レオパード白書2

レオパード白書2

 

翻译:砂漠の雪、soyan

校对:countd5

www.3n5b.info三年五班

 

Track 01

[电视音]

女:燐花——

周防燐花:(怎么一大早就看到老爸那张臭脸……)

[关掉电视]

女:我说,有在听吗?

周防燐花:(周防燐花,十九岁。知道跟别人上床可以赚钱,是在小学四年级的暑假。从小只要随便一躺下,就会有女人付了钱跨坐上来。考入高中的同时从家里搬出来住,现在也利用着这份才能,在一家叫Leopard的店里做牛郎这个天职。客人无非是陪酒小姐、AV女优和夜店小姐,我完全就像个抱枕一样,按照薄利多销主义的方式赚钱。)

女:呐,燐花——今天晚上打算干吗?我要去店里所以……

周防燐花:啊,今天晚上不行。不能陪你。

女:诶——?

周防燐花:找别人吧。我的体力也是有限的。(眼下最大的问题是,我作为一个才十九岁的年轻人,居然面临着阳痿。虽然这么说,原因却非常简单——我已经厌倦做爱了。最近要是不把女人的脸想象成万元大钞,几乎都不会有反应。我不知道饥饿的滋味,不去狩猎,猎物也会主动跑来。像这样的我,也会有哪一天一心只想着某个人吗?)

 

[钟声] www.3n5b.info三年五班

周防燐花:(浑身无力……今天开始要认真过一段高中生的日子吗。按时出勤什么的真是很烦。嘛不过也许休息一阵子,阳痿就能治好也说不定。)

[拉门]

药师寺灯:抱歉来迟了,周防君。收拾上一节课的东西太费事了。我是教生物的药师寺,初次见面,请多指教。那个……我想详细情况你应该已经从校长那里听说了吧,这一个月里你要在这个特别教室里上课、考试,只要能考出及格的分数,你那些会导致留级的缺席次数我们就睁只眼闭只眼。

周防燐花:唉……

药师寺灯:因为听说你不来上学也是有相应的复杂家庭情况,我们考虑到这种情况采取了特别措施,我在能力范围之内都会尽力支持你的,一起加油吧。

周防燐花:直说吧,老师。其实你觉得给VIP的儿子当保姆很麻烦吧。

药师寺灯:呃……

周防燐花:老爸捐给学校的钱可不是小数目啊,为了这笔钱我才有这个特殊待遇吧。复杂的家庭情况什么的根本就没有,我只是忙着工作才没时间来学校。工作是牛郎,已经干了两年,每月收入差不多五百万。因为老爸非要坚持我才要混毕业,但是如你所见我已经自立了,才不需要你的支持。

药师寺灯:牛、牛郎?!月收入五百万……真厉害啊。

周防燐花:还可以吧。是很安稳的我的天职工作嘛。

药师寺灯:但是你要是有什么关于学习的不懂的地方……

周防燐花:没听校长说吗?我的成绩可是超过平均分八十多的。比起这个,老师你呢?被要求承担这种工作的话,怎么看都是没什么前途的新人教师吧。www.3n5b.info三年五班

药师寺灯:……真是败给你了,跟你说的一样,我是今年刚刚研究生毕业来这里当老师的。外表也如你所见一点都不起眼,在同僚中没什么地位。

周防燐花:(确实,不起眼得就算下次见面都不一定能认出来。)

药师寺灯:啊,要是有疑问的话,随便什么都可以问的。

周防燐花:有——老师有女朋友吗?

药师寺灯:呃……啊……女、女朋友……

周防燐花:总不会,还是处男吧?

药师寺灯:……可以别问这么私人的问题吗,周防君……

周防燐花:(真是无趣又无聊……没劲透了。太严肃了吧,这种情况。)

 

周防燐花:(吸烟)

学生:哈哈哈,给我看看呗。

学生2:笨蛋,都说了不要!

周防燐花:……(真是的,想安心抽根烟都不行。学校这地方真是不方便啊……啊?那是……)

药师寺灯:我知道了……这种事我也知道……但是……我、我想见您……

 

[翻纸]

药师寺灯:真、真厉害啊,周防君,不管是哪一科都几乎是全对……怎么说呢,像你这样的学生,肯定觉得我的课无聊得听不下去吧。说起来周防君……啊、啊咧……那那那个是我的手机吧?你在看的那个……

周防燐花:噗……哈哈哈哈!这是什么呀,怎么都是大叔的照片啊?刚才抽抽搭搭哭着说想见面什么的,我还在想你到底在跟什么样的女人交往呢。

药师寺灯:还、还给我,周防君!……

周防燐花:呐,你是哪一方?你抱这个大叔?还是被抱的?

药师寺灯:……别说了……拜托你了,周防君……还给我……

周防燐花:诶——[]

药师寺灯:啊……

周防燐花:居然还在领口留下吻痕啊,真厉害啊,老师。这痕迹还很新啊,是昨天或者前天留下的。

药师寺灯:等……喘不过气……放开我……

周防燐花:[心跳](……刚刚那个是怎么回事?)

药师寺灯:周防君……

周防燐花:诶——你也能露出这么不错的表情啊。www.3n5b.info三年五班

药师寺灯:呃……好难受……咳咳……

周防燐花:喂喂,别以为那么容易就能挣脱我的禁锢哟。

药师寺灯:咳咳……

周防燐花:要我抱你吗,老师?虽然我一向不会明知赚不到钱还做爱,不过这次是特殊服务。那个大叔的话,要是不求他就绝不会抱你的吧?那样的话我来。

药师寺灯:……[挣开]

周防燐花:呜啊!(……不但挣开了禁锢,还把我摔开了?我居然这么轻易地被……)

药师寺灯:我稍微老实一点你还寸进尺了啊。什么“已经自立了”,明明靠着父亲的关系好不容易才能毕业。你这种小孩子居然去当牛郎,别说出来笑人了。

周防燐花:……

药师寺灯:周防燐花,十九岁。父亲是首屈一指的前世界格斗冠军兼实业家。和年长三岁的哥哥从小一起参加道场的训练,但才能曾被拿来和有着天才之称的哥哥比较,从而很快丧失了斗志。中学时期你休学一年去了哪里,我可是知道的哟。因为跟其他不良少年打架而被送到少年管教所呢……真是蠢毙了。

周防燐花:(被交代了管教大少爷的没前途新人教师,居然在扮猪吃老虎啊。)

药师寺灯:嗯?怎么了,你勃起个什么劲啊。

周防燐花:呃……

药师寺灯:精神得很啊。真是笑死人了,臭小鬼。

 

药师寺灯:(天生的牛郎大人,居然落得这么落魄啊。我不会说出去的,心存感激吧。)

周防燐花:(不可饶恕……那家伙……)

雏胡:也许那是……那个吧,所谓的,当感觉到生命有危险的时候会下意识地想要留下子孙?

周防燐花:饶了我吧,雏胡先生。(雏胡先生是在Leopard的前辈牛郎之一。)

雏胡:燐花平时太缺乏警惕了嘛,所以才会因为惊吓而起反应。

周防燐花:(警惕?没错,这样说的话就能理解了。否则怎么可能因为被一个男人过肩摔出去而起反应。因为打架而被带进少年管教所的中学时代以来,我就跟危险分子断绝了来往,信奉和平主义生活着。升入的高中是有钱人家的私立男校,两年以来完全平安无事。没想到到了现在居然遇到这种事。是因为这个吗,因为这个才会一想起那家伙的脸下身就发热吗。)www.3n5b.info三年五班

 

药师寺灯:啊,周防君,明明之前考试还几乎全对的,为什么忽然之间所有科目都不及格了呢……这样下去的话毕不了业的哟?

周防燐花:(又开始装老实了。乍看之下虽然很纤细,但这家伙体格很好。仔细看的话,他的动作里毫无破绽。我怎么没早发现。)老师,我要是毕不了业的话就糟了吧,会惹校长生气吧?要是肯答应我的条件的话,我就乖乖考出之前的分数来哟……和我单挑吧,老师。

药师寺灯:……单挑?你在说什么啊,我不明白呢。再说毕业是你自己的问题哟,周防君,和我没有关系吧?

周防燐花:(可恶,要怎么做才能引出他的另一张脸……)有和那个大叔好好做吗,老师?似乎不哭着求他就不会抱你来着?真是难以置信,一个男人哭得抽抽搭搭的,不觉得自己很没出息吗?

药师寺灯:……的确哭了,不过哭了有什么不对?不能和爱着的人见面,会哭是当然的吧。

周防燐花:噗……什么“爱着”啊。这种台词听得快厌死了。爱啊恋啊什么的,冷静一点吧老师。那种东西只是错觉而已。我不是吹嘘,我可一次都没有被那种愚蠢的感情耍过呢。再说啊……

药师寺灯:……

周防燐花:啊,等……喂!我还没说完呢!给我等等!

药师寺灯:可怜的人。你没有爱过,也没有被爱过吗。还是认清自己是个可怜的人吧。

周防燐花:呃……

药师寺灯:还有啊,不管你能不能毕业,对我来说都无所谓的哟,别想多了。再会,臭小鬼。

[关门]

周防燐花:(……这个混蛋……干脆不择手段好了,一定要让他跪倒在我面前!)

 

药师寺灯:[]教授……www.3n5b.info三年五班

教授:药师寺君……我夫人已经开始有所察觉,女儿今年也要考大学了,我们已经不能像之前那样见面了。

药师寺灯:……我不要这样,教授……我爱您,请继续和我见面,请抱我!

教授:药师寺君……都是你的错,因为你说了这些话,我没办法才会抱你。

药师寺灯:是,教授。全部都是我的错。

 

[吸烟]

周防燐花:(没有课的星期三午后一点,那家伙似乎经常在天台。我已经没心情跟他慢腾腾地交涉了,现在就去找他单挑。)

[开门]

药师寺灯:去补习学校接女儿回来?为什么那种事需要教授来做?这种理由,我是没办法接受的吧……等等,教授,请别挂电话!对不起,我错了。 [被挂断]……教授……

周防燐花:对方这不是很想分手吗?放弃吧,老师。

药师寺灯:……

周防燐花:你越是这么死死纠缠,教授应该越会觉得压力大吧?他只是跟你逢场作戏而已不是吗。

药师寺灯:……你说过想要和我单挑对吧?可以啊,放马过来。

周防燐花:(打中了!)

药师寺灯:呵,原来挺能打的啊。

周防燐花:[心跳](为什么,这么……灼热?)

药师寺灯:我也该动真格的了。

周防燐花:(可恶!毫无破绽!)

[电话铃]

药师寺灯:啊,喂?

周防燐花:(明明毫无破绽,为什么你为了一个电话就破绽百出?)

药师寺灯:教授……刚刚真是对不……啊!

周防燐花:……

药师寺灯:啊……卑鄙的家伙,居然还绑上我的手。什么单挑啊,这不就是单纯的偷袭吗?

周防燐花:跟在上课的时候一样啊,老师。单挑的时候要关掉手机哟。

药师寺灯:……喂,你要干什么?住手!

周防燐花:(Mount行为,这是雄性之间决定谁在上位的行为。)

药师寺灯:下流的混蛋!去死吧!www.3n5b.info三年五班

周防燐花:真是落魄到极致的造型呐,老师。

药师寺灯:……可恶,住……手……

周防燐花:嗯……

药师寺灯:啊!……唔嗯……

周防燐花:(年长我七岁的狂妄老师,你我势均力敌这一点我承认,不过我也因此清楚地明白了,我比你更居上位。)

药师寺灯:啊……

周防燐花:……!啊……

药师寺灯:你满意了吗……快点给我松开。

周防燐花:喂老师,脚下还在打飘呢,很危险诶。

药师寺灯:你努力毕业吧。

周防燐花:……

药师寺灯:再会,周防君。

 

 

Track 02

校长:啊,周防君!

周防燐花:是……什么事,校长?

校长:啊啦,你没听药师寺老师说吗?今天开始不用去特别教室,去自己的班级里上课吧。

周防燐花:呃,但是还没过那一个月的期限呢。

校长:他看了你的试卷,因为实在很优秀,就觉得你没有问题了。药师寺老师还表扬你来着,说周防君是个完美的学生。

周防燐花:(也就是说我从特别待遇里解放了吗。也就是说,跟那个把我激怒到最高点的狂暴男人不会再见面了……但是,为什么这么焦躁。)

 

女优:呐,怎么了啊,燐花?从刚刚开始一直抱着头,身体不舒服吗?我很担心啊。

周防燐花:没什么,没事。(这个女人是业界顶级的AV女优,一个月能赚四百万的大客户。每周抱她两次的话,之后的两年都不愁没钱了吧……我得专心啊。)

女优:在白天的约会真是久违了呢!

药师寺灯:(再会,周防君。)

周防燐花:(为什么我要在工作的时候想起那个人……)啊!

女优:啊!!www.3n5b.info三年五班

周防燐花:(刚刚走过去的是……)啊……

女优:等等,燐花!

周防燐花:(为什么那家伙摇摇晃晃的,一个人在干什么啊!)

由美子:爸爸,晚饭吃中餐吧?

教授:好啊,就去由美子喜欢的三丁目那家店吧。

由美子:太好了!我最喜欢那里的杏仁豆腐了。

周防燐花:喂,你想要干什么!……喂,老师?老师!!

 

周防燐花:睡眠不足到了会在大街上昏过去的地步,你到底有多不可自拔啊。大白天的堂堂正正地跟踪不伦恋人的行踪,怎么想都糟糕过分了吧。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和那个大叔。我可是救了你还带你到自己家里来了,这种事可以告诉我的吧。

药师寺灯:……和他相遇是在六年前,他是我参加的课题研讨组的教授。在遗传学领域里他就像一个神一般,让我一直憧憬着。有时他的女儿会来看他,这时身为学术天才的他又会露出慈祥父亲的样子,看着那个样子,我会把他和早逝的父亲的身影重叠在一起……读到研究生,在他手下当了助手,当时真是几乎上了天堂一样的感觉。某天为了要完成第二天将要开始的重要的研究发表会的准备,就算接到了在乡下的母亲病倒的消息,我也无法抽身。

(药师寺灯:妈妈她……我知道了,我会乘明天的飞机过去。)

药师寺灯:不是吹嘘,我挺擅长装作什么事都没有一样平静的表情的。但没想到我内心的动摇都被教授看穿了。

(教授:药师寺君,你过来一下。)

药师寺灯:没事的,只是一般的旧病复发。就算等发表会的准备完了之后再回去也没关系的。所以……教授:这是命令,药师寺君。现在立刻回到你母亲的身边去。)

药师寺灯: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对他的憧憬明确地变成了恋慕。在多得跟星星一样的学生之中,我是被特别重视的。我这样错觉着,最终……

[雨声]

(教授:送你到车站吧?)

药师寺灯:……喜欢您,我喜欢您。)

药师寺灯:都是我爱上他的错。因为他……他很温柔。没办法把我放在一边不管。全都是我的错。都是我……

周防燐花:[吐烟]你真是笨蛋。www.3n5b.info三年五班

药师寺灯:……

周防燐花:双方都同意的性爱哪有什么谁对谁错啊。那个大叔从最开始就对你有那个意思,因为一直都在看你,才能看得出来你为了母亲的病产生动摇。时而严厉时而温柔地对待你,故意让你自己先沦陷下去,也创造了自己只是被牵扯进来的借口。这种东西是牛郎让客人沦陷的时候最常用的手段了。像你这么手到擒来的人,我可是有自信让你在一个月之内就剥光衣服像块破布一样地卖身哟。

药师寺灯:[]别把你这种下流的人和他相提并论!像你这种……啊……

周防燐花:……真是的,真是笨蛋啊老师。……[]

药师寺灯:啊……

周防燐花:纯情也有个限度吧。

药师寺灯:……

周防燐花:醒醒吧,老师。

药师寺灯:……我知道的。其实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手机铃声]啊,手机……在上衣里,闪开!

周防燐花:(就为了一个电话,你又露出孩子一样的这么拼命的表情。)

药师寺灯:啊……

周防燐花:(为什么啊!)

药师寺灯:放开我……唔……唔唔……

周防燐花:(为什么我……这么拼命?)老师……

药师寺灯:[]

周防燐花:唔啊!……咳……

药师寺灯:居然敢发情……想做的话去跟你的客人做!死牛郎。

周防燐花:你跟那个大叔才不是恋爱,只是依赖症而已。那个大叔每次说了分手之后一定会打电话过来吧?抽你一鞭子之后再给你一颗糖,如此反反复复。这样一来你的脑子里就全是他,像他那种人,就是通过把你耍得团团转来得到快感,同时证明他自己的优越感。你也只不过是喜欢着这样被耍的自己而已。两个人一起沉浸在自恋中,什么相爱啊。

药师寺灯:……

周防燐花:那种东西,才不是什么恋爱! [关门](这才不是恋爱,老师。)

 

校长:嗯,想知道关于药师寺老师的事对吧?

周防燐花:是的,校长。麻烦您了。

校长:全名是药师寺灯,二十七岁,是我教过的学生,很优秀哟。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母子相依为命,他一直都照顾着病弱的母亲。不知道什么原因,去年他结束了长年的研究工作,到我们学校来当了老师哟。

 

周防燐花:[吸烟]

山口:药师寺老师!那个纸箱我来搬吧,请给我。

药师寺灯:谢谢你,山口君。

周防燐花:(可恶,那个小子搞什么啊,居然敢这么亲昵地跟他搭话。)

药师寺灯:啊,眼睛里进了沙子……

山口:没事吧,老师?

周防燐花:(喂,别在别人面前取眼镜啊!你的眼睛很漂亮这种事会暴露的吧!)

[钟声]

周防燐花:(他又认真又勤劳,是个被学生喜爱的人气教师,却有着令人意想不到的二重人格,跟一个恶质的大叔进行着恶质的不伦恋爱。像个笨蛋一样一心依靠着手机,实际上那么狂暴,却又是个胆怯无趣而愚蠢的男人。明明……明明他就是这么没用的男人……)

 

药师寺灯:……

周防燐花:大叔的电话,快要打来了哟。要是我的话今晚就打。用一周的时间让你好好想我,让你饥渴得难以自拔,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抱你的话,你就会兴奋感激得把所有的钱都献上来。太手到擒来了,你这样的人。

药师寺灯:……

周防燐花:等一下,老师。我有话跟你说。

校长:啊啦,周防君和药师寺老师,在这种地方聊得这么开心,关系真是很好啊。

药师寺灯:没有……校长。抱歉呢,周防君。我暂时要忙一下,下次再商量吧。

周防燐花:老师,我会等你的。在和你初次相遇的那个特别教室里,会一直等下去的。

 

守卫:真没办法啊……那就再等三十分钟吧。

周防燐花:抱歉,守卫先生。之后我会来还钥匙的,请再等等……(我在干什么啊……已经十一点了诶!不可能会来了吧。不管怎么想,他现在都应该正在和那个大叔重修旧好吧,跟个笨蛋似地哭着哀求……)去上趟厕所吧。

 

周防燐花:……(啊咧,灯关了?可恶,被关掉了吗。)[开门](真是的,三十分钟都等不了吗?)

药师寺灯:喂,跟你说的一样呢。[]

周防燐花:啊……别忽然就踢过来!你在搞什么啊!

药师寺灯:打来了哟,电话。

周防燐花:(他的衣服是湿的,难道没有打伞就顶着雨过来了吗?)

药师寺灯:我想就算只有一句,如果他说了爱我之类的话,我就别无所求了。不过,他终于让我清醒地意识到了,这不是恋爱。无论是我还是那个人,都只看到自己而已……你说的对,周防。[]

周防燐花:……

药师寺灯:跟这个手机也……[折断]告别了。作为让我清醒过来的谢礼,你这个硬邦邦的东西由我来帮你处理,臭小鬼。[拉链]

周防燐花:啊……哈……

药师寺灯:嗯……

周防燐花:已经……要出来了……呃……!

药师寺灯:咳咳……真是的,居然积了这么多。咳!

周防燐花:啊……

药师寺灯:不过不愧是十多岁的年轻人,又青涩又美味。这样一来就不欠你的情了。[拉门]

周防燐花:(我一直把做爱当做生存的武器,拥抱女人,一次又一次地,无数次地射精,越是这样却越是觉得心里变得空荡荡。我那颗已经完全干枯冷却的心,是因为你而变得滋润起来的。喝了水之后才发现,我原来已经如此干涸了吗。)

 

 

Track 03

[门铃]

雏胡:喂燐花——你还活着吗?……什么嘛,不是挺精神的嘛。连手机都不接,还以为你是不是寂寞得死掉了呢。

周防燐花:为什么你说得这么遗憾……我每天都有好好地去学校啊。[吸烟]嘛,虽然阳痿什么的还是老样子,工作那边完全歇业了。www.3n5b.info三年五班

雏胡:对于原因有头绪吗?没有的话还是去医院看看比较好吧。

周防燐花:那个……原因……[吸烟]

雏胡:因为见不到喜欢的人而低落……之类的?

周防燐花:没有……每天都……能见面。但是跟他搭讪的借口……找不到啊。(他跟那个教授分手了,已经没有什么是能轮到我插嘴了。)

雏胡:一般地邀请他去约会不就好了?

周防燐花:约会?……没可能的……绝对……不可能。

雏胡:(真是的……恋爱中的男人真没用呢。)

 

周防燐花:(约会……那是什么啊……意义不明。那种事我就没在工作以外的时候做过,而且一般都是女人主动邀请的。要我主动邀请……啊,是他……啊,那个是!)喂!你在干什么!不是已经扔掉手机了吗?

药师寺灯:……干什么啊你,我就不可以有新的手机吗?

周防燐花:新的……手机?

药师寺灯:话说你是我的监护人还是什么啊,明明还是个小鬼居然敢监视成年人?

周防燐花:啊……

药师寺灯:……干嘛,我脸上有沾什么东西吗?

周防燐花:(很简单的……只要邀请他约会就好了……)老师……和我……(约会吧。)和我……再单挑一次吧。上次出了点意外,现在不会再有了。所以今天放学后,再到天台来和我一决胜负吧。我要是赢了,就告诉我新手机的号码。

 

周防燐花:(随处可见毫不起眼的教师,最初一点都没放在心上。但是,那双眼……自从看到了那双只有我见过的狂暴的眼眸……我的世界就改变了。)

药师寺灯:我不会手下留情的。我要是赢了的话就绑住你的手,把天生的牛郎大人你的后面搅得一塌糊涂哟。忘记说了,我是你的同门来着。全国大赛三连胜,嘛,虽然已经是十五年前的事情了。

周防燐花:(已经没有手机的干扰,到了认真决胜负的时候了,老师。)

[对打]

药师寺灯:……真是的,太缠人了,臭小鬼!……

周防燐花:……(呐,老师。我想把你的一切都据为己有。)筋疲力尽了吗,老师?

药师寺灯:咳……可恶……

周防燐花:别小看……十多岁的人……

药师寺灯:混蛋……

周防燐花:(无论汗水还是血液,我想要舔去他流下的所有体液。)[]

药师寺灯:啊……

周防燐花:(最初的吻是我主动的,然后是你,第三次是双方同时。)……啊!

药师寺灯:我想做了。嗯……

周防燐花:啊……

药师寺灯:陪我。[]

周防燐花:唔……(喜欢你,老师。)

 

药师寺灯:啊……嗯……

周防燐花:啊……

药师寺灯:不用准备了,快进来。

周防燐花:[进入]啊……

药师寺灯:哈……啊……

周防燐花:……(我喜欢你。)

药师寺灯:唔……啊……

周防燐花:(我一直都不知道,和喜欢的人做爱,会这么……)

药师寺灯:啊……那里……好舒服……

周防燐花:哈……啊……

药师寺灯:啊……

 

药师寺灯:告诉你手机号码?还没分出胜负吧。

周防燐花:哈?明显是我赢了吧!你眼看着就要不行了吧!

药师寺灯:嘛,将就了吧。

周防燐花:将就?……什么嘛。

药师寺灯:反正我和你那个工作道具似乎相性还不错,姑且拿你当按摩棒的替代品好了。

周防燐花:按、按摩棒?!那是什么啊!你啊,你到底以为跟我做一次那些女人要花多少钱啊!?

药师寺灯:那就去跟客人做吧,死牛郎。

 

 

Track 04

周防燐花:(什么爱情、恋爱,这些东西都不过是错觉罢了。不是我自夸,本大爷可从没为这些东西烦恼过。

在我说出这句话的一个月后……)你昨天干嘛没来?!不是你叫我放学后在这儿等你的吗?!

药师寺灯:我有说过么?

周防燐花:说了!你知不知道我足足等了你六个小时啊!打你手机又关机,真不知道你那手机要来干嘛的!(如今,我却完完全全地被这所谓的情啊爱啊耍得团团转。)

药师寺灯:哦……这样的,校长突然来找我一起去吃晚饭,吃完我看时间不早了就回家咯。

周防燐花:(我的恋爱发现一:爱上一个人后,总会想知道对方的一切。)

药师寺灯:那就趁现在还记得,先做了吧?

周防燐花:(药师寺灯,27岁,私立高中的生物老师。)

药师寺灯:你这里已经硬得不行了嘛。

周防燐花:(这人,可是任性到不行。直到前段时间为止,这人都一直跟一个超没品的大叔维持着一段不伦之恋长达六年之久。看着镜子里因为被对方玩弄而哭成泪人的自己,他总会自我肯定,自我陶醉,有着严重的恋爱依赖症。)嗯……啊!

药师寺灯:你这里果然是最棒的。

周防燐花:(亲自了断了那段不伦恋之后,他现在所依赖的,说白了,是什么都可以。)

药师寺灯:下次记得多积点哦。

周防燐花:(这人现在所沉溺于的,既是我,又不是我。)喂,你等等!明天,你休息吧?我们出去走走吧。

药师寺灯:啊?我为啥连休息日都要跟学生见面?你脑子秀逗啦?

[关门]

周防燐花:学生……

 

周防燐花:(可恶!虽然一直以来我都听过不少赞美,但现在,我可是恨死了我的这个“分身”了!啊,是他,在看书呢。)

药师寺灯:喂,你别若无其事地坐到我边上行不!别打扰我宝贵的看书时间!

周防燐花:我说,你一直都在看什么书啊?

药师寺灯:就、就普通的推理小说咯,跟你无关……喂!

周防燐花:爱与恋之迷宫……中的……灰、灰姑娘?哈哈哈!居然看这种少女到不行的书!难怪你会被那种大叔耍得团团转啦!哈哈!我说你对爱情是不是过分抱有幻想了?你可别告诉我,那大叔是你的初恋哦!该不会除了那大叔你就没和别人有过了?哈哈,开玩笑的,抱歉……

药师寺灯:……

周防燐花:(这表情是怎么回事?难道说真的……)

[挥拳]

药师寺灯:吵死了!我现在就去花给你看!

周防燐花:喂!老师!对不起嘛!都说是我不好了!(那个大叔是初恋……就是说,除了他就是我咯?)

 

[闹钟响]

药师寺灯:(待会先去一趟便利店,然后把衣服洗了,之后……)

(周防燐花:该不会除了那大叔你就没和别人有过了?)

药师寺灯:臭小子,真不好意思啊,我就只跟一个人有过!

 

店员:欢迎光临。

药师寺灯:(算了,也是多亏了那小鬼,我才斩断了对那个人的感情。)

店员:多谢惠顾,欢迎光临。

药师寺灯:诶?

周防燐花:哎呀,药师寺老师,真是碰巧。您住这附近的吗?

药师寺灯:你在干嘛啊,装什么装。你不用去当牛郎么?

周防燐花:哦,我暂时不当牛郎了,因为学业繁忙嘛。(骗你的。其实是因为你,搞到我现在对女人已经硬不起来了。)我没什么朋友,所以,你陪我玩吧?老师。(我的恋爱发现二:爱上一个人后,总想让对方了解自己。)

 

服务员:那么,周防少爷,请慢用。

药师寺灯:真不愧是专业的牛郎啊,举手投足都那么游刃有余,不着痕迹地一切让女士优先,我看没多少女人能抵挡得住。你真的只有19岁吗?户籍资料不一定可信,因为你实在太游刃有余了。

周防燐花:(说我游刃有余?)

药师寺灯:嗯!这羊肉好好吃!

周防燐花:果真跟我想的一样,老师是食肉动物。

药师寺灯:怎么会这么想?我也很喜欢吃豆腐啊。

周防燐花:(跟你在一起,我都紧张得双腿打颤了,才不游刃有余。)

 

药师寺灯:怎么了周防,这么猴急?这儿还是玄关哦。不过,你要是想在这里做也可以。

周防燐花:不行。我会好好遵守礼仪,和你在床上做的。

药师寺灯:很好,正合我意。

周防燐花:先别上床。你也把衣服脱了。(他不习惯在别人面前脱衣服。我完全清楚这个人一直以来都是怎么做爱的。都是单方面被支配的,粗暴的,单方面承受的。我希望他能知道,我是不一样的。一直以来,我都把这当成我的工作。通过性爱,把女人的心转变成金钱。就让我来告诉你,什么是价值100万日元一次的极致的性爱吧!)

药师寺灯:啊……嗯……

周防燐花:(求求你,沉溺于“我”吧!)

药师寺灯:好……舒服……

周防燐花:……啊!www.3n5b.info三年五班

 

药师寺灯:算了,毕竟你之前已经射了那么多,想要马上重振雄风本来就不大可能。不就偶尔早泄了嘛,不用介意的,你还那么年轻,这种事没啥好大惊小怪的。只是有点……不,老实说还是快了点。哈哈哈!啊、不好意思……哈哈哈……但是一想起……你射了之后的那表情……我就、我就忍不住……哈哈哈哈!

周防燐花:(我第一次看到,你发自内心的笑容。)

药师寺灯:哈哈哈哈!肚子好痛……

周防燐花:(恋爱时,总想让对方了解自己。)老师,不,灯,我……

药师寺灯:不过你是牛郎真是太好了。

周防燐花:哈?

药师寺灯:我本来已经吃了太多苦头不想再谈恋爱的了,但跟你就没问题了吧?毕竟你最擅长这种把恋爱和做爱分开的关系了,太方便了,这样我也能分得清清楚楚,安心地和你做了。那我先回去啦。

周防燐花:呃……(怎么回事?我的喉咙忽然变得好干渴。)嗯。……对!我什么都可以做哦,因为我是专业的嘛。要是你愿意,我也能像那个大叔一样,陪你来一次充满少女情怀的约会哦。反正那大叔肯定经常约你晚上去看海,用这种方式来追你吧?我能想象得出来。哈哈。而且说话总会避重就轻,诱导你主动去引诱他吧?

药师寺灯:……

周防燐花:(啊,我明白了。我现在,正因为他刚才说的话而受伤。)我和那大叔不同的地方,就是我是专业的,要收钱的哦。

药师寺灯:[]才刚进去一秒就射了,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专业的?混蛋。

 

(教授:我最喜欢夜晚的大海了,药师寺。在黑暗之中倾听涛声,仿佛就能忘记一切。药师寺,你明天要早起对吧?

药师寺灯:是的。但是……我今晚,不想回去。)

[电话响]

药师寺灯:(可恶!自己还说什么“不想回去”……完全就被那家伙说中了!)

女教师:药师寺老师,你的电话,三号线。

药师寺灯:好的。

 

周防燐花:(哎……我怎么就说出那些话了呢。我明明心里不是这么想的,我想温柔点对他的,但为什么说出口的全反了。我的恋爱发现三:爱上一个人后,人有时会变得不可理喻。)

学生:周防,药师寺老师在走廊等你,叫你过去。

周防燐花:(冷静点,我得冷静点!只要笑着道个歉就好。跟他说,之前真是对不起。)找我干嘛。

药师寺灯:哎。

周防燐花:(诶?怎么会这样?我自己都搞不懂自己了!)

药师寺灯:那个,周防,你妈妈刚打电话来说,明天的三方面谈她来不了了。你看怎么办,请她再找别的时间来一趟吗?

周防燐花:什么啊,原来是这件事啊。我爸妈怎么可能会来参加面谈。这比面谈当天才来放你鸽子已经好很多了。而且我哥最近就要打出道赛了,他们才没心情管这个。从小我就自己决定自己的一切,所以我的将来也由我自己决定。所以……

药师寺灯:你才19岁,根本就还是个小鬼啊。你这个周末有空吗?

周防燐花:诶?

药师寺灯:我想做了,我会去你家。你这次还敢一秒就射,我就折断你那家伙。

周防燐花:(啊……太好了!)

 

周防燐花:(他快到了,但实在待不住了,不由得跑下楼来等他。冷静!)

美纪:燐花!终于见到你了。怎么都不接我电话啊?

周防燐花:(糟了,得赶快打发她走。)小美,我记得你两个月后有电影……

美纪:对哦,终于有机会出镜了!

周防燐花:对吧?那这段时间就非常重要了不是吗?

美纪:难道……燐花你是为了让我专心工作,故意不来找我的吗?真是太谢谢你了燐花!我居然都没发现你的苦心!

周防燐花:(过一个星期肯定就会忍不住找别的男人做了吧。到时候就以那个为理由跟她说再见。)嗯,就跟净心祈福差不多吧。所以你也别来我家了。

美纪:虽然见不到你我会很寂寞,但我会加油的!

周防燐花:嗯。(啧,怎么还不走啊,他就快到了!)

美纪:但是,连打个电话都不行吗?

周防燐花:当然不行。好了,你快点回去磨练演技吧。

药师寺灯:……

 

药师寺灯:喂。

周防燐花:喂!你跑去哪儿了呀!我都等了你四个小时了!我一直打你电话你就是不接!

药师寺灯:我改变主意了。

周防燐花:啊?

药师寺灯:我发现,就算不是你也行。

周防燐花:啥?!

药师寺灯:你不是已经决定好自己的将来了吗?你还是好好对你的客人吧。

周防燐花:等……

 

药师寺灯:先等等,你刚刚不是说只是到酒店的酒廊去喝杯茶什么的吗?怎么现在变成直接去酒店了?

大叔:呵呵,你在说什么呀。你也该明白的吧?

药师寺灯:(这个人明明外表看起来那么完美……)

大叔:别浪费时间了,我们快上去吧?

药师寺灯:……别碰我!你这臭大叔![挥拳]

 

周防燐花:你回来的真早啊,老师。

药师寺灯:没找到我中意的。

周防燐花:我看不是吧。像你这种人,绝对不会跟陌生人随随便便上床的。必须是那种相处了一段时间,互相有一定了解的人,你才会接受对方。所以你才没办法轻易找到上床的对象。

药师寺灯:你怎么总是……

周防燐花:你还是不肯让我进你的房间吧?去我家吧。

药师寺灯:(大叔碰我的时候我都起鸡皮疙瘩了,但这家伙碰我,我却没事。)真是的,你有超能力吗?

 

周防燐花:(恋爱很痛苦。愤怒,焦躁,不安,被卷入负面感情的漩涡,自己都变得不像自己了。)毛巾你可以随便用,你也去洗个澡……

药师寺灯:……[熟睡]

周防燐花:(恋爱真的十分痛苦。痛苦得不得了。)可恶……(可是,又是那么的幸福。)

 

 

Track 05

药师寺灯:嗯……啊……快住手……别……舔那里……

周防燐花:嘴上这么说,但腰可是扭个不停啊。真是可怜,我看你这身体完全就没被人疼爱过嘛。(连续三个周末,我们都是这样度过的。)

药师寺灯:啊……www.3n5b.info三年五班

周防燐花:做爱,可不是你单方面的服侍。你看,很舒服吧。

药师寺灯:已经……已经不行了……我要死了……啊……

周防燐花:(更深入地感受我吧。然后,请你,请你喜欢我!)嗯……嗯……

药师寺灯:啊……嗯……啊……

周防燐花:啊……

 

药师寺灯:我真的不用付你钱?

周防燐花:啧,不需要。

药师寺灯:那真是不好意思啊,每周都这样不付钱。或说,你都在什么时候接客啊?钱方面没问题么?

周防燐花:我已经没在接客了。我之前不是说了吗,我要专心学业,暂时不干了。我的钱多得都要发霉了你不用替我担心。

药师寺灯:都多得要发霉了啊……真是羡慕死我了。像我这种穷教师可是没法比。

周防燐花:(我知道的。没关系的,我们只是还需要些时间加深关系而已。)好了,我们去吃饭吧。你今晚也住这里对吧。

药师寺灯:还是去那家店吧?

周防燐花:又是那里?你还真是喜欢那家店啊。

药师寺灯:就像你说的,因为不管点什么都不会让我失望嘛!味道真好……

周防燐花:(像这样,每个周末都将他据为己有,像情侣一样相处,这样下去总有一天……)

 

[手机响]

药师寺灯:喂。啊你好。……是明天吗?不好意思,我全忘了。诶,这么说一大帮老同学都来啊。嗯,呵呵我知道了,我待会看邮件的。再见。

店员:谢谢惠顾!

药师寺灯:我今晚就先回去了。明天我有个同学聚会。

周防燐花:那从我家去也没问题啊。住下来吧。

药师寺灯:别傻了,我好歹也是为人师表,怎么能从当成床伴的学生家里出发去聚会呢?

周防燐花:(床伴……)

药师寺灯:啊,绿灯了,我先走啦。

周防燐花:(走了一个不伦恋的大叔,之后会有谁在什么时候把他给谋了去可说不定,我必须把警戒级别提到最高!同学聚会什么的最危险了!)

 

同学A:那是怎么回事啊!我都不记得了!

药师寺灯:不是啦,那次研究发表,山下他……哈哈……

同学A:对对对!就是山下!

药师寺灯:哈哈,往事真是让人怀念啊!

同学B:不过药师寺你都没怎么变耶。

药师寺灯:是吗?

周防燐花:(那些就是他的同学?嗯,没问题,没几个看得上眼的。话说怎么每个人都是四眼的呀?目前为止所有人都过关了。)

蕾娜:咦……燐花?燐花!

周防燐花:诶?

蕾娜:真的是燐花!

周防燐花:(糟了,是以前的女友!)

蕾娜:怎么?你不记得我了?我是蕾娜呀!

周防燐花:呃……

蕾娜:哎呀……你怎么又变帅了啊!真是的,你怎么把我甩了啊?燐花你这大笨蛋!

周防燐花:嘘!小声点!

同学C:怎么了?好像那对情侣在吵架哦。

同学A:是艺人么?

同学B:闹大了啊。

药师寺灯:诶?

周防燐花:(糟了!)

药师寺灯:你在搞什么啊周防!

周防燐花:不好意思,这女孩醉得厉害。

 

同学A:啊?你是药师寺的学生?

周防燐花:是的,今天我刚好在这里有个聚会。

同学A:刚才那女孩没问题了?

周防燐花:是的,我叫了辆车把她送回家了。

同学C:药师寺做老师做得还好么?

周防燐花:是的,像我就经常蒙受老师的教诲。

药师寺灯:(干嘛坐过来了啊!)

周防燐花:话说回来,不如各位告诉我高中时的药师寺老师是怎么样的吧?

同学A:其实和现在也差不多,很稳重,很认真,有点固执……

同学B:是啊,还很喜欢看少女漫画!常常看着看着就哭了,哈哈。

同学A:他还借过给我看呢!

同学B:明明脑子那么死板,却意外地是个浪漫主义者呢。

药师寺灯:喂,够了你们……

同学A:还有,听说他还有一个单恋对象呢!

周防燐花:啊?

同学B:对,说是不会有结果什么的。

同学A:然后,说着就又眼泪盈眶了!哈哈哈!

药师寺灯:你们都给我住嘴啦!都说那是明星了!我那时没有喜欢的人。

周防燐花:……

老师:各位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同学A:穴户老师!

同学B:老师,好久不见了!

老师:哎呀,你们还跟以前一样那么有精神啊。

药师寺灯:很久不见了,老师。

老师:哦!药师寺!听说你放弃研究去当老师了?

药师寺灯:是的。老师您也没变呢。

周防燐花:(就、是、他!)

 

周防燐花:怎么又是大叔啊。

药师寺灯:啊?

周防燐花:高中时你单恋的对象,就是那个老师吧?真是的,一看到他你的眼都放光了,也太明显了吧。哼!刚才走的时候,你们交换了联系方式对吧?是不是又想着跟他搞不伦恋啊?

药师寺灯:穴户老师是我的恩师。说起来你那样没问题吗?把那么重要的客人随便打发了。你才是,到底跟多少人有关系啊。我跟谁交往,跟你无关。

周防燐花:有关系!你跟谁交往,当然跟我有关。[]

药师寺灯:喂……会有人过来的!……喂,你别咬我的脖子!

周防燐花:再见了,老师。

药师寺灯:双脚使不上力气……真是的!

(周防燐花:有关系!)

药师寺灯:那家伙是怎么回事啊!他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可恶!咬得我脖子痛死了。[电话响]是他吗?啊……喂,您好。

 

男教师:老师,你脖子怎么贴着胶布?没事吧?

药师寺灯:呵呵,有些过敏,涂了药。

 

女家长:我问你呀,你几点放学?一起去喝杯茶怎么样?

周防燐花:呵呵,可以啊。

药师寺灯:那是……?

男教师:哦,那是个二年级学生的家长,来参加三方面谈的。听说以前是个艺人,现在是那个学生的继母。想不引人注目也难。

周防燐花:我带你去我经常去的店吧,都是帅哥哦。

女家长:真讨厌。不要,我就要你。

男教师:但是,周防怎么就那么镇定呢?面对着那样一个美人,要是我也肯定招架不住。

药师寺灯:哼。花言巧语就是你的杀手锏吧。

 

校长:哎呀,周防同学,有什么事吗?

周防燐花:我找药师寺老师有点事。你在躲我吗?

药师寺灯:哈?

周防燐花:哈什么哈。我刚刚也在二年级的教室门前等你好久了。手机也关机,只能到办公室来堵你了。周末来我家。听到了吧?

药师寺灯:别那么大声。

周防燐花:我偏要。你不清楚告诉我答案的话,我就再大声一点。

校长:药师寺老师和周防同学怎么了?

女教师A:好像吵起来了。

药师寺灯:我不去。

周防燐花:哈?我听不见。

药师寺灯:我不会再去你家了!

周防燐花:呃!

校长:药师寺老师,发生什么事了?

药师寺灯:什么事都没有,校长。吵到大家不好意思。那家伙也该收敛……

周防燐花:怎么了老师?浑身都是破绽哦!

药师寺灯:……

周防燐花:我有话跟你说。跟我来。

 

周防燐花:你什么意思?什么叫不再来我家了?

药师寺灯:还能有什么意思,就是这个意思。我不会再跟你上床了。

周防燐花:为什么?!你有什么不满意的?明白告诉我!

药师寺灯:我腻了。就这样。

周防燐花:什么?腻了就扔掉了?真过分!你怎么那么没品!

药师寺灯:到底是谁没品?!你不也是玩厌了就马上把别人甩了吗?!一大早就在那找女人,这里可是学校!刚才那个可是学生的家长!你居然还用那么露骨的眼神勾引她。

周防燐花:不……www.3n5b.info三年五班

药师寺灯:不什么不?还是说你想把她介绍给你的牛郎伙伴顺便收个中介费?

周防燐花:我……我对你……

药师寺灯:别拿你的脏手碰我!

周防燐花:啊……我眼神那么露骨真是抱歉!可我就是靠这个活到今天的!谁叫我爸妈都不理我呢?!我的事,我的心情,你又怎么会懂![]

药师寺灯:啊……住手!

周防燐花:不行,我不会再让你逃了![]我告诉你,我对你……

[推门声]

两人:啊!

学生:山田老师!教室的门锁上了!

山田老师:我现在就给你开,先等等。[开门]咦,药师寺老师,怎么了吗?

药师寺灯:没事,我只是在教训学生而已。这个学生实在太不听话了。

 

 

Track 06

药师寺灯:哎,又留下咬痕了。那家伙,咬得那么深。

(药师寺灯:我今晚睡沙发就好,你还是回自己床上睡吧。总觉得很不好意思,毕竟这是你家啊。喂周防,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周防燐花:没关系。

 

周防燐花:我告诉你,我对你……)

药师寺灯:那家伙,难道……哼,这下是我脑子秀逗了。[门铃响]来了,马上就来开门。(得找个创可贴来遮住脖子的咬痕。)

[门铃响]

药师寺灯:这么晚了还过来,您没关系……[关门]

周防燐花:这么晚了,你还在等谁啊老师?你为了躲我早早地溜了。[撕开创可贴]我还有话没说完![]

药师寺灯:啊!

周防燐花:无论几次,我都会留下同样的咬痕,我不会让它消失的!药师寺老师,灯,我喜欢你。我喜欢你!请你跟我交往!

药师寺灯:就这么……

周防燐花:呃?

药师寺灯:玩弄我就这么有趣吗?!

周防燐花:哈?

药师寺灯:你说过的吧?像我这种轻易就会上钩的类型,你有信心不用一个月就能刮光我身上的油水。什么“说话总会避重就轻,诱导你主动去引诱他”,不愧是头牌牛郎,说的话也跟别人不一样。能把这种话那么轻易就说出口的人,有谁会相信你啊!

周防燐花:不是的,那是……我那是为了让你清醒……

药师寺灯:哪里不是了?那就是你的本质吧!歌舞伎町牛郎周防燐花,你说的话根本就没有说服力!

周防燐花:啊……

[门铃响]

药师寺灯:我老实告诉你吧,跟你的话比起来——[开门]

教授:药师寺。

药师寺灯:这个人的谎言还更可信一点!

 

[关门]

教授:就这么让他回去了真的没问题?我看你们好像有话还没说完。

药师寺灯:没关系的。他是我学生,因为家里的问题来找我商量而已。

(周防燐花:我喜欢你。)

药师寺灯:对不起,教授,今晚,能请你先回去吗?

(周防燐花:药师寺老师,灯,我喜欢你。)

药师寺灯:对不起。

 

雏胡:那也是没办法的事,燐花。

周防燐花:嗯?

雏胡:你自从当了牛郎之后,赚了多少?如果像普通人那样,根本不可能赚到这么多钱。有得必有失。用自己的谎言,将别人的真爱换成金钱。像我们这种人,还期望别人相信你,未免想得太美。

美纪:啊!燐花!终于见到你了!

周防燐花:啊,美纪?

美纪:我去问你们店里的人,他们都说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会上班。而且燐花你又说过,不准去你家里找你,所以啊,人家啊,每天都来店里等你来着!

周防燐花:(啊,我一直以来就是利用她们对我的感情来还钱。赚了几百万,甚至几千万。他说的没错。)对不起,美纪。对不起。

美纪:哎?

周防燐花:(我的话根本一文不值。)我一直以来都是骗你的,请原谅我好吗?对不起。

 

教授:把你叫出来真不好意思,药师寺。

药师寺灯:……

教授:我知道这么说很没出息,但是,自从我跟你失去联络后,我才发现,我不想失去你,药师寺。我需要你。

(周防燐花:做爱,可不是你单方面的服侍。

  周防燐花:我喜欢你。)

教授:怎么了?药师寺。

药师寺灯:没事。

教授:你从刚才就没说一句话。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拍开手]诶?

药师寺灯:啊……哎![开门离开]

教授:药师寺!

 

药师寺灯:周防?

周防燐花:我这个人,在小学四年级就失贞了。之后9年,我都靠着出卖肉体来赚钱。我不当牛郎了。我之后要花上同样长的时间,只想着你。不管你要跟谁怎样交往,我都不会再多嘴。我要用接下来的9年,全心想着你。请你一定要相信,9年后的我所说的话。

 

药师寺灯:下周是实验周,请各位到实验室去上课。我们将进行生物技术方面的DNA切片分析实验。大家不要走错教室了哦。

学生:是——

 

周防燐花:嗯,这周对吧?我知道。

药师寺灯:校内禁止打手机。

周防燐花:不好意思。

 

周防燐花:不好意思,刚刚我在学校。舞会我会去的,我也很支持他。放心,我不会丢大哥的脸的。

 

记者:周防会长,今天是长公子的出道宴,能请您讲几句吗?

周防会长:我儿子从小就沉迷于格斗技,亦正因为如此,他在格斗方面的尚算有所成就。我相信,他肯定能为大家带来精彩的比赛,不会让支持他的各位失望的。以后请大家多多支持他!

[鼓掌]

宾客A:天才格斗家的儿子比父亲更有天赋什么的,一般来说儿子没那么容易能超越父亲的。

宾客B:不过,我听说会长有两个儿子,小儿子好像一无是处哦。

宾客A:原来如此,难怪会长和夫人都只是力荐长子而已。那小儿子在干嘛呢?我好像从没看他去过道场。

 

药师寺灯:我之前就一直想说你了,还是个高中生,居然就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抽烟。

周防燐花:啊!

药师寺灯:我确实就像你说的,是个很容易上钩的人,听别人几句甜言蜜语就会当真。我也觉得自己无可救药,但还是会沉醉其中。我想,我肯定也会沉溺于你吧。

周防燐花:[抽泣]

药师寺灯:像我这种人,你还要跟我交往吗?你做好跟我这种人交往的心理准备了吗?

www.3n5b.info三年五班

周防燐花:我喜欢你。[亲吻]我喜欢你。我一直……一直……[抱紧]

药师寺灯:周防、够了、够了!

周防燐花:喜欢你。我喜欢你。我会一遍一遍地在你耳边对你说。求求你,沉溺于我吧!(周防燐花,19岁,第一次知道自己的身体能赚钱,是在小学四年级的暑假。之后我就利用自己的这种天赋,当上了牛郎。)喂,我说你啊,为什么不叫醒我自己就偷偷走了啊?!而且还是在今天……我们……我们心意相通之后的第一个早晨!(但是最近,因为一次戏剧性的相遇,我决定不当牛郎了。)喂,你这是什么态度啊!

药师寺灯:……

周防燐花:你耳朵……好红……难道说,你在害羞?!

药师寺灯:吵死了!你这笨蛋![挥拳]

周防燐花:(我现在每天,都在用心过着我高中生活的每一天。)www.3n5b.info三年五班

【11/09/30新作在線翻譯】レオパード白書2



作者:扇ゆずは
発売元:新書館
発売日:2011年09月30日
価格:3,150 円

【キャスト】
周防燐花:鈴木達央
薬師寺灯:遊佐浩二
雛胡:武内健
教授:花田光

【内容】
「ねぇ、センセ。これが恋なの?」
数多の客を手玉にとってきたホスト?燐花が、初めての恋に落ちた相手は…?

『レオパード』のホスト?燐花は19歳にしてセックスに飽きていた。
暇つぶしに出た補修で、地味なメガネの教師?薬師寺が男とデキているのを知った燐花。ちょっとからかうつもりで手を出すと、薬師寺が豹変し……。

ケンカとセックスから始まる扇ゆずはのNo.1ラブセリエ、燐花篇。
『レオパード白書』ドラマCD第2弾がついに発売!

初回特典(外付け):描き下ろしプチコミックス

下载地址:
http://ifile.it/ylhwv54
http://dl.dbank.com/c0pb4qb1pv
http://www.box.net/shared/241li639ldad4dyp6y7z
http://115.com/file/dnr933cz#
http://www.megaupload.com/?d=6SONOPU5
http://ge.tt/8SJQyn8
解压密码: www.3n5b.info*baishu2=1100930

题目 : 小5在线翻译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8 | 2018/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