下啦……那就是,感谢一下购买了这张CD的大家,再说一下关于这张CD的听点之类的。好的,那么,先从安慰桑开始吧。请。
岸尾だいすけ:这个嘛。是的。我能像现在这样努力工作,完全是因为有了大家的支持。一直以来都承蒙各位的照顾了。我今后也会努力活……活下去的。说错了……“你这笨蛋,太棒了!”
梶裕贵:哈哈哈,最后一句是指听点的吧?
岸尾だいすけ:没错,这可是非常棒的听点哦……如果有能够被大家指出“很赞!”的地方的话,并且写下感想,比如“你这笨蛋,太棒了!”之类的……我会感到很开心的……我是饰演户村孝一的岸尾だいすけ。真是,非常感谢。
梶裕贵:好的……你跑那么远根本听不清了好不好……那么,接下来是成田桑。请你说几句吧。
成田剣:我知道了。今天嘛,是我和梶君的首次搭档。能够和这么可爱的梶君共演,我感到非常愉快。他的声音真的完全体现出了角色本身呢。不过我所演绎的工藤徹也是个很棒的角色,我已经好久没有演过如此正常的角色了。我最近啊,好像很少能接到像这样认真、绅士……怎么说呢,就是很正常的男人的角色了。所以啊,我早上一来就觉得很兴奋呢。超期待的。
梶裕贵:通常演的都是怪人吗?
成田剣:没错。啊对了,梶君,昨天我们就在一起的哦?
梶裕贵:是呢。昨天也是在一起的。
岸尾だいすけ:我和梶君好像是前天在一起的吧?
梶裕贵:什么时候……呃!!
成田剣:所以和那些角色相比,能够演绎像这样成熟的男人,我从早上起就感到兴奋不已,超级期待了。不过嘛各位,成品的CD做得很不错,还请各位听得开心哦。请多指教。
梶裕贵:好的。那么,最后是饰演瑞贵的我,梶裕貴。那个,你有看到吧,岸尾桑。那个“已经没时间了,请住手”的手势。
岸尾だいすけ:那家伙是谁啊,真讨厌……
梶裕贵:……说的就是你啊。好吧,那么……嗯,其实除了在这里说话的三个人之外,还有很多好男人登场。毕竟舞台是设定在单身宿舍的嘛。而且从开始到结束完全没有女性角色呢。
成田剣:不过背景音倒是有女声呢。
梶裕贵:是的。不过也只有在这时候才能听到女声。然后嘛,就我个人而言,有一个场景是岸尾桑演的小学时候的孝一,而我演的是幼儿园时的瑞贵……
岸尾だいすけ:放心吧,那段说不定已经被掐掉了。
梶裕贵:可是也不一定会被掐掉啊……不过被掐掉……就被掐掉吧。哈哈,其他也有很多充满魅力的场景。真心希望大家能够不厌其烦地多听几次。就这样吧。现在何止是到了时间,我们好像已经超时了呢。那么,如果有续篇的话,希望我们还能再一次在此相会,与各位的耳朵有个约会呢。那么期待下次相会。再见啦!
成田剣&岸尾だいすけ:再见~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10 | 2018/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