オメルタ ~沈黙の掟~Vol.1 霧生編

オメルタ ~沈黙の掟~ ドラマCD Vol.1 霧生編 「狂犬霧生礼司の受難」

 


翻译:佟樱
laimu Hikarusuki

校译:Hikarusuki

www.3n5b.info三年五班

 

Track 01

雾生礼司:(那天我突然受到了重击。那天,被叫到BOSS房间里的我,听到了人生最严重的宣告。

瑠夏・贝里尼:雾生,你被罢免,不再担任干部了。

雾生礼司:呃?BOSS,那是怎么一回事?

瑠夏・贝里尼:所以说从今以后,你不再担任干部了。听不到吗?

雾生礼司:请等等……我如果做错了什么,请在这里说清楚。

瑠夏・贝里尼:不,实际上你什么都做得很好,我非常感谢你。虽然你偶尔会热血过头,但无论什么事情只要交给你,都会很有责任感地完成。这一点,我是很了解的。

雾生礼司:那么为什么……

瑠夏・贝里尼:你稍微有些工作过度了,我希望你能好好地休息一下,就是那样。

雾生礼司:不,BOSS……请,请告诉我真相吧。比如是我有什么地方……麻烦到你了。

瑠夏・贝里尼:不,并没有什么隐瞒你的地方哦。比起那个,你需要一点假期。趁这个机会,好好地放松一下吧。说来最近,你有见过JJ吗?偶尔两个人悠闲一下如何?

雾生礼司:呃?那个……跟JJ没什么关系……并不是那样的。比起那个,龙头的残党还在附近晃荡着,我要保护BOSS

瑠夏・贝里尼:没问题的,雾生,保护我有石松和保罗,你偶尔放松一下吧。

雾生礼司:BOSS……那个……BOSS

瑠夏・贝里尼:雾生,不用担心。啊对了,见到JJ的话,帮我说声拜托了哦。

 

雾生礼司:(然后,我就被放假了。这个状况,到底要怎么办才好?接受BOSS的说法,乖乖地享受休假吗?不,那样不行。从干部的位置上被罢免,肯定有相应的理由的。)

石松阵:哟,雾生,怎么了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保罗・比亚诺:好像世界快完蛋的样子,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雾生礼司:石松、保罗……呃,那个……

雾生礼司:(石松他们似乎还不知道吗?我若无其事的试探一下吧。)

雾生礼司:如果……只是假设,你们被罢免了干部职位的话,怎么办?

石松阵:哦?那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了吧?肯定是做了什么失职的大事情吧?

雾生礼司:唔!!www.3n5b.info三年五班

保罗・比亚诺:说的是呢,很少听到单纯被罢免干部的例子呢。如果那样的话,大概是做了背叛了家族,与整个组织为敌的事情吧?但是为什么突然这么问呢?

雾生礼司:不……没有什么,那么……如果突然拿到长假的话,你们的话会怎么……

保罗・比亚诺:长假?那肯定是会被除……

石松阵:啊!!长假不是很不错吗?我的话肯定会马上去预订海边的酒店,在关岛或者塔西提岛游泳唱歌,还有烧烤!钓鱼也不错呢,还有弹四弦琴。

保罗・比亚诺:石松,四弦琴只有夏威夷有啊。

石松阵:是吗?哈哈哈……

保罗・比亚诺:真是的,石松这种地方真是没有常识呢……

石松阵:啰嗦……

 

雾生礼司:(果然……我是做错了什么了吧。说来,BOSS说了要跟JJ悠闲一下什么的……难道,那是原因吗?呃但是,那种事又不能直接打听,怎么办才好……)

 

Omerta 沉默的法则 Drama CD vol.1 雾生篇 《狂犬雾生礼司的受难》

 

[倒酒声]

雾生礼司:唉……真想死……

JJ:喂雾生,你喝太多了。

雾生礼司:(这家伙是JJ,是BOSS带到组织里来的杀手。现在虽然与组织关系若离若即,还是作为组织专属的杀手为组织卖力。虽然是个有些奇怪的家伙,确是个BOSS也承认的厉害杀手,是组织的财产。我也会委托他工作,BOSS也很依靠他。)

雾生礼司:什么啊,要是就这样急性酒精中毒就好了。喂,这里还要啤酒!

JJ:呃,刚才那个要取消,不要拿过来也可以。

雾生礼司:啊啊啊!!唔……JJ!你干什么!?

JJ:真是的,今天的你发生了什么了吧?这个时间打电话叫我,就跑过来看看……真是的,你先冷静一下。

雾生礼司:谁冷静得了啊!我啊,我被BOSS罢免,不再担任干部了啊!

JJ:是吗?算了,打起精神来哦。

雾生礼司:你还真是事不关己啊。

JJ:嗯,老实说你的头衔对我来说怎样都好。虽然不讨厌凯撒王的人,不如说经常满口瑠夏瑠夏地啰嗦着的你被罢免干部,我心里很痛快哦。www.3n5b.info三年五班

雾生礼司:你这独行狼当然是这样想,但黑手党的人可不能就这么算了啊。如果,发生我被组织追杀的事情……

JJ:不用担心,那个时候我来保护你。

雾生礼司:JJ……你是完全不相信我在说的话吧?呼……至今为止的我,到底怎样拼命地为了BOSS,去完成干部的工作啊……呜……被人用脚踩着,向交易对象低声下气的,我自己背着黑锅让反对派的那些人都闭嘴了。然而……

JJ:算了算了,你至今默默的努力,相信瑠夏也十分清楚的。

雾生礼司:(JJ虽然有些坏心眼和粗鲁,但确实对我很温柔,会听我诉苦水。我现在,不经意地就在向他撒娇了。最初这种态度,让我不爽,稍微教训了他一下。就算那样,两个男人的交往是比较奇怪的,对方不客气地和我接触了。我也,没对这家伙客气。)

雾生礼司:难道说,我跟你的秘密关系让BOSS知道了,然后因为这个而生气?

JJ:然后?为什么这样会糟糕?

雾生礼司:那……那是你……本来就是你对我出手的吧!

JJ:嘛,总之,瑠夏跟我说了哦,雾生就拜托了

雾生礼司:真的吗?实际上,他也对我说了,JJ悠闲地在一起什么的。然后就放我长假了。

JJ:嘛,可爱的部下被其他男人夺走了,所以挺不甘心的吧?但是啊,瑠夏也不是那么小气的男人,不用在意。而且那样不也很好吗?

雾生礼司:唉,好烦躁。

JJ:比起那个……今天是难得的桌球吧,在这种店喝酒,也就是说……好,就这个台子吧。

雾生礼司:啊,哪个台子都好。www.3n5b.info三年五班

JJ:说来石松说过呢,你桌球打得不错。

雾生礼司:真是的,那家伙净说些多余的话。算了,你如何?

JJ:喂,你觉得我会打台球吗?从来没玩过呢,教我规则吧。

雾生礼司:你啊,为什么什么事都能一副臭屁样?

JJ:喂,比起那个,这个棍子要怎样拿才行?快点教我吧。

雾生礼司:不要用球杆的尖端戳人,弄坏了小心不让你再进酒吧了。真是没你办法,玩法我教你,按照我说的来做吧。从最简单的9球开始吧。

JJ:啊,拜托了。

雾生礼司:看,像这样,摆好球,听好了,看好我开球的姿势。

[击球声]

JJ:打得不错。

雾生礼司:这个是准备,游戏现在才开始。听好了。击打白色的球,让它击打其他的球,并不是哪个球白球都能打,要从数字最小的开始打,像这样……嘿。

[击球声]

JJ:哦~

雾生礼司:把球打到袋里就可以继续,像这样……

[击球声]

JJ:没打中哦。

雾生礼司:唔!如果不中,或者白球打到其他的球,就轮到下一个玩家。就这样轮流交换,把9号球击到袋里的玩家就赢了。

JJ:诶,那如果一开始就把9号球打进袋也是可能的吗?

雾生礼司:那是Break Ace,嘛不用担心,一般是做不到的事情。

JJ:接下来到我了。好,这样子吗?

[击球声]

雾生礼司:什……!!喂……球一下就剩一半了啊,你真的第一次玩吗?

JJ:呼,新手运气而已。

 

[击球声]

雾生礼司:为什么啊,为什么赢不了你!明明只是个新手。

JJ:雾生,我开始觉得有点意思了哦。

雾生礼司:可恶,一点也不有趣。

JJ:雾生,你也快点拿出真本事啊。我对你这个对手不满意啊。啊,困了。呼啊……

雾生礼司:……www.3n5b.info三年五班

JJ:怎么了,雾生,喂对不起啦,玩笑开过头了。

雾生礼司:你,好像干什么都很行呢。果然跟我不一样。

JJ:雾生?

雾生礼司:我被BOSS的决定牵引着一喜一忧的,你看着一定觉得我是傻瓜吧?虽然从刚才开始就装作游刃有余,你也明白的吧。会变成这样,你早就知道了。

JJ:没那回事,雾生,冷静点。

雾生礼司:那要怎样啊!!可恶,这种东西!

[折断声]

JJ:喂,雾生!雾生!喂雾生!你去哪里?!

[跑步声]

雾生礼司:(回过神来,我已经跑出了店,JJ叫我也没有听。JJ其实是为了让我打起精神,这事我也知道的。但就算那样,我抱着无处宣泄的心情,毫无目的的一直跑在夜晚的城市里。)

 

Track 02

[跑步声]

雾生礼司:什么啊,当我是傻瓜。多为我着想听我说话啊,这样不就只有我在拼命了吗?

雾生礼司:(注意到的时候,我已经到了一个酒吧。以前,我还是刑警时,经常来的酒吧。并不是这里的酒很好喝,但营业时间很长,是个可以呆很长时间的店,以前在回家的路上老来这里喝上一杯。)

[拉门声]

小久保:哟,你……

雾生礼司:哦……

小久保:雾生!好久不见了啊。

雾生礼司:小久保吗?你也来了呢。

小久保:最近好久没来了,不知不觉就来了。你怎么啦?一个人吗?

雾生礼司:呃,不……

小久保:怎么了?凯撒王的干部,跟警察时期的同事在一起喝酒影响不好吗?

雾生礼司:我……(小久保,我已经不是干部了。不过,昨天才发生的事情他也不可能知道。)

小久保:今天不是我当值,私人时间跟以前的同事喝一杯不也很好嘛。不要太顽固啦。

雾生礼司:真没办法,那么,就喝一杯。

小久保:还是没变豪爽的喝酒方式啊,然后?发生什么事了吗?

雾生礼司:嗯?什么啊,这么突然。

小久保:你从以前开始,如果有什么心事就会那样喝酒了吧?算了,什么都没有就最好了。

雾生礼司:(身为以前的同事的这家伙,反而更清楚我的事吗?)

小久保:算了,不想说也没所谓。也会有那样的日子呢。今天就一直陪着你吧。

雾生礼司:小久保,我……www.3n5b.info三年五班

小久保:嗯?

雾生礼司:(JJ还有BOSS身边、凯撒王里,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所,现在的话,可以毫无牵挂的回到警察那边。但是,那样好吗?)

小久保:喂,雾生?

[枪声]

雾生礼司:怎么……枪声好近。

小久保:啊,这附近的流氓吧,真没办法呢。

雾生礼司:喂,不去也行吗?

小久保:刚才说了吧,今天不是我当值。

雾生礼司:你是认真的吗?你是刑警吧?

小久保:你才是凯撒王的人吧?在你们的地盘上闹事也行吗?

雾生礼司:不,我……

小久保:喂,雾生?

雾生礼司:唔,没什么。总之我过去看看。

[跑步声]

小久保:哎呀哎呀,真没办法呢。

 

雾生礼司:(那家伙,明明是刑警,明明是刑警……唔!已经死了,刚才被击中了吗?但是凶手应该,还在这附近的。)

[枪击声]

雾生礼司:(可恶,又来!又有人被杀了吗?)

[跑步声]

雾生礼司:(找到犯人又怎么样,把他抓起来交出去吗?交给BOSS,凯撒王……唉,但是又不能放着不管,现在不要想多余的事了!……靠近了,对方主动现身了吗?)

小混混:呼呼……呼呼……

雾生礼司:(看外表,似乎是移民呢。是从龙宫过来的流氓吗?)

雾生礼司:喂,不要动,扔下枪。

小混混:什么啊,你!

雾生礼司:你以为可以在这种地方带着枪晃荡吗? 犯事到别的地方去,这里,可是凯撒王的地盘啊。

[枪击声]

雾生礼司:唔!!

小混混:哈哈……哈哈哈哈……下次、下次就打中了!

雾生礼司:(……要被击中,了吗……)www.3n5b.info三年五班

JJ:雾生!

雾生礼司:……!

[枪声]

小混混:唔……!

雾生礼司:啊……

JJ:喂发生么呆啊,你这笨蛋!

雾生礼司:JJ……你,怎么……

JJ:笨蛋!我在找你啊,不要在这久留,走了。

雾生礼司:啊啊……

[跑步声]

 

雾生礼司:呼……呼呼……

JJ:真是的,你在做什么啊,刚才突然发怒就跑了出去,怎么打电话也不接,听到枪声想着不会是你吧跑了过来,就见到这状况。算了,没事真的太好了。

雾生礼司:抱歉,帮我大忙了。

JJ:真是的,你是怎么了?快枪手的你居然被这种混混抢先开枪。

雾生礼司:那是……

JJ:振作点啊,被这种家伙在凯撒王的地盘上耀武扬威也可以吗?还是说,还在烦恼着被罢免了干部之类的事?

雾生礼司:!

JJ:似乎是这样呢。

雾生礼司:别管我!

[殴打声]

雾生礼司:啊……唔唔……你做什么啊,你这个……

JJ:真是的,你是笨蛋吗?

雾生礼司:什么?

JJ:因为就是那样吧,你是不是干部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大问题,比起那个,就算不再是干部,你还是凯撒王的雾生礼司吧?

雾生礼司:就算那样……为什么要打我?

JJ:因为你欠揍啊,而且,那也不是不能应对突发事件的人勉强出面的情况,只会增加伤员而已。

雾生礼司:什么啊……

JJ:实际就是那样吧,让那种小混混擦伤到你重要的手腕算什么?

雾生礼司:JJ……www.3n5b.info三年五班

小久保:哈,有个好伙伴太好了呢,雾生。

雾生礼司:啊,小久保。

JJ:什么啊……你是?

雾生礼司:啊,这家伙,是我做刑警时的同事。

小久保:你,难道是那个吗?从龙宫出来的杀手……

JJ:不,认错人了。喂,雾生!

[扯到一边]

JJ:雾生!该不会在我不在的时候,你跟警察说了多余的事吧?

雾生礼司:我什么也没有。

小久保:也是呢,可能喝多了。把你认做其他什么人搞错了呢,对不起。只是跟这家伙,作为旧同事喝了一杯而已啦,不要误会了。

雾生礼司:啊……小久保,刚才的事要保密哦。现在出状况的话会很麻烦。

小久保:我今天不当值啊,也喝酒了。不用担心,喝醉的人的话谁也不会听的啦。

雾生礼司:啊。

小久保:但是,再过十分钟的话,就是工作的时间了,酒也要醒了。我也讨厌麻烦,然后,那么就去上班吧。

[走路声]

[警车声]

JJ:麻烦事就免了,离开这里吧。

雾生礼司:嗯。

 

JJ:这个笨蛋,刚才真是危险。

雾生礼司:对不起。我为什么会做那样的事呢。

JJ:唉……真是的呢,最糟糕了你。我这边可是一直在找你啊。

雾生礼司:不,真的非常对不起……那、那个……JJ

JJ:手腕伸出来看着,这个笨蛋。

雾生礼司:唔?啊啊……

JJ:痛吗?

雾生礼司:没事,这种程度。只是擦伤,没什么大不了。

JJ:不是那样吧?看……

雾生礼司:真是夸张啊。

JJ:但是刚才如果运气不好的话,你重要的右手就会被炸飞了哦。真没办法,回去后会好好地再处理,现在稍微忍受下吧。

雾生礼司:嗯。

JJ:真是,你这家伙啊。

雾生礼司:JJ,做什么啊……唔……唔嗯……

JJ:喂,不要自暴自弃哦,雾生。不要,太让我担心。本来你就是个有很地方多让人担心的家伙。

雾生礼司:啰嗦。

JJ:算了,这种程度就完事真是太好了,刚才听到枪声,一瞬间还以为你会不会死了呢。

雾生礼司:唔……就算是玩笑,也有能说和不能说的吧!

JJ:听起来像玩笑吗?

雾生礼司:……

JJ:真是的,你总是一点就爆,又易怒,又任性,但是,如果你继续做警察的话,现在,就是那种感觉吧。

 

Track 03

JJ:然后呢,你为什么跟着我啊?www.3n5b.info三年五班

雾生礼司:额……怎么说呢,那个……

JJ:怎么了?

雾生礼司:今天我不想回去。

JJ:傻瓜……被罢免了干部职位就那么难受么?

雾生礼司:是啊!……而且就算是我回去了,他们也挺尴尬的吧。就像刚才说的,我还被放了长假。所以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能不能让我留在你那?

JJ:如果想来我家,一开始就这么说啊,傻瓜。

雾生礼司:真是,你傻瓜傻瓜的说的也太顺口了吧,傻瓜!我说,可以去你那吧?以前你不是一直不让我去么?

JJ:嗯,没有办法,来吧。

雾生礼司:可以么?

JJ:但是不管是什么样的地方,你都不许抱怨啊。我跟你不一样,从来都没正经过过日子。

雾生礼司:哦,哦。

 

石松阵:瑠夏那家伙没事吧?今天好像没什么精神啊。

保罗・比亚诺:没办法啦,瑠夏平时最疼的不就是他么。没想到他真能给雾生君放假。

石松阵:是啊。还满脸笑意说你就放心去吧,结果今天就那副德行。

保罗・比亚诺:喂,你这时候怎么能旁观啊。我们应该去给BOSS打打气嘛。

石松阵:废话,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嘛!

 

[敲门]

石松阵:瑠夏,现在有时间么?

保罗・比亚诺:要不要去喝一杯啊?

[开门]

瑠夏・贝里尼:啊……是你们啊。这个时间就要喝酒啊?

石松阵:我说这个家伙找到的店,等级超高的。

保罗・比亚诺:据我所知,那家店的拿破仑披萨在赤坂可是数一数二的美味哦。

瑠夏・贝里尼:是么,比我们的店还要好吃么?

保罗・比亚诺:很难说啊,这就要BOSS亲自确认咯。

瑠夏・贝里尼:呵呵呵,真没办法。好,今天就好好喝一顿,大闹一场吧!

石松阵:哈哈哈,瑠夏,应该说是今晚也吧?

 

JJ:把领带松松,放轻松点怎么样啊?

雾生礼司:哦。

JJ:怎么了?像是借来的猫一样老实诶。嘛,你比起猫来倒是更像是猎犬啊。

雾生礼司:啊,就是没想到你住在这么漂亮的公寓里。

JJ:我也是刚搬来的。前一阵子还住在破破烂烂的地方来着。不过因为东西少,显得空空荡荡的。

雾生礼司:话说,这也很突然啊,居然决定租这种地方。

JJ:我本来也打算着搬过来就让你来认认门。不过我也的确是第一次住这么好的地方。

雾生礼司:是么,原来是因为这个,你这阵子才忙忙叨叨的啊。

JJ:嗯,怎么了?如果我住在这种地方,会很奇怪么?

雾生礼司:也不是,就是觉得你不像是个在乎身边环境的人。那个行李箱里是M-16吧,看到那个,就觉得这真是你的家呢。

JJ:居然是靠这东西判断啊。别看这样,我还为了你随时可以来,准备了啤酒,放在冰箱里冰着呢。如果想喝咖啡,我就给你泡去。www.3n5b.info三年五班

雾生礼司:嗯,谢谢,那我要咖啡吧。

JJ:那个,雾生,事到如今我也很难启齿,不过……

雾生礼司:什么事啊?

JJ:你知道今天是几月几号么?

雾生礼司:四月二号吧?那又怎么了?

JJ:我说,你被罢免干部的事,不觉得是因为愚人节么?

雾生礼司:啊?诶?诶——!!!!

JJ:每年不都要闹这一出么?而且我在想你应该想想就明白了……但是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趋势呐。

雾生礼司:呃!你为什么不早点说!

JJ:可是马上说出来不是没有意义了么,而且瑠夏和石松他们也都不让我说嘛。

雾生礼司:呜!那帮家伙们,全都知道还……!!

JJ:但是你也有错啊,打台球的时候你突然发飙跑出去了,我也就没有机会说了。瑠夏也确实过分,不过你发火那样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嘛。你掰断的球杆可是我赔偿的。

雾生礼司:真的吗?

JJ:真是的,[震动声]你先等一下。我是JJ,啊,没事了。我说瑠夏你就饶了他吧,雾生都丧气到暴走了,我看着都难受。啊啊,我刚才说了。但是你觉得光是这样雾生那家伙就能接受么?瑠夏,你应该亲口跟他说。喂,雾生,你敬爱的BOSS打来的哦。

雾生礼司:啊?为什么打给你啊!

JJ:行了,你快点听电话吧。他好像想听听你的声音哦。

雾生礼司:啊,啊啊。现在换我听电话了,我是雾生。

瑠夏・贝里尼:雾生,愚人节的事,你听说了?

雾生礼司:咦,啊,是的。刚从JJ那听说的。

瑠夏・贝里尼:呵呵,对不起啊,雾生。吓到了吧?

雾生礼司:是,相当的。

瑠夏・贝里尼:抱歉啦,所以说,以后你也还是凯撒王集大家期待于一身的年轻干部,雾生礼司哦。以后也拜托你了啊!

雾生礼司:是!这是当然的!!但是BOSS,你这也太过分了,你知道我有多惊慌么……不,这倒是没关系,只要我还能继续工作……只要这样就足够了……

瑠夏・贝里尼:抱歉让你担心受怕了。不过放假可是真的哦。

雾生礼司:咦?不是玩笑话啊?

瑠夏・贝里尼:是啊,虽然干部还是想要你继续担任,但是放假可是认真的。因为你根本就不休息啊。我就给你放假到下周一,你就悠闲一阵子吧。在那之前,干部的工作啊,心劳什么的都放下吧。你现在也正想要假期了吧?呵呵,好了,换JJ来听吧。

雾生礼司:好的,稍等一下。

JJ:这样你能接受了么?

雾生礼司:啊啊,我明白了。然后,BOSS要你听电话。

JJ:真没办法。

瑠夏・贝里尼:抱歉抱歉,如果不这么做雾生都不会休假了。JJ你也很高兴偶尔这样吧,可以好好约会喽。

JJ:啊啊,也真是多亏了你了。但是也不要太欺负他啊。

瑠夏・贝里尼:我没有欺负他啊。我是很疼他的。今天晚上肯定是不回来了吧?

JJ:啊啊,是这么打算的。

瑠夏・贝里尼:知道了,我也有想拜托给你的工作。假期后带回来雾生的时候,顺便到我这里露个脸吧。

JJ:啊,我知道了。

雾生礼司:喂,你们都说什么了?

JJ:他拜托我好好疼爱你啊。只是这样而已。

雾生礼司:果然BOSS是知道的么?那个……我和你……那个……

JJ:你是指特别的关系么?当然知道啊。他早就知道了,你难道不知道么?

雾生礼司:不,我只是觉得他也许知道。

JJ:嘛,你也不要担心了,瑠夏他也笑着原谅了。不过他稍微吃我的醋了。毕竟是最疼爱的部下被我这种杀手给拐走了嘛。

雾生礼司:JJ,你是在什么时候背着我和BOSS说这些的?

JJ:怎么可能当着你的面和他聊这些呢。嘛,最后他说雾生就拜托你了然后握手了。

雾生礼司:你啊!

JJ:话说回来,瑠夏的谎言不是很夸张很容易识破嘛,而且还是在41日啊,你怎么就没发现呢?

雾生礼司:啊,那个时候真是眼前一黑,什么事都想不出来了……

JJ:我想也是。

雾生礼司:呐,JJ,我现在是不是走上了不能回头的路啊?

JJ:当然啊,不只是现在,只要还活着,一直都是这样的吧。

雾生礼司:啊啊,我真是不该问你。

JJ:咖啡,要不要再来一杯?

雾生礼司:不用了。不说咖啡了……

[]

JJ:雾生……你去洗个淋浴吧。www.3n5b.info三年五班

雾生礼司:啊啊。

 

[水声]

雾生礼司:(好暖啊……什么啊,这不是很好的房间么,真是的,JJ那家伙还逞能耐,真不像他的风格,还这么体贴我……)

 

雾生礼司:(我怎么在这里这么安心呢,明明是第一次来。)

JJ:怎么了?发什么呆呢?

雾生礼司:啊啊!啊,那个,JJ……

JJ:嗯?怎么了?

雾生礼司:我啊,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还在想你是个脏兮兮的没礼貌的家伙呢。

JJ:呵呵,我想也是的。

雾生礼司:我还在想绝对不能相信为了钱杀人的家伙……

JJ:啊……

雾生礼司:我现在这是在做什么呢?(我早就相信他,到了不可挽救的地步了。)

JJ:灯,我关了哦。

雾生礼司:啊。嗯……我真是疯了。我真是个傻瓜啊。

JJ:是啊。

雾生礼司:你应该否定的吧。

JJ:你真的很傻啊。

雾生礼司:说得真过分啊。

JJ:傻点比较可爱啊。而且不傻到一定程度,才不会这么没防备地跟我撒娇吧。

雾生礼司:啊啊……

JJ:你不要这么着急啊。你主动脱我衣服,说明你可是相当着急了。

雾生礼司:嗯……谁叫你慢慢吞吞的。

JJ:真拿你没办法,就这样脱完衣服,坐上来吧。过来。

雾生礼司:嗯……不要看我了,你在黑暗里也能看清楚的啊。

JJ:你以为我都看你多少次了。而且,你这都硬起来了。

雾生礼司:那还不是因为你都不来抱我。www.3n5b.info三年五班

JJ:有什么办法,这段时间我都辗转在危险的地方嘛。比起这个,你没有一个人擅自自慰吧?

雾生礼司:我,什么都没做。而且都怨你,一个人自慰都成心理阴影了。

JJ:不,那次的责任在你。而且你一直瑠夏,瑠夏说个没完也是个大问题。

雾生礼司:咳咳,不要说多余的。

JJ:是多余的么?你真的没有后悔吧?

雾生礼司:如果后悔了,就不会来这了吧?还有,你没有一个人自慰吧?

JJ:啊?我可跟你不一样。

雾生礼司:你真是讨厌的家伙,我怎么会喜欢你这种人呢?

JJ:真是啰嗦的男人。你就安静地被我抱不行么?

雾生礼司:你这人真让人火大。

JJ:你这话不是一边张开腿一边说的话吧?

雾生礼司:啊啊……我知道。

JJ:别逞强了,明明刚刚还在哭哭咧咧的。

雾生礼司:我很害怕,因为你进到我里面,对我温柔,对我使坏,让我动摇……

JJ:说实话,我是吃瑠夏的醋,也永远不能把他从你心里赶出去,但是,很不巧,那样的你我也喜欢。一直都做我的人吧……

雾生礼司:啊啊……嗯……JJ,别让我着急了,快来我里面吧。

JJ:真是拿你没办法,忍不住了么?

雾生礼司:嗯……因为……

JJ:笨蛋,别紧张。能放松吧・

雾生礼司:啊啊,不行啦,停下,别摸了……

JJ:进去了啊。

雾生礼司:JJ……

JJ:雾生……

雾生礼司:再来……

JJ:笨蛋,别缠上来了,脸好色情啊。是因为酒精么?不只是这样吧?

雾生礼司:笨蛋,是因为你啦。我一直都在忍着,所以……

JJ:真是的……都肿这么大了,前面都黏糊糊的了。别滴在地毯上啊,这可是我的新房子。真敏感啊,看来真的是没有自慰啊。

雾生礼司:你呢?

JJ:不都说了么?我也一直……所以把这些都要注入在你身体里……

雾生礼司:已经……

JJ:觉悟吧……还不行哦。不能一个人先射了,再淫乱点给我看啊。

雾生礼司:笨……蛋……

JJ:把我不在的时间都要补回来。

雾生礼司:放开……

JJ:我放开这边的手,你就会射出来了吧。

雾生礼司:因为……

JJ:真可爱啊,礼司。这段时间我一直都好想看你这种表情。

雾生礼司:你……啊……啊……嗯……嗯!……

 

JJ:(那天,我要了雾生好多次。他像是挣脱了某种束缚似的淫乱,向我撒娇的雾生让我怜爱,但是越是爱他也越担心。雾生是很笨拙的人,他在瑠夏身边受过很多伤,每次都鼓励自己挺了过来,如果说我完全不在意瑠夏的存在,那是假的,但我还是喜欢着雾生重情义,诚实的地方。就是因为这份忠诚,在家族有危险的时候,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献出生命,但是对我来说,比起家族,比起BOSS的命令,他的生命更重要。家族里有一个人这么想,应该也不会遭天谴吧。也许这种想法很天真,但是我就是这么想的。)

 

雾生礼司:嗯……啊咧 JJ,这里是……

JJ:哟,好过分啊,昨晚那么热情,都忘记了?

雾生礼司:嗯……嗯?啊,想起来了。www.3n5b.info三年五班

JJ:不要那么害羞啊,昨晚很棒哦,礼司~

雾生礼司:停,别叫我礼司!你什么都别说了,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JJ:呵呵,还是这么开不起玩笑啊,真是有意思。

雾生礼司:嗯……现在几点了?……都这么晚了?怎么办,电话,不,给我衣服!

JJ:喂,雾生,把夹克当裤子穿是什么新的时髦穿法么?

雾生礼司:哇哇。

JJ:你冷静一下,你这阵子不都要休假么。

雾生礼司:啊,好像是,这样的。真好啊……

JJ:笨蛋啊,你真的没休过假么?

雾生礼司:啊啊,一放心,就开始饿了。

JJ:雾生,你有什想吃的么?

雾生礼司:啊,鸡蛋扣蟹肉啦,锅包肉什么的。

JJ:诶,原来你喜欢中国菜啊?

雾生礼司:啊啊,说实话,挺喜欢的。但是不好意思说出来,感觉不谨慎似的。

JJ:没有啊,你是不是想太多了。好了,我也知道做中国菜好吃的店。

雾生礼司:好意外啊,JJ你也会去逛餐厅筛选啊。

JJ:嗯,最近是这样,这也是你们的影响吧。雾生,你去准备一下吧。啊咧,雾生,你有看到钥匙么?

雾生礼司:钥匙?不就在这么?

JJ:嗯?我有放到这种地方么?算了。你能站起来么?

雾生礼司:嗯……勉勉强强吧……

JJ:你这不是摇摇晃晃的么。你没事吧?

雾生礼司:你以为怨谁啊!

 

雾生礼司:(之后,我在周日晚上回到了凯撒王。结束了听起来很长,实际还很短的假期,回到凯撒王的我和一起跟来的JJ,受到了出乎意料的欢迎。)

石松阵:哟,雾生,你这么精神的回来真是太好了。以后也请多指教啦。

保罗・比亚诺:事情都听说了哦,雾生君,好像很辛苦呢。果然凯撒王的爱逗(idol)不在的话我们也没有干劲呢。

石松阵:雾生的话,与其说是爱逗,不如说是爱犬吧?不过你真好啊,真幸福啊。

雾生礼司:吵死了!

JJ:你们也太享受愚人节了。

瑠夏・贝里尼:呀,JJ,雾生,假期过得怎么样啊?

雾生礼司:啊,我已经休息好了,以后也会努力工作的!

JJ:瑠夏,你以后对他手下留情点啊。

瑠夏・贝里尼:我知道啦。好了,保罗和石松先走吧。

保罗,石松:知道了。

瑠夏・贝里尼:JJ,给你添麻烦了。不过雾生可是我的左右手,也是我们重要的年轻干部,如果他有什么闪失,我可是不会放过你的。以后也拜托你好好照顾雾生哦。

JJ:嗯。

瑠夏・贝里尼:好了,换个地方吧。到我的办公室谈谈工作,雾生你也过来。

雾生礼司:是!

瑠夏・贝里尼:等谈完工作,今晚要不要大家一起出去啊?

 

石松阵:好厉害啊,雾生那家伙,今天状态绝佳啊。

保罗・比亚诺:好厉害。

石松阵:果然今天是格外地精力充沛啊。太好了,雾生。

雾生礼司:嗯,还好啦。

保罗・比亚诺:雾生君,脖子上有吻痕哦。能撒娇真好啊。

雾生礼司:诶——!!呜哇!

保罗・比亚诺:雾生君要掀翻台球桌啦!

雾生礼司:谁会掀翻啊!

保罗・比亚诺:雾生君,你冷静一下吧。这一轮是从你开始哦。

雾生礼司:啊,是啊。我看看。

JJ:轻松的Back Shot

保罗・比亚诺:然后是……www.3n5b.info三年五班

雾生礼司:Break AceJJ,上次的比赛的回礼,你有胆接受吧?

JJ:啊啊,当然,比赛如果没有这种水平,那有什么意思。

保罗・比亚诺: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

瑠夏・贝里尼:好了,石松,保罗,我们也到那边那桌来场比赛吧?

保罗・比亚诺:当然!

石松阵:好啊!

 

JJ:今天我没有任何会输的感觉啊。

雾生礼司:这是我的台词。

JJ:喂,雾生,那是什么?

雾生礼司:废话,当然是我的私人球杆。我本来就是不用他就使不出实力啊。

JJ:你太卑鄙了,雾生!

雾生礼司:不管用上什么手段,赢就是赢。

JJ:可恶,你这人真是麻烦,又不可爱啊。真想挂上价签退给凯撒王。

雾生礼司:啊啊,别担心,昨天你家的副钥匙我已经牵走了。

JJ:你手真不干净啊。

雾生礼司:哼哼,还赶不上你啦。(就这样,我保住了在凯撒王的干部职位,于是在凯撒王的生活还在继续。一年后,明年的愚人节下定决心要记住教训了,很遗憾,我完全有自信记不住。但是我有把握的是,我的身边有我的家族,还有嘴巴很坏,但是能真心依靠的恋人,感觉这样就足够了,真是不可思议。)

 

Track 04

JJOmerta放送局 沉默radio。于是,这个广播是以龙宫和东京湾为舞台,非常热辣和动感的节目。从这次开始由众多嘉宾来进行播放。然后……喂,雾生,你不要老去撞麦克风!啊,今天的嘉宾是雾生。

雾生礼司:别说出来啊!啊,好痛,痛痛。谁啊?在这种地方扔图钉!

JJ:雾生,你总是这么欢乐啊。

雾生礼司:烦死了,我也不愿意这样啊!话说刚才的嘉宾介绍是什么啊?今天有请到了很棒的嘉宾什么的,嘉宾就是他!什么的,有更好的说法吧。

JJ:好心把你叫来,你还吵来吵去真是麻烦啊。嘛,来读听众来信吧。凯撒王成员,radio名空的来信,职业自称地狱犬粉丝俱乐部会员号001。好厉害啊,雾生,你很受欢迎啊。

雾生礼司:嗯,凯撒王的实力是很可怕的。

JJ:对JJ有个请求,请代替我,用JJ的话也行,使劲的夸奖雾生桑(笑),拜托了。嗯,好的,我知道了。

雾生礼司:别这样,多害臊。

JJ:雾生厉害的地方,就是总是全心全意的地方吧,让人看着都心疼。

雾生礼司:什么啊,那个鄙视人的口气。没有其他可以夸奖的地方吗?你只是觉得麻烦,就要践踏我和听众的感情吗?

JJ: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而且两个男人互相夸赞什么的,多恶心啊。那么,你来试试夸奖一下我。

雾生礼司:诶?我夸你吗?那个……啊,(JJ:来,说吧!)我喜欢你!

JJ:不是,雾生,你的心情我很高兴啦。那个完全不是夸奖的话吧?

雾生礼司:啊!不行,在公众的电波里卿卿我我什么的,我还是做不来的。

JJ:雾生,你说的话我听不懂啊。

雾生礼司:对不起!是我不好!

JJ:那啥,雾生,在广播里下跪大家也看不见的。来,把头抬起来。

[敲门,开门声]

瑠夏・贝里尼:呀,JJ,雾生,广播怎么样……哇,雾生,你怎么了?

石松阵:雾生在下跪。哈哈,你是不是又搞砸了什么?

保罗・比亚诺:雾生君,录音棚太窄了,我踩着你的背进来了啊。失礼了。

雾生礼司:呜……啊!

石松阵:哦,真是好声音啊雾生,我也来。

雾生礼司:呜哈!

瑠夏・贝里尼:雾生,你没事吧?

雾生礼司:啊,呃,差不多……

JJ:这就是凯撒王的欺负新人吗?www.3n5b.info三年五班

保罗・比亚诺:真是的,JJ这个是爱的鞭笞啊!~

石松阵:哈哈哈哈,雾生,你总是把甜头拿走。

雾生礼司:啊,哈,哈……啊,以为要死了。

瑠夏・贝里尼:啊对了,今天有礼物哦。为了让节目顺利进行,我买了护身符来。

JJ:果然是喜欢日本的瑠夏,也会去神社啊。但是姻缘结成是那个意思吗?

雾生礼司:那个,BOSS,姻缘结成的意思是……

瑠夏・贝里尼:这挺好的嘛,你们俩就像兄弟一样。永远这么好下去不也挺好的?

雾生礼司:不是,那个,那个……

JJ:不用你担心瑠夏,我们已经结为一对了。

雾生礼司:啊!!你,你说什么呢?

保罗・比亚诺:哇,雾生君,鼻血!

 

石松阵:哦,还真是挺识趣的店嘛。

保罗・比亚诺:啊,很棒吧?我订了最喜欢的店。

石松阵:挺合我意的,窗边的景色真棒,可以一览东京湾。

保罗・比亚诺:白天是轻松的家常意大利餐厅,然后晚上是在你的特别的日子,你的特别的时间在此预订。和重要的人渡过的重要的时间,请光临近邻的Mera Grasso

 

JJ:这个寒酸的广告是什么啊?

雾生礼司:啊,做得还挺好的吧?其实这次的广播节目是凯撒王赞助播出的。

JJ:我还真不知道。

保罗・比亚诺:但是,还真不想在那个节骨眼放广告。

石松阵:雾生的复活是不是太快了?

瑠夏・贝里尼:话说,让我们继续读听众来信吧。凯撒王成员,radio名坐花的来信。凯撒王的大家,你们好!(众:你好。)虽然大家关系都很好,但是为了以后更加的团结,来编一个口号怎么样?

雾生礼司:口号吗?不觉得挺害臊的吗?

瑠夏・贝里尼:嘛,嘛,挺难得的,JJ也来帮忙想想。

JJ:嗯,这样啊。那么,你的城市的凯撒王~”

雾生礼司:你认真想啊!

瑠夏・贝里尼:挺好的啊,JJ保护大家生活的主旨是很正确的,挺不错的口号,JJ

JJ:不,这是在某个便利店听到的。

瑠夏・贝里尼:啊,果然是。

雾生礼司:BOSS,你不是发现了嘛。

JJ:雾生也想一个啊。

雾生礼司:没办法啊,那么。能遇见凯撒王真是太好了,谢谢!

瑠夏・贝里尼:呃……

JJ:噗

雾生礼司:所以我才不愿意嘛,广播什么的,我已经不行了。嗯?从刚才开始录音棚是不是有股糊味啊?

JJ:雾生,你从刚才脚就在踢着什么东西吗?

雾生礼司:呃,这么说来。

JJ:不好,从器材里开始冒烟了。喂,大家快逃!

保罗・比亚诺:咳咳,沉默radio,第二部继续。

JJ:还继续啊?

[爆炸声]

 

男:欢迎欢迎,来到男人的海洋!带客5位!

JJ:哎呀,今天真是倒霉啊。雾生以后也要注意不要老是拿周围的东西撒气。

雾生礼司:对不起!

保罗・比亚诺:但是大家都没事,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啊。

石松阵:真是的。www.3n5b.info三年五班

瑠夏・贝里尼:嘛,嘛。那么,大家一起来干杯!

众:干杯!

JJ:今天是我请客,使劲喝,尽管喝醉吧。

JJ:总之,第一部无事结束也都托了大家的福。以后也拜托大家了。

瑠夏・贝里尼:哦!为JJ的节目出力,那是当然的事啊。

保罗・比亚诺:看我们这么开心的做节目,龙头那帮家伙在旁边干瞪眼就好了。

JJ:别,也站在以后要叫龙头过来做节目的我的立场上来想想。

石松阵:那,JJ你和我们喝酒,也和龙头他们喝酒,到底想干什么?

JJ:我只是想通过做广播节目,来更了解对方的事情。

瑠夏・贝里尼:哦,已经这个时间了吗?

保罗・比亚诺:那么,我们该走了。

石松阵:嗯?现在开始才是兴头嘛。你说什么……

保罗・比亚诺:石松,那个啥,有点眼色嘛。

瑠夏・贝里尼:那么,之后就你们两个好好享受吧。再见~

JJ:哦!今天谢了啊~哈哈,小心回啊。

瑠夏・贝里尼:哈哈,那么,好好的啊。

保罗・比亚诺:JJ,谢谢款待。

石松阵:嗯?为啥只有我们回去啊?

瑠夏・贝里尼:哈哈哈哈哈。

 

JJ:雾生,你没事吧?脚下摇摇晃晃的。

雾生礼司:我没事,我才这点是不会醉的。比起我来JJ,你才醉了吧?

JJ:我才不会比你先醉。

雾生礼司:不对,你比我要醉。

JJ:嗯?不对,我比你要醉!

雾生礼司:什么?那,我才是醉了呢,别开玩笑了!

JJ:噗,雾生,你还真是可爱。

雾生礼司:哈?你说什么呢。你才可爱呢。嗯……,渐渐自己在说什么都不知道了。

JJ:嗯,我也是。但是,也就是说这里有丑态毕露的两个醉汉。咳咳,在这醉意上头的时候,从这里开始番外篇。给节目寄来的信里比较难处理的黄段子、过激段子、问题发言用这种有点混沌不清的状态来进行介绍。嗝,啊咧,打酒嗝了。

雾生礼司:啊,这么回事啊。好,放马过来吧。

JJ:嘛,也好。但素,介回,介个新的,提问来信……啊咧,酒嗝停不下来啊。来信是非常的多。

雾生礼司:诶,是吗?

JJ:所以让你稍微多喝了一点,我也是,觉得如果不喝就回答不了所以就喝了。

雾生礼司:没办法啊。

JJ:好,你说的。那么第一个是这个。酒吧Epilogue的客人,radio名中村Yuki的来信。提问:第一次是什么时候?工口方面的意思。其实雾生桑是童贞(以前面的意思来说),什么的非常的担心。问了这么蠢的问题真是不好意思,非常在意,非常在意。被JJ夺去了就好了(淡淡的期待)。

JJ:不,完全不是愚蠢的问题,可以说,我也比较在意。嘛,大概是能预测到答案的。

雾生礼司:什么样的预测啊?

JJ:不是,那啥,以前面的意思来说。

雾生礼司:说起来,我打工去锻炼身体,熬过学校的苦学成为了警察,一直都是很认真的活着。而且,我不认为是童贞就不爷们儿了。打扮得不男不女,轻浮的老是在玩的人,一有点什么事马上就逃走了。我不管是什么时候都活得很男人!

JJ:但是是童贞吧?以前面的意思来说。

雾生礼司:那你能帮我吗?

JJ:嘛,我会考虑的,无限延期的。www.3n5b.info三年五班

雾生礼司:哈?!

JJ:酒吧Epilogue的客人,radio名味之本子的来信,顺便一说职业是吐槽漂流期的艺人。

雾生礼司:这次是什么啊?雾生线里,雾生因为没有锁门,被JJ看到了**。为什么不锁门呢?非常想问一下。不锁门的话,就算不是JJ也会看的,会看的吧?太喜欢这样的雾生了,活着好痛苦。

JJ:真是太好了,雾生。在成人的时间里也很受欢迎啊。

雾生礼司:咳咳,住嘴!而且,为什么那件事情连酒吧的客人都知道了?

JJ:我怎么知道。而且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没锁门?

雾生礼司:那个我才不知道呢,忘了嘛!

JJ:那我来猜猜吧。大概是你想着BOSS,异常的,那可是异常的兴奋着。所以急忙冲进房间,连房门都没确认锁没锁,立刻就开始专心的**了。嘛,差不多就这样吧?才没什么理由呢。

雾生礼司:呃……你,好尖锐啊。

JJ:看着你就大概能明白了。凯撒王成员,radio名玲玲的来信,职业是凯撒王东京据点的家政。给雾生汪的问题,(雾生礼司:汪?)和JJ相爱在一起之后,和BOSS之间的关系还在继续吗?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成了对恋爱比较迟钝的雾生汪脚踏两条船了。意外的大胆的恋爱情况呢,实际上更喜欢谁呢?非常在意晚上也睡不着觉。

雾生礼司:我才不脚踏两条船呢。分清界限,我把界限看得很重要的!以上。

JJ:真爷们儿啊。但是,如果我要去国外出差5年,在那之间被瑠夏追了的话,你怎么办?心不会动摇吗?

雾生礼司:到底要怎样才会有这种展开啊?

JJ:也是啊。啊,好有趣。

雾生礼司:只有你在开心好吗?

JJ:于是,这次寄来愉快来信的大家,十分感谢。就这样第二部也结束了。感谢收听Omerta放送局,下回沉默radio再见。

 

男:谢谢惠顾!消费一共是四万零两百日元。

JJ:诶?啊咧,喂,雾生,能借我两百日元不?

雾生礼司:嗯……

JJ:在睡觉……

 

Track 5

 

[电话铃]

JJ:是我,现在不能接电话。如果有事的话就请便录音,如果心情好就会回电话。

雾生礼司:唉,又是这个。喂,JJ,为什么不接电话?在洗澡?还是已经睡了?才不是吧!话说你洗澡总是很简短,晚上也不会熟睡的吧。真是的,那么跟你说要带着手机的。嘛,算了,有句话要跟你说。那个,今天,那个,很开……不对,你是很开心了,我可是很灾难的。真是的,你要是做什么事的话,肯定会变成那样。喂,你不要想着说你叫我去了节目,我才是屈尊降贵去了你们节目的!我好不容易想听听你的声音给你打个电话都变成这样,从明天开始把手机用链子绑在外套上,知道了吗?不然我再也不给你打电话了!喂,还不接啊?我挂了啊!听着,听了这个留言以后立刻给我回电话!听着,从现在开始十分钟以内……

[忙音]

JJ:真是的,拿他没办法。真是个麻烦的家伙,哄他开心也不容易。www.3n5b.info三年五班

【11/09/16新作在線翻譯】オメルタ ~沈黙の掟~ ドラマCD Vol.1 霧生編 「狂犬・霧生礼司の受難」



オメルタ~沈黙の掟~ ドラマCD Vol.1
霧生編 「狂犬・霧生礼司の受難」
3,150円(税込)
2011年9月16日(金) 発売!

【STORY】
JJがキングシーザーのファミリーとなり、
一時を過ごした赤坂の本拠地を離れた後。
ある晩、酒に溺れた霧生は、携帯でJJを呼び出した。
話を聞いてみると、霧生は理由も聞かされずに、
キングシーザーの幹部を降ろされるのだというが……

【キャスト】
JJ / cv:城ヶ崎 仁  ←飯田
霧生 礼司 / :cv:大石 けいぞう  ←近藤
瑠夏・ベリーニ / cv:平井 達矢
石松 陣 / cv:笹木 一馬
パオロ・ピアノ:cv:宮元 登
刑事 / cv:白井 圭

…………………………………………
ドラマCDだけの完全オリジナルストーリー。
ドラマパートに加えて、ラジオパートとして
JJがパーソナリティをつとめる「沈黙ラジオ」を収録。
ボリューム満点でお届けします!
パッケージは原画家の立石 涼 描きおろし!

下载地址:
http://ifile.it/oz91ycg
http://dl.dbank.com/c01p99a856
http://www.box.net/shared/kzn17jo0uvmluquhn36q
http://115.com/file/bht0yuyv#
http://ge.tt/9y4Lyn8
http://www.megaupload.com/?d=2QEMRFP9
解压密码: www.3n5b.info*6918www=1100916

题目 : 小5在线翻译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6 | 2018/07 | 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