きみが恋に溺れる2

きみが恋に溺れる2

作者   高永ひなこ
発売 ムービック
発売日   2010/02/24

キャスト   主藤礼一郎:遊佐浩二、陣内和史:高橋広樹
鬼島彰悟:森川智之、他

内容   嫉妬、執着、固執、独占欲。
恋が、感情を狂わせていく――。
呉服屋・藤乃屋に勤める陣内の上司は、社長令息で店長の主藤礼一郎。
感情が表に出にくい礼一郎に最初は反発していた陣内だが、紆余曲折を経て恋人同士に。
だが、自分から求めてこない礼一郎に陣内は不安を覚える。
そんなある日、展示会の打ち合わせのため、責任者で陣内の先輩でもある鬼島が現れ、礼一郎にちょっかいを出してくる。
鬼島に警戒しない礼一郎に苛立つ陣内だが…!?
気苦労の絶えない副店長・陣内×天然の社長令息・礼一郎――大人の男たちのソリッド・ラブ!
「きみ恋」シリーズ第3弾がドラマCD化!

★封入特典:
キャストサイン付き一言コメント+写真が掲載された豪華ブックレット

翻译:猫咪5462 sz070408 clampyukito
校译:哀凌

Track 01

阵内和史:我回来了……
主藤礼一郎:是送给喜欢的男性的礼物?
女顾客:是的!
阵内和史:(咦?正在接待客人啊。)
主藤礼一郎:预算是?
女顾客:没有特定的预算,但是觉得太昂贵的会不会起反作用……
主藤礼一郎:要是那样的话……折扇啊,短袜之类的,这条蓝色玻璃球的吊坠价格也很适中。
女顾客:店长你喜欢这个么?
主藤礼一郎:……当然,所以我才会推荐这个的……
女顾客:那我买这个!
阵内和史:(咦?看那个气氛,难不成……)
主藤礼一郎:给您,要是能进展顺利就好了。
女顾客:是。那……那个……这个……是送给店长你的,请收下!
阵内和史:(果然不出我所料!)
主藤礼一郎:咦?那个……但是,我不需要,因为我已经有一个了,所以才会推荐给您的。
女顾客:咦?
阵内和史:(呃……)

RUBY CD COLLECTION 高永ひなこ原作
きみが恋に溺れる2

服务生:这是您点的时令蔬菜。
阵内和史:我说啊,你不要用那样拒绝方法啊,太过分了。
主藤礼一郎:我、我也没办法啊。太过突然了,我根本就没发觉是被人表白了……
阵内和史:你也该发觉到啊……(这个天然男叫主藤礼一郎,是我工作的和服店的店长。小我10岁,是我的上司。而且还是社长的儿子,远离俗世生活着。长了一张俊秀的脸庞,是我的爱人。)
主藤礼一郎:既然你看到了,当时就该来帮我解围的啊。真是坏心眼。
阵内和史:我并不是使坏故意不做声的,我是想看着你是否会好好的拒绝掉……还有拒绝的方式?
主藤礼一郎:咦?
阵内和史:就是像:现在我有交往对象了……之类的。
主藤礼一郎:……阵内?
阵内和史:看着你有时候我会变得很不安啊,唉~你啊,真的有在和我交往的自觉么?
主藤礼一郎:这种自觉……我当然有。为什么要问这种事?
阵内和史:抱歉,抱歉。要是有就可以了。快点吃吧,菜要冷掉了。
主藤礼一郎:嗯……
阵内和史:呜哇,这个真好吃!(为什么?那当然是因为我觉得有很多不够的地方……)
主藤礼一郎:好久没来过阵内的房……
(Kiss)
阵内和史:(礼一郎原本就不擅长与人相处,对于恋爱,也并不习惯。)礼一郎……
主藤礼一郎:等等……
(Kiss)
阵内和史:(虽然我心里也明白,但是至少…让我再多确认下你对我的爱意好吗……尽管索求了就会给予回应,但由他主动的话却几乎没有……坦白的说,我很不满。)
主藤礼一郎:啊……阵内……
阵内和史:(可恶,我一这么想,他又偶尔露出那么诱人的表情……真是卑鄙的家伙。)
主藤礼一郎:啊……唔……不……
阵内和史:怎么了?还不习惯?
主藤礼一郎:如果没有正在交往的自觉的话,我才不会让你做这种事。
阵内和史:(咦?啊……他还在介意我刚才的话吗?)是啊,抱歉。
(Kiss)
阵内和史:礼一郎……


Track 02

伊藤:我说阵内啊,今年秋季的展示会,什么时候商洽来着?
阵内和史:今天,下午开始。
伊藤:咦?今天?
阵内和史:是啊,我说过的吧。
伊藤:哎呀,我本来还想准备些茶点的!
阵内和史:喝茶的小点心?喂,没必要专门准备吧?就拿那边放着的煎年糕什么的就好。
鬼岛彰悟:喂喂。
阵内和史:呃,出现了!
鬼岛彰悟:什么叫“出现了”啊?我难得从总店过来,端些茶点也没什么吧。
伊藤:啊~鬼岛先生~哎呀,真是对不起,我稀里糊涂地忘记了。我现在就去买好吃的茶点~
鬼岛彰悟:不用了不用了,我是开玩笑的。只要有伊藤小姐泡的茶就足够了。
阵内和史:他本人都这么说了,真的不用端了哦。
鬼岛彰悟:你啊,对于远道而来的前辈就没有一点体恤之心么?
阵内和史:所谓的远道也没多远吧?啊~因为是大叔,所以觉得很辛苦吧!您辛苦了!
鬼岛彰悟:别叫我大叔!你不过比我小两岁吧。
阵内和史:那你就别摆出一副前辈的样子,大叔!
伊藤:阵内!你给我适可而止!真是抱歉,我们店里的打杂职员真是不懂事。
鬼岛彰悟:就是啊。大叔……真是伤人啊,进修期那个可爱的阵内君到哪里去了啊……
阵内和史:什么叫打杂的啊!还有!不准说我可爱!
主藤礼一郎:啊,已经来了啊……
阵内和史:啊,礼一……店长,他刚到。
主藤礼一郎:初次见面,我是店长主藤。您是总店的鬼岛先生?
鬼岛彰悟:我是鬼岛彰悟,这是主藤您成为店长以来的第一次展示会呢,请多关照。
主藤礼一郎:谨收下您的名片,还请您多多关照。因为是第一次,我想可能还有些不熟悉之处。
鬼岛彰悟:哪里哪里,不管什么都可以问我。
伊藤:哇~那两个人站在一起就如同画一般~
阵内和史:切。
主藤礼一郎:辛苦了。
伊藤:啊,礼一郎先生。
主藤礼一郎:商洽很顺利呢。鬼岛先生的说明也很便于理解。
伊藤:鬼岛先生已经习惯了呢。这个地区的展示会几乎都是他一手承担的哦。年纪轻轻的,真是太厉害了。听说他在总店的营业成绩也总是第一。而且,他还长着那么一张面孔~女孩子们都没法对其放任不管~~~
主藤礼一郎:哦~
伊藤:哎呀~每次展示会的时候我都很期待能见到鬼岛先生~~~啊,这件事不能和阵内说哦,他会闹别扭的。
主藤礼一郎:这么说来,他们两人关系不好么?虽然看起来像是阵内单方面的找茬。
伊藤:不是啦,礼一郎先生。别看他们那样,其实关系很好哦。
主藤礼一郎:咦?是么?
伊藤:听说阵内在进修期的时候,曾经在鬼岛下面受过指导。我觉得啊,他那只是因为在知道自己青涩时期的对象前,才表现出的害羞而已哦~
主藤礼一郎:哦~是这么回事吗。
阵内和史:那我把这边的资料集合在一起。
鬼岛彰悟:真是俊美的男人呢。
阵内和史:嗯?什么?
鬼岛彰悟:我是说主藤店长。虽然早已有所耳闻。
阵内和史:哦。
鬼岛彰悟:而且还是社长公子吧?在总店的女职员中已经完全成了名人。
阵内和史:哦~那就去告诉总店的女生们吧,要是对那家伙有所期待的话会被辜负哦。
鬼岛彰悟:嗯?什么意思?
阵内和史:因为他是超级天然呆。
鬼岛彰悟:哦~
阵内和史:像刚才那样只是坐着不说话的话,看起来的确是像幅画啦。可一想到他刚被分配过来时的无能样……我前前后后为他操了多少心啊……啊,一想起来我的胃液就……
鬼岛彰悟:嗯~不过像他那样的美型,就算哪里有些脱线,也是一种可爱……只靠脸蛋的店长,不也已经足够了?
阵内和史:(什么啊,只靠脸蛋……我可没说到这地步。)不、不过那么严重的情况也只是刚开始的时候,最近可是大有长进哦,那家伙也很努力。
鬼岛彰悟:哦~
阵内和史:确实那家伙来了以后,年轻的女性顾客有所增加,虽然良好的外形也是很重要的呢。但是似乎也有之前的努力……别看他那样,他也一直在考虑不少事情。
鬼岛彰悟:你竟然会这么说,真让人兴趣深厚呢。
阵内和史:(什……)什么啊,这算是?什么意思……
鬼岛彰悟:嗯?什么?这么说来,只有店长一人穿的是和服便装。他总这么穿?
阵内和史:是啊。(那又怎么了?!)
鬼岛彰悟:哦~那个很不错呢~
阵内和史:(什、什么……这算是什么啊?)

阵内和史:天已经全黑了,都没人了。接下来怎么办,礼一郎?去吃饭么?
主藤礼一郎:怎么办呢……虽然不用赶时间,但是太晚的话也有点……
阵内和史:那,吃过饭去你的房间……
主藤礼一郎:……不行。
阵内和史:咦?为什么?
主藤礼一郎:我之前不是已经说过好多次我家不行么……
阵内和史:话是这么说,我想着是不是差不多到时候了。唉,你都没让我进去过吧?
主藤礼一郎:这不是时候的问题。
阵内和史:我还真没信用啊。
主藤礼一郎:也不是这个问题……
阵内和史:(那是为什么不行啊?连恋人的房间都进不去……说实话,我很着急。虽然说这家伙的家庭是上流社会的……像我这样的家伙要是赖在里面就糟了……)我什么都不会做的啦。不和你做 爱,也不会亲你,我什么都不会做。也不会留宿就直接回家。即便这样也不行么?
主藤礼一郎:阵内。
阵内和史:唔……(像这样果然是太不通情达理了么……)我知道了!对不起啦。今天我就直接回去了。所以别生我气哦。
主藤礼一郎:没事的,我并没有生你的气。
阵内和史:是嘛,那晚安。
主藤礼一郎:在这种地方……阵内……
阵内和史:又没有人。
(Kiss)
鬼岛彰悟:哟,那两个人。


Track 03

阵内和史:啊,累死我了~我回来了~
主藤礼一郎:那么,大岛绵绸也作为主要的……
鬼岛彰悟:不错呢,我觉得会好看的。不过带子的话,选这个系列更有新鲜感呢。这份资料可以给我看看么?
阵内和史:(咦?鬼岛那家伙把手放在礼一郎的肩上?)
主藤礼一郎:啊,阵内。
鬼岛彰悟:哦,去外面跑业务了?辛苦了。
阵内和史:喂,你来做什……
鬼岛彰悟:展示会的商谈。那么接下来的由我这边进一步细化,明天见。
主藤礼一郎:就拜托给您了。
阵内和史:(那个混蛋该不会……)喂,礼一郎,鬼岛那家伙做了什么?
主藤礼一郎:咦?什么?所以说是展示会的商谈。关于会场内的配置啊构成……
阵内和史:只有这些么?
主藤礼一郎:什么叫只有这些?还有什么吗……嗯?
阵内和史:(他不是和你勾肩搭背来着的吗!礼一郎没察觉到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主藤礼一郎:嗯…..还有,关于经营的和服聊了一下…..他对和服似乎很有研究,我很佩服。我对于和服,因为从小就从父母那里耳濡目染,算是知道点知识。但对最近的流行与和服的关联性完全不明白。可能是我的观念太陈旧了。
阵内和史:没关系的啦。对于和服来说,传统才是基本。确实根据不同时期的流行进行搭配是必要的,你对基本的感觉很好,不用担心哦。
主藤礼一郎:阵内你竟然表扬我真是罕见啊……
阵内和史:也没这种事吧……话说回来,以后想知道这些事的话就来问我吧。(话说你别表扬鬼岛!)
主藤礼一郎:嗯,我知道了。
阵内和史:(那个家伙,我说他怎么看着那么可疑呢,原来真的很可疑!)

鬼岛彰悟:辛苦了。
主藤礼一郎:啊,鬼岛先生。
鬼岛彰悟:这个,是之前说的那个会场的布置方案。
主藤礼一郎:咦,已经做好了?真快呢。
阵内和史:(唔……)
主藤礼一郎:帮大忙了。
鬼岛彰悟:没什么,我已经做顺手了。如果可以的话,等下商谈的时候随便共进午餐……
阵内和史:哎呀,不好意思打扰了。
鬼岛彰悟:你突然做什么啊,阵内。你的手肘撞到我很疼的啊。
阵内和史:哎呀哎呀,我们的店长第一次办展示会呢,我想或许我也一起去会好一些……(真火大!“噗”?这家伙居然还“噗”出来?)
鬼岛彰悟:也对,阵内是老部下,也听听你的意见更好。我们三人一起吧,我发现一家不错店。
阵内和史:(一副从容的样子,我才不会让这家伙得逞!话虽这么说,鬼岛是展示会的负责人,礼一郎是店长,工作上又不能不碰面……不过,只要在我的视线范围内会好一些吧。)
伊藤:阵内,快点工作!
阵内和史:(不过我所能阻止的毕竟有限……嗯?那个混蛋!把手放在礼一郎的屁股上……该不会是特意当着我的面……不过礼一郎也真是的!不过是个稍微可靠点的男人就立马亲近上去!只要是能依靠的人随便是谁都可以吗!这也太没警戒心了吧!!!)
主藤礼一郎:你说有话要说,是什么?还特意把我叫店后面来……
阵内和史:现在和你交往的人,是谁?
主藤礼一郎:嗯?是阵内你吧?
阵内和史:是么是么,你还是有自觉的嘛。
主藤礼一郎:什么啊,又是这件事?为什么要问这么多次?阵内你是不是有点缠人……
阵内和史:你要是有自觉的话,就多点警戒心啊!!
主藤礼一郎:警戒心?
阵内和史:也就是说,当心鬼岛。
主藤礼一郎:鬼岛先生怎么了?
阵内和史:所以说!那家伙不是摆明了对你有意思吗!
主藤礼一郎:鬼岛先生他?怎么可能。是阵内你想太多了。
阵内和史:我说啊,那为什么那家伙又是对你勾肩搭背的又是搂着你的腰啊!一般工作上的关系谁会这么做啊!
主藤礼一郎:咦?他又对我做过这些?什么时候?
阵内和史:啊~~~没察觉到!就是这种地方,我才说你没有警戒心的!要是没那个意思的话,不好好拒绝掉的话,对方也会误解的吧。
主藤礼一郎:啊,是么……抱歉,我没注意到……
阵内和史:啊,算了,以后注意些就好。
主藤礼一郎:我知道了。
阵内和史:(虽说礼一郎的优点就在于这坦率之处,但现在这样反而让我更不安。)
主藤礼一郎:我回店里了。
阵内和史:哦,我也歇一会儿就回去。(那家伙非要来不可,根本不听我的话。该说他容易被改变,还是……原本我就是强硬的拿下那家伙的。如今自己这么的不安也是这个原因。我明白的。唉……这就是所谓的因果报应?被我说错把对亲友的思念当做恋爱的礼一郎,他对我的感情是…..)啊,不不不!我这样想也太悲观了吧,振作点啊!我自己!(但是……哎……你真的喜欢我么……礼一郎。)
主藤礼一郎:咦,京都?
鬼岛彰悟:嗯,之前提起过的那位京友禅的画师你还记得么?之后我准备去他的工作室和他商洽……我想问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主藤礼一郎:啊,那位很擅长现代图案的?
鬼岛彰悟:对!对!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哦。要是有中意的还可以顺便采购。
主藤礼一郎:我想务必去拜访一次……但店里又会缺人……
鬼岛彰悟:如果现在出发的话,在日落前就能回来,请务必。
主藤礼一郎:京都啊……(阵内和史:要小心鬼岛哦!)请问,这算是工作吧?
鬼岛彰悟:咦?什么意思?当然是工作。
主藤礼一郎:啊,那就没关系了。伊藤小姐,阵内呢?
伊藤:啊,他现在在外面跑业务。店的话没关系的哦,下午房江会过来,我也在的。京都吗~真好啊~~~(是么,那应该没问题吧……)那么,请让我与您同行吧。
鬼岛彰悟:太好了。我还想着一定要介绍给你认识的呢。那我们就尽快。


Track 04

鬼岛彰悟:抱歉,弄到这么晚。
主藤礼一郎:没关系,我学到了很多。
鬼岛彰悟:我送你回家吧。
主藤礼一郎:我的车停在店里……
阵内和史:礼一郎!
主藤礼一郎:阵内?你还留在店里吗?怎么了?
阵内和史:什么怎么了,你……过来!
主藤礼一郎:咦?等……阵内……
阵内和史:(鬼岛!)
鬼岛彰悟:哼。
阵内和史:(切!)
主藤礼一郎:阵内,等一下……
阵内和史:干嘛啊?
鬼岛彰悟:哼。

阵内和史:你在想什么啊?!前几天我不是刚叫你小心吗?为什么要跟那家伙走?
主藤礼一郎:你在生什么气?我去京都只是为了工作而已。
阵内和史:工作?你是和那家伙两个人一起去的吧?
主藤礼一郎:作家和工匠们也和我们在一起的。
阵内和史:我要说的不是这个……
主藤礼一郎:因为阵内说了,所以我很小心,他也没对我做什么。
阵内和史:礼一郎……(不是这样……)
主藤礼一郎: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生气。
阵内和史:那、那为什么不接手机?
主藤礼一郎:手机?啊,我好像一直没有开机……
阵内和史:我明白了。算了,抱歉,对你大吼大叫。
主藤礼一郎:阵内……
阵内和史:我只是担心你。又完全联络不上你,我都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你今晚可能不回来了。
主藤礼一郎:哎?为什么?
阵内和史:那家伙手脚很快的,而且恋爱经历又丰富。不留神的话,你立刻就会被他拉拢了。
主藤礼一郎:阵内真是一点都不信任我啊。
阵内和史:哎?
主藤礼一郎:还问了我好几次有没有自觉。
阵内和史:那是以内……
主藤礼一郎:为什么?我要怎么做,你才会信任我?
阵内和史:不是的,我不是不信任你……(没错,并不是不信任他,只是很不安。)对了,吻我。
主藤礼一郎:咦?
阵内和史:偶尔也该你主动嘛。(偶尔一下就行,我只是想看到你的内心。)
主藤礼一郎:(Kiss)唔……
阵内和史:唔……礼一郎……
主藤礼一郎:比想象的还要难为情呢。
阵内和史:礼一郎……
主藤礼一郎:唔……
(Kiss)
阵内和史:今晚来我家吧。
主藤礼一郎:嗯……
阵内和史:(就这样一点点记住就行了。只要他受到我很多影响而改变的话,我就很高兴了。)
主藤礼一郎:嗯……
阵内和史:嗯……礼一郎……
主藤礼一郎:啊……
阵内和史:(想要……让你……)礼一郎……
主藤礼一郎:阵内……
阵内和史:(更加沉迷于我……)

(手机铃声)
主藤礼一郎:嗯……(接听)喂?我是礼一郎……昨晚……是的,对不起……是的,我和部下一起加班到很晚,就直接……
阵内和史:嗯?(礼一郎……电话?)
主藤礼一郎:……是的,这件事我当然知道……嗯……嗯,没关系的……好的,再见。(挂断)
阵内和史:嗯~?和部下加班啊?
主藤礼一郎:啊,阵内?你起来了?
阵内和史:刚刚起来的。你在和谁通话?
主藤礼一郎:跟谁?没什么,是我母亲啦。
阵内和史:哎?令堂?也就是社长夫人?你对父母也是用敬体?
主藤礼一郎:因为昨天没有告诉他们要外宿,所以他们担心了。
阵内和史:哦,住在家里也挺辛苦的呢,抱歉。
主藤礼一郎:不过,只要事先告诉他们的话,就不会罗嗦了。
阵内和史:那为什么要说谎?你打算今后和我一起的时候都说是加班吗?真是下流的加班。
主藤礼一郎:嗯……别这样……
阵内和史:你就老实说是住在恋人那里不就行了吗?
主藤礼一郎:住手……啊……
阵内和史:以你的年龄有恋人也很普通啊。与其奇怪地隐瞒,不如不告诉他们对方是男的不就行了吗。
主藤礼一郎:啊……阵内,不行……要是我的家人知道我有恋人的话,一定会立刻让我带回家的。那样的话一定会很困扰的。
阵内和史:那倒也是。啊……
主藤礼一郎:借用一下淋浴。
阵内和史:哦。(秘密的关系……吗?礼一郎是有钱人家的少爷嘛,没办法。要是知道了宝贝儿子和比自己年长近十岁的,而且还是男性的部下交往的话,整个家族都会人仰马翻吧。虽然我并不想顾及他人的想法,但这会让他困扰,所以我也不会做。)
主藤礼一郎:(刚才的电话,阵内听到了多少?既然只问了我那些,就说明只听到了一部分吧……要和他商量吗?不,反正已经答复了,而且除此之外也别无选择,即使商量了也没用。)


Track 05

鬼岛彰悟:商品的种类是够了,但最好有些吸引人眼球的东西啊。企划展示区的事我认为这样就行了……
阵内和史:但小商品的空间可以再大一点吧。这次除了会员,普通的客人也回来,这样绝对会不够的。仓库很大,调整一下搬入的商品的数量应该可以吧?还是把这里的通道放到这边来……
鬼岛彰悟:这样应该可以。
阵内和史:好,那就这样。
鬼岛彰悟:啊,已经8点半了。
阵内和史:唉~大致都谈妥了啊……
鬼岛彰悟:那么,关于这点大家再考虑一下,下周一在商量吧。辛苦了!
阵内和史:辛苦了。
主藤礼一郎:辛苦了。那我去换衣服。
阵内和史:哦。鬼岛,这里……
鬼岛彰悟:啊,这里已经确认了……

主藤礼一郎:(他们两个都好厉害呢,得努力赶上才行。)
鬼岛彰悟:辛苦了。
主藤礼一郎:啊,鬼岛先生,辛苦了。
鬼岛彰悟:有件事一直没有机会问,所以在这里等你。那个企划展示区的阵容是你编排的吗?
主藤礼一郎:是的。
鬼岛彰悟:果然。不愧是拥有出色的审美观啊。你选的商品很美丽,很能表现出选择的人的卓越品位。
主藤礼一郎:咦,谢谢。
鬼岛彰悟:要是让阵内选的话,他一定会都选人气商品吧。
主藤礼一郎:人气商品……吗?
鬼岛彰悟:虽然这也很重要啦。没关系,那些商品一定能卖得很好的。我很喜欢礼一郎的品味。
主藤礼一郎:啊,谢谢。

阵内和史:(明天得订购外褂了,还有……)嗯?(糟糕,鬼岛那家伙到哪里去了?礼一郎呢?)

鬼岛彰悟:我还想和你聊聊关于企划展示区的话题。待会儿再去喝一杯吧?
主藤礼一郎:咦?鬼岛先生?
鬼岛彰悟:我一直想和礼一郎好好地聊一次。就我们两个人……
主藤礼一郎:啊……
阵内和史:鬼岛!
鬼岛彰悟:阵内?
阵内和史:很好,我们去旁边谈谈吧。
鬼岛彰悟:怎么了,表情那么可怕。
阵内和史:少罗嗦,总之给我借一步说话。礼一郎,你先回去!
主藤礼一郎:哎?可是……
阵内和史:回去啦!(我已经无法忍耐了,鬼岛这家伙,一有机会就偷偷摸摸的!今天一定要给他下最后通牒!)喂,快来!
鬼岛彰悟:是,是。
主藤礼一郎:……阵内……

阵内和史:你是故意的吧?
鬼岛彰悟:你指的是什么?
阵内和史:别装傻!你发现我和礼一郎在交往了吧?所以才一有机会就去调戏他,而且还不介意在我的面前!你是在故意找我麻烦吗?
鬼岛彰悟:没有啊,你们又没有结婚,而且也没法结婚啊。我对谁有兴趣是我的自由吧。
阵内和史:我靠!你这家伙是打算翻脸吗?礼一郎也很困扰,他只是因为你是这次的事的负责人才没法拒绝。
鬼岛彰悟:说什么啊,对方可是社长公子,只要他想的话炒了我也很容易吧。
阵内和史:他不会做这种事!他比外表看上去的更纯真坦率,你要不是认真的就别再骚扰他了!
鬼岛彰悟:冷静点,阵内。你们不是在交往吗?那就别那么焦躁,放宽心对待吧。你们要是相爱的话,就算我出手,也会立刻被甩了吧。因为这点小事就如此动摇,你啊,根本就没有被爱着的自信吧。
阵内和史:唔……

主藤礼一郎:(阵内他…非常生气啊。那时候我以为鬼岛先生只是单纯地夸奖我,等意识到的时候就已经是那种姿势了……被他用手围着肩,吓了我一大跳。被阵内说没有自觉也是应该的……鬼岛先生真是个可怕的人啊。现在那两个人……莫非在吵架?只要我坦率地对鬼岛先生说出自己的感受不就行了吗?阵内要我回去我就真的回去了,真是白痴。)

阵内和史:唔……不是这样。我想说的是……(可恶,这家伙还是一样,是个讨厌的家伙。)
鬼岛彰悟:哈哈哈……你这表情真不错!
阵内和史:(我要杀了这家伙!)
鬼岛彰悟:笨蛋,你冷静点想想,要是真的想要追的对象的话,我会故意在他的恋人面前出手吗?我会悄悄地在背后做的。
阵内和史:哎?你这是什么……
鬼岛彰悟:真是的,只是稍微受到些冲击就全力反驳,你还真是一直像个孩子一样单纯啊。
阵内和史:(哈?)
鬼岛彰悟:我就是喜欢你这点。真是……一点没变……
阵内和史:(这家伙在说什么?)
鬼岛彰悟:真可爱。
阵内和史:(哎?)唔……(哈、哈?等……)啊……?(好、好像被推到了……)
鬼岛彰悟:呵呵,我想追的是你啊,笨蛋。
阵内和史:(啊——?)啊,不……呃……
鬼岛彰悟:呵呵,你非常动摇啊。真是的,我完全没想到你会喜欢男人,所以一直在等待机会,看来连我也会目测错误啊。
阵内和史:(不会吧?不会吧?)
鬼岛彰悟:既然如此,就应该赶快做完的。
阵内和史:住手……别开玩笑了!
鬼岛彰悟:看来强上是不可能了,真可惜。
阵内和史:你是开玩笑的吧?
鬼岛彰悟:真可惜,我是认真的。
阵内和史:(开玩笑的,告诉我你是开玩笑的啊!认真?就是说这家伙是真的对我有意思?开玩笑!而且,喜欢别人还摆出这种傲慢的态度是什么意思?!)不、不好意思,赶快抛弃这种迷惑吧!我和你不可能的!
鬼岛彰悟:为什么?
阵内和史:因为我对你完全没兴趣!
鬼岛彰悟:人的想法是会变的啊。我不会放弃的。
阵内和史:哎?别、别靠近!你你你、你脑子坏掉了啊,快回去冷静一下再重新考虑一遍!
鬼岛彰悟:阵内你才应该稍微冷静一下。
阵内和史:住口,白痴!人渣!
鬼岛彰悟:等一下,再怎么样也……
阵内和史:我回去了!
鬼岛彰悟:路上小心,明天见!
阵内和史:少啰嗦,去死!
鬼岛彰悟:抵抗得真够厉害啊,算了,反正不这样的话就不好玩了。嗯?啊,你在啊,礼一郎。
主藤礼一郎:唔……鬼岛先生……
鬼岛彰悟:你什么时候来的?
主藤礼一郎:那个……鬼岛先生喜欢阵内吗?
鬼岛彰悟:是的。
主藤礼一郎:阵内在和我交往。
鬼岛彰悟:……这我知道。
主藤礼一郎:阵内要我小心你,所以我以为……
鬼岛彰悟:啊,因为阵内的反应很有趣啊。但我当然也是因为对礼一郎有兴趣。要取胜,首先要了解敌人啊。
主藤礼一郎:唔……
鬼岛彰悟:一起加油吧。那就再见了,晚安。


Track 06

阵内和史:早上好!
伊藤:早上好!怎么了?上班时间卡得那么紧真是少见。
阵内和史:抱歉,我睡过头了。(昨晚真是糟透了!都怪那家伙,做了一晚上的恶梦!
(鬼岛彰悟:阵内,我喜欢你。
阵内和史:啊啊啊啊——住手!
鬼岛彰悟:哈哈哈哈……这样很舒服吧?
阵内和史:别碰我!
鬼岛彰悟:你这里可不是这么说的。看……
阵内和史:唔……住、住手——!)
阵内和史:(光是回想起来就发冷。都是他害得我睡眠不足了。)
主藤礼一郎:阵内。
阵内和史:早上好!
主藤礼一郎:昨天的事,后来……
阵内和史:啊啊,那之后啊,总之我和他说过了,你可以放心了。他应该不会再来骚扰你了。(要是昨天他说的是真的话,他应该不会想要对礼一郎出手。这点还不错。只要我小心点就行了。)可是,那家伙是不能相信的,要是又发生什么的话要告诉我哦。
主藤礼一郎:只是这样吗?
阵内和史:嗯?什么只是这样……?
主藤礼一郎:没什么,我明白了。
阵内和史:哦。
伊藤:欢迎光临!
主藤礼一郎:欢迎光临!
伊藤:铃木先生,多谢您一直以来的照顾!

鬼岛彰悟:那我就去参加展示会的讨论会了。
男社员:路上小心!
女社员:鬼岛君,等一下!过来一下。
鬼岛彰悟:什么事?
女社员:鬼岛先生是要去那个社长的儿子担任店长的分店吧?
鬼岛彰悟:是的。
女社员:那你有听说什么吗?社长儿子的事。比如从他本人听说的。
鬼岛彰悟:没有。什么事?
女社员:那个,我听说社长的儿子这次要去相亲,是真的?
鬼岛彰悟:啊?没有,我第一次听说。
女社员:哎?是吗。既然鬼岛君也不知道那就是假新闻了。虽然还只是在秘书室里面流传,要是真的我会很受打击的,现在相亲还太早了呢。
鬼岛彰悟:哦……

鬼岛彰悟:中午好!
阵内和史:呃,来了。
女店员:啊,欢迎!
阵内和史:你还真敢悠哉悠哉地来啊,你这秃子!
鬼岛彰悟:真失礼!我才没秃!而且,这是工作,当然要来啊。当然也是为了想看你啊,我的小甜心。
阵内和史:咿……你这……
鬼岛彰悟:别开玩笑了,给,修正案。大家都是大人了,私事和工作当然能区分。快看一遍。真是,战战兢兢的。
阵内和史:唔……

主藤礼一郎:啊……
阵内和史:原来如此,把西阵织放到这里了。
鬼岛彰悟:因为我想让每个展示区都有个主题,所以商品也要与之相配。我想准备这个系列的。
阵内和史:原来如此,这样的话商品也显得好看,小商品也比较容易展示出来。
鬼岛彰悟:还有,你来看一下这里的样品。
主藤礼一郎:(那两个人……)
女店员:礼一郎,礼一郎?
主藤礼一郎:哎?
女店员:怎么了?发着呆……商品目录这样可以吗?
主藤礼一郎:啊,嗯,可以了。抱歉。
女店员:那只要明天订购就行了吧。
主藤礼一郎:嗯,拜托你了。
鬼岛彰悟:哈哈哈……
主藤礼一郎:阵内,过来一下。
阵内和史:嗯?
主藤礼一郎:可以来一下管理室吗?

阵内和史:什么事?
主藤礼一郎:今天展示会的讨论会又是在关门以后吧。
阵内和史:嗯,应该是。鬼岛说关门以后再来。
主藤礼一郎:我今天家里有事,下午要早退。
阵内和史:哎?是吗。我明白了,那我们两个来商定,明天你看了资料再说一下意见……
主藤礼一郎:我不是这个意思……
阵内和史:嗯?
主藤礼一郎:我想今天先中止,延期到明天不行吗?
阵内和史:哎?嗯……鬼岛也不是每天都能来啊……日程也很紧……
主藤礼一郎:我明白了,对不起,提出无理的要求。
阵内和史:礼一郎?怎么了?没关系的,今天只是确认修正案而已,明天你好好检查结果就行了。嗯?礼一郎?
主藤礼一郎:阵内……
阵内和史:啊,礼一郎……(Kiss)
主藤礼一郎:唔……
阵内和史: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主藤礼一郎:没有。
阵内和史:(啊……什什什、什么?怎么了?礼一郎居然主动抱住我……可恶,为什么现在是工作时间啊!)家里的事,晚上能结束吗?
主藤礼一郎:应该……
阵内和史:那等结束了以后联系我。我等你。
主藤礼一郎:我明白了。
(Kiss)


Track 07

鬼岛彰悟:嗯~今晚只有我们两人留下来加班啊~
阵内和史:吵死了!你不是说了要公私分明的吗?
鬼岛彰悟:那也是因情况而异啊。
阵内和史:哼!抱歉啦,我之后还有约会,要赶快完成回去。
鬼岛彰悟:唉~难得我好心想告诉你个好消息的说。
阵内和史:反正你的好消息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情吧。不用告诉我也可以。嗯,这里是……
鬼岛彰悟:听说礼一郎要去相亲,你没所谓吗?
阵内和史:咦……哈!?
鬼岛彰悟:唉,你果然没听说啊。知道了就不会因为约会而雀跃不已了啊。
阵内和史:那算是什么啊!?胡诌的吧?那种事情我完全……
鬼岛彰悟:是秘书室的女生听到社长在电话里这么说的,所以我想可信度还是挺高的。
阵内和史:但是……不,因为……
鬼岛彰悟:听说是位很不错的客户的千金哦,以他身为社长公子的立场,应该很难拒绝吧。
(主藤礼一郎:我今天家里有点事……)
阵内和史:(难道,他的表现奇怪也是因为那个原因?)
鬼岛彰悟:我来安慰你吧?
阵内和史:……不用!
鬼岛彰悟:对象是他那种类型,你也真不好受啊。
阵内和史:唔……抱歉,我要回去了!
鬼岛彰悟:诶?还没有讨论完……
阵内和史:少啰嗦!还不是因为你说了多余的话!
鬼岛彰悟:喂喂!别让我伤脑筋啊,阵内!别丢下工作不管啊!
阵内和史:吵死了!不要让我说那么多次!(为什么?为什么啊,礼一郎?那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一句话也没有和我商量过!?)


Track 08

主藤礼一郎:(弄到这么晚……)阵、内?
阵内和史:进来吧。
主藤礼一郎:阵内?阵内,怎么……
阵内和史:礼一郎,你难道没有什么事是应该告诉我的吗?
主藤礼一郎:什么事情?
阵内和史:不明白吗?切!
主藤礼一郎:嗯?
阵内和史:听说你要去相亲,是真的吗?
主藤礼一郎:啊……为什么……
阵内和史:可恶!居然是真的吗!
主藤礼一郎:啊,阵内……不是的。
阵内和史:哪里不是了?
主藤礼一郎:我是打算好好地拒绝的。为了给对方留点面子,被人说了还是去见一下面,也就是说只是形式上的,你不用担心的。
阵内和史:礼一郎……谁要跟你说这个啊!
主藤礼一郎:唔……阵内……
阵内和史:我是问你为什么都不来找我商量呢?
主藤礼一郎:啊……
阵内和史:我算是你的什么?难道不是恋人吗?这应该是要第一时间告诉我的事吧!为什么要隐瞒啊!?
主藤礼一郎:没有要隐瞒啊……因为相亲已经演变成不得不去的地步了……反正我是要拒绝的,所以不想让你多为我操心而已。
阵内和史:像这样,从别人口中得知,才更是对心脏不好呢。自己的恋人居然要和其他家伙相亲,我可绝对不要这样。但如果是你亲口跟我说明的话,我还是会接受的。你也想想从鬼岛口中得知这件事的我的心情啊。真是糟糕透顶!
主藤礼一郎:鬼岛先生……为什么鬼岛先生会……
阵内和史:他说是在秘书室听到的,不是都已经传开了吗?
主藤礼一郎:唔……阵内也是……有事瞒着我吧?
阵内和史:哈?我可没有事瞒着你啊。
主藤礼一郎:明明就有事瞒着我吧!
阵内和史:嗯?什么事啊?你别乱找借口……
主藤礼一郎:你明明就和鬼岛先生接吻了!
阵内和史:(啊!?)
主藤礼一郎:那之后还被推倒了,甚至还被告白了。
阵内和史:(什么!?)
主藤礼一郎:但是,这件事你却一个字也没向我提起过……
阵内和史:等、等等!礼一郎……你为什么会知道?
主藤礼一郎:那天我又折回去看到了,全部。
阵内和史:(啊!)等等,那是突然袭击的……该怎么说呢,意外?不,不如说更像是道路魔之类的?当然,我压根没有那个意思……
主藤礼一郎:那些我知道。
阵内和史:(诶?)
主藤礼一郎:因为我都看见了。我明白,这并不是阵内的错,你也没有那个意思。所以,今天早上你想蒙混过去时,我也沉默接受了。
阵内和史:唔……
主藤礼一郎:虽然我明白……但还是会觉得很生气。
阵内和史:嗯?
主藤礼一郎:为什么你要让他吻你?
阵内和史:礼一郎……
主藤礼一郎:对不起,我知道不是那样的。不管怎么想,不好的都是鬼岛先生,但我却生阵内的气,真是不正常。
阵内和史:(诶?)
主藤礼一郎:因为心烦气躁的,我都尽量不去想这件事。但等我发现时,却又在想着这件事……
阵内和史:(这是……)
主藤礼一郎:从昨天开始就一直这样重复,使得我无法思考,真是矛盾到了极点。
阵内和史:(这难道是……)礼一郎……你真傻啊……
主藤礼一郎:啊……诶?
阵内和史:真的好傻……
主藤礼一郎:阵内?什么?
阵内和史:我说啊,那样一点也不矛盾,你那是嫉妒啊。
主藤礼一郎:诶?
阵内和史:糟糕,我现在真的很感动……
主藤礼一郎:唔……等等,这么突然……你想做什……唔……嗯……
阵内和史:嗯……哈……因为你无法原谅应该是属于你的我跟别人接吻了,所以才如此生气吧?
主藤礼一郎:啊……
阵内和史:对不起……我再也不会让其他人吻到的了。
主藤礼一郎:嗯……
阵内和史:礼一郎……
主藤礼一郎:嗯……嗯……
阵内和史:嗯……啊……那么,还有呢?
主藤礼一郎:诶?
阵内和史:像是不要和其他人接吻之类的,可以说出来。如果你还有什么想法的话,尽管说出来就好。我现在非常实在地感觉到你的确是我的恋人啊……
主藤礼一郎:啊……唔……啊……啊……不要……这里太窄了……到床上去……
阵内和史:没问题的,只要你把身体都交给我。
主藤礼一郎:啊……啊……
阵内和史:都溢出来了……
主藤礼一郎:啊啊……啊……
阵内和史:礼一郎……
主藤礼一郎:和鬼岛先生……
阵内和史:诶?
主藤礼一郎:不要再两个人独处了……即使是工作也不要……
阵内和史:呵……这还真是个大难题啊。工作就没办法了吧?
主藤礼一郎:我不要……嗯……嗯……
阵内和史:(我还以为这只是一场梦……他就宛如小孩一样地任性……)啊……礼一郎……到我上面来。
主藤礼一郎:嗯……啊……啊啊……
阵内和史:啊……(礼一郎体内竟然也会有如此赤裸裸的独占欲……)
主藤礼一郎:啊……啊……阵内……等等……啊……
阵内和史:啊……你自己能动吗?礼一郎……
主藤礼一郎:唔……不行……啊……不行啊……
阵内和史:礼一郎……
主藤礼一郎:啊……啊……啊……
阵内和史:(你就更加地沉溺于我吧……)
主藤礼一郎:啊……啊……阵内……阵内……啊……
阵内和史:(毫无保留地将全部展现给我……)礼一郎……
主藤礼一郎:嗯……嗯嗯……
阵内和史:(你只要永远都只为我着迷就行了……)
主藤礼一郎:啊啊……阵内……啊……啊……
阵内和史:礼一郎……啊……
主藤礼一郎:啊……


Track 09

主藤礼一郎:这里的陈列品这样就行了。然后……
阵内和史:我说啊,礼一郎。
主藤礼一郎:诶?
阵内和史:那个相亲……真的不能中止吗?
主藤礼一郎:还在说那件事啊……我不是说了不可能吗?
阵内和史:唔……
主藤礼一郎:(根本就完全没有接受的样子嘛。)真的没问题的,我会好好拒绝的,你放心吧。
阵内和史:话虽如此……对方是怎样的……啊!礼一郎……(脖子上的痕迹……那是昨天的……糟了!要遮住!礼一郎!啊,不过话说这样很让人受不了,还很性感~)
鬼岛彰悟:咦?奇怪了,竟然没有吵架?嗯……
阵内和史: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你还敢来啊,撒旦魔鬼岛!
鬼岛彰悟:魔鬼岛是在说谁啊?哈哈,早上好~没有啦,因为从昨天的情况来看,我想你们大概会大吵一场,接着就分手,然后气氛弄得很僵,这样就好了~
阵内和史:真遗憾啊。不过要说的话也该是经过风浪感情更巩固啊。哼!我们的关系已经坚不可摧了!
鬼岛彰悟:是吗?嘛,你们就尽情卿卿我我吧。因为春天可是很短暂的~你们就趁着现在吧。
阵内和史:唔!竟然说这种不吉利的话……
主藤礼一郎:那个……
阵内和史:唔?
主藤礼一郎:鬼岛先生,我可以打扰一下吗?
鬼岛彰悟:呵,什么事?
主藤礼一郎:那个,真的很抱歉,能请你放弃阵内吗?
阵内和史:(礼一郎……)
鬼岛彰悟:哈,我不要~
阵内和史:(啊!?)
主藤礼一郎:唔……真伤脑筋……
鬼岛彰悟:那就请你伤脑筋吧。
阵内和史:(这个男人真是个抖S!)
主藤礼一郎:唔……
阵内和史:礼一郎。
主藤礼一郎:嗯?
阵内和史:就算对这家伙正面进攻,也不会有用的啦。
鬼岛彰悟:哦?
阵内和史:不过,刚才的话对我可是很有效哦。
主藤礼一郎:啊……阵内……
鬼岛彰悟:不要在我面前打情骂俏啊!工作啊工作!
阵内和史:吵死了!你就好好地看着我们恩爱的模样,然后感受一个人的孤独吧!
主藤礼一郎:(到底要怎样才能让鬼岛先生放弃呢……)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6 | 2018/07 | 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